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inal TIEN Keng-Hsin, Thomas
田耕莘樞機
 

 

田耕莘樞機主教年譜

1890 9 11 清 光 緒 十 六 年 , 生 于 山 東 陽 穀 縣 , 張 秋 鎮 。
1896 公 尊 翁 開 良 公 應 聘 坡 里 莊 天 主 教 小 學 教 師。
1898 公 尊 翁 受 洗 入 教 。
1901 公 受 洗 入 教 , 聖 名 多 瑪 斯 。
1904 公 入 山 東 兗 州 經 院 。
1915 公 太 夫 人 領 洗 進 教 。
1917 因 家 養 病 。
1918 年  9 6 在 兗 州 蒙 韓 寧 鎬 主 教 祝 聖 為 神 父 。
1919

任 沂 水 , 王 莊 本 堂 ; 又 調 往 汶 上 副 堂 ; 又 再 調 往 鉅 野 縣 ; 月 旋 任 單 縣 本 堂 。

1920 任 黃 岡 本 堂 。
1922 任 諸 城 本 堂 ; 公 太 夫 人 病 逝 。
1923 調 任 范 縣 本 堂 。
1926 調 往 魚 台 縣 。
1929 38 入 聖 言 會 初 學 。
1931 27 發 愿 。 發 愿 後 , 派 任 嘉 祥 縣 。 月 調 任 鄆 城 本 堂 。
1932 7 1 劃 分 陽 穀 為 自 治 區 。 十 二十 三 日 陽 穀 改 為 監 牧 區 。
1934 2 23 田 公 升 為 陽 穀 監 牧 , 就 職 于 陽 穀 縣 。
1935 宗 座 代 表 蔡 寧 主 教 視 察 陽 穀 教 區 。 月 成 立 坡 里 聖 多 瑪 斯 小 修 院 。 參 加 上 海 公 教 進 行 會 , 全 國 大 會 , 會 見 馬 相 伯 先 生 。
1937 2 3 日 至 7 參 加 馬 尼 拉 國 際 聖 體 大 會 。
1939 7 11 升 為 陽 穀 代 牧 主 教 。 廿 九 日 應 羅 馬 蒙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祝 聖 為 主 教 。
194012 創 立 中 華 聖 母 修 女 會 。
1942 11 10 升 青 島 主 教 。
1943 44 在 坡 里 莊 主 持 祝 聖 牛 會 卿 主 教 大 典 。
1945 12 24 公 升 為 中 國 第 一 位 樞 機 主 教 。
1946 2 18 公 自 青 島 去 美 國 會 同 紐 約 新 升 樞 機 史 培 爾 曼 聯 袂 飛 美 , 接 受 樞 機 榮 冠 。 十 一 日 公 任 命 為 北 平 總 主 教 。 六 月 初 , 抵 南 京 晉 見 先 總 統 蔣 公 。 十 五 日 總 統 派 專 機 送 往 青 島 。 廿 九 日 公 抵 北 平 履 新 。
1947 成 立 耕 莘 中 學 , 代 替 小 修 院 , 並 在 輔 大 成 立 多 瑪 斯 哲 學 院 。
1948 6 10 赴 上 海 治 療 眼 疾 。 日 公 蒞 青 島 祝 聖 吳 伯 祿 主 教 。
1949 轉 赴 廣 東 江 門 養 病 。 春 , 轉 赴 香 港 , 搶 救 修 士 , 送 其 出 國 進 修 。
1950 11 1 飛 往 羅 馬 參 加 聖 年 大 典 。
1951 由 歐 轉 美 , 暫 居 芝 加 哥 , 台 克 尼 聖 言 會 院 。
1957 913 由 美 第 一 次 蒞 台 。 廿 二 日 在 台 北 市 三 軍 球 埸 舉 行 中 興 大 彌 撒 為 國 祈 福 。 十 四 日 在 嘉 義 市 舉 行 第 二 台 中 興 大 彌 撒 。 十 一 日 離 台 飛 羅 馬 。
1958814 在 德 國 波 昂 附 近 車 禍 , 右 臂 折 斷 。 月 赴 梵 蒂 岡 參 加 新 教 宗 選 舉 , 結 果 選 出 教 宗 若 望 二 十 三 世 。
1959 6 28 飛 美 。 十 二 日 教 宗 任 命 公 為 台 北 署 理 總 主 教 。
1960 2 26 訪 問 越 南 西 貢 , 會 晤 吳 廷 琰 總 統 。 三 月 日 在 華 山 聖 堂 接 掌 台 北 署 理 總 主 教 職 。 四 月 五 日 任 輔 大 復 校 後 第 一 任 董 事 長 , 公 曾 竭 力 促 成 輔 大 復 校 。 廿 五 日 在 台 北 祝 聖 成 世 光 神 父 為 台 北 助 理 主 教 。 耶 穌 君 王 節 , 在 香 港 舉 行 露 天 彌 撒 。
1961 公 開 始 籌 劃 創 辦 耕 莘 醫 院 、 從 募 款 、 購 地 、 建 築 、 到 醫 院 大 樓 完 工 , 歷 時 多 年 , 惜 醫 院 尚 未 完 工 , 公 已 逝 世 。 二 十 日 主 持 若 瑟 小 修 院 新 樓 奠 基 禮 。 十 八 日 主 持 若 瑟 小 修 院 新 樓 落 成 大 典 。
1962 10 11 赴 羅 馬 參 加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 赴 德 訪 問 瑞 克 博 士 , 致 謝 他 資 助 留 德 僑 生 。
1963 6 4 參 加 選 舉 新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 代 表 教 宗 頒 贈 駐 教 廷 大 使 謝 壽 康 博 士 爵 士 銜 。 三 十 日 在 台 北 舉 辦 各 宗 教 聯 誼 會 。
1964 6 5 公 創 建 聖 多 瑪 斯 總 修 院 , 敬 請 高 理 耀 大 使 破 土 。 公 訪 問 愛 爾 蘭 聖 母 軍 總 部 。 公 由 歐 飛 美 , 接 受 紐 約 曼 哈 頓 大 學 名 譽 法 律 博 士 。 十 二 廿 二 日 心 臟 病 進 虎 尾 若 瑟 醫 院 。
1965 5 9 教 宗 派 特 使 安 童 儀 樞 機 主 教 來 台 探 病 。 日 聖 多 瑪 斯 總 修 院 落 成 啟 用 。
1966 3 1 樞 機 獲 准 辭 職 。
19677 24 晨 六 時 四 十 五 分 逝 世 。 廿 八 日 安 厝 于 嘉 義 聖 言 會 院 。 日 在 台 北 聖 家 堂 全 國 舉 行 追 悼 田 故 樞 機 大 典 。
1968 42 總 統 書 面 褒 揚 田 故 樞 機 。
1987 7 24 在 嘉 義 聖 言 會 院 , 田 樞 機 紀 念 館 破 土 。

參考資料: 田耕莘樞機主教傳

 

Death of Cardinal Tien

Cardinal Tien, the first Archbishop of Peking and the first Chinese Cardinal, died of pneumonia in St. Martin de Porres Hospital, Chiai, Taiwan, on Monday, 24 July, aged 77. He had been in hospital for about two years.

The late Cardinal was born on 7 September 1890, the son of a non-Christian teacher of literature, Tien Kai-liang. His father joined the staff of Puoli Seminary in 1897 and he was baptised before his death two years later. The seminary took care of the orphaned future Cardinal, who was still a pagan, and in 1901, at the age of 11, he too was baptised, taking the name Thomas.

In 1904, Thomas Tien entered the seminary at Yen-chow-fu, determined to become a priest. His determination was to be severely tried: he contracted tuberculosis and was told that he must leave, but, acting on the advice of a priest friend who said “Go back and stay till the Rector pushes you out,” he bore down all opposition and was at length ordained in 1918, at the age of 27.

After ordination he taught in mission schools for three years and was then transferred to pastoral work in Shantung Province. Brigands and warlords were then busily making life difficult in that province, but the young Father Tien soon showed that he was fearless in face of grave danger.

In 1929 he entered the noviciate of the 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 He made his first profession in 1931 and his final profession in 1934. In that same year he was appointed Prefect Apostolic of Yangku.

In 1939 he was appointed Vicar Apostolic of Yangku. He quickly set out for Rome, where Pope Pius XII wished to consecrate him bishop. The Sino-Japanese was then raging and the bishop-elect had to make his way through the battlelines in a horse-cart. He completed his journey and was consecrated by the Pope on 29 October 1939.

In 1942 he was transferred to the Vicariate Apostolic of Tsingtao.

On 18 February 1946, Pope Pius raised him to the Cardinalate and on 10 May nominated him Archbishop of Peking, thus making him the head of the newly erected Chinese hierarchy. The elevation of Cardinal Tien gave great pleasure to both Christians and non-Christians in China, and by making all-embracing charity and unchanging simplicity the characteristics of his episcopal rule he increased that joy in the short period during which his health and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allowed him to guide the Church in Peking.

In 1948, in view of a grievously declining health and of the approach of the Communist armies, he left Peking - the example of Cardinal Mindzenty having shown what use the Communists could make of a captured cardinal.

Having spent some time, first in Shanghai and later in Hong Kong, the Cardinal took up residence in the American mother-house of the Divine Word Fathers in Illinois, U.S.A., from which he did his utmost, despite continuing bad health, to help the cause of the Church in China.

In 1958 he went to Europe to collect funds for the erection of a seminary in Taiwan. While there he was gravely injured in a traffic accident. Soon after this he was summoned to Rome to take part in the conclave for the election of a successor to Pope Pius XII. His doctors told him that the journey and the rigours of the conclave would be beyond his strength: they could not approve of his setting out. The Cardinal heard them patiently and then replied “You have done your duty as doctors. I must now do my duty as a Cardinal.” Knowing that the journey might kill him, he set out in great good humour.

The journey did not kill him; but the photography reproduced above shows clearly how highly Pope John valued the fidelity of that had made Cardinal Tien take such a risk.

On 2 December 1959, the Cardinal was appointed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the Archdiocese of Taipei, a post which he held for over six years despite ever-declining health.

For many months before his death the Cardinal was an invalid, confined to hospital and incapable of any form of active ministry. Neither years, however, nor illness could extinguish his kindliness and active charity, his most characteristic virtues throughout his life and, through the abiding power of his example, the most precious gifts he has left to the Church in China.

A Solemn Requiem for the repose of Cardinal Tien’s soul will be celebrated in the Cathedral, Hong Kong, at 6 p.m. on Monday, 31 July.
 28 July 1967



Last Days of Cardinal Tien

Cardinal Tien (as was announced last week) died early the morning of 24 July of pneumonia in the St. Martin de Porres Hospital in Chiayi, Taiwan.

The Cardinal, who had been in retirement for some time because of mutiple illness, was rushed to the hospital in the morning of 22 July, suffering from paralysis of the stomach and digestive area. Although he had lapsed into a coma, the use of an oxygen mask caused some improvement in his condition. Archbishop Joseph Caprio, Apostolic Pronuncio, Archbishop Yu Pin, Rector of the Fu Jen (Catholic) University, and other church dignitaries hurried to Chiayi to be near the dying Cardinal. Prayers were offered throughout Free China during the two following days for the Cardinal’s recovery but pneumonia set in and the Cardinal died peacefully the morning of 24 July.

President Chiang Kai-shek and Madame Chiang sent a telegram of condolences, as did Vice-President and Premier C. K. Yen.

The Pope sent the following telegram of condolence to Archbishop Stanislaus Lo Kuang of Taipei: “Profoundly saddened by the death of our beloved son, Cardinal Tien Keng-hsin, and mindful of his zealous apostolate, we assure prayers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The Solemn Requiem Mass and funeral services, held in Chiayi on 28 July, were attended by the Hierarchy, and by Catholics - lay, religious, and clerical - from all over Free China. A solemn Requiem Mass will be celebrated in Taipei on 24 August.
 4 August 1967

 

我國第一位樞機
田耕莘病逝嘉義
蔣總統與教廷大使致電弔唁

我 國 第 一 位 樞 機 田 耕 莘 總 主 教 , 於 本 月 廿 一 日 因 心 臟 、 腸 胃 、 肺 炎 併 發 症 , 入 嘉 義 聖 瑪 爾 定 醫 院 , 至 廿 四 日 上 午 六 時 四 十 五 分 不 治 逝 世 。 全 國 人 士 聞 此 耗 訊 , 莫 不 深 切 哀 悼 。

田 耕 莘 樞 機 , 山 東 陽 穀 人 , 享 年 七 十 八 歲 。 他 逝 世 後 遺 體 即 移 至 嘉 義 市 民 權 路 天 主 堂 。 廿 五 日 下 午 大 殮 , 廿 八 日 將 浮 厝 於 嘉 義 , 準 備 光 復 後 依 照 他 的 遺 囑 , 運 回 山 東 故 土 正 式 安 葬 。

田 樞 機 原 為 北 平 教 區 總 主 教 , 故 在 他 的 遺 囑 中 , 對 北 平 教 區 和 陷 在 大 陸 的 教 友 們 , 仍 念 念 不 忘 。

蔣 總 統 廿 四 日 獲 悉 田 耕 莘 樞 機 主 教 在 嘉 義 逝 世 之 訊 , 深 為 悼 念 , 立 即 致 電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長 致 唁 。 原 電 全 文 如 次 :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長 道 鑒 , 田 樞 機 主 教 畢 生 弘 揚 教 義 , 為 救 世 救 人 而 努 力 , 德 惠 孔 彰 , 貢 獻 至 多 。 茲 聞 逝 世 , 彌 深 悼 念 。 特 電 致 唁 。 蔣 中 正 。」

總 統 府 張 秘 書 長 聞 悉 田 樞 機 逝 世 , 亦 曾 致 電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長 致 唁 。 原 電 略 云 : 「頃 悉 田 樞 機 主 教 辭 世 榮 歸 天 國 , 教 澤 永 留 , 敬 電 致 唁 。 張 群 。」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館 從 廿 四 日 起 降 半 旗 三 天 , 追 悼 田 耕 莘 樞 機 逝 世 。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高 理 耀 總 主 教 , 於 田 樞 機 逝 世 後 發 表 談 話 說 : 田 耕 莘 樞 機 的 逝 世 是 中 國 天 主 教 的 重 大 損 失 , 他 的 謙 遜 , 他 的 簡 樸 生 活 , 是 天 主 教 神 父 及 教 友 的 良 好 榜 樣 。 高 大 使 說 , 共 黨 竊 踞 大 陸 , 迫 使 田 耕 莘 樞 機 離 開 大 陸 , 他 在 外 國 多 次 旅 行 , 為 大 陸 教 會 和 他 的 祖 國 向 全 世 界 人 士 作 了 強 烈 的 申 訴 。 高 大 使 指 出 , 教 宗 在 接 獲 田 耕 莘 樞 機 病 危 的 消 息 之 後 , 立 刻 來 電 表 示 慰 問 和 關 懷 , 並 為 他 祈 禱 , 無 疑 的 , 教 宗 現 在 正 和 中 華 民 國 全 國 人 民 一 致 予 以 悲 悼 。
1967 年 7 月 28 日

 

田耕莘樞機傳略

天 主 教 樞 機 主 教 田 耕 莘 , 字 聘 三 , 山 東 省 陽 穀 縣 人 , 生 於 一 八 九 0 年 十 月 廿 四 日 , 今 年 七 十 八 歲 。

田 樞 機 的 父 親 開 良 , 為 前 清 廩 生 , 光 緒 二 十 四 年 受 洗 入 天 主 教 , 任 坡 里 莊 修 道 院 國 文 教 師 。 田 樞 機 之 母 , 至 民 國 四 年 亦 領 洗 奉 教 。 田 樞 機 自 己 在 十 一 歲 入 坡 里 莊 教 會 小 學 讀 四 書 及 教 會 經 文 , 十 二 歲 即 已 受 洗 , 十 五 歲 入 兗 州 教 區 修 道 院 , 因 聰 穎 過 人 , 讀 書 勤 勉 , 在 院 中 每 次 考 試 , 都 名 列 前 茅 。 修 道 院 畢 業 後 , 即 在 兗 州 教 區 從 事 教 務 , 民 國 七 年 升 任 鐸 品 , 先 後 在 該 區 各 縣 傳 教 十 餘 年 , 極 受 當 地 教 友 敬 愛 。 十 八 年 三 月 八 日 加 入 聖 言 會 , 二 十 三 年 , 教 廷 派 為 陽 穀 監 牧 區 首 任 監 牧 , 對 於 發 展 教 務 , 悉 心 擘 劃 , 運 用 適 合 國 情 民 俗 的 方 法 , 不 到 六 年 , 教 化 大 行 , 深 獲 教 廷 的 倚 重 , 二 十 八 年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召 至 羅 馬 , 親 授 為 主 教 ; 三 十 年 調 任 青 島 教 區 主 教 , 三 十 四 年 擢 升 為 樞 機 主 教 , 三 十 五 年 二 月 赴 羅 馬 接 受 遠 東 樞 機 主 教 的 榮 冠 , 從 此 , 他 不 僅 是 天 主 教 中 唯 一 中 國 籍 的 樞 機 主 教 , 而 且 是 遠 東 唯 一 的 樞 機 主 教 。 依 照 教 廷 制 度 , 樞 機 主 教 的 制 服 是 紅 色 的 , 所 以 他 又 被 稱 為 紅 衣 主 教 。

抗 日 戰 爭 勝 利 後 , 我 國 天 主 教 升 級 為 「聖 統」 體 制 , 劃 全 國 為 廿 個 總 主 教 區 , 教 廷 於 三 十 五 年 六 月 , 委 田 樞 機 為 北 平 總 主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 他 在 此 任 內 , 一 面 興 建 北 平 教 區 的 教 務 , 一 面 創 辦 耕 莘 高 級 中 學 , 作 育 下 代 青 年 。

共 黨 竊 據 大 陸 後 , 田 樞 機 赴 美 醫 治 目 疾 , 至 四 十 六 年 始 見 好 轉 , 在 此 期 間 , 他 仍 抱 病 向 美 國 人 講 道 , 並 將 共 黨 在 大 陸 的 暴 行 , 向 友 邦 人 士 揭 發 , 四 十 七 年 去 西 德 宣 傳 教 義 時 , 不 幸 撞 車 , 右 臂 受 重 傷 , 留 在 西 德 治 療 , 同 年 十 月 中 旬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 同 月 下 旬 , 教 廷 在 羅 馬 召 開 樞 機 團 會 議 , 選 舉 新 教 宗 , 他 雖 因 臂 傷 未 愈 , 但 以 重 視 教 宗 選 舉 重 典 , 乃 由 兩 位 醫 生 陪 同 , 飛 往 羅 馬 參 加 選 舉 , 蒙 教 廷 破 例 , 他 躺 在 擔 架 進 入 聖 西 斯 丁 聖 堂 , 投 下 神 聖 的 一 票 。

四 十 九 年 , 田 樞 機 受 命 兼 代 台 北 區 總 主 教 職 務 , 於 三 月 一 日 到 任 , 由 於 他 對 教 務 貢 獻 甚 大 , 五 十 一 年 四 月 與 六 月 , 曾 先 後 由 美 國 福 登 大 學 及 雷 摩 尼 大 學 贈 授 名 譽 博 士 學 位 ; 五 十 二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 他 創 辦 的 耕 莘 文 教 院 在 台 北 落 成 , 他 在 落 成 典 禮 中 說 : 「希 望 這 一 文 教 院 能 供 給 中 國 青 年 更 多 的 精 神 食 糧 , 並 在 文 化 與 科 學 上 發 揮 它 的 效 能 。」 五 十 三 年 夏 天 , 他 因 公 赴 羅 馬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親 自 接 見 , 當 時 他 對 教 廷 公 開 表 示 : 「中 國 的 希 望 在 台 灣 , 我 們 正 等 待 有 一 天 重 返 大 陸 。」

田 樞 機 主 教 曾 於 五 十 三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住 台 北 榮 民 總 醫 院 診 治 ; 五 十 四 年 三 月 , 轉 入 虎 尾 若 瑟 醫 院 繼 續 治 療 , 五 月 下 旬 康 復 出 院 , 至 去 年 三 月 一 日 , 因 健 康 不 佳 , 辭 去 台 北 區 總 主 教 兼 職 。

這 位 被 教 友 尊 為 「教 會 親 王」 的 樞 機 主 教 , 在 他 就 任 台 北 總 主 教 兼 職 時 曾 說 : 「我 將 不 辭 艱 苦 , 甘 願 以 此 殘 年 病 軀 , 奉 獻 給 仁 慈 天 主 及 祖 國 同 胞 : 將 我 剩 餘 的 生 命 , 為 天 主 、 為 同 胞 , 犧 牲 在 這 裡」 。 因 此 , 他 的 愛 國 與 殉 道 的 精 神 , 早 已 深 獲 中 外 人 士 的 景 仰 。

田 耕 莘 樞 機 , 是 一 位 謙 和 、 誠 樸 而 信 教 最 真 誠 的 人 , 他 的 去 世 不 僅 是 我 國 的 一 大 損 失 , 也 是 世 界 的 一 大 損 失 。

在 此 數 十 年 中 , 田 樞 機 對 教 對 國 有 很 大 的 貢 獻 , 在 他 到 處 奔 走 下 , 成 立 了 若 瑟 修 院 , 神 哲 學 院 , 耕 莘 文 教 院 , 北 平 輔 仁 大 學 在 台 復 校 並 擔 任 輔 大 董 事 長 , 創 辦 耕 莘 醫 院 等 , 造 福 同 胞 。
1967 年 7 月 28 日

 

田樞機病故嘉義
白主教馳電致悼

本 港 白 英 奇 主 教 獲 悉 田 耕 莘 樞 機 病 逝 嘉 義 後 , 即 馳 電 台 北 主 教 團 致 悼 , 電 文 如 下 :

「驚 悉 樞 機 田 公 病 故 不 勝 哀 痛 , 中 華 教 會 慟 失 良 牧 普 世 共 悼 , 香 港 全 體 教 胞 當 共 求 天 主 賜 以 永 安 。」

又 訊 : 白 英 奇 主 教 已 定 於 下 星 期 一 下 午 六 時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求 主 賜 彼 靈 魂 早 獲 榮 福 。
1967 年 7 月 28 日

 

追悼田樞機
羅光

純粹的中國人
民 國 三 十 五 年 二 月 十 八 日 , 青 島 主 教 田 耕 莘 受 封 為 樞 機 , 大 家 都 以 為 奇 ; 田 樞 機 本 人 則 更 以 為 奇 , 在 中 國 主 教 中 , 教 宗 怎 麼 選 到 了 他 。 在 晉 封 樞 機 大 典 後 幾 天 , 我 陪 樞 機 晉 見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教 宗 對 我 說 : 「我 們 選 擇 了 一 位 純 粹 的 中 國 人 作 樞 機 , 你 們 中 國 人 一 定 很 高 興 。」

田 樞 機 是 一 位 純 粹 的 中 國 人 , 他 生 在 孔 孟 故 鄉 的 山 東 , 沒 有 出 國 留 學 , 從 小 讀 四 書 五 經 。 在 修 院 裡 雖 然 讀 了 拉 丁 , 讀 了 哲 學 神 學 ; 但 是 陞 了 神 父 以 後 , 常 在 山 東 南 部 的 鄉 間 傳 教 。 他 的 生 活 習 慣 , 是 中 國 鄉 裡 人 的 習 慣 ; 他 的 傳 教 方 法 , 是 中 國 人 的 作 事 方 法 ; 他 的 言 語 行 動 , 絕 對 不 帶 洋 氣 。 後 來 他 升 了 主 教 , 晉 封 為 樞 機 , 在 美 國 住 了 九 年 , 週 遊 世 界 好 幾 次 ; 然 而 他 的 生 活 習 慣 , 仍 舊 是 中 國 鄉 下 人 的 習 慣 , 是 一 位 純 粹 的 中 國 人 。

教 宗 庇 護 稱 讚 田 樞 機 是 一 位 純 粹 的 中 國 人 , 還 有 另 外 的 一 種 意 思 , 即 是 稱 讚 他 有 中 國 人 的 傳 統 美 德 , 可 以 作 中 國 人 的 的 代 表 。 孔 子 曾 描 寫 自 己 的 人 格 說 : 「其 為 人 也 , 發 憤 忘 食 , 樂 以 忘 憂 , 不 知 老 之 將 至 。」 孔 子 的 人 格 , 乃 是 中 國 人 的 標 準 人 格 。 田 樞 機 一 生 , 也 就 可 以 用 這 幾 句 話 作 代 表 。

他 的 一 生 , 「發 憤 忘 食」 。 在 任 陽 穀 主 教 以 前 , 他 曾 傳 教 於 易 水 王 家 莊 、 戴 家 莊 、 汶 上 、 鉅 野 、 單 縣 、 黃 岡 、 諸 城 、 范 縣 、 魚 台 、 嘉 祥 、 鄲 城 等 十 一 處 , 幾 乎 是 每 一 年 或 兩 年 換 一 地 方 , 到 處 發 憤 忘 食 。 民 國 二 十 三 年 出 任 陽 穀 監 牧 。 陽 穀 區 轄 陽 穀 、 壽 張 、 觀 城 、 朝 城 、 范 、 濮 六 縣 。 於 民 國 二 十 一 年 成 立 。 成 立 後 , 沒 有 神 父 願 意 出 任 監 牧 , 都 視 陽 穀 教 區 為 畏 途 。 最 後 , 兗 州 韓 寧 鎬 主 教 舉 薦 田 耕 莘 神 父 , 田 神 父 服 從 上 命 , 治 理 陽 穀 , 和 神 父 們 同 甘 苦 。 民 國 二 十 八 年 , 田 監 牧 升 為 陽 穀 主 教 。 他 做 傳 教 工 作 , 如 同 鄉 下 人 種 地 , 從 早 到 晚 , 孜 孜 不 息 。 民 國 三 十 一 年 , 調 任 青 島 主 教 。 民 國 三 十 五 年 , 升 北 平 總 主 教 。 民 國 四 十 九 年 , 兼 任 台 北 署 理 總 主 教 。 到 處 常 是 發 憤 忘 食 , 不 知 老 之 將 至 。

田 樞 機 又 常 是 樂 以 忘 憂 。 中 華 民 族 是 一 種 樂 天 安 命 的 民 族 。 每 個 人 的 生 活 , 有 如 孔 子 所 說 : 「飯 疏 食 , 飲 水 , 曲 肱 而 枕 之 , 樂 亦 在 其 中 矣 。」 中 華 民 族 的 生 活 , 在 兵 荒 馬 亂 的 亂 離 時 , 到 處 可 以 圖 生 存 , 五 千 年 來 民 族 的 命 脈 不 斷 。 田 樞 機 稟 有 這 種 樂 天 精 神 , 加 以 基 督 事 事 隨 順 天 父 旨 意 的 訓 示 , 他 一 生 在 困 苦 中 有 安 樂 , 在 病 痛 中 有 慰 藉 。 「不 怨 天 , 不 尤 人 。」 他 傳 教 的 勞 苦 , 不 足 算 困 苦 。 他 的 困 苦 是 在 離 開 北 平 以 後 , 歐 美 各 方 都 以 為 在 教 區 危 難 之 時 , 他 拋 棄 了 教 區 , 在 外 苟 延 殘 生 , 他 一 生 是 埋 頭 苦 幹 的 人 , 被 人 輕 視 為 求 苟 安 的 主 教 ; 他 在 土 匪 、 日 寇 、 八 路 軍 中 , 置 生 命 於 度 外 , 一 心 為 傳 教 工 作 的 人 , 被 人 恥 笑 為 貪 生 怕 死 的 樞 機 。 以 樞 機 之 尊 , 隱 身 於 香 港 , 於 西 德 , 於 美 國 , 前 後 凡 十 一 年 。 在 十 一 年 的 精 神 困 苦 中 , 心 中 則 常 安 樂 , 不 怨 不 尤 。 民 國 三 十 六 年 , 曾 來 台 灣 一 遊 , 備 受 國 人 的 歡 迎 , 精 神 一 振 。 不 意 次 年 在 西 德 撞 車 , 右 臂 折 斷 , 抵 台 灣 後 , 又 發 心 臟 病 , 再 加 骨 節 炎 。 晚 年 他 常 說 : 「全 身 沒 有 一 處 不 痛 。」 在 全 身 的 痛 楚 中 , 他 的 心 境 常 是 恬 適 。 兩 眼 幾 全 失 明 , 不 能 閱 讀 ; 心 臟 衰 弱 又 不 宜 多 談 , 長 日 默 坐 , 手 持 唸 珠 , 靜 唸 經 韻 。 在 心 和 天 主 相 接 之 中 , 度 日 度 月 , 精 神 從 來 不 現 衰 敗 的 氣 色 。

田 樞 機 的 美 德 , 可 以 代 表 純 粹 中 國 人 的 美 德 。

純粹的天主教教士
這 一 位 純 粹 的 中 國 人 又 不 失 為 一 位 純 粹 的 天 主 教 教 士 。 蔣 總 統 弔 唁 田 樞 機 說 : 「畢 生 弘 揚 教 義 , 為 救 世 救 人 而 努 力 。」 教 宗 保 祿 也 弔 唁 說 : 「懷 念 他 從 事 使 徒 工 作 的 熱 心 。」 從 青 年 神 父 到 老 年 樞 機 , 他 常 是 發 憤 忘 食 , 弘 揚 教 義 。 傳 教 時 , 衣 食 樸 素 , 或 者 步 行 , 或 乘 單 車 。 在 窮 鄉 僻 壤 , 在 通 都 大 邑 ; 自 小 小 易 水 王 家 莊 , 到 陽 穀 縣 城 , 到 青 島 大 都 市 , 到 北 平 舊 都 , 又 到 台 北 戰 時 首 都 ; 他 的 工 作 , 常 在 弘 揚 教 義 , 盡 基 督 使 徒 的 使 命 。

為 弘 揚 教 義 , 應 一 心 愛 人 。 田 樞 機 在 鄉 下 愛 鄉 下 人 , 在 城 裡 愛 城 市 人 。 在 山 東 時 , 他 憐 惜 山 東 的 窮 人 , 搬 家 往 東 北 謀 生 , 便 常 接 濟 他 們 的 家 鄉 。 當 年 山 東 兵 荒 饑 饉 的 年 歲 很 多 , 人 民 沒 有 食 物 充 饑 ; 田 耕 莘 神 父 向 上 海 購 糧 , 運 回 賑 災 。 在 青 島 時 , 有 逃 避 戰 禍 和 八 路 軍 的 難 民 , 在 北 平 時 , 更 有 由 四 方 湧 進 舊 都 , 躲 避 共 黨 的 人 士 , 田 總 主 教 費 盡 心 思 , 予 以 救 濟 。 到 了 台 北 , 一 心 打 算 建 立 一 所 大 醫 院 , 為 救 助 貧 苦 病 人 。 去 年 乃 動 工 建 設 聘 三 醫 院 。

愛 而 不 教 , 不 足 為 愛 人 。 田 耕 莘 神 父 在 諸 城 時 , 辦 理 小 學 。 在 魚 台 縣 , 設 立 了 男 女 小 學 , 共 四 班 。 任 陽 穀 主 教 時 , 有 意 設 中 學 , 不 克 成 功 。

抵 青 島 。 青 島 有 天 主 教 中 小 學 校 五 十 一 所 , 入 北 平 , 北 平 有 天 主 教 學 校 六 十 八 校 。 田 樞 機 在 北 平 加 設 耕 莘 中 學 , 設 上 智 編 輯 館 。 在 輔 仁 大 學 增 設 多 瑪 斯 哲 學 院 。 署 理 台 北 總 主 教 區 , 乃 恢 復 輔 仁 大 學 , 創 多 瑪 斯 與 若 瑟 兩 修 院 , 又 鼓 勵 興 辦 初 中 高 中 , 建 立 耕 莘 文 教 院 。

天 主 教 教 士 , 弘 揚 教 義 , 以 身 作 則 , 田 樞 機 不 汲 汲 於 名 利 , 不 戀 戀 於 衣 食 。 心 懷 謙 虛 , 絕 不 以 樞 機 之 尊 而 驕 人 。 衣 食 樸 素 , 酒 不 沾 唇 。 教 友 有 送 佳 禮 者 , 收 而 轉 贈 他 人 。 每 晨 四 點 起 床 , 默 想 祈 禱 。 晚 間 九 點 必 回 住 所 。 雖 大 宴 會 也 不 久 留 。 病 中 無 事 , 日 夜 誦 經 。 宗 教 熱 情 , 溢 於 言 表 。 中 外 人 士 , 凡 和 他 稍 有 接 觸 者 , 都 口 口 聲 聲 , 稱 揚 他 為 好 人 。

聖 保 祿 宗 徒 曾 條 陳 主 教 應 有 的 品 德 說 : 「是 故 為 司 牧 者 , 其 立 身 處 世 , 務 期 無 疵 可 摘 。 莊 敬 自 持 , 循 規 蹈 矩 , 處 事 有 條 不 紊 , 待 人 和 藹 可 親 , 優 遇 遠 人 , 循 循 善 誘 , 不 可 沉 湎 於 酒 , 不 可 舉 止 暴 躁 , 務 須 溫 柔 寬 裕 , 與 世 無 爭 , 不 戀 財 物 。」 (致 弟 茂 德 書 第 三 章 , 第 二 至 三 節)

聖 保 祿 的 話 , 可 以 為 田 樞 機 主 教 一 生 的 寫 照 。 他 是 一 位 有 純 粹 中 國 美 德 的 人 。 是 一 位 有 純 粹 天 主 教 主 教 品 德 的 人 。
1967 年 8 月 4 日

 

白英奇主教主持
追悼田樞機彌撒

台灣各教區一遍哀悼

遠 東 有 史 以 來 之 我 國 第 一 位 樞 機 主 教 田 耕 莘 , 於 上 月 廿 四 日 逝 世 於 嘉 義 聖 瑪 爾 定 醫 院 , 全 國 神 長 教 友 , 皆 表 悲 痛 哀 傷 。 本 港 教 區 白 英 奇 主 教 已 於 七 月 三 十 一 日 下 午 六 時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並 由 李 宏 基 及 劉 榮 耀 二 位 分 任 五 六 品 。 參 加 神 長 教 友 達 數 百 人 , 包 括 港 九 及 新 界 各 堂 區 、 修 會 、 學 校 之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及 善 會 會 長 等 , 至 七 時 方 告 結 束 。

本 報 台 灣 訊 : 遠 東 在 歷 史 上 第 一 位 樞 機 田 耕 莘 總 主 教 之 葬 禮 , 於 七 月 廿 八 日 上 午 假 嘉 義 市 舉 行 , 彌 撒 由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高 理 耀 總 主 教 主 持 , 執 紼 神 父 修 女 教 友 , 達 一 萬 多 人 , 為 嘉 義 市 空 前 的 一 次 喪 葬 行 列 。

蔣 總 統 伉 儷 , 為 田 樞 機 主 教 之 喪 所 頒 贈 的 是 白 色 綴 花 的 大 十 字 架 , 高 六 英 呎 。

此 次 送 殯 隊 伍 的 行 列 , 安 葬 委 員 會 早 已 擬 定 順 序 , 故 秩 序 井 然 。 其 順 序 是 : 前 導 指 揮 車 , 鼓 鑼 隊 , 苦 像 , 名 號 橫 旗 , 遺 像 , 第 一 樂 隊 , 花 圈 板 車 , 送 殯 大 車 隊 , 第 二 樂 隊 , 送 殯 旗 隊 , 神 父 小 車 隊 , 第 三 樂 隊 , 神 父 徒 步 隊 , 政 府 首 長 送 殯 小 車 隊 , 各 界 送 殯 隊 , 開 道 摩 托 車 隊 , 總 統 副 總 統 輓 聯 車 (有 兩 位 憲 兵 持 槍 護 車) , 主 祭 團 , 柩 車 , 本 教 區 主 教 送 柩 車 , 大 使 專 車 , 主 教 團 送 柩 車 隊 , 修 女 送 柩 隊 , 第 四 樂 隊 , 花 圈 板 車 隊 , 外 縣 教 友 送 殯 徒 步 隊 , 第 五 樂 隊 , 雲 林 縣 教 友 送 殯 徒 步 隊 , 第 六 樂 隊 , 嘉 義 縣 教 友 送 殯 徒 步 隊 , 第 七 樂 隊 , 嘉 義 市 教 友 送 殯 徒 步 隊 , 第 八 樂 隊 , 教 友 徒 步 隊 , 第 九 樂 隊 , 教 友 徒 步 隊 及 第 十 樂 隊 。 整 個 行 列 自 民 權 路 若 望 堂 起 , 經 啟 明 路 , 中 山 路 、 吳 鳳 路 至 輔 仁 中 學 , 全 長 達 六 公 里 。

是 日 晨 , 自 七 時 起 至 八 時 止 , 是 教 友 們 自 由 弔 祭 的 時 間 , 記 者 是 六 時 五 十 分 到 達 民 權 路 若 望 堂 , 是 時 若 望 堂 門 前 已 顯 人 潮 擁 擠 , 聖 堂 內 樞 機 主 教 棺 柩 前 , 跪 拜 致 祭 的 教 友 絡 繹 不 絕 , 其 中 有 高 齡 的 老 太 太 、 青 年 學 生 、 中 年 夫 婦 等 , 凡 拜 祭 者 不 眼 圈 發 紅 者 極 稀 , 每 個 人 的 面 部 表 情 , 都 是 哀 慟 不 已 。

聖 堂 裡 的 氣 氛 , 是 悲 悽 窒 悶 的 , 每 個 人 的 心 裡 似 乎 擁 塞 著 一 件 東 西 似 的 , 唯 有 盡 情 的 一 哭 , 才 能 鬆 弛 這 積 壓 在 心 頭 的 鬱 悶 , 但 大 家 飲 泣 著 , 繃 著 面 孔 , 如 是 , 無 聲 的 哀 慟 緊 緊 的 抑 壓 在 每 個 人 的 心 頭 。

八 時 半 起 , 舉 行 公 祭 , 在 哀 樂 聲 中 , 中 華 聖 母 會 的 修 女 們 , 終 於 飲 泣 不 住 , 而 開 始 哭 泣 。 首 祭 單 位 是 : 嘉 義 教 區 牛 會 卿 主 教 率 領 教 區 的 神 父 教 友 向 田 樞 機 柩 前 上 香 致 祭 。 牛 主 教 面 含 悽 苦 , 步 履 艱 難 , 致 祭 後 曾 回 顧 再 三 , 不 忍 離 去 , 緊 接 著 是 陽 穀 同 鄉 、 台 北 總 教 區 、 成 大 校 長 、 青 島 市 國 大 聯 誼 會 、 中 聲 電 台 等 之 單 位 的 致 祭 , 家 祭 之 後 , 是 台 灣 主 教 團 全 體 主 教 的 公 祭 , 由 高 理 耀 大 使 主 祭 。

在 公 祭 時 , 其 間 由 中 華 聖 母 會 的 修 女 , 和 北 平 教 區 的 神 父 在 遺 像 前 答 禮 , 神 父 們 均 著 黑 袍 及 小 白 衣 , 中 華 聖 母 會 的 修 女 們 , 每 個 人 左 臂 上 均 帶 著 孝 。

九 時 正 發 引 , 牛 會 卿 主 教 身 著 黑 色 祭 衣 , 在 樞 機 主 教 的 棺 柩 前 引 導 , 將 棺 柩 送 至 車 上 , 然 後 乘 車 緊 跟 在 柩 車 後 面 , 在 柩 車 上 護 柩 的 是 北 平 教 區 , 陽 穀 教 區 的 神 父 , 和 中 華 聖 母 會 的 修 女 。

當 送 殯 的 行 列 起 動 的 時 候 , 沿 途 的 居 民 , 兩 旁 早 已 圍 成 兩 堵 人 牆 爭 相 觀 看 , 在 他 們 的 心 目 中 , 一 個 送 殯 的 行 列 有 這 樣 多 子 女 的 尚 屬 首 次 看 到 。

十 二 時 卅 分 , 全 體 神 父 修 女 排 兩 列 前 導 , 將 樞 機 主 教 的 棺 柩 送 至 輔 中 後 面 的 田 樞 機 紀 念 亭 暫 厝 , 預 計 半 年 後 建 一 聖 堂 , 再 行 將 棺 柩 厝 於 聖 堂 內 。

當 棺 柩 厝 於 紀 念 亭 裡 後 , 高 大 使 及 各 位 主 教 神 父 , 分 別 向 樞 機 主 教 的 棺 柩 上 灑 聖 水 , 而 送 殯 的 教 友 , 在 離 去 時 , 均 在 樞 機 棺 柩 前 行 跪 拜 禮 , 在 胸 前 劃 十 字 後 離 去 , 而 有 些 教 友 則 在 這 最 後 相 聚 的 時 刻 , 依 依 不 捨 地 離 去 。 十 二 時 四 十 分 , 聖 言 會 閔 神 父 宣 佈 結 束 , 並 感 謝 大 家 冒 暑 趕 來 送 殯 的 盛 情 。
1967 年 8 月 11 日

 

哀悼田耕莘樞機
小羊

七 月 廿 四 日 , 嘉 義 聖 瑪 爾 定 醫 院 傳 出 了 我 國 第 一 位 樞 機 田 耕 莘 總 主 教 逝 世 的 噩 耗 , 使 全 國 上 下 及 海 外 天 主 教 僑 胞 , 不 禁 同 聲 一 哭 。 國 內 外 唁 電 , 紛 紛 飛 來 : 我 國 總 統 伉 儷 , 副 總 統 嚴 家 淦 , 政 府 秘 書 長 張 群 , 國 民 黨 中 央 黨 部 秘 書 長 谷 鳳 翔 , 外 交 部 長 魏 道 明 , 僑 委 會 鄭 彥 棻 , 以 及 其 他 政 府 首 長 孫 科 等 均 特 電 致 唁 , 並 讚 揚 田 公 畢 生 弘 揚 教 義 , 為 救 世 救 人 而 努 力 的 功 德 。

菲 律 賓 和 各 日 本 的 樞 機 驚 悉 田 公 逝 世 , 亦 彌 深 哀 悼 , 同 致 唁 電 。

教 宗 保 祿 在 田 公 病 危 時 即 致 電 慰 問 , 逝 世 後 又 來 電 示 哀 , 並 讚 美 田 公 一 生 熱 心 於 宗 徒 任 務 。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館 特 降 半 旗 三 日 致 哀 。 高 理 耀 大 使 說 : 田 樞 機 的 逝 世 , 是 中 國 天 主 教 的 一 大 損 失 。 他 強 調 田 樞 機 的 謙 遜 和 簡 樸 生 活 , 是 天 主 教 神 職 界 和 教 友 的 良 好 榜 樣 。

七 月 廿 八 日 田 樞 機 發 喪 之 日 , 有 一 萬 多 人 從 自 由 中 國 各 地 趕 到 嘉 義 執 紼 。 筆 者 遠 在 港 島 , 不 克 前 往 一 瞻 遺 容 , 並 致 最 後 敬 禮 , 深 覺 遺 憾 。 但 這 位 可 敬 樞 機 的 謙 遜 、 忍 耐 和 誠 樸 等 嘉 言 懿 行 , 不 斷 映 現 在 我 眼 前 , 響 徹 在 我 耳 邊 。 現 在 把 我 特 別 記 得 的 幾 件 事 寫 在 下 面 :

民 國 三 十 七 年 田 公 因 目 疾 和 心 臟 病 到 香 港 醫 治 。 當 病 況 好 轉 正 想 回 國 的 時 候 , 北 平 已 經 赤 化 , 且 共 黨 席 捲 大 陸 已 在 目 前 , 他 又 是 被 共 黨 列 入 黑 名 單 中 的 第 一 號 人 物 , 因 此 , 許 多 人 都 不 讓 這 位 遠 東 唯 一 的 樞 機 投 入 可 怕 的 紅 潮 。 他 只 得 留 在 醫 院 繼 續 療 治 他 的 疾 病 。 但 他 的 心 , 日 夜 想 回 去 領 導 他 的 羊 群 。 一 次 他 對 我 說 : 「我 一 定 要 想 辦 法 回 我 的 教 區 ; 我 的 神 父 教 友 都 在 為 天 主 受 迫 害 , 我 怎 能 離 開 他 們 !」 因 此 , 在 三 八 和 三 九 兩 年 中 , 他 想 盡 各 法 , 要 回 大 陸 。 後 來 他 知 道 中 共 正 要 利 用 他 回 去 , 叫 他 做 「中 國 教 宗」 , 他 於 是 立 即 轉 變 了 回 大 陸 的 決 心 , 而 赴 羅 馬 述 職 。 可 是 因 他 日 夜 掛 慮 他 的 教 區 , 目 疾 日 益 加 劇 , 到 美 國 施 行 手 術 後 不 到 半 年 , 他 的 眼 又 轉 壞 。 四 0 年 五 月 他 來 信 說 : 「近 年 我 眼 起 了 變 化 , 內 中 有 許 多 黑 點 上 去 下 來 , 其 中 有 一 大 的 , 常 來 麻 煩 視 線 , 恐 不 久 又 將 失 去 恢 復 的 光 明 。 祈 多 代 禱 , 九 月 底 左 眼 也 將 施 手 術 , 若 左 眼 與 右 眼 那 樣 , 就 無 好 希 望 了 。 看 天 主 聖 意 吧 。」

由 於 日 夜 掛 慮 教 區 , 田 公 體 力 日 衰 , 雙 目 施 行 數 次 手 術 , 也 無 效 果 , 至 四 一 年 又 患 筋 骨 疼 , 常 使 他 坐 臥 不 安 ; 但 他 一 味 甘 心 忍 耐 , 見 人 時 , 總 是 笑 容 滿 面 , 誰 都 看 不 出 他 身 心 所 受 的 大 苦 大 痛 。 在 他 目 疾 惡 化 時 他 說 : 「我 的 眼 快 瞎 了 , 這 是 天 主 給 我 的 大 恩 , 使 我 有 工 夫 多 祈 禱 。 我 的 體 重 已 減 了 二 十 磅 。 在 夢 中 , 常 去 堂 口 下 會 , 講 道 理 , 行 聖 事 , 心 中 不 覺 一 鬆 ; 但 醒 後 不 禁 心 痛 淚 下 。 在 這 苦 難 中 , 只 有 多 多 敬 順 天 主 的 聖 意 了 。」

四 三 年 三 月 , 他 聽 到 北 平 教 區 有 二 十 五 位 神 父 被 捕 , 心 痛 流 淚 , 後 在 信 中 提 及 此 事 說 : 「這 使 我 更 覺 慚 愧 ! 臨 陣 逃 脫 為 軍 法 所 不 容 ; 臨 難 苟 免 為 正 人 君 子 所 不 為 , 我 今 逍 遙 海 外 , 不 能 和 我 的 神 父 們 同 苦 同 難 , 使 教 友 成 為 無 牧 之 羊 , 真 是 罪 該 萬 死 ! 羅 馬 聖 座 雖 認 為 我 被 迫 不 能 回 去 , 不 加 之 罪 , 但 我 心 中 非 常 慚 愧 ! 巴 不 得 一 步 跑 到 自 己 教 區 , 為 信 仰 流 血 致 命 ……

為 在 台 灣 興 建 一 大 修 院 , 四 七 年 赴 西 德 募 捐 , 在 波 昂 不 幸 遇 車 禍 , 右 臀 受 重 傷 。 後 來 負 傷 到 羅 馬 躺 在 擔 架 上 參 加 選 舉 新 教 宗 。 當 他 回 到 西 德 , 收 到 一 些 剪 報 , 是 一 位 外 籍 神 父 根 據 共 黨 報 紙 刊 出 的 大 陸 教 會 消 息 所 寫 的 文 章 。 他 聽 了 其 中 歪 屈 的 事 實 , 不 禁 憤 慨 地 說 : 這 位 作 者 對 大 陸 教 會 情 況 完 全 不 明 , 竟 隨 著 共 黨 的 報 導 而 報 導 , 使 人 誤 以 為 真 , 誠 屬 不 該 。 他 於 是 便 展 開 調 查 , 去 信 警 告 作 者 不 可 誤 信 共 黨 報 導 , 更 不 可 把 它 作 依 據 , 否 則 中 國 教 會 必 受 其 害 。

在 田 公 受 命 兼 任 台 北 總 教 區 職 務 後 約 三 個 月 , 心 臟 病 又 復 發 。 他 說 : 「現 在 我 不 能 說 話 和 工 作 , 真 是 無 用 的 人 了 。 在 這 聖 心 月 中 , 我 每 天 請 人 念 一 章 王 昌 祉 神 父 著 的 敬 禮 耶 穌 聖 心 , 所 以 我 依 恃 聖 心 更 強 了 。」 後 來 他 因 身 體 常 感 不 適 , 便 說 : 「人 生 七 十 古 來 稀 。 七 十 後 的 生 命 就 是 做 補 贖 的 時 期 , 這 是 天 主 的 大 恩 典 , 使 我 多 受 些 苦 , 為 個 人 及 為 別 人 有 點 裨 益 。」

在 這 樣 病 苦 中 , 他 仍 朝 夕 關 心 著 傳 教 工 作 , 提 倡 每 人 每 年 勸 一 人 奉 教 的 運 動 , 又 囑 我 代 購 許 多 教 義 書 , 供 智 識 份 子 研 究 。 他 的 住 處 和 公 署 中 常 備 聖 經 和 許 多 教 義 書 , 神 修 書 , 為 送 給 去 拜 謁 他 的 朋 友 。

五 十 二 年 他 又 參 加 了 選 舉 新 教 宗 。 是 年 十 月 蒞 臨 香 港 主 持 慶 祝 耶 穌 君 王 瞻 禮 盛 典 。

五 十 三 年 , 風 濕 和 關 節 炎 使 樞 機 行 走 不 便 。 那 年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凌 晨 兩 時 , 跌 倒 在 地 上 , 頭 部 跌 傷 ; 十 二 月 又 心 臟 病 復 發 。

這 位 謙 遜 誠 樸 的 樞 機 , 在 這 二 十 年 來 幾 乎 常 在 病 痛 中 , 但 他 不 怨 不 尤 , 敬 順 主 旨 , 並 以 有 病 之 身 興 建 了 不 少 事 業 。 現 在 德 備 功 全 , 天 主 請 他 到 天 國 去 領 受 永 福 的 賞 報 了 !

可 敬 的 田 樞 機 ! 你 生 時 朝 夕 求 主 賜 中 國 和 平 , 世 界 和 平 , 現 今 您 已 享 見 天 主 , 請 您 當 面 轉 求 天 主 賞 賜 我 們 早 獲 真 正 的 和 平 吧 !
1967 年 8 月 18 日

 

 

悼念田耕莘樞機特刊

悼念田耕莘樞機
張篤默

田 樞 機 主 教 逝 世 的 噩 耗 傳 來 了 , 我 不 知 道 怎 樣 表 達 自 己 的 沉 痛 心 情 ! 悲 涕 吧 , 不 必 , 因 為 這 祇 是 人 生 的 一 小 段 落 。 他 已 昇 入 榮 福 的 常 生 階 段 了 , 有 啥 可 悲 涕 ! 追 念 吧 ! 倒 是 不 自 禁 的 心 情 , 真 正 有 點 抑 止 不 住 。 往 事 的 片 斷 , 田 公 的 音 容 , 像 斷 了 線 的 串 珠 , 一 個 接 一 個 湧 上 心 板 。 想 整 理 出 一 個 完 整 的 頭 緒 出 來 , 又 苦 不 知 從 何 處 說 起 。 思 潮 起 伏 , 不 可 自 止 。 於 是 , 壓 抑 著 心 頭 的 紛 亂 情 緒 , 寫 出 下 面 的 短 文 , 權 作 憶 念 田 樞 機 主 教 的 悼 詞 。

愛德的鵠候
那 是 一 九 三 八 年 的 冬 天 , 田 公 時 任 山 東 陽 穀 教 區 監 牧 , 為 了 晉 謁 教 廷 駐 華 代 表 蔡 寧 總 主 教 蒞 北 平 。 日 據 時 代 , 火 車 沒 準 , 誤 點 幾 個 小 時 不 足 為 奇 。 抵 步 時 , 適 值 子 夜 後 二 點 多 , 到 達 寄 宿 處 輔 仁 大 學 時 , 已 是 三 點 鐘 了 。 當 然 , 這 正 是 人 們 熟 睡 的 時 候 , 大 門 上 鎖 不 用 說 了 , 要 想 叫 開 大 門 , 勢 必 驚 鄰 動 眾 。 田 公 怕 驚 人 清 夢 , 就 在 街 頭 上 , 鵠 候 了 兩 個 多 小 時 , 直 等 到 神 父 們 進 堂 念 早 課 時 , 才 叫 開 大 門 。 記 得 那 正 是 雪 後 , 大 街 上 還 佈 滿 著 積 雪 , 在 寒 風 刺 骨 的 街 燈 下 , 田 公 還 誦 讀 了 當 天 的 日 課 呢 ! 事 後 田 公 向 我 說 及 當 夜 的 情 況 , 我 埋 怨 他 過 於 自 討 苦 吃 。 田 公 笑 著 說 : 立 功 的 機 會 難 得 啊 ! 大 冷 的 夜 晚 , 人 們 正 熟 睡 在 暖 被 窩 裡 , 喊 門 驚 動 他 們 , 多 麼 有 虧 於 愛 德 啊 ! 藉 機 會 念 一 下 日 課 , 豈 不 人 我 兩 便 嗎 ?」 我 聽 了 , 祇 有 感 愧 ! 不 知 如 何 再 說 下 去 了 , 據 田 公 自 述 , 當 夜 他 在 街 燈 下 念 日 課 經 時 , 曾 經 有 一 個 巡 警 路 過 , 那 人 用 驚 疑 的 眼 光 , 走 到 田 公 身 傍 , 探 頭 瞭 望 一 下 經 書 , 口 中 念 叨 著 驚 嘆 聲 音 離 去 了 。 這 件 事 傳 出 後 , 人 們 都 不 禁 為 田 公 的 克 苦 修 德 驚 嘆 。 這 說 明 田 公 修 德 的 工 夫 已 到 達 爐 火 純 青 的 地 步 了 。 所 以 我 們 稱 他 為 愛 德 的 鵠 候 。

信仰的堡壘
田 樞 機 主 教 受 命 接 掌 北 平 教 區 總 主 教 時 , 是 單 身 到 職 的 。 一 到 北 平 , 就 全 部 授 權 該 教 區 華 籍 神 職 分 掌 教 務 。 既 沒 有 攜 帶 私 人 秘 書 , 也 沒 有 聘 請 專 家 , 在 一 片 平 靜 氣 氛 中 接 掌 了 教 權 。 因 此 , 極 得 當 地 教 區 上 下 的 愛 戴 。 但 在 傳 教 工 作 上 卻 力 排 舊 習 , 大 力 開 放 教 權 。 二 十 世 紀 四 十 年 代 的 華 北 天 主 教 會 , 是 過 著 艱 苦 不 便 的 日 子 , 日 寇 的 騷 擾 , 共 黨 的 迫 害 ; 傳 教 工 作 已 陷 入 停 頓 狀 態 , 各 教 區 主 教 神 父 面 臨 無 處 容 身 , 更 談 不 上 下 鄉 傳 教 了 。 他 們 都 躲 到 大 都 市 暫 避 禍 亂 。 北 平 為 華 北 政 治 中 心 , 華 北 各 省 區 的 主 教 神 父 們 , 甚 至 有 許 多 忠 貞 教 友 , 都 賃 居 北 平 避 難 。 田 公 目 睹 北 平 當 時 情 狀 , 為 普 遍 宣 傳 教 義 , 方 使 教 友 度 教 友 生 活 , 乃 大 行 開 放 傳 教 權 力 , 准 許 各 修 會 各 教 區 留 平 神 長 , 設 堂 講 道 。 於 是 北 平 教 友 聽 道 理 領 聖 事 的 堂 口 遍 地 開 花 了 。 許 許 多 多 大 街 小 巷 的 住 宅 中 , 傳 出 了 頌 主 的 歌 聲 。 形 成 天 主 教 人 熙 熙 攘 攘 的 局 面 。 所 以 , 等 到 中 共 迫 害 教 會 實 行 革 新 運 動 的 時 候 , 各 大 教 堂 挂 出 了 革 新 牌 子 , 鬧 得 天 翻 地 覆 。 教 友 們 採 取 不 合 作 行 動 , 群 向 各 偏 僻 小 聖 堂 度 教 友 生 活 。 形 成 各 小 堂 口 教 友 擁 擠 , 各 大 堂 口 門 可 羅 雀 的 情 景 。 弄 得 革 新 派 也 徒 喚 奈 何 , 因 此 共 黨 不 得 不 向 教 會 讓 步 。 這 是 田 樞 機 為 信 仰 預 置 了 堡 壘 , 發 揮 了 維 護 教 義 的 莫 大 作 用 。 所 以 北 平 教 友 們 都 歌 頌 田 樞 機 開 放 教 權 的 德 政 , 為 教 會 預 置 了 信 仰 的 堡 壘 。

 

田樞機掌北平總教區二年的建樹
類斯

田 樞 機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四 月 十 一 日 中 國 天 主 教 聖 統 成 立 時 , 由 青 島 教 區 升 任 北 平 總 主 教 。 同 年 六 月 二 十 九 日 抵 北 平 就 職 , 一 九 四 八 年 夏 因 病 赴 上 海 就 醫 , 後 轉 廣 東 江 門 養 。 此 時 北 平 易 手 , 再 不 能 返 回 住 所 。

查 田 樞 機 治 理 北 平 教 務 僅 二 年 , 但 在 此 短 短 時 期 內 , 對 傳 教 , 對 文 化 , 對 神 職 班 的 培 養 , 的 確 有 其 獨 特 的 見 地 與 創 作 , 茲 縷 述 二 三 事 於 下 :

開放傳教門戶
── 田 樞 機 在 北 平 就 職 典 禮 的 演 講 中 , 以 「集 思 廣 益」 為 題 目 , 發 揮 了 他 榮 主 救 人 和 傳 教 的 種 種 方 針 , 打 開 了 他 虛 懷 若 谷 , 從 善 如 流 的 心 胸 。

原 來 故 都 的 四 個 大 堂 區 已 有 三 百 年 的 歷 史 , 教 友 也 多 是 世 襲 的 老 教 友 , 傳 教 已 入 停 頓 狀 態 , 神 父 多 是 在 「坐 堂」 和 「守 教」 。 田 樞 機 視 事 不 久 , 即 開 放 傳 教 的 門 戶 , 邀 請 各 修 會 的 神 父 , 不 分 國 籍 , 都 到 他 的 教 區 內 , 開 拓 天 主 在 世 的 神 國 。 在 田 樞 機 的 號 召 之 下 , 耶 穌 會 、 方 濟 會 、 本 篤 會 、 慈 幼 會 、 白 冷 會 、 聖 言 會 、 聖 心 會 、 遣 使 會 、 聖 衣 會 、 救 主 會 等 , 紛 紛 在 北 平 成 立 堂 口 , 共 襄 傳 教 的 神 聖 大 業 。 一 時 聖 教 大 行 於 北 平 , 有 東 方 羅 馬 之 稱 。

聯合小修院
── 田 樞 機 極 為 關 心 的 是 中 國 神 職 班 的 栽 培 問 題 , 所 以 到 任 不 久 , 即 召 開 河 北 省 主 教 會 議 (計 當 時 河 北 教 省 十 二 個 教 區 , 主 教 華 籍 六 人 , 外 籍 六 人 , 教 友 八 十 餘 萬) 會 中 重 大 的 議 決 案 是 成 立 聯 合 小 修 院 。 將 北 平 舊 有 小 修 院 與 明 道 書 院 合 併 , 撥 巨 款 修 理 , 可 容 納 就 讀 寄 宿 的 五 百 修 生 ; 並 聘 請 飽 學 的 神 父 和 教 友 充 任 教 師 ; 一 切 課 程 , 採 教 育 部 對 初 高 中 的 制 度 , 取 名 為 耕 莘 中 學 。 成 為 全 國 規 模 最 大 , 設 備 最 完 善 , 程 度 最 合 理 想 的 小 修 院 。 現 今 在 台 灣 和 海 外 的 許 多 青 年 神 父 , 即 出 於 此 修 院 。

一 年 之 後 , 樞 機 為 提 高 大 修 院 哲 學 的 水 準 , 創 立 「多 瑪 哲 學 院」 , 附 設 於 北 平 輔 仁 大 學 , 為 輔 大 的 一 系 。

上智編譯館
── 繼 河 北 省 聯 合 小 修 院 的 成 立 , 即 是 上 智 編 譯 館 的 創 設 , 這 是 田 樞 機 文 化 傳 教 的 具 體 設 施 。 聘 請 國 內 著 名 的 史 學 者 方 豪 神 父 為 館 長 , 又 聘 請 多 位 國 內 知 名 的 學 人 為 編 譯 員 。 該 館 到 北 平 易 手 雖 僅 二 年 , 又 在 物 價 波 動 , 經 濟 不 景 氣 中 , 曾 出 館 刊 三 卷 , 出 版 各 種 書 籍 幾 十 種 , 博 得 學 術 界 不 少 好 評 。

田 樞 機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 以 上 所 述 不 過 是 其 中 大 者 , 其 他 如 送 年 輕 神 父 赴 歐 美 或 輔 大 深 造 , 成 立 公 教 廣 播 協 會 等 事 業 不 勝 枚 舉 。

田 樞 機 在 北 平 二 年 中 所 作 所 為 , 事 事 都 在 初 創 , 僅 作 了 事 業 的 開 端 , 且 有 更 多 的 事 業 在 籌 劃 中 , 但 摧 殘 教 會 的 魔 掌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冬 控 制 了 北 平 , 樞 機 的 整 個 教 會 事 業 都 停 頓 了 !

樞 機 十 餘 年 來 顛 沛 海 外 , 壯 志 未 酬 , 客 死 異 鄉 , 此 常 人 所 不 能 瞑 目 , 但 樞 機 視 為 天 主 的 聖 意 , 逆 來 順 受 , 總 未 氣 餒 , 並 在 台 灣 為 教 會 又 創 下 了 不 朽 的 事 業 。

 

田樞機留給我的印象
猶松

我 先 後 三 次 在 不 同 的 地 方 見 過 田 樞 機 。 他 老 人 家 留 給 我 的 印 象 非 常 深 刻 , 至 今 仍 歷 歷 在 目 。 我 早 有 意 要 把 它 發 表 出 來 , 但 一 直 沒 有 動 筆 , 如 今 樞 機 已 安 息 於 主 懷 , 我 不 能 再 等 待 把 內 心 的 感 觸 寫 出 來 , 使 讀 者 也 可 以 有 一 種 真 切 感 , 對 樞 機 產 生 更 深 切 的 景 仰 。

我 第 一 次 見 到 田 樞 機 是 在 一 九 四 六 年 。 在 濟 南 洪 家 樓 主 教 座 堂 大 門 前 , 那 時 我 只 是 一 位 讀 神 學 的 修 士 。 樞 機 是 山 東 人 , 濟 南 是 山 東 省 會 , 田 樞 機 回 山 東 正 是 榮 歸 故 鄉 , 樞 機 那 時 只 有 五 十 七 歲 , 精 神 飽 滿 , 紅 光 滿 面 , 尤 其 在 他 披 著 的 那 紅 大 衣 (因 此 我 國 俗 稱 樞 機 主 教 為 紅 衣 主 教) 反 映 下 , 更 顯 得 容 光 煥 發 。 我 那 時 只 是 修 士 , 除 了 上 前 跪 下 親 權 戒 外 , 沒 有 單 獨 和 樞 機 談 話 的 資 格 。 但 就 在 這 一 剎 那 間 , 樞 機 對 我 慈 顏 微 笑 的 慈 父 心 腸 , 已 深 深 印 在 我 心 中 了 。

過 了 兩 天 , 濟 南 市 政 府 和 濟 南 教 區 召 開 了 一 聯 合 歡 慶 田 樞 機 大 會 。 地 點 是 濟 南 城 內 的 皇 亭 廣 場 。 那 天 皇 亭 廣 場 擠 得 水 洩 不 通 。 慶 祝 會 上 , 當 時 的 省 主 席 何 思 源 及 綏 靜 主 任 王 耀 武 等 都 講 了 話 , 但 他 們 講 過 什 麼 , 我 已 全 部 忘 記 。 只 記 得 濟 南 市 婦 女 會 會 長 國 大 代 表 楊 寶 林 女 士 , 發 言 說 : 「我 曾 向 天 主 教 人 士 打 聽 , 據 說 至 今 尚 未 有 女 神 父 , 希 望 田 樞 機 以 他 在 國 際 的 地 位 , 向 世 界 各 國 呼 籲 , 向 羅 馬 教 宗 建 議 , 早 日 提 高 女 權 , 使 女 人 也 能 升 為 神 父 !」 當 時 引 起 全 場 大 笑 。 之 後 樞 機 起 立 致 答 辭 時 , 我 曾 留 心 注 意 , 看 樞 機 怎 樣 答 覆 楊 女 士 的 建 議 。 豈 知 樞 機 致 詞 時 , 對 楊 女 士 的 提 議 隻 字 不 提 , 只 說 , 他 之 所 以 能 升 為 樞 機 , 實 因 我 國 在 蔣 委 員 長 領 導 下 抗 戰 勝 利 , 國 際 地 位 提 高 , 而 蒙 教 宗 賜 以 這 破 格 的 榮 銜 。 他 的 任 務 與 心 願 , 即 盡 一 切 所 能 發 展 教 務 , 以 不 負 教 宗 對 我 國 人 特 加 垂 青 之 雅 意 。 從 樞 機 那 次 的 演 詞 , 樞 機 留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明 智 、 果 斷 、 謙 虛 、 富 有 傳 教 精 神 的 宗 徒 。

第 二 次 見 田 樞 機 , 與 第 一 次 完 全 不 同 。 時 間 大 約 是 一 九 四 九 年 秋 天 。 當 時 北 平 陷 共 , 樞 機 欲 返 不 能 , 因 而 由 香 港 經 羅 馬 赴 美 治 療 眼 疾 。 樞 機 道 經 羅 馬 時 , 即 下 榻 羅 馬 聖 言 會 總 院 。 記 得 , 我 們 五 位 在 羅 馬 攻 讀 的 方 濟 會 士 , 一 齊 到 聖 言 會 總 會 院 去 拜 見 樞 機 。 樞 機 當 時 已 是 六 十 歲 老 人 , 而 且 正 患 眼 疾 , 教 區 陷 共 , 樞 機 當 時 適 處 於 精 神 身 體 雙 重 打 擊 下 。 但 當 我 們 見 到 樞 機 時 , 他 老 人 家 卻 心 平 氣 和 , 和 我 們 五 人 款 款 而 談 。 我 記 憶 猶 新 的 是 樞 機 邊 談 邊 以 手 指 在 桌 子 上 畫 字 。 天 字 、 大 字 、 主 字 、 教 字 等 。 特 別 教 字 有 時 一 連 畫 五 次 。 至 於 談 的 話 是 : 你 們 要 好 好 讀 書 , 我 們 中 國 教 會 人 材 太 少 了 , 將 來 中 國 教 會 前 途 的 發 展 , 就 在 你 們 青 年 人 身 上 , 不 久 我 們 便 告 辭 出 來 。 這 次 見 田 樞 機 給 我 留 下 的 印 象 , 更 是 一 位 謙 虛 、 溫 和 、 慈 祥 的 老 人 , 他 雖 身 為 樞 機 , 但 坦 白 地 承 認 認 識 的 人 不 如 于 主 教 多 。 從 他 老 人 家 對 我 們 的 訓 誨 看 來 , 他 念 念 不 忘 的 是 廣 揚 天 主 聖 教 。

第 三 次 見 田 樞 機 , 光 景 又 和 前 兩 次 不 同 , 是 四 年 前 在 台 北 參 加 開 聖 經 展 覽 期 間 。 斯 時 樞 機 已 是 七 十 四 歲 高 齡 。 那 次 聖 經 展 覽 , 為 期 一 週 , 有 專 題 演 講 , 有 聖 經 各 種 版 本 及 聖 地 圖 像 等 展 覽 。 樞 機 因 是 教 區 首 長 , 雖 身 體 老 弱 多 病 , 仍 多 次 親 來 參 加 。 在 聖 經 展 覽 結 束 日 , 他 老 人 家 曾 在 主 教 府 設 筵 款 待 我 們 聖 經 學 會 同 仁 。 席 間 他 老 人 家 一 再 強 調 , 早 日 出 聖 經 合 訂 本 , 不 但 要 譯 文 好 , 而 且 要 裝 釘 好 , 尤 其 要 定 價 低 廉 , 使 教 友 與 教 外 人 士 都 能 容 易 購 買 。

但 這 次 見 田 樞 機 給 我 留 下 了 很 深 的 印 象 , 卻 是 以 下 的 事 實 。 即 我 們 在 主 教 座 堂 展 覽 畢 , 應 蔣 復 聰 館 長 之 請 , 又 在 中 央 圖 書 館 展 出 三 天 。 即 在 開 展 的 第 一 天 下 午 大 約 五 時 半 左 右 , 田 樞 機 老 人 家 在 我 們 雷 主 任 , 劉 院 長 陪 同 下 也 來 參 觀 。 就 在 剛 進 入 中 央 圖 書 館 , 忽 然 發 生 了 地 震 。 當 時 中 央 圖 書 館 圓 型 大 樓 , 左 右 搖 擺 。 圖 書 館 中 央 的 池 水 , 澎 湃 蕩 漾 , 高 至 三 尺 有 餘 , 當 時 我 正 在 展 覽 室 內 給 參 觀 者 解 釋 。 當 地 震 開 始 時 , 我 感 到 站 立 不 穩 , 起 初 我 還 以 為 是 我 講 的 太 起 勁 , 有 點 緊 張 , 因 而 影 響 神 經 而 站 立 不 穩 , 繼 而 人 們 有 聲 喊 說 : 「地 震 ! 地 震 !」 並 急 忙 往 外 面 跑 , 我 跑 出 到 外 面 , 正 遇 上 樞 機 主 教 , 而 這 時 地 震 已 停 。 只 是 院 中 池 水 仍 在 動 盪 。 人 們 好 似 遇 大 難 而 未 死 的 喘 息 著 , 但 我 見 到 樞 機 卻 萬 分 鎮 定 , 全 未 有 絲 毫 驚 慌 失 惜 的 表 現 。 當 我 們 問 及 樞 機 是 否 受 驚 , 他 老 人 家 卻 泰 然 答 說 : 「我 這 把 年 紀 , 在 世 上 還 有 什 麼 留 戀 ? 若 天 主 召 叫 我 , 把 靈 魂 交 給 天 主 就 是 了 。」 由 樞 機 這 幾 句 話 , 可 知 樞 機 早 已 把 生 死 置 諸 度 外 了 , 他 老 人 家 早 已 準 備 好 隨 時 去 見 天 主 。 是 以 樞 機 當 時 的 音 容 道 貌 深 深 印 入 我 的 腦 海 , 至 今 未 變 , 但 樞 機 從 那 次 地 震 直 至 今 年 七 月 二 十 四 日 , 仍 活 了 四 年 , 才 在 嘉 義 因 病 與 世 長 辭 。

由 上 述 三 次 在 不 同 的 地 方 , 不 同 的 時 間 , 尤 其 不 同 的 環 境 中 , 樞 機 留 給 我 的 印 象 , 可 說 是 完 全 一 致 的 , 樞 機 乃 一 位 明 哲 果 斷 , 溫 和 慈 祥 , 虛 懷 若 谷 , 一 心 傳 教 救 人 靈 魂 的 宗 徒 , 誠 不 愧 是 我 中 華 神 職 界 的 模 範 。

 

教會牧者談田樞機生平

據 中 央 社 記 者 蔡 耿 萬 與 高 振 寰 二 君 報 道 : 畢 生 從 事 神 職 的 樞 機 主 教 田 耕 莘 , 於 七 月 二 十 四 日 上 午 六 時 四 十 五 分 , 溘 然 與 世 長 辭 , 噩 耗 傳 出 , 各 界 咸 表 震 悼 。 田 樞 機 在 他 七 十 八 歲 的 生 命 中 , 像 一 根 蠟 燭 一 樣 , 犧 牲 自 己 , 照 亮 別 人 。 記 者 訪 問 了 幾 位 和 田 樞 機 接 觸 較 密 的 神 長 , 獲 悉 他 生 平 幾 件 小 故 事 , 更 可 看 出 田 樞 機 為 人 處 事 的 偉 大 。

于斌總主教的祟敬
于 斌 總 主 教 一 提 起 田 樞 機 , 即 流 露 著 一 股 抑 壓 不 住 的 敬 意 。 他 說 : 田 樞 機 在 擔 任 神 父 職 務 時 , 每 天 總 是 騎 著 一 輛 破 舊 的 腳 踏 車 , 在 冰 天 雪 地 裡 , 或 是 在 猛 雨 烈 日 中 , 到 處 傳 道 。 那 個 時 候 , 他 的 工 作 區 ── 陽 穀 教 區 是 日 本 兵 、 土 匪 、 土 共 出 沒 的 地 方 , 但 他 仍 抱 著 大 無 畏 的 精 神 , 艱 苦 地 完 成 任 務 。 抗 戰 勝 利 後 , 羅 馬 教 廷 對 他 的 工 作 表 現 非 常 欣 賞 , 乃 擢 升 他 為 樞 機 主 教 。 樞 機 主 教 在 教 廷 的 地 位 相 當 崇 高 , 而 且 當 時 在 遠 東 方 面 來 說 , 他 是 唯 一 獲 得 這 個 光 榮 頭 銜 的 。

山東曹縣一段往事
牛 會 卿 主 教 , 追 隨 田 樞 機 最 久 , 特 別 這 兩 年 田 樞 機 到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院 養 病 , 他 們 相 處 的 機 會 更 多 。 前 幾 天 , 他 們 晚 飯 後 一 同 散 步 時 , 田 樞 機 親 口 告 訴 牛 主 教 一 件 小 事 。 他 說 : 他 在 山 東 曹 縣 主 持 教 務 時 , 因 連 年 饑 饉 , 民 眾 紛 紛 結 伴 往 東 北 謀 生 。 他 恐 怕 民 眾 們 離 開 了 教 區 之 後 , 和 教 會 脫 節 , 所 以 要 求 他 們 把 婦 孺 老 弱 留 下 來 , 大 家 也 答 應 了 ; 但 是 他 們 的 生 活 , 要 教 會 代 為 解 決 , 這 當 然 需 要 大 量 的 金 錢 。 正 當 他 為 這 個 問 題 發 愁 時 , 卻 意 外 地 接 到 外 國 一 位 教 友 匯 給 他 一 筆 捐 款 , 順 利 地 解 決 了 困 難 。 因 此 , 他 深 信 : 「主 所 賜 給 我 們 的 , 比 我 們 想 像 的 還 多 。」 牛 主 教 說 : 田 樞 機 在 講 述 這 段 往 事 時 , 興 緻 很 好 , 那 知 幾 天 後 即 返 天 國 , 言 下 不 勝 欷 歔 !

從不耽誤佈道工作
王 伯 尼 蒙 席 知 道 田 樞 機 的 故 事 最 多 , 他 對 記 者 說 : 田 樞 機 一 生 賙 濟 貧 窮 , 不 計 其 數 , 但 他 自 奉 非 常 刻 苦 , 他 當 神 父 時 , 總 是 以 腳 踏 車 代 步 傳 教 。 有 一 次 居 然 從 陽 穀 縣 騎 腳 踏 車 到 北 平 去 。 一 路 只 花 了 一 塊 錢 。 又 有 一 次 , 他 連 夜 趕 到 一 個 村 寨 去 , 準 備 第 二 天 在 那 裡 傳 教 , 那 知 到 了 那 裡 , 寨 門 已 經 關 了 , 怎 樣 也 叫 不 開 , 要 回 去 又 怕 耽 誤 第 二 天 傳 教 的 工 作 , 所 以 便 在 寨 門 外 的 柴 堆 上 睡 覺 , 冬 天 的 夜 風 , 並 不 能 冷 卻 他 傳 道 的 熱 情 。 第 二 天 教 友 們 知 道 這 件 事 , 對 他 更 增 無 限 的 敬 意 。 由 於 他 平 易 近 人 , 當 了 樞 機 主 教 後 , 每 天 接 見 的 人 很 多 , 有 時 累 得 喘 不 過 氣 , 但 他 仍 然 不 肯 休 息 。 長 期 的 疲 勞 過 度 , 影 響 了 他 的 健 康 , 最 近 幾 年 , 他 的 腿 已 呈 枯 乾 現 象 , 常 要 抹 油 。 有 一 次 , 他 含 笑 對 王 蒙 席 說 : 「我 體 內 的 油 已 經 用 完 了 , 現 在 只 有 在 外 面 抹 一 些 了 。」 田 樞 機 這 兩 句 話 , 使 王 蒙 席 感 動 得 幾 乎 掉 下 眼 淚 來 。

聖爵和胸佩十字架
三 年 前 , 田 樞 機 自 知 不 久 人 世 , 每 有 「但 悲 不 見 九 州 同」 之 憾 。 他 對 王 蒙 席 說 : 「光 復 大 陸 之 後 , 請 把 他 的 兩 件 遺 物 交 給 將 來 北 平 區 總 主 教 。 這 兩 件 東 西 , 一 件 是 做 彌 撒 用 的 聖 爵 , 一 件 是 胸 佩 十 字 架 。」 一 九 五 八 年 他 在 羅 馬 參 加 教 宗 投 票 的 事 , 卻 是 值 得 一 提 的 。 原 來 大 陸 淪 陷 後 , 他 便 奔 走 國 內 外 募 捐 , 準 備 建 一 座 台 灣 的 大 修 院 。 那 知 不 幸 在 西 德 因 車 禍 重 傷 右 臂 。 這 時 恰 好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 乃 由 兩 名 西 德 外 科 醫 師 陪 同 , 乘 包 機 赴 教 廷 , 入 闈 五 天 躺 在 病 床 上 投 票 , 選 出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一 時 傳 為 佳 話 。 我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謝 壽 康 , 每 日 親 贈 補 品 慰 問 , 對 田 樞 機 敬 佩 之 至 。 謝 氏 刻 已 返 國 服 務 , 他 獲 悉 田 樞 機 病 篤 , 曾 來 電 殷 殷 詢 候 。

不顧病痛普傳福音
田 樞 機 的 傳 教 生 活 , 以 跟 隨 田 樞 機 多 年 的 胡 德 夫 副 主 教 知 道 得 最 清 楚 。 胡 副 主 教 說 : 田 樞 機 常 說 : 「傳 教 不 是 等 教 , 應 該 到 處 宣 揚 教 義 , 不 應 等 待 人 們 來 信 教 。」

民 國 廿 八 年 升 為 主 教 的 田 耕 莘 , 仍 舊 騎 著 一 輛 腳 踏 車 , 往 返 奔 馳 。 胡 副 主 教 說 : 那 時 的 田 樞 機 患 有 胃 病 , 餓 的 時 候 身 體 就 會 顫 抖 , 吃 點 東 西 才 會 好 些 。 熱 心 於 傳 播 福 音 的 田 樞 機 , 為 了 珍 惜 天 主 賜 予 他 的 生 命 , 常 不 顧 病 痛 的 工 作 著 , 奔 走 著 。

病 發 時 , 躲 在 街 角 吃 點 東 西 , 再 繼 續 傳 教 。 很 多 當 地 的 居 民 , 就 為 他 這 種 精 神 所 感 動 而 信 仰 了 天 主 。

自奉儉約賙濟窮苦
說 到 田 樞 機 的 規 律 , 這 位 曾 任 他 私 人 秘 書 的 胡 副 主 教 用 「律 己 以 嚴 , 待 人 以 寬」 八 字 形 容 。 胡 副 主 教 說 : 田 樞 機 在 任 北 平 總 主 教 後 , 盡 全 力 培 植 優 秀 清 寒 的 學 生 繼 續 深 造 : 遇 有 遠 道 來 客 餽 贈 禮 品 時 , 樞 機 都 全 數 轉 贈 給 窮 苦 的 人 。

胡 副 主 教 說 : 記 得 有 一 次 有 一 位 教 友 看 見 田 樞 機 所 蓋 的 被 子 , 已 破 舊 到 難 以 禦 寒 的 地 步 , 便 製 作 一 條 紅 緞 面 的 棉 被 送 他 。 田 樞 機 看 見 床 上 新 換 的 棉 被 後 說 : 「我 是 窮 苦 出 身 , 承 天 主 愛 顧 得 到 目 前 這 種 待 遇 , 已 是 很 恩 厚 的 了 , 怎 敢 再 奢 求 其 他 。」 於 是 便 叫 人 將 棉 被 轉 送 貧 民 。
1967 年 8 月 25 日

 

台北政教各界
追悼田故樞機
嚴副總統主持公祭

天 主 教 故 樞 機 主 教 田 耕 莘 追 思 大 典 , 於 上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九 時 在 台 北 市 新 生 南 路 聖 家 堂 舉 行 。

追 思 大 典 中 , 先 由 主 教 團 十 八 位 主 教 共 同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接 著 由 于 斌 總 主 教 講 道 , 于 氏 曾 提 出 田 耕 莘 樞 機 三 個 值 得 讚 揚 的 精 神 : (一) 希 望 教 友 精 誠 團 結 , (二) 文 化 傳 教 , (三) 具 有 溫 良 謙 恭 儉 讓 的 品 德 。

追 思 大 典 後 , 於 十 時 舉 行 公 祭 , 由 嚴 副 總 統 主 祭 , 全 體 參 加 追 思 大 典 的 中 外 人 士 與 祭 。

追 思 大 典 極 為 隆 重 , 聖 家 堂 高 縣 「田 故 樞 機 追 思 大 典」 之 橫 幅 , 並 有 各 界 送 的 輓 聯 , 堂 內 懸 掛 蔣 總 統 和 嚴 副 總 統 頒 贈 的 輓 額 , 祭 台 前 置 放 田 耕 莘 樞 機 遺 像 , 旁 邊 有 蔣 總 統 和 政 府 首 長 致 送 的 花 圈 。

教 友 組 成 的 唱 經 班 和 音 樂 家 鄧 昌 國 率 領 的 一 個 中 國 國 樂 隊 , 在 追 思 彌 撒 和 公 祭 時 , 分 別 演 唱 聖 歌 和 演 奏 追 思 樂 曲 , 使 聖 家 堂 更 加 顯 得 莊 嚴 肅 穆 。

參 加 追 思 大 典 和 公 祭 的 人 士 , 有 何 應 欽 、 莫 德 惠 、 孫 科 、 張 群 、 黃 少 谷 、 谷 正 綱 、 程 天 放 、 閻 振 興 、 鄭 彥 棻 、 黃 季 陸 、 葉 公 超 、 胡 國 材 、 賴 都 興 、 馬 康 衛 等 和 天 主 教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約 六 百 多 人 。

田 耕 莘 樞 機 是 於 七 月 廿 四 日 在 嘉 義 逝 世 , 現 在 遺 體 暫 厝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院 , 光 復 大 陸 後 始 安 葬 於 北 平 , 這 是 田 樞 機 逝 世 前 最 後 的 願 望 。
1967 年 9 月 1 日

 

田樞機生平點滴
伴儂

「天主不要您」
七 月 廿 二 日 的 早 晨 接 到 樞 機 主 教 疾 病 加 重 的 消 息 , 心 中 非 常 著 急 。 想 馬 上 乘 車 去 嘉 義 , 但 因 為 是 星 期 六 , 車 票 真 不 易 買 , 費 了 九 牛 二 虎 之 力 才 買 到 ; 遂 陪 羅 總 主 教 乘 車 南 下 , 臨 行 時 毛 副 主 教 說 : 請 你 代 為 問 候 樞 機 主 教 , 說 : 「天 主 不 要 您 ; 您 還 要 在 世 上 活 幾 年 。 因 為 以 前 樞 機 , 多 次 心 臟 病 發 作 , 每 次 都 是 轉 危 為 安 , 誰 知 這 次 天 主 要 了 他 老 人 家 呢 。

家在景陽崗下
樞 機 主 教 的 誕 生 地 是 山 東 壽 張 縣 張 秋 鎮 。 此 鎮 雖 在 運 河 時 期 是 個 商 業 重 鎮 , 然 而 還 不 如 景 陽 崗 出 名 , 因 為 水 滸 傳 中 的 武 松 打 虎 是 在 景 陽 崗 山 坡 上 顯 了 真 工 夫 , 此 崗 距 張 秋 鎮 約 八 公 里 。 記 得 ; 有 一 天 我 隨 樞 機 主 教 (當 時 還 是 監 牧) 騎 腳 踏 車 路 過 該 處 , 他 老 人 家 帶 我 到 了 崗 上 武 松 打 虎 的 地 方 , 崗 上 有 一 座 小 廟 , 廟 前 有 一 石 碑 , 上 刻 「武 松 打 虎 處」 五 字 , 廟 中 上 畫 著 一 幅 打 虎 像 , 像 畫 的 不 甚 高 明 , 有 一 點 大 陸 上 年 畫 的 俗 味 。 樞 機 主 教 說 : 這 也 是 我 們 陽 穀 教 區 的 名 勝 之 一 , 實 在 的 說 , 整 個 的 一 部 水 滸 傳 的 大 半 故 事 , 都 是 在 陽 穀 教 區 的 地 帶 , 因 為 梁 山 泊 就 在 這 教 區 內 , 現 在 我 們 在 梁 山 半 山 區 有 一 座 天 主 堂 。

騎自行車我追不上
樞 機 主 教 在 陽 穀 教 區 的 交 通 工 具 是 自 行 車 。 他 在 黃 河 南 北 兩 岸 , 梁 山 山 區 內 , 常 常 騎 腳 踏 車 傳 教 , 餓 了 就 吃 燒 餅 油 條 , 他 老 人 家 騎 車 不 快 不 慢 , 能 不 下 車 就 不 下 車 , 華 北 的 公 路 或 小 路 不 是 柏 油 路 而 是 泥 土 路 。 下 雨 天 , 不 是 人 騎 車 子 , 而 是 車 子 騎 人 。 樞 機 主 教 多 次 雨 天 槓 著 車 子 行 走 。 有 一 天 我 隨 他 老 人 家 騎 車 子 , 我 看 他 不 快 不 慢 的 腳 踏 著 前 進 , 我 有 些 不 服 氣 , 當 時 我 正 是 廿 多 歲 的 小 伙 子 , 血 氣 之 勇 十 足 , 我 急 急 用 力 踏 著 車 超 過 他 老 人 家 去 。 一 氣 騎 了 半 華 里 之 遙 , 可 是 忽 然 一 下 子 不 小 心 車 子 夾 入 泥 車 轍 裡 , 摔 了 個 跟 斗 , 好 在 沒 有 摔 傷 。 我 不 願 叫 樞 機 老 人 家 看 見 , 快 快 起 來 , 修 理 車 子 , 豈 知 老 人 家 早 已 看 到 了 , 他 不 快 不 慢 的 踏 著 車 子 來 到 , 笑 迷 迷 的 說 , 你 不 行 吧 , 我 又 超 過 你 了 。

我 想 他 老 人 家 一 生 作 事 都 是 如 此 , 冒 險 的 事 他 不 做 , 投 機 取 巧 的 事 他 絕 不 參 加 , 非 四 平 八 穩 考 慮 後 才 下 手 作 , 他 老 人 家 生 活 非 常 規 律 , 在 可 能 的 環 境 內 , 每 日 的 日 課 、 默 想 、 省 察 、 念 玫 瑰 經 , 常 按 一 定 的 時 刻 , 若 這 些 沒 做 好 , 總 是 急 著 補 做 。

最後的一支煙
樞 機 主 教 在 作 神 父 時 是 吸 紙 煙 的 , 然 而 他 在 十 五 年 後 入 了 聖 言 會 , 在 入 初 學 院 的 大 門 前 吸 了 最 後 的 一 支 煙 , 故 知 道 一 個 習 慣 吸 煙 的 人 戒 煙 是 多 麼 難 , 他 老 人 家 陞 了 主 教 又 戒 了 酒 。

四十多歲學英文
樞 機 主 教 上 學 時 , 英 文 在 學 校 並 不 主 要 。 他 到 了 四 十 多 歲 才 學 英 文 。 他 用 每 分 鐘 時 間 手 拿 一 英 文 字 典 , 最 後 他 竟 然 能 用 英 文 寫 信 , 與 要 人 講 話 , 雖 然 發 音 有 些 不 準 , 但 都 能 達 意 。 樞 機 主 教 的 拉 丁 文 很 好 , 他 在 香 港 道 明 會 院 居 住 時 , 有 時 院 長 請 他 與 神 父 們 訓 話 , 他 就 用 拉 丁 文 演 講 , 院 長 和 修 院 教 授 們 都 非 常 佩 服 。

送他二角五分錢
樞 機 主 教 在 美 國 養 病 時 , 美 國 的 教 友 非 常 敬 愛 他 , 因 為 他 沒 有 大 人 的 架 子 , 誰 都 可 以 拜 見 他 。 有 一 天 有 一 位 老 太 太 來 見 樞 機 , 向 樞 機 請 安 親 權 戒 , 然 後 送 入 樞 機 手 中 一 塊 硬 硬 的 圓 東 西 。 樞 機 的 眼 睛 不 太 清 楚 , 彌 撒 後 回 到 屋 中 一 看 是 二 毛 五 分 錢 , 樞 機 主 教 給 我 說 , 要 想 起 聖 經 中 的 那 個 寡 婦 , 我 們 當 讚 她 。

如修士
樞 機 主 教 在 美 國 塔 克 尼 聖 言 會 時 , 如 平 常 修 士 , 隨 著 大 隊 進 堂 , 進 飯 廳 。 他 常 隨 大 眾 鈴 聲 參 加 大 眾 活 動 , 絕 不 叫 人 等 候 。

只有唸珠一串
他 從 德 國 車 禍 斷 臂 後 , 他 的 身 體 病 上 加 病 ; 心 臟 病 、 糖 尿 病 、 風 濕 病 等 , 如 此 七 八 年 , 管 理 教 區 , 為 教 區 的 經 費 費 盡 苦 心 , 他 只 有 忍 耐 病 苦 , 手 拿 唸 珠 天 天 為 教 區 為 恩 人 不 知 唸 了 多 少 經 , 直 至 死 時 還 忘 不 了 他 的 唸 珠 。 他 去 世 時 沒 有 留 下 好 的 衣 服 及 珍 貴 東 西 , 只 有 他 的 唸 珠 ; 我 看 見 這 唸 珠 , 就 不 能 不 想 起 他 日 以 繼 夜 的 為 我 們 唸 經 。
1967 年 9 月 1 日

 

田樞機逝世兩週年
台各地聖堂獻彌撒

上 月 廿 四 日 是 我 國 首 任 樞 機 主 教 田 公 聘 三 逝 世 兩 週 年 紀 念 日 , 台 北 市 華 山 天 主 堂 特 於 二 十 日 上 午 九 時 為 田 故 樞 機 舉 行 追 思 大 彌 撒 , 由 北 平 教 區 王 伯 尼 蒙 席 主 祭 , 北 平 教 區 的 神 職 和 教 友 們 虔 誠 的 為 田 公 祈 禱 。

嘉 義 教 區 嘉 義 市 民 權 路 天 主 堂 , 為 追 思 田 故 樞 機 逝 世 二 週 年 紀 念 , 特 於 上 月 廿 四 日 清 晨 七 時 卅 分 ,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聖 言 會 神 長 及 教 友 多 人 均 踴 躍 參 與 彌 撒 。

按 田 耕 莘 故 樞 機 主 教 , 一 八 九 0 年 十 月 廿 四 日 生 於 山 東 陽 穀 縣 , 十 二 歲 領 洗 奉 教 , 十 四 歲 至 廿 歲 在 小 修 院 求 學 , 以 後 六 年 續 在 大 修 院 深 造 , 民 國 七 年 晉 升 鐸 品 , 時 年 廿 八 歲 , 民 國 十 八 年 入 聖 言 會 , 再 十 年 晉 陽 穀 宗 座 代 牧 , 民 國 卅 一 年 , 調 任 青 島 主 教 , 卅 四 年 教 廷 擢 升 田 公 為 遠 東 首 任 樞 機 。 民 國 四 十 六 年 返 台 , 四 十 八 年 奉 委 為 台 北 總 主 教 , 以 迄 五 十 五 年 因 病 辭 職 轉 嘉 義 聖 言 會 養 疴 。 以 七 八 高 齡 , 仍 於 病 中 念 念 不 忘 中 華 聖 教 , 五 十 六 年 七 月 廿 四 日 終 於 在 肺 炎 、 高 血 壓 、 糖 尿 病 等 折 磨 下 , 蒙 主 召 登 天 域 。 消 息 傳 出 舉 世 同 悼 。 總 統 蔣 公 聞 訊 至 為 悼 念 , 曾 分 別 致 電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及 嘉 義 聖 言 會 會 長 吊 唁 。 田 公 身 後 備 極 哀 榮 。
1969 年 8 月 1 日

 

四位華人樞機主教

田耕莘
田 耕 莘 (聘 三) 樞 機 於 清 光 緒 十 六 年 (一 八 九 0 年) 十 月 二 十 四 日 生 於 山 東 省 陽 穀 縣 張 秋 鎮 , 他 的 家 鄉 屬 於 魯 南 教 區 , 是 德 國 聖 言 會 根 據 地 , 他 於 清 光 緒 二 十 七 年 (一 九 0 一 年) 受 洗 入 教 , 聖 名 「多 瑪 斯」 ; 一 九 一 八 年 六 月 九 日 晉 升 鐸 品 (神 父) , 一 九 二 九 年 加 入 聖 言 會 。

一 九 三 四 年 教 廷 宣 布 陽 穀 升 格 為 監 牧 區 , 並 且 任 命 田 耕 莘 為 該 監 牧 區 首 任 監 牧 。 一 九 三 九 年 教 宗 比 約 十 二 世 在 羅 馬 , 親 手 祝 聖 他 為 主 教 , 並 再 升 格 陽 穀 教 區 為 代 牧 區 , 由 他 首 任 代 牧 主 教 。

一 九 四 五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四 日 , 教 宗 任 命 他 為 遠 東 第 一 位 樞 機 主 教 , 田 耕 莘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二 月 十 八 日 在 羅 馬 接 受 教 宗 冊 封 。

一 九 四 六 年 四 月 二 十 一 日 , 教 廷 任 命 他 為 北 平 總 主 教 區 首 位 總 主 教 ; 一 九 五 九 年 十 二 月 四 日 , 他 又 受 任 為 台 北 總 教 區 代 理 主 教 。

田 樞 機 於 一 九 六 六 年 三 月 二 日 請 准 退 修 , 次 年 七 月 二 十 四 日 蒙 召 逝 世 。
世界週刊
1991 年 6 月 28 日


田耕莘樞機主教傳, 楊傳亮著, 1988.
田耕莘樞機傳, 方若翰著, 台灣輔仁大學出版社, 1990.
田耕莘樞機, 施予仁著, 天主教聖言會中國會省, 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