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inal KUNG Pin-Mei, Ignatius
龔品梅樞機

 

 

龔品梅樞機生平

1901 年 出 生 於 上 海 浦 東 (川 沙 縣)
1930 年 祝 聖 為 上 海 教 區 司 鐸
1949 年 祝 聖 為 蘇 州 教 區 主 教
1950 年 改 任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兼 署 理 蘇 州 教 區
1951 年 兼 署 理 南 京 總 教 區
1955 年 9 月 8 日 被 捕 入 獄
1960 年 被 判 無 期 徒 刑
1985 年 假 釋 出 獄
1988 年 往 美 國 治 病
1991 年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佈 龔 主 教 是 他 於 1979 年 以 「默 存 心 中」 方 式 委 任 的 樞 機
2000 年 3 月 12 日 於 美 國 斯 坦 福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98

 

Three Years in Gaol
Anniversary of the Arrest of the Bishop of Shanghai

On 8 September 1955, a large posse of police burst into the Episcopal residence at Yang-King-Pang, Shanghai,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nd arrested the Bishop, Mgr. Ignatius Kung.

A campaign of denunciation, unprecedented in its violence, was at once launched against him throughout China. He was held up to scorn as an enemy of the young and of the whole nation, as a traitor to his country, as the instigator of an anti-revolutionary plot. It had been discovered, so the canard ran, that Shanghai was the centre of a conspiracy: now the ramifications of this conspiracy were being discovered throughout the land. The number of arrests mounted rapidly: in Shanghai alone, twenty-one Chinese Jesuits and six priests of the diocese were swept into gaol.

There was no doubt about the nature of Mgr. Kung’s ‘crim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he had grasped the true meaning of the ‘Patriotism’ lauded by the Party and the People’s Government. He saw that the sole purpose of the ‘Patriotic movement was to use an ambiguous notion of patriotism as an instrument with which to split the Church, ranging Bishop against Bishop, priest against priest, and layman against layman. If these divisions could be brought about, it would be simple to assume direction of the Church in China by imposing some hapless puppet of the government’s on the divided Church. He saw clearly that the Party in its professed eagerness to ‘protect and purify’ the Church was aiming solely at its destruction. He saw too that the Church was condemned in principle even in 1951, much more in 1955; for the Patriotic movement vaunted itself as primarily an anti-imperialistic movement, whereas the Church was classed a priori as an imperialistic power. He fostered no illusions: for any Catholic, cleric or lay, membership of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would entail, sooner or later, open separation from the Hierarchical Church.

Duty
Doing his duty as a Bishop, he put the truth before both the clergy and the laity, and threw all the weight of his authority against their taking any part in the notorious ‘study circles’. At the time there were some who thought him too unyielding; subsequent events have taught them that their Bishop was right.

Three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the arrest of the Bishop. During that time no sentence of any kind has been passed on him and no certain news of him has leaked out. Accounts, purporting to be eyewitness accounts, of his having appeared in great public trials have been circulated; but the Communist press has denied all such reports. Rumours have gone round that he is gravely ill, even that he is dead.

Unknown Fate
All that we can say is that the fate of Mgr. Kung is still wrapped in complete, carefully guarded secrecy: the Communists seem to fear the boundless prestige that the Bishop of Shanghai has always enjoyed both in his own diocese and throughout China.

Bishop Kung is not, of course, the only Chinese Bishop in the gaols of Communist China. He is one of nine whose hard lot, bitter though it may be to endure, gives a glowing example to any of their fellow-Catholics who may be tempted to yield to the tigerish charms of the two-faced ‘Patriotism’.
 5 September 1958

 

Shanghai Bishop Released
After 30 Years in Gaol

The Shanghai Higher People’s Court released on parole Bishop Ignatius Kung (Gong Pin-mei) on 3 July, after he had served 30 years in gaol for ‘treason’, the Xinhua News Agency announced.

Ignatius Kung, 84, was 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in 1950, the year after Communist forces took the city. He was arrested five years later along with other religious figures of Shanghai. In 1960 he was sentenced to imprisonment on charges of “leading a counter-revolutionary clique under the cloak of religion.”

Bishop Kung, after the court hearing, was immediately greeted by Bishop Jin, present Auxiliary Bishop of Shanghai and by his younger brother who were present at the court hearing held on 3 July. He was then accompanied away to accommodations arranged by the diocesan personnel of Shanghai.
 12 July 1985

 

Bishop Gong’s Political Rights Restored

It has been officially announced that the Shanghai Higher People’s Court on Tuesday 5 January removed all restrictions on Bishop Gong Pinmei (Ignatius Kung Pin-mei) and restored his political rights.

The news has aroused much speculation, but no further definite news is available.

 

‘I am Loyal to the Pope’
Bishop Gung Interviewed

Bishop Ignatius Gung was interviewed by Western journalists in Shanghai shortly after the restoration of his political rights, according to reports in the daily press.

“If I don’t believe in the Pope, then I am not a Catholic,” he declared. “I am loyal to the Pope.”

Asked about his relationship to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he replied: “I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association.”

When asked about his relations with the Chinese regime, he said: “I am not against the government. I am not against the social order.”

He livers in the Shanghai Cathedral priests’ residence and celebrates Mass privately in the Cathedral at 5:30 a.m. “It is more convenient for me to say Mass in private.” said the bishop, who is aged 87.
 12 January 1988

 

Bishops’ Release Unrelated to Vatican Ties
Chinese Official’s Statement

Shuai Feung, the Religious Affairs Bureau spokes-person, has denied that the releases of two Vatican-appointed bishops, Bishop Fan (80) of Baoding and Bishop Gong (87) of Shanghai, from their sentences in November and January had implications for his government on possible Vatican relation.

He told UCA News on 25 January that the moves were made on the grounds of the bishops’ good performance and repentance for the actions for which they had been convicted.

“The moves wer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ountry’s legal procedures, nothing to do with Sino-Vatican relations,” or with visit by Cardinal Sin of Manila to China in November, he said.

Shuai Feng did not acknowledge that priests and lay people in prison are there because of religious beliefs. “That is why we at the bureau are not sure about their situations,” he said.

A Hong Kong Church source, asking not to be named, said at least 15 religious people from Shanghai, Tianjin, Shanxi, Gansu, Jiangxi, Anhui and Baoding in Hebei Province, are known to be still in prison. Other sources say that probably more than 100 are still in prison.
 12 February 1988

 

Bishop Kung Reaffirms Fidelity to Pope and Church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in an interview on 19 January with the “France Press”, recalled his uninterrupted fidelity to the Church and the Pope, and reaffirmed that fidelity.

“I remained faithful to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he said, “Thirty years in prison have not changed me. I kept the Faith. I am ready even now to return to prison to defend it. I would be a traitor if even for an instant I had thought of denying my faith and the Vatican. Catholics cannot live without the moral authority of the Pope. With the grace of God, I have never been discouraged. I am weak, but divine grace is powerful, omnipotent.”

“There are still some priests in China who are being detained because of their faith and their fidelity to Rome. There are about ten of them, and all are over 50 years of age. I do not know where they are. They have been sent to forced labour camps.

“I remained in the prison of Shanghai for thirty years, without going out even a single time, without receiving a single visit, almost always alone in a cell. I was never allowed to say Mass. I was forbidden to have a Bible and religious works. I have kept the faith, and that is the essential thing. People know that I believe, that I am faithful to Rome. That is what matters most for me”.

Bishop Kung spoke with great serenity and lucidity, despite his 87 years. This is the first occasion that he recalled the conditions of his detention; he did so without the slightest trace of a grudge or resentment against the Communist leaders. He declared that he had never had fear, and he emphasized the fact that he is not authorized to meet Chinese Catholics, who, like him, remain faithful to the Pope. He is now permitted to celebrate Mass, but none of the faithful may assist at it.
 26 February 1988


Bishop Kung to Go to U.S. for Treatment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will leave for the New York City area for medical treatment in late April.

The Sing Tao Jih Pao, a pro-Taiwan Chinese language daily based here, quoted a Shanghai diocese spokesperson as saying that Bishop Kung will be treated for intestinal and heart problems.

The spokesperson also quoted Bishop Kung as saying that he will return to China.

Bishop Kung (87) had his parole lifted and his political rights restored in January. Until his parole in 1985, he had been serving a life sentence since 1955 for organizing and leading counterrevolutionary activities.

Bishop Kung has a sister-in-law and several nephews and nieces living in the U.S. One of these nephews will accompany him to the U.S., the newspaper said.

The newspaper gave China-appointed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of Shanghai as the source of the information that Bishop Kung has been granted a passport valid for five years.

“He is completely free and can go anywhere he likes,” Bishop Jin was quoted as saying when Bishop Kung’s parole was lifted.

Sing Tao also quoted Bishop Jin as saying that of the Shanghai-based Jesuit priests were imprisoned, all but one have been released.

The sole remaining detainee was identified as Father Gabriel Chen Tianxiang. No reason was given for his continued detention.

Bishop Jin said some of the released priests would rather stay in Anhui province, where the labour camps are located, because of the crowded living environment in Shanghai.
 15 April 1988

 

Serving Bishop Kung’s Mass
Living Example of Christian Witness

In his Easter homily Archbishop McCarrick of Newwark described his 27 February meeting with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All Christians are called to bear witness to the power of the risen Christ in their lives, Archbishop McCarrick said. In “being faithful to the Church and to the Pope” even though it meant imprisonment, Bishop Kung answered that call, he said.

He spent the years from 1955 to 1985 in a Chinese prison “without going out a single time, without receiving a single visit, never allowed to offer Mass, to read the Bible or any other religious book, almost always alone in a small cell."

Archbishop McCarrick described how he served Mass for Bishop Kung. The ailing bishop “offered it with great care and reflection, an old man now with the infirmities of ages, but still strong in his mind and in the union of his will with the holy will of God.

“I was so proud of him and his faithful witness to Christ as I received Communion from his hands. I thought of all the martyrs down through the centuries, even to the days of the Apostles, who had been conquered by the truth and the power of Christ’s resurrection and who would never thereafter be conquered by the world again.”

After Mass, they embraced and Archbishop McCarrick saw that Bishop Kung had not a zucchetto, the skull cap bishops wear. “I offered mine to him,” and Bishop Kung cheerfully clapped it on his head.

Archbishop McCarrick, chairman of the U.S. bishops’ Committee on Migration, told the congregation that he was invited to visit Bishop Kung by Chinese government officials while he was touring Thailand, Hong Kong and the Philippines in February.
 29 April 1988

 

Bishop Kung of Shanghai in U.S.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is now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medical reasons. He is said to be suffering slightly from heart disease and high blood pressure.

The Bishop left Shanghai for New York City on 11 May accompanied by his niece, a nurse. He was quoted by the China News Service (CNS) as saying that he expects to return in about six months.

CNS, a semi-official news agency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aid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the 87-year-old Bishop had travelled outside the country.

“My trip in the United States has no time restrictions,” the Bishop told CNS. “I will have my health checked, meet younger members of my family there and then come back.”

He also said: “I feel deeply in my heart that here (China) is my home country and … that cannot be forgotten. I still can do some missionary work here.”

The Bishop thanked the government for approving his application to travel aboard. “Of course this is also God’s arrangement,” he added.
 3 June 1988

 

Homily of Bishop Ignatius Kung on 8 September at Stamford, CT. USA

 The mercies of the Lord I will sing for ever!
Our Lady of Zoze, Help of Christians, pray for us!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To-day is 8 September, feast of the Nativity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 Let us offer Mass with grateful hearts and also ask for God’s grace. Thirty-three years ago, on this same day, more than thirty priests, several dozen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several hundred Catholic sons and daughters in our diocese of Shanghai were arrested. It was the day too, when the Church, which has suffered many trials, began to be the Silent Church. During these long years of trial and suffering, how many priests and faithful sons and daughters of Christ remained steadfast and unyielding, courageously taking up their crosses! They were sent to prison and to forced labour. Many had to leave their home and families: husbands and wives, parents and children were separated. These faithful Christians had to suffer the loss of all human joys and their opportunities to study. Many gave their lives in complete sacrifice.

Why do they do this? They were not stupid or foolish people. The reason was that they wished to be faithful to the teaching of Jesus, not to abandon God, to keep their faith always, to keep their dignity as adopted sons of God. They would not become traitors to the Church: they had the determination to defend the Church even to death. Today, all of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have kept your faith, have been faithful to the Church of Christ and to the Pope. For this grace of faithfulness and courage that God has granted us, let us praise Him and thank Him with one voice.

Secondly, we have to thank God because during these thirty-three years, many priests and Catholics suffered many trials in prisons, labour-camps and many other places. They were faithful and steadfast; they sacrificed their lives for the Lord. They are our model and example. They can be compared with the witnesses of Chris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Church. “The blood of the martyrs is the seed of new Christians”. Today, they are wearing glorious crowns, interceding for us in heaven that the Church in China may soon flourish again.

We must also pray for those priests and beloved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are still under trials and sufferings, living a poor and lonely life. May they continue to bear their crosses without compliant, without anxiety, remembering that they accompany Christ on His way of the Cross, realising how fortunate they are and giving thanks to God. We still do not forget them. The whole Church will not forget them. May they continue to be firm in keeping their faith, persevering in love. “Blessed are those who are persecuted for righteous sake, for theirs is the kingdom of heaven”. (Mt. 5:10)

We also pray for those who have gone astray and those who have fallen under severe trials. Let us pray especially for the schismatic who have erred in being independently consecrated bishops in a self-sufficient, self-supported and self-governed Church. May they not persist in this schism and quickly return to the one, holy and Catholic Church, as one flock under one shepherd.

Finally, our journey has not yet finished. The spirit of evangelization has still to be expanded and strengthened. We pray earnestly to the Patroness of the diocese of Shanghai, Our Lady of Zoze, Help of Christians, that we may all be of one heart and one mind so that the great plan of God’s redemption may be gloriously fulfilled in our motherland, now and for ever. Amen.
 14 October 1988

 

Pope Meets Bishop Kung

Pope John Paul II met for the first time with Chinese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who was imprisoned for 30 years for opposing government control of the church in China.

No details of the private meeting 12 May were released by the Vatican, but Vatican press spokesman Joaquin Navarro-Valls said the Pope was “very pleased” to speak with the 88-year-old prelate.

A Vatican source said the two discussed the situation of the several million Catholics in China. Estimates of the number of Chinese Catholics ranges from 3 million to 8 million among the 1.1 billion mainland Chinese, although no official count has been made.

Bishop Kung was jailed for three decades in China as a “counterrevolutionary.” He is still recognized by the Vatican as the legitimate Bishop of Shanghai, but a government-approved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which spurns formal ties to the Vatican has elected its own bishops to the post since 1955.

The current Chinese-approved diocesan head is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a Jesuit who also heads the local branch of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among other functions, seeks to keep church and government policy synchronized.

The Vatican does not accept the elections of the government-approved Bishops, although knowledgeable sources say many such bishops have been secretly regularized by the Vatican since taking their posts.

Bishop Kung has been barr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rom exercising his office in Shanghai. He was released from jail and pardoned in 1985 and w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May 1988 for treatment of medical problems. Since then he has been residing in Connecticut, where he has relatives.

The Bishop has said there is no freedom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 neither the government-approved version nor the “underground” church which is loyal to the Vatican and subject to government crackdowns.

Bishop Kung calls the approved church “schismatic” and says it is comparable to the breakaway movement of excommunicated French Archbishop Marcel Lefebvre.

In interviews last year in China, Bishop Jin and other prelates of the government-sanctioned church rejected the schismatic label, saying that they are faithful to Catholic doctrine and regard the Pope as head of the church.
 2 June 1989



Bishop Kung’s Rome Visit Won’t Affect Relations
Shanghai Official Says

A Church official in Shanghai says the visit of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to Rome and his meeting with Pope John Paul II will not hinder the development of Sino-Vatican relations.

Bishop Kung (88), recongnized by the Vatican as legitimate bishop of Shanghai, met with the Pope in Rome 13 May.

Bishop Kung was jailed in China from 1955 until his parole in 1985. He was pardoned in January 1988. He was officially charged with counter-revolutionary crimes. Other reports say he was jailed for refusing to renounce the Vatican.

He has been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medical treatment since May 1988.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gards Bishop Kung as the “retired” or “former bishop of Shanghai.” The diocese is now headed by China-appointed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a Jesuit.

Father Berchmans Shen Baozhi, Shanghai diocese general secretary, told UCA News 19 May that he knew little about the visit, but he considers the bishop’s presence in Rome and meeting with the Pope as presenting no problems.

Bishop Kung’s departure overseas was approv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Father Shen said, so he is completely free and may decide to go anywhere.

Father Shen also said Chinese Catholics hope the question of restoring Sino-Vatican relations, broken in 1957, can be solved as soon as possible.

Mutual relations have been developing in the past few years and should go forward and not be set back, he said.

But a few overseas people still continue to create obstacles to such progress, Father Shen said, adding that he hopes Bishop Kung will be practical and realistic in making comments about the Church in China.

In Rome 14 May, Bishop Kung celebrated the Chinese-language Mass broadcast live to China every Sunday by Vatican Radio.

He had told Vatican Radio on 15 May, in a brief Chinese-language interview, that he went to Rome to personally tell the Holy Father of his faithfulness and communion with Rome, and ask for his guidance and blessing.

He also said he would leave the following day for Lourdes, where he would thank the Blessed Virgin for having sustained his faith throughout is life.

Bishop Kung is one of seven living Chinese bishops appointed by Pope Pius XII. According to Vatican informed sources, he has not yet decided whether to eventually return to Shanghai or settle somewhere else.
 16 June 1989

 

Bishop Kung’s Diamond Jubilee
Plea for Sufferers in the Mainland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has urged Catholics outside China to remember and pray for suffering fellow Catholics on the mainland.

Bishop Kung, 88, told guests at a dinner in his honour on 2 June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north-eastern United States, that he knows the flock in China are suffering from lack of freedom of worship and from many physical sufferings.

“My dear children in China… I will never forget you,” he promised at the celebration marking his 60th anniversary of priesthood ordination and 40 years as a bishop. “I pray for you every day and night.”

The Bishop, who was jail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1955 for alleged counter-revolutionary acts and was released on parole in 1985, lives with priests of Bridgeport diocese at Saint Joseph’s Medical Centre in Stamford, where he came for medical treatment two years ago.

Bishop Kung said there are still “many good and loyal priests and nuns” who work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though they are aged over 60 and some are sick.

For 40 years, he said, “we have weathered unbelievable storms. We were severely injured but far from destroyed, and we are sprouting all over again.”

Some Shanghai Catholics have said they wish Bishop Kung would return to the Diocese of Shanghai. China-appointed Bishop Joseph Zong Huaide of Jinan and Zhoucun, acting president of the government-sanctioned Chinese Catholic Bishop’s College, told UCA News on 4 June that Bishop Kung is welcome to do so.

China-appointed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now publicly heads the diocese.

Bishop Kung spoke at the dinner with special thanks to Pope Paul II; saying that “the scene of his embracing me last year in Rome is imprinted not only in my heart but also in the hearts of Catholic in China.”

In a homily at Mass before the dinner, Vatican-appointed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Yee-ming (81), of Canton (Guangzhou) spoke of bishops and priests who formed an Episcopal conference in the mainland last November but who are not recogniz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ose clerics were arrested because they openly declared their loyalty to the Pope by their action, Archbishop Tang declared.

The archbishop, who was jailed from 1958 to 1980 and now lives in Hong Kong, and Bishop Kung were elected honorary vice presidents of the conference established last November. They are the only mainland bishops who reside outside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Bishop Kung was main celebrant of the concelebrated Eucharist attended by about 200 Chinese and other Catholics at Holy Spirit Church here. Mandarin, Shanghaiese and English were used for various parts of the Mass.

Bishop Kung uses a cane and his voice is weak, but he looked robust and alert throughout the occasion as he smiled frequently and greeted guests.

Archbishop Tang, a Jesuit, recalled his long friendship with Bishop Kung, who though not a Jesuit was principal of a Jesuit high school in Shanghai when the archbishop taught there 50 years ago.

The Archbishop also noted that at “a most critical time” in Chinese Church history when many priests were being arrested and foreign bishops, priests and nuns expelled, Bishop Kung was named Catholic leader for three most important Chinese cities: Shanghai, Soochow (Suzhou) and Nanking (Nanjing).

The dioceses which the Vatican placed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Archbishop Tang and Bishop Kung are now headed by China-appointed bishops.
 29 June 1990

 

Shanghai Bishop a ‘secret’ cardinal for 12 years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who spent 30 years in prison, was the “secret” cardinal named by Pope John Paul II in his first consistory in 1979.

The revelation came with the 29 May Vatican announcement of the names of 22 new cardinals, which also listed 89-year-old Bishop Gong.

In 1979, Bishop Kung was in prison in mainland China. According to a UCA News source, Bishop Kung’s appointment as cardinal was kept secret then as the Holy See hoped to have “some exchanges with” China on their relations.

Since the response has not been good, the source said, the appointment has now been made public. “It is a clear message of where it (the Holy See) stands,” the source said.

The source noted that Cardinal Kung’s appointment is a “sign of encouragement and communion” to the Church on the mainland.

Ties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China were broken in 1958.

Since then, China has appointed and ordained its own bishops without papal approval.

Cardinal Kung currently lives in a home for priests in the U.S.

He is expected to receive the red hat from the Pope in Rome on 28 June together with the 22 new cardinals named on 29 May.

Last year, Cardinal Kung celebrated the diamond jubilee of his priestly ordination and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his Episcopal ordination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where he lives.

Born on 2 August 1901, in Jiangsu, eastern China, Cardinal Kung was ordained priest in May 1930. He became bishop of Suzhou in Jiangsu in 1949.

A year later, he was transferred to Shanghai diocese. At the same time, he served as administrator of the Suzhou and Nanjing dioceses.

He was arrested on as a ‘counter-revolutionary’ on 8 September 1955, because he refused to renounce allegiance to the Pope. Five years later, he was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Bishop Kung was kept in jail, some of the time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until he was released on parole in July 1985 and lived under surveillance.

He was put in the care of Bishop Jin Luxian, who is at present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bishop of Shanghai.

Bishop Jin’s appointment has never been recognized by the Hole See, which still regards Cardinal Kung as the legitimate head of the diocese of Shanghai.

He was not fully rehabilitated by the state until 1988. He then went to the U.S. for medical treatment and has stayed there since.

Bishop Kung’s election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has been warmly received by Hong Kong Catholics.
 7 June 1991

 

Honour to Cardinal Kung is an honour to ‘whol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On the morning of Monday, 1 July, Pope John Paul received Cardinal Ignatius Kung Pin-mei, Bishop of Shanghai, and family members in a special audience. The Cardinal had received the red hat from the Pope on 28 June, 12 years after he had been named a cardinal ‘in petto’.

In his address the Pope said: “I give joyful thanks to Almighty God for your presence here today in the company of members of your family and some of your friends and well-wishers.

Your participation in Friday’s Consistory was the realisation of an intention which has been with me since the beginning of my pontificate, since the Consistory of 30 June 1979.

At that time, I felt that the whole Church could not but honour a man who has given witness by word and deed, through long suffering and trials, to what constitutes the very essence of life in the Church: participation in the divine life though the apostolic faith and evangelical love.

The bonds of faith, hope and love which united the baptised with the Lord and with each other have an essential and visible manifestation in the communion which links the particular Churches to the Church of Rome and to the successor of Peter.

As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stated: "Just as, by the Lord’s will, Saint Peter and the other apostles constituted one apostolic college, so in a similar way the Roman Pontiff as the successor of Peter, and the bishops as successors of the Apostles are joined together… by the bonds of unity, charity and peace" (Lumen Gentium, 22).

Your Eminence’s elevation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s a tribute to your humble perseverance in this necessary communion with Peter.

By honouring you the Holy See honours the whol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With what prayerful longing and love do I follow the life of the loyal Chinese Catholic communities!

My desire to have you as a member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as, in 1979, and continues today to be the expression of my heartfelt esteem, openness and goodwill towards the great Chinese family.

I express the hope that this event which is a source of joy for the whole Church will be seen as a sign of our desire to foster that dialogue which can benefit the cause of harmony and peace among all the peoples of the world.

In praying for Your Eminence, your family and friends, I grandly invoke abundant divine gifts upon all your fellow-citizens.

May God bless the great Chinese family.
 12 July 1991

 

Even Cardinal Kung did not know the secret

Cardinal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was named a cardinal 12 years ago.

He said he didn’t know he was a secretly named cardinal; he didn’t know there was such a person as a secretly named cardinal. He was in a Chinese prison at the time.

A dozen years later, dressed in a plain black cassock and wearing a pectoral cross given to him by Pope John Paul II, the 89-year-old cardinal prayed the rosary while waiting for a small group of journalists the day before he was formally installed in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he cardinal, who was staying at the Jesuits’ Rome headquarters, said 27 June that there was no way he could have known that in 1979 Pope John Paul II named him a cardinal “in pectoral.”

During his 30 years in a Chinese prison, “I was not allowed to read the Bible” or any other religious literature, he said. He was not allowed visitors and the prison provided only “the thoughts of Mao and Chinese newspapers.”

Cardinal Gong was paroled from prison in 1985, but was under house arrest. In 1988 he was allowed to go to the United States for medical treatment. He has been living in Stamford, Conn., since then.

During a 1989 meeting Pope John Paul told him he was the secretly named cardinal, but asked him to keep the secret until the Pope called a new consistory.

“I felt J didn’t deserve it,” Cardinal Kung said. “The Holy Father did not explain why” he made the decision.

The cardinal arrived in Rome 26 June and planned to stay until 2 or 3 July. Because of his frail health, Vatican and Jesuit officials restricted journalists’ access to him.

Cardinal Kung said he could not “prophecy”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his homeland, where the government has established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which spurns ties to the Vatican and elects its own bishops.

An underground church also exists of Catholics who retain loyalty to the Vatican.

“The Holy Father has extended his hand for a long time, but unfortunately the government has not responded,” he said.

The cardinal asked for prayers that Chinese Catholics will “maintain fidelity and can return to the faith.”

“I hope the Church in China will return to full communion with Rome,” he said.

 

China reacts strongly to bishop being made cardinal

China has expressed strong opposition to the Vatican making Bishop Ignatius Kung Pin-mei of Shanghai a cardinal.

Chinese officials have called the move “a new block to the China-Vatican relations,”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three government-approved national Catholic Church bodies and Shanghai diocese have openly accused the Vatican of interfering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China and of the mainland Church.

These reactions came almost a month after the Vatican acknowledged on 29 May that the pope elevated the cardinal in 1979 but kept it secret until now.

A spokesman of China’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old reporters in Beijing on 17 June that China views the appointment as “unacceptable” and regrets that the matter posed a block to bilateral relations.

The next day, all three national Catholic bodies based in Beijing denounced the Vatican’s appointment in a joint statement, saying it was “absolutely unacceptable” and was “firmly rejected” by the Church in China.

The joint statement was issued by the Chinese Catholic Bishops’ College (CCBC), the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CCPA) and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Administrative Commission (CCCAC).

Anthony Liu Bainian, vice-president of the CCCAC and a standing committee member of the CCPA, said the Vatican had made the matter political.

“The Vatican must stop interfering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Liu told UCA News on 20 June, “and such interference should not happen again.”

Liu also said that the Vatican’s move world not benefit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but rather hamper its development.

Giving the red hat to the 89-year-old prelate does China’s people no good, he continued, and instead only creates a new block in China-Vatican relations.

Liu told UCA News that “the Vatican must take initiatives to resolve this deadlock because it started the whole matter.”

Regarding the new cardinal’s status in the Church in the mainland, Liu said, “Kung is no longer a ‘zhengquan’ (authentic and authorized) bishop. His authority was lost when he was sentences for counter-revolutionary offenses.”

Liu asserted that the “zhengquan” Bishop of Shanghai is China-appointed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Liu also remarked that while Kung was freed from jail in 1985, his Episcopal authority and position were not restored and he is not affiliated to the CCBC.

Asked if Cardinal Kung can return to China as the prelate said he wishes to do in a recent television interview, Liu replied that this decision “is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own concern. Gong has to abide by China’s procedures.”

According to the 18 June statement of the three national Catholic bodies, the cardinalate appointment “contravened the three principles of independence, self-management and self-financing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The statement said, “This act again exposes the Holy See’s intention to resume control over and split the Chinese Church.” The statement appeared in television news reports broadcast nationally in the mainland and in the People’s Daily, official newspap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protect China’s independence and sovereignty as well as the Church’s own good, China’s Catholic Church has decided to be independent, self-managed and self-financed, and to elect and ordain its own bishops, the statement read.

The Church in China has been electing and ordaining bishops without papal approval since 1958 when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he Vatican were cut.

On 19 June, Shanghai diocese along with the Shanghai Municipal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and the Shanghai Municipal Catholic Church Administrative Commission issued a joint statement with similar content.

The harm “inflicted” by Kung in the 1950s, the Shanghai statement declares, “is clearly remembered by the Catholics in Shanghai.”

The statement speaks of the Vatican’s appointment as a political matter and asserts that Shanghai clergy and faithful “insistently object” to it.
 19 July 1991

 

Cardinal Kung Pin-mei: gl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Lui See

Cardinal Kung Pin-mei, who has participated in the Passion of Christ, is now sharing a little of the glory of the Risen Christ.

When he was 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his name was Tian-jue (nobility of heaven). Mencius used this word to convey benevolence, righteousness and faithfulness, delight in doing good untiringly: this is the meaning of the words ‘Tian-jue’.

Cardinal Gong’s loyalty to the Pope and his trust in Christ have been unwavering. His aim is truly the nobility of heaven.

The priesthood was established by Christ, priests are the nobility of the Church, they minister the things of God.

For Cardinal Kung himself, to be a cardinal was probably not so important but for the whole Church in China it is something glorious.

Fourth cardinal
He is the fourth cardinal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the first Cardinal of the diocese of Shanghai.

His elevation to the cardinalate is a great encouragement to the Catholics in mainland China, pointing out the right way amidst the present confused situation of the Church there.

This event shows that the priests and faithful who bear witness and suffer for Christ are following a glorious path. They are not loyal in any foolish way. Fidelity to Christ and love of Our Lady is worthy of the highest praise.

We all know that Cardinal Kung was in prison for 30 years, bearing witness for the Lord and keeping the integrity of the faith.

To remain in union with the Pope and not to abandon his flock, he courageously and gladly accepted the bitter chalice which God gave him. Now, he has been elevated to the rank of cardinal which he richly deserves.

From his daily life, his every word and every deed, we can see Jesus Christ lives once more on this earth. He should indeed be honoured by the people.

Bishop of Shanghai
In 1950 he was transferred from Suzhou (Soochow) to be Bishop of Shanghai.

At that time although I was only a middle school student his amiable and genial approach and his love for Catholic youth made a very deep impression on me.

He visited every parish: celebrating Mass, preaching sermons, giving guidelines for every parish priest and the Catholics so that they could discuss the situation at that time and all its problems.

Then he would collect all the different points of view to enable him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s of the "Three Self Movement",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and the registration of the Legion of Mary.

He also gave attention to the rapid training of Catholic youth, holding children’s catechism classed, caring for the spiritual life of the faithful and making arrangements for way to help the faithful to keep their faith when there would be no priest and no sacraments.

At that time, under the guidance of Bishop Kung, the Shanghai diocese was carrying out a policy of localisation and spiritual renewal. The whole diocese was of one heart and one mind, just like a single body.

It was a certainty that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would not tolerate the development of a flourishing Church but at the beginning they had not worked out practical steps in their policy.

Counter-revolutionary
However, on 8 September 1955 the headlines of the newspapers throughout the whole of China stated: “The counter-revolutionary clique of Kung Pin-mei has been arrested…”

From that time, Cardinal Kung became one of the best known persons in China. In 1960 he was condemned to life imprisonment. But God did not want him to die in prison, he wanted to continue using his docile instrument.

In 1985 Cardinal Kung was released on parole and in 1988 was officially "rehabilitated" and allowed to go to the United States for medical treatment. Once again, he became a person known throughout the world.

I do not want, nor am I able to write down all his grand and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Let history record them! I only want to share a few small incidents dating from the time of his arrival in the U.S.

Life in the US
Cardinal Gong lives at St. Joseph’s Clinic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In the beginning, he was looked after by Brother Chu Lap-tak, mainly by his serving the cardinal’s Mass in the morning and accompanying him during his afternoon walk.

Later, Brother Chu went to Taiwan for studies. The bishop felt this loss very much and missed him greatly. But Brother Chu’s younger brother began to visit the bishop every day after his work.

Cardinal Kung had told Brother Chu, “It is important for you to enter the novitiate and study theology. I can take care of myself.” For a 90-year-old man to take care of himself calls for courage and patience!

In fact when he walked alone through St. Joseph’s Clinic, leaning on his stick, all the staff of the clinic were concerned about him: the eyes and love of the doctors, nurses the sick and the attendants were on him with concern for his safety.

Western penance
Cardinal Kung likes to eat rice and Chinese dishes. But at the clinic he was served Western food. He said to me, “When I eat Western food, I do not need to do any penance. Everything tastes the same.” Formerly he used to teach us to make small penances, to eat less of what we liked to eat and to eat more of what we less enjoyed.

Once I saw he was eating a piece of beef but it was so tough that the knife could not cut through it. He did not say anything but put a cover over the dish and went to take something from the refrigerator in the next room, making his lunch from a piece of bread.

He does penance every day smilingly and without letting anything be noticed. At first, his relatives and friends made special dishes for him but he repeatedly refused them so they finally stopped doing this.

There is one thing which every Catholic could do, namely, make the Way of the Cross. In China, I used to see Catholics make the Way of the Cross and say three Rosaries every day.

Here in America, how many people make the Way of the Cross every day? My answer is: very few, perhaps even none?

Praying for China
But Cardinal Kung makes the Way of the Cross for the conversion of the self-elected and self-consecrated Patriotic bishops, for those who accused him, insulted him and cheated him, for the peace and extension of the Church in China.

He is liv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but his heart is in China. He is especially concerned about Shanghai and his flock. The priests and faithful of Shanghai are also very concerned about their bishop and everything he does.

How they must rejoice and sing and dance for joy having heard that he was elevated to be a Cardinal!

Most honourable Cardinal, we wish you good health and long life! May God bless you so that you may continue to bear witness to him. Kind and beloved Cardinal, you are the gl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and first published in the Kung Kao Po, 21 June 1991)
 23 August 1991

 

Cardinal Kung in his titular church

This is the text of a sermon which cardinal Ignatius Kung Pin-mei gave in the titular church at Rome which was assigned to him after he became cardinal

There is a special, unique and intim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every cardinal and the Bishop of Rome, the Pope.

Every cardinal becomes a “parish priest” in Rome and he has a church of his own, although it is only nominal, his “titular” church.

After the Holy Father gave me the cardinal’s red hat on 28 June, he assigned me to be the parish priest of the Church of St. Sixths. I felt it was a great honour.

It has a profound meaning for me that the Pope has assigned me to be honorary parish priest of the Church of St. Sixths, the church of a pope and a martyr.

St. Sixths II was pope during the years 257-259 and suffered martyrdom for the Lord. He was buried in the cemetery of St. Callixtus. It is said that, when he was arrested and being taken for execution, he met his deacon, St. Lawrence, who was waiting for him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ppian Way.

St. Lawrence asked the pope, “Oh Father! Why do you go to be executed alone without bringing me with you?” To which the pope answered, “Soon you also will be arrested and the martyrdom you suffer will be greater than mine.” We all know that St. Lawrence was roasted to death.

Later the bones of St. Sixths and several other Popes and Bishops were buried in the first little chapel on the left side of this church and there was an old monument in their memory. We can still see even now the ancient church of the 5th century even though it has been renovated over the past 15 centuries.

St. Dominic lived here for a period of time and performed at least four important miracles here. He brought three persons back to life. Angels came here to distribute bread in the refectory. The Dominican Sisters here still take their meals in this same refectory.

I have become the honorary parish priest of this church so I feel it is a great honour.

With profound significance in his choice, the pope assigned me to be the honorary parish priest of this church. The Holy Father wants us to understand that the Church has suffered persecution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The Appian Way was one of the chief roads in accident Rome. St. Peter, St. Paul and many other martyrs and confessors travelled along it and left their footprints on that road. Some of them, like Pope St. Sixths, left the traces of the chains fastened to their feet.

The Roman Church in the third century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in the 20th century are separated by 18 centuries and are thousands of miles apart but, at the same time, they both have a deeply intimate relationship. Both of them constitute the Church of Christ.

Christ founded only one Church on earth, the Church built on St. Peter, the Rock. In both places, the Church was destined to be persecuted.

It is my deep hope that this time when I came to Rome to receive the honour of being a cardinal still deeper bonds will be forged with the See of Peter.

As I was nominated to be the honorary parish priest of the Church of St. Sixths, thus drawing even closer the bonds uniting us with the See of Rome, we pray to be faithful unto death, as the Holy Father said, “We do not hesitate to shed our blood. The blood may be shed, the head may be cut off but our union with the Pope can never be broken.”

This is my last word to you. God bless you!
 30 August 1991

 

Cardinal Kung speaks to his Catholic compatriots

We give here the text of a sermon delivered by Cardinal Ignatius Kung Pin-mei during a Mass celebrated for the Catholics of China in the Church of the Queen of Angels and Queen of Martyrs in Rome on 30 June 1991, two days after he received the red hat from Pope John Paul.

Dear Fathers, Sisters and Catholics of Shanghai, Suzhou and Nanjing dioceses, all dear Chinese Catholics and all beloved Catholics present here,

I am very happy that today I am in Rome, the Holy City, and that I can celebrate Mass in this Church of the Queen of Angels and Queen of Martyrs.

Today is Sunday and the Mass is that of the 13th Sunday of the year. But today is also 30 June, the feast of the First Martyrs of the See of Rome.

The Church wants us today in this Mass to commemorate all the martyrs of the first three centuries of the Church’s history.

Jesus Christ redeemed us by his Passion and Death. The Church he founded was destined to be a suffering Church.

Jesus repeatedly and solemnly said to his disciples, “Whoever wants to follow me must take up his cross daily and follow me.” Again he said, “No disciple is greater than his master. As they treated me, so will they treat you?”

Peter the Rock
Jesus Christ built his Church on St. Peter, the Rock. The gates of hell cannot prevail against it. This rock is nothing else but our strong faith in Jesus Christ, our great love for Jesus Christ, a love which will lead us not to hesitate to shed our blood and accept execution.

Yesterday we celebrated the great feast of the martyrdom of St. Peter and Paul. Today we celebrate the first martyrs of the first three centuries of the Church.

But we must not make the mistake of thinking that the persecution of the Church was an event of past history. No! Never! The Church, from the time of its foundation by Jesus Christ, throughout these two thousand years up to the present time, has always grown and developed amidst persecution. Persecutions began and ended but they never ceased to be a mark of the Church’s life.

Not to be surprised
So we must not be surprised when persecution comes because it is a normal event for the Church to suffer persecution.

Once when Pope Pius XII received a group of seminarians in audience, he asked them how many special signs distinguished the true Church of God? They answered immediately without further thinking, “It is one, holy, catholic an apostolic.”

The Pope said, “There is still a fifth sign.” The seminarians did not know how to answer. “Persecution,” added the Pope.

So, if the Church enjoyed peace all the time without any persecution that would be very abnormal. It would be a reason for us to worry and examine ourselves lest anything was going wrong. Perhaps we were not living as faithful disciples of Christ?

As persecution must be expected, it comes as a special sign of the Church and we should not try to make compromises or concessions of any mind in order to bring the persecution to an end quickly. We ourselves cannot take the initiative to create or arouse persecution.

But if it comes to us one day, not only should we accept it readily from the hand of God but we should even rejoice and be glad. As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records: “…after they were beaten, the apostles left the Council, full of joy that God had considered them worthy to suffer disgrace for the name of Jesus” (Acts 1, 41).

Severe persecution
During the past 40 years, the Church in China has suffered severe persecution. We have been able to stand in the front line of the Church. This is our glory. As the Shanghai Catholic youths said, “we are greatly honoured to have been born and lived at this important time, able to bear witness to Christ.”

Christ sees that we are worthy of this honour and wants us to participate more closely in his work of redemption. As St. Paul said and as our Holy Father repeated today during the Angelus message, “We should fill up in ourselves what is lacking in the Passion of Christ.” What a great glory it is for us that we can cooperate with Christ in carrying out his work of redeeming the world.

Also, we should not be frightened when persecution comes, because it is not by our own strength that we conquer the world but by the strength of the glorified Christ who has risen from the dead.

He said, “Do not fear for I have conquered the world.”

In Stalin’s Russia
In Russia, during the time of Stalin, one of the Communists attacked the Church mercilessly in a speech he made to Catholics. When he finished, an old man stood up and said, “The Lord is truly risen! Alleluia!” After saying this, he sat down peacefully. This was the shortest but most powerful reply that could have been made.

Jesus has died and risen; he has redeemed the world. We live and die with him. Our suffering and death will bring forth the fruit of redemption.

Jesus said, “If the grain of wheat does not fall into the ground and die, it remains a single grain. But if it dies, it bears abundant fruit” (John 12:24). During the severe persecution in the primitive Church, it was said that “the blood of the martyrs is the seed of the Church”.

With me to Rome
You have come with me to Rome to accompany me in receiving the honour of becoming a cardinal.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during the ceremony when the Holy Father gave the red hat to the new Cardinals, he said: “I am deeply moved as I give my greetings to the Churches which have paid the great price of suffering for their faith, to the priests, religious and Catholics. Today, several of the new cardinals come from those places.”

From these words we know that the Holy Father wants to honour, through me, the Church in China, to praise its indomitable spirit shown through so much suffering.

Yesterday, in the Hall of Pope Paul VI and today in St. Peter’s Square, all the Catholics who had come from many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praised, supported and encouraged in their faith, our suffering Church in China. We should make continued efforts, deepen our love of our holy faith and strive continually to be faithful to the Church.

Shedding of Blood
During the ceremony when the Holy Father gave the red hat, he used the ancient words, “Receive the red hat… You must be faithful, steadfast, indomitable, even to the shedding of blood.” The Holy Father repeatedly emphasised “Even to the shedding of blood.”

From the day when I was officially proclaimed cardinal, I will make every effort to be faithful to the teachings of the Church, disregarding any sacrifices.

Before, I was in prison for 30 years for my faith and it can be said that I only suffered half a martyrdom. I have not yet come to the point of shedding my blood.

Now that I wear the red hat and have heard what the Holy Father expects from all the cardinals, although I am old, I must be more vigorous, make more effort, that I may be faithful to Christ, to his Church, to his Vicar on earth unto death, even to the shedding of blood and execution.

Please pray for me.

Pray for the suffering Church in China!
 6 September 1991

 

Cardinal Kung gets honorary doctorate

FAIRFIELD, Connecticut: There are still nations in the world today that have no true religious freedom and China is one of them, Sacred Heari University’s latest recipient of a doctorate of humane letters said.

Cardinal Pin-mei Kung - presented last month with the honorary degree at a special academic convocation on the Fairfield campus - knows from painful personal experience of what he speaks.

For 30 years, the now frail Kung, 91, was imprisoned by China for refusing to renounce the Pope and his faith. “You can take away my heart,” he told his captors, “but you can never take away my duties.”

Freed in 1985, his first words to a visiting cardinal to whom he had been granted an audience were a Latin hymn that so inspired the visiting cardinal he carried Kung’s message to the world.

In 1987, Kung came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settled at the Queen of Clergy home in Stamford. During a private meeting with Pope John Paul II a year later he learned he had been elevated to the rank of cardinal, an honour kept secret until May 1991.

Through an interpreter Kung told the gathering there is no weapon more effective than prayers and that in honouring him, they were also telling the world they “honour, recognize and support hundreds of Chinese martyrs, and millions of loyal Chinese Catholics who have the courage to keep their faith.”

This persecution is not merely history. It is still ongoing, and with a renewed vigour in some parts of China,” Kung said.

Rising from his wheelchair to climb the stairs to the auditorium stage, Kung received a standing ovation, then clapped right along with the audience.

“Today we are host to a legend,” said Sacred Heart President Anthony Cernera. “Seldom do the forces of conscience, history, humanity and sheer irrepressible faith converge so decisively in one human person.”

Present at the ceremony to deliver the academic address was Cardinal Pio Laghi, prefect of the Sacred Congregation for Catholic Education in Rome.

Calling the cardinal a martyr, Bishop Edward Egan of the Diocese of Bridgeport and chairman of the SHU Board of Trustees, said the degree is an honour Kung richly deserves.

Others at the ceremony included presidents of several other Catholic universities, among them Fairfield University’s Rev. Aloysius Kelley.
 20 November 1992

 

Cardinal Kung Dies:
Underground church loses great spiritual leader

Cardinal Ignatius Kung (Gong) Pin-mei of Shanghai, China, died at 3:05am on 12 March at the age of 98, leaving Bishop Matthias Duan Yinming of Wanxian, 92, as the only Vatican-appointed China bishop.

The cardinal died at the home of his nephew Joseph Kung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USA. After the funeral on 18 March as Cardinal Kung wished, his body will be buried in Santa Clara, California, beside that of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Yi-ming of Canton (Gunagzhou), another prominent leader of the underground church in China, who died in 1995,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Taiwan, said on 13 March.

In an obituary, Joseph Kung president of the Cardinal Kung Foundation that supports the underground church in China, said the cardinal’s story “is the story of a faithful shepherd and of a hero” who “refused to renounce God and his church despite the consequences of a life sentence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government”.

Cardinal Shan, who will attend the funeral and burial, said that Cardinal Kung was always a spiritual leader for Chinese Catholics, his loyalty to the church always well respected, and he will be missed by all church members.

His persistent refusal to compromise with Chinese Communist authorities and join the “patriotic” church made him a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church in China, Bishop Andrew Tsien Tchew-choenn of Hualien, Taiwan, said on 13 March. However, the bishop, who supports the underground Catholics in China, said the cardinal’s death would not create a strong reaction among “open” or “underground” Catholics in China.

In China, an underground priest in Fujian province said it is “a great loss”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as Cardinal Kung has been a symbol of loyalty in the church and a support and encouragement to the underground church in China. But, his death might be a relief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hich, always saw Cardinal Kung as an anti-Communist element, the priest added.

Government-recognized Bishop Aloysius Jin Luxian of Shanghai said on 13 March that no news of the late cardinal was reported in China.

When asked him impression of the late prelate, Bishop Jin said it was too long and complicated a matter. “His death has not affected the diocese, because he did little for the diocese after he left Shanghai.” he said.

Also from Shanghai, a young priest in the government-approved “open” church said on 13 March that he believed the diocese would not say a requiem Mass for Cardinal Kung openly.

He added that he did not think the death would affect the Shanghai diocese much.

Auxiliary Bishop John Tong Hon of Hong Kong said he regretted the loss of Cardinal Kung and expressed condolences to his family. He lauded the cardinal as a “contemporary great man” whose life was a witness of faith.

The Hong Kong diocese held a requiem Mass for Cardinal Kung on the evening of 15 March at the cathedral.

Coadjutor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of Hong Kong, a native of Shanghai, said on 13 March that he was always impressed by the late cardinal, his former high school principal, who he said was a “serious but kind” priest.

Cardinal Kung’s firm faith, humility and open-mindedness also impressed him, said Bishop Zen, who received a handwritten letter from the cardinal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hanking the bishop for teaching the cardinal’s seminarians in the Shanghai seminary, despite it being an open church seminary. Bishop Zen said the cardinal’s death would not likely affect the China church much, but might simplify the ecclesial status of a future Shanghai bishop.

Anthony Lam Sui-ki, senior researcher of the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said he believed Catholics from both the open and underground church communities would miss Cardinal Kung, who he said was a symbolic figure from the 1950s to the 1980s by his persistence in his faith.

Cardinal Kung was imprisoned in 1955 and spent 30 years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before being paroled in 1985. He was allowed to leave for the United States in 1987 for medical treatment and has since stayed there.

Last 31 July, during a celebration of his 20th anniversary as a cardinal, 50th as a bishop and 70th as a priest, and his 98 birthday two days later, the prelate said that the Catholics in the Shanghai diocese and mainland China were always in his prayers.

However, the cardinal’s Chinese passport was confiscated by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New York in April 1988 when he tried to renew it. The consulate refused to give an official written explanation.
 19 March 2000

 

Beijing takes parting pot shot at Kung
While Pope John Paul II described Ignatius Kung Pin-mei as a “noble son of China and of the churc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criticised the late Cardinal Ignatius Kung (Gong) Pin-mei of Shanghai for “doing many things outside China that were harmful to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he China church,” while Pope John Paul II described him a “noble son of China and of the church”.

Pope John Paul, in a telegram of condolence on 13 March, the day after Cardinal Kung’s death in the United States, praised the cardinal for his “outstanding witness of communion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and the successor of Peter.”

However, a spokesperson from China’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told UCA News on 14 March, “In 1991,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the Chinese church already objected to the Vatican’s move of installing Kung as cardinal.”

“It was an interference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said the written reply, “and we object to anyone using Kung’s death to make an issue of it.”

The statement said that “in 1955 Kung committed counter-revolutionary crimes and treason and was sentenced to life imprisonment” and that after long-term re-education and reform, “he admitted the crimes and showed remorse.”

As he was old and sick, the government paroled him in 1985 on humanitarian grounds and approved his going aboard for medical treatment in 1988, it added.

“However, after he went abroad, he was manipulated and controlled by outside opponent forces” and did many things harmful to China, it said.

The statement did not specify what Cardinal Kung had done outside China.

Chinese government-recognised Bishop Joseph Liu Yuanren of Nanjing, president of China’s government-recognized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said on 14 March that he learned of Cardinal Kung’s death that same day and would say a prayer for him privately. He said he met Cardinal Kung in Shanghai after his parole but had no further contact with him as he left China soon after.

When asked about potential impact of Cardinal Kung’s death on the Shanghai diocese, Bishop Liu said he did not have much knowledge of the cardinal and was not sure if his death would have any effect on the Shanghai diocese.

The only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in China, Bishop Matthias Duan Yinming of Wanxian, said on 14 March that he knew the late cardinal was jailed for more than 30 years and had done a lot for the church.

Cardinal Jamie Sin of Manila, the first church official from outside China whom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llowed to meet Cardinal Kung in Shanghai after his release in 1985, said he was “deeply saddened” by news of his death.

“He was a beloved brother and a great friend. When I met him for the first time in Shanghai, in 1986, I saw in him immediately the glory of Christ crucified,” Cardinal Sin recalled.

“In his simplicity, he exuded a radiance that was not of this earth. I remember him singing ‘Tu Es Petrus’ (you are Peter) during a luncheon that the government tendered in my honour during my visit there. It was a bold and daring expression of his fidelity to the Holy See in the presence of the patriotic church officials and the government representatives,” he said.

Meanwhile, Catholic sources from northern China said that some bishops and priests of the underground church were deeply saddened to hear of Cardinal Kung’s death.

Underground Catholic communities in Shijiazhuang (Hebei province) and Tinanjin and Tianshui (Gansu) have held requiem Masses to honour the cardinal as a spiritual leader, despite having little information about him, they said.

Cardinal Kung died on 12 March at the age of 98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where he lived. The funeral was held on 18 March in Stamford and he was to be buried in Santa Clara, California, beside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Yee-ming of Canton (Gunang-zhou), another prominent leader of the persecuted church in China who died in 1995.

 

Hong Kong Catholics pay respect

A requiem Mass, led by Hong Kong’s three bishops was held for Cardinal Ignatius Kung (Gong) Pin-mei of Shanghai at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thedral on 15 March. Hundreds of Catholics attended the Mass concelebrated by Cardinal John Baptist Wu, Bishop Joseph Zen, Bishop John Tong and about 40 priests.

The congregation prayed for eternal rest for the Shanghai-born cardinal. Led by Cardinal Wu, the congregation at the requiem presented flowers and incense in front of Cardinal Kung’s picture at the altar and bowed three times in accordance with Chinese custom.

Bishop Zen said that the cardinal had been his former high school principal in the 1940s in Shanghai. He recalled how the then Father Kung would invite students for breakfast after celebrating Mass with them and chat with them casually in his office. The “serious but kind” priest accepted an episcopal appointment to lead the Church in 1949 amid political upheavals. “No one could ever think that this gentle and urbane priest would one day become the nation’s top news, when he was branded a counter-revolutionary,” Bishop Zen said in his homily.

 

‘Never betray your church… defend her’

Cardinal Ignatius Kung, in a rare public speech at Stamford, Connecticut, spoke out about the conditions faced by the Catholics in China.

“We Catholics have been subjected to every type of persecution. During those long and harrowing years, a large number of religious of both sexes and lay Catholics fortified by their deep faith have been carrying their cross courageously. Some have been imprisoned, some have been sent to hard labour camps; some were separated from their loved ones; forced to leave their families and homeland; some were expelled from school or lost their jobs; some paid the ultimate price, sacrificing their precious lives. They were not fools, but very reasonable people. They bore and are still bearing these suffering patiently, sustained by God’s grace…”

In the same speech given on 8 September 1988, Kung called on his “fellow Catholics” to “preserve that flame of faith bright forever… Never betray your church. Rather protect and defend her with all your might.”

The cardinal prayed for those who had “gone astray and for all those who failed when confronted with a painful challenge. We must pray especially for the separatists who have established an independent, self-assertive and self-reliant church. But worst of all we must deplore the ordination of bishops without papal sanction or permission.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hey will refrain from taking any further action to separate themselves from the true church; we pray rather that they may obtain the grace to return to the true fold and profess obedience to the one true shepherd - Pope John Paul II…”
 26 March 2000


 

上海龔天爵主教

上 海 教 區 兼 理 蘇 州 教 區 之 龔 天 爵 主 教 , 被 滬 共 無 理 逮 捕 囚 禁 已 屆 三 週 年 , 目 前 仍 被 囚 於 獄 中 , 飽 受 中 共 諸 般 凌 辱 , 望 讀 者 熱 切 為 彼 祈 禱 。
1958 年 9 月 12 日


 

上海龔主教仍在冤獄中
高風亮節忠貞不貳

一 個 被 中 共 判 決 終 身 監 禁 的 德 籍 高 華 德 , 經 德 國 政 府 再 三 說 項 , 至 本 年 三 月 廿 四 日 始 獲 釋 出 獄 , 但 他 已 在 冤 獄 中 嘗 了 二 十 年 鐵 窗 風 味 !

高 華 德 的 父 親 德 籍 , 母 親 為 華 籍 。 他 於 出 獄 後 即 返 德 國 。 最 近 在 其 拜 訪 張 維 篤 主 教 時 透 露 , 他 與 上 海 龔 品 梅 主 教 同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被 判 無 期 徒 刑 , 且 與 龔 主 教 同 監 服 刑 , 故 常 見 面 。 此 次 出 獄 前 , 龔 主 教 曾 托 他 向 教 會 當 局 陳 明 其 忠 貞 不 貳 。 高 氏 說 , 現 在 龔 主 教 仍 在 上 海 獄 中 , 每 星 期 五 仍 守 小 齋 。 但 龔 主 教 對 他 說 , 他 可 不 守 小 齋 , 因 獄 中 無 自 由 , 不 能 自 己 選 定 飲 食 , 而 主 教 為 立 表 樣 , 故 仍 遵 守 。 他 並 不 知 道 現 在 教 會 新 規 定 : 每 年 除 聖 灰 禮 儀 及 耶 穌 受 難 日 應 守 大 小 齋 外 , 其 他 星 期 五 已 免 守 小 齋 。 至 於 大 陸 教 會 現 狀 , 高 氏 一 無 所 知 , 因 其 在 獄 中 , 與 外 界 完 全 隔 絕 。
1978 年 6 月 9 日



龔品梅主教假釋後
還未公開露面見客
據說現居蒲西路主教府

前 上 海 主 教 龔 品 梅 繫 獄 三 十 年 假 釋 後 的 第 一 個 星 期 日 , 七 月 七 日 , 並 沒 有 公 開 主 持 彌 撒 , 亦 沒 有 接 見 任 何 到 訪 人 士 。

上 海 天 主 教 教 區 秘 書 長 沈 保 智 神 父 說 : 「我 們 尊 重 龔 品 梅 的 意 願 , 暫 時 不 接 見 任 何 人 ; 教 區 亦 同 意 讓 他 多 多 休 息 。」 據 沈 神 父 稱 現 年 八 十 四 歲 的 龔 主 教 住 在 蒲 西 路 的 主 教 府 裡 , 有 專 人 照 顧 他 的 起 居 飲 食 。

專 程 前 往 上 海 的 本 報 記 者 並 不 獲 訪 見 龔 主 教 或 替 他 拍 照 。 沈 神 父 解 釋 說 , 駐 北 京 的 路 透 社 、 美 聯 社 、 法 新 社 等 記 者 亦 不 獲 接 見 。 中 國 新 聞 社 記 者 賴 良 於 七 月 四 日 的 探 訪 , 卻 報 導 了 龔 主 教 曾 高 興 地 談 及 過 去 及 將 來 。

據 一 些 接 觸 過 假 釋 後 的 龔 主 教 的 人 說 , 他 身 體 還 壯 健 。 上 海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李 思 德 說 : 「龔 品 梅 的 記 憶 力 還 好 。 七 月 三 日 見 到 我 時 , 我 說 我 是 從 前 嘉 保 區 總 本 堂 。 他 立 即 認 起 了 , 並 馬 上 親 我 的 權 戒 。 七 月 五 日 , 他 的 大 姪 , 即 龔 寒 梅 的 兒 子 從 美 國 打 電 話 來 問 候 他 , 他 也 認 得 。 問 他 需 要 什 麼 時 , 他 卻 說 一 切 都 有 了 。」 李 主 教 還 說 龔 品 梅 每 天 打 三 回 太 極 拳 , 能 直 膝 曲 腰 而 雙 手 著 地 , 但 蹴 腳 使 不 成 了 。

徐 家 匯 聖 堂 本 堂 連 國 邦 神 父 說 龔 主 教 見 到 他 時 , 一 時 認 不 出 來 。 後 來 連 神 父 說 自 己 是 以 前 膠 州 路 天 主 堂 的 理 家 , 龔 主 教 便 記 起 來 了 , 並 說 : 「三 十 年 了 。 從 前 你 還 沒 有 白 髮 。」

連 神 父 說 : 「龔 品 梅 坐 牢 時 的 表 現 好 。 他 在 一 九 五 五 年 被 捕 時 , 當 時 便 認 了 罪 , 但 仍 要 一 大 段 時 間 才 認 清 自 己 的 錯 , 後 來 並 表 示 了 悔 改 。 現 在 政 府 依 法 給 他 假 釋 , 因 為 他 滿 全 了 法 律 的 要 求 。 」 按 一 九 八 0 年 的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刑 法 第 七 十 三 條 , 「被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的 犯 罪 分 子 , 實 際 執 行 十 年 以 上 , 如 果 確 有 悔 改 表 現 , 不 致 再 危 害 社 會 , 可 以 假 釋 。」

上 海 市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辦 公 室 李 海 慶 副 主 任 解 釋 : 「無 期 徒 刑 犯 假 釋 後 , 可 重 獲 大 部 份 公 民 權 利 如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 擁 有 財 產 等 權 利 , 但 政 治 權 利 除 外 。」 按 中 國 刑 法 第 五 十 條 , 「被 剝 奪 政 治 權 利 的 人 並 不 擁 有 選 舉 權 、 被 選 舉 權 、 擔 任 國 家 機 關 職 務 的 權 利 , 擔 任 企 業 、 事 業 單 位 和 人 民 團 體 領 導 職 務 的 權 利 。」 李 副 主 任 說 : 「六 月 中 旬 , 上 海 市 司 法 局 向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提 出 假 釋 龔 品 梅 的 建 議 書 。 高 級 法 院 於 七 月 三 日 上 午 九 時 半 至 十 時 在 第 三 法 庭 裁 定 假 釋 , 但 並 沒 有 修 改 原 判 。 所 以 龔 品 梅 仍 是 負 罪 在 身 。 假 釋 期 間 由 公 安 機 關 監 督 。 十 年 考 驗 期 滿 後 , 他 才 能 獲 寬 恕 , 重 享 政 治 權 利 。」

主 教 府 旁 的 徐 家 匯 聖 堂 七 月 七 日 的 主 日 彌 撒 照 常 早 上 五 時 起 每 半 小 時 一 台 。 以 拉 丁 文 舉 行 的 彌 撒 中 , 並 沒 有 講 道 。 最 多 教 友 參 與 的 七 時 彌 撒 , 人 數 達 五 百 多 人 。 聖 堂 前 的 告 示 板 上 張 貼 了 彌 撒 時 間 表 及 為 亡 者 的 通 功 單 。 但 沒 有 任 何 對 龔 主 教 已 釋 放 出 來 的 表 示 。 沈 保 智 神 父 說 : 「教 友 已 從 報 章 獲 得 消 息 。」 七 月 四 日 在 上 海 出 版 的 文 匯 報 在 第 一 版 曾 刊 登 龔 品 梅 假 釋 的 消 息 。

龔 品 梅 主 教 , 號 天 爵 , 上 海 浦 東 人 , 生 於 一 九 0 0 年 。 世 代 信 奉 天 主 , 為 浦 東 教 友 界 望 族 。 徐 匯 中 學 畢 業 後 即 入 上 海 教 區 修 院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後 即 從 事 教 育 等 工 作 。

一 九 四 九 年 , 教 廷 自 上 海 教 區 劃 出 蘇 州 教 區 , 並 任 命 龔 品 梅 神 父 為 蘇 州 新 教 區 首 任 主 教 。 當 年 十 月 七 日 聖 母 玫 瑰 瞻 禮 在 徐 家 匯 聖 依 納 爵 堂 由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黎 培 理 總 主 教 主 持 祝 聖 禮 。 一 九 五 0 年 八 月 九 日 宗 座 任 命 龔 主 教 為 上 海 第 一 位 國 籍 主 教 , 而 蘇 州 教 區 暫 由 上 海 主 教 兼 管 。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 龔 主 教 和 二 十 多 位 神 父 , 三 百 多 名 教 友 被 捕 入 獄 。

據 聞 數 年 前 , 龔 主 教 有 一 個 出 獄 的 機 會 , 但 他 堅 決 地 說 : 「除 非 獄 中 已 沒 有 一 個 被 監 禁 的 神 父 或 教 友 , 否 則 寧 不 出 獄 。」
1985 年 7 月 12 日



上海龔品梅主教
獲當局恢復自由
此舉有助於改善中梵關係

據 新 華 社 本 月 五 日 報 導 , 現 年 八 十 七 歲 的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主 教 獲 上 海 市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裁 定 減 免 剩 餘 假 釋 考 驗 期 , 並 恢 復 政 治 權 利 。

本 教 區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在 接 受 本 港 新 聞 界 訪 問 時 表 示 , 這 是 一 個 好 現 象 , 有 助 改 善 大 陸 教 會 與 梵 蒂 岡 的 關 係 。

龔 主 教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 與 廿 多 位 神 父 和 三 百 多 名 教 友 一 起 被 捕 入 獄 。 主 教 本 人 被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 剝 奪 終 身 政 治 權 利 。 一 九 八 五 年 七 月 三 日 , 獲 准 假 釋 。 假 釋 考 驗 期 按 例 應 為 十 年 , 上 海 市 公 安 局 在 上 月 中 旬 提 請 法 院 減 免 龔 主 教 剩 餘 的 考 驗 期 , 並 恢 復 其 政 治 權 利 。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三 月 率 團 在 滬 訪 問 時 , 曾 再 三 要 求 到 獄 中 探 望 龔 主 教 未 果 。

龔 品 梅 主 教 號 天 爵 , 上 海 浦 東 人 , 生 於 一 九 0 0 年 , 世 代 信 奉 天 主 教 。 中 學 畢 業 後 進 入 上 海 教 區 修 院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後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並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獲 教 廷 任 命 為 蘇 州 新 教 區 首 任 主 教 , 一 九 五 0 年 八 月 九 日 , 宗 座 再 任 命 龔 主 教 為 上 海 第 一 位 華 籍 主 教 。
1988 年 1 月 12 日


 

中國:主教獲釋非因關係改善

中 國 宗 教 事 務 局 發 言 人 帥 峰 向 記 者 表 示 , 政 府 分 別 在 去 年 十 一 月 及 今 年 一 月 釋 放 兩 位 梵 蒂 岡 委 任 的 中 國 主 教 , 是 由 於 他 們 在 獄 中 表 現 良 好 , 及 對 以 往 所 犯 的 錯 誤 表 示 悔 改 ; 釋 放 他 們 並 不 意 味 北 京 與 梵 蒂 岡 的 關 係 有 所 改 善 。

保 定 教 區 八 十 歲 的 范 學 淹 主 教 於 去 年 十 一 日 獲 釋 ; 他 於 八 三 年 第 二 次 被 捕 入 獄 , 被 判 十 年 監 禁 。

現 年 八 十 七 歲 的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主 教 ,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被 判 無 期 徒 刑 。 他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獲 假 釋 , 假 釋 考 驗 期 按 例 應 為 十 年 , 最 近 獲 減 免 剩 餘 的 考 驗 期 。
1988 年 2 月 18 日



上海朱洪聲神父獲釋
龔品梅主教恢復自由
保定范主教被判假釋

上 海 耶 穌 會 士 朱 洪 聲 神 父 , 已 於 今 年 二 月 六 日 獲 釋 出 獄 , 現 住 在 上 海 他 的 姪 女 家 中 。

較 早 前 , 另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陳 雲 棠 亦 獲 得 釋 放 , 目 前 居 於 上 海 董 家 渡 天 主 堂 。

今 年 七 十 二 歲 的 朱 洪 聲 神 父 , 聖 名 味 增 爵 , 和 比 他 年 長 八 歲 的 陳 雲 棠 神 父 , 聖 名 若 瑟 , 均 在 上 海 出 生 , 兩 人 同 時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十 九 日 再 次 被 捕 。 一 九 八 二 年 三 月 間 分 別 判 刑 十 五 年 和 十 年 , 政 府 當 局 判 罪 的 理 由 是 與 外 國 勾 結 , 聞 說 他 們 提 早 被 釋 放 的 原 因 是 「保 外 就 醫」 。

上 海 龔 品 梅 主 教 , 於 本 年 一 月 五 日 真 正 獲 釋 並 恢 復 公 民 權 。 上 海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秘 書 長 唐 國 治 表 示 龔 主 教 已 完 全 自 由 , 並 獲 准 公 開 主 持 彌 撒 及 接 見 訪 客 。 最 近 , 龔 主 教 在 接 受 外 國 記 者 訪 問 時 說 : 「我 從 沒 有 反 對 政 府, 也 沒 有 反 對 現 行 的 社 會 秩 序 。 我 只 是 忠 於 教 宗 , 否 則 我 便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當 記 者 問 龔 主 教 有 沒 有 加 入 愛 國 會 時 , 他 說 : 「我 與 愛 國 會 沒 有 任 何 關 係 的 。」

現 年 八 十 七 歲 的 龔 主 教 健 康 良 好 , 每 天 早 上 五 時 三 十 分 在 總 堂 私 下 舉 行 彌 撒 , 其 餘 時 間 多 用 作 個 人 祈 禱 及 神 修 , 有 時 也 為 上 海 的 修 女 們 講 道 理 , 龔 主 教 目 前 居 住 在 徐 家 匯 愛 國 會 主 教 府 。

龔 主 教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因 「反 革 命」 罪 被 捕 至 一 九 八 五 年 獲 假 釋 。

又 河 北 省 保 定 范 學 菴 主 教 , 亦 於 去 年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獲 假 釋 。 范 主 教 於 五 0 年 代 被 捕 , 判 囚 十 五 年 , 至 七 九 年 獲 釋 , 三 年 後 再 度 被 捕 , 「罪 名」 為 私 自 祝 聖 神 父 及 與 外 國 聯 繫 等 , 判 刑 十 年 , 去 年 五 月 , 「國 際 特 赦 會」 曾 傳 出 范 主 教 病 危 的 消 息 。

據 北 京 宗 教 界 人 士 表 示 , 范 學 菴 主 教 今 年 已 八 十 歲 , 目 前 健 康 情 況 尚 佳 。 聞 說 前 往 探 望 范 主 教 的 神 父 及 教 友 很 多 。
1988 年 3 月 4 日


 

龔品梅主教獲准
赴美國紐約治病

數 十 年 前 由 梵 蒂 岡 委 任 的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主 教 , 本 月 底 將 往 美 國 紐 約 就 醫 。

龔 品 梅 主 教 今 年 八 十 七 歲 , 一 九 五 五 年 被 當 局 指 控 「組 織 及 領 導 反 革 命 活 動」 , 判 終 身 監 禁 , 直 至 一 九 八 五 年 獲 得 假 釋 , 今 年 一 月 結 束 假 釋 期 , 並 恢 復 其 政 治 權 利 。

本 港 一 家 報 紙 引 述 上 海 主 教 金 魯 賢 說 , 龔 品 梅 主 教 此 行 到 美 國 是 為 醫 治 其 內 腸 及 心 臟 病 , 病 癒 後 將 返 回 中 國 。

龔 品 梅 主 教 在 美 國 的 親 屬 包 括 他 的 胞 弟 和 侄 子 、 侄 女 , 此 次 陪 他 前 往 美 國 的 人 當 中 , 有 一 位 是 他 的 姨 甥 女 。
1988 年 4 月 22 日


 

上海龔品梅主教
近期內赴美治病

據 消 息 透 露 上 海 龔 品 梅 主 教 可 能 於 四 月 底 赴 美 治 病 , 陪 行 的 有 龔 主 教 的 姪 兒 龔 民 權 , 外 甥 女 楊 靜 絹 護 士 , 以 及 朱 勵 德 神 父 之 弟 朱 立 德 修 士 。

由 於 時 間 緊 迫 , 龔 主 教 等 從 上 海 直 接 乘 飛 機 往 美 國 , 沒 有 經 過 香 港 。 據 說 在 返 滬 時 , 龔 主 教 將 會 經 港 , 並 順 道 探 望 香 港 的 老 朋 友 。

龔 品 梅 主 教 , 今 年 八 十 七 歲 , 曾 在 獄 中 生 活 了 三 十 年 , 於 本 年 一 月 五 日 正 式 獲 釋 , 恢 復 公 民 權 。
1988 年 5 月 6 日


 

龔主教羅馬之行

上 海 主 教 龔 品 梅 , 為 了 堅 持 天 主 教 的 至 一 、 至 聖 、 至 公 從 宗 徒 傳 下 來 的 教 會 , 被 中 共 政 府 在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逮 捕 , 監 禁 三 十 年 。 龔 主 教 於 八 八 年 由 其 侄 申 請 赴 美 治 療 病 體 。 然 見 到 他 的 人 都 感 到 龔 主 教 的 面 容 目 光 , 發 射 出 他 內 心 基 督 的 平 安 和 慈 祥 , 他 堅 守 崗 位 , 善 盡 牧 責 , 保 護 了 基 督 托 給 他 的 羊 群 。

龔 主 教 應 教 宗 之 邀 , 於 五 月 八 日 抵 達 羅 馬 , 五 月 十 二 日 晨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下 , 聖 伯 多 祿 的 墓 上 舉 行 聖 祭 。 這 台 彌 撒 對 主 教 本 人 及 國 內 的 天 主 教 教 友 和 神 長 來 說 , 具 有 非 常 重 大 的 意 義 。 因 為 耶 穌 曾 對 伯 多 祿 說 : 「你 是 伯 多 祿 (意 磐 石) , 在 這 磐 石 上 , 我 要 建 立 我 的 教 會 , 地 獄 的 勢 力 , 不 能 戰 勝 它 。」 正 因 龔 主 教 不 肯 離 開 這 磐 石 , 所 以 坐 牢 。 誰 也 沒 有 想 到 嚴 禁 在 獄 中 被 判 無 期 徒 刑 的 龔 主 教 , 今 天 竟 能 在 聖 伯 多 祿 的 墓 上 。 與 他 以 前 一 起 被 捕 的 神 父 , 教 友 們 舉 行 彌 撒 聖 祭 , 使 大 家 都 不 禁 熱 淚 盈 眶 。

當 天 上 午 十 一 時 , 教 宗 接 見 了 八 九 高 齡 的 龔 主 教 , 教 宗 和 龔 主 教 擁 抱 之 後 , 便 扶 著 主 教 步 行 , 其 慈 父 體 貼 之 心 , 明 顯 於 面 色 姿 態 。

龔 主 教 也 拜 會 了 國 務 卿 和 二 位 副 國 務 卿 。 教 廷 還 特 別 安 排 龔 主 教 在 五 月 十 五 日 與 教 宗 在 他 私 人 的 小 聖 堂 內 共 祭 , 參 加 共 祭 的 有 何 雍 之 和 朱 勵 德 二 神 父 。 彌 撒 結 束 , 全 體 同 唱 「偉 大 的 教 宗 , 我 們 擁 護 您 …… 偉 大 的 主 教 , 我 們 敬 愛 您」 。 其 時 其 境 相 合 具 有 歷 史 意 義 。 在 龔 主 教 覲 見 教 宗 時 , 隨 行 的 何 雍 之 神 父 (Fr. John Houle S.J.) 即 曾 坐 牢 並 被 中 共 驅 逐 出 境 的 上 海 君 王 堂 耶 穌 會 會 士 以 及 五 位 緊 跟 龔 主 教 的 上 海 教 友 , 五 十 年 代 的 男 女 公 青 都 覲 見 了 教 宗 。 彌 撒 後 , 教 宗 贈 給 主 教 權 戒 一 只 , 傳 信 部 亦 贈 給 主 教 權 戒 和 權 杖 。 教 宗 多 次 親 抱 龔 主 教 , 並 對 同 行 的 中 國 教 友 說 : 他 內 心 特 別 想 念 中 國 教 會 , 對 中 國 教 友 的 愛 常 惦 記 在 心 。 並 且 要 中 國 教 友 為 他 祈 禱 。 教 宗 在 語 言 形 態 上 透 露 出 他 謙 虛 愛 主 和 愛 中 國 教 會 之 心 。 羅 馬 觀 察 報 , 隔 日 即 刊 登 了 教 宗 接 見 上 海 主 教 龔 品 梅 擁 抱 時 的 照 片 。

龔 主 教 於 十 三 日 抵 米 蘭 , 參 加 他 們 教 區 盛 大 的 祈 禱 見 證 大 會 , 在 米 蘭 最 大 的 體 育 館 (San Siro) 舉 行 , 由 米 蘭 總 主 教 馬 蒂 尼 樞 機 主 持 。 有 主 教 、 神 父 、 修 女 和 五 萬 公 教 青 年 。 主 題 是 : 「偕 同 聖 母 , 為 基 督 作 證」 。 當 龔 主 教 進 入 會 場 時 , 全 體 起 立 , 熱 烈 鼓 掌 。 除 同 聲 祈 禱 、 唱 歌 、 燭 光 遊 行 外 , 還 有 青 少 年 、 新 婚 夫 婦 、 修 女 、 神 父 分 享 了 自 己 為 基 督 作 證 的 經 驗 , 十 分 動 人 。 最 後 龔 主 教 用 法 語 講 述 自 己 三 十 年 中 為 基 督 作 證 的 經 過 …… 。 為 現 代 公 教 青 年 帶 來 了 莫 大 的 教 育 和 鼓 勵 。 掌 聲 持 續 很 久 。 十 四 日 聖 神 降 臨 瞻 禮 中 午 , 龔 主 教 在 梵 蒂 岡 電 台 主 持 向 大 陸 直 播 的 中 文 彌 撒 。 彌 撒 後 接 受 電 台 訪 問 。 其 中 一 個 問 題 是 「主 教 九 十 年 來 , 憑 著 信 德 , 為 了 忠 於 沒 有 見 過 面 的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者 , 受 盡 折 磨 , 現 蒙 教 宗 接 見 , 我 們 想 知 道 主 教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印 象 , 有 什 麼 感 受」 ? 主 教 回 答 說 : 「我 那 時 心 裡 敬 愛 教 宗 , 行 實 裡 表 示 服 從 教 宗 , 不 離 開 教 宗 。 今 天 我 親 見 了 教 宗 , 我 要 對 教 宗 說 : 耶 穌 基 督 的 代 表 , 我 敬 仰 你 , 我 服 從 你 , 我 求 你 降 福 。

這 次 龔 主 教 在 羅 馬 也 參 拜 了 四 大 聖 殿 , 鬥 獸 場 和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被 囚 的 地 牢 等 , 主 教 抱 著 堅 強 的 決 心 , 一 步 一 彎 的 走 到 地 牢 下 , 親 臨 當 時 聖 教 初 期 的 考 驗 場 所 , 主 教 含 淚 默 默 祈 禱 , 為 繼 續 在 苦 難 中 生 活 的 兄 弟 姊 妹 , 並 拍 照 留 念 。
1988 年 6 月 23 日



龔主教在美獻祭紀念九八
呼籲信眾為大陸教會祈禱

在 美 國 治 療 兼 探 親 的 上 海 教 區 信 仰 英 雄 龔 品 梅 主 教 , 於 九 月 八 日 聖 母 聖 誕 節 在 康 州 史 坦 福 聖 若 瑟 醫 院 小 聖 堂 舉 行 感 恩 聖 祭 , 以 紀 念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八 上 海 教 難」 的 大 逮 捕 事 件 。 當 夜 九 時 半 龔 主 教 被 捕 , 同 時 有 三 十 八 位 神 父 , 數 十 名 修 士 修 女 , 和 幾 百 個 教 友 在 上 海 不 同 地 點 也 被 拘 捕 入 獄 。 這 次 參 與 聖 祭 的 旅 美 上 海 教 友 , 有 很 多 位 就 是 當 夜 被 捕 的 教 友 , 因 此 這 台 彌 撒 特 別 有 深 意 : 一 群 為 信 仰 而 受 過 迫 害 的 教 友 , 跟 坐 監 三 十 多 年 的 英 勇 主 教 , 共 聚 一 堂 , 同 聲 頌 謝 主 恩 !

彌 撒 中 , 龔 主 教 親 自 證 道 。 他 說 , 今 天 聖 母 聖 誕 節 , 我 們 特 別 懷 著 感 恩 和 求 恩 之 心 奉 獻 這 台 彌 撒 。 三 十 三 年 前 的 今 天 , 我 們 上 海 教 區 三 十 多 位 神 父 , 數 十 名 修 士 修 女 、 和 數 百 名 教 友 被 捕 。 這 是 上 海 教 會 遭 受 各 種 苦 難 成 為 靜 默 教 會 的 開 始 。 在 這 艱 困 的 漫 長 歲 月 中 , 許 多 神 長 和 基 督 兒 女 忠 貞 不 屈 , 英 勇 背 起 十 字 架 進 入 監 獄 , 或 去 勞 改 營 ; 有 的 教 友 被 迫 離 鄉 別 井 , 到 遠 方 勞 動 , 以 致 妻 離 子 散 , 或 遭 受 失 業 失 學 的 悲 痛 ; 有 的 更 受 盡 苦 辱 , 甚 至 犧 牲 自 己 寶 貴 的 生 命 ! 為 什 麼 他 們 如 此 不 怕 受 苦 ? 就 為 了 遵 循 耶 穌 的 教 導 : 不 背 天 主 , 永 保 信 德 , 不 做 教 會 的 叛 徒 , 誓 死 忠 於 基 督 和 教 宗 。 今 天 在 座 的 各 位 都 能 不 怕 受 苦 保 全 德 , 都 是 上 主 賜 給 的 忠 貞 勇 毅 的 恩 寵 , 為 此 我 們 要 同 聲 稱 頌 和 感 謝 天 主 !

最 後 龔 主 教 說 : 「我 們 的 路 程 尚 未 走 完 , 傳 播 福 音 的 精 力 還 要 增 強 , 我 們 懇 切 祈 求 上 海 教 區 主 保 佘 山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恩 賜 我 們 同 心 同 德 , 使 天 主 的 救 恩 大 計 在 我 們 的 國 土 上 光 榮 地 完 成 , 直 到 永 遠 !」

雖 然 這 台 彌 撒 主 持 了 近 一 小 時 , 而 且 在 彌 撒 中 龔 主 教 親 自 給 教 友 送 聖 體 , 但 並 沒 有 顯 露 疲 態 , 可 見 主 教 的 健 康 已 經 大 有 進 步 。 毋 怪 他 要 說 不 久 可 以 束 裝 回 鄉 了 。 但 他 的 白 內 障 尚 要 施 手 術 治 療 , 他 的 親 戚 都 要 他 正 式 完 全 健 康 後 才 肯 讓 他 回 去 繼 續 為 教 會 受 苦 做 犧 牲 。
1988 年 10 月 7 日


 

龔主教籲海外信眾
毋忘大陸受苦教胞

梵 蒂 岡 委 任 的 中 國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主 教 , 呼 籲 在 海 外 的 天 主 教 徒 , 不 要 忘 記 在 中 國 大 陸 上 受 苦 的 教 友 , 並 為 他 們 祈 禱 。

八 十 八 歲 的 龔 品 梅 主 教 , 六 月 二 日 在 美 國 東 北 部 康 涅 狄 格 州 斯 坦 福 一 次 為 他 而 設 的 晚 宴 上 向 來 賓 表 示 , 他 知 道 現 時 中 國 國 內 的 信 眾 仍 受 到 信 仰 不 自 由 及 其 他 肉 體 上 的 痛 苦 。

龔 主 教 在 他 晉 鐸 六 十 周 年 及 晉 牧 四 十 周 年 的 慶 典 上 說 : 「親 愛 的 孩 子 們 (指 大 陸 教 友) …… , 我 忘 不 了 你 們 。」 他 又 說 : 「我 日 夜 為 你 們 祈 禱 。」

這 位 中 國 主 教 一 九 五 五 年 因 被 控 從 事 反 革 命 活 動 , 而 被 中 國 政 府 監 禁 , 直 至 一 九 八 五 年 才 獲 得 假 釋 。 現 時 他 與 布 里 奇 波 特 教 區 的 神 父 同 住 ; 兩 年 來 , 他 一 直 在 斯 坦 福 聖 若 瑟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

龔 主 教 說 , 中 國 仍 有 很 多 優 秀 而 忠 貞 的 神 父 修 女 , 儘 管 他 們 大 多 年 逾 六 十 , 且 身 體 虛 弱 , 但 他 們 還 努 力 為 中 國 教 會 工 作 。

龔 主 教 說 , 在 過 往 四 十 年 間 , 「你 們 經 歷 了 四 十 年 的 狂 風 暴 雨 , 雖 然 摧 殘 , 並 未 折 斷 , 而 且 茁 壯 地 成 長 著 。」

中 國 委 任 的 金 魯 賢 主 教 現 時 公 開 領 導 上 海 教 區 。

龔 主 教 在 晚 宴 上 特 別 感 謝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他 說 , 去 年 在 羅 馬 覲 見 教 宗 時 , 「教 宗 擁 抱 我 的 情 景 , 一 直 留 在 我 的 心 中 , 亦 留 在 中 國 教 友 心 中 。」

在 晚 宴 前 的 彌 撒 上 , 梵 蒂 岡 委 任 的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在 講 道 時 提 及 , 去 年 十 一 月 一 些 中 國 的 主 教 及 神 父 在 大 陸 成 立 一 個 未 獲 得 政 府 認 可 的 主 教 團 。 鄧 主 教 宣 稱 , 其 後 那 些 神 職 人 員 之 所 以 被 捕 , 純 粹 是 因 為 他 們 以 行 動 公 開 地 表 達 對 宗 座 的 忠 誠 。

現 年 八 十 一 歲 的 鄧 總 主 教 , 自 一 九 五 八 年 至 一 九 八 0 年 間 一 直 被 囚 , 目 前 定 居 於 香 港 。 他 與 龔 主 教 同 被 選 為 去 年 十 一 月 新 成 立 的 主 教 團 的 名 譽 副 主 席 。 他 們 是 居 於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以 外 僅 有 的 兩 位 大 陸 主 教 。

龔 主 教 是 該 次 共 祭 彌 撒 的 主 祭 , 約 有 二 百 名 華 人 及 其 他 國 籍 的 天 主 教 徒 參 與 ; 彌 撒 是 在 當 地 聖 神 堂 舉 行 。

彌 撒 中 的 不 同 部 份 分 別 用 上 普 通 話 、 上 海 話 及 英 語 。

龔 主 教 需 用 手 杖 , 他 的 聲 線 微 弱 , 但 看 來 十 分 健 朗 , 整 晚 都 頻 頻 向 人 微 笑 及 與 賓 客 寒 喧 。

耶 穌 會 士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憶 述 他 與 龔 主 教 的 長 久 友 誼 。 雖 然 龔 主 教 不 是 耶 穌 會 士 , 卻 在 五 十 多 年 前 在 一 所 耶 穌 會 主 辦 的 中 學 擔 任 校 長 一 職 , 當 時 鄧 總 主 教 在 該 校 任 教 。

鄧 總 主 教 又 特 別 指 出 , 當 中 國 教 會 歷 史 上 面 臨 最 嚴 峻 時 刻 , 即 大 批 神 父 被 捕 入 獄 , 而 外 籍 的 主 教 、 神 父 和 修 女 又 被 驅 逐 出 境 時 , 龔 主 教 奉 委 為 中 國 三 個 最 重 要 教 區 的 領 導 人 。 該 三 個 教 區 分 別 是 上 海 、 蘇 州 及 南 京 。

過 往 由 梵 蒂 岡 交 予 龔 主 教 及 鄧 總 主 教 牧 守 的 教 區 , 目 前 均 由 中 國 委 任 的 主 教 所 掌 管 。
1990 年 6 月 29 日


 

身陷囹圄卅載心懷向主忠貞不渝
龔品梅主教榮陞樞機
十二年前奉委姓名保密今始公開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五 月 二 十 九 日 在 教 廷 宣 布 二 十 二 位 新 樞 機 的 名 單 時 指 出 , 早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他 已 委 任 上 海 龔 品 梅 主 教 為 樞 機 , 因 為 龔 主 教 當 時 仍 在 獄 中 , 所 以 姓 名 保 密 。

龔 主 教 目 前 住 在 美 國 一 修 院 , 預 料 他 將 於 本 月 二 十 八 日 偕 同 其 他 二 十 二 位 新 樞 機 , 在 羅 馬 接 受 教 宗 冊 封 。

本 教 區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在 接 受 路 透 社 記 者 訪 問 時 說 , 龔 主 教 奉 委 樞 機 , 對 於 中 國 大 陸 內 所 有 效 忠 梵 蒂 岡 的 天 主 教 徒 而 言 , 是 極 大 的 鼓 舞 。

然 而 , 夏 神 父 並 不 認 為 中 國 政 府 會 因 為 龔 主 教 奉 委 為 樞 機 , 而 對 國 內 忠 於 教 宗 的 天 主 教 徒 採 取 較 溫 和 的 態 度 。

他 說 : 「樞 機 是 崇 高 的 榮 銜 。 在 一 般 的 情 形 之 下 , 國 家 會 因 為 有 本 國 神 職 人 員 奉 委 為 樞 機 而 引 以 為 榮 。」

夏 神 父 認 為 , 香 港 的 天 主 教 徒 獲 悉 這 個 消 息 後 一 定 很 高 興 , 因 為 他 們 之 中 有 很 多 人 來 自 上 海 , 他 們 早 已 認 識 龔 主 教 。

龔 品 梅 主 教 生 於 一 九 0 一 年 八 月 , 今 年 九 十 歲 , 世 代 信 奉 天 主 , 為 浦 東 望 族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 一 九 四 九 年 晉 牧 , 任 蘇 州 主 教 , 一 年 後 調 任 上 海 主 教 , 兼 牧 蘇 州 教 區 。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因 忠 於 信 仰 , 拒 絕 譴 責 教 宗 而 被 捕 , 五 年 後 被 判 終 身 監 禁 。 三 十 年 後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七 月 獲 假 釋 。 一 九 八 八 年 赴 美 醫 病 , 自 此 留 在 美 國 迄 今 。 在 美 國 期 間 , 仍 然 惦 記 著 遠 在 萬 里 的 故 國 信 眾 。

上 海 現 由 金 魯 賢 主 教 牧 守 。
1991 年 6 月 7 日


 

龔品梅樞機──中國教會的光榮
雷思

與 耶 穌 基 督 共 苦 難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 現 在 也 要 分 享 一 點 復 活 基 督 的 光 榮 了 。 他 在 一 九 五 0 年 調 任 上 海 主 教 時 , 名 龔 天 爵 , 即 孟 子 所 說 的 「仁 義 忠 信, 樂 善 不 倦 , 此 天 爵 也 。」 他 忠 於 教 宗 , 堅 信 基 督 ; 他 追 求 天 爵 。 司 鐸 為 基 督 所 立 , 是 教 會 的 天 爵 , 專 司 和 天 主 有 關 的 事 。 至 於 樞 機 為 教 宗 所 立 、 所 名 , 是 教 會 的 人 爵 。 要 不 要 呢 ? 「古 人 之 修 其 天 爵 而 人 爵 從 之」 (告 子 上) 。 對 他 個 人 來 說 , 或 許 並 不 太 重 要 。 但 對 整 個 中 國 教 會 來 說 , 是 件 非 常 光 榮 的 事 。 他 是 中 國 第 四 位 樞 機 主 教 , 上 海 教 區 第 一 位 樞 機 。 他 的 榮 任 樞 機 , 給 予 大 陸 教 友 們 極 大 的 鼓 舞 ; 給 混 亂 複 雜 的 局 面 , 指 出 了 一 條 正 道 。 教 友 們 , 神 長 們 為 基 督 作 證 吃 苦 受 罪 是 光 榮 的 , 他 們 不 是 愚 忠 ; 忠 於 基 督 , 孝 愛 聖 母 , 永 遠 是 正 確 的 。

我 們 知 道 , 龔 樞 機 三 十 年 為 主 作 證 在 監 獄 裡 , 為 了 保 持 真 正 的 信 仰 , 為 了 不 與 教 宗 「劃 清 界 線」 , 為 了 不 捨 棄 他 的 羊 群 , 他 勇 敢 地 、 且 是 愉 快 地 接 受 了 天 主 給 他 的 苦 爵 。 今 天 他 獲 得 樞 機 的 榮 譽 , 可 說 是 受 之 無 愧 的 。 他 平 時 的 一 言 一 行 。 都 使 我 們 從 他 身 上 看 到 耶 穌 基 督 在 世 的 重 現 , 他 應 該 受 人 尊 敬 的 。

一 九 五 0 年 , 他 從 蘇 州 調 任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那 時 我 雖 然 是 個 中 學 生 , 但 他 平 易 近 人 , 熱 愛 公 教 青 年 的 一 舉 一 動 , 留 給 我 很 深 的 印 象 。 他 訪 問 各 個 堂 區 : 舉 祭 、 證 道 , 並 指 示 各 本 堂 司 鐸 與 信 友 討 論 當 時 的 情 況 和 各 個 問 題 , 進 行 彙 報 ; 然 後 統 一 觀 點 , 來 對 付 「三 自 革 新」 問 題 , 愛 國 會 問 題 , 聖 母 軍 登 記 問 題 。 並 且 加 速 培 養 公 教 青 年 ; 兒 童 教 理 班 ; 教 友 們 的 神 修 以 及 在 沒 有 司 鐸 時 , 沒 有 聖 事 時 , 怎 樣 保 持 信 德 等 等 。 那 時 上 海 教 區 在 龔 主 教 領 導 下 , 實 行 本 地 化 , 超 性 化 , 同 心 同 德 , 團 結 得 像 一 個 人 一 樣 。

中 共 政 府 當 然 不 會 容 忍 教 會 如 此 蓬 勃 發 展 下 去 , 但 他 們 遲 遲 不 知 怎 麼 下 手 。 直 到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 全 國 各 報 紙 刊 了 頭 條 新 聞 : 「逮 捕 龔 品 梅 反 革 命 集 團 ……」 龔 樞 機 從 那 時 起 , 成 了 全 國 知 名 人 士 。 一 九 六 0 年 被 判 了 無 期 徒 刑 。 但 天 主 不 要 他 死 在 監 獄 中 , 還 要 應 用 祂 這 得 心 應 手 的 工 具 , 讓 龔 樞 機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得 了 假 釋 。 一 九 八 八 年 正 式 獲 釋 , 並 且 來 到 了 美 國 醫 病 。 這 樣 又 成 了 全 世 界 知 名 的 人 物 。 在 這 裡 我 不 想 、 也 沒 有 能 力 把 他 轟 轟 烈 烈 的 事 跡 寫 出 來 。 讓 歷 史 來 寫 吧 ! 我 們 想 把 他 在 美 國 默 默 無 聞 中 的 幾 件 小 事 寫 來 同 大 家 一 起 分 享 。

龔 樞 機 住 在 斯 坦 福 的 聖 若 瑟 醫 院 , 起 初 由 朱 立 德 修 士 照 顧 他 的 起 居 , 最 重 要 的 是 早 上 同 他 輔 祭 和 下 午 伴 他 散 步 。 可 是 後 來 朱 修 士 要 去 台 灣 讀 書 了 , 主 教 捨 不 得 他 離 開 , 真 是 難 過 了 一 陣 子 , 朱 修 士 的 弟 弟 每 天 下 班 去 看 望 他 。 龔 主 教 對 朱 修 士 說 : 「你 去 初 學 , 讀 神 學 重 要 , 我 一 個 人 能 自 理 。」 九 十 歲 的 老 人 , 一 切 自 理 , 這 要 多 麼 大 的 勇 氣 和 忍 耐 ! 當 他 撐 著 拐 杖 獨 自 在 若 瑟 醫 院 周 圍 散 步 的 時 候 , 實 際 卻 是 整 個 醫 院 上 下 關 注 他 的 時 候 : 醫 生 、 護 士 、 病 人 、 警 衛 , 連 續 的 眼 神 和 愛 心 , 確 保 了 他 的 安 全 。

龔 樞 機 喜 食 米 飯 和 中 菜 , 但 住 在 若 瑟 醫 院 中 , 頓 頓 都 是 西 菜 。 他 對 我 說 : 「吃 西 菜 不 必 做 克 己 , 都 是 一 樣 味 道 。」 因 為 以 前 他 教 我 們 要 多 做 小 克 己 , 喜 歡 吃 的 小 菜 少 吃 幾 筷 子 , 不 喜 歡 吃 的 多 吃 幾 筷 子 。 有 一 次 我 看 他 吃 一 塊 牛 肉 , 老 得 刀 都 割 不 下 , 他 就 不 聲 不 響 蓋 起 來 , 去 隔 壁 房 間 的 冰 箱 裡 取 了 兩 根 油 燜 , 吃 一 片 麵 包 , 就 算 他 的 中 飯 了 。 他 是 天 天 在 做 克 己 , 笑 嘻 嘻 地 、 若 無 其 事 地 做 著 。 起 初 有 親 友 為 他 做 些 小 菜 送 去 , 他 一 再 阻 止 , 也 只 好 作 罷 。

還 有 一 件 事 , 說 它 小 事 , 因 為 每 個 人 能 做 的 。 就 是 每 天 拜 十 四 處 苦 路 。 在 大 陸 我 見 過 每 天 拜 苦 路 , 還 唸 三 串 玫 瑰 經 的 。 但 在 美 國 , 是 否 有 人 每 天 拜 苦 路 的 呢 ? 我 的 回 答 是 : 極 少 吧 ? 或 許 沒 有 吧 ? 而 且 龔 樞 機 拜 苦 路 是 為 自 選 自 聖 主 教 的 回 頭 ; 是 為 曾 經 控 告 他 , 侮 辱 他 和 欺 騙 他 的 人 們 ; 是 為 大 陸 教 會 的 平 安 和 廣 場 祈 禱 。 他 身 在 美 國 , 心 在 中 國 , 尤 其 關 切 著 上 海 , 他 的 羊 群 們 。 而 上 海 的 神 長 、 教 友 們 對 他 的 一 舉 一 動 也 都 很 關 心 。 如 今 聽 到 他 榮 陞 樞 機 的 好 消 息 , 怎 不 歡 欣 歌 舞 ?

可 敬 的 樞 機 , 祝 您 健 康 長 壽 ! 願 天 主 保 佑 您 , 繼 續 為 祂 作 證 。 慈 祥 的 樞 機 , 您 是 中 國 教 會 的 光 榮 !
1991 年 6 月 21 日


 

敬向龔樞機致賀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今 日 (六 月 廿 八 日) 在 梵 蒂 岡 為 二 十 三 位 新 樞 機 舉 行 加 冠 禮 。 禮 儀 的 隆 重 , 信 眾 的 喜 悅 , 我 們 可 以 想 見 。 在 這 批 新 樞 機 中 特 別 令 人 注 目 的 , 是 我 國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 因 教 宗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已 提 名 他 為 樞 機 , 只 因 他 當 時 尚 在 獄 中 , 不 便 公 開 宣 佈 , 為 此 教 宗 只 能 把 他 的 姓 名 藏 之 於 心 , 直 到 上 月 廿 九 日 才 作 公 佈 。 這 為 我 們 中 國 實 在 是 一 個 大 喜 訊 , 特 別 為 大 陸 受 苦 的 教 會 更 是 莫 大 的 鼓 舞 !

據 羅 馬 消 息 人 士 說 : 「教 會 擢 陞 龔 主 教 為 樞 機 是 因 他 對 教 會 的 忠 誠 而 聊 表 欣 賞 與 敬 意 ; 選 拔 一 位 忠 信 和 睿 智 的 中 國 人 為 樞 機 , 正 表 露 教 宗 對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的 愛 意 , 絕 無 政 治 上 的 含 意 。」 龔 樞 機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受 命 為 蘇 州 教 區 首 任 主 教 , 翌 年 調 任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並 兼 理 蘇 州 、 南 京 兩 教 區 , 當 時 龔 主 教 在 共 產 政 權 下 艱 難 困 苦 中 領 導 羊 群 , 同 心 合 力 為 保 衛 真 理 、 堅 持 信 仰 而 奮 鬥 , 任 何 威 迫 利 誘 都 不 能 動 搖 他 的 立 場 , 使 中 國 其 他 教 區 也 以 上 海 教 區 為 楷 模 。

但 到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八」 晚 上 終 被 仇 教 者 拘 捕 入 獄 。 當 夜 上 海 有 三 十 多 位 神 父 , 三 百 多 個 教 友 在 不 同 堂 區 不 同 地 點 被 捕 。 到 一 九 六 0 年 龔 主 教 被 誣 枉 反 革 命 罪 而 被 判 終 身 監 禁 。 在 冤 獄 中 整 整 度 過 三 十 個 春 秋 始 獲 「假 釋」 , 住 入 愛 國 會 主 教 府 受 到 嚴 密 的 監 視 。 到 一 九 八 八 年 一 月 始 獲 正 式 釋 放 。

由 於 龔 主 教 在 假 釋 期 間 屢 次 病 倒 , 旅 美 親 屬 決 定 請 他 赴 美 治 療 。 現 在 健 康 良 好 , 教 宗 又 公 佈 十 二 年 前 已 提 名 他 為 樞 機 ; 這 不 僅 是 龔 樞 機 本 人 的 光 榮 , 也 是 我 國 教 會 的 光 榮 ! 今 天 在 龔 樞 機 接 受 榮 冠 之 日 , 我 們 遙 向 他 至 誠 地 恭 賀 , 並 致 最 深 的 敬 意 !


天主教徒組團赴羅馬
祝賀龔品梅樞機
其堂弟聶顯光偕行

一 批 台 灣 的 天 主 教 徒 將 前 往 羅 馬 , 恭 賀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主 教 獲 教 宗 授 予 樞 機 紅 冠 。 (按 : 本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已 啟 程 前 往 羅 馬 , 參 加 新 樞 機 冊 封 大 典) 。

台 灣 天 主 教 徒 一 行 十 五 人 中 , 包 括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堂 弟 聶 顯 光 及 台 南 教 區 鄭 再 發 主 教 。 鄭 主 教 是 代 表 台 灣 的 中 國 主 教 團 前 往 觀 禮 。

聶 顯 光 說 : 「感 謝 上 主 , 龔 主 教 得 以 榮 陞 樞 機 。」 聶 氏 原 姓 龔 ,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由 中 國 大 陸 遷 居 台 灣 後 才 改 為 姓 聶 。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父 親 是 聶 顯 光 的 叔 父 。

七 十 九 歲 的 聶 顯 光 最 近 與 他 這 位 在 八 月 年 屆 九 十 歲 的 堂 兄 通 了 電 話 。 他 表 示 , 龔 樞 機 「很 高 興 並 切 望 於 六 月 底 與 我 們 在 羅 馬 會 面 。」

聶 顯 光 六 月 十 二 日 向 天 亞 社 表 示 , 觀 禮 的 台 灣 教 友 希 望 於 六 月 廿 九 或 三 十 日 與 龔 品 梅 樞 機 見 面 。 他 又 說 , 他 希 望 其 堂 兄 可 以 到 台 灣 訪 問 。

在 台 北 經 商 的 聶 顯 光 說 : 教 宗 將 會 接 見 整 個 中 國 教 友 觀 禮 代 表 團 , 但 具 體 的 日 期 尚 待 確 定 。」

台 灣 西 南 部 台 南 教 區 的 鄭 再 發 主 教 說 , 他 「個 人 十 分 欽 佩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信 德 及 信 守 不 移 的 精 神」 。
1991 年 6 月 28 日


 

四位華人樞機主教

龔品梅

龔 品 梅 樞 機 於 一 九 0 一 年 八 月 二 日 , 出 生 在 上 海 浦 東 唐 墓 橋 , 一 九 三 0 年 五 月 二 十 八 日 晉 鐸 。 晉 鐸 後 , 他 曾 在 松 江 等 處 傳 教 , 以 後 在 震 旦 附 中 任 教 數 年 , 再 調 往 上 海 膠 州 路 金 科 中 小 學 校 長 迄 升 任 主 教 。

教 宗 比 約 十 二 世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七 月 九 日 , 任 命 龔 品 梅 為 蘇 州 教 區 首 任 主 教 , 一 九 五 0 年 七 月 十 五 日 , 教 宗 又 任 命 他 為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兼 蘇 州 教 區 宗 座 署 理 , 他 是 上 海 教 區 的 第 一 位 中 國 主 教 。

一 九 五 一 年 教 宗 再 任 命 龔 品 梅 兼 南 京 教 區 的 宗 座 署 理 , 從 此 江 蘇 省 長 江 以 南 地 區 的 天 主 教 會 事 務 , 都 是 由 他 負 責 。

一 九 五 三 年 七 月 二 十 八 日 , 在 上 海 天 主 教 各 堂 區 許 多 神 父 被 捕 冤 獄 後 , 中 共 上 海 市 政 府 終 於 「約 談」 龔 品 梅 。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子 夜 過 後 , 中 共 重 重 包 圍 洋 涇 濱 主 教 府 , 將 龔 品 梅 和 其 他 名 列 「黑 名 單」 的 神 父 們 押 走 。 一 九 六 0 年 三 月 十 六 日 , 中 共 上 海 市 中 級 法 院 判 處 龔 品 梅 無 期 徒 刑 , 控 訴 罪 名 包 括 支 持 聖 母 軍 , 拒 絕 參 加 愛 國 教 會 , 以 及 破 壞 土 地 改 革 和 破 壞 抗 美 援 朝 運 動 等 。

龔 樞 機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七 月 三 日 獲 得 「假 釋」 , 並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五 月 十 一 日 , 由 侄 輩 申 請 從 上 海 到 紐 約 , 進 入 康 州 史 坦 福 市 一 處 醫 院 療 養 。

教 廷 早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就 決 定 任 命 龔 品 梅 為 樞 機 主 教 , 但 是 為 著 保 護 他 的 生 命 安 全 緣 故 , 直 至 今 年 五 月 二 十 九 日 才 正 式 宣 布 任 命 。
世界週刊 1991 年 6 月 28 日


 

為信德作證堅貞不渝
教宗嘉許龔樞機

教 宗 本 月 一 日 特 別 接 見 了 剛 接 受 冊 封 的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及 其 偕 行 的 親 友 。 以 下 是 教 宗 談 話 的 全 文 :

我 因 你 今 天 能 在 親 屬 和 朋 友 的 陪 同 下 出 席 今 天 的 聚 會 而 感 謝 全 能 的 天 主 。 你 參 與 上 星 期 五 的 冊 封 大 典 令 我 的 一 個 意 願 得 以 滿 全 。 自 從 我 登 基 開 始 、 自 從 一 九 七 九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的 冊 封 大 典 以 來 , 我 便 有 此 意 願 。

那 時 候 , 我 認 為 普 世 教 會 應 該 給 一 個 人 以 榮 譽 , 因 為 他 藉 著 自 己 的 言 行 , 以 及 長 期 的 痛 苦 和 磨 煉 , 為 教 會 生 活 作 出 了 精 粹 的 見 證 : 以 宗 徒 的 信 德 和 福 音 的 精 神 投 入 神 聖 的 生 活 。 信 德 、 望 德 和 愛 德 將 基 督 徒 與 上 主 及 他 們 彼 此 聯 繫 起 來 , 表 現 了 某 些 特 殊 教 會 與 羅 馬 教 會 及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共 融 。 正 如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所 說 : 「由 於 主 的 意 旨 , 聖 伯 多 祿 及 其 他 宗 徒 組 成 一 個 宗 徒 團 , 基 於 同 等 的 理 由 , 繼 承 伯 多 祿 的 羅 馬 教 宗 和 繼 承 宗 徒 的 主 教 , 彼 此 也 聯 結 在 一 起 。 …… 在 統 一 、 愛 德 及 和 平 的 聯 繫 之 下 , 息 息 相 通」 (教 會 憲 章 22) 。 你 今 天 獲 提 升 , 晉 入 樞 機 院 , 正 是 對 你 堅 忍 不 撓 地 與 伯 多 祿 共 融 的 確 認 。

羅 馬 教 廷 推 祟 你 , 也 就 是 向 充 滿 信 德 的 中 國 教 會 致 敬 。 懷 著 懇 切 的 渴 望 和 愛 德 , 我 將 與 忠 誠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團 體 偕 同 一 起 。

我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便 已 渴 望 你 能 成 為 樞 機 院 的 一 分 子 。 我 衷 心 地 表 達 我 對 中 國 大 家 庭 的 敬 佩 和 親 善 。 我 希 望 今 次 的 盛 事 , 成 為 普 世 教 會 喜 樂 的 泉 源 , 被 視 為 我 們 對 鼓 勵 對 話 的 渴 望 , 將 和 平 及 共 融 帶 到 全 世 界 的 人 類 當 中 。

在 為 你 及 貴 親 友 祈 禱 時 , 我 樂 意 為 你 們 的 同 胞 祈 求 充 裕 的 神 恩 。 願 主 助 佑 中 國 大 家 庭 。

 

愛國會領袖
反對冊封龔樞機

中 國 政 府 認 可 的 三 個 全 國 性 天 主 教 組 織 的 領 導 人 , 會 同 其 他 宗 教 領 袖 , 出 席 了 最 近 在 北 京 舉 行 的 一 個 座 談 會 , 紀 念 中 國 共 產 黨 建 黨 七 十 周 年 。

據 香 港 《大 公 報》 轉 載 《中 國 新 聞 社》 的 報 導 稱 , 中 國 委 任 的 濟 南 教 區 宗 懷 德 主 教 在 會 上 重 申 , 中 國 三 個 天 主 教 組 織 反 對 梵 蒂 岡 任 命 八 十 九 歲 的 龔 品 梅 為 樞 機 。

宗 主 教 說 , 梵 蒂 岡 的 做 法 是 「對 中 國 天 主 教 事 務 的 粗 暴 干 涉」 ,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對 此 亦 決 定 保 持 「不 予 接 受」 。

宗 懷 德 主 教 現 為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務 委 員 會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等 組 織 的 領 導 人 。
1991 年 7 月 19 日


 

教宗任命中國樞機意義非凡
撥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五 月 二 十 九 日 任 命 二 十 二 位 新 樞 機 主 教 時 透 露, 他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即 已 任 命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龔 品 梅 為 樞 機 。 教 宗 在 此 時 公 布 這 項 秘 密 固 有 其 重 大 意 義 。 龔 樞 機 現 年 八 十 九 歲 , 一 九 五 0 年 由 教 宗 任 命 為 上 海 主 教 , 並 兼 管 蘇 州 和 南 京 兩 教 區 。 因 堅 決 忠 於 教 會 , 不 向 無 神 主 義 的 中 共 政 權 低 頭 ,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被 捕 受 審 。 一 九 六 0 年 以 反 革 命 罪 被 判 無 期 徒 刑 。 文 革 後 中 共 實 施 統 戰 政 策 , 龔 樞 機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獲 釋 , 但 仍 遭 軟 禁 , 直 到 一 九 八 八 年 獲 准 赴 美 就 醫 。

在 此 之 前 , 還 有 一 個 中 國 教 會 的 大 好 消 息 , 根 據 梵 蒂 岡 消 息 , 教 宗 於 四 月 十 四 日 致 函 給 廣 州 教 區 總 主 教 鄧 以 明 , 祝 賀 他 晉 鐸 五 十 周 年 和 晉 牧 四 十 周 年 , 讚 揚 他 對 天 主 教 的 貢 獻 和 忠 貞 。 教 宗 在 賀 函 中 指 出 , 鄧 總 主 教 為 天 主 教 會 所 忍 受 的 屈 辱 及 焦 慮 是 教 會 永 遠 無 法 補 償 的 。 鄧 總 主 教 於 一 九 五 0 年 由 教 宗 碧 岳 十 二 世 任 命 為 廣 州 總 教 區 主 教 , 一 九 五 八 年 二 月 被 捕 , 經 多 次 審 訊 , 在 沒 有 判 決 的 情 形 下 , 坐 牢 廿 二 年 。 鄧 總 主 教 於 一 九 八 0 年 六 月 九 日 獲 釋 , 十 一 月 五 日 獲 准 赴 香 港 就 醫 。 一 九 八 一 年 六 月 五 日 教 宗 委 任 鄧 主 教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觸 怒 了 中 共 , 於 六 月 二 十 二 日 撤 消 鄧 以 明 廣 州 主 教 職 。 從 此 總 主 教 在 香 港 開 始 流 亡 生 活 , 一 九 八 七 年 總 主 教 出 版 《天 意 莫 測》 , 記 述 了 一 九 五 一 至 一 九 八 一 年 間 在 廣 州 教 區 所 經 歷 的 種 種 事 實 。 總 主 教 的 謙 虛 堅 忍 、 包 容 大 度 、 忠 於 基 督 聖 道 與 教 會 的 精 神 , 感 動 了 不 知 多 少 基 督 徒 。

面 對 上 述 兩 好 消 息 , 我 們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兩 位 偉 人 歡 欣 祝 賀 , 但 我 們 也 深 信 這 兩 位 偉 大 主 教 所 關 心 與 在 意 的 , 不 是 個 人 的 榮 辱 , 而 是 普 世 教 會 和 中 國 教 會 的 發 展 與 前 途 , 尤 其 是 深 盼 天 主 教 最 高 領 袖 教 宗 的 措 施 , 帶 給 水 深 火 熱 中 大 陸 教 會 精 神 上 的 鼓 舞 、 安 慰 與 支 援 , 我 們 認 為 教 宗 的 措 施 與 作 法 有 兩 點 歷 史 的 意 義 :

1) 教 宗 對 龔 、 鄧 兩 位 所 作 的 肯 定 , 對 他 們 的 堅 定 信 仰 與 犧 牲 精 神 的 讚 揚 , 足 以 說 明 教 宗 秉 持 天 主 教 會 二 十 個 世 紀 的 神 聖 傳 統 , 即 為 了 維 護 信 仰 和 天 主 教 啟 示 的 聖 道 , 不 懼 死 亡 , 不 畏 苦 難 的 殉 道 精 神 , 乃 基 督 徒 最 為 珍 視 的 一 項 榮 冠 , 上 天 所 賜 予 的 偉 大 恩 惠 。 「殉 道 者 所 流 的 血 , 是 新 生 教 友 的 種 子」 , 這 是 自 古 流 傳 下 的 一 句 名 言 。 教 宗 對 龔 、 鄧 兩 位 偉 人 所 作 的 表 揚 , 不 單 指 向 他 們 兩 位 , 更 指 向 過 去 將 近 半 個 世 紀 , 在 中 共 極 權 的 統 治 下 , 千 千 萬 萬 為 信 仰 而 被 處 死 、 長 期 監 禁 和 勞 改 、 在 形 體 及 精 神 上 受 盡 迫 害 折 磨 的 基 督 徒 , 教 宗 用 事 實 來 說 明 教 會 給 予 他 們 祟 高 的 肯 定 和 重 視 。 大 陸 開 放 以 來 , 中 共 所 謂 的 宗 教 自 由 政 策 表 面 看 起 來 改 善 了 大 陸 教 會 的 處 境 , 但 中 共 所 要 的 條 件 非 常 嚴 苛 , 即 絕 對 忠 於 黨 的 領 導 , 也 不 准 教 會 當 局 ── 教 宗 及 教 廷 對 大 陸 天 主 教 會 的 事 務 , 作 任 何 干 預 。 為 此 所 謂 忠 貞 教 會 或 地 下 教 會 人 士 仍 然 不 斷 地 遭 受 物 質 、 精 神 、 思 想 和 心 理 等 方 面 的 威 脅 與 折 磨 , 並 隨 時 面 對 被 逮 捕 和 監 禁 的 命 運 。 一 九 八 九 年 以 來 , 中 共 對 地 下 教 會 人 士 的 圍 剿 , 就 是 最 好 的 例 子 。 然 而 最 令 大 陸 教 會 忠 貞 人 士 痛 心 的 不 是 中 共 , 他 們 認 為 無 神 的 共 產 黨 找 教 會 的 麻 煩 是 「順 理 成 章」 的 , 最 令 他 們 感 到 悲 哀 的 是 港 、 台 、 海 外 和 西 方 的 一 些 教 會 人 士 和 機 會 主 義 者 , 竟 然 指 責 大 陸 教 會 的 忠 貞 人 士 為 頑 固 不 化 之 輩 , 不 懂 得 妥 協 之 道 , 不 想 與 愛 國 會 暫 停 分 離 的 弟 兄 對 談 等 等 。 教 宗 的 行 動 告 訴 我 們 , 十 多 年 來 , 他 對 忠 貞 教 會 人 士 的 重 視 、 愛 戴 與 肯 定 , 始 終 未 變 。 不 錯 , 教 會 與 任 何 人 , 包 括 中 共 , 對 話 和 談 判 的 大 門 常 是 開 放 的 , 但 這 絕 不 是 說 教 會 為 了 妥 協 就 可 以 放 棄 自 己 的 信 仰 立 場 , 更 不 是 說 不 再 重 視 崇 敬 殉 道 精 神 的 古 老 傳 統 。 這 必 然 會 帶 給 大 陸 苦 難 的 , 甚 至 被 忽 視 的 教 會 極 大 的 鼓 勵 與 勇 氣 。

2) 教 廷 自 從 推 動 「東 進 政 策」 , 十 多 年 來 , 對 中 共 政 權 可 以 說 極 盡 包 容 、 容 忍 之 能 事 , 為 了 保 存 與 中 共 當 局 作 建 交 談 判 的 一 絲 希 望 , 十 多 年 來 , 從 教 會 的 大 人 物 口 中 , 幾 乎 聽 不 到 一 句 對 無 神 共 產 主 義 的 批 判 與 指 責 。 結 果 換 取 到 的 是 什 麼 呢 ? 是 繼 續 指 責 教 廷 搞 滲 透 活 動 , 扶 植 地 下 勢 力 , 妄 圖 分 裂 中 國 天 主 教 ; 是 一 再 聲 明 堅 持 中 國 天 主 教 獨 立 自 主 、 自 辦 教 會 , 自 選 自 聖 主 教 的 方 針 ; 是 一 再 聲 稱 , 教 廷 與 中 共 建 交 的 條 件 之 一 是 梵 蒂 岡 不 得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包 括 不 干 涉 中 國 的 宗 教 事 務 , 中 國 天 主 教 的 一 切 事 務 , 包 括 財 務 、 教 務 及 神 職 人 員 的 管 理 , 均 由 中 國 天 主 教 自 主 決 定 ; 是 改 造 地 下 主 教 和 神 父 , 使 之 接 受 黨 及 政 府 的 領 導 , 愛 國 守 法 , 接 受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的 方 針 , 否 則 就 要 掌 握 他 們 的 罪 證 , 在 教 徒 中 予 以 徹 底 揭 露 , 依 法 嚴 肅 處 理 。 這 些 都 是 八 九 年 二 月 「三 號 文 件」 的 精 神 與 政 策 , 中 共 政 府 和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兩 年 來 一 直 在 認 真 地 執 行 。

最 令 人 困 惑 的 是 ,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務 委 員 會」 和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的 領 導 人 物 , 近 年 來 一 如 往 昔 , 只 知 屈 從 於 中 共 的 指 示 , 作 中 共 統 戰 政 策 的 工 具 , 而 對 於 如 何 合 理 而 有 效 地 處 理 中 國 教 會 的 分 裂 現 象 , 改 善 與 教 宗 及 普 世 教 會 的 信 仰 關 係 等 重 大 問 題 , 作 不 出 一 點 積 極 的 貢 獻 , 甚 至 連 一 些 善 意 的 表 示 及 回 應 都 沒 有 。 例 如 愛 國 會 一 九 八 六 年 六 月 出 版 的 《天 主 教 教 義 探 討》 (油 印 , 分 上 中 下 三 冊 , 邱 岑 生 整 理 , 共 二 百 五 十 九 頁) 竟 然 對 於 「教 宗」 的 道 理 一 字 不 提 , 在 談 到 「教 會 的 神 權 : 教 訓 權 、 治 理 權 和 施 寵 權」 時 , 只 談 到 主 教 與 司 鐸 , 根 本 就 沒 有 「教 宗」 。 這 與 所 謂 中 共 允 許 大 陸 教 會 與 教 宗 可 以 保 持 純 宗 教 聯 繫 的 說 法 , 也 有 矛 盾 , 實 令 人 大 惑 不 解 。 又 例 如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和 教 務 委 員 會 資 料 室 在 一 九 九 0 年 出 版 的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文 輯》 一 、 二 集 , 重 刊 許 多 篇 誣 衊 教 會 、 破 壞 正 統 教 義 的 文 字 , 在 第 二 集 的 附 錄 中 竟 然 刊 出 《羅 馬 教 廷 反 對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 干 涉 我 國 內 政 的 罪 證》 一 文 , 這 與 愛 國 會 人 士 近 年 來 對 海 外 教 會 人 士 所 作 笑 臉 統 戰 攻 勢 大 相 逕 庭 , 也 與 他 們 不 斷 傳 話 願 意 與 教 宗 改 善 關 係 之 說 完 全 矛 盾 。 這 些 荒 唐 的 作 法 , 不 得 不 令 人 懷 疑 , 愛 國 會 中 可 能 有 少 數 極 端 領 導 人 物 , 根 本 不 想 也 不 願 與 教 宗 及 普 世 教 會 和 解 , 是 否 為 了 維 護 自 身 的 「既 得 利 益」 呢 ? 筆 者 不 願 作 如 此 的 推 論 , 因 為 果 真 如 此 , 那 就 太 令 人 感 到 悲 哀 了 !

筆 者 認 為 這 些 慘 酷 的 事 實 有 助 於 使 教 會 最 高 當 局 了 解 , 中 共 政 權 是 一 個 一 意 孤 行 , 自 大 自 傲 , 不 按 牌 理 出 牌 的 政 權 , 當 容 忍 與 遷 就 沒 有 用 的 時 候 , 坦 率 表 達 教 會 熱 愛 正 義 與 真 理 的 立 場 , 仗 義 執 言 , 指 責 中 共 違 反 基 本 人 權 的 作 法 , 可 能 更 有 助 於 解 決 大 陸 中 國 教 會 的 問 題 。 教 會 最 高 當 局 態 度 的 轉 變 , 我 們 認 為 具 有 積 極 而 深 遠 的 意 義 。

筆 者 近 年 來 一 直 深 信 , 大 陸 中 國 天 主 教 問 題 的 解 決 , 與 中 國 問 題 的 解 決 分 不 開 , 而 中 國 問 題 的 解 決 與 全 中 國 社 會 的 多 元 化 , 經 濟 的 自 由 化 和 政 治 的 民 主 化 分 不 開 。 面 對 八 九 民 運 六 四 的 大 屠 殺 , 面 對 蘇 聯 和 全 歐 共 黨 國 家 的 大 變 革 和 普 世 性 民 主 潮 流 的 澎 湃 , 中 共 當 局 在 經 濟 與 政 治 體 制 的 改 革 和 不 改 革 之 間 , 越 來 越 多 的 矛 盾 說 辭 , 指 出 中 共 當 局 內 部 的 不 安 與 惶 恐 。 來 自 國 際 方 面 的 , 特 別 是 西 方 民 主 國 家 的 壓 力 , 來 自 港 、 台 和 海 外 中 國 民 主 人 士 的 壓 力 , 尤 其 是 大 陸 十 億 老 百 姓 嚮 往 自 由 與 均 富 生 活 的 壓 力 , 中 共 似 乎 只 能 拉 慢 改 革 的 腳 步 , 完 全 在 原 地 踏 步 看 來 是 行 不 通 了 。 在 此 情 勢 之 下 , 我 教 會 最 高 當 局 與 其 急 著 解 決 大 陸 教 會 的 內 部 矛 盾 , 倒 不 如 發 揮 在 當 今 世 界 上 舉 足 輕 重 的 精 神 , 正 義 及 信 仰 的 力 量 , 配 合 國 際 間 政 治 與 經 濟 方 面 的 影 響 , 共 同 對 中 共 政 權 施 加 壓 力 , 逼 使 它 加 速 思 想 與 政 治 體 制 的 改 革 , 那 就 是 中 華 民 族 的 運 氣 和 福 氣 了 ! 當 中 共 政 權 開 始 走 向 真 正 的 民 主 與 自 由 , 大 陸 中 國 教 會 的 問 題 也 會 迎 刃 而 解 。
1991 年 8 月 30 日 及 9 月 13 日


 

龔樞機為信仰受苦  成為教會英勇鬥士
康州聖心大學特頒  榮譽人文博士學位

康 州 聖 心 大 學 於 十 月 十 九 日 頒 發 一 個 「榮 譽 人 文 博 士 學 位」 給 目 前 正 在 康 州 休 養 的 上 海 龔 品 梅 樞 機 。 由 於 龔 樞 機 曾 被 中 共 監 禁 , 度 過 三 十 年 冤 獄 生 活 , 該 大 學 特 別 頒 發 其 最 高 榮 譽 人 文 博 士 學 位 , 給 這 位 九 一 高 齡 的 「中 國 教 會 信 仰」 象 徵 的 龔 樞 機 , 以 表 達 對 他 堅 持 信 仰 、 威 武 不 屈 精 神 的 崇 敬 。

莊 嚴 的 頒 授 學 位 儀 式 由 聖 心 大 學 董 事 長 海 根 (E. Egen) 、 校 長 施 德 樂 (A. Cenera) 、 教 廷 駐 聯 合 國 大 使 馬 蒂 諾 (Martino) 與 教 廷 前 駐 美 大 使 現 任 教 廷 教 育 部 長 的 勒 吉 樞 機 等 四 人 主 持 , 在 滿 堂 嘉 賓 的 熱 烈 掌 聲 中 , 四 位 主 持 人 將 白 緞 披 肩 披 在 龔 樞 機 身 上 。

該 大 學 教 務 長 文 索 博 士 在 致 賀 詞 時 說 : 龔 公 在 中 共 席 捲 上 海 前 夕 , 接 受 教 宗 任 命 為 上 海 主 教 , 在 短 短 五 年 中 , 成 為 中 共 最 恐 懼 的 敵 人 , 他 不 僅 凝 聚 了 中 國 天 主 教 信 徒 對 信 仰 的 堅 持 , 也 成 了 中 國 人 民 用 和 平 的 方 式 不 向 暴 力 屈 服 的 精 神 領 袖 , 成 千 上 萬 信 徒 跟 隨 他 走 進 了 中 共 監 獄 、 或 勞 改 營 , 甚 至 為 信 仰 捐 軀 。 龔 樞 機 的 生 平 , 是 一 段 英 雄 的 事 蹟 , 成 為 一 位 保 持 信 仰 而 不 懼 犧 牲 個 人 的 勇 者 , 一 位 為 人 類 爭 取 基 本 人 權 的 鬥 士 ! 為 表 示 對 龔 樞 機 的 尊 敬 , 及 對 中 國 人 民 抗 拒 暴 政 的 敬 仰 , 聖 心 大 學 很 榮 幸 的 把 榮 譽 人 文 博 士 學 位 頒 給 龔 品 梅 樞 機 。

校 長 施 德 樂 在 宣 讀 證 書 時 表 示 , 龔 樞 機 的 信 仰 , 鼓 勵 了 人 們 對 精 神 價 值 的 嚮 往 。 從 龔 樞 機 的 典 範 上 , 也 體 會 到 中 國 人 民 對 自 由 的 追 尋 , 將 不 會 因 短 暫 的 人 為 壓 制 而 消 失 。

龔 樞 機 在 致 謝 時 說 : 聖 心 大 學 贈 其 榮 譽 學 位 , 代 表 了 聖 心 大 學 全 體 師 生 對 受 迫 害 的 中 國 人 民 與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懷 。 像 一 九 七 九 年 當 他 尚 在 獄 中 時 教 宗 任 命 他 為 樞 機 一 樣 , 是 表 示 對 中 國 忠 貞 教 會 的 支 持 。 龔 樞 機 還 沉 痛 指 出 : 中 共 迫 害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並 非 只 是 過 去 的 歷 史 , 而 是 現 在 正 在 進 行 的 事 實 , 在 中 國 有 些 省 份 , 中 共 對 教 會 的 殘 害 , 比 以 往 更 為 嚴 酷 。
1992 年 11 月 20 日


 

龔品梅樞機剖析中國宗教政策

現 年 九 十 六 歲 、 流 亡 美 國 十 年 的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最 近 接 受 世 訊 社 訪 問 , 分 享 他 對 過 去 一 個 世 紀 , 中 國 傳 教 工 作 發 展 的 見 解 。

龔 品 梅 在 一 九 0 一 年 生 於 上 海 一 個 第 五 代 的 公 教 家 庭 , 十 九 歲 加 入 修 院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 任 教 天 主 教 學 校 。 一 九 四 九 年 , 龔 品 梅 在 上 海 獲 祝 聖 為 主 教 , 一 九 五 0 年 獲 委 任 為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翌 年 為 南 京 及 蘇 州 教 區 代 牧 。 一 九 五 五 年 , 龔 品 梅 與 約 百 名 司 鐸 及 教 會 領 袖 被 捕 , 五 年 後 被 判 終 身 監 禁 。 八 五 年 獲 假 釋 後 , 龔 樞 機 仍 被 軟 禁 , 當 時 菲 律 賓 的 辛 海 綿 樞 機 曾 在 訪 華 時 接 見 他 。

他 在 八 八 年 一 月 重 奪 公 民 權 , 同 年 五 月 獲 准 赴 美 保 外 就 醫 。 九 一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公 開 , 七 九 年 他 曾 秘 密 委 任 龔 品 梅 為 樞 機 。 直 至 九 七 年 , 當 國 家 主 席 江 澤 民 訪 美 時 , 龔 樞 機 即 向 他 要 求 釋 放 蘇 哲 民 主 教 及 其 他 被 囚 禁 的 主 教 及 神 父 。 以 下 是 世 訊 社 的 訪 問 內 容 。

◎ 世訊社                ◆ 龔樞機)

◎ 你 經 歷 了 這 個 世 紀 的 苦 與 樂 , 對 你 來 說 , 在 這 一 百 年 內 有 哪 件 是 最 高 興 的 事 , 哪 件 是 最 痛 苦 的 事 ?

我 在 清 代 出 生 , 十 歲 時 中 華 民 國 成 立 , 四 九 年 十 月 被 祝 聖 為 主 教 時 , 中 國 則 成 為 共 產 國 家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成 立 ; 最 令 人 難 過 的 事 就 是 過 去 五 十 年 的 宗 教 迫 害 , 直 至 現 在 仍 未 停 止 ;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已 有 二 千 年 歷 史 , 並 獲 世 界 各 地 承 認 , 但 中 國 仍 視 之 為 顛 覆 組 織 ; 近 年 中 國 雖 已 改 變 其 經 濟 及 商 貿 政 策 , 但 宗 教 政 策 卻 絲 毫 沒 變 。

值 得 高 興 的 是 , 很 多 國 家 如 俄 羅 斯 及 波 蘭 , 某 程 度 上 邁 向 宗 教 自 由 ; 另 一 件 值 得 高 興 的 是 在 中 國 的 信 仰 , 歷 史 將 可 見 證 著 中 國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不 朽 的 信 仰 精 神 ; 在 中 華 聖 母 的 庇 佑 下 , 中 國 教 會 內 的 神 父 及 平 信 徒 雖 在 囚 禁 、 壓 迫 , 甚 至 殉 難 的 危 機 下 , 仍 堅 守 其 信 仰 , 當 中 更 有 一 些 是 年 輕 一 輩 。 五 十 年 迫 害 中 , 中 國 地 下 教 會 日 漸 強 大 , 天 主 教 徒 由 三 百 萬 人 增 至 八 百 萬 人 , 證 明 聖 神 正 帶 領 和 保 護 著 受 難 教 會 。

◎ 中 國 的 傳 教 工 作 情 況 如 何 ? 有 沒 有 希 望 ? 推 展 中 國 的 傳 教 工 作 有 甚 麼 可 以 做 ?

◆ 中 國 地 下 教 會 雖 正 受 盡 迫 害 , 但 仍 存 在 著 很 多 希 望 ; 國 內 非 官 方 的 修 院 條 件 不 是 很 好 , 但 物 質 並 不 是 培 育 信 仰 的 唯 一 工 具 , 修 生 的 信 仰 得 以 成 長 , 全 靠 年 長 神 父 及 主 教 的 良 好 榜 樣 , 透 過 每 日 的 祈 禱 亦 幫 助 他 們 的 信 仰 成 長 。 內 地 聖 召 仍 正 在 增 長 中 。

四 十 年 前 , 中 國 共 產 黨 政 府 以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以 圖 取 代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 當 時 只 有 小 部 分 神 父 接 受 任 命 , 違 背 聖 教 法 典 , 成 立 一 個 脫 離 於 羅 馬 的 教 會 。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將 永 遠 在 中 國 存 在 , 殉 道 者 的 血 是 教 會 的 種 籽 。

我 得 以 暫 時 流 亡 美 國 , 我 認 為 這 是 天 主 賜 與 的 機 會 , 讓 世 界 知 道 中 國 地 下 教 會 的 情 況 ; 我 會 繼 續 促 請 中 國 政 府 釋 放 所 有 被 囚 的 主 教 、 神 父 和 信 徒 , 並 承 認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及 容 許 自 由 傳 教 , 宣 講 天 主 喜 訊 。
1998 年 2 月 22 日


 

龔品梅申請護照續期被拒

設 在 美 國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基 金 會」 本 月 初 表 示 , 中 國 政 府 最 近 拒 絕 延 續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護 照 , 使 這 流 亡 美 國 、 獲 教 廷 認 可 的 上 海 主 教 成 為 「無 國 籍 人 士」 。

基 金 會 稱 , 中 國 駐 美 使 館 未 有 提 供 書 面 解 釋 , 便 拒 絕 了 龔 品 梅 要 求 護 照 延 期 的 申 請 , 並 沒 收 他 的 護 照 , 令 他 失 去 國 籍 。 龔 品 梅 樞 機 現 年 九 十 七 歲 , 早 年 因 效 忠 教 廷 而 遭 大 陸 當 局 囚 禁 近 三 十 年 , 一 九 八 五 年 得 到 假 釋 , 八 八 年 獲 准 赴 美 就 醫 , 此 後 從 未 返 回 中 國 大 陸 。
1998 年 6 月 14 日


 

中國及教會的高貴之子
龔品梅樞機榮歸主懷

獲 教 宗 祝 聖 的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三 月 十 二 日 在 美 國 斯 坦 福 病 逝 , 享 年 九 十 八 歲 。 他 生 前 是 天 主 教 會 最 年 長 的 樞 機 。

教 宗 致 唁 時 表 示 , 龔 樞 機 的 被 捕 及 監 禁 , 體 現 出 「他 對 基 督 的 英 勇 忠 貞」 。 龔 樞 機 在 中 國 曾 因 拒 絕 與 教 廷 及 教 宗 斷 絕 關 係 , 而 被 捕 入 獄 超 過 三 十 年 。

二 月 底 證 實 患 上 胃 癌 的 龔 樞 機 、 其 殯 葬 禮 於 三 月 十 八 日 在 史 丹 福 舉 行 , 並 將 安 葬 於 加 州 聖 克 勒 拉 、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之 墓 附 近 。

教 宗 已 要 求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主 席 斯 達 福 樞 機 (J. F. Stafford) 主 持 葬 禮 。 他 十 三 日 致 唁 讚 揚 龔 樞 機 堅 定 不 移 的 信 德 , 及 「對 普 世 教 會 及 聖 伯 多 祿 承 繼 者 出 色 的 見 證」 。 他 形 容 樞 機 為 「中 國 及 教 會 的 高 貴 之 子」 。

龔 樞 機 一 九 0 一 年 八 月 二 日 生 於 上 海 天 主 教 家 庭 , 十 九 歲 進 入 修 院 。 他 在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後 , 先 後 獲 委 任 為 多 間 教 會 學 校 的 校 長 。

一 九 四 九 年 十 月 七 日 , 龔 神 父 獲 祝 聖 為 蘇 州 教 區 主 教 , 幾 個 月 後 , 再 獲 任 命 為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兼 管 南 京 及 蘇 州 兩 教 區 。 五 五 年 , 龔 主 教 、 廿 七 名 教 區 神 父 及 耶 穌 會 士 以 及 三 百 多 名 教 友 領 袖 同 時 被 捕 。 在 三 十 年 的 牢 獄 生 涯 中 , 主 教 堅 拒 背 叛 教 宗 或 與 政 府 認 可 的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合 作 , 以 換 取 個 人 自 由 。

經 過 卅 年 獨 囚 的 牢 獄 生 涯 , 龔 樞 機 於 八 五 年 獲 假 釋 , 兩 年 後 以 就 醫 名 義 獲 准 前 往 美 國 接 受 治 療 , 居 於 斯 坦 福 市 。 一 九 九 一 年 , 教 宗 宣 布 龔 主 教 就 是 他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默 存 心 中」 的 樞 機 。

香 港 教 區 的 陳 日 君 主 教 說 , 龔 樞 機 是 他 讀 初 中 時 的 校 長 , 給 他 留 下 深 刻 印 象 , 他 並 曾 收 到 樞 機 在 美 國 寄 給 他 的 函 件 , 多 謝 他 在 上 海 修 院 教 授 , 縱 使 它 屬 於 公 開 教 會 。

陳 主 教 對 天 亞 社 說 , 樞 機 的 死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影 響 不 會 太 大 , 但 將 簡 化 未 來 上 海 主 教 的 神 職 地 位 。

天 亞 社 亦 報 導 , 香 港 教 區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對 龔 樞 機 的 離 去 感 惋 惜 , 並 慰 問 其 家 人 , 他 形 容 龔 樞 機 是 「近 代 偉 人」 。 台 灣 主 教 團 主 席 單 國 璽 樞 機 說 , 他 將 出 席 追 思 彌 撒 及 葬 禮 , 並 表 示 全 體 教 會 人 士 將 懷 念 他 。

香 港 教 區 於 三 月 十 五 日 在 主 教 座 堂 為 龔 樞 機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隨 著 龔 樞 機 去 世 , 九 十 二 歲 , 萬 縣 教 區 的 段 蔭 明 主 教 成 為 中 國 大 陸 唯 一 一 位 獲 教 廷 公 開 承 認 的 主 教 。

 

懷念龔樞機
陳日君

本 人 在 震 旦 附 中 讀 初 中 一 年 級 的 時 候 (一 九 四 三 年 至 一 九 四 四 年) , 龔 品 梅 神 父 是 我 們 的 校 長 。 一 九 八 七 年 他 出 了 獄 , 但 還 被 軟 禁 在 徐 家 匯 「主 教 神 父 宿 舍」 時 , 我 曾 探 訪 了 他 。 一 九 八 九 年 聖 依 納 爵 瞻 禮 , 我 寫 信 恭 賀 他 本 名 良 辰 , 並 告 訴 他 我 從 九 月 初 會 在 上 海 佘 山 修 院 教 書 。 龔 主 教 在 九 月 十 五 日 寫 了 下 面 的 一 封 信 , 並 直 接 從 美 國 寄 到 上 海 佘 山 修 院 。

從 這 封 信 流 露 出 龔 主 教 的 謙 虛 和 大 方 。

謙 虛 : 他 稱 我 為 「敬 愛 的 鐸 兄」 、 「父 台」 , 簽 名 處 寫 「頓 首」 ! 他 自 說 「無 功 無 德」 、 「一 無 所 建」 。

大 方 : 那 時 我 開 始 去 國 內 「地 上」 教 會 的 修 院 教 書 , 許 多 人 都 反 對 , 說 不 該 與 「敵 人」 合 作 。 龔 主 教 不 只 沒 有 反 對 , 還 鼓 勵 , 還 祝 福 。

尤 其 是 最 後 那 句 , 要 我 一 一 問 侯 各 位 教 授 , 為 修 院 裡 服 務 的 各 位 神 長 帶 來 了 莫 大 的 安 慰 。

在 另 一 封 較 短 的 信 中 , 龔 主 教 也 稱 我 「鐸 兄」 , 自 認 為 「弟」 。

我 第 一 次 在 佘 山 修 院 任 教 後 返 港 , 藉 「慈 幼 會 會 士 通 訊」 , 對 佘 山 修 院 的 情 形 做 了 一 個 報 告 , 也 寄 了 一 份 給 龔 主 教 。 報 告 內 的 好 消 息 使 龔 主 教 很 高 興 , 他 絕 沒 有 說 : 這 是 地 上 教 會 的 修 院 , 不 值 得 高 興 。
2000 年 3 月 19 日


 

仁義忠信樂善不倦
悼龔樞機天爵

三 月 十 二 日 零 晨 三 時 零 五 分 , 享 年 九 十 八 歲 的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在 美 國 康 納 涅 州 歸 向 主 懷 。

龔 樞 機 一 生 久 經 艱 苦 , 但 在 人 生 坎 坷 的 路 途 上 卻 為 天 主 作 出 了 美 好 的 見 證 。 中 國 共 產 黨 執 掌 中 國 政 權 、 成 立 了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一 段 日 子 後 , 便 開 始 掀 起 肅 清 反 革 命 運 動 , 一 九 五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遞 捕 了 主 教 龔 品 梅 、 主 教 府 院 長 李 式 玉 、 徐 匯 總 修 院 金 魯 賢 等 人 , 當 晚 便 有 卅 多 位 神 父 、 三 百 多 名 信 徒 在 不 同 地 方 被 捕 , 其 中 中 共 當 局 稱 他 們 為 「破 獲 了 一 個 暗 藏 在 上 海 天 主 教 內 的 反 革 命 集 團」 , 集 團 以 龔 主 教 為 首 領 ……

就 這 樣 , 一 場 教 難 降 臨 在 上 海 的 天 主 教 會 身 上 , 也 引 起 了 舉 世 嘩 然 。 龔 樞 機 遭 繫 獄 四 年 多 後 , 六 0 年 三 月 被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 此 後 廿 多 年 的 牢 獄 生 涯 吃 下 了 不 少 苦 頭 。 但 他 卻 絕 不 貪 生 , 據 報 他 在 八 五 年 當 局 批 准 他 假 釋 外 出 前 幾 年 , 他 有 一 個 出 獄 的 機 會 , 但 他 堅 決 地 說 : 「除 非 獄 中 已 沒 有 一 個 被 監 禁 的 神 父 或 教 友 , 否 則 寧 不 出 獄 。」

龔 樞 機 八 八 年 獲 准 前 往 美 國 療 養 時 , 在 斯 坦 福 照 顧 他 的 侄 兒 龔 民 權 道 出 了 龔 樞 機 在 獄 中 的 日 子 。 龔 民 權 說 , 在 獄 中 的 頭 幾 年 龔 品 梅 不 是 單 獨 囚 禁 的 , 那 時 他 「每 晚 都 與 六 對 腳 碰 面」 ; 他 亦 盡 量 利 用 時 間 進 修 英 文 , 並 盡 量 利 用 機 會 替 囚 犯 施 行 聖 事 , 其 後 他 大 多 數 時 間 遭 隔 離 。

至 於 龔 樞 機 抵 美 後 , 則 自 強 不 息 地 學 習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後 教 會 的 改 革 , 主 要 是 學 習 、 閱 讀 、 休 息 度 日 。 九 月 八 日 聖 母 聖 誕 瞻 禮 在 康 州 斯 坦 福 聖 若 瑟 醫 院 聖 堂 , 為 紀 念 「九 八」 , 三 十 三 周 年 , 舉 行 彌 撒 時 首 次 公 開 證 道 , 並 替 堅 守 信 仰 而 受 苦 甚 至 殉 道 而 感 恩 , 他 更 為 「那 些 迷 失 方 向 , 和 在 嚴 峻 考 驗 中 跌 倒 者 祈 禱 , 尤 其 是 為 那 些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 自 聖 主 教 罪 惡 行 為 者 祈 禱 , 使 他 們 不 要 執 迷 分 裂」 , 堅 貞 與 明 辨 之 情 洋 溢 於 辭 。

值 得 一 提 的 是 , 龔 樞 機 字 天 爵 , 天 爵 者 , 「仁 義 忠 信 , 樂 善 不 倦」 也 。 龔 樞 機 走 畢 塵 世 之 路 , 也 達 其 志 願 了 。

 

龔品梅樞機逾越聖祭
胡樞機主禮陳主教證道

香 港 教 區 三 月 十 五 日 晚 上 七 時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追 悼 剛 在 美 國 逝 世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 共 祭 彌 撒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主 教 、 湯 漢 主 教 及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江 恩 澄 院 牧 襄 禮 , 近 五 十 位 司 鐸 共 祭 , 逾 二 百 名 信 眾 參 與 。

感 恩 祭 開 始 前 , 大 會 先 簡 介 龔 樞 機 的 生 平 。 追 悼 儀 式 上 , 由 陳 永 超 執 事 獻 花 , 羅 國 輝 神 父 奉 香 , 然 後 , 主 祭 與 全 體 教 友 一 起 行 三 鞠 躬 禮 。

證 道 中 , 陳 日 君 主 教 細 說 在 上 海 念 中 學 時 的 軼 事 , 他 表 示 , 當 年 還 是 神 父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擔 任 校 長 , 對 公 教 學 生 倍 加 照 顧 , 每 月 分 班 舉 行 彌 撒 ; 神 父 既 嚴 肅 又 親 切 , 並 讓 學 生 到 辦 公 室 坐 坐 聊 天 。

陳 主 教 憶 述 說 , 那 時 龔 神 父 用 拉 丁 文 做 彌 撒 , 所 以 向 他 及 其 他 同 學 教 授 拉 丁 文 , 他 認 為 , 這 是 龔 神 父 的 苦 心 , 為 司 鐸 聖 召 鋪 路 , 因 為 那 時 要 做 神 父 一 定 要 學 拉 丁 文 。

他 表 示 , 龔 神 父 被 指 為 「反 革 命 分 子」 , 是 天 主 奇 妙 的 安 排 , 是 天 主 在 脆 弱 的 人 身 上 顯 示 了 祂 的 大 能 , 而 且 正 當 中 國 教 會 受 到 打 擊 , 龔 神 父 接 受 了 主 教 職 務 , 樂 意 站 在 神 父 教 友 身 邊 , 支 持 他 們 在 暴 風 中 堅 定 不 移 ,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歷 史 寫 下 了 光 輝 的 一 頁 ; 龔 主 教 更 在 九 一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 接 受 加 冠 為 樞 機 的 翌 日 表 示 , 耶 穌 基 督 以 苦 難 聖 死 救 贖 了 世 人 , 祂 所 創 立 的 教 會 注 定 是 一 個 受 難 的 教 會 ; 聖 保 祿 宗 徒 要 大 家 「補 上 基 督 苦 難 的 不 足」 。

陳 主 教 謂 , 龔 樞 機 很 謙 虛 地 說 : 「我 為 了 信 仰 坐 了 三 十 年 牢 , 可 說 我 致 命 只 致 了 一 半 。」 他 指 出 , 樞 機 晚 年 到 美 國 第 一 次 公 開 證 道 時 , 描 寫 「靜 默 的 教 會」 的 神 長 和 基 督 兒 子 , 怎 樣 「忠 貞 不 屈 , 英 勇 地 背 起 了 十 字 架 , 被 送 進 監 獄 、 勞 改 營 , 有 的 離 鄉 背 井 、 妻 離 子 散 和 遭 受 失 業 、 失 學 的 悲 痛 , 更 有 的 犧 牲 了 自 己 最 寶 貴 的 生 命 。」 這 是 在 讚 頌 那 些 了 不 起 的 平 信 徒 , 尤 其 是 許 多 年 輕 的 聖 母 軍 的 團 員 。

最 後 , 陳 主 教 指 出 , 龔 樞 機 曾 說 他 最 大 的 喜 愛 是 終 於 再 能 每 天 獻 彌 撒 , 念 本 分 經 (梵 二 後 的 拉 丁 版) , 祈 禱 是 他 的 生 命 、 樂 趣 及 毅 力 的 來 源 。

 

陳主教赴美出席殯葬禮

近 八 百 名 教 會 領 袖 和 平 信 徒 三 月 十 八 日 齊 集 美 國 斯 坦 福 , 追 悼 剛 逝 世 的 上 海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 香 港 教 區 的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亦 專 程 趕 往 當 地 參 加 彌 撒 。

陳 日 君 主 教 出 席 三 月 十 五 日 晚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的 追 思 彌 撒 後 , 十 七 日 早 上 即 趕 往 美 國 斯 坦 福 , 出 席 當 地 時 間 十 八 日 早 上 在 聖 若 望 天 主 堂 舉 行 的 殯 葬 禮 。

禮 儀 上 , 代 表 教 宗 主 持 禮 儀 的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主 席 、 丹 佛 前 總 主 教 斯 達 福 樞 機 (J. F. Stafford) 稱 許 龔 樞 機 不 屈 不 撓 地 為 真 理 作 見 證 。

斯 達 福 樞 機 提 及 一 九 五 五 年 至 八 五 年 期 間 , 中 國 當 局 囚 禁 龔 樞 機 , 往 後 又 把 他 軟 禁 , 稱 許 龔 樞 機 在 一 個 受 難 聖 徒 及 殉 道 者 的 世 紀 當 中 扮 演 「活 生 生 見 證」 。

宗座代表:龔樞機是活見證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前 , 治 喪 人 員 移 去 靈 柩 蓋 , 不 少 到 場 人 士 走 到 靈 柩 前 下 跪 , 一 面 祈 禱 , 一 面 撫 摸 龔 樞 機 遺 體 、 或 他 手 執 的 玫 瑰 念 珠 , 場 面 感 人 。

台 灣 主 教 團 主 席 單 國 璽 樞 機 講 道 時 , 則 形 容 龔 樞 機 是 「天 主 忠 僕」 、 「羊 棧 好 牧 人」 及 「基 督 忠 信 精 兵 及 教 會 高 貴 之 子」 。 單 樞 機 說 , 龔 樞 機 在 中 國 被 看 作 囚 犯 時 , 有 一 次 群 眾 喝 令 他 承 認 「罪 行」 , 龔 樞 機 卻 大 叫 「基 督 君 主 萬 歲 !」 「教 宗 萬 歲 !」 單 樞 機 每 段 講 道 都 首 先 以 英 語 說 出 , 然 後 以 中 文 再 說 一 遍 。

這 次 追 思 彌 撒 約 有 八 百 人 出 席 , 當 中 很 多 是 華 人 , 共 祭 者 包 括 陳 日 君 主 教 、 四 名 樞 機 和 十 多 名 主 教 。 據 報 台 灣 總 統 亦 有 送 花 往 靈 堂 、 前 美 國 總 統 布 殊 亦 有 向 龔 樞 機 發 唁 辭 。

龔 樞 機 侄 兒 龔 民 權 致 辭 時 說 , 龔 樞 機 在 加 州 下 葬 屬 暫 時 性 質 , 他 希 望 日 後 能 把 樞 機 遺 體 葬 在 上 海 的 主 教 座 堂 祭 壇 下 。 他 又 呼 籲 在 場 信 眾 「支 持 中 國 的 地 下 教 會 …… 在 中 國 受 壓 迫 的 教 會」 。

龔 樞 機 遺 體 稍 後 會 下 葬 於 加 利 福 尼 亞 州 聖 克 拉 拉 , 在 已 故 廣 州 總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墓 旁 。 鄧 總 主 教 是 另 一 位 中 國 政 府 不 承 認 的 教 會 重 要 領 袖 , 九 五 年 在 美 國 逝 世 。

陳 日 君 主 教 返 港 後 指 出 , 他 前 往 美 國 出 席 龔 樞 機 的 追 思 彌 撒 , 一 則 為 龔 樞 機 曾 是 他 初 中 校 長 , 八 十 年 代 獲 假 釋 後 他 亦 曾 拜 訪 當 時 的 龔 主 教 , 往 後 亦 有 書 信 往 來 ; 二 則 是 龔 樞 機 不 僅 是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也 是 整 個 教 會 的 偉 大 人 物 , 香 港 的 主 教 能 出 席 追 思 彌 撒 也 是 很 好 的 。

陳 主 教 說 , 以 往 有 人 誤 會 香 港 天 主 教 會 偏 幫 中 國 大 陸 的 地 上 教 會 , 事 實 上 她 同 時 愛 地 上 和 地 下 的 教 會 , 可 能 的 話 會 幫 助 兩 邊 教 會 。

 

教宗與教會領袖
表揚龔樞機的忠貞

中 國 政 府 抨 擊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在 境 外 「做 了 不 少 不 利 於 中 國 人 民 和 中 國 教 會 的 事 情」 , 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形 容 他 為 「中 國 及 教 會 的 高 貴 之 子」 。

龔 樞 機 三 月 十 二 日 逝 世 , 教 宗 翌 日 拍 電 報 到 美 國 悼 念 , 讚 揚 樞 機 的 「超 凡 見 證 , 與 普 世 教 會 及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共 融」 。

不 過 , 中 國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三 月 十 四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一 九 九 一 年 梵 蒂 岡 擅 自 宣 布 任 命 龔 品 梅 為 樞 機 主 教 , 中 國 政 府 和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當 時 就 表 明 這 是 不 能 接 受 的 , 是 對 中 國 內 政 的 干 涉 。 我 們 反 對 任 何 人 利 用 龔 品 梅 的 去 世 做 文 章 。」

聲 明 又 指 「一 九 五 五 年 , 龔 品 梅 因 反 革 命 叛 國 罪 被 依 法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 經 過 政 府 的 長 期 教 育 改 造 , 龔 有 認 罪 和 悔 改 的 表 示 。 鑒 於 其 年 老 體 弱 , 中 國 政 府 出 於 人 道 主 義 考 慮 ,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對 其 予 以 假 釋 , 一 九 八 八 年 同 意 其 出 國 治 病 。 但 他 出 國 以 後 , 在 境 外 敵 對 勢 力 的 操 縱 和 控 制 下 , 做 了 不 利 中 國 的 事 。」

然 而 , 聲 明 並 沒 有 指 明 龔 樞 機 在 中 國 境 外 做 了 什 麼 事 。

中國政府抨擊龔樞機
中 國 政 府 認 可 的 主 教 團 團 長 、 南 京 教 區 劉 元 仁 主 教 三 月 十 四 對 天 亞 社 表 示 , 他 在 受 訪 當 天 才 知 悉 樞 機 的 死 訊 , 他 表 示 會 私 下 為 他 祈 禱 。

劉 主 教 說 , 他 曾 在 上 海 徐 家 匯 見 過 龔 樞 機 , 當 時 樞 機 在 假 釋 期 間 , 但 自 樞 機 出 國 後 並 沒 有 與 他 聯 絡 , 也 不 知 道 他 的 去 世 會 否 影 響 上 海 教 區 。

目 前 中 國 僅 餘 由 梵 蒂 岡 任 命 的 九 十 二 歲 萬 縣 教 區 段 蔭 明 主 教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知 道 龔 樞 機 曾 被 監 禁 三 十 多 年 , 並 為 教 會 付 出 了 很 多 。

段蔭明:龔樞機為教會付出很多
馬 尼 拉 總 教 區 辛 海 綿 (Jaime Sin) 樞 機 是 首 位 獲 中 國 政 府 批 准 在 龔 樞 機 假 釋 期 間 會 見 他 的 教 會 高 層 人 員 , 他 於 三 月 十 三 日 發 表 悼 辭 , 表 示 對 樞 機 的 逝 世 感 到 很 難 過 。

辛 樞 機 說 : 他 是 一 位 摯 愛 的 弟 兄 和 摯 友 , 當 我 在 一 九 八 六 年 第 一 次 在 上 海 和 他 會 面 時 , 我 在 他 身 上 立 時 見 到 被 釘 十 字 架 的 基 督 。 在 他 的 簡 樸 中 , 他 發 出 一 線 不 屬 塵 世 的 光 芒 。」

「我 猶 記 得 他 在 我 擺 設 的 午 宴 上 , 詠 唱 拉 丁 文 的 《你 是 伯 多 祿》 , 當 時 也 有 中 國 官 員 在 場 。 他 的 舉 動 確 實 是 非 常 勇 敢 大 膽 , 他 在 愛 國 教 會 和 政 府 代 表 面 前 , 表 達 對 宗 座 的 忠 誠 。」

辛海綿樞機:勇敢表達忠誠
另 一 方 面 , 華 北 的 教 會 消 息 人 士 對 天 亞 社 說 , 地 下 主 教 和 神 父 對 龔 樞 機 的 逝 世 感 到 很 難 過 。 在 天 津 、 河 北 石 家 莊 和 甘 肅 天 水 的 地 下 教 會 團 體 均 舉 行 了 追 思 彌 撒 , 表 揚 這 位 精 神 領 袖 , 儘 管 他 們 對 樞 機 的 生 平 所 知 不 多 。

龔 樞 機 於 三 月 十 二 日 零 晨 三 時 零 五 分 因 胃 癌 在 美 國 康 納 涅 州 斯 坦 福 姪 兒 龔 民 權 家 中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八 歲 。 喪 禮 於 三 月 十 八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在 斯 坦 福 舉 行 。

他 於 一 九 0 一 年 八 月 二 日 在 上 海 出 生 , 聖 名 依 納 爵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 一 九 四 九 年 獲 祝 聖 為 蘇 州 教 區 主 教 。 翌 年 , 他 獲 委 任 為 上 海 教 區 主 教 , 兼 任 蘇 州 教 區 及 南 京 教 區 主 教 。 樞 機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遭 逮 捕 , 六 0 年 被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 單 獨 囚 禁 三 十 年 , 一 九 八 五 年 假 釋 , 一 九 八 八 年 獲 准 前 往 美 國 治 病 , 自 此 旅 居 斯 坦 福 。

一 九 七 九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把 當 時 仍 繫 獄 的 龔 主 教 擢 陞 為 樞 機 , 但 這 項 任 命 一 直 「默 存 心 中」 , 至 一 九 九 一 年 才 公 布 。
2000 年 3 月 26 日


 

龔品梅樞機離世十載
陳樞機與港信徒獻祭

陳 日 君 樞 機 三 月 十 二 日 與 一 批 香 港 信 徒 為 逝 世 十 周 年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獻 祭 。

逾 四 十 位 信 徒 當 晚 在 筲 箕 灣 的 慈 幼 會 修 院 奉 獻 彌 撒 , 紀 念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逝 世 十 周 年 。 生 於 上 海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讚 揚 龔 樞 機 和 其 他 忠 於 教 會 的 無 名 英 雄 , 令 信 徒 感 到 光 榮 ; 他 盼 望 內 地 信 徒 能 夠 自 由 地 實 踐 教 宗 有 關 信 仰 生 活 的 指 示 。

彌 撒 由 多 位 祖 籍 上 海 的 信 徒 籌 辦 , 席 間 參 禮 者 為 中 國 教 會 和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祈 禱 。 榮 休 主 教 陳 樞 機 講 道 時 , 憶 述 龔 樞 機 為 堅 持 信 仰 而 入 獄 的 經 歷 。 他 說 , 該 台 彌 撒 以 拉 丁 文 舉 行 , 是 紀 念 龔 樞 機 生 前 致 力 教 授 學 生 拉 丁 文 以 培 育 聖 召 。 陳 樞 機 說 , 教 宗 二 0 0 七 年 致 中 國 信 徒 的 信 函 肯 定 , 苦 難 為 教 會 帶 來 勝 利 , 信 徒 應 為 龔 樞 機 等 人 的 忠 貞 而 感 恩 。

龔 品 梅 樞 機 一 九 0 一 年 八 月 生 於 上 海 浦 東 , 三 0 年 晉 鐸 , 四 九 年 獲 任 命 為 蘇 州 主 教 , 五 0 年 獲 任 命 為 上 海 主 教 、 兼 任 南 京 及 蘇 州 主 教 。 他 一 九 六 0 年 被 當 局 判 囚 , 八 五 年 獲 假 釋 , 八 八 年 往 美 國 治 病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七 九 年 把 當 時 仍 在 獄 中 的 龔 品 梅 擢 升 為 樞 機 , 惟 把 任 命 「默 存 心 中」 , 至 九 一 年 才 公 布 。 龔 樞 機 二 0 0 0 年 三 月 十 二 日 在 美 國 安 息 主 懷 。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高 級 研 究 員 林 瑞 琪 博 士 彌 撒 後 對 本 報 說 , 龔 樞 機 的 經 歷 至 今 仍 然 重 要 , 有 助 內 地 神 職 人 員 和 信 徒 面 對 當 局 政 策 時 保 持 獨 立 意 志 和 良 知 。 他 說 , 龔 樞 機 見 證 上 海 教 會 的 領 導 工 作 , 從 耶 穌 會 傳 教 士 過 渡 至 國 籍 司 鐸 , 樞 機 亦 在 磨 難 中 展 現 出 勇 氣 。
2010 年 3 月 21 日



紀念龔品梅樞機逝世十周年
「追思、感恩、祈福」彌撒陳樞機講道詞

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三月十二日假筲箕灣的慈幼會修院,與一批香港信徒為逝世十周年的龔品梅樞機獻祭,以下是樞機當日講道詞:

「追 思」 。 我 認 識 過 教 難 前 的 龔 神 父 , 我 認 識 過 從 監 獄 裡 出 來 的 龔 主 教 。

上 海 教 區 那 時 是 耶 穌 會 領 導 的 , 我 們 伯 多 祿 堂 區 的 主 任 司 鐸 是 法 籍 耶 穌 會 士 , 但 我 認 識 的 兩 位 校 長 卻 是 教 區 神 父 : 磐 石 小 學 的 張 維 屏 神 父 及 震 旦 附 中 的 龔 品 梅 神 父 , 他 們 兩 位 又 是 好 朋 友 。

我 在 震 旦 附 中 讀 了 初 中 一 。 龔 校 長 神 父 特 別 關 心 我 們 天 主 教 同 學 。 每 月 有 月 省 彌 撒 , 彌 撒 後 請 我 們 吃 粥 , 和 我 們 親 切 談 話 。 他 又 教 我 們 初 級 拉 丁 文 , 說 是 要 我 們 學 輔 祭 , 其 實 他 暗 暗 希 望 我 們 中 有 人 進 修 院 。

讀 完 初 中 一 我 就 進 了 慈 幼 會 備 修 院 , 後 來 更 離 開 上 海 來 香 港 進 初 學 院 。 龔 神 父 就 在 那 時 獲 任 蘇 州 主 教 , 再 獲 任 上 海 主 教 , 他 當 然 知 道 天 主 揀 選 了 他 在 教 難 中 作 祂 的 見 證 。 他 領 導 全 教 區 準 備 應 付 即 將 來 臨 的 暴 風 雨 , 每 天 早 上 各 聖 堂 都 滿 是 教 友 , 神 父 們 在 彌 撒 中 都 講 道 理 。 尤 其 為 青 年 們 , 很 多 是 參 加 聖 母 軍 的 , 主 教 的 領 導 帶 來 了 一 股 莫 大 的 勇 氣 。 當 在 公 審 台 上 龔 主 教 被 推 到 麥 克 風 前 要 他 認 罪 時 , 他 高 呼 「耶 穌 君 王 萬 歲 !」 青 年 們 和 群 眾 也 回 應 了 「耶 穌 君 王 萬 歲 !」

在 三 十 年 鐵 窗 生 涯 後 龔 主 教 被 釋 放 而 軟 禁 在 徐 家 匯 , 我 有 幸 去 探 訪 了 他 。 他 親 切 接 待 了 我 , 那 時 他 最 高 興 的 是 終 於 又 能 每 天 獻 彌 撒 , 他 帶 我 去 看 他 獻 祭 的 小 祭 台 。 他 也 把 本 份 經 書 (每 日 禮 讚) 看 如 寶 貝 。 是 祈 禱 的 精 神 支 持 了 他 , 成 了 教 難 中 的 巨 人 !

「感 恩」 。 彌 撒 是 感 恩 祭 。 我 們 今 天 感 恩 的 主 題 當 然 是 信 仰 。

耶 穌 在 宗 徒 們 身 上 建 立 了 教 會 , 傳 教 士 把 從 宗 徒 傳 下 來 的 信 仰 帶 給 了 我 們 。 中 華 信 徒 沒 有 辜 負 了 傳 教 士 的 心 血 , 他 們 在 暴 風 雨 中 為 信 仰 作 出 了 燦 爛 的 見 證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了 一 百 二 十 位 聖 人 , 但 還 有 無 數 無 名 英 雄 , 尤 其 是 在 最 近 這 幾 十 年 內 殉 道 的 烈 士 , 希 望 教 會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也 介 紹 他 們 給 整 個 教 會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再 三 稱 讚 中 國 教 會 的 忠 貞 信 徒 。 在 二 0 0 六 年 的 聖 斯 德 望 瞻 禮 日 , 和 在 他 致 中 國 教 會 的 信 上 他 說 : 「我 的 心 特 別 接 近 那 些 毫 不 妥 協 而 忠 於 聖 座 的 信 徒 , 我 們 敬 佩 他 們 的 勇 氣 , 求 主 堅 固 他 們 , 眼 前 看 來 他 們 好 像 徹 底 失 敗 , 但 他 們 要 堅 信 : 他 們 為 信 仰 所 受 的 苦 難 一 定 會 給 教 會 帶 來 勝 利 。」

我 們 香 港 教 會 能 自 由 、 安 樂 地 生 活 我 們 的 信 仰 , 是 莫 大 福 分 , 我 們 要 珍 惜 這 份 自 由 , 感 謝 天 主 的 保 佑 !

「祈 福」 。 當 然 我 們 也 應 該 特 別 為 國 內 處 於 水 深 火 熱 中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祈 禱 。

地 下 團 體 的 兄 弟 姊 妹 在 長 年 奮 鬥 至 今 已 很 累 了 , 有 些 灰 心 了 , 又 因 為 有 人 誤 解 教 宗 的 信 , 思 想 混 亂 了 ; 又 不 易 得 到 及 時 的 、 正 確 的 指 示 而 造 成 內 部 分 裂 了 。

地 上 團 體 的 主 教 們 差 不 多 全 部 被 教 宗 接 納 歸 回 普 世 教 會 了 。 其 中 果 然 有 勇 敢 表 明 正 確 立 場 的 , 可 是 也 有 幾 位 尚 未 歸 來 , 更 有 那 些 雖 由 教 宗 接 納 但 還 口 口 聲 聲 支 持 獨 立 自 辦 教 會 的 。 其 他 地 上 的 主 教 們 在 強 勢 的 利 誘 、 威 迫 下 掙 扎 , 猶 疑 。 我 們 沒 有 體 驗 過 他 們 的 困 境 沒 有 資 格 批 評 他 們 , 只 有 為 他 們 祈 禱 , 願 他 們 都 能 效 法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榜 樣 。

讓 我 們 也 為 教 廷 祈 禱 , 願 大 家 都 認 真 遵 循 教 宗 牧 函 的 指 示 , 幫 助 我 們 國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早 日 獲 享 正 常 的 信 仰 自 由 。

讓 我 們 也 為 我 們 自 己 祈 禱 。 願 這 四 旬 期 幫 助 我 們 誠 心 歸 向 天 主 , 如 今 日 福 音 所 叮 囑 , 要 全 心 、 全 靈 愛 我 們 唯 一 的 天 主 , 因 為 , 如 歐 瑟 亞 先 知 所 說 , 只 有 信 賴 上 主 的 人 是 聰 明 的 , 上 主 疼 愛 我 們 ; 不 要 把 希 望 放 在 別 的 東 西 上 。

十 年 前 我 去 參 與 了 龔 樞 機 的 喪 禮 , 第 二 天 單 樞 機 把 龔 樞 機 遺 體 送 去 加 州 , 和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遺 體 放 在 一 處 , 不 知 天 主 會 否 賜 我 大 恩 , 有 一 天 把 龔 樞 機 送 回 上 海 , 陪 鄧 主 教 回 去 廣 州 ?
2010 年 3 月 21 日


因基督被囚的上海龔品梅主教, 天主教中國主教團秘書處.
恭祝上海龔品梅主教榮升樞機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