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 TSU, Sing-Ming Bartholomew SDB
朱新民修士

 

* 1931 年 8 月 24 日在上海徐家匯出生
*
1950 年入會
* 1951 年
8 月 16 日在香港發願
* 2009 年 1 月 15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Farewell to Salesian educationalist and friend of the young
Brother B
artholomew Tsu Sing-Ming S.D.B.
R.I.P.

Brother Bartholomew Tsu Sing-ming, of the Salesians of Don Bosco, died on Friday, 15 January 2009 at St. Teresa’s Hospital, Kowloon, of Cancer. Confreres, relatives and friends were at his bedside. He was 77-years-old.

A member of the Salesians for 57 years, Brother Tsu was born into a Catholic family in the Xujiahui area of Shanghai. He made his profession as a religious in Hong Kong and dedicated his life to the education and evangelization of young people, whether as a professional instructor in carpentry, a financial administrator in Salesian communities or a pastoral worker in Salesian parishes.

He worked for 13 years in Hong Kong, mostly at Aberdeen Technical School. He was among the pioneers who founded the Salesian Technical School in Tainan, Taiwan, in 1964.

Brother Tsu returned to Hong Kong after 26 years, remaining until 2003 when went to work with young people in Jilin, China. The experience transformed him into a joyful apostle to young Chinese men and women.

After three years three months and three days in Jilin,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and was admitted to St. Teresa’s Hospital with terminal cancer. He was cared for by his own niece, a physician, Cheung Ming-chee.

Over the next the two-and-a-half-years, Brother Tsu gave wonderful witness to all his visitors through his acceptance of his condition and his trust in God’s kindness. We, the Salesians, see that the great miracle was the extraordinary peace Brother Tsu radiated from his hospital bed.

On Friday, 23 January, Father Simon Lam Chung-wai, the Salesian provincial, celebrated a vigil Mass at St. Anthony’s Church, Pokfulam. On Saturday, 24 January, at 10am,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Bishop of Hong Kong, celebrated the funeral Mass at the same church, The body was be buried at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May this faithful servant of the young enter into the joy of his master.
25 January 2009


 

慈幼會朱新民修士安息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朱 新 民 修 士 , 於 二 0 0 九 年 一 月 十 五 日 下 午 在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七 十 八 歲 。

朱 新 民 修 士 一 九 三 一 年 八 月 廿 四 日 生 於 上 海 徐 家 匯 , 五 0 年 在 香 港 接 受 初 學 培 育 , 五 一 年 發 初 願 , 五 七 年 發 永 願 。

他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至 六 四 年 間 , 在 香 港 擔 任 修 院 院 務 , 並 於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服 務 ; 六 四 年 奉 派 往 台 灣 服 務 , 九 0 年 返 港 出 任 慈 幼 會 修 院 財 務 主 任 , 兩 年 後 往 台 灣 從 事 堂 區 牧 民 。

朱 修 士 在 台 灣 服 務 達 三 十 年 , 一 九 九 六 年 他 再 次 返 港 傳 教 , 至 二 0 0 三 年 派 往 中 國 內 地 從 事 校 務 工 作 。

二 0 0 六 年 朱 修 士 退 休 , 入 住 慈 幼 會 在 香 港 的 少 懷 之 家 靜 養 。 朱 修 士 患 病 期 間 , 吉 林 省 延 吉 的 慈 幼 會 士 對 他 關 懷 備 至 , 多 次 來 港 探 望 他 。

朱 新 民 修 士 的 守 靈 彌 撒 訂 於 一 月 廿 三 日 (週 五) 晚 上 八 時 正 假 薄 扶 林 的 聖 安 多 尼 堂 舉 行 ; 一 月 廿 四 日 (週 六) 上 午 十 時 正 在 同 一 聖 堂 舉 行 殯 葬 彌 撒 , 隨 後 出 殯 奉 柩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2009 年 1 月 25 日


永懷朱新民修士

親 愛 的 慈 幼 會 士 朱 新 民 修 士 , 於 一 月 十 五 日 下 午 一 時 十 九 分 , 安 逝 於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走 完 了 他 在 世 的 七 十 七 年 人 生 旅 程 。

在 一 月 十 二 日 晚 , 我 還 跟 他 如 常 道 別 , 短 短 三 天 , 卻 是 天 人 永 隔 , 徒 歎 奈 何 !

與 修 士 認 識 好 像 很 久 , 卻 原 來 只 有 短 短 三 、 四 年 。 是 他 的 隨 和 和 率 直 , 令 我 們 打 破 年 齡 的 隔 閡 , 而 成 為 朋 友 。 我 因 區 海 晏 修 士 的 關 係 , 經 常 出 入 於 慈 幼 修 院 , 我 因 興 趣 向 區 修 士 學 一 點 點 簡 單 的 意 大 利 文 應 對 。 區 修 士 因 年 邁 , 漸 漸 力 不 從 心 , 便 說 : 「你 可 以 試 找 朱 修 士 , 他 的 意 大 利 語 很 好 , 而 且 一 定 肯 教 你 。」 果 然 , 朱 修 士 一 口 應 承 , 成 就 了 這 點 師 徒 緣 份 。 而 且 他 很 盡 責 , 在 醫 院 時 , 仍 為 我 上 課 。

修 士 這 次 住 院 是 骨 癌 復 發 , 住 院 時 間 長 達 半 年 , 但 他 一 點 都 不 寂 寞 , 修 院 院 長 斐 林 豐 神 父 , 修 士 的 「老 友」 孔 智 剛 神 父 , 他 的 姪 女 , 甚 至 陳 日 君 樞 機 , 還 有 一 對 在 醫 院 認 識 的 教 友 夫 婦 , 都 經 常 探 望 他 。 他 們 風 雨 不 改 , 幾 乎 每 天 都 去 。

修 士 是 上 海 人 , 加 上 病 後 令 他 味 覺 改 變 , 醫 院 的 食 物 令 他 很 不 適 應 。 那 對 教 友 夫 婦 便 精 心 為 他 預 備 食 物 。 我 則 多 在 黃 昏 或 中 午 去 看 他 , 中 午 去 是 因 他 中 午 多 要 吃 醫 院 的 食 物 , 我 去 則 可 以 買 點 別 的 , 黃 昏 時 通 常 食 物 已 拿 了 去 , 我 再 買 點 修 士 喜 歡 的 上 海 食 物 , 大 家 一 起 吃 。 我 本 是 想 一 起 吃 , 每 樣 食 物 一 點 點 , 能 令 他 多 吃 一 點 , 結 果 是 他 每 次 都 怕 我 吃 得 不 夠 , 常 說 : 「那 裡 夠 , 多 吃 一 點 吧 !」 「拿 點 水 果 吧 !」 感 覺 很 是 親 切 。

剛 過 去 的 平 安 夜 , 我 跟 朱 修 士 一 起 往 醫 院 小 堂 望 彌 撒 , 離 開 時 迷 了 路 , 我 問 他 : 「不 如 到 醫 院 地 下 星 巴 克 喝 熱 朱 古 力 , 一 來 暖 身 , 二 來 當 慶 祝 平 安 夜 。」 他 說 很 好 , 於 是 我 便 推 著 他 的 輪 椅 往 星 巴 克 坐 下 。 那 晚 外 出 很 冷 , 但 我 覺 朱 修 士 不 但 精 神 好 , 而 且 心 情 愉 快 , 胃 口 也 不 錯 , 可 把 整 杯 朱 古 力 喝 完 。

好 景 不 常 , 他 胃 口 很 快 變 差 , 一 餐 可 能 僅 吃 兩 個 小 籠 包 , 一 、 兩 塊 炒 年 糕 。 我 想 他 多 吃 一 點 , 便 給 他 一 些 能 開 胃 的 酸 薑 和 三 文 魚 壽 司 , 但 也 僅 能 吃 三 、 四 件 。 到 了 他 去 世 前 的 一 個 星 期 , 他 更 是 甚 麼 也 吃 不 下 , 而 且 右 胸 痛 , 呼 吸 不 順 。 一 月 十 日 , 修 士 說 他 已 甚 麼 也 吃 不 下 , 能 喝 的 都 是 甜 的 , 能 否 給 他 弄 一 點 鹹 的 來 喝 ? 我 問 他 想 要 喝 甚 麼 ? 他 說 龍 鳳 店 的 蛇 羹 , 我 猶 豫 了 一 會 , 心 想 : 「事 已 至 此 , 也 無 不 可 。」 買 了 回 來 後 , 修 士 喝 了 一 點 點 , 像 很 滿 足 的 , 我 看 在 眼 裡 , 也 放 心 了 。

一 月 十 二 日 修 士 去 世 前 的 星 期 一 , 晚 上 九 時 我 去 看 他 , 盧 姑 娘 正 餵 他 喝 糖 水 , 那 男 教 友 也 在 一 起 , 到 九 時 半 斐 林 豐 神 父 在 下 課 後 趕 來 , 他 為 神 父 預 備 了 一 些 食 物 , 於 是 大 家 便 一 起 吃 , 朱 修 士 見 我 們 吃 得 「過 癮」 , 也 湊 熱 鬧 吃 了 一 塊 馬 肉 。 當 大 家 快 要 道 別 時 , 才 第 一 次 聽 到 修 士 在 這 一 次 住 院 期 間 說 辛 苦 。 修 士 一 直 很 有 鬥 志 , 不 到 兩 星 期 前 還 用 輔 助 架 在 走 廊 行 了 大 約 一 百 公 尺 。 他 這 麼 一 說 , 我 們 心 知 不 妙 。 臨 走 時 , 我 如 常 緊 握 他 暖 和 的 手 , 我 也 想 不 到 , 這 是 最 後 一 次 了 。

十 三 日 , 修 士 病 情 急 轉 直 下 , 十 四 日 病 危 , 轉 入 深 切 治 療 病 房 。 十 五 日 上 午 十 時 半 , 我 問 准 斐 神 父 後 往 看 望 朱 修 士 。 孔 神 父 和 朱 修 士 的 姪 女 隨 侍 在 側 , 孔 神 父 緊 握 修 士 的 手 並 在 他 耳 邊 輕 唱 聖 詩 。 十 二 時 半 我 跟 朱 小 姐 去 用 餐 , 回 來 後 不 久 , 大 約 下 午 一 時 半 , 修 士 的 維 生 儀 器 紛 紛 響 起 警 號 , 各 項 讀 數 急 跌 , 護 士 說 修 士 快 要 走 了 , 要 通 知 親 人 的 , 要 通 知 了 。

林 仲 偉 會 長 、 馮 定 華 神 父 , 三 位 年 輕 修 士 , 醫 院 的 徐 修 女 , 教 友 夫 婦 , 盧 姑 娘 紛 紛 來 到 。 一 時 四 十 五 分 , 馮 神 父 帶 領 誦 經 , 約 二 時 十 分 結 束 , 這 時 各 項 維 生 指 數 均 已 接 近 零 , 經 當 值 醫 生 反 覆 檢 查 , 在 二 時 十 九 分 確 定 朱 新 民 修 士 已 無 生 命 跡 象 。

朱 修 士 一 生 事 主 愛 人 , 而 且 待 人 誠 懇 , 毫 無 架 子 , 堪 為 晚 輩 楷 模 。 求 上 主 恩 賜 他 永 生 的 賞 報 。
學棣:馮偉文 敬叩
謹以本文表達對朱新民修士的哀思

2009 年 2 月 8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98期, 2007.
鮑思高家庭通訊209期, 2009.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a/bartholomewTs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