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AZZO, Domenico PIME
唐多明神父

* Birth in Bibano di Godega of S. Urbano (別班魯), Treviso (特雷維索), Italy: [19 October 1906]
* Enter Novitiate: [11 March 1926]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24 September 1932]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8 September 1933]
* Death in Rancio, Lecco (
勒高鎮), Italy: [16 August 1998]

* Shamshuipo: [1934]
* Po-Mi, Po On: [1935]
* Nam Tau, Po On: [1936] - [1938]
* Rector of St. Francis Assisi Church, Kowloon City: [1939] - [1941]
* Cathedral: Rector [1948] - [1961]
*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Rector [1962]
* Holy Spirit Seminary Diocesan Minor Seminary, Pokfulam: Rector [1963] - [1964]
*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Rector [1965] - [1967]
* Bishop
s House, Caine Road: [1968]
* Caritas Medical Centre, So Uk Tsuen: Chaplain [1969] - [1976]
* Leave Hong Kong: [1977] - [1978]
* Cathedral: Assistant [1979] -[1988]
* Returned to Roman: [198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賀唐多明神父晉鐸五十年
陳建磐

前言

「因為上主天主是太陽,是護盾。
上主常廣施恩愛和光榮;
他對行為正直純潔的人,
從來不會拒絕賜福賜幸。」
(詠八十四:12)

提 起 唐 多 明 神 父 , 總 堂 的 教 友 , 無 論 老 小 都 對 這 位 滿 頭 銀 絲 , 面 色 紅 潤 , 慈 祥 而 穩 重 的 司 鐸 同 樣 地 是 非 常 熟 悉 。 可 是 他 們 對 他 的 長 袍 更 為 熟 悉 。 無 論 何 時 何 地 唐 神 父 都 穿 著 整 齊 而 符 合 他 身 份 的 服 裝 , 唐 神 父 堅 守 他 自 己 原 則 的 精 神 , 實 在 是 令 人 尊 敬 的 。

像 其 他 的 司 鐸 一 樣 , 唐 神 父 默 默 地 過 著 刻 板 的 傳 教 生 活 。 可 是 一 九 八 二 年 對 唐 神 父 來 說 有 重 大 的 意 義 , 對 總 堂 的 教 友 是 值 得 慶 賀 的 一 年 。 今 年 九 月 廿 五 日 是 一 個 不 平 凡 的 日 子 , 那 是 唐 神 父 晉 鐸 金 禧 紀 念 日 。 總 堂 教 友 以 極 度 歡 愉 的 心 情 去 迎 接 這 慶 典 的 來 臨 。

泉酒之鄉
唐 神 父 於 一 九 0 六 年 十 月 十 九 日 生 於 鄰 近 威 尼 斯 的 碧 班 努 鎮 (Bibano) 。 碧 班 努 是 希 臘 文 , 是 「飲」 的 意 思 。 這 小 鎮 是 以 泉 和 酒 聞 名 的 。 神 父 長 於 一 個 貧 窮 但 充 滿 聖 寵 的 家 庭 。 他 的 雙 親 共 有 十 一 名 子 女 而 神 父 是 最 小 的 。 小 時 候 神 父 在 田 野 中 與 清 風 追 逐 和 家 畜 一 起 長 大 。

每 一 天 , 無 論 風 雪 或 下 雨 , 神 父 一 家 都 參 與 彌 撒 。 每 逢 嚴 寒 的 天 氣 , 神 父 便 將 他 的 頭 藏 在 他 母 親 的 圍 巾 內 。 他 的 父 親 和 兄 姊 等 全 都 是 歌 詠 團 的 成 員 。 神 父 從 小 便 喜 愛 音 樂 , 音 樂 的 細 胞 很 早 便 充 滿 他 的 軀 體 。 直 到 今 天 , 神 父 每 逢 空 閒 的 時 候 都 愛 彈 奏 風 琴 以 自 娛 。

憧憬
小 時 候 神 父 喜 愛 教 堂 , 特 別 是 節 日 期 間 的 裝 飾 。 他 非 常 羡 慕 穿 起 祭 衣 開 彌 撒 的 神 父 , 用 那 莊 嚴 而 雄 渾 的 歌 聲 去 讚 頌 上 主 。 他 憧 憬 著 有 一 天 他 會 成 為 司 鐸 。 神 父 的 願 望 因 為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而 延 誤 了 。 在 他 十 五 歲 的 那 一 年 , 去 見 新 的 本 堂 神 父 , 告 訴 他 自 己 的 意 向 。 此 後 , 他 開 始 閱 讀 聖 書 。 四 年 後 加 入 米 蘭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作 傳 教 士 。 在 一 九 三 二 年 九 月 廿 四 日 由 舒 士 達 樞 機 主 教 (Cardinal Shuster) 祝 聖 為 司 鐸 。

外邦傳教
神 父 最 初 的 夢 想 是 被 派 往 非 洲 傳 教 , 與 黑 人 、 森 林 、 及 野 獸 為 伍 。 當 知 道 要 到 中 國 傳 教 的 時 候 , 他 有 點 兒 失 望 。 不 過 服 從 是 傳 教 士 必 須 有 的 美 德 , 唐 神 父 也 不 例 外 。 當 他 乘 的 船 在 一 九 三 三 年 九 月 八 日 離 開 威 尼 斯 , 和 他 最 親 愛 的 家 人 分 離 時 , 他 是 多 麼 的 難 過 , 他 是 多 麼 的 需 要 耶 穌 和 聖 母 的 幫 助 。 每 想 及 來 港 的 使 命 是 拯 救 靈 魂 , 神 父 的 憂 苦 便 減 輕 了 。 和 神 父 一 起 派 來 中 國 的 是 江 神 父 (Rev. De Aseanus) 。 他 是 一 位 沉 默 但 卻 充 滿 活 力 的 傳 教 士 。 同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神 父 抵 港 。 當 輪 船 進 入 海 港 時 , 神 父 聽 到 鄰 艇 的 雞 啼 , 他 記 得 耶 穌 的 說 話 「要 祈 禱 , 不 要 陷 入 誘 惑 中」 。 他 禁 不 住 暗 暗 的 提 醒 自 己 , 香 港 是 危 險 的 地 方 。 經 過 四 十 九 年 的 了 解 , 神 父 終 於 愛 上 這 「危 險」 的 地 方 , 他 把 這 地 方 當 作 他 的 第 二 故 鄉 。

避賊的棺木
整 整 兩 個 月 神 父 受 教 於 一 位 老 年 的 教 師 , 學 習 粵 語 。 許 多 時 冗 長 而 沉 悶 的 覆 述 使 他 覺 得 煩 惱 。 有 時 因 疲 勞 過 度 , 師 生 倆 一 起 瞌 睡 。 在 港 逗 留 了 四 個 月 便 被 派 到 寶 安 縣 的 西 路 地 區 工 作 。 那 地 方 是 極 之 窮 困 , 可 是 對 於 一 個 充 滿 幻 想 的 傳 教 士 實 在 是 極 佳 的 訓 練 場 地 。 它 把 他 帶 回 現 實 , 使 他 切 實 地 了 解 他 的 使 命 , 實 踐 傳 教 士 的 精 神 。 西 路 地 區 盜 賊 如 毛 , 吸 鴉 片 的 人 也 極 多 。 有 一 次 神 父 借 宿 於 一 老 婦 家 , 發 現 床 下 有 一 副 棺 木 , 神 父 奇 而 問 該 老 婦 。 據 她 說 那 是 用 來 避 賊 的 。

刻苦的生活
當 時 神 父 由 一 位 青 年 教 師 指 導 學 習 粵 語 。 因 為 他 的 粵 音 不 純 正 , 因 此 影 響 神 父 的 發 音 也 不 正 確 , 西 路 的 教 友 很 少 , 每 月 神 父 要 穿 山 越 嶺 , 冒 著 被 毒 蛇 襲 擊 的 危 險 去 探 訪 他 們 。 河 水 氾 濫 時 , 沒 有 隨 從 , 神 父 是 不 敢 渡 河 的 。 假 如 水 流 不 喘 急 的 話 , 神 父 才 放 心 渡 河 。 晚 上 的 蚊 , 簡 直 是 瘋 狂 的 , 假 如 想 好 好 地 睡 眠 , 那 是 一 件 不 可 能 的 事。

有 一 次 一 位 孤 獨 的 老 婦 病 倒 了 。 因 為 寶 安 的 醫 療 設 備 很 落 後 , 神 父 僱 一 人 力 車 送 她 到 香 港 聖 方 濟 各 醫 院 求 醫 。 可 能 因 病 者 病 情 惡 化 , 兼 且 長 途 跋 涉 , 病 者 承 受 不 起 旅 途 勞 頓 , 竟 在 抵 達 醫 院 門 前 死 去 。 當 人 力 車 伕 發 現 她 死 去 時 , 就 非 常 害 怕 , 竟 留 下 人 力 車 , 一 言 不 發 便 跑 得 無 影 無 踪 。

不 久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神 父 當 時 在 釜 門 探 望 教 友 , 有 兩 位 中 國 軍 官 找 神 父 , 要 他 出 示 證 件 , 他 們 認 為 他 既 是 義 籍 , 應 被 送 往 廣 州 。 可 是 神 父 要 求 他 們 准 許 他 回 港 , 因 為 他 是 從 香 港 來 的 。 他 們 卒 如 所 請 , 神 父 便 向 寶 安 道 別 。 回 港 後 神 父 染 上 天 花 , 幸 虧 一 位 老 中 醫 懂 得 醫 治 , 他 要 神 父 每 天 不 停 的 吃 甘 蔗 。 數 天 後 神 父 的 病 痊 癒 了 , 可 是 那 老 中 醫 卻 逝 世 了 。

初抵濠江
神 父 接 任 聖 方 濟 各 堂 , 當 時 是 在 啟 德 機 場 附 近 。 基 於 義 大 利 參 戰 的 緣 故 , 意 籍 傳 教 士 全 部 撤 到 澳 門 。 一 年 後 獲 准 回 港 , 可 是 在 一 九 四 一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當 神 父 送 聖 體 給 患 病 的 教 友 , 香 港 的 戰 事 爆 發 了 , 翌 日 晚 上 所 有 的 意 籍 神 父 便 被 送 入 赤 柱 監 獄 去 。 負 責 的 上 尉 是 一 位 英 國 人 , 非 常 粗 魯 和 兇 惡 。 當 時 意 籍 神 父 大 都 被 派 到 廚 房 裡 工 作 , 負 責 洗 碟 、 刀 和 叉 。 有 一 次 因 廚 房 沒 有 水 的 關 係 , 神 父 們 要 到 外 邊 取 水 。 離 開 廚 房 不 遠 時 , 一 枚 炸 彈 便 落 在 廚 房 , 當 場 炸 死 了 許 多 印 度 兵 及 日 本 囚 犯 。 神 父 們 因 為 離 開 了 廚 房 , 全 都 幸 免 於 難 。

淪 陷 時 神 父 先 後 在 聖 方 濟 各 堂 及 安 老 院 工 作 。 亦 曾 在 寶 血 堂 一 個 時 期 , 後 因 為 缺 乏 糧 食 , 主 教 派 一 群 神 父 到 澳 門 工 作 , 唐 神 父 亦 是 被 派 去 的 一 份 子 。 當 地 的 總 督 、 主 教 、 司 鐸 及 教 友 都 非 常 善 待 他 們 。 唐 神 父 被 派 到 望 德 堂 工 作 。 當 地 教 友 對 神 父 之 熱 誠 , 使 神 父 極 為 感 動 , 至 今 仍 不 能 忘 懷 。

修院院長
一 九 四 五 年 十 月 神 父 被 委 掌 管 著 香 港 總 堂 (聖 母 無 原 罪 大 堂) 。 當 時 百 事 待 興 , 幸 得 教 友 竭 誠 相 助 , 信 德 日 昌 , 教 務 日 隆 。 各 副 本 堂 及 修 女 們 的 合 作 , 更 使 總 堂 的 傳 教 事 業 創 下 高 峰 。 一 九 五 0 年 的 聖 年 及 一 九 五 四 年 的 聖 母 年 實 在 是 總 堂 歷 史 信 德 的 高 潮 。 一 九 六 一 年 我 離 開 總 堂 被 調 往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 新 聖 堂 在 一 九 六 二 年 正 式 啟 用 , 但 神 父 卻 被 調 到 聖 神 修 院 院 擔 任 院 長 之 職 。 他 對 於 某 些 外 來 的 教 授 , 帶 來 新 的 思 想 和 改 革 , 頗 不 以 為 然 , 因 為 他 們 破 壞 而 不 建 設 。 對 於 聖 召 不 無 影 響 。

離 開 了 修 院 神 父 到 英 國 一 所 醫 院 作 指 導 司 鐸 。 神 父 因 穿 羅 馬 袍 而 為 被 一 位 神 父 所 恥 笑 。 不 久 這 位 神 父 離 開 了 他 的 神 聖 崗 位 。 據 說 唐 神 父 每 次 外 出 , 一 遇 見 警 察 時 , 他 們 都 向 他 致 敬 , 也 只 好 向 他 們 問 安 。

回港服務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回 港 為 明 愛 醫 院 之 指 導 司 鐸 。 神 父 非 常 喜 愛 這 份 工 作 。 在 醫 院 工 作 的 修 女 、 醫 生 、 看 護 、 工 友 及 病 人 真 像 是 一 個 大 家 庭 。 在 附 近 居 住 的 男 女 青 年 都 來 醫 院 的 小 聖 堂 作 輔 祭 和 歌 詠 團 團 員 。 氣 氛 非 常 和 諧 友 愛 。 一 九 七 六 年 回 意 大 利 作 一 修 院 的 神 師 , 他 的 工 作 只 是 指 導 修 生 有 關 拉 丁 文 、 法 文 或 英 文 的 知 識 。 神 父 很 失 望 , 卒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獲 准 回 港 並 獲 胡 主 教 派 往 總 堂 工 作 。 又 重 新 在 故 友 新 知 間 工 作 。

可敬的神長
神 父 生 性 淡 薄 和 謙 遜 。 他 認 為 作 為 一 位 司 鐸 , 他 的 責 任 是 使 環 繞 著 他 周 圍 的 人 的 生 活 更 為 有 意 義 。 他 責 己 嚴 但 以 誠 和 恕 待 人 。 他 最 能 使 教 友 敬 佩 的 是 他 的 榜 樣 , 他 深 明 身 教 的 道 理 , 身 體 力 行。 神 父 有 草 一 般 的 強 頑 的 生 命 力 , 像 草 的 繁 殖 力 一 般 的 傳 教 精 神 。 他 也 像 草 一 般 的 平 凡 , 但 平 凡 中 顯 示 出 基 督 的 精 神 , 這 樣 就 不 平 凡 了 。

神 父 關 心 社 會 , 關 心 青 年 。 他 希 望 教 會 和 教 育 當 局 能 夠 多 關 注 德 育 的 問 題 , 研 究 一 些 積 極 的 方 法 在 學 校 推 行 , 培 養 青 年 的 正 義 感 , 改 變 社 會 風 氣 , 建 立 新 的 、 正 確 的 社 會 價 值 觀 念 。 神 父 對 於 有 志 的 貧 困 青 年 , 常 加 以 經 濟 上 的 援 助 , 協 助 他 們 完 成 他 們 的 學 業 。

神 父 一 生 最 大 的 快 樂 是 能 領 受 晉 鐸 神 品 。 將 基 督 的 福 音 帶 給 別 人 。 他 離 開 他 的 家 進 入 一 個 愛 他 而 他 又 愛 的 團 體 。 在 堂 區 內 他 關 懷 每 一 位 教 友 而 每 一 位 教 友 亦 關 心 他 。 有 一 位 從 另 一 個 堂 區 搬 來 的 教 友 告 訴 我 , 他 參 加 一 次 堂 區 活 動 , 由 於 環 境 陌 生 的 緣 故 , 他 入 門 便 站 在 一 旁 , 一 位 神 父 行 過 來 和 他 談 話 , 問 他 是 否 新 教 友 , 並 介 紹 其 他 教 友 給 他 認 識 , 使 他 愉 快 地 渡 過 那 晚 上 。 他 問 我 那 位 神 父 是 誰 ? 我 告 訴 他 是 唐 多 明 神 父 。

唐 神 父 , 祝 您 身 體 強 健 , 精 神 暢 旺 , 繼 續 為 香 港 教 區 服 務 。 上 主 對 於 行 為 正 直 純 的 人 , 從 來 不 會 拒 絕 賜 福 賜 幸 的 。
【作者為總堂熱心教友】
1982 年 9 月 10 日

 

Father Domenico Bazzo, P.I.M.E.
R.I.P.

Father Domencio Bazzo, 92, passed away on 16 August 1998 at Lecco, the PIME house for retired missionaries in Milan after being treated for hepatitis. A Mass will be held on 25 August at 7pm in the Hong Kong Cathedral. Father Bazzo was buried in his hometown of Bibiano di Sant Urbano, Treviso. Italy on 17 August.

The long-serving PIME missionary served the China church on the mainland, Hong Kong and Macau from 1933 to 1988. During his time in Hong Kong Father Bazzo worked as a parish priest at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thedral, St. Francis of Assisi, St. Teresas and St. Peters Parish in Aberdeen and Precious Blood Parish in Sham Shui Po. In 1940 he took shelter in Macau after the outbreak of war and served at St. Lazarus Parish until he was recalled to care for Catholics in Hong Kong during the years of Japanese occupation. After the war, Father Bazzo returned to Macau for one year during which he took up teaching duties at Sacred Heart School and served at St. Lazarus Parish.

In Hong Kong, Father Bazzo periodically held posts on the Mission Council, served as Rector of the Diocesan Seminaries at Taikulao and Aberdeen and was Chaplain at the Caritas Medical Centre in Sham Shui Po.

Father Bazzo returned to Italy in 1988 and was involved in pastoral work until he was too ill to continue serving.
23 August 1998

 

宗座外方傳教會
唐多明神父安息主懷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唐 多 明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八 年 八 月 十 六 日 凌 晨 三 時 , 在 意 大 利 米 蘭 會 院 中 病 逝 , 享 年 九 十 二 歲 , 之 前 他 曾 進 院 五 十 天 治 療 肝 炎 , 葬 禮 已 於 意 大 利 時 間 八 月 十 七 日 舉 行 , 遺 體 將 安 葬 於 他 的 故 鄉 特 雷 維 索 省 一 小 鎮 。

唐 神 父 生 於 一 九 0 六 年 十 月 十 九 日 , 一 九 二 四 年 加 入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三 二 年 九 月 廿 四 日 晉 鐸 , 翌 年 九 月 來 港 履 行 鐸 職 。

一 九 三 八 年 , 他 出 任 九 龍 城 聖 方 濟 各 堂 主 任 司 鐸 及 聖 德 肋 撒 堂 助 理 司 鐸 ; 四 0 年 因 戰 亂 逃 到 澳 門 , 翌 年 回 港 。

一 九 四 四 至 四 五 年 間 , 他 曾 往 澳 門 服 務 ; 四 七 年 返 港 , 出 任 聖 母 無 原 罪 總 堂 助 理 司 鐸 , 並 一 直 擔 任 傳 教 區 議 會 議 員 (相 當 於 今 日 的 教 區 諮 議 會 議 員) 至 四 九 年 一 月 止 , 四 九 年 出 任 總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四 八 年 , 唐 神 父 出 任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主 教 代 表 , 五 七 年 回 米 蘭 出 席 外 方 傳 教 會 大 會 , 五 八 年 再 次 擔 任 總 堂 主 任 司 鐸 , 六 一 年 出 任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 六 四 至 六 七 年 擔 任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 七 八 年 任 總 堂 助 理 司 鐸 , 直 到 八 八 年 返 回 意 大 利 , 繼 續 活 躍 於 牧 民 工 作 。

香 港 教 區 將 於 八 月 廿 五 日 (星 期 二) 晚 上 七 時 ,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持 追 思 彌 撒 , 並 由 曾 慶 文 神 父 講 道 。
1998 年 8 月 23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BAZZO Domenic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