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福郗柱子
真 福 郗 柱 子 , 年 十 八 歲 , 深 縣 得 朝 村 人 。 他 的 父 母 家 人 , 雖 然 未 聞 聖 道 , 卻 都 是 誠 實 正 直 的 鄉 下 人 。 他 在 十 八 歲 時 , 從 本 村 教 友 口 中 , 聽 到 天 主 教 的 道 理 , 又 見 慣 他 們 的 好 表 樣 , 便 決 意 棄 邪 歸 正 , 專 心 一 志 要 做 教 友 。 他 雖 目 不 識 丁 , 卻 努 力 學 習 經 言 要 理 。 每 逢 主 日 和 大 瞻 禮 日 , 他 也 隨 眾 進 堂 , 誦 經 祈 禱 。 這 時 正 當 光 緒 廿 五 年 (1899) , 秋 盡 冬 初 的 季 節 , 教 難 方 興 , 匪 勢 蔓 延 , 教 友 受 到 威 脅 。 所 以 郗 柱 子 的 父 母 和 家 屬 親 友 , 對 他 的 這 種 舉 動 , 非 常 反 對 。 向 他 說 :

『如 果 你 希 望 繼 續 是 咱 家 兒 人 , 那 麼 等 到 風 波 平 靜 了 , 再 奉 教 不 遲 。』

但 是 這 種 勸 阻 , 絲 毫 不 發 生 效 力 。 陰 曆 年 到 了 , 因 為 郗 柱 子 決 意 不 肯 拜 祖 宗 拜 菩 薩 , 父 母 便 對 他 說 :

『你 既 不 肯 拜 祖 宗 祭 神 , 那 麼 就 不 能 吃 餃 子 。』

『不 吃 餃 子 倒 不 妨 ; 燒 香 上 供 , 卻 萬 萬 使 不 得 。』

郗 柱 子 看 著 在 家 實 在 不 能 久 待 了 。 便 動 身 到 獻 縣 總 堂 北 面 二 里 許 的 大 梅 莊 , 在 教 友 盧 萬 齡 家 , 數 月 之 久 , 傭 工 度 日 。 不 久 父 母 知 道 了 他 的 下 落 , 便 命 令 他 返 家 。

七 月 廿 四 日 , 郗 柱 子 起 身 回 家 。 離 得 朝 村 , 還 有 十 五 里 路 的 時 候 , 被 拳 匪 捉 住 。 因 為 他 決 意 不 肯 背 教 , 就 被 拳 匪 帶 到 得 朝 村 外 。 郗 柱 子 向 他 們 說 :

『我 是 教 友 , 你 們 能 把 我 千 刀 萬 剮 , 可 是 每 一 刀 , 每 一 塊 肉 , 每 一 滴 血 , 都 告 訴 您 們 說 :「我 是 教 友」。』

拳 匪 們 聽 了 這 話 , 非 常 忿 恨 , 先 砍 斷 他 的 右 臂 , 以 後 又 刀 槍 齊 下 , 把 他 殺 死 。

這 樣 一 個 候 洗 教 友 , 就 在 殉 難 時 , 領 了 血 洗 ; 滌 淨 了 原 本 諸 罪 , 得 到 致 命 的 榮 冠 ; 在 天 堂 上 , 度 著 永 福 的 生 活 。

資料來源:直隸東南教區五十六位致命真福傳畧 (張奉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