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AMBERTONI, Adelio PIME
林柏棟
神父

* Birth in Velate () Varese (瓦雷澤), Italy: [20 September 1939]
* Enter Novitiate: [10 March 1958]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30 March 1963]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24 September 1965]
* Death in Hong Kong: [7 July 2006]
 

 * House of Studies, Pokfulam: [1966]
 * PIME House: [1967]
 * Sacred Heart Church, Sai Kung: Vic Coop [1967] - [1974]
 * On Study Leave: [1975] - [1977]
 * PIME House: [1978]
 * St. Vincent Church, Wong Tai Sin: Parish Priest [1978] - [1986]
 * On Leave: [1987]
 * St. Stephen
s Church, Ha Kwai Chung: [1988] - [1989]
 * St. John the Apostle Mass Centre, Shek Yam: Parish Priest [1990] - [1991]
 * St. John the Apostle Mass Centre, Shek Yam: Moderator [1992] - [1997]
 * PIME House: Councillor [1989] - [1990]
 * Council of Priests: Elected [1991] - [1993]
 * Council of Priests: Deans [1994] - [1997]
 * St. Thomas the Apostle Mass Centre, Tsing Yi: Moderator [1993] - [1994]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Father Adelio Lambertoni PIME
R.I.P.
 

Father Adelio Lambertoni of the 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PIME), died on 7 July 2006. He was 67.

Born in Velate (Milan), Italy, on 20 September 1939, Father Lambertoni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30 March 1963 and arrived in Hong Kong on 20 October 1965. Following two years of Cantonese studies, he was assigned to Sai Kung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From the end of 1974 to early 1978, he went to Thailand and then on to Italy.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in 1978 and was parish priest at St. Vincent’s Church, Wong Tai Sin until 1987 when he worked at St. Stephen’s Church, Kwai Chung, St. Thomas the Apostle Church, Tsing Yi and St. John the Apostle Church, Kwai Chung where he was parish priest from 1990.

He was diagnosed with a malignant lymphoma in 1995, but carried on his missionary tasks until two months before his death.

A vigil Mass was held at 8.30pm on 11 July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Causeway Bay and the funeral Mass was celebrated by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at 10.30am on 12 July, also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16 July 2006

 

Father Lambertoni, a life lived in love

 Nothing is greater than the love of God and that of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 know that God has already forgiven my sins.
I hope you will also forgive me,
and remember only the good things
that God has made through me.
Do not write anything about my life
- Father Adelio Lambertoni -

Father Adelio Lambertoni died the way he had lived, a faithful servant of his congregation, his Church and God, at 4.10am in St Paul’s Hospital, Causeway Bay, on 7 July 2006. The Velate (Milan diocese)-born priest of the 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PIME), who came to Hong Kong just two years after his ordination on 30 March 1963, by then-Giovanni Cardinal Montini (later Pope Paul VI), never lost his love for the Church, even the institution, his PIME tradition and the missionary life. He was convinced that a priest is above all the shepherd of his flock, and that a life of service must be anchored in a concrete community, in his case the parish.

During the last minutes of his life, he was surrounded by his fellow PIME priests, his “adopted” children to whom he had given so much, representatives of his beloved local Church, Father Dominic Chan Chi-ming, Bishop John Tong Hon and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He dictated his last words to Father Franco Cumbo from his sick bed. “Nothing is greater than the love of God and that of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 know that God has already forgiven my sins. I hope you will also forgive me and remember only the good things that God has made through me. Do not write anything about my life.

Father Lambertoni then lost consciousness as Bishop Zen continued to speak softly to him in his own native Italian. He died with the humility with which he had lived, as a priest, who was at the forefront of the renewal of the PIME missionary presence in the territory. Gently, but with wisdom and common sense, he pushed for the handover of leadership in the diocese to the local clergy in 1968 and was instrumental in the congregation’s decision in the 1980s to place itself at the service of the diocese instead of at its head.

Although not a man who enjoyed breaking ground, he was a natural, innovative leader, who favoured consensus over argument, was ever cordial and sought genuine unity. He brought these qualities to the congregation as a councillor and later vice regional superior and into the public forum as a champion of the poor.

He brought his common sense, practicality, energetic and enterprising spirit, as well as an unswerving commitment that had characterised his youthful years in his beloved homeland, Italy, into the leadership of the Society of Community Organisation that made him a frontline supporter of the marginalised.

An influential leader, he fought for the rights of local fishermen in Sai Kung, where he was assistant priest from 1967 to the fateful day on 27 September 1974, when his parish priest, Father Valeriano Fraccaro, was brutally murdered.

It is generally believed that the socially active priest, who was fighting for decent housing for the poor, was the probable target, and Father Lambertoni left Hong Kong for Thailand. However, when he failed to get a visa, he returned to Italy.

Father Lambertoni showed his resilience and courage when he came back to Hong Kong in 1978 and joined with the many Church people involved in protests against the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s social and economic policies. He went to the defence of shantytown dwellers, hawkers, boat people and finally, those confined to the territory’s burgeoning refugee camps.

He was the principal inspiration behind the foundation of the PIME Social Concern Group and his ability to dialogue, belief in moderation, genuine goodness and sympathy, on top of an exuberant human spirit, won him friends and respect at all levels of society. His friendship with the last British governor of the territory, Chris Patten, was both relaxed and deep, witnessed to by the former colonial administrator’s interest in him right up to his death.

His strong personality and natural generosity has left traces wherever he passed. He has left his mark in the parishes of St. Vincent’s in Wong Tai Sin (1978-1989), St. Stephen’s in Kwai Fong (1987-1990) and St. John the Evangelist in Sek Lei. He cared deeply for his friends and is mourned today no less in Gorizia, in Friuli, Italy, where he spent his years of exile, than he is here in Hong Kong.

His charisma to “make community” is especially visible in the big family, which he built by welcoming eight children with family problems or no family at all, into his home. Father Lambertoni brought them up, educated them, giving them a chance to study and finally, integrated them successfully into society.

He saw the fulfilment of his work with the marriage of his last “adopted” child, Raymond. Father Lambertoni had been, both for him and the other seven, a loving “daddy”. He delighted in their weekly visits to his home and the Christmas, New Year and other festival celebrations together. He will now become the “granddaddy” for their children.

Their love for him was witnessed in the support they gave him during the 11 years of his sickness and above all during his hospitalisation. Father Lambertoni’s fellow PIMEs have both gratitude and deep respect for “his children’s” filial love and care, especially that of the eldest “daughter” Margaret.

The 67-year-old priest suffered from a rare illness, Waldenstrom’s disease. He accepted it with serenity and faith, never dramatising his plight. He showed interest in others right up to the end, entrusting himself to the Lord. He was a true witness of submission to God’s will.

On 28 June, I accompanied Father Franco Mella to visit him. Father Mella, although quite a different character from Father Lambertoni, had been his friend and had shared in many battles for justice with him. Father Lambertoni asked him to tell him about his latest “protest”!

I think what words did not pass between them were more important than those that did. Both knew it would be their last meeting. Father Lambertoni invited Father Mella to pray with him, then he asked for a blessing. However, Father Mella objected, instead asking for his. It was given with a weak movement of the hand and in a whispered voice.

It was a moment of spiritual and emotional intensity not to be forgotten.

Goodbye Adelio. We thank you for the good works God performed through you.
Father Gianni Criveller PIME
16 July 2006

 

在世期間關懷貧苦者
意國神父林柏棟安息

逾 六 百 名 信 徒 七 月 十 一 日 晚 出 席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林 柏 棟 神 父 的 守 夜 彌 撒 , 向 這 位 忠 心 服 務 信 徒 、 關 心 社 會 弱 小 的 基 督 僕 人 致 敬 。

林 柏 棟 神 父 於 二 0 0 六 年 七 月 七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六 十 七 歲 。

七 月 十 一 日 晚 的 守 夜 彌 撒 在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由 湯 漢 主 教 主 禮 , 彌 撒 上 聖 若 望 宗 徒 小 堂 議 會 主 席 孫 立 光 致 辭 , 讚 揚 神 父 帶 領 堂 區 走 向 信 仰 的 深 處 , 關 顧 堂 區 內 不 同 階 層 的 人 士 。 當 晚 林 神 父 的 誼 子 誼 女 份 外 哀 傷 , 信 徒 鄧 燕 娥 致 辭 時 念 及 年 幼 時 林 神 父 很 鍾 愛 他 們 那 批 小 朋 友 , 時 有 帶 他 們 外 出 遊 玩 , 情 感 絕 對 比 得 上 親 生 的 父 親 和 子 女 。 林 神 父 的 家 人 亦 專 程 從 意 大 利 來 港 參 加 彌 撒 。

由 於 林 神 父 的 遺 體 會 送 返 意 大 利 下 葬 , 大 批 信 徒 當 晚 彌 撒 後 都 留 下 來 瞻 仰 林 神 父 遺 容 以 作 追 悼 , 隊 伍 排 列 到 聖 堂 門 外 空 地  。 有 關 安 所 彌 撒 已 於 七 月 十 二 日 舉 行 , 由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林 神 父 一 九 三 九 年 九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米 蘭 , 六 三 年 三 月 三 十 日 晉 鐸 , 六 五 年 十 月 抵 港 。 神 父 來 港 後 先 用 兩 年 時 間 學 習 廣 東 話 , 六 七 年 獲 派 往 西 貢 聖 心 堂 服 務 , 至 一 九 七 四 年 奉 調 離 港 往 泰 國 和 意 大 利 工 作 。

林 神 父 一 九 七 八 年 返 港 後 , 在 黃 大 仙 聖 雲 先 堂 工 作 至 八 七 年 。 往 後 神 父 先 後 在 聖 斯 德 望 堂 、 聖 多 默 宗 徒 堂 、 聖 若 望 宗 徒 堂 服 務 , 一 九 九 0 年 開 始 任 聖 若 望 宗 徒 堂 主 任 司 鐸 。

林 神 父 一 九 九 五 年 發 現 患 上 淋 巴 癌 , 仍 繼 續 傳 教 工 作 , 一 直 服 務 至 離 世 前 兩 個 月 。

同 屬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柯 毅 霖 神 父 讚 揚 林 柏 棟 神 父 不 但 是 傑 出 的 傳 教 士 , 亦 是 該 會 受 人 歡 迎 且 出 色 的 領 袖 。 柯 神 父 稱 , 六 十 年 代 當 傳 教 會 與 華 籍 神 父 探 討 教 區 領 導 工 作 時 , 林 神 父 貢 獻 良 多 。
2006 年 7 月 16 日

 

念林柏棟神父
麥漢楷

林 蔭 聖 教 人 中 龍
柏 耀 萄 葡 園 祿 豐
棟 柱 擎 天 光 社 會
神 恩 廣 種 遍 西 東
父 愛 普 施 迎 旭 日
聖 言 傳 授 樹 古 風
德 沾 貧 黎 化 萬 民
澤 被 寰 宇 蔭 蒼 穹
香 飄 四 海 步 宗 徒
港 人 敬 重 偉 青 松
天 德 浩 瀚 良 師 表
主 賜 洪 恩 德 望 隆
教 友 額 手 頌 賢 才
會 眾 同 歌 林 柏 棟
2006 年 8 月 6 日

 

懷念林柏棟神父
(1939-2006)
柯毅霖

「沒有什麼比天主的愛
和我們兄弟姊妹的愛更偉大。
我知道天主寬恕了我的罪過。
我希望你們也會寬恕我的罪過,
並只記著天主透過我去完成的好事。
不要寫我的生平。」

以 上 這 話 , 是 林 柏 棟 神 父 (Adelio Lamberton) 去 世 前 , 在 聖 保 祿 醫 院 的 病 榻 上 給 宋 啟 文 神 父 口 述 的 。 這 些 話 正 好 總 結 他 一 生 追 求 的 理 想 、 這 一 個 熱 切 的 理 想 , 是 藉 著 完 全 的 獻 身 活 出 來 的 。

林 柏 棟 神 父 一 九 三 九 年 九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維 拉 特 (Velate 屬 米 蘭 教 區) , 一 九 六 三 年 三 月 三 十 日 在 米 蘭 主 教 座 堂 , 由 若 翰 蒙 蒂 尼 樞 機 (G.B.Montini) 授 予 司 鐸 聖 秩 聖 事 。 蒙 蒂 尼 樞 機 在 同 年 當 選 為 教 宗 , 取 名 保 祿 六 世 。 林 神 父 一 九 六 五 年 抵 港 。 他 是 一 位 慷 慨 的 傳 教 士 , 也 是 一 位 樂 天 愉 快 的 好 人 。 他 為 人 謙 遜 , 成 就 眾 多 , 他 是 領 導 者 , 卻 從 不 強 調 自 己 的 榮 耀 。

他 要 求 不 要 寫 他 的 生 平 , 但 這 不 適 用 於 這 簡 短 和 片 面 的 見 證 , 因 為 我 們 身 為 他 的 兄 弟 , 應 該 在 這 些 日 子 為 他 作 證 。 對 我 們 而 言 , 這 些 日 子 既 帶 來 悲 傷 , 亦 讓 我 們 感 到 平 靜 。 是 的 , 我 們 感 到 平 靜 , 因 為 不 論 對 林 神 父 或 對 我 們 來 說 , 他 在 六 十 六 歲 之 年 去 世 並 非 意 料 之 外 : 他 已 作 好 準 備 , 我 們 也 作 好 了 準 備 。 雖 然 他 離 開 了 , 但 我 們 仍 然 懷 緬 他 。 他 為 我 們 的 團 體 帶 來 生 氣 ; 對 我 們 在 香 港 服 務 的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 他 是 很 重 要 的 、 很 受 尊 崇 和 具 影 響 力 的 成 員 。

我 們 在 團 體 聚 會 、 在 很 多 情 況 下 , 都 感 受 林 神 父 的 才 能 , 特 別 是 在 每 週 一 的 聚 會 中 , 當 我 們 分 享 天 主 聖 言 或 討 論 一 些 問 題 時 , 他 總 是 我 們 常 常 提 及 的 人 。 他 有 創 見 , 是 一 位 有 根 據 的 革 新 者 。 他 的 革 新 , 是 植 根 及 源 於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傳 教 傳 統 : 即 創 立 真 正 本 地 和 成 熟 的 教 會 。 他 常 說 傳 教 士 應 該 只 是 為 教 區 效 勞 , 而 不 是 擔 任 最 高 領 導 。

林 神 父 愛 教 會 , 也 愛 它 的 制 度 和 傳 統 。 無 論 是 年 幼 時 在 家 中 (他 是 父 母 和 兩 位 姊 妹 最 疼 愛 的 孩 子) , 或 年 少 時 在 米 蘭 教 區 修 院 , 或 是 長 大 後 在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神 學 院 ,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一 直 在 他 心 中 自 然 地 萌 芽 生 長 。 林 神 父 天 生 具 有 深 邃 的 智 慧 和 豐 富 的 常 識 , 從 不 破 壞 與 別 人 的 關 係 。 他 喜 歡 融 合 不 同 的 意 見 和 立 場 , 誠 懇 待 人 , 並 且 常 常 在 我 們 的 團 體 中 尋 求 合 一 。 他 重 視 友 誼 , 甚 至 在 患 病 和 痛 苦 的 歲 月 裡 , 仍 喜 歡 與 人 共 處 。

他 與 傳 教 會 團 體 時 常 站 在 前 線 , 尤 其 在 社 會 層 面 上 尋 找 「新 方 向」 ; 儘 管 遇 到 反 對 和 困 難 , 他 仍 滿 懷 慷 慨 和 熱 誠 。 他 不 但 在 教 會 內 被 認 為 是 敏 銳 和 知 名 的 傳 教 士 , 在 社 會 上 亦 備 受 尊 敬 。 他 多 年 來 服 務 香 港 社 區 --

西 祿 廿 西 (Valeriano Fraccaro) 被 殺 。 犯 案 者 及 其 動 機 至 今 仍 未 為 人 知 。 林 神 父 當 時 積 極 參 與 社 會 事 務 , 可 能 兇 徒 的 目 標 是 林 神 父 , 卻 殺 了 旁 人 。 林 神 父 被 召 回 意 大 利 , 並 被 派 往 泰 國 傳 教 三 年 。 范 神 父 遇 害 一 事 雖 然 使 林 神 父 感 到 震 驚 , 但 他 重 新 後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回 港 。 他 再 一 次 從 事 社 會 上 的 傳 教 活 動 。

滿

西

「建 體」 「大 庭」 「誼 子」 Raymond 結 婚 後 才 去 世 。 對 他 們 來 說 , 林 神 父 就 是 爸 爸 , 對 他 們 的 子 女 來 說 , 他 就 是 「爺 爺 , 公 公」 , 他 愛 這 些 孩 子 。 他 愛 見 到 他 們 每 週 在 他 的 堂 區 聚 會 , 一 起 慶 祝 農 曆 新 年 或 其 他 中 國 節 日 。

「子 女」 「家 人」

(巨 Waldenstrom) , 是 一 種 嚴 重 而 罕 有 的 疾 病 。 憑 信 德 他 平 靜 地 面 對 疾 病 , 他 知 道 死 亡 臨 近 , 但 從 沒 有 誇 大 痛 苦 。 直 至 最 後 , 他 關 心 別 人 甚 於 自 己 。 只 要 病 情 許 可 , 他 總 會 投 入 堂 區 事 務 , 關 心 教 區 和 傳 教 會 的 生 活 。

使 「誼 女」

廿 「抗 議」 「讓 !」 「請 !」 「不 !」

滿


寫於二00六年七月八日
作者為宗座外方傳教會會士
2006 年 8 月 6 日

 

永遠懷念我們的校監林柏棟神父

神 父 、 校 長 、 各 位 老 師 、 各 位 同 學 早 晨 :

今 天 是 我 第 一 次 在 台 上 面 對 這 麽 多 人 , 目 的 是 想 和 大 家 分 享 我 們 已 故 校 監 林 柏 棟 神 父 在 校 十 多 年 來 的 生 活 點 滴 , 讓 我 們 藉 此 機 會 互 相 勉 勵 。

林 神 父 九 0 年 成 為 本 校 校 董 , 並 於 九 九 年 起 擔 任 校 監 。 由 於 工 作 上 的 需 要 , 本 人 多 了 機 會 與 林 神 父 接 觸 。 林 神 父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很 樂 天 、 很 喜 歡 笑 , 而 且 十 分 幽 默 , 從 來 不 會 擺 出 嚴 肅 的 模 樣 。 他 每 次 由 祖 國 意 大 利 渡 假 回 來 , 他 都 會 送 些 小 禮 物 給 我 們 , 如 朱 古 力 或 宗 教 小 飾 物 等 。 即 使 身 處 外 地 , 他 也 記 掛 著 我 們 。 看 見 我 們 工 作 晚 了 , 便 會 催 促 我 們 趕 快 下 班 , 快 點 回 家 休 息 和 陪 伴 家 人 。 林 神 父 就 像 一 位 慈 祥 的 爸 爸 !

林 神 父 知 道 自 己 患 了 癌 症 的 時 候 , 他 很 勇 敢 、 冷 靜 地 去 對 抗 病 魔 , 即 使 在 接 受 治 療 的 過 程 中 , 肉 體 和 精 神 都 承 受 了 不 少 苦 楚 , 但 從 不 曾 聽 過 他 說 抱 怨 或 晦 氣 的 話 , 充 份 表 現 了 他 對 生 命 的 熱 愛 ! 他 仍 如 常 的 負 起 堂 區 司 鐸 繁 重 的 職 務 。

年 初 , 林 神 父 的 身 體 健 康 開 始 每 況 愈 下 , 經 常 要 進 入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 但 他 仍 然 繼 續 關 懷 和 安 慰 有 需 要 的 人 。 四 月 份 他 因 為 跌 傷 入 院 , 做 手 術 後 便 一 直 臥 床 休 養 。 每 次 我 去 探 望 他 時 , 都 發 覺 他 一 次 比 一 次 消 瘦 , 精 神 也 愈 來 愈 差 。 縱 然 肉 體 上 受 盡 折 磨 , 但 林 神 父 都 咬 緊 牙 關 跨 過 , 實 在 令 我 很 敬 佩 ! 他 有 堅 定 的 信 德 , 他 相 信 天 父 會 拖 著 他 的 手 帶 領 他 走 每 一 步 !

林 神 父 愛 看 足 球 賽 , 雖 然 今 屆 的 世 界 盃 決 賽 他 未 能 在 世 上 看 得 到 , 但 相 信 當 他 在 天 鄉 得 知 意 大 利 奪 魁 時 , 會 特 別 開 心 呢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弟 後 四 :7)

親 愛 的 校 監 林 柏 棟 神 父 已 經 離 開 塵 世 , 安 返 天 家 。 遺 憾 他 未 能 與 我 們 一 同 慶 祝 創 校 廿 五 周 年 , 但 願 石 籬 天 主 教 中 學 的 校 長 、 老 師 、 職 工 與 同 學 都 能 秉 承 林 神 父 那 份 捨 身 侍 奉 、 堅 毅 不 屈 、 充 滿 關 愛 的 精 神 , 努 力 向 前 , 不 斷 進 步 ! 主 佑 各 位 !
石籬天主教中學職工──伊迪芙
(此文摘自七月十二日,校監林柏棟神父的追悼會證道部份)
2006 年 8 月 13 日
 


已故傳教士林柏棟
祖家小徑以其命名

在 已 故 意 大 利 傳 教 士 林 柏 棟 神 父 的 家 鄉 , 地 方 政 府 以 林 神 父 為 當 地 一 條 小 徑 命 名 , 表 揚 他 對 服 務 貧 苦 者 的 貢 獻 。

在 米 蘭 林 神 父 的 家 鄉 威 拉 迪 (Velate) , 當 地 聖 堂 七 月 七 日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紀 念 林 神 父 逝 世 四 周 年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甘 浩 望 神 父 (F. Mella) 與 幾 位 香 港 信 徒 參 與 。

彌 撒 後 , 地 方 當 局 舉 行 「林 柏 棟 徑」 啟 用 儀 式 。 當 地 政 府 約 早 前 向 林 柏 棟 神 父 追 頒 最 高 市 民 榮 譽 獎 狀 , 肯 定 他 的 普 世 關 懷 。

林 柏 棟 神 父 一 九 六 五 年 起 在 香 港 傳 教 , 期 間 他 推 動 社 會 正 義 並 關 懷 弱 勢 社 群 , 為 寮 屋 居 民 、 小 販 和 船 民 爭 取 權 利 , 亦 為 社 區 組 織 協 會 服 務 , 二 0 0 六 年 七 月 七 日 在 港 病 逝 。
2010 年 8 月 22 日



林柏棟神父
  我們懷念你
莫嘉慧

時 光 飛 逝 , 林 柏 棟 神 父 返 回 天 家 已 經 四 年 了 。 這 些 年 來 , 教 友 懷 念 著 林 神 父 生 前 為 堂 區 所 付 出 的 努 力 , 而 堂 區 經 歷 過 一 些 考 驗 後 , 不 少 教 友 繼 續 為 堂 區 服 務 , 同 時 也 有 新 教 友 加 入 堂 區 大 家 庭 。

我 仍 記 得 當 年 被 林 神 父 邀 請 加 入 堂 區 議 會 (牧 民 議 會) 的 情 景 , 他 願 意 讓 我 多 作 嘗 試 , 但 也 會 期 望 我 做 出 點 成 績 來 , 老 實 說 , 我 不 得 不 佩 服 林 神 父 的 眼 光 , 他 非 常 精 明 地 揀 選 適 當 的 人 做 其 專 長 的 職 務 。 後 來 , 牧 民 議 會 換 屆 , 我 預 期 工 作 方 面 將 有 所 調 動 , 有 感 未 必 可 全 心 全 力 服 務 堂 區 , 因 此 不 打 算 繼 續 留 在 牧 民 議 會 服 務 , 可 是 , 我 又 怎 能 走 出 他 的 「五 指 山」 , 當 我 婉 拒 林 神 父 的 邀 請 時 , 他 就 說 : 「我 有 病 , 難 道 主 教 就 要 免 去 我 的 職 務 。」 當 時 , 我 想 不 到 可 以 再 推 辭 的 理 據 , 我 只 好 被 他 「收 服」 了 , 至 今 , 我 沒 有 忘 記 他 這 句 話 。 的 確 , 只 要 林 神 父 的 身 體 情 況 許 可 , 就 會 履 行 自 己 的 司 鐸 職 務 , 並 經 常 探 訪 因 健 康 原 因 未 能 參 與 彌 撒 的 年 長 教 友 , 因 此 , 不 少 年 長 教 友 至 今 非 常 懷 念 他 。

林 神 父 離 世 一 周 年 時 , 有 幾 位 教 友 飛 往 林 神 父 的 故 鄉 拜 祭 他 , 自 己 因 工 作 關 係 , 未 能 與 他 們 同 行 , 當 時 感 到 萬 分 可 惜 , 還 以 為 再 難 有 機 會 親 自 飛 往 意 大 利 拜 祭 他 。 有 時 , 天 主 的 安 排 讓 人 感 到 驚 喜 , 今 年 , 我 、 幾 位 教 友 和 甘 浩 望 神 父 飛 往 意 大 利 出 席 Velate (林 神 父 家 鄉) 的 聖 堂 為 林 神 父 舉 行 的 追 思 感 恩 祭 , 及 Varese 政 府 以 林 柏 棟 神 父 名 字 命 名 的 新 路 剪 綵 儀 式 。 追 思 感 恩 祭 在 米 蘭 時 間 七 月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舉 行 , 當 地 聖 堂 主 任 司 鐸 先 介 紹 祭 台 上 幾 件 中 國 式 椅 子 , 是 林 神 父 當 年 由 香 港 寄 回 來 的 , 可 見 林 神 父 對 中 國 文 化 的 熱 愛 , 並 希 望 將 中 國 文 化 介 紹 給 自 己 的 鄉 親 認 識 。 彌 撒 開 始 時 , 自 己 回 想 到 林 神 父 為 堂 區 服 務 的 點 點 滴 滴 , 眼 淚 就 流 下 來 , 雖 然 欣 喜 他 已 返 回 天 家 , 但 是 內 心 仍 捨 不 得 他 。 彌 撒 結 束 前 , 我 們 幾 位 香 港 教 友 詠 唱 林 神 父 生 前 至 愛 的 歌 曲 ; 彌 撒 後 , 所 有 人 都 步 行 前 往 「林 柏 棟 徑」 , 見 證 其 啟 用 儀 式 , 之 後 我 們 和 林 神 父 的 家 人 短 暫 地 傾 談 , 互 相 問 好 。 翌 日 , Varese 報 紙 報 導 了 這 宗 有 意 義 的 新 聞 。 Varese 主 任 司 鐸 (Adriano) 還 向 我 們 提 及 兩 年 前 , Varese 政 府 已 追 頒 一 個 最 高 市 民 榮 譽 獎 狀 給 林 神 父 , 以 表 揚 他 的 貢 獻 。

林 神 父 對 身 邊 的 近 人 關 心 , 疼 愛 小 孩 子 , 他 的 言 行 見 證 了 耶 穌 基 督 的 精 神 , 願 堂 區 教 友 以 林 神 父 為 榜 樣 , 彼 此 團 結 共 融 , 貢 獻 自 己 的 力 量 , 繼 續 關 心 社 會 上 最 需 要 關 心 的 人 及 為 堂 區 服 務 。
2010 年 8 月 29 日



追思林柏棟神父
莫若英

日 前 公 教 報 刊 登 了 意 大 利 政 府 在 本 土 建 設 了 一 條 「林 柏 棟 徑」 來 紀 念 林 柏 棟 神 父 在 教 區 和 社 會 上 的 貢 獻 。 令 我 想 起 林 神 父 和 我 相 處 的 日 子 ……

林 神 父 是 黃 大 仙 聖 雲 先 堂 的 主 任 司 鐸 , 也 是 天 主 教 小 學 的 校 監 , 他 是 一 個 個 性 和 藹 , 容 易 接 近 的 人 。

他 在 堂 區 專 注 牧 民 工 作 , 傳 揚 福 音 , 並 推 動 各 善 會 的 發 展 , 定 期 舉 辦 各 善 會 的 聯 誼 活 動 ; 而 我 是 福 利 會 的 義 工 , 所 以 有 機 會 彼 此 聯 絡 感 情 , 使 工 作 進 展 得 很 暢 順 。 林 神 父 除 在 牧 靈 上 多 與 教 友 交 流 、 傳 揚 福 音 外 , 對 被 喻 為 紅 番 區 的 居 民 也 很 關 心 ; 當 居 民 遇 有 困 難 , 定 必 竭 力 幫 助 , 除 用 物 質 救 濟 外 , 更 重 要 的 是 精 神 上 懇 切 的 關 懷 。

回 憶 黃 大 仙 馬 仔 坑 大 火 幾 年 後 , 政 府 要 拆 卸 殘 餘 的 木 屋 , 林 神 父 為 居 民 爭 取 居 住 權 益 , 樂 意 陪 居 民 一 起 睡 在 路 邊 。 因 為 林 神 父 有 大 將 的 風 範 , 卻 沒 有 高 高 在 上 的 架 子 , 因 此 頗 得 居 民 和 教 友 的 擁 戴 。

我 也 是 學 校 的 教 師 , 除 教 中 、 數 、 美 勞 外 , 亦 被 選 為 體 育 科 主 席 , 還 要 料 理 自 然 角 。 當 時 政 府 撥 給 的 資 源 不 足 , 體 育 用 具 不 多 , 林 神 父 資 助 學 校 購 置 很 多 體 育 用 具 。 林 神 父 時 常 到 勞 作 室 看 我 教 學 生 製 造 標 本 的 方 法 , 也 很 欣 賞 我 製 造 的 小 鱷 魚 、 小 鯊 魚 和 不 足 六 安 士 的 小 花 狗 ; 部 份 的 標 本 是 學 生 搜 集 回 來 的 , 從 製 造 的 過 程 中 能 培 養 出 師 生 間 的 良 好 感 情 。 自 然 角 也 種 了 很 多 盆 栽 , 林 神 父 很 喜 歡 和 學 生 一 起 種 植 奇 花 異 卉 , 偶 然 也 親 力 親 為 地 搬 幾 盆 茂 盛 的 時 花 , 放 在 祭 台 旁 邊 , 作 為 主 日 彌 撒 之 用 。

直 至 我 退 休 , 林 神 父 頒 發 紀 念 品 給 我 時 , 顯 得 依 依 不 捨 , 還 很 親 切 地 在 我 耳 邊 , 說 了 一 些 勉 勵 和 安 慰 的 話 , 令 我 非 常 感 動 。

「林 柏 棟 徑」 是 表 揚 林 神 父 在 教 區 和 對 社 會 上 偉 大 的 功 績 , 將 永 垂 不 朽 ; 而 林 神 父 生 前 所 做 的 善 舉 , 一 切 榮 耀 都 歸 於 上 主 。

林 柏 棟 神 父 也 是 我 們 永 誌 難 忘 的 善 牧 呢 !
2010 年 11 月 21 日

 

念林柏棟神父
標蘭

七 月 七 日 是 林 柏 棟 神 父 辭 世 六 週 年 , 本 文 是 信 徒 對 林 神 父 的 追 思 。 —— 編 按

活 出 基 督 , 這 句 說 話 , 對 我 來 說 , 是 何 等 抽 象 、 何 等 難 明 、 何 等 難 以 做 得 到 ! 但 從 你 的 身 上 卻 看 到 這 見 證 。

記 得 你 初 到 西 貢 區 時 , 我 們 稱 你 為 「飛 仔 神 父」 , 因 為 你 喜 歡 駕 著 電 單 車 (電 動 摩 托 車) 四 處 走 。 那 時 候 的 西 貢 , 交 通 並 不 發 達 , 村 與 村 之 間 距 離 又 遠 , 很 多 小 村 落 , 仍 未 有 直 接 的 公 共 交 通 可 以 抵 達 , 你 的 摩 托 車 就 幫 你 走 遍 西 貢 各 窮 鄉 僻 壤 , 了 解 認 識 西 貢 的 鄉 情 ; 就 算 水 路 也 擋 不 了 你 那 股 活 力 , 你 會 借 助 往 來 離 島 的 街 渡 到 各 小 島 上 探 訪 教 友 , 因 此 , 沒 多 久 你 就 對 這 個 人 口 少 少 , 但 分 佈 奇 散 之 小 社 區 的 一 切 人 情 、 需 要 , 已 瞭 如 指 掌 。

你 知 道 漁 民 子 弟 因 為 要 隨 父 母 出 海 捕 魚 而 要 經 常 缺 課 , 為 讓 他 們 能 改 善 這 個 現 況 , 你 為 他 們 爭 取 興 建 漁 民 村 , 讓 漁 民 除 了 船 屋 外 , 在 陸 地 上 也 有 居 所 , 好 讓 他 們 出 海 時 , 就 學 之 子 女 也 可 留 在 陸 上 , 繼 續 學 業 ; 西 貢 伯 多 祿 村 及 太 平 村 就 是 這 樣 的 建 成 , 很 多 漁 民 子 弟 亦 因 此 能 學 有 所 成 , 成 為 今 日 之 社 會 棟 樑 , 林 神 父 , 你 的 功 勞 可 不 少 啊 !

當 你 往 各 偏 遠 之 地 探 訪 教 友 時 , 你 看 到 有 些 父 母 雙 亡 之 孤 兒 , 或 是 一 些 家 長 完 全 沒 能 力 照 顧 的 小 童 , 你 就 立 刻 為 他 們 申 請 入 住 兒 童 院 , 並 成 為 他 們 的 養 父 ; 經 常 去 探 望 他 們 ; 你 又 關 注 他 們 的 學 業 , 讓 他 們 均 有 一 定 之 教 育 程 度 , 今 日 他 們 有 些 已 成 為 醫 生 , 教 師 , 社 運 積 極 人 士 , 繼 續 你 為 人 服 務 的 大 無 畏 精 神 。

每 年 暑 假 , 學 童 有 很 悠 長 的 假 期 ; 但 以 當 年 一 個 家 庭 普 遍 有 七 、 八 個 小 孩 的 家 長 , 那 有 時 間 去 為 子 女 安 排 活 動 , 因 此 不 是 讓 他 們 幫 補 家 計 , 就 是 讓 他 們 通 山 跑 , 上 山 、 下 海 , 各 自 精 彩 , 但 意 外 就 因 此 而 經 常 發 生 。 於 是 你 就 為 那 些 較 年 長 , 居 於 西 貢 市 之 中 學 生 , 開 辦 暑 期 活 動 訓 練 課 程 , 然 後 再 帶 領 他 們 到 鹽 田 梓 , 大 浪 西 灣 等 各 離 島 , 為 該 區 之 小 學 生 舉 辦 暑 期 活 動 , 我 們 這 班 西 貢 學 童 , 就 在 如 此 有 意 義 之 情 況 下 渡 過 我 們 多 個 暑 假 , 當 中 我 們 除 得 到 領 袖 訓 練 技 巧 外 , 很 多 人 更 在 服 務 樂 趣 中 , 培 養 出 今 日 喜 歡 參 加 義 工 工 作 的 興 趣 (我 亦 有 幸 是 其 中 一 員)

後 來 你 因 事 要 離 開 往 外 地 , 當 時 我 就 好 像 喪 失 了 精 神 支 柱 一 樣 , 幸 好 輾 轉 多 年 後 你 又 重 回 香 港 。 記 得 第 一 次 再 見 你 時 , 是 在 善 導 之 母 堂 , 那 一 刻 我 開 心 的 淚 水 忍 不 住 直 下 , 心 想 我 們 的 精 神 支 柱 , 生 活 楷 模 又 回 來 了 。 雖 然 你 並 沒 有 被 調 派 回 西 貢 , 但 我 已 滿 足 的 感 到 你 的 身 影 猶 如 在 附 近 。

當 時 我 已 踏 足 社 會 , 並 與 一 名 非 教 徒 結 了 婚 , 因 工 作 非 常 忙 碌 , 漸 漸 也 就 很 少 再 見 你 了 , 連 電 話 聯 絡 也 不 多 。 只 是 一 年 一 次 ; 但 你 為 艇 戶 , 為 無 證 媽 媽 發 聲 等 服 務 弱 小 社 群 的 訊 息 , 卻 不 時 可 在 報 章 或 電 視 新 聞 片 段 中 聽 到 。 相 反 , 我 這 個 由 你 為 我 洗 禮 之 教 友 , 卻 因 種 種 原 因 , 連 主 日 彌 撒 也 間 中 有 空 才 參 與 。 直 至 有 一 次 因 懐 孕 而 引 起 情 緒 低 落 , 立 刻 想 起 你 , 致 電 給 你 訴 說 , 想 不 到 那 天 下 午 , 你 就 老 遠 由 新 界 的 另 一 邊 來 到 我 家 探 我 ; 你 沒 有 向 我 說 甚 麽 道 理 , 但 你 那 種 別 人 有 需 要 , 你 就 在 他 身 旁 的 基 督 精 神 , 卻 把 我 重 新 再 帶 回 教 堂 中 。

在 你 患 上 癌 病 , 經 過 化 療 後 , 天 主 仍 讓 你 很 有 活 力 的 為 祂 的 子 民 服 務 多 十 幾 年 。 到 你 癌 病 再 復 發 , 走 人 生 最 後 的 日 子 時 , 我 多 次 往 你 的 居 址 及 醫 院 探 你 ; 最 後 的 那 次 住 院 , 你 的 身 體 已 虛 弱 不 堪 , 連 說 話 及 打 開 眼 皮 也 乏 力 。 記 得 在 你 離 世 前 幾 天 , 我 到 醫 院 去 探 你 , 我 把 我 依 賴 你 這 精 神 支 柱 的 心 聲 告 訴 你 , 要 你 支 撐 著 。 你 聽 到 後 竟 立 刻 把 眼 皮 打 開 , 精 神 也 抖 擻 起 來 , 連 自 己 的 病 痛 也 好 像 不 存 在 似 的 ; 我 知 道 你 是 想 告 訴 我 , 你 仍 會 在 我 左 右 , 幫 我 、 支 持 我 ; 你 那 照 顧 人 、 為 人 服 務 、 忘 我 的 心 , 竟 切 如 此 , 你 給 我 看 到 主 耶 穌 在 苦 路 上 及 被 釘 在 十 架 上 時 , 仍 不 忘 安 慰 痛 哭 的 婦 女 , 及 為 門 徒 與 聖 母 安 排 日 後 生 活 的 芳 表 。 。 無 奈 沒 多 幾 天 , 天 主 就 接 了 你 回 天 家 。 當 下 雖 為 你 釋 下 病 軀 及 世 上 勞 苦 而 釋 懐 。 但 心 裡 對 你 之 感 念 及 不 捨 之 傷 痛 卻 久 久 不 能 平 復 , 你 那 活 出 基 督 , 為 基 督 作 見 證 的 一 生 點 點 滴 滴 將 會 永 存 在 我 及 懷 念 你 的 人 之 心 中
2012 年 7 月 8 日


Lam Pak Tung, by Gianni Sparta e Carlo Zanzi, Macchione Editore,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LAMBERTONI Adeli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