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HWANG, Bede OCSO
黃伯達神父

 

* Birth: [1908]
* Ordination: [2 April 1932]
* Death in Hong Kong: [24 May 1988]

Father Bede Hwang, O.C.S.O.
R.I.P.

Father Bede went to his reward in the Month of Mary, in the Year of Mary and in the Age of Mary, 24 May 1988. Just thirty-nine years ago, 23 May 1949, he entered the Trappist Monastery, Our Lady of Joy, after serving as a Priest in the Swatow Diocese following his ordination on 2 April 1932. He had been specially trained to teach the Seminarians mathematics and more important, to give them a real Priestly example to follow.

His father and mother were fervent Catholics. The father had offered the first son and the third son to God to become Priests if God so desired. The first son was ordained and in time he became the Vicar General of the Swatow Diocese. In Gods plan the third son died rather young, so Bede, the forth son, became the third son. He was a very dependable altar boy for several years. One day the Pastor asked his altar boy if he would like to enter the Seminary and become a Priest. He responded promptly and within three days he was happily in the Seminary. Although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family knew of the fathers promise to God, they were not to reveal this at any time during his seminary course. It was not until after his ordination that he learned of his fathers promise to God of his eldest brother and himself to become Priests if God approved. The father did not want his promise in any way to have an influence in either sons remaining in the Seminary if it were not Gods call. Later in life Father Bede realized what a great sacrifice this must have been for his sisters, especially. He was deeply grateful to them and his brothers and his wonderful father and mother. One of the sisters is living near Swatow.

Another unusual thing in Father Bedes life was that he chose to enter the Trappist while they were temporarily in the Province of Szechwan, hoping to find a more peaceful place than their original location. Their House Immediate, Our Lady of Consolation, had 77 members and 33 were martyred and the Monastery was destroyed by fire. Even all this and what Our Lady of Joy Monastery had gone and was to go through not only did not discourage him but on the contrary had the grace to strengthen his desire to become a Trappist Contemplative and to suffer for Christ and the Church.

After a few more unsettled years Our Lady of Joy members were regrouped and started the building of the Monastery that is now located on Lantao Island, Hong Kong. It was not long before the people from Swatow and those who knew or had heard of Father Bede learned of his presence and of his readiness to be of help and especially as to spiritual needs. Religious called on him to conduct their Retreats. Their requests were acted upon almost like a command of God provided the Superior approved.

Among his Trappist Brothers he was looked on as one with one foot already in Heaven. Any hint of such high praise just evoked a smile on his gentle face and he went on living out his days to the very end as a Contemplative in the life of Ora et Labora, usque ad mortem (A life of Prayer and Work right up to Death.)

May his example inspire many to follow and taste in this earthly abode the Joyful Hope of Our Lords final Call. Please ask Our Blessed Mother to hasten Father Bedes safe arrival in Heaven.
10 June 1988

 

熙篤會黃伯達神父
享年八十安息主懷

大 嶼 山 聖 母 神 樂 院 , 熙 篤 會 會 士 黃 伯 達 神 父 ,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五 月 廿 四 日 病 逝 於 聖 保 祿 醫 院 , 享 年 八 十 歲 。

黃 神 父 於 一 九 三 二 年 晉 鐸 , 在 汕 頭 教 區 服 務 十 七 年 後 , 得 當 時 白 英 奇 主 教 同 意 轉 入 熙 篤 會 。 以 祈 禱 、 勞 作 和 犧 牲 、 默 默 地 建 樹 基 督 奧 體 。

黃 神 父 雖 學 識 廣 博 卻 能 虛 懷 若 谷 , 生 平 喜 愛 謙 卑 工 作 , 誠 摯 為 修 院 弟 兄 服 務 ; 常 謹 記 耶 穌 的 教 誨 ︰ 「凡 你 們 為 我 最 小 弟 兄 所 做 的 , 就 是 為 我 做」 。

黃 神 父 經 歷 三 十 九 年 隱 修 證 道 生 活 後 , 於 他 畢 生 熱 愛 的 天 上 慈 母 瞻 禮 日 , 安 息 主 懷 。

由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的 追 思 彌 撒 , 於 上 月 廿 六 日 上 午 十 時 半 , 在 聖 保 祿 修 院 聖 堂 舉 行 。 彌 撒 採 用 中 文 和 拉 丁 文 , 由 聖 母 神 樂 院 院 長 趙 本 篤 神 父 主 持 , 襄 禮 神 長 包 括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 羅 國 輝 神 父 等 。

彌 撒 結 束 後 , 黃 神 父 遺 體 移 送 大 嶼 山 神 樂 院 , 於 當 天 下 午 安 葬 。
1988 年 6 月 3 日

 

默默奉獻上主
敬悼黃伯達神父
神樂院一修士

一 九 八 八 年 五 月 廿 四 日 摯 愛 的 黃 伯 達 神 父 領 受 了 他 的 賞 報 。 他 在 一 九 三 二 年 四 月 二 日 晉 鐸 後 , 便 一 直 服 務 汕 頭 教 區 ; 那 時 , 他 特 別 受 訓 以 便 教 授 修 生 數 學 , 但 更 重 要 的 是 給 他 們 立 下 一 個 真 正 司 鐸 的 模 範 。 後 來 , 因 天 主 的 旨 意 ,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 他 才 加 入 熙 篤 會 聖 母 神 樂 院 。

黃 神 父 的 父 母 皆 是 虔 誠 的 公 教 徒 。 他 父 親 還 特 別 奉 獻 長 子 和 第 三 子 給 天 主 , 隨 衪 所 願 作 為 神 父 。 果 然 , 後 來 長 子 首 先 晉 鐸 , 一 段 時 間 後 且 成 為 汕 頭 教 區 的 副 主 教 。 在 天 主 的 計 劃 中 , 他 的 第 三 子 早 夭 , 所 以 使 原 本 排 行 第 四 的 伯 達 神 父 成 為 第 三 子 。 多 年 來 伯 達 都 是 一 位 誠 信 可 靠 的 輔 祭 。 一 天 , 一 位 神 父 問 他 是 否 願 意 入 修 院 成 為 神 父 , 他 迅 速 地 回 應 , 並 且 三 天 後 就 欣 然 進 入 修 院 。 雖 然 家 人 都 知 道 父 親 對 天 主 的 許 諾 , 但 在 伯 達 在 修 院 讀 書 期 間 , 他 們 都 沒 有 向 他 透 露 ; 直 至 晉 鐸 後 , 他 才 獲 悉 父 親 對 天 主 的 許 諾 。 因 為 他 父 親 覺 得 , 若 不 是 天 主 的 召 喚 , 就 不 希 望 自 己 的 許 諾 影 響 兩 個 兒 子 的 決 定 。 日 後 黃 神 父 更 發 現 自 己 的 聖 召 為 他 的 姊 妹 是 何 等 大 的 犧 牲 。 她 深 深 感 激 他 們 , 他 的 兄 弟 及 他 的 好 爸 爸 和 媽 媽 。 現 在 , 黃 神 父 還 有 一 位 姐 姐 在 汕 頭 居 住。

另 一 件 在 黃 神 父 生 命 中 不 尋 常 的 事 , 就 是 選 擇 作 為 熙 篤 會 士 。 那 時 , 修 會 正 暫 居 在 四 川 成 都 , 為 的 是 要 找 一 塊 較 原 院 址 更 寧 靜 的 地 方 。 修 院 的 前 身 ── 聖 母 神 慰 院 , 本 有 七 十 七 位 會 士 , 但 其 中 三 十 三 位 為 主 殉 道 , 修 院 還 被 火 付 諸 一 炬 。 雖 然 如 此 , 聖 母 神 樂 院 過 往 和 將 要 經 歷 的 都 沒 有 阻 礙 他 , 相 反 地 給 他 恩 寵 強 化 了 他 成 為 默 觀 熙 篤 會 士 的 願 望 , 為 基 督 和 為 教 會 受 苦 難 。

再 經 過 幾 年 坎 坷 的 歲 月 後 , 聖 母 神 樂 院 的 會 士 終 於 重 組 起 來 , 並 且 建 築 了 位 於 本 港 大 嶼 山 的 修 院 。 不 久 之 後 , 無 論 是 汕 頭 居 民 , 或 一 些 認 識 , 只 聽 聞 過 他 的 人 , 都 前 來 並 獲 得 黃 神 父 的 幫 助 , 特 別 是 靈 修 上 的 指 導 。 神 職 人 士 也 拜 訪 他 , 請 他 為 他 們 舉 行 退 修 。 對 他 來 說 , 假 如 得 到 長 上 的 准 許 , 他 們 的 請 求 就 如 同 來 自 上 主 的 命 令 一 樣 , 馬 上 遵 從 。

眾 熙 篤 會 士 中 , 黃 神 父 被 視 作 已 有 一 腳 踏 進 天 鄉 ; 不 過 , 任 何 這 類 讚 譽 , 他 都 謙 誠 地 在 臉 面 上 報 以 微 笑 , 而 他 則 繼 續 過 默 觀 修 士 的 生 活 直 到 最 後 , 以 祈 禱 和 勞 作 活 至 死 亡 。

深 盼 黃 神 父 的 芳 表 能 激 勵 更 多 青 年 , 效 法 他 在 世 上 去 體 味 因 回 應 上 主 召 叫 而 伴 隨 喜 樂 和 熱 望 。 並 祈 求 榮 福 聖 母 帶 領 黃 伯 達 神 父 早 日 平 安 抵 達 天 鄉 。
1988 年 7 月 22 日

 

嘴角上的微笑
──為敬悼黃伯達神父而寫
謝生還

『神 父 ! 我 打 擾 你 們 靜 院 的 清 規 , 要 麻 煩 你 出 來 接 見 我 。』

『不 ! 院 長 吩 咐 我 出 來 接 見 你 。 現 在 我 就 是 接 見 基 督 了 ; 那 有 以 接 見 基 督 為 麻 煩 而 不 感 到 歡 喜 的 呢 ?』 黃 伯 達 神 父 說 。

此 情 此 景 , 真 使 我 驚 喜 交 集 :

驚 ── 是 使 我 受 寵 若 驚 、 更 使 我 驚 惶 失 措 ; 我 這 凡 夫 俗 子 , 正 如 俗 語 所 謂 : 『穿 起 龍 袍 都 唔 似 皇 帝』 。 加 上 本 身 就 是 衣 衫 襤 褸 , 又 怎 能 與 基 督 比 擬 ? !

喜 ── 是 使 我 喜 出 望 外 , 喜 見 他 嘴 角 上 溢 現 的 一 絲 微 笑 , 是 如 此 慈 藹 , 如 此 聖 潔 , 是 我 有 生 以 來 所 僅 見 而 難 以 忘 懷 的 。

『凡 你 們 對 我 這 些 最 小 的 兄 弟 中 的 一 個 所 做 的 , 就 是 對 我 做 的 。』 當 我 後 來 每 次 讀 到 這 句 經 文 時 , 就 更 領 悟 到 黃 神 父 的 一 言 一 行 , 都 反 映 出 基 督 的 精 神 , 他 能 在 一 個 渺 小 的 人 身 上 , 體 會 到 基 督 的 臨 在 。

X  X  X

『神 父 ! 我 正 在 生 病 了 。』

『好 ! 多 謝 天 主 , 病 苦 能 使 你 潔 淨 。』

他 很 決 斷 的 回 答 , 嘴 角 上 浮 現 出 這 慈 藹 的 微 笑 ; 其 實 這 兩 句 對 白 , 在 我 們 之 間 , 不 知 重 複 多 少 次 。 可 惜 我 冥 頑 不 靈 , 神 父 就 一 再 為 我 指 點 迷 津 …… 我 只 是 關 心 自 己 , 而 神 父 念 念 不 忘 的 感 謝 天 主 , 而 且 要 以 行 動 、 受 苦 、 淨 化 自 己 …… 作 為 感 謝 天 主 的 實 證 。

X  X  X

『神 父 ! …… 我 感 到 無 能 為 力 …… 我 無 法 做 到 ……。』

『你 有 沒 有 祈 禱 ? ! …… 祈 禱 ! 祈 禱 纔 有 力 量 …… 我 們 一 無 所 能 , 天 主 無 所 不 能 ……』 (意 謂 : 常 常 祈 禱 , 纔 是 好 的 祈 禱)。

這 些 話 , 我 曾 從 黃 神 父 口 中 聽 過 多 遍 …… 在 我 聽 來 、 似 懂 非 懂 ; 在 黃 神 父 說 來 就 顯 得 份 外 傳 神 了 , 因 為 他 不 懂 以 言 語 去 表 達 , 而 且 是 以 行 動 去 印 證 ── 他 不 斷 祈 禱 , 他 就 是 祈 禱 。

為 一 個 熱 愛 基 督 的 靈 魂 來 說 , 受 苦 ── 能 為 他 所 愛 的 基 督 受 苦 , 無 疑 是 一 份 喜 悅 ; 些 微 的 苦 給 他 帶 來 些 微 的 喜 悅 , 大 量 的 苦 給 他 帶 來 大 量 的 喜 悅 , 歸 根 結 底 , 什 麼 苦 為 他 也 成 了 喜 悅 , 既 是 喜 悅 , 苦 也 自 此 消 失 於 無 形 …… 其 實 他 的 修 為 已 經 到 不 能 受 苦 的 境 界 。 正 是 這 神 秘 的 境 界 , 給 我 們 說 明 了 : 黃 神 父 嘴 角 上 常 掛 著 微 笑 的 玄 機 。

聖 保 祿 宗 徒 所 說 : 『應 常 歡 樂 , 不 斷 祈 禱 , 事 事 感 謝 。』 的 一 段 話 , 黃 神 父 在 他 日 常 的 生 活 , 已 一 一 為 我 們 解 釋 清 楚 了 。
1988 年 9 月 2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