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DAYALA VALVA, Diego PIME
區鴻慈神父

* Birth in Naples (拿坡里), Italy: [17 February 1900]
* Enter Novitiate: [17 October 1921]
* Ordination: [6 June 1925]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6 October 1925]
* Death in Hong Kong: [22 July 1989]


* Huiyang District, Wong Ka Tong: [1927]
*
Huiyang District, Tam Tong: [1928]
*
Huiyang District, Phin Shan: [1929]
* On Leave: [1930]
* Yuen Long, New Territories: [1931]
* Rector of Yuen Long & Tai Po District: [1932] -[1942]
* Director of Tsuen Wan and Yuen Long, New Territories: [1948] - [1950]
* Sacred Heart of Jesus, Tsuen Wan: [1951] - [1960]
*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Rector [1961]
* Mission House, Caine Road: [1962] - [1963]
* St. Mary
s Home for the Aged, Wong Chuk Hang: Home Chaplain [1964] - [1977]
* Bruna Celeste Home for the Aged, Clear Water Bay Road: Home Chaplain [1978] - [198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堅毅剛勇的區鴻慈神父
李韡玲

安老院裡的神父
兩 週 前 , 我 到 坑 口 清 水 灣 道 的 安 老 院  (Bruna Celste Home for the Aged)  , 探 訪 了 退 休 後 一 直 住 在 安 老 院 裡 的 區 鴻 慈  (Rev. Diego D’Ayala Valva PIME)  。 我 問 他 在 那 一 年 退  休 的 , 他 劈 大 喉 嚨 說 : 「一 九 六 三 年」 。

八 十 二 高 齡 的 區 神 父 , 由 於 年 紀 的 關 係 , 耳 朵 有 點 重 聽 , 所 以 跟 他 說 話 就 必 須 把 聲 線 提 高 至 股 票 市 場 喊 價 位 的 程 度 , 還 要 靠 近 他 的 耳 邊 ; 有 時 候 , 還 得 把 說 話 重 覆 兩 三 趟。

十 九 年 來 一 直 住 在 安 老 院 裡 , 我 真 佩 服 他 的 勇 氣 。 他 對 我 說 : 「一 九 六 二 年 , 主 教 把 我 從 新 界 調 到 香 港 仔 去 傳 教 , 原 因 是 我 身 體 有 病 , 在 市 區 住 易 於 照 顧 。 可 是 一 年 後 , 我 越 來 越 不 行 了 , 於 是 獲 准 退 休 , 住 進 了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

大聖若瑟
探 訪 他 之 前 , 有 神 父 告 訴 我 , 教 區 中 好 些 神 父 都 愛 稱 他 作 大 聖 若 瑟 。

踏 進 坑 口 安 老 院 區 神 父 的 房 間 , 見 他 近 尺 長 的 銀 髯 如 髮 , 整 潔 非 常 ; 而 且 身 材 高 大  , 還 留 有 當 年 健 碩 的 影 子 , 身 穿 一 襲 黑 色 整 齊 的 羅 馬 袍 , 眼 睛 注 滿 了 笑 意 , 只 是 步 履 有 點 蹣 跚 而 已 。 於 是 我 想  : 人 稱 之 為 大 聖 若 瑟 , 可 能 就 是 為 了 他 外 型 長 相 吧 !

後 經 向 一 些 年 輕 神 父 再 查 詢 , 原 來 當 年 區 神 父 住 在 香 港 仔 惠 福 道 的 安 老 院 時 , 很 喜 歡 一 俟 空 閒 , 就 行 上 惠 福 道 盡 頭 的 聖 神 修 院 去 , 每 遇 見 修 生 們 , 就 掏 腰 包 送 給 每 人 一 元 港 幣 。 故 此 , 每 當 區 神 父 在 聖 神 修 院 出 現 , 修 士 們 就 互 相 通 傳 ── 財 神 來 了 。 因 為 他 的 仁 愛 和 慷 慨 彷 似 耶 穌 的 養 父 大 聖 若 瑟 。 此 後 , 修 士 們 就 稱 他 大 聖 若 瑟 。

勇者
區 神 父 房 間 最 惹 人 矚 目 的 是 貼 牆 小 架 上 擺 著 的 一 個 骷 髏 頭 畫 像 , 是 他 自 己 的 傑 作 。 他 說 是 提 醒 自 己 生 之 路 向 以 及 死 亡 的 不 可 避 免 。 此 外 , 在 靠 近 房 門 的 日 曆 上 沿 , 他 親 手 用 中 文 寫 了 句 話 : 「一 天 一 天 地 老 起 來 也 。」 教 任 何 人 看 了 , 都 會 心 有 戚 戚 然 的 。 此 刻 , 使 我 看 見 一 個 八 旬 老 人 那 夥 熾 熱 勇 敢 的 心 , 能 安 詳 地 面 對 死 亡 , 很 有 向 生 命 挑 戰 的 味 道 。

雄心萬丈
是 的 , 區 神 父 是 個 果 敢 的 人 , 也 是 個 剛 毅 倔 強 的 人 。

少 年 時 代 的 他 , 時 常 渴 望 能 翱 翔 於 藍 天 白 雲 間 , 做 個 轟 烈 的 人 , 做 個 為 弱 者 為 貧 者 請 命 的 人 。 是 以 , 還 未 到 合 適 年 齡 , 他 就 加 入 義 勇 兵 團 。 心 裡 還 一 直 盼 望 長 大 後 當 飛 機 師 。

一 九 一 七 年 , 區 神 父 十 七 歲 , 正 在 全 球 最 古 老 的 大 學 ── 那 不 勒 斯 化 學 系 唸 書 。 剛 巧 那 年 地 方 政 府 在 那 不 勒 斯 大 學 挑 選 適 齡 (十 七 歲) 的 青 年 為 飛 機 試 航  。 區 神 父 回 憶 道 : 「那 時 候 我 高 興 極 了 , 我 正 好 是 十 七 歲 嘛 , 於 是 去 報 名 參 加 。 一 切 就 緒 後 , 還 必 須 通 過 最 後 一 關 ── 驗 身 。」 好 可 惜 , 驗 身 報 告 說 他 眼 睛 有 毛 病 , 不 宜 作 飛 機 駕 駛 員 。 然 這 小 伙 子 沒 有 就 此 罷 休 , 到 有 關 方 面 處 請 求 批 准 : 「讓 我 試 試 吧 , 就 算 從 高 空 摔 下 來 粉 身 碎 骨 , 我 也 不 反 悔 。」 豈 知 有 關 方 面 的 答 覆 是 : 「小 伙 小 , 你 粉 身 碎 骨 事 小 , 而 我 們 的 飛 機 給 撞 毀 就 大 件 事 呀 !」

終 於 做 飛 機 師 的 夢 泡 湯 啦 !

我 問 : 「就 這 樣 的 , 你 去 入 修 道 院 做 神 父 了 ?」

他 瞪 大 眼 睛 說 道 : 「誰 說 的 , 做 神 父 只 是 我 的 第 三 選 擇 嘛 !」 說 完 就 哈 哈 大 笑 起 來 。 接 著 告 訴 我 : 「那 時 我 還 不 曉 得 做 神 父 有 什 麼 意 義 呢 !」

「那 請 問 , 你 的 第 二 選 擇 是 什 麼 呢 ?」

他 毫 不 含 糊 的 答 說 : 「共 產 黨 員 。」

我 吃 了 一 驚 , 然 後 搖 頭 表 示 不 信 。 他 緊 握 兩 拳 在 空 中 晃 了 晃 道 : 「我 討 厭 不 公 義 , 我 憎 恨 貧 富 懸 殊 , 那 時 候 我 熱 切 盼 望 加 入 共 產 黨 , 像 中 共 的 紅 衛 兵 一 樣 打 倒 地 主 土 豪 惡 霸 。」

「有 加 入 嗎 ?」

「可 是 墨 索 里 尼 來 了 , 做 不 成 啦 !」 他 攤 攤 兩 手 , 一 副 無 可 奈 何 的 表 情 。

聖召之路
他 唸 大 學 時 有 一 位 老 友 , 非 常 熱 衷 於 宗 教 活 動 , 也 十 分 希 望 能 成 為 傳 教 士 , 到 遠 方 傳 揚 福 音 去 。 然 而 , 卻 遭 受 到 家 人 激 烈 的 反 對 。 但 這 青 年 表 現 得 很 堅 定 , 還 開 始 以 郵 遞 方 式 向 各 修 會 團 體 索 取 有 關 修 道 的 小 冊 子 , 不 過 , 又 怕 被 家 人 收 到 後 丟 掉 , 於 是 請 求 老 友 區 鴻 慈 幫 忙 , 以 他 家 的 地 址 作 為 通 訊 地 址 , 由 他 轉 交 。 從 此 , 區 神 父 開 始 接 觸 了 各 個 修 會 團 體 的 簡 章 , 其 中 當 然 也 包 括 了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在 家 人 的 同 意 下 , 他 放 棄 了 偌 大 富 饒 的 農 莊 的 承 繼 權 , 離 開 了 家 鄉 西 西 里 , 北 上 米 蘭 , 加 入 了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由 於 他 曾 唸 大 學 , 也 曉 拉 丁 文 , 故 此 修 會 方 面 豁 免 他 的 哲 學 課 , 一 開 始 就 入 神 學 院 。

「原 先 , 我 是 希 望 做 個 終 身 修 士 的 , 然 而 長 上 希 望 我  升 神 父 , 故 我 聽 命 升 了 神 父 。」

入 修 院 後 四 年 , 即 一 九 二 五 年 六 月 , 他 在 意 大 利 晉 升 了 鐸 品 。

到中國去
一 九 二 五 年 十 月 , 區 神 父 奉 派 來 中 國 傳 教 , 第 一 站 是 惠 州 , 三 年 後 由 於 水 土 不 服 , 到 香 港 的 灣 仔 醫 院 療 養 。 可 是 , 過 了 一 段 時 間 仍 未 見 起 色 , 於 是 在 長 上 的 勸 告 下 返 回 祖 國 義 大 利 醫 治 。 一 九 三 0 年 , 區 神 父 病 愈 返 港 , 開 始 在 新 界 各 地 傳 教 , 所 以 他 的 客 家 話 是 挺 流 利 的 。

「那 個 年 代 , 我 住 在 新 界 一 所 小 石 屋 裡 , 駕 著 摩 托 車 , 環 遊 新 界 各 地 , 天 天 四 出 去 傳 教 , 每 主 日 去 開 彌 撒 , 一 個 主 日 一 個 地 方 , 還 要 打 理 五 六 間 學 校 。 那 時 代 的 新 界 呀 , 都 是 農 田 , 交 通 十 分 不 便 , 全 港 九 只 有 一 間 尖 沙 咀 的 玫 瑰 堂 。」

「神 父 , 從 此 沒 有 到 中 國 大 陸 了 嗎 ?」

「啊 呀 , 日 本 仔 時 代 , 長 上 派 我 返 回 惠 州 , 直 至 和 平 後 回 來 。」

「在 惠 州 的 時 候 , 是 騎 著 馬 匹 去 傳 教 嗎 ?」

「誰 說 的 ?」 他 洒 手 搖 頭 答 道 : 「是 騎 摩 托 車 。」

忽 然 他 若 有 所 悟 的 對 我 說 : 「那 時 鄉 下 人 未 見 過 這 種 車 子 , 我 風 馳 電 掣 地 經 過 一 些 農 莊 時 , 老 婆 婆 們 都 給 嚇 得 目 定 口 呆 , 連 那 些 大 水 牛 啦 , 都 雞 飛 狗 走 。」 他 頓 了 一 頓 繼 續 道 : 「我 記 得 , 有 一 家 善 心 的 人 , 最 初 時 怕 我 沒 有 交 通 代 步 , 就 送 給 我 一 匹 馬 。」

「但 你 退 還 給 他 們 了 , 是 嗎 ?」

他 笑 眯 了 眼 睛 , 把 聲 音 壓 低 說 : 「我 把 牠 宰 了 , 製 了 臘 腸 。」

摩托車送了人
我 問 自 他 不 再 使 用 摩 托 車 後 , 怎 樣 處 置 了 它 們 。

他 說 早 年 的 一 部 送 了 給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 另 一 部 送 了 給 恩 保 德 神 父 , 「恩 神 父 那 一 部 是 最 好 的 , 不 知 他 把 它 怎 樣 了 ?」

區 神 父 的 記 憶 力 仍 然 清 晰 , 許 多 瑣 碎 事 情 也 記 得 清 清 楚 楚 。 他 說 自 己 患 的 是 心 臟 病 , 不 知 會 在 什 麼 時 代 見 天 主 去 ? 但 我 看 見 他 已 有 很 好 準 備 , 隨 時 都 準 備 著 說 : 「主 , 請 祢 收 納 我 吧 !」

我 們 只 盼 望 , 這 許 多 十 年 來 , 區 神 父 在 我 們 中 所 耗 的 精 力 , 沒 有 浪 費 !
1982 年 3 月 20 日

 

Death of Father DAyala Valva P.I.M.E.
R.I.P.

Father Diego DAyala Valva, PIME passed away peacefully last Saturday, 22 July 1989 at the Caritas Medical Centre Kowloon, aged 89.

The late Father D
Ayala, known to many of his friends and parishioners, especially those in the New Territories as Father Au, was born in Naples, Italy on 17 February 1900. He entered the PIME Major Seminary at the age of 21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on 6 June 1925. His missionary life began immediately as he was sent to Hong Kong the same year. After serving a year at the Cathedral and the Rosary Church, he was assigned to the District of Wai Yeung in Mainland China. Except for a brief return to Italy for health reason, he was in and around that District until 1941 when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on account of the World War II. After the war, he was assigned to the New Territories and for years he was stationed in Tsuen Wan. Since 1963 he was appointed as Chaplain to the Home for the Aged run by the Sisters of the Poor. That was the last assignment he held until he returned to the Lord.

Father D
Ayala was a great missionary and priest to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s and to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He spoke, read and wrote Chinese as fluent as a Chinese. He was well loved and respected by the people who have come to know him.
28 July 1989

 

區鴻慈神父
本月下旬安息主懷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土 區 鴻 慈 神 父 , 於 一 九 八 九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在 明 愛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八 十 九 歲 。 該 會 特 於 本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為 區 神 父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區 神 父 遺 體 其 後 安 葬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區 神 父 一 九 0 0 年 在 意 大 利 出 生 , 一 九 二 五 年 晉 鐸 後 , 隨 即 來 港 服 務 , 曾 在 總 堂 及 玫 瑰 堂 工 作 一 年 便 轉 往 惠 陽 傳 教 , 二 次 大 戰 後 , 他 一 直 在 新 界 堂 區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 一 九 六 三 年 始 , 便 擔 任 安 貧 小 姊 妹 會 老 人 院 的 駐 院 神 師 , 直 至 身 故 為 止 。
1989 年 7 月 28 日

 

敬悼區鴻慈神父
──全文

尊榮真不忝,磊落映時賢。
富貴空迴道,喧爭懶著鞭。
相知成白首,此別間黃泉。
霖雨思賢佐,詩家秀句傳。
1989 年 9 月 8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DAYALA VALVA Dieg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