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inal YU Pin, Paul
于 斌樞機
 

 

 

于斌樞機野聲總主教年表

1901 4 13 誕 生 於 黑 龍 江 省 蘭 西 縣 。
1912 家 遷 海 倫 縣 海 北 鎮 。
1914 付 洗 入 天 主 教 , 洗 名 保 祿 。
1919 省 垣 各 校 響 應 五 四 運 動 , 被 推 選 為 學 生 總 代 表 , 領 導 反 日 大 遊 行 , 致 被 迫 輟 學 。
1920 定 志 獻 身 教 會 , 取 自 號 「野 聲」 。
1923 保 送 留 學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
1925 獲 聖 多 瑪 斯 哲 學 博 士 學 位 。
1928 12 22 領 受 司 鐸 品 位 晉 升 為 神 父 。
1929 獲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 並 任 傳 大 中 文 教 授 。
1931 九 一 八 事 變 爆 發 , 組 「中 義 友 善 會」 。
1933 11 由 羅 馬 返 國 。 就 任 全 國 公 教 進 行 會 總 監 督 , 兼 教 廷 駐 華 代 表 公 署 秘 書 。
1936 7 教 廷 任 命 為 首 都 南 京 教 區 代 牧 主 教 。 九 月 祝 聖 。 十 月 就 任 。
1937 10 應 蔣 中 正 委 員 長 之 邀 , 赴 歐 美 各 國 爭 取 對 我 國 抗 戰 之 同 情 與 援 助 。
1938 12 復 刊 《益 世 報》 。 應 聘 任 「賬 濟 委 員 會」 委 員 , 並 繼 續 籌 賑 與 謝 賑 工 作 。
1939 8 在 紐 約 創 辦 《英 文 中 國 月 報》 。
1941 12 成 立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
1942 7 促 成 我 國 與 教 廷 建 立 外 交 關 係 。
1943 成 立 「中 國 宗 教 徒 聯 誼 會」 。 在 美 華 盛 頓 創 辦 中 國 文 化 學 院 。
1944 10 成 立 「人 生 哲 學 研 究 會」 。
1946 4 受 任 為 南 京 教 區 總 主 教 。 當 選 制 憲 國 民 大 會 代 表 並 被 推 舉 為 主 席 。
1949 10 以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訪 問 團」 團 長 名 義 , 訪 問 南 美 獲 其 在 聯 合 國 對 我 國 的 全 面 支 持 。
1952 促 成 我 國 與 西 班 牙 復 交 。 在 美 成 立 「中 美 聯 誼 會」 。
1955 在 紐 約 成 立 「自 由 太 平 洋 協 會」 。
1959 11 教 廷 任 命 為 輔 仁 大 學 在 台 復 校 校 長 。
1960 12 在 台 北 市 成 立 輔 仁 大 學 復 校 籌 備 處 。
1961 9 20 輔 仁 大 學 文 學 院 哲 學 研 究 所 正 式 開 學 。
1963 10 21 輔 仁 大 學 大 學 部 正 式 開 學 。
1969 3 28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策 封 為 樞 機 主 教 , 名 列 全 球 卅 三 位 新 樞 機 中 第 一 位 。
1970 8 請 辭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職 , 旋 由 董 事 會 慰 留 。
1971 發 起 全 國 性 敬 天 祭 祖 大 典 。 被 推 選 為 中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
1976 6 以 天 主 教 中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名 義 與 台 灣 聖 公 會 主 教 龐 德 明 簽 署 互 認 聖 洗 有 效 協 議 書 。
1978 7 15 辭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職 , 教 廷 仍 以 總 監 督 名 義 相 委 。
1978 8 9 參 加 故 教 宗 奉 安 彌 撒 大 典 及 新 教 宗 選 舉 會 議 。
1978 8 16 心 臟 不 適 , 經 急 救 無 效 , 旋 於 聖 母 聖 心 修 女 院 與 世 長 辭 , 享 壽 七 十 八 歲 。
1978 8 18 教 廷 為 公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參 加 樞 機 九 十 三 位 之 多 。
1978 8 28 靈 柩 安 厝 輔 仁 大 學 校 園 。

 參考資料:輔仁大學校史室

 

Thirty - Five New Cardinals

The Pope announced on Friday, 28 March, that he has chosen 35 new cardinals.

Archbishop Paul Yu-Pin (68) of Nanking, Archbishop Julio Rosales (62) of Cebu, P.I., and Archbishop Alfredo Vicente Scherer (66) of Porto Alegre, Brazil, are the only new cardinals whose names are available as we go to press.

The Pope has announced 33 names. The identity of the other two cardinals-elect remains a secret for the moment.

Of the 33, only eight are Italians. Asia, Africa, and Latin American are said to be well represented.

Cardinal-elect Yu-Pin was born in Lan-si Sien, Kirin, on 13 April 1901. He was ordained priest in 1928 and after ordination was Professor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in the College of Propaganda for four years. He returned to China in 1933 with three doctorates - theology, philosophy and political science. After less than four years as director of Catholic Action, he was consecrated Bishop by the Apostolic Delegate, Archbishop Zanin, on 20 September 1936, and was nominated Vicar Apostolic of Nanking. On the erection of the hierarchy in China in 1946, he became Archbishop of Nanking.

Most of his episcopate has been spent in exile.

On the reinstitution of Fu Yen University in Taiwan, Archbishop was made Rector of the University.
 4 April 1969

 

Death of Cardinal Yu Pin

Cardinal Paul Yu Pin, Archbishop of Nanking, died in Rome on 16 August after a very short illness, aged 77.

The future Cardinal was born in Lan-si, Kirin, China, on 13 April 1901, the only son of non-Catholic parents. His father having died when he was six, and his mother when he was seven, he was brought up by his grandparents. The village they lived in was largely Catholic, and the young Paul was sent to a Catholic school. He was baptized at the age of 13.

STUDENT LEADER
Having shown exceptional promise in school, he was sent to a Teachers Training College. It was an exciting time for students. China had hoped that the western nations would help her to build a young, united and modern Chinese Republic. The political chaffering that followed World War I put an end to these hopes. Peking students founded the 4 May Student Movement to protest against the Treaty of Versailles and to work for the Republic for within. Paul Yu Pin, aged barely 18, was elected president of the movement. Speaking to large crowds of students, he gave them the watchword ‘We must love our country, but we must not create turmoil.’

SEMINARIAN
In 1920 he entered the Kirin seminary at the age of 19, his grandmother having helped him to overcome family opposition. After studies in Kirin and at the Aurora University, Shanghai, he was sent to College of Propaganda, Rome in 1925. In 1926 he took part in the historic ceremony in which Pope Pius XI consecrated the first six Chinese Bishops, an inspiring experience for a Chinese seminarian.

PRIEST
He was ordained priest on 22 December 1928, and served for a year as Professor of Chinese Literature in the College of Propaganda. From 1931 to 1933 he was employed in the Vatican Library, a task for which we was qualified by his knowledge of languages - Chinese, Latin, English, French, Spanish, Portuguese and German.

In 1933 Father Yu Pin returned to China as national director of Chinese Catholic Action, Pius XI having seen that the trend towards group movements necessitated the training of group leaders.

BISHOP
On 20 September 1936, at the astonishingly early age of 35, Father Yu Ping was consecrated Bishop and was appointed Vicar Apostolic of Nanking, then the national capital. Thus, less than eight years after his ordination as a priest, he was already one of the chief leaders of the Catholics of China in a period of great promise.

In the year that followed his consecration, Bishop Yu Pin seemed to sum up in himself a bright future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The National government had restored national order and unity, and was introducing modern education throughout the country. The long cherished dream of a peaceful modernized China seemed to be on the way to realization. In the capital, Nanking, the new Bishop seemed fully qualified to seize the opportunity to associate the Catholic Church with a great national renaissance. He had the essential grasp of Chinese culture; he was familiar with all that had been happening in the world outside; he had high intelligence and great initiative and energy; he was a great personality, who could charm and lead and who could not be ignored; the Holy See, by appointing him to the Vicariate Apostolic of Nanking, had given him the opportunity to exercise these great gifts. 1936-37 was probably the year of the highest hopes in the histor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n China, and these hopes clustered round the name of Bishop Paul Yu Pin.

Few of these bright hopes were to be fulfilled. The new bishop became a close friend of President Chang Kai-shek, but the Sino-Japanese War and the following civil war reduced China to a state of turmoil. On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hierarchy in China, Bishop Yu Pin was made Archbishop of Nanking, but within a few years he was in exile from his diocese.

CARDINAL
When Fu Jen University was transferred from Peking to Taipei in 1964, Archbishop Yu Pin was appointed Rector, in 1969, Pope Paul raised him to the cardinalate.

The Cardinal offered his resignation of the rectorship of Fu Jen this year on account of deteriorating health. On hearing of the death of Pope Paul he went to Rome to take part in the obsequies and the conclave. He fainted during the Pope’s funeral and was brought to a convent, where he died four days later.
 25 August 1978

 

外人眼中的于斌主教
「一個歐洲記者」原著
羅馬傳信大學中華學會譯

從極右到極左 三四百家報紙 一致以他為對象
我 曾 搜 集 了 三 四 百 份 報 紙 和 定 期 刊 物 , 大 半 是 法 國 和 比 國 出 版 的 , 但 是 也 有 不 少 瑞 士 的 羅 馬 的 英 國 的 加 拿 大 的 和 美 國 的 , 其 中 有 論 文 , 有 記 述 , 有 消 息 的 短 評 , 一 致 以 同 一 人 物 為 對 象 , 就 是 一 位 在 西 方 的 中 國 主 教 : 南 京 代 牧 于 斌 主 教 。

這 三 四 百 份 東 西 , 是 屬 於 各 種 不 同 的 思 想 集 團 的 : 有 神 職 界 的 傳 教 士 的 政 界 的 學 界 的 公 教 的 或 非 公 教 的 , 右 派 中 和 派 左 派 , 以 至 極 左 派 , 無 不 俱 備 。 即 以 巴 黎 一 地 而 論 , 可 找 出 下 列 幾 種 : 時 代 報 現 代 報 小 巴 黎 人 報 十 字 報 黎 明 報 巴 黎 迥 聲 報 費 加 洛 人 道 報 少 年 民 國 公 教 生 活 格 林 哥 因 脫 郎 西 庠 秩 序 報 民 眾 報 時 代 報 新 紀 元 優 勝 報 等 廿 餘 種 。 在 勃 魯 塞 爾 出 版 的 , 則 有 : 自 由 比 利 時 二 十 世 紀 斯 當 特 爾 新 城 前 哨 潮 流 等 十 餘 種 。 比 利 時 全 國 的 公 教 刊 物 , 更 顯 得 特 別 注 意 這 位 人 物 。

按 著 時 期 說 來 , 最 早 的 大 約 出 版 於 一 九 三 七 年 的 十 二 月 初 旬 , 最 後 的 是 在 一 九 三 九 年 二 月 間 出 版 的 , (譯 者 註 : 原 文 於 二 月 底 草 成) 除 極 少 數 以 外 , 大 家 有 一 致 的 傾 向 , 他 們 細 心 地 登 刊 著 這 位 遠 東 主 教 的 宣 言 和 談 話 , 加 以 同 情 的 論 評 , 並 且 要 求 讀 者 們 響 應 他 的 建 議 , 至 少 對 於 這 件 大 事 應 當 慎 重 地 考 慮 一 下 , 就 是 : 「日 本 侵 佔 中 國 的 大 血 案」 。

神秘能力……教士的職責
于 主 教 對 於 國 際 問 題 和 中 日 問 題 所 發 表 的 意 見 , 皆 有 事 實 來 證 明 , 所 以 他 的 演 講 和 宣 言 , 具 有 一 種 使 聽 者 和 讀 者 不 能 不 信 服 的 神 秘 能 力 。

于 主 教 來 到 我 們 西 方 , 是 為 使 吾 人 明 瞭 日 本 侵 略 中 國 的 真 相 , 它 的 目 標 , 性 質 , 環 境 , 以 及 由 它 所 生 出 的 必 然 效 果 。 他 也 告 訴 吾 人 中 國 人 民 抗 戰 的 情 狀 , 他 們 所 受 的 莫 可 形 容 的 慘 痛 , 他 們 的 英 勇 犧 牲 , 他 們 的 一 致 團 結 和 最 後 勝 利 的 堅 強 信 念 , 還 有 種 種 因 戰 爭 而 起 的 災 難 , 尤 其 是 X 軍 的 殘 暴 行 為 , 這 些 都 得 由 帝 國 主 義 的 軍 閥 們 負 責 。

但 是 于 斌 主 教 怎 樣 能 談 論 這 類 問 題 呢 ? 因 為 這 類 問 題 似 乎 是 越 出 神 職 界 的 尋 常 責 務 似 的 , 他 有 什 麼 名 義 可 談 論 這 般 問 題 呢 ? 普 通 而 論 , 這 類 問 題 該 由 政 界 人 員 或 社 會 學 專 家 , 或 國 際 , 政 治 , 軍 事 等 專 家 去 討 論 的 , 總 之 , 我 們 要 知 道 神 職 界 對 於 這 類 問 題 研 究 有 什 麼 關 係 ?

人 類 的 各 種 生 活 , 並 不 是 界 限 分 明 , 不 許 跨 越 的 , 正 因 環 境 如 此 , 一 個 人 亦 並 不 死 限 於 一 種 生 活 , 大 可 隨 時 代 的 變 化 , 而 擇 取 其 他 更 合 宜 的 工 作 , 這 就 是 人 類 所 以 稱 為 偉 大 的 一 點 , 社 會 上 人 們 的 各 種 職 務 , 皆 以 社 會 需 要 和 個 人 需 要 為 對 象 , 吾 人 皆 有 滿 足 這 兩 樣 需 要 的 義 務 , 吾 人 應 當 建 設 一 個 更 為 美 善 的 秩 序 , 使 個 人 與 社 會 得 享 受 和 平 康 健 進 步 , 這 就 是 人 類 幸 福 的 基 本 原 素 。 本 著 這 個 原 則 , 吾 人 以 為 社 會 上 的 各 等 人 士 , 果 然 應 當 各 有 專 司 , 然 而 並 不 是 機 械 式 地 祇 能 死 守 著 他 的 日 常 生 活 。

在 信 仰 宗 教 者 的 眼 光 裡 面 , 宗 教 是 人 類 倫 理 生 活 的 良 劑 , 她 的 對 象 是 人 類 的 一 切 倫 理 行 為 , 故 此 神 職 界 ── 教 士 ── 的 職 務 是 把 銘 刻 於 人 類 良 心 上 的 倫 理 律 加 以 保 護 , 且 謀 所 以 發 揚 之」 , 凡 教 士 們 以 堅 決 的 意 志 毅 然 克 盡 其 責 務 者 , 無 不 受 世 界 善 心 人 士 的 擁 戴 和 援 助 。 此 次 于 斌 主 教 特 來 西 方 , 又 使 世 界 善 心 人 士 得 獲 一 次 顯 示 其 善 意 的 機 會 , 他 們 一 致 承 認 一 切 當 基 於 自 然 律 , 基 於 公 義 , 秩 序 和 真 實。 (此 語 見 梅 爾 西 愛 樞 機 主 教 之 一 九 一 四 年 聖 誕 公 函)

現 在 我 們 且 把 于 斌 主 教 的 工 作 情 形 擇 要 地 製 成 一 個 鳥 瞰 式 的 總 報 告 , 使 讀 者 得 以 明 瞭 其 梗 概 , 我 們 把 于 主 教 的 言 論 和 各 界 對 於 他 的 評 論 互 相 並 提 , 使 兼 有 主 觀 和 客 觀 兩 方 面 的 材 料 。 他 從 遠 東 來 到 歐 西 的 目 的 , 是 為 了 完 成 「一 種 良 心 上 的 使 命」 (馬 賽 基 礎 報 之 語 , 一 九 三 八 年 六 月 十 日) 所 以 他 不 得 不 和 各 派 人 士 接 觸 , 而 各 派 人 士 對 他 的 感 想 , 便 是 我 們 所 樂 於 列 舉 的 。

中國的覺悟
在 政 治 專 校 的 演 講 ── 「這 位 道 貌 岸 然 而 又 和 藹 可 親 的 青 年 主 教 , 實 在 使 我 們 驚 異 他 的 法 語 口 才 , 若 非 目 睹 耳 聞 , 似 乎 難 以 置 信 。 他 開 始 演 講 了 , 這 次 , 他 沒 有 講 X 人 的 侵 略 和 殘 暴 , 他 講 的 是 中 國 人 的 一 種 心 理 變 化 , …… 中 國 的 古 代 學 者 並 無 深 切 的 國 家 觀 念 ; 他 們 多 少 懷 著 世 界 大 同 的 主 義 , 故 凡 有 所 創 議 , 無 不 以 全 人 類 為 其 對 象 , 近 世 因 著 慘 痛 的 史 實 所 剌 激 , 一 般 中 國 人 對 於 國 家 觀 念 漸 漸 有 更 深 切 的 認 識 , 而 且 由 理 論 的 研 究 而 進 至 急 不 容 緩 之 實 施 。 可 是 直 至 現 在 , 在 鄉 村 內 尚 有 一 部 分 無 知 農 民 , 他 們 除 了 有 關 田 間 工 作 的 常 識 以 外 , 竟 是 一 無 所 知 。 為 把 現 代 化 的 國 家 觀 念 灌 入 他 們 的 頭 腦 , 最 好 是 使 他 們 知 道 X 機 怎 樣 地 轟 炸 了 他 們 的 村 莊 , 毀 滅 了 他 們 的 老 家 , 使 他 們 一 家 人 流 離 失 所 , 『父 子 不 相 見 , 兄 弟 妻 子 離 散』 , 這 是 特 別 在 眷 愛 家 庭 的 中 國 人 民 看 來 , 當 算 為 莫 大 的 災 禍 的 。 這 樣 使 他 們 漸 漸 地 知 道 被 轟 炸 的 唯 一 原 因 , 是 因 為 他 們 是 中 國 人 , 於 是 他 們 懂 得 中 國 人 應 當 一 致 團 結 , 起 來 抵 抗 殘 暴 的 X 人 , 爭 取 中 國 人 的 人 格 , 而 阻 止 此 種 慘 事 之 續 演 , 雖 因 此 而 喪 失 其 個 人 性 命 , 亦 在 所 不 顧 。 因 著 這 種 新 的 國 家 觀 念 , 新 中 國 已 漸 漸 近 似 歐 西 各 現 代 國 家 了 ; 然 而 , 同 時 發 生 了 一 種 必 然 的 復 古 反 感 , 使 我 們 在 固 有 的 傳 統 思 想 中 , 得 到 了 維 新 的 基 本 要 素 …… 這 就 是 我 們 祖 傳 的 道 德 觀 念 。 …… 在 我 國 先 哲 的 眼 中 , 人 們 最 大 的 責 務 是 盡 忠 於 良 心 , 人 生 是 為 修 德 行 善 的」 。 (「新 紀 元」 一 九 三 八 年 五 月 二 十 三 日)

無辜的血! 道德的呼聲
這 次 中 日 戰 爭 中 的 道 德 問 題 ── 這 個 問 題 , 往 往 被 現 代 唯 物 主 義 者 視 為 理 論 問 題 的 , 至 少 能 使 許 多 誠 實 的 人 士 反 省 一 下 : 「我 們 白 白 地 說 我 們 是 擁 護 公 理 的 , 我 們 覺 得 在 我 們 身 上 有 一 種 灰 色 的 反 動 力 , 強 迫 吾 人 去 擁 護 強 權 , …… 不 折 不 撓 , 真 正 愛 護 公 理 的 人 , 天 下 究 竟 能 得 幾 人 ? 自 從 蠻 族 入 侵 以 至 梅 爾 西 愛 樞 機 主 教 , 歷 史 給 我 們 記 述 著 一 串 偉 大 的 愛 國 者 , 他 們 不 怕 強 權 之 威 嚇 , 發 出 正 義 的 呼 聲 , 以 反 抗 侵 略 者 的 殘 暴 , 使 被 侵 略 的 無 辜 人 民 之 血 , 得 到 應 有 的 榮 譽 , 而 同 時 亦 表 示 他 們 對 於 公 理 必 勝 之 信 仰 , 現 在 , 在 這 一 串 歷 代 偉 人 之 中 加 入 了 一 位 遠 東 的 人 物 , 就 是 于 斌 主 教 , 他 特 地 到 歐 洲 , 為 喚 起 文 明 各 國 一 致 制 裁 那 殘 暴 的 侵 略 者 , 他 高 呼 著 : 『…… 中 國 人 民 所 流 的 血 , 是 無 辜 的 血 ! ……』 我 們 歐 洲 人 當 然 有 響 應 他 的 呼 聲 的 義 務」 。 (里 昂 晚 報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二 月 十 日)

『中 國 決 意 堅 持 抗 戰 , 不 特 是 為 爭 取 她 本 身 的 性 命 , 也 是 為 了 國 際 間 一 切 基 於 正 義 的 利 益 , 現 在 中 國 已 完 全 正 式 統 一 , 設 若 前 幾 年 已 有 了 這 種 統 一 , 那 末 現 在 連 一 個 日 本 兵 也 不 能 站 在 中 國 。 …… 每 一 個 中 國 人 祇 知 道 為 國 家 而 奮 鬥』 。 『此 次 戰 事 將 延 長 頗 久 , 中 國 能 以 時 間 換 取 空 間 , 中 國 能 長 期 抵 抗 , 直 至 X 人 筋 疲 力 竭』 。  (倫 敦 新 紀 年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三 月)

『于 斌 主 教 起 來 駁 斥 中 國 所 受 的 誣 告 , 他 說 : 這 種 環 境 之 中 , 中 國 主 教 絕 對 不 能 守 緘 默 , 日 本 自 稱 為 發 動 了 反 共 聖 戰 , 其 實 , 它 的 唯 一 目 的 是 要 征 服 中 國 , 以 滿 足 其 帝 國 主 義 的 統 治 慾 , ── 此 次 戰 事 實 有 使 日 本 自 身 崩 潰 的 可 能 ── 然 而 我 們 並 不 希 望 日 本 的 滅 亡 , 我 們 祇 要 求 我 們 的 自 由 與 獨 立 , 我 們 也 希 望 和 世 界 各 國 發 生 親 善 的 合 作』 。 (巴 黎 時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六 月 二 日)

『于 斌 主 教 是 一 位 愛 國 者 , …… 如 果 在 中 國 的 慘 痛 國 難 之 中 , 要 舉 出 幾 則 因 禍 得 益 的 事 實 來 , 那 末 使 中 國 人 民 知 道 天 主 教 的 愛 國 真 精 神 , 亦 當 是 其 中 一 端』 , 『如 果 中 國 人 信 了 公 教 以 後 就 不 是 中 國 人 了 , 那 末 我 們 的 聖 教 會 亦 不 能 稱 為 公 教 了 , 羅 馬 的 市 民 , 並 沒 有 比 南 京 的 市 民 多 了 一 些 領 受 福 音 的 權 利』 。 (比 國 斯 當 特 爾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三 月 二 十 六 日)

暴行!穢蹟!毒化!
X 人 在 中 國 的 行 為 ── 于 斌 主 教 至 歐 洲 開 始 盡 力 擁 護 正 義 的 尊 榮 任 務 之 時 , 就 印 發 了 一 本 小 冊 子 , 討 論 日 本 侵 佔 中 國 的 整 個 問 題 , 這 小 冊 子 就 是 : 「一 個 國 際 心 理 問 題」 。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二 月 在 北 京 出 版) 他 的 宣 言 到 處 受 人 歡 迎 , 影 響 甚 大 。

此 次 日 本 的 侵 略 中 國 , 誰 也 不 覺 得 驚 奇 , 大 家 知 道 這 不 過 是 繼 續 執 行 四 十 餘 年 來 的 「日 本 國 策」 而 已 , 南 京 主 教 于 斌 博 士 ── 有 人 稱 他 為 中 國 的 梅 爾 西 愛 , 極 當 , 極 當 ── 在 那 小 冊 子 上 , 對 於 戰 事 的 經 過 情 形 詳 述 無 遺 。 誰 若 驚 奇 , 該 驚 奇 此 次 戰 爭 的 擴 大 和 延 長 , 看 來 此 次 戰 事 萬 難 一 時 結 束 , 尚 須 延 長 很 久 呢 ? (比 國 晚 報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日)

侵 略 者 依 據 固 定 方 針 而 實 施 他 們 的 惡 計 , 而 且 不 時 做 出 各 種 極 醜 極 恥 的 事 情 , 兇 暴 殘 酷 , 令 人 不 忍 視 聽 , 關 於 這 類 消 息 , 吾 人 知 道 的 果 然 很 多 , 然 不 知 道 的 還 不 知 更 多 幾 百 倍 呢 ! 我 們 新 聞 界 同 業 , 若 自 戰 事 爆 發 以 來 , 對 於 中 國 的 神 聖 抗 戰 已 抱 有 公 正 態 度 者 , 此 時 可 為 慶 幸 了 。 因 由 于 斌 主 教 刊 出 之 理 論 中 已 能 證 實 自 己 所 抱 態 度 的 公 正 , 對 於 遠 東 消 息 的 評 論 同 時 也 得 了 一 個 新 的 標 準 。

「X 人 不 但 以 槍 子 炸 彈 殺 害 中 國 可 憐 的 人 民 與 破 壞 他 們 的 財 產 及 其 他 , 在 被 佔 區 域 中 更 以 敗 壞 人 心 及 毒 化 民 眾 的 方 法 來 摧 殘 中 國 。 如 此 , 在 戰 爭 的 軍 器 以 外 , 還 有 鴉 片 的 軍 器 , 日 人 的 兇 暴 亦 因 此 而 愈 顯 明 矣 ! 于 斌 主 教 又 指 明 日 本 對 鴉 片 的 販 運 與 種 植 已 予 以 獎 勵 。 因 此 一 切 毒 化 機 關 發 展 甚 速 , 關 於 此 事 自 由 比 利 時 報 曾 刊 載 云 : 一 九 三 七 年 自 一 月 至 七 月 的 短 時 期 內 , 在 哈 爾 濱 的 街 道 上 收 得 屍 體 一 千 七 百 九 十 三 具 , 其 中 一 千 四 百 八 十 五 具 是 因 為 服 用 麻 醉 品 而 毒 斃 的 。 又 在 瀋 陽 , 祇 在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一 月 一 個 月 內 , 因 販 毒 而 死 的 已 有 六 十 七 人 , 這 類 情 形 , 並 非 罕 有 , 祇 是 不 能 有 一 個 詳 細 的 統 計 吧 了 , 在 其 他 被 佔 的 城 市 內 , 並 不 比 上 述 兩 處 好 一 些 。 美 國 拒 毒 對 販 運 鴉 片 事 , 曾 派 人 至 中 國 作 實 地 調 查 , 據 報 告 云 : 「凡 中 國 國 民 政 府 勢 力 所 及 的 地 帶 , 拒 毒 運 動 確 在 努 力 地 推 進 著 , 而 成 效 亦 很 可 觀 , 但 是 在 日 本 勢 力 所 統 制 的 各 地 則 大 不 為 然 , 毒 化 情 況 之 惡 劣 , 為 前 所 未 有 , 實 令 世 界 人 士 , 大 為 不 安 云 ……」 從 此 我 們 可 以 作 一 個 結 論 : 「今 後 的 世 界 人 士 都 會 知 道 日 本 人 的 文 明 是 怎 樣 的 了 , 他 們 自 稱 有 拯 救 中 國 的 責 任 , 他 們 此 次 作 戰 ── 說 是 為 中 國 的 好 處 , 出 於 他 們 的 一 片 慈 愛 心 腸 , 是 為 救 中 國 於 赤 禍 , 是 為 推 翻 害 人 的 國 民 政 府 ?」 (自 由 比 利 時 一 九 三 八 年 六 月 廿 六 日)

難民
中 國 的 被 難 民 眾 ── 「三 百 萬 難 民 , (譯 者 按 : 現 已 增 至 一 千 五 百 萬) , 于 主 教 給 我 們 說 , ── 所 謂 難 民 並 不 是 專 指 一 般 由 淪 陷 區 內 逃 出 的 難 民 , 在 後 方 的 本 地 人 亦 能 成 為 難 民 的 , 因 著 慘 酷 至 極 的 惡 意 轟 炸 , 不 知 有 多 少 良 民 弄 得 家 破 人 亡 , 無 衣 無 食 , 又 無 所 歸 宿 , 只 有 耐 著 飢 寒 凍 餒 以 待 他 人 的 賑 濟 」 雖 然 如 此 , ── 或 者 更 好 說 正 因 為 如 此 ── 「我 們 唯 有 抵 抗 到 底 , 余 深 信 中 華 民 族 是 決 不 會 滅 亡 的」 。 這 位 新 聞 記 者 在 發 表 了 于 主 教 的 宣 言 之 後 , 也 說 了 幾 句 他 本 人 對 於 于 主 教 的 感 想 : 「天 主 教 的 高 級 教 士 在 某 種 環 境 中 , 或 者 更 好 說 在 各 種 環 境 中 , 豈 非 常 有 一 種 誠 懇 的 愛 國 表 示 麼 ? 記 者 對 此 深 信 無 疑 。」 最 後 該 記 者 的 結 論 是 : 「在 這 位 愛 國 大 主 教 的 言 論 中 , 我 們 找 不 到 一 些 抱 怨 或 仇 恨 的 詞 句」 。 (格 林 哥 報 一 九 三 九 年 二 月 二 日)

中國的傳統思想與固有文化
中 國 的 傳 統 思 想 與 文 化 ── 「中 國 擁 有 一 個 悠 久 的 傳 統 的 道 德 觀 念 , 它 很 能 補 助 物 質 力 量 的 不 足 , 因 此 我 們 能 夠 應 付 一 個 很 長 期 的 戰 爭 而 有 餘 。」 (因 脫 郎 西 庠 報 一 九 三 九 年 二 月 三 日)

「整 個 中 國 要 抗 戰 到 底」 , 于 主 教 這 句 話 十 分 堅 決 , 他 一 字 一 句 的 高 呼 著 : 「中 國 甯 為 玉 碎 , 不 為 瓦 全」 。 (特 巴 日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六 月 四 日)

中 國 絕 非 共 產 , 亦 絕 無 赤 化 的 傾 向 , …… 天 主 所 定 的 時 候 一 到 , 日 本 軍 閥 的 種 種 瘋 狂 罪 孽 , 都 會 遭 受 到 相 當 的 處 罰 , 他 們 對 於 中 國 的 誣 告 , 將 成 為 歷 史 上 可 悲 的 巨 大 污 點 , 使 日 本 過 去 的 光 榮 , 受 到 莫 大 的 損 失 , 因 為 他 們 明 明 知 道 他 們 的 惡 意 宣 傳 是 相 反 真 實 的」 。 (于 主 教 在 巴 黎 晚 報 所 發 表 論 文 一 九 三 八 年 三 月 廿 號)

「中 國 文 化 之 於 遠 東 各 民 族 , 猶 如 希 臘 羅 馬 文 化 之 於 歐 洲 各 民 族 一 般 , 現 代 的 新 中 國 決 不 願 失 去 這 個 光 榮 , 她 將 力 求 永 久 保 持 著 這 個 首 位 , 尤 其 是 最 近 十 年 以 來 , 新 中 國 努 力 前 進 , 諸 事 務 求 現 代 化 …… 現 在 已 不 是 致 力 統 一 的 時 代 了 , 統 一 的 事 實 已 擺 在 吾 人 眼 前 , 這 是 蔣 介 石 將 軍 的 偉 大 成 功 , 他 以 「至 誠 服 人」 的 態 度 , 「剛 柔 相 濟」 的 政 策 , 完 成 了 統 一 的 大 功」 。 (于 主 教 在 巴 黎 廣 播 說)

現 在 中 國 即 當 此 戰 禍 蔓 延 之 中 , 仍 是 不 斷 的 , 推 發 新 時 代 的 生 活 : 「我 們 目 前 所 處 的 階 段 , 正 像 十 世 紀 時 被 土 耳 其 人 侵 略 的 歐 洲 , 當 時 因 著 土 耳 其 人 的 軍 事 勝 利 , 希 臘 的 學 者 便 散 佈 到 西 歐 各 國 , 因 此 造 成 了 文 藝 復 興 之 大 業 , 現 在 中 日 的 戰 事 不 久 即 將 過 去 , 而 中 國 復 興 的 氣 象 正 當 日 益 發 揚 呢 !」 (蘭 盎 凡 爾 斯 哈 格 來 文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六 月 十 八 日)

「新 生 活 運 動 , 就 是 把 孫 中 山 先 生 的 主 張 , 把 耶 穌 基 多 的 救 世 福 音 去 改 良 我 國 固 有 的 道 德 , 固 有 的 社 會 風 俗 , 以 及 我 國 人 民 酷 愛 和 平 與 公 義 的 心 理 。 ── 請 諸 位 聽 眾 容 許 我 轉 述 一 句 蔣 委 員 長 親 口 說 出 的 話 , 他 慎 重 表 示 他 對 於 耶 穌 基 多 的 信 仰 說 : 從 孫 總 理 處 , 我 學 會 了 如 何 愛 國 , 從 耶 穌 基 督 處 我 學 會 了 如 何 愛 人 , 耶 穌 基 督 實 是 吾 人 的 最 高 師 表 。」 這 真 是 獻 給 吾 主 耶 穌 的 最 好 頌 詞 。」 (在 巴 黎 電 台 廣 播 演 講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二 月 十 日)

「可 惜 , 日 本 帝 國 主 義 者 卻 認 為 老 大 的 中 國 到 了 被 他 們 統 制 的 時 候 了 , 想 從 人 類 中 間 , 硬 築 起 一 道 日 本 壁 壘 來 , 穿 過 中 國 , 並 把 整 個 中 國 的 領 土 層 層 圍 繞 , 這 樣 好 使 我 國 與 人 類 隔 絕 , 每 次 當 著 兩 個 中 國 人 交 談 時 , 或 特 別 是 一 個 中 國 人 和 外 國 人 交 談 時 , 他 們 都 要 在 中 間 放 一 個 日 本 顧 問 , 或 一 把 日 本 剌 刀 , 準 備 加 以 干 涉 。」 (一 九 三 七 年 聖 誕 日 致 南 京 教 友 書 法 文 稿 載 於 十 字 報)

日本教友 既無言論自由 又受軍閥朦騙
于 斌 主 教 宣 言 的 響 應 , 掀 起 了 兩 個 極 堪 注 意 的 問 題 , (一) 日 本 公 教 信 友 對 於 所 謂 「支 那 事 件」 究 竟 作 何 感 想 ? (二) 日 本 公 教 信 友 對 於 他 本 國 軍 隊 在 中 國 所 作 種 種 不 法 行 為 , 究 竟 抱 什 麼 態 度 ? 他 們 是 否 有 自 由 發 言 之 可 能 ?

假 使 于 斌 主 教 到 如 今 還 在 南 京 的 話 , 他 的 言 論 無 論 如 何 不 能 透 露 到 外 國 來 , 祇 得 像 別 的 留 在 淪 陷 區 內 的 主 教 一 般 , 嚴 守 緘 默 而 已 。 然 而 , 我 們 將 因 此 不 能 知 道 關 於 遠 東 戰 事 的 真 相 和 實 情 了 。

在 日 本 , 沒 有 一 個 國 民 能 反 對 統 治 者 的 。

另 一 方 面 , 日 本 的 有 識 之 士 , 眼 見 著 此 次 事 變 的 演 進 , 正 在 替 他 本 國 的 前 途 擔 憂 , 同 時 見 到 了 本 國 軍 閥 作 出 許 多 足 以 毀 滅 『大 日 本』 過 去 的 榮 譽 的 醜 事 , 頗 有 慚 色 。 祇 要 日 後 他 們 能 得 自 由 說 話 的 時 候 , 他 們 定 會 公 開 地 宣 佈 著 對 於 作 惡 多 端 的 軍 閥 們 的 憤 恨 , 因 為 這 類 人 物 , 將 使 日 本 墜 落 至 國 不 成 國 的 地 步 。

至 此 , 我 們 還 記 得 一 件 事 : 在 戰 事 開 始 後 的 第 一 年 , 日 本 的 教 友 對 外 也 說 了 幾 句 話 , 到 如 今 , 不 知 道 那 些 話 是 否 還 能 被 視 為 足 以 支 持 他 們 過 去 所 敢 主 張 的 原 則 和 言 論 ! …… (為 答 覆 這 個 問 題) 祇 須 一 段 引 證 便 夠 了 ……

「對 於 此 次 戰 事 , 我 完 全 與 日 本 政 府 同 意 , 希 望 他 結 束 得 越 快 越 好 。 正 因 如 此 , 我 們 不 得 不 下 著 最 大 決 心 以 達 到 目 的 。 這 得 像 私 人 間 的 問 題 一 般 , 為 使 對 方 早 早 就 範 , 非 得 用 強 力 壓 服 之 不 可 。」 (原 稿 載 於 一 九 三 八 年 四 月 公 教 生 活)

也 許 將 有 一 天 , 這 篇 日 本 教 友 宣 言 的 作 者 會 覺 悟 到 他 本 身 缺 乏 公 教 化 的 意 識 和 情 感 , 他 這 種 口 吻 , 明 明 是 染 上 了 他 本 國 的 兵 士 們 在 中 國 所 作 種 種 殘 暴 行 為 的 血 蹟 , 雖 然 對 於 這 些 行 為 他 們 曾 多 次 努 力 掩 飾 強 解 甚 至 根 本 否 認 。

他責斥敵人時 也沒忘了博愛
這 篇 東 西 對 於 南 京 代 牧 歐 美 行 程 的 經 過 , 就 連 主 要 的 也 沒 有 詳 述 , 它 的 範 圍 只 限 於 那 些 由 平 日 經 心 搜 羅 的 報 章 和 刊 物 內 取 出 來 的 少 數 材 料 , 尤 其 偏 重 於 法 比 兩 國 人 士 對 於 主 教 的 言 論 的 感 想 。 本 來 還 可 以 加 上 許 多 關 於 于 主 教 的 訪 問 和 演 講 等 , 然 限 於 篇 幅 , 未 克 如 願 。

于 主 教 曾 兩 次 覲 見 教 宗 , 又 會 見 了 許 多 公 教 方 面 或 政 府 方 面 的 要 人 , 如 教 廷 國 務 卿 巴 采 利 樞 機 (現 任 教 宗) 萬 爾 典 樞 機 比 利 時 國 王 瑞 士 總 統 愛 爾 蘭 主 席 倫 敦 和 杜 柏 林 市 長 等 等 。

在 六 個 星 期 之 內 , 他 走 遍 美 國 的 卅 個 大 都 市 , 演 講 一 百 卅 次 , 或 在 無 線 電 台 , 或 在 聽 眾 雲 集 的 大 廳 中 。 在 加 拿 大 , 亦 如 在 別 處 一 樣 , 聽 眾 沒 有 不 為 他 所 感 動 的 , 他 『出 言 莊 重 而 準 確 , 毫 無 虛 飾 , 尤 其 難 能 可 貴 的 , 是 他 的 博 愛 精 神 , 雖 在 指 責 X 人 的 暴 行 的 時 候 , 也 毫 無 仇 恨 的 態 度 』 。 (蒙 脫 來 城 復 興 報 一 九 三 八 年 一 月) 。 這 類 對 於 于 主 教 的 評 論 是 很 普 遍 的 , 正 如 羅 馬 教 廷 觀 察 報 云 : 「凡 對 於 仁 愛 及 公 理 之 需 要 具 有 清 楚 之 認 識 , 而 不 為 社 會 間 的 不 幸 事 件 所 蒙 蔽 者 莫 不 一 致 表 示 同 情」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七 日)

結論
于 主 教 的 兩 次 西 來 , 無 論 在 現 代 的 國 際 史 或 公 教 史 上 , 都 佔 有 相 當 地 位 , 這 件 事 , 足 以 證 明 精 神 權 力 畢 竟 勝 於 物 質 , 同 時 亦 足 見 公 教 教 義 的 正 大 光 明 , 足 見 人 類 的 倫 理 觀 念 還 是 一 致 的 , 於 是 大 家 知 道 中 國 人 民 的 抗 戰 是 基 於 正 義 的 。

我 們 且 引 用 一 位 中 國 政 府 要 人 在 某 次 集 會 的 演 詞 中 的 一 句 話 : 『世 界 的 命 運 , 畢 竟 是 屬 於 人 類 的 心 願 的 , 並 非 屬 於 火 藥 的 。』
本文原名『在西方的一位中國主教』
1939 年 6 月 1, 16 日 及 7 月 1 日

 

從大公會議看大陸教會重建遠景
于斌總主教講
四月廿八日在台北中國天主教文化協進會講

各 位 理 事 , 各 位 會 員 :

我 們 這 個 組 織 , 已 有 二 十 多 年 , 還 沒 有 斷 氣 , 除 了 感 謝 天 主 外 , 還 要 謝 謝 郭 總 幹 事 。 他 自 己 的 公 館 權 充 我 們 的 會 址 ; 雖 經 常 開 會 , 卻 花 不 了 幾 個 錢 。 可 以 說 , 這 個 會 是 他 個 人 在 支 撐 著 的 , 我 每 次 開 會 都 願 提 一 提 , 這 並 不 是 因 為 怕 他 洩 氣 , 他 不 在 乎 我 的 鼓 勵 , 但 我 覺 得 應 該 提 一 提 。

本 來 我 們 是 個 大 家 庭 , 正 如 郭 先 生 所 說 的 , 我 們 是 在 光 榮 天 主 為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而 努 力 。 這 個 會 是 由 神 職 人 員 及 教 友 打 成 一 片 的 民 眾 團 體 , 以 光 榮 天 主 為 最 高 目 標 , 以 改 造 文 化 為 我 們 的 責 任 。

我 們 以 大 公 會 議 來 看 大 陸 教 會 重 建 的 遠 景 為 題 , 來 報 告 大 公 會 議 的 有 關 趨 勢 。 大 公 會 議 上 許 多 意 見 的 趨 向 已 成 了 定 型 , 若 我 們 不 照 做 , 大 會 將 會 對 中 國 教 會 有 所 責 難 的 , 因 為 這 不 是 任 何 個 人 的 意 見 , 而 是 大 公 會 議 的 意 見 。 說 到 遠 景 , 自 然 只 能 粗 枝 大 葉 的 加 以 報 告 , 不 能 及 於 細 節 , 何 況 大 公 會 議 還 在 繼 續 進 行 , 將 來 還 可 以 有 補 充 的 意 見 , 那 是 自 然 的 事 。 我 簡 單 報 告 幾 項 犖 犖 大 者 如 後 :

一、重視中國文化
大 公 會 議 通 過 , 用 各 國 本 國 話 做 彌 撒 。 但 有 人 主 張 在 成 聖 禮 時 , 神 父 小 聲 唸 的 部 份 仍 沿 用 拉 丁 文 。 彌 撒 既 是 重 新 奉 獻 天 主 耶 穌 的 自 我 犧 牲 , 改 用 本 國 語 文 後 , 可 使 參 與 聖 祭 的 教 友 更 能 領 會 彌 撒 經 文 的 全 部 奧 義 , 使 主 祭 者 及 與 祭 者 打 成 一 片 , 這 是 方 法 上 的 改 進 。 若 得 教 宗 准 許 , 各 國 可 以 全 用 本 國 話 舉 行 彌 撒 。

此 外 , 我 們 的 祭 台 、 祭 器 、 祭 服 以 及 祭 台 裝 飾  , 也 可 以 用 中 國 式 來 表 現 , 這 是 用 當 地 藝 術 來 光 榮 天 主 , 這 也 是 符 合 天 主 教 扶 掖 各 國 本 位 文 化 的 傳 統 的 , 當 地 若 沒 有 藝 術 當 然 算 了 。 所 以 , 我 勸 大 家 蓋 教 堂 要 小 心 , 免 得 將 來 不 合 格 調 惹 麻 煩 , 因 為 這 是 命 令 。 將 來 在 大 陸 上 蓋 堂 也 得 照 新 的 規 格 來 造 , 新 的 規 格 將 是 命 令 , 而 不 是 建 議 , 這 是 勢 所 必 然 的 定 案 , 不 是 像 過 去 剛 總 主 教 只 是 提 倡 中 國 藝 術 , 提 倡 是 提 倡 , 言 者 諄 諄 , 聽 者 藐 藐 , 雷 嗚 遠 神 父 也 是 熱 心 倡 導 中 國 藝 術 的 , 總 是 說 話 在 你 , 聽 話 在 乎 別 人 。 (記 者 按 : 總 主 教 自 己 之 熱 心 提 倡 中 國 化 , 宇 內 景 從 , 盡 人 皆 知 。) 但 是 在 大 公 會 議 的 定 案 中 , 純 西 式 的 教 堂 是 不 行 了 , 這 將 是 不 得 不 遵 從 的 明 白 規 定 , 將 由 不 得 隨 自 己 了 ; 當 然 也 不 是 古 香 古 色 的 老 廟 式 , 總 要 合 乎 新 文 化 藝 術 的 本 質 才 好 。

凡 是 越 熱 心 的 教 友 , 越 應 該 了 解 彌 撒 的 全 部 奧 義 , 在 羅 馬 開 會 期 間 , 每 天 大 家 共 同 所 參 加 的 彌 撒 典 禮 , 是 用 各 國 藝 術 來 表 現 的 , 尤 其 是 東 方 藝 術 ── 也 許 我 是 東 方 人 吧 ── 引 人 起 敬 , 受 人 欣 賞 , 在 成 聖 禮 時 , 東 方 文 藝 表 現 的 靜 寂 肅 穆 , 莫 不 助 人 油 然 起 敬 。 拉 丁 文 說 來 似 乎 太 簡 單 了 。 熱 心 虔 誠 固 有 賴 於 內 心 及 聖 寵 , 但 藝 術 的 優 美 也 是 值 得 注 意 的 。 將 來 祭 衣 的 設 計 、 祭 台 的 裝 飾 、 甚 至 跪 凳 的 形 式 , 都 可 以 研 究 一 番 。

二、教堂社會中心化
第二 點 說 來 也 許 有 人 以 為 不 好 意 思 , 就 是 教 堂 要 「社 會 中 心 化」 。 這 並 不 是 教 堂 要 成 為 社 會 的 集 會 所 , 而 至 少 要 在 教 堂 旁 邊 成 立 社 會 服 務 中 心 , 使 教 堂 能 與 社 會 群 眾 打 成 一 片 , 不 僅 為 宗 教 服 務 , 而 且 要 為 群 眾 服 務 。 過 去 教 堂 所 在 似 乎 形 成 壁 壘 , 與 群 眾 隔 離 了 。 今 後 的 社 會 服 務 中 心 , 也 有 許 多 事 可 做 , 如 正 當 娛 樂 的 提 倡 , 讀 書 的 指 導 , 生 活 困 難 的 解 決 , 甚 至 對 選 舉 的 認 識 , 都 可 予 民 眾 以 正 確 的 指 導 , 以 及 培 養 倡 導 社 會 風 氣 等 , 都 是 很 好 的 服 務 工 作 , 總 之 是 綜 合 性 的 社 會 服 務 。 神 父 如 住 大 樓 , 說 來 在 外 國 固 是 頂 平 常 的 事 , 但 在 中 國 可 能 就 被 認 為 了 不 起 。 你 住 大 樓 , 我 住 茅 屋 , 無 形 中 造 成 隔 膜 , 無 形 中 與 群 眾 脫 節 , 教 堂 有 了 社 會 服 務 中 心 , 神 父 住 樓 上 , 樓 下 辦 公 , 做 服 務 所 , 那 不 是 很 好 嗎 ? 所 以 教 堂 社 會 中 心 化 , 也 就 是 接 觸 群 眾 、 體 認 群 眾 的 合 時 辦 法 , 這 叫 做 社 會 傳 教 (Social Apostolate)

三、運用大眾傳播工具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Mass Communication Media), 包 括 報 紙 、 電 台 、 電 視 、 電 影 四 種 。 將 來 傳 播 福 音 非 用 這 些 工 具 不 可 。 過 去 雷 鳴 遠 神 父 辦 益 世 報 , 就 是 走 這 個 方 向 的 , 迄 今 益 世 報 仍 未 佔 有 地 位 。 我 在 美 國 時 , 有 位 美 國 神 父 寫 了 一 本 叫 做 「浮 沉」 的 書 , 我 問 他 的 主 旨 是 什 麼 , 他 說 傳 播 救 世 福 音 , 若 沒 有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 便 會 使 宗 徒 事 業 沉 沒 , 有 之 , 則 會 浮 游 起 來 , 真 是 妙 喻 。 所 以 大 公 會 議 對 於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的 運 用 , 將 來 一 定 很 積 極 。 當 場 非 洲 主 教 們 見 到 便 實 行 募 款 , 說 非 洲 更 需 要 這 些 大 眾 工 具 。 至 於 天 主 教 電 影 明 星 , 也 越 來 越 多 了 , 我 問 幾 位 香 港 中 國 明 星 為 什 麼 入 教 , 她 (他) 們 答 說 , 是 為 了 在 人 生 上 需 要 正 確 的 指 導 。 在 美 國 , 天 主 教 明 星 更 不 少 。 電 影 無 疑 是 傳 播 福 音 的 現 代 工 具 之 一 。 將 來 輔 大 也 打 算 設 立 大 眾 傳 播 工 具 的 課 程 , 但 現 在 不 敢 提 。 雖 然 這 些 傳 播 工 具 是 要 費 煞 苦 心 的 , 但 大 公 會 議 對 此 非 常 重 視 。

四、教育事業發達
對 於 教 育 事 業 , 大 公 會 議 主 張 作 積 極 的 發 展 。 美 國 教 會 的 發 展 , 教 區 小 學 教 育 有 很 大 的 關 係 。 在 五 十 年 前 , 美 國 天 主 教 教 育 還 沒 有 什 麼 , 但 現 在 大 、 中 、 小 學 教 育 則 非 常 發 達 , 好 的 中 學 就 有 二 千 多 , 大 學 及 獨 立 學 院 也 有 一 百 多 , 小 學 則 不 計 其 數 。 在 歐 洲 , 天 主 教 教 育 是 集 其 大 成 , 沒 有 作 特 別 努 力 的 必 要 。 譬 如 在 西 班 牙 , 全 國 都 是 公 教 化 了 。 今 天 只 有 在 美 國 , 天 主 教 教 育 是 突 飛 猛 進 的 。 在 中 國 , 最 重 要 的 還 是 教 育 , 而 且 取 之 於 民 , 用 之 於 民 , 只 有 教 育 事 業 做 得 到 。 將 來 光 復 大 陸 後 第 一 件 工 作 , 便 是 辦 教 育 , 在 光 復 初 期 , 滿 目 瘡 痍 , 不 可 能 大 興 土 木 建 教 堂 , 先 可 興 學 校 ; 學 校 內 可 闢 臨 時 教 堂 , 若 要 普 遍 大 建 教 堂 , 談 何 容 易 。 這 是 大 公 會 議 的 趨 勢 , 凡 事 必 須 顧 及 經 濟 財 力 條 件 , 權 衡 緩 急 輕 重 , 看 那 樣 更 能 多 多 光 榮 天 主 。 譬 如 在 越 南 , 我 們 有 一 點 事 業 , 全 靠 辦 學 自 力 更 生 , 不 然 就 沒 法 維 持 。 將 來 設 計 大 陸 教 會 重 建 計 劃 的 有 關 小 組 委 員 會 , 也 必 須 從 自 力 更 生 著 眼 , 不 能 架 起 空 中 樓 閣 。

五、教友組訓積極化
第 五 個 大 會 趨 勢 , 便 是 教 友 傳 教 地 位 的 加 強 。 將 來 教 友 的 組 織 和 訓 練 必 定 要 積 極 化 。 過 去 教 友 們 被 神 父 們 領 著 得 救 升 天 , 就 算 好 了 , 夠 了 , 主 日 望 望 彌 撒 , 一 年 滿 全 四 規 , 有 如 小 孩 仰 給 於 父 母 然 , 一 切 不 管 了 。 這 種 態 度 是 不 對 的 , 大 公 會 議 認 為 教 友 要 積 極 , 不 能 那 樣 被 動 , 因 為 聖 教 會 是 神 職 與 教 友 共 同 組 成 的 , 要 共 同 負 起 責 任 。 尤 其 現 在 各 國 都 缺 乏 聖 召 , 那 裡 的 神 父 都 不 夠 分 配 ; 我 們 回 大 陸 後 , 地 大 人 多 , 神 父 更 少 , 中 國 教 友 的 責 任 , 比 任 何 國 的 教 友 為 大 、 為 艱 鉅 。

中 國 教 友 在 過 去 有 很 好 的 表 現 , 像 明 朝 天 主 教 三 傑 , 以 及 以 後 的 英 歛 之 (按 即 新 任 輔 大 副 校 長 英 千 里 教 授 的 父 親) 、 馬 相 伯 、 陸 伯 鴻 等 , 都 是 在 社 會 上 為 教 會 服 務 犧 牲 的 芳 表 人 物 , 像 這 種 教 友 的 精 神 , 真 是 社 會 傳 教 的 號 召 , 在 社 會 上 以 服 務 犧 牲 、 以 光 榮 天 主 為 職 志 。 對 於 教 友 的 傳 教 , 在 各 國 都 有 組 織 和 訓 練 。 道 德 的 訓 練 , 教 理 的 啟 迪 , 以 及 教 友 自 己 技 術 的 訓 練 , 都 是 重 要 的 因 素 。 將 來 大 陸 的 傳 教 , 是 集 體 歸 化 的 新 局 面 , 神 父 是 不 夠 應 付 的 , 則 教 友 的 責 任 不 言 可 喻 。 這 對 於 建 設 新 的 中 國 , 關 係 也 是 很 大 的 。 說 到 訓 練 , 在 外 國 有 「領 導 能 力 的 訓 練」 , 故 訓 練 教 友 領 導 人 才 是 很 重 要 的 。 「好 男 不 當 兵 , 好 鐵 不 打 釘」 , 已 改 為 「好 男 應 當 兵 , 好 鐵 才 打 釘」 , 那 麼 , 好 的 教 友 也 可 領 導 好 的 社 會 , 馬 相 伯 就 是 一 個 範 例 。 大 公 會 議 認 為 這 叫 做 間 接 傳 教 , 將 來 中 國 可 能 有 「基 督 民 主」 類 型 的 活 動 , 那 時 與 世 界 「基 督 民 主 聯 合 起 來 , 共 同 為 世 界 人 類 而 服 務 。

六、主動參加中國文化運動
中 國 教 友 祭 祖 的 禮 儀 , 過 去 曾 經 被 教 廷 禁 止 , 於 是 天 主 教 乃 被 認 為 是 文 化 侵 略 , 現 在 這 二 千 年 的 禁 令 雖 已 解 除 , 但 已 無 大 關 係 , 因 為 現 在 不 禁 , 也 少 有 人 祭 祖 了 。

如 果 早 點 來 , 早 點 解 除 那 禁 令 , 那 就 了 不 起 了 。 天 主 教 是 扶 持 本 位 文 化 的 , 竟 然 被 誤 會 是 文 化 侵 略 者 , 豈 不 可 惜 。 現 在 大 公 會 議 大 聲 疾 呼 , 要 幫 助 弱 小 民 族 建 立 文 化 , 所 以 中 國 天 主 教 在 文 化 上 要 多 努 力 , 這 正 好 說 上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了 , 過 去 我 們 成 立 本 會 其 旨 也 就 是 在 此 ; 當 然 , 文 化 的 基 本 因 素 是 真 、 善 、 美 、 聖 , 這 四 者 是 不 可 變 的 , 別 的 形 式 、 別 的 因 素 則 可 以 變 , 這 四 個 原 則 是 文 化 評 價 的 標 準 , 如 何 根 據 真 、 善 、 美 、 聖 四 大 原 則 促 成 一 種 新 文 化 運 動 , 那 就 是 我 們 的 責 任 。

七、宗教的大團結
這 次 大 公 會 議 請 來 信 仰 基 督 的 各 派 人 士 參 加 , 任 你 觀 察 , 任 你 聽 取 , 毫 無 秘 密 可 言 ; 教 宗 更 是 表 現 雍 容 大 方 、 大 而 化 之 的 精 神 , 不 論 各 教 的 理 論 如 何 不 同 , 至 少 各 教 派 都 尊 重 精 神 價 值 , 甚 至 旁 門 左 道 的 教 派 也 尊 重 道 德 精 神 , 這 較 之 無 法 無 天 的 共 產 黨 , 然 不 同 , 何 況 有 些 宗 教 至 少 也 是 信 仰 最 高 主 宰 造 物 主 的 , 佛 教 雖 不 同 , 卻 非 常 祟 拜 精 神 。 所 以 大 家 自 可 從 長 計 議 , 來 個 精 神 團 結 。 大 公 會 議 對 此 , 既 無 定 案 , 也 無 答 案 。 不 過 大 會 的 精 神 所 在 是 顯 而 易 見 的 。 中 國 四 大 宗 教 自 可 加 強 友 愛 團 結 。 今 後 中 國 宗 教 徒 聯 誼 會 不 僅 是 聯 誼 而 已 , 可 能 進 而 聯 合 。

不 僅 世 界 主 教 們 開 大 公 會 議 , 一 旦 大 陸 光 復 後 , 教 友 也 可 開 個 教 友 大 會 , 以 求 實 行 羅 馬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案 , 以 推 進 各 教 的 團 體 友 愛 。 這 次 大 公 會 議 並 不 只 談 幾 個 問 題 , 而 是 無 所 不 談 , 無 所 不 包 ; 過 去 脫 利 騰 大 公 會 議 開 了 十 八 年 , 討 論 的 問 題 也 很 廣 , 而 這 次 更 廣 , 開 到 什 麼 時 候 還 不 知 道 。

這 是 從 大 公 會 議 的 趨 勢 描 述 中 國 教 會 的 遠 景 , 以 供 大 家 的 參 考 , 今 天 謝 謝 大 家 藝 術 化 的 表 現 (指 祝 壽 畫 及 壽 幛) , 這 在 中 國 文 藝 復 興 上 是 不 可 少 的 。 謝 謝 。
(轉載高雄「善導」週刊)
1963 年 5 月 24, 31 日 及 6 月 7, 28 日

 

德高望重 群情愛戴
輔世牧民 仁風遠播
于斌總主教受命 升任聖教會樞機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上 月 廿 八 日 宣 佈 , 任 命 中 國 南 京 教 區 總 主 教 于 斌 為 樞 機 主 教。

今 次 同 時 奉 委 為 樞 機 主 教 的 神 長 一 共 三 十 五 位 。 教 廷 樞 機 院 總 人 數 現 在 增 為 一 百 三 十 六 名 。

于 斌 樞 機 現 年 六 十 九 歲 , 現 任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 他 預 定 本 月 廿 日 離 台 前 往 梵 蒂 岡 , 參 加 五 月 一 日 由 教 宗 親 自 主 持 的 樞 機 加 冠 禮 。

中 國 第 一 位 樞 機 主 教 田 耕 莘 於 前 年 去 世 , 今 次 受 命 升 任 的 于 斌 樞 機 , 為 我 國 第 二 位 樞 機 。

當 教 宗 的 新 任 命 電 傳 抵 台 北 時 , 當 地 天 主 教 人 士 紛 紛 前 往 輔 仁 大 學 向 于 校 長 致 賀 。

于 斌 樞 機 表 示 , 他 沒 想 到 會 得 到 這 榮 譽 , 可 說 是 天 主 降 福 。 他 說 , 今 後 將 本 著 為 教 為 國 , 為 社 會 為 民 族 盡 力 的 精 神 , 貢 獻 自 己 的 力 量 。

 

于斌樞機傳略
于 斌 樞 機 一 九 0 一 年 四 月 十 三 日 生 於 黑 龍 江 省 的 蘭 西 縣 , 九 歲 入 私 塾 , 教 四 書 的 老 師 給 他 取 名 彬 。 但 他 祖 父 認 為 文 質 彬 彬 , 無 甚 用 處 , 乃 改 名 斌 , 取 文 武 雙 全 之 意 。

其 後 , 他 進 入 師 範 學 校 , 適 逢 五 四 運 動 , 東 北 學 潮 方 熾 , 他 以 學 生 會 主 席 的 身 份 效 力 國 家 。

于 斌 樞 機 六 歲 喪 父 , 七 歲 喪 母 , 由 祖 父 母 撫 養 成 人 。 他 祖 父 是 一 位 中 醫 , 在 鄉 間 懸 壺 濟 世 , 極 受 愛 戴 。

于 斌 樞 機 十 九 歲 師 範 畢 業 , 隨 即 進 入 吉 林 市 的 小 修 院 修 道 , 攻 讀 拉 丁 文 , 後 入 上 海 震 旦 大 學 深 造 , 研 習 法 文 , 考 取 文 學 士 學 位 後 , 再 回 到 東 北 , 在 修 院 讀 哲 學 。

一 九 二 四 年 聖 誕 前 夕 , 他 負 笈 羅 馬 , 入 傳 信 大 學 讀 神 學 , 一 九 二 八 年 晉 鐸 , 一 九 二 九 年 獲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後 受 聘 為 傳 信 大 學 中 國 文 學 教 授 。 在 此 期 間 , 他 結 識 了 許 多 外 國 朋 友 。

于 斌 樞 機 除 中 文 和 拉 丁 文 外 , 還 精 通 義 大 利 文 、 英 文 、 西 班 牙 文 、 德 文 和 葡 萄 牙 文 , 可 謂 學 貫 中 西

一 九 三 三 年 , 留 義 已 屆 十 年 的 于 斌 教 授 首 途 回 國 , 出 任 中 國 公 教 進 行 會 總 監 督 。

一 九 三 六 年 , 他 升 任 南 京 主 教 。

抗 日 戰 爭 爆 發 , 于 主 教 積 極 從 事 救 國 運 動 , 曾 被 日 本 人 通 緝 , 其 間 , 他 曾 八 次 訪 問 美 國 , 尋 求 對 中 國 抗 戰 的 支 持 。

一 九 四 六 年 , 中 國 教 會 建 立 聖 統 制 , 設 二 十 教 省 。 教 宗 任 命 了 二 十 個 總 主 教 和 主 教 。 其 中 三 個 總 主 教 是 中 國 人 , 于 斌 主 教 升 任 南 京 總 主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十 月 , 于 總 主 教 離 開 廣 州 , 赴 南 美 訪 問 , 對 於 促 進 當 地 國 家 與 我 國 的 友 誼 起 了 很 大 作 用 。 一 九 五 三 年 , 他 率 代 表 團 參 加 在 西 班 牙 舉 行 的 聖 體 大 會 。 其 後 幾 年 間 , 他 曾 訪 問 韓 國 、 北 美 、 菲 律 賓 、 越 南 等 地 。 一 九 六 0 年 于 總 主 教 奉 教 宗 若 望 之 命 , 在 台 灣 恢 復 輔 仁 大 學 , 出 任 校 長 。
1969 年 4 月 4 日

 

我國的偉大樞機
雅孫

最 近 教 宗 保 祿 在 梵 蒂 岡 聖 西 斯 丁 小 堂 , 給 三 十 三 位 新 樞 機 主 持 加 冠 禮 , 使 他 們 成 為 教 會 的 親 王 , 教 宗 的 諮 議 和 助 手 。 教 宗 又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和 這 批 新 親 王 共 同 獻 祭 , 頌 謝 天 主 的 洪 恩 , 並 給 新 樞 機 頒 授 權 戒 ; 這 權 戒 象 徵 權 力 和 責 任 。

聽 說 這 次 晉 封 樞 機 的 埸 面 空 前 偉 大 , 參 禮 的 人 士 特 別 眾 多 , 在 這 座 世 界 最 大 教 堂 共 祭 時 , 有 一 萬 二 千 人 參 加 , 他 們 來 自 全 球 各 地 , 其 中 有 一 批 , 是 我 國 的 觀 禮 人 員 , 他 們 特 由 中 國 、 美 、 比 等 地 來 到 聖 京 , 是 為 參 觀 我 國 南 京 總 主 教 、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于 斌 樞 機 加 冠 典 禮 的 。

說 起 于 斌 樞 機 , 他 真 是 了 不 起 。 在 這 次 受 封 的 樞 機 中 , 他 是 最 令 人 注 目 的 一 位 , 因 為 他 名 列 第 一 , 在 冊 封 禮 中 都 由 他 代 表 全 體 樞 機 向 教 宗 致 答 致 謝 。 他 是 現 代 世 界 的 一 位 偉 大 人 物 , 過 去 他 對 教 會 , 對 中 國 的 卓 越 貢 獻 , 普 世 有 識 人 士 都 知 道 , 並 且 都 深 深 欽 佩 。 這 次 教 宗 把 光 輝 的 樞 機 冠 加 在 他 頭 上 , 實 在 也 是 千 該 萬 應 的 啊 !

我 們 這 位 偉 大 的 新 樞 機 , 今 年 六 十 八 歲 , 黑 龍 江 人 。 在 他 年 幼 時 就 受 父 母 見 背 的 痛 苦 , 幸 有 祖 父 母 把 他 撫 養 長 大 。 十 一 歲 , 進 入 一 間 天 主 教 學 校 讀 書 。 雖 然 他 的 教 師 不 是 教 友 , 但 是 小 小 年 紀 的 于 斌 , 已 知 道 尋 求 真 理 而 用 心 研 讀 教 義 。 十 三 歲 領 洗 , 聖 名 保 祿 。 從 此 他 更 愛 慕 天 主 。 後 來 他 定 志 修 道 。 起 初 他 祖 父 不 贊 成 , 因 他 祖 父 希 望 他 有 顯 赫 的 成 就 , 光 耀 自 己 的 門 第 。 幸 他 慈 祥 的 祖 母 為 他 說 項 : 「耶 穌 要 他 , 由 他 去 吧 。 如 果 我 們 反 對 這 樣 的 聖 召 , 我 們 會 招 到 麻 煩 的 。」 於 是 祖 父 也 就 不 再 阻 擋 他 了 。

到 了 十 九 歲 , 這 位 志 氣 高 超 的 好 青 年 就 進 了 吉 林 小 修 院 。 畢 了 業 , 到 上 海 震 旦 大 學 攻 讀 文 學 。 考 得 學 位 後 , 因 他 成 績 優 異 , 被 送 到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深 造 。 二 十 七 歲 晉 鐸 。 這 時 他 已 精 通 英 、 法 、 義 、 德 、 班 等 七 國 語 言 。 後 來 榮 獲 了 神 哲 學 及 經 濟 政 治 學 三 個 博 士 銜 , 便 載 譽 東 歸 。 三 十 五 歲 榮 升 主 教 , 坐 鎮 我 國 首 都 南 京 。 曾 助 各 省 許 多 天 主 教 學 校 立 案 。 在 抗 戰 期 間 , 為 了 救 國 救 民 , 奉 命 出 使 歐 美 十 餘 次 , 建 下 了 輝 煌 的 功 績 。 一 九 四 六 年 我 國 聖 統 制 成 立 , 于 主 教 便 升 格 為 南 京 總 主 教 。

于 總 主 教 是 著 名 的 愛 主 、 愛 人 、 愛 教 、 愛 國 的 傑 出 人 物 , 他 的 口 號 是 : 「真 善 美 聖」 , 「興 教 建 國」 。 他 的 聲 譽 早 在 二 三 十 年 前 已 經 響 徹 全 球 。 他 為 了 共 產 黨 是 仇 恨 天 主 的 , 所 以 他 盡 力 反 共 , 共 黨 因 此 把 他 恨 之 入 骨 。 大 陸 變 色 後 , 他 在 海 外 幫 助 了 三 千 多 男 女 青 年 留 學 歐 美 。 他 愛 窮 人 , 也 很 愛 兒 童 , 每 次 接 見 兒 童 時 , 總 要 叫 他 們 為 他 每 天 念 一 遍 聖 母 經 。 一 九 六 0 年 , 于 總 主 教 受 教 宗 若 望 命 , 在 台 灣 進 行 輔 仁 大 學 復 校 工 作 , 並 任 校 長 。 在 他 各 方 奔 走 , 辛 勞 計 劃 下 , 這 座 大 學 現 在 已 成 立 了 三 個 學 院 , 大 約 三 年 後 , 即 可 增 至 九 個 學 院 , 成 為 第 一 流 大 學 。

在 過 去 三 四 十 年 來 , 于 樞 機 的 豐 功 偉 業 , 不 是 這 小 小 篇 幅 所 能 說 盡 的 。 這 裡 當 略 提 一 下 他 的 高 深 聖 德 。 他 謙 遜 : 雖 有 超 人 的 智 慧 , 豐 富 的 學 識 , 崇 高 的 地 位 , 但 他 待 人 接 物 , 一 如 平 民 , 沒 有 半 點 架 子 。 這 次 被 擢 升 為 樞 機 , 他 還 謙 遜 地 說 : 「上 智 之 安 排 , 非 吾 人 所 能 思 議 , 只 有 順 承 主 命 而 已 。 所 幸 此 種 特 別 聖 眷 , 乃 我 中 華 聖 教 之 光 榮 , 非 我 區 區 者 所 敢 承 當 。 今 後 只 有 鞠 躬 盡 瘁 以 報 上 主 之 大 恩 , 望 多 為 祈 禱 。」 他 寬 洪 大 量 , 雖 然 有 許 多 人 因 妒 忌 , 因 不 得 利 用 而 漫 罵 他 , 冤 枉 他 , 侮 辱 他 , 但 他 從 不 辯 護 , 從 不 批 評 別 人 。 再 有 , 于 樞 機 的 神 貧 , 也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他 在 南 京 時 , 身 為 總 主 教 , 但 他 粗 茶 淡 飯 , 早 餐 常 是 大 餅 油 條 ; 在 台 灣 雖 然 身 為 輔 大 校 長 , 衣 食 住 行 還 是 非 常 簡 樸 。 你 一 定 想 不 到 , 像 這 樣 一 位 大 人 物 , 在 飯 後 連 一 隻 蘋 果 也 不 忍 吃 。 一 次 有 人 送 他 幾 個 美 國 蘋 果 , 他 飯 後 只 吃 半 隻 , 他 說 因 為 太 貴 。 由 此 可 見 他 刻 苦 神 貧 的 一 斑 !

這 次 教 宗 擢 升 于 公 為 樞 機 , 我 國 教 內 外 人 士 一 致 認 為 「眾 望 所 歸」 。 我 們 有 這 樣 一 位 功 德 高 深 、 才 智 卓 絕 的 偉 人 當 樞 機 , 真 是 莫 大 的 榮 幸 , 應 當 感 謝 主 恩 ! 我 們 也 要 常 為 于 樞 機 祈 禱 , 求 主 賜 他 更 豐 富 的 聖 寵 , 並 玉 成 他 的 一 切 神 聖 意 願 !
1969 年 5 月 9 日

 

于樞機將訪漢城  加強中韓間關係
八月廿二日成行逗留三天
參與韓民族英雄像揭幕禮

于 斌 樞 機 預 定 於 本 月 廿 二 日 訪 問 韓 國 。 于 樞 機 此 次 訪 韓 的 目 的 有 二 : 一 是 訪 問 韓 國 教 會 及 回 訪 金 壽 煥 樞 機 , 一 是 應 邀 參 加 韓 國 民 族 英 雄 金 九 銅 像 揭 幕 典 禮 。

于 樞 機 訪 問 韓 國 教 會 和 金 樞 機 , 完 全 是 個 人 訪 問 , 亦 可 說 是 回 拜 。 今 年 五 月 間 , 金 樞 機 於 返 國 途 中 曾 訪 問 中 華 民 國 , 此 事 的 決 定 , 可 說 是 由 於 于 樞 機 的 鼓 勵 所 促 成 。 中 韓 二 國 有 長 遠 之 邦 交 , 韓 國 教 務 亦 由 中 國 傳 入 , 無 論 從 地 理 、 文 化 和 教 務 角 度 上 看 , 兩 國 關 係 已 頗 密 切 。 為 求 兩 國 教 務 的 更 大 發 展 , 兩 國 樞 機 的 互 訪 , 彼 此 交 換 意 見 , 實 乃 順 理 成 章 , 自 然 不 過 之 事 。

于 斌 訪 韓 的 第 二 目 的 , 乃 應 邀 參 加 金 九 銅 像 揭 幕 典 禮 。 金 九 是 韓 國 的 民 族 英 雄 和 復 國 元 勳 , 他 在 中 國 從 事 組 織 韓 國 獨 立 運 動 多 年 , 他 是 于 樞 機 的 好 友 , 金 氏 在 重 慶 時 , 于 樞 機 曾 多 方 予 以 協 助 。 待 韓 國 復 國 後 , 金 九 曾 著 「復 國 記」 , 其 中 敘 述 他 與 于 樞 機 之 關 係 。 現 在 的 金 信 大 使 便 是 金 九 的 子 嗣 。 韓 國 政 府 為 紀 念 金 九 對 國 家 民 族 之 功 績 , 特 於 漢 城 為 之 建 立 銅 像 , 定 於 本 月 廿 三 日 舉 行 揭 幕 禮 , 由 總 統 朴 正 熙 主 禮 , 特 邀 于 樞 機 前 往 參 加 。

參 加 銅 像 揭 幕 禮 後 , 本 月 廿 四 日 于 樞 機 將 會 晤 其 他 友 好 。 預 定 於 廿 五 日 飛 回 台 北 。
1969 年 8 月 1 日

 

世事本無常空留塵榻  音容何處覓帳望人琴
于斌樞機病逝羅馬旅次  九十五位樞機共祭追思

于 斌 樞 機 本 月 十 六 日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病 逝 下 榻 的 羅 馬 聖 母 聖 心 女 修 會 的 修 院 , 享 壽 七 十 有 七 。

他 是 在 本 月 九 日 從 台 北 經 美 國 前 往 羅 馬 , 出 席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葬 禮 , 並 準 備 本 月 二 十 五 日 參 加 新 教 宗 秘 密 選 舉 的 。 由 於 他 病 發 逝 世 , 有 資 格 參 加 新 教 宗 選 舉 的 樞 機 人 數 降 至 一 百 一 十 一 人 。

于 斌 樞 機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參 加 保 祿 六 世 葬 禮 彌 撒 時 已 感 不 適 , 曾 一 度 暈 倒 。

本 月 十 八 日 , 九 十 五 位 樞 機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共 祭 , 追 思 于 斌 樞 機 , 場 面 肅 穆 而 壯 觀 。

在 台 北 方 面 ,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吉 立 友 蒙 席 在 聞 悉 噩 耗 後 說 , 于 斌 樞 機 的 去 世 不 僅 是 中 國 人 民 的 損 失 , 也 是 全 球 天 主 教 會 的 損 失 。

他 說 , 于 斌 樞 機 極 為 稱 職 , 對 中 國 教 會 有 很 大 貢 獻。

于 斌 樞 機 的 遺 體 定 於 本 月 二 十 六 日 運 回 台 北 安 葬 。

台 灣 教 會 人 士 說 , 于 樞 機 葬 禮 彌 撒 定 於 二 十 五 日 上 午 八 點 半 在 國 父 紀 念 館 舉 行 , 將 在 靈 柩 上 覆 蓋 國 旗 , 以 表 彰 他 一 生 為 國 服 務 的 精 神 。 于 斌 樞 機 的 靈 柩 將 安 葬 輔 仁 大 學 校 園 , 等 輔 大 新 建 的 聖 堂 完 工 後 , 再 遷 至 堂 內 。

于 斌 樞 機 一 九 0 一 年 四 月 生 於 黑 龍 江 省 , 十 三 歲 領 洗 , 十 九 歲 入 小 修 院 , 一 九 二 四 年 入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 一 九 二 八 年 晉 鐸 , 一 九 三 六 年 晉 牧 , 出 任 南 京 教 區 首 牧 , 一 九 六 九 年 四 月 受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加 冠 為 樞 機 。 他 曾 擔 任 台 北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十 餘 年 。 台 北 政 教 方 面 現 已 組 織 了 治 喪 委 員 會 。

治 喪 委 員 會 主 任 委 員 由 前 總 統 嚴 家 淦 擔 任 , 副 主 任 委 員 包 括 谷 正 綱 、 陳 立 夫 、 王 雲 五 、 羅 光 主 教 等 。

于 斌 樞 機 患 有 糖 尿 病 和 心 臟 病 已 十 一 年 , 近 月 來 兩 腿 發 腫 , 需 要 旁 人 攙 扶 才 能 行 動 。 他 在 離 開 台 北 時 曾 對 送 行 的 朋 友 說 : 「我 老 了 , 我 能 夠 離 開 這 裡 前 往 羅 馬 參 加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喪 禮 , 但 可 能 不 會 活 著 回 來 了 。」

 
義大利各大報 
推祟中國樞機

于 斌 樞 機 病 逝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義 大 利 各 大 報 第 二 天 都 以 顯 著 篇 幅 予 以 報 導 。

「米 蘭 晚 報」 在 頭 版 刊 載 的 消 息 說 : 「中 國 籍 樞 機 主 教 于 斌 昨 天 不 幸 去 世 , 將 影 響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繼 任 人 選 的 選 舉 。」

極 具 影 響 力 的 「義 大 利 日 報」 , 稱 呼 于 斌 樞 機 為 著 名 反 共 鬥 士 。

「羅 馬 信 使 報」 說 , 當 此 選 舉 新 教 宗 之 際 , 中 國 教 會 唯 一 樞 機 主 教 的 去 世 , 使 沒 有 信 仰 自 由 的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社 會 完 全 喪 失 了 代 言 人 。 英 文 的 羅 馬 「美 國 日 報」 , 也 在 第 一 版 刊 登 于 樞 機 去 世 的 消 息 。

 
生榮死哀風範長留 
教廷在伯鐸大殿  為于斌舉行喪禮

于 斌 樞 機 的 喪 禮 彌 撒 本 月 十 八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 有 九 十 五 位 樞 機 參 加 。 在 天 主 教 的 歷 史 上 , 從 未 有 過 一 位 樞 機 的 喪 禮 有 如 此 眾 多 的 紅 衣 主 教 參 加 。

喪 禮 彌 撒 由 教 廷 樞 機 院 院 長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主 持 , 歷 時 一 小 時 。

與 祭 的 人 包 括 十 多 位 主 教 、 十 六 位 大 使 、 八 位 部 長 和 一 千 五 百 名 中 外 人 士 。

中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周 書 楷 伉 儷 、 華 僑 、 留 義 大 利 的 中 國 籍 學 生 及 許 多 神 父 、 修 女 都 參 加 了 喪 禮 。

喪 禮 開 始 時 , 各 國 樞 機 分 五 批 向 裝 放 于 斌 樞 機 遺 體 的 柏 木 棺 柩 誦 禱 。 于 樞 機 的 棕 色 棺 柩 置 放 於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祭 壇 上 , 棺 槨 上 放 著 一 本 聖 經 ; 一 根 巨 大 白 燭 , 點 燃 在 古 銅 色 的 燭 台 上 。

彌 撒 禮 成 ,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代 表 樞 機 院 全 體 成 員 向 于 斌 樞 機 的 遺 體 告 別 。

周 書 楷 大 使 伉 儷 , 隨 後 一 一 向 各 國 樞 機 致 謝 。

當 天 上 午 八 時 , 當 于 斌 的 靈 柩 自 聖 心 修 院 移 靈 至 聖 伯 多 祿 大 教 堂 時 , 有 十 輛 汽 車 護 送 柩 車 。 于 斌 樞 機 是 於 一 九 六 九 年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獲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晉 升 為 樞 機 主 教 。

本 月 十 七 日 , 人 群 絡 繹 不 絕 前 往 聖 心 修 院 向 于 斌 樞 機 的 遺 體 致 敬 , 其 中 包 括 費 雷 啟 樞 機 、 比 尼 理 樞 機 、 波 瑪 樞 機 、 金 壽 煥 樞 機 和 辛 恩 樞 機 。

 
一條大路通羅馬

按 : 本 文 為 于 斌 樞 機 遺 作 , 從 中 可 窺 見 這 位 偉 人 一 生 奮 鬥 的 一 斑 。 本 報 特 予 刊 載 , 以 饗 讀 者 。

我 的 一 生 與 宗 教 有 著 密 不 可 分 的 關 係 。 回 憶 我 是 如 何 與 宗 教 發 生 關 係 , 必 須 從 我 的 幼 年 說 起 。

我 生 長 在 黑 龍 江 省 蘭 西 縣 的 一 個 小 村 落 裡 。 我 的 祖 父 是 一 名 中 醫 , 父 親 是 莊 稼 人 , 從 事 耕 作 。 鄉 村 的 勞 力 缺 乏 , 於 是 我 就 在 家 中 幫 忙 。 因 為 我 自 小 個 子 就 高 大 , 家 人 說 我 放 豬 一 定 極 為 威 風 , 所 以 趕 豬 去 吃 草 成 了 我 的 工 作 。 東 北 地 方 稱 趕 豬 的 小 孩 叫 「豬 倌」 , 我 這 一 生 在 中 國 沒 有 做 過 官 , 「豬 倌」 是 例 外 的 一 次 。 至 於 在 國 外 , 教 廷 裡 除 了 教 宗 外 , 還 有 一 百 多 位 主 教 , 相 當 於 王 儲 的 地 位 , 這 又 另 當 別 論 了 。

我 六 歲 喪 父 , 七 歲 喪 母 , 喪 失 雙 親 的 悲 痛 , 使 我 早 熟 懂 事 , 當 我 九 歲 那 年 , 祖 父 認 為 我 在 農 地 中 打 滾 不 是 辦 法 , 便 將 我 與 比 我 大 一 歲 的 小 叔 一 齊 送 進 蘭 西 縣 初 等 小 學 讀 書 。 我 因 不 習 慣 初 小 的 教 學 方 式 , 讀 了 一 年 , 回 到 私 塾 中 接 受 傳 統 的 中 國 教 育 , 每 天 隨 老 先 生 讀 四 書 五 經 , 聽 古 訓 , 學 古 禮 。 私 塾 的 先 生 教 書 嚴 格 , 逼 得 我 非 用 功 不 可 。 在 私 塾 讀 書 的 這 兩 年 , 中 國 文 化 的 基 本 精 神 , 我 都 在 不 知 不 覺 中 吸 收 了 , 自 覺 獲 益 不 少 , 至 今 受 用 不 盡 。

十 四 歲 那 年 , 我 們 全 家 遷 到 黑 龍 江 北 部 的 海 倫 縣 海 北 鎮 , 這 是 一 個 大 鎮 , 對 祖 父 的 事 業 很 有 幫 助 。 同 時 , 海 北 鎮 的 居 民 幾 乎 全 部 是 天 主 教 教 友 , 大 家 信 仰 虔 誠 , 心 地 清 澄 , 不 但 使 地 方 呈 現 一 片 祥 和 , 也 因 彼 此 的 精 神 寄 託 一 致 , 所 以 還 團 結 起 來 , 共 同 對 付 外 來 的 土 匪 , 共 同 維 護 地 方 的 安 寧 , 我 們 搬 到 那 兒 , 立 即 領 受 到 這 股 互 助 友 愛 的 氣 氛 , 祖 父 更 進 一 步 的 了 解 天 主 教 的 教 義 是 如 此 的 真 摯 深 切 , 他 首 先 受 洗 , 按 著 我 的 祖 母 及 小 叔 們 和 我 也 紛 紛 受 了 洗 。

這 時 , 我 已 進 入 當 地 的 小 學 讀 書 , 很 想 學 商 , 但 學 校 的 先 生 告 訴 我 , 此 地 很 需 要 小 學 教 員 , 為 將 來 出 路 打 算 , 不 如 到 師 範 學 校 讀 書 。 是 以 我 又 去 縣 立 中 學 做 準 備 。 十 六 歲 那 年 , 我 和 許 多 位 同 學 結 伴 到 省 城 投 考 省 立 第 一 師 範 學 校 。 省 城 離 我 們 住 的 地 方 很 遠 , 我 們 坐 了 幾 天 火 車 趕 到 省 城 , 已 過 了 招 生 考 試 的 時 間 , 使 我 們 失 去 投 考 的 機 會 。 師 範 學 校 的 負 責 人 見 我 們 老 遠 的 趕 去 , 身 上 帶 的 錢 也 不 多 , 他 同 情 我 們 求 學 心 切 , 恰 巧 錄 取 的 新 生 報 到 後 還 有 缺 , 所 以 答 應 給 我 們 考 一 次 。 在 這 一 百 多 人 的 考 試 中 , 我 考 了 第 一 名 , 達 成 進 入 師 範 學 校 讀 書 的 心 願 。

師 範 學 校 畢 業 那 年 , 我 遇 到 了 幾 乎 可 說 是 改 變 我 一 生 的 大 事 , 也 可 以 說 , 這 是 我 踏 入 宗 教 界 的 第 一 步 。

那 一 年 , 正 逢 民 國 八 年 , 「五 四 運 動」 爆 發 , 本 來 我 打 算 投 考 北 京 大 學 , 正 準 備 功 課 , 忽 然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 全 校 的 同 學 都 感 到 激 憤 。 黑 龍 江 本 是 個 文 化 落 後 的 地 方 , 面 臨 如 此 震 驚 人 心 的 大 事 , 也 不 甘 沉 默 。 黑 龍 江 各 學 校 學 生 各 派 代 表 集 會 討 論 如 何 響 應 此 一 大 事 。 我 們 學 校 也 推 派 了 兩 位 代 表 , 一 位 是 我 , 另 一 位 是 吳 煥 章 , 他 也 是 現 任 國 大 代 表 。 我 們 兩 人 , 我 是 大 個 子 , 他 是 小 個 子 , 一 大 一 小 , 很 受 注 意 。

也 許 , 個 子 高 的 人 , 天 生 就 受 人 注 目 , 當 我 們 集 會 之 後 , 組 成 各 校 學 生 代 表 團 , 我 竟 然 被 推 選 為 團 長 , 我 無 法 推 辭 , 只 有 答 應 。

接 著 , 我 們 在 齊 齊 哈 爾 的 望 江 樓 下 的 廣 場 誓 師 。 我 是 團 長 , 被 大 家 推 上 台 致 詞 , 然 後 我 們 準 備 出 發 到 各 地 遊 行 , 我 知 道 大 家 的 心 情 都 很 激 動 , 擔 心 萬 一 發 生 事 情 , 一 發 不 可 收 拾 , 所 以 , 我 以 十 分 懇 切 的 態 度 向 同 學 建 議 :「同 學 們 愛 國 是 可 敬 可 喜 的 行 為 。 不 過 , 我 認 為 如 果 我 們 因 為 愛 國 而 荒 廢 或 是 放 棄 了 學 業 , 等 於 是 一 種 自 殺 的 行 為 。 我 主 張 , 愛 國 不 忘 讀 書 , 讀 書 不 忘 愛 國 , 我 們 的 遊 行 不 妨 改 在 星 期 天 舉 行 。 如 果 大 家 贊 成 我 的 看 法 , 我 願 意 為 大 家 服 務 , 擔 任 團 長 。」

我 這 番 話 , 訴 之 以 理 , 同 學 們 都 很 服 氣 , 事 情 就 這 麼 決 定 了 。 但 是 , 學 校 的 老 師 們 還 是 很 不 放 心 , 因 為 齊 齊 哈 爾 的 日 本 商 店 很 多 , 怕 我 們 遊 行 示 威 , 發 生 衝 突 , 造 成 流 血 事 件 。 我 們 一 再 保 證 , 同 時 還 請 訓 導 人 員 隨 著 遊 行 隊 伍 一 塊 走 。 至 於 遊 行 喊 的 口 號 , 事 先 亦 安 排 妥 當 , 絕 不 隨 便 喊 。

星 期 日 來 臨 , 遊 行 開 始 了 , 共 有 五 千 多 人 參 加 , 還 有 鼓 號 樂 隊 助 陣 , 場 面 很 浩 蕩 。 我 是 團 長 , 走 在 最 前 面 , 沒 有 人 看 不 到 我 的 , 加 上 我 又 主 張 以 理 服 人 , 使 很 多 人 對 我 有 了 深 刻 的 印 象 。

因 為 成 為 當 時 的 風 頭 人 物 , 沒 有 想 到 反 而 帶 給 我 困 擾 。 據 說 , 省 城 裡 有 關 的 人 士 認 為 我 這 高 個 子 是 禍 首 , 考 慮 要 抓 我 。 這 個 消 息 被 我 的 一 些 長 輩 聽 到 了 , 特 別 好 心 來 告 訴 我 , 這 使 我 十 分 灰 心 , 沒 有 想 到 會 引 起 誤 會 。 於 是 , 我 決 定 學 期 結 束 後 立 即 回 家 。 這 才 開 始 我 與 宗 教 的 第 一 步 。

回 到 家 , 與 神 父 商 量 , 我 想 進 修 道 院 做 修 道 士 , 將 全 心 奉 獻 給 天 主 基 督 。 我 的 這 種 想 法 , 在 家 中 引 起 很 大 的 風 波 。 因 為 我 在 家 中 是 獨 子 , 父 母 早 亡 , 如 我 從 事 修 道 工 作 , 不 能 結 婚 , 豈 不 絕 後 ? 家 中 的 人 沒 有 不 反 對 的 。 這 時 , 我 的 祖 母 出 來 說 話 了 , 她 說 : 他 這 種 做 法 , 是 為 人 類 , 為 國 家 獻 身 , 這 樣 的 選 擇 , 是 何 等 的 大 事 , 豈 可 阻 擋 , 阻 擋 了 會 遭 天 怒 。 家 中 的 人 都 很 尊 重 祖 母 的 意 見 , 我 終 於 進 入 吉 林 省 城 , 天 主 教 立 的 神 羅 修 道 院 進 修 , 一 方 面 自 己 學 習 , 一 方 面 幫 先 生 教 教 弟 兄 們 。

當 時 , 有 一 位 神 父 教 我 拉 丁 文 , 我 學 得 很 快 , 一 年 半 已 經 將 圖 書 室 裡 所 有 拉 丁 文 的 書 全 部 讀 了 , 神 父 十 分 驚 訝 , 連 說 : 「這 裡 已 容 不 下 你 了 。」 於 是 , 修 道 院 的 主 教 決 定 將 我 送 到 上 海 的 震 旦 大 學 讀 書 , 使 我 更 上 層 樓 。

上 海 是 繁 華 的 大 都 市 , 與 北 方 完 全 不 同 。 我 進 入 震 旦 大 學 預 科 , 選 讀 法 文 , 讀 了 一 年 , 全 部 功 課 及 格 。 我 再 回 到 吉 林 , 主 教 說 , 你 的 程 度 太 高 , 別 的 弟 兄 們 都 跟 不 上 , 不 如 送 你 到 羅 馬 深 造 。 一 九 二 四 年 , 在 教 會 的 協 助 下 , 我 進 入 羅 馬 的 神 學 院 攻 讀 哲 學 、 神 學 。
1978 年 8 月 25 日

 

樞機猝然辭世
靜度最後一天

于 斌 樞 機 猝 然 辭 世 , 未 遭 受 痛 苦 。 他 安 靜 度 過 他 的 最 後 一 天 。

十 六 日 那 天 , 于 樞 機 像 平 常 一 樣 六 時 三 十 分 起 床 , 七 時 與 他 的 美 籍 秘 書 在 聖 母 聖 心 女 修 院 作 每 天 例 行 彌 撒 。 于 樞 機 這 次 到 羅 馬 , 就 是 下 榻 該 修 院 。 于 樞 機 在 彌 撒 後 告 訴 中 國 籍 修 女 說 , 羅 馬 悶 熱 天 氣 , 使 他 在 夜 晚 很 不 舒 服 。

于 樞 機 在 八 時 吃 過 簡 單 早 餐 後 , 在 一 樓 客 廳 用 放 大 鏡 看 報 紙 , 當 時 他 的 精 神 仍 很 好 。

十 時 十 五 分 , 于 樞 機 正 欲 前 往 參 加 梵 蒂 岡 樞 機 院 的 每 日 集 會 時 , 他 的 特 別 護 士 宋 美 美 小 姐 發 現 他 渾 身 發 抖 , 于 斌 的 助 理 立 即 決 定 延 請 附 近 聖 嘉 米 祿 醫 院 醫 生 診 治 。 當 醫 生 抵 達 時 , 于 樞 機 發 高 燒 達 四 十 度 , 而 且 有 心 臟 病 跡 象 。

十 二 時 廿 分 時 , 他 的 病 情 惡 化 , 這 位 醫 生 用 氧 氣 試 圖 使 他 微 弱 的 呼 吸 恢 復 正 常 。 同 時 、 醫 生 電 叫 醫 院 派 遣 救 護 車 。 但 在 十 二 時 五 十 五 分 救 護 車 尚 未 抵 達 前 ,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已 經 離 開 人 間 。

 

德高望重允推獨步
濟人救世捨我其誰
于斌樞機炳耀照人寰

最 近 在 羅 馬 病 逝 的 于 斌 樞 機 , 字 野 聲 , 一 九 0 一 年 生 於 黑 龍 江 省 的 海 倫 縣 , 以 下 是 他 主 要 的 學 歷 , 經 歷 和 現 職 。

學 歷 : 上 海 震 旦 大 學 預 科 法 文 組 畢 業 ,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宗 教 學 博 士 , 羅 馬 聖 多 瑪 斯 學 院 哲 學 博 士 , 義 大 利 國 立 伯 魯 大 學 政 治 學 博 士 。

經 歷 : 中 國 公 教 進 行 會 總 監 督 , 中 國 公 教 學 校 視 察 主 任 , 天 主 教 南 京 區 總 主 教 , 益 世 報 發 行 人 , 益 世 廣 播 電 台 董 事 長 , 中 國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 人 生 哲 學 研 究 會 , 中 國 宗 教 徒 聯 誼 會 , 中 國 拉 丁 美 洲 協 會 , 紐 約 中 美 聯 誼 會 , 紐 約 中 國 文 化 協 會 , 自 由 太 平 洋 協 會 , 中 國 互 助 協 會 等 創 辦 人 , 國 民 政 府 參 政 員 , 國 民 大 會 代 表 ,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 教 授 , 大 學 董 事 長 等 職 。

現 職 : 天 主 教 樞 機 主 教 , 南 京 區 總 主 教 , 輔 仁 大 學 總 監 督 , 國 民 大 會 代 表 , 國 民 大 會 主 席 團 主 席 , 光 復 會 副 主 任 委 員 , 憲 政 研 討 會 常 務 委 員 , 益 世 電 台 董 事 長 , 中 國 電 視 公 司 常 務 董 事 , 中 華 文 化 復 興 運 動 委 員 會 副 會 長 , 天 主 教 中 國 主 教 團 主 席 。
1978 年 8 月 25 日

 

返本歸原善生福終
于斌樞機靈柩
運回台北安葬
追思彌撒三千餘人參加

中 國 主 教 團 定 於 本 月 二 十 五 日 在 台 北 國 父 紀 念 館 悼 念 已 故 于 斌 樞 機 。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於 上 午 八 時 三 十 分 舉 行 , 九 時 三 十 分 公 祭 , 然 後 引 柩 至 新 莊 輔 仁 大 學 校 園 安 厝 。

于 斌 樞 機 遺 體 原 定 十 八 日 在 教 廷 舉 行 過 喪 禮 後 隨 即 由 專 機 運 台 , 但 由 於 路 途 遙 遠 , 飛 機 須 在 洛 杉 磯 、 東 京 等 地 停 留 , 辦 理 手 續 需 要 不 少 時 間 , 因 此 延 至 本 月 二 十 六 日 才 能 運 抵 台 北 。

預 料 參 加 國 父 紀 念 館 于 斌 樞 機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的 政 教 首 要 、 外 國 使 節 和 教 內 外 人 士 將 有 三 千 多 人 。

天 主 教 台 北 教 區 總 主 教 羅 光 曾 說 , 于 斌 樞 機 的 靈 柩 運 回 台 北 後 , 將 暫 時 停 放 在 台 北 市 民 生 西 路 主 教 座 堂 供 信 徒 致 敬 。 至 二 十 五 日 舉 行 安 葬 彌 撒 , 于 斌 樞 機 的 靈 柩 , 將 安 葬 輔 仁 大 學 校 園 , 待 輔 大 新 建 的 教 堂 完 工 後 , 再 遷 至 教 堂 內 。
1978 年 8 月 25 日

 

敬悼于野聲樞機
黎正甫

不 久 前 , 聞 于 野 聲 樞 機 已 辭 去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職 , 就 令 人 覺 得 他 的 健 康 有 問 題 。 因 為 他 喜 歡 青 年 , 希 望 為 國 家 為 教 會 造 就 人 材 , 故 自 一 九 五 九 年 梵 蒂 岡 教 廷 任 命 他 為 輔 仁 大 學 復 校 首 任 校 長 後 , 他 即 為 此 事 奔 走 , 不 辭 勞 苦 ,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卒 告 成 功 。 他 的 身 體 素 來 以 魁 梧 健 壯 著 稱 , 若 常 能 保 持 , 他 決 不 會 離 開 他 手 創 的 輔 大 。 他 辭 去 輔 大 校 長 , 即 因 年 高 體 衰 , 不 宜 操 勞 , 需 要 靜 養 。 可 是 隨 著 來 的 噩 耗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駕 崩 。 于 樞 機 的 洗 名 也 叫 保 祿 , 這 個 保 祿 大 主 教 乘 飛 機 往 羅 馬 參 加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之 喪 禮 , 諒 因 旅 途 勞 頓 , 天 氣 炎 熱 , 曾 一 度 暈 厥 , 至 十 六 日 午 十 二 時 五 十 分 在 羅 馬 逝 世 , 永 遠 跟 隨 教 宗 保 祿 去 做 伴 , 不 再 回 來 了 ! 于 野 聲 樞 機 享 年 七 十 有 八 , 僅 比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小 三 歲 , 卻 先 陞 總 主 教 九 年 。

我 認 識 于 樞 機 , 是 四 十 三 年 前 , 在 北 平 中 華 公 教 教 育 聯 合 會 。 于 公 於 一 九 三 三 年 冬 由 羅 馬 回 國 , 即 任 中 華 公 教 進 行 會 總 監 督 , 兼 公 教 學 校 視 導 主 任 。 公 教 教 育 聯 合 會 是 一 九 二 四 年 在 上 海 舉 行 全 國 主 教 公 會 議 設 立 的 機 關 , 以 發 展 及 聯 絡 全 國 教 務 為 宗 旨 , 在 其 中 任 委 員 的 有 中 、 美 、 法 、 德 、 意 各 國 神 父 。 每 次 會 議 , 惟 于 公 最 敢 言 , 最 多 建 議 , 因 為 他 的 建 議 理 由 充 足 , 多 獲 通 過 。 他 在 公 教 教 育 聯 合 會 雖 只 有 三 年 , 但 建 樹 頗 多 。 例 如 : 寄 發 調 查 表 到 各 教 區 , 請 填 報 各 教 區 教 務 狀 況 ; 創 辦 公 教 進 行 旬 刊 , 公 教 婦 女 季 刊 , 青 年 月 刊 (磐 石 雜 誌) , 設 立 光 啟 會 , 創 辦 新 北 辰 刊 ; 設 立 淇 園 學 會 以 聯 絡 各 大 學 的 公 教 同 學 ; 又 為 發 揚 公 教 教 育 理 論 , 聯 絡 全 國 各 教 區 教 育 機 構 , 於 一 九 三 五 年 初 , 創 辦 公 教 學 校 旬 刊 。 辱 承 不 棄 , 命 我 忝 任 編 輯 。 那 時 于 公 、 牛 若 望 神 父 和 我 三 人 同 住 在 一 個 院 子 裡 。 于 公 於 一 九 三 六 年 秋 陞 主 教 , 十 月 離 北 平 南 下 就 任 南 京 教 區 主 教 。 我 和 他 相 聚 不 滿 二 年 , 但 他 在 工 作 上 和 生 活 上 給 我 的 指 導 很 多 。 我 本 來 兼 任 傳 信 印 書 局 編 輯 , 于 公 和 苗 德 秀 神 父 都 勸 我 辭 去 兼 職 , 專 心 為 公 教 教 育 聯 合 會 服 務 , 他 們 恐 怕 我 精 力 分 散 , 對 於 工 作 應 付 不 來 。

于 公 多 才 多 藝 , 能 言 善 辯 , 和 藹 可 親 , 喜 歡 與 人 談 論 , 熱 誠 招 待 來 賓 。 在 北 平 , 每 天 由 上 午 十 時 起 , 至 晚 上 十 一 時 , 常 有 客 人 來 訪 , 差 不 多 絡 繹 不 絕 。 有 論 道 的 , 有 求 職 的 , 有 慕 名 請 教 的 , 有 話 舊 敘 友 情 的 , 于 公 皆 一 一 接 見 , 詳 加 辯 解 指 導 , 往 往 忘 了 午 、 晚 用 膳 時 間 , 因 此 他 屢 次 不 能 與 諸 位 神 長 同 時 進 食 。 他 喜 歡 到 各 教 堂 去 講 道 , 也 喜 歡 到 各 學 校 去 演 講 , 上 至 大 學 、 專 科 學 校 , 下 至 小 學 、 幼 稚 園 , 他 都 欣 然 應 邀 , 前 往 演 講 。

另 外 , 他 重 視 同 道 、 同 學 、 同 鄉 、 同 僚 等 友 誼 , 故 他 無 論 到 那 裡 , 都 得 到 他 們 的 熱 烈 歡 迎 和 擁 護 。 于 公 又 善 於 組 織 社 團 , 昔 日 督 導 全 國 公 教 進 行 會 , 將 公 教 知 識 分 子 , 公 教 成 人 、 青 年 等 組 織 起 來 。 除 此 之 外 , 還 有 中 華 天 主 教 文 化 協 進 會 , 一 九 四 一 年 聖 誕 節 成 立 於 重 慶 , 直 至 現 在 台 灣 會 務 不 斷 發 展 ; 同 時 又 成 立 人 生 哲 學 研 究 會 。 他 早 年 在 意 國 留 學 時 , 成 立 中 意 友 善 會 。 抗 日 戰 爭 結 束 後 , 他 在 美 國 設 立 中 美 聯 誼 會 , 增 進 中 美 的 友 誼 ; 溝 通 中 美 文 化 , 在 美 京 華 盛 頓 創 辦 中 國 文 化 學 院 。 又 組 織 自 由 太 平 洋 總 會 , 在 南 越 設 立 自 由 太 平 洋 協 會 , 在 台 灣 、 日 本 、 韓 國 設 立 分 會 , 出 版 自 由 太 平 洋 月 刊 。 在 抗 戰 時 期 及 戰 後 , 在 重 慶 、 昆 明 、 南 京 、 上 海 …… 出 版 益 世 報 , 為 民 喉 舌 , 宣 揚 中 國 文 化 , 促 進 教 會 事 業 , 貢 獻 甚 大 。

一 九 四 六 年 夏 , 我 曾 到 南 京 , 在 益 世 報 館 住 了 四 個 月 。 一 九 六 三 年 夏 , 我 曾 到 台 灣 作 環 島 之 遊 , 歷 一 月 有 半 , 回 台 北 後 , 即 蒙 于 公 召 見 。 至 一 九 六 八 年 , 他 聞 我 離 開 舊 巢 , 一 連 頒 賜 三 函 , 囑 以 「落 業 歸 根」 , 到 台 灣 去 生 活 。 只 因 我 疏 懶 成 性 , 振 作 不 起 往 日 的 精 神 , 一 直 留 在 香 港 苟 延 殘 喘 , 真 是 朽 木 不 可 雕 ! 但 我 對 於 于 野 聲 樞 機 的 恩 情 及 其 人 格 之 偉 大 , 時 常 感 念 不 忘 , 敬 仰 不 替 。

于 野 聲 樞 機 之 死 , 為 我 個 人 固 然 喪 生 了 一 個 偉 大 的 神 長 或 恩 師 , 但 為 中 國 喪 失 了 第 二 位 樞 機 , 中 國 教 會 如 失 去 一 棟 樑 , 在 關 係 重 大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樞 機 院 裡 , 沒 有 了 代 表 中 國 的 一 票 , 這 損 失 是 多 麼 大 啊 !
1978 年 8 月 25 日

 

痛悼于斌樞機
小草

親 愛 的 小 朋 友 :

想 不 到 今 天 又 要 向 你 們 報 告 一 個 痛 心 的 噩 耗 ! 我 們 哀 悼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淚 眼 尚 未 乾 , 而 參 加 教 宗 葬 禮 的 我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 南 京 教 區 總 主 教 于 斌 樞 機 , 在 羅 馬 又 告 病 逝 ; 使 我 國 的 教 會 又 加 多 了 一 層 深 切 的 哀 痛 !

今 年 七 十 七 歲 的 于 斌 樞 機 , 多 年 來 時 常 有 些 病 痛 。 他 本 來 是 有 一 萬 多 學 生 的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 最 近 為 了 健 康 關 係 , 已 辭 去 了 校 長 職 。 本 月 六 日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駕 崩 , 于 樞 機 不 顧 健 康 欠 佳 , 立 即 於 九 日 飛 往 聖 京 , 代 表 中 國 教 會 弔 唁 故 教 宗 , 參 加 他 的 葬 禮 , 並 預 備 選 舉 新 教 宗 。 可 是 旅 途 的 辛 勞 , 天 氣 的 炎 熱 , 在 隆 重 的 葬 禮 彌 撒 中 , 終 於 使 他 不 支 暈 倒 ! 後 經 救 護 人 員 急 救 , 略 為 好 轉 , 不 料 十 六 日 又 病 倒 , 終 於 不 治 逝 世 ! 噩 耗 傳 出 , 不 僅 使 我 國 教 會 震 驚 哀 悼 , 也 使 整 個 自 由 世 界 痛 失 一 位 偉 大 的 宗 教 領 袖 !

大 家 都 知 道 , 于 斌 樞 機 是 一 位 了 不 起 的 偉 大 人 物 , 他 才 智 卓 絕 , 無 人 能 否 認 , 他 能 通 七 國 語 言 , 對 教 會 功 績 彪 炳 , 他 毫 無 架 子 , 對 人 謙 和 仁 愛 , 對 己 非 常 刻 苦 。 他 一 生 善 用 他 的 聰 明 智 慧 , 為 宣 揚 真 理 , 傳 播 正 義 , 為 國 家 教 會 、 及 世 界 作 出 了 極 大 的 貢 獻 ; 因 此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吉 立 友 蒙 席 在 聽 到 他 去 世 消 息 後 哀 傷 地 說 : 「于 斌 樞 機 的 去 世 , 不 僅 是 中 華 民 國 人 民 的 損 失 , 也 是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會 的 損 失 。 他 是 一 位 非 常 聖 潔 , 非 常 聰 敏 , 又 非 常 稱 職 的 人 。」

于 斌 樞 機 是 黑 龍 江 人 , 自 幼 失 去 父 母 。 他 是 家 中 的 獨 子 , 由 祖 父 母 扶 養 長 大 。 他 的 祖 父 母 先 聽 到 天 主 教 的 道 理 , 覺 得 應 該 信 奉 一 個 真 天 主 而 領 洗 , 他 在 十 三 歲 也 領 洗 奉 教 。 他 非 常 熱 心 敬 主 愛 人 , 因 此 後 來 決 定 寧 願 犧 牲 一 切 世 福 , 去 修 道 做 神 父 , 為 專 心 宣 傳 基 督 的 真 理 , 使 中 國 人 都 能 認 識 天 主 。 你 看 他 的 志 向 多 麼 祟 高 ! 後 來 他 不 但 做 了 神 父 , 而 且 步 步 高 升 , 三 十 五 歲 就 做 了 南 京 主 教 , 後 來 又 做 了 總 主 教 , 最 後 做 到 了 樞 機 。 他 一 生 做 了 很 多 愛 國 愛 教 , 愛 主 愛 人 的 偉 大 工 作 , 所 以 他 的 去 世 , 真 使 大 家 非 常 哀 痛 。 但 是 我 們 相 信 這 也 是 天 主 的 聖 意 , 祂 不 願 于 樞 機 再 在 世 上 受 苦 , 因 他 已 德 備 功 全 , 天 主 要 他 去 天 國 享 福 了 。 現 在 我 們 最 要 緊 的 是 熱 心 為 于 樞 機 祈 禱 , 求 天 主 賞 賜 他 永 遠 的 光 榮 福 樂 , 同 時 , 我 們 要 學 習 于 樞 機 愛 國 愛 教 、 愛 主 、 愛 人 的 精 神 , 以 慰 他 在 天 之 靈 !
1978 年 8 月 25 日

 

台北隆重追思于斌樞機
政教首要親臨致祭
遺體運抵台灣安厝輔大

中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于 斌 樞 機 的 追 思 彌 撒 , 八 月 二 十 五 日 上 午 八 時 三 十 分 在 台 北 國 父 紀 念 館 舉 行 , 典 禮 後 舉 行 公 祭 。 追 思 彌 撒 在 莊 嚴 肅 穆 的 聖 樂 中 開 始 , 由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葛 鍚 迪 總 主 教 及 中 國 主 教 團 副 團 長 郭 若 石 總 主 教 聯 合 主 持 , 共 有 中 外 人 士 三 千 餘 人 參 加 , 其 中 包 括 正 在 台 灣 訪 問 的 哥 斯 大 黎 加 副 總 統 阿 法 若 夫 婦 。

國 父 紀 念 館 大 禮 堂 當 天 到 處 擺 滿 了 花 圈 , 正 中 懸 掛 于 斌 樞 機 巨 幅 遺 像 , 一 百 多 位 主 教 和 神 父 帶 領 信 眾 讀 經 、 祈 禱 , 氣 氛 祥 和 , 彌 撒 後 由 方 豪 蒙 席 講 道 。

他 說 : 「于 斌 樞 機 逝 得 其 所 , 他 一 生 為 宗 教 、 為 國 家 、 犧 牲 奉 獻 , 最 後 還 是 在 工 作 崗 位 上 倒 下 來 , 這 種 偉 大 的 精 神 , 不 僅 獲 得 中 國 人 由 衷 的 景 仰 , 而 且 也 得 到 全 世 界 人 類 無 限 的 讚 佩 。」

他 同 時 指 出 ,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廣 大 博 學 、 天 人 合 一 的 胸 襟 , 及 對 藝 術 真 、 善 、 美 、 聖 的 追 求 , 更 是 常 人 所 少 見 , 值 得 大 家 學 習 。

葛 鍚 迪 大 使 推 祟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是 一 位 傑 出 的 教 徒 、 宗 教 家 及 教 育 家 , 他 的 一 生 功 績 , 令 人 懷 念 。 他 同 時 引 用 聖 經 上 的 話 , 追 念 于 斌 樞 機 : 「這 場 好 仗 , 他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他 已 跑 到 終 點 。」

蔣 經 國 總 統 和 謝 東 閔 副 總 統 也 前 往 致 祭 。 他 們 在 上 午 十 時 抵 達 會 場 , 向 于 斌 樞 機 遺 像 獻 花 行 三 鞠 躬 禮 致 敬 , 前 總 統 嚴 家 淦 也 率 領 治 喪 委 員 會 致 祭 。

彌 撒 典 禮 是 憑 證 入 場 , 但 仍 有 很 多 教 友 守 候 在 門 外 , 上 午 十 時 後 公 祭 開 始 , 群 眾 便 陸 續 不 斷 進 入 靈 堂 行 禮 。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八 月 初 前 往 羅 馬 參 加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喪 禮 , 十 六 日 因 心 臟 病 發 病 逝 羅 馬 , 享 年 七 十 八 歲 , 他 的 遺 體 於 八 月 二 十 六 晚 十 時 二 十 分 由 華 航 機 運 抵 台 北 , 有 天 主 教 及 全 國 各 界 人 士 六 百 餘 人 在 松 山 軍 用 機 場 舉 行 迎 靈 禮 , 飛 機 降 落 跑 道 後 , 羅 光 總 主 教 立 即 到 機 門 旁 迎 接 , 旅 台 的 六 位 南 京 教 區 神 父 護 送 靈 柩 到 迎 靈 地 點 , 在 場 的 于 斌 樞 機 家 屬 , 這 時 已 悲 痛 得 泣 不 成 聲 。

蔣 總 統 特 派 馮 啟 聰 參 軍 長 為 代 表 到 機 場 迎 靈 , 當 迎 靈 禮 開 始 後 首 先 由 參 軍 長 馮 啟 聰 代 表 總 統 獻 花 並 行 三 鞠 躬 禮 致 敬 , 繼 由 前 總 統 嚴 家 淦 率 領 治 喪 委 員 會 全 體 人 員 致 敬 , 最 後 由 中 國 主 教 團 副 團 長 郭 總 主 教 舉 行 追 思 禮 , 為 于 樞 機 祈 禱 求 主 賜 其 永 生 , 並 由 全 台 灣 各 地 前 來 的 天 主 教 修 女 神 父 代 表 合 唱 追 思 經 , 禮 畢 , 于 樞 機 靈 柩 即 被 護 送 至 主 教 座 堂 停 放 在 聖 堂 正 中 , 棺 柩 上 放 著 主 教 的 高 冠 , 十 字 架 及 聖 經 。 教 友 徹 夜 守 靈 。

二 十 八 日 上 午 八 時 半 開 始 , 舉 行 殯 葬 彌 撒 數 千 人 參 禮 , 由 郭 總 主 教 主 祭 , 成 世 光 主 教 證 道 , 略 謂 于 樞 機 生 前 一 再 主 張 「基 督 中 國 化 , 中 國 基 督 化」 , 他 希 望 把 中 國 的 倫 理 加 入 基 督 教 思 想 中 , 同 時 把 基 督 的 犧 牲 精 神 溶 入 中 國 文 化 , 因 此 每 個 好 基 督 徒 就 應 該 愛 國 。

彌 撒 後 前 總 統 嚴 家 淦 率 領 治 喪 委 員 會 獻 花 致 祭 , 並 由 何 應 欽 、 張 寶 樹 、 黃 少 谷 、 張 其 呁 四 位 覆 旗 官 將 國 旗 覆 上 棺 柩 , 以 表 彰 于 樞 機 生 前 為 國 效 勞 的 功 績 。 十 時 十 分 告 別 禮 後 , 有 十 二 名 徐 匯 學 生 持 哀 旗 上 前 , 八 位 神 父 護 柩 上 車 , 再 由 二 十 輛 摩 托 警 車 前 導 , 向 輔 大 前 進 , 途 中 有 教 友 在 路 邊 致 敬 。 柩 車 十 一 時 抵 輔 大 , 該 校 師 生 代 表 在 校 門 前 相 迎 。 道 旁 滿 是 花 圈 。 安 厝 禮 由 羅 光 總 主 教 主 持 , 數 千 人 參 加 追 思 禮 後 , 眾 唱 「聖 母 歌」 結 束 此 莊 嚴 肅 穆 的 安 厝 禮 。

 

韓國總統致電
悼念于斌樞機

韓 國 總 統 朴 正 熙 來 電 , 對 於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逝 世 , 表 示 哀 悼 。

朴 正 熙 總 統 的 電 報 , 是 由 韓 國 駐 華 大 使 館 駐 外 交 部 轉 送 給 台 北 羅 光 總 主 教 的 。 電 文 說 : 「驚 悉 于 斌 樞 機 驟 然 逝 世 , 心 裡 很 悲 傷 , 特 向 閣 下 表 達 韓 國 政 府 與 人 民 悼 念 之 忱 , 于 斌 樞 機 將 為 韓 國 人 民 永 誌 不 忘 的 好 友 , 祝 望 他 的 英 靈 , 得 享 永 安

 

于斌樞機精神不朽
蘇裔

于 斌 樞 機 在 羅 馬 去 世 的 噩 耗 傳 出 後 , 整 個 自 由 世 界 同 感 震 驚 , 深 切 哀 悼 , 一 致 認 為 不 僅 是 天 主 教 的 重 大 損 失 , 更 是 我 們 國 家 社 會 的 重 大 損 失 。 歐 美 自 由 世 界 各 大 報 紙 也 都 以 顯 著 編 幅 報 喪 , 並 讚 揚 他 的 偉 大 功 績 。 我 國 中 央 日 報 社 論 , 以 「愛 真 理 、 愛 國 家 、 愛 世 人」 為 題 , 讚 揚 于 樞 機 的 風 範 將 永 為 後 人 懷 念 。 該 社 論 說 : 于 樞 機 以 出 世 修 身 敬 神 , 入 世 積 功 救 人 為 奮 鬥 的 目 標 。 他 對 國 家 社 會 以 至 人 類 的 貢 獻 , 則 可 以 傑 出 的 宗 教 領 袖 , 忠 誠 的 愛 國 者 和 堅 強 的 反 共 鬥 士 等 稱 謂 來 表 達 人 們 對 他 的 敬 仰 。 他 在 國 民 大 會 中 的 貢 獻 , 對 中 華 文 化 復 興 運 動 的 號 召 力 , 都 為 世 人 熟 知 , 他 為 輔 仁 大 學 復 校 作 育 青 年 , 費 盡 了 心 血 。 他 與 世 界 各 國 宗 教 界 、 文 化 界 領 袖 等 接 觸 , 在 無 形 中 發 揮 了 宣 揚 正 義 、 自 由 、 反 共 的 精 神 力 量 。 他 畢 生 以 身 獻 主 , 入 世 救 人 。 他 愛 真 理 、 愛 國 家 、 愛 世 人 , 發 揮 宗 教 熱 枕 , 致 力 救 國 工 作 , 他 對 國 家 的 熱 愛 和 對 宗 教 的 信 仰 在 時 代 熔 爐 中 融 為 一 體 , 更 使 他 對 國 家 作 出 無 私 的 貢 獻 , 他 對 真 理 的 虔 誠 衛 護 , 和 志 切 救 世 的 悲 天 憫 人 精 神 , 更 使 他 對 危 害 人 類 的 共 產 主 義 痛 心 疾 首 , 而 成 為 永 遠 反 共 的 堅 強 鬥 士 。 他 的 智 慧 與 勇 氣 , 都 非 常 人 所 能 企 及 。 他 的 成 就 將 永 為 後 人 景 慕 。 該 報 小 評 說 于 樞 機 不 僅 是 一 位 傑 出 的 宗 教 領 袖 , 並 且 是 一 位 熱 心 的 愛 國 者 。 他 的 愛 國 是 基 於 愛 真 理 、 愛 世 人 、 與 他 的 宗 教 信 仰 原 為 一 體 ; 而 宗 教 精 神 促 使 他 對 國 家 作 無 私 的 奉 獻 , 更 臻 圓 滿 。 他 的 一 生 , 可 說 是 現 代 中 國 人 從 事 救 亡 運 動 的 縮 影 。 為 了 挽 救 國 家 危 亡 , 民 族 塗 炭 , 在 抗 日 、 反 共 大 業 中 他 都 是 最 積 極 的 一 人 。 他 為 國 家 所 做 的 事 昭 然 於 世 , 足 供 後 人 師 法 。 他 的 功 業 , 他 的 風 範 , 甚 至 他 那 高 大 的 身 軀 , 宏 亮 的 聲 音 , 以 及 永 遠 樂 觀 不 懈 的 笑 容 , 都 使 人 追 念 不 已 。 ……

在 教 外 報 刊 及 教 外 人 對 于 斌 樞 機 的 哀 悼 , 讚 揚 , 更 可 見 他 的 功 蹟 彪 炳 , 精 神 不 朽 。
1978 年 9 月 1 日

 

于樞機逝世「五七」
嘉義教區隆重追悼

于 斌 樞 機 在 羅 馬 去 世 後 一 個 多 月 , 此 間 報 刊 仍 在 不 停 追 念 他 。 各 地 仍 有 隆 重 的 追 思 典 禮 舉 行 。 嘉 義 教 區 在 狄 剛 主 教 領 導 下 , 於 九 月 二 十 日 于 斌 樞 機 逝 世 「五 七」 與 嘉 義 縣 各 界 首 長 聯 合 舉 行 追 思 大 典 , 計 有 八 千 餘 人 參 加 。 嘉 義 教 區 教 友 共 約 二 萬 人 , 此 次 參 加 于 樞 機 追 思 禮 者 甚 眾 。
1978 年 10 月 6 日

 

 

社論

于斌樞機逝世週年

于 斌 樞 機 於 去 年 八 月 十 六 日 蒙 主 恩 召 , 離 世 後 轉 瞬 已 屆 週 年 。 中 國 主 教 團 現 任 團 長 賈 彥 文 主 教 於 于 樞 機 逝 世 週 年 紀 念 日 假 台 北 主 教 座 堂 主 持 了 一 台 莊 嚴 肅 穆 的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 以 表 達 國 人 的 哀 思 悼 念 。

是 日 出 席 追 思 大 典 者 , 除 自 由 中 國 全 體 主 教 、 無 數 的 神 父 修 士 修 女 和 教 友 外 , 尚 有 無 數 的 于 樞 機 生 前 友 好 嘉 賓 、 社 會 名 達 、 政 府 官 長 , 連 蔣 經 國 總 統 亦 親 臨 致 祭 , 足 見 于 樞 機 在 國 人 心 目 中 , 是 如 何 的 留 下 了 永 不 磨 滅 的 良 好 印 象 了 !

尤 記 得 , 去 年 于 樞 機 逝 世 的 消 息 甫 傳 出 後 , 自 由 中 國 的 各 電 台 、 電 視 台 、 報 章 、 雜 誌 , 都 紛 紛 報 導 有 關 消 息 , 另 刊 登 社 論 、 短 評 、 悼 文 等 前 後 達 二 十 多 天 , 蔣 總 統 亦 特 頒 「道 範 忠 謨」 四 字 輓 額 誌 悼 。 于 樞 機 以 一 介 傳 教 士 , 竟 享 受 到 如 此 的 哀 榮 , 可 說 是 史 無 前 例 !

當 時 各 種 悼 念 的 言 論 , 多 稱 頌 于 樞 機 為 偉 大 的 宗 教 家 、 教 育 家 、 哲 學 家 、 演 說 家 、 慈 善 家 、 一 代 完 人 、 時 代 偉 人 、 天 降 聖 哲 、 天 主 特 選 的 大 器 、 貞 忠 愛 國 的 反 共 鬥 士 …… 亦 有 人 譽 為 「中 華 民 國 最 偉 大 的 傳 教 士」 , 面 對 這 些 國 人 稱 譽 的 名 銜 , 于 樞 機 可 謂 當 之 無 愧 !

事 實 上 , 于 樞 機 的 鼎 鼎 大 名 , 數 十 年 來 , 早 就 一 直 轟 動 國 際 ; 其 在 國 人 心 中 , 則 更 敬 仰 有 加 。 他 底 光 明 磊 落 的 偉 大 人 格 , 他 底 過 化 存 神 的 道 德 文 章 , 他 底 崢 嶸 頭 角 的 彪 炳 功 業 , 再 加 上 他 底 天 賦 異 的 組 織 能 力 與 辦 事 奇 才 , 在 在 都 足 以 使 他 威 名 遠 播 , 蜚 聲 遐 邇 。

的 確 , 于 樞 機 數 十 年 來 為 國 為 教 , 盡 心 盡 力 , 四 方 奔 走 , 夙 夜 匪 懈 , 勞 苦 功 高 , 多 所 建 設 。 他 不 但 到 處 都 能 為 國 為 教 爭 光 , 尚 且 到 處 都 能 為 我 人 樹 立 崇 高 德 表 ; 加 以 平 素 謙 虛 容 忍 , 和 易 近 人 , 故 君 子 之 德 風 , 到 處 都 曾 給 予 人 留 下 極 深 刻 的 印 象 。 毋 怪 乎 他 一 向 都 深 得 社 會 人 士 愛 戴 , 受 到 國 家 朝 野 上 下 器 重 了 !

于 樞 機 生 平 曾 提 出 「真」 、 「善」 、 「美」 、 「聖」 四 個 字 作 為 人 類 社 會 的 理 想 鵠 的 , 並 以 「三 知 論」 (知 人、 知 物 、 知 天) 作 為 人 類 完 整 的 思 想 體 系 。 他 一 生 立 德 、 立 功 、 立 言 , 興 教 建 國 , 惠 澤 社 會 , 定 必 千 秋 傳 誦 , 永 垂 青 史 。 但 願 于 樞 機 的 救 人 救 世 的 神 聖 理 想 得 以 日 漸 發 揚 , 于 樞 機 的 愛 國 愛 教 的 忠 貞 精 神 得 以 日 形 光 大 !

龔 士 榮 神 父 在 于 樞 機 逝 世 週 年 彌 撒 中 講 道 謂 : 「于 樞 機 像 所 有 的 人 一 樣 死 了 , 死 了 一 年 了 。 但 , 于 樞 機 並 沒 有 死 !」 是 的 , 于 樞 機 追 隨 著 基 督 , 永 遠 活 著 !
1979 年 8 月 31 日

 

社論

搭橋乎?拆橋乎?談橋樑教會?
紀念于故樞機逝世十周年

自 一 九 八 四 年 十 二 月 , 當 今 教 宗 訓 示 自 由 地 區 的 中 國 教 徒 們 「做 大 陸 同 胞 的 橋 樑 教 會」 後 , 一 時 「橋 樑」 「橋 樑」 甚 囂 塵 上 ; 某 些 中 外 熱 心 人 士 , 早 就 有 「橋 樑 搭 建 , 捨 我 其 誰」 的 豪 情 。 至 於 要 搭 那 種 橋 樑 , 又 如 何 去 搭 , 論 者 已 多 。 茲 再 以 管 見 所 及 , 不 嫌 辭 費 , 就 正 於 讀 者 同 道 。

教 宗 所 訓 示 的 「橋 樑」 , 應 指 傳 播 福 音 與 和 教 宗 聯 繫 的 管 道 , 而 所 稱 「大 陸 同 胞」 , 似 可 區 分 為 四 類 :

一、 是 一 般 同 胞 。 教 宗 要 求 我 們 用 同 胞 所 能 瞭 解 的 語 言 , 正 直 的 生 活 , 並 尊 重 配 合 著 中 國 文 化 , 向 他 們 傳 佈 信 仰 。 這 原 是 大 家 所 致 力 的 ; 只 因 中 共 的 阻 撓 , 不 易 通 傳 給 大 陸 同 胞 而 已 。

二、 是 忠 貞 教 會 的 教 胞 。 四 十 年 來 中 共 的 壓 制 , 把 他 們 與 教 宗 的 有 形 通 道 堵 塞 了 , 卻 更 加 深 了 精 神 上 的 聯 繫 和 合 一 。

三、 是 所 謂 「愛 國 教 會」 的 份 子 。 他 們 中 間 究 竟 有 多 少 決 心 要 分 離 的 , 只 有 天 主 知 道 。 但 他 們 既 一 切 必 須 聽 命 於 中 共 , 中 共 不 點 頭 , 搭 橋 工 作 是 無 從 談 起 的 。

四、 是 中 共 當 局 , 這 是 癥 結 的 所 在 。 和 中 共 搭 橋 是 橋 樑 人 士 們 努 力 的 目 標 。 但 在 搭 橋 之 前 , 似 該 考 察 一 下 隔 離 雙 方 的 鴻 溝 有 多 少 , 多 深 和 多 闊 。

筆 者 認 為 其 間 至 少 有 三 條 不 同 的 鴻 溝 :

首 先 是 意 識 形 態 的 。 中 共 是 唯 物 無 神 主 義 的 堅 持 者 和 執 行 者 。 雖 格 於 形 勢 , 暫 時 容 忍 宗 教 或 給 予 部 分 自 由 , 但 最 後 還 是 要 徹 底 予 以 毀 滅 的 , 這 從 中 共 的 許 多 文 件 中 可 以 獲 得 證 明 。 如 何 在 這 條 根 本 的 鴻 溝 上 架 搭 橋 樑 , 似 乎 不 是 橋 樑 人 士 們 所 考 慮 的 重 點 。

其 次 是 政 治 的 。 中 共 講 的 是 政 權 , 人 民 的 宗 教 信 仰 是 屬 於 內 政 的 一 部 分 , 不 容 外 來 干 涉 。 我 們 講 的 是 教 權 , 根 據 教 義 , 凡 是 天 主 教 徒 , 都 得 承 認 教 宗 有 普 世 教 會 的 最 高 統 轄 權 ; 中 共 如 尊 重 天 主 教 徒 信 仰 自 由 , 便 該 承 認 這 個 教 權 。 橋 樑 人 士 們 所 努 力 的 , 便 是 在 這 政 權 教 權 的 鴻 溝 上 , 架 搭 橋 樑 。 他 們 想 , 政 治 是 功 利 的 、 無 情 的 。 中 共 既 要 求 教 廷 和 中 華 民 國 政 府 (下 簡 稱 國 府) 斷 交 使 之 孤 立 , 教 廷 應 可 考 慮 , 以 換 取 中 共 承 認 教 廷 的 教 權 。 令 他 們 失 望 的 是 , 教 廷 雖 已 一 再 示 意 , 中 共 卻 迄 今 無 所 承 諾 。 究 其 原 因 , 實 在 還 隔 著 另 一 條 歷 史 文 化 的 鴻 溝 。

歷 史 文 化 的 鴻 溝 。 自 鴉 片 戰 爭 後 , 中 華 國 土 , 橫 被 宰 割 , 民 族 尊 嚴 , 剝 奪 殆 盡 。 中 共 曾 北 拒 蘇 霸 , 東 抗 美 帝 , 民 族 自 尊 心 獲 得 了 重 建 , 因 而 堅 持 起 中 國 人 的 事 , 包 括 宗 教 事 務 在 內 , 必 全 由 中 國 人 自 己 來 處 理 。 如 何 在 這 條 鴻 溝 上 搭 橋 , 是 橋 樑 人 士 們 最 頭 痛 的 課 題 , 但 並 不 灰 心 。 因 為 政 治 就 是 政 治 , 他 們 相 信 在 教 廷 讓 步 到 中 共 認 為 已 獲 得 所 期 望 的 政 治 利 益 時 , 終 有 達 成 的 一 天 。

筆 者 不 排 除 中 共 會 和 教 廷 協 議 , 並 信 守 協 定 的 可 能 。 但 橋 樑 人 士 們 必 須 瞭 解 , 在 慶 幸 能 搭 起 那 座 政 治 橋 時 , 他 們 正 在 拆 毀 天 主 教 和 中 華 民 族 間 的 另 一 座 文 化 橋 。

教 宗 在 訓 詞 中 說 : 「中 華 民 族 之 偉 大 …… 尤 其 是 因 為 它 的 文 化 和 價 值 。」 而 中 國 的 文 化 價 值 , 尤 重 在 「義 利 之 辨」 , 並 據 以 作 評 判 人 品 的 準 則 。 教 廷 為 了 遷 就 現 實 , 不 惜 與 始 終 保 障 信 仰 自 由 的 友 好 國 府 斷 交 , 而 與 素 來 仇 視 迫 害 教 會 的 中 共 建 交 , 國 府 與 其 人 民 , 固 痛 感 被 背 棄 屈 辱 的 無 奈 , 但 教 廷 和 整 個 教 會 , 又 將 以 何 種 面 貌 顯 現 於 中 國 有 識 人 士 , 包 括 共 產 黨 徒 在 內 的 目 前 呢 ?

或 說 : 這 是 純 世 俗 本 性 的 看 法 ! 為 了 榮 主 救 靈 、 為 了 解 除 大 陸 教 胞 的 困 難 和 打 開 封 閉 了 四 十 年 的 局 面 , 教 廷 的 苦 衷 , 應 為 每 位 教 徒 所 瞭 解 、 同 情 和 支 持 , 不 能 因 為 蜷 踞 在 某 處 一 小 群 的 自 私 嚷 嚷 , 來 妨 礙 教 廷 的 百 年 大 計 。

姑 不 論 這 類 說 詞 是 如 何 的 一 廂 情 願 , 或 脫 俗 超 性 , 我 們 曾 瞭 解 同 情 過 為 了 避 免 「拜 邪 神」 之 罪 , 堅 持 道 德 的 純 潔 , 不 惜 引 發 「禮 儀 問 題」 的 神 學 家 們 ; 我 們 也 瞭 解 同 情 過 為 了 打 開 死 沉 已 久 的 局 面 , 那 些 傳 教 士 們 , 樂 於 藉 帝 國 主 義 的 鐵 啼 , 來 開 創 傳 教 救 靈 的 新 猷 ; 他 們 的 動 機 該 是 最 超 性 不 過 的 了 , 收 效 也 認 為 相 當 可 喜 。 不 幸 的 是 , 「洋 教」 、 「帝 國 主 義 的 先 鋒 隊」 、 「二 毛 子」 , 抗 戰 期 間 更 有 「外 國 間 諜」 等 等 惡 名 , 紛 至 沓 來 , 神 聖 的 教 會 、 教 育 文 化 的 中 國 人 視 為 已 墜 落 到 不 齒 的 地 步 , 貽 害 之 深 , 又 豈 是 超 性 人 士 所 屑 一 顧 , 又 豈 能 用 外 交 手 腕 或 神 學 理 論 來 消 除 ? 一 直 要 到 于 故 樞 機 出 現 , 憑 其 一 腔 愛 國 興 教 的 忠 誠 , 尤 其 那 昭 昭 在 人 耳 目 的 功 績 , 始 把 「洋 教」 等 惡 名 予 以 湔 雪 , 又 以 其 膽 識 威 望 , 倡 導 敬 天 祭 祖 的 社 會 運 動 , 使 各 方 輿 論 , 一 致 承 認 天 主 教 信 仰 實 可 與 中 國 文 化 相 交 融 ; 這 樣 才 搭 起 一 座 得 來 不 易 的 文 化 橋 。 于 故 樞 機 對 進 行 中 的 搭 橋 工 作 , 曾 表 示 了 嚴 正 的 態 度 , 卻 引 起 那 些 人 們 的 「大 不 滿」 , 但 他 豈 止 是 自 私 的 嚷 嚷 而 不 是 為 了 保 護 教 會 的 聲 譽 和 形 象 , 阻 止 拆 毀 那 為 傳 教 影 響 深 遠 的 文 化 橋 麼 ?

政 治 是 現 實 多 變 的 , 政 權 也 是 無 常 的 ; 文 化 價 值 卻 是 久 悠 遠 的 。 四 十 年 來 , 大 陸 教 會 遭 受 到 了 空 前 的 迫 害 , 也 發 射 出 了 空 前 的 光 芒 , 令 全 國 和 全 世 界 人 肅 然 起 敬 。 教 宗 說 : 「日 子 快 到 , 那 時 將 以 有 形 的 方 式 , 經 由 教 會 所 敬 愛 的 整 個 中 國 的 文 化 、 期 望 和 期 待 , 來 宣 報 並 慶 祝 耶 穌 。」 筆 者 深 信, 那 個 日 子 , 決 無 需 再 等 四 十 年 了 ; 但 如 何 來 勸 說 橋 樑 人 士 們 呢 ? 他 們 為 搭 那 座 想 像 中 的 政 治 橋 , 不 惜 拆 毀 那 座 視 為 無 足 重 輕 的 文 化 橋 , 夫 復 何 言 ?

值 此 于 故 樞 機 逝 世 十 週 年 紀 念 日 , 悼 黃 鍾 之 既 寂 , 嘆 瓦 釜 之 雷 鳴 , 我 教 會 又 將 以 何 種 面 貌 顯 示 在 國 人 之 前 ? 緬 懷 樞 機 , 曷 勝 仰 止 與 唏 噓 !

1988 年

 

各地華人紀念于斌逝世廿周年

為 紀 念 于 斌 樞 機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 各 地 華 人 均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或 紀 念 會 , 以 及 出 版 刊 物 , 表 達 對 于 樞 機 的 敬 意 及 懷 念 。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於 八 月 十 六 日 在 該 校 于 樞 機 墓 園 舉 行 紀 念 會 , 翌 日 由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持 追 思 彌 撒 , 台 灣 全 體 主 教 , 包 括 一 位 往 當 地 作 客 的 韓 國 總 主 教 及 教 廷 駐 台 灣 代 表 車 納 德 蒙 席 , 聯 同 三 十 多 名 神 父 共 祭 , 龔 士 榮 神 父 證 道 。

龔 神 父 提 到 于 樞 機 在 一 九 五 九 年 至 七 八 年 任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的 辛 酸 和 屈 辱 , 他 表 示 , 于 樞 機 當 時 需 負 起 復 校 的 使 命 , 遇 到 的 甘 苦 只 有 向 耶 穌 訴 說 , 對 內 決 不 告 狀 , 對 外 則 必 定 隱 惡 揚 善 , 以 保 輔 大 及 天 主 教 會 的 聲 譽 ; 他 從 不 因 別 人 的 控 告 、 指 摘 、 反 對 及 批 評 而 悲 觀 消 極 , 反 而 保 持 積 極 樂 觀 。 龔 神 父 還 公 開 了 一 封 由 于 樞 機 在 一 九 五 九 年 給 傳 信 部 代 部 長 雅 靜 安 樞 機 的 報 告 , 內 容 有 關 他 對 各 方 指 控 的 回 應 , 于 樞 機 在 報 告 中 表 示 , 他 無 意 主 動 答 辯 , 只 願 終 有 一 天 人 們 會 明 暸 他 所 作 的 一 切 , 是 合 法 而 有 裨 益 的 。

此 外 , 美 國 組 織 紀 念 籌 委 會 , 由 全 美 華 人 牧 靈 中 心 主 任 江 綏 神 父 任 主 席 , 活 動 包 括 : 洛 杉 磯 教 會 及 各 界 團 體 於 十 六 日 , 在 華 僑 文 教 第 二 服 務 中 心 舉 行 追 思 大 會 , 五 百 多 名 宗 教 、 教 育 及 外 交 界 人 士 參 與 , 從 梵 蒂 岡 前 往 出 席 的 羅 馬 教 廷 海 外 華 人 代 表 彭 保 祿 神 父 表 示 , 教 宗 一 九 三 九 年 開 放 華 人 教 友 敬 天 祭 祖 的 習 俗 , 正 是 于 樞 機 向 教 宗 進 言 的 功 勞 。

于 樞 機 是 有 史 以 來 第 二 位 華 人 擔 任 樞 機 , 他 在 美 國 期 間 , 曾 成 立 中 國 文 化 學 院 、 中 美 聯 誼 會 , 並 促 進 改 善 移 民 法 中 對 華 人 不 利 的 地 方 。 首 位 華 人 擔 任 樞 機 的 是 青 島 主 教 田 耕 莘 。

另 華 埠 聖 約 瑟 堂 亦 於 廿 三 日 舉 行 紀 念 會 、 彌 撒 及 講 座 , 內 容 有 關 于 斌 樞 機 的 生 平 。
1988 年 8 月 30 日

 

四位華人樞機主教

于斌
于 斌 (野 聲) 樞 機 生 於 一 九 0 一 年 四 月 十 三 日 , 原 籍 山 東 昌 邑 , 曾 祖 父 將 家 遷 往 黑 龍 江 海 倫 。 十 三 歲 時 受 洗 入 教 , 十 八 歲 時 由 法 籍 神 父 陸 厘 保 送 入 吉 林 神 羅 學 院 修 讀 拉 丁 文 , 三 年 後 , 又 轉 入 上 海 震 旦 大 學 預 科 攻 法 文 。

一 九 二 四 年 他 由 高 德 惠 主 教 保 送 到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專 攻 哲 學 , 次 年 獲 選 為 該 大 學 中 華 同 學 會 副 會 長 , 再 過 一 年 當 選 為 會 長 。

于 樞 機 於 一 九 二 八 年 晉 鐸 , 在 當 時 曾 是 最 年 輕 的 天 主 教 神 父 之 一 。 他 於 一 九 三 三 年 被 委 派 為 中 國 公 教 進 行 會 全 國 總 監 督 , 稍 後 兼 任 教 廷 駐 華 代 表 公 署 秘 書 。

一 九 三 六 年 七 月 教 廷 任 命 他 為 南 京 主 教 , 一 九 四 六 年 四 月 , 教 廷 再 度 任 命 他 為 南 京 教 區 總 主 教 。 他 於 一 九 五 九 年 六 月 , 徵 得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同 意 , 將 原 來 設 立 在 北 平 的 輔 仁 大 學 於 台 北 新 莊 復 校 。

一 九 六 九 年 三 月 , 教 宗 任 命 他 為 樞 機 主 教 , 兩 個 月 後 又 委 任 他 為 教 廷 宣 道 部 及 教 育 部 委 員 。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九 日 , 于 樞 機 取 道 美 國 前 往 羅 馬 參 加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喪 禮 , 以 及 參 加 選 舉 新 教 宗 , 不 幸 於 八 月 十 六 日 心 臟 病 突 發 在 羅 馬 逝 世 。 教 廷 於 八 月 十 八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為 他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共 有 九 十 四 位 樞 機 主 教 參 加 , 其 身 後 哀 榮 是 教 會 歷 史 上 僅 見 。
世界週刊 1991 年 6 月 28 日


中國于斌樞機, 楊廣仁著, 中國天主教文化協進會, 1998.
典型常在--于斌樞機主教辭世二十週年紀念文集, 南加州于斌樞機主教紀念委員會, 1998.
于斌樞機畫傳, 輔仁大學出版社, 1998.
于斌樞機主教百年誕辰紀念郵票專冊
于斌誕生百年紀念郵票發行暨「基督宗教郵展」, 2001.
于斌樞機主教百歲誕辰紀念會禮冊, 2001.
野聲:于斌校長言論綱要, 于斌著, 輔仁大學出版社, 2001.
于斌樞機言論續集 (), 于斌著, 輔仁大學出版社, 2001.
于斌樞機言論續集 (), 于斌著, 輔仁大學出版社, 2001.
野聲詩集, 于斌著, 輔仁大學出版社, 2001.
于斌樞機傳, 陳方中著, 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2001.
于斌樞機不朽生平的光輝--逝世三十週年紀念特輯, 宋稚青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