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inal SHAN, Kuo-Hsi Paul SJ
單國壐樞機
 

 

單國壐樞機主教年表

1923 12  3 生 於 河 北 省 濮 陽 縣 (1952 年 改 隸 河 南 省) 。
1946 年  9 11 在 北 平 入 耶 穌 會 初 學 。
1948 年  9 12 在 北 平 發 初 願 。
1963 年  2 2 在 越 南 首 德 發 末 願 。
1955  3 18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神 父) ,晉 鐸 後 任 宿 霧 Cebe City 聖 心 中 學 中 文 部 主 任 。
1959 年 ~ 1961 在 羅 馬 額 我 略 大 學 攻 讀 神 修 學 獲 得 博 士 學 位 。
1963 年 ~ 1970 任 耶 穌 會 彰 化 靜 山 文 學 院 、 初 學 院 、 避 靜 院 院 長 及 初 學 導 師 。
1970 5 月 ~ 1976 8 任 台 北 蘆 洲 天 主 教 徐 匯 中 學 校 長 。
1976 10 出 任 光 啟 社 社 長 。
1979 11 15 當 選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1980 2 14 晉 牧 就 職 。
1987 4 7 當 選 天 主 教 中 國 主 教 團 主 席 (1988/4/1 更 名 為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連 任 五 屆 主 席 , 歷 時 十 八 年 。
1991 3 4 當 選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19916 17 就 職 。
1998 1 18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布 任 命 為 樞 機 主 教 。
1998 2 21 在 梵 蒂 岡 接 受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正 式 冊 封 為 樞 機 主 教 , 為 第 六 位 華 人 領 受 樞 機 主 教 榮 銜 者 。
2006 1 5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職 務 榮 休 。
2006 6 12 陳 總 統 於 總 統 府 頒 發 大 綬 一 等 景 星 勳 章 , 表 彰 其 長 期 奉 獻 教 會 、 促 進 中 梵 邦 誼 等 卓 越 貢 獻 。
2006 7 體 檢 經 醫 師 證 實 罹 患 肺 腺 癌 。
2006 12 16 「當 基 督 遇 見 佛 陀 - 慈 悲 與 博 愛」 與 星 雲 大 師 於 台 北 國 父 紀 念 館 舉 辦 世 紀 對 話 。
2007 8 月 ~ 2012 4 舉 辦 「生 命 的 告 別 系 列 ── 我 的 人 生 思 維 、 划 向 生 命 的 深 處 、 活 出 精 采 的 生 命」 等 系 列 演 講 , 巡 迴 全 省 各 教 區 、 各 大 監 獄 、 大 學 院 校 、 高 中 職 校 、 政 府 機 構 、 國 際 社 團 、 不 同 的 宗 教 團 體 、 公 益 團 體 等 , 共 舉 辦 219 場 演 講 。
2008 2 23 與 法 鼓 山 聖 嚴 法 師 舉 行 「生 死 大 問」 對 話 於 台 北 。
2008 6 14 單 樞 機 與 聖 嚴 法 師 於 政 治 大 學 公 共 政 策 論 壇 「人 類 生 命 的 再 生 與 複 製 - 科 技 突 破 與 宗 教 關 懷」 之 議 題 與 學 者 等 對 話 。
2009 9 2 與 達 賴 喇 嘛 舉 行 「天 法 自 然 - 人 與 大 自 然 對 話」 宗 教 交 談 於 高 雄 漢 神 巨 蛋 國 際 會 館 9F
2009 9 13 法 鼓 山 主 辦 / 葉 樹 姍 主 持 , 單 樞 機 與 昭 慧 法 師 / 楊 蓓 教 授 / 單 德 興 教 授 對 談 於 世 貿 國 際 會 議 廳 大 會 堂 。
2009 11 1 榮 獲 第 五 屆 「總 統 文 化 獎 - 和 平 獎」 馬 總 統 親 臨 頒 獎 表 揚 於 霧 峰 林 家 花 園 。
2009 11 12 榮 獲 第 八 屆 「國 家 公 益 獎」 由 行 政 院 吳 敦 義 院 長 頒 奬 表 揚 於 台 北 圓 山 大 飯 店 。
2012 8 22 於 台 北 新 店 耕 莘 醫 院 18:42 因 器 官 衰 竭 蒙 主 恩 召 高 壽 九 十 。

 參考資料: 單國壐樞機主教專欄

 

Taiwan bishop among 22
named cardinal by Pope

Almost on the eve of his departure for Cuba, Pope John Paul II named 22 new cardinals on Sunday, 18 January. Among them was Bishop Paul Shan Kuo-hsi, 74, of Kaohsiung, Taiwan.

Bishop Shan was born in Puyang, Diocese of Daming, mainland China, on 3 December 1923 and was ordained a member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on 18 March 1955.

As a Jesuit, then Father Shan spent a number of years as director of novices in Taiwan and before becoming a bishop, was president of the Kwangdu Programme Service, a Catholic media service in Taiwan.

Appointed bishop of Hwalien on 15 November 1979, he was ordained a bishop on 14 February 1980. On 4 March 1991, Bishop Shan was transferred to the diocese of Kaohsiung. At present he is the head of the Taiwan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Cardinal elect Shan will bring to three the number of Current Chinese cardinals, the other two being Cardinals John Baptist Wu Cheng-chung, bishop of Hong Kong and Igantius Gong Pinmei, the last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In the Holy Father’s announcement, he said that he would induct the new cardinals in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on 21 February, the vigil of the Feast of the Chair of St. Peter.

They include the archbishops of Belo Horizonte (Brazil), Chicago (US), Dar-es-Salaam (Tanzania), Genova and Palermo (Italy), Lyon (France), Madrid (Spain), Mexico City (Mexico), Toronto (Canada) and Vienna (Austria).

Two of the new cardinals will remain secret (in pectore) for the time being although some speculate one might be from mainland China.

Bishop Shan said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on 19 January: “My appointment as cardinal is not for me personally… but for the whole Chinese church because the pope cares for and loves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When asked about the political implications of his appointment, Cardinal-elect Shan said: “The pope is only concerned about pastoral matters. My appointment is not and should not be connected to political issues.”

Cardinal Wu along with Bishops Zen and Tong sent the following warm letter of congratulations on 19 January.


Your Excellency,

We have heard the wonderful news that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I has raised you to the dignity of Cardinal in our Holy Roman Catholic Church. Representing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we offer you our heartfelt congratulations. Your appointment is one more proof that the Holy Father loves and honours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Your deep spirituality, great love of God, tireless service of the people, your great vision, zealous and conscientious fulfillment of your pastoral duties are greatly admired by people both within and outside the church. It is most appropriate that you have been made a prince of the church and advisor to the Holy Father. All Chinese Catholics will feel greatly honoured by your elevation to the Cardinalate.

We promise you our continued support and whole hearted cooperation. We ask God to bestow his blessings upon you and help you to make many more contributions to the universal church. May the Lord be with you always.

Fraternally yours in Christ,

His Eminence Cardinal John B. Wu
Joseph Zen, Coadjutor 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Tong,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25 January 1998

 

 

Chinese bishops welcome naming of Cardinal Shan
The appointment of a Taiwan bishop is a reassurance of the pope’s concern for the church in Taiwan, which is part of the Chinese church

The elevation of Bishop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ill help promote evangelization in the church in Taiwan, according to Church leaders in Taiwan and Hong Kong.

Pope John Paul II announced on 18 January the creation of 22 new cardinals, including Jesuit Bishop Shan, whom he will officially induct at the Vatican on 21 February, the vigil of the Feast of the Chair of St. Peter.

The nomination of Cardinal Shan, Taiwan’s first cardinal since the death of Cardinal Paul Yu-pin in 1978, has raised hopes for the local church, Father John Wu Chung-yuan, secretary general of Taiwan’s episcopal conference, said on 19 January.

The nomination was an internal church affair which would not affect the relations of Taiwan, China and the Holy See, Father Wu insisted, adding that it is also a recognition of Cardinal Shan’s dedication and leadership.

“It [the nomination] has nothing to do with politics, as the pope chooses his closest advisers to lead his flock pastorally,’ Monsignor Joseph Chennoth, charge d’affaires at the Taipei-based Apostolic Nunciature in China, said.

The pope selects as cardinals people who are well qualified for dedicated service to the local and universal church, outstanding in doctrine and morals,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the Vatican official added.

Bishop Andrew Tsien Chich-ch’un of Hualien said that the appointment is a reassurance of the pope’s concern for the church in Taiwan, which is part of the Chinese church.

The Taiwan church has requested the nomination of a Chinese cardinal for a long time, he added.

Both he and Bishop Joseph Wang Yu-jung of Taichung noted the appointment is recognition of Cardinal Shan’s contribution to the local church, especially as president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Bishop Joseph Cheng Tsai-fa of Tainan said he shared the joy of the news with about 3,000 students at a church school in the morning of 19 January. He praised Cardinal Shan’s strong organizing abilities.

Beijing should not be opposed to such an appointment, since it is a religious decision and a matter of pride for the Chinese people, the three Taiwan prelates noted.

Auxiliary Bishop John Tong Hon of Hong Kong also shared the same view that nomination is purely a religious appointment and is good news for the Chinese Church and Chinese people.

Cardinal Shan is a good choice for his spirituality, humility, diligence and vision for the church. Cardinals and bishops have dual responsibilities, for their own dioceses as well as for the universal church, he added.

Anthony Lam Sui-ki, executive secretary of the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in Hong Kong, said that, among the Chinese bishops, Cardinal Shan had participated most in the work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The new Taiwanese cardinal’s determination, efficiency in administration and good memory are great assets, Lam added.

A bishop in mainland China, who is not recognized by the government, said he thanked God for the appointment of the new cardinal, though they had never met. The nomination is an encouragement for all Catholics in China, he added.

Cardinal Shan was born in Puyang, Hebei Province, in mainland China in 1923. Ordained a priest in 1955 in Baguio City, the Philippines, he went to Vietnam in 1961 to work as a spiritual director at the novitiate there.

In 1963, he returned to Taiwan and became novice master at the Jesuit novitiate in Changhua. Later, he headed the Jesuit-run audiovisual centre Kuangchi Program Service and was a board member of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He was named bishop of Hualien in 1979 and in 1991 was transferred to Kaohsiung, his present diocese in southeastern Taiwan. He has been the president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since 1987.

‘I’m not worthy of the cardinalate because I’m just an ordinary man.!

The newly nominated cardinal from Taiwan says his appointment indicates Pope John Paul II’s concern and encouragement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including Taiwan.

Saying he does not feel pressured by the new title,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said, “God knows how much one person can do, and he does not ask more than one is capable of.”

“I’m not worthy of the cardinalate because I’m just an ordinary man without much contribution to the church,” the new cardinal said on 19 January, one day after the pope named him among 19 new cardinals.

“However, looking from another perspective, the appointment means the pope’s concern and encouragement to the church in China, including Taiwan,” he added.

The Jesuit cardinal said his appointment is simply a religious one, which should not affect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Taiwan and the Vatican. However, he said he hopes for better relationships among the three entities.

In the coming years, the 74-year-old cardinal expects to share more work in the universal church and travel more to Rome, where he visits frequently.

“We thank the grace of our order’s founder Saint Ignatius of Loyola, and have to work harder for the Church,” Chinese Jesuit Provincial Father Beda Liu Chia-cheng said on 19 January.

The appointment is an encouragement to the Jesuits, he added.

Noting that the appointment carries a “significant meaning”, Taiwan’s foreign affairs ministry spokesperson asserted that Taipei-Vatican relations are steady. The Holy See is the only state in Europe that keeps full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Father Jacques Kupers, provincial of the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said “Bishop Shan was probably honoured for his achievements especially on the level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In the pope’s 18 January announcement, he said he also created two other cardinals “in pectore,” whose names he chose not to reveal. There were rumours here that they are bishops in China and Vietnam.

Cardinal Shan said he knew nothing of the matter, adding that to name cardinals “in pectore” means those prelates are in difficult situations, otherwise they could certainly enhance communion in the church.

Anthony Lm Sui-ki, senior researcher at the Hong Kong diocesan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said that even if a cardinal “in pectore” is in China, he did not see any negative impact on the China church as the name is withheld.

His view was shared by Precious Blood Sister Beatrice Leung Kit-fun in Hong Kong, another China church observer. China uses political means to resolve religious affairs, while the pope uses religious means to handle religious affairs, she added.

A Jesuit priest said it was not surprising to have a cardinal “in pectore” in China, if it is true, as there are cardinals now in Hong Kong and Taiwan and there should be one in China.

Auxiliary Bishop John Tong Hon of Hong Kong maintained that the identities of the two “in pectore” cardinals were media speculation.

 
1 February 1998

 

 

Taiwan Bishop Shan receives cardinal’s hat

Bishop Paul Shan Kuo-hsi took his place among the 19 bishops Pope John Paul II inducted in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on 21 February, by placing the red, three-cornered biretta on each of their heads, an act that symbolizes their role as the “princes” of the church.

In a separate ceremony on 22 February, the pope gave each of the new cardinals a ring.

The new cardinals range in age and style from Adam Kozlowiecki, a humble, 87-year-old Polish missionary in Africa and the oldest of the new cardinals, to 53-year-old Dominican Archbishop Christoph Schoenborn of Vienna, a scion of Bohemian nobility who along with being the youngest cardinal is his family’s third cardinal.

Pope John Paul has now named 106 - or 86 percent - of the 123 cardinals eligible to choose his successor. The church now has 165 cardinals, 123 of whom at present are of voting age. The average age of voting cardinals now stands at 71.

The consistory was only the second one known to have taken place outside of St. Peter’s Basilica, but the anticipated crowd and unseasonably warm winter weather led Vatican officials to move the ceremony outdoors.

One of the 20 candidates previously announced by the Holy Father, Archbishop Alberto Bovone, was in the hospital recovering from a serious operation. The archbishop, pro-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Causes of Saints, received the biretta there from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Cardinal Angelo Sodano.

The other 19 new cardinals, including Jesuit Bishop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Taiwan, were formally inducted in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a ritual introduced in the consistory of 28 June 1991.

After a greeting, the pope read the formula of creation and solemnly proclaimed the names of the new cardinals. A liturgy of the word followed.

During his homily Pope John Paul told the new cardinals to look to the third millennium of Christianity as an “occasion of renewal for believers”.

They are called with the other cardinals worldwide to assist the pope in leading the ship of St. Peter on its voyage across history, he continued, asking them to be his closest pastoral collaborators. The new cardinals then declared their faith before the pope, who placed the biretta on the head of each as they knelt in turn before him.

In the rite, the pope explained that the red colour signified “that you are ready to act with fortitude, even to the point of spilling your blood for the increase of the Christian faith, for peace and harmony among the people of God, for freedom and the spread of the Holy Roman Catholic Church.”

They were each also assigned a church of Rome, a concrete manifestation of their participation in the pastoral mission of the bishop of Rome.

The ring that the cardinals received on 22 February, the Feast of the Chair of St. Peter further symbolizes their intimate connection with the pope.

The new cardinals come from 13 countries: 11 are Europeans, 7 are North or South Americans and 1 each is from Asia and Africa.

Cardinal Shan was accompanied by more than 300 Chinese from Taiwan.

His curriculum vitae listed him as a member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Social Communications and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Much media attention was given to Cardinal Kozlowiecki, who spent five years in the Nazi concentration camp at Auschwitz, Poland, with 24 of his conferrers before being sent to Africa as a missionary. Some 2.5 million people were exterminated at Auschwitz.

After retiring as bishop of Lusaka, Cardinal Kozlowiecki returned to the work of a “simple missionary” until the present. In a letter of thanks to the pope, he wrote that his fellow missionaries “have taught me how to be a good religious Jesuit and how to be a good priest. Now I have to learn by myself how to be a good cardinal, because they did not teach me that.”

 
1 March 1998

 

 

Taiwan cardinal urges Catholics to live Gospel values

Newly inducted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has called on Catholics in Taiwan to uphold family values and to create a new society that shows concern for the poor and marginalized.

Catholics must restore family life and moral values while showing concern for single-parent families and children of broken homes, Cardinal Shan told some 3,000 Catholics from all parts of Taiwan at a Thanksgiving Mass on 28 February.

The Mass celebrating his entry in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as held at the auditorium of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near Taipei.

The new cardinal also called for interreligious co-operation ot create a new society that respects human dignity, social justice, rule of law, democracy and freedom, as well as caring for the elderly without family support, indigenous people, migrant workers, prisoners and other marginalized people.

To prepare for the third millennium, he asked Catholics to support the local church’s upcoming New Century, New Evangelization Convention, which aims to formulate appropriate ways of evangelization to meet the needs of the new era and to face new problems confronting the people.

The convention was outlined in a pastoral letter last April of the Taiwan bishops’ conference on The New Century, New Evangelization.

Marking 1998 as the Year of the Holy Spirit, Cardinal Shan presented representatives from each diocese a pair of red candles, symbolizing the zeal of mission in Taiwan.

The Mass was offered for those who died or suffered in the 16 February air crash near the Taipei airport.

The new cardinal and other church people had gone to pray at the crash site right after their return from Rome.

 
15 March 1998

 

 

Taiwan cardinal expresses hopes for Asia Synod

Among the immediate tasks of new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74, president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in Taiwan, will be to participate as the relator-general in the Special Assembly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for Asia, to be held 19 April to 14 May at the Vatican.

ASIA FOCUS: Is it realistic to deal with the “problems of Asia” at the synod when the concept of Asia is so vague and the nations which are called “Asian” are so diverse?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There is no need to repeat the great differences among the various countries that we call “Asian”. But I think that there are also some common issues and concerns. Problems of poverty are present in a number of countries; justice is an issue in all the Asian societies; minorities and aborigines - (there are) an estimated 100 million aborigines in Asia! - live precariously in most countries, including economic “giants” like Japan. The great richness of cultures and religions remind us of the importance of inculturation and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In the Synod for America, the bishops discussed international debt and other related problems. Do you foresee that the financial crisis prevailing in Asia will be echoed in the coming synod?

In the “Instrumentum Laboris” (working paper) there is nothing specifically related to this problem, because the crisis has emerged suddenly and only recently. It did not exist when the draft of the agenda was drawn up. But I would expect that the bishops of the countries affected by the crisis will bring it up. After all, it touches upon the real life of real people, and you can’t cut if off from the pastoral concern of the Asian bishops.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church you serve in Taiwan, which are the “good points” (the advantages) of becoming cardinal?

The main point has been the positive reaction to the announcement, because it has shown once more the concern of Pope John Paul II for China and the Chinese people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reality it is nothing new. Since 1980, on his trip to the Philippines, and on many other occasions, the pope has expressed his pastoral interest in China. In Taiwan, naturally perhaps, my appointment has been received with great joy not only on the part of the Catholics but also on the part of many non-Catholics.

 29 March 1998

 

 

Taiwan Cardinal Shan Visits Hong Kong

The church’s latest Chinese member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aiwan Cardinal Paul Shan Kuo-hsi of Kaohsiung paid a brief visit to Hong Kong on 15 June.

The cardinal, who was travelling to Bangkok for a meeting of the Federation of Asian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FABC), used the stopover to meet privately with fellow Chinese Cardinal John Baptist Wu. Also present during the meeting at the Catholic Diocesan Centre were Bishop Joseph Zen and Bishop John Tong.

The Taiwan prelate thanked Cardinal Wu for his congratulations at the announcement in January of his appointment as cardinal and for sending Bishop Zen and Bishop Tong to visit Taiwan earlier this year. Pope John Paul II named 22 new cardinals on 18 January and the Jesuit bishop received his red biretta on 21 February. He became the third Chinese cardinal, along with Cardinal Wu and Cardinal Ignatius Gong Pinmei, the last Vatican-appointed bishop of Shanghai.

Carding Shan said he was optimistic about the chances of the pope visiting Hong Kong next year. Participants at the recent Asian Synod in Rome had given Hong Kong the highest number of votes when suggesting possible sites for the pope to present his final apostolic exhortation on the synod. But, Cardinal Shan said the visit will “depend on the situation at the time and on whether Beijing welcomes it”.

If the pope does choose to visit Hong Kong, Cardinal Shan said he hopes “that the Beijing government will know that it will not be a visit by a head of state. It will just be a pastoral visit by a religious leader.”

Cardinal Shan said the pope was deeply concerned about the church in China, as was shown when the pope referred to Chinese Catholics in both his opening and closing speeches at the Asian Synod.

Along with Bishop Zen, the cardinal was appointed to the Post-Synodal Council which will help the pope prepare his apostolic exhortation on the synod’s findings. The fact that there are two Chinese bishops on the council also reflects the pope’s love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he said.

Regarding a possible thaw in Sino-Vatican relations, Cardinal Shan said he saw “little sign of this.”

“The basic barrier [to improving relations] is Beijing’s insistence that the Vatican should not interfere in the affairs of the Chinese Church regarding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the division of dioceses, the establishment of seminaries and Religious congregations and other affairs of the church,” Cardinal Shan said. “In those Western democratic societies that follow the principal of 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 the pope is directly involved in the church’s internal affairs. But those countries do not see it as interference in their internal affairs. For Beijing, internal affairs include the affairs of the church. If this stance does not change it is unlikely that there will be a break-through in Sino-Vatican relations.”

As for the Vatican’s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the cardinal denied that this was a source of conflict. “The Taiwan factor is not an important barrier,” he said.

Cardinal Shan, while also bishop of Kaohsiung, is the chairman of the Chinese Regional Bishops’ Conference of Taiwan, a post he has held for 11 years. He is closed involved in a number of Vatican congregations including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nd Mass Communications. Next year he will preside over the World Congress of Priests which will be held in Mexico.

In Bangkok, Cardinal Shan will be working on setting the date and theme of the next FABC general meeting. He said the meeting was likely to be held next year or in 2000 - after the pope has presented his final statement on the Asian Synod. The topics will cover ways to implement the synod’s findings, he said.

 
21 June 1998

 



Taiwan Cardinal Shan diagnosed with lung cancer

Paul Cardinal Shan Kuo-hsi, former bishop of Kaohsiung, Taiwan, has been diagnosed with lung cancer.

The Taipei-based Chinese Regional Bishops’ Conference in Taiwan issued a press release on 17 August signed by its secretary general, father John Chen Kun-chen.

According to the release, Cardinal Shan, 82, has a small tumour in one of his lungs, but the malignancy has not spread.

The report stated that the cardinal has accepted the fact calmly with a religious spirit and will cooperate with his doctor for treatment. “He does not wish to disturb others, but only asks all of us to pray for him so that he can fully carry out God’s will.”

In January, Pope Benedict XVI accepted Cardinal Shan’s resignation as bishop of Kaohsiung,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made him a cardinal in 1998 and he was president of the Taiwan Bishops’ Conference for 18 years until he stepped down in November of last year.

Father Chen said on 17 August that Cardinal Shan went to Taipei for a medical checkup in mid-July to look into his irregular breathing and that a biopsy confirmed the presence of early-stage lung cancer.

According to Father Chen, the cardinal will remain in Kaohsiung for the time being, but will travel to Taipei for medical treatment as necessary.

Bishop Peter Liu Chen-chung, who succeeded Cardinal Shan as head of the Kaohsiung Diocese, said, he was “a bit surprised” to hear of the diagnosis, as nothing unusual was discovered when the cardinal went for his annual checkup in previous years.

“The cardinal has been healthy, and he has frequently travelled unaccompanied,” the bishop said on 17 August.

The bishop said that Cardinal Shan” asked us not to pray to God for a miracle, but to ask God to strengthen him to accept the time God gives.”

Born in Puyang in Hebei province, northern China, Cardinal Shan, joined the Jesuits in 1946 and then left the mainland to complete his formation for the priesthood.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The Philippines in 1955.

Pope John Paul II appointed him bishop of Hualien in 1979 and bishop of Kaohsiung in 1991.

The cardinal was present for the late pope’s funeral in April 2005 but did not take part in the conclave that elected Pope Benedict XVI because he was over 80 and consequently not eligible to vote.
 27 August 2006

 


Taiwanese cardinal says sickness prompts a new apostolate
Gerard O’Connell

Paul Cardinal Shan Kuo-hsi was diagnosed with lung cancer in mid-2006. However, today, he says that he has come to understand the blessing of his illness, which has opened many doors and enabled him to explain the Catholic faith to non-Christian people “much more than I did in 60 years as a Jesuit “.

The former of the bishop of Kaohsiung he could think of the cancer as a blessing in the sense that “after the diagnosis of the illness, I said a prayer and then calmed down and thought: this is the special will of God for me; he wants to give me a final task for the last part of my life.”

The cardinal said that he learned quickly what it was. “God wants me to give talks to people about the Christian faith, because many people are surprised that I am not afraid of death and, facing death, I am still so calm. So they want to listen to me,” he explained.

Since May 2007, he said that he has given “more than 50 talks, each to an audience of more than 1,000 people.” He has spoken in 14 universities, eight prisons, seven dioceses and to tens of organizations across Taiwan. “Sometimes my talks are carried live on television or radio and reported by secular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he said.

During the last 12 months, “I have explained our Catholic faith to non-Christians much more than I did in 60 years as a Jesuit, because before my sickness, I couldn’t talk directly to the people about my faith as I didn’t know whether they would listen or not,” he pointed out. Now, the cardinal gets direct invitations from people because, as he explains, “They want to listen, they want to know.”

On 5 February more than 100 lung-cancer specialists invited him to speak with them “because they were surprised I could live so long.” He recalled that when “they asked, ‘what means besides medicine do you use?’ I replied, ‘one that you haven’t paid attention to - my faith!’”

Speaking in Rome, Cardinal Shan explained that he has a simple message for his listeners. “My faith, Christianity, is very simple. Just one word, love, because God is love and the nature of God is immense love.” He also explained that he is “not afraid of death, because I know that after death I will enjoy the eternal life of God, which is a life of immense love.”

Cardinal Shan said that he explains the essential points of our faith to his on average 97 per cent non Catholic audiences. Many of them, he said, are hearing about the Christian faith for the first time.

He rejoices that invitations keep coming, but laments that time constraints and the deteriorating health compel him to priorities his time. His top three target groups are intellectuals, like university scholars and doctors, people in prisons and religious groups, including Protestants, Buddhists, Taoists, and also Catholics.

Eight-four-year-old Cardinal Shan was born in Puyang in north-eastern Henan Province. When he was 25, he left mainland China to join the Jesuits and study for the priesthood, just before Mao Zedong and the communists came to power in 1949. Since then, he has only been allowed to return once to his homeland - in 1979. Now, in the twilight days of his life, he wishes to revisit the mainland, but regrets that this is still not possible.

Vatican officials have noted that while Beijing welcomes cardinals visiting from Belgium, France, Scotl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Vietnam, it shows no such readiness to facilitate visits from the world’s two Chinese cardinals, Cardinal Shan or the Shanghai-born bishop of Hong Kong,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to visit the land of their birth.

Cardinal Shan was in Rome in March to attend a meeting of the Commission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set up by Pope Benedict XVI. He expressed optimism about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in the mainland, saying, “Because we are in the hands of God and from history we know that no dictatorial regime will last forever.”

He reflected that: if we compare the actual government of Beijing (toady) with the government of Mao Zedong or Deng Xiaoping, there is a big change, a big change.”

He believes that God uses persecutions and trials to purify us and concluded that despite everything, “the number of Catholic has increased almost five times in over 50 years - and that’s a miracle!”
 
11 May 2008

 

 

Cardinal Shan looks towards elusive mainland

Paul Cardinal Shan Kuo-hsi, who was denied a travel permit to visit the place of his birth on mainland China in June, has done the next best thing by going to a Taiwanese archipelago just off the Chinese coast.

The retired Cardinal Shan went to the Matsu Islands at the end of August, a former military zone a few nautical miles off the coast of China’s Fujian province, but more than 100 nautical miles from Taiwan itself, to speak about peace and love.

During his visit, the retired archbishop of Kaohsiung spoke on life to about 400 residents and military officers stationed there, as well as other guests. He also joined a dialogue with a Buddhist master, Hsing Yun, and Chen Chang-ven, the president of the Red Cross Society of Taiwan, on Charity and Peace, which preceded the opening of an international peace forum on 25 August hosted by the Lienchiang county government.

“Charity seems to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peace, but it is a foundation for it. It is a medicine to eliminate destructive factors to peace, such as selfishness, arrogance and greed,” Cardinal Shan said during the dialogue.

Lienchiang county has two administrations, Lianjiang, which belongs to the mainland and is controlled by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Matsu, the offshore section, which is under Taiwanese control.

Matsu became an important frontline military base in 1949 when the Nationalist Government retreated to Taiwan from mainland China. Military control was lifted in 1992, but the scars of war that still remain remind the Taiwan people why peace should be maintained.

In 2001, as cross-straits relations began to improve, Matsu was chosen as the first location for a direct sea transport link with mainland China.
 11 September 2011

 


 

Taiwan mourns Cardinal Shan as a great man with the common touch

Paul Cardinal Shan Kuo-hsi died in Gengxin Hospital in Taipei, Taiwan, of multiple organ failure at the age of 88 on 22 August 2012 after a six-year battle with lung cancer.

Mourned across the his adopted homeland of Taiwan, his picture appeared on the front page of major newspapers on the following day and tributes were paid to what the media described as a simple man of the ordinary people.

Born on 3 December 1923 in Puyang, China, he entered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Beijing in 1946, completing novitiate and taking his first vows as a Jesuit two years later.

He was sent overseas for further formation and studies. His ordination in Baguio, The Philippines, on 18 March 1955, marked the beginning of what was to prove a rich and varied life of ministry.

The following year he went to Rome for studies at the 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 where he took out a doctorate in spiritual theology, after which he headed to Vietnam.

In 1976, he became the episcopal vicar of Taipei and in 1979 was made bishop of Hualien.

From there he moved to Kaohsiung and remained as the archbishop until retirement in 2006.

Cardinal Shan in remembered as a man with the common touch.

Soon after he arrived in Taiwan he was appointed president of the Kuangchi Television Programme Service, a prolific producer of much-acclaimed life-education programmes for children and young people.

A retired programme director named Chen remembers feeling sorry for him, “Poor him, he came straight from school, he was director of St. Ignatius High School here in Taipei and knew nothing about television,” AsiaNews quoted Chen as recalling.

He related how he went to his office on the day he arrived and held a brick in front of him, “A simple brick, like the ones you use for building,” Chen explained. “I put it on his desk and asked him, ‘What is this?’”

A flustered Father Shan replied, “A brick!”

He then asked the bewildered programme director if he needed a new studio, who explained that the simple things of life can inspire a thousand stories if you have the creativity to be able to tell them.

Father Shan got the point and went off to England to learn how to do it and raise funds to finance his new work.

Chen said that he believes it was those years that gave him the common touch for which he is so lovingly remembered.

“He learned to use simple language, accessible to people, abandoning the exclusively cultural terminology that he had acquired working in schools,” he explained.

Although he lived a rich and creative life as a bishop of the Church, it is his ministry as a man stricken with a life-threatening disease that he is most remembered for today.

In 1988 he was the general rapporteur of the Special Assembly for Asia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held in Rome, where he pushed for invitations to be issued to two bishops from China.

In the wash up they could not come, but their empty chairs served as a reminder to the whole Asian Church that their brother and sisters in China could not join them.

That same year Pope John Paul II made him a cardinal and he was later a prominent figure in the Vatican Commission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But an American Jesuit from the media world in Taiwan said that the amazing thing about his life was the extraordinary visibility among the common people he achieved after he learned that he was seriously ill.

He said that rather than getting him down, or allowing it to morally defeat him, it was the beginning of one of the most fruitful times of his life.

Between November 2007 up to April this year, when he became too weak to continue, he gave 219 talks on death and life, always giving this priority to the medical profession, those in prison and people of all religions.

AsiaNews quoted a monk from a Buddhist temple as recalling, “He always cared for and was involved in the cause of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nd became a constant reference point in Taiwan and the Chinese world in general.

He also told of his dedication to the aboriginal people of the island, describing him as always fighting in defense of the weakest and poorest in society.

In the many talks the cardinal gave around Taiwan, he spoke of the path to the farewell to life and the experience of returning to childhood, first on a physical level and then through total dependency on others.

He repeatedly addressed the question, “Why is this happening to me?” then developed it into a further question, “Why shouldn’t it happen to me?”

He approached his illness not as a condemnation, but as an opportunity and God-given gift that allowed him to open up to others as a friend, letting his weakness speak for him and revealing what he always described as the simplicity of Christian faith, “Just one word, love, because God is love and the nature of God is immense love.”

Oswald Cardinal Gracias, th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Asian Federation of Bishops’ Conferences, said, “The cardinal never gave up his mission to reconcile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bring the word of God, not even during his battle with cancer.”

He recalled him “as a man who has served the Church with joy and dedication” and as a “guide that instilled confidence.”

While Cardinal Shan may have had the gentle touch of a Chinese gentleman, it was he who provoked Pope John Paul II over the backlash from Beijing when the Vatican chose 1 October, the anniversary of the declar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feast day of the Chinese Martyrs.

AsiaNews reported the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as recalling how three days after the canonization in 2000, Cardinal Shan told the pope that the Chinese saints were suffering a second martyrdom, but this time in Rome.

Catholic Chinese communities across the world were asked by their embassies to tone down their celebrations of the canonization and to confine them to church property to keep them out of the public eye.

Beijing launched a fierce campaign against the canonization, the reverberations of which may still be in the air today.

The China Post in Taipei said that Cardinal Shan had been admitted to hospital on 20 August suffering complications caused by pneumonia.

UCA News reported that one of his last wishes was to be reunited with his 88-year-old sister on the mainland whom he had not seen since 1979, when Chinese authorities last granted him permission to enter the country.

However, he did manage to contact her and other relatives by telephone before he lost consciousness.

Early this year, some mothers after being refused a visa to travel to China, he stood in sight of the mainland and waved good-bye to his sister and relatives, as well as the land of his birth.

Archbishop John Hung Shan-chuan said he would try and make arrangements for his sister to travel to Taiwan for his funeral.

Both Ma Ying-jeou, the president to Taiwan, and Sean Chen, the premier, paid tribute to Cardinal Shan, Cabinet spokesperson, Hu Wei-yu, called him a public role model.

The Buddhist organisation, Dharma Drum Mountain, was set to make an award to the cardinal this month for his special contribution to life education in the country.

Master Guo Dong said that it will still go ahead and make the award posthumously.

The body of Cardinal Shan will lie in state at the curia in Taipei until arrangements can be made for his funeral.

Archbishop Hung added, “The cardinal asked for a simple funeral with a paschal candle, a bible and a coffin of the poor, as he wished to be poor at the end.”

Pope Benedict XVI asid in tribute, “In joining you and all who mourn him, including his Jesuit confreres, I commend his priestly soul to the infinite mercy of God our loving Father.”

May he rest in peace.
 2 September 2012

 


Cardinal Shan remembered as a moral legacy to Taiwan

“There are people who push you to look ahead, to be positive and proactive, not to surrender to obstacles. Shan Kuo-hsi was one of these people,” Archbishop Hong Shanchuan said at a Mass for the late cardinal and former archbishop of Kaohsiung in Taiwan on 23 August at Holy Family parish.

Paul Cardinal Shan Kuo-hsi died on 22 August at the age of 88 after a long battle with cancer.

The mayor of Taipei, Hao Longpin, described the late cardinal as a great friend who always encouraged him to work to find a solution rather than confrontation.

He said that the cardinal would say that there is always a way out of problems through creativity and collaboration. “Just look at what he did for young people in recent years, despite, or perhaps because he thought it was better to say thank you to his own illness,” the mayor said.

Over 5,000 people flocked to the funeral Mass for the late cardinal, which was celebrated in simple fashion in the chapel of St. Dominic’s High School in Kaohsiung.

His successor in the diocese, Archbishop Peter Liu Cheng-chung, received a citation at the Mass on behalf of the late cardinal from the president of Taiwan, Ma Ying-jeou.

The archbishop explained, “Having made a vow of poverty, Shan Kuo-hsi asked for a simple funeral without pomp and ceremony.”

He said that no flowers had been accepted and the only decorations in the church were the Easter candle and a crucifix.

Buddhist master, Xing Yung, thanked Cardinal Shan for his humble service as a peace-builder and educator in Taiwan, something which he noted was always contributed in the spirit of deep friendship.

Aboriginal people, who had always been close the late cardinal’s heart, came from across the island to pay their last respects.

In a video, which Cardinal Shan had pre-recorded for the funeral, he said, “I fought to have no remorse for my battle for life. I have had ups and downs and I ask forgiveness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for the things I have not done well.”

He concluded his last words to his people, saying, “I now lie in my coffin with two empty hands, in which I can carry what I accomplished in my life.”

The 87-year-old sister of the cardinal, Shan Ai-yun, was allowed to make the trip from mainland China to be present at the funeral.

The China Times quoted her as saying, “I am very sad, because I will not be able to talk to my brother this time.” She explained that they had planned to try and meet again on this very day.

The Vatican was represented at the funeral by the secretary for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sation of Peoples, Archbishop Savio Hon Tai-fai, who read a message of condolence from Pope Benedict XVI, and both John Cardinal Tong Hon and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made the trip from Hong Kong to mourn their long time friend and colleague.

The mayor of Taipei said he believes that the moral legacy bequeathed by Cardinal Shan is his greatest contribution to Taiwanese society and is particularly important to young Chinese people.

In the days between the cardinal’s death and funeral Mass, over 300 young people gathered in Chayi to celebrate an important legacy of Cardinal Shan, National Youth Day.

Meeting under the theme, 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 the contribution made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minds and spirit of young people was acknowledged by the nuncio to Taiwan, Archbishop Paul Russell, who said, “Some say the Church in Taiwan is old, but I tell you, seeing so many of you, the Church in Taiwan is really young.”

Hao also praised the work that the cardinal did as the president of the Jesuit-run Fu Ren University in Taipei. “He always pushed the island students to compete with their counterparts on the mainland,” he said, “to enrich their formation and open their minds through new exchanges and mutual friendships.”

The dean of the faculty of theology at Fu Ren, Zhan Delong, told AsiaNews, “He was concerned with the formation of priests and seminarians from the continent, as well as those on the island.”

One of the last public appearances made by Cardinal Shan was the ordination of a young Malaysian, a liberal arts graduate from one of Taiwan’s top educational institutes, the National Political University.

Archbishop Hong said that this young man had made a big impact on university students in the city and Cardinal Shan had wanted to do the ordination himself.

However, in the event, he was confined to a wheelchair at the time and could only preside from the side of the sanctuary.

However, the archbishop of Taipei said that when the newly-ordained exchanged the sign of peace with the cardinal, the congregation of young people burst into spontaneous applause.

He quoted the cardinal as saying, “We can make many proclamations and dreams about the future, but the protagonists are the students that we have today in our classrooms.”

Zhan said, “In only a few years he managed to organise an exchange between students of the two sides of the Strait. And even students of theology from the mainland come here to our faculty.”

He described this as being enriching for all, as it helped to refine and compare individual experiences, from which the Taiwanese students especially benefit.
 9 September 2012

 


聖父慈愛沐恩中華教會
台教區單國璽榮昇樞機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上 周 日 (十 八 日) 宣 布 新 委 任 廿 二 位 樞 機 , 當 中 包 括 現 年 七 十 四 歲 的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主 教 。

單 國 璽 主 教 獲 委 出 任 樞 機 , 成 為 中 國 天 主 教 歷 史 中 第 五 位 樞 機 , 也 是 教 宗 首 次 任 命 台 灣 教 區 的 主 教 為 樞 機 。

屬 耶 穌 會 的 單 國 璽 主 教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生 於 河 北 省 濮 陽 , 五 五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八 0 年 就 任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九 一 年 就 任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現 時 是 台 灣 主 教 團 團 長 。

「純宗教決定」
單 國 璽 主 教 在 接 受 本 報 電 話 訪 問 時 謙 虛 地 表 示 : 「這 次 委 任 , 不 是 為 我 個 人 , 因 為 我 個 人 沒 甚 麼 才 能 , 沒 甚 麼 貢 獻 , 而 是 為 整 個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 教 宗 也 是 關 懷 愛 護 整 個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

單 主 教 說 , 他 是 在 一 月 十 九 日 羅 馬 時 間 中 午 十 二 時 , 台 灣 時 間 傍 晚 七 時 , 得 悉 被 委 為 樞 機 的 。 他 說 : 「現 在 , 香 港 有 胡 樞 機 , 台 灣 也 有 一 位 樞 機 。 我 們 兩 地 教 會 , 過 去 一 直 合 作 得 很 好 , 在 禮 儀 , 新 要 理 方 面 就 有 很 好 的 成 績 , 以 後 我 們 還 可 以 繼 續 合 作 。」 他 說 , 就 任 樞 機 以 後 , 他 將 繼 續 現 行 工 作 , 尤 其 繼 續 已 經 籌 備 了 兩 年 、 到 公 元 二 千 年 舉 行 的 新 世 紀 福 傳 大 會 。

至 於 今 次 的 委 任 , 是 否 與 台 梵 和 中 梵 關 係 的 發 展 有 關 , 單 主 教 說 , 教 宗 的 考 慮 主 要 在 牧 靈 方 面 , 是 純 宗 教 的 決 定 , 不 應 與 政 治 拉 上 關 係 。

中國第五位樞機
在 天 主 教 會 內 , 樞 機 俗 稱 紅 衣 主 教 , 也 被 稱 為 教 會 親 王 , 是 教 宗 的 主 要 顧 問 , 其 主 要 職 務 是 協 助 教 會 的 行 政 工 作 , 或 留 在 羅 馬 以 外 的 教 區 負 責 管 理 地 方 教 會 ; 八 十 歲 以 下 的 樞 機 , 有 資 格 選 舉 教 宗 。 過 去 , 合 資 格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機 最 多 有 一 百 二 十 人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目 前 多 增 了 三 個 名 額 。 榮 昇 樞 機 慶 典 將 於 下 月 廿 一 日 舉 行 。

中 國 教 會 歷 任 的 樞 機 依 次 為 北 京 總 教 區 田 耕 莘 (1945 年 昇 任)、 南 京 總 教 區 于 斌 (1969)、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1988)、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1991) 和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1998)
1998 年 1 月 25 日

 


胡牧偕陳湯兩主教
賀單國璽加冠樞機

天 主 教 台 灣 主 教 團 團 長 、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於 本 月 十 八 日 被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擢 陞 為 樞 機 。

本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偕 同 陳 日 君 及 湯 漢 兩 位 主 教 於 一 月 十 九 日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全 體 教 眾 向 樞 機 致 函 祝 賀 , 賀 詞 如 下 :

敬愛的單國璽主教:

欣悉聖父若望保祿二擢陞閣下為樞機,我們謹代表天主教香港教區,特致衷心祝賀。這又是教宗重視和疼愛我中華教會的一大明證。

閣下靈修出色,熱誠事主,謙恭待人,勤盡牧職,高瞻遠矚,深獲教內外人士敬仰;成為教會親王、教宗顧問,實至名歸,亦為我中華教會的莫大光榮。

我們將繼續與閣下精誠合作,互相支持;祈求上主福佑,使 閣下能為普世教會作出更大、更多的貢獻。耑此,順頌

主祺!

胡振中樞機
陳日君助理主教
湯漢輔理主教
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九日
1998 年 1 月 25 日

 

 

教宗擢陞22樞機
其中
2人默存心中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月 十 八 日 擢 陞 廿 二 位 樞 機 , 其 中 兩 人 是 「默 存 心 中」 的 , 有 揣 測 兩 人 其 中 一 人 屬 於 中 國 大 陸 天 主 教 會 。 在 公 布 的 新 任 樞 機 中 , 唯 一 來 自 亞 洲 的 是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

這 是 教 宗 就 職 二 十 年 來 第 七 次 任 命 新 樞 機 , 在 本 月 廿 一 日 的 晉 升 大 典 後 , 全 球 樞 機 人 數 將 達 一 百 六 十 六 人 , 其 中 四 十 三 人 年 過 八 十 歲 , 沒 有 資 格 選 舉 教 宗 。 在 全 體 樞 機 中 , 由 現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擢 陞 的 有 一 百 三 十 四 位 , 佔 總 數 八 成 。 教 宗 上 月 十 八 日 中 午 宣 布 , 擢 陞 廿 二 位 樞 機 , 包 括 五 位 是 宗 座 有 關 部 會 的 代 表 , 他 們 目 前 以 總 主 教 的 身 分 暫 時 主 持 由 樞 機 負 責 的 部 門 , 待 晉 升 樞 機 後 當 會 成 為 正 式 首 長 。 他 們 分 別 是 Jorge Arturo Medina Estevez (聖 事 禮 儀 部 代 理 部 長 ) Alberto Bovone (冊 封 聖 人 部 代 理 部 長)Dario Castrillon Hoyos (聖 職 部 代 理 部 長) Lorenzo Antonetti (宗 座 財 產 管 理 局 代 理 局 長) James Francis Stafford (宗 座 在 俗 教 友 委 員 會 主 席)

八成樞機由現任教宗擢陞
此 外 , 有 十 一 位 新 任 樞 機 是 世 界 幾 國 的 教 區 首 長 , 分 別 是 Christoph Schoenborn (維 也 納)Dionigi Tettamanzi (意 大 利 熱 那 亞)Salvatore De Giorgi (意 大 利 巴 勒 摩) Aloysius Matthew Ambrozic (多 倫 多) Norberto Rivera Carrera (墨 西 哥 城) Antonio Maria Rouco Varela (馬 德 里) Francis Eugene George (芝 加 哥) 、 單 國 璽 (台 灣 高 雄)Serafim Fernandes de Araujo (巴 西 的 貝 羅 奧 利 松 特) Polycarp Pengo (坦 桑 尼 亞 首 都 達 雷 斯 薩 拉 姆)Jean Balland (法 國 里 昂)

教 宗 又 擢 陞 了 三 位 在 宗 座 服 務 多 年 的 總 主 教 為 樞 機 , 他 們 是 Giovanni Cheli (宗 座 觀 光 移 民 牧 靈 委 員 會 主 席) Francesco Colasuonno (宗 座 駐 意 大 利 大 使) Dino Monduzzi (宗 座 內 務 處 處 長)

另 外 一 位 新 任 樞 機 是 波 蘭 籍 的 傳 教 士 、 總 主 教 Adam Kozlowiecki, 二 次 大 戰 期 間 他 曾 給 囚 於 納 粹 集 中 營 , 現 已 退 休 。 他 是 唯 一 年 過 八 十 歲 的 新 任 樞 機 。

除 此 , 有 兩 名 新 任 樞 機 是 「默 存 心 中」 (in pectore) 的 , 即 暫 時 不 公 布 他 們 的 身 分 。 依 聖 教 法 典 , 「默 存 心 中」 者 無 樞 機 的 任 何 義 務 , 也 不 享 有 任 何 權 利 。 當 教 宗 公 布 其 名 字 後 , 則 應 遵 守 義 務 和 享 有 權 利 , 但 其 所 享 之 席 次 權 , 則 始 自 「默 存 心 中」 時 。

舉 例 說 ,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一 九 七 九 年 獲 陞 為 樞 機 , 但 教 廷 未 公 布 他 的 身 分 , 到 九 一 年 他 才 往 羅 馬 領 受 樞 機 紅 冠 , 他 的 席 次 權 便 應 由 一 九 七 九 年 起 計 。
1998 年 2 月 1 日

 


單國璽樞機:教廷保證台梵關係穏固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樞 機 表 示 , 他 的 擢 陞 純 屬 宗 教 決 定 而 非 政 治 事 件 , 若 情 況 許 可 , 他 希 望 能 訪 問 中 國 。

自 教 宗 一 月 十 八 日 擢 陞 包 括 單 樞 機 在 內 的 二 十 位 新 樞 機 後 , 台 灣 有 傳 言 指 教 廷 欲 在 與 台 灣 斷 交 前 藉 此 安 撫 台 灣 。

台 灣 監 察 院 成 員 兼 法 學 教 授 黃 越 欽 一 月 二 十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這 次 擢 陞 是 梵 蒂 岡 在 轉 向 北 京 前 , 給 台 灣 最 後 的 甜 頭 。

然 而 , 單 樞 機 一 月 廿 二 日 在 台 北 的 記 者 會 上 說 , 教 廷 已 保 證 與 台 灣 維 持 穩 固 的 外 交 關 係 。 他 解 釋 說 , 教 廷 的 外 交 宗 旨 是 以 保 障 民 主 、 人 權 和 宗 教 自 由 為 前 提 , 與 台 灣 的 外 交 關 係 也 一 定 會 堅 守 此 原 則 。

台 灣 的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認 為 , 是 次 擢 陞 反 映 梵 蒂 岡 認 同 本 地 教 會 的 努 力 及 教 宗 對 台 灣 教 會 的 關 注 。

單 樞 機 在 記 者 會 上 表 示 , 教 廷 雖 為 彈 丸 之 地 , 卻 是 全 球 十 一 億 天 主 教 徒 的 信 仰 中 心 , 對 宗 教 信 仰 和 道 德 倫 理 的 影 響 是 無 遠 弗 屆 的 。

關 於 梵 蒂 岡 與 中 國 大 陸 之 間 的 關 係 , 他 表 示 , 北 京  最 近 發 表 的 《中 國 的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狀 況》 白 皮 書 指 出 , 若 教 廷 希 望 和 北 京 建 交 , 有 二 項 條 件 必 須 遵 守 : 一 、 與 台 灣 斷 交 , 二 、 不 能 以 宗 教 事 務 為 名 干 涉 中 國 的 內 部 事 務 。

去年底曾向教宗請辭
樞 機 說 , 教 宗 早 於 八 四 年 已 建 議 台 灣 教 會 扮 演 橋 樑 角 色 , 與 中 國 逾 千 萬 教 友 溝 通 。 波 蘭 籍 的 教 宗 深 諳 共 產 主 義 對 宗 教 的 迫 害 , 因 此 每 天 早 上 定 必 為 包 括 台 灣 在 內 的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他 表 示 , 去 年 底 他 以 年 近 七 十 五 退 休 年 齡 為 由 向 教 宗 請 辭 , 但 不 獲 接 納 。 若 教 宗 批 准 他 的 請 辭 , 他 便 可 自 由 地 到 想 去 的 地 方 。

高 雄 教 區 林 吉 男 輔 理 主 教 一 月 二 十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高 雄 教 友 和 教 外 人 士 及 傳 播 媒 體 紛 紛 送 上 鮮 花 和 禮 品 恭 賀 單 樞 機 。

台 灣 中 國 郵 報》 一 月 廿 一 日 的 社 論 指 出 , 單 樞 機 作 為 教 宗 的 顧 問 , 今 後 在 普 世 教 會 事 務 上 將 有 更 大 的 影 響 力 。

台 北 去 年 底 與 南 非 斷 交 後 , 仍 與 二 十 個 國 家 維 持 外 交 關 係 , 梵 蒂 岡 是 唯 一 與 台 灣 建 交 的 歐 洲 國 家 。
1998 年 2 月 15 日


 

北美華人公教徒對單昇樞機表欣慰
期望教宗親訪中國大陸

旅 居 美 國 的 華 人 天 主 教 徒 , 尤 其 是 北 美 華 人 聖 職 及 教 友 聯 會 成 員 , 廿 一 日 在 一 會 議 上 表 示 ,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命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主 教 為 樞 機 , 表 示 非 常 高 興 及 欣 慰 。

美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全 美 華 人 牧 民 中 心 主 任 江 綏 神 父 提 到 , 從 這 次 任 命 明 顯 地 看 出 , 教 宗 熱 切 關 懷 中 國 人 民 , 特 別 是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徒 , 此 任 命 完 全 是 以 宗 教 領 袖 地 位 , 關 注 在 中 國 的 牧 民 、 靈 修 及 未 來 教 會 發 展 而 表 達 其 愛 心 , 絕 無 任 何 其 他 因 素 ; 教 宗 所 關 心 之 華 人 , 不 僅 是 在 台 灣 、 還 有 中 國 大 陸 , 甚 至 全 球 的 海 外 華 人 。

江 綏 表 示 , 從 中 國 宗 教 及 天 主 教 歷 史 上 佐 證 , 這 是 中 國 宗 教 史 上 劃 時 代 的 創 舉 及 喜 訊 ; 站 在 華 人 立 場 , 不 管 是 否 有 信 仰 , 這 一 個 舉 動 明 證 , 教 宗 深 入 了 解 對 中 國 的 文 化 、 宗 教 、 家 庭 觀 念 及 人 民 精 神 生 活 的 需 求 。

他 指 出 , 教 宗 的 任 命 與 號 召 帶 給 全 球 華 人 在 精 神 、 道 德 、 信 仰 及 生 活 上 重 大 的 更 新 , 因 他 三 年 前 就 已 領 導 全 球 有 信 仰 者 對 公 元 兩 千 年 的 基 督 來 臨 作 妥 善 的 心 靈 準 備 。

為 此 , 牧 民 中 心 希 望 , 海 內 外 華 人 在 不 同 信 仰 上 作 合 一 見 證 , 並 期 望 教 宗 在 其 有 生 之 年 , 能 親 自 到 中 國 大 陸 訪 問 , 因 為 他 是 目 前 全 球 , 也 是 唯 一 能 以 「真 理 之 言」 向 各 國 領 袖 溝 通 , 且 帶 給 該 地 之 人 民 新 希 望 , 共 生 存 , 互 相 愛 之 訓 誨 。
1998 年 2 月 15 日

 

台北教會舉辦活動
賀單國璽加冠樞機

為 慶 祝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擢 陞 樞 機 , 台 北 總 教 區 狄 剛 總 主 教 以 主 教 團 副 主 席 身 分 , 聯 繫 台 灣 各 教 區 全 體 主 教 , 在 一 月 廿 一 日 召 開 臨 時 會 議 , 決 定 各 項 慶 祝 事 宜 , 並 由 已 榮 休 的 羅 光 總 主 教 擔 任 籌 委 會 主 委 。

當 局 將 組 織 祝 賀 團 , 前 往 梵 蒂 岡 出 席 二 月 廿 一 日 , 由 教 宗 親 自 主 持 的 樞 機 加 冠 典 禮 ; 據 悉 , 台 灣 各 教 區 、 美 加 及 歐 洲 均 有 華 人 組 團 前 往 。

大 會 並 準 備 於 二 月 廿 五 日 , 單 樞 機 回 國 時 往 桃 園 中 正 機 場 迎 接 , 翌 日 舉 行 慶 祝 酒 會 , 招 待 政 府 首 長 、 宗 教 、 文 化 、 傳 媒 及 社 會 各 界 人 士 。 二 月 廿 八 日 , 單 樞 機 將 於 輔 仁 大 學 舉 行 全 國 天 主 教 教 友 感 恩 祈 福 大 會 。

天 亞 社 消 息 指 出 , 台 北 政 府 將 派 代 表 團 到 梵 蒂 岡 , 出 席 單 國 璽 主 教 加 冠 樞 機 儀 式 。 台 北 外 交 部 二 月 六 日 宣 布 , 政 府 將 派 一 個 三 至 五 人 的 官 方 代 表 團 出 席 。

除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組 織 代 表 團 出 席 外 , 高 雄 市 長 吳 敦 義 也 將 率 領 十 五 人 代 表 團 前 往 。

單 國 璽 已 於 二 月 二 日 啟 程 往 羅 馬 , 期 間 並 出 席 亞 洲 主 教 特 別 會 議 的 預 備 會 議 , 並 將 應 台 北 駐 教 廷 大 使 戴 瑞 明 邀 請 出 席 恭 賀 晚 宴 。

據 悉 , 單 樞 機 將 於 三 月 一 日 下 午 返 抵 高 雄 , 將 有 盛 大 歡 迎 會 , 並 舉 行 感 恩 祭 , 晚 上 , 高 雄 市 長 吳 敦 義 設 宴 款 待 單 樞 機 及 參 禮 嘉 賓 。

此 外 , 教 宗 於 二 月 八 日 任 命 單 國 璽 為 亞 洲 主 教 代 表 大 會 資 料 組 秘 書 長 , 職 責 為 籌 備 大 會 各 項 重 要 文 件 及 資 料 。
1998 年 2 月 22 日

 


衷心遙賀單國璽主教榮樞機
林瑞琪

踏 入 一 九 九 八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即 贈 與 中 華 教 會 一 份 深 具 意 義 的 厚 禮 , 宣 布 擢 陞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主 教 為 樞 機 。 新 任 命 於 一 月 十 八 日 公 布 , 同 時 獲 委 任 為 樞 機 者 共 廿 二 位 。 當 中 包 括 兩 位 名 字 默 存 於 教 宗 心 中 , 有 待 將 來 公 布 。

單 國 璽 主 教 現 年 七 十 四 歲 ,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生 於 河 北 省 濮 陽 縣 , 一 九 四 六 年 加 入 耶 穌 會 , 一 九 五 五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單 主 教 於 一 九 八 0 年 奉 委 為 台 灣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在 任 期 間 , 花 蓮 教 區 教 務 興 盛 , 聖 召 蓬 勃 。 以 教 區 所 轄 花 蓮 台 東 兩 縣 人 口 僅 約 六 十 餘 萬 , 教 友 人 數 能 夠 多 達 五 萬 六 千 餘 , 教 友 人 口 接 近 百 分 之 十 , 比 例 之 高 , 為 全 台 之 冠 。 單 主 教 任 內 大 力 培 育 聖 召 , 十 多 年 來 , 大 修 生 及 小 修 生 人 數 均 為 全 台 前 列 。

一 九 八 七 年 四 月 , 台 灣 主 教 團 舉 行 全 體 大 會 。 單 主 教 雖 然 在 全 台 主 教 當 中 年 資 尚 淺 , 但 卻 獲 各 主 教 一 致 推 舉 為 主 教 團 團 長 。 台 灣 新 聞 界 當 時 感 到 十 分 意 外 , 但 教 會 內 神 長 卻 深 慶 得 人 。

一 九 九 一 年 , 單 國 璽 主 教 轉 任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出 任 之 初 , 曾 謙 稱 「耶 穌 會 士 牧 守 道 明 會 的 教 區 , 如 何 配 對 得 來 。」 然 而 , 單 主 教 到 任 高 雄 教 區 之 後 , 即 深 受 教 區 內 神 長 及 教 友 的 熱 愛 。 高 雄 教 區 前 任 首 牧 鄭 天 祥 神 總 主 教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蒙 教 廷 加 贈 總 主 教 銜 , 高 雄 教 友 引 以 為 榮 。 筆 者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在 高 雄 教 區 訪 問 , 許 多 教 友 都 尊 稱 單 主 教 為 「單 總 主 教」 , 可 見 單 主 教 在 教 區 內 所 受 的 深 厚 認 同 。

單 主 教 到 任 高 雄 教 區 後 不 久 , 即 向 教 廷 推 薦 年 富 力 強 的 林 吉 男 副 主 教 為 輔 理 主 教 , 委 以 重 任 , 一 時 傳 為 佳 話 。 台 灣 主 教 團 亦 因 而 得 以 進 一 步 本 地 化 及 年 輕 化 。

單 主 教 對 中 華 教 會 關 注 甚 殷 , 對 香 港 教 區 亦 特 別 愛 護 。 胡 振 中 樞 機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十 二 月 祝 聖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及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時 , 單 主 教 亦 在 百 忙 中 抽 空 前 來 襄 禮 , 見 香 港 教 區 的 成 長 。

與 單 主 教 認 識 的 人 士 均 會 感 受 到 單 主 教 平 易 近 人 , 處 處 以 服 務 他 人 為 先 。 數 月 前 , 單 主 教 來 港 出 席 一 項 為 期 三 天 的 研 討 會 , 會 上 晚 膳 期 間 , 由 於 主 教 飯 量 不 多 , 較 早 完 成 晚 膳 , 竟 不 辭 勞 苦 為 席 上 各 人 派 送 水 果 , 主 教 的 細 心 及 謙 下 , 令 人 感 動 。

勤 於 牧 職 之 餘 , 單 主 教 亦 熱 衷 於 學 術 工 作 。 單 主 教 於 年 青 時 亦 譯 著 有 年 青 輔 導 叢 書 多 冊 。 據 在 台 的 教 會 兄 弟 姊 妹 表 示 , 單 主 教 在 去 年 曾 有 意 向 宗 座 請 辭 , 以 便 專 心 於 教 會 歷 史 的 研 究 。 現 今 教 宗 委 以 樞 機 榮 冠 , 任 務 更 重 , 恐 怕 學 術 研 究 方 面 又 得 暫 作 犧 牲 了 。

單 主 教 是 全 球 華 人 第 五 位 獲 冊 封 為 樞 機 的 主 教 , 也 是 歷 來 首 次 委 任 在 台 灣 地 區 牧 守 的 樞 機 , 對 在 台 灣 的 教 會 兄 弟 姊 妹 來 說 , 更 加 深 具 意 義 。 謹 以 本 文 向 單 主 教 致 以 衷 誠 的 恭 賀 及 祝 福 。
1998 年 2 月 22 日

 


教宗勸勉新任樞機
宣講那不令人沮喪的希望
帶領教會進入新禧年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上 周 六 和 周 日 , 分 別 替 新 一 批 樞 機 舉 行 加 冠 和 共 祭 彌 撒 慶 典 , 期 間 , 教 宗 勸 勉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樞 機 和 一 眾 新 任 樞 機 , 要 「以 言 以 生 命 , 來 宣 講 那 不 令 人 沮 喪 的 希 望」 , 並 帶 領 教 會 進 入 第 三 個 千 禧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二 月 廿 二 日 (周 日) 上 午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與 來 自 四 大 洲 十 三 個 國 家 的 十 九 位 新 樞 機 舉 行 共 祭 彌 撒 大 典 , 兩 萬 多 名 來 自 各 國 的 觀 禮 人 士 參 與 聖 祭 。 與 教 宗 共 祭 的 包 括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

禮 儀 中 , 教 宗 授 與 各 樞 機 權 戒 , 並 在 彌 撒 講 道 中 特 別 向 新 樞 機 主 教 說 : 「各 位 可 敬 可 愛 的 弟 兄 …… 你 們 蒙 召 以 言 以 生 命 , 來 宣 講 那 不 令 人 沮 喪 的 希 望 。」 為 新 樞 機 配 帶 權 戒 前 , 教 宗 囑 咐 他 們 要 成 為 教 會 這 座 精 神 建 築 物 的 活 基 石 , 並 在 聖 神 的 領 導 之 下 , 帶 領 普 世 教 會 邁 向 公 元 第 三 千 年 代 。

當 日 下 午 , 單 國 璽 樞 機 應 邀 在 羅 馬 天 神 與 致 命 者 之 后 大 殿 , 為 來 自 各 地 的 華 人 教 友 主 持 彌 撒 ,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的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和 中 外 三 十 多 名 神 父 共 祭 。

陳志明祝願單樞機團結中華教友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陳 志 明 代 表 教 區 , 祝 賀 單 國 璽 榮 陞 樞 機 時 表 示 , 祝 願 樞 機 「身 體 健 康 , 德 化 日 隆 , 帶 領 所 有 中 國 教 友 , 更 熱 愛 教 會 和 國 家」 , 並 「促 使 中 華 教 友 團 結 , 團 結 , 更 團 結」 。

陳 志 明 說 , 香 港 教 區 會 繼 續 與 單 樞 機 精 誠 合 作 和 配 合 , 以 推 廣 福 傳 工 作 。

早 前 一 日 (周 六) , 教 宗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聖 道 禮 儀 , 授 與 新 樞 機 紅 帽 。 第 十 五 位 被 教 宗 親 自 點 名 , 趨 前 跪 下 領 受 樞 機 尊 榮 的 , 是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的 單 國 璽 主 教 。 當 日 出 席 禮 儀 的 貴 賓 和 教 友 代 表 團 人 數 達 兩 萬 多 人 。

另 一 方 面 , 單 國 璽 樞 機 十 九 日 接 受 傳 媒 訪 問 時 表 示 , 他 看 見 雙 方 關 係 有 進 展 的 跡 象 , 又 表 示 會 期 待 「適 當」 時 機 再 次 探 訪 大 陸 、 重 申 耶 穌 會 在 亞 洲 福 傳 的 傳 統 。

單國璽:原希望請辭退隱
據 連 日 來 多 次 參 與 單 樞 機 慶 典 的 陳 志 明 引 述 , 廿 一 日 國 語 彌 撒 中 , 單 樞 機 分 享 了 他 一 個 秘 密 : 就 是 去 年 十 一 月 、 在 他 七 十 四 歲 、 開 始 踏 入 七 十 五 歲 的 第 一 日 , 祈 禱 後 立 刻 按 聖 教 法 規 定 寫 信 給 教 宗 請 辭 , 打 算 退 休 後 往 一 個 小 島 服 務 當 地 最 需 要 的 人 , 以 度 餘 生 。 但 事 與 願 違 , 教 宗 不 接 納 他 辭 職 , 並 於 上 月 公 布 他 為 新 一 批 的 樞 機 成 員 。 單 樞 機 彌 撒 中 笑 著 說 : 「現 在 , 天 主 不 要 我 為 一 個 小 島 工 作 , 而 要 為 整 個 世 界 服 務 。」

陳 志 明 引 述 單 樞 機 的 談 話 說 , 教 宗 自 成 為 天 主 眾 僕 之 僕 後 , 每 日 一 早 的 祈 禱 , 必 先 為 中 國 人 及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計 一 計 , 教 宗 已 為 中 華 教 會 祈 禱 了 超 過 七 千 日 。
1998 年 3 月 1 日

 


為台灣單國璽樞機
及大陸主教團主席而寫
韓德力

對大陸開放 對台灣保持距離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日 前 任 命 台 灣 的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主 教 為 樞 機 。 這 項 消 息 對 台 灣 而 言 來 得 很 突 然 , 但 是 令 我 們 均 感 快 慰 。 廿 五 年 來 教 廷 盡 量 避 免 激 怒 北 京 , 並 想 在 與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外 交 關 係 上 有 所 突 破 。 早 在 一 九 七 二 年 教 廷 從 台 北 召 回 其 大 使 , 藉 此 向 北 京 示 好 , 但 卻 使 台 北 震 驚 不 已 。 從 台 灣 的 于 斌 樞 機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去 世 以 來 ,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就 一 直 希 望 有 人 能 接 替 他 , 但 一 直 沒 有 人 受 封 。 而 每 一 次 教 宗 到 亞 洲 來 訪 問 時 : 一 九 八 一 到 馬 尼 拉 , 一 九 八 六 到 漢 城 : 台 灣 都 熱 誠 地 邀 請 宗 座 順 道 來 訪 , 而 羅 馬 每 次 總 是 婉 拒 。 就 這 樣 , 台 灣 教 會 以 仁 慈 及 忍 耐 面 對 教 廷 致 力 於 跟 大 陸 關 係 突 破 的 過 程 中 可 說 犧 牲 頗 大 。 但 是 令 人 失 望 的 是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迄 今 對 教 廷 的 許 多 示 好 姿 態 並 未 有 絲 毫 善 意 回 應 , 相 反 地 ,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友 或 主 教 若 有 公 開 跟 羅 馬 合 一 的 表 示 時 , 往 往 會 遇 到 麻 煩 。 更 且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十 月 北 京 出 版 的 有 名 的 《宗 教 白 皮 書》 時 , 又 再 度 重 覆 文 化 大 革 命 時 的 宣 傳 口 號 , 將 天 主 教 會 及 天 主 教 傳 教 士 看 成 十 九 世 紀 時 的 「唯 一」 的 帝 國 主 義 者 。

雖 然 我 自 認 為 是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的 一 員 , 但 這 麼 多 年 來 我 是 百 分 之 百 地 支 持 教 廷 採 取 跟 台 灣 維 持 一 點 距 離 , 並 對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開 放 的 政 策 。 而 我 也 向 我 在 台 灣 的 朋 友 呼 籲 他 們 要 忍 耐 , 並 往 全 中 華 的 天 主 教 會 整 體 利 益 著 想 。 但 今 日 , 在 羅 馬 顯 示 其 對 北 京 的 開 放 態 度 廿 五 年 之 後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並 未 表 達 一 絲 絲 善 意 。 在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友 及 其 主 教 們 甚 至 不 能 自 由 地 公 開 與 其 教 會 的 精 神 領 袖 共 融 。 在 這 麼 多 年 來 , 台 灣 教 會 所 作 的 忍 耐 及 犧 牲 之 後 , 教 廷 早 就 該 給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一 個 應 得 的 賞 報 了 ; 一 位 樞 機 。 太 好 了 ! 這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單 國 璽 樞 機 如 今 成 為 現 存 的 三 位 華 人 樞 機 主 教 之 一 。 而 且 , 或 許 教 宗 「在 心 中」 任 命 的 兩 位 樞 機 主 教 之 一 也 是 中 國 大 陸 的 主 教 呢 。 當 然 , 這 只 是 猜 想 而 已 。 不 過 , 無 論 如 何 , 在 經 過 了 這 麼 多 年 後 , 中 國 教 友 早 就 應 當 受 到 這 種 待 遇 了 。 而 且 , 由 於 我 們 都 知 道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中 國 的 關 心 及 重 視 , 若 他 想 表 達 對 中 華 教 會 的 充 分 信 賴 , 在 他 任 期 內 冊 封 四 位 華 人 樞 機 也 不 足 為 奇 。 不 管 是 三 位 還 是 四 位 , 這 次 行 動 是 深 具 歷 史 性 的 , 而 且 也 是 很 有 福 傳 意 義 的 。 此 舉 顯 示 普 世 教 會 對 於 這 世 界 上 最 大 的 國 家 的 地 方 教 會 充 分 信 賴 。 在 其 歷 史 的 進 程 上 , 此 項 任 命 來 得 正 是 時 候 ! 因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迄 今) 尚 未 能 親 自 造 訪 中 國 大 陸 , 任 命 這 三 位 (或 者 是 四 位 ?) 華 人 樞 機 主 教 正 是 教 宗 走 向 中 國 的 方 式 。 我 們 是 否 應 該 稱 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中 國 人 的 教 宗」?

主教團愛國會主席一分為二
大 陸 主 教 團 (官 方) 及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全 國 大 會 在 北 京 召 開 會 議 , 共 有 二 百 八 十 一 位 主 教 、 神 父 及 教 友 參 加 。 這 些 都 是 官 方 教 會 代 表 , 因 為 非 官 方 的 代 表 並 未 受 邀 。 不 論 是 官 方 或 非 官 方 的 主 教 團 都 沒 有 受 到 教 廷 的 承 認 。 在 一 月 二 十 日 的 選 舉 中 , 南 京 教 區 主 教 劉 元 仁 當 選 為 大 陸 主 教 團 主 席 , 河 北 邢 台 教 區 教 區 長 馬 英 林 神 父 擔 任 秘 書 長 。 北 京 教 區 主 教 傅 鐵 山 當 選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主 席 , 劉 柏 年 擔 任 秘 書 長 。

在 前 任 大 陸 主 教 團 主 席 宗 懷 德 一 九 九 七 年 過 世 後 , 新 主 席 待 選 。 此 次 會 議 就 是 要 完 成 此 事 。 在 過 去 半 年 來 , 中 國 當 局 多 次 私 下 諮 商 , 跟 數 位 有 資 格 的 人 士 討 論 主 席 人 選 。 顯 然 地 , 花 了 不 少 時 間 才 達 到 共 識 , 能 夠 一 如 往 例 , 「全 體 一 致 鼓 掌 通 過」 找 到 一 位 人 選 。 但 與 以 前 不 同 的 是 , 此 次 中 國 主 教 團 主 席 和 愛 國 會 主 席 一 分 為 二 。 目 前 是 主 教 團 及 愛 國 會 各 有 一 位 主 席 。 至 少 在 組 織 上 兩 個 團 體 的 職 權 現 在 劃 分 開 來 的 。 到 底 實 際 上 是 否 如 此 尚 有 待 時 間 來 證 明 。 另 一 項 新 的 而 且 正 面 的 發 展 是 主 教 團 不 但 有 一 位 主 席 , 也 有 一 位 秘 書 長 。 我 們 若 從 當 前 的 幾 位 人 士 來 看 , 劉 柏 年 在 教 會 的 多 年 經 驗 , 能 受 到 重 視 。

在 近 幾 個 月 當 中 , 在 中 國 國 內 的 觀 察 家 曾 倡 議 , 將 數 位 已 公 開 表 示 受 到 教 廷 認 可 的 官 方 主 教 列 為 適 當 人 選 。 因 為 他 們 以 為 這 些 人 將 受 到 大 多 數 主 教 的 支 持 。 許 多 在 海 外 的 觀 察 家 , 當 然 也 有 一 些 國 內 的 人 士 在 內 , 都 希 這 些 主 教 能 有 機 會 被 選 上 擔 任 這 些 重 要 職 務 。 這 些 人 士 中 若 有 一 位 當 選 將 意 謂 著 中 國 已 開 始 準 備 跟 教 廷 進 行 正 常 接 觸 的 第 一 步 。 而 他 們 均 未 當 選 的 這 一 事 實 是 值 得 所 有 中 國 天 主 教 友 及 普 世 教 會 好 好 考 量 的 。 很 顯 然 , 教 廷 與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修 好 之 路 仍 須 再 多 等 一 些 時 日 ……。
(作者為聖母聖心會會士、魯汶大學南懷仁文化協會主任,本文原載於二月十五日,《教友生活周刊》)
1998 年 3 月 1 日


 

單樞機領銜羅馬聖基所哥諾大殿
林瑞琪

按 照 教 會 傳 統 ,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繼 今 年 二 月 廿 一 日 在 羅 馬 領 受 樞 機 紅 冠 之 後 , 於 五 月 中 在 羅 馬 接 受 一 座 大 殿 作 為 領 銜 座 堂 。

單 樞 機 的 領 銜 座 堂 位 於 羅 馬 市 內 , 名 為 聖 基 所 哥 諾 大 殿 , 距 離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僅 兩 公 里 。 單 樞 機 於 五 月 十 七 日 復 活 期 第 六 主 日 正 式 領 受 座 堂 。

在 領 受 典 禮 上 , 聖 殿 的 本 堂 神 父 宣 讀 了 教 宗 封 賜 樞 機 領 銜 座 堂 的 諭 令 。 隨 後 舉 行 隆 重 祈 福 感 恩 聖 祭 。

在 領 受 座 堂 感 恩 祭 共 祭 的 神 父 , 包 括 有 主 管 該 聖 殿 的 天 主 聖 三 會 總 會 長 、 羅 馬 省 會 長 、 院 長 、 主 任 司 鐸 和 六 位 會 士 外 , 尚 有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部 新 任 秘 書 長 扎 高 總 主 教 、 副 秘 書 長 基 道 尼 蒙 席 、 香 港 教 區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及 在 羅 馬 留 學 的 其 他 十 多 位 神 父 。

五 十 多 位 華 籍 的 修 士 、 修 女 及 信 友 , 會 同 聖 基 所 哥 諾 大 殿 堂 區 的 二 百 多 位 教 友 , 一 同 出 席 了 感 恩 祭 。 台 北 政 府 駐 在 梵 蒂 岡 的 戴 瑞 明 大 使 伉 儷 , 亦 有 出 席 典 禮 。

單 樞 機 在 感 恩 祭 中 先 後 用 意 大 利 文 及 中 文 講 道 。 單 樞 機 提 到 , 羅 馬 城 裡 的 許 多 聖 堂 都 建 在 古 代 殉 道 聖 人 的 墳 墓 上 , 他 領 銜 的 這 座 聖 殿 就 為 紀 念 第 四 世 紀 初 年 殉 道 教 友 聖 基 所 哥 諾 而 建 的 。 教 會 的 歷 史 就 是 一 部 被 迫 害 的 歷 史 , 過 去 如 此 , 今 天 如 此 , 將 來 也 要 如 此 , 直 到 世 界 末 日 。

單 樞 機 又 闡 釋 說 : 殉 道 致 命 有 轟 轟 烈 烈 流 血 的 紅 色 致 命 , 也 有 不 屈 不 撓 , 堅 持 到 現 世 旅 途 最 後 一 刻 的 不 流 血 白 色 致 命 。

單國璽:每日奮鬥 為主作證
因 此 , 單 樞 機 懇 請 在 場 的 信 友 為 他 祈 禱 , 使 他 也 能 成 為 一 位 致 命 者 , 如 果 不 以 流 血 為 主 作 證 , 也 至 少 能 以 每 日 的 犧 牲 奮 鬥 為 主 作 證 到 底 。 單 樞 機 特 別 指 出 , 不 流 血 的 白 色 致 命 , 在 今 天 的 社 會 中 尤 其 需 要 。

感 恩 祭 過 程 中 , 由 聖 基 所 哥 諾 大 殿 歌 詠 團 及 華 人 教 友 特 別 組 成 的 聖 詩 班 交 替 詠 唱 聖 歌 , 並 以 中 文 獻 唱 奉 獻 曲 。 禮 儀 結 束 前 , 由 宗 座 司 儀 見 證 , 單 樞 機 及 院 長 簽 署 領 受 領 銜 座 堂 , 存 留 檔 案 , 以 誌 史 冊 。

感 恩 祭 之 後 , 天 主 聖 三 會 的 會 士 為 與 會 者 準 備 了 豐 富 的 午 餐 。 晚 上 , 單 樞 機 在 羅 馬 市 一 中 式 餐 館 宴 請 在 當 地 的 三 十 多 位 華 籍 神 職 人 員 及 教 友 。

聚 餐 之 前 , 宗 座 萬 民 福 音 部 海 外 華 人 傳 教 處 主 任 彭 保 祿 神 父 代 表 全 體 海 外 華 人 向 單 樞 機 致 賀 。

席 間 , 單 樞 機 向 來 賓 致 詞 , 重 申 他 對 自 擢 陞 樞 機 以 來 , 所 受 祝 賀 致 以 謝 意 之 外 , 也 感 慨 表 示 最 近 三 個 月 大 概 是 他 生 命 中 最 繁 忙 的 時 刻 , 或 身 在 國 內 或 教 區 , 或 出 席 羅 馬 和 其 他 地 區 的 會 議 , 常 弄 得 廢 寢 忘 餐 。

不 過 , 單 樞 機 也 特 別 感 謝 上 主 讓 他 有 更 多 機 會 服 務 教 會 。

單 樞 機 勉 勵 與 會 的 年 青 留 學 神 父 , 強 調 他 們 的 特 殊 使 命 , 鼓 勵 他 們 準 備 自 己 來 日 的 重 任 , 建 設 堅 強 的 地 方 教 會 。
1998 年 6 月 14 日

 

 

台單國璽樞機訪港
談中梵關係主要障礙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接 任 樞 機 職 後 、 本 月 十 五 日 首 次 短 暫 停 留 香 港 半 天 , 專 程 到 教 區 中 心 拜 訪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 陳 日 君 和 湯 漢 兩 位 主 教 。 單 國 璽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提 到 , 台 灣 問 題 不 是 中 梵 關 係 的 主 要 障 礙 ; 而 假 若 教 宗 有 機 會 到 訪 香 港 , 他 希 望 大 陸 政 府 明 白 , 這 不 是 國 家 元 首 的 訪 問 , 而 是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的 牧 靈 探 訪 。

本 月 十 五 日 , 單 樞 機 在 飛 往 曼 谷 出 席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亞 協) 中 央 委 員 會 會 議 前 , 專 誠 停 留 香 港 半 天 , 與 胡 振 中 樞 機 、 陳 日 君 和 湯 漢 兩 位 主 教 相 聚 , 感 謝 胡 樞 機 在 他 陞 任 樞 機 時 致 賀 電 和 委 派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參 加 羅 馬 的 慶 祝 禮 儀 ; 他 又 向 曾 專 誠 到 台 灣 出 席 慶 典 的 陳 湯 兩 位 主 教 致 謝 。

今 年 二 月 正 式 獲 教 宗 任 命 為 樞 機 的 單 國 璽 說 , 教 宗 很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這 一 點 從 他 在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亞 洲 特 別 大 會 的 開 幕 詞 和 閉 幕 彌 撒 講 道 中 充 分 反 映 出 來 。 他 說 , 他 自 己 獲 選 為 亞 洲 會 議 委 員 會 委 員 , 陳 日 君 主 教 也 獲 教 宗 特 別 委 任 為 該 會 委 員 , 可 見 教 宗 如 何 重 視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

若教宗訪港 謹為牧靈之旅
被 問 及 中 梵 關 係 會 否 出 現 突 破 時 , 單 樞 機 說 : 「至 少 現 在 還 看 不 出 來 。 最 主 要 問 題 是 , 中 共 一 直 堅 持 一 個 條 件 , 就 是 教 廷 不 應 干 涉 中 國 教 會 , 包 括 委 任 主 教 、 教 區 劃 分 、 成 立 修 院 和 設 立 修 會 等 教 會 內 部 事 情 。 在 歐 美 一 些 奉 行 政 教 分 離 政 策 的 民 主 國 家 , 教 宗 作 為 普 世 教 會 之 首 , 都 有 直 接 介 入 教 會 內 部 事 情 , 但 這 些 國 家 都 不 感 到 這 是 干 預 內 政 , 但 為 中 共 , 內 政 包 括 教 會 事 務 。 中 共 這 條 件 不 改 變 , 中 梵 關 係 很 難 有 突 破 。 至 於 台 灣 (台 梵 關 係) 問 題 , 不 是 最 主 要 問 題 。」

對 於 港 台 教 會 應 如 何 回 應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問 題 , 單 樞 機 說 , 港 台 教 會 除 了 熱 切 為 大 陸 教 會 祈 禱 外 , 更 應 盡 力 協 助 他 們 , 支 持 他 們 進 行 內 部 修 和 與 團 結 。

外 間 傳 媒 早 前 盛 傳 , 教 宗 可 能 於 明 年 頒 布 有 關 亞 洲 會 議 的 宗 座 勸 諭 時 到 訪 香 港 , 單 樞 機 就 此 說 : 「可 能 性 很 大 , 當 (亞 洲 會 議) 與 會 者 投 票 表 示 意 見 時 , 香 港 得 到 的 票 數 是 最 多 的 」 。 但 教 宗 最 後 會 否 來 港 , 他 表 示 「要 看 當 時 情 況 , 看 當 地 政 府 是 否 歡 迎」 。 若 教 宗 最 終 能 夠 訪 問 香 港 , 他 希 望 「中 國 大 陸 政 府 明 白 , 這 不 是 國 家 元 首 的 訪 問 , 而 是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的 牧 靈 訪 問」 。

亞協大會 跟進亞洲會議
單 樞 機 稱 , 他 這 次 出 席 亞 協 中 央 委 員 會 會 議 , 會 議 主 要 是 討 論 下 次 亞 協 大 會 的 主 題 和 舉 行 日 期 。 他 透 露 , 大 會 大 概 會 在 教 宗 公 布 宗 座 勸 諭 之 後 , 即 九 九 年 年 底 、 或 公 元 二 千 年 舉 行 ; 相 信 主 題 會 與 亞 洲 會 議 有 關 , 內 容 大 概 會 牽 涉 到 如 何 推 行 亞 洲 會 議 的 建 議 。

單 國 璽 獲 委 為 樞 機 後 , 繼 續 擔 任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和 台 灣 主 教 團 主 席 。 普 世 教 會 方 面 , 單 樞 機 作 為 教 宗 助 手 , 接 受 了 教 宗 委 派 , 出 任 數 個 宗 座 委 員 會 成 員 , 當 中 包 括 傳 信 部 、 宗 教 協 談 委 員 會 、 大 眾 傳 播 委 員 會 、 慶 祝 二 千 聖 年 籌 備 委 員 會 , 和 亞 洲 會 議 委 員 會 等 。 他 間 中 也 會 接 受 委 派 , 執 行 一 些 特 別 任 務 , 例 如 下 月 六 日 到 十 二 日 , 他 將 接 受 宗 座 聖 職 部 委 派 , 往 墨 西 哥 主 持 世 界 司 鐸 研 究 周 的 開 幕 。 屆 時 來 自 全 球 各 地 約 七 千 名 司 鐸 將 參 加 這 個 在 瓜 達 盧 普 (Guadalupe) 聖 母 朝 聖 地 舉 行 的 聚 會 。 在 台 灣 , 他 出 任 台 灣 主 教 團 團 長 十 一 年 , 其 間 一 直 有 參 加 亞 協 中 央 委 員 會 。
1998 年 6 月 21 日


 

單國璽樞機訪美
祈求兩岸早日統一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七 月 二 日 至 六 日 , 到 美 國 訪 問 , 五 日 他 在 紐 約 證 道 時 稱 , 希 望 台 灣 和 中 國 大 陸 在 民 主 、 自 由 和 平 等 的 條 件 下 早 日 統 一 。 此 外 , 三 日 他 在 康 州 , 向 暫 居 當 地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恭 賀 九 十 七 歲 壽 辰 。

七 月 五 日 , 單 樞 機 在 紐 約 曼 哈 頓 聖 派 翠 克 大 教 堂 舉 行 中 文 彌 撒 , 吸 引 了 大 紐 約 地 區 六 百 餘 名 華 裔 教 友 參 加 彌 撒 。 他 證 道 時 說 , 新 的 紀 元 就 要 到 來 , 教 宗 對 教 友 抱 著 新 期 望 , 希 望 他 們 能 夠 創 造 更 美 好 的 環 境 。

他 感 慨 地 說 , 在 美 國 的 華 裔 教 友 , 不 少 人 經 歷 了 戰 爭 等 殘 酷 遭 遇 , 在 一 個 氣 候 、 語 言 和 習 俗 都 很 不 相 同 的 環 境 生 存 , 他 祈 禱 天 主 賜 福 給 人 類 , 讓 社 會 滿 足 人 權 、 宗 教 自 由 , 人 人 相 親 相 愛 。

單 樞 機 還 提 到 中 國 人 的 國 家 還 在 分 裂 , 教 會 也 在 分 裂 , 他 祈 禱 台 灣 和 中 國 大 陸 能 在 民 主 、 自 由 和 平 等 的 條 件 下 早 日 統 一 。

彌 撒 後 有 關 方 面 安 排 對 神 職 的 會 議 , 但 此 時 有 二 十 多 位 教 友 出 席 , 要 向 單 樞 機 表 達 他 們 都 是 在 中 國 大 陸 受 宗 教 迫 害 的 人 。 單 樞 機 傾 聽 過 他 們 的 話 , 也 一 一 給 他 們 祝 福 。

向龔品梅樞機 賀九七華誕
此 外 , 單 樞 機 三 日 在 紐 約 向 暫 居 康 州 斯 坦 福 市 、 獲 教 廷 認 可 的 上 海 主 教 龔 品 梅 樞 機 恭 賀 九 十 七 歲 生 辰 。 單 樞 機 預 期 中 國 大 陸 的 宗 教 自 由 重 新 恢 復 , 龔 主 教 可 回 到 上 海 , 領 導 教 友 共 同 朝 拜 上 主 。

單 樞 機 三 日 在 紐 約 斯 坦 福 市 聖 神 教 堂 主 持 彌 撒 時 稱 , 「龔 品 梅 樞 機 對 耶 穌 的 忠 貞 , 是 信 仰 的 活 生 生 見 證 , 亦 是 在 我 們 中 間 的 活 道 者 , 所 有 中 國 教 會 的 成 員 都 因 為 龔 樞 機 的 英 勇 見 證 而 榮 耀」 。

三 日 的 彌 撒 由 龔 品 梅 樞 機 、 單 國 璽 樞 機 和 康 州 教 會 的 依 根 主 教 聯 合 主 持 , 單 樞 機 證 道 時 稱 , 「終 有 一 天 上 主 會 在 中 國 大 陸 將 福 音 的 大 門 打 開 , 龔 樞 機 會 帶 著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徒 , 在 上 海 徐 家 匯 大 教 堂 , 讚 美 耶 穌 基 督 的 大 能 , 為 上 主 作 出 美 好 的 見 證」 。 單 樞 機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未 來 仍 然 深 具 信 心 。

單 樞 機 六 日 離 開 紐 約 前 往 墨 西 哥 , 替 教 廷 聖 職 部 主 持 世 界 司 鐸 日 研 習 周 的 開 幕 工 作 。
1998 年 7 月 26 日


 

單樞機八十華誕
辭呈教區主教獲挽留

十 二 月 二 日 是 單 國 壐 樞 機 的 八 十 華 誕 , 華 人 教 友 都 萬 分 欣 喜 地 恭 祝 單 樞 機 生 日 快 樂 。

單 樞 機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在 河 北 省 的 濮 陽 誕 生 , 年 輕 時 加 入 耶 穌 會 , 五 五 年 在 菲 律 賓 晉 鐸 , 八 0 年 任 台 灣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十 年 後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六 月 任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隨 後 在 一 九 九 八 年 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擢 陞 為 樞 機 。

單 樞 機 年 高 德 劭 , 老 當 益 壯 , 他 熱 愛 教 會 , 愛 護 神 職 教 友 , 無 微 不 至 。 即 使 年 事 已 高 , 仍 然 不 斷 東 奔 西 跑 , 為 教 會 和 牧 靈 事 務 而 忙 碌 。 最 近 , 他 在 前 來 羅 馬 參 加 亞 洲 主 教 會 議 之 前 , 曾 專 程 到 嘉 義 本 篤 會 院 , 探 視 正 在 那 裡 作 周 年 退 省 的 高 雄 教 區 神 父 , 當 時 , 他 宣 布 了 一 項 重 大 消 息 , 就 是 : 教 宗 挽 留 他 繼 續 為 教 區 服 務 。 因 為 按 照 教 會 法 典 規 定 , 七 十 五 歲 是 主 教 退 休 年 齡 , 是 以 凡 屆 满 七 十 五 歲 的 主 教 , 都 會 以 書 面 方 式 向 教 宗 提 出 請 辭 , 由 教 宗 加 以 裁 量 決 定 是 否 准 予 辭 職 或 續 任 。

根 據 台 灣 善 導 週 刊 的 消 息 說 , 過 去 四 年 來 , 單 樞 機 三 度 以 書 面 方 式 及 一 次 口 頭 方 式 , 向 教 宗 請 辭 教 區 牧 職 , 但 教 宗 沒 有 答 應 他 的 辭 呈 , 教 宗 期 望 單 國 壐 樞 機 繼 續 為 教 會 服 務 。 教 廷 多 位 教 長 表 示 , 主 教 連 續 被 留 任 , 在 教 廷 而 言 是 難 能 可 貴 的 。

教 廷 官 方 指 出 , 教 廷 除 借 重 單 樞 機 穩 重 和 深 思 熟 慮 的 為 人 處 事 風 格 之 外 , 也 希 望 他 接 受 教 宗 的 付 託 , 繼 續 領 導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及 擔 任 普 世 教 會 和 中 國 教 會 之 間 的 橋 樑 教 會 角 色 。 他 的 被 肯 定 和 續 任 也 是 全 體 華 人 教 友 之 榮 幸 。
2003 年 12 月 21 日


 

台灣單國壐樞機
對大陸教會前景樂觀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壐 樞 機 對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十 分 樂 觀」 。 他 預 期 在 未 來 數 年 , 中 國 所 有 宗 教 信 徒 將 獲 得 更 大 的 宗 教 自 由 , 基 督 信 仰 也 將 顯 著 地 發 展 。

單 國 壐 樞 機 今 年 十 二 月 日 慶 祝 八 十 二 歲 生 辰 , 十 月 底 他 在 羅 馬 , 就 中 國 教 會 的 未 來 表 達 了 他 樂 觀 的 看 法 。 同 時 , 他 還 談 到 個 人 的 願 望 及 對 教 會 的 服 務 。

這 位 耶 穌 會 士 說 ,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感 到 樂 觀 , 是 「因 為 我 們 有 信 德 , 知 道 一 切 都 掌 握 在 天 主 手 裡 。」

單 樞 機 祖 籍 河 北 省 濮 陽 (今 屬 河 南 省) ,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成 立 以 前 , 廿 五 歲 的 單 樞 機 離 開 中 國 大 陸 , 在 台 灣 加 入 耶 穌 會 , 接 受 司 鐸 培 育 。

單 樞 機 確 信 , 在 未 來 幾 年 內 , 中 國 的 基 督 徒 和 其 他 宗 教 信 徒 將 獲 享 宗 教 自 由 , 而 且 天 主 教 會 也 會 「與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

確信幾年內大陸信徒享宗教自由
長 期 以 來 關 注 大 陸 教 會 發 展 的 單 樞 機 說 , 他 相 信 大 陸 正 朝 著 好 的 方 向 轉 變 。 他 說 : 「我 覺 得 大 陸 的 整 體 情 況 比 從 前 改 善 了 許 多 。 沒 有 太 多 人 士 被 監 禁 或 勞 改 , 也 沒 有 聽 說 任 何 人 被 害 。」

他 又 說 : 「自 共 產 黨 執 政 以 來 , 目 前 教 會 的 情 況 已 大 有 改 善 , 新 的 領 導 人 更 趨 向 自 由 開 放 。 如 果 我 們 把 現 狀 與 毛 澤 東 時 期 相 比 , 真 是 天 壤 之 別 。」

單 樞 機 說 : 「我 希 望 中 國 政 府 能 夠 進 一 步 給 予 天 主 教 會 更 多 自 由 , 允 許 他 們 與 普 世 教 會 及 教 宗 溝 通 , 保 持 完 全 的 團 結 共 融 。」 他 對 此 充 滿 信 心 , 又 說 : 「這 樣 一 來 , 中 國 大 陸 主 教 可 以 像 世 界 各 地 的 主 教 一 樣 覲 見 教 宗 , 每 五 年 一 次 前 往 羅 馬 『述 職』 , 並 自 由 地 與 教 宗 溝 通 。」

樞 機 說 , 這 還 表 示 「教 宗 可 以 探 訪 他 們 , 或 派 代 表 看 望 他 們 。 這 都 是 天 主 教 會 內 正 當 的 交 流 與 共 融 方 式 。 我 們 不 要 求 其 他 任 何 特 權 , 我 們 只 要 求 政 府 容 許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成 為 真 正 的 『至 公』 教 會 。」

七九年訪大陸始知母親三年前離世
單 國 壐 是 教 會 歷 史 上 第 五 位 華 人 樞 機 。 他 指 出 , 中 國 和 教 廷 之 間 就 任 命 主 教 問 題 上 取 得 進 展 , 近 來 已 有 一 些 「務 實 的 解 決 方 案」 , 例 如 任 命 上 海 教 區 刑 文 之 輔 理 主 教 , 邢 主 教 在 今 年 六 月 廿 八 日 晉 牧 。 樞 機 說 , 至 少 新 的 主 教 得 到 中 梵 雙 方 的 共 同 認 可 , 這 種 務 實 的 做 法 可 理 解 為 雙 方 「建 立 互 信」 的 過 程 。

他 指 出 , 中 梵 建 立 外 交 關 係 取 決 於 許 多 條 件 : 「今 天 , 中 國 在 國 際 事 務 中 扮 演 十 分 重 要 的 角 色 , 為 了 自 身 的 利 益 , 它 應 該 回 應 梵 蒂 岡 的 善 意 , 因 為 世 界 上 一 百 七 十 四 個 國 家 與 梵 蒂 岡 有 外 交 關 係 。 如 果 中 國 與 教 廷 的 關 係 正 常 化 , 將 贏 得 世 界 的 尊 重 。」

然 而 樞 機 說 , 中 梵 建 交 主 要 取 決 於 北 京 政 府 的 優 次 。 目 前 , 大 陸 著 重 發 展 經 濟 , 如 果 它 不 重 視 與 梵 蒂 岡 建 交 , 便 難 以 看 出 如 何 成 事 。

在 最 近 召 開 的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期 間 , 單 樞 機 晉 謁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這 是 本 篤 自 今 年 四 月 當 選 教 宗 以 來 , 兩 人 之 間 舉 行 的 首 次 私 下 會 晤 。 作 為 全 球 唯 一 的 華 人 樞 機 , 單 國 壐 說 : 「我 對 教 宗 表 達 敬 意 , 並 轉 達 中 國 教 友 對 他 的 祝 賀 。」 樞 機 引 述 教 宗 回 答 「中 國 人 常 在 我 心 裡」 , 他 十 分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單 樞 機 年 輕 時 離 開 大 陸 後 , 僅 回 鄉 一 次 。 當 他 一 九 七 九 年 訪 問 大 陸 時 , 得 悉 母 親 三 年 前 已 經 去 世 , 他 卻 毫 不 知 情 , 因 為 母 親 死 於 文 化 大 革 命 (1966-1976) 末 期 , 那 時 大 陸 和 台 灣 還 沒 法 聯 繫 。 他 說 : 「當 有 一 天 牧 靈 工 作 不 太 忙 碌 的 時 候 , 我 希 望 再 返 回 大 陸 。」 然 而 目 前 , 因 為 教 區 有 許 多 事 情 要 處 理
2005 年 12 月 4 日


 

單國壐樞機榮休
劉振忠接掌高雄教區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的 單 國 壐 樞 機 於 一 月 五 日 退 休 , 他 打 算 善 用 餘 生 做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 祈 禱 和 寫 書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批 准 現 年 八 十 二 歲 的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壐 樞 機 呈 辭 , 教 廷 於 一 月 五 日 同 時 宣 布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助 理 主 教 接 任 教 區 首 長 職 。

由 於 單 國 壐 獲 准 退 休 , 也 正 式 卸 下 擔 任 了 十 八 年 的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一 職 。 主 教 團 全 體 主 教 早 於 去 年 秋 季 大 會 中 得 悉 他 退 休 後 , 選 出 台 北 總 教 區 鄭 再 發 總 主 教 為 新 主 席 。

單 樞 機 一 月 六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感 謝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心 , 以 及 對 他 委 以 重 任 , 擢 陞 他 為 樞 機 及 指 派 他 為 教 廷 多 個 部 門 的 成 員 。

他 又 說 , 他 曾 於 年 屆 七 十 五 歲 及 八 十 歲 時 兩 度 向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呈 辭 , 但 教 宗 卻 分 別 以 他 的 「頭 髮 還 是 黑 色」 及 「中 國 人 很 長 壽」 為 理 由 回 絕 了 。

樞 機 表 示 , 他 希 望 退 休 後 能 做 一 些 自 己 喜 歡 的 事 , 如 多 些 祈 禱 和 寫 書 , 還 說 : 「今 後 那 裡 有 需 要 , 我 就 去 那 裡 。」

他 也 感 謝 多 年 來 主 教 團 其 他 主 教 花 蓮 和 高 雄 教 區 的 神 長 和 教 友 的 合 作 。 他 承 認 自 己 的 有 限 和 脆 弱 , 希 望 眾 人 原 諒 他 所 作 無 心 的 傷 害 , 並 繼 續 支 持 他 的 繼 任 人 劉 主 教 。

五 十 四 歲 的 劉 振 忠 主 教 讚 揚 單 樞 機 是 「一 個 很 有 眼 光 、 抱 負 和 智 慧 的 領 導 者」 , 很 有 計 劃 地 推 動 教 會 內 的 牧 靈 福 傳 工 作 。

劉 振 忠 主 教 一 月 六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樞 機 十 分 關 注 弱 勢 團 體 , 如 愛 滋 病 患 者 、 殘 障 人 士 及 原 住 民 等 , 又 關 心 社 會 事 務 , 如 向 政 府 提 倡 廢 除 死 刑 。

剛 接 任 教 區 主 教 的 劉 主 教 表 示 , 他 將 會 在 前 任 主 教 打 好 的 基 礎 上 , 繼 續 往 前 推 動 福 傳 工 作 , 並 加 深 教 友 的 信 仰 和 靈 修 。 他 期 望 在 五 年 內 , 高 雄 的 教 友 人 數 會 增 加 約 一 萬 人 。

他 又 說 , 其 他 目 標 包 括 加 強 與 教 區 內 男 女 修 會 的 聯 繫 , 及 在 本 地 教 友 中 鼓 勵 司 鐸 聖 召 。

劉 主 教 曾 於 他 的 家 鄉 嘉 義 教 區 出 任 主 教 十 年 。 他 說 , 相 比 農 村 為 主 的 嘉 義 , 高 雄 的 都 會 環 境 較 複 雜 , 教 會 的 福 傳 工 作 更 具 挑 戰 性 。 然 而 , 他 表 示 : 「我 沒 有 感 到 太 大 壓 力 , 因 為 高 雄 的 教 友 人 才 多 , 我 們 一 起 努 力 該 有 很 多 機 會 。」

單 國 壐 樞 機 祖 籍 河 北 省 (今 河 南 省) 濮 陽 , 廿 五 歲 時 加 入 耶 穌 會 , 並 到 菲 賓 接 受 培 育 , 一 九 五 五 年 晉 鐸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七 九 年 任 命 他 為 台 灣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九 一 年 調 任 他 為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九 八 年 一 月 , 他 被 教 宗 擢 陞 為 樞 機 。

劉 振 忠 主 教 出 生 於 台 灣 嘉 義 縣 , 一 九 八 0 年 晉 鐸 , 九 四 年 七 月 被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命 為 嘉 義 教 區 主 教 , 二 0 0 四 年 六 月 成 為 高 雄 教 區 助 理 主 教 至 今 。
2006 年 1 月 22 日

 


台灣單國壐樞機
榮獲
「一等景星勳章」

台 灣 高 雄 的 前 主 教 單 國 壐 樞 機 , 最 近 獲 政 府 當 局 頒 授 最 高 榮 譽 勳 章 「一 等 景 星 勳 章」 , 肯 定 他 在 促 進 政 府 與 教 會 關 係 上 所 作 出 的 貢 獻 。

授 勳 書 上 表 揚 樞 機 說 : 「樞 機 單 國 壐 , 傳 經 弘 道 , 為 國 宣 勤 , 長 期 協 助 政 府 推 展 對 教 廷 外 交 工 作 , 鞏 固 邦 誼 , 賢 勞 備 著 , 懋 績 勳 猷 , 環 宇 欽 德 , 特 授 予 一 等 景 星 勳 章 。」

「一 等 景 星 勳 章」 每 年 頒 授 給 對 台 灣 有 貢 獻 的 本 地 公 務 人 員 和 外 國 人 , 在 單 樞 機 之 前 也 有 兩 位 天 主 教 人 士 獲 得 這 個 最 高 榮 譽 , 他 們 是 已 去 世 的 羅 光 總 主 教 和 聖 座 國 務 院 的 與 其 他 國 家 關 係 部 門 負 責 人 陶 然 樞 機 。

今 年 的 「一 等 景 星 勳 章」 頒 授 典 禮 於 二 月 十 六 日 舉 行 , 出 席 的 教 會 人 士 包 括 聖 座 大 使 館 代 辦 安 博 思 蒙 席 、 台 北 總 教 區 鄭 再 發 總 主 教 、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主 教 。 單 樞 機 致 辭 時 強 調 , 這 個 勳 章 是 肯 定 整 個 教 會 在 台 灣 的 工 作 。 他 說 , 這 個 勳 章 不 只 是 頒 給 他 個 人 , 他 也 是 代 表 天 主 教 在 台 灣 服 務 的 各 位 主 教 、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及 全 體 教 友 接 受 這 項 殊 榮 。 是 表 揚 他 們 的 促 進 道 德 價 值 、 教 育 、 愛 德 文 化 、 醫 療 服 務 各 方 面 的 工 作 以 及 對 台 灣 與 聖 座 間 良 好 關 係 的 貢 獻 。 單 樞 機 指 出 , 聖 座 欽 佩 台 灣 的 宗 教 自 由 和 慷 慨 的 救 災 義 行 , 並 說 , 這 是 鞏 固 中 梵 友 誼 和 邦 交 的 真 正 因 素
2006 年 3 月 5 日

 

 

單國璽樞機患肺癌
邀請信徒代為祈禱

天 主 教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八 月 十 七 日 宣 佈 , 單 國 璽 樞 機 在 最 近 的 身 體 檢 查 化 驗 後 被 診 斷 患 了 肺 癌 , 樞 機 邀 請 信 徒 為 他 祈 禱 , 使 他 能 夠 完 全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

台 灣 主 教 團 秘 書 長 陳 琨 鎮 神 父 八 月 十 七 日 簽 署 公 告 , 指 出 在 單 樞 機 的 一 片 肺 葉 上 , 發 現 了 一 個 小 腫 瘤 。 公 告 指 出 , 腫 瘤 沒 有 擴 散 。 公 告 說 , 單 樞 機 以 信 仰 的 精 神 平 靜 地 接 受 了 這 個 事 實 , 並 表 示 願 意 與 醫 生 合 作 進 行 治 療 。

公 告 說 : 「(樞 機) 不 願 打 擾 其 他 的 人 , 只 要 求 我 們 為 他 祈 禱 , 使 他 能 夠 完 全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 」 陳 神 父 在 接 受 天 亞 社 的 訪 問 時 說 , 樞 機 由 於 呼 吸 不 規 則 , 於 今 年 七 月 中 旬 做 身 體 檢 查 。 樞 機 的 肺 癌 實 為 初 期 。 陳 神 父 說 單 樞 機 是 一 位 信 賴 天 主 的 人 , 他 並 說 , 樞 機 的 健 康 狀 況 令 人 滿 意 。

單 國 璽 樞 機 原 籍 河 北 濮 陽 , 現 年 八 十 二 歲 , 一 九 四 六 年 加 入 耶 穌 會 , 五 五 年 在 菲 律 賓 晉 升 神 父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任 命 他 為 台 灣 花 蓮 主 教 , 隨 後 又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任 命 他 為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九 八 年 擢 陞 他 為 樞 機 。

單 樞 機 曾 在 七 十 五 歲 和 八 十 歲 時 兩 度 請 求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准 許 他 退 休 , 都 因 教 宗 挽 留 而 繼 續 領 導 教 區 。 二 0 0 五 年 十 一 月 單 樞 機 辭 去 擔 任 了 十 八 年 的 主 教 團 主 席 職 務 , 隨 後 又 獲 得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批 准 於 本 年 一 月 五 日 榮 休 , 卸 下 高 雄 教 區 職 務 , 由 他 的 助 理 主 教 劉 振 忠 主 教 接 任 。
2006 年 8 月 27 日


 

當我得到絕症時 (上)
單國璽

編按:台灣高雄教區榮休主教單國璽樞機去年七月經診斷證實患上肺腺癌,為善用天主給他的生命,單樞機本年十月至十一月在台灣巡迴演講,見證天主對他的愛情。

本身是耶穌會會士的單樞機一九二三年十二月二日生於河南,五五年在菲律賓晉鐸,七九年十一月獲委任花蓮教區主教,八0年二月祝聖主教並就職,九一年獲委任高雄主教。單國璽樞機九八年一月獲任命為樞機,二00六年一月退休。

…… 和 朋 友 談 話 時 , 一 提 到 患 了 「肺 腺 癌」 , 就 好 像 被 判 決 了 死 刑 一 樣 , 大 家 都 不 禁 替 我 哀 傷 。 醫 生 稱 癌 腫 塊 為 「惡 性 毒 瘤」 , 一 般 人 稱 為 「可 怕 的 絕 症」 , 總 之 癌 症 一 無 是 處 , 巴 不 得 有 特 效 藥 能 斬 草 除 根 , 將 之 滅 絕 而 後 快 。 我 真 為 癌 症 抱 不 平 , 其 實 癌 症 對 身 心 靈 有 許 多 好 處 , 例 如 在 我 頭 上 最 明 顯 的 是 它 創 造 了 最 新 式 波 浪 髮 型 , 並 讓 我 的 臉 上 長 出 了 青 春 痘 。 關 於 其 他 許 多 好 處 , 如 果 大 家 願 意 知 道 , 可 以 在 最 後 發 問 題 時 提 出 。

在 得 了 絕 症 之 後 , 我 便 把 「肺 腺 癌」 交 給 醫 師 , 將 調 養 交 給 自 己 , 將 末 期 肺 腺 癌 交 給 安 寧 療 護 , 把 遺 體 交 還 大 地 , 將 財 寶 留 給 心 愛 的 朋 友 , 將 靈 魂 交 給 天 主 。 今 天 的 談 話 就 以 上 述 的 這 幾 句 話 作 為 主 題 。

一、把肺腺癌交給醫師
去 年 七 月 初 , 感 覺 呼 吸 有 些 困 難 , 痰 特 別 多 。 早 晨 吐 痰 時 , 發 現 有 血 絲 及 小 血 塊 。 我 以 為 得 了 肺 結 核 , 便 到 耕 莘 醫 院 作 體 檢 , 經 過 肺 部 斷 層 掃 描 , 斷 定 不 是 肺 結 核 , 而 是 更 可 怕 的 肺 癌 。 但 肺 癌 也 有 很 多 種 。 為 了 確 定 種 類 及 對 症 下 藥 , 又 做 了 更 精 密 的 正 子 斷 層 和 針 刺 , 取 出 組 織 化 驗 , 證 實 是 患 了 「小 細 胞 肺 腺 癌」 , 這 是 肺 癌 中 最 難 纏 的 一 種 。 開 始 時 有 些 震 驚 , 認 為 自 己 既 不 吸 煙 又 不 酗 酒 , 怎 麼 得 這 種 絕 症 ! 但 在 作 了 十 五 分 鐘 祈 禱 之 後 , 將 此 症 當 作 是 天 主 的 恩 惠 , 心 情 便 平 靜 下 來 了 。 從 此 我 便 接 納 肺 腺 癌 作 我 的 第 二 位 護 守 天 使 。

天 主 既 然 許 可 我 患 了 肺 腺 癌 , 就 將 自 己 完 全 託 付 在 天 主 的 手 裡 。 我 相 信 醫 師 們 對 我 細 心 的 檢 查 及 治 療 就 是 天 主 對 我 彰 顯 的 大 愛 。 在 醫 師 身 上 我 看 到 了 天 主 的 化 身 , 當 作 天 主 的 代 表 …… 醫 師 團 隊 做 了 各 方 面 的 評 估 , 最 決 定 用 「得 紓 緩」 (Tarceva) 給 我 治 療 。 這 種 藥 剛 上 市 不 久 , 每 粒 市 價 是 兩 千 三 百 元 新 台 幣 , 每 天 要 吃 一 粒 。 我 的 主 治 醫 師 有 一 位 在 榮 德 作 腫 瘤 科 主 任 的 舅 舅 醫 師 , 這 位 主 任 和 藥 廠 有 一 實 驗 合 作 計 劃, 他 讓 我 參 加 此 一 實 驗 , 作 白 老 鼠 , 免 費 吃 這 種 新 藥 。 我 已 用 「得 紓 緩」 將 近 一 年 了 , 病 情 似 乎 被 控 制 住 了 , 並 且 腫 瘤 有 顯 著 的 小 。 至 於 是 否 能 夠 根 除 , 醫 生 也 沒 有 把 握 ……

二、將「調養」交給我自己
得 到 了 重 病 之 後 , 除 醫 療 依 靠 醫 生 之 外 , 還 應 該 注 意 身 心 靈 各 方 面 的 「調 養」 , 「調 養」 的 功 夫 就 要 靠 自 己 了 !

1. 身 體 的 調 養
…… 工 作 與 休 息 盡 量 週 適 自 身 的 體 力 及 需 要 , 不 要 做 超 過 自 己 體 力 的 工 作 , 不 要 使 體 力 透 支 。 保 有 足 夠 的 體 力 , 才 能 抑 制 癌 細 胞 的 發 展 擴 散 。 但 是 , 也 不 要 終 日 無 所 事 事 , 一 定 要 有 生 病 時 期 的 工 作 計 劃 , 例 如 周 大 觀 小 弟 弟 、 劉 俠 女 士 等 都 在 癌 症 末 期 完 成 了 一 些 不 朽 之 作 。 生 病 期 間 , 能 夠 作 自 己 的 事 , 絕 對 不 要 麻 煩 別 人 。 這 些 工 作 也 可 以 當 作 身 體 所 需 要 的 正 常 運 動 。 要 生 活 , 就 需 要 活 動 , 病 人 按 照 自 己 的 體 力 作 些 輕 鬆 有 益 的 運 動 , 一 定 為 自 己 的 健 康 有 益 。 我 每 天 早 晨 利 用 一 小 時 掃 地 、 澆 花 、 整 理 自 己 的 屋 頂 花 園 , 自 己 預 備 早 點 , 整 理 房 間 等 當 作 我 的 晨 跑 。 晚 上 , 在 黑 暗 中 靜 寂 的 屋 頂 上 散 步 一 小 時 , 同 時 誦 念 四 串 玫 瑰 經 及 晚 課 。 我 向 來 不 太 重 視 飲 食 , 因 為 一 生 都 是 度 團 體 生 活 , 團 體 吃 甚 麼 , 我 就 吃 甚 麼 , 從 不 偏 食 。 但 自 得 了 肺 腺 癌 之 後 , 醫 生 告 訴 我 : 盡 量 多 吃 蔬 菜 水 果 , 少 吃 肉 類 。 現 在 幾 乎 每 天 都 吃 素 。 吃 素 可 以 改 變 體 質 , 使 酸 性 的 慢 慢 變 成 鹼 性 的 。 根 據 多 次 實 驗 報 導 , 癌 細 胞 在 酸 性 體 質 內 容 易 生 長 繁 殖 , 在 鹼 性 體 質 內 則 不 易 存 活 生 長 。

2. 生 理 的 調 適
得 知 患 了 肺 腺 癌 絕 症 之 後 , 心 理 上 很 難 適 應 , 總 覺 得 心 不 甘 情 不 願 。 但 在 虔 誠 祈 禱 之 後 , 心 情 就 平 靜 下 來 了 。 先 試 著 用 我 的 宗 教 信 仰 去 接 納 這 個 絕 症 , 當 作 我 人 生 旅 程 中 的 最 後 伴 侶 。 我 稱 它 是 我 的 第 二 位 護 守 天 使 , 天 主 差 遣 它 陪 伴 我 走 完 人 生 最 後 的 一 程 。 我 沒 有 把 它 當 作 奪 我 性 命 的 惡 魔 , 而 是 把 它 當 作 朋 友 及 天 主 的 使 者 。 它 每 天 都 在 提 醒 我 : 「離 世 的 時 期 已 經 到 了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 正 義 的 榮 冠 已 為 我 預 備 妥 了 !」 (弟 後 四 7-8) 它 時 時 鼓 勵 鞭 策 我 努 力 向 前 衝 刺 , 分 秘 必 爭 , 努 力 作 些 榮 主 益 人 的 事 。

宗 教 信 仰 使 我 的 心 理 很 快 調 適 , 使 許 多 人 認 為 的 大 災 禍 變 成 了 天 主 的 大 恩 惠 與 祝 福 , 使 許 多 人 認 為 奪 命 的 惡 魔 變 成 了 我 的 第 二 位 護 守 天 使 和 旅 伴 。 宗 教 信 仰 能 化 恐 懼 為 勇 氣 和 愛 。 「愛 在 生 命 的 轉 彎 處」 , 使 我 不 會 消 沉 無 奈 , 反 而 使 我 看 到 人 生 最 後 一 段 旅 程 中 的 光 明 與 希 望 。 愛 能 夠 轉 變 恐 懼 與 痛 苦 成 為 勇 氣 與 快 樂 , 正 如 大 文 豪 聖 奧 斯 定 所 說 : 「在 那 裡 有 愛 , 在 那 裡 就 沒 有 痛 苦 , 即 使 有 痛 苦 , 痛 苦 也 是 甘 甜 的 !」 這 是 宗 教 信 仰 對 患 絕 症 之 心 理 適 應 最 好 的 詮 釋 。

三、將末期肺腺癌交給「安寧療護」
…… 現 在 我 還 可 以 行 動 , 盡 量 自 己 照 顧 自 己 , 不 麻 煩 別 人 。 高 雄 教 區 劉 主 教 原 想 要 為 我 請 一 位 特 別 看 護 , 也 被 我 婉 拒 了 。 待 我 的 癌 症 進 入 末 期 , 如 果 我 無 法 自 理 日 常 生 活 , 而 天 主 又 不 願 我 很 快 離 開 人 世 , 就 將 我 自 己 交 給 「安 寧 療 護」 (Hospice)
摘自《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月誌》(二00七年十月號)
2007 年 12 月 30 日

 


當我得到絕症時 (下)
單國璽

將遺體交還給大地
…… 關 於 我 的 葬 禮 , 在 我 的 遺 囑 中 已 有 詳 細 的 安 排 。 死 後 所 穿 的 聖 職 服 裝 已 經 從 我 的 舊 衣 物 中 選 擇 出 來 , 放 在 一 隻 標 有 「單 主 教 葬 服」 的 舊 箱 中 。 要 用 窮 人 的 簡 樸 便 宜 的 棺 木 , 謝 絕 輓 聯 及 鮮 花 ,   在 棺 木 旁 放 一 枝 復 活 蠟 燭 和 一 個 十 字 架 , 象 徵 人 死 亡 是 參 與 基 督 的 逾 越 奧 蹟 。 然 後 將 遺 體 埋 在 土 中 , 使 遺 體 化 作 肥 料 , 回 饋 大 地 。 這 是 我 能 為 台 灣 提 供 的 最 後 一 點 廢 物 利 用 的 價 值 。

將財寶交給我心愛的朋友
我 是 天 主 教 耶 穌 會 士 , 除 了 一 些 書 籍 和 舊 衣 服 之 外 , 沒 有 甚 麼 現 世 的 財 產 。 宗 教 信 仰 是 我 的 至 寶 , 它 不 但 告 訴 我 人 生 的 意 義 、 目 的 和 方 向 , 而 且 還 引 領 我 認 識 宇 宙 的 造 物 者 、 人 類 的 救 主 以 及 祂 救 世 的 福 音 和 祂 所 創 立 的 教 會 。 宗 教 信 仰 使 我 成 為 天 主 的 義 子 , 能 分 享 祂 永 恆 的 生 命 及 無 限 的 幸 福 ; 使 我 成 為 耶 穌 基 督 的 門 徒 和 好 友 , 分 擔 祂 救 世 的 工 程 和 宣 報 福 音 的 使 命 。 宗 教 信 仰 使 我 了 解 生 與 死 的 奧 秘 ; 使 我 能 夠 享 受 健 康 , 也 能 心 平 氣 和 地 接 受 不 治 之 症 ; 使 我 能 夠 慷 慨 犧 牲 自 己 成 全 別 人 ; 使 我 在 黑 暗 中 能 夠 看 到 光 明 , 在 絕 望 中 看 到 希 望 , 在 罪 惡 中 看 到 美 善 , 在 死 亡 中 看 到 生 命 , 使 我 積 極 、 勇 敢 、 負 責 、 盡 職 、 幸 福 、 快 樂 地 走 完 人 生 的 旅 程 , 回 歸 天 父 家 中 , 永 遠 生 活 在 天 主 的 無 限 大 愛 中 。 這 個 宗 教 信 仰 就 是 我 的 至 寶 , 我 不 願 這 個 至 寶 同 我 一 起 被 埋 葬 , 而 願 意 將 它 交 給 我 親 愛 的 朋 友 你 們 , 使 它 永 遠 生 活 在 你 們 我 的 朋 友 們 的 心 中 。

結論
……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是 以 「信 望 愛」 三 德 活 出 來 的 , 我 的 「信 德」 告 訴 我 : 天 主 是 創 造 宇 宙 、 人 類 及 萬 物 的 大 主 宰 。 我 相 信 天 主 是 我 的 「 元 始 和 終 末 」 (默 廿 二 13) , 就 是 我 的 起 源 和 歸 宿 。 我 相 信 天 主 給 我 創 造 了 一 個 不 死 不 滅 的 靈 魂 ; 藉 著 基 督 和 聖 洗 使 我 成 為 天 主 的 義 子 , 能 分 享 天 主 永 恆 的 生 命 和 幸 福 。

人 生 在 世 好 似 步 上 了 一 趟 長 途 旅 行 , 有 時 會 經 過 山 明 水 秀 鳥 語 花 香 的 美 景 , 有 時 會 經 過 寸 草 不 生 的 荒 漠 , 有 時 會 經 過 崇 山 峻 嶺 峽 谷 急 流 的 險 境 , 但 我 不 怕 , 因 為 有 天 主 與 我 同 在 。 在 旅 程 的 末 端 , 經 過 死 亡 的 隧 道 之 後 , 就 會 豁 然 開 朗 , 在 天 主 的 光 明 中 看 到 充 滿 無 限 幸 福 和 無 盡 生 命 的 「新 天 新 地 …… 以 後 再 也 沒 有 死 亡 , 再 也 沒 有 悲 傷 , 沒 有 哀 號 , 沒 有 苦 楚 , 因 為 先 前 的 都 已 過 去 了」 (默 廿 一 1-4) 。 宗 教 仰 給 我 的 「望 德」 , 使 我 戰 勝 俘 虜 肺 腺 癌 絕 症 , 使 它 成 為 我 的 隨 從 (跟 班 的) , 朝 夕 相 處 時 時 提 醒 我 : 「要 把 握 人 生 最 後 的 賽 程 , 分 秒 必 爭 , 向 前 衝 刺 , 以 獲 得 最 後 的 勝 利 !」 為 此 , 我 不 但 不 以 肺 線 癌 為 敵 , 反 而 成 為 夥 伴 及 朋 友 , 我 稱 之 為 我 的 第 二 位 守 護 天 使 。

天 主 賜 給 我 的 「愛」 使 我 毅 然 排 除 萬 難 離 家 修 道 。 「愛」 使 我 埋 首 苦 讀 直 到 卅 七 歲 。 「愛」 使 我 放 棄 自 己 的 喜 好 而 甘 心 樂 意 接 受 祂 藉 長 上 給 我 安 排 的 各 項 工 作 。 「愛」 使 我 在 大 都 市 中 從 事 教 育 及 媒 體 工 作 ; 「愛」 催 迫 我 到 東 海 岸 上 山 下 海 為 原 住 民 服 務 ; 「愛」 使 我 在 越 南 及 台 灣 的 初 學 院 中 度 近 似 隱 修 的 生 活 , 也 使 我 作 空 中 飛 人 為 普 世 教 會 服 務 ; 「愛」 使 我 在 人 生 的 轉 彎 處 , 常 能 找 到 「柳 暗 花 明 又 一 村」 。 「愛」 在 絕 望 時 , 給 我 光 明 和 希 望 ; 「愛」 在 氣 餒 時 , 給 我 鼓 勵 和 力 量 ; 「愛」 在 得 到 絕 症 時 , 使 我 把 它 當 作 天 主 賜 給 我 人 生 旅 途 中 最 後 一 程 的 伴 侶 , 它 時 時 提 醒 我 說 : 「這 場 賽 跑 , 你 已 快 跑 到 終 點 , 要 竭 力 向 前 衝 刺 , 分 秒 必 爭 , 勝 利 在 望 !」 「愛」 使 我 把 握 時 間 , 盡 量 利 用 「老 病 廢 物」 的 剩 餘 價 值 , 以 榮 主 益 人 。

在 面 對 面 見 到 天 主 時 , 才 能 真 正 了 解 「愛 永 存 不 朽」 的 奧 秘 , 因 為 「天 主 是 愛」 的 本 質 , 祂 的 永 恆 生 命 是 愛 , 祂 的 永 恆 幸 福 是 愛 , 分 享 祂 永 恆 的 生 命 及 幸 福 , 就 是 分 享 祂 永 恆 無 限 的 愛 。
摘自《天主教台灣地區主教團月誌》(二00七年十月號)
2008 年 1 月 6 日

 


台灣單國璽樞機談疾病
稱為他揭示福傳新視野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已 退 休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在 0 六 年 中 確 診 得 了 肺 癌 。 他 說 , 他 的 病 是 天 主 的 「降 福」 , 為 他 打 開 多 扇 大 門 , 向 非 基 督 徒 解 釋 天 主 教 信 仰 ; 在 這 一 點 上 , 他 「比 過 去 六 十 年 裡 身 為 耶 穌 會 士 所 做 的 還 要 多 。」

這 位 前 任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最 近 在 羅 馬 對 天 亞 社 說 : 「這 是 一 個 祝 福 。 在 確 診 患 病 後 , 我 作 了 祈 禱 , 平 靜 地 思 考 , 認 為 這 是 天 主 給 我 的 特 別 旨 意 , 祂 願 意 在 我 生 命 的 最 後 階 段 給 我 一 個 最 後 使 命 。 」 很 快 , 他 知 道 這 使 命 就 是 「讓 我 向 大 眾 傳 遞 基 督 宗 教 信 仰 , 因 許 多 人 訝 異 於 我 毫 不 怕 懼 死 亡 , 仍 如 此 平 靜 地 面 對 它 , 他 們 都 想 聽 我 訴 說 。」

自 去 年 五 月 , 他 已 作 了 「逾 五 十 次 演 講 , 每 次 聽 眾 多 於 千 人 。」 這 些 演 講 , 有 十 四 次 是 在 大 學 、 八 次 在 監 獄 、 七 次 在 各 教 區 , 以 及 在 其 它 不 同 組 織 。 他 說 : 「有 時 候 , 我 的 演 說 由 電 視 台 或 電 台 直 播 , 並 有 報 刊 雜 誌 報 導 。」

去 年 , 「我 對 非 基 督 徒 解 釋 天 主 教 信 仰 , 比 過 去 六 十 年 裡 身 為 耶 穌 會 士 所 做 的 還 要 多 。 我 在 生 病 前 不 能 直 接 對 人 們 講 述 我 的 信 仰 , 我 不 知 道 人 們 是 否 會 聽 我 說」 , 而 現 在 人 門 主 動 來 邀 請 我 , 「因 為 他 們 想 聽 、 想 了 解 。」

比 如 , 今 年 二 月 五 日 , 逾 百 名 肺 癌 專 家 邀 請 樞 機 演 講 , 「因 為 他 們 很 驚 訝 , 我 竟 然 還 活 到 現 在 。」 他 回 憶 說 : 「他 們 問 我 , 『除 了 服 藥 , 你 還 用 了 甚 麼 方 法 ?』 我 答 說 : 『這 方 法 是 你 們 不 加 關 注 的 , 那 就 是 我 的 信 仰 !』」

在 三 小 時 的 討 論 中 , 單 樞 機 向 他 們 傳 遞 了 一 個 簡 單 信 息 : 「我 的 基 督 宗 教 信 仰 極 其 簡 單 , 只 有 一 個 字 , 那 就 是 『愛』 , 因 為 天 主 是 愛 , 天 主 的 本 性 就 是 無 窮 的 愛 。」 他 也 向 他 們 表 示 , 他 「不 怕 死 , 是 因 為 我 知 道 死 後 將 分 享 天 主 的 永 恆 生 命 , 一 個 無 窮 愛 的 生 命 。」

單 樞 機 表 示 , 現 在 他 向 九 成 七 非 基 督 徒 聽 眾 講 述 「我 們 信 仰 的 基 本 要 點」 , 因 為 台 灣 的 天 主 教 和 基 督 教 徒 只 佔 人 口 百 分 之 三 。 大 部 份 聽 眾 還 是 第 一 次 聽 到 基 督 宗 教 信 仰 。

他 說 , 邀 請 接 連 不 斷 , 但 由 於 「時 間 有 限 , 且 受 限 於 健 康 狀 況」 , 他 演 說 的 對 象 優 先 選 擇 三 個 範 疇 : 知 識 分 子 , 如 大 學 學 者 和 醫 生 ; 囚 犯 ; 宗 教 團 體 , 包 括 基 督 教 、 佛 教 、 道 教 和 天 主 教 。

八 十 四 高 齡 的 單 樞 機 出 生 於 河 北 省 (今 河 南 省) 濮 陽 縣 , 廿 五 歲 離 開 大 陸 加 入 耶 穌 會 接 受 培 育 , 那 時 恰 好 是 毛 澤 東 在 四 九 年 取 得 政 權 的 前 夕 。 自 此 , 他 只 於 七 九 年 獲 准 回 鄉 探 親 。 現 到 了 生 命 的 晚 期 , 他 希 望 重 訪 大 陸 的 願 望 還 不 能 實 現 。

梵 蒂 岡 官 員 注 意 到 , 儘 管 北 京 歡 迎 比 利 時 、 法 國 、 蘇 格 蘭 、 美 國 、 越 南 的 樞 機 訪 華 , 但 還 不 準 備 讓 兩 位 華 人 樞 機 ── 單 樞 機 和 原 籍 上 海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訪 問 故 鄉 。

單 樞 機 今 年 三 月 在 羅 馬 , 參 加 由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設 立 的 中 國 教 會 重 大 問 題 研 究 委 員 會 召 開 的 會 議 。 他 對 大 陸 教 會 的 未 來 抱 持 樂 觀 態 度 , 「因 為 我 們 都 在 天 主 的 手 中 , 從 歷 史 的 經 驗 得 知 , 沒 有 一 個 獨 裁 政 權 能 永 遠 存 在 。」

他 說 : 「如 果 我 們 將 北 京 現 政 府 和 毛 澤 東 或 鄧 小 平 執 政 時 相 比 , 現 在 已 有 了 很 大 、 很 大 的 變 化 。」

他 相 信 , 過 去 所 受 到 的 迫 害 和 磨 難 , 是 「天 主 用 來 淨 化 我 們 。」 儘 管 這 一 切 , 「天 主 教 徒 人 數 在 過 去 五 年 , 增 加 將 近 五 倍 ── 那 是 一 個 奇 蹟 !」
2008 年 5 月 25 日

 


達賴喇嘛訪台祈福
與榮休主教單樞機對話

西 藏 精 神 領 袖 達 賴 喇 嘛 於 八 月 三 十 日 至 九 月 三 日 訪 問 台 灣 , 其 間 將 與 已 退 休 的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見 面 。

根 據 台 灣 政 府 新 聞 稿 , 兩 位 宗 教 領 袖 九 月 二 日 上 午 在 高 雄 舉 行 公 開 對 話 。 這 是 達 賴 行 程 中 , 唯 一 一 場 與 宗 教 人 物 進 行 的 對 話 。

這 位 西 藏 流 亡 精 神 領 袖 應 台 灣 南 部 七 個 縣 市 的 邀 請 來 台 。 該 些 縣 市 大 部 份 是 由 在 野 的 民 主 進 步 黨 執 政 。

在 八 月 卅 一 日 , 達 賴 喇 嘛 探 訪 在 颱 風 莫 拉 克 中 受 災 嚴 重 的 高 雄 縣 甲 仙 鄉 小 林 村 ; 至 於 原 先 安 排 的 中 外 記 者 會 已 被 取 消 。

據 報 , 該 場 颱 風 造 成 嚴 重 洪 災 和 土 石 流 , 導 致 四 百 七 十 五 人 死 亡 , 八 十 人 失 蹤 和 失 去 聯 繫 , 而 小 林 村 相 信 有 四 百 多 人 被 活 埋 。

翌 日 , 他 主 持 公 開 講 座 , 並 為 災 民 祈 福 。

與 此 同 時 , 在 達 賴 喇 嘛 到 訪 前 , 台 灣 八 個 主 要 宗 教 團 體 亦 於 八 月 三 十 日 舉 行 聯 合 祈 福 大 會 。 這 些 團 體 包 括 高 雄 縣 的 佛 教 協 會 和 道 教 協 會 、 天 主 教 會 和 基 督 教 會 。

達 賴 喇 嘛 曾 分 別 於 一 九 九 七 年 和 二 0 0 一 年 訪 問 台 灣 。 他 去 年 十 二 月 在 馬 英 九 上 任 台 灣 總 統 後 不 久 , 表 示 希 望 能 夠 再 度 訪 台 , 但 馬 英 九 透 過 傳 媒 指 時 機 尚 未 成 熟 。

有 觀 察 家 認 為 , 台 灣 政 府 批 准 訪 問 , 目 的 是 轉 移 視 線 , 因 風 災 後 馬 英 九 政 府 一 直 被 批 評 對 救 災 工 作 反 應 遲 緩 。
2009 年 9 月 6 日

 


單樞機與達賴喇嘛對話
談人與自然並為災民祈福

西 藏 精 神 領 袖 達 賴 喇 嘛 於 八 月 三 十 日 至 九 月 三 日 在 台 灣 訪 問 , 為 早 前 受 颱 風 影 響 的 災 民 祈 福 , 其 間 並 與 已 退 休 的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公 開 對 談 。

兩 位 宗 教 領 袖 於 九 月 二 日 上 午 在 高 雄 漢 神 巨 蛋 購 物 廣 場 的 宴 會 廳 舉 行 兩 個 半 小 時 的 公 開 對 話 。 這 是 達 賴 行 程 中 , 唯 一 與 宗 教 人 物 進 行 的 對 談 會 。

他 們 以 「天 法 自 然 . 人 與 大 自 然 的 對 話」 為 題 , 談 及 倫 理 教 育 、 宗 教 對 話 和 全 球 暖 化 等 議 題 。 逾 千 名 佛 教 徒 、 基 督 徒 和 其 他 人 士 出 席 由 台 灣 的 達 賴 喇 嘛 西 藏 宗 教 基 金 會 主 辦 的 對 談 會 。

兩 人 都 認 同 只 有 慈 悲 與 關 愛 才 能 帶 來 內 心 平 安 和 快 樂 , 但 指 出 倫 理 的 敗 壞 和 物 質 主 義 , 令 人 與 人 之 間 產 生 不 信 任 和 破 壞 社 會 關 係 。

達 賴 喇 嘛 說 , 在 西 方 , 往 昔 是 教 會 提 供 道 德 教 育 。 現 今 的 學 校 教 育 太 著 重 物 質 生 活 而 非 倫 理 價 值 , 一 般 都 缺 乏 對 愛 和 慈 悲 的 品 德 培 育 。

單 樞 機 同 意 需 要 提 倡 道 德 教 育 及 全 人 教 育 , 因 為 人 類 發 展 應 該 是 整 體 的 , 不 能 只 依 賴 物 質 與 科 學 , 而 是 要 靠 心 靈 、 道 德 和 宗 教 價 值 的 平 衡 發 展 。 他 說 , 台 灣 過 分 著 重 經 濟 和 科 技 發 展 已 傷 害 到 社 會 。

他 們 強 調 宗 教 間 互 相 尊 重 的 重 要 。 達 賴 喇 嘛 說 , 宗 教 信 徒 要 向 非 信 徒 展 示 生 命 的 意 義 和 倫 理 價 值 的 重 要 。 單 樞 機 也 說 , 在 宗 教 交 談 時 , 當 彼 此 尊 重 及 了 解 , 不 是 試 圖 歸 化 對 方 , 或 認 為 自 己 的 宗 教 比 他 人 優 越 ; 宗 教 間 也 可 以 在 救 災 及 其 他 方 面 合 作 。

至 於 全 球 暖 化 , 單 樞 機 促 請 所 有 人 實 踐 環 保 , 對 環 境 有 完 整 的 規 劃 ; 達 賴 喇 嘛 表 示 完 全 同 意 。

單 樞 機 在 對 談 開 始 時 帶 領 祈 禱 , 向 天 主 懺 悔 人 們 的 傲 慢 、 無 知 , 過 度 開 墾 、 破 壞 大 自 然 , 又 盼 天 主 降 福 人 民 及 政 府 , 讓 各 方 不 分 族 群 、 黨 派 及 國 籍 , 更 有 智 慧 地 進 行 救 災 、 重 建 工 作 。 高 雄 教 區 一 個 二 十 人 合 唱 團 在 單 樞 機 領 禱 時 , 以 多 首 聖 歌 伴 唱 。

在 結 束 對 話 前 , 兩 位 領 袖 以 各 自 宗 教 形 式 禱 告 , 為 災 民 、 社 會 和 世 界 和 平 祈 福 。

達 賴 喇 嘛 是 應 台 灣 南 部 七 個 縣 市 的 邀 請 來 台 。 該 些 縣 市 大 部 份 是 由 在 野 民 主 進 步 黨 執 政 , 於 八 月 八 日 受 颱 風 「莫 拉 克」 帶 來 的 豪 雨 影 響 , 多 處 災 情 嚴 重 。

在 八 月 卅 一 日 , 達 賴 探 訪 受 災 嚴 重 的 高 雄 縣 甲 仙 鄉 小 林 村 。 翌 日 , 他 主 持 祈 福 法 會 為 災 民 祈 福 。 據 報 , 該 次 颱 風 造 成 嚴 重 洪 災 和 土 石 流 , 導 致 四 百 七 十 五 人 死 亡 , 八 十 人 失 蹤 和 失 去 聯 繫 , 而 相 信 小 林 村 有 四 百 多 人 被 活 埋 。

然 而 , 風 災 過 後 , 台 灣 政 府 一 直 被 批 評 對 救 災 工 作 反 應 遲 緩 。

另 一 方 面 , 在 達 賴 喇 嘛 到 訪 前 , 台 灣 八 個 主 要 宗 教 團 體 亦 於 八 月 三 十 日 舉 行 聯 合 祈 福 大 會 。 這 些 團 體 包 括 高 雄 縣 的 佛 教 協 會 和 道 教 協 會 、 天 主 教 會 和 基 督 教 會 等 。

達 賴 喇 嘛 曾 於 一 九 九 七 年 和 二 0 0 一 年 先 後 訪 台 。
2009 年 9 月 13 日

 


台單國璽樞機
榮獲當局和平獎

台 灣 單 國 璽 樞 機 獲 當 地 頒 發 第 五 屆 「總 統 文 化 獎」 下 的 「和 平 獎」 , 表 揚 他 罹 患 肺 腺 癌 之 際 , 仍 借 助 病 痛 去 鼓 勵 大 眾 積 極 面 對 生 命 。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單 樞 機 發 表 得 獎 感 言 稱 , 他 期 望 在 人 生 最 後 階 段 還 能 貢 獻 社 會 , 實 踐 福 音 教 導 : 「締 造 和 平 的 人 是 有 福 的 。」

八 十 七 歲 的 單 樞 機 致 力 促 進 不 同 宗 教 間 和 平 共 處 及 族 群 融 合 , 在 國 際 間 聲 望 卓 著 。 頒 獎 典 禮 將 於 十 一 月 一 日 舉 行 , 由 台 灣 的 馬 英 九 總 統 頒 獎 , 得 獎 者 可 獲 近 廿 四 萬 港 元 獎 金 。
2009 年 9 月 27 日

 


活出愛──讀單樞機傳奇故事 
小方濟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舉 行 研 討 會 , 紀 念 利 瑪 竇 逝 世 四 百 周 年 , 喜 見 高 雄 退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出 席 並 發 表 講 話 。

本 年 是 單 樞 機 晉 鐸 五 十 五 周 年 (一 九 五 五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晉 牧 三 十 周 年 (一 九 七 九 年 十 一 月 十 五 日 獲 任 命 為 花 蓮 主 教 、 八 0 年 二 月 十 四 日 在 花 蓮 晉 牧)

二 0 0 六 年 當 時 年 逾 八 十 的 單 樞 機 榮 休 (樞 機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二 日 生 於 河 北) , 八 十 四 歲 那 年 證 實 患 有 不 常 見 的 肺 腺 癌 , 但 近 年 仍 孜 孜 不 倦 地 四 出 分 享 患 病 經 歷 , 藉 此 帶 出 生 命 可 貴 、 天 人 相 交 的 深 度 信 仰 體 會 , 更 時 與 台 灣 的 宗 教 領 袖 (如 佛 光 山 的 星 雲 大 師 、 法 鼓 山 的 聖 嚴 法 師) 交 流 。

活 出 愛 ──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教 的 傳 奇 故 事》 (單 國 璽 口 述 , 蘇 怡 任 採 訪 撰 述 , 台 灣 啟 示 出 版 社 , 2009 ) 便 道 出 了 單 樞 機 的 童 年 往 事 、 修 道 經 歷 , 從 中 可 見 昔 日 他 經 歷 日 軍 侵 佔 、 軍 閥 割 據 的 日 子 ; 少 年 時 中 暑 差 點 送 命 而 又 在 迷 糊 間 遇 上 聖 母 和 天 神 ; 十 八 歲 那 年 他 如 何 推 卻 父 母 所 訂 的 婚 約 ; 最 後 決 定 入 耶 穌 會 修 道 , 輾 轉 在 菲 律 賓 接 受 陶 成 、 在 越 南 開 始 履 行 鐸 職 、 在 花 蓮 享 受 簡 樸 的 牧 民 工 作 的 日 子 。

單 樞 機 熱 愛 教 會 , 服 務 華 人 團 體 至 深 , 一 九 九 八 年 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命 為 樞 機 (第 五 位 華 人 樞 機) , 同 年 教 宗 召 開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亞 洲 特 別 大 會 , 單 樞 機 更 獲 任 命 為 會 議 總 報 告 人 (relator)

際 此 司 鐸 年 , 讀 活 出 愛》 , 讓 我 們 看 看 陶 成 教 會 忠 僕 背 後 的 一 點 一 滴 。
2010 年 6 月 6 日

 


台灣單國璽樞機
獲頒名譽博士學位

台 灣 南 部 高 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獲 「國 立 高 雄 師 範 大 學」 頒 授 名 譽 教 育 學 博 士 學 位 , 以 表 揚 他 對 生 命 教 育 的 貢 獻 。

這 位 八 十 七 歲 耶 穌 會 士 於 二 0 0 六 年 罹 患 肺 腺 癌 後 , 走 遍 台 灣 向 不 同 社 會 及 宗 教 團 體 進 行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為 天 主 作 證 、 分 享 人 生 經 驗 與 體 悟 , 以 及 對 生 老 病 死 的 看 法 及 人 生 意 義 的 思 考 。

單 樞 機 六 月 十 二 日 在 師 範 大 學 的 畢 業 典 禮 中 接 受 此 殊 榮 。 他 向 約 一 千 七 百 位 畢 業 生 和 其 他 嘉 賓 致 辭 時 指 出 , 戴 嘉 南 校 長 提 議 授 予 這 學 位 時 , 他 曾 猶 豫 是 否 接 受 。 但 他 轉 念 一 想 , 社 會 上 許 多 人 終 生 付 出 , 幫 助 弱 勢 社 群 , 沒 有 接 受 任 何 嘉 獎 , 故 此 他 決 定 代 替 他 們 來 領 受 這 個 榮 譽 。

高 雄 縣 長 楊 秋 興 在 典 禮 上 讚 揚 單 樞 機 , 是 謙 卑 具 有 大 智 慧 的 長 者 , 面 對 疾 病 不 畏 懼 死 亡 , 反 而 展 開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是 最 好 的 生 命 教 育 導 師 , 因 此 獲 頒 名 譽 博 士 之 銜 是 實 至 名 歸 , 也 是 師 範 大 學 的 榮 耀 。

為 樞 機 工 作 八 年 的 私 人 秘 書 蕭 擲 吉 對 天 亞 社 說 , 單 樞 機 患 了 癌 症 後 , 不 顧 病 情 , 仍 「樂 意 為 他 所 愛 的 台 灣 宣 講 積 極 生 命 價 值 觀 , 及 鼓 勵 癌 症 病 人 和 其 家 屬 。」

他 續 說 , 樞 機 完 全 奉 獻 犧 牲 和 珍 愛 生 命 的 精 神 很 值 得 表 揚 , 這 個 名 譽 學 位 「是 他 應 得 的 , 因 為 他 以 自 己 的 生 命 和 精 神 , 給 台 灣 社 會 非 常 好 的 生 命 教 育 典 範 。」

蕭 擲 吉 指 出 , 自 0 七 年 八 月 起 , 單 樞 機 已 作 了 逾 一 百 場 巡 迴 演 講 , 每 場 平 均 約 有 千 名 聽 眾 , 當 中 基 督 徒 不 到 一 成 。
2010 年 6 月 27 日

 


大陸宗教局局長訪台 
邀請單國璽樞機往訪

在 凡 那 比 颱 風 帶 著 強 風 豪 雨 吹 襲 台 灣 南 部 之 際 , 中 國 國 家 宗 教 事 務 局 局 長 王 作 安 仍 舊 依 照 原 訂 日 程 , 於 九 月 十 九 日 拜 訪 已 退 休 的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

在 主 教 公 署 的 半 小 時 會 面 裡 , 王 局 長 特 別 邀 請 單 樞 機 前 往 大 陸 參 訪 。 單 樞 機 回 應 說 , 只 要 有 適 當 安 排 , 他 會 前 往 大 陸 訪 問 。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在 場 作 陪 。

單 樞 機 向 天 亞 社 透 露 , 若 能 再 踏 足 大 陸 , 他 計 劃 把 在 台 灣 進 行 的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和 推 動 「安 寧 療 護」 的 臨 終 關 懷 研 習 會 等 活 動 , 擴 大 到 大 陸 的 學 府 , 與 師 生 共 享 。

八 十 七 歲 的 單 樞 機 於 二 0 0 六 年 證 實 罹 患 肺 腺 癌 , 醫 生 告 知 剩 下 不 到 半 年 的 壽 命 。 他 遂 展 開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演 講 會 , 至 今 在 全 台 灣 的 官 方 和 民 間 機 構 、 高 等 學 府 和 監 獄 等 , 已 經 舉 辦 超 過 一 百 場 , 向 人 見 證 信 仰 的 力 量 和 笑 談 生 死 的 豁 達 。 現 在 七 個 「半 年」 過 去 , 他 左 肺 的 腫 瘤 不 見 了 , 右 肺 的 腫 瘤 也 正 在 縮 小 。

單 樞 機 一 九 二 三 年 出 生 於 河 北 省 (今 河 南 省) 濮 陽 縣 , 四 六 年 在 北 京 加 入 耶 穌 會 , 五 五 年 於 菲 律 賓 晉 鐸 。 他 八 年 受 祝 聖 為 台 灣 東 部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前 , 曾 獲 得 教 宗 准 許 , 返 回 家 鄉 探 親 掃 墓 。 那 是 他 在 離 開 大 陸 半 世 紀 後 , 首 次 回 去 。

這 是 王 作 安 一 年 前 就 任 宗 教 局 長 後 , 首 次 帶 領 大 陸 宗 教 交 流 團 訪 台 一 週 內 , 第 二 次 拜 會 天 主 教 領 袖 。 九 月 十 六 日 他 在 台 北 會 見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

同 日 , 他 在 台 北 世 界 貿 易 中 心 以 中 華 宗 教 文 化 交 流 協 會 負 責 人 身 份 , 主 持 首 届 「海 峽 兩 岸 宗 教 出 版 物 聯 展」 開 幕 典 禮 。

交 流 團 也 分 別 拜 訪 佛 教 、 道 教 、 基 督 教 和 伊 斯 蘭 教 領 袖 , 了 解 台 灣 各 宗 教 現 況 。
2010 年 10 月 3 日

 


單樞機不獲北京發證 
取消到訪內地演講行程

台 灣 單 國 璽 樞 機 向 天 亞 社 證 實 , 他 原 定 於 六 月 五 日 前 往 中 國 內 地 進 行 十 天 的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因 其 台 胞 證 還 未 獲 准 , 決 定 取 消 行 程 。

八 十 八 歲 的 單 樞 機 說 , 他 今 後 「不 必 再 等 待」 , 只 有 「任 由 天 主 安 排 了 。」 究 其 原 因 , 他 認 為 :「大 概 是 太 接 近 紀 念 六 四 天 安 門 事 件 吧 ?」 單 樞 機 對 上 一 次 踏 足 內 地 是 於 七 九 年 。

在 推 廣 生 命 教 育 的 「周 大 觀 文 教 基 金 會」 安 排 下 , 患 有 肺 腺 癌 的 高 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單 樞 機 、 天 主 教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黎 建 球 及 一 個 醫 療 團 隊 , 預 訂 六 月 五 至 十 三 日 前 往 上 海 和 鄭 州 市 , 進 行 在 內 地 首 次 的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基 金 會 負 責 安 排 此 行 的 陳 小 姐 說 , 一 行 八 人 只 有 單 樞 機 未 獲 得 北 京 當 局 批 准 發 給 台 胞 證 , 行 程 被 迫 臨 時 取 消 。

她 說 , 單 樞 機 原 定 於 六 月 五 至 八 日 在 上 海 , 拜 訪 六 十 多 年 前 在 羅 馬 額 我 略 大 學 一 同 拿 到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的 上 海 教 區 金 魯 賢 主 教 , 頒 發 周 大 觀 基 金 會 的 「全 球 熱 愛 生 命 獎 章」 予 金 主 教 , 表 揚 他 在 絕 中 仍 堅 持 熱 愛 生 命 , 不 放 棄 希 望 的 勇 氣 。

單 樞 機 亦 計 劃 到 河 南 省 「尋 根」 , 在 鄭 州 市 昇 達 大 學 進 行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演 講 , 與 大 學 師 生 對 話 。 一 行 人 預 計 六 月 十 三 日 返 台 。

九 十 五 歲 的 金 主 教 剛 得 悉 單 樞 機 取 消 行 程 。 他 表 示 很 遺 憾 , 因 為 他 已 經 做 好 所 有 接 侍 的 準 備 工 作 。 金 主 教 說 , 他 跟 單 樞 機 認 識 了 幾 十 年 , 兩 人 都 是 耶 穌 會 士 。

上 海 教 區 邢 文 之 輔 理 主 教 稱 , 單 樞 機 來 訪 上 海 教 區 除 了 作 生 命 見 證 外 , 他 們 也 安 排 了 跟 樞 機 共 祭 彌 撒 和 舉 行 祈 禱 會 。 邢 主 教 說 本 地 信 徒 少 了 一 個 聆 聽 見 證 和 接 受 培 育 的 機 會 。

單 樞 機 家 鄉 濮 陽 教 區 的 德 範 神 父 慨 嘆 : 「一 個 快 要 死 的 老 人 , 連 回 家 看 看 都 不 能 。 按 人 情 來 說 , 快 死 的 人 還 能 有 甚 麼 奢 求 ? 看 來 , 我 們 的 樞 機 要 帶 著 遺 憾 離 開 我 們 , 連 最 後 見 面 的 機 會 都 沒 有 了 。」

中 國 國 家 宗 教 事 務 局 局 長 王 作 安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劉 元 龍 , 先 後 於 去 年 九 月 及 今 年 一 月 訪 台 期 間 , 拜 會 單 樞 機 並 歡 迎 他 隨 時 前 往 內 地 訪 問 和 探 親 。

單 國 璽 樞 機 曾 任 花 蓮 教 區 和 高 雄 教 區 首 牧 , 九 八 年 獲 教 宗 擢 陞 為 樞 機 , 二 0 0 六 年 一 月 獲 准 退 休 , 同 年 八 月 發 現 罹 患 肺 腺 癌 。 他 次 年 開 始 在 台 灣 七 個 教 區 、 多 所 大 學 、 社 會 公 益 和 宗 教 團 體 進 行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巡 迴 演 講 , 透 過 與 各 界 人 士 對 談 的 方 式 , 向 社 會 大 眾 分 享 其 生 死 及 信 仰 觀 。

在 香 港 的 一 位 教 會 觀 察 家 認 為 , 單 樞 機 取 消 行 程 未 必 是 壞 事 , 因 為 此 行 將 與 大 陸 一 場 非 法 祝 聖 禮 同 時 發 生 。
2010 年 6 月 12 日

 


單樞機到訪馬祖 
傳達基督愛與和平

台 灣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八 月 踏 足 跼 離 福 建 只 有 卅 三 海 哩 的 馬 祖 南 竿 島 , 參 加 首 屆 「國 際 和 平 論 壇」 和 演 講 , 分 享 信 仰 與 和 平 價 值 。

這 位 八 十 九 歲 的 高 雄 教 區 已 退 休 主 教 八 月 廿 四 日 在 當 地 舉 行 「告 別 生 命 之 旅」 演 講 。 他 向 四 百 餘 位 馬 祖 居 民 表 示 , 原 本 兩 年 前 就 該 來 的 但 卻 失 約 了 , 為 表 達 對 馬 祖 的 「歉 意」 , 他 特 別 抱 著 病 軀 全 程 站 著 演 說 。

他 的 演 講 受 到 台 灣 最 前 線 島 嶼 的 官 兵 和 民 眾 熱 烈 歡 迎 , 也 被 他 「化 癌 為 愛 , 用 愛 告 別 、 用 愛 見 證 生 死 、 用 愛 挑 戰 極 限 、 用 愛 傳 遞 是 非 、 用 愛 傳 播 福 音 、 用 愛 活 出 希 望」 的 勸 誡 所 感 動 。

單 樞 機 自 四 年 前 發 現 患 上 肺 腺 癌 後 , 開 始 「告 別 生 命 之 旅」 演 講 , 利 用 餘 年 向 更 多 世 人 奉 獻 他 一 生 的 愛 , 迄 今 已 進 行 約 五 百 場 , 主 要 對 象 包 括 大 學 生 、 受 刑 人 、 宗 教 團 體 及 社 會 公 益 團 體 。

翌 日 , 他 與 佛 光 山 創 辦 人 星 雲 大 師 等 出 席 福 建 省 連 江 縣 政 府 主 辦 、 為 期 兩 天 的 「國 際 和 平 論 壇 。」 他 們 在 論 壇 首 日 , 以 「公 益 與 和 平」 為 主 題 , 同 台 對 談 。

單 國 璽 樞 機 指 出 : 「我 們 這 些 平 凡 的 人 , 雖 然 不 可 能 像 偉 大 的 政 治 家 、 宗 教 領 袖 以 及 終 生 犧 牲 奉 獻 服 務 他 人 的 慈 善 家 , 對 社 會 做 出 轟 轟 烈 烈 的 貢 獻 , 但 是 至 少 可 以 用 我 們 有 限 度 的 人 力 財 力 參 與 公 益 事 業 , 以 改 善 社 會 。」

他 說 : 「公 益 事 業 雖 然 看 來 似 乎 與 和 平 沒 有 甚 麼 直 接 關 係 , 但 卻 是 奠 定 和 平 基 礎 的 主 要 動 力 之 一 , 也 是 消 除 破 壞 和 平 主 要 誘 因 之 自 私 、 傲 慢 、 貪 婪 、 仇 恨 、 不 公 不 義 、 侵 犯 基 本 人 權 的 特 效 藥 。」

單 樞 機 向 十 年 前 兩 岸 首 度 合 法 直 航 的 島 嶼 上 官 兵 和 居 民 強 調 : 「參 與 社 會 公 益 事 業 的 人 愈 多 , 愈 能 創 造 安 和 樂 利 的 社 會 , 愈 能 避 免 人 與 人 、 族 群 與 族 群 以 及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衝 突 和 戰 爭 。」

星 雲 大 師 則 指 出 , 公 益 要 有 人 , 和 平 則 要 無 我 。 他 說 和 平 境 界 是 可 達 成 的 , 只 要 人 人 有 心 有 願 , 馬 祖 可 以 做 「和 平 模 範 區」 , 永 遠 避 免 戰 爭 。

台 灣 紅 十 字 會 總 會 會 長 陳 長 文 感 謝 馬 祖 居 民 , 自 廿 一 年 前 一 直 默 默 地 肩 負 著 兩 岸 遣 返 的 人 道 任 務 , 無 論 兩 岸 政 治 情 勢 如 何 演 變 , 兩 岸 政 府 就 在 這 裡 , 共 同 執 行 了 二 、 三 百 次 的 遣 返 作 業 、 幫 助 了 五 萬 多 個 家 庭 的 團 圓 。 他 說 : 「這 就 是 和 平 的 足 蹟 , 每 邁 開 一 步 , 都 堅 定 做 對 的 事 且 持 續 向 前 。」

兩 天 的 議 程 以 「傳 遞 世 界 和 平 新 願 景」 為 主 題 , 分 別 探 討 「人 權 與 和 平」 、 「公 益 與 和 平」 、 「環 境 與 和 平」 , 象 徵 馬 祖 從 捍 衛 和 平 的 戰 地 前 線 , 從 今 起 將 轉 變 為 締 造 和 平 的 首 發 地 。

一 九 四 九 年 後 , 鄰 近 內 地 的 馬 祖 隨 即 成 為 台 灣 軍 事 前 線 重 地 。 直 至 九 二 年 解 除 戰 地 政 務 , 軍 事 砲 台 和 坑 道 逐 漸 轉 型 成 觀 光 資 源 。 二 0 0 一 年 , 兩 岸 開 放 小 三 通 , 馬 祖 更 成 為 合 法 直 航 的 地 點 。
2011 年 9 月 11 日

 


掏空自己  登峰聖山
單國璽

台灣榮休的單國璽樞機罹患肺腺癌後,多年來不辭勞苦到處向社會各界宣講「生命告別之旅」。九十歲高齡的單樞機在五月完成兩次腦部立體定位放射手術,目前在天主教輔仁大學神學院耶穌會的頤福園靜養。以下是他七月卅一日 (聖依納爵慶節) 於頤福園完稿的文章,刊登於新一期台灣《天主教周報》內,天亞社轉載,經本報刪減,以饗讀者。

加 入 耶 穌 會 將 近 七 十 年 , 聖 依 納 爵 神 修 的 大 原 則 和 精 神 以 及 待 人 接 物 和 處 世 的 禮 儀 態 度 等 細 節 已 漸 漸 和 我 的 日 常 生 活 整 合 , 並 且 已 漸 漸 形 成 一 種 意 識 : 自 己 既 是 會 士 又 是 聖 職 人 員 , 對 外 則 代 表 耶 穌 會 和 教 會 , 對 內 則 負 有 牧 靈 及 領 導 教 友 福 傳 的 責 任 。 靈 修 培 育 、 品 格 修 養 、 責 任 感 、 榮 譽 意 識 、 學 問 的 追 求 、 做 事 的 認 真 、 重 視 效 率 等 , 甚 至 整 個 人 生 的 目 的 , 按 照 聖 依 納 爵 的 原 則 , 都 是 為 「愈 顯 主 榮」 和 「拯 救 更 多 人 靈」 。 這 些 都 是 「愈 顯 主 榮」 和 使 人 接 近 天 主 的 工 具 及 墊 腳 石 。 但 是 脆 弱 的 人 性 有 時 讓 人 忘 記 真 正 目 的 , 而 將 達 成 目 的 工 具 當 作 目 的 追 求 , 以 增 加 自 己 的 聲 譽 、 權 威 , 受 到 別 人 的 敬 重 。 如 果 這 樣 質 變 , 這 些 工 具 不 但 不 能 引 人 達 到 「愈 顯 主 榮」 目 的 , 而 且 變 成 了 接 近 天 主 以 及 和 十 字 架 上 「掏 空 自 己」 的 耶 穌 結 合 為 一 的 絆 腳 石 。

加 入 耶 穌 會 將 近 七 十 年 , 每 日 祈 禱 、 行 神 業 , 尤 其 晉 鐸 後 , 每 日 舉 行 感 恩 祭 , 感 覺 和 天 主 相 當 接 近 。 但 是 和 胸 膛 被 長 槍 打 開 , 「掏 空 自 己」 (斐 二 7) , 赤 身 露 體 , 一 絲 不 掛 地 懸 在 十 字 上 垂 死 的 耶 穌 , 卻 有 一 段 距 離 。……

上 述 的 異 象 和 聲 音 使 我 恍 然 大 悟 : 原 來 我 穿 戴 的 服 飾 太 多 太 重 ; 耶 穌 會 先 賢 所 創 造 的 偉 業 和 榮 譽 、 聖 職 人 員 的 道 袍 、 主 教 的 權 戒 高 冠 、 樞 機 的 紅 袍 禮 服 等 , 將 我 整 個 人 包 裝 得 一 層 又 一 層 , 以 致 使 我 失 去 了 原 形 。 並 且 這 些 服 飾 已 和 我 的 日 常 生 活 整 合 , 將 其 脫 去 , 談 何 容 易 。 人 做 不 到 的 , 天 主 做 得 到 。 最 後 只 有 求 天 主 伸 出 強 有 力 的 援 手 為 我 脫 下 這 些 沉 重 的 服 飾 。 天 主 略 施 小 技 , 和 我 開 了 幾 個 玩 笑 , 捉 弄 我 一 下 , 讓 我 出 了 幾 次 醜 , 就 把 我 的 問 題 徹 底 解 決 了 。 前 三 次 醜 事 記 憶 猶 新 , 分 別 記 述 如 下 。

六 月 底 , 因 肺 部 積 水 住 進 高 雄 聖 功 醫 院 。 次 日 , 醫 生 讓 我 吃 了 一 種 強 烈 的 利 尿 劑 , 以 便 將 肺 部 積 水 排 出 。 我 毫 不 知 情 , 否 則 我 可 以 換 一 下 做 彌 撒 的 時 間 。 正 在 舉 行 聖 祭 時 藥 性 發 作 。 開 始 我 強 忍 , 讀 經 後 褲 子 已 尿 濕 一 半 , 不 得 不 去 洗 手 間 , 去 時 地 板 上 也 撒 滿 尿 水 。 這 是 晉 鐸 五 十 七 年 來 , 在 舉 行 彌 撒 時 第 一 次 發 生 這 樣 的 糗 事 , 使 我 的 尊 嚴 和 顏 面 盡 失 , 在 修 女 和 醫 護 人 員 面 前 , 真 感 到 無 地 自 容 。 這 是 天 主 治 療 我 虛 榮 心 的 開 始 。

第 二 次 出 醜 是 由 高 雄 轉 到 台 北 耕 莘 醫 院 後 發 生 的 。 因 為 兩 天 沒 有 大 便 , 醫 生 讓 我 吃 一 些 瀉 藥 。 當 天 半 夜 , 藥 性 發 作 , 便 叫 醒 熟 睡 中 的 男 看 護 攙 扶 我 去 入 廁 。 剛 進 入 化 妝 室 , 還 未 到 馬 桶 前 , 糞 便 不 自 禁 地 撒 在 地 板 上 。 男 看 護 不 小 心 踏 上 一 堆 糞 便 。 半 醒 的 他 滿 腹 不 高 興 , 一 邊 用 水 沖 自 己 的 拖 鞋 和 地 板 上 的 糞 便 , 一 邊 嘟 嚷 了 許 多 我 聽 不 懂 的 話 。……

他 的 每 句 話 猶 如 利 刃 , 將 我 九 十 年 養 成 的 自 尊 、 維 護 的 榮 譽 、 頭 銜 、 地 位 、 權 威 、 尊 嚴 等 一 層 層 地 剝 掉 了 。 清 洗 完 畢 , 他 攙 扶 我 躺 在 床 上 之 後 , 他 自 己 很 快 呼 呼 入 睡 。 我 卻 非 常 清 醒 , 有 脫 胎 換 骨 的 輕 鬆 感 。 現 在 胸 腔 被 打 開 , 「被 掏 空」 、 赤 裸 裸 懸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耶 穌 又 在 我 腦 海 中 出 現 , 向 我 微 笑 , 示 意 和 祂 接 近 。 我 這 時 感 覺 自 己 身 輕 猶 如 一 隻 小 袋 鼠 , 一 躍 便 跳 到 聖 山 頂 十 字 架 下 。 再 一 躍 , 兩 隻 前 掌 已 爬 到 耶 穌 雙 足 上 。 這 時 仰 首 看 到 耶 穌 還 在 微 笑 , 並 將 肋 膀 聖 傷 打 開 , 示 意 叫 我 跳 進 去 。 小 袋 鼠 再 一 跳 , 便 進 入 了 耶 穌 洞 開 的 心 房 中 , 猶 如 回 到 母 袋 中 一 樣 。 感 覺 在 這 裡 最 安 全 , 最 溫 暖 , 完 全 被 耶 穌 的 無 限 大 愛 所 包 圍 , 感 到 無 限 的 滿 足 與 幸 福 。 這 時 , 我 的 理 智 雖 然 清 醒 , 但 是 我 也 分 不 清 自 己 是 在 祈 禱 或 是 在 做 夢 。……

第 三 次 出 醜 是 兩 個 星 期 前 。 那 時 我 剛 住 進 耶 穌 會 的 頤 福 園 內 。 因 為 腳 水 腫 , 早 飯 後 , 醫 護 人 員 在 我 不 知 情 下 , 讓 我 吃 一 種 強 烈 的 排 尿 劑 。 但 是 那 一 天 上 午 九 時 三 十 分 我 必 須 去 耕 莘 醫 院 接 受 放 射 性 治 療 。 一 個 排 尿 器 具 都 沒 有 準 備 。 在 去 醫 院 的 途 中 藥 性 發 作 , 強 忍 了 十 分 鐘 , 但 終 於 不 能 再 忍 下 去 , 便 尿 濕 了 半 條 褲 子 和 輪 椅 上 的 坐 墊 。 到 了 醫 院 後 又 要 排 隊 入 廁 時 , 又 有 尿 液 排 出 , 褲 子 更 濕 。 就 這 樣 上 了 腫 瘤 科 放 射 台 , 醫 護 和 技 術 人 員 看 得 很 清 楚 , 這 時 的 我 , 連 最 後 的 一 點 尊 嚴 也 喪 失 了 。……

上 述 的 親 身 經 驗 , 使 我 領 悟 到 靈 修 生 活 中 三 項 重 要 事 實 : () 如 願 和 「掏 空 自 己」 或 「使 自 己 空 虛」 (斐 二 7) , 一 絲 不 掛 , 懸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耶 穌 親 密 接 近 , 結 合 為 一 , 就 必 須 仰 賴 天 主 助 佑 先 「掏 空 自 己」 。 () 慈 愛 的 天 主 有 時 也 給 人 開 玩 笑 , 讓 人 出 幾 次 醜 , 就 能 治 愈 心 靈 的 宿 疾 , 清 除 靈 修 途 中 的 障 礙 及 絆 腳 石 , 甚 至 改 變 人 自 小 養 成 不 利 靈 修 的 積 習 。 () 返 老 還 童 , 讓 身 患 絕 症 的 九 旬 老 翁 , 在 數 天 內 回 歸 兒 童 時 的 純 樸 天 真 無 邪 , 掃 除 多 年 積 累 不 利 靈 修 的 習 性 。 這 事 「為 人 是 不 可 能 的 , 但 為 天 主 一 切 都 是 可 能 的」 (瑪 十 九 26) 。 耶 穌 所 說 的 : 「你 們 若 不 變 成 如 同 小 孩 子 一 樣 , 你 們 決 不 能 進 入 天 國」 (瑪 十 八 3) , 確 實 是 靈 修 生 活 不 可 或 缺 的 一 個 重 要 條 件 。 2012 年 8 月 26 日

 

 

臺灣高雄教區榮休主教單國璽樞機822日安息主懷
享年
89

臺 灣 高 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於 8 22 日 安 息 主 懷 。 據 說 , 他 臨 終 前 表 達 自 己 心 滿 意 足 , 並 降 福 了 病 榻 前 的 眾 人 。 耕 莘 醫 院 院 長 鄧 世 雄 表 示 , 單 國 璽 罹 患 肺 腺 癌 多 年 , 醫 療 團 隊 在 今 年 5 月 發 現 單 國 璽 的 癌 細 胞 已 經 轉 移 到 腦 部 及 骨 胳 , 8 20 日 再 度 因 為 肺 炎 住 院 , 22 日 上 午 還 親 自 主 持 彌 撒 , 沒 想 到 晚 間 病 情 卻 惡 化 , 因 為 急 性 肺 炎 引 發 器 官 衰 竭 病 逝 。 鄧 世 雄 說 : 「我 們 最 敬 愛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教 , 因 為 急 性 肺 炎 , 器 官 衰 竭 , 今 天 在 教 友 們 的 陪 伴 下 , 非 常 平 靜 、 安 詳 地 離 開 了 我 們 。」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教 于 1923 12 2 日在 河 南 省 濮 陽 縣 出 生 , 於 1946 年 在 北 京 加 入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並 在 兩 年 後 誓 發 終 身 願 。 修 畢 哲 學 與 神 學 課 程 後 , 於 1955 3 18 日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他 於 1956 1957 年 間 在 菲 律 賓 諾 瓦 利 切 斯 接 受 了 耶 穌 會 最 後 階 段 的 培 育 之 後 , 前 往 菲 律 賓 宿 務 市 聖 心 中 學 擔 任 中 文 部 主 任 。 他 於 1959 年 至 1961 年 在 羅 馬 宗 座 額 我 略 大 學 攻 讀 靈 修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 1961 1963 年 被 派 到 越 南 守 德 市 擔 任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副 院 長 , 並 在 1963 2 2 日 誓 發 耶 穌 會 的 末 願 。 從 1963 年 起 至 1979 年 間 , 他 陸 續 擔 任 了 臺 灣 彰 化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的 院 長 , 聖 依 納 爵 中 學 的 校 長 , 光 啟 社 的 社 長 。

單 國 璽 在 1980 2 月 任 天 主 教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于 1991 6 月 任 天 主 教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並 多 次 擔 任 臺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 他 在 1998 2 21 日 獲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擢 升 為 樞 機 , 成 為 臺 灣 地 區 的 第 一 位 樞 機 , 也 是 華 人 第 五 位 獲 得 此 榮 銜 者 。 他 曾 任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長 , 也 是 輔 仁 大 學 名 譽 博 士 , 從 2006 1 5 日 起 成 為 天 主 教 高 雄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 他 著 有 《獻 身 與 領 導》、《怎 樣 作 一 個 領 袖》、《生 命 告 別 之 旅》、《劃 到 生 命 深 處》等 多 本 書 籍 。

隨 著 他 的 逝 世 , 現 在 天 主 教 會 的 樞 機 團 共 有 207 名 成 員 , 118 名 擁 有 選 舉 教 宗 的 權 利 , 89 位 因 年 齡 超 過 80 歲 而 喪 失 選 舉 權 。 耶 穌 會 會 士 的 樞 機 共 有 7 位 。

梵蒂岡電臺訊 2012 年 8 月 23 日


 

台灣單國璽樞機安息主懷
教宗與華人樞機追思美好見證

對 於 台 灣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八 月 廿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教 宗 和 香 港 兩 位 華 人 樞 機 表 示 哀 傷 , 又 讚 揚 單 樞 機 對 中 華 教 會 的 貢 獻 。

台 灣 的 高 雄 榮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八 月 廿 二 日 離 世 。 生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的 單 樞 機 生 前 曾 任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十 八 年 、 又 是 教 廷 中 國 教 會 委 員 會 成 員 , 備 受 台 灣 宗 教 界 和 社 會 尊 重 , 亦 致 力 服 務 普 世 教 會 。

在 梵 蒂 岡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親 自 致 唁 電 給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表 示 深 切 哀 悼 , 同 時 也 感 謝 單 樞 機 多 年 為 高 雄 教 區 忠 誠 的 服 務 , 以 及 他 身 為 花 蓮 教 區 的 主 教 和 天 主 教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的 職 務 。

在 香 港 ,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八 月 廿 三 日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 對 單 樞 機 離 世 表 示 哀 傷 , 同 時 感 激 單 樞 機 著 力 推 動 中 華 真 福 宣 聖 一 事 。 湯 樞 機 讚 揚 單 樞 機 敏 於 聆 聽 , 態 度 真 誠 , 亦 樂 於 提 攜 後 輩 , 他 學 效 聖 母 配 合 天 主 旨 意 的 生 活 態 度 , 為 華 人 教 會 奠 下 美 好 榜 樣 。

身 在 海 外 的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則 對 天 亞 社 指 出 , 單 樞 機 的 智 慧 和 勇 毅 令 人 欣 賞 。 他 說 教 會 太 需 要 單 樞 機 的 榜 樣 , 他 的 生 命 , 他 的 死 亡 都 是 那 麼 珍 貴 。

單 樞 機 的 遺 體 已 於 八 月 廿 三 日 從 台 北 運 返 高 雄 , 殯 葬 彌 撒 亦 於 九 月 一 日 在 高 雄 舉 行 。

 


湯漢樞機追思單國璽樞機

稱見證福音精神留美好榜樣

對 於 台 灣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和 成 世 光 主 教 , 先 後 安 息 主 懷 ,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對 兩 人 的 離 世 表 示 哀 傷 , 但 深 信 兩 人 得 能 早 達 天 主 的 懷 抱 , 湯 樞 機 又 向 台 灣 的 天 主 教 團 體 致 以 慰 問 。

台 灣 的 高 雄 榮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八 月 廿 二 日 離 世 , 生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 本 年 台 南 榮 休 主 教 成 世 光 八 月 廿 三 日 離 世 , 享 年 九 十 七 歲 。

香 港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八 月 廿 三 日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 對 兩 名 教 會 牧 者 離 世 表 示 哀 傷 , 亦 向 高 雄 和 台 南 教 區 、 單 樞 機 所 屬 的 耶 穌 會 , 以 至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致 以 慰 問 ; 但 他 深 信 兩 位 教 會 領 袖 得 能 早 到 天 主 的 懷 抱 。

湯 樞 機 稱 , 他 與 單 樞 機 相 識 多 年 , 感 到 他 為 人 樂 於 聆 聽 , 態 度 真 誠 。 及 至 一 九 八 八 年 台 灣 主 教 團 邀 請 剛 獲 教 宗 擢 陞 為 樞 機 的 香 港 主 教 胡 振 中 訪 問 台 灣 , 湯 漢 隨 行 , 台 灣 主 教 團 則 由 當 時 的 單 國 璽 主 教 接 待 , 多 天 行 程 中 湯 單 兩 人 便 有 更 多 機 會 接 觸 。

及 至 一 九 九 六 年 教 宗 任 命 香 港 的 陳 日 君 和 湯 漢 , 分 別 為 教 區 的 助 理 主 教 和 輔 理 主 教 , 兩 人 合 力 邀 請 晉 牧 禮 上 的 共 祭 主 教 , 聯 絡 單 主 教 的 工 作 便 由 湯 漢 負 責 。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亞 洲 特 別 大 會 一 九 九 八 年 召 開 , 單 樞 機 獲 任 命 為 大 會 的 總 發 言 人 , 湯 漢 則 以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身 份 赴 會 。 教 湯 漢 難 忘 的 是 , 單 樞 機 樂 於 鼓 勵 後 人 , 如 待 他 發 言 後 , 便 主 動 找 機 會 來 支 持 他 。

湯 樞 機 亦 感 激 單 樞 機 著 力 推 動 二 0 0 0 年 一 百 二 十 位 中 華 真 福 宣 聖 一 事 , 而 單 樞 機 晚 年 證 實 患 上 肺 腺 癌 , 更 開 展 「告 別 生 命 之 旅」 , 借 此 接 觸 更 多 教 外 人 士 , 讓 他 們 認 識 信 仰 , 這 為 教 會 留 下 美 好 的 榜 樣 。

單 樞 機 晚 年 雖 曾 有 一 機 會 返 回 中 國 大 陸 , 但 幾 經 轉 折 , 終 未 有 成 行 , 湯 樞 機 對 此 稱 許 單 樞 機 有 智 慧 有 原 則 。

至 於 成 世 光 主 教 , 湯 樞 機 雖 未 有 機 會 多 接 觸 成 主 教 , 但 亦 留 意 到 成 主 教 有 修 養 , 為 人 穩 重 , 特 別 是 喜 愛 中 國 文 化 。 湯 樞 機 祝 願 成 主 教 早 登 天 家 。       



與單國璽樞機相識相知

陳日君樞機憶述往日情誼

台 灣 單 國 璽 樞 機 八 月 廿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之 時 , 香 港 教 區 已 退 休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正 身 處 羅 馬 。 他 得 悉 自 己 的 良 師 單 樞 機 病 逝 的 消 息 後 , 接 受 了 天 亞 社 的 書 面 採 訪 , 以 下 是 陳 樞 機 的 回 答 :

: 您 與 單 國 璽 樞 機 相 識 了 多 久 ?
在 二
0 0 0 年 及 之 前 的 幾 年 , 那 時 董 高 (Josef Tomko) 樞 機 是 傳 信 部 部 長 , 每 一 年 或 兩 年 教 廷 開 一 次 「聯 合 及 擴 展 會 議」 (那 時 還 沒 有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會) , 國 務 院 、  傳 信 部 , 幾 位 教 廷 神 學 或 法 律 專 家 , 一 、 兩 位 華 籍 主 教 , 幾 位 「中 國 教 會 觀 察 員」 一 起 討 論 大 陸 教 會 的 問 題 。 我 就 以 「大 陸 修 院 教 授」 , 後 來 以 「香 港 助 理 主 教」 的 身 份 被 邀 請 參 與 了 那 些 會 議 , 就 在 這 些 機 會 上 直 接 認 識 了 單 樞 機 。

其 實 , 一 九 九 六 年 教 宗 給 了 我 們 教 區 一 位 助 理 、 一 位 輔 理 主 教 , 也 是 單 樞 機 經 過 董 高 樞 機 向 教 宗 獻 上 的 計 。

為 我 和 湯 主 教 的 晉 牧 禮 , 我 們 不 能 請 大 陸 的 主 教 , 也 不 便 請 太 多 台 灣 的 主 教 , 單 樞 機 以 主 教 團 主 席 的 身 份 代 表 他 們 來 參 了 禮 。

後 來 我 接 觸 單 樞 機 的 機 會 更 多 了 。 當 然 我 們 關 心 的 不 只 是 香 港 台 灣 的 教 務 , 我 們 更 關 心 的 是 大 陸 的 教 會 。 在 那 些 「聯 合 及 擴 展 會 議」 及 二 0 0 七 年 成 立 的 委 員 會 中 , 我 們 兩 人 的 意 見 非 常 一 致 , 可 是 我 的 發 言 有 時 比 較 衝 動 , 單 樞 機 的 發 言 卻 常 平 心 靜 氣 , 使 與 會 者 頗 受 得 著 。

可 惜 後 來 他 年 紀 大 了 , 吃 不 消 長 途 旅 程 , 辭 了 委 員 會 職 務 。 他 謙 虛 的 對 我 說 : 「有 你 在 委 員 會 中 , 我 可 以 放 心 了 。」 (恐 怕 也 是 時 候 我 說 : 「有 韓 總 主 教 在 傳 信 部 , 我 可 以 放 心 隱 退 了」。)

雖 然 單 樞 機 不 再 參 與 會 議 , 我 常 去 台 灣 向 他 報 告 , 並 請 教 他 的 指 示 。

七 月 下 旬 我 在 台 北 輔 仁 大 學 耶 穌 會 會 院 , 與 我 的 良 師 見 了 最 後 一 面 , 他 坐 在 輪 椅 上 , 但 看 來 精 神 還 好 , 他 送 兩 本 書 給 我 , 還 親 筆 簽 名 。 他 的 手 沒 有 力 氣 (他 的 名 字 筆 劃 特 別 多) , 我 會 珍 惜 那 兩 本 書 , 更 珍 惜 他 多 年 來 對 我 似 兄 長 般 的 友 情 。 單 樞 機 , 謝 謝 你 !

: 您 對 單 樞 機 最 深 刻 的 印 象 或 事 蹟 是 甚 麼 ?
在 兩 件 事 上 , 我 特 別 欣 賞 單 樞 機 的 智 慧 和 勇 毅 :

() 他 向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請 求 封 聖 中 華 殉 道 , 他 誠 懇 而 大 膽 的 請 求 打 動 了 教 宗 的 心 , 排 除 教 廷 過 分 的 顧 慮 , 使 我 們 有 了 一 百 二 十 位 殉 道 聖 人 (他 甚 至 說 , 中 華 殉 道 在 教 廷 第 二 次 殉 道 。 可 惜 國 內 為 反 對 宣 聖 推 行 的 大 運 動 , 可 以 說 是 殉 道 諸 聖 的 第 三 次 殉 道)

() 前 些 日 子 國 內 宗 教 局 局 長 和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秘 書 長 去 探 訪 他 。 他 表 示 了 他 的 意 願 去 故 鄉 看 看 胞 妹 , 並 去 上 海 看 看 他 的 老 同 學 金 魯 賢 主 教 。 他 們 說 : 「雖 然 你 有 不 良 紀 錄 (見 了 達 賴 喇 嘛) , 我 們 出 於 人 道 , 可 以 准 許 你 。」 他 說 : 「我 以 宗 教 人 士 身 份 見 達 賴 喇 嘛 , 根 本 不 是 不 良 紀 錄 , 我 也 不 需 要 你 們 人 道 待 遇 , 因 為 已 有 大 陸 一 個 基 金 會 要 頒 獎 給 我 。」 他 們 答 應 了 會 配 合 。

可 是 動 身 前 他 們 說 他 一 定 也 要 去 北 京 , 他 知 道 在 北 京 他 一 定 會 被 支 配 , 被 利 用 , 拒 絕 了 。 他 們 也 就 不 讓 他 成 行 了 。

溫 和 良 善 的 他 也 是 剛 毅 的 硬 漢 。 單 樞 機 , 我 向 你 致 敬 。

: 您 怎 樣 形 容 單 樞 機 的 為 人 ?
有 人 說 : 「沒 有 人 會 被 親 近 他 的 人 認 為 是 偉 人 。」 見 得 多 了 , 接 觸 多 了 , 不 免 會 發 現 這 人 的 缺 點 。 可 是 我 愈 認 識 單 樞 機 , 愈 尊 敬 他 。

一 些 似 是 不 易 共 存 的 德 行 , 在 他 身 上 很 自 然 地 融 合 一 起 。

他 文 質 彬 彬 , 言 談 溫 和 , 但 立 場 清 晰 , 堅 持 真 理 , 絕 不 畏 懼 。

他 嚴 以 待 己 , 舉 止 慎 重 , 但 又 和 藹 可 親 , 讓 人 感 到 溫 暖 。

我 多 年 在 國 外 受 訓 , 不 免 有 些 「洋 化」 了 。 單 樞 機 卻 在 一 位 絕 對 符 合 國 際 標 準 的 教 會 牧 者 形 象 上 添 加 了 中 國 賢 人 的 色 彩 。 單 樞 機 , 我 羨 慕 你 。

問 : 您 認 為 單 樞 機 的 離 世 對 華 人 教 會 有 何 影 響 ?
單 樞 機 離 我 們 而 去 了 , 我 們 當 然 捨 不 得 , 但 他 在 這 刻 的 離 世 肯 定 是 上 主 給 華 人 教 會 的 大 恩 。

我 們 的 教 會 太 需 要 他 的 榜 樣 了 , 他 的 生 命 , 他 的 死 亡 都 是 多 麼 的 珍 貴 , 他 的 喪 禮 會 使 我 們 把 這 榜 樣 深 深 印 在 心 上 。

他 以 生 命 見 證 了 真 福 的 道 理 。 他 的 平 安 帶 給 我 們 勇 氣 。 單 樞 機 , 求 你 從 天 上 保 佑 我 們 , 領 導 我 們 。   

 


台灣單國璽樞機

與成世光主教離世

台 灣 教 會 在 不 足 一 天 之 內 , 有 兩 位 榮 休 主 教 安 息 主 懷 。 繼 八 十 九 歲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於 八 月 廿 二 日 傍 晚 不 敵 癌 症 病 逝 後 , 九 十 七 歲 的 成 世 光 主 教 亦 於 廿 三 日 凌 晨 返 回 天 家 。

過 去 六 年 與 肺 腺 癌 困 鬥 的 單 樞 機 (聖 名 保 祿) , 在 天 主 教 耕 莘 醫 院 新 店 總 院 安 息 主 懷 。 他 祇 留 下 去 年 未 能 獲 得 北 京 當 局 准 許 返 回 河 南 家 鄉 向 鄉 親 告 別 的 遺 憾 。 不 過 , 單 樞 機 在 醫 院 安 排 下 , 臨 終 前 與 八 十 八 歲 胞 妹 單 愛 雲 通 了 電 話 , 內 容 他 未 有 透 露 。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主 席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昨 晚 在 記 者 會 上 表 示 , 雖 然 單 樞 機 在 遺 囑 裡 要 求 不 必 邀 請 在 河 南 省 (原 河 北 省) 濮 陽 家 鄉 的 妹 妹 來 台 奔 喪 , 但 主 教 團 鑑 於 人 道 , 已 委 託 海 基 會 協 助 連 絡 和 安 排 。

這 位 台 北 總 教 區 首 牧 表 示 , 單 樞 機 在 彌 留 之 際 , 特 別 叮 嚀 其 葬 禮 務 必 簡 單 , 「祇 要 準 備 一 根 復 活 蠟 燭 、 一 本 聖 經 與 一 個 窮 人 棺 材 , 因 為 我 要 一 輩 子 窮 到 底」 。

廿 一 日 早 晨 單 樞 機 主 祭 了 彌 撒 後 , 還 坐 輪 椅 去 探 望 在 同 一 醫 院 剛 完 成 割 膽 手 術 準 備 出 院 的 洪 總 主 教 , 並 降 福 了 他 。 次 日 下 午 洪 總 主 教 接 到 醫 院 通 知 , 馬 上 趕 來 見 最 後 一 面 時 , 單 樞 機 已 呈 彌 留 狀 態 , 在 親 近 好 友 隨 侍 下 , 降 福 眾 人 後 單 樞 機 才 安 然 離 世 。

在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隨 車 陪 同 下 , 單 樞 機 遺 體 廿 三 日 清 晨 移 靈 到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公 署 的 靈 堂 供 民 眾 憑 弔 , 教 區 內 所 有 教 堂 廿 二 日 都 各 自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劉 總 主 教 說 , 單 樞 機 的 殯 葬 彌 撒 定 於 九 月 一 日 在 高 雄 道 明 中 學 禮 堂 舉 行 , 隨 後 安 葬 於 高 雄 市 天 主 教 高 松 墓 園 。

耕 莘 醫 院 院 長 鄧 世 雄 說 , 馬 英 九 總 統 知 悉 單 樞 機 逝 世 後 , 馬 上 來 電 表 示 哀 悼 。

林 恆 毅 副 院 長 在 記 者 會 上 表 示 , 單 樞 機 最 後 病 情 惡 化 , 連 話 都 不 能 說 , 「一 說 話 就 很 喘」 , 但 堅 持 不 願 接 受 侵 入 性 治 療 。 院 方 不 容 易 聯 絡 上 他 的 妹 妹 , 讓 他 們 通 上 電 話 , 但 樞 機 祇 能 「用 點 頭 、 表 情 的 方 式 回 應」 , 最 後 還 劃 了 一 個 聖 號 , 降 福 大 家 。

林 氏 指 出 , 單 樞 機 二 十 日 住 院 後 , 情 況 一 直 很 不 好 , 時 常 感 覺 很 累 , 唯 有 早 上 主 持 彌 撒 的 時 候 狀 態 很 好 。

自 二 0 0 六 年 起 一 直 照 顧 單 樞 機 的 主 治 醫 師 王 誠 一 告 訴 天 亞 社 , 他 未 曾 見 過 末 期 癌 症 病 人 如 此 堅 強 , 通 常 半 年 內 就 過 世 , 單 樞 機 竟 能 多 活 了 近 六 年 , 對 他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而 言 , 實 在 難 以 相 信 , 而 認 為 是 奇 蹟 。

他 表 示 , 醫 療 團 隊 難 以 改 變 單 樞 機 擇 善 固 執 的 個 性 , 阻 止 不 了 他 出 席 答 應 的 活 動 。 自 0 六 年 確 診 肺 腺 癌 第 四 期 , 翌 年 單 樞 機 便 展 開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巡 迴 演 講 , 決 定 以 自 我 經 驗 勉 勵 他 人 , 走 訪 學 校 、 醫 院 、 監 獄 和 災 區 等 地 , 至 今 演 講 場 數 已 超 過 二 百 場 , 並 出 版 了 六 本 書 。

王 誠 一 憶 述 最 後 醫 療 過 程 說 , 單 樞 機 去 年 中 藥 物 的 副 作 用 消 失 了 , 他 感 到 大 概 快 痊 癒 , 醫 療 團 隊 卻 憂 心 重 重 , 感 到 不 妙 。 今 年 五 月 發 現 癌 症 已 移 轉 至 腦 部 及 骨 骼 , 他 一 連 兩 天 接 受 電 腦 刀 放 射 治 療 , 展 現 過 人 的 意 志 力 , 還 親 自 召 開 記 者 會 對 外 說 明 病 情 。

耶 穌 會 士 單 樞 機 , 一 九 二 三 年 出 生 , 五 五 年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曾 任 彰 化 市 靜 山 退 省 院 院 長 、 徐 匯 中 學 校 長 、 光 啟 社 社 長 、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長 、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和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他 在 九 八 年 獲 當 時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擢 陞 成 為 樞 機 , 也 是 第 五 位 華 人 獲 得 此 榮 銜 者 。

他 依 教 會 法 的 規 定 三 度 以 書 面 及 一 次 口 頭 方 式 , 向 教 宗 呈 辭 教 區 牧 職 , 但 教 宗 期 望 他 繼 續 為 教 會 服 務 而 沒 有 批 准 。 教 廷 到 0 六 年 才 公 布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批 准 當 時 八 十 三 歲 的 單 樞 機 退 休 。

八 月 廿 三 日 凌 晨 , 同 樣 出 生 於 中 國 大 陸 的 台 南 教 區 榮 休 主 教 成 世 光 (聖 名 保 祿) 也 蒙 主 寵 召 , 於 台 中 榮 民 總 醫 院 逝 世 。

據 教 區 秘 書 長 宮 高 德 神 父 說 , 林 吉 男 主 教 已 親 赴 榮 總 迎 靈 , 將 在 中 午 前 返 回 台 南 , 停 靈 於 開 山 路 中 華 聖 母 主 教 座 堂 , 隨 即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並 設 靈 堂 供 教 友 前 去 弔 唁 追 思 。

成 主 教 是 台 灣 最 年 長 的 主 教 , 一 九 一 五 年 生 於 山 西 省 孝 義 縣 , 四 三 年 晉 鐸 為 神 父 , 六 0 年 獲 任 命 為 台 北 總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六 六 年 成 為 台 南 教 區 主 教 , 直 至 九 0 年 獲 教 宗 准 許 退 休 , 由 台 中 主 顧 傳 教 修 女 會 照 顧 下 安 享 晚 年 。

 


台灣教會悼念單樞機

高 雄 教 區 神 父 與 三 百 名 教 友 八 月 廿 三 日 早 上 已 守 候 在 主 教 公 署 門 口 , 等 待 他 們 敬 愛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的 靈 車 , 在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的 陪 伴 下 , 從 台 北 返 回 高 雄 。

當 日 下 午 一 時 當 靈 車 抵 達 時 , 各 家 媒 體 記 者 一 湧 而 上 , 略 顯 疲 憊 的 劉 總 主 教 立 即 換 上 紫 色 祭 披 , 開 始 迎 靈 儀 式 。 神 父 們 跟 著 總 主 教 將 單 樞 機 的 遺 體 迎 進 主 教 公 署 已 布 置 好 的 靈 堂 , 在 神 父 們 環 繞 下 隨 即 進 行 入 殮 , 教 友 在 公 署 庭 院 為 樞 機 誦 唸 《玫 瑰 經》 。

追 思 彌 撒 開 始 前 , 劉 總 主 教 面 對 教 友 與 媒 體 說 , 單 樞 機 六 年 前 走 透 全 省 做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使 病 苦 中 的 人 得 到 鼓 勵 , 這 一 次 是 再 也 見 不 到 他 了 , 他 已 深 藏 在 我 們 心 中 , 讓 我 們 活 出 他 敬 天 愛 人 的 典 範 。

總 主 教 續 說 , 單 樞 機 是 宗 教 家 、 教 育 家 、 社 會 學 家 , 他 在 台 灣 奉 獻 五 十 年 至 死 不 渝 , 關 心 中 國 大 陸 是 飲 水 思 源 , 臨 終 願 望 特 別 關 懷 弱 勢 的 原 住 民 、 婦 女 、 兒 童 和 遭 遇 不 幸 的 人 , 要 為 他 們 成 立 全 國 性 的 「財 團 法 人 天 主 教 單 國 璽 弱 勢 族 群 社 福 基 金 會」 , 劉 總 主 教 正 積 極 向 內 政 部 申 請 中 。

彌 撒 結 束 時 , 劉 總 主 教 告 知 教 友 , 台 南 教 區 成 世 光 榮 休 主 教 於 廿 三 日 凌 晨 二 時 蒙 召 , 也 請 教 友 為 九 十 七 歲 老 主 教 的 靈 魂 祈 禱 。

劉 總 主 教 於 彌 撒 後 在 主 教 公 署 門 口 接 受 各 家 媒 體 記 者 採 訪 。 他 說 , 退 休 主 教 由 所 服 務 的 教 區 負 責 養 老 照 顧 , 如 有 特 別 安 排 則 遵 照 主 教 願 望 。 單 樞 機 的 遺 囑 交 待   葬 在 高 雄 教 區 的 高 松 墓 園 , 葬 禮 簡 單 而 隆 重 。 個 人 財 務 處 理 方 面 , 留 在 耶 穌 會 的 作 為 修 士 培 育 經 費 , 留 在 高 雄 教 區 的 為 真 福 山 建 設 美 夢 。

台 北 總 教 區 也 於 廿 三 日 上 午 十 時 , 在 聖 家 堂 為 剛 辭 世 的 單 樞 機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依 他 生 前 的 指 示 祭 台 前 祇 擺 放 單 樞 機 的 彩 色 遺 照 , 兩 小 盆 鮮 花 , 一 盤 水 果 和 一 小 杯 酒 。

主 祭 是 台 北 總 教 區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 共 祭 者 包 括 教 廷 駐 台 代 表 陸 思 道 蒙 席 (Paul Russell)、 榮 休 狄 剛 總 主 教 及 三 十 多 位 神 父 , 台 北 市 長 郝 龍 斌 、 外 交 部 次 長 史 亞 平 、 前 外 長 蔣 孝 嚴 夫 婦 等 七 百 多 位 教 友 和 修 女 等 參 加 。

陸 蒙 席 致 詞 時 表 示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特 別 來 電 , 對 單 樞 機 安 息 主 懷 表 達 沉 重 的 哀 悼 。

洪 總 主 教 宣 布 , 九 月 一 日 的 單 樞 機 殯 葬 彌 撒 將 在 高 雄 市 天 主 教 道 明 中 學 舉 行 , 另 外 自 當 天 起 在 台 北 和 高 雄 主 教 公 署 設 有 靈 堂 供 教 友 和 民 眾 追 悼 。       



單樞機服務台灣五十載

患肺癌後推廣生命教育

單 國 璽 樞 機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生 於 河 北 省 濮 陽 縣 , 四 六 年 九 月 十 一 日 於 北 平 加 入 耶 穌 會 , 五 五 年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單 國 璽 樞 機 一 九 六 一 年 在 羅 馬 聖 額 我 略 大 學 獲 得 神 修 學 博 士 學 位 , 六 一 至 六 三 年 獲 派 遣 到 越 南 守 德 市 擔 任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副 院 長 , 六 三 年 在 當 地 矢 發 耶 穌 會 的 末 願 。

他 一 九 六 三 年 前 往 台 灣 , 擔 任 耶 穌 會 彰 化 靜 山 初 學 院 及 避 靜 院 院 長 , 七 0 年 任 台 北 蘆 洲 天 主 教 徐 匯 中 學 校 長 , 七 六 年 任 光 啟 社 社 長 。

單 樞 機 一 九 八 0 年 出 任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 八 七 年 擔 任 中 國 主 教 團 主 席 , 長 達 五 屆 十 八 年 , 九 一 年 擔 任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

他 一 九 九 八 年 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 成 為 史 上 第 五 位 華 人 樞 機 ; 二 0 0 六 年 自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職 務 榮 休 。 他 曾 任 台 灣 天 主 教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長 , 也 是 輔 大 名 譽 博 士 。

二 0 0 六 年 七 月 , 單 樞 機 確 診 患 上 肺 腺 癌 , 他 休 養 一 年 後 , 於 0 七 年 八 月 展 開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系 列 演 講 , 至 二 0 一 二 年 四 月 走 遍 台 灣 各 教 區 、 各 大 監 獄 、 大 學 院 校 、 中 學 、 政 府 機 構 、 國 際 社 團 、 社 會 公 益 團 體 , 以 及 各 個 不 同 宗 教 團 體 等 , 舉 辦 過 二 百 一 十 九 場 巡 迴 演 講 。 他 的 著 作 包 括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生 命 的 十 五 堂 功 課》、《活 出 愛》、《單 國 璽 的 故 事 ── 大 愛 的 播 種 者》、《分 享 愛》、《划 到 生 命 深 處》及 即 將 出 版 之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教 回 憶 錄》。

隨 著 單 樞 機 逝 世 , 樞 機 團 現 有 二 百 0 七 位 成 員 , 一 百 一 十 八 位 擁 有 選 舉 教 宗 的 權 利 , 八 十 九 位 因 年 齡 超 過 八 十 歲 而 喪 失 選 舉 權 。 耶 穌 會 士 樞 機 即 有 七 位 。

 


台佛教團體悼單國璽樞機

頒發獎項表揚其關懷生命

台 灣 佛 教 團 體 為 單 國 璽 樞 機 逝 世 致 哀 , 並 表 揚 他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 其 中 佛 教 法 鼓 山 會 於 九 月 九 日 的 一 項 頒 獎 典 禮 上 , 向 單 國 璽 樞 機 追 頒 關 懷 生 命 「特 殊 貢 獻 獎」。

法 鼓 山 網 站 引 述 方 丈 果 東 法 師 說 , 他 們 本 年 增 設 這 獎 項 以 彰 顯 單 樞 機 崇 高 的 道 德 精 神 , 及 其 對 社 會 所 展 現 的 不 凡 貢 獻 。

果 東 法 師 八 月 廿 四 日 參 與 天 主 教 台 北 總 教 區 主 教 公 署 舉 行 的 守 靈 追 思 禮 , 向 單 樞 機 致 意 , 他 致 追 悼 文 稱 , 單 樞 機 「以 靈 修 涵 養 宗 教 家 的 品 格 ; 從 深 耕 教 育 理 念 及 教 育 工 作 , 養 成 教 育 家 的 風 範 , 乃 是 全 台 灣 以 至 華 人 社 會 , 宗 教 家 與 教 育 家 的 先 行 者」 ; 法 師 亦 向 台 灣 主 教 團 主 席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轉 達 法 鼓 山 成 員 對 單 樞 機 的 懷 緬 。

果 東 法 師 於 追 思 會 後 稱 , 單 樞 機 六 年 來 不 受 病 苦 影 響 , 關 懷 生 命 、 關 懷 社 會 , 給 予 世 人 很 大 的 啟 發 。 法 鼓 山 僧 俗 成 員 亦 於 八 月 廿 二 日 的 宗 教 儀 式 上 追 思 單 樞 機 並 獻 上 祝 福 。

另 一 方 面 , 人 間 社 八 月 廿 三 日 引 述 佛 光 山 開 山 宗 長 星 雲 大 師 稱 , 單 樞 機 於 過 去 幾 十 年 推 動 社 會 的 善 良 風 氣 , 尤 其 展 現 了 強 大 的 生 命 力 , 即 使 他 得 了 癌 症 , 仍 透 過 「告 別 生 命 之 旅」 完 成 幾 百 場 演 講 教 化 並 鼓 勵 社 會 。 星 雲 大 師 是 單 樞 機 好 友 , 七 月 亦 曾 往 探 望 他 。
2012 年 9 月 2 日

 

 

單國璽樞機舉殯
「舉行」告別生命之旅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為 退 休 主 教 單 國 璽 樞 機 舉 行 人 生 最 後 一 場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 鼓 勵 教 友 完 成 單 樞 機 的 遺 願 。

單 樞 機 於 八 月 廿 二 日 因 肺 腺 癌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九 歲 。 其 生 命 告 別 禮 於 九 月 一 日 在 高 雄 市 道 明 中 學 道 茂 堂 舉 行 。 從 大 陸 來 台 奔 喪 的 妹 妹 單 愛 雲 坐 在 輪 椅 上 , 由 子 女 陪 伴 送 別 三 十 多 年 不 見 的 哥 哥 。

教 區 遵 照 樞 機 「用 窮 人 的 方 式」 舉 行 葬 禮 的 遺 願 , 簡 單 的 棺 木 上 放 置 了 一 本 打 開 的 聖 經 , 旁 邊 祇 有 復 活 蠟 燭 、 木 製 苦 像 和 十 字 形 白 色 花 牌 。

他 在 生 前 已 預 錄 好 的 葬 禮 講 道 辭 中 , 向 逾 三 千 名 來 自 社 會 各 界 的 參 禮 者 說 , 人 生 如 戲 , 回 顧 一 生 如 電 視 劇 般 歷 歷 在 目 猶 如 昨 日 。 他 曾 扮 演 過 不 少 角 色 , 有 喜 樂 有 痛 苦 , 最 後 一 切 都 過 去 了 , 人 間 的 一 切 學 問 功 名 , 正 如 《聖 經》 所 說 是 虛 而 又 虛 , 如 煙 霧 很 快 過 去 , 如 風 捉 影 白 費 心 機 。

他 表 示 , 自 己 一 生 最 正 確 的 抉 擇 , 就 是 選 擇 了 基 督 , 做 祂 的 精 兵 。

他 又 請 求 主 教 弟 兄 原 諒 他 在 行 政 工 作 與 籌 募 基 金 的 過 於 強 勢 , 也 希 望 主 教 們 費 心 培 育 聖 召 , 不 要 把 鐸 職 當 作 一 般 職 業 看 待 , 要 好 好 照 顧 教 友 , 鼓 勵 每 位 教 友 向 外 福 傳 。

最 後 樞 機 請 各 位 不 要 因 他 的 死 亡 而 悲 傷 , 他 要 永 遠 歌 頌 上 主 的 仁 慈 。

單 樞 機 的 靈 柩 於 早 上 八 時 由 高 雄 教 區 主 教 公 署 恭 移 到 道 明 中 學 , 隨 後 舉 行 安 靈 禮 , 由 教 廷 爵 士 騎 士 團 守 靈 , 讓 教 友 環 繞 靈 柩 瞻 仰 遺 容 。

十 時 開 始 殯 葬 彌 撒 (生 命 告 別 禮) , 由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主 禮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部 秘 書 長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 香 港 教 區 湯 漢 樞 機 、 已 退 休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 以 及 台 灣 十 二 位 主 教 與 約 二 百 名 司 鐸 共 祭 。

宗 座 駐 台 北 代 表 陸 思 道 蒙 席 (Paul Russell) 宣 讀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弔 唁 函 , 轉 達 教 宗 對 單 樞 機 辭 世 的 悲 痛 , 感 謝 單 樞 機 對 教 會 畢 生 的 服 務 奉 獻 , 教 宗 也 對 台 灣 教 會 的 慰 問 與 祈 禱 , 並 給 予 所 有 參 禮 者 宗 座 降 福 。

劉 總 主 教 鼓 勵 教 友 說 , 若 要 紀 念 單 樞 機 , 可 繼 續 他 的 工 作 , 「他 還 有 一 個 計 劃 未 有 完 全 完 成 , 還 有 很 多 發 展 空 間 , 那 就 是 真 福 山 , 所 以 若 有 機 會 , 花 可 以 不 買 , 但 我 們 的 心 意 可 以 捐 出 來 , 為 我 們 單 樞 機 的 事 業 繼 續 下 去 。」

他 又 說 , 單 樞 機 得 了 癌 症 後 講 了 二 百 多 場 「生 命 告 別 之 旅」 講 座 , 每 次 演 講 時 都 身 帶 病 苦 , 但 他 仍 能 說 死 亡 不 能 統 治 他 , 現 在 雖 離 開 了 , 他 的 精 神 還 在 , 他 仍 在 傳 福 音 。

單 樞 機 的 墓 誌 銘 是 「生 於 基 督 , 活 於 基 督 , 死 於 基 督 , 永 屬 基 督」 , 他 過 去 六 年 勇 敢 接 受 死 亡 , 走 遍 全 台 灣 宣 揚 基 督 福 音 。

領 聖 體 後 , 總 統 馬 英 九 親 臨 會 場 頒 發 褒 揚 令 , 表 揚 單 樞 機 對 台 灣 社 會 的 貢 獻 。

之 後 眾 嘉 賓 逐 一 致 詞 。 萬 民 福 音 部 秘 書 長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說 , 單 樞 機 為 大 家 立 了 勤 勞 工 作 、 幫 助 貧 苦 等 榜 樣 , 也 請 他 在 天 主 面 前 記 得 他 們 。

星 雲 大 師 代 表 宗 教 界 上 台 說 , 單 樞 機 的 辭 世 , 不 但 天 主 教 失 去 領 導 者 , 台 灣 也 失 去 了 一 位 國 寶 , 大 家 應 效 法 他 的 四 十 年 好 友 「犧 牲 享 受 , 享 受 犧 牲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李 驊 神 父 代 表 所 有 會 士 感 恩 , 也 很 榮 幸 單 樞 機 為 台 灣 社 會 呈 現 一 個 典 範 。 單 樞 機 最 後 一 次 入 醫 院 前 , 還 叮 嚀 要 多 花 時 間 照 顧 年 青 修 士 。

告 別 禮 由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持 , 他 說 劉 總 主 教 邀 請 他 為 好 友 單 樞 機 主 持 告 別 禮 , 「但 自 己 不 配 , 他 是 我 的 良 師 、 兄 長」 , 他 祈 求 單 樞 機 為 中 國 大 陸 的 宗 教 自 由 祈 禱 。

彌 撒 後 , 靈 柩 移 送 高 松 天 主 教 墓 園 , 由 湯 漢 樞 機 主 持 安 葬 入 土 禮 。

單 國 璽 一 九 二 三 年 生 於 河 北 省 (今 河 南 省) 濮 陽 縣 , 五 五 年 在 菲 律 賓 碧 瑤 晉 鐸 , 七 九 年 獲 教 宗 任 命 為 主 教 。 他 曾 任 光 啟 社 社 長 、 彰 化 靜 山 文 學 院 導 師 、 新 北 徐 匯 中 學 校 長 、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長 等 職 , 九 八 年 獲 教 宗 擢 陞 為 樞 機 , 今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2012 年 9 月 9 日

 


單國璽樞機妹妹
河南赴台灣參加葬禮

八 十 七 歲 的 單 愛 雲 首 次 出 遠 門 , 參 加 單 國 璽 樞 機 的 葬 禮 , 送 她 哥 哥 最 後 一 程 。 不 過 , 八 月 廿 九 日 抵 達 台 灣 的 單 愛 雲 臨 行 前 還 不 知 道 哥 哥 已 不 在 人 世 。

她 的 小 女 婿 項 彥 偉 八 月 廿 八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我 祇 告 訴 她 單 樞 機 病 重 , 還 不 敢 把 實 情 相 告 , 我 怕 途 中 有 任 何 閃 失 , 一 切 等 到 了 台 灣 再 算 吧 。」

這 次 出 席 葬 禮 的 一 行 四 人 , 還 有 單 愛 雲 的 次 子 和 小 女 。

據 台 灣 媒 體 今 天 的 報 道 , 單 愛 雲 抵 達 台 北 後 , 向 記 者 簡 單 表 示 : 「與 哥 哥 很 多 年 不 見 面 了 , 以 前 因 為 手 續 問 題 不 能 來 , 但 這 次 來 , 卻 見 不 到 哥 哥 , 說 不 了 話 , 內 心 相 當 難 過 。」

單 樞 機 於 廿 二 日 病 逝 , 臨 終 前 與 家 人 通 電 話 十 分 鐘 , 內 容 他 並 未 透 露 , 然 後 在 胸 前 劃 三 次 十 字 聖 號 後 , 安 祥 辭 世 。

項 彥 偉 昨 晚 說 , 岳 母 一 向 心 臟 不 好 , 不 過 平 常 仍 能 活 動 自 如 , 但 在 接 了 電 話 , 知 道 哥 哥 病 重 後 , 心 情 很 激 動 , 經 醫 生 診 治 , 情 況 尚 可 , 但 還 是 為 她 預 備 了 輪 椅 上 路 。

他 表 示 , 一 家 四 口 將 在 台 灣 逗 留 十 天 , 除 了 出 席 葬 禮 , 還 會 安 排 岳 母 做 身 體 檢 查 和 遊 覽 台 灣 。 「這 次 是 她 首 次 離 開 老 家 遠 行 , 以 後 不 知 還 有 沒 有 機 會 了 。」

他 又 說 : 「岳 母 以 前 已 經 親 手 綉 了 一 塊 白 布 給 舅 舅 (單 樞 機) , 用 以 遮 蔽 遺 容 , 因 為 沒 有 讓 岳 母 知 道 舅 舅 不 在 了 , 所 以 我 已 經 叫 愛 人 帶 上 。」 據 當 地 習 俗 , 亡 者 去 世 後 會 以 白 布 覆 蓋 遺 容 。

一 直 居 於 河 南 省 濮 陽 縣 的 單 愛 雲 , 上 次 與 哥 哥 見 面 已 是 卅 三 年 前 。 單 樞 機 一 九 七 九 年 接 受 祝 聖 為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前 , 回 鄉 探 望 家 人 , 並 到 父 母 墳 前 拜 祭 。
2012 年 9 月 9 日

 


單樞機小修院同學
孫益軒翟恆修追憶故人

座 落 於 新 界 上 水 由 安 貧 小 姊 妹 會 修 女 辦 的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內 , 生 活 著 單 國 璽 樞 機 的 兩 位 小 修 院 老 同 學 。

「我 從 收 音 機 (電 台 新 聞) 聽 到 單 樞 機 去 世 的 消 息 , 當 天 就 為 他 做 了 追 思 彌 撒 。」 九 十 歲 的 孫 益 軒 神 父 如 是 說 。

一 提 到 單 樞 機 , 與 他 同 年 的 翟 恆 修 神 父 馬 上 雀 躍 地 說 : 「我 和 他 四 歲 讀 初 級 小 學 時 就 認 識 , 做 了 八 十 多 年 的 朋 友 啦 !」 還 拿 出 身 分 證 來 , 表 明 自 己 是 一 九 二 三 年 出 生 的 。

對 於 老 朋 友 去 世 , 翟 神 父 的 語 氣 變 得 淡 然 : 「人 老 了 , 就 自 然 會 死 嘛 !」

鄉 音 未 改 的 兩 位 退 休 牧 者 , 與 單 樞 機 同 屬 河 北 省 大 名 教 區 (今 邯 鄲 教 區 的 一 部 份) , 不 約 而 同 地 自 幼 便 有 了 修 道 心 志 , 在 日 本 侵 華 、 戰 火 連 天 的 歲 月 , 一 起 進 入 由 匈 牙 利 耶 穌 會 士 管 理 的 教 區 小 修 院 。

曾 與 單 樞 機 做 過 三 年 同 學 的 孫 神 父 說 , 對 中 學 生 活 的 記 憶 已 經 很 模 糊 , 但 猶 記 得 單 樞 機 「很 聰 明 , 有 天 才 , 很 慈 祥 。」 翟 神 父 也 形 容 他 「聰 明 、 誠 實 , 很 少 說 話 。」

單 樞 機 出 生 於 濮 陽 縣 東 干 城 村 (今 屬 河 南 省) , 是 家 中 獨 子 , 有 兩 個 妹 妹 。 據 他 在 自 傳 裡 寫 道 , 中 學 畢 業 後 , 他 一 九 四 四 年 加 入 景 縣 若 石 總 修 院 讀 哲 學 , 兩 年 後 辭 別 父 母 家 人 , 毅 然 決 定 加 入 耶 穌 會 , 到 北 平 的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開 始 超 越 一 甲 子 的 修 道 生 活 。

與 他 同 行 的 有 孫 神 父 等 幾 位 教 區 修 生 , 由 大 名 教 區 耶 穌 會 會 長 吉 神 父 帶 領 北 上 。 可 是 孫 神 父 在 途 中 著 涼 發 高 燒 , 到 達 京 城 時 仍 未 痊 癒 。 按 照 耶 穌 會 的 會 規 , 入 初 學 前 要 做 身 體 檢 查 , 單 樞 機 過 了 關 ; 但 醫 生 說 孫 神 父 的 健 康 很 差 , 不 宜 做 初 學 , 他 感 到 晴 天 霹 靂 , 祇 得 重 返 景 縣 總 修 院 。

日 本 戰 敗 後 , 國 共 內 戰 加 劇 , 四 六 年 總 修 院 的 產 業 被 佔 領 河 北 大 部 分 農 村 地 區 的 共 軍 沒 收 , 修 院 神 父 遂 安 排 八 十 多 位 修 生 分 批 轉 移 至 北 平 重 新 開 課 。 但 好 景 不 常 , 一 年 後 他 們 再 次 被 迫 撤 退 , 輾 轉 經 由 上 海 、 香 港 到 菲 律 賓 繼 續 學 業 。

孫 神 父 和 翟 神 父 就 是 這 樣 經 歷 了 曲 折 艱 難 的 過 程 , 分 別 於 五 一 年 及 五 二 年 在 菲 律 賓 晉 鐸 , 並 留 在 當 地 向 華 僑 傳 教 , 後 來 相 繼 加 入 了 聖 母 無 玷 獻 主 會 。

單 樞 機 則 於 五 五 年 晉 鐸 , 四 年 後 赴 羅 馬 深 造 , 六 一 年 被 派 到 越 南 , 六 三 年 抵 達 台 灣 , 從 此 在 寶 島 一 住 就 五 十 年 。 孫 神 父 和 翟 神 父 於 七 十 年 代 初 獲 派 到 香 港 服 務 , 從 事 學 校 教 育 和 堂 區 工 作 , 大 陸 改 革 開 放 後 , 他 們 也 經 常 回 內 地 主 持 避 靜 , 協 助 籌 款 修 建 教 堂 , 探 望 親 友 等 。

孫 神 父 憶 述 , 無 論 單 樞 機 在 花 蓮 還 是 高 雄 當 主 教 , 他 都 熱 情 接 待 老 鄉 住 在 主 教 公 署 。 九 八 年 , 單 主 教 獲 教 宗 擢 陞 為 史 上 第 五 位 華 人 樞 機 , 孫 神 父 更 到 台 灣 參 加 其 榮 陞 慶 祝 活 動 , 為 老 同 學 感 到 驕 傲 。

在 採 訪 的 尾 聲 , 他 們 提 到 單 樞 機 晚 年 即 使 罹 患 癌 症 , 仍 然 積 極 善 用 最 後 的 時 光 , 走 遍 全 台 傳 揚 福 音 , 對 他 的 堅 毅 精 神 表 示 欽 佩 。

九 十 個 寒 暑 的 不 平 凡 經 歷 , 為 單 樞 機 、 孫 神 父 和 翟 神 父 而 言 , 最 想 感 謝 的 必 定 是 冥 冥 中 引 領 並 眷 顧 他 們 的 天 主 。 無 論 身 處 中 國 大 陸 、 菲 律 賓 、 台 灣 或 香 港 , 他 們 以 一 生 努 力 回 應 了 天 主 的 召 叫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弟 後 四 7)
2012 年 9 月 9 日
 

 


單樞機終於跑回「家」了,亞肋路亞!

假 如 人 生 是 一 場 馬 拉 松 比 賽 , 單 國 璽 樞 機 最 後 的 「六 百 公 尺」 是 最 辛 苦 、 最 快 速 的 衝 刺 , 連 最 後 一 步 都 用 盡 全 力 , 伸 頭 挺 胸 地 碰 觸 終 點 線 , 到 達 天 上 家 鄉 !

假 如 人 生 事 業 的 選 擇 如 同 運 動 競 賽 , 單 樞 機 先 被 天 主 安 排 到 像 足 球 、 籃 球 或 棒 球 等 需 要 團 隊 合 作 的 教 育 機 構 擔 任 主 管 , 隨 後 去 學 習 對 打 的 網 球 、 乒 乓 球 、 羽 毛 球 、 跆 拳 或 拳 擊 等 媒 體 單 位 , 晉 升 主 教 後 更 開 始 如 射 箭 、 鐵 餅 、 標 槍 等 必 須 做 瞬 間 決 策 的 事 務 。

最 後 獲 得 樞 機 榮 銜 時 , 他 就 被 送 往 需 要 苦 練 還 不 一 定 得 獎 的 田 徑 賽 , 他 特 別 挑 選 漫 長 孤 寂 的 馬 拉 松 賽 , 一 人 獨 自 地 跑 、 跑 、 跑 , 甚 至 沒 人 給 水 加 油 , 還 是 在 跑 。 於 是 , 天 主 看 到 他 全 力 地 衝 刺 , 就 把 終 點 劃 在 九 十 公 里 , 得 分 超 過 二 百 點 , 來 迎 接 這 位 勇 者 。

單 樞 機 去 年 想 再 次 回 家 探 望 鄉 親 , 卻 因 北 京 拒 發 台 胞 證 而 祇 能 到 馬 祖 , 隔 海 遙 望 家 鄉 , 無 法 再 在 父 母 墳 前 跪 拜 , 留 下 為 子 的 遺 憾 。 八 月 廿 二 日 單 樞 機 在 耕 莘 醫 院 陷 入 彌 留 狀 態 , 傍 晚 六 時 四 十 二 分 向 世 人 告 別 , 在 普 世 教 會 慶 祝 聖 母 元 后 的 日 子 , 隨 著 前 來 帶 他 的 聖 母 一 起 返 回 天 鄉 , 與 父 母 和 家 人 在 天 上 團 聚 , 北 京 當 局 一 定 後 悔 萬 分 未 成 全 這 位 高 齡 老 人 的 最 後 心 願 。

認 識 單 樞 機 的 親 近 友 人 或 同 事 , 應 該 都 體 會 到 他 帶 家 鄉 口 音 的 國 語 , 輕 聲 細 語 , 讓 人 心 平 氣 和 卻 也 易 懂 , 要 看 到 他 生 氣 的 面 孔 是 很 難 的 。 自 擔 任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再 轉 到 高 雄 教 區 , 他 沒 有 學 會 台 語 和 原 住 民 語 等 方 言 , 卻 能 與 民 眾 融 合 一 起 , 可 見 證 語 言 不 是 福 傳 和 牧 靈 的 障 礙 , 瞭 解 對 方 的 心 , 才 是 最 重 要 。

記 得 中 學 時 期 隨 著 當 時 的 聖 母 會 (基 督 生 活 團 前 身) 安 排 下 , 前 往 彰 化 靜 山 退 省 院 做 避 靜 時 , 看 到 剛 來 台 灣 的 單 樞 機 嚴 肅 臉 面 怎 能 不 畏 懼 , 又 是 院 長 , 小 伙 子 那 敢 到 他 辦 公 室 敲 門 去 請 教 ? 次 年 再 去 時 , 彼 此 熟 悉 後 就 大 膽 向 他 談 心 了 。

單 樞 機 前 半 生 是 受 國 民 教 育 和 接 受 神 職 人 員 培 育 時 段 , 經 過 耶 穌 會 完 整 栽 培 計 劃 , 和 在 菲 律 賓 與 越 南 的 實 習 後 來 到 台 灣 , 在 半 世 紀 裡 他 開 始 培 育 台 灣 青 年 , 著 重 「領 袖 培 養」 , 不 論 初 學 修 士 、 教 區 神 長 和 教 友 團 體 領 袖 , 甚 至 主 教 , 經 過 他 薰 陶 後 都 明 白 「領 導 人」 是 服 務 眾 人 , 不 是 接 受 他 人 服 務 。 為 此 , 他 與 鄭 爵 民 神 父 共 同 創 立 的 教 友 團 體 就 取 名 為 「基 督 服 務 團」 , 現 今 出 了 不 少 教 會 社 團 或 機 構 的 領 導 人 。

在 台 五 十 年 裡 , 單 樞 機 經 歷 了 經 濟 上 正 逢 台 灣 起 飛 成 為 新 興 開 發 國 家 的 四 小 龍 之 一 , 天 主 教 會 也 跟 著 加 速 擴 張 , 外 籍 神 長 向 海 外 募 款 容 易 , 新 的 教 堂 、 教 會 慈 善 機 構 和 學 校 不 停 地 創 設 , 教 友 不 斷 增 加 , 呈 現 台 灣 教 會 欣 欣 向 榮 的 時 期 。

後 來 , 台 灣 政 治 民 主 化 , 解 除 戒 嚴 , 總 統 民 選 , 開 放 兩 岸 來 往 等 政 治 變 天 , 也 適 逢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 地 方 教 會 慢 慢 落 實 打 開 教 會 門 窗 政 策 , 單 樞 機 開 始 推 動 「教 會 本 土 化」 , 經 文 由 文 言 文 改 為 白 話 , 感 恩 祭 等 禮 儀 輔 祭 性 別 平 等 化 , 主 教 本 土 化 等 巨 變 , 祇 是 台 灣 教 會 卻 遭 受 社 會 世 俗 生 活 化 影 響 , 發 生 不 少 神 父 和 修 女 陷 入 還 俗 潮 , 很 多 教 友 轉 到 正 在 台 灣 興 盛 的 佛 教 團 體 的 危 機 。

最 近 更 因 神 長 老 年 化 , 無 神 父 的 空 教 堂 愈 來 愈 多 , 教 會 土 地 糾 紛 頻 繁 , 外 來 神 長 由 昔 日 歐 美 國 家 轉 成 鄰 近 亞 洲 和 非 洲 , 募 款 重 擔 就 落 在 台 灣 的 眾 多 教 友 , 必 須 挑 起 教 會 自 養 的 使 命 外 , 教 友 也 正 在 教 會 機 構 擔 任 要 角 , 替 代 昔 日 神 父 的 管 理 和 事 務 性 工 作 。 加 上 兩 岸 開 始 和 平 來 往 , 台 灣 成 了 大 陸 和 梵 蒂 岡 間 的 「橋 樑 教 會」 , 單 樞 機 的 十 字 架 更 重 了 。 隨 後 , 教 廷 內 成 立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會 , 他 發 表 了 不 少 建 言 。

單 樞 機 身 為 台 灣 教 會 最 高 領 導 人 , 揹 起 這 個 世 局 千 變 萬 化 下 台 灣 教 會 的 沉 重 十 字 架 時 , 一 直 堅 持 著 耶 穌 會 教 育 下 學 得 的 追 求 「愈 顯 主 榮」 原 則 , 尤 其 是 「愈」 字 , 目 前 耶 穌 會 士 穿 著 的 黑 色 汗 衫 背 後 的 「更」 字 , 也 是 白 話 化 行 動 。

他 在 「愈」 字 上 表 現 , 不 僅 一 直 堅 持 每 日 個 人 花 費 愈 少 , 需 要 麻 煩 別 人 的 事 愈 少 愈 好 , 能 自 己 做 的 事 就 不 必 他 人 服 侍 。 反 之 , 對 主 教 和 神 長 在 福 傳 和 牧 靈 工 作 的 要 求 愈 多 愈 好 , 照 顧 修 道 人 和 教 友 的 服 務 品 質 和 效 果 愈 多 愈 好 , 培 育 的 天 主 教 領 袖 愈 多 愈 妙 。

可 以 看 到 他 的 最 重 要 堅 持 , 就 是 不 論 對 外 面 社 會 福 傳 , 或 是 對 內 牧 靈 , 使 用 的 語 文 應 「愈 本 土 通 俗 化 愈 好」 , 在 過 去 六 年 裡 二 百 多 場 演 講 或 座 談 , 他 不 論 是 在 學 校 , 媒 體 和 監 獄 裡 , 甚 至 包 括 在 教 會 社 團 和 教 堂 裡 , 他 最 常 用 的 而 讓 人 易 懂 而 記 得 的 就 是 本 土 化 通 俗 語 文 , 如 「廢 物 利 用」 、 「告 而 不 別」 、 「掏 空 自 己」 、 「小 天 使」 、 「活 出 愛」 、 「身 體 很 虛 弱 , 但 靈 魂 卻 很 強 壯」 及 「犧 牲 享 受 , 享 受 犧 牲」 等 單 氏 名 句 。

公 開 場 合 裡 , 他 很 少 用 聖 經 詞 句 。 如 此 , 才 能 讓 聽 眾 馬 上 記 住 和 明 白 真 義 。 若 是 老 用 祇 有 教 友 懂 得 的 教 會 詞 彙 , 福 音 就 不 能 透 過 媒 體 , 傳 出 到 社 會 人 心 裡 。

特 別 是 他 生 前 最 後 一 篇 作 品 《掏 空 自 己 , 返 老 還 童 , 登 峰 聖 山》 , 正 逢 耶 穌 會 會 祖 聖 羅 耀 拉 . 依 納 爵 神 父 瞻 禮 日 , 單 樞 機 苦 口 婆 心 地 勸 勉 大 家 , 面 對 世 局 和 台 灣 社 會 變 化 , 每 天 看 看 十 字 架 上 的 耶 穌 苦 像 , 一 定 要 捫 心 自 問 , 是 否 如 同 被 刺 傷 的 耶 穌 一 般 地 赤 裸 地 來 掏 空 自 己 , 未 被 世 俗 名 利 和 面 子 所 纏 住 。

神 父 的 特 殊 職 能 就 是 每 日 主 持 感 恩 祭 , 與 耶 穌 結 合 , 把 葡 萄 酒 和 麵 餅 化 為 耶 穌 的 肉 體 和 血 液 , 還 有 替 人 降 福 , 帶 給 基 督 的 平 安 。 單 樞 機 自 晉 鐸 日 起 到 生 命 最 後 一 天 早 晨 , 他 都 履 行 主 持 每 日 與 耶 穌 結 合 的 感 恩 祭 。 辭 世 前 一 刻 , 他 更 不 忘 記 給 予 周 邊 的 親 近 友 人 和 神 長 最 後 降 福 。 這 種 堅 持 到 最 後 一 刻 的 精 神 , 令 人 感 佩 。

單 樞 機 回 去 天 鄉 了 , 台 灣 教 會 、 神 長 和 教 友 也 好 , 台 灣 社 會 和 人 士 也 可 , 記 住 單 氏 名 言 和 忠 言 逆 耳 的 勸 勉 , 好 好 去 實 踐 , 不 必 悲 傷 , 應 該 喜 樂 地 慶 祝 單 樞 機 終 於 滿 心 喜 悅 地 回 到 「基 督 家 庭」 了 。 「單 神 父 , 再 見 了 !」

作者郭芳贄為天亞社台灣特派員,與單樞機相識約五十年。

2012 年 9 月 9 日


 

台灣高雄教區獻祭
紀念單樞機逝世周年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八 月 十 七 日 在 玫 瑰 聖 母 聖 殿 主 教 座 堂 , 為 逝 世 一 周 年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 及 其 前 任 鄭 天 祥 總 主 教 逝 世 廿 三 周 年 ,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感 念 兩 位 主 教 接 力 五 十 年 為 教 區 的 全 心 付 出 。

在 福 州 出 生 的 鄭 主 教 是 道 明 會 士 , 六 一 年 高 雄 升 格 為 教 區 後 的 首 任 主 教 , 直 至 九 0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逝 世 。 在 教 區 服 務 廿 九 年 間 , 他 奔 波 國 外 募 款 興 建 聖 堂 、 醫 院 和 學 校 外 , 還 自 西 班 牙 引 進 純 默 觀 祈 禱 的 道 明 會 女 隱 修 會 。 他 也 在 教 區 開 教 一 百 二 十 年 時 , 向 教 廷 爭 取 台 灣 最 古 老 的 萬 金 天 主 堂 成 為 聖 母 聖 殿 朝 聖 地 。

鄭天祥總主教逝世廿三周年
去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逝 世 的 單 樞 機 於 九 0 年 接 任 高 雄 主 教 , 在 鄭 總 主 教 建 樹 的 基 礎 上 , 推 動 新 世 紀 新 福 傳 , 至 二 0 0 六 年 退 休 後 發 現 肺 癌 , 積 極 活 出 更 精 彩 的 向 外 福 傳 的 告 別 之 旅 , 鼓 舞 了 無 數 人 的 心 靈 。

樞 機 曾 說 , 他 生 病 後 的 福 傳 效 果 , 勝 於 他 前 五 十 年 的 神 職 生 涯 。 生 命 最 後 的 《登 峰 聖 山》 一 文 , 極 度 謙 虛 達 至 與 主 契 合 的 信 仰 高 峰 , 感 動 了 海 內 外 教 友 , 也 讓 許 多 教 外 人 士 認 識 天 主 教 信 仰 內 涵 。

追 思 彌 撒 由 高 雄 教 區 劉 振 忠 總 主 教 主 禮 , 新 竹 教 區 李 克 勉 主 教 、 中 華 道 明 會 會 長 李 漢 民 神 父 , 以 及 二 十 位 教 區 神 父 共 祭 。

由 於 很 多 年 長 教 友 前 來 參 禮 , 劉 總 主 教 以 閩 南 語 講 道 。 他 推 崇 兩 位 前 任 以 道 理 、 天 理 、 真 理 去 做 , 用 世 間 的 生 命 準 備 天 堂 的 福 樂 , 就 如 《瑪 竇 福 音》 的 那 些 帶 著 油 的 童 女 (廿 五 1-13) 。

劉 總 主 教 也 向 當 年 不 諒 解 的 老 教 友 說 , 鄭 總 主 教 賣 了 當 時 教 友 為 數 不 多 的 七 賢 路 教 堂 土 地 , 是 為 讓 教 區 有 經 費 可 用 , 後 來 繼 任 的 單 樞 機 才 有 錢 買 真 福 山 的 土 地 , 建 設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的 聖 山 , 帶 給 教 會 與 社 會 和 諧 如 天 堂 的 福 樂 。

除 了 當 天 的 禮 儀 , 教 堂 門 口 還 有 單 樞 機 已 出 版 的 九 本 書 的 義 賣 會 , 所 得 將 挹 注 「單 國 璽 紀 念 基 金 會」 作 為 濟 助 貧 困 者 的 慈 善 事 業 。
2013 年 9 月 1 日

 

河南濮陽教徒
紀念單樞機逝世周年

華 中 河 南 省 濮 陽 堂 區 隆 重 紀 念 中 國 教 會 史 上 第 五 位 樞 機 單 國 璽 逝 世 一 周 年 。

紀 念 彌 撒 於 九 月 一 日 在 單 樞 機 家 鄉 、 濮 陽 市 華 龍 區 東 干 城 天 主 堂 舉 行 , 約 有 三 百 人 參 加 , 包 括 樞 機 的 外 甥 子 女 及 附 近 各 堂 區 的 教 友 等 。

由 參 禮 者 組 成 遊 行 隊 伍 , 首 先 在 十 字 架 、 近 兩 米 高 的 樞 機 遺 像 、 寫 著 輓 聯 的 黑 布 白 字 橫 幅 , 還 有 樂 隊 和 旗 幟 手 的 帶 領 下 , 從 教 堂 開 始 , 途 經 東 干 城 村 , 到 村 外 單 氏 家 族 的 祖 墳 緬 懷 先 人 後 , 再 返 回 堂 裡 參 加 彌 撒 , 一 公 里 多 的 路 程 歷 時 約 半 個 小 時 。

彌 撒 由 濮 陽 堂 區 負 責 人 陳 德 範 神 父 主 禮 。 毗 鄰 的 河 北 省 邯 鄲 教 區 鄭 瑞 平 神 父 應 邀 為 彌 撒 講 道 , 他 讚 揚 了 單 樞 機 的 貢 獻 , 並 在 彌 撒 後 主 持 追 思 禮 儀 。

陳 神 父 在 禮 儀 中 敘 述 了 單 樞 機 的 生 平 事 略 , 回 顧 了 其 神 職 生 涯 。

他 告 訴 天 亞 社 , 現 年 八 十 八 歲 的 單 樞 機 胞 妹 愛 雲 與 小 女 兒 同 住 , 身 體 還 算 不 錯 , 只 是 年 紀 老 邁 , 需 要 長 期 服 藥 。

單 愛 雲 沒 有 出 席 堂 區 的 追 思 活 動 , 但 陳 神 父 與 堂 口 會 長 、 鄭 神 父 等 已 在 前 一 天 到 她 家 裡 看 望 。

單 樞 機 去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在 天 主 教 耕 莘 醫 院 新 店 總 院 病 逝 前 , 曾 與 愛 雲 通 了 電 話 。 雖 然 樞 機 在 遺 囑 裡 要 求 不 必 邀 請 濮 陽 家 鄉 的 胞 妹 前 來 奔 喪 , 台 灣 主 教 團 仍 安 排 她 與 次 子 、 小 女 兒 及 女 婿 一 行 四 人 到 高 雄 送 單 樞 機 最 後 一 程 。

出 生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的 單 樞 機 , 是 東 干 城 人 氏 , 在 國 共 內 戰 後 期 隨 耶 穌 會 神 父 離 開 大 陸 , 前 赴 菲 律 賓 攻 讀 神 哲 學 , 於 五 五 年 晉 鐸 , 六 三 年 到 台 灣 服 務 。

離 家 三 十 餘 年 後 , 他 於 七 九 年 接 受 祝 聖 為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前 , 首 次 也 是 最 後 一 次 回 鄉 探 親 , 並 到 父 母 墳 前 拜 祭
2013 年 9 月 22 日


單國壐樞機主教專欄
http://www.catholic.org.tw/catholic/index-33-1.html


獻身與領導, 單國壐譯, 光啟文化事業, 1970.
生命告別之旅, 林保寶採訪整理, 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8.
活出愛:單國壐樞機主教的傳奇故事, 蘇怡任採訪撰述, 啟示出版, 2009.
大愛的播種者--單國壐的故事, 蘇怡任著, 文經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9.
划到生命深處--單國壐的奇蹟九十, 林保寶編, 天下遠見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12.
空虛自已--單國壐回憶錄, 單國壐著, 啟示出版, 2012.
鼎 [第卅二卷, 總第166期], 湯漢編, 聖神研究中心,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