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HU, Bernard SJ
朱蒙泉
神 父

* 1925 年 4 月 17 日在中國 (China) 北京 (Peking) 出生
* 1947
8 月 30 日入會
* 1960
年 3 月 28 日在台灣 (Taiwan) 晉鐸
*
2008 年 2 月 8 日在台灣逝世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耶穌會朱蒙泉神父安息
生前致力全人與婚姻培育

耶 穌 會 朱 蒙 泉 神 父 於 二 0 0 八 年 二 月 八 日 在 台 北 耕 莘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三 歲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二 月 十 六 日 上 午 假 台 北 聖 家 堂 為 朱 蒙 泉 神 父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隨 即 奉 柩 安 葬 在 台 灣 彰 化 的 耶 穌 會 墓 園 。

朱 神 父 一 九 二 五 年 四 月 十 七 日 在 北 京 出 生 , 他 一 九 四 七 年 放 棄 在 大 學 修 讀 醫 科 , 在 上 海 徐 家 匯 加 入 耶 穌 會 。 他 一 九 六 0 年 在 台 灣 新 竹 晉 鐸 , 六 三 年 到 美 國 的 芝 加 哥 羅 耀 拉 大 學 攻 讀 教 育 輔 導 及 社 會 心 理 學 , 六 六 年 回 台 , 在 輔 仁 大 學 任 教 並 擔 任 教 務 長 。

他 一 九 七 三 年 至 七 七 年 擔 任 中 華 省 省 會 長 , 一 九 七 七 年 至 一 九 八 0 年 擔 任 耶 穌 會 東 南 亞 區 省 會 長 團 主 席 , 一 九 八 0 年 至 一 九 八 五 年 出 任 該 會 中 華 聯 合 省 省 會 長 。 其 著 作 包 括 《靈 海 拾 貝》 等 。

朱 神 父 生 前 多 次 來 港 主 持 信 徒 培 育 和 婚 姻 成 長 的 活 動 , 他 先 後 在 北 美 、 台 灣 、 澳 門 及 香 港 引 進 及 發 展 「夫 婦 懇 談 會」 , 並 致 力 於 促 進 夫 婦 關 係 的 工 作 。 二 0 0 三 年 , 朱 神 父 患 上 癌 病 。

朱 神 父 去 世 前 , 他 妹 妹 以 及 多 位 信 徒 、 神 父 、 修 女 前 來 陪 伴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神 父 邀 請 會 士 和 信 徒 為 朱 神 父 獻 彌 撒 並 唸 玫 瑰 經 ; 澳 門 耶 穌 會 亦 會 於 二 月 十 五 日 假 崗 頂 的 聖 奧 斯 定 堂 為 他 舉 行 追 思 感 恩 祭 。

在 香 港 , 夫 婦 懇 談 會 呼 籲 成 員 為 朱 神 父 祈 禱 , 並 於 二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三 時 假 堅 道 的 主 教 座 堂 , 為 朱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2008 年 2 月 17 日


 

台港澳數百參禮者
送別耶穌會朱蒙泉神父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二 月 十 六 日 在 台 北 聖 家 堂 為 該 會 會 士 朱 蒙 泉 神 父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數 百 名 來 自 台 灣 、 澳 門 和 香 港 的 人 士 送 別 朱 神 父 。

彌 撒 由 同 屬 耶 穌 會 士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主 禮 , 台 北 總 教 區 洪 山 川 總 主 教 聯 同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數 百 名 信 眾 和 朱 神 父 親 友 出 席 彌 撒 , 包 括 朱 神 父 的 表 妹 、 姪 兒 和 來 自 香 港 的 教 徒 。 彌 撒 後 , 靈 柩 奉 移 彰 化 靜 山 耶 穌 會 墓 園 入 殮 , 參 禮 者 乘 車 往 墓 園 送 別 朱 神 父 。

朱 蒙 泉 神 父 二 月 八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三 歲 , 他 曾 任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省 會 長 , 長 時 間 致 力 推 動 信 徒 的 人 格 成 長 和 婚 姻 牧 民 工 作 。

香 港 夫 婦 懇 談 會 二 月 廿 三 日 假 主 教 座 堂 為 朱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澳 門 信 徒 則 於 二 月 十 五 日 為 朱 神 父 獻 祭 。
2008 年 2 月 24 日

 


最後探望朱蒙泉神父
阮兆洪

二 月 九 日 (年 初 三) 晚 , 剛 從 台 灣 返 回 澳 門 , 內 心 平 安 , 但 思 想 很 凌 亂 , 不 知 道 自 己 想 做 甚 麼 , 在 家 中 安 坐 一 會 後 , 接 到 數 位 朋 友 的 來 電 , 他 們 都 想 知 多 一 點 朱 蒙 泉 神 父 的 現 況 。 原 來 很 多 朋 友 已 經 收 到 朱 神 父 回 歸 父 家 的 消 息 , 我 安 靜 心 情 片 刻 , 回 想 了 這 四 天 跟 旅 行 團 往 台 灣 的 一 些 情 景 。

我 於 二 月 六 日 下 午 三 時 到 達 台 北 機 場 , 隨 即 向 領 隊 簽 署 離 團 書 後 約 五 時 , 我 們 一 行 大 小 九 人 在 風 雨 的 護 送 下 到 達 台 北 耕 莘 醫 院 安 寧 病 房 , 看 見 我 們 的 朱 神 父 , 他 正 恬 睡 床 上 , 看 護 寧 小 姐 表 示 , 由 四 日 晚 至 當 時 朱 神 父 還 在 昏 睡 中 , 照 醫 生 的 判 斷 , 神 父 不 會 再 醒 的 。 這 句 簡 單 而 直 接 的 話 令 我 們 在 十 秒 鐘 內 , 轉 瞬 間 , 由 開 心 的 笑 容 改 變 為 嚴 肅 的 面 貌 , 心 裡 開 始 難 過 , 我 們 抱 著 半 信 半 疑 的 心 態 , 大 膽 在 神 父 耳 邊 輕 聲 叫 喚 他 , 但 神 父 只 是 以 呼 吸 聲 回 應 , 不 能 張 開 眼 睛 或 與 我 們 講 話 。 看 見 神 父 的 樣 子 我 們 當 然 心 痛 , 在 床 邊 靜 看 了 一 會 , 我 們 逐 一 在 神 父 耳 邊 送 上 問 候 、 感 謝 、 並 轉 告 朋 友 的 掛 念 , 在 他 耳 邊 慢 慢 讀 出 香 港 及 澳 門 朋 友 交 託 的 問 候 及 感 謝 信 函 , 除 了 小 天 佑 之 外 , 大 家 都 很 傷 感 , 小 卓 琳 及 小 素 心 都 同 樣 流 下 淚 水 。 稍 後 , 香 港 的 阮 秀 美 修 女 以 長 途 電 話 在 神 父 耳 邊 說 了 數 分 鐘 話 , 神 父 聽 到 阮 修 女 的 聲 音 後 有 明 顯 的 反 應 , 呼 吸 聲 亦 明 顯 不 同 , 看 護 寧 小 姐 替 神 父 抹 淚 水 , 神 父 用 眼 淚 給 我 們 知 道 , 他 是 知 道 我 們 到 來 看 他 , 並 知 道 我 們 在 他 身 邊 所 講 的 一 切 。 最 後 大 家 緊 握 著 神 父 的 手 , 圍 著 床 邊 手 牽 手 齊 唱 天 主 經 。 平 日 我 唱 天 主 經 很 快 、 很 暢 順 , 今 次 我 唱 天 主 經 很 笨 , 很 難 才 唱 足 全 首 , 感 受 到 忍 著 淚 唱 歌 是 後 辛 苦 的 。

二 月 七 日 大 年 初 一 , 我 們 正 考 慮 今 天 應 該 跟 旅 行 團 觀 光 , 還 是 去 看 神 父 呢 ? 我 們 打 了 一 個 電 話 給 看 護 寧 小 姐 查 詢 , 他 說 神 父 仍 然 一 樣 未 醒 過 來 。 我 們 最 後 決 定 今 天 跟 團 觀 光 , 也 許 觀 光 可 以 緩 衝 一 點 我 們 掛 慮 的 心 情 。 在 整 日 行 程 後 小 素 心 有 點 不 適 (相 信 她 是 暈 車 浪) , 我 在 房 間 內 致 電 領 隊 說 因 女 兒 不 適 , 明 天 我 們 一 家 四 口 再 次 離 團 。

二 月 八 日 中 午 , 我 們 再 次 到 醫 院 探 朱 神 父 , 除 了 我 們 之 外 , 還 有 其 他 朋 友 已 在 場 。 今 天 神 父 的 反 應 較 強 烈 , 眼 睛 曾 經 打 開 一 段 時 間 , 口 唇 多 次 開 合 , 好 像 想 說 甚 麼 , 但 始 終 講 不 出 , 在 床 邊 的 朋 友 大 都 忍 不 住 淚 水 。 我 們 在 神 父 耳 邊 細 說 了 一 會 兒 , 有 其 他 朋 友 在 等 著 看 神 父 , 所 以 我 們 亦 不 便 停 留 太 久 , 與 陳 有 海 神 父 外 出 午 飯 。

傍 晚 在 台 北 鼎 王 飯 店 晚 飯 時 碰 到 一 雙 天 主 的 使 者 , 通 知 我 們 神 父 在 下 午 五 時 卅 九 分 離 開 我 們 。 我 們 感 到 既 突 然 且 傷 心 , 美 食 當 前 亦 淡 然 無 味 , 定 神 片 刻 後 , 相 約 其 他 夫 婦 晚 飯 後 去 醫 院 見 神 父 最 後 一 面 。 晚 上 九 時 後 到 達 醫 院 , 病 房 內 已 空 無 一 人 , 找 了 片 刻 後 , 再 到 殮 房 看 看 , 看 見 神 父 睡 在 雪 房 內 床 上 , 我 們 走 近 他 身 旁 , 神 父 已 經 沒 有 呼 吸 了 。 我 們 看 著 他 , 很 想 痛 哭 一 頓 , 我 們 帶 淚 向 他 再 次 感 謝 , 手 牽 手 唱 歌 及 祈 禱 。 之 後 , 我 們 坐 下 陪 伴 神 父 , 我 們 邊 坐 邊 看 著 神 父 不 願 離 開 , 不 想 讓 神 父 獨 個 兒 在 冷 冷 的 雪 房 內 , 而 且 我 們 內 心 還 有 一 些 說 不 出 的 話 未 講 。

約 十 時 許 , 賴 甘 霖 神 父 到 來 , 他 與 我 們 一 起 念 了 一 段 玫 瑰 經 , 為 朱 神 父 祈 禱 , 也 降 福 了 大 家 。 賴 神 父 表 示 他 會 一 直 陪 伴 朱 神 父 的 , 我 們 不 必 掛 慮 , 可 以 回 去 休 息 。 再 坐 一 會 後 我 們 向 朱 神 父 三 鞠 躬 說 再 見 , 暫 別 一 位 曾 經 影 響 不 少 家 庭 (包 括 我 們) 的 朱 神 父 。

二 月 九 日 , 今 天 早 上 我 給 台 灣 的 譚 家 駿 和 陳 有 海 神 父 致 電 , 陳 神 父 說 今 早 九 時 會 將 朱 神 父 移 到 輔 仁 大 學 , 下 午 有 會 議 商 討 下 一 步 如 何 安 排 , 我 們 亦 不 便 去 打 擾 他 們 運 送 朱 神 父 。 到 中 午 我 們 在 平 靜 而 不 捨 得 的 心 情 下 跟 旅 行 團 步 上 旅 遊 巴 士 , 往 機 場 乘 機 回 澳 。
作者為澳門教友

編按:耶穌會中華會省已於二月十六日假台北聖家堂為朱蒙泉神父舉行安所彌撒,靈柩奉移彰化靜山耶穌會墓園入殮。
2008 年 3 月 2 日


 

我將平安留給你……
──懷念朱蒙泉神父
寶貝

那 年 夏 天 , 聖 神 帶 領 我 踏 上 意 外 的 旅 程 。 在 聖 地 以 色 列 , 我 驚 覺 自 己 原 來 是 個 瞎 子 , 在 曠 野 裡 不 問 方 向 的 走 , 不 知 走 了 多 少 時 日 , 不 知 走 了 多 少 路 程 。 我 知 道 天 主 在 , 卻 不 知 道 一 直 與 衪 背 道 而 馳 。 我 身 心 疲 累 , 彷 徨 無 算 , 眼 睛 睜 不 開 , 在 黑 暗 中 狂 呼 : 「天 主 ! 你 在 哪 裡 ?」

耶 穌 說 : 「你 們 求 , 必 要 給 你 們 ; 你 們 找 , 必 要 找 著 ; 你 們 敲 , 必 要 給 你 們 開 。」 我 這 隻 受 驚 瑟 縮 , 滿 身 傷 痕 的 獵 物 拼 命 要 掙 脫 獵 人 的 羅 網 , 可 幸 的 是 還 懷 著 一 絲 兒 希 望 , 首 次 來 到 完 全 陌 生 的 朱 蒙 泉 神 父 面 前 。 我 戰 戰 兢 兢 的 抬 頭 望 他 , 惶 恐 的 心 立 即 被 他 慈 祥 的 目 光 、 平 安 的 語 調 穩 定 下 來 。 如 那 罪 婦 一 樣 , 天 主 透 過 朱 神 父 的 手 賜 我 赦 罪 之 恩 , 我 驚 喜 得 不 敢 再 發 一 言 , 更 遑 論 要 求 甚 麼 了 。 平 安 地 來 到 大 門 準 備 離 開 之 際 , 神 父 才 詢 問 我 的 名 字 。 自 此 以 後 , 每 個 星 期 二 的 晚 上 , 我 也 有 機 會 與 神 父 見 面 。 漸 漸 地 , 我 坐 起 來 了 , 我 吃 、 我 聽 見 、 我 開 口 說 話 、 我 看 見 了 , 還 扔 下 我 的 外 衣 跳 起 來 …… 時 候 到 了 , 我 還 進 一 步 回 應 , 離 開 我 成 長 之 地 澳 門 , 開 始 我 的 修 道 奉 獻 生 活 。

兩 年 後 , 神 父 患 病 了 , 在 台 灣 接 受 治 療 。 天 主 仍 不 忘 對 澳 門 施 恩 , 神 父 多 次 帶 病 回 澳 , 我 每 次 也 趕 得 及 與 他 會 面 。 團 體 聚 會 中 , 他 的 喜 樂 溢 於 言 表 , 單 獨 與 我 見 面 時 , 他 以 平 安 一 再 保 證 他 的 叮 嚀 : 「一 次 生 命 的 奉 獻 實 在 是 不 足 夠 的 !」 澳 門 最 後 一 次 見 他 , 身 旁 還 有 他 的 看 護 。 他 是 這 樣 給 看 護 介 紹 我 的 : 「這 是 我 的 寶 貝 , 是 我 指 導 的 修 女 ……」 此 後 , 每 次 從 台 灣 傳 來 他 的 病 訊 , 多 是 不 樂 觀 的 , 卻 總 有 他 殷 切 的 問 候 : 「我 的 寶 貝 好 嗎 ?」 想 不 到 , 當 日 不 以 為 意 的 「寶 貝」 這 暱 稱 , 竟 在 他 榮 歸 天 父 懷 抱 後 數 天 , 成 為 我 要 再 開 放 心 懷 , 接 受 天 主 更 大 恩 寵 的 動 力 。

神 父 終 於 進 入 耕 莘 醫 院 的 安 寧 病 房 了 , 我 多 麼 渴 望 可 見 他 一 面 ! 在 種 種 客 觀 情 況 限 制 與 內 心 交 戰 下 , 我 又 經 驗 了 接 受 與 等 待 所 帶 來 的 平 安 。 乘 著 往 台 灣 作 教 學 交 流 之 便 , 我 懷 著 激 動 的 心 情 來 到 耕 莘 醫 院 。 在 神 父 病 房 門 前 等 候 時 , 我 腦 子 裡 想 不 出 甚 麼 , 亂 跳 的 心 不 聽 使 喚 : 「一 會 兒 我 會 怎 樣 ? 要 抱 著 神 父 哭 嗎 ? 要 裝 作 平 靜 地 對 他 微 笑 嗎 ……」 這 份 複 雜 莫 名 的 情 感 不 下 於 當 年 首 次 等 候 會 見 神 父 的 那 刻 。

躺 在 病 床 上 的 神 父 剛 接 受 了 一 些 治 療 , 我 緩 緩 地 走 到 他 床 前 , 俯 下 身 子 。 他 仍 是 那 般 寧 靜 祥 和 地 問 : 「你 怎 麼 到 這 裡 來 了 ?」 我 不 知 道 混 亂 的 心 何 時 平 靜 下 來 , 俏 皮 地 回 答 : 「因 為 要 來 看 你 , 所 以 就 來 了 。」 我 的 心 神 被 神 父 的 面 容 和 話 語 散 發 的 平 安 攝 住 了 , 我 不 懂 再 說 別 的 。 他 問 : 「一 起 吃 飯 好 嗎 ?」 我 想 是 在 病 房 裡 陪 他 吃 飯 , 原 來 是 上 街 吃 火 鍋 。 坐 在 輪 椅 上 的 神 父 是 多 麼 平 安 寧 靜 啊 ! 靜 得 我 一 路 上 不 敢 碰 觸 他 , 生 怕 澄 明 的 水 面 皺 起 一 絲 兒 漣 漪 。 進 入 火 鍋 店 , 很 想 坐 在 神 父 身 旁 , 卻 偏 偏 選 了 他 對 面 的 位 置 。 還 是 這 樣 好 , 我 可 正 面 多 看 他 一 會 。 看 著 看 著 , 我 才 發 覺 一 直 伴 隨 我 來 的 那 份 激 動 不 安 的 情 緒 , 早 已 融 於 籠 罩 著 神 父 的 一 片 清 明 靜 穆 之 中 。 這 頓 午 餐 花 了 多 少 時 間 , 我 沒 法 記 起 , 只 知 從 來 怕 吃 火 鍋 的 我 差 不 多 吃 清 了 自 己 的 一 份 。

返 回 醫 院 , 我 當 然 知 道 該 讓 神 父 休 息 了 , 卻 料 不 到 仍 有 機 會 倚 在 他 身 旁 分 享 自 己 一 點 兒 近 況 。 神 父 微 笑 的 嘴 巴 說 話 不 多 , 取 而 代 之 是 以 他 慈 父 的 手 輕 撫 我 的 頭 , 聽 我 細 說 。 我 實 在 不 忍 再 令 他 勞 累 了 , 陪 他 進 病 房 , 我 不 禁 抱 著 他 , 在 他 耳 邊 說 : 「神 父 , 多 謝 你 , 我 生 活 得 很 好 , 我 會 不 斷 為 你 祈 禱 。」 他 輕 輕 拍 了 我 的 背 , 我 滿 懷 平 安 和 快 慰 退 出 了 病 房 。 這 是 神 父 留 給 我 最 後 的 禮 物 , 和 他 送 我 的 第 一 份 禮 物 沒 有 兩 樣 。

戊 子 年 大 年 初 三 , 我 才 知 道 神 父 已 回 歸 天 鄉 。 我 悲 傷 難 過 之 情 立 即 被 神 父 慈 愛 祥 和 的 音 容 撫 平 , 我 平 靜 地 流 下 了 哀 悼 的 眼 淚 , 同 時 深 知 神 父 已 安 憩 於 天 父 懷 中 , 享 受 他 應 得 的 賞 報 。

朱 神 父 代 替 天 主 給 我 寶 貝 的 身 份 和 珍 貴 的 平 安 。 我 想 , 如 我 一 般 領 受 了 同 樣 恩 惠 的 兄 弟 姊 妹 是 多 不 勝 數 的 , 我 更 肯 定 , 朱 神 父 將 永 遠 活 在 我 們 心 中 , 而 他 對 我 們 的 諄 諄 教 誨 則 有 待 我 們 去 完 成 : 「傳 開 去 , 與 更 多 更 多 的 人 分 享 我 們 蒙 受 了 的 天 父 慈 恩 !」 讓 我 們 繼 續 仰 賴 上 主 , 隨 從 聖 神 , 放 心 大 膽 地 踐 行 恩 師 的 心 願 , 因 為 代 表 天 主 深 愛 我 們 的 朱 神 父 , 已 在 天 父 懷 中 不 斷 地 為 我 們 轉 求 。
2008 年 3 月 16 日

 


懷念表哥朱蒙泉
程慶南

我 是 朱 蒙 泉 神 父 的 表 妹 , 從 小 , 我 和 他 共 同 出 生 於 一 個 有 名 望 的 大 家 族 , 當 時 同 他 一 樣 大 年 齡 的 表 哥 們 , 都 到 外 國 去 留 學 , 但 他 卻 因 聖 召 而 放 棄 了 醫 學 的 學 習 , 而 離 家 出 走 。 當 時 在 家 族 中 引 起 了 很 大 的 震 驚 , 我 也 不 明 白 , 當 然 他 的 母 親 悲 傷 到 昏 了 過 去 。

一 九 八 二 年 我 來 到 香 港 重 遇 他 , 那 時 他 已 是 一 位 神 父 ── 耶 穌 會 的 神 父 。 有 一 次 我 問 他 : 「為 甚 麼 你 會 放 棄 做 醫 生 而 去 做 神 父 ?」 他 答 我 : 「我 在 實 習 時 , 有 一 次 搶 救 一 個 自 殺 的 病 人 時 , 救 活 了 , 病 人 醒 後 大 吵 大 鬧 , 說 『我 根 本 不 想 活 , 你 們 為 甚 麼 要 救 我 !』 當 時 我 想 , 救 一 人 的 肉 體 不 難 , 為 甚 麼 救 一 個 人 的 靈 魂 這 麼 難 。」 就 這 樣 , 為 了 人 類 靈 魂 的 救 贖 , 他 離 開 溫 暖 的 家 庭 , 進 入 了 天 主 聖 召 的 道 路 。

甚 麼 是 救 靈 魂 ? 就 是 死 後 無 下 地 獄 得 升 天 堂 。 朱 神 父 在 他 一 生 中 救 了 千 千 萬 萬 個 靈 魂 , 其 中 也 包 括 我 。

二 0 0 四 年 四 月 十 日 , 我 從 基 督 教 轉 到 天 主 教 而 領 聖 洗 聖 事 , 進 入 了 天 主 的 家 。 在 領 洗 前 後 , 朱 神 父 給 我 介 紹 了 一 位 修 女 (她 是 我 的 神 師 , 也 是 我 的 恩 師) , 在 她 的 諄 諄 教 導 及 全 心 的 關 懷 , 代 母 冷 暖 問 候 和 靈 修 上 的 引 導 , 並 在 朱 神 父 引 導 下 找 到 天 主 的 家 , 在 家 中 逐 漸 的 成 長 。

我 本 性 比 較 單 純 及 軟 弱 , 在 社 會 中 遇 到 一 些 朋 友 和 同 學 的 欺 騙 和 欺 負 , 我 就 在 自 己 周 圍 築 起 了 一 道 圍 牆 , 不 願 意 接 觸 人 和 朋 友 , 生 活 的 指 標 是 : 我 不 犯 人 , 人 不 要 來 犯 我 。 當 朱 神 父 知 道 我 這 個 想 法 後 , 就 和 藹 的 同 我 講 : 一 個 人 不 可 以 沒 有 朋 友 , 更 不 可 沒 有 團 體 , 在 團 體 中 , 在 你 幫 助 人 的 同 時 也 得 到 別 人 的 幫 助 ; 在 朋 友 中 , 當 你 愛 人 的 同 時 也 被 人 愛 , 這 樣 才 有 生 活 的 意 義 和 歡 樂 。 這 一 番 心 語 , 深 入 到 我 心 裡 , 多 麼 親 切 的 教 導 , 從 沒 有 人 這 樣 教 育 過 我 , 從 此 , 我 整 個 人 都 變 了 。

我 是 全 職 的 鋼 琴 老 師 , 對 音 樂 本 來 是 非 常 喜 愛 的 , 但 興 趣 當 職 業 後 , 對 音 樂 喜 歡 不 起 來 了 , 而 且 覺 得 音 樂 是 用 來 換 錢 的 商 品 , 憎 惡 極 了 。 這 想 法 被 朱 神 父 知 道 了 , 他 語 重 心 長 的 對 我 講 : 一 個 喜 歡 音 樂 的 孩 子 是 非 常 天 真 , 寧 靜 又 浪 漫 的 , 一 個 孩 子 能 在 音 樂 中 成 長 , 是 一 件 非 常 好 及 優 美 的 事 , 你 不 要 把 音 樂 看 似 商 品 , 要 將 天 主 對 你 的 愛 , 傾 注 給 你 的 學 生 , 在 他 們 小 小 的 心 靈 上 建 立 一 個 喜 樂 的 靈 魂 , 這 樣 你 就 會 覺 得 你 的 工 作 不 只 是 職 業 , 而 是 一 個 福 傳 。 真 的 , 從 此 上 課 就 成 了 是 我 與 孩 子 們 的 分 享 , 而 從 此 次 以 後 再 沒 有 加 過 學 費 。 在 這 我 親 歷 的 例 子 上 , 朱 神 父 救 了 多 少 顆 幼 小 的 靈 魂 。

就 這 樣 , 我 在 生 活 最 困 難 的 時 候 , 朱 神 父 從 經 濟 上 幫 助 我 ; 當 我 在 人 生 道 路 上 徬 徨 的 時 候 , 他 從 精 神 上 指 引 我 ; 就 這 樣 , 我 明 白 了 一 個 人 的 靈 魂 如 何 被 得 救 , 神 父 救 的 何 止 是 我 一 個 靈 魂 , 他 救 了 千 千 萬 萬 個 靈 魂 。

我 在 基 督 教 時 , 兒 子 跟 著 去 崇 拜 , 但 不 肯 領 洗 , 而 我 在 天 主 教 領 洗 後 有 一 天 , 他 突 然 問 我 : 媽 媽 , 我 可 以 做 一 個 天 主 教 徒 嗎 ? 我 又 驚 奇 又 歡 喜 問 他 : 當 然 可 以 , 你 怎 麼 有 這 個 要 求 的 ? 他 說 見 到 我 入 了 天 主 教 後 , 整 個 人 都 變 了 , 變 得 關 心 人 , 有 愛 心 , 肯 幫 人 , 人 也 開 朗 著 , 對 他 也 罵 得 少 了 。

就 這 樣 , 兒 子 舒 紹 雄 (James) 於 二 0 0 六 年 復 活 節 在 聖 依 納 爵 堂 領 了 洗 , 六 月 又 在 本 堂 結 了 婚 , 小 孫 女 舒 齡 僖  (Louisa) 於 二 0 0 七 年 七 月 廿 八 日 也 在 本 堂 領 了 洗 (當 時 她 是 四 個 半 月) 。 朱 神 父 知 道 我 們 一 家 三 代 人 都 領 了 洗 非 常 高 興 , 他 感 謝 天 主 的 恩 寵 , 也 稱 讚 我 在 家 庭 中 的 福 傳 。 他 收 到 小 孫 女 領 洗 的 照 片 , 整 整 齊 齊 的 整 理 好 放 在 病 床 旁 邊 的 抽 斗 中 , 不 時 拿 出 來 看 , 即 使 最 後 一 次 入 院 住 安 寧 病 房 時 也 這 樣 。 連 護 士 小 姐 也 很 感 動 。 他 對 我 講 : 「她 是 你 們 家 裡 的 寶 貝 , 也 是 天 主 的 子 女 , 是 聖 神 的 宮 殿 , 你 要 好 好 的 培 養 她 , 讓 她 健 康 的 成 長 。」 就 在 他 病 重 甚 至 病 危 時 , 他 仍 忘 不 了 拯 救 每 一 個 靈 魂 。

二 0 0 八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我 從 台 北 飛 機 場 直 奔 墓 園 , 當 我 見 到 朱 神 父 安 靜 的 躺 在 「鐵 棺」 內 , 雙 唇 微 微 張 開 , 好 像 以 前 一 樣 要 同 我 說 些 甚 麼 , 但 我 一 句 話 再 也 聽 不 到 了 , 但 我 心 裡 聽 到 他 對 我 說 : 「不 要 難 過 , 你 走 的 路 是 對 的 , 繼 續 走 下 去 , 我 在 天 上 看 著 你 , 盼 望 聽 到 你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好 消 息 , 看 到 你 一 天 一 天 的 成 長 , 去 完 成 我 的 遺 願 , 拯 救 更 多 人 的 靈 魂 。」 雖 然 眼 淚 不 斷 的 湧 出 來 , 但 我 深 深 的 對 他 說 : 「我 一 定 聽 你 的 話 , 永 遠 走 下 去 。」

二 月 廿 三 日 從 堅 道 我 捧 了 朱 神 父 的 遺 像 回 到 家 中 , 把 他 放 在 櫃 上 , 我 靜 靜 的 望 著 他 , 輕 輕 的 說 : 「阿 蒙 哥 哥 , 你 放 心 去 吧 , 我 會 繼 承 你 的 遺 願 , 挽 救 更 多 人 的 靈 魂 。 天 主 保 佑 , 安 息 吧 !」
2008 年 5 月 11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