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ARRETT, Cyril SJ
巴烈德神父 (巴達德)

 

* Birth in Charleville, Co. Cork, Ireland (愛爾蘭): [30 April 1917]
* Enter Novitiate: [7 September 1935]
* Ordination in Ireland: [31 July 1949]
* Arrival in Hong Kong (香港): [1951]
* Death in Hong Kong: [2 July 198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沉思的教育家──巴烈德神父
李韡玲

別 過 皇 后 大 道 東 , 車 子 沿 著 斜 坡 緩 緩 駛 上 。

還 未 泊 妥 車 子 , 一 個 學 生 就 急 急 的 朝 著 我 們 走 來 , 問 我 是 不 是 家 長 , 我 搖 搖 頭 反 問 道 : 「今 天 是 家 長 日 嗎 ?」 他 答 說 是 。 然 後 我 對 他 說 , 我 們 是 見 校 長 巴 烈 德 神 父  (Rev. Cyril Barrett, S.J.)  來 的 , 早 就 約 好 了 , 他 聽 後 連 連 點 頭 道 「我 給 妳 找 校 長 去」 , 就 又 急 急 的 轉 身 走 了 。 我 們 只 好 站 到 傳 達 處 附 近 等 他 。

印象
覆 了 一 頭 及 頸 的 淺 粟 色 長 髮 , 巴 神 父 神 采 飛 揚 的 從 他 辦 公 室 走 廊 那 邊 衝 出 來 , 沒 有 扣 上 鈕 扣 的 白 色 羅 馬 袍 , 颯 颯 的 在 身 後 張 揚 著 , 驟 眼 會 使 人 錯 認 他 是 個 醫 務 人 員 , 或 者 是 校 內 實 驗 室 管 理 員 。 我 們 都 讓 咀 角 注 上 了 笑 意 , 互 相 握 手 行 禮 問 好 , 有 點 茫 然 。 終 歸 是 頭 一 趟 見 面 , 絕 不 能 一 下 子 就 自 然 熟 絡 起 來 。

我 覺 得 巴 神 父 很 高 , 算 得 上 又 高 又 瘦 那 種 。 因 為 我 自 問 不 算 矮 小 , 然 跟 他 走 在 一 塊 , 就 總 顯 得 不 成 比 例 , 他 足 有 六 呎 多 吧 ? !

訪問的動機
我 們 訪 問 巴 神 父 , 不 是 因 為 他 是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的 校 長 , 而 是 因 為 他 對 教 育 工 作 那 一 份 為 人 稱 道 的 熱 誠 , 尤 其 對 本 港 的 教 育 制 度 , 二 十 多 年 來 , 他 一 直 都 身 體 力 行 的 表 示 了 他 的 關 注 , 一 直 都 擔 任 著 推 動 、 鼓 勵 、 呵 斥 的 任 務 。

一位熱誠的教育家
我 們 時 常 都 會 在 本 港 各 大 中 英 文 報 章 的 教 育 欄 、 或 讀 者 心 聲 欄 見 到 巴 神 父 的 名 字 , 例 如 華 僑 日 報 的 華 僑 教 育 版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十 一 月 廿 三 日 就 有 這 一 則 特 訊 : 「升 學 澳 洲 英 國 費 用 增 , 港 府 應 與 英 澳 商 討 , 特 別 考 慮 港 生 留 學 。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校 長 巴 烈 德 神 父 主 張 , 設 獎 學 金 使 港 生 所 付 學 費 一 如 往 年 , 社 會 人 士 設 海 外 留 學 基 金 援 助 進 修 。」

一 跟 巴 神 父 討 論 本 港 的 教 育 制 度 , 他 就 顯 得 眉 飛 色 舞 , 說 話 也 就 特 別 多 。

「從 前 那 裡 有 甚 麼 會 考 的 , 這 些 事 我 記 得 好 清 楚 , 我 在 一 九 五 六 年 就 當 香 港 華 仁 校 長 ; 極 其 量 也 不 過 是 中 學 畢 業 聯 考  (Syndicate Examination)  而 已 。 而 且 發 起 人 也 不 是 香 港 政 府 , 是 一 些 中 學 校 長 。」

「現 在 時 代 那 能 跟 前 比 呀 , 從 前 嗎 ? 從 前 我 們 可 以 向 政 府 當 局 發 表 己 見 , 可 以 影 響 政 府 決 策 。 現 在 ? 現 在 政 府 已 經 很 少 諮 詢 校 長 們 的 意 見 了 ; 同 時 , 在 許 多 事 情 上 , 已 變 得 越 來 越 獨 行 獨 斷 。」 巴 神 父 的 聲 音 相 當 清 澈 響 亮 , 要 不 是 他 親 口 告 訴 我 們 他 的 年 齡 , 誰 敢 說 他 今 年 六 十 四 , 明 明 是 四 十 多 歲 的 聲 線 嘛

尋求輿論
他 撥 一 撥 那 不 上 髮 蠟 、 但 修 剪 得 頗 有 型 有 款 的 頭 髮 , 繼 續 說 :

「想 想 看 , 是 誰 更 清 楚 學 生 們 的 困 難 呢 ? 是 在 內 工 作 的 教 長 們 , 還 是 那 些 坐 在 教 育 署 辦 公 室 內 的 人 士 呢 ? 這 就 是 為 什 麼 近 年 來 我 常 在 報 章 上 發 表 心 聲 的 原 因 了 , 因 為 我 認 為 要 想 影 響 教 署 , 就 只 有 掀 起 公 眾 輿 論 這 一 法 。」

青少年犯罪成因
巴 神 父 認 為 , 教 署 根 本 就 看 不 到 學 校 所 存 在 著 的 難 題 。 當 然 , 教 署 幾 年 前 所 訂 定 的 強 迫 教 育── 學 子 們 必 須 至 少 完 成 中 三 課 程 ── 是 非 常 好 的 , 可 說 是 一 項 德 政 。 不 過 , 立 了 例 又 不 趕 建 足 夠 的 校 舍 , 於 是 乎 所 有 中 學 都 出 現 了 擠 塞 的 現 象 ; 而 教 師 呢 ? 就 平 白 增 添 了 許 多 工 作 , 那 裡 還 有 時 間 來 照 顧 學 生 、 了 解 學 生 呢 ! 相 信 大 家 猜 到 會 有 甚 麼 事 發 生 了 , 「青 少 年 問 題 , 不 也 就 是 這 樣 出 現 嗎 ? 虧 得 政 府 當 局 還 口 口 聲 聲 說 不 明 白 為 甚 麼 近 幾 年 來 , 青 少 年 問 題 越 來 越 變 得 棘 手 , 哼 !」

「答 案 還 不 明 白 嗎 ? 教 師 當 然 要 傳 授 課 本 知 識 , 但 也 當 負 起 傳 道 、 解 惑 之 責 呀 ! 可 惜 , 今 日 在 香 港 的 教 師 就 沒 有 這 個 機 會 , 一 星 期 有 這 麼 多 節 的 課 , 差 不 多 六 十 名 學 生 擠 在 一 個 課 室 裡 聽 書 , 教 師 的 工 作 量 又 這 麼 多 …… 有 些 學 校 啦 , 教 師 還 得 手 持 咪 高 峰 上 課 呢 !」

這 時 , 老 總 擺 起 陣 勢 , 想 替 巴 神 父 照 張 照 片 ; 而 他 卻 連 忙 耍 手 道 : 「等 一 等 , 讓 我 整 理 一 下 衣 服」便 立 即 邊 把 敞 開 的 羅 馬 袍 扣 上 鈕 子 邊 笑 著 說 : 「今 天 我 穿 上 這 袍 子 , 是 因 為 家 長 都 希 望 見 到 一 個 司 鐸 的 形 象 。」 我 立 即 潛 意 式 地 低 頭 望 望 他 的 鞋 子 , 是 一 雙 花 費 不 足 一 百 港 元 的 丁 字 帶 生 膠 底 皮 鞋 , 是 踭 子 老 早 就 給 踩 掉 了 一 大 半 的 那 種 。 如 果 要 選 舉 本 港 最 不 講 究 衣 著 的 名 人 , 我 相 信 巴 神 父 一 定 榜 上 有 名 。 但 在 所 有 人 眼 中 , 這 不 但 不 是 貶 , 且 是 一 種 褒 揚 , 因 為 我 們 香 港 有 幸 擁 有 這 一 位 純 樸 務 實 、 滿 肚 墨 水 、 理 想 而 又 充 滿 幹 勁 的 教 育 家 。

巴神父眼中的香港學子
巴 神 父 總 認 為 港 府 太 不 了 解 中 國 青 年 , 原 因 是 他 們 當 中 有 很 多 青 年 學 習 能 力 確 是 非 常 高 的 , 要 他 們 達 到 一 定 的 高 深 程 度 , 絕 非 難 事 。 故 此 , 巴 神 父 建 議 港 府 應 該 為 這 些 莘 莘 學 子 提 供 更 多 高 水 平 的 教 育 機 會 。

香港不是英國
「港 府 總 喜 歡 以 英 國 來 做 借 鏡 , 唉 , 真 是 。 要 知 道 , 英 國 有 一 半 青 少 年 十 五 歲 就 離 開 學 校 外 出 工 作 , 但 本 港 的 都 希 望 能 夠 繼 續 學 業 , 希 望 在 高 等 教 育 方 面 有 所 成 就 。 可 惜 , 本 港 大 學 學 位 實 在 太 少 了 ; 每 年 只 能 提 供 百 分 之 二 個 學 位 , 在 英 國 , 就 有 百 分 之 八 個 , 而 美 國 呢 , 則 高 達 百 分 之 十 二 或 以 上 。

本港學生勤奮的原因
良 好 教 育 背 景 是 本 港 大 部 分 中 國 人 的 財 富 來 源 , 因 為 本 港 大 富 之 家 畢 竟 為 數 不 多 。 在 英 國 , 許 多 人 都 擁 有 自 己 的 店 鋪 、 農 莊 或 土 地 , 做 子 女 的 根 本 不 用 為 將 來 的 生 活 而 憂 心 , 所 以 青 年 人 多 不 唸 大 學 , 甚 麼 學 士 、 碩 士 學 位 對 他 們 來 說 是 沒 有 意 義 的 。

所 以 巴 神 父 的 見 解 : 「在 香 港 , 你 的 學 識 就 是 你 的 財 富 , 可 說 是 謀 生 的 唯 一 途 徑 , 可 是 , 港 府 並 不 接 受 這 個 見 解 , 但 這 是 事 實 呀 !」

這裡沒有階級觀念
「香 港 有 一 個 好 處 就 是 沒 有 階 級 之 分 , 任 何 人 , 無 論 他 的 出 身 是 街 童 也 好 , 住 在 天 台 木 屋 也 好 , 只 要 他 努 力 唸 書 , 也 一 樣 可 以 成 為 醫 生 、 講 師 或 其 他 可 以 擠 身 上 流 社 會 的 專 業 人 士 。」

「不 過 , 有 一 點 不 能 抹 煞 的 就 是 經 濟 問 題 , 有 獎 學 金 固 然 好 , 不 然 就 得 半 工 半 讀 了 。」

教師不足
在 一 九 六 五 年 之 前 , 每 一 班 學 生 約 擁 有 一 點 四 名 教 師 。 到 了 一 九 六 五 年 , 政 府 收 縮 財 政 , 減 少 教 師 名 額 ; 於 是 , 每 位 教 師 就 得 一 星 期 負 責 三 十 多 節 課 , 空 節 幾 乎 沒 有 了 , 接 觸 學 生 的 機 會 也 就 相 對 地 減 少 了 。

在 小 學 , 這 情 況 更 為 嚴 重 , 有 些 教 師 每 星 期 只 得 一 節 空 課 , 就 我 所 認 識 的 教 師 朋 友 中 , 大 部 份 在 甫 入 這 個 神 聖 行 列 之 前 , 都 懷 抱 著 極 大 的 教 育 理 想 , 可 惜 在 透 不 過 氣 的 工 作 壓 力 下 能 夠 不 用 進 補 參 茶 之 類 的 , 已 經 十 分 十 分 棒 的 了 , 還 敢 再 說 其 它 嗎 ?

慈父情懷
巴 神 父 是 個 充 滿 慈 父 情 懷 的 教 育 家 , 對 青 少 年 犯 罪 問 題 他 有 他 的 看 法 : 「今 日 的 小 學 , 絕 大 部 分 是 半 日 制 , 中 午 十 二 時 三 十 分 上 午 班 放 學 後 , 下 午 班 的 學 生 又 接 著 湧 入 。 港 府 一 直 認 為 , 小 學 生 有 半 天 獃 在 家 裡 是 不 成 問 題 的 , 因 為 有 父 母 看 管 。 我 的 天 , 這 是 二 十 年 前 的 故 事 了 ! 今 日 生 活 指 數 這 麼 高 , 居 住 單 位 又 細 又 小 , 父 母 都 是 雙 雙 外 出 工 作 才 能 養 家 的 ; 孩 子 呢 ? 孩 子 當 然 沒 人 管 了 , 有 半 天 空 檔 , 自 然 會 聯 同 鄰 家 孩 子 , 東 溜 溜 , 西 逛 逛 的 …… 要 學 壞 真 容 易 呀 !」

聽 他 這 一 席 話 , 我 本 能 地 想 起 了 十 九 世 紀 偉 大 的 教 育 家 , 聖 鮑 斯 高 神 父 來 , 當 年 鮑 聖 對 於 浪 盪 都 靈 街 頭 、 四 處 偷 竊 鬧 事 的 青 少 年 , 不 也 是 寄 予 無 限 同 情 和 憐 愛 嗎 ? 為 了 要 使 他 們 獲 得 一 技 之 長 , 好 以 謀 生 過 活 , 鮑 聖 不 是 創 辦 了 工 藝 院 嗎 ? 在 今 日 的 香 港 , 巴 神 父 也 看 到 了 同 樣 的 問 題 「以 前 , 我 曾 向 港 府 提 意 設 立 職 業 先 修 學 校 , 或 工 業 中 學 , 但 得 到 的 答 覆 是 : 沒 有 孩 子 會 就 讀 這 類 學 校 。」

「今 日 , 明 愛 設 立 的 這 類 學 校 不 是 很 受 歡 迎 嗎 ? 政 府 終 於 也 自 己 辦 這 類 學 校 了 , 只 要 給 他 們 機 會 , 每 一 個 青 年 準 會 有 不 凡 的 表 現 的 。」

他的理想
巴 神 父 贊 成 文 科 與 實 用 科 合 併 的 混 合 教 育 法 。 並 以 星 加 坡 作 例 子 : 那 裡 一 般 的 中 學 課 程 , 頭 兩 年 佔 了 百 分 之 廿 五 是 機 械 課 程 , 且 是 必 修 科 。 兩 年 後 , 學 生 可 自 由 選 讀 工 科 抑 或 文 科 , 我 們 香 港 也 嚐 試 過 , 不 過 到 目 前 仍 未 成 功 。

香港公教大學的可能性
接 著 , 我 們 問 他 有 關 在 本 港 設 立 天 主 教 大 學 的 可 能 性 , 他 隨 即 答 謂 「我 也 曾 經 聽 說 本 港 教 區 有 意 辦 一 所 公 教 大 學 , 不 過 經 費 是 個 吃 重 的 難 題 。 聖 言 會 在 日 本 有 所 大 學 , 當 事 人 告 訴 我 , 他 們 每 年 必 須 挪 用 該 會 在 日 本 總 收 入 的 三 分 一 來 幫 補 該 大 學 的 支 出 。」

「一 九 六 0 年 代 , 港 府 有 意 成 立 中 文 大 學 , 我 們 耶 穌 會 也 就 向 當 局 申 請 在 港 設 立 一 所 專 上 學 院 , 還 預 備 把 九 龍 華 仁 現 在 的 足 球 場 撥 作 院 址 。 但 當 局 拒 絕 了 我 們 的 申 請 , 原 因 是 早 有 四 間 學 院 存 在 了 , (筆 者 按 , 這 四 間 是 崇 基 、 聯 合 、 新 工 和 浸 會 。)

業餘考古學家
這 位 出 生 於 一 九 一 七 年 的 愛 爾 蘭 耶 穌 會 會 士 , 已 經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廿 六 年 , 但 仍 然 表 現 得 那 樣 熱 衷 , 那 樣 充 滿 理 想 和 幹 勁 。 仍 然 不 斷 的 為 本 港 所 有 莘 莘 學 子 及 教 師 , 向 港 府 尋 求 合 乎 理 想 的 教 育 制 度 。 不 管 效 果 如 何 , 他 那 份 心 意 和 熱 誠 , 是 值 得 我 們 尊 敬 的 、 欽 佩 的 。

在 余 理 謙 神 父  (Rev. James Hurley, S.J)  的 口 中 , 巴 神 父 不 單 能 幹 , 而 且 還 是 位 業 餘 考 古 學 家 , 一 有 空 閒 , 就 跑 到 長 洲 等 離 島 翻 翻 掘 掘 , 從 翻 出 的 遠 古 文 物 中 研 究 香 港 的 歷 史 和 文 化 。

巴 神 父 說 他 在 一 九 五 一 年 抵 港 , 在 長 洲 會 院 唸 了 兩 年 中 文 後 , 就 給 派 到 香 港 華 仁 服 務 , 一 九 五 四 年 任 該 校 副 校 長 , 一 九 五 六 年 正 式 升 任 該 校 校 長 至 一 九 六 二 年 調 任 香 港 大 學 利 瑪 竇 宿 舍 舍 監 止 。

七 年 後 , 一 九 六 九 年 , 巴 神 父 重 返 香 港 華 仁 , 一 九 七 0 年 再 掌 該 校 校 長 職 至 今 。

熱情好客
他 原 本 只 答 應 給 我 們 半 小 時 作 訪 問 的 , 因 為 他 必 須 到 禮 堂 去 跟 家 長 們 招 呼 。 可 是 , 一 談 就 談 了 一 個 小 時 , 彼 此 都 意 猶 未 盡 。 我 們 請 他 借 出 一 些 舊 照 刊 登 , 他 一 口 氣 就 答 應 了 。 然 後 立 即 衝 出 門 外 , 沒 有 兩 步 又 折 了 回 來 , 把 雪 櫃 打 開 , 叫 我 們 自 便 , 才 又 三 步 夾 兩 步 的 上 他 房 間 去 。

如 此 神 俊 逸 , 硬 硬 朗 朗 的 , 那 裡 像 個 六 十 四 歲 的 人 ? 他 還 口 口 聲 聲 的 說 明 年 就 到 期 退 休 呢 !
 1981 年 10 月 30 日

 

Father Cyril Barrett Died after Long Illness, S.J.
R.I.P.

Father Cyril Barrett, SJ, died in St. Pauls Hospital, Causeway Bay, after a long illness, very bravely on Sunday, 2 July 1989.

The late Father Cyril J. Barrett, SJ. was born in Charleville, Co. Cork Ireland in 30 April 1917. He was educated in Clongowes Wood College and in 1935 he entered the Jesuit Order. He finished his academic studies and professional training in 1951 and in that year came to Hong Kong where he has lived and worked since then.

At first he was assigned to study Chinese (Cantonese) for two years and then went to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at first as a teacher, then in 1954 became Prefect of Studies, in 1956 he was appointed Rector and Principal. In 1962 he went to Ricci Hall Studies, in 1956 he was appointed Rector and Principal. In 1962 he went to Ricci Hall where he was Warden until 1969 and during this time Ricci Hall, with minimal dislocation to the residents was totally rebuilt, and Father Barrett was very busily engaged in the fund raising for this new project. In 1970 he returned to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as Principal where he continued until 1982. Since then he has in 1983 received an honorary doctorate
Doctor of Social Scienc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has busied himself with making contact, either in person or through letters with practically every former Wah Yan Student studying abroad. He made long trips to Australia, the United States and Canad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visiting secondary schools and Universities and other higher educational institutions, and there meeting with the Wah Yan past student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he has known that he has a serious cancer condition and other debilitating illnesses. He has suffered a great deal, but was always trying to lead as normal a life as possible. In summer 1988 he went to Ireland on holiday and returned to Hong Kong even though most of his friends thought the journey would be too much for his greatly weakened condition. Since then he has been almost continually in hospital, getting gradually weaker. Until finally on 2 July 1989 he died.

All through his life he was interested in many other matters besides education. He was a dedicated bird watcher and an occasional helper in archeological digs in the New Territories. He was a fairly constant writer of letters to the papers on matters connected with education.
7 July 1989

 

 
耶穌會巴烈德神父
病逝聖保祿醫院

曾 任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校 長 近 二 十 年 的 耶 穌 會 會 士 巴 烈 德 神 父 ,一 九 八 九 年 七 月 二 日 因 癌 症 病 逝 聖 保 祿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二 歲 。 巴 烈 德 神 父 於 一 九 一 七 年 在 愛 爾 蘭 出 生 , 一 九 三 五 年 加 入 耶 穌 會 ,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來 港 , 開 始 他 漫 長 的 服 務 。

一 九 五 六 年 至 一 九 六 二 年 他 當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校 長 , 六 二 年 至 六 九 年 為 香 港 大 學 利 瑪 竇 宿 舍 舍 監 , 一 九 七 0 年 再 度 為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校 長 , 直 至 一 九 八 二 年 退 休 為 止 。

自 此 之 後 , 巴 烈 德 神 父 忙 於 聯 絡 在 海 外 留 學 的 華 仁 學 生 , 並 曾 到 澳 洲 、 美 國 、 加 拿 大 、 英 國 等 地 探 訪 各 中 學 、 大 學 及 其 他 高 等 學 府 。 巴 烈 德 神 父 更 與 一 群 華 仁 畢 業 生 成 立 信 託 基 金 , 提 供 獎 學 金 協 助 香 港 學 生 到 外 地 入 讀 大 學 。

一 九 八 三 年 , 他 曾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社 會 科 學 博 士 名 譽 學 位 。

巴 神 父 的 追 思 彌 撒 已 於 本 月 六 日 下 午 二 時 半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持 。 遺 體 隨 後 安 葬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89 年 7 月 7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