真福秦邊氏及其子春福
真 福 秦 邊 氏 , 聖 名 依 撒 伯 爾 , 年 五 十 四 歲 , 任 邱 縣 城 東 南 北 羅 村 人 。 丈 夫 去 世 後 , 料 理 家 務 , 教 訓 子 女 , 雖 勞 不 辭 , 膝 前 有 三 子 三 女 : 長 子 國 珍 聖 名 瑪 弟 亞 ; 次 子 寶 琭 , 聖 名 保 祿 ; 三 子 就 是 真 福 春 福 聖 名 西 滿 , 年 十 四 歲 。 三 女 : 長 女 亞 納 , 次 女 瑪 利 亞 , 兩 人 自 幼 都 矢 志 守 貞 ; 幼 女 方 濟 加 。 子 女 六 人 中 , 僅 有 長 子 國 珍 , 因 為 逃 往 獻 縣 總 堂 , 幼 女 方 濟 加 , 因 有 外 教 族 叔 收 留 , 沒 有 被 殺 , 其 餘 五 人 , 都 為 主 致 命 了 。

庚 子 年 六 月 間 , 秦 邊 氏 率 領 全 家 逃 到 河 間 穆 家 莊 , 在 那 裡 一 個 朋 友 家 住 了 七 天 。 整 日 祈 禱 守 齋 , 準 備 致 命 , 後 來 秦 邊 氏 看 著 不 妥 , 便 又 帶 著 全 家 , 避 到 任 邱 留 村 。 在 留 村 住 了 十 餘 日 , 有 一 家 教 外 的 富 戶 , 希 望 招 真 福 春 福 為 門 婿 , 便 委 人 向 秦 邊 氏 說 :

『只 要 我 們 兩 家 完 成 這 頭 親 事 , 保 管 您 們 能 平 安 度 日 。 義 和 團 那 方 面 , 只 要 我 說 一 句 話 就 沒 事 了 。』

春 福 看 出 那 富 翁 , 只 願 意 他 們 背 教 , 便 起 身 攔 阻 說 :

『母 親 , 不 要 把 我 的 肉 身 看 得 比 靈 魂 重 。 我 已 拿 定 主 意 , 決 不 離 開 你 。 要 死 , 我 們 就 死 在 一 齊 吧 !』

秦 邊 氏 見 兒 子 這 樣 勇 敢 有 志 氣 , 學 得 非 常 欣 慰 , 便 說 :

『好 吧 ! 我 兒 , 我 們 就 死 在 一 起 吧 !』

為 了 這 句 話 , 母 子 的 死 案 , 就 判 定 了 。 秦 老 寡 婦 , 也 明 知 從 此 以 後 , 不 能 再 在 留 村 存 站 了 , 便 又 連 夜 帶 了 子 女 , 三 次 避 難 。 剛 離 開 留 村 村 東 一 里 許 , 拳 匪 就 從 後 面 趕 來 。 春 福 知 道 這 些 拳 匪 , 專 為 他 而 來 , 就 讓 母 親 姊 妹 們 走 開 , 自 己 跪 在 地 上 , 念 經 求 主 , 等 匪 來 殺 。 拳 匪 一 到 他 跟 前 , 不 問 情 由 , 刀 槍 齊 下 , 頓 時 把 他 的 靈 魂 , 送 到 天 堂 上 去 了 。 接 著 又 把 保 祿 砍 了 幾 刀 , 才 轉 身 回 去 。 這 是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七 日 , 夜 間 的 事 。

拳 匪 走 遠 了 。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哭 泣 著 用 手 挖 土 , 將 春 福 略 略 掩 埋 起 來 。 然 後 又 扶 起 保 祿 來 , 舉 目 四 顧 , 無 可 投 奔 , 略 躊 躇 了 幾 時 , 就 共 同 議 決 , 返 回 北 羅 , 等 著 死 在 家 裡 。

到 了 北 羅 , 只 見 老 家 已 變 成 灰 燼 。 秦 邊 氏 便 只 好 帶 了 三 個 女 兒 , 和 一 個 重 傷 就 死 的 兒 子 , 到 祖 墳 上 , 等 候 死 亡 的 到 來 。

母 女 們 到 了 祖 墳 上 , 藏 了 不 過 一 半 天 , 北 羅 的 拳 匪 就 知 道 了 。 於 是 先 把 保 琭 連 拖 帶 曳 的 拉 回 村 去 , 因 為 他 執 意 不 肯 背 教 , 就 被 拳 匪 殺 害 了 。 再 後 又 把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帶 回 村 去 , 逼 迫 兩 貞 女 背 教 出 嫁 。 姊 妹 兩 人 同 聲 拒 絕 說 :

『我 們 是 天 主 的 兒 女 , 我 們 守 貞 的 志 向 , 堅 愈 金 石 , 決 不 能 改 。 我 們 堅 信 天 主 , 要 殺 就 殺 , 全 憑 你 們 做 主 , 若 要 我 們 背 教 , 是 不 可 能 的 。』

拳 匪 們 計 無 可 施 , 只 得 押 著 母 女 四 人 出 村 。 許 多 婦 女 跟 在 後 面 , 驚 訝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雖 然 死 在 臨 頭 , 還 能 這 樣 安 詳 自 在 。 秦 邊 氏 對 她 們 說 :

『請 您 們 回 家 去 吧 ! 因 為 我 們 要 經 歷 的 事 , 能 令 您 們 害 怕 。 至 於 我 們 卻 大 不 一 樣 。 天 主 許 給 了 我 們 永 遠 的 天 堂 , 所 以 我 們 視 死 如 歸 , 只 有 快 樂 , 亳 無 恐 懼 。』

剛 出 了 北 羅 村 , 瑪 利 亞 忽 然 雙 目 模 糊 , 便 喊 母 親 拉 著 她 走 路 。 秦 邊 氏 拉 著 愛 女 的 手 , 安 慰 她 , 叫 她 別 害 怕 。 她 們 剛 走 到 村 頭 的 梨 樹 地 , 拳 匪 就 喝 令 她 們 止 步 , 準 備 動 手 殺 死 她 們 , 以 後 一 陣 槍 聲 , 真 福 秦 邊 氏 便 和 自 己 的 兩 個 大 女 兒 , 飲 彈 倒 地 , 為 主 犧 牲 了 性 命 , 這 一 天 是 七 月 十 九 日 , 就 是 春 福 被 殺 後 的 第 二 天 。

當 拳 匪 準 備 下 手 屠 殺 的 時 候 , 秦 家 有 一 個 不 奉 教 的 族 人 , 硬 把 幼 女 方 濟 加 拉 走 了 , 安 頓 在 自 己 家 中 , 因 此 方 濟 加 沒 有 得 到 致 命 的 福 份 。

秦 邊 氏 生 時 , 常 常 周 濟 窮 人 , 照 顧 病 人 , 用 她 的 醫 術 , 給 人 看 病 。 遇 有 病 重 垂 危 的 教 外 兒 童 , 就 設 法 給 他 () 們 付 洗 。 每 年 被 她 送 往 天 堂 去 的 嬰 孩 不 知 有 多 少 。 當 她 率 領 子 女 , 在 穆 家 莊 守 齋 祈 禱 , 預 備 致 命 的 時 候 , 一 天 曾 對 兒 女 們 說 :

『我 看 見 一 個 輝 耀 的 十 字 架 , 繞 著 七 夥 閃 爍 發 光 的 星 。』

這 奇 景 是 在 象 徵 著 秦 邊 氏 的 家 庭 , 預 示 她 和 兒 女 們 , 不 久 在 天 堂 上 , 應 享 教 會 的 榮 耀 。

資料來源:直隸東南教區五十六位致命真福傳畧 (張奉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