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PANG, Liang-Ching Augustine
潘良清神父

 

* 1952 年在香港晉鐸
* 1984 10 6 日在印尼逝世

華南總修院舊生
潘良清神父病逝

潘 良 清 神 父 原 籍 廣 東 蕉 嶺 , 一 九 四 五 年 秋 進 香 港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哲 學 神 學 , 五 二 年 在 堅 道 總 堂 晉 鐸 , 後 往 印 尼 爪 哇 傳 教 , 一 直 至 今 , 勞 績 昭 著 , 惜 於 一 九 八 四 年 十 月 三 日 患 腦 溢 血 昏 迷 不 醒 , 至 六 日 上 午 八 時 逝 世 。 其 家 人 請 眾 信 友 , 為 亡 者 祈 禱 。
1984 年 10 月 19 日

 

追念潘良清神父
陳德風

「風 蕭 蕭 兮 , 易 水 寒 , 壯 士 一 去 不 復 返 。」 才 高 德 劭 的 潘 良 清 神 父 , 竟 天 不 假 年 , 靜 俏 俏 地 離 別 人 間 , 這 真 使 我 們 意 料 不 到 的 。

時 隔 離 久 , 記 憶 猶 新 : 二 十 年 前 的 今 天 , 他 曾 獨 立 出 版 華 人 刊 物 , 曾 風 行 一 時 。 當 時 他 要 我 幫 忙 寫 稿 , 為 了 義 不 容 辭 , 毅 然 的 答 應 下 來 。

從 那 時 起 , 我 就 和 潘 神 父 結 了 文 字 緣 。 時 相 研 磨 。 並 知 道 他 是 一 位 傳 教 神 父 , 對 救 靈 工 作 非 常 積 極 , 不 辭 勞 瘁 , 不 畏 困 難 , 一 心 一 意 為 教 會 、 為 人 群 , 作 出 很 大 的 貢 獻 , 因 此 在 我 心 坎 上 深 深 的 留 下 難 忘 的 印 象 。

八 三 年 歲 杪 , 我 從 羅 馬 露 德 朝 聖 歸 來 , 途 經 雅 加 達 , 曾 和 他 暢 叙 , 他 還 殷 切 地 叮 嚀 我 出 門 要 預 盜 窃 , 一 切 珍 重 。 至 今 言 猶 在 耳 , 沒 齒 難 忘 。 現 在 做 夢 也 料 不 到 竟 會 先 我 而 去 ? 以 年 齡 而 論 , 還 小 我 十 餘 歲 , 要 比 我 年 青 得 多 , 真 是 使 人 有 「人 生 似 鳥 同 林 宿 , 大 限 來 時 各 自 飛」 之 感 !

時 局 動 盪 , 天 下 紛 紜 , 時 下 正 值 缺 少 司 鐸 之 秋 , 華 人 教 友 一 切 事 務 , 全 靠 他 掌 管 , 不 少 亡 羊 在 等 待 找 回 主 棧 。 如 今 忽 然 撒 手 塵 寰 , 真 是 「壯 志 未 酬 身 先 死」 , 多 麼 惋 惜 , 多 麼 可 悲 !

潘 神 父 生 平 一 件 最 偉 大 的 貢 獻 ,  可 說 是 由 他 一 手 創 辨 的 聖 良 學 校 , 值 得 我 們 讚 揚 與 欽 佩 。

記 得 不 久 前 , 筆 者 曾 到 聖 良 學 校 拜 訪 他 , 蒙 誠 懇 的 招 待 , 還 引 領 我 參 觀 各 教 室 和 一 切 設 備 , 成 績 斐 然 。 他 明 瞭 傳 教 不 辦 學 校 , 等 於 英 雄 無 用 武 之 地 , 有 了 學 校 才 易 於 引 導 亡 羊 回 歸 主 棧 。

我 在 善 牧 堂 祈 禱 時 , 平 地 一 聲 雷 , 本 堂 神 父 哀 告 信 眾 : 「雅 京 潘 神 父 已 蒙 主 恩 召 , 魂 歸 天 國 了 ! 」 頓 時 使 我 萬 分 悲 痛  , 悲 淚 奪 框 而 出 , 從 此 失 卻 一 位 良 友 和 良 師 。 「巨 星 殞 落」 , 使 人 不 勝 欷 歔 !

當 時 我 不 知 潘 神 父 的 死 因 , 直 至 接 到 張 立 清 君 的 來 信 , 看 到 「聖 化 園 地」 月 刊 上 他 的 遺 像 , 始 知 他 因 「腦 溢 血」 而 死 。 他 的 死 是 由 於 平 時 公 務 太 忙 , 沒 有 顧 及 身 體 的 健 康 , 以 致 積 勞 成 疾 。 此 次 病 勢 來 得 太 突 然 , 雖 進 入 醫 院 急 救 , 終 於 回 天 乏 術 , 不 治 而 離 開 塵 世 。

「聖 人 園 地」 月 刊 , 對 潘 神 父 的 殯 葬 有 詳 細 的 報 導 , 據 云 : 『各 方 悲 悼 方 面 , 千 萬 人 都 在 為 他 而 感 到 悲 痛 , 由 蘇 多 奇 總 主 教 率 領 三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以 大 禮 彌 撒 追 悼 , 祈 求 上 主 賜 他 速 抵 天 鄉 。 殯 葬 典 禮 , 相 當 隆 重 , 有 數 十 輛 大 小 汽 車 , 隨 著 靈 柩 徐 徐 前 進 。 執 紼 的 群 眾 , 長 達 一 公 里 之 遙 , 教 友 手 臂 上 都 帶 著 黑 紗 , 哀 號 哭 泣 之 聲 , 到 處 可 聞 , 一 切 都 是 對 他 愛 戴 與 悲 哀 的 表 現 , 可 謂 他 死 得 光 榮 , 「人 生 自 古 誰 無 死 , 留 得 丹 心 照 汗 青」 。 潘 神 父 的 去 世 , 不 但 是 雅 加 達 華 人 教 友 的 一 個 損 失 , 也 是 教 會 的 一 個 損 失』 。

但 願 雅 京 教 友 別 再 憂 傷  、 失 望 , 只 須 同 心 祈 禱 , 求 上 主 使 潘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永 遠 安 息 , 不 久 的 將 來 , 教 會 定 能 派 遣 一 位 賢 能 如 潘 神 父 者 來 領 導 華 人 教 友 。 仁 慈 的 主 , 必 能 替 我 們 安 排 , 只 要 誠 懇 祈 求 , 必 能 蒙 主 垂 允 。

可 敬 的 潘 神 父 呀 , 您 在 天 國 靜 靜 的 安 息 吧 , 我 們 該 當 繼 續 完 成 您 的 遺 志 。
1985 年 1 月 2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