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IRMINGHAM, Alan SJ
彭光雄神父

 

* Birth in Co. Mayo (梅奧郡), Ireland (愛爾蘭): [2 January 1911]
* Enter Novitiate: [1 September 1928]
* Ordination in Dublin (
都柏林), Ireland: [13 May 1942]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36]
* Death in Hong Kong: [3 October 1991]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默默耕耘的──彭光雄神父
李韡玲

上主的旨意是我的旨意
他 是 家 中 的 獨 子 , 雖 然 上 有 兩 個 姐 姐 , 下 有 一 個 妹 妹 ; 中 學 畢 業 那 一 年 , 他 申 請 加 入 耶 穌 會 , 但 純 綷 是 試 試 看 , 結 果 一 九 二 八 年 夏 天 , 他 進 入 了 初 學 院 , 開 始 作 為 耶 穌 會 會 士 的 第 一 步 。

「每 一 件 事 , 我 都 沒 有 太 著 急 的 去 計 劃 、 去 追 求 , 我 單 單 尋 找 聖 神 的 指 引 …… 當 年 , 如 果 耶 穌 會 拒 絕 了 我 的 申 請 , 我 也 是 一 樣 快 樂 的 。」 這 一 位 側 面 看 似 美 國 著 名 影 視 紅 星 卜 合 (Bob Hope) , 鼻 子 卻 長 得 像 法 國 前 總 統 戴 高 樂 將 軍 的 人 物 , 就 是 本 教 區 的 英 文 公 教 報  (Sunday Examiner) 廿 三 年 來 的 總 編 輯 , 彭 光 雄 神 父  (Alan Birmingham, S.J.)

碧血長天──諾曼第
任 何 欣 賞 過  (The Longest Day)  這 部 電 影 的 人 士 , 一 定 會 念 念 不 忘 那 個 位 於 法 國 西 北 部 名 叫 諾 曼 第 的 地 方 。 一 九 四 四 那 年 , 彭 神 父 就 是 以 隨 軍 司 鐸 身 份 , 隨 著 英 國 軍 團  (The British Army) 前 往 該 區 。 抵 達 後 , 他 立 即 進 駐 靠 近 戰 場 的 醫 院 , 在 炮 火 連 天 當 中 , 為 成 千 上 萬 的 戰 爭 犧 牲 品 ── 死 傷 的 兵 士 ── 服 務 。

在 我 這 近 四 十 年 的 鐸 職 生 活 中 , 諾 曼 第 這 五 個 月 , 是 我 最 難 忘 的 歲 月 , 那 種 對 世 界 的 感 受 , 那 一 份 激 動 , 是 筆 墨 難 宣 的 。 彭 神 父 燃 起 一 根 香 煙 , 低 垂 雙 目 , 一 字 一 字 的 說 著 , 像 在 回 憶 , 也 像 在 悼 念 那 些 因 戰 爭 而 丟 掉 了 生 命 的 軍 民 。

世家子弟
一 九 一 一 年 , 一 月 二 日 , 彭 神 父 誕 生 於 愛 爾 蘭 西 部 一 個 小 鎮 的 一 個 顯 赫 的 家 族 中 , 父 親 是 醫 生 , 母 親 是 當 時 著 名 鋼 琴 家 Jane Kilkelly 。 我 問 他 年 輕 時 有 否 當 醫 生 的 念 頭 , 他 說 曾 經 想 過 , 因 為 他 父 親 的 四 個 兄 弟 全 都 是 醫 生 , 所 以 有 這 種 念 頭 是 很 自 然 的 。 至 於 音 樂 呢 ? 我 問 他 有 沒 有 趁 機 會 學 彈 鋼 琴 , 他 搖 了 搖 頭 , 只 笑 不 語。

不 過 , 我 從 一 位 同 事 口 中 得 悉 , 星 期 六 下 午 , 如 果 只 剩 下 他 一 人 在 辦 公 室 工 作 時 , 他 就 會 哼 唱 著 歌 曲 , 嗓 子 很 低 沉 、 很 富 磁 力 , 所 以 連 隔 壁 辦 公 室 的 人 都 聽 到 了 。

在 那 小 鎮 居 住 的 時 候 , 我 就 讀 於 一 所 修 女 主 辦 的 小 學 。 八 歲 那 年 , 我 們 全 家 遷 往 首 府 都 柏 林 。 父 親 不 久 也 放 棄 了 醫 生 的 職 務 , 改 而 接 辦 他 母 親 交 給 他 的 一 間 店 鋪 ── 一 間 食 品 雜 貨 批 發 店 。

「在 都 柏 林 , 我 就 讀 於 加 爾 默 羅 會 神 父 主 辦 的 學 校 裡 。 三 年 之 後 , 我 轉 往 耶 穌 會 設 立 的 中 學 唸 書 , 直 至 畢 業 。」

親切感人
我 認 識 彭 神 父 三 年 , 這 一 次 是 我 聽 他 說 話 最 多 的 一 次 (主 日 彌 撒 中 的 講 道 不 算 數) 。 事 實 上 , 他 是 一 個 十 分 十 分 沉 默 寡 言 的 人 , 一 天 到 晚 只 埋 首 於 工 作 、 閱 讀 、 工 作 。 但 他 對 人 的 態 度 非 常 親 切 有 禮 , 故 此 , 我 們 不 論 在 走 廊 、 升 降 機 或 其 它 地 方 遇 到 他 , 總 喜 歡 跟 他 招 呼 。

記 得 , 那 是 一 個 炎 熱 的 下 午 , 總 編 輯 請 我 為 他 到 對 面 資 料 室 去 替 一 篇 文 章 找 插 圖 。 我 一 個 人 坐 在 昏 昏 沉 沉 的 資 料 室 裡 , 翻 著 身 旁 那 一 大 叠 畫 冊 , 那 時 我 因 為 是 剛 上 任 , 許 多 有 關 編 輯 的 事 情 仍 很 生 手 , 對 於 替 文 章 找 插 圖 , 就 更 胡 裡 胡 塗 , 一 籌 莫 展 。 翻 著 翻 著 , 人 就 睏 頓 起 來 , 呵 欠 連 連 , 最 後 , 索 性 伏 到 桌 子 上 , 睡 著 了 。 忽 然 , 發 現 身 邊 悉 悉 索 索 , 有 些 奇 怪 的 聲 音 , 眼 前 更 覺 著 一 陣 明 一 陣 暗 地 , 我 驀 地 驚 醒 過 來 , 猛 一 招 頭 , 卻 聽 到 個 聲 音 說 : (sleep on, sleep on.) 站 在 眼 前 的 是 彭 神 父 , 他 正 在 翻 閱 一 部 百 科 全 書 。

司鐸的培育
經 過 兩 年 初 學 院 生 活 之 後 , 他 便 進 入 愛 爾 蘭 國 立 大 學 繼 續 學 業 , 主 修 科 是 數 學 。 畢 業 後 , 按 照 會 規 , 他 唸 了 兩 年 哲 學 ; 接 著 , 一 九 三 六 年 , 他 給 調 派 來 港 服 務 。 像 其 他 非 中 國 籍 耶 穌 會 士 一 樣 , 他 必 須 先 學 習 兩 年 粵 語 , 「中 文 真 不 容 易 學 , 雖 然 我 十 分 勤 力 , 但 仍 然 學 不 來」 , 彭 神 父 深 深 的 吸 了 一 口 煙 說 道 。 如 果 可 以 用 慢 動 作 、 快 動 作 來 形 容 一 個 人 的 話 , 那 麼 彭 神 父 的 可 算 是 慢 動 作 , 他 說 話 , 甚 至 是 吸 煙 , 都 是 慢 條 斯 理 , 慢 條 斯 理 的 , 像 個 兒 孫 繞 膝 的 爺 爺 , 也 像 個 福 壽 康 寧 的 老 佛 爺 ; 尤 其 他 那 對 輪 廓 優 美 、 既 大 又 厚 的 耳 朵 , 教 人 一 看 , 就 知 道 他 是 個 一 生 衣 食 無 憂 的 人 。

兩 年 粵 語 訓 練 後 , 就 往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執 教 鞭 , 教 的 是 英 文 和 化 學 。

一 九 三 九 年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他 奉 調 回 國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四 二 年 , 神 學 仍 未 唸 完 , 他 晉 升 了 鐸 品 , 並 繼 續 未 完 成 的 神 學 課 程 。

一 九 四 三 年 神 學 畢 業 , 他 的 第 一 項 職 務 就 是 出 任 英 國 兵 團 隨 軍 司 鐸 。

印度之旅
一 九 四 四 年 十 一 月 , 他 隨 軍 離 開 諾 曼 第 之 後 , 不 久 , 即 被 調 往 印 度 , 擔 任 印 軍 隨 軍 司 鐸 。

「在 我 服 務 的 軍 隊 中 , 軍 人 大 部 份 是 來 自 印 度 南 部 的 達 美 爾 族 人  (Tamils) , 只 有 小 數 人 懂 得 英 語 , 所 在 彼 此 的 交 談 當 中 , 常 常 出 現 困 難 。 不 過 , 我 十 分 喜 歡 他 們 。

我 還 清 楚 記 得 , 每 到 主 日 彌 撒 前 , 他 們 的 師 長 就 問 我 當 日 彌 撒 講 道 的 內 容 是 什 麼 , 我 告 訴 他 , 然 後 在 彌 撒 中 他 替 我 向 達 美 爾 族 軍 人 講 道 。」

慈母逝世
一 九 四 六 年 , 彭 神 父 的 隨 軍 生 涯 宣 佈 結 束 。 於 是 他 返 回 愛 爾 蘭 , 接 受 耶 穌 會 最 後 一 年 的 鐸 職 訓 練 。 就 在 這 時 候 , 他 母 親 病 得 非 常 嚴 重 。 故 此 , 雖 然 彭 神 父 的 訓 練 完 畢 , 他 也 要 留 在 都 柏 林 , 不 久 , 他 母 親 溘 然 長 逝 , 安 息 主 懷 , 那 一 年 是 一 九 四 七 年 。 六 個 星 期 後 , 即 一 九 四 八 年 一 月 , 彭 神 父 奉 命 重 臨 香 江 。 抵 港 不 久 , 他 即 轉 往 廣 州 , 探 訪 那 位 在 中 山 大 學 教 授 英 文 的 耶 穌 會 士 端 納 神 父 , 並 住 在 他 那 裡 直 至 夏 天 。

「那 是 我 唯 一 接 觸 中 國 大 陸 的 一 次」 彭 神 父 說 。

華南總修院教授
就 在 同 一 年 的 秋 季 , 他 開 始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擔 任 教 席 。 先 前 的 四 年 出 任 教 義 神 學 教 授 , 接 著 的 五 年 是 聖 經 教 授 。 一 幌 , 就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待 了 九 年 長 。

英文公教報主筆
「一 九 五 七 年 , 我 離 開 了 華 南 總 修 院 , 奉 命 前 往 Sunday Examiner 協 助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華 德 中 神 父  (Rev. Vath)  出 版 該 報 。 那 時 候 , 我 只 是 每 星 期 三 天 到 那 裡 上 班」, 彭 神 父 慢 慢 的 回 憶 著 說 。

不 久 , 華 神 父 因 勞 成 疾 , 得 了 重 病 , 並 返 回 歐 洲 休 養 ; 就 在 那 一 年 , 一 九 五 八 年 十 一 月 彭 神 父 正 式 出 掌 該 報 總 編 輯 的 職 務 迄 今 。

愉快的童年
我 問 他 , 當 年 入 修 院 有 否 遭 受 家 人 反 對 。 他 答 說 沒 有 , 「在 我 們 家 裡 , 父 母 是 很 有 權 威 的 , 但 卻 非 常 尊 重 子 女 們 的 選 擇 , 只 要 不 是 離 經 叛 道 , 就 必 定 支 持 到 底 。」

彭 神 父 告 訴 我 , 看 見 今 日 給 功 課 壓 迫 得 透 不 過 氣 的 孩 子 們 , 他 就 想 起 他 們 的 童 年 , 人 人 都 視 上 學 為 一 件 快 樂 的 事 , 那 時 代 沒 有 功 課 的 壓 力 、 沒 有 考 試 的 壓 力 。 而 且 , 他 的 父 母 都 很 開 通 , 那 時 候 他 們 還 在 小 鎮 裡 居 住 , 他 已 經 常 常 一 個 小 孩 子 騎 著 腳 踏 車 , 東 逛 西 溜 或 到 表 哥 表 姊 家 裡 玩 , 路 上 來 回 往 返 的 , 但 他 父 母 一 點 也 不 擔 心 。

喜歡儒家思想
彭 神 父 說 自 己 從 未 有 過 甚 麼 野 心 , 也 未 盼 望 過 自 己 會 建 立 什 麼 豐 功 偉 業 。 在 他 記 憶 中 , 他 不 曾 跟 自 己 的 長 上 有 過 任 何 爭 執 , 他 認 為 長 上 所 指 派 的 都 是 合 理 的 , 都 是 天 主 的 聖 意 。 所 以 對 於 長 上 的 命 令 , 他 沒 有 拒 絕 過 。

他 這 種 做 人 的 態 度 , 使 人 想 起 了 道 家 思 想 來 , 但 他 說 他 從 未 接 觸 過 道 家 思 想 。 在 中 國 的 九 流 十 家 中 , 他 只 欣 賞 儒 家 。

老而彌堅
彭 神 父 住 在 皇 后 大 道 東 的 華 仁 書 院 , 上 班 的 地 點 是 堅 道 天 主 教 教 區 中 心 , 然 而 許 多 次 , 他 都 是 安 步 當 車 , 從 住 處 步 行 回 堅 道 上 班 。 他 說 至 目 前 為 止 , 他 只 病 過 一 次 。 同 時 有 捐 血 給 紅 十 字 會 二 十 次 的 記 錄 。

自 一 九 六 一 年 迄 今 , 他 每 主 日 都 到 花 園 道 的 聖 若 瑟 堂 協 助 堂 區 事 務 , 二 十 年 來 風 雨 不 改 。
1981 年 11 月 20 日 

 

Death of Father Alan Birmingham, S.J.
Former editor of
Sunday Examiner dies in Hong Kong
R.I.P.

Father Alan Birmingham, a long-time editor of the Sunday Examiner died here after a brief illness on 3 October 1991.

Father Birmingham, a Jesuit, had lived in Hong Kong for almost 50 years, having first arrived here in November 1936.

Born in Co. Mayo, Ireland, in 1911, he joined the Society of Jesus (Jesuits) in 1928 after secondary school and went on to take an honours degree in mathematics in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After his arrival in Hong Kong in 1936 he studied Cantonese and then taught for a year in Wah Yan College, then in Robinson Road, before returning to Ireland a few months before the outbreak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to complete his Jesuit training.

Ordained a priest in Dublin on 13 May 1942, he became a Catholic chaplain, with the rank of Captain, in the wartime British Army, thus delaying his return to Hong Kong.

Having served in England and Northern Ireland, he was assigned to land with the Allied forces sea and air assault on the north coast of France on
D-Day, 6 June 1944.

He afterwards said that his main task on those fateful first days ashore was burying the dead on the beaches where they had landed.

He stayed with his soldiers in France, Belgium and finally Germany until mid-August 1945.

He was then re-assigned to India from where he was
demobbed (returned to civilian life) in October 1946.

After returning to Hong Kong in February 1948, he was sent for some months to Canton (Guangzhou) where a Jesuit colleague, Father John turner, was lecturing at Chung Shan University.

That summer he moved back to Hong Kong, becoming a professor of Dogmatic Theology and later of Sacred Scripture at the then Regional Seminary in Aberdeen where Chinese priests from many dioceses in South China received their professional training. He held these posts for nine years.

During those years he also lectured briefly on philosophy and English litera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1957, he was appointed editor of the
Sunday Examiner. He was by far the longest-serving editor of the paper, remaining in the position for 33 years until his 80th birthday on 2 January this year.

On the death of Father Fergus Cronin SJ, Father Alan took over as rector of the busy Catholic Centre Chapel.
11 October 1991

 

教區英文公教報前任主編
彭光雄神父安息

曾 擔 任 本 教 區 英 文 公 教 報 主 編 達 卅 三 年 的 愛 爾 蘭 籍 耶 穌 會 會 士 彭 光 雄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十 月 三 日 病 逝 , 享 年 八 十 一 歲 。

彭 神 父 一 九 三 六 年 首 次 來 港 , 先 後 在 本 港 服 務 了 五 十 多 年 。

他 早 年 曾 在 港 島 華 仁 書 院 任 教 。 戰 時 他 擔 任 隨 軍 司 鐸 , 曾 參 與 當 年 的 諾 曼 第 登 陸 戰 , 轉 戰 法 國 、 比 利 時 、 德 國 等 地 , 一 九 四 八 年 重 返 本 港 , 一 度 北 上 廣 州 傳 教 , 其 後 回 港 , 在 香 港 大 學 教 授 哲 學 以 及 英 國 文 學 。

彭 神 父 一 九 五 七 年 奉 委 出 任 英 文 公 教 報 主 編 , 今 年 一 月 退 休 , 轉 任 中 環 大 昌 大 廈 公 教 進 行 社 小 堂 駐 堂 司 鐸 。
1991 年 10 月 11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一九二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在香港的耶穌會會士影像回憶, 紀歷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