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隸東南教區
五十六位致命真福傳畧
張奉箴

在 中 華 大 陸 聖 教 會 , 全 面 遭 到 中 共 迫 害 的 時 期 , 教 宗 庇 護 第 十 二 世 就 在 本 月 十 七 日 , 把 我 國 舊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庚 子 年 遭 到 拳 匪 殺 害 的 五 十 六 位 致 命 者 , 列 入 真 福 品 。 僑 居 海 外 的 我 們 , 在 感 謝 並 慶 祝 天 主 賜 與 諸 位 新 真 福 的 光 榮 以 外 , 還 當 回 憶 一 下 他 們 致 命 的 簡 史 , 並 且 看 看 他 們 給 我 們 遺 留 下 的 是 些 什 麼 教 訓 。
 

一.拳亂下的直隸東南教區

1. 教 區 的 地 理 概 況

庚 子 年 (1900 ) 的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是 因 為 位 在 舊 直 隸 省 (今 河 北 省) 的 東 南 而 得 名 。 這 教 區 包 括 冀 中 冀 南 三 府 兩 州 的 地 域 。 三 府 就 是 河 間 、 廣 平 、 和 大 名 府 。 河 間 府 : 府 治 設 在 河 間 , 下 轄 任 邱 、 肅 寧 、 河 間 、 獻 縣 、 交 河 、 阜 城 、 景 州 、 故 城 、 寧 津 、 吳 橋 、 東 光 等 十 一 州 縣 。 廣 平 府 : 府 治 設 在 永 年 , 下 轄 永 年 、 磁 州 、 曲 州 、 肥 鄉 、 雞 澤 、 廣 平 、 邯 鄲 、 成 安 、 威 縣 、 清 河 等 十 州 縣 。 大 名 府 : 府 治 設 在 元 城 , 下 轄 大 名 、 開 州 、 南 樂 , 清 豐 、 東 明 、 長 坦 等 六 州 縣 。 兩 州 就 是 冀 州 、 深 州 。 冀 州 : 下 轄 冀 縣 、 南 宮 、 新 河 、 棗 強 、 武 邑 、 衡 水 等 六 縣 。 深 州 : 下 轄 深 縣 、 饒 陽 、 武 強 、 安 平 、 四 縣 。 面 積 共 四 七 一 五 七 方 公 里 , 居 民 約 共 八 百 五 十 萬 。

拳 匪 時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居 民 , 除 掉 五 萬 天 主 教 教 友 , 和 一 萬 信 奉 誓 反 教 , 十 五 萬 信 奉 回 教 外 , 其 他 都 是 佛 教 , 道 教 , 或 秘 密 教 徒 。


2.
教 區 的 簡 史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前 身 , 是 北 京 教 區 的 一 部 。 最 北 的 任 邱 縣 境 , 離 北 京 僅 有 九 十 餘 公 里 。 早 在 元 仁 宗 皇 慶 二 年 (1313) 孟 高 未 諾 任 北 京 首 任 總 主 教 時 , 本 區 開 始 信 奉 聖 教 。 明 萬 曆 廿 八 年 (1601 ) 利 瑪 竇 神 父 進 入 北 京 , 建 立 宣 武 門 內 的 南 堂 。 崇 禎 四 年 (1631 ) 龍 華 民 神 父 奉 旨 和 湯 若 望 等 修 治 曆 法 。 龍 神 父 雖 有 公 務 在 身 , 可 是 仍 不 忘 傳 教 。 他 的 傳 教 地 點 , 除 北 京 附 近 外 , 每 年 還 沿 著 北 京 通 南 京 的 官 道 , 經 過 良 鄉 、 涿 州 、 新 城 、 雄 縣 , 以 及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任 邱 、 河 間 、 獻 縣 、 阜 城 、 景 州 , 遠 至 山 東 濟 南 泰 南 兩 府 。 本 區 在 龍 神 父 奔 走 宣 講 下 , 教 友 的 數 目 便 漸 漸 增 多 起 來 。 清 乾 隆 十 二 年 (1747 ) 傅 作 霖 神 父 傳 教 直 隸 , 曾 記 載 那 年 僅 本 區 河 間 府 , 就 有 教 友 三 千 名 , 每 年 領 洗 的 人 約 三 四 百 名 。

咸 豐 六 年 (1856 ) 五 月 三 十 日 。 教 廷 劃 出 直 隸 東 南 三 府 兩 州 的 地 域 , 成 立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歸 法 籍 耶 穌 會 士 管 理 。 首 任 代 牧 是 郎 主 教 , 主 教 座 堂 設 在 獻 縣 城 東 一 公 里 許 的 張 家 莊 。 境 內 教 友 有 九 六 0 五 名 , 大 小 堂 口 一 三 二 所 。 國 籍 會 外 神 職 班 司 鐸 兩 位 , 法 籍 耶 穌 會 司 鐸 三 位 。 教 區 的 疆 界 北 面 和 東 面 是 北 京 教 區 , 西 面 是 直 隸 西 南 教 區 , 西 南 是 河 南 教 區 , 東 南 是 山 東 教 區 。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成 立 後 , 教 務 一 天 一 天 地 開 展 下 來 。 光 緒 廿 六 年 (1900 ) 庚 子 拳 匪 禍 教 之 初 , 教 友 五 0 五 七 五 名 。 其 後 民 國 十 八 年 (1929 ) 達 到 一 三 0 九 一 0 名 。

民 國 十 七 年 (1928 ) , 國 民 政 府 成 立 , 合 併 京 兆 直 隸 為 河 北 省 。 本 教 區 直 隸 東 南 的 名 稱 已 不 適 用 , 於 是 便 改 名 為 獻 縣 教 區 。 因 為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主 教 座 堂 和 主 教 公 署 , 是 設 在 獻 縣 的 。

教 友 的 數 目 日 見 增 加 , 教 務 也 日 見 發 達 , 為 了 治 理 方 便 起 見 , 傳 信 部 便 在 民 國 十 八 年 (1929 ) 五 月 廿 四 日 , 劃 出 獻 縣 教 區 的 舊 廣 平 府 治 所 屬 的 廣 平 、 成 安 、 曲 周 、 肥 鄉 、 永 年 , 威 縣 、 雞 澤 、 清 河 、 邯 鄲 、 磁 縣 等 成 立 永 年 教 區 , 歸 國 籍 會 外 神 職 班 管 理 。 永 年 教 區 的 面 積 二 0 六 一 七 方 公 里 , 人 口 二 百 三 十 萬 , 教 友 數 目 三 八 八 八 九 名 。

民 國 廿 三 年 (1934 ) , 獻 縣 教 區 的 教 友 數 目 已 達 一 0 九 0 二 名 , 次 年 (1935 ) 三 月 十 一 日 , 傳 信 部 再 劃 出 獻 縣 教 區 舊 大 名 府 治 所 屬 的 南 樂 、 大 名 、 清 豐 、 開 州 、 長 坦 、 東 明 等 縣 , 成 立 大 名 教 區 , 歸 匈 國 耶 穌 會 士 管 理 。 大 名 教 區 面 積 八 0 四 0 方 公 里 , 人 口 二 百 萬 , 教 友 數 目 二 六 0 一 二 名 。

民 國 廿 八 年 (1939 ) 四 月 廿 五 日 , 傳 信 部 更 劃 出 獻 縣 教 區 舊 河 間 府 所 屬 的 景 縣 、 東 光 、 吳 橋 、 南 宮 、 新 河 、 棗 強 、 武 邑 、 衡 水 等 十 二 縣 , 成 立 景 縣 教 區 , 歸 奧 國 耶 穌 會 士 管 理 , 教 區 面 積 九 六 0 0 方 公 里 , 人 口 二 百 五 十 餘 萬 , 教 友 數 目 三 0 0 六 八 名 。

現 在 的 獻 縣 教 區 僅 剩 下 舊 河 間 府 所 屬 的 獻 縣 、 河 間 、 任 邱 、 肅 寧 、 交 河 和 深 州 所 屬 的 深 縣 、 武 強 、 饒 陽 、 安 平 等 九 縣 , 教 區 面 積 八 四 0 0 方 公 里 , 人 口 二 百 萬 , 教 友 數 目 依 據 一 九 四 八 年 統 計 , 為 六 一 六 0 0 名 。

民 國 三 十 年 (1941 ) 四 月 十 一 日 , 我 國 教 會 聖 統 成 立 , 獻 縣 代 牧 區 陞 格 為 本 牧 區 。 民 國 卅 七 年 , (1948 ) 十 月 十 日 , 國 籍 趙 振 聲 代 牧 正 式 就 任 獻 縣 主 教 職 。


3.
教 區 在 拳 匪 下 的 動 態

拳 匪 原 名 義 和 團 , 是 五 十 多 年 前 華 北 流 行 的 , 一 種 迷 信 團 體 , 妄 說 應 用 神 拳 來 抵 抗 槍 砲 , 到 處 橫 行 不 法 , 天 主 教 更 是 他 們 迫 害 的 目 標 。 起 初 官 吏 們 加 以 鎮 壓 誅 剿 。 後 來 昏 愚 的 清 廷 , 竟 想 利 用 拳 匪 來 抵 抗 外 國 , 以 致 釀 成 「八 國 聯 軍」 的 大 禍 。

光 緒 廿 四 年 (1898 ) 秋 , 山 東 的 拳 匪 , 竄 入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南 部 , 迅 速 地 向 北 蔓 延 。 十 月 五 日 , 圍 攻 威 縣 的 趙 家 莊 , 因 為 教 友 的 英 勇 抵 抗 , 拳 匪 大 敗 , 不 久 , 官 兵 開 到 鎮 壓 , 亂 事 便 慢 慢 地 平 息 下 來 。

光 緒 廿 五 年 (1899 )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 拳 匪 搶 掠 河 間 蔡 間 村 的 聖 堂 , 同 月 十 六 日 , 獻 縣 東 大 過 的 教 友 , 也 被 拳 匪 圍 攻 。

光 緒 廿 六 年 (1900 ) 一 月 初 , 拳 匪 進 攻 吳 橋 、 潘 家 橋 的 教 友 , 同 月 十 三 日 大 名 府 的 教 友 , 也 遭 到 了 當 地 拳 匪 大 刀 會 的 威 脅 。 三 月 廿 一 日 , 任 邱 梁 召 的 拳 匪 , 進 攻 正 洛 村 的 教 友 。 這 些 變 亂 , 都 因 了 官 兵 認 真 的 彈 壓 , 都 平 息 了 下 去 。

光 緒 廿 六 年 (1900 ) 三 月 , 京 中 的 拳 匪 得 了 太 后 和 朝 臣 的 信 賴 與 獎 勵 , 直 隸 總 督 裕 祿 , 對 直 隸 境 內 的 拳 匪 , 自 然 不 敢 再 放 手 痛 剿 。 這 年 夏 天 , 按 察 司 廷 雍 , 便 把 駐 防 各 處 剿 匪 的 官 兵 , 陸 續 撤 回 , 拳 匪 的 勢 燄 , 便 又 漸 漸 地 燃 燒 起 來 。

五 月 , 六 月 , 七 月 , 八 月 , 四 個 月 份 , 是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匪 勢 最 猖 獗 的 時 期 。 教 區 內 所 有 的 村 莊 , 幾 乎 都 設 立 拳 場 , 教 外 人 差 不 多 都 拜 師 習 拳 。 教 外 人 年 長 的 , 充 當 會 頭 師 兄 , 年 幼 的 供 奔 走 吶 喊 。 每 村 只 見 紅 巾 白 刃 的 拳 匪 , 千 百 成 群 , 天 天 以 搜 殺 教 友 為 能 事 。

六 月 初 ,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的 教 友 , 差 不 多 都 集 中 在 教 區 內 幾 個 較 大 的 教 友 村 莊 裡 , 掘 壕 築 壘 , 備 械 儲 糧 , 決 意 死 守 。 教 區 最 北 的 任 邱 縣 有 段 家 塢 ; 河 間 縣 有 范 家 圪 墶 , 蔡 間 。 教 區 中 部 獻 縣 有 張 家 莊 總 堂 , 陵 上 寺 、 大 郭 莊 ; 深 縣 有 東 陽 台 ; 景 縣 有 朱 家 河 , 青 草 河 。 教 區 南 境 威 縣 有 魚 台 , 老 虎 張 家 莊 , 潘 村 , 魏 村 , 趙 家 莊 。 此 外 臨 近 河 南 , 山 東 和 正 定 的 教 友 , 多 有 逃 到 河 南 教 區 , 濟 南 教 區 和 直 隷 西 南 (正 定) 教 區 去 避 難 的 。

六 月 十 六 日 夜 間 , 蔡 間 村 的 教 友 , 放 棄 土 寨 , 集 體 逃 往 范 家 圪 墶 。 七 月 二 日 , 東 洋 台 教 友 放 棄 村 寨 , 結 隊 逃 往 直 隷 西 南 教 區 的 唐 邱 去 避 難 。 六 月 廿 六 日 , 肅 寧 尚 村 教 友 集 體 逃 往 獻 縣 張 家 莊 總 堂 的 教 友 一 六 七 名 , 在 河 間 城 南 約 十 五 公 里 的 商 家 林 鎮 附 近 , 被 拳 匪 殺 害 。 七 月 十 六 日 , 真 福 路 懋 德 趙 席 珍 兩 位 司 鐸 在 武 邑 縣 城 內 聖 堂 中 致 命 。 七 月 十 七 日 , 拳 匪 偕 同 陳 澤 霖 的 勤 王 兵 圍 攻 朱 家 河 , 惡 戰 三 晝 夜 , 至 二 十 日 凌 晨 攻 陷 。 真 福 任 德 芬 湯 愛 玲 兩 位 司 鐸 , 偕 同 真 福 朱 吳 氏 以 及 男 女 教 友 一 千 八 百 餘 名 , 都 為 信 德 而 致 命 。

朱 家 河 被 攻 破 , 教 友 遭 到 戕 殺 的 慘 劇 , 是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庚 子 教 難 史 上 的 頂 點 。 自 此 以 後 , 拳 匪 的 勢 燄 就 日 趨 下 坡 。 八 月 十 四 日 , 八 國 聯 軍 進 京 。 同 年 舊 曆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 清 廷 頒 發 保 教 上 諭 , 各 地 的 長 官 大 都 認 真 辦 理 , 本 區 的 匪 亂 也 就 平 息 。

庚 子 的 變 亂 , 使 本 區 的 教 務 , 受 到 嚴 重 的 打 擊 : 教 區 內 的 聖 堂 , 大 部 被 燬 ; 教 友 的 房 舍 和 財 產 , 多 被 搶 掠 一 空 。 現 在 把 拳 亂 前 後 的 本 區 教 務 概 況 列 表 於 后 :

 

 

拳亂前(1900年春

拳亂後(1900年冬)

教友

50,575

45,422

望教者

5,164

3,800

大小聖堂

674

58

司鐸

55

48

傳教先生

447

80

傳教貞女

447

80

修院

1

1

學校 中等學校

6

2

傳教貞女初學院

2

2

初等男學校

 221

19

初等女學校

209

30

學生 教內生

 4,078

 903

教外生

772

63

孤兒孤女院

8

3

施診所

87

 
付洗

12,855

1,663

庚 子 拳 亂 中 ,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為 主 致 命 的 教 友 , 事 蹟 確 鑿 , 可 以 徵 信 的 , 共 計 三 千 七 百 餘 名 , 以 河 間 府 , 深 州 為 最 多 。 大 名 府 屬 , 因 為 當 時 教 友 稀 少 , 又 在 拳 亂 的 開 始 , 教 友 們 大 都 逃 往 山 東 , 河 南 , 因 此 除 掉 數 處 聖 堂 被 燒 燬 , 教 友 的 財 產 被 搶 掠 外 , 教 友 並 沒 有 為 主 致 命 的 。 現 在 就 將 庚 子 年 為 主 致 命 的 教 友 和 致 命 真 福 , 依 照 致 命 時 的 地 域 , 略 述 於 左 :

河間府
河 間 府 屬 的 十 一 州 縣 , 致 命 的 教 友 各 地 都 有 。 任 邱 縣 致 命 教 友 二 百 七 十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秦 邊 氏 和 她 的 兒 子 春 福 。

河 間 縣 致 命 教 友 150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崔 連 氏 。

肅 寧 縣 致 命 教 友 200 餘 名 。

交 河 縣 致 命 教 友 80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李 全 真 和 他 的 哥 哥 李 全 惠 。

吳 橋 縣 致 命 教 友 200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郭 李 氏 和 她 的 女 兒 羅 撒 並 瑪 利 兩 貞 女 , 以 及 范 惠 貞 女 。

東 光 縣 致 命 教 友 80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王 成 、 范 坤 、 齊 玉 、 鄭 緒 四 位 孤 女 , 和 真 福 馬 太 順 。

寧 津 縣 致 命 教 友 40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 有 真 福 張 何 氏 。

獻 縣 致 命 教 友 100 餘 名 。

阜 城 縣 致 命 教 友 200 餘 名 。

景 州 致 命 教 友 2,000 千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 有 真 福 任 德 芬 湯 愛 玲 兩 位 耶 穌 會 司 鐸 ; 和 真 福 朱 五 瑞 、 朱 日 新 、 朱 吳 氏 等 。

故 城 縣 致 命 教 友 30 餘 名 。

深州
深 州 所 轄 的 深 縣 、 武 強 、 饒 陽 、 安 平 四 縣 , 致 命 的 教 友 共 計 四 百 餘 名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 深 縣 有 真 福 郭 李 氏 , 真 福 趙 明 振 和 他 的 弟 弟 明 喜 , 真 福 傅 桂 林 貞 女 , 真 福 杜 趙 氏 , 真 福 杜 田 氏 和 她 的 女 兒 鳳 菊 , 真 福 吳 居 安 和 他 的 次 子 滿 堂 , 長 孫 萬 書 , 真 福 郗 柱 子 和 真 福 劉 子 玉 等 。 安 平 縣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安 辛 氏 和 她 的 兒 媳 郭 氏 , 孫 媳 焦 氏 , 並 孫 女 靈 花 貞 女 等 。

冀州
冀 州 所 屬 南 宮 縣 致 命 教 友 30 餘 人 。

棗 強 縣 致 命 教 友 10 餘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袁 庚 寅 。

衡 水 縣 致 命 教 友 20 餘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劉 進 德 和 張 懷 祿 。

冀 縣 致 命 教 友 40 餘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王 奎 新 和 他 的 堂 兄 奎 聚 ; 真 福 王 佐 隆 冀 天 祥 , 並 真 福 陳 金 姐 和 她 的 妹 妹 愛 姐 兩 位 貞 女 。

新 河 縣 致 命 教 友 10 餘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葛 廷 柱 。

武 邑 致 命 教 友 138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有 真 福 路 懋 德 和 趙 席 珍 兩 位 耶 穌 會 司 鐸 。

廣平府
廣 平 府 境 內 致 命 教 友 60 餘 人 。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 威 縣 有 真 福 王 李 氏 , 真 福 王 亞 納 貞 女 , 真 福 王 玉 梅 , 王 王 氏 及 其 子 天 慶 ; 清 河 縣 有 真 福 郎 楊 氏 和 她 的 兒 子 保 祿 ; 永 年 縣 有 真 福 武 文 印 。

 

二.五十六位致命真福傳略

真福任德芬湯愛玲兩位司鐸並真福朱吳氏
真 福 任 神 父 德 芬 、 字 孔 修 , 一 八 五 七 年 七 月 三 十 日 生 於 法 國 外 爾 尼 。 一 八 七 五 年 十 二 月 五 日 , 進 耶 穌 會 。 一 八 八 二 年 離 法 來 華 , 一 八 八 六 年 七 月 卅 一 日 , 在 獻 縣 張 家 莊 主 教 大 堂 陞 神 父 。 後 在 故 城 河 間 一 帶 傳 教 。 一 八 九 七 年 任 景 州 總 鐸 , 一 九 0 0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 在 朱 家 河 致 命 。

任 真 福 生 性 英 敏 果 決 樂 觀 肅 靜 富 組 織 力 有 犧 牲 精 神 , 愛 主 愛 人 之 情 , 溢 於 言 表 , 令 人 誠 服 。

真 福 湯 神 父 愛 玲 , 字 懷 寶 , 一 八 四 七 年 四 月 一 日 生 於 法 國 里 耳 。 十 四 歲 時 在 加 貝 爾 銀 行 任 職 , 組 織 聖 奧 斯 定 善 團 , 領 導 青 年 工 友 , 善 行 神 業 。 一 八 七 二 年 , 七 月 六 日 , 入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數 星 期 後 , 離 法 來 華 ; 一 八 八 0 年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晉 鐸 。 先 在 河 間 范 家 圪 墶 傳 教 三 年 , 善 表 動 人 。 後 任 獻 縣 張 家 莊 公 學 院 長 。 一 八 九 七 年 出 任 故 城 本 鐸 。

一 九 0 0 年 春 , 故 城 拳 匪 勢 力 日 盛 , 湯 神 父 時 時 有 死 亡 的 危 險 , 但 是 他 仍 然 依 靠 天 主 , 往 來 傳 教 。 直 到 接 獲 任 神 父 的 命 令 , 方 才 離 開 自 己 的 羊 群 , 來 朱 家 河 避 難 。

朱 家 河 位 在 景 州 城 西 十 八 里 , 是 一 個 約 三 四 百 人 的 小 村 。 全 村 幾 乎 都 是 教 友 , 奉 教 已 二 百 餘 年 , 信 心 堅 固 , 敬 主 虔 誠 。 歷 年 來 景 州 和 臨 近 各 縣 的 傳 教 司 鐸 , 都 以 朱 家 河 為 中 心 點 , 設 有 男 女 學 校 , 和 孤 兒 院 等 。

一 九 0 0 年 春 , 景 州 附 近 , 拳 匪 日 盛 , 許 多 教 友 , 在 家 不 能 安 生 , 紛 紛 來 朱 家 河 避 難 , 到 六 月 底 已 達 三 千 人 。 七 月 十 四 日 , 教 友 環 村 築 好 土 寨 , 備 好 槍 械 彈 藥 , 準 備 自 衞 。 七 月 十 五 日 晨 , 拳 匪 結 隊 來 攻 , 被 教 友 擊 退 ; 次 日 捲 土 重 來 , 又 大 敗 而 歸 。 七 月 十 七 日 , 陳 澤 霖 率 兵 勤 王 , 路 過 景 州 , 因 了 拳 匪 的 催 迫 , 分 兵 二 千 五 百 , 協 助 拳 匪 , 攻 破 朱 家 河 。 全 部 教 友 幾 乎 都 遭 到 殺 害 。 論 到 任 湯 兩 位 司 鐸 並 真 福 朱 吳 氏 致 命 時 的 情 節 , 朱 家 河 的 朱 夢 九 作 證 說 :

『庚 子 年 , 七 月 二 十 日 午 後 , 兵 匪 們 砸 開 聖 堂 門 , 開 始 槍 擊 堂 中 的 教 友 。 那 時 任 湯 兩 位 司 鐸 , 在 彌 撒 間 祭 台 前 , 椅 子 上 , 坐 著 , 不 斷 地 勸 勉 教 友 , 並 放 臨 終 大 赦 , 湯 神 父 聲 若 洪 鐘 , 領 念 悔 罪 經 , 直 到 身 中 槍 彈 , 跌 倒 在 地 才 停 止 , 以 後 在 教 堂 頂 被 焚 塌 落 時 , 被 燒 死 。 任 神 父 中 彈 略 晚 , 因 為 真 福 朱 吳 氏 , 曾 用 自 己 的 身 子 遮 住 他 。 等 到 真 福 朱 吳 氏 中 彈 以 後 , 任 神 父 才 被 擊 中 。 最 後 在 堂 頂 塌 陷 時 , 被 火 燒 死 。 兩 位 神 父 和 朱 吳 氏 , 始 終 忍 耐 鎮 靜 , 勸 人 依 靠 天 主 , 呼 求 聖 母 , 準 備 致 命 。』

真 福 朱 吳 氏 , 是 朱 家 河 朱 殿 選 的 妻 子 , 聖 名 瑪 利 亞 , 致 命 時 年 五 十 歲 , 是 一 位 熱 心 守 規 , 慷 慨 好 施 的 主 婦 。 生 時 朱 家 河 的 教 友 , 沒 有 不 稱 讚 、 敬 重 、 愛 戴 她 的 。


真福趙席珍路懋德兩位司鐸
真 福 趙 神 父 席 珍 , 字 希 賢 , 一 八 五 二 年 一 月 廿 二 日 , 生 於 法 國 朋 伯 克 城 的 一 個 熱 心 的 家 庭 中 。 弟 兄 中 一 人 也 是 司 鐸 , 妹 妹 中 一 人 是 仁 愛 會 的 修 女 。 一 八 七 一 年 , 趙 神 父 年 十 九 歲 , 入 崗 比 亞 大 修 院 , 一 八 七 五 年 十 一 月 二 十 日 , 進 耶 穌 會 。 一 八 八 二 年 來 直 隸 東 南 教 區 。 次 年 在 獻 縣 張 家 莊 主 教 大 堂 領 受 鐸 品 。 後 在 總 堂 公 學 執 教 , 並 任 學 監 。 一 八 九 七 年 出 任 廣 平 府 總 鐸 。 庚 子 年 六 月 十 九 日 , 在 武 邑 城 內 天 主 堂 , 和 路 懋 德 神 父 一 同 致 命 。

路 神 父 懋 德 , 字 懿 恭 , 一 八 四 七 年 五 月 廿 二 日 , 生 於 法 國 羅 斯 翰 。 一 八 七 二 年 十 月 八 日 , 進 耶 穌 會 。 一 八 八 一 年 , 晉 鐸 後 來 華 。 傳 教 吳 橋 武 邑 等 地 。 路 神 父 謙 和 僕 實 , 待 人 忠 誠 公 正 , 很 受 一 般 教 友 和 教 外 人 的 愛 戴 。

庚 子 年 六 月 十 七 日 夜 間 , 趙 神 父 離 獻 縣 總 堂 , 次 日 晨 抵 武 邑 。 這 時 路 神 父 正 留 居 武 邑 天 主 堂 內 。 這 天 正 午 拳 匪 來 到 武 邑 四 門 , 由 拳 匪 把 持 , 趙 神 父 欲 動 身 前 往 威 縣 , 已 不 可 能 , 只 好 留 在 武 邑 , 十 九 日 午 後 四 時 , 四 五 名 教 友 , 正 在 聖 堂 中 公 行 「聖 心 月」 敬 禮 , 街 上 的 拳 匪 喧 鬧 不 止 , 教 友 便 都 越 牆 逃 走 。 以 後 趙 路 兩 位 神 父 便 來 到 聖 堂 , 把 堂 門 緊 閉 , 跪 在 祭 台 兩 旁 , 熱 心 祈 禱 , 準 備 致 命 。 晚 上 約 六 點 鐘 , 拳 匪 進 院 , 先 把 聖 堂 門 打 破 , 然 後 刀 槍 齊 下 , 把 兩 位 神 父 殺 死 在 祭 台 前 。


真福朱日新朱五瑞
庚 子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朱 家 河 被 攻 破 , 官 兵 捉 到 教 友 五 十 一 名 , 帶 到 朱 家 河 村 南 約 二 里 許 的 路 莊 , 交 統 領 陳 澤 霖 處 置 。 其 中 有 四 十 九 名 教 友 , 堅 意 不 肯 背 教 , 陳 澤 霖 便 命 令 把 他 們 斬 決 。 在 這 四 十 九 名 致 命 者 中 , 就 有 真 福 朱 日 新 。

朱 日 新 , 聖 名 伯 多 祿 , 是 朱 家 河 朱 玉 廷 的 次 子 。 在 路 莊 公 學 讀 書 時 , 循 規 蹈 矩 , 熱 心 出 眾 。 理 學 任 神 父 很 器 重 他 , 希 望 他 後 來 成 個 有 用 之 材 , 為 聖 教 會 出 力 。 但 是 天 主 的 聖 意 , 卻 願 意 他 在 青 年 時 代 , 毅 然 拒 絕 仇 教 官 員 的 引 誘 , 用 自 己 的 鮮 血 , 為 真 理 做 證 人 。 朱 真 福 致 命 時 , 年 齡 僅 十 九 歲 。

真 福 朱 五 瑞 , 聖 名 若 翰 , 年 十 七 歲 , 是 青 草 河 朱 保 林 的 兒 子 。 七 月 十 八 日 , 朱 家 河 被 兵 匪 圍 困 , 朱 五 瑞 真 福 , 到 路 莊 去 探 聽 教 友 的 消 息 , 被 拳 匪 識 破 捉 住 , 送 交 陳 澤 霖 。 因 為 朱 五 瑞 決 意 不 肯 背 教 , 陳 澤 霖 便 把 他 交 還 拳 匪 , 處 以 死 刑 。 拳 匪 把 朱 真 福 帶 到 村 外 把 他 殺 死 , 又 取 出 他 的 心 來 , 並 把 他 的 頭 顱 砍 掉 , 懸 在 村 邊 的 樹 上 , 數 日 之 久 。


真福馬太順
真 福 馬 太 順 , 聖 名 若 瑟 , 年 六 十 二 歲 , 東 光 縣 前 生 莊 人 , 是 一 個 熱 心 的 傳 教 先 生 , 對 於 醫 道 也 很 有 研 究 。 他 的 醫 術 在 王 喇 家 一 帶 , 是 很 有 名 的 。

庚 子 年 五 六 月 間 , 拳 匪 橫 行 , 馬 太 順 不 敢 留 在 家 中 , 整 日 躲 在 田 野 裡 , 熱 心 誦 玫 瑰 經 , 準 備 致 命 。 六 月 廿 四 日 , 在 馬 家 園 村 北 , 被 拳 匪 捉 住 , 帶 到 王 喇 家 , 縛 在 一 棵 樹 上 。 許 多 拳 匪 和 親 友 , 都 來 勸 他 背 教 , 但 都 遭 到 他 的 拒 絕 。 末 後 馬 真 福 說 :

『你 們 不 用 多 說 了 , 我 是 決 不 背 教 的 。 我 堅 信 天 主 , 你 們 願 意 殺 我 , 就 請 動 手 吧 ! 我 甘 心 願 意 為 天 主 受 死 。』

說 完 這 話 , 馬 真 福 就 高 聲 念 天 主 經 。 拳 匪 見 他 信 教 這 樣 堅 決 , 就 一 齊 動 手 把 他 殺 害 了 。 以 後 又 點 起 火 來 , 把 他 的 屍 首 , 幾 乎 燒 成 了 灰 燼 。


真福王成范坤齊玉鄭緒四位孤女
真 福 王 成 , 聖 名 路 濟 亞 , 年 十 八 歲 , 寧 津 縣 老 君 堂 村 人 。 真 福 范 坤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十 六 歲 , 真 福 齊 玉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十 五 歲 , 兩 人 都 是 吳 橋 縣 大 齊 家 村 人 。 真 福 鄭 緒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十 一 歲 , 東 光 縣 谷 家 莊 人 。 這 四 人 都 是 卜 致 中 司 鐸 收 養 的 孤 女 , 在 東 光 縣 王 喇 家 村 , 孤 女 院 中 長 大 成 人 。

一 九 0 0 年 , 六 月 廿 四 日 , 拳 匪 闖 進 王 喇 家 村 , 把 聖 堂 焚 燬 , 又 把 未 逃 脫 的 教 友 盡 行 殺 害 , 然 後 把 四 位 真 福 捉 住 , 先 帶 到 尹 莊 , 以 後 又 帶 到 馬 子 堂 。 拳 匪 中 的 一 名 首 領 名 尹 申 , 欲 娶 王 成 為 妻 , 便 託 人 徵 求 王 真 福 的 同 意 。 在 四 天 不 斷 的 游 說 中 , 都 遭 到 王 真 福 的 拒 絕 。 她 說 :

『如 果 我 答 應 背 教 出 嫁 , 我 對 不 住 天 主 , 對 不 住 神 父 , 對 不 住 教 養 我 的 修 女 。 為 愛 天 主 的 緣 故 , 我 是 絕 對 不 背 教 的 。』

拳 匪 見 勸 說 無 用 , 就 議 決 不 顧 他 們 同 意 與 否 , 在 六 月 廿 八 日 要 把 范 坤 嫁 給 一 個 拳 匪 。 可 是 鄰 村 的 拳 匪 , 聽 到 這 項 消 息 , 便 來 干 涉 , 六 月 廿 八 日 清 晨 , 結 隊 闖 入 馬 子 堂 村 , 大 聲 咆 哮 說 :

『這 裡 有 天 主 教 教 友 , 不 肯 背 教 ; 你 們 不 但 不 殺 她 們 , 反 要 娶 她 們 為 妻 , 大 背 本 團 規 律 , 真 是 豈 有 此 理 !』

馬 子 堂 村 的 拳 匪 , 見 鄰 村 的 拳 匪 怒 氣 洶 洶 , 不 敢 怠 慢 , 趕 緊 遵 聽 他 們 的 話 , 套 車 把 四 位 孤 女 , 送 回 王 喇 家 村 去 了 。 四 位 真 福 , 坐 車 回 王 喇 家 的 時 候 , 三 位 年 幼 的 , 不 斷 的 哭 泣 。 王 成 安 慰 她 們 說 :

『不 要 哭 泣 了 。 再 過 不 久 , 我 們 就 要 升 天 享 福 了 。 天 主 賜 給 了 我 們 性 命 , 如 今 願 意 收 回 , 我 們 應 當 歡 喜 地 奉 獻 , 不 要 讓 天 主 勉 強 。』

車 旁 邊 的 拳 匪 , 不 停 地 口 出 惡 言 , 詆 毀 聖 教 會 。 王 成 從 容 不 迫 地 向 他 們 說 :

『現 在 我 們 孤 苦 伶 仃 , 無 依 無 靠 , 你 們 能 隨 意 加 害 我 們 。 然 而 不 久 , 全 能 的 天 主 必 要 重 重 地 懲 罰 你 們 。』

王 成 的 勇 敢 , 激 起 了 三 位 同 伴 的 心 火 。 離 王 喇 家 村 不 遠 , 拳 匪 把 車 停 住 , 命 四 位 孤 女 下 來 , 向 她 們 說 :

『現 在 讓 你 們 最 後 再 考 慮 一 次 。 你 們 背 教 吧 !』

四 位 孤 女 , 異 口 同 聲 地 回 答 說 :

『不 ! 我 們 是 天 主 的 女 兒 , 我 們 決 不 背 教 !』

拳 匪 一 聽 大 怒 , 便 一 齊 動 手 , 刀 砍 槍 扎 , 把 四 個 清 潔 無 瑕 的 孤 女 , 忍 心 殺 害 了 。


真福趙郭氏及其長女羅撒次女瑪利
吳 橋 縣 油 房 趙 家 村 真 福 趙 郭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六 十 歲 , 和 她 的 兩 個 女 兒 , 真 福 羅 撒 廿 二 歲 , 守 貞 , 並 真 福 瑪 利 十 七 歲 , 尚 未 許 字 。 致 命 的 事 跡 , 是 耐 人 尋 味 的 。

庚 子 年 七 月 廿 八 日 , 趙 郭 氏 母 女 三 人 , 躲 避 拳 匪 的 追 趕 , 見 村 頭 路 旁 有 井 , 彼 此 沒 有 商 議 , 就 都 跳 下 井 去 。 拳 匪 把 她 們 撈 救 上 來 , 逼 令 背 教 。 羅 撒 貞 女 毅 然 拒 絕 道 :

『我 們 主 意 早 已 拿 定 , 我 們 死 了 也 不 能 背 教 。』

隨 後 羅 撒 貞 女 , 又 勸 自 己 的 母 親 和 妹 妹 , 呼 求 耶 穌 相 幫 , 甘 心 捨 生 致 命 。 這 時 有 本 村 的 趙 五 海 , 苦 口 央 求 拳 匪 饒 恕 她 們 母 女 三 人 的 性 命 。 羅 撒 向 趙 五 海 說 :

『大 叔 , 請 您 不 必 再 費 心 了 。 我 們 既 是 為 保 全 信 德 , 應 當 受 死 , 讓 我 們 都 死 , 就 是 了 。』

隨 後 又 向 拳 匪 說 :

『村 中 不 是 殺 人 的 地 方 , 你 們 必 要 殺 我 們 , 請 往 我 們 祖 墳 上 去 殺 吧 !』

拳 匪 領 着 趙 郭 氏 母 女 三 人 , 到 了 趙 家 墳 上 , 先 把 她 們 殺 了 ; 又 點 火 , 把 她 們 屍 身 , 燒 成 了 灰 燼 。

論 到 羅 撒 貞 女 , 一 位 和 她 同 時 的 老 婦 曾 說 :

『羅 撒 貞 女 是 一 位 典 型 的 傳 教 先 生 , 她 熱 心 貞 嫻 怡 靜 謙 誠 有 愛 德 肯 犧 牲 。 我 雖 然 是 一 個 貧 窮 可 憐 的 女 人 , 可 是 她 從 來 沒 有 輕 視 過 我 。』


真福范惠貞女
真 福 范 惠 貞 女 , 聖 名 羅 撒 , 年 四 十 五 歲 , 吳 橋 縣 范 家 莊 人 。 多 年 充 當 女 童 教 師 , 有 口 皆 碑 。 她 虔 心 事 主 , 待 人 忠 誠 , 舉 止 端 方 , 愛 慕 貧 窮 。

庚 子 年 , 貞 女 在 吳 橋 張 鰲 家 村 教 經 。 七 月 初 旬 , 拳 匪 猖 獗 , 學 校 解 散 , 貞 女 返 家 , 白 日 黑 夜 , 躲 在 運 河 旁 邊 的 田 野 裡 。

八 月 十 五 日 , 范 家 莊 的 一 位 熱 心 的 婦 女 , 偷 偷 地 找 到 范 貞 女 , 兩 人 在 荒 郊 野 塚 , 熱 心 地 過 了 聖 母 升 天 瞻 禮 。 那 天 范 貞 女 向 她 說 :

『為 信 德 致 命 , 是 我 多 年 盼 望 , 多 年 祈 求 的 大 恩 。 現 在 致 命 的 機 會 就 臨 近 了 。 請 為 我 多 多 祈 求 天 上 母 親 , 使 我 有 毅 力 , 能 夠 為 天 主 , 灑 盡 我 最 後 的 一 滴 血 。』

八 月 十 六 日 清 晨 , 拳 匪 結 隊 來 到 范 家 莊 , 村 中 幾 個 輕 薄 的 青 年 , 跑 到 貞 女 藏 身 的 地 方 , 向 她 說 :

『惠 姐 , 義 和 拳 已 經 走 了 , 請 你 回 家 吧 !』

說 畢 : 就 拉 著 貞 女 , 向 村 中 走 去 。 別 的 青 年 人 , 向 貞 女 身 上 摸 索 , 並 向 她 說 : 『你 的 銀 錢 放 在 那 裡 ?』

范 貞 女 受 了 這 樣 的 侮 辱 , 甚 覺 羞 愧 , 又 怕 失 落 貞 德 , 便 努 力 掙 扎 , 並 且 喝 斥 那 些 無 恥 的 青 年 人 。 青 年 人 老 羞 成 怒 , 迅 速 地 跑 回 村 去 , 叫 了 拳 匪 來 。 拳 匪 向 她 說 :

『你 若 背 教 , 就 能 保 存 性 命 。』

貞 女 拒 絕 說 :

『反 教 背 棄 天 主 , 我 萬 萬 不 能 做 !』

說 畢 就 雙 膝 跪 地 , 緊 緊 握 住 胸 前 的 聖 衣 , 高 聲 念 起 經 來 。 拳 匪 上 前 , 一 刀 把 她 的 右 臂 幾 乎 砍 掉 ; 又 一 刀 把 她 的 面 頰 , 砍 落 半 邊 。 范 貞 女 雖 然 受 了 這 樣 的 重 傷 , 仍 舊 鎮 靜 地 說 :

『請 稍 待 片 刻 , 容 我 把 經 念 完 , 然 後 再 殺 我 不 遲 。』

不 久 范 貞 女 的 經 念 完 了 , 便 向 拳 匪 說 :

『我 的 經 已 經 念 完 了 , 請 動 手 吧 !』

拳 匪 上 前 , 刀 劍 齊 下 。 范 貞 女 倒 在 地 上 , 沒 有 等 到 斷 氣 , 拳 匪 就 把 她 的 屍 身 擲 到 河 裡 。 不 久 , 貞 女 就 在 河 裡 斷 氣 死 了 。


真福張何氏
真 福 張 何 氏 , 聖 名 德 肋 撒 , 年 卅 六 歲 , 寧 津 張 家 集 村 人 。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六 日 , 在 袁 家 村 , 某 姓 菜 園 中 被 拳 匪 捉 住 。 被 帶 到 村 裡 的 寶 林 寺 前 , 因 為 她 決 意 不 肯 背 教 , 拜 邪 神 , 便 偕 同 自 己 的 一 子 一 女 , 為 主 犧 牲 了 性 命 。

致 命 是 張 何 氏 素 日 企 望 的 。 她 曾 向 長 女 瑪 利 亞 說 :

『因 病 去 世 , 很 不 容 易 立 刻 升 天 享 福 , 為 主 致 命 , 卻 能 立 刻 獲 得 這 項 福 分 。 我 希 望 天 主 , 不 久 要 賞 賜 我 致 命 的 大 恩 。』


真福秦邊氏及其子春福
真 福 秦 邊 氏 , 聖 名 依 撒 伯 爾 , 年 五 十 四 歲 , 任 邱 縣 城 東 南 北 羅 村 人 。 丈 夫 去 世 後 , 料 理 家 務 , 教 訓 子 女 , 雖 勞 不 辭 , 膝 前 有 三 子 三 女 : 長 子 國 珍 聖 名 瑪 弟 亞 ; 次 子 寶 琭 , 聖 名 保 祿 ; 三 子 就 是 真 福 春 福 聖 名 西 滿 , 年 十 四 歲 。 三 女 : 長 女 亞 納 , 次 女 瑪 利 亞 , 兩 人 自 幼 都 矢 志 守 貞 ; 幼 女 方 濟 加 。 子 女 六 人 中 , 僅 有 長 子 國 珍 , 因 為 逃 往 獻 縣 總 堂 , 幼 女 方 濟 加 , 因 有 外 教 族 叔 收 留 , 沒 有 被 殺 , 其 餘 五 人 , 都 為 主 致 命 了 。

庚 子 年 六 月 間 , 秦 邊 氏 率 領 全 家 逃 到 河 間 穆 家 莊 , 在 那 裡 一 個 朋 友 家 住 了 七 天 。 整 日 祈 禱 守 齋 , 準 備 致 命 , 後 來 秦 邊 氏 看 著 不 妥 , 便 又 帶 著 全 家 , 避 到 任 邱 留 村 。 在 留 村 住 了 十 餘 日 , 有 一 家 教 外 的 富 戶 , 希 望 招 真 福 春 福 為 門 婿 , 便 委 人 向 秦 邊 氏 說 :

『只 要 我 們 兩 家 完 成 這 頭 親 事 , 保 管 您 們 能 平 安 度 日 。 義 和 團 那 方 面 , 只 要 我 說 一 句 話 就 沒 事 了 。』

春 福 看 出 那 富 翁 , 只 願 意 他 們 背 教 , 便 起 身 攔 阻 說 :

『母 親 , 不 要 把 我 的 肉 身 看 得 比 靈 魂 重 。 我 已 拿 定 主 意 , 決 不 離 開 你 。 要 死 , 我 們 就 死 在 一 齊 吧 !』

秦 邊 氏 見 兒 子 這 樣 勇 敢 有 志 氣 , 學 得 非 常 欣 慰 , 便 說 :

『好 吧 ! 我 兒 , 我 們 就 死 在 一 起 吧 !』

為 了 這 句 話 , 母 子 的 死 案 , 就 判 定 了 。 秦 老 寡 婦 , 也 明 知 從 此 以 後 , 不 能 再 在 留 村 存 站 了 , 便 又 連 夜 帶 了 子 女 , 三 次 避 難 。 剛 離 開 留 村 村 東 一 里 許 , 拳 匪 就 從 後 面 趕 來 。 春 福 知 道 這 些 拳 匪 , 專 為 他 而 來 , 就 讓 母 親 姊 妹 們 走 開 , 自 己 跪 在 地 上 , 念 經 求 主 , 等 匪 來 殺 。 拳 匪 一 到 他 跟 前 , 不 問 情 由 , 刀 槍 齊 下 , 頓 時 把 他 的 靈 魂 , 送 到 天 堂 上 去 了 。 接 著 又 把 保 祿 砍 了 幾 刀 , 才 轉 身 回 去 。 這 是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七 日 , 夜 間 的 事 。

拳 匪 走 遠 了 。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哭 泣 著 用 手 挖 土 , 將 春 福 略 略 掩 埋 起 來 。 然 後 又 扶 起 保 祿 來 , 舉 目 四 顧 , 無 可 投 奔 , 略 躊 躇 了 幾 時 , 就 共 同 議 決 , 返 回 北 羅 , 等 著 死 在 家 裡 。

到 了 北 羅 , 只 見 老 家 已 變 成 灰 燼 。 秦 邊 氏 便 只 好 帶 了 三 個 女 兒 , 和 一 個 重 傷 就 死 的 兒 子 , 到 祖 墳 上 , 等 候 死 亡 的 到 來 。

母 女 們 到 了 祖 墳 上 , 藏 了 不 過 一 半 天 , 北 羅 的 拳 匪 就 知 道 了 。 於 是 先 把 保 琭 連 拖 帶 曳 的 拉 回 村 去 , 因 為 他 執 意 不 肯 背 教 , 就 被 拳 匪 殺 害 了 。 再 後 又 把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帶 回 村 去 , 逼 迫 兩 貞 女 背 教 出 嫁 。 姊 妹 兩 人 同 聲 拒 絕 說 :

『我 們 是 天 主 的 兒 女 , 我 們 守 貞 的 志 向 , 堅 愈 金 石 , 決 不 能 改 。 我 們 堅 信 天 主 , 要 殺 就 殺 , 全 憑 你 們 做 主 , 若 要 我 們 背 教 , 是 不 可 能 的 。』

拳 匪 們 計 無 可 施 , 只 得 押 著 母 女 四 人 出 村 。 許 多 婦 女 跟 在 後 面 , 驚 訝 秦 邊 氏 母 女 四 人 , 雖 然 死 在 臨 頭 , 還 能 這 樣 安 詳 自 在 。 秦 邊 氏 對 她 們 說 :

『請 您 們 回 家 去 吧 ! 因 為 我 們 要 經 歷 的 事 , 能 令 您 們 害 怕 。 至 於 我 們 卻 大 不 一 樣 。 天 主 許 給 了 我 們 永 遠 的 天 堂 , 所 以 我 們 視 死 如 歸 , 只 有 快 樂 , 亳 無 恐 懼 。』

剛 出 了 北 羅 村 , 瑪 利 亞 忽 然 雙 目 模 糊 , 便 喊 母 親 拉 著 她 走 路 。 秦 邊 氏 拉 著 愛 女 的 手 , 安 慰 她 , 叫 她 別 害 怕 。 她 們 剛 走 到 村 頭 的 梨 樹 地 , 拳 匪 就 喝 令 她 們 止 步 , 準 備 動 手 殺 死 她 們 , 以 後 一 陣 槍 聲 , 真 福 秦 邊 氏 便 和 自 己 的 兩 個 大 女 兒 , 飲 彈 倒 地 , 為 主 犧 牲 了 性 命 , 這 一 天 是 七 月 十 九 日 , 就 是 春 福 被 殺 後 的 第 二 天 。

當 拳 匪 準 備 下 手 屠 殺 的 時 候 , 秦 家 有 一 個 不 奉 教 的 族 人 , 硬 把 幼 女 方 濟 加 拉 走 了 , 安 頓 在 自 己 家 中 , 因 此 方 濟 加 沒 有 得 到 致 命 的 福 份 。

秦 邊 氏 生 時 , 常 常 周 濟 窮 人 , 照 顧 病 人 , 用 她 的 醫 術 , 給 人 看 病 。 遇 有 病 重 垂 危 的 教 外 兒 童 , 就 設 法 給 他 () 們 付 洗 。 每 年 被 她 送 往 天 堂 去 的 嬰 孩 不 知 有 多 少 。 當 她 率 領 子 女 , 在 穆 家 莊 守 齋 祈 禱 , 預 備 致 命 的 時 候 , 一 天 曾 對 兒 女 們 說 :

『我 看 見 一 個 輝 耀 的 十 字 架 , 繞 著 七 夥 閃 爍 發 光 的 星 。』

這 奇 景 是 在 象 徵 著 秦 邊 氏 的 家 庭 , 預 示 她 和 兒 女 們 , 不 久 在 天 堂 上 , 應 享 教 會 的 榮 耀 。


真福崔連氏
真 福 崔 連 氏 , 聖 名 巴 爾 巴 辣 , 年 五 十 一 歲 , 河 間 縣 東 北 小 店 村 人 。 是 已 故 永 年 教 區 崔 主 教 守 洵 , 並 耶 穌 會 士 崔 神 父 步 雲 的 母 親 。 庚 子 年 六 月 十 五 日 晚 間 , 和 她 的 三 子 味 增 爵 , 媳 宋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並 七 位 避 往 獻 縣 總 堂 的 教 友 , 在 河 間 流 水 套 村 附 近 , 為 保 全 信 德 , 遭 到 拳 匪 的 慘 殺 。

崔 連 氏 一 生 溫 和 良 善 , 勤 修 神 業 , 專 心 為 教 會 服 務 , 修 飾 祭 台 , 整 理 祭 衣 , 又 賑 濟 窮 人 , 援 助 疾 苦 。 一 次 她 曾 收 留 一 名 乞 丐 , 養 在 家 裡 , 數 月 之 久 , 教 他 學 習 要 理 , 預 備 領 洗 奉 教 。 我 們 希 望 她 不 久 能 列 入 聖 品 。


真福李全真及其兄全惠
真 福 李 全 真 , 聖 名 賴 孟 多 , 年 五 十 九 歲 , 交 河 縣 陳 屯 村 人 , 是 耶 穌 會 士 李 神 父 元 凱 的 父 親 。 真 福 李 全 惠 聖 名 伯 多 祿 , 年 六 十 三 歲 , 是 李 全 真 的 哥 哥 。

庚 子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 李 全 真 抱 著 幼 女 瑪 達 肋 納 , 年 五 歲 , 在 村 外 的 葦 坑 地 裡 躲 藏 , 被 鄰 村 的 拳 匪 發 現 。 瑪 達 肋 納 被 村 裡 的 一 名 尼 姑 救 走 , 李 全 真 卻 被 帶 到 本 村 的 大 廟 裡 , 拳 匪 逼 迫 他 拜 邪 神 , 背 教 , 並 用 錢 贖 命 。 李 全 真 一 概 拒 絕 說 :

『我 們 奉 天 主 教 已 經 數 代 了 ; 邪 神 萬 萬 不 能 拜 ; 背 教 更 不 用 商 量 。』

拳 匪 見 他 立 意 堅 決 , 都 動 了 怒 火 , 於 是 有 用 刀 割 耳 朵 的 , 有 用 火 香 炙 皮 膚 的 , 任 意 治 作 , 慘 苦 難 言 。 李 全 真 渾 身 皮 破 血 流 , 兩 隻 胳 臂 幾 乎 全 砍 掉 了 。 然 而 李 全 真 仍 舊 毅 然 忍 受 , 一 句 背 教 或 不 忍 耐 的 話 都 沒 有 說 。 最 後 拳 匪 把 他 拉 到 廟 外 , 結 果 了 他 的 性 命 。

李 全 惠 那 天 也 從 葦 坑 地 裡 搜 出 , 因 為 他 在 廟 裡 決 意 不 肯 拜 邪 神 背 教 , 被 拳 匪 拉 到 家 門 前 殺 害 了 。


真福杜趙氏
真 福 杜 趙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五 十 一 歲 , 深 縣 杜 家 屯 , 耶 穌 會 士 杜 瑪 爾 谷 神 父 的 母 親 。 生 於 該 縣 起 鳳 莊 , 一 個 老 教 友 的 家 庭 。 自 幼 虔 誠 事 主 。 年 十 八 , 奉 父 母 命 嫁 於 杜 泰 元 後 , 善 理 家 政 , 克 盡 婦 道 。 偶 有 餘 暇 , 便 恭 念 玫 瑰 經 , 往 往 一 天 數 串 , 也 不 厭 倦 。 庚 子 年 六 月 廿 八 日 , 和 堂 弟 杜 清 治 , 堂 弟 婦 杜 孫 氏 , 在 衡 水 王 家 店 村 前 , 被 拳 匪 殺 害 。 下 面 是 杜 趙 氏 致 命 前 , 和 拳 匪 的 對 話 :

『你 是 從 杜 家 屯 來 的 嗎 ?』

『不 錯 。』

『你 是 教 友 嗎 ?』

『感 謝 主 恩 , 我 是 教 友 。』

『你 背 教 吧 ! 否 則 ……

『不 ! 不 ! 我 死 也 不 背 教 。 我 只 願 為 天 主 致 命 。』


真福郭李氏
真 福 郭 李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六 十 五 歲 , 深 縣 護 駕 遲 村 郭 金 芳 之 妻 。 郭 李 氏 兒 孫 很 多 , 致 命 前 數 月 , 一 再 叮 囑 家 人 說 :

『寧 死 不 可 背 教 , 如 果 你 們 背 教 , 你 們 就 不 是 我 的 孩 子 。』

庚 子 年 七 月 七 日 , 郭 李 氏 同 她 的 兩 個 兒 婦 , 兩 個 孫 子 , 兩 個 孫 女 , 一 家 七 口 , 被 拳 匪 逮 捕 斬 首 , 致 命 升 天 。 臨 刑 時 郭 老 太 太 仍 舊 勸 勉 兒 孫 們 說 :

『不 要 哭 , 不 要 怕 , 不 久 , 我 們 就 要 升 天 享 福 了 。』


真福趙明振及其弟明喜
趙 明 振 , 聖 名 伯 多 祿 , 年 六 十 一 歲 , 弟 趙 明 喜 , 聖 名 若 翰 , 年 五 十 六 歲 , 深 縣 北 綱 頭 村 人 。 庚 子 年 七 月 三 日 , 在 東 洋 台 村 西 , 和 家 人 並 親 友 共 十 八 人 , 被 拳 匪 殺 害 。 臨 死 前 兩 位 真 福 領 導 眾 人 祈 禱 說 : 『天 主 , 請 保 佑 我 們 ! 請 賜 我 們 毅 力 , 使 我 們 聖 善 地 奉 獻 我 們 的 卑 污 的 性 命 ! 請 開 啟 天 堂 的 門 , 接 我 們 的 靈 魂 , 同 您 一 起 享 永 福 吧 !』


真福傅桂林貞女
真 福 傅 桂 林 貞 女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卅 七 歲 , 深 縣 洛 伯 村 人 。 自 幼 矢 志 守 貞 , 在 獻 縣 仁 慈 堂 畢 業 後 , 幫 助 傳 教 , 成 績 昭 著 。 武 邑 大 劉 村 的 會 口 , 可 說 是 她 一 手 創 建 的 。

庚 子 年 傅 貞 女 執 教 武 邑 大 劉 村 。 六 月 廿 一 日 , 鄰 村 的 拳 匪 結 隊 闖 進 大 劉 村 , 在 一 個 孀 婦 家 中 , 把 傅 貞 女 捉 住 。 傅 貞 女 向 拳 匪 們 說 :

『從 早 我 就 希 望 致 命 。 感 謝 天 主 , 現 在 機 會 來 了 。』

拳 匪 把 貞 女 領 到 村 外 , 貞 女 知 道 致 命 的 時 刻 已 經 到 了 , 就 高 聲 不 停 地 大 呼 「耶 穌 救 我 。」 拳 匪 聽 得 不 耐 煩 了 , 猛 一 止 步 , 掄 起 刀 來 , 一 刀 把 貞 女 的 頭 顱 砍 掉 , 又 狠 狠 地 把 她 身 上 扎 了 幾 槍 , 最 後 把 她 的 頭 , 帶 到 武 邑 龍 店 鎮 上 掛 了 起 來 。 兩 年 以 後 , 貞 女 的 胞 弟 傅 本 原 來 起 屍 , 發 現 屍 身 完 好 如 初 , 並 沒 有 朽 爛 。 教 內 外 的 人 , 都 以 為 是 個 奇 蹟 。


真福杜田氏及其女鳳菊
真 福 杜 田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四 十 二 歲 , 深 縣 杜 家 屯 杜 永 和 之 妻 , 生 有 三 女 二 子 : 長 女 瑪 爾 大 已 嫁 ; 次 女 便 是 真 福 杜 鳳 菊 , 聖 名 瑪 達 肋 納 , 年 十 九 歲 ; 三 女 鳳 朝 , 拳 禍 時 得 逃 了 活 命 。 二 子 : 長 名 天 恩 , 聖 名 瑪 竇 , 次 名 天 榮 , 聖 名 瑪 弟 亞 。

庚 子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 杜 田 氏 和 二 子 二 女 在 大 屯 村 邊 葦 坑 地 裡 藏 著 , 被 拳 匪 發 覺 。 鳳 菊 鳳 朝 見 勢 不 佳 , 逃 出 葦 坑 , 向 大 屯 外 教 人 張 老 東 家 跑 。 鳳 菊 晚 到 , 門 已 緊 閉 , 只 好 坐 在 門 外 。 拳 匪 向 鳳 菊 開 了 一 槍 , 就 又 回 到 葦 坑 地 , 把 杜 田 氏 母 子 三 人 捉 住 , 帶 回 杜 家 屯 老 家 。 因 為 她 們 決 意 不 肯 背 教 , 就 被 拳 匪 殺 害 了 。

杜 田 氏 母 子 三 人 致 命 後 , 村 裡 的 人 , 便 駕 車 把 她 們 的 屍 身 , 載 到 杜 家 老 塋 地 掩 埋 。 這 時 大 屯 的 教 外 人 , 也 把 鳳 菊 的 屍 身 用 車 載 來 。 當 村 民 忙 著 掘 墳 的 時 候 , 杜 永 和 的 老 友 鄭 玉 群 , 悄 悄 地 來 到 鳳 菊 面 前 , 發 覺 她 還 沒 有 死 ; 便 告 訴 她 , 說 她 的 母 親 和 兩 個 弟 弟 , 已 經 被 殺 ; 父 親 已 經 逃 脫 ; 並 且 還 勸 她 背 教 , 這 樣 便 可 保 存 自 己 性 命 。 鳳 菊 答 道 :

『不 ! 不 ! 我 不 背 教 , 我 希 望 死 後 , 在 天 堂 上 , 和 我 的 母 親 並 兩 個 弟 弟 , 永 遠 享 福 。』

不 久 墳 坑 掘 好 了 。 拳 匪 和 村 民 , 便 把 杜 田 氏 一 家 四 口 , 都 拉 到 墳 坑 中 。 鳳 菊 被 拉 到 墳 坑 以 後 , 把 母 親 和 弟 弟 們 的 屍 首 , 往 兩 邊 一 推 , 得 了 一 個 容 身 的 地 方 , 然 後 用 自 己 的 衣 襟 , 蒙 起 頭 來 , 就 平 平 安 安 地 躺 下 , 為 矢 忠 基 多 , 被 人 活 埋 了 。


真福劉子玉
真 福 劉 子 玉 , 聖 名 伯 多 祿 , 年 五 十 七 歲 , 是 深 縣 祝 家 斜 莊 的 熱 心 教 友 ; 生 平 以 燒 窰 為 業 , 終 身 守 貞 不 娶 。 庚 子 年 七 月 五 日 , 本 村 的 教 友 , 勸 他 一 同 到 寧 晉 唐 邱 去 避 難 , 他 卻 回 答 說 :

『被 拳 匪 殺 了 , 便 是 為 主 致 命 。 這 樣 的 大 恩 , 為 什 麼 拒 絕 !』

本 村 的 教 友 , 便 開 導 他 說 :

『被 拳 匪 殺 死 不 過 三 刀 兩 刀 , 自 然 還 容 易 ; 但 是 拳 匪 可 能 長 期 地 磨 難 你 呵 !』

劉 子 玉 答 說 :

『為 天 主 受 的 苦 刑 越 重 , 立 的 功 勞 也 越 大 。 我 依 靠 天 主 , 很 希 望 多 多 為 祂 受 苦 。』

七 月 十 七 日 深 州 州 官 曹 景 郕 , 委 派 屬 官 文 二 衙 , 伴 同 滿 功 和 尚 , 並 一 隊 拳 匪 , 來 祝 家 斜 莊 , 捕 拿 教 友 。 子 玉 在 村 外 , 被 他 們 捉 住 , 雙 手 綑 在 背 後 , 帶 回 村 來 , 口 中 不 斷 呼 求 「天 主 保 佑 我 。」 匪 首 問 他 說 :

『你 背 教 嗎 ?』

劉 子 玉 一 言 不 答 , 仍 舊 口 呼 「天 主 保 佑 我 , 天 主 保 佑 我 。」 拳 匪 大 怒 , 舉 起 大 刀 , 把 他 的 頭 顱 砍 掉 。 滿 功 和 尚 更 走 上 前 去 , 從 拳 匪 手 裡 奪 過 刀 來 , 把 劉 真 福 的 心 挖 出 , 高 高 舉 起 , 令 人 觀 看 。

劉 子 玉 致 命 後 , 祝 家 斜 莊 的 教 友 , 賴 他 的 轉 求 , 得 到 許 多 恩 惠 , 至 今 仍 稱 道 不 衰 。


真福吳居安及其次子滿堂長孫萬書
真 福 吳 居 安 , 聖 名 保 祿 , 年 六 十 二 歲 , 深 縣 西 河 頭 村 人 ; 次 子 真 福 滿 堂 , 聖 名 若 翰 , 年 十 七 歲 ; 長 孫 真 福 萬 書 , 聖 名 保 祿 , 年 十 六 歲 , 和 家 中 其 他 六 人 , 在 庚 子 年 六 月 初 , 一 齊 搬 到 小 呂 邑 村 去 避 離 。 六 月 廿 九 日 , 外 村 的 拳 匪 , 結 隊 闖 進 小 呂 邑 村 。 吳 居 安 便 率 領 全 家 , 到 村 東 南 的 紅 荊 地 裡 躲 藏 。 不 久 被 拳 匪 捕 獲 , 闔 家 九 口 , 便 都 為 主 犧 牲 了 牲 命 , 得 到 致 命 的 榮 冠 。 當 拳 匪 捉 到 滿 堂 問 他 說 :

『你 是 教 友 嗎 ?』

『一 定 是 !』

『若 你 還 是 教 友 , 我 們 就 要 殺 你 。』

『不 錯 。 你 們 能 夠 殺 我 , 可 是 , 我 永 遠 還 是 天 主 教 教 友 。』


真福安辛氏及其兒媳郭氏孫媳焦氏並孫女靈花
真 福 安 辛 氏 , 聖 名 亞 納 , 年 七 十 二 歲 , 安 平 宅 后 寺 村 人 。 媳 真 福 安 郭 氏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六 十 四 歲 。 孫 女 真 福 靈 花 , 聖 名 瑪 利 亞 , 年 廿 九 歲 , 是 一 位 有 聖 德 的 貞 女 。 孫 媳 真 福 安 焦 氏 , 聖 名 亞 納 , 年 廿 六 歲 。 庚 子 年 七 月 九 日 , 四 人 離 宅 后 寺 老 家 , 到 劉 官 營 某 外 教 親 友 家 避 難 。 七 月 十 一 日 拳 匪 進 村 , 把 四 人 捉 住 , 向 她 們 說 :

『你 們 若 願 保 存 性 命 , 就 該 背 棄 洋 教 , 拜 廟 敬 神 。 否 則 就 應 當 死 。』

『不 ! 我 們 雖 然 應 當 死 , 也 不 能 背 棄 信 德 。 拜 廟 敬 邪 神 , 更 不 用 商 量 。』

拳 匪 領 著 她 們 到 了 村 外 , 仍 舊 勸 她 們 背 教 拜 神 。 因 為 她 們 同 聲 反 對 , 決 意 不 從 , 就 都 為 信 德 犧 牲 了 性 命 。

在 這 四 位 婦 女 中 , 安 靈 花 的 熱 心 是 出 奇 的 。 她 剛 毅 果 決 , 教 難 時 始 終 領 導 其 他 三 人 , 依 靠 天 主 , 保 存 信 德 。 在 她 生 時 , 每 每 於 更 深 夜 靜 中 , 專 務 默 禱 , 虔 誦 聖 母 小 日 課 , 懇 求 天 主 並 聖 母 , 賜 她 成 為 聖 女 。


真福郗柱子
真 福 郗 柱 子 , 年 十 八 歲 , 深 縣 得 朝 村 人 。 他 的 父 母 家 人 , 雖 然 未 聞 聖 道 , 卻 都 是 誠 實 正 直 的 鄉 下 人 。 他 在 十 八 歲 時 , 從 本 村 教 友 口 中 , 聽 到 天 主 教 的 道 理 , 又 見 慣 他 們 的 好 表 樣 , 便 決 意 棄 邪 歸 正 , 專 心 一 志 要 做 教 友 。 他 雖 目 不 識 丁 , 卻 努 力 學 習 經 言 要 理 。 每 逢 主 日 和 大 瞻 禮 日 , 他 也 隨 眾 進 堂 , 誦 經 祈 禱 。 這 時 正 當 光 緒 廿 五 年 (1899) , 秋 盡 冬 初 的 季 節 , 教 難 方 興 , 匪 勢 蔓 延 , 教 友 受 到 威 脅 。 所 以 郗 柱 子 的 父 母 和 家 屬 親 友 , 對 他 的 這 種 舉 動 , 非 常 反 對 。 向 他 說 :

『如 果 你 希 望 繼 續 是 咱 家 兒 人 , 那 麼 等 到 風 波 平 靜 了 , 再 奉 教 不 遲 。』

但 是 這 種 勸 阻 , 絲 毫 不 發 生 效 力 。 陰 曆 年 到 了 , 因 為 郗 柱 子 決 意 不 肯 拜 祖 宗 拜 菩 薩 , 父 母 便 對 他 說 :

『你 既 不 肯 拜 祖 宗 祭 神 , 那 麼 就 不 能 吃 餃 子 。』

『不 吃 餃 子 倒 不 妨 ; 燒 香 上 供 , 卻 萬 萬 使 不 得 。』

郗 柱 子 看 著 在 家 實 在 不 能 久 待 了 。 便 動 身 到 獻 縣 總 堂 北 面 二 里 許 的 大 梅 莊 , 在 教 友 盧 萬 齡 家 , 數 月 之 久 , 傭 工 度 日 。 不 久 父 母 知 道 了 他 的 下 落 , 便 命 令 他 返 家 。

七 月 廿 四 日 , 郗 柱 子 起 身 回 家 。 離 得 朝 村 , 還 有 十 五 里 路 的 時 候 , 被 拳 匪 捉 住 。 因 為 他 決 意 不 肯 背 教 , 就 被 拳 匪 帶 到 得 朝 村 外 。 郗 柱 子 向 他 們 說 :

『我 是 教 友 , 你 們 能 把 我 千 刀 萬 剮 , 可 是 每 一 刀 , 每 一 塊 肉 , 每 一 滴 血 , 都 告 訴 您 們 說 :「我 是 教 友」。』

拳 匪 們 聽 了 這 話 , 非 常 忿 恨 , 先 砍 斷 他 的 右 臂 , 以 後 又 刀 槍 齊 下 , 把 他 殺 死 。

這 樣 一 個 候 洗 教 友 , 就 在 殉 難 時 , 領 了 血 洗 ; 滌 淨 了 原 本 諸 罪 , 得 到 致 命 的 榮 冠 ; 在 天 堂 上 , 度 著 永 福 的 生 活 。


真福張懷祿

真 福 張 懷 祿 , 衡 水 縣 諸 葛 店 村 人 , 在 五 十 七 歲 時 , 方 才 保 守 奉 教 。 可 是 他 天 性 遲 鈍 , 記 憶 力 薄 弱 , 學 習 經 言 教 理 , 非 常 吃 力 。 本 村 的 孩 童 和 年 輕 人 , 往 往 譏 笑 他 說 :

『老 張 , 你 的 年 紀 大 了 , 過 了 時 啦 ; 教 理 是 永 遠 學 不 會 的 。』

張 懷 祿 卻 含 笑 答 道 :

『沒 有 關 係 。 天 主 知 道 , 怎 樣 教 我 愛 祂 , 事 奉 祂 ; 知 道 怎 樣 教 我 救 靈 魂 。 就 是 不 會 念 經 , 讀 問 答 , 也 不 成 問 題 。』

庚 子 年 七 月 九 日 , 拳 匪 來 到 諸 葛 店 , 在 路 上 把 張 懷 祿 拏 獲 。 一 些 教 外 人 , 代 他 講 情 , 說 他 不 是 真 教 友 。 張 懷 祿 卻 說 :

『我 真 是 個 奉 教 人 , 我 雖 然 不 會 念 經 , 卻 會 恭 敬 奉 教 人 的 天 主 。』

拳 匪 一 聽 大 怒 , 立 即 一 拳 ; 把 他 打 倒 。 別 的 匪 黨 就 刀 槍 齊 下 , 結 果 了 他 的 性 命 。 這 位 候 洗 教 友 , 因 著 血 洗 , 就 掙 得 了 致 命 榮 冠 , 滿 了 他 的 平 生 心 願 。


真福劉進德
七 十 九 歲 的 真 福 劉 進 德 , 是 衡 水 浪 子 橋 村 的 一 位 熱 心 會 長 。 他 是 貧 窮 的 農 夫 , 卻 具 有 活 潑 的 信 德 。 當 本 堂 司 鐸 不 在 時 , 他 用 自 己 的 言 行 , 做 教 友 的 表 率 。 浪 子 橋 村 附 近 一 二 十 里 內 , 有 了 彌 撒 , 他 總 要 起 早 , 前 去 參 與 。

當 浪 子 橋 的 教 友 , 結 隊 到 寧 晉 唐 邱 去 避 難 時 , 他 和 長 子 金 玉 , 仍 舊 留 在 家 中 , 穿 著 新 衣 , 熱 心 祈 禱 , 準 備 致 命 。 一 天 他 向 金 玉 說 :

『為 義 致 命 , 是 天 主 的 恩 賜 。 這 項 大 恩 , 我 無 功 無 德 , 恐 怕 不 能 到 手 。』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三 日 , 拳 匪 來 到 浪 子 橋 村 。 街 上 人 聲 嘈 雜 , 雞 犬 不 寧 。 劉 進 德 卻 仍 然 安 坐 家 中 靜 待 主 命 。 拳 匪 進 入 他 家 , 拉 他 到 街 上 去 受 刑 。 他 依 舊 不 改 舊 態 , 手 持 教 友 日 課 和 念 珠 , 衣 冠 整 齊 , 慢 步 前 行 。 當 匪 首 問 他 是 不 是 教 友 , 他 從 容 不 迫 的 答 道 :

『不 但 我 是 教 友 ; 我 上 五 代 的 祖 先 , 也 都 是 教 友 !』

威 逼 利 誘 , 絲 毫 不 能 轉 移 這 老 人 的 信 德 。 拳 匪 便 把 他 拉 上 一 個 土 邱 , 面 對 著 他 的 家 門 。 劉 真 福 知 道 死 期 近 了 , 便 大 呼 說 :

『天 主 保 佑 我 , 聖 母 可 憐 我 !』

拳 匪 一 聽 大 怒 , 揮 槍 舞 刀 , 亂 砍 亂 扎 , 把 一 位 年 高 德 卲 的 老 人 , 送 往 天 堂 去 了 。


真福王佐隆
真 福 王 佐 隆 , 聖 名 伯 多 祿 , 年 五 十 八 歲 , 冀 縣 雙 塚 村 人 。 幼 時 曾 在 修 院 讀 書 , 數 年 之 久 , 扎 下 信 德 的 根 基 。 庚 子 年 七 月 六 日 , 王 佐 隆 在 本 村 , 被 拳 匪 拏 獲 。 拳 匪 問 他 說 :

『你 如 果 背 教 , 就 可 恢 復 自 由 , 否 則 就 該 死 。』

『不 ! 決 不 ! 我 家 信 教 , 業 已 數 代 。 我 不 能 背 教 , 我 願 立 刻 升 天 享 福 。』

『哼 , 你 願 升 天 嗎 ? 好 , 把 你 吊 起 來 , 越 高 越 好 !』

於 是 匪 黨 把 他 拖 到 廟 前 一 根 旗 杆 旁 , 憑 著 髮 辮 , 把 他 懸 起 約 二 三 尺 。 又 用 香 火 慢 慢 地 燒 炙 全 身 。 在 這 種 慘 酷 的 刑 罰 下 , 王 佐 隆 始 終 依 靠 天 主 , 謙 誠 地 誦 念 經 文 。

不 久 王 佐 隆 頭 昏 目 眩 , 渾 身 擅 抖 , 眼 前 的 一 切 , 都 看 不 清 楚 了 。 旁 邊 的 教 外 人 , 動 了 憐 憫 的 心 , 設 法 勸 他 背 教 , 然 而 都 遭 到 拒 絕 。 末 了 拳 匪 看 著 實 在 不 能 使 他 背 教 , 便 把 他 拖 到 村 外 的 土 地 廟 前 , 殺 死 了 。 死 後 無 人 掩 埋 , 屍 首 便 被 野 狗 吞 噬 了 。


真福冀天祥
真 福 冀 天 祥 , 聖 名 瑪 爾 谷 , 年 六 十 六 歲 , 是 冀 州 西 南 八 里 , 野 莊 頭 村 的 會 長 。 他 是 個 醫 生 , 又 是 藥 劑 師 , 待 人 謙 和 , 很 受 眾 人 愛 戴 。

庚 子 年 七 月 七 日 , 冀 天 祥 一 家 十 口 , 為 保 存 信 德 , 在 冀 州 西 門 外 , 遭 到 拳 匪 的 屠 殺 。 當 他 和 家 人 , 被 押 在 車 上 , 出 冀 州 西 門 的 時 候 , 六 歲 的 孫 兒 , 玉 學 問 說 :

『他 們 要 把 我 們 送 到 那 裡 去 ?』

冀 天 祥 用 手 指 天 , 和 譪 地 說 :

『孩 子 , 他 們 送 我 們 回 本 家 去 。 野 莊 頭 並 不 是 咱 家 啊 !』

那 天 在 大 街 上 看 熱 鬧 的 人 很 多 。 有 些 心 地 慈 善 的 教 外 人 , 願 意 收 養 玉 學 做 義 子 。 冀 天 祥 堅 決 地 拒 絕 說 : 『這 些 孩 子 都 是 我 的 , 我 們 合 家 都 當 死 在 一 起 , 一 個 也 不 讓 給 別 人 。』

到 了 刑 場 , 冀 天 祥 請 拳 匪 最 後 殺 他 。 當 拳 匪 用 刀 槍 刺 殺 別 人 的 時 候 。 天 祥 站 在 旁 邊 , 含 著 熱 淚 , 懇 切 地 鼓 勵 說 :

『別 害 怕 , 勇 敢 些 , 天 門 已 開 。 再 過 不 久 , 我 們 就 要 到 達 福 地 了 。』

話 一 說 完 , 拳 匪 就 轉 身 向 他 殺 來 。 他 見 全 家 都 倒 地 身 死 , 連 一 個 背 教 的 也 沒 有 , 就 平 安 地 、 喜 悅 地 , 把 性 命 奉 獻 給 天 主 。


真福袁庚寅
真 福 袁 庚 寅 , 聖 名 若 瑟 , 年 四 十 七 歲 , 棗 強 時 槐 村 人 。 是 一 個 熱 心 守 規 , 慷 慨 好 施 的 教 友 。 庚 子 年 七 月 三 十 日 , 袁 庚 寅 往 大 營 鎮 去 糴 糧 , 遇 到 由 山 東 下 來 的 拳 匪 , 談 話 之 間 , 顯 露 出 教 友 的 身 份 , 被 他 們 捉 住 。 拳 匪 逼 他 向 大 營 鎮 大 廟 裡 的 偶 像 , 燒 香 叩 頭 。 袁 庚 寅 堅 決 反 對 。 不 久 , 本 村 的 親 友 都 來 搭 救 , 有 的 勸 他 , 佯 裝 不 是 教 友 。 袁 庚 寅 執 意 不 從 。 這 樣 , 袁 庚 寅 就 為 矢 忠 基 多 , 灑 盡 了 自 己 的 鮮 血 , 獲 得 致 命 的 榮 冠 。


真福葛廷柱
真 福 葛 廷 柱 , 聖 名 保 祿 , 年 六 十 一 歲 , 新 河 小 屯 村 人 。 生 平 為 人 正 直 誠 懇 , 充 當 本 村 會 長 多 年 。 庚 子 年 八 月 八 日 , 在 旭 日 初 昇 的 時 候 , 拳 匪 進 入 小 屯 村 , 葛 廷 柱 便 拿 著 一 把 鐵 鍬 , 下 到 田 野 裡 去 。 但 是 小 屯 的 壞 人 , 把 他 告 訴 了 拳 匪 ; 拳 匪 便 出 村 來 捉 他 。 當 拳 匪 臨 近 時 , 葛 廷 柱 便 問 他 們 說 :

『大 師 兄 們 找 誰 ?』

『你 是 小 屯 的 會 長 葛 廷 柱 嗎 ?』

『是 。』

『你 背 教 吧 !』

『不 , 決 不 !』

於 是 拳 匪 們 便 把 他 綑 在 一 棵 樹 上 , 準 備 殺 他 。 葛 真 福 說 :

『請 別 動 手 。 這 塊 地 不 是 我 的 。 我 若 死 在 這 裡 , 怕 地 主 日 後 要 受 連 累 。 村 北 有 我 的 地 , 地 裡 有 樹 不 少 ; 你 們 能 隨 便 綑 我 。 讓 我 死 在 自 己 地 裡 , 不 更 好 嗎 ?』

到 了 目 的 地 以 後 , 拳 匪 把 他 綑 在 一 棵 樹 上 , 然 後 對 他 說 :

『現 在 到 了 生 死 關 頭 , 你 背 教 吧 !』

『不 ! 不 ! 只 要 救 了 靈 魂 , 肉 身 被 殺 , 不 算 什 麼 。』

拳 匪 先 砍 掉 葛 廷 柱 的 四 肢 , 又 剖 了 他 的 腹 , 挖 出 他 的 心 。 在 這 種 慘 酷 的 刑 罰 下 , 葛 真 福 始 終 安 然 忍 受 , 如 同 被 屠 的 羔 羊 , 一 言 不 發 。

葛 真 福 生 時 , 屢 勸 教 友 , 勇 敢 為 真 理 作 證 。 現 在 他 便 以 身 立 表 , 用 自 己 的 鮮 血 , 為 真 理 作 了 證 人 。


真福陳金姐及其妹愛姐兩位貞女
真 福 陳 金 姐 , 聖 名 德 肋 撒 , 年 廿 五 歲 ; 妹 真 福 陳 愛 姐 , 聖 名 羅 撒 , 年 廿 二 歲 ; 冀 縣 馮 家 莊 人 。 兩 位 貞 女 雖 是 一 母 所 生 , 一 樣 熱 心 事 主 , 然 而 性 情 很 不 一 樣 。 金 姐 幽 嫻 嚴 肅 , 沉 默 寡 言 ; 愛 姐 活 潑 好 動 , 思 想 敏 銳 , 偶 而 也 會 作 弄 他 人 。 不 過 愛 姐 也 是 信 德 堅 固 , 意 志 果 決 , 甘 心 為 主 受 苦 , 渴 望 援 救 人 靈 , 不 怕 被 殺 被 砍 , 卻 不 願 任 人 擺 佈 。

庚 子 年 七 月 五 日 , 兩 位 貞 女 隨 從 親 友 九 人 , 離 家 往 寧 晉 唐 邱 避 難 。 將 到 曹 莊 的 時 候 , 拳 匪 捉 住 她 們 , 先 把 金 姐 殺 死 , 又 繼 續 逼 迫 愛 姐 背 教 。 愛 姐 不 肯 。 匪 首 見 她 有 三 分 姿 色 , 想 拉 她 同 走 。 她 就 滾 在 地 上 , 拼 死 掙 扎 抵 抗 。 拳 匪 老 羞 成 怒 , 提 起 刀 來 , 照 準 貞 女 頭 上 , 惡 狼 狼 地 砍 了 一 刀 。 愛 姐 立 時 鮮 血 迸 流 , 倒 在 地 上 , 昏 迷 過 去 了 。 這 時 約 在 午 前 十 一 點 鐘 左 右 。

晚 間 黃 兒 營 的 教 友 , 在 朦 朧 的 月 光 下 , 駕 著 馬 車 , 來 到 悲 劇 發 生 的 地 點 , 看 見 愛 姐 倒 在 血 泊 裡 , 還 沒 有 斷 氣 。 她 雙 目 緊 閉 , 兩 手 捧 著 念 珠 , 雖 然 奄 奄 一 息 , 卻 仍 面 帶 笑 容 , 神 情 安 定 , 好 像 正 在 把 自 己 的 靈 魂 , 奉 獻 給 天 主 。 當 愛 姐 發 覺 是 教 友 來 救 助 她 時 , 便 央 求 他 們 把 手 裡 捧 著 的 念 珠 , 拿 去 交 給 她 的 母 親 , 當 做 紀 念 。

在 飛 奔 的 大 車 上 , 愛 姐 不 斷 口 呼 「耶 穌 , 瑪 利 亞 , 若 瑟 , 可 憐 我 。」 車 到 黃 二 營 , 愛 姐 早 已 氣 絕 身 死 了 。


真福王奎新及堂兄奎聚
真 福 王 奎 新 , 年 廿 五 歲 , 聖 名 若 望 ; 真 福 王 奎 聚 , 年 卅 七 歲 , 聖 名 若 瑟 , 是 奎 新 的 堂 兄 ; 兩 人 都 是 冀 縣 雙 塚 村 的 熱 心 教 友 。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三 日 , 兩 人 由 威 縣 張 家 莊 , 駕 車 回 雙 塚 老 家 , 途 中 遇 雨 , 暫 避 南 宮 北 關 客 棧 ; 談 話 間 露 了 破 綻 , 被 拳 匪 認 出 。 奎 聚 當 場 為 義 致 命 。 奎 新 騎 驢 , 逃 出 北 關 。 剛 到 十 里 舖 , 又 被 盤 踞 該 村 的 拳 匪 拏 住 , 送 往 南 宮 , 請 官 辦 理 。

那 年 南 宮 知 縣 郭 大 令 , 公 平 正 直 , 願 救 奎 新 脫 險 , 想 盡 各 樣 方 法 , 勸 他 佯 裝 不 是 教 友 , 但 是 都 遭 到 拒 絕 。 次 日 , 縣 令 只 得 把 奎 新 交 給 拳 匪 , 押 往 西 校 場 , 處 以 死 刑 。 奎 新 致 命 時 , 口 呼 耶 穌 聖 名 , 絲 毫 沒 有 畏 懼 的 神 色 。


真福武文印
真 福 武 文 印 , 聖 名 若 望 , 年 五 十 歲 , 永 年 城 西 , 東 投 村 人 。 多 年 充 當 該 村 會 長 , 熱 心 公 務 , 協 助 開 教 , 不 遺 餘 力 。 庚 子 年 七 月 五 日 , 拳 匪 來 攻 , 東 投 村 的 教 友 和 教 外 人 , 一 齊 聯 合 起 來 , 把 他 們 擊 退 。 次 日 , 永 年 縣 令 來 村 , 把 武 文 印 拏 獲 , 帶 往 縣 城 ; 各 種 酷 刑 , 一 一 用 盡 , 始 終 不 能 使 武 文 印 背 棄 天 主 。 最 後 縣 令 技 窮 , 便 於 七 月 八 日 , 罰 武 文 印 立 枷 而 死 。 當 武 文 印 被 捕 離 家 時 , 他 的 母 親 , 送 他 到 村 外 , 向 他 說 :

『我 的 兒 , 應 當 牢 記 , 寧 死 不 可 背 教 。 如 果 你 背 教 , 便 不 是 我 的 兒 子 了 。』

武 文 印 鎮 定 地 回 答 說 :

『母 親 放 心 。 請 您 回 去 , 費 心 照 管 我 的 孤 兒 孤 女 。 我 就 要 去 為 主 致 命 。 再 見 ! 天 上 再 見 !』


真福郎楊氏及其子保祿
真 福 郎 楊 氏 , 年 廿 九 歲 , 清 河 縣 陸 家 堡 村 人 。 當 她 嫁 給 郎 家 時 , 還 未 奉 教 。 不 久 便 定 志 恭 敬 天 主 , 遵 守 一 切 教 規 。 她 熱 心 祈 禱 , 待 人 有 愛 德 。 庚 子 年 七 月 十 六 日 , 拳 匪 來 到 陸 家 堡 , 把 郎 楊 氏 逮 捕 , 縛 在 一 棵 榛 樹 上 , 面 對 著 家 門 。 拳 匪 問 她 說 :

『你 是 教 友 嗎 ?』

『一 定 是 。』

這 時 郎 楊 氏 的 獨 子 郎 福 , 聖 名 保 祿 , 年 方 七 歲 , 從 外 邊 遊 戲 歸 來 , 看 見 母 親 被 縛 在 上 , 便 大 哭 起 來 。 郎 楊 氏 對 他 說 :

『孩 子 ! 不 要 哭 ! 來 , 和 母 親 在 一 齊 !』

於 是 拳 匪 又 把 郎 福 捉 住 , 綑 在 另 一 棵 樹 上 。 再 後 便 點 火 燒 房 , 又 用 長 槍 穿 透 郎 楊 氏 的 胸 腹 , 並 把 郎 福 的 手 臂 砍 傷 。 末 了 把 郎 楊 氏 母 子 二 人 , 擲 到 熊 熊 的 烈 火 裡 , 燒 成 了 灰 燼 。

「來 , 和 母 親 在 一 齊 !」 這 是 一 句 多 麼 有 信 德 , 有 氣 魄 , 有 安 慰 的 話 啊 !


真福王李氏
真 福 王 李 氏 , 年 四 十 九 歲 , 聖 名 瑪 利 亞 , 威 縣 鍾 官 營 村 人 。 庚 子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偕 次 子 天 群 , 三 子 天 寶 , 在 往 魏 村 的 路 上 , 遇 到 拳 匪 。 因 為 她 堅 決 , 不 肯 背 教 , 就 在 大 寧 村 東 南 , 被 拳 匪 殺 害 了 。

當 她 被 拳 匪 押 往 大 寧 去 的 時 候 , 路 上 有 不 少 的 教 外 人 , 一 再 向 拳 匪 為 她 求 情 說 :

『請 不 要 殺 她 ! 她 並 不 是 教 友 。』

王 李 氏 卻 一 再 地 堅 決 回 答 說 :

『不 必 替 我 求 情 , 我 是 教 友 ; 並 且 奉 教 已 有 數 代 了 。』


真福王亞納貞女王玉梅王王氏及其子天慶
真 福 王 亞 納 , 年 十 四 歲 , 威 縣 馬 家 莊 人 ; 是 一 個 熱 心 貞 嫻 克 己 端 莊 聽 命 勤 學 守 規 的 貞 女 。 五 歲 時 , 慈 母 見 背 。 十 一 歲 時 , 祖 母 和 繼 母 平 氏 , 徵 得 父 親 的 同 意 , 把 她 許 配 給 魏 村 某 姓 教 友 為 妻 。 王 貞 女 雖 然 竭 力 反 對 , 但 是 也 無 可 如 何 , 只 有 苦 求 天 上 淨 配 前 來 援 救 。

真 福 王 玉 梅 , 聖 名 若 瑟 , 年 六 十 八 歲 , 威 縣 馬 家 莊 人 ; 是 一 位 熱 心 守 規 的 老 會 長 ; 素 日 屢 屢 稱 道 致 命 的 福 份 , 渴 望 天 主 賞 賜 。

真 福 王 王 氏 , 聖 名 路 濟 亞 , 年 卅 一 歲 , 威 縣 鍾 官 營 村 人 。 庚 子 年 七 月 中 旬 , 偕 愛 子 天 慶 , 聖 名 安 德 肋 , 避 難 馬 家 莊 , 一 齊 為 主 致 命 。

庚 子 年 七 月 廿 一 日 , 拳 匪 來 到 馬 家 莊 , 把 上 面 談 過 的 四 位 真 福 , 並 其 他 教 友 多 名 逮 捕 , 押 在 車 上 , 向 大 寧 村 進 發 。 臨 進 村 的 時 候 , 拳 匪 把 王 玉 梅 殺 死 。 再 後 把 其 他 俘 虜 , 都 帶 進 一 座 大 院 落 , 關 在 東 廂 房 裡 。 一 會 兒 , 匪 首 走 到 東 廂 房 門 口 , 向 教 友 們 說 :

『皇 上 不 准 信 奉 洋 教 。 你 們 悔 教 , 便 可 獲 得 自 由 ; 不 然 , 就 把 你 們 殺 死 。 肯 背 教 的 , 只 要 走 出 來 , 到 西 廂 房 , 那 裡 有 人 替 你 們 保 釋 。』

不 久 亞 納 的 後 母 , 向 西 廂 房 走 去 。 須 臾 , 又 回 來 抓 住 女 兒 的 手 臂 , 硬 要 把 她 拖 出 來 。 亞 納 卻 使 勁 掙 扎 著 , 死 不 肯 出 來 , 喊 著 :

『我 要 信 天 主 , 我 要 奉 教 , 我 不 願 意 背 教 ! 耶 穌 救 我 !』

天 漸 漸 昏 黑 了 , 拳 匪 便 點 起 幾 枝 從 聖 堂 裡 劫 來 的 蠟 燭 。 亞 納 就 對 同 伴 說 :

『這 是 我 們 聖 堂 裡 的 蠟 燭 ! 請 看 是 多 麼 光 輝 美 麗 ! 但 是 天 堂 上 的 光 榮 , 還 要 體 面 多 哩 !』

第 二 天 早 晨 , 在 習 習 的 曉 風 中 , 拳 匪 押 著 教 友 們 向 村 南 走 去 。 到 了 刑 場 , 王 亞 納 領 導 眾 人 高 聲 念 經 , 發 痛 悔 。 這 時 旁 邊 的 外 教 人 , 願 意 收 養 天 真 瀾 漫 , 活 潑 可 愛 的 天 慶 為 義 子 。 王 王 氏 立 刻 想 到 有 失 落 信 德 的 危 險 , 便 把 他 緊 緊 地 摟 在 懷 中 , 堅 決 地 , 和 譪 地 說 道 :

『我 奉 教 , 我 的 兒 子 也 奉 教 。 要 殺 , 就 得 把 我 們 母 子 倆 一 齊 殺 。 現 在 請 先 殺 我 的 兒 子 , 然 後 殺 我 。』

匪 首 冷 然 點 頭 , 手 起 刀 落 , 立 即 把 天 慶 的 靈 魂 送 上 了 天 堂 。 隨 後 天 慶 的 母 親 王 王 氏 , 和 五 歲 的 妹 妹 , 也 相 繼 受 戮 。

真 福 王 王 氏 和 一 子 一 女 致 命 後 , 拳 匪 又 將 其 他 五 名 教 友 殺 害 。 末 了 只 剩 下 王 亞 納 貞 女 , 獨 自 一 人 , 對 着 魏 村 的 聖 堂 跪 著 。 匪 道 走 上 前 來 , 向 她 說 :

『你 如 果 背 教 , 我 就 把 你 配 給 富 貴 好 人 家 , 你 能 享 福 , 過 好 日 子 。』

亞 納 答 道 :

『我 不 背 教 , 我 已 經 許 配 了 。』

匪 首 聽 她 說 不 肯 背 教 , 立 刻 拔 出 刀 來 , 把 她 的 左 肩 砍 傷 。 再 問 她 願 否 背 教 。 王 亞 納 仍 舊 說 不 背 。 於 是 拳 匪 便 砍 掉 她 的 肩 膀 。 這 時 王 貞 女 依 然 端 跪 在 地 上 , 神 彩 奕 奕 , 滿 面 笑 容 , 舉 目 向 天 , 歡 樂 地 喊 說 :

『天 堂 的 門 開 了 ! 主 , 耶 穌 , 我 愛 您 , 請 收 我 的 靈 魂 。』

拳 匪 刀 起 , 貞 女 的 頭 顱 落 地 。 她 那 純 潔 美 麗 的 靈 魂 , 被 天 神 簇 擁 , 頓 時 飛 向 天 鄉 , 投 入 貞 潔 之 源 聖 配 耶 穌 的 懷 中 , 享 受 致 命 者 的 榮 耀 。


附語:致命真福給於我們的教訓

庚 子 年 直 隷 東 南 教 區 , 五 十 六 位 致 命 真 福 , 給 予 我 們 許 多 教 訓 , 現 在 我 們 要 提 的 , 只 有 兩 點 。

致 命 真 福 首 先 教 訓 我 們 , 應 當 時 時 準 備 好 , 為 保 全 信 德 不 怕 捨 生 致 命 。 我 們 居 往 海 外 , 目 下 雖 然 沒 有 為 信 德 致 命 的 幸 福 , 可 是 我 們 的 信 德 , 時 時 有 受 到 考 驗 的 機 會 。 我 們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 往 往 遇 到 教 外 人 攻 擊 聖 教 會 : 他 們 誤 解 教 義 , 鄙 視 教 規 , 汗 衊 神 長 。 在 這 種 場 合 下 , 我 們 就 該 挺 身 而 起 , 用 言 語 , 用 行 為 , 審 慎 地 , 明 智 地 , 為 真 理 , 為 慈 母 教 會 辯 護 。 我 們 是 致 命 者 的 後 裔 , 我 們 不 可 因 了 怯 懦 , 以 致 玷 辱 家 聲 。

再 者 , 我 們 的 致 命 真 福 , 面 臨 人 性 最 怕 的 死 亡 , 面 臨 與 家 人 摯 友 離 別 的 慘 痛 , 面 臨 可 佈 的 酷 刑 , 而 拒 絕 了 仇 教 者 的 引 誘 ; 為 保 障 信 德 , 為 矢 忠 教 會 , 欣 然 地 抉 擇 了 死 亡 。 這 種 抉 擇 , 無 疑 地 是 本 性 最 不 愜 意 的 ; 這 種 抉 擇 , 無 疑 地 是 精 神 界 的 奇 跡 ; 這 種 抉 擇 , 使 教 外 人 目 瞪 口 呆 , 認 為 是 不 可 思 議 的 事 。 不 過 我 們 知 道 , 這 是 天 主 聖 寵 的 效 果 。 想 到 這 裡 , 我 們 就 該 記 起 祖 國 大 陸 上 成 千 成 萬 的 教 胞 。 他 們 的 處 境 和 庚 子 年 的 致 命 真 福 所 遇 到 的 , 很 是 相 彷 。 這 種 艱 難 的 處 境 和 抉 擇 , 需 要 天 主 的 特 別 聖 寵 來 支 持 , 也 便 是 需 要 我 們 的 特 別 為 他 們 祈 禱 。 所 以 我 們 在 慶 祝 新 真 福 列 品 的 機 會 上 , 要 虔 誠 地 、 恆 心 地 , 為 大 陸 上 的 教 胞 祈 禱 。 希 望 天 主 因 著 中 國 新 致 命 真 福 的 轉 求 , 把 豐 裕 的 聖 寵 , 賜 給 為 義 而 被 窘 難 的 教 胞 , 使 他 們 不 怕 用 自 己 的 鮮 血 , 為 君 王 基 多 做 證 人 。 這 也 就 是 聖 教 會 , 在 我 國 大 陸 教 友 正 遭 受 迫 害 的 時 期 , 把 致 命 真 福 的 榮 耀 , 賜 給 我 國 五 十 六 位 致 命 者 的 原 因 。

在 天 中 華 五 十 六 位 新 致 命 真 福 , 為 我 等 祈 !

五十六位致命真福
姓名 年齡 致命地 姓名 年齡 致命地
任德芬 43 景縣朱家河 杜鳳菊 19 深州大屯
湯愛玲 53 景縣朱家河 劉子玉 57 深州祝家斜莊
趙席珍 48 武邑天主堂 吳居安 62 深州小呂邑村
路懋德 53 武邑天主堂 吳滿堂 17 深州小呂邑村
秦邊氏 54 北羅村 吳萬書 16 深州小呂邑村
秦春福 14 留村村東 郗柱子 18 深州得朝村
崔連氏 51 河間流水套 安辛氏 72 安平劉宮營
李全真 59 交河陳屯廟前 安郭氏 64 安平劉宮營
李全惠 63 交河陳屯 安焦氏 26 安平劉宮營
王成 18 東光王喇家村 安靈花 29 安平劉宮營
范坤 16 東光王喇家村 劉進德 79 衡水浪子橋
齊玉 15 東光王喇家村 張懷祿 57 衡水諸葛店
鄭緒 11 東光王喇家 王奎新 25 南宮西門外
馬太順 60 東光前生莊 王奎聚 37 南宮北關外
朱五瑞 17 路莊 王佐隆 58 冀州雙塚村
朱日新 18 路莊 陳金姐 25 寧晉曹莊
朱吳氏 50 景縣朱家河 陳愛姐 22 寧晉黃兒營路上
趙郭氏 60 吳橋趙家村 冀天祥 66 冀州西門外
趙羅撒 22 吳橋趙家村 袁庚寅 47 棗強大營鎮
趙瑪利 17 吳橋趙家村 葛廷柱 61 新屯小河
范惠 45 吳橋范家莊 王李氏 49 威縣大寧村
張何氏 36 張家集寶林寺 王亞納 14 威縣大寧村
郭李氏 65 深州護駕遲村 王王氏 31 威縣大寧村
趙明振 61 深州東洋台 王安德肋 9 威縣大寧村
趙明喜 56 深州東洋台 王玉梅 68 威縣大寧村
傅瑪利 37 武邑大劉府 郎楊氏 29 清河陸家堡
杜趙氏 51 衡水王家店 郎福 7 清河陸家堡
杜田氏 42 深州杜家屯 武文印 64 永年獄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