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EUNG, Yau-Chung Augustine
梁祐忠神父

* Birth in Guangdong, China: [22 July 1934]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27 June 1964]
* Death in Hong Kong: [6 June 1994]

* Christ the King Chapel, Cheung Sha Wan: [1971], [1973]
*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Parish Priest [1973] - [1986]
*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Resident [1987] - [1994]
* Episcopal Vicars: Vicariate - Hong Kong [1985] - [1992]
* Board of Diocesan Consultors: [1986] - [1992]
* Diocesan Personnel Commission: [1986] - [1992]
* Council of Priests: Ex-officio [1986] - [1992]
* Central Management Committee for Diocesan Schools: Member [1993]
* Bishop Peter Lei Laity Formation Centre, Sai Wan Ho: Management Committee Chairman [1992] - [1993]
* Steering Group on Co-operation between Caritas & Parishes: [1989] - [1993]

 


 

梁祐忠 (LEUNG, Yau-Chung Augustine 1934-1994)
一 九 三 四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在 廣 東 出 生 , 一 九 五 七 年 進 入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六 四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晉 鐸 後 , 到 羅 馬 攻 讀 教 會 法 典 , 隨 後 赴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華 僑 中 心 服 務 , 一 年 後 轉 任 紐 約 長 島 一 堂 區 服 務 , 一 九 七 一 年 回 港 , 在 長 沙 灣 基 督 君 王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兩 年 後 , 任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八 五 年 起 獲 委 任 香 港 區 主 教 代 表 , 直 至 一 九 九 二 年 十 二 月 因 病 休 假 。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六 月 六 日 逝 世 。


讀者心聲
給最敬愛的梁祐忠神父
李瑪利亞

梁 神 父 : 認 識 您 已 三 十 多 載 , 眼 見 您 除 致 力 香 港 教 區 工 作 外 , 更 不 斷 為 國 內 有 志 為 教 會 工 作 的 青 年 男 女 , 四 出 募 捐 , 使 他 們 可 以 有 個 修 院 , 安 心 事 主

可 惜 , 好 一 個 全 心 全 力 將 自 己 獻 給 天 主 的 您 , 竟 得 天 主 的 一 個 大 考 驗 ── 患 上 一 個 難 以 治 愈 的 病 。 我 心 實 很 難 受 , 已 為 您 祈 求 , 以 日 行 之 事 奉 獻 給 主 , 更 求 主 能 減 我 這 無 用 之 人 的 壽 命 來 換 您 的 康 復 , 好 使 教 會 不 致 少 了 一 位 有 用 且 全 獻 身 事 主 的 神 父 。

最 後 , 我 寫 這 信 的 目 的 , 是 希 望 無 論 是 否 認 識 梁 神 父 的 教 友 , 也 為 教 會 不 致 少 了 一 位 好 神 父 而 祈 禱 , 更 希 望 公 教 報 不 只 是 刊 那 些 慶 典 及 亡 者 的 事 , 盼 能 刊 登 有 需 要 祈 禱 的 無 依 者 及 患 病 才 是 , 有 曰 : 「諸 聖 相 通 功 。」

在 此 謹 祝 梁 祐 忠 神 父 能 藉 大 家 的 祈 禱 , 早 日 得 天 主 的 仁 慈 賜 予 痊 癒
1993 年 9 月 3 日

 

Father Augustine LEUNG Yau Chung
R.I.P.

Father Augustine Leung Yau-chung, a prominent priest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died of blood cancer in Queen Mary Hospital on the morning of 6 June 1994.

Father Leung was born at Hoi Hong in Kwangtung Province on 22 July 1934. In 1957, he entered the Hong Kong Regional Seminary at Aberdeen to begin his studies for the priesthood.

Ordained on 27 June 1964 in Hong Kong, Father Leung was incardinated into the Diocese of Saigon in Vietnam. That same year, he was sent to the Pontifical Urbanian University in Rome for a course in Canon Law. He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with a Doctorate in Canon Law in 1968.

In 1959, he was assigned to take care of Chinese Catholics first in Toronto, Canada, and then in New York City, U.S.A. On 5 November 1970, he was excardinated from the Diocese of Saigon and incardinated into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by Bishop Francis Hsu.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in 1971.

On 2 July 1971, Father Leung was appointed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Christ the King Parish, Cheung Sha Wan (Kowloon) and on 17 November 1973, Parish Priest of Saint Peter's Church in Aberdeen.

On 15 October 1985, Father Leung was elected Episcopal Vicar for the Vicariate of Hong Kong and remained in this position until 8 December 1992 when he went on rest leave because of failing health which led to his final illness.

Father Leung was well-beloved by both diocesan and religious priests of the diocese and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his many friends. May he rest in peace!
17 June 1994

 

前香港區主教代表
梁公祐忠安逝醫院


曾 任 香 港 區 主 教 代 表 的 梁 祐 忠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六 月 六 日 因 血 癌 在 瑪 麗 醫 院 病 逝 , 終 年 六 十 歲 。

梁 神 父 一 九 三 四 年 生 於 廣 東 海 康 。 一 九 五 七 年 進 入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六 四 年 晉 鐸 後 , 到 羅 馬 攻 讀 聖 教 法 律 , 隨 後 赴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華 僑 中 心 服 務 , 一 年 後 轉 往 紐 約 長 島 一 堂 區 服 務 。 一 九 七 一 年 回 港 , 在 長 沙 灣 基 督 君 王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二 年 後 , 任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八 五 年 起 受 委 任 為 香 港 區 主 教 代 表 , 直 至 一 九 九 二 年 十 二 月 因 病 休 假 。

與 梁 神 父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同 窗 的 湯 漢 副 主 教 說 ︰ 「梁 神 父 為 人 講 義 氣 , 勤 力 用 功 。 對 教 會 及 其 鐸 職 『忠』 心 耿 耿 , 人 如 其 名 。 神 父 既 是 天 人 的 橋 樑 , 把 世 人 帶 給 天 主 , 又 將 天 主 帶 給 世 人 ; 從 這 天 人 橋 樑 角 色 來 看 , 梁 神 父 較 善 於 帶 領 堂 區 教 友 邁 向 天 主 , 所 以 他 在 堂 區 工 作 時 , 給 人 平 易 近 人 、 易 成 朋 友 的 感 覺 , 亦 藉 此 帶 領 教 友 熱 愛 天 主 。」

曾 與 梁 神 父 同 為 主 教 代 表 的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 覺 得 梁 神 父 是 一 個 很 有 聖 德 的 神 父 , 為 人 謙 和 , 盡 心 建 設 教 會 。 他 說 : 「與 梁 神 父 共 事 時 , 能 彼 此 有 共 鳴 , 互 相 鼓 勵 。 在 公 事 上 , 他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合 作 者 。 在 私 事 上 , 梁 神 父 作 為 長 者 , 他 的 修 養 、 對 天 主 的 信 心 , 很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 梁 神 父 的 逝 世 , 為 教 區 是 一 大 損 失 。」

已 認 識 梁 神 父 四 十 多 年 的 陳 達 明 神 父 , 自 小 修 院 開 始 已 和 他 一 起 生 活 , 經 歷 過 修 院 最 艱 難 的 時 期 , 最 值 得 留 戀 的 , 是 共 產 黨 佔 領 大 陸 後 在 修 院 的 一 段 生 活 , 之 後 一 起 逃 亡 。 在 陳 神 父 心 目 中 , 梁 神 父 是 一 個 信 仰 及 意 志 堅 定 的 人 , 觀 察 事 物 細 心 。 陳 神 父 形 容 他 們 的 關 係 如 患 難 兄 弟 , 一 起 成 長 , 共 渡 患 難 , 互 相 支 持 。 他 們 兩 人 都 有 一 個 共 同 的 願 望 , 就 是 有 朝 一 日 能 再 回 北 海 教 區 服 務 。

現 今 梁 神 父 蒙 召 歸 天 , 希 望 信 眾 為 梁 神 父 祈 禱 , 求 主 賜 他 早 享 天 福 。
1994 年 6 月 10 日



梁祐忠神父殯葬禮
鄧以明總主教主祭


前 香 港 區 主 教 代 表 梁 祐 忠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六 月 六 日 上 午 十 時 三 十 分 逝 世 於 瑪 麗 醫 院 後 , 因 等 候 梁 神 父 在 大 陸 的 親 人 來 港 , 故 將 殯 葬 禮 延 至 本 月 十 四 日 舉 行 。 又 因 梁 神 父 曾 在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區 服 務 多 年 , 為 該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及 多 間 學 校 校 監 , 對 該 區 貢 獻 良 多 , 且 培 育 了 不 少 人 才 , 該 堂 區 教 友 及 校 長 師 生 對 梁 神 父 的 傳 教 精 神 與 教 育 貢 獻 , 都 深 表 敬 佩 與 感 激 , 故 將 守 靈 及 殯 葬 禮 都 安 排 於 聖 伯 多 祿 堂 。

十 三 日 晚 上 八 時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持 守 靈 祈 禱 , 有 二 十 多 位 神 父 及 四 百 多 名 教 友 參 加 。 十 四 日 下 午 三 時 則 由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與 近 百 神 父 共 祭 的 殯 葬 彌 撒 , 然 後 由 湯 漢 副 主 教 主 持 出 殯 禮 儀 , 來 自 各 堂 區 學 校 的 修 女 教 友 與 師 生 超 過 五 百 多 人 , 情 況 非 常 哀 傷 , 禮 成 後 即 將 靈 柩 奉 移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並 有 四 架 校 車 接 送 教 友 往 墳 場 參 加 梁 鐸 安 葬 禮 。

該 次 殯 葬 禮 儀 , 因 胡 振 中 樞 機 適 逢 往 羅 馬 參 加 全 球 樞 機 主 教 的 會 議 , 未 能 主 持 , 甚 感 遺 憾 , 胡 樞 機 曾 在 梁 神 父 臨 終 前 趕 往 探 訪 , 對 梁 神 父 一 生 為 教 會 的 貢 獻 , 深 表 稱 讚 。
1994 年 6 月 24 日

 

祐忠,你安息吧!
陳達明

(編 者 按 : 以 下 是 六 月 十 四 日 梁 祐 忠 神 父 的 殯 葬 禮 中 , 陳 達 明 神 父 對 他 的 悼 念 文 。)

可 敬 的 鄧 總 主 教 、 各 位 鐸 兄 鐸 弟 、 各 位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我 預 備 好 了 。 」 (弟 後 四 : 7-8) 聖 保 祿 宗 徒 用 這 輕 描 淡 寫 的 幾 筆 來 講 述 自 己 的 生 命 , 但 也 只 有 這 幾 筆 才 能 描 繪 一 個 牧 者 和 基 督 徒 的 生 命 最 豐 盛 最 燦 爛 的 境 界 。 今 日 我 們 在 這 裡 , 不 是 哀 悼 一 個 生 命 的 消 逝 , 而 是 慶 祝 一 個 生 命 , 一 個 璀 燦 和 豐 盛 的 生 命 ; 並 感 謝 天 主 曾 賜 給 我 們 一 位 如 此 忠 心 耿 耿 , 鞠 躬 盡 瘁 的 牧 者 , 一 位 平 易 近 人 的 長 者 , 一 位 能 彼 此 分 享 和 分 擔 的 朋 友 。

梁 祐 忠 神 父 的 聖 召 生 涯 , 真 的 像 一 場 好 仗 , 一 場 賽 跑 :

他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進 入 北 海 市 聖 德 小 修 院 , 當 時 有 修 生 六 十 多 人 , 分 為 四 班 , 梁 神 父 為 第 三 班 , 屬 師 弟 輩 。 兩 年 後 , 北 海 解 放 , 修 院 經 濟 出 現 拮 据 , 修 生 們 開 始 過 半 天 勞 動 自 給 , 半 天 讀 書 的 生 活 。 但 修 院 生 活 十 分 愉 快 、 融 洽 團 結 。

一 九 五 二 年 十 一 月 十 二 日 , 在 修 院 特 別 安 排 之 下 , 他 與 另 外 三 位 同 學 , 乘 帆 船 逃 亡 到 越 南 , 三 位 同 學 中 , 兩 位 今 天 亦 在 場 參 禮 , 另 一 位 在 台 灣 高 雄 教 區 服 務 , 三 天 之 後 來 到 海 防 市 海 域 的 婆 灣 島 ; 幾 天 之 後 , 即 逃 亡 後 的 第 十 二 天 , 才 向 該 島 的 法 軍 報 到 , 第 二 天 被 送 到 海 防 市 的 一 座 監 獄 , 在 那 裡 約 一 個 月 之 久 , 雖 比 其 他 囚 犯 略 獲 優 待 , 但 每 天 都 要 做 苦 工 , 梁 神 父 因 為 帶 眼 鏡 , 不 用 在 烈 日 下 工 作 。 每 主 日 都 有 神 父 入 監 獄 開 彌 撒 , 其 中 一 位 同 學 用 拉 丁 文 寫 了 一 張 紙 條 , 趁 握 手 的 時 候 交 給 那 位 神 父 , 那 張 小 紙 條 是 一 封 求 救 信 : 果 然 幾 天 之 後 , 有 一 位 法 軍 隨 營 司 鐸 進 監 獄 探 訪 , 很 快 就 把 他 們 保 領 了 出 來 , 再 把 他 們 托 給 一 位 西 班 牙 籍 的 道 明 會 會 士 李 神 父 照 顧 , 這 位 神 父 在 香 港 長 大 , 會 講 廣 東 話 , 而 李 神 父 又 安 排 他 們 在 一 華 僑 教 友 家 居 住 , 時 值 聖 誕 節 前 夕 。

在 海 防 略 住 一 個 月 之 後 , 於 一 五 九 三 年 一 月 二 十 日 他 們 四 人 被 安 排 到 河 內 市 一 間 贖 主 會 的 修 院 住 了 六 個 月 。 同 年 六 月 中 旬 回 海 防 市 , 然 後 搭 飛 機 到 香 港 , 在 薄 扶 林 的 伯 大 尼 修 院 過 了 一 夜 , 第 二 天 到 澳 門 入 聖 若 瑟 修 院 , 修 畢 小 修 院 課 程 , 共 住 了 四 年 , 並 在 這 裡 我 們 才 重 逢 。

一 九 五 七 年 , 轉 入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該 年 九 月 北 海 教 區 的 法 籍 主 教 在 巴 黎 逝 世 , 於 是 我 們 五 人 失 去 了 監 護 人 , 經 費 亦 出 現 困 難 , 尤 其 是 自 一 九 六 一 年 開 始 ,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著 令 收 緊 華 南 總 修 院 修 生 的 資 助 , 我 們 舉 目 無 親 , 連 買 一 本 參 考 書 的 錢 都 缺 乏 。 此 期 間 , 唯 有 以 北 海 教 區 的 未 來 , 彼 此 鼓 勵 堅 持 下 去 , 顯 得 更 加 重 要 。

一 九 六 四 年 夏 季 , 梁 神 父 畢 業 晉 鐸 , 本 來 已 加 入 越 南 西 貢 教 區 , 但 得 到 一 位 恩 人 的 資 助 , 即 由 香 港 直 到 羅 馬 攻 讀 聖 教 法 典 。 一 九 六 八 年 考 得 聖 教 法 律 博 士 學 位 , 當 時 曾 就 應 否 返 回 越 南 工 作 一 事 與 我 商 量 , 我 提 議 他 最 好 先 去 別 處 傳 教 , 就 這 樣 , 以 後 的 三 年 , 先 後 在 加 拿 大 和 美 國 為 華 僑 服 務 。 一 九 七 0 年 尾 , 徐 誠 斌 主 教 邀 請 他 加 入 香 港 教 區 , 於 是 在 一 九 七 一 年 返 回 香 港 。

梁 神 父 就 在 這 樣 的 一 條 坎 坷 的 道 路 上 追 隨 了 上 主 的 召 喚 。 至 於 他 在 香 港 的 鐸 職 生 涯 , 在 座 的 神 父 和 教 友 , 尤 其 是 長 沙 灣 基 督 君 王 堂 區 及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區 的 教 友 會 比 我 知 得 更 清 楚 , 故 不 多 贅 。

在 鐸 職 生 活 上 , 我 們 兩 人 有 共 同 的 大 原 則 , 就 是 只 求 付 出 , 不 問 代 價 , 忠 於 職 守 , 忠 於 教 會 。 就 這 樣 , 他 在 擔 任 香 港 區 主 教 代 表 的 期 間 , 積 勞 成 疾 , 於 一 九 八 七 年 入 聖 保 祿 醫 院 割 切 了 脾 臟 ; 自 那 天 起 , 就 不 斷 地 與 血 癌 搏 鬥 , 終 於 六 月 六 日 星 期 一 上 午 十 時 廿 五 分 息 勞 歸 主 。

梁 神 父 亦 非 常 關 心 北 海 湛 江 區 的 教 區 , 特 別 為 湛 江 區 的 教 會 發 展 和 建 設 奔 走 , 每 逢 該 區 有 重 要 事 件 , 必 設 法 參 與 , 他 未 遂 的 願 望 是 重 建 湛 江 教 區 的 辦 公 室 及 神 父 宿 舍 樓 房 , 雖 然 已 籌 得 大 部 份 的 錢 , 仍 欠 部 份 的 經 費 ; 死 前 歐 洲 之 行 , 雖 是 為 朝 聖 , 但 亦 為 此 事 拜 訪 某 些 人 物 , 可 惜 , 所 得 回 應 , 很 令 他 傷 心 失 望 。 但 願 上 主 滿 全 他 的 願 望 。

雖 然 還 差 十 幾 天 便 是 他 的 晉 鐸 三 十 週 年 , 還 差 一 個 多 月 就 滿 他 的 六 十 週 歲 , 但 上 主 卻 認 為 他 已 打 完 了 這 場 仗 , 已 跑 完 了 整 個 賽 程 , 就 把 他 召 回 , 他 可 以 引 用 聖 保 祿 的 說 話 向 我 們 說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我 預 備 好 了 。」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擺 在 我 們 面 前 的 , 是 一 個 璀 燦 的 生 命 , 不 要 讓 棺 柩 遮 掩 它 的 光 芒 !

梁 神 父 , 你 安 息 吧 ! 你 已 活 出 了 司 鐸 的 本 色 , 你 已 不 枉 此 生 ! 願 上 主 接 納 你 到 祂 的 懷 中 !
1994 年 7 月 8 日

 

守靈祈禱彌撒講道詞
追悼故友梁祐忠神父

尹雅白

「主 人 對 他 說 :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你 既 在 小 事 情 上 忠 信 , 我 必 委 派 你 管 理 許 多 大 事 , 進 入 你 主 人 的 福 樂 吧 ……(瑪 廿 五 :21)

記 得 在 一 九 五 七 年 八 月 , 我 們 一 同 進 入 香 港 仔 當 時 的 華 南 總 修 院 , 開 始 七 年 的 神 哲 學 修 院 生 活 , 過 得 很 平 靜 , 可 說 是 青 年 時 代 的 黃 金 時 期 。 在 修 院 除 了 讀 書 修 道 之 外 , 更 有 機 會 實 習 社 會 工 作 與 愛 德 工 作 , 因 為 我 們 有 機 會 利 用 下 午 和 週 末 的 時 間 , 探 訪 在 修 院 下 面 一 帶 居 住 的 水 上 貧 苦 人 家 , 派 發 麵 粉 麵 包 罐 頭 奶 粉 給 貧 苦 的 人 , 又 在 修 院 週 圍 的 樹 蔭 下 開 設 義 務 學 校 , 教 導 沒 有 能 力 上 學 讀 書 的 水 上 兒 童 , 或 往 醫 院 探 訪 ; 使 我 們 的 生 活 過 得 很 快 樂 而 又 充 實 , 同 時 也 鍛 鍊 了 我 們 傳 教 助 人 的 心 火 , 梁 神 父 當 年 可 說 是 我 們 班 中 最 積 極 的 份 子 之 一 , 從 那 時 起 , 他 的 助 人 無 私 的 精 神 也 已 顯 露 出 來 。

一 九 六 四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 我 們 五 位 一 同 在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白 英 奇 主 教 手 中 領 受 鐸 品 , 晉 鐸 後 我 們 五 人 各 散 東 西 , 各 奔 前 程 。 有 的 留 在 香 港 服 務 , 梁 神 父 與 另 兩 位 則 往 羅 馬 深 造 。 四 年 後 梁 神 父 去 了 美 加 為 華 僑 服 務 , 及 至 一 九 七 一 年 回 到 香 港 。 那 年 我 往 加 拿 大 深 造 , 在 滿 地 可 為 華 僑 服 務 。 到 一 九 七 九 年 我 從 加 拿 大 回 港 之 後 , 大 家 相 聚 的 機 會 才 比 較 密 切 , 也 可 以 說 從 那 時 候 起 , 我 對 梁 神 父 才 有 更 進 一 步 深 入 的 認 識 , 知 道 他 在 聖 伯 多 祿 堂 為 堂 區 工 作 的 熱 忱 功 績 , 後 來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受 委 任 為 香 港 區 的 主 教 代 表 。 在 這 一 段 時 間 為 教 區 勞 苦 奔 波 , 每 星 期 有 開 不 完 的 會 , 為 教 區 的 發 展 , 獻 出 了 他 所 有 的 精 神 體 力 , 而 且 從 來 沒 有 怨 言 , 在 人 事 的 協 調 工 作 上 , 更 是 盡 心 盡 力 , 保 持 愛 德 精 神 。

「患 難 見 真 情」 這 一 句 話 是 我 與 梁 神 父 三 十 多 年 交 往 中 體 驗 出 來 的 。 在 沒 有 困 難 的 時 候 , 一 切 人 都 是 朋 友 , 也 看 不 出 朋 友 的 可 貴 , 更 看 不 出 朋 友 的 真 假 , 因 為 君 子 之 交 淡 如 水 。 而 一 般 所 謂 的 朋 友 , 只 限 泛 泛 之 交 , 保 持 一 段 距 離 , 只 在 見 面 時 你 好 我 好 互 不 相 干 的 境 地 。 但 是 在 你 遇 患 難 時 , 當 你 覺 得 孤 軍 作 戰 的 時 候 , 才 會 真 正 認 出 誰 是 真 正 的 朋 友 , 誰 是 患 難 之 交 , 誰 會 支 持 你 、 同 情 你 、 了 解 你 , 他 會 設 身 處 地 為 你 解 決 問 題 , 解 決 困 難 。 我 相 信 凡 認 識 梁 神 父 的 鐸 友 同 道 和 教 友 , 都 會 有 此 同 感 。

這 一 次 他 到 花 地 瑪 、 露 德 和 羅 馬 朝 聖 , 得 到 余 福 綿 神 父 和 周 景 波 夫 婦 一 家 人 的 陪 同 , 完 成 了 他 一 生 朝 聖 最 後 一 程 的 心 願 。 余 神 父 與 周 兄 弟 一 家 人 為 梁 神 父 做 的 一 切 , 也 實 在 值 得 我 們 敬 佩 。 從 另 一 方 面 來 看 , 梁 神 父 能 夠 在 病 危 中 , 得 到 許 多 教 友 的 關 懷 , 尤 其 周 景 波 夫 婦 能 夠 將 梁 神 父 當 作 自 己 父 親 一 般 地 服 侍 他 , 接 待 他 在 自 己 家 中 養 病 , 這 麼 長 時 間 為 梁 神 父 奔 走 煲 藥 , 更 顯 出 梁 神 父 是 值 得 教 友 關 心 愛 護 的 , 是 受 到 梁 神 父 的 德 行 所 感 動 的 。 梁 神 父 在 朝 聖 途 中 , 還 寄 來 一 簡 訊 , 那 是 五 月 十 三 由 葡 國 寄 來 的 , 上 說 : 「昨 天 從 里 斯 本 到 此 , 今 天 參 與 全 國 主 教 共 祭 大 禮 彌 撒 , 多 謝 天 主 和 聖 母 , 同 時 亦 為 您 代 禱 ……」 想 不 到 這 是 最 後 遺 書 。

梁 神 父 還 有 一 件 事 不 為 人 知 的 , 是 他 近 年 來 為 大 陸 鄉 下 湛 江 教 會 所 做 的 工 作 , 他 在 病 中 仍 然 寫 信 給 所 有 海 內 外 朋 友 , 為 籌 募 基 金 建 築 聖 堂 和 培 育 大 陸 的 聖 召 。 據 說 在 他 故 鄉 籌 建 一 座 教 區 性 的 主 教 座 堂 , 在 不 久 就 要 落 成 之 時 , 他 就 離 開 了 我 們 , 相 信 這 是 他 臨 終 前 最 大 的 遺 憾 ! 不 過 , 我 們 相 信 , 梁 神 父 所 作 的 一 切 , 已 蒙 天 主 悅 納 , 他 所 留 下 未 完 成 的 心 願 , 也 會 使 他 在 天 堂 上 看 到 , 天 主 願 意 他 早 日 離 開 我 們 , 我 們 又 有 何 言 呢 ? 就 如 同 聖 保 祿 宗 徒 在 致 格 林 多 人 後 書 說 的 : 「雖 然 我 們 知 道 , 只 要 我 們 還 住 在 這 身 體 內 , 就 是 遠 離 我 主 , 我 們 仍 然 常 保 持 信 心 。 因 為 我 們 現 在 只 憑 信 德 生 活 , 還 看 不 清 楚 。 是 的 , 我 們 有 信 心 , 我 們 寧 願 出 離 身 體 , 與 主 同 住 。」 (格 後 五 : 6-8)

梁 神 父 , 安 息 吧 …… 希 望 你 在 天 主 懷 中 , 享 受 那 平 安 喜 悅 , 享 見 天 主 的 福 樂 吧 ! 請 你 也 為 我 們 尚 在 戰 鬥 中 的 教 會 祈 禱 吧 !
1994 年 7 月 15 日

 

憶亡友──梁祐忠神父
鄒保祿

翻 開 六 月 初 的 公 教 報 一 看 , 梁 祐 忠 神 父 去 世 的 噩 耗 突 然 震 動 了 本 人 的 心 坎 , 多 年 的 好 友 終 於 與 世 長 辭 了 。

一 九 九 一 年 , 華 南 總 修 院 慶 祝 六 十 周 年 時 , 本 人 未 能 及 時 參 加 。 但 過 後 也 到 了 香 港 見 到 梁 神 父 , 曾 與 他 和 他 的 同 班 幾 位 同 學 : 劉 利 賢 和 湯 漢 神 父 共 聚 在 一 起 , 沒 想 到 那 次 的 聚 會 竟 是 最 後 一 次 。

那 年 , 本 人 曾 約 母 親 和 姐 姐 在 香 港 見 面 , 讓 她 們 看 一 下 香 港 的 風 景 。 梁 神 父 抽 空 為 我 們 母 子 女 三 人 遊 海 洋 公 園 和 修 院 。 母 親 和 姐 姐 都 說 梁 神 父 是 一 位 好 人 。

六 月 中 旬 , 湯 漢 副 主 教 打 長 途 電 話 給 紐 約 市 的 朱 太 , 請 她 告 訴 我 梁 神 父 去 世 的 事 。 我 寫 信 給 湯 副 主 教 說 : 「香 港 教 區 失 去 一 位 善 牧 , 而 本 人 更 失 去 一 位 知 己 。」 由 於 工 作 忙 碌 , 無 法 抽 空 趕 到 香 港 參 加 安 葬 禮 , 只 好 在 紙 上 寫 幾 粒 字 以 表 哀 悼 。

梁 神 父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讀 書 時 , 比 本 人 低 一 班 , 他 大 我 六 歲 , 但 是 他 的 人 生 經 驗 豐 富 , 經 常 以 大 哥 的 身 份 來 輔 導 我 這 小 弟 。 那 時 本 人 年 齡 小 且 個 子 又 矮 , 常 被 同 學 們 欺 辱 , 但 是 亞 梁 (他 的 外 號) 卻 來 保 護 我 。

晉 鐸 後 , 雖 然 各 奔 東 西 , 但 梁 神 父 經 常 來 信 鼓 勵 我 , 尤 其 在 寫 作 方 面 , 希 望 本 人 能 在 文 化 傳 教 方 面 多 努 力 。

「人 生 七 十 古 來 稀 。」 但 是 在 現 代 世 界 的 人 年 齡 八 、 九 十 者 不 少 , 所 以 並 不 稀 奇 了 。 剛 滿 六 十 歲 的 梁 神 父 竟 在 英 年 去 世 , 從 人 方 面 來 看 , 的 確 難 於 接 受 。

也 許 天 主 有 衪 另 外 的 安 排 , 不 希 望 衪 所 愛 的 人 受 太 多 且 太 長 的 痛 苦 吧 ! 因 為 本 人 在 三 年 前 遇 到 他 時 , 他 已 有 病 了 。 現 在 天 主 召 他 回 天 國 , 希 望 與 衪 早 享 天 福 吧 !
1994 年 7 月 29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