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PASCHANG, Adolph John MM
栢 真主教

 
Photo: MM

* Birth in Martinsburg, Missouri, USA: [15 April 1895]
* Ordination: [21 May 1921]
* Consecrated Bishop: [20 November 1937]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52]
* Death in Hong Kong.: [2 February 1968]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Death of Bishop Paschang
Witness Through Suffering

Bishop Adolph John Paschang, MM., of Kongmoon, Kwangtung, one of the most heroic figures in the modern hist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died on Saturday, 3 February 1968, at St. Paul’s Hospital, Hong Kong, aged 72.

Bishop Paschang was born at Martinsburg, Mo., U.S.A., on 16 April 1895. His father’s death left him responsible for the care of his family when he was still a schoolboy and for two years he ran the family farm while continuing his studies at St. Louis University high School. He continued his education at Canisius College, Winsconsin, and then entered Kenrick Seminary.

Missionary
In 1917, before the completion of his ecclesiastical studies, he entered the Catholic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 Maryknoll -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on 21 May, 1921. In September of the same year he set out for Kongmoon, the first mission territory to be entrusted to the recently founded Maryknollers. There, for the next 16 years he was known as a very hard-working, exceptionally kind and always dependable missionary, rather taciturn but eminently companionable. In his rare spare moments, he cultivated the unexpected hobby of writing ‘Westerns,’ which he published to the financial advantage of the Kongmoon Vicariate.

Bishop
In 1937, Bishop James Walsh, M.M., the first Vicar Apostolic of Kongmoon, was elected superior general of Maryknoll, and Father Paschang was chosen to succeed him in Kongmoon. He was consecrated bishop at Maryknoll House, Hong Kong, on 30 November, 1937.

He took up his new duties at a difficult moment. The Sino-Japanese War had just started and soon the whole Vicariate was being overrun by Japanese forces. He at once set about organizing relief stations and dispensaries for the harassed people of the area and won the enviable nickname ‘Little Bishop of Charity.’

On the ourbreak of World War II the Japanese expelled him to Macao, but the Bishop quickly showed that he had all the ability of the heroes of his ‘Westerbs.’ Calling on the aid of smugglers and banits, he made a hazardous return to Kongmoon - at one point his sampan came under Japanese fire - and avoided recapture for the rest of the war. Though he was a wanted man, he succeeded in visiting all his priests every year, walking up to 300 miles a month.

After the war he enlarged his relief work, setting up kitchens, distributing food daily, and manhandling supplies personally whenever that seemed helpful. The sturdy Bishop with a sack of rice on his shoulder soon became a familiar sight in his ‘cathedral city’.

Trial by Torture
Kongmoon became a diocese in 1946 and for a time the future seemed bright. In 1949 the Communists arrived and from then onward all was dark. Their first major attack on the diocese was a peremptory demand for taxes on land once owned by the mission but long since sold, Next they resorted to open extortion, forcing the Bishop under threat of torture to telephone to Maryknoll headquarters in Hong Kong for a ransom of first US$40,000, later $22,000.

When telephoning the Bishop knew that the ransom would not be paid. Payment would have endangered every missionary in China.

Angered, it seems, by this failure, the Communists then subjected Bishop Paschang to one of the most violent public trials of all that violent time. His hands were tied behind his back, a halter was put round his neck and he was forced to kneel on broken stones before a crowd while men and women struck him on the face and head. Next his wrists and knees were rubbed on rough bricks till the blood ran. Every now and then a soldier would jerk him up by the halter and let him fall with a bang on the jagged bricks. All this went on for three hours.

Next day he was dragged, still bound, through the city.

On the third day he was sent back to his house with a threat of further ‘treatment’ unless he could obtain the demanded money.

On 2 June 1952, he was expelled to Macao, and from there he came to Hong Kong. In Hong Kong he spent the rest of his life: if he could not return to Kongmoon, he would at least live among Chinese.

Strong man though he was, sturdy in body and mind and spirit beyond the ordinary, he never recovered fully form the effects of his trial-by-torture. This, more clearly than the harrowing details given above, shows how merciless was the treatment he had received.

His last years were spent in hospital, lost to view but not to memory.

On Monday, 5 February, a sung Requiem Mass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was celebrated at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Hong Kong, by Bishop F.A. Donaghy, M.M., assisted by father John McLaughlin, M.M., and Father James Smith, M.M.

The absolution was given by Bishop Bianchi of Hong Kong. A large and deeply moved congregation took part in the Mass and the funeral to St. Michael’s Cemetery.

During the Mass Father Smith preached a short sermon, outlining the late Bishop’s much harassed life, and paying tribute to the courage and charity with which he met every difficulty. Sorrow for the loss of Bishop Paschang is mitigated, he said, by the knowledge that his death has brought to an end a very long period of helpless suffering; yet acceptance of this suffering was the Bishop’s last means of helping the priests, religious, and ordinary lay men and women of his much troubled diocese. Moreover, the unfailing devotion of the Sisters in St. Paul’s Hospital spread the splendor of charity over his declining years.

9 February 1968

 

江門栢真主教
病逝保祿醫院

曾 因 患 痳 痺 症 而 病 臥 香 港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醫 院 近 十 年 之 江 門 首 任 主 教 栢 真 ,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二 月 三 日 不 治 逝 世 , 享 年 七 十 二 歲 。

栢 真 主 教 一 八 九 五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米 蘇 里 州 瑪 丁 斯 堡 , 一 九 一 七 年 加 入 瑪 利 諾 會 , 一 九 二 一 年 五 月 廿 一 日 晉 鐸 , 隨 即 赴 江 門 服 務 , 十 六 年 後 被 委 任 為 江 門 區 代 牧 , 一 九 三 七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在 香 港 瑪 利 諾 堂 祝 聖 為 主 教 。

日 軍 淪 陷 江 門 , 栢 真 主 教 被 驅 逐 至 澳 門 , 後 來 他 乘 小 艇 偷 渡 返 教 區 , 展 開 救 濟 工 作 。 抗 戰 期 間 , 江 門 一 帶 的 居 民 很 多 都 受 過 他 的 恩 惠 。 日 軍 曾 多 次 設 法 拘 捕 他 , 但 沒 有 一 次 成 功 。 抗 戰 勝 利 後 , 栢 真 主 教 擴 大 救 濟 工 作 , 在 江 門 設 了 派 飯 站 , 濟 助 窮 人 。 當 地 居 民 常 看 見 他 肩 負 米 袋 或 醫 療 藥 物 從 船 上 登 岸 。

大 陸 易 手 後 , 當 局 先 是 強 迫 他 繳 交 已 於 數 年 前 出 賣 的 土 地 的 地 稅 , 繼 而 威 迫 他 致 電 香 港 瑪 利 諾 男 修 會 請 求 匯 寄 贖 金 四 萬 元 , 否 則 嚴 刑 對 待 。 在 三 天 之 內 一 連 打 了 三 次 電 話 , 最 後 將 贖 金 數 目 減 至 二 萬 二 千 元 。 修 會 方 面 考 慮 到 如 果 付 贖 金 , 只 會 危 害 仍 留 在 大 陸 的 其 他 會 士 , 結 果 並 沒 有 付 錢 。

他 們 拿 不 到 錢 , 轉 而 將 栢 真 主 教 公 審 , 用 繩 子 綑 著 他 , 迫 他 跪 在 碎 石 上 當 著 眾 人 受 審 。 一 些 人 向 他 拳 打 腳 踢 , 或 提 著 他 上 下 拋 動 , 直 至 膝 蓋 流 出 血 來 。 如 此 達 三 個 小 時 之 久 。

第 二 天 , 他 被 綑 縛 著 遊 街 , 然 後 放 了 他 , 要 他 繼 續 籌 錢 繳 交 。

一 九 五 二 年 六 月 , 共 軍 把 這 位 來 華 服 務 已 歷 三 十 年 的 主 教 押 至 關 閘 。 他 橫 過 邊 界 進 入 澳 門 , 轉 來 香 港 。

栢 真 主 教 一 直 沒 有 打 算 返 回 美 國 老 家 , 他 希 望 住 在 香 港 , 盡 可 能 親 近 他 的 教 區 和 教 友 。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於 本 月 五 日 上 午 十 時 曾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栢 真 主 教 遺 體 安 葬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68 年 2 月 9 日
 

社論
敬悼栢真主教

隨 著 江 門 區 栢 真 主 教 的 去 世 , 瑪 利 諾 會 神 父 為 信 德 而 捐 驅 的 英 雄 榜 上 從 此 又 再 添 一 人 。 本 港 居 民 對 栢 真 主 教 當 不 陌 生 , 戰 前 他 曾 以 江 門 宗 座 代 牧 身 份 來 港 公 幹 , 並 且 到 香 港 仔 造 訪 屬 下 的 華 籍 修 生 , 向 他 們 殷 殷 垂 詢 , 備 極 關 懷 。 一 九 四 二 年 逋 逃 澳 門 的 本 港 居 民 無 不 認 識 他 , 他 被 日 軍 驅 離 牧 區 , 當 時 就 寄 居 在 那 裡 。 數 月 後 , 他 坐 小 艇 乘 夜 潛 回 牧 區 , 繼 續 為 教 友 服 務 。 他 曾 多 次 在 千 鈞 一 髮 的 緊 急 關 頭 避 過 了 日 人 的 追 捕 , 幸 免 於 難 。 和 平 後 , 聖 統 建 立 , 他 成 了 江 門 教 區 的 首 任 主 教 。 在 那 幾 年 , 他 悉 力 從 事 修 葺 聖 堂 的 工 作 。 施 即 共 黨 出 現 , 他 被 迫 放 棄 了 工 作 。 栢 真 主 教 體 格 健 碩 , 被 捕 時 仍 然 是 一 個 精 神 奕 奕 的 年 輕 人 ; 在 牢 獄 裡 , 他 遭 受 野 蠻 的 待 遇 , 多 次 被 毒 打 。 拘 捕 他 的 那 些 人 , 顯 然 希 望 從 他 身 上 搾 取 一 筆 交 換 自 由 的 金 錢 , 他 們 是 失 望 了 。 最 後 他 被 逐 出 中 國 大 陸 , 來 到 香 港 。 他 當 時 顏 容 憔 悴 , 骨 瘦 如 柴 , 與 往 日 判 若 兩 人 。 大 家 原 希 望 經 過 適 當 休 養 之 後 , 他 便 會 恢 復 健 康 ; 可 是 事 與 願 違 , 他 飽 受 摧 殘 的 身 軀 , 正 日 益 衰 弱 , 經 過 十 多 年 的 掙 扎 , 終 告 不 治 去 世 。 這 位 終 生 事 主 , 忠 心 耿 耿 的 僕 人 已 經 往 領 他 的 賞 報 。

致 命 者 的 死 重 於 泰 山 。 在 聖 教 會 悠 長 的 歷 史 中 , 致 命 者 的 鮮 血 都 成 了 基 督 的 種 子 。 福 德 主 教 與 栢 真 主 教 身 處 華 南 , 他 們 的 大 名 , 我 們 都 耳 熟 能 詳 ; 可 是 中 國 各 地 還 有 很 多 主 教 , 還 有 很 多 神 父 和 教 友 , 曾 為 了 堅 持 信 德 而 捨 棄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 或 追 隨 救 主 , 至 死 不 渝 , 他 們 的 姓 名 , 我 們 可 能 向 所 未 聞 。 他 們 或 被 處 決 或 不 堪 過 度 勞 役 而 喪 生 囹 圄 、 或 像 栢 真 主 教 一 樣 , 在 受 盡 折 磨 後 數 年 逝 世 。 此 外 , 還 有 很 多 人 像 龔 品 梅 主 教 和 鄧 以 明 主 教 一 樣 , 仍 在 挨 受 苦 楚 。 我 們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挫 折 而 悲 歎 ; 但 是 , 當 我 們 想 到 無 數 的 見 證 者 正 在 天 上 為 中 國 祈 禱 , 吾 主 在 大 陸 上 的 虔 誠 的 僕 人 正 在 堅 貞 不 屈 地 為 衪 受 苦 , 並 且 滿 懷 信 心 地 期 待 著 黎 明 降 臨 、 期 待 著 衪 對 他 們 祈 禱 的 答 覆 時 , 我 們 怎 能 不 以 樂 觀 的 態 度 展 望 中 國 教 會 光 明 的 前 途 !

1968 年 2 月 9 日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Maryknoll Fathers & Brothers, 2011.
國天主教傳教會與香港, 何心平著, 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研宄中心,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