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LEMAIRE, Charles Joseph MEP
惠化民主教

 

* Birth in Bertry (貝爾特里), Nord (諾爾), France (法國): [16 January 1900]
* Ordination: [21 September 1929]
* Consecrated Bishop in China, Jilin: [16 November 1939]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60]
* Death in Hong Kong: [22 April 199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Repertoire Des Membres De La Societe Des Missions Etrangeres 1659-2004


五月的陽光──惠化民主教
李韡玲

一個懸案
我 很 小 的 時 候 就 聽 過 、 見 過 「惠 化 民 主 教」 這 個 名 字 , 那 時 候 很 流 行 在 一 張 小 聖 相 的 背 後 印 上 一 些 經 文 , 下 款 就 一 定 付 上 准 印 者 的 名 字 , 不 是 「惠 化 民」 就 是 「德 化 隆」 ; 見 過 惠 主 教 的 名 字 就 是 從 那 裡 開 始 的 。 不 過 , 那 個 年 代 當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的 是 白 英 奇 , 繼 而 是 徐 誠 斌 。 故 此 , 惠 化 民 主 教 在 我 的 心 靈 裡 始 終 是 個 名 字 , 老 是 懸 在 半 空 , 也 不 知 是 否 真 有 其 人 。 到 了 這 許 多 許 多 年 後 的 今 天 , 惠 主 教 卻 赫 然 出 現 在 我 眼 前 , 談 笑 自 若 、 老 而 彌 堅 , 我 不 禁 有 種 今 生 今 世 的 太 息 !

花園別墅
總 輯 對 我 說 , 港 區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總 務 處 的 地 址 是 加 列 山 道 十 四 號 B 座 。 我 一 聽 就 迷 糊 起 來 , 像 聽 到 個 又 生 疏 又 遙 遠 的 名 字 一 般 , 總 無 法 讓 加 列 山 跟 思 想 串 連 一 起 , 於 是 問 道 : 「在 那 裡 ? 九 龍 抑 是 港 島 ?」

總 編 輯 答 謂 : 「港 島 山 頂 區 。」

「山 頂 ? 那 是 富 有 人 家 的 住 宅 區 呀 ?」

怪 不 得 黎 和 樂 神 父 有 一 次 很 感 慨 地 說 : 「人 家 都 說 我 們 是 富 豪 哩 !」

加 列 山 道 十 四 號 B 座 是 幢 花 園 複 式 別 墅 , 鮮 棕 色 的 , 單 是 外 觀 , 就 包 涵 了 豪 華 巨 宅 的 各 種 氣 派 , 就 座 落 於 其 它 式 樣 相 同 的 華 廈 之 間 , 要 不 是 黎 神 父 親 自 帶 路 , 我 就 要 變 成 劉 姥 姥 了 。

出 乎 意 料 地 , 客 廳 、 辦 公 室 、 起 居 間 的 陳 設 都 簡 單 得 很 , 客 廳 裡 偌 大 的 壁 櫃 更 是 空 空 如 也 , 除 了 擺 置 著 幾 只 招 呼 客 人 用 的 玻 璃 杯 外 。

可愛的老頑童
穿 著 一 襲 黑 色 羅 馬 袍 的 惠 主 教 一 踏 進 客 廳 , 頓 時 滿 室 春 , 喜 氣 盈 盈 。 他 的 臉 老 是 笑 著 , 咀 在 笑 , 眼 睛 也 在 笑 ; 絕 不 是 應 酬 、 禮 貌 那 一 種 笑 , 而 是 頑 皮 那 一 類 , 我 相 信 他 私 底 下 一 定 有 很 多 笑 料 , 可 惜 只 是 區 區 一 面 之 緣 認 識 不 深 , 不 然 的 話 , 我 必 定 會 問 道 : 「惠 主 教 , 這 篇 訪 問 的 題 目 就 叫 『可 愛 的 老 頑 童 ── 惠 化 民 主 教』 好 不 好 ?」

惠 主 教 的 聽 覺 不 大 靈 光 , 所 以 跟 他 說 話 時 就 必 須 運 用 丹 田 之 氣 , 還 要 有 如 雷 貫 耳 之 聲 , 否 則 就 只 有 相 視 而 笑 , 默 默 無 語 的 份 兒 。

他 說 話 的 聲 音 非 常 宏 亮 而 且 清 徹 , 我 猜 他 年 輕 時 必 定 是 唱 男 高 音 的 , 於 是 問 道 : 「惠 主 教 , 當 年 唱 拉 丁 大 禮 彌 撒 時 , 你 一 定 很 賣 力 吧 !」

他 表 示 不 很 明 白 我 的 意 思 。 我 於 是 打 開 天 窗 說 道 : 「主 教 , 你 的 音 量 好 大 啊 !」

他 呵 呵 的 笑 了 起 來 , 然 後 答 道 : 「妳 有 所 不 知 呀 , 我 一 出 來 傳 教 的 時 候 就 開 始 變 成 這 樣 的 , 尤 其 在 面 對 好 多 人 講 道 理 的 時 候 。」

「是 嗎 ? 那 可 真 有 趣 , 是 什 麼 原 故 呢 ?」

「是 恐 懼 嘛 , 初 初 面 對 著 一 大 群 人 說 話 , 我 就 驚 得 要 死 , 於 是 就 拼 命 以 聲 壯 膽 。 久 而 久 之 , 就 習 慣 放 大 喉 嚨 講 話 了 。」

我 們 都 給 逗 得 笑 不 可 止 , 也 真 佩 服 他 想 得 出 這 樣 的 橋 段 來 。

惠 主 教 , 一 九 0 0 年 一 月 十 六 日 生 於 法 國 北 部 一 個 城 鎮 , 廿 九 歲 那 一 年 晉 升 鐸 品 。 當 時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正 是 方 興 未 艾 , 加 上 法 國 給 德 國 納 粹 所 佔 領 , 國 家 前 程 未 卜 , 更 遑 論 個 人 的 得 與 失 了 。 於 是 乎 , 那 時 候 修 會 方 面 替 惠 神 父 準 備 好 的 深 造 計 劃 , 就 不 得 不 無 限 期 擱 置 。

最 終 , 他 還 是 在 修 會 的 安 排 下 , 負 笈 羅 馬 的 聖 嘉 俾 額 爾 學 院 進 修 , 為 日 後 漫 長 的 傳 教 使 命 打 下 更 鞏 固 的 基 礎 。

到中國去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在 亞 洲 最 重 要 的 傳 教 區 是 中 國 、 越 南 和 韓 國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前 , 在 中 國 的 主 要 落 腳 點 是 東 北 , 即 哈 爾 濱 一 帶 。 戰 後 , 教 務 就 擴 展 到 四 川 、 雲 南 及 廣 東 廣 西 去 。

一 九 三 0 年 , 年 輕 的 惠 化 民 神 父 就 奉 命 前 往 中 國 東 北 部 去 拓 展 天 主 的 神 國 , 地 點 就 在 哈 爾 濱 的 吉 林 市 。

想 起 昔 日 在 中 國 辛 勤 開 教 的 歲 月 , 惠 主 教 表 示 他 非 常 懷 念 在 中 國 那 段 日 子 , 更 懷 念 他 那 些 中 國 友 人 。 如 今 、 他 們 都 不 知 那 裡 去 了 。 他 說 , 雖 然 已 經 一 把 年 紀 , 但 仍 然 十 分 渴 望 能 夠 回 到 中 國 大 陸 傳 教 去 。

我 問 他 在 這 幾 十 年 的 傳 教 生 活 中 , 最 令 他 開 心 的 有 些 什 麼 。

他 略 顯 為 難 的 說 : 「也 說 不 上 來 , 我 每 天 的 生 活 , 都 是 以 奉 獻 彌 撒 作 為 中 心 , 而 我 的 使 命 就 是 引 領 外 教 人 認 識 基 督 。 我 想 我 最 開 心 的 事 , 就 是 幫 助 教 友 吧 。」

「那 麼 , 不 怎 樣 開 心 的 事 呢 ?」

他 立 即 毫 不 猶 疑 的 答 道 : 「你 做 總 會 長 的 時 候 。」

那段日子
一 九 三 九 年 , 惠 神 父 被 教 廷 擢 升 為 主 教 , 且 隨 即 出 任 吉 林 助 理 主 教 職 務 。

一 九 四 五 年 , 他 被 選 為 該 會 的 總 會 長 。 為 了 聽 命 , 不 得 已 他 離 開 了 自 己 深 愛 的 中 國 , 返 回 法 國 巴 黎 去 接 掌 新 職 。 擔 任 總 會 長 後 ,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得 坐 在 辦 公 室 裡 處 理 行 政 事 務 , 不 像 以 往 那 樣 , 鄉 過 鄉 、 鎮 過 鎮 與 一 般 平 民 百 姓 言 笑 晏 晏 , 以 言 以 行 實 際 地 來 傳 揚 福 音 了 。

同 時 , 由 於 他 的 身 份 是 主 教 , 必 然 受 到 許 多 的 奉 承 和 諂 媚 , 甚 麼 達 官 貴 人 、 豪 門 新 富 都 想 來 沾 點 關 係 。 於 是 乎 , 他 開 始 變 得 身 不 由 己 , 常 常 都 要 應 付 許 多 的 酬 酢 和 週 旋 於 一 些 人 物 中 間 。 從 此 , 他 愈 來 愈 感 到 滿 不 是 味 道 , 有 種 不 勝 其 煩 的 感 覺 。

一 九 六 三 年 , 他 毅 然 重 臨 香 江 , 繼 續 他 的 傳 教 士 生 活 , 且 希 望 有 朝 一 日 能 自 港 回 返 中 國 大 陸 傳 教 去 。

問 他 對 現 時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有 什 麼 感 想 時 , 他 幽 幽 的 表 示 他 很 同 情 仍 留 在 國 內 的 那 些 神 職 人 員 , 因 為 生 活 和 環 境 都 迫 使 他 們 未 能 盡 職 。

等待永恆
人 生 七 十 古 來 稀 , 八 十 一 高 齡 的 惠 主 教 雖 然 依 舊 腰 板 挺 直 , 雙 目 藏 神 , 但 在 這 退 休 的 日 子 裡 , 又 不 能 回 返 中 國 大 陸 , 除 了 怡 養 天 年 之 外 , 還 在 等 待 些 什 麼 呢 ? 黎 和 樂 神 父 告 訴 我 , 惠 主 教 是 個 好 學 不 倦 的 人 , 如 今 , 仍 然 終 日 手 不 釋 卷 , 對 於 時 事 新 聞 非 常 留 意 。 所 以 跟 他 談 話 , 永 不 會 有 言 語 無 味 之 感 。 但 是 , 惠 主 教 的 神 情 告 訴 我 , 他 是 有 所 等 待 的 啊 !

「我 在 等 待 著 永 恆 生 命 的 來 臨 。」 說 著 , 他 就 站 起 身 來 , 跟 我 握 了 握 手 , 就 離 開 會 客 室 了 。

我 多 麼 希 望 當 時 他 是 一 邊 踏 出 客 廳 門 檻 , 一 邊 呵 呵 笑 著 , 就 像 武 俠 小 說 裡 的 峨 嵋 山 高 僧 , 兩 袖 一 擺 , 霎 時 , 瘦 長 的 身 影 , 就 隱 沒 在 五 月 的 陽 光 裡
1981 年 9 月 4 日 

 

對「五月的陽光──惠化民主教」的一點澄清

主 編 神 父 :

拜 讀 貴 報 一 九 八 一 年 九 月 四 日 的 文 章 。 「五 月 的 陽 光 ── 惠 化 民 主 教」 篇 。 感 到 十 分 高 興 。 惠 主 教 是 敝 傳 教 會 的 前 輩 , 將 他 的 生 平 事 蹟 供 應 讀 者 , 如 能 激 發 青 年 一 輩 對 傳 揚 福 音 的 熱 忱 , 實 為 一 件 美 事 。 其 次 李 韡 玲 小 姐 的 文 筆 了 得 , 把 通 常 是 沉 悶 的 人 物 誌 寫 得 活 靈 活 現 , 叫 人 喜 歡 。 今 天 公 教 報 繼 承 了 以 往 幾 位 編 輯 神 父 辛 苦 的 耕 耘 , 以 年 青 人 的 朝 氣 , 大 膽 開 創 新 風 格 和 新 領 域 ; 這 事 從 近 期 的 改 變 可 我 做 本 堂 以 引 證 一 班 。 惟 望 貴 報 同 人 上 下 一 心 , 把 這 份 報 紙 的 好 處 惠 澤 港 人 。 我 做 本 堂 神 父 的 , 會 大 力 向 教 友 推 薦 , 好 配 合 你 們 的 發 展 。

基 於 對 公 教 報 要 求 嚴 格 , 讀 完 惠 主 教 文 章 之 後 , 我 感 到 有 需 要 提 出 一 兩 個 問 題 。 寫 人 物 誌 的 困 難 很 多 , 我 們 多 把 注 意 力 集 中 在 主 人 翁 身 上 而 往 往 疏 忽 了 把 他 襯 托 出 來 的 歷 史 經 緯 。 由 於 惠 主 教 重 聽 , 那 天 訪 問 時 我 亦 在 場 幫 助 。 用 法 文 問 , 中 文 譯 出 ; 這 種 中 法 大 混 合 的 交 談 , 難 免 產 生 誤 會 。 所 以 文 中 出 現 的 毛 病 , 不 應 歸 咎 何 人 ; 不 過 歷 史 就 是 歷 史 , 我 們 倒 應 負 責 。

在 可 愛 的 老 頑 童 末 段 有 這 句 話 : 「當 時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正 是 方 興 未 艾 , 加 上 法 國 給 德 國 納 粹 所 佔 領 …… 。」 是 有 問 題 的 ; 因 為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是 德 國 帝 國 主 義 作 崇 的 結 果 , 那 時 納 粹 黨 還 未 存 在 。 一 九 二 九 年 惠 主 教 晉 鐸 時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結 束 了 十 年 , 但 …… 要 到 一 九 三 三 年 才 有 納 粹 黨 爭 取 政 權 。 相 信 這 是 一 時 大 意 引 起 的 錯 誤 吧 。 而 「到 中 國 去」 那 節 , 對 敝 會 在 華 的 交 代 也 欠 清 楚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前 , 在 中 國 的 主 要 落 腳 點 是 東 北 , 即 哈 爾 濱 一 帶 。 戰 後 , 教 務 就 擴 展 到 四 川 、 雲 南 及 廣 東 廣 西 去 。」 查 實 敝 會 早 於 二 百 九 十 七 年 前 踏 足 中 國 , 創 會 者 方 主 教 於 公 元 一 六 五 九 年 受 教 廷 傳 信 部 委 任 為 越 南 東 京 。 中 國 雲 南 、 貴 州 、 廣 西 和 寮 國 的 代 牧 。 並 於 公 元 一 六 八 四 年 到 達 福 建 的 廈 門 , 可 惜 同 年 病 逝 該 處 。 簡 單 來 說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是 由 中 國 西 南 起 步 。 一 路 向 東 北 推 展 。 到 了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前 後 , 由 於 本 地 神 職 成 長 和 其 他 來 華 修 會 及 傳 教 會 增 加 , 才 慢 慢 將 已 成 立 的 教 區 交 由 本 地 神 職 和 這 些 傳 教 會 負 責 。 而 中 國 的 東 北 可 以 說 是 敝 會 最 後 期 的 傳 教 區 域 。 今 天 大 家 都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對 她 的 歷 史 是 不 能 忽 略 的 。 以 下 列 出 一 些 比 較 重 要 或 與 香 港 人 有 感 情 的 事 蹟 , 供 讀 者 參 考 ──

() 公 元 一 六 九 六 年 敝 會 梁 神 父 到 達 四 川 任 代 牧 。

() 公 元 一 七 二 二 年 , 一 位 名 叫 蘇 保 祿 的 四 川 神 父 由 敝 會 主 教 手 中 領 受 鐸 品 。

() 公 元 一 八 0 三 年 , 在 四 川 有 一 牧 民 議 會 舉 行 。 與 會 代 表 由 十 三 位 中 國 神 父 和 兩 位 法 國 神 父 組 成 。 這 次 聚 會 對 期 後 近 百 年 的 中 國 教 會 影 響 良 多 ; 內 容 包 括 經 文 翻 譯 , 教 會 組 織 , 本 地 修 女 團 體 等 。

() 公 元 一 八 三 八 年 , 滿 州 及 蒙 古 宣 佈 脫 離 北 京 教 區 , 新 教 區 隨 即 成 立 , 由 敝 會 方 主 教 (與 創 會 者 同 姓) 出 任 管 理 。

() 公 元 一 八 四 八 年 , 原 屬 澳 門 教 區 的 廣 東 省 與 鄰 省 廣 西 合 併 成 一 新 教 區 , 由 敝 會 明 主 教 執 牧 , 廣 州 的 石 室 聖 堂 是 他 們 任 內 的 建 設 。 其 間 亦 在 廣 東 石 龍 興 建 一 所 可 以 容 納 千 人 以 上 的 痳 瘋 病 院 , 已 故 明 之 剛 神 父 亦 曾 在 該 處 服 務 數 年 。

說 到 這 裡 , 不 妨 順 帶 提 出 一 份 報 導 中 國 教 會 近 況 的 刊 物 「驛」 的 事 。 「驛」 第 十 九 期 第 七 版 「南 京 市 天 主 堂」 一 段 有 話 : 「南 京 過 去 是 法 國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傳 教 區 。」 這 事 完 全 不 確 ; 因 為 敝 會 從 未 在 南 京 服 務 過 。 還 有 同 期 的 第 六 版 「南 京 教 區 簡 史」 說 : 「益 世 報 早 在 一 九 一 五 年 由 天 津 雷 明 遠 神 父 創 立 ……」 雷 神 父 那 個 「明」 字 不 對 , 應 該 是 「鳴」 。 這 些 錯 誤 , 外 表 看 來 無 傷 大 雅 , 但 從 事 歷 史 文 字 工 作 的 人 一 定 要 認 真 , 否 則 會 將 自 己 刊 物 的 質 素 拉 低 。 我 寫 了 這 一 大 篇 無 他 , 只 希 望 見 到 更 多 的 中 國 人 以 文 字 報 國 。 由 一 個 外 國 人 說 出 這 話 未 免 大 膽 , 不 過 我 是 熱 愛 中 國 的 人 。

主 佑 編 安 !
鐸末 黎和樂謹上
香港巴黎外方傳教會負責人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四日
1981 年 9 月 25 日 

 

Bishop Charles Lemaire, M.E.P.
R.I.P.

Charles Joseph Lemaire was born on 16 January 1900, in the village of Bertry, the diocese of Cambrai, in Northern France. His father was the owner of a small weaving factory. At the age of 12, he entered the minor seminary at Cambrai but left two years later and began working in his father's workshop. But shortly thereafter during the first World War, he found himself out of work and went back to school. In 1917 he and other young men in his area which was occupied by German forces, were made to work for the occupying forces until the war ended in 1918.

Returning to complete his minor seminary studies, Charles Lemaire then entered the major seminary of his diocese in 1922 and finally in 1925 the Paris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The following year he was sent to Rome to continue his studies and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22 September 1929. Following a further year of study in Rome during which Father Lemaire received the degrees of Bachelor of Canon Law and Doctor of Sacred Theology, he left on 8 September 1930 for his mission post in Manchuria, the Vicariate Apostolic of Kirin (now the Diocese of Jilin).

Following language studies, in May of 1932 he was appointed assistant and then parish priest of the Cathedral of Kirin, a post which he held until the end of 1936. From January 1937 until December 1939, he was rector of both the major and minor seminaries at Kirin. In 1939 when Msgr. Auguste Gaspais, the Vicar Apostolic of Kirin, was asked to take on extra duties as acting papal representative in Manchukuo and needed an auxiliary, Father Lemaire was chosen and appointed titular bishop of Otrus. He was ordained a bishop by Msgr. Gaspais on 16 November 1939. During the war years (1939-1945) he carried out the various duties of parish visitations and ceremonies of confirmation which Msgr. Gaspais gave him to do.

During the war years, the Paris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had been unable to hold a general chapter to elect a new superior general according to its constitutions. The serving superior general, Pere Robert, wished to resign and so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now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 allowed his resignation and on 16 November 1945 appointed Msgr. Lemaire to take his place as superior general of the society until such time as a general chapter could be held. It was July of 1946 before Msgr. Lemaire was able to assume his new office in Paris but when he did so, he was assiduous in visiting the mission territories of the society, particularly Japan, Hong Kong and India.

It was 1950 before the Pairs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was able to have a general chapter and at that time Msgr. Lemaire was elected to a full ten year term as superior general. On the completion of this term, Msgr. Lemaire had spent 15 years in all as superior of his mission society.

With the election of a new superior general in 1960, Msgr. Lemaire was assigned as the superior of Bethany House in Hong Kong, a post that he held another 15 years until the suppression of the house in 1975. Following that he retired to the procure of the Paris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in Hong Kong and when his health began to fail, to the Home for the Aged of the 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 to spend his final years in prayer and reflection. He died there on 22 April 1995 after a long and fruitful life.
5 May 1995

 

巴黎外方傳教會
惠化民主教逝世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惠 化 民 主 教 , 於 一 九 九 五 年 四 月 廿 二 日 在 黃 竹 坑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五 歲 。

惠 主 教 於 一 九 0 0 年 一 月 十 六 日 出 生 於 法 國 熱 心 教 友 家 庭 , 一 九 二 九 年 晉 鐸 , 其 後 被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派 來 中 國 傳 教 , 一 九 三 九 年 晉 陞 為 吉 林 教 區 主 教 , 直 至 一 九 四 五 年 被 選 為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總 會 長 , 返 回 法 國 , 任 內 派 遣 多 位 神 父 來 中 國 傳 教 。 一 九 六 0 年 來 港 , 出 任 薄 扶 林 納 匝 肋 院 院 長 , 並 接 受 當 時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邀 請 為 許 多 堂 區 的 教 友 施 放 堅 振 , 後 來 會 院 遷 往 山 頂 , 惠 主 教 每 天 仍 自 己 乘 巴 士 到 聖 保 祿 醫 院 舉 行 彌 撒 。

一 九 九 一 年 五 月 , 他 因 體 弱 多 病 , 進 入 黃 竹 坑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 得 到 修 女 們 的 照 顧 , 及 至 上 星 期 六 逝 世 , 安 息 主 懷 。

惠 主 教 的 殯 葬 禮 於 四 月 廿 六 日   (星 期 三)  上 午 十 時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醫 院 之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後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95 年 4 月 28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