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EE, Antoninus OFM
士漁神父

 

* 1917 9 月 5 日在中國湖南出生
* 1934
在中國山西洞兒溝入會
* 1935
9 月 12 日發願
* 1941
9 月 6 日晉鐸
* 2004 年 12 月 5 日在
香港逝世

# 按照方濟會網頁資料為準


Father Antoninus Lee OFM
RIP

Father Antoninus Lee OFM, passed away at St. Joseph’s Home for the Aged, Sheung Shui, on 5 December 2004 at 1:30pm. He was 87.

The vigil Mass will be at St. Bonaventure Church, Tsz Wan Shan, on 22 December at 8pm.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will preside at the funeral Mass to be celebrated on 23 December at 10am, also at St. Joseph’s Home for the Aged.

Father Lee will be buried at St. Michael’s Cemetery in Happy Valley.
1
9 December 2004

 


Editorial: In remembrance of the forefathers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After having attended the memorial service for Father Antoninus Lee of the Franciscans before Christmas, it was unexpected to receive the news that another friar, Father Gasper Han, of the same community also passed away on Christmas Day.

It is no exaggeration to identify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Catholic Bible with the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Some forefathers of the organisation have spent their lives in the work of edition, translation, promotion and instruction concerning the Bible. They also compiled the Chinese Bible Dictionary and other associated publications. As for pastoral works, they have cultivated the love for the Bible in the hearts of many faithful in the diocese and inspired many to respond to the call of the Word by following their example in devotion of service.

In recent years, many of them have either been in a poor state of health or have passed away of old age. While remembering their spirit of diligence and sacrifice, we should cherish the blessing we have received and read the Bible frequently, allowing the Holy Spirit to inspire in our hearts the burning love for the Word.

In this special time of remembering the two forefathers of the organisation, let us make a few reflections:

1. A giant tree does not grow to fullness within a single day. These forefathers who have worked assiduously all their lives to serve the Word, deserve our respect for their efforts and sacrifices. It is true that Biblical studies have been making progress at a tremendous pace in the past 20 to 30 years and the new thinking today may be very different from previous theories and understandings. However, we have to respect history and affirm the contribution of our predecessors. To possess an academic approach which respects tradition, one must analyse and understand those out-of-date theories and should inherit our tradition with a view towards enlightening the coming generations.

2. Having been blessed by the Gospel without condition, we should also share it with others without reservation. Do we cherish the opportunities of deepening our understanding of the Bible with a willing, zealous and active attitude, or simply remain passive and indifferent? How many forefathers are needed to awaken us? “Ignorance of scriptures is ignorance of Christ.” (St. Jerome) We should take over the mission of evangelisation. “How can they hear without someone to preach?” (Romans 10:14)

3. Compared with our Protestant brothers and sisters, we Catholics appear to be apathetic about reading the Bible and it is already an indisputable fact. When remembering the two leading translators of the Chinese Bible, let us reflect and take action. Let us bring down the long-neglected Bible from the bookshelf and wipe off the dust and then read it with our hearts, so that the effort of the forefathers will not be wasted and the Word of God may be poured into our hearts. “Your word is a lamp for my feet, a light for my path.” (Psalm 119:105)
9 January 2005

 

主懷安息享壽八十七
方濟會李士漁神父

方 濟 會 李 士 漁 神 父 於 二 0 0 四 年 十 二 月 五 日 在 香 港 安 貧 小 姊 妹 會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安 然 去 世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李 神 父 一 九 一 七 年 九 月 五 日 生 於 湖 南 衡 陽 一 個 虔 誠 教 友 家 庭 , 青 年 時 加 入 方 濟 小 兄 弟 會 修 院 , 其 時 可 敬 者 雷 永 明 神 父  (Venerable Fr. Gabriele Allegra)  負 責 那 裡 的 修 生 培 育 , 而 李  士 漁 則 在 初 學 師 彭 神 父  (Alexius Benigar)  指 導 下 完 成 初 學 。

一 九 四 五 年 , 李 神 父 在 雷 永 明 神 父 誠 邀 下 , 加 入 北 平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一 直 服 務 至 數 年 前 退 休 為 止 。 李 神 父 是 位 熱 誠 獻 身 服 務 聖 言 的 聖 經 學 者 , 對 聖 經 中 文 譯 本 及 編 纂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貢 獻 良 多 。 他 師 承 雷 神 父 , 與 他 一 樣 專 務 熱 切 祈 禱 , 恪 守 修 會 生 活 。 李 神 父 曾 數 度 出 任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一 職 , 並 一 度 兼 任 慈 雲 山 聖 文 德 書 院 校 監 。

方 濟 會 訂 於 十 二 月 廿 二 日 (星 期 三) 晚 八 時 假 九 龍 慈 雲 山 蒲 崗 村 道 聖 文 德 堂 , 為 李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翌 日 十 二 月 廿 三 日 上 午 十 時 在 上 水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主 持 殯 葬 彌 撒 , 隨 後 即 下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該 會 請 各 主 內 兄 弟 姊 妹 為 亡 者 祈 禱 。
2004 年 12 月 19 日

 

中文聖經翻譯翹楚
李士漁神父安息主懷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於 二 0 0 四 年 十 二 月 廿 三 日 假 上 水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 為 方 濟 會 李 士 漁 神 父 主 持 逾 越 聖 祭 。

李 士 漁 神 父 十 二 月 五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彌 撒 聖 祭 在 廿 三 日 上 午 十 時 開 始 , 由 陳 主 教 主 祭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胡 健 挺 神 父 聯 同 多 位 會 士 及 神 父 共 祭 。 

胡 神 父 在 彌 撒 中 憶 述 李 神 父 晚 年 的 生 活 片 段 。 講 道 後 , 方 濟 會 全 體 會 士 圍 繞 李 神 父 靈 柩 , 同 唱 《造 物 讚》 , 向 李 神 父 獻 上 最 後 的 敬 禮 。 辭 靈 禮 後 , 李 神 父 靈 柩 在 一 眾 方 濟 小 兄 弟 扶 靈 下 移 出 聖 堂 , 隨 即 下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於 早 前 一 晚 , 在 慈 雲 山 聖 文 德 堂 為 李 士 漁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由 胡 健 挺 神 父 主 持 。 追 悼 會 中 , 由 李 神 父 生 前 好 友 韓 承 良 神 父 講 述 其 生 平 及 在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工 作 的 功 績 。 (按 : 韓 神 父 不 幸 於 三 天 後 的 聖 誕 日 辭 世 。)

李 士 漁 神 父 是 思 高 版 中 文 聖 經 的 主 要 翻 譯 工 作 者 之 一 , 他 畢 生 努 力 獻 身 於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工 作 。 思 高 版 中 文 聖 經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面 世 後 , 也 參 與 了 一 九 七 五 年 出 版 的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的 編 纂 工 作 。 李 神 父 曾 數 度 出 任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 並 歷 任 各 會 院 院 長 , 及 擔 任 聖 文 德 書 院 校 監 等 職 務 。
2005 年 1 月 2 日

 

社論:懷念思高聖經學會元老

一 九 六 八 年 的 聖 誕 節 , 曾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帶 來 難 忘 的 感 恩 時 刻 ── 天 主 教 中 文 聖 經 的 面 世 , 不 單 是 學 會 多 年 來 默 默 耕 耘 的 成 果 , 也 是 中 華 教 會 一 份 豐 厚 的 禮 物 。

二 0 0 四 年 的 聖 誕 節 , 兩 位 曾 為 中 文 聖 經 付 出 畢 生 心 血 的 方 濟 會 士 , 李 士 漁 神 父 及 韓 承 良 神 父 , 同 一 個 月 內 先 後 相 繼 辭 世 。 痛 失 先 賢 , 不 禁 令 人 感 到 悲 傷 。

若 說 把 天 主 教 中 文 聖 經 與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劃 上 個 等 號 , 相 信 絕 不 誇 張 ! 那 是 個 叫 人 感 動 的 故 事 , 一 個 卑 微 的 開 始 : 數 位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元 老 , 不 怕 政 治 時 局 的 惡 劣 變 遷 , 二 十 多 年 致 力 把 希 伯 來 文 及 希 臘 文 原 文 聖 經 , 翻 譯 成 中 文 ! 這 個 艱 巨 的 過 程 , 聖 言 首 先 在 他 們 的 團 體 中 誕 生 了 。 翻 譯 的 工 作 以 外 , 他 們 還 編 寫 和 出 版 了 《聖 經 辭 典》 及 其 他 與 聖 經 有 關 的 書 刊 。 牧 民 工 作 方 面 , 又 勤 於 參 與 推 廣 和 講 習 聖 經 的 工 作 , 造 就 了 教 區 內 不 少 熱 愛 聖 經 的 信 友 , 甚 至 啟 發 不 少 人 回 應 聖 言 的 召 叫 , 仿 傚 他 們 為 聖 言 服 務 。

近 年 , 多 位 元 老 或 是 健 康 不 佳 , 或 是 年 老 辭 世 。 我 們 既 懷 念 他 們 不 辭 勞 苦 的 犧 牲 精 神 , 也 該 懂 得 惜 福 , 勤 讀 聖 經 , 讓 聖 神 激 發 我 們 心 中 對 聖 言 的 愛 火 。 在 這 個 緬 懷 兩 位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元 老 的 特 別 時 刻 , 我 們 不 妨 躬 身 自 省 :

1. 巨 樹 不 是 一 天 長 成 , 這 些 畢 生 辛 勤 為 聖 言 工 作 的 前 輩 , 所 付 出 的 努 力 和 犧 牲 , 應 受 到 尊 重 和 肯 定 。 縱 然 這 二 、 三 十 年 來 , 聖 經 研 究 的 發 展 隨 著 時 代 步 伐 飛 馳 , 今 日 嶄 新 的 思 維 與 過 往 的 學 說 和 見 解 , 可 能 相 去 甚 遠 , 然 而 我 們 得 尊 重 歷 史 , 肯 定 前 人 的 貢 獻 。 懂 得 分 析 和 了 解 過 時 的 學 說 , 承 先 啟 後 , 方 為 尊 重 傳 統 的 學 術 態 度 。

2. 作 為 福 音 的 受 益 人 , 白 白 得 來 , 也 應 白 白 分 施 。 然 而 , 我 們 是 抱 著 樂 意 、 積 極 和 主 動 尋 求 的 態 度 , 珍 惜 增 進 認 識 聖 經 的 機 會 , 或 是 依 然 表 現 得 被 動 和 漠 不 關 心 呢 ? 還 需 要 多 少 個 前 輩 來 喚 醒 我 們 呢 ? 教 父 聖 熱 羅 尼 莫 說 得 好 : 「誰 若 不 認 識 聖 經 , 就 不 認 識 基 督 。」 傳 福 音 的 使 命 , 需 要 由 我 們 來 接 棒 ; 「沒 有 宣 講 者 , 又 怎 能 聽 到 呢 ? 」 (羅 十 : 14)

3. 相 比 基 督 新 教 的 兄 弟 姊 妹 , 天 主 教 徒 向 來 對 閱 讀 聖 經 顯 得 冷 淡 , 這 是 不 爭 的 事 實 。 在 懷 念 這 兩 位 聖 經 翻 譯 巨 擘 之 際 , 我 們 可 有 反 省 及 付 諸 行 動 , 將 早 已 束 之 高 閣 的 聖 經 , 從 書 架 上 拿 下 來 , 輕 拂 塵 埃 , 賞 心 閱 讀 , 不 讓 前 輩 們 的 心 血 白 白 浪 費 ? 讓 天 主 的 話 語 傾 注 我 們 內 心 , 「上 主 , 你 的 語 言 是 我 步 履 前 的 靈 燈 , 是 我 路 途 上 的 光 明 。」 (詠 一 一 九 : 105)
2005 年 1 月 9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ofm.org.hk/600-ofmHK/630-friars/631-AnthnoyLee/antonius.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