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GELOSA, Bruno SDB
思高神父

 

* 1914 7 20 日在意大利米蘭 (Milan) 出生
* 1938 年來港
* 1939
年 10 月 29 日在香港發願

* 1948 年 7 月 1 日在上海晉鐸
* 2005
12 12 日在意大利米蘭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別矣,伊思高神父!
一舊生

有 人 曾 經 問 我 : 「你 為 什 麼 要 信 天 主 教 ?」 我 常 打 趣 地 說 : 「是 一 個 神 父 用 雪 條 騙 我 入 教 的 !」

一 騙 便 是 八 年 !

當 然 , 信 教 還 有 其 他 原 因 , 但 在 聖 類 斯 中 學 任 教 多 年 的 伊 思 高 神 父 (Fr. B. Gelosa) , 和 他 的 一 套 「有 趣 的 信 仰 培 育 方 式」 , 卻 為 我 的 信 仰 奠 定 了 初 步 的 基 礎 。

其 實 那 時 我 不 太 喜 歡 聽 他 的 講 道 , 因 他 的 廣 東 話 實 在 講 得 不 太 好 。 因 此 , 我 上 聖 經 堂 時 , 不 是 發 夢 , 或 與 同 學 交 談 , 便 是 做 Self learning student 。 不 過 , 神 父 每 每 用 一 些 特 別 的 教 材 提 高 我 們 的 興 趣 : 如 李 嘉 堂 出 版 的 圖 書 , 一 打 開 便 有 一 個 個 紙 公 仔 站 起 來 , 講 述 有 關 十 誡 、 玫 瑰 經 奧 蹟 等 故 事 ; 有 時 又 會 帶 我 們 到 電 影 室 看 電 影 和 幻 燈 片 , 大 都 是 一 些 以 往 的 經 典 , 如 十 誡 、 賓 虛 及 一 些 與 會 祖 鮑 思 高 神 父 有 關 的 事 蹟 。 於 是 , 神 父 一 邊 講 述 鮑 思 高 神 父 年 少 時 的 奇 夢 , 而 我 由 我 在 座 上 做 夢 ── 一 點 一 滴 的 道 理 , 就 在 聖 經 堂 、 學 校 的 禮 儀 和 善 會 的 生 活 中 滲 入 我 心 。

現 今 的 慕 道 期 大 都 是 年 半 或 兩 年 。 然 而 當 年 的 伊 神 父 , 在 「要 理 問 答」 和 雪 條 利 誘 的 配 搭 下 , 平 均 只 用 三 個 月 時 間 便 為 同 學 完 成 了 慕 道 課 程 , 然 後 領 洗 。 於 是 , 一 個 剛 入 善 會 的 同 學 , 若 同 時 參 予 慕 道 班 , 在 出 席 率 維 持 一 定 紀 錄 , 和 平 常 在 班 中 和 善 會 中 表 現 不 俗 , 便 可 以 在 兩 三 個 月 內 領 洗 , 然 後 在 下 一 個 聖 神 降 臨 節 領 堅 振 , 之 後 做 代 父 、 做 會 長 了 。

如 此 的 培 育 方 法 , 實 在 與 現 在 一 般 的 堂 區 慕 道 班 大 有 不 同 。 然 而 , 這 些 怪 異 的 培 育 方 法 , 卻 培 育 了 一 代 又 一 代 的 公 教 青 年 , 有 些 至 今 仍 是 熱 心 的 教 友 , 甚 至 有 數 個 入 修 院 追 隨 天 主 的 聖 召 。 母 校 的 善 會 已 被 其 他 慈 幼 會 神 父 稱 為 搞 得 有 聲 有 色 。 入 了 大 專 後 , 善 會 同 學 每 每 扮 演 積 極 的 角 色 。 要 了 解 這 種 「怪 現 象」 , 最 好 便 是 看 看 母 校 信 仰 培 育 的 另 一 半 : 善 會 生 活 。

善 會 生 活 可 謂 禮 儀 與 活 動 的 轟 炸 。 每 天 早 上 有 彌 撒 : 放 學 後 有 唸 晚 課 : 首 瞻 禮 六 有 聖 體 降 福 ; 四 旬 期 有 拜 苦 路 ; 還 有 不 時 舉 行 的 進 教 之 佑 九 日 敬 禮 和 神 花 。 妙 就 妙 在 參 予 者 亦 不 少 。 皆 因 神 父 不 遺 餘 力 地 用 各 種 「威 迫」 , 如 放 學 後 守 在 大 門 捉 人 入 聖 堂 , 「利 誘」 述 說 多 參 予 禮 儀 可 救 靈 魂 , 「積 善 功」 引 人 參 加 各 種 禮 儀 活 動 。

活 動 方 面 , 有 週 會 , 大 節 日 有 慶 祝 活 動 。 每 到 暑 期 , 更 有 聖 心 晚 會 、 旅 行 和 宿 營 。 在 這 些 活 動 中 , 神 父 每 每 退 居 背 後 , 做 監 督 、 指 導 的 工 作 , 而 四 善 會 中 大 大 小 小 的 同 學 同 心 協 力 的 做 。 雖 然 已 是 七 十 多 歲 的 高 齡 , 仍 是 身 先 士 卒 的 帶 我 們 到 那 時 還 非 常 簡 陋 的 荔 枝 莊 宿 營 , 還 時 時 拉 同 學 開 枱 , 打 旅 行 紙 麻 雀 。 無 奈 他 的 章 法 始 終 不 高 , 只 懂 食 雞 糊 。 或 者 走 到 球 場 與 我 們 這 群 十 多 歲 的 波 牛 「抽 波」 做 守 門 員 。 不 知 道 是 我 們 不 忍 踢 , 還 是 這 個 意 大 利 國 腳 好 波 。 要 踢 入 他 的 龍 門 並 非 易 事 。 因 此 , 我 和 一 些 同 學 有 時 打 趣 說 : 「做 慈 幼 會 會 士 有 一 個 不 成 文 的 會 規 : 識 踢 波 。」

另 一 個 善 會 活 動 的 特 色 便 是 思 高 青 年 中 心 。 青 年 中 心 是 慈 幼 會 學 校 的 一 個 特 色 , 每 逢 假 日 : 學 校 便 開 放 給 附 近 的 兒 童 入 校 玩 耍 。 神 長 和 同 學 便 給 他 們 安 排 各 種 活 動 , 更 借 此 機 會 向 他 們 傳 教 。 於 是 這 群 青 少 年 的 剩 餘 時 間 和 精 力 便 有 機 會 發 洩 在 正 當 的 活 動 之 內 , 而 他 們 亦 有 機 會 接 受 天 主 的 福 音 。 進 一 步 來 說 , 善 會 中 的 同 學 亦 可 在 青 年 中 心 的 愛 德 工 作 上 培 育 自 己 。

這 樣 , 神 父 縱 然 到 了 七 十 多 歲 , 每 星 期 還 忙 於 教 十 多 班 中 學 生 的 聖 經 , 籌 備 善 會 的 工 作 , 培 育 我 們 的 信 仰 。 到 了 假 日 , 亦 為 艱 難 的 青 年 中 心 勞 心 勞 力 。 由 星 期 日 至 星 期 六 , 由 大 清 早 至 睡 覺 , 都 為 主 工 作 , 永 不 言 倦 。 雖 然 , 伊 神 父 於 兩 年 前 曾 心 臟 病 發 入 院 。 但 病 癒 後 卻 迅 速 再 次 投 入 工 作 , 可 是 魄 力 已 不 如 往 昔 。 而 日 常 的 工 作 有 增 無 減 , 幫 助 工 作 的 人 卻 愈 來 愈 少 。 去 年 暑 假 , 他 終 於 俏 俏 的 離 開 香 港 , 連 不 少 昔 日 善 會 中 的 中 堅 分 子 也 只 能 在 事 後 才 知 道 此 事 , 連 送 機 的 機 會 也 沒 有 。 相 信 他 此 行 是 要 回 他 的 祖 國 療 養 。 不 知 一 別 何 時 才 得 再 相 見 ?

今 後 , 在 聖 類 斯 小 聖 堂 旁 的 聖 物 櫃 , 不 會 再 見 到 那 位 七 十 高 齡 的 好 神 父 了 。 以 往 他 常 在 小 息 時 候 , 向 經 過 的 學 生 , 掛 著 笑 容 , 像 慈 父 一 般 親 切 地 呼 喚 。 若 有 「不 幸」 的 同 學 好 奇 的 前 來 , 購 買 聖 相 、 聖 物 或 蠟 波 (用 來 玩 足 球 機 的) , 神 父 往 往 以 特 價 賣 給 他 們 , 甚 至 送 聖 相 給 他 們 , 使 他 們 在 這 一 位 一 生 奉 獻 的 神 父 身 上 , 遇 上 基 督 。

我 想 不 少 在 聖 類 斯 就 讀 的 同 學 會 永 遠 懷 念 伊 神 父 的 魄 力 , 奉 獻 及 掛 在 充 滿 皺 紋 的 面 龐 上 的 笑 容 。 他 是 我 生 命 中 (亦 可 能 是 其 他 人 的 生 命 中) 的 洗 者 苦 翰 ── 是 他 將 基 督 帶 給 我 的 。 除 此 之 外 , 還 有 一 個 習 慣 ; 在 每 逢 祈 禱 結 束 前 , 我 都 會 唸 一 句 短 誦 : 進 教 之 佑 , 為 我 等 祈 !
(註:但願有心人能把這篇拙作送給在遠方的伊思高神父)
1994 年 1 月 21 日



慈幼會伊思高神父安息
服務港青少年逾
40

慈 幼 會 伊 思 高 神 父 , 於 二 0 0 五 年 十 二 月 十 二 日 , 在 家 鄉 意 大 利 米 蘭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一 歲 。 一 眾 聖 類 斯 中 學 的 舊 生 , 將 於 二 0 0 六 年 一 月 八 日 在 母 校 為 伊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伊 思 高 神 父 , 意 大 利 人 , 一 九 一 四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在 意 大 利 米 蘭 出 生 。 一 九 三 八 年 於 香 港 開 始 初 學 , 翌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發 初 願 。 伊 神 父 於 一 九 三 九 年 至 一 九 四 二 年 期 間 分 別 在 香 港 及 上 海 學 習 哲 學 , 並 於 一 九 四 五 年 七 月 廿 八 日 發 永 願 。 一 九 四 八 年 七 月 一 日 於 上 海 晉 鐸 , 成 為 慈 幼 會 中 華 會 省 發 展 之 中 其 中 一 名 重 要 的 神 師 。

晉 鐸 後 , 伊 神 父 於 上 海 閘 北 擔 任 宗 教 教 育 主 任 ; 直 至 一 九 五 一 年 , 他 被 派 往 香 港 , 開 始 其 四 十 多 年 於 慈 幼 會 學 校 對 青 少 年 進 行 的 牧 民 使 命 。 他 曾 於 香 港 慈 幼 學 校 任 職 宗 教 教 育 主 任 , 於 一 九 五 四 年 首 次 被 派 往 聖 類 斯 中 學 擔 任 財 務 主 任 。 一 九 五 六 年 至 一 九 六 三 年 期 間 , 伊 神 父 分 別 在 鄧 鏡 波 學 校 及 香 港 慈 幼 學 校 擔 任 宗 教 主 任 。

一 九 六 三 年 , 伊 神 父 與 聖 類 斯 中 學 再 續 前 緣 。 他 除 了 擔 任 宗 教 科 教 師 外 , 同 時 亦 成 為 聖 類 斯 中 學 之 宗 教 教 育 主 任 , 負 責 學 校 的 傳 教 及 牧 民 工 作 , 包 括 管 理 校 內 公 教 團 體 公 青 聯 會 , 開 辦 學 生 慕 道 班 , 每 年 都 有 為 數 不 少 的 學 生 接 受 洗 禮 , 當 中 更 有 得 到 聖 召 , 成 為 天 主 的 僕 人 。

另 外 , 伊 神 父 還 於 星 期 日 及 暑 假 在 聖 類 斯 中 學 開 辦 鮑 思 高 青 年 中 心 , 服 務 對 象 為 區 內 的 青 少 年 。 因 為 伊 神 父 深 信 聖 鮑 思 高 神 父 所 言 : 「暑 假 是 魔 鬼 最 大 的 收 獲 。」 故 設 立 鮑 思 高 青 年 中 心 , 希 望 提 供 一 個 玩 樂 園 地 給 青 少 年 , 避 免 他 們 於 假 期 時 學 壞 , 並 從 聚 會 中 向 他 們 介 紹 天 主 , 推 廣 福 傳 的 工 作 。

一 九 九 四 年 夏 天 , 伊 思 高 神 父 結 束 他 服 務 了 三 十 多 年 的 聖 類 斯 中 學 , 返 回 其 故 鄉 意 大 利 慈 幼 會 米 蘭 城 會 院 , 繼 續 為 天 父 工 作 。
2005 年 12 月 25 日

 

悼伊思高神父    
劉焯明

十 二 月 十 二 日 收 到 兩 個 電 郵 , 一 個 是 從 香 港 聖 類 斯 舊 生 會 , 另 一 個 是 從 米 蘭 伊 思 高 神 父 (Bruno Gelosa) 所 服 務 堂 區 中 一 位 教 友 傳 來 關 於 神 父 的 死 訊 。 伊 神 父 雖 然 已 活 到 九 十 一 歲 , 我 當 時 亦 難 免 有 一 點 傷 感 。 記 得 當 神 父 一 九 九 三 年 退 休 回 去 意 大 利 時 , 已 有 一 位 舊 生 在 公 教 報 刊 登 上 一 段 回 憶 神 父 的 文 章 , 借 此 再 介 紹 神 父 的 生 平 。

我 有 幸 於 二 0 0 二 年 在 意 大 利 與 神 父 重 逢 , 當 時 便 錄 取 以 下 的 資 料 。 他 一 九 一 四 年 七 月 十 四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蒙 薩 (Monza, 即 法 拉 利 車 廠 所 在 地 方) , 他 有 一 個 姊 姊 。 神 父 大 約 在 一 九 三 五 年 便 決 志 來 中 國 服 務 , 他 坐 了 好 幾 個 月 的 郵 輪 才 到 達 上 海 , 進 入 慈 幼 會 的 修 院 , 在 一 九 四 0 年 晉 鐸 , 能 講 些 上 海 話 和 普 通 話 。

一 九 四 九 年 中 國 政 治 動 盪 , 他 奉 召 回 意 大 利 , 過 了 兩 三 年 當 情 況 較 穩 定 時 便 再 踏 足 中 國 , 不 過 當 時 慈 幼 會 只 可 以 在 香 港 工 作 , 所 以 神 父 便 來 到 香 港 , 在 不 同 的 學 校 工 作 (如 鄧 鏡 波 和 香 港 仔 工 業) 。 他 約 在 五 四 年 來 到 聖 類 斯 , 更 把 足 球 機 帶 到 聖 類 斯 , 使 足 球 機 的 熱 潮 擴 括 到 其 他 的 慈 幼 會 學 校 。 七 十 年 代 他 擔 任 學 校 的 訓 導 主 任 , 直 到 九 三 年 退 休 返 回 意 大 利 。

回 到 意 大 利 後 , 因 在 附 近 的 米 蘭 有 較 大 的 慈 幼 會 堂 區 , 需 要 神 父 的 服 務 , 所 以 他 在 離 米 蘭 市 中 心 二 十 哩 的 Arese 區 工 作 , 一 直 承 擔 副 本 堂 的 角 色 , 至 他 蒙 主 寵 召 的 那 一 天 。 在 米 蘭 , 神 父 常 外 出 探 訪 教 友 , 記 得 我 在 二 0 0 二 年 探 訪 他 時 , 他 曾 談 及 當 時 的 本 堂 神 父 甚 少 出 訪 ; 而 在 二 0 0 四 年 我 再 探 訪 他 時 , 他 卻 讚 賞 新 本 堂 神 父 較 多 探 訪 教 友 。 伊 神 父 就 是 在 十 二 月 九 日 探 訪 教 友 時 , 因 天 氣 嚴 寒 而 受 感 染 , 結 果 感 冒 菌 進 入 他 的 肺 部 而 不 治 逝 世 。

我 曾 聽 過 一 句 話 「如 果 一 篇 悼 詞 只 描 述 亡 者 曾 做 過 某 事 , 實 是 一 件 可 悲 的 事」 。

一 九 九 三 年 神 父 退 休 回 意 大 利 時 , 一 同 學 提 及 「天 上 有 鮑 思 高 , 地 上 有 伊 思 高」 這 句 「民 間 傳 聞」 , 但 這 話 亦 可 能 引 起 一 些 人 反 感 , 一 個 普 通 神 父 又 怎 能 與 聖 人 相 提 並 論 呢 ?

我 猜 想 開 始 傳 聞 這 兩 句 話 的 學 生 , 都 是 看 到 神 父 的 行 為 能 表 揚 聖 鮑 思 高 精 神 芸 芸 眾 生 其 中 的 一 個 好 例 子 。 很 多 人 都 會 質 疑 神 父 中 文 姓 名 來 源 , 試 問 Bruno Gelosa 又 怎 可 以 譯 成 為 伊 思 高 呢 ? 原 來 當 神 父 初 到 中 國 時 , 有 位 中 文 造 詣 甚 深 的 慈 幼 會 上 司 蘇 文 普 神 父  (Supo)  給 他 起 名 的 , 意 思 是 你 的 思 想 是 清 高 的 , 我 只 可 以 猜 想 蘇 神 父 當 時 能 看 到 這 位 修 生 的 單 純 而 給 他 起 這 個 姓 名 。

伊 神 父 留 給 我 最 深 刻 的 印 象 就 是 他 的 單 純 和 誠 懇 , 他 的 喜 怒 哀 樂 都 能 給 他 人 容 易 覺 察 到 , 他 對 年 輕 的 學 生 和 街 童 都 時 常 表 現 出 真 誠 的 關 懷 。 從 七 十 年 代 起 他 每 主 日 下 午 便 打 理 為 街 童 而 設 的 慶 禮 院 , 六 十 年 代 初 的 舊 生 楊 國 琦 , 在 八 十 年 代 為 這 慶 禮 院 的 運 作 而 慷 慨 損 款 給 神 父 ; 另 一 位 七 十 年 代 的 舊 生 羅 兆 煇 , 為 神 父 在 米 蘭 堂 區 捐 贈 一 對 名 貴 的 大 木 門 , 從 這 ,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學 生 對 神 父 的 愛 戴 與 長 情 。

對 我 來 說 , 我 時 常 都 記 起 神 父 對 我 的 看 待 , 就 好 像 一 位 慈 父 對 他 兒 子 一 樣 , 這 可 能 是 我 心 理 的 推 使 : 我 們 生 長 在 當 時 的 社 會 , 父 親 大 多 數 都 忙 於 謀 生 , 而 且 我 們 的 父 親 亦 受 他 們 嚴 父 的 影 響 , 他 們 實 在 沒 有 時 間 和 能 力 去 成 為 慈 父 , 所 以 當 年 幼 的 我 們 能 遇 上 一 位 像 伊 神 父 的 慈 父 時 , 我 們 自 然 會 被 他 吸 引 , 我 亦 因 此 而 從 神 父 學 習 要 理 而 結 果 受 洗 成 為 教 友 的 。

伊 神 父 , 我 懷 念 你 , 我 相 信 很 多 人 都 會 懷 念 你 , 我 亦 相 信 你 已 在 天 國 享 受 天 主 賜 給 你 一 生 為 祂 作 證 的 賞 報 , 希 望 將 來 與 你 重 遇 !
寄自澳洲,作者為聖類斯一九六九年舊生,英文名為Ben Lau
2006 年 1 月 15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20期, 1994.
鮑思高家庭通訊191期, 2006.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brunogelos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