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EONG, Benjamin OFM
梁雅明神父

 

* 1930 11 月 4 日在澳門出生
* 1952
10 月 3 日入會
* 1953
10 月 4 日發願
* 1956
11 月 11 日晉鐸
* 2001 年 10 月 15 日在
香港逝世

# 按照方濟會網頁資料為準


            

 

方濟會才子──梁雅明神父
李韡玲

時髦的眼鏡
最 喜 歡 欣 賞 人 家 過 了 時 的 照 片 , 泛 黃 的 、 缺 角 的 , 全 不 打 緊 , 越 古 遠 的 越 好 。 因 為 照 片 上 有 相 中 人 昔 日 的 影 子 , 有 影 子 裡 包 裹 著 的 凌 霄 壯  志。 在 撫 昔 觀 今 之 間 , 另 有 一 番 唏 噓 , 一 份 歲 月 不 饒 人 的 蒼 涼 !

瞧 著 梁 雅 明 神 父 小 時 候 的 舊 照 , 我 著 著 實 實 地 吃 了 一 驚 , 竟 巴 巴 結 結 的 , 話 不 成 話 來 : 「神 父 , 你 的 烏 蠅 頭 眼 鏡 真 漂 亮 喲 , 從 前 蔡 元 培 、 徐 志 摩 他 們 也 是 一 式 樣 這 款 眼 鏡 啦 !」

「嘿 , 嘿 , 你 們 看 ,  我 年 輕 的 時 候 也 跟 大 夥 兒 趕 時 髦 哩 !」 梁 神 父 吃 吃 笑 的 應 和 著 。

願拜顧嘉輝為師
梁 神 父 說 現 在 的 工 作 既 繁 重 又 瑣 碎 , 要 做 的 時 候 , 往 往 不 分 晝 夜 , 結 果 人 就 給 拖 得 愈 來 愈 疲 倦 , 連 他 自 己 最 大 的 愛 好 ── 作 曲 , 也 不 得 不 暫 擱 一 旁 。

「聖 女 小 德 蘭 有 句 名 言 : 『幾 時 天 主 要 一 個 人 做 某 件 事 , 就 首 先 讓 他 想』 , 所 以 從 前 我 一 直 都 在 想 , 更 好 說 是 一 直 都 有 兩 個 願 望 , 就 是 : () 用 中 文 譜 寫 第 一 首 頌 主 曲 , () 譜 寫 適 合 用 廣 東 話 唱 出 的 天 主 經 ,」 神 父 一 邊 把 弄 著 繫 在 棕 色 會 衣 腰 間 白 色 的 繩 索 , 一 邊 說 著 , 「結 果 都 完 成 了 。」 到 目 前 止 , 梁 神 父 共 寫 曲 二 十 多 首 。 本 港 最 令 他 佩 服 和 欣 賞 的 作 曲 家 , 不 是 別 人 , 而 是 鼎 鼎 大 名 的 顧 嘉 輝 先 生 。 「顧 先 生 是 先 有 詞 而 後 譜 曲 , 他 的 曲 都 是 恰 如 其 份 地 同 一 首 歌 的 兩 節 或 以 上 的 歌 詞 合 音 , 他 真 是 個 天 才 , 要 是 我 不 那 麼 忙 , 我 一 定 拜 他 為 師 。」

梁 神 父 看 來 的 確 有 點 疲 倦 , 臉 色 也 顯 得 蒼 白 , 但 據 熟 悉 他 的 朋 友 說 , 跟 五 六 年 前 比 較 , 他 已 經 發 福 好 多 了 。 於 是 我 向 梁 神 父 本 人 求 證 , 他 興 奮 的 答 說 : 「我 確 實 增 磅 了 , 足 足 二 十 磅 有 多 。」 想 來 梁 神 父 的 倦 意 是 勞 心 多 於 勞 力 所 致 的 。

作曲心得
「我 作 曲 的 方 法 ? 怕 說 了 人 家 也 未 必 相 信 , 或 許 , 或 許 要 笑 我 哩 ,」 他 摸 摸 禿 了 一 半 的 髮 頂 , 微 微 的 笑 著 。

我 們 沒 有 做 聲 , 卻 一 副 願 聞 其 詳 的 表 情 。

「每 一 次 作 曲 的 時 候 , 我 都 把 一 切 放 到 聖 母 手 裡 , 然 後 對 聖 母 說 : 『妳 要 我 寫 些 什 麼 , 就 把 妳 的 意 思 放 到 我 腦 子 裡 好 了 。』 我 的 曲 就 是 這 樣 子 寫 成 的 。」

母親、本堂神父
完 美 人 格 的 形 成 , 與 個 人 童 年 所 接 觸 的 環 境 和 薰 陶 , 實 有 著 不 可 或 缺 的 連 帶 關 係 。

梁 神 父 本 名 加 寵 , 祖 籍 廣 東 南 海 , 一 九 三 0 年 十 一 月 四 日 出 生 於 澳 門 一 個 三 代 俱 為 熱 心 教 友 的 家 庭 。

「我 母 親 尤 其 熱 心 , 每 天 大 清 早 , 不 分 冬 寒 暑 熱 , 都 到 附 近 聖 堂 參 與 彌 撒 。 我 是 家 中 的 老 么 , 就 天 天 跟 著 母 親 參 加 彌 撒 去 。」

梁 神 父 共 有 三 個 哥 哥 , 一 個 姐 姐 , 三 哥 名 加 恩 , 也 是 方 濟 會 神 父 , 現 居 澳 洲 , 姐 姐 母 佑 會 修 女 , 現 居 香 港 。

許 多 人 都 以 為 「雅 明」  (Benjamin)  是 梁 神 父 的 聖 名 , 其 實 他 的 聖 名 是 加 祿  (Charles) , 「雅 明」 是 入 修 會 後 的 名 字 。 他 解 釋 , 進 修 會 後 改 名 是 有 棄 舊 入 新 的 意 思 。

梁 神 父 十 分 十 分 懷 念 他 已 去 世 的 母 親 ; 父 親 呢 ? 他 從 未 見 過 父 親 , 除 了 照 片 之 外 。 當 他 只 有 三 個 月 大 的 時 候 , 父 親 就 因 意 外 去 世 了 。 所 以 他 母 親 從 那 時 起 , 就 身 兼 父 職 , 一 直 以 家 庭 作 業 來 養 活 一 家 六 口 。

「母 親 給 予 我 們 很 好 的 超 性 教 育 和 本 性 教 育 , 就 算 是 劃 十 字 聖 號 , 也 要 我 們 端 端 正 正 , 不 得 苟 且 含 糊 。 每 當 聖 堂 敲 響 了 三 鐘 經 的 鐘 聲 , 母 親 就 立 即 集 合 我 們 唸 : 『因 父 、 及 子 ……。』 在 這 種 氣 氛 的 薰 陶 下 , 才 不 過 五 歲 , 我 就 嚷 著 要 做 神 父 了 。」

澳 門 是 個 宗 教 色 彩 非 常 濃 厚 的 地 方 , 不 僅 人 口 稀 少 , 連 生 活 也 十 分 樸 素 單 純 , 故 此 神 職 人 員 輩 出 , 使 人 艷 羡 不 已 。

「一 俟 懂 事 , 我 就 做 輔 祭 跟 著 神 父 輔 彌 撒 。 那 時 候 , 我 們 望 德 堂 的 本 堂 司 鐸 是 嚴 紹 渙 神 父 , 他 不 單 熱 心 , 且 非 常 聖 善 , 他 真 是 一 個 好 榜 樣 , 跟 著 他 , 我 就 更 加 渴 望 能 早 日 加 入 司 鐸 聖 職 的 行 列 中 。」

司鐸的培育
一 九 四 三 年 , 小 加 寵 已 經 十 二 歲 了 , 在 母 親 的 鼓 勵 和 支 持 下 , 他 進 入 了 澳 門 教 區 小 修 院 , 九 年 後 , 唸 完 第 一 年 神 學 , 他 便 轉 入 方 濟 會 修 道 。 接 著 前 赴 羅 馬 繼 續 神 學 課 程 , 一 九 五 六 年 在 義 大 利 晉 升 鐸 品 。

「在 澳 門 教 區 修 院 那 段 日 子 , 是 教 人 難 忘 的 , 而 我 的 音 樂 感 也 是 在 那 裡 培 養 出 來 的 。 當 時 修 院 十 分 注 重 音 樂 , 院 內 組 織 了 歌 詠 團 和 管 弦 樂 團 , 還 請 了 慈 幼 會 的 司 馬 神 父 來 作 指 導 。 我 自 己 參 加 了 歌 詠 團 , 也 參 加 了 管 弦 樂 團 。 在 樂 團 裡 , 我 是 小 提 琴 手 之 一 。 後 來 轉 入 了 方 濟 會 負 笈 意 大 利 , 就 因 利 乘 便 的 在 那 裡 進 修 鋼 琴 和 聲 樂 。」

聖城耶路撒冷
一 九 五 七 年 , 梁 神 父 晉 鐸 後 一 年 , 按 照 長 上 的 意 思 , 他 進 入 了 方 濟 會 在 羅 馬 的 聖 安 多 尼 大 學 繼 續 進 修 聖 經 並 學 習 各 國 語 言 , 一 九 六 0 年 遠 赴 聖 城 耶 路 撒 冷 深 造 , 一 九 六 二 年 重 返 羅 馬 , 進 耶 穌 會 的 宗 座 聖 經 學 院 研 究 古 經 , 一 九 六 三 年 獲 聖 經 碩 士 學 位論 文 的 題 目 : 舊 約 的 賞 罰。 旋 即 離 意 返 港 , 這 時 的 梁 神 父 已 是 位 通 曉 西 班 牙 、 英 文 、 法 文 、 義 大 利 文 、 希 伯 來 文 、 德 文 的 聖 經 專 家 兼 學 者 了 。

思高聖經學會
回 港 後 , 梁 神 父 即 被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創 辦 人 雷 永 明 神 父 羅 至 為 該 會 要 員 之 一 , 負 責 了 修 改 聖 經 的 中 文 字 句 及 翻 譯 聖 詠 的 工 作 , 直 至 一 九 七 一 年 。

「我 非 常 慶 幸 能 有 機 會 追 隨 雷 神 父 這 樣 一 位 博 學 多 才 的 長 上 , 他 告 訴 我 們 , 他 的 使 命 就 是 到 中 國 來 翻 譯 聖 經 。 他 的 中 文 底 子 好 極 了 , 未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前 , 已 私 下 把 古 經 譯 成 了 中 文 。」

堂區牧民工作
一 九 七 一 年 , 梁 神 父 開 始 在 聖 文 德 堂 作 助 理 主 任 司 鐸 , 擔 任 一 些 牧 民 工 作 , 一 九 七 八 年 便 升 任 為 該 堂 的 主 任 司 鐸 至 今 。

他 十 分 快 樂 的 表 示 自 己 是 個 幸 福 的 人 , 因 為 他 的 堂 區 共 有 十 三 位 修 女 積 極 的 參 與 了 牧 民 工 作 ── 探 訪 家 庭 、 療 養 院 、 醫 院 、 教 道 理 、 送 聖 體 , 都 由 她 們 分 工 合 作 , 所 以 堂 區 教 務 可 說 是 蒸 蒸 日 上 的 。

鐸職生活廿五年
今 年 是 梁 神 父 晉 鐸 廿 五 週 年 銀 禧 , 對 於 鐸 職 生 活 , 梁 神 父 有 他 的 見 解 : 「在 聖 召 生 活 上 , 我 不 曾 遇 過 大 打 擊 。 每 當 回 首 前 塵 , 我 就 多 謝 天 主 賜 給 我 有 一 位 這 樣 賢 慧 的 母 親 , 一 位 這 樣 聖 善 的 本 堂 神 父 。 不 快 樂 的 時 候 當 然 有 的 , 若 各 樣 事 情 都 能 用 超 性 的 眼 光 來 衡 量 , 就 不 會 有 困 難 出 現 了 。 而 且 我 們 修 會 會 士 有 聽 命 願 的 維 繫 , 各 事 都 有 長 上 的 安 排 , 所 以 一 直 以 來 , 生 活 是 挺 愜 意 的 。」

「不 過 , 一 句 老 實 話 , 堂 區 生 活 當 然 比 不 上 修 會 會 院 生 活 有 規 律 了 。 我 覺 得 這 樣 的 生 活 很 有 意 義 , 在 人 生 的 路 途 上 , 相 信 沒 有 比 做 神 父 更 好 的 使 命 了 。」

聖馬爾定會
我 們 也 許 稱 它 為 教 區 修 院 舊 生 會 更 來 得 恰 當 些 、 容 易 使 人 對 該 會 的 宗 旨 明 白 些 。 馬 爾 定  (Martin)   這 名 字 , 實 在 是 取 自 聖 女 小 德 蘭 父 親 的 名 字 , 用 以 鼓 勵 各 會 友 ── 雖 未 能 晉 升 鐸 品 , 但 仍 不 忘 努 力 培 育 自 己 的 下 一 代 的 修 道 聖 召 , 就 像 聖 女 小 德 蘭 的 父 親 一 樣 。

至 於 聖 馬 爾 定 的 「聖」 字 。 是 後 來 加 上 的 , 為 的 是 避 免 與 馬 丁 路 德  (Martin Luther)  的 名 字 相 混 淆 。

該 會 於 一 九 六 五 年 由 梁 神 父 及 一 群 修 院 舊 生 共 同 創 辦 , 而 梁 神 父 至 今 仍 為 該 會 神 師 。

此 外 , 梁 神 父 還 是 方 濟 各 第 三 會 的 神 師 。

別 看 他 個 子 不 高 , 斯 斯 文 文 , 一 副 很 怕 事 的 樣 子 , 但 幹 勁 是 十 足 的 。

臨 別 的 時 候 , 梁 神 父 送 給 我 們 每 人 一 本 聖 方 濟 各 行 實 的 連 環 圖 書 、 一 本 太 陽 歌 以 及 一 本 歌 頌 聖 母 的 書 。 我 一 面 連 聲 道 謝 , 一 面 想 起 了 小 時 候 , 我 們 小 孩 子 去 探 望 本 堂 司 鐸 和 靈 導 神 父 時 , 他 總 要 送 給 我 們 一 些 禮 物 諸 如 唸 珠 、 聖 相 、 聖 牌 等 , 方 才 讓 我 們 滿 懷 高 興 地 離 去 。 我 接 受 梁 神 父 的 禮 物 時 , 就 像 重 溫 著 昔 日 的 快 樂 時 光 …… 一 個 慈 祥 的 影 像 , 白 色 的 羅 馬 袍 …… 棕 色 的 方 濟 會 會 衣 ……
1981 年 11 月 6 日 

 


Father Benjamin Leong, O.F.M.
R.I.P.

Father Benjamin Leong Nga-Ming of the Franciscan Fathers died on 15 October 2001 in Tuen Mun Hospital as the result of a serious stroke he had suffered on August 22. He was 70 years old and had been a Francisan Friar for 49 years.

Father Leong was born into a fervent Catholic family in Macau on 4 November 1930. At baptism he was given the name Carlos. Vocations to religious life flourished within his family and not only he but other members of the family entered various religious communities. He, as did one of his brothers, eventually chose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He joined the Franciscans on 3 October 1952 and much of his religious formation was done in Italy in the Franciscan Province of Saint James of the Marches. He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11 November 1956 and continued his studies in Rome where he obtained the Licentiate in Sacred Scripture from the Pontifical Biblical Institute and then went to Jerusalem to study for his doctorate in Sacred Scripture at the Franciscan Studium Biblicum there.

In 1963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and joined the Franciscan Studium Biblicum here which at that time was under the direction of the Venerable Father Gabriel Allegra, a famous member of his community whose cause for sainthood is presently taking its course in Rome. At the Studium Biblicum, Father Leong joined a team of his confreres in teaching Scripture in various institutes both in Hong Kong and Macau, in working on th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to Chinese and in the production of numerous books and teaching tools on Sacred Scripture for use in schools and parishes throughout the Chinese-speaking world. A well-respected scholar, his numerous students remember him for the way he brought the word of God to them in a clear and simple manner.

Among other apostolates of Father Leong, he is warmly remembered by both clergy and laity alike for the many retreats he preached. To present church teachings and to advise his hearers on practical moral issues, he made use of his vast knowledge of the Bible and the Church Fathers.

Father Leong also served for some years as the pastor of Saint Bonaventure
s Parish in Tsz Wan Shan in Kowloon and spent many years as the spiritual assistant to the Secular Franciscans, a post which he enjoyed very much. He also served as the Director of the Saint Bonaventure Kindergarten and as Chairperson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Biblical Institute. Father Leong was serving as the director (Prefect)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when he was suddenly taken ill. He will be sorely missed by his family, his Franciscan confreres, his present and past students and his many friends.
4 November 2001

  

鳴謝及通告

本 會 兄 弟 梁 雅 明 神 父 於 二 0 0 一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星 期 三) 突 中 風 入 院 , 至 今 仍 在 屯 門 醫 院 深 切 治 療 部 , 昏 迷 且 未 度 過 危 險 時 期 。 對 於 連 日 來 主 內 兄 弟 姊 妹 的 關 心 和 代 禱 , 本 會 衷 心 感 謝 。

按 主 診 醫 生 意 見 , 目 前 梁 神 父 極 度 需 要 休 息 養 病 , 不 宜 接 受 太 多 人 造 訪 , 故 懇 請 大 家 為 了 病 者 的 好 處 , 以 祈 禱 代 替 親 訪 ; 即 使 探 訪 , 亦 務 必 嚴 守 院 方 規 定 : 每 日 由 下 午 五 時 半 至 七 時 , 每 次 限 兩 人 。 但 是 由 於 來 訪 的 人 不 少 , 逗 留 時 間 請 不 要 超 過 三 分 鐘 。 並 請 保 持 安 靜 , 避 免 與 梁 神 父 身 體 接 觸 , 以 防 使 他 感 染 細 菌 , 產 生 不 好 的 後 果 。 謹 多 謝 大 家 的 合 作 和 諒 解 。

香港方濟會區會長
黃國華兄弟
2001年8月29日
2001 年 9 月 2 日

 

社論
勤讀聖經,告慰梁雅明神父

本 周 一 (二 0 0 一 ) 早 上 傳 來 噩 耗 , 方 濟 會 梁 雅 明 神 父 結 束 了 他 豐 盛 的 俗 世 旅 程 , 回 歸 父 家 。 委 實 是 香 港 教 區 及 方 濟 會 的 巨 大 損 失 。

梁 神 父 八 月 廿 二 日 中 風 入 院 , 一 直 處 於 昏 迷 狀 態 , 期 間 發 生 了 一 段 小 插 曲 , 在 梁 神 父 留 醫 的 病 房 裡 , 每 日 穿 梭 探 訪 的 教 友 絡 繹 不 絕 , 令 負 責 照 顧 梁 神 父 的 醫 護 人 員 疲 於 奔 命 , 而 梁 神 父 亦 因 與 人 群 接 觸 頻 密 而 感 染 細 菌 , 病 情 一 度 反 覆 , 迫 得 由 該 會 會 長 登 報 公 開 呼 籲 教 友 保 持 冷 靜 , 以 祈 禱 代 替 探 病 , 「 熱 潮 」 才 得 以 緩 和 , 足 見 梁 神 父 在 教 友 心 中 的 地 位 , 是 何 等 受 到 敬 重 和 愛 戴 。

梁 神 父 是 本 港 教 會 著 名 的 聖 經 學 者 , 尤 以 研 究 聖 母 學 見 稱 。 在 其 四 十 多 年 的 鐸 職 生 涯 中 , 大 部 分 時 間 從 事 聖 經 翻 譯 工 作 , 為 華 人 教 會 貢 獻 良 多 。 梁 神 父 更 勤 於 寫 作 , 著 作 等 身 , 梁 神 父 引 述 聖 經 章 節 如 數 家 珍 , 本 身 就 是 一 部 「 活 聖 經 」 。 近 年 肩 負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 天 主 教 聖 經 學 院 主 席 及 教 區 教 理 中 心 導 師 等 重 任 , 扶 掖 後 進 , 桃 李 滿 門 。 梁 神 父 是 在 該 會 一 個 周 年 工 作 會 議 中 暈 倒 , 可 謂 鞠 躬 盡 粹 , 死 而 後 已 , 深 信 天 主 定 會 賜 給 他 百 倍 的 賞 報 。

梁 神 父 在 他 晉 鐸 四 十 周 年 紀 念 文 集 《露》 的 自 序 中 說 : 「主 ! 我 把 我 今 後 的 歲 月 奉 托 給 祢 , 我 願 活 出 聖 保 祿 的 理 想 : 『我 或 生 或 死 , 總 要 叫 基 督 在 我 身 上 受 頌 揚 , 因 為 在 我 看 來 , 生 活 原 是 基 督 , 死 亡 乃 是 利 益 。』 」 (斐 一 :20-21) 看 來 梁 神 父 早 已 參 透 人 生 哲 理 , 為 宣 揚 福 音 將 生 死 置 諸 度 外 。

梁 神 父 一 生 以 「學 習 聖 女 小 德 蘭 的 渺 小 , 效 法 聖 保 祿 宗 徒 去 誇 耀 自 己 的 軟 弱 。」 作 為 自 己 的 生 活 終 向 。 今 天 梁 神 父 已 在 天 父 懷 中 永 享 福 樂 , 在 懷 念 之 餘 , 讓 我 們 緊 隨 梁 神 父 生 前 的 宏 願 , 多 讀 聖 言 , 傳 揚 福 音 喜 訊 ; 效 法 梁 神 父 謙 遜 的 德 表 , 生 活 合 乎 基 督 福 音 的 精 神 , 為 福 音 的 信 仰 共 同 奮 鬥 。
2001 年 10 月 21 日

 

悼良師,念益友
關傑棠

我 們 尊 敬 的 導 師 、 神 師 、 方 濟 會 士 梁 雅 明 神 父 突 然 離 開 , 哀 痛 之 餘 我 想 和 大 家 分 享 一 個 醫 院 牧 靈 的 經 驗 。 這 兒 並 不 是 要 討 論 對 與 錯 , 反 正 人 人 對 患 病 的 神 父 都 出 於 關 心 , 想 表 達 支 持 的 心 意 。 梁 神 父 從 事 教 學 、 靈 修 輔 導 和 堂 區 工 作 多 年 , 可 說 桃 李 滿 門 , 深 得 教 友 的 愛 戴 , 屬 「明 星 級」 神 父 。 病 倒 後 全 人 類 都 想 湧 入 屯 門 醫 院 探 望 , 是 很 自 然 不 過 , 但 教 友 亦 應 考 慮 以 當 時 梁 神 父 的 情 況 , 是 否 適 宜 接 受 這 些 好 意 呢 !

梁 神 父 中 風 腦 溢 血 , 手 術 後 需 要 大 量 的 睡 眠 和 休 息 , 太 多 人 探 訪 並 不 適 合 。 醫 院 方 面 其 實 已 經 非 常 寬 容 , 體 諒 不 少 人 是 從 老 遠 跑 來 探 他 , 都 盡 量 協 調 及 協 助 , 不 過 叫 病 人 疲 累 不 堪 的 是 有 太 多 太 多 人 探 他 , 太 多 太 多 人 想 他 從 昏 迷 中 喚 醒 過 來 。 有 些 人 更 由 於 愛 之 深 切 , 對 怎 樣 照 顧 病 人 意 見 多 多 , 令 醫 護 人 員 與 訪 客 之 間 的 關 係 緊 張 。 曾 經 請 教 過 一 些 醫 生 朋 友 , 跟 昏 迷 病 人 溝 通 的 可 能 性 , 答 案 是 沒 有 絕 對 標 準
……

病 人 仍 在 昏 迷 狀 態 , 至 親 至 愛 在 他 們 耳 邊 說 些 平 日 愛 聽 的 話 , 往 往 會 有 意 想 不 到 的 療 效 。 然 而 甦 醒 後 才 是 關 鍵 時 刻 , 因 為 要 小 心 衡 量 病 人 腦 部 受 損 的 程 度 ; 語 言 能 力 未 受 破 壞 , 仍 可 嘗 試 與 人 交 談 , 困 難 仍 不 算 嚴 重 ; 但 病 人 如 果 未 能 說 話 , 就 應 該 加 倍 小 心 和 細 心 了 。 用 梁 神 父 個 案 為 例 , 經 過 醫 護 人 員 的 努 力 後 , 他 對 床 邊 的 人 已 可 以 有 些 反 應 , 可 惜 說 不 出 話 來 , 對 這 類 「心 醒」 的 病 人 來 說 最 是 痛 苦 , 因 沒 有 能 力 指 揮 身 體 , 於 是 產 生 緊 張 , 無 奈 及 忿 怒 的 負 面 情 緒 , 往 往 令 血 壓 上 升 ; 面 對 這 類 病 人 , 小 心 你 的 口 舌 , 不 要 老 是 問 : 「你 認 得 我 嗎」 , 擾 亂 病 人 情 緒 , 徒 增 病 者 的 心 理 壓 力 。

任 何 病 人 家 屬 都 會 聽 到 來 自 四 方 八 面 的 意 見 , 甚 至 批 評 , 方 濟 會 士 也 不 例 外 。 需 知 梁 神 父 德 高 望 重 , 在 江 湖 上 地 位 超 然 , 敬 愛 他 的 大 不 乏 人 , 包 括 我 在 內 。 有 人 質 疑 為 何 梁 神 父 要 在 老 遠 的 屯 門 醫 院 就 醫 , 而 不 在 市 區 接 受 診 治 ? 事 源 八 月 廿 二 日 神 父 在 粉 嶺 寶 血 會 院 開 會 時 出 事 , 立 刻 送 到 北 區 醫 院 。 由 於 病 情 嚴 重 , 院 方 沒 有 足 夠 的 醫 療 設 施 , 唯 有 轉 介 他 到 屯 門 。 後 來 又 有 人 建 議 要 把 梁 神 父 轉 院 , 入 住 市 區 私 家 醫 院 , 好 方 便 教 友 望 。 撇 開 方 濟 會 士 神 貧 精 神 及 昴 貴 的 醫 藥 費 , 病 人 根 本 不 適 宜 舟 車 勞 頓 , 連 主 診 的 教 友 醫 生 都 不 贊 成 他 老 人 家 轉 院 , 一 定 有 他 的 理 由 。 事 實 上 梁 神 父 是 由 一 隊 專 科 醫 生 負 責 搶 救 , 包 括 腦 科 、 心 臟 科 及 內 科 等 。 大 家 可 以 想 像 , 就 算 私 家 醫 院 也 未 必 能 夠 提 供 上 述 服 務 。

探 訪 病 人 實 在 是 一 門 學 問 , 單 憑 愛 心 也 不 夠 , 我 們 需 要 敏 銳 的 觀 察 和 明 智 的 抉 擇 。 應 探 訪 陪 伴 時 肯 付 出 時 間 , 不 便 探 訪 時 加 倍 熱 切 為 病 人 代 禱 。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個 案 是 個 活 教 材 , 惟 願 這 位 良 師 在 天 堂 不 會 怪 「漁 夫」 借 題 發 揮 。
2001 年 10 月 28 日

 

悼梁雅明神父
再生

可 敬 的 神 長
他 是 我 神 修 上 的 父 親
30 年 了
他 是 我 們 在 俗 方 濟 會 的 良 師 、 恩 師
他 是 慈 愛 的 長 者 ,
他 博 學 多 才 , 是 一 個 謙 厚 學 者
他 是 福 音 遵 行 者 , 活 出 者
他 證 道 時 是 豐 盛 的 , 感 人 的
在 神 修 叢 書 裡 他 是 多 產 的 作 者
他 是 聖 教 會 的 才 子
30 年 來 我 沒 有 見 他 發 怒
故 他 是 超 凡 入 聖 的
他 白 天 教 學 、 帶 避 靜 、 帶 朝 聖 團
晚 上 著 書 立 說 , 不 眠 不 休
他 在 天 主 的 莊 園 裡 長 期 日 以 繼 夜 地 工 作
死 而 後 已
他 是 主 的 忠 信 僕 人
他 是 聖 母 的 孝 順 兒 子
他 更 是 天 父 的 寵 兒
他 是 我 們 教 友 的 典 範
他 是 方 濟 會 的 好 兄 弟
我 既 傷 心 又 開 心
我 永 遠 不 會 忘 記 他 對 我 們 方 濟 弟 子 的
隆 情 厚 愛 , 循 循 善 誘
雖 然 我 失 去 了 良 師 , 但 我 為 他 而 自 豪
我 更 為 他 而 興 奮 流 淚
因 為 他 已 活 出 了 生 命 的 真 意 義
他 那 光 亮 的 生 命 照 射 著 我 們
他 現 在 歡 欣 地 跑 到 主 的 台 前
接 受 不 朽 冠 冕 的 賞 報
2001 年 10 月 28 日

 

梁雅明神父生榮死哀
胡振中樞機率千五教友送別

方 濟 會 梁 雅 明 神 父 逾 越 聖 祭 及 辭 靈 禮 於 十 月 廿 七 日 (星 期 六) 上 午 十 時 , 在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聖 母 神 樂 院 江 克 滿 院 牧 與 方 濟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何 正 言 神 父 襄 禮 , 五 十 四 位 神 父 共 祭 , 包 括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四 哥 、 在 澳 洲 服 務 的 方 濟 會 梁 嘉 恩 神 父 , 以 及 侄 兒 梁 偉 才 神 父 。 梁 神 父 的 兄 姊 及 侄 女 、 多 位 在 亞 洲 區 服 務 的 方 濟 會 士 偕 逾 千 五 名 教 友 參 與 , 擠 滿 整 間 聖 堂 。 

彌 撒 中 , 由 夏 志 誠 神 父 介 紹 梁 神 父 的 生 平 。 聖 道 禮 儀 中 的 讀 經 , 均 與 梁 神 父 有 關 , 智 慧 篇 是 他 生 前 在 聖 經 學 院 教 授 的 , 而 他 亦 常 以 路 加 福 音 的 章 節 , 比 喻 自 己 是 小 牧 人 。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黃 國 華 神 父 在 講 道 時 表 示 , 梁 雅 明 神 父 是 一 位 有 學 問 、 有 聖 德 的 人 , 很 有 內 涵 , 既 知 識 廣 博 , 也 懂 得 多 國 語 言 , 教 友 都 被 他 的 風 采 及 生 活 態 度 所 吸 引 ; 世 上 有 不 少 人 都 像 他 一 樣 擁 有 這 些 才 華 , 然 而 他 們 都 有 軟 弱 的 時 候 , 正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曾 說 : 先 知 之 恩 , 終 必 消 失 ; 語 言 之 恩 , 終 必 停 止 ; 知 識 之 恩 , 終 必 消 逝 。

黃 神 父 說 , 梁 神 父 值 得 學 習 之 處 , 在 於 他 知 道 自 己 的 軟 弱 後 , 懂 得 怎 樣 透 過 努 力 奮 鬥 去 克 服 , 漸 漸 邁 向 天 父 那 裡 , 例 如 他 年 輕 時 患 有 肝 病 十 分 痛 楚 , 但 仍 以 積 極 及 輕 鬆 的 態 度 去 面 對 ; 縱 使 通 宵 達 旦 地 工 作 , 仍 堅 持 與 方 濟 會 的 兄 弟 一 同 祈 禱 ; 中 風 後 臥 在 床 上 , 仍 繼 續 與 生 命 掙 扎 , 與 死 亡 博 鬥 。

一 眾 方 濟 會 士 更 聚 在 梁 神 父 的 靈 柩 前 , 齊 唱 表 達 方 濟 精 神 的 《太 陽 歌》 ; 聖 文 德 堂 及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的 聖 詠 團 領 唱 梁 神 父 的 遺 作 《聖 母 讚 主 頌》 及 《聖 母 經》 。 聖 祭 禮 儀 中 , 由 胡 健 挺 神 父 獻 上 梁 神 父 晉 鐸 四 十 周 年 的 紀 念 文 集 。

胡 樞 機 隨 後 向 靈 柩 灑 聖 水 , 並 先 後 與 陳 主 教 、 湯 主 教 、 何 正 言 神 父 及 梁 偉 才 神 父 奉 香 。 眾 人 行 三 鞠 躬 禮 後 , 由 侄 兒 梁 偉 才 神 父 手 持 亡 者 遺 照 , 帶 領 靈 柩 步 出 聖 堂 ,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遺 體 隨 即 下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2001 年 11 月 4 日

 

濃情熱火化雨春風
敬悼梁雅明神父
香港天主教聖經學院

一 九 八 七 年 三 月 廿 五 日 預 報 救 主 降 生 節 , 一 群 聖 經 學 者 齊 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探 討 拓 展 平 信 徒 聖 經 培 育 的 工 作 。 這 一 天 , 在 聖 神 的 推 動 下 , 與 會 者 一 致 贊 成 展 開 籌 備 成 立 聖 經 學 院 的 計 劃 。 從 孕 育 聖 經 學 院 這 天 開 始 , 十 四 年 來 , 梁 雅 明 神 父 一 直 都 在 不 同 的 崗 位 上 , 積 極 投 入 學 院 的 行 政 和 教 學 的 工 作 。 梁 神 父 是 聖 經 學 院 創 院 成 員 之 一 , 先 後 擔 任 聖 經 學 院 幹 事 會 秘 書 和 參 議 員 的 職 務 , 一 九 九 八 年 當 選 幹 事 會 應 屆 主 席 。

議 會 上 , 梁 神 父 嚴 謹 、 忍 耐 、 開 放 又 具 創 見 ; 課 堂 上 , 他 秉 持 學 術 與 靈 修 並 重 的 精 神 , 在 認 真 講 授 深 湛 的 聖 經 專 題 時 , 往 往 善 用 輕 鬆 幽 默 的 手 法 , 深 入 淺 出 地 引 導 學 員 領 悟 豐 富 的 靈 修 意 義 , 啟 發 他 們 在 驚 嘆 聖 言 的 無 窮 威 力 之 際 , 激 發 他 們 的 信 德 , 提 昇 信 仰 的 領 域 。

由 於 近 年 教 學 人 手 嚴 重 短 缺 , 梁 神 父 的 教 學 工 作 也 愈 沉 重 , 他 卻 總 是 欣 然 接 受 。 除 了 長 時 間 奔 波 於 課 堂 間 , 學 院 的 行 政 工 作 亦 令 他 倍 加 操 心 。 去 年 盛 暑 , 學 院 須 急 切 解 決 院 址 的 問 題 , 梁 神 父 多 次 親 自 去 信 不 同 的 團 體 要 求 關 注 , 並 偕 同 專 責 小 組 成 員 在 油 麻 地 一 帶 的 商 業 大 廈 物 色 可 用 的 場 地 。

重 重 困 難 沒 有 減 卻 梁 神 父 對 聖 經 學 院 的 厚 愛 和 期 望 。 言 教 不 如 身 教 , 梁 神 父 常 以 包 容 和 諒 解 的 態 度 , 勉 勵 學 員 在 極 大 困 難 中 依 賴 天 主 , 忠 於 教 會 的 訓 導 , 與 聖 神 合 作 , 勇 往 直 前 。

有 一 位 協 助 梁 神 父 教 學 工 作 的 畢 業 學 員 , 憶 述 梁 神 父 總 是 帶 著 微 笑 , 以 平 和 又 溫 柔 的 語 調 , 鼓 勵 她 勇 敢 加 入 講 授 聖 經 的 工 作 ── 「我 們 需 要 做 的 是 幫 助 他 們 翻 開 聖 經 , 對 聖 經 產 生 興 趣 , 發 現 聖 經 的 美 , 原 來 聖 經 是 活 生 生 的 寶 藏 ! 這 份 驚 奇 會 令 他 們 繼 續 尋 找 下 去
……。」 謙 小 的 心 靈 深 處 洋 溢 濃 情 熱 火 , 平 實 的 言 詞 背 後 隱 藏 化 雨 春 風 ── 「剛 才 你 在 課 堂 上 講 書 時 , 我 看 到 聖 神 已 在 你 身 上 。 你 原 先 可 能 不 太 透 徹 了 解 , 聖 神 幫 助 你 明 白 所 講 的 內 容 , 愈 講 愈 明 , 融 會 貫 通 。 不 要 怕 , 我 也 有 這 種 體 驗 啊 。 你 做 的 比 我 好 得 多 了 , 當 年 我 結 口 結 舌 , 像 是 在 背 書 , 只 是 想 到 這 是 天 主 的 工 作 , 便 不 顧 一 切 , 厚 著 臉 皮 講 下 去 , 一 講 就 講 了 三 十 多 年 ……。 」

……我 在 天 主 面 前 , 並 在 那 要 審 判 生 死 者 的 基 督 耶 穌 面 前 , 憑 著 衪 的 顯 現 和 神 國 懇 求 你 : 必 須 宣 講 真 道 , 不 論 環 境 順 逆 , 都 要 宣 講 ……。」(弟 後 三 :14 ─ 四 :2)) 梁 神 父 , 們 永 遠 懷 念 的 恩 師 , 安 息 吧 !
2001 年 11 月 4 日

 

思念梁雅明神父

慈 愛 的 天 父 ﹕

梁 雅 明 神 父 已 經 離 世 了 , 聖 女 大 德 蘭 聖 師 的 瞻 禮 召 回 他 , 他 現 在 與 祢 在 一 起 嗎 ? 我 很 懷 念 他 呢 ! 他 是 我 們 的 慈 父 , 喜 歡 聆 聽 我 們 的 說 話 、 我 們 的 疑 問 ; 祢 的 愛 子 耶 穌 不 是 曾 向 祢 發 問 一 句 甘 飴 的 說 話 嗎 ? 祂 說 : 「我 的 天 主 , 我 的 天 主 ! 你 為 甚 麼 捨 棄 了 我 ?」 (瑪 廿 七 46 ; 谷 十 五 34) 求 救 助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靈 魂 早 登 天 國 , 俾 能 在 天 堂 上 繼 續 教 導 我 們 聖 經 。

聖 母 瑪 利 亞 , 耶 穌 的 母 親 , 感 謝 您 幫 助 我 在 梁 雅 明 神 父 患 病 之 前 , 已 經 為 他 祈 求 天 父 的 恩 寵 。 (本 來 為 他 晉 鐸 四 十 五 周 年 的 來 臨 念 四 十 五 串 玫 瑰 經 ── 梁 神 父 已 知 道 , 料 不 到 是 為 他 臨 終 聖 寵 而 求 恩 。) 現 獻 上 一 首 歌 : 《萬 世 萬 代 的 愛》 感 謝 您 。 期 望 日 後 您 帶 領 梁 雅 明 神 父 升 天 之 後 , 請 您 誠 邀 他 , 將 天 父 的 慈 愛 分 沾 給 我 們 。

慈 愛 的 天 父 , 二 十 多 年 前 我 已 認 識 梁 雅 明 神 父 , 他 為 我 們 一 班 修 生 講 晚 訓 。 不 過 , 認 識 他 深 了 倒 是 這 一 、 兩 年 的 事 。 他 是 我 的 導 師 , 最 感 謝 他 的 : 就 是 從 身 上 體 驗 到 祢 的 慈 愛 (當 然 , 在 背 後 他 愛 了 很 多 而 我 不 知 道 的) 。 我 們 亦 是 靈 魂 上 的 朋 友 , 他 教 導 我 的 說 話 很 簡 單 , 但 是 一 生 受 用 : 「望 不 斷 翻 閱 聖 經 , 發 掘 其 寶 庫 !」 ; 「能 認 識 耶 穌 基 督 , 實 是 天 大 的 恩 德 。 珍 惜 ! 圖 報 ! 宣 揚 !」

天 父 , 請 憐 憫 我 這 個 罪 人 !
請 幫 助 我 們 懂 得 求 恩 與 謝 恩 。

你旅途上的子女一教友敬上
二00一年

2001 年 11 月 18 日

 


生命的感悟、死亡的啟示
──悼梁雅明神父
文文

因 工 作 的 勞 累 , 身 體 的 虛 弱 所 形 成 的 中 耳 不 平 衡 , 使 我 陷 入 暈 眩 狀 態 中 , 像 活 在 一 個 大 氫 氣 球 內 , 全 無 安 全 感 , 噁 心 與 怕 光 , 更 是 難 受 。 正 因 此 故 , 我 要 暫 時 離 開 祖 國 的 工 作 單 位 , 留 在 香 港 料 理 這 副 機 器 (身 體) , 也 正 因 此 故 才 能 親 臨 ── 敬 愛 的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守 靈 和 安 葬 禮 , 感 受 其 中 的 靈 氣 : 人 心 共 傷 、 天 地 同 泣 的 一 份 哲 人 其 萎 的 憂 傷 ; 加 上 一 股 充 滿 希 望 , 來 生 再 聚 、 天 堂 永 福 的 歡 樂 , 不 是 矛 盾 而 是 生 死 交 融 , 信 仰 生 命 流 溢 及 靈 氣 匯 聚 的 美 妙 時 刻 。

曾 多 次 聽 到 梁 神 父 在 講 道 中 提 到 : 「死 亡 姊 姊 會 隨 時 到 訪 , 我 們 要 時 常 警 醒 …… 」 他 苦 口 婆 心 的 勸 我 眾 信 友 要 好 好 準 備 。 今 次 , 他 竟 先 我 們 而 去 正 是 姊 姊 到 訪 , 我 卻 悟 到 這 次 「小 暈 妹 妹」 來 找 我 也 是 一 個 預 告 , 要 準 備……。 由 衷 地 多 謝 「小 暈 妹 妹」 , 因 她 才 有 機 會 送 摯 愛 的 恩 師 最 後 一 程 , 這 正 是 撐 著 枴 杖 也 要 趕 去 守 靈 和 送 葬 的 原 因 。

恩 師 ! 您 是 我 閱 讀 聖 經 、 親 近 聖 言 的 啟 蒙 導 師 。 在 聖 經 講 座 中 , 在 教 理 班 上 , 我 學 會 了 在 聖 言 筵 席 上 汲 取 生 命 的 養 分 , 更 在 研 經 及 串 珠 仔 的 功 課 上 , 實 踐 把 聖 經 的 珍 珠 寶 石 串 連 , 充 實 生 命 , 美 化 人 生 。

在 《太 陽 歌》 音 韻 祥 和 的 聲 浪 中 , 我 深 深 體 味 到 環 保 的 氣 息 正 是 美 化 生 命 的 韻 律 。 在 眾 兄 弟 姊 妹 的 靜 泣 中 我 深 深 了 解 : 在 絕 望 中 仍 存 著 希 望 的 真 義 !

恩 師 ! 天 堂 再 見 ! 我 會 踐 行 您 的 遺 訓 , 每 天 由 零 開 始 , 活 出 聖 言 生 命 , 在 喜 樂 謙 卑 中 積 極 走 出 更 美 更 好 的 一 段 人 生 夕 陽 之 路 , 願 你 在 天 之 靈 保 佑 我 祖 國 , 願 信 仰 之 光 普 照 我 中 華 , 開 出 信 仰 之 花 結 出 生 命 之 果 。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遺 訓 ──
一切都得由零開始:
聖言由零開始降生成人,寄居在我們中間 。
承諾天主與我們同在,踏實在人生中與我們共死同生。
就讓我們在不理想的現實中也拋開一切,積極喜樂地生活,
由零開始接受天主,讓祂給我們更多恩寵 。
2001 年 11 月 18 日

 

梁神父逝世之回顧與反思
余嫣

記 得 許 多 年 前 做 過 一 個 訪 問 , 講 述 要 讓 人 面 對 親 人 的 死 亡 , 方 法 之 一 是 讓 親 人 與 死 者 在 一 個 沒 有 人 騷 擾 的 環 境 下 , 讓 在 生 的 盡 情 對 已 死 去 的 軀 體 說 話 , 這 獨 處 的 經 驗 , 可 以 幫 助 真 正 面 對 死 亡 這 事 實 。

感性的面對
原 來 要 鼓 起 勇 氣 面 對 梁 明 神 父 的 遺 體 是 那 麼 困 難 。 出 殯 當 天 , 我 沒 有 在 到 達 聖 堂 後 , 便 立 即 列 隊 去 瞻 仰 面 容 , 而 是 經 過 一 輪 掙 扎 , 最 後 對 自 己 說 : 「如 果 你 今 天 不 去 對 他 遺 體 作 告 別 , 你 將 會 後 悔 。」 就 是 因 為 這 一 句 說 話 , 作 了 心 理 準 備 後 , 便 走 出 去 瞻 仰 遺 容 。 淚 是 不 受 控 地 流 了 , 但 在 整 個 出 殯 儀 式 上 , 每 當 唱 出 梁 神 父 所 作 的 歌 曲 的 時 侯 , 眼 淚 更 加 一 發 不 可 收 拾 ; 但 最 難 忘 仍 然 是 當 哀 樂 奏 起 , 梁 神 父 遺 體 在 我 身 旁 移 走 那 一 刻 , 我 真 的 不 得 , 但 又 可 以 怎 樣 呢 ?

曾 經 不 只 一 次 問 自 己 : 一 個 神 父 的 離 去 , 為 甚 麼 我 會 有 那 麼 大 的 廻 響 ? 翻 開 腦 海 殘 留 的 歷 史 , 認 識 梁 神 父 不 經 不 覺 有 十 九 年 , 這 些 年 來 每 星 期 或 者 每 隔 幾 星 期 , 便 會 在 祭 壇 上 見 到 他 講 道 , 原 來 不 知 不 覺 間 已 經 將 他 當 作 一 個 慈 父 看 待 。

他 突 然 入 院 , 教 人 感 到 意 外 ; 他 突 然 離 去 , 同 樣 教 人 措 手 不 及 。 於 是 不 自 覺 便 會 責 怪 自 己 除 了 最 初 怕 失 去 他 以 外 , 便 一 直 找 藉 口 , 將 探 病 的 承 諾 一 再 推 遲 。 再 追 溯 下 去 , 便 怪 責 自 己 為 甚 麼 父 親 節 那 次 不 和 他 吃 飯 , 中 秋 節 不 去 醫 院 探 病 等 等 , 但 這 樣 自 責 有 用 嗎 ? 這 樣 留 在 傷 痛 之 中 , 梁 神 父 會 起 死 回 生 嗎 ?

大 家 都 心 知 肚 明 , 答 案 是 : 不 。 很 多 謝 聖 詠 團 團 友 提 議 搞 一 個 追 悼 會 , 於 是 我 嘗 試 用 較 為 理 性 的 角 度 去 面 對 今 次 梁 神 父 的 死 亡 。

由 梁 神 父 入 院 到 離 世 , 最 直 接 的 信 息 就 是 要 珍 惜 眼 前 人 。 於 是 , 我 開 始 反 省 在 我 生 命 中 , 最 重 要 究 竟 是 甚 麼 ? 工 作 ? 天 主 ? 母 親 ? 家 人 ? 相 信 每 一 個 人 都 會 有 自 己 的 答 案 , 能 夠 趁 此 機 會 調 校 自 己 可 能 一 向 略 有 偏 差 的 焦 點 , 相 信 梁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也 感 到 安 慰 。

理性的反思
我 們 可 以 在 梁 神 父 身 上 學 習 甚 麼 ? 我 所 認 識 的 梁 神 父 是 一 個 沒 有 脾 氣 的 長 者 , 經 常 以 小 牧 人 自 居 , 而 且 對 人 很 有 耐 性 , 也 把 人 的 需 要 放 在 心 上 , 所 以 難 怪 去 到 哪 裡 , 也 非 常 受 歡 迎 。 他 博 學 多 才 , 懂 多 國 語 言 , 有 音 樂 天 分 之 餘 , 又 熱 愛 文 字 , 而 且 他 一 直 很 願 意 提 攜 後 輩 , 這 些 年 來 多 得 他 鼓 勵 邀 請 , 可 以 與 他 合 作 出 版 書 籍 , 從 中 獲 益 良 多 。 我 們 常 常 問 : 自 己 有 哪 方 面 像 爸 爸 媽 媽 , 如 果 當 梁 神 父 是 慈 父 的 話 , 我 可 以 在 他 身 上 學 懂 甚 麼 呢 ? 要 真 的 計 算 , 實 在 太 多 了 , 單 是 不 會 隨 便 發 脾 氣 一 事 , 就 已 經 是 一 門 高 難 度 的 學 問 。

梁 神 父 畢 生 努 力 為 福 音 作 證 , 通 常 工 作 都 是 弄 到 半 夜 三 更 , 為 的 是 還 有 很 多 未 完 的 稿 要 寫 , 未 預 備 的 課 要 作 準 備 , 他 對 傳 揚 福 音 的 努 力 是 無 容 置 疑 的 。 我 的 信 仰 歷 程 又 如 何 呢 ? 我 有 甚 麼 使 命 呢 ? 若 問 我 , 前 面 要 走 的 路 愈 來 愈 清 晰 。 由 在 堂 區 通 訊 開 始 到 《公 教 報》 , 由 俗 世 的 報 紙 到 《溫 暖 人 間》 , 很 清 楚 未 來 的 路 , 都 是 以 文 字 來 傳 教 。 又 由 教 理 班 到 夜 神 , 到 守 靈 那 天 , 我 向 梁 神 父 作 了 一 個 承 諾 , 下 一 步 我 會 完 成 聖 經 學 院 的 課 程 。 這 些 過 去 所 留 下 的 足 印 與 未 來 要 走 的 路 途 , 都 有 一 個 強 烈 的 信 息 , 就 是 窮 一 生 為 聖 經 的 廣 傳 而 努 力 。

從 梁 神 父 入 院 開 始 , 到 他 逝 世 , 一 直 沒 有 停 止 可 以 為 他 完 成 心 願 的 念 頭 。 組 織 兒 童 聖 詠 團 ? 將 《溫 暖 人 間》 剩 餘 未 出 版 的 文 章 出 版 ? 補 遺 《露 ── 晉 鐸 四 十 周 年 紀 念 文 集》 內 容 , 文 章 年 表 未 完 的 部 分 ? 舉 辦 逝 世 一 周 年 紀 念 音 樂 會 ? 但 聽 吳 岳 清 神 父 分 享 的 一 席 話 , 才 知 道 一 直 在 梁 神 父 腦 中 不 停 地 轉 的 念 頭 , 是 如 何 將 聖 經 用 不 同 形 式 傳 揚 開 去 。

其 實 人 死 了 , 文 章 出 版 與 否 都 不 再 重 要 。 重 要 的 是 梁 神 父 的 死 , 如 何 令 我 們 發 現 自 己 的 聖 召 , 然 後 不 再 猶 豫 , 身 體 力 行 。 我 開 始 明 白 了 , 多 謝 你 , 梁 神 父 !
2001 年 11 月 25 日


敬主愛人沐春風
敬悼梁雅明神父
瑪達肋納

十 月 底 出 席 梁 雅 明 神 父 的 殯 葬 禮 儀 , 大 家 黯 然 神 傷 , 一 位 可 敬 的 仁 厚 長 者 離 開 了 我 們 。 但 是 值 得 安 慰 的 , 是 他 的 虔 敬 愛 主 愛 人 的 處 世 態 度 獲 得 肯 定 。 梁 神 父 終 於 不 須 抵 受 世 界 的 勞 累 煩 擾 , 安 息 上 主 慈 愛 的 懷 抱 。

在 八 、 九 十 年 代 期 間 , 梁 雅 明 神 父 曾 經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聖 保 祿 修 院 的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主 持 主 日 感 恩 祭 , 持 續 有 八 年 的 光 景 , 很 多 教 友 都 喜 歡 聽 他 講 道 , 對 於 梁 神 父 對 聖 言 的 推 崇 、 教 導 , 以 及 對 聖 母 孝 愛 之 情 , 印 象 尤 為 深 刻 。 梁 神 父 言 行 一 致 , 溫 柔 敦 厚 , 從 不 以 博 學 多 才 為 自 誇 , 反 而 謙 卑 事 主 , 實 踐 福 音 愛 德 的 精 神 。

我 與 梁 神 父 從 未 正 式 認 識 , 但 對 他 的 樸 實 愛 主 的 精 神 非 常 欽 佩 , 特 別 是 梁 神 父 在 靈 修 方 面 一 切 以 上 主 的 態 度 , 實 在 令 人 敬 佩 。 還 記 得 多 年 前 的 一 個 復 活 節 主 日 , 我 跑 到 當 年 受 洗 的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參 與 主 日 彌 撒 , 那 時 我 適 值 人 生 的 低 潮 , 身 心 飽 遭 挫 折 , 對 主 對 人 失 去 信 心 , 尚 幸 還 堅 持 參 與 主 日 彌 撒 。 彌 撒 以 後 , 感 謝 聖 言 的 光 照 , 走 到 告 解 亭 前 主 哭 訴 心 中 鬱 結 。 梁 雅 明 神 父 耐 心 聆 聽 我 的 嚕 囌 怨 語 , 然 後 以 平 靜 、 溫 和 的 語 調 安 慰 我 : 「就 讓 我 們 將 這 個 屬 於 上 主 的 時 刻 交 給 祂 , 向 祂 禱 告 , 祂 自 然 會 賜 給 我 們 平 安 。」 於 是 我 收 斂 心 神 , 與 梁 神 父 一 起 虔 敬 地 靜 默 祈 禱 ─ ─ 這 樣 聖 神 憑 著 祂 的 大 能 開 啟 了 我 的 心 目 , 安 慰 了 我 的 枯 蒿 心 靈 , 將 我 從 深 淵 中 救 拔 , 與 上 主 修 和 , 重 整 生 命 。

上 主 , 我 們 衷 心 感 謝 愛 慕 您 ! 在 這 聖 誕 的 將 臨 期 , 耶 穌 聖 嬰 謙 卑 自 下 , 以 真 摯 無 瑕 的 愛 情 觸 動 人 心 。 您 的 牧 者 梁 雅 明 神 父 是 追 隨 基 督 精 神 的 典 範 , 一 生 以 言 以 行 彰 顯 福 音 的 精 神 , 求 您 賜 給 他 安 息 主 懷 , 也 求 您 賜 給 我 們 恩 寵 , 反 思 基 督 降 世 奧 蹟 的 啟 示 , 以 赤 子 之 心 愛 主 愛 人 , 使 人 因 著 我 們 的 言 行 認 識 祢 為 創 造 宇 宙 的 天 主 , 全 心 全 意 歸 向 , 亞 孟 。
聖瑪加利大堂堂區通訊第371
2001 年 12 月

 

我所認識的梁雅明神父
「聖者的死亡在上主眼中十分珍貴!」(詠一一五:13)
彭保祿神父

二 0 0 一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是 一 個 令 人 憂 傷 而 同 時 令 人 解 放 的 日 子 , 因 為 在 那 天 一 位 神 人 共 愛 的 善 靈 ── 我 們 方 濟 大 家 庭 的 弟 兄 , 我 們 香 港 地 方 教 會 的 功 臣 , 我 們 天 主 子 民 的 良 師 益 友 ── 竟 撒 手 塵 寰 , 悄 悄 然 離 我 們 而 去 , 返 回 他 終 身 熱 愛 而 又 終 生 愛 他 的 天 上 慈 父 。 為 天 父 是 一 個 善 僕 的 凱 旋 榮 歸 , 為 一 善 靈 是 走 到 了 終 點 的 喜 悅 , 而 為 我 們 這 群 曾 認 識 他 、 仰 慕 他 、 跟 隨 他 、 效 法 他 的 弟 兄 姊 妹 卻 是 一 個 難 以 填 補 的 空 虛 , 難 以 估 計 的 損 失 。 從 整 個 修 會 代 表 性 的 弔 以 及 整 個 香 港 教 區 所 舉 行 的 追 思 殯 葬 禮 看 , 梁 神 父 弟 兄 的 離 去 卻 真 是 極 備 哀 榮 的 再 見 禮 。 「善 哉 , 忠 僕 , 來 接 受 你 的 賞 報 吧 !」 (參 閱 瑪 廿 五 : 34 , 路 十 九 : 17)

誰 是 梁 雅 明 神 父 ? 修 會 為 他 所 設 計 的 紀 念 聖 相 很 簡 單 地 樣 介 紹 他 : 梁 雅 明 神 父 , 洗 名 加 祿 , 生 於 一 九 三 0 年 十 一 月 四 日 , 一 九 五 二 年 十 月 三 日 入 方 濟 會 , 一 九 五 六 年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晉 鐸 , 二 0 0 一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安 息 。 這 是 再 簡 短 不 過 的 介 紹 了 。 但 隱 藏 在 這 簡 介 後 面 的 卻 是 一 位 神 修 精 深 的 方 濟 會 士 , 一 位 博 學 多 才 的 聖 經 學 者 , 一 位 眾 人 仰 慕 的 靈 性 導 師 , 一 位 平 易 近 人 的 良 師 益 友 , 一 位 傳 揚 福 音 的 忠 實 證 人 。

筆 者 有 幸 , 屈 指 一 數 , 已 認 識 梁 神 父 逾 四 十 載 。 首 先 大 家 仍 是 屬 意 大 利 馬 基 省 的 會 士 時 , 梁 鐸 已 晉 鐸 近 五 年 , 而 筆 者 僅 剛 剛 入 會 。 只 知 那 時 會 省 中 不 分 上 下 , 都 尊 稱 年 青 本 雅 明 神 父 為 「小 聖 人」 , 因 為 他 熱 心 出 眾 , 勤 奮 學 業 , 謹 守 院 規 , 舉 止 端 莊 , 和 靄 可 親 , 真 是 上 服 下 效 的 標 準 會 士 。 當 筆 者 陶 成 完 畢 , 宣 發 小 願 及 被 派 送 至 羅 馬 本 會 大 學 深 造 時 , 更 可 朝 夕 與 神 父 相 遇 。 筆 者 的 一 九 六 三 年 晉 鐸 禮 及 晉 鐸 後 首 祭 都 由 梁 神 父 及 當 時 正 準 備 考 取 神 學 博 士 的 謝 華 生 神 父 左 右 相 陪 輔 導 , 筆 者 既 感 激 又 榮 幸 , 能 得 兩 位 好 會 士 朝 夕 督 導 , 引 入 方 濟 會 的 神 修 境 界 。

不 久 後 , 梁 神 父 獲 派 前 往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學 院 進 修 聖 經 神 學 , 此 後 終 其 一 生 為 天 主 聖 言 服 務 , 無 時 或 息 。 同 會 弟 兄 在 他 的 安 息 紀 念 聖 相 上 留 下 他 一 生 最 愛 的 聖 經 金 句 : 「我 要 一 生 一 世 讚 美 你 !」(詠 六 十 三 : 5 ) 真 的 , 神 父 的 三 年 聖 經 習 修 期 以 及 他 四 十 五 年 的 鐸 職 生 涯 便 是 在 「讚 美 天 主」 中 度 過 , 這 是 多 麼 有 意 義 、 多 麼 甜 蜜 、 多 麼 充 實 的 一 生 !

梁 神 父 怎 樣 讚 美 了 天 主 呢 ? 首 先 他 以 天 主 聖 言 充 實 自 己 , 再 以 和 平 聖 者 會 祖 方 濟 的 精 神 鼓 勵 自 己 , 因 此 凡 認 識 他 的 人 都 知 道 他 譯 釋 聖 經 、 編 刊 聖 經 讀 物 , 主 持 無 數 的 聖 經 課 程 和 講 座 , 與 人 合 辦 展 覽 聖 經 原 文 及 譯 文 版 本 , 並 編 著 多 種 以 聖 經 為 背 景 的 刊 物 書 籍 。 神 父 一 生 著 作 等 身 , 且 所 讀 所 論 都 膾 炙 人 口 , 提 高 人 靈 , 引 人 體 驗 天 上 慈 父 、 救 主 基 督 及 祂 的 慈 母 瑪 利 亞 怎 樣 珍 愛 我 們 世 人 , 賜 福 及 指 引 我 們 。 梁 神 父 又 是 天 資 特 賦 , 與 音 樂 結 緣 , 不 學 自 通 , 譜 撰 了 各 篇 聖 歌 , 詞 曲 兼 美 , 令 知 音 者 酷 愛 吟 詠 。 談 到 這 裡 筆 者 不 能 不 順 便 一 提 , 今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 聖 母 天 地 母 皇 節 , 筆 者 有 幸 能 參 與 港 九 方 濟 會 士 舉 行 的 「草 蓆 會 議」 。 當 天 十 一 時 趕 到 粉 嶺 寶 血 會 退 省 院 與 七 位 會 內 弟 兄 共 祭 , 十 二 時 午 膳 , 稍 息 後 , 二 時 重 新 座 談 會 , 當 時 坐 在 梁 鐸 對 面 的 筆 者 親 眼 看 見 神 父 仍 在 譜 曲 ; 稍 後 因 有 另 約 , 筆 者 需 先 離 去 , 僅 三 小 時 多 後 , 晴 天 霹 靂 , 我 們 所 敬 愛 的 雅 明 神 父 竟 嚴 重 中 風 , 送 院 後 即 不 省 人 事 , 直 至 十 月 十 五 日 安 息 主 懷 , 這 是 多 麼 令 人 憂 傷 的 不 幸 ! 但 我 們 唯 一 能 說 的 便 是 「主 旨 是 承 !」 但 很 想 知 道 當 時 神 父 在 譜 作 甚 麼 新 韻 , 作 為 他 遺 囑 之 作 ! ?

因 為 是 同 會 會 士 , 而 且 梁 神 父 知 交 滿 天 下 , 可 以 說 音 信 頻 繁 。 神 父 每 次 來 信 都 是 「無 事 不 登 三 寶 殿」 , 要 筆 者 尋 這 尋 那 ,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院 採 購 新 書 或 其 他 文 憲 文 件 , 筆 者 當 然 都 盡 量 滿 全 神 父 所 請 。 但 給 筆 者 印 象 最 深 刻 的 是 梁 神 父 對 天 上 慈 母 的 敬 愛 。 在 筆 者 所 收 的 近 百 信 件 中 , 神 父 的 信 沒 有 一 封 不 是 以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凱 旋 !」 開 首 的 。 只 這 小 事 的 持 之 有 恆 已 足 夠 使 我 們 嘆 服 神 父 的 恆 心 和 一 致 以 及 他 對 聖 母 的 孝 愛 之 情 !

敬 愛 的 雅 明 神 父 , 你 去 了 , 去 得 那 麼 突 然 , 那 麼 瀟 灑 , 但 又 那 麼 令 人 難 以 相 信 , 難 以 接 受 ! 你 悄 悄 然 的 走 曾 令 ── 而 且 還 繼 續 令 多 多 少 少 曾 在 你 聖 德 生 命 中 受 益 的 靈 魂 憂 傷 流 淚 ! 在 你 安 躺 在 聖 堂 的 棺 木 中 讓 人 為 你 守 靈 祈 禱 時 , 有 人 曾 代 讀 了 筆 者 的 哀 思 「
……敬 愛 的 雅 明 神 父 , 當 大 家 都 在 護 送 你 回 歸 天 父 的 時 刻 , 你 的 小 弟 兄 卻 遠 隔 天 涯 , 獨 自 祈 禱 , 暗 自 飲 泣……你 安 息 吧 ! 請 為 我 這 傷 慟 哭 泣 的 小 弟 兄 祈 禱 吧 ! 來 日 天 鄉 再 見 !」

其 實 , 傷 慟 哀 泣 的 何 止 筆 者 , 殯 葬 禮 當 天 四 位 教 會 首 長 (包 括 大 家 長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教 在 內) , 逾 半 百 司 鐸 及 把 偌 大 聖 堂 擠 得 水 洩 不 通 的 數 不 清 的 信 友 , 不 也 十 足 證 明 了 地 方 教 會 全 體 子 民 對 你 的 敬 愛 和 哀 思 嗎 ? 這 感 人 的 身 後 哀 榮 或 許 也 能 稍 稍 撫 平 我 們 的 失 落 之 感 , 但 你 意 外 的 離 去 所 造 成 的 空 虛 卻 真 是 難 以 填 補 了 。

雅 明 神 父 , 希 望 你 、 請 求 你 多 多 為 我 們 祈 禱 , 使 更 多 有 志 青 年 能 步 你 的 後 塵 , 接 受 主 基 督 的 邀 請 , 來 做 傳 播 聖 言 的 使 者 。 阿 們 !
二00一年基督君王節於香港
2001 年 12 月 9 日

 

文德簡訊
二00一年十二月

聖 文 德 堂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當 我 知 道 梁 雅 明 神 父 辭 世 昇 天 的 消 息 時 , 我 與 你 們 共 有 同 樣 的 心 境 , 梁 神 父 是 我 們 的 恩 人 、 恩 師 , 他 的 離 別 使 我 們 無 限 惋 惜 。 八 月 底 他 突 然 中 風 進 院 的 一 天 , 大 家 都 期 待 著 他 的 康 復 , 日 子 一 天 一 天 過 去 , 我 們 不 欲 發 生 的 事 終 於 要 發 生 。 我 深 深 體 會 到 這 是 上 主 預 定 的 時 刻 , 衪 按 衪 的 旨 意 , 把 梁 神 父 接 回 去 。 我 亦 體 會 到 為 梁 神 父 來 說 , 他 並 不 要 需 要 預 知 , 也 不 需 要 刻 意 準 備 , 因 為 他 的 整 個 生 命 都 已 經 時 時 刻 刻 準 備 好 , 「把 一 切 交 付 天 主 手 中」 是 梁 神 父 一 直 以 來 的 信 念 , 他 確 實 也 按 此 而 生 活 。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我 有 一 年 的 時 間 留 在 美 國 , 但 我 們 在 主 基 督 內 是 相 通 的 , 有 很 多 事 情 和 遭 遇 促 使 我 們 在 不 同 的 地 方 有 著 同 一 的 思 念 和 關 懷 , 這 些 事 叫 我 們 去 領 會 人 的 有 限 和 天 主 深 不 可 測 的 安 排 。

我 相 信 在 公 教 報 或 其 他 刊 物 上 , 都 會 有 人 寫 文 章 悼 念 梁 神 父 , 我 不 需 要 補 充 甚 麼 , 但 有 一 份 感 覺 我 應 該 與 聖 文 德 堂 的 教 友 分 享 。 梁 神 父 在 堂 區 多 年 , 你 們 中 不 少 人 對 他 的 認 識 不 下 於 我 , 但 我 感 受 到 , 最 近 六 年 來 , 梁 神 父 到 堂 區 服 務 的 時 候 , 是 我 有 生 以 來 最 珍 惜 他 到 來 的 六 年 。 而 我 也 相 信 , 在 這 六 年 中 , 梁 神 父 活 得 最 豐 盛 ; 他 以 樂 觀 和 智 慧 , 熱 誠 為 聖 言 服 務 , 開 創 了 多 方 面 在 聖 言 內 合 一 的 途 徑 , 他 的 視 界 和 包 容 心 多 次 給 我 驚 訝 。 他 主 日 到 來 堂 區 , 更 活 出 了 一 份 牧 者 心 。 雖 然 梁 神 父 一 直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 但 我 覺 得 這 六 年 最 適 合 他 個 性 的 流 露 ── 牧 養 而 不 在 複 雜 的 行 政 圈 子 內 , 長 者 的 慈 心 支 持 , 自 然 從 容 地 與 教 友 接 觸 , 信 任 後 輩 , 毫 無 芥 蒂 地 分 享 與 提 供 意 見 , 對 天 主 、 對 教 會 、 對 修 會 、 對 社 會 和 教 友 的 愛 , 越 來 越 有 一 種 充 滿 純 樸 和 信 靠 的 成 份 , 他 的 心 靈 散 佈 著 平 安 與 憧 憬 , 他 已 不 需 要 刻 意 做 任 何 事 博 取 別 人 不 切 實 際 的 嘉 許 , 不 知 不 覺 地 呈 現 出 一 個 真 我 的 境 界 。 天 主 自 高 天 看 出 這 傑 作 已 成 熟 , 提 他 到 自 己 身 邊 。 天 主 為 人 分 配 使 命 與 角 色 , 也 從 中 塑 造 人 達 於 圓 滿 的 程 度 , 雖 然 這 過 程 充 滿 曲 折 與 磨 練 。

在 這 個 痛 失 堂 區 一 位 牧 者 的 時 刻 , 我 從 遠 方 與 大 家 心 神 聯 繫 , 天 主 的 奧 蹟 進 入 我 們 共 有 的 哀 悼 , 天 主 所 賞 賜 的 , 天 主 按 衪 預 定 的 時 刻 收 回 。 梁 神 父 會 在 天 上 為 聖 文 德 堂 所 有 教 友 祈 禱 , 他 生 前 曾 熱 切 這 樣 做 , 今 日 他 的 祈 禱 更 有 效 力 。

在 喜 樂 與 傷 痛 中 , 天 主 都 啟 示 給 我 們 。
在 順 境 與 逆 境 中 , 天 主 帶 領 我 們 成 長 。
在 友 愛 與 相 處 困 難 中 , 天 主 都 教 導 我 們 真 愛 。

讓 我 們 聯 同 天 上 的 梁 神 父 , 時 常 團 結 在 天 主 的 奧 蹟 與 慈 中 , 一 起 忠 於 天 主 給 我 們 共 有 及 特 有 的 使 命 , 在 衪 內 繼 續 邁 向 衪 的 圓 滿 , 步 隨 著 前 人 的 足 蹟 , 這 些 足 蹟 就 是 天 主 不 斷 向 我 們 說 話 的 記 號 ; 這 些 記 號 是 活 的 , 在 我 們 的 記 憶 、 感 受 、 以 及 特 別 與 梁 神 父 接 觸 過 的 經 驗 當 中 。 在 這 些 日 子 , 我 們 的 心 境 像 籠 罩 著 一 層 雲 霧 , 但 我 們 亦 彷 彿 見 到 隱 約 的 彩 虹 。 我 們 亦 把 這 個 梁 神 父 牧 養 多 年 的 堂 區 , 隨 著 他 一 起 交 付 到 天 主 台 前 , 呼 求 衪 的 憐 憫 , 呼 求 衪 的 帶 引 。

在 任 何 時 刻, 都 願 天 主 的 旨 意 承 行 , 願 衪 的 奧 蹟 彰 顯 , 願 衪 的 名 字 受 到 光 榮 , 而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 都 是 衪 鍾 愛 的 子 女 。
陳滿鴻神父
美國印弟安納州
2001年10月16日

2001 年 10 月 16 日


, 梁雅明著, 思高聖經學會, 1997.
識我嗎?, 梁雅明著, 思高聖經學會, 2001.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ofm.org.hk/600-ofmHK/690-Necrologium/benleon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