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bishop TANG, Yee-Ming Dominic SJ
鄧以明總主教

 

* Birth in Hong Kong (香港): [13 May 1908]
* Enter Novitiate in Macau (澳門): [8 September 1930]
* Ordination in Shanghai (上海), China (中國): [31 May 1941]
* Consecrated Bishop in Guangzhou (廣州), China: [13 February 1951]
* Death in Stamford (
斯坦福), Connecticut (康涅狄克州), U.S.A. (美國): [27 June 1995]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I’m Going Back to China, but I Don’t Know When: Archbishop Tang

Mgr. Dominic Tang Yi-ming, recently appointed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Canton), intends to return to his archdiocese, but he is uncertain when this will be possible.

Speaking at a press conference here on 23 June, the day after he returned from Rome, the frail-looking prelate said he hopes to return as soon as he is completely recovered from the post-operative effects of cancer surgery which took place here last November. Furthermore, he remarked, his return to mainland China is not a unilateral determination, for, he admitted, it requires the co-operation of “the other side” (authorities in China).

In a prepared statement which he read in Cantonese to more than 40 press and broadcast journalists, the 73-year-old Archbishop explained that his journey to Rome in late April was intended to express appreciation for cordial greetings he received from Pope John Paul II. Since the Pope was unable to see Mgr. Tang during the papal visit to Asia, he sent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Cardinal Agostino Casaroli as his personal representative to visit him in late February.

The trip to Rome was particularly meaningful for Archbishop Tang because, he said, “this was the first chance I had to meet the Pope in the 30 years since I was appointed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Guangzhou.” Appointed in 1950 to oversee the archdiocese in the absence of the French Missionary, Mgr. Anthony Fourquet, Mgr. Tang was goaled for more than two decades until his release in June 1980.

Archbishop Tang also explained that the Vatican decided in 1946 to raise the status of ecclesiastical jurisdictions in China from “prelatures” to the level of archdioceses and dioceses, and that it aimed to replace foreign missionary prelates with a native Chinese hierarchy. He accepted appointment as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in 1950, he said, “to comply with the decision of the Holy See to establish a native hierarchy in Chins.”

The Vatican’s decision to formally name him Guangzhou’s Archbishop on 6 June this year was a routine ecclesiastical matter, he said. It aimed to “normalize” his responsibility for the archdiocese since the former archbishop has long since died. Moreover, viewing the Vatican appointment “as a gesture of honour and encouragement to my country and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Church,” he added that he had hoped his accepting the title “world improve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Vatican.”

According to Archbishop Tang, the Holy Father also had this in mind when Pope John Paul named him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Besides normalizing my title, I think the Pope also intended to bring about better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Church by appointing me Archbishop,” Mgr. Tang said. “Moreover, the Pope also intended to express respect and honour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nd for China,” he added.

Questioned by reporters about negative reactions from both religious and government sources in China when he was appointed in Rome, Archbishop Tang said he was not fully aware of the criticisms because he had been away from Hong Kong so long. However, he admitted, he was astonished to hear that a great flood of negative feedback was occasioned by his appointment.

Nor did he think much beforehand about problems that might arise. “I did not think about all these consequences,” he said. “Actually, naming an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to become Archbishop of an archdiocese is rather a routine matter. It is simply normalizing my title. I do not know why there were such reactions, but I do know that what actually was done should be considered a normal process of the Church, not keep merely for China but something that is done in many countries of the world, whenever it is necessary.”

Furthermore, he felt it was “very strange” that a meeting of Guangzhou Catholics, reported by the local left-wing Wen Wei Po to have taken place on 21 June, decided to withdraw recognition of Mgr. Tang as Guangzhou’s bishop and vice-chairman of the local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Noting that the latter position was never his to lose, he exclaimed, “I am more than amazed to hear that they have taken away the title from me!”

Archbishop Tang said he did not know if prior to this appointment there was consultation between Vatican authorities and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However, since there are no formal relations between the Vatican and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I do not believe there would have been prior consultation,” he said.

In view of the association’s position of independence from the Vatican since it was established in 1958, one reporter asked, would he not expect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to regard his appointment by the Vatican as “provocative,” and is it not a clear instance of conflict between the association and the Vatican? “I am not completely in agreement with the position that the Church in China should be totally independent,” he responded. “I believe the Catholic Church must be closely united with the Pope. This is how it is in all other countries. If we want to make clear that the Catholic Church is universal, we have to be united with the Pope,” he said.

“For this reason, I believe that I have done nothing wrong in accepting appointment as archbishop,” he declared. “What I have done has been correct.”

Archbishop Tang expects to remain in Hong Kong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before setting a date for his return to Guangzhou. “After I am completely recovered form my illness,” he told the reporters, “I will give serious consideration to the date. At the present moment, it is not possible to determine when this will be possible.”

Asked about his present condtion of health, Archbishop Tang said, “Just as the Pope said not long ago, ‘Thanks be to God, I am much better.”

3 July 1981

 

Chinese Catholics mourn Canton Archbishop Tang

Jesuit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Yee-ming of Canton (Guangzhou), who spent 22 years in prison in China, died of Pneumonia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the United States, last week at the age of 87.

Sister Beatrice Leung Kit-fun, a Hong Kong Church-in-China watcher, said that Archbishop Tang demonstrated faith and loyalty to the church and papacy in being jailed and refusing to relinquish the title of archbishop.

He was a sign of moral power and encouragement to Catholics in China, said Precious Blood Sister Leung , an expert on Sino-Vatican relations.

China-appointed Bishop James Lin Bingliang of Guangzhou said the Guangzhou diocese held a Requiem Mass for the late Archbishop last week.

On 21 November 1989, Archbishop Tang was elected one of the honorary vice presidents of the underground bishops' conference in China, in absentia.

He was regarded as a symbol of loyal Catholics in China, Chinese Catholic sources not affiliated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approved open church said.

Some Catholics of the underground church had been praying for Archbishop Tang's health and comfort since late May, sources said recently.
7 July 1995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of Guangzhou Dies in USA at 87
R.I.P.

Archbishop Dominic Tang Yee-ming, SJ, the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Canton) who had spent 22 years in prison in China died in Stamford, Connecticut, U.S.A. 27 June 1995 at the age of 87 years. On 26 May 1995 he travelled to Stamford from San Francisco where he had been living since late January 1995 to visit Cardinal Ignatius Gong Pinmei, the bishop of Shanghai and a long-time colleague and friend. Cardinal Gong on 27 May was celebrating 65 years as a priest, 45 years as a bishop and 15 years as a Cardinal. The following day Archbishop Tang became seriously ill and was sent to hospital where he passed away in the Lord on June 27.

Born in Hong Kong of devout Catholic parents on 13 May 1908, Dominic Tang was one of the first students enrolled at the newly founded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Feeling a call to the priesthood he entered the Seminary of St. Joseph in nearby Macau in 1922. While studying there, as he explains in his recollections, he felt called to enter the Society of Jesus and with the blessing of the bishop of Macau set off for Portugal where he entered the Jesuit Novitiate on 8 September 1930. After studies in Portugal and Spain he returned to Macau in 1937 to teach for one year, before travelling north to Shanghai for theology.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there on 31 May 1941.

Following a final year of spiritual training in Beijing, he returned to Shanghai to do pastoral work among the Cantonese speaking community in that city from 1843 to 1946. From there he was recalled to South China to take charge of a busy parish and school in Shekki, It was there that he received official notification that Pope Pius XII on 1 October 1950 had appointed him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the Archdiocese of Guangzhou with the rights and duties of a residential bishop.

He quietly moved to Guangzhou where he was consecrated bishop on 13 February 1951, taking full charge of the archdiocese in the absence of Bishop Antoine Fourquet, M.E.P.

Despite a lack of manpower and a host of other problems, Bishop Tang undertook without delay a comprehensive pastoral programme to further develop the diocese. The problems faced by the Catholic Church were daunting, However he was able to keep the Catholics united and accomplish much over a period of seven years before being arrested by the authorities on 5 February 1958.

In his recollections he describes in detail the many interrogations and other hardships which he faced during his imprisonment. He came close to death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No formal charges were brought against him nor was he ever put on trial. For 7 of the 22 years he spent in prison, he was in solitary confinement. His Catholic faith, supported by a strong spiritual life, remained unshaken.

Finally, on 9 June 1980 he was released from prison and allowed to live quietly at the Guangzhou Cathedral. A few months later he was hospitalized with suspected cancer and on 5 November 1980 he was given a one-year visa to travel to Hong Kong for major surgery.

He made a surprisingly rapid recovery and the following year travelled to Rome to make a long-delayed
ad limina visit to the Pope to report on the state of his archdiocese. It was while he was in Europe that Pope John Paul II named him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on 6 June 1981.

The reaction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this appointment made it impossible for him to return to his diocese, much as he wished to do so. He settled in his native city of Hong Kong and was kept very busy with a wide variety of pastoral work. Despite failing health he made a series of pastoral visits to many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especially to places where there were communities of Chinese Catholics. He was warmly welcomed wherever he went.

On reaching the age of 75 in 1983, in accordance with church law, he submitted his resignation as the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but was informed in reply that provision did not apply to him and that he should continue at his post as archbishop.

In 1991 on the occasion of the 50th Year of his priesthood and the 40th year of his episcopate he received a special letter from Pope John Paul. In it the Pope wrote as follows:

Although our mother the church could never compensate you with her help on earth for the sufferings of captivity and prison the insults of the courts and of the agonies to which you were at times exposed in her name and in the name of Christ, in the person however of the successor of the most blessed Peter, she wishes to confirm publicly to you what and honorable priest of the divine shepherd she considers you to be and what an outstanding bishop of the church. The same worldwide Catholic Community wishes to support you with her favour and to strengthen you with her love in your still fruitful apostolate of preaching the truth, of helping your brothers there in the priesthood, of urging all the successors of the apostles in those parts to reconciliation and to the healing of the wounds of earlier times.
7 July 1995

 

憶廣州教區
寫在鄧主教被拘禁二週年
一個教友

一 九 六 0 年 二 月 五 日 是 廣 州 主 教 耶 穌 會 會 士 鄧 以 明 被 共 黨 迫 害 拘 禁 的 二 週 年 紀 念 日 。

為 了 摧 毀 公 教 會 , 共 產 黨 設 立 了 宗 教 事 務 處 , 專 門 指 揮 迫 害 教 會 的 勾 當 , 還 誘 迫 少 數 領 過 聖 洗 的 人 , 把 他 們 拉 出 聖 教 會 , 成 立 了 什 麼 「愛 國 會」 , 然 後 再 派 他 們 潛 入 聖 教 會 作 奸 細 。 但 是 我 們 憑 聖 神 指 引 , 很 快 便 識 穿 了 他 們 。 為 了 愛 耶 穌 , 為 免 耶 穌 受 凌 辱 , 我 們 用 巧 妙 的 方 法 , 使 該 敗 類 受 棄 絕 而 領 不 到 聖 體 , 他 們 居 然 去 宗 教 事 務 處 告 狀 , 這 麼 一 來 , 受 苦 的 當 然 是 鄧 主 教 。

宗 教 事 務 處 的 共 幹 , 把 鄧 主 教 野 蠻 地 拘 去 問 話 。 我 們 替 遭 受 困 難 的 主 教 想 想 , 有 什 麼 辦 法 向 蠻 橫 無 知 的 共 幹 去 說 明 聖 體 聖 事 的 真 諦 呢 ?

有 熱 心 的 教 友 , 私 下 向 鄧 主 教 建 議 , 為 避 免 這 個 麻 煩 , 以 後 在 彌 撒 中 做 假 聖 體 如 何 ? 鄧 主 教 回 答 說 這 是 不 可 能 的 , 要 犯 拜 偶 像 的 罪 , 神 學 和 教 律 都 只 給 我 們 一 條 路 走 , 便 是 信 天 主 和 守 祂 的 誡 命 。

一 九 五 五 年 春 節 , 為 便 利 假 期 中 一 部 份 教 友 的 神 修 , 在 一 次 大 迫 害 運 動 中 , 我 們 作 一 次 「地 下 避 靜」 , 由 顏 德 耕 神 父 講 道 理 , 出 靜 後 鄧 主 教 賜 我 他 的 手 跡 , 以 作 該 次 避 靜 的 紀 念 , 那 是 用 英 文 寫 的 , 摘 錄 師 主 篇 卷 四 第 八 章 第 一 節 : 「為 平 息 他 的 義 怒 , 我 把 身 體 、 靈 魂 、 和 一 切 , 沒 有 一 樣 不 奉 獻 了 。」 從 這 句 話 , 我 們 得 到 的 教 訓 仍 是 : 信 天 主 和 守 祂 的 誡 命 是 唯 一 可 走 的 路 。 還 有 一 段 是 用 拉 丁 文 寫 的 , 摘 錄 了 瑪 竇 福 音 廿 六 章 四 十 一 節 : 「醒 寤 祈 禱 罷 ! 免 陷 於 誘 惑 。」 這 是 耶 穌 山 園 祈 禱 時 對 宗 徒 長 說 的 話 , 現 在 鄧 主 教 拿 來 自 勉 和 勉 勵 我 們 。

鄧 主 教 是 個 既 勇 敢 又 謙 遜 的 人 , 他 也 怕 自 己 陷 於 誘 惑 , 他 不 自 恃 己 力 醒 悟 而 已 , 還 祈 禱 倚 靠 天 主 , 所 以 聖 神 常 在 他 心 中 , 指 引 他 說 話 , 多 年 導 佑 他 在 被 迫 害 的 環 境 中 應 付 共 產 黨 各 式 各 樣 的 陰 險 惡 毒 手 段 。

鄧 主 教 工 作 辛 勤 , 不 必 提 及 他 的 主 教 本 份 日 常 工 作 , 他 還 親 自 向 教 友 講 要 理 。 他 選 了 「宗 徒 大 事 錄」 作 課 本 , 召 集 了 一 班 中 上 教 育 程 度 的 青 年 每 天 聽 講 , 用 特 別 繪 製 的 耶 穌 降 生 時 中 東 地 圖 , 逐 點 說 明 當 時 的 教 友 如 何 有 愛 德 , 如 何 拋 棄 了 一 切 去 做 傳 教 工 作 , 歸 化 後 的 聖 保 祿 如 何 聽 命 和 勇 敢 , 目 的 在 使 青 年 們 明 瞭 我 們 聖 教 會 的 歷 史 和 我 們 寶 貴 的 傳 統 , 鼓 勵 大 家 去 做 宗 徒 工 作 。

鄧 主 教 的 努 力 沒 有 白 費 , 大 部 份 的 青 年 後 來 在 歷 次 被 迫 害 中 , 寧 願 坐 牢 而 保 持 信 德 。 一 九 五 八 年 二 月 五 日 晚 上 十 時 , 鄧 以 明 主 教 被 兇 惡 的 共 黨 強 行 架 去 , 同 時 被 架 去 的 還 有 顏 德 耕 神 父 , 地 點 在 主 教 府 。 鄧 主 教 早 已 包 裹 好 了 一 些 衣 服 , 準 備 隨 時 去 坐 牢 , 他 已 決 定 作 全 燔 之 祭 了 。 他 是 勇 敢 的 善 牧 , 狼 來 了 , 他 沒 有 逃 避 , 挺 起 身 來 保 護 他 的 羊 群 , 我 們 羊 群 也 尊 敬 我 們 的 善 牧 , 愛 我 們 的 善 牧 , 我 們 都 懷 念 這 位 廣 州 教 區 最 可 敬 愛 的 主 教 。

顏 德 耕 神 父 是 鄧 主 教 的 秘 書 , 他 的 德 行 常 為 一 般 教 友 所 樂 道 , 有 人 在 私 下 談 話 中 給 他 一 個 綽 號 「生 聖 人」 。 他 的 神 貧 使 人 驚 奇 , 他 又 彈 得 一 手 好 風 琴 , 擅 長 樂 理 , 他 的 避 靜 道 理 使 人 聽 過 後 , 反 覆 咀 爵 猶 有 餘 味 。

上 文 已 講 過 鄧 以 明 主 教 被 捕 的 經 過 。 一 九 五 七 到 五 八 年 空 前 野 蠻 的 迫 害 來 臨 了 , 共 黨 宗 教 事 務 處 揚 言 一 定 要 攻 破 石 室 這 個 緊 強 堡 壘 。 我 們 都 好 笑 , 廣 州 市 一 德 路 石 室 耶 穌 聖 心 堂 九 十 多 年 來 是 不 設 防 的 , 倘 若 天 主 不 允 許 的 話 , 魔 鬼 休 想 動 一 動 宗 徒 們 的 一 根 頭 髮 。

此 次 被 拘 禁 的 除 鄧 以 明 主 教 和 顏 德 耕 神 父 外 , 還 有 總 堂 的 周 國 標 修 士 (聖 母 兄 弟 會) , 何 遠 聲 修 士 (慈 幼 會) 和 教 友 葉 麗 英 等 ; 沙 面 露 德 聖 母 堂 區 的 教 友 陳 釗 、 廖 守 基 、 彭 錫 厚 、 司 徒 國 梓 等 ; 河 南 聖 母 聖 心 堂 區 的 教 友 楊 國 媛 、 龔 日 華 等 ; 東 山 法 地 瑪 聖 母 堂 區 的 教 友 伍 定 寛 等 ; 小 北 聖 依 納 爵 堂 區 梁 秉 堅 神 父 和 教 友 莫 端 麗 等 。

早 在 一 九 五 八 年 以 前 被 拘 禁 的 已 有 石 室 聖 心 總 堂 的 譚 天 德 神 父 、 葉 善 亭 神 父 、 教 友 曾 慶 倫 等 ; 小 北 聖 依 納 爵 堂 本 堂 李 秉 殷 神 父 ; 東 山 法 地 瑪 聖 母 堂 本 堂 葉 耀 文 神 父 。

梁 秉 堅 神 父 從 前 在 小 北 淘 金 坑 聖 山 的 聖 堂 , 早 被 拘 作 苦 工 五 年 , 一 九 五 八 年 是 第 二 次 被 拘 禁 。 第 一 次 的 苦 工 完 畢 後 , 他 十 足 成 了 聖 保 祿 宗 徒 的 追 踪 者 , 他 照 常 講 道 傳 教 , 大 胆 地 說 話 , 堅 固 教 友 信 德 。 他 又 擅 長 唱 彌 撒 , 他 的 男 高 音 聲 調 , 教 友 譽 之 為 CARUSO

沙 面 露 德 聖 母 堂 教 友 司 徒 國 梓 , 是 專 科 學 校 出 身 , 做 得 一 手 好 木 匠 工 作 , 至 於 砌 房 子 、 裝 電 燈 和 水 管 , 樣 樣 都 會 , 又 參 加 了 唱 經 班 。 共 黨 沒 收 了 教 區 的 產 業 , 司 徒 國 梓 的 工 藝 給 窮 困 的 教 區 很 大 的 助 力 。 他 在 一 九 五 五 年 已 被 拘 禁 一 次 , 共 黨 指 摘 他 曾 作 過 聖 堂 糾 察 , 阻 止 過 「愛 國 會」 的 人 進 堂 , 又 指 引 神 父 不 送 聖 體 與 「愛 國 會」 的 人 等 。

在 共 黨 假 懷 柔 政 策 時 期 釋 放 了 出 來 。 他 給 我 看 過 一 串 精 緻 的 特 製 念 珠 , 這 是 他 在 獄 中 自 製 的 , 材 料 是 撕 破 的 棉 織 物 搓 成 的 線 , 打 了 美 麗 的 結 作 念 珠 , 十 字 架 用 竹 筷 改 製 , 他 在 獄 中 每 天 都 用 這 串 念 珠 念 玫 瑰 經 , 司 徒 國 梓 真 可 稱 為 多 才 多 藝 的 青 年 。

一 九 五 八 年 空 前 大 迫 害 時 , 每 個 聖 教 會 的 人 日 夜 都 被 暗 中 監 視 , 教 友 與 教 友 , 神 長 與 神 長 , 神 長 與 教 友 , 彼 此 已 被 切 斷 關 係 , 無 法 接 近 , 夜 以 繼 日 地 被 驅 在 一 起 開 會 鬥 爭 鄧 主 教 , 強 迫 神 父 和 教 友 都 說 違 心 的 話 。 司 徒 國 梓 得 到 聖 神 的 幫 助 , 勇 敢 地 私 下 寫 了 小 紙 條 , 塞 進 神 父 住 室 窗 縫 中 , 問 問 神 父 從 前 怎 樣 教 訓 他 , 為 什 麼 現 在 竟 違 反 自 己 的 說 話 。 這 片 小 紙 條 不 幸 落 在 共 幹 手 中 , 根 據 字 跡 把 他 抓 住 了 。 但 當 他 被 命 令 作 「自 動 坦 白 罪 行」 時 , 他 卻 從 容 不 迫 的 向 台 下 說 道 : 「我 們 都 是 教 友 呀 , 現 在 開 會 , 請 大 家 先 唸 天 主 經 、 聖 母 經 和 聖 三 光 榮 頌 吧」 , 說 完 他 便 很 虔 誠 正 經 的 態 度 念 經 , 此 外 一 言 不 發 。 台 下 做 幫 兇 的 壞 份 子 , 大 聲 叱 喝 要 他 「交 代」 「反 革 命 的 罪 行」 , 他 卻 很 鎮 靜 幽 默 地 說 , 我 沒 有 「膠 袋」 , 褲 子 口 袋 就 有 兩 個 , 引 得 一 總 的 人 大 笑 。 他 的 勇 敢 , 不 顧 他 面 對 着 的 兇 惡 樣 貎 , 還 鼓 舞 了 一 部 份 胆 小 畏 怯 的 教 友 。 當 台 下 的 壞 份 子 罵 他 是 罪 人 時 , 他 仰 首 望 天 片 刻 首 俯 , 環 顧 全 場 , 然 後 說 : 「在 天 主 之 前 , 我 們 都 是 罪 人 。」 他 這 樣 好 信 德 , 使 許 多 人 感 動 下 淚 。

他 們 現 在 都 吃 不 飽 , 穿 不 暖 , 挑 泥 , 開 礦 , 打 石 子 , 腳 底 磨 穿 了 , 雙 手 打 壞 了 。 遠 至 滴 水 成 冰 的 黑 龍 江 、 青 海 的 荒 漠 , 都 有 耶 穌 的 勇 兵 。

廖 守 基 是 唱 經 班 的 指 揮 , 主 日 的 早 晨 , 一 面 做 打 石 子 苦 工 , 一 面 唱 聖 母 彌 撒 、 天 神 彌 撒 , 至 於 「致 命 聖 人 歌」 , 更 是 常 不 離 口 。

梁 秉 堅 神 父 曾 被 派 進 紅 熱 的 磚 窰 中 工 作 , 要 用 雙 手 把 熱 騰 騰 的 紅 磚 取 出 來 , 在 香 港 我 們 常 見 到 大 陸 運 來 的 紅 磚 , 我 們 身 旁 的 牆 壁 , 也 許 有 我 們 兄 弟 的 血 汗 。

他 們 立 了 芬 芳 的 表 樣 , 做 了 好 大 的 補 贖 , 請 大 家 為 一 總 在 大 陸 受 難 的 兄 弟 手 足 祈 禱 , 多 念 些 經 , 譬 如 每 天 一 端 聖 母 經 或 念 短 經 「耶 穌 聖 心 , 爾 國 臨 格 於 中 國」 , 這 都 是 輕 而 易 舉 的 。

最 後 , 節 錄 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為 靜 默 教 會 親 撰 祈 禱 經 文 的 一 部 份 作 為 結 束 :

「我 主 耶 穌 , 你 是 致 命 聖 人 的 君 王 , 憂 苦 者 的 安 慰 ; 一 切 為 了 愛 你 的 緣 故 , 為 了 效 忠 你 的 淨 配 ── 我 們 的 慈 母 聖 教 會 , 而 飽 受 苦 難 者 , 你 都 予 以 輔 助 支 持 。 我 們 誠 摰 地 懇 求 你 垂 聽 我 們 為 靜 默 教 會 眾 弟 兄 的 祈 禱 : 賞 賜 他 們 在 戰 鬥 中 忠 貞 不 屈 , 賞 賜 他 們 在 信 德 上 堅 忍 不 撓 ; 對 於 一 切 蒙 你 召 選 , 與 你 同 釘 苦 架 的 人 , 賞 賜 他 們 暢 嘗 甘 飴 的 神 慰 。」
1960 年 2 月 5, 12 日

 

廣州教區首長  鄧以明總主教
公開發表聲明  切願返穗為祖國作出貢獻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已 於 本 週 一 (廿 二 日) 由 羅 馬 返 港 。 由 於 旅 途 疲 勞 , 鄧 總 主 教 抵 港 後 先 略 作 休 息 , 翌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即 假 九 龍 太 子 道 明 愛 中 心 禮 堂 舉 行 記 者 招 待 會 。

鄧 總 主 教 在 招 待 會 中 發 表 公 開 聲 明 說 : 「今 年 二 月 廿 八 日 蒙 卡 沙 羅 里 樞 機 主 教 代 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來 港 相 會 , 轉 致 教 宗 的 深 摯 問 候 。 在 健 康 情 況 許 可 及 醫 生 同 意 之 下 , 本 人 決 定 在 返 回 廣 州 之 前 , 赴 羅 馬 拜 訪 教 宗 , 並 順 道 到 歐 美 各 地 拜 會 友 好 。 因 此 , 本 人 於 四 月 廿 八 日 啟 程 赴 羅 馬 。 這 是 本 人 任 廣 州 署 理 主 教 三 十 年 來 首 次 有 機 會 與 教 宗 相 會 。 在 與 本 人 相 會 交 談 中 , 教 宗 再 三 向 祖 國 同 胞 及 祖 國 教 會 致 以 最 深 的 敬 意 和 關 懷 。」

「今 年 聖 神 降 臨 節 期 間 , 剛 好 羅 馬 舉 行 一 項 特 殊 慶 典 , 全 球 各 地 有 五 十 多 位 樞 機 主 教 及 三 百 多 位 主 教 到 臨 參 加 , 本 人 亦 被 邀 出 席 。 既 然 天 主 教 在 全 世 界 絕 無 政 治 目 的 , 只 願 鼓 勵 每 個 國 民 愛 教 愛 國 , 發 揚 民 族 美 德 , 所 以 , 教 宗 為 了 給 予 祖 國 同 胞 和 教 會 內 的 全 體 弟 兄 姊 妹 們 更 大 的 榮 譽 及 鼓 勵 , 宣 佈 本 人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 由 於 企 望 這 項 宣 佈 有 助 於 促 進 教 廷 與 祖 國 的 關 係 , 本 人 勉 為 其 難 , 接 受 了 這 項 職 銜 。」

「目 前 本 人 切 望 早 日 痊 愈 , 返 回 廣 州 , 好 能 與 祖 國 同 胞 同 心 協 力 , 為 建 設 祖 國 及 發 展 教 會 , 多 作 貢 獻 。」

在 記 者 招 待 會 中 鄧 主 教 強 調 : 這 次 委 任 , 是 教 宗 對 中 國 人 表 示 的 敬 意 。 他 自 己 認 為 , 當 時 他 任 廣 州 署 理 主 教 , 是 因 法 籍 廣 州 總 主 教 離 開 了 廣 州 。 目 前 該 法 籍 總 主 教 已 經 去 世 , 由 他 升 任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也 是 順 理 成 章 的 。

至 於 日 前 傳 聞 他 被 革 去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職 位 此 事 , 鄧 總 主 教 表 示 他 從 未 擔 任 過 此 職 。

按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香 港 人 , 現 年 七 十 三 歲 , 一 九 0 八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在 港 出 生 , 華 仁 書 院 肄 業 , 後 轉 讀 澳 門 修 院 , 一 九 三 0 年 赴 歐 洲 入 耶 穌 會 。 初 學 後 , 於 葡 萄 牙 及 西 班 牙 攻 讀 文 史 哲 學 ; 其 後 回 國 , 在 上 海 徐 家 匯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四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晉 陞 神 父 , 先 後 在 上 海 教 區 及 廣 東 石 歧 等 地 傳 教 。 一 九 五 0 年 十 月 一 日 奉 教 廷 命 出 任 廣 州 總 教 區 的 署 理 主 教 , 並 於 翌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接 受 祝 聖 。 一 九 五 八 年 , 因 拒 絕 加 入 「三 自 教 會」 而 被 捕 入 獄 , 至 去 年 六 月 始 獲 釋 。

鄧 總 主 教 於 去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上 午 從 廣 州 來 港 , 醫 治 腸 病 , 曾 在 香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施 行 手 術 , 病 況 略 為 好 轉 , 但 至 今 尚 未 完 全 康 復 。
1981 年 6 月 26 日

 

鄧以明總主教記者招待會錄音
(
李嘉琳筆錄 一九八一年六月廿三日)

按 : 鄧 總 主 教 在 記 者 招 待 會 中 發 表 的 聲 明 , 本 報 於 六 月 廿 六 日 已 經 刊 登 , 本 文 是 在 鄧 總 主 教 發 表 聲 明 後 記 者 們 的 詢 問

問 : 請 問 你 個 人 得 到 這 些 消 息 (中 國 大 陸 對 鄧 氏 出 任 總 主 教 此 事 不 滿) 之 後 , 有 何 反 應 , 自 己 有 何 感 受 ; 同 時 返 回 中 國 的 時 候 , 有 些 什 麼 反 應 ?

總 主 教 答 : 我 得 到 這 消 息 之 後 , 那 句 說 話 我 並 不 很 清 楚 它 的 意 思 , 因 我 實 在 得 不 到 很 多 消 息 。 昨 日 我 從 羅 馬 飛 回 來 後 , 時 間 很 短 。 在 國 外 外 電 少 些 , 所 以 這 問 題 在 中 國 大 陸 如 何 反 應 , 我 不 是 很 清 楚 。 但 是 我 對 於 返 回 大 陸 工 作 , 我 是 有 一 點 決 心 , 有 一 點 願 望 。 可 是 如 何 去 做 , 這 不 是 繫 於 我 個 人 問 題 , 還 要 有 對 方 或 第 二 方 面 來 幫 助 才 能 做 到 此 事 。 我 盼 望 我 不 會 有 很 大 困 難 返 回 去 。

問 : 根 據 昨 日 的 電 訊 報 導 , 廣 州 廿 一 日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主 持 的 會 議 , 說 撤 銷 了 閣 下 在 廣 州 教 區 主 教 及 廣 州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的 職 務 。 請 問 他 們 的 行 動 對 你 以 後 的 工 作 會 有 什 麼 影 響 ?

總 主 教 答 : 廣 州 愛 國 會 開 會 之 後 , 撤 銷 我 的 主 教 職 以 及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職 ; 這 件 事 , 我 覺 得 很 出 奇 , 因 為 這 個 職 位 我 從 一 九 五 一 年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委 任 為 廣 州 署 理 主 教 至 今 日 已 三 十 多 年 了 。 說 到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 我 有 點 奇 怪 , 因 為 這 樣 的 職 務 , 我 末 曾 擔 任 過 。 所 以 對 這 樣 的 撤 銷 , 我 有 點 莫 名 其 妙 。

問 : 請 問 鄧 主 教 心 目 中 有 沒 有 希 望 什 麼 時 候 可 以 返 到 廣 州 ?

總 主 教 答 : 我 心 目 中 在 於 我 的 病 好 了 之 後 才 考 慮 回 穗 日 期 , 不 是 現 在 可 以 決 定 的 。

問 : 鄧 主 教 , 現 今 你 的 健 康 情 況 如 何 ?

總 主 教 答 : 我 們 講 一 句 宗 教 的 說 話 : 多 謝 天 主 , 較 前 好 了 些 。

問 : 請 問 你 在 梵 蒂 岡 時 , 教 宗 對 你 講 過 什 麼 說 話 ?

總 主 教 答 : 教 宗 講 過 對 我 們 中 國 同 胞 以 及 我 們 中 國 國 家 有 榮 耀 的 話 。 他 關 心 中 國 同 胞 , 亦 關 心 我 們 祖 國 進 步 的 說 話 。

問 : 你 公 開 在 這 個 記 者 招 待 會 上 談 話 , 會 否 影 響 你 與 中 國 愛 國 會 的 關 係 ? 或 因 這 樣 的 談 話 而 引 起 特 殊 的 困 難 ?

總 主 教 答 : 我 認 為 在 這 兒 是 開 心 見 誠 的 講 說 話 , 我 們 是 不 會 有 什 麼 影 響 的 。 說 話 是 誠 懇 的 及 事 實 的 , 我 們 不 妨 說 。

問 : 當 教 宗 宣 佈 你 是 廣 州 總 主 教 之 前 , 有 沒 有 先 徵 詢 廣 州 的 愛 國 會 ? 或 者 廣 州 有 關 方 面 ?

總 主 教 答 : 這 問 題 老 實 說 我 不 清 楚 。 但 是 , 因 為 愛 國 會 和 教 廷 這 方 面 沒 有 什 麼 關 係 , 恐 怕 不 會 有 什 麼 徵 詢 或 研 究 這 問 題 的 。

問 : 你 返 去 廣 州 之 前 及 返 去 廣 州 之 後 , 你 會 否 仍 然 當 自 己 是 廣 州 的 總 主 教 來 處 理 事 務 呢 ? 或 和 他 們 相 處 呢 ?

總 主 教 答 : 既 然 我 有 廣 州 主 教 的 職 務 , 亦 有 這 樣 的 職 銜 , 當 然 我 要 盡 自 己 的 職 責 。

問 : 你 現 在 停 留 在 港 是 否 會 繼 續 接 受 治 療 , 或 是 為 著 醫 療 的 問 題 而 留 在 香 港 呢 ?

總 主 教 答 : 是 的 , 現 仍 接 受 治 療 , 當 然 我 想 在 康 復 之 後 才 恢 復 工 作 ; 康 復 之 前 我 還 在 此 逗 留 和 休 息 。

問 : 你 有 些 什 麼 特 別 的 病 痛 或 疾 病 需 要 治 療 呢 ?

總 主 教 答 : 我 在 癌 症 開 刀 之 後 , 醫 生 可 以 告 訴 你 們 , 在 什 麼 地 方 要 補 養 和 恢 復 的 。 我 個 人 知 道 我 還 需 在 此 休 息 , 等 候 健 康 完 全 恢 復 。

問 : 我 知 道 廣 州 一 直 以 來 都 是 由 法 國 傳 教 士 負 責 這 個 教 區 的 , 為 什 麼 教 宗 會 找 你 來 做 廣 州 總 主 教 區 的 負 責 人 , 這 經 過 什 麼 程 序 來 宣 佈 及 決 定 這 件 事 ?

總 主 教 答 : 我 現 在 有 機 會 講 清 楚 我 怎 樣 會 當 主 教 , 以 及 教 宗 委 任 我 當 廣 州 主 教 的 過 程 。 在 一 九 四 六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 教 廷 宣 佈 中 國 教 會 是 正 統 制 。 之 後 , 全 中 國 的 教 區 就 升 為 主 教 區 。 廣 州 是 省 會 。 每 逢 省 會 是 由 教 廷 宣 佈 為 總 主 教 區 , 由 外 國 傳 教 士 當 主 教 轉 為 中 國 神 父 當 主 教 。 因 此 , 我 當 主 教 是 於 一 九 五 0 年 十 月 一 日 被 選 , 一 九 五 一 年 祝 聖 。 那 時 候 是 中 國 人 當 回 自 己 中 國 教 區 的 主 教 ; 因 這 樣 , 就 符 合 聖 座 宣 佈 中 國 為 聖 統 制 的 制 度 。 因 當 時 的 總 主 教 是 一 個 法 國 人 , 名 巍 暢 茂 , 所 以 , 我 當 時 只 是 一 個 代 理 主 教 , 名 稱 為 「署 理 主 教」 。 他 已 經 去 世 , 現 在 教 廷 將 總 主 教 職 銜 給 予 我 , 宣 佈 我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 這 便 是 我 當 主 教 的 由 來 。

問 : 你 接 愛 委 任 之 前 是 否 去 過 中 國 駐 羅 馬 大 使 館 與 有 關 方 面 接 觸 過 ?

總 主 教 答 : 是 , 我 去 過 , 我 去 拜 訪 過 。 因 為 我 亦 是 中 國 人 , 中 國 主 教 , 我 到 羅 馬 又 拜 訪 我 們 的 大 使 館 , 我 們 的 官 員 。

問 : 新 華 社 六 月 份 一 個 報 導 , 中 國 之 所 以 釋 放 你 , 是 因 為 你 「悔 改」 , 然 後 才 恢 復 你 廣 州 主 教 職 。 我 想 請 問 你 對 這 個 報 導 是 如 何 看 法 ? 另 一 問 題 是 , 當 你 接 受 這 委 任 時 , 你 有 否 想 過 中 國 政 府 會 有 何 反 應 ?

總 主 教 答 : 我 被 釋 放 時 , 照 報 導 所 說 , 我 有 悔 改 , 這 是 上 面 、 人 民 政 府 釋 放 人 所 說 的 話 ; 若 然 你 沒 有 「悔 改」 , 怎 麼 放 你 ? ! 直 到 我 被 委 任 為 總 主 教 之 前 , 有 沒 有 考 慮 到 將 來 有 困 難 的 問 題 , 我 老 實 說 : 是 沒 有 想 到 這 種 情 況 ; 因 為 這 些 是 很 自 然 的 , 我 是 一 個 署 理 主 教 。 今 日 教 廷 將 署 理 職 擺 正 , 成 為 一 個 廣 州 總 主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 這 是 一 件 很 平 常 的 和 應 份 這 樣 做 的 , 對 中 國 人 來 說 。 所 以 我 對 這 問 題 , 沒 考 慮 過 任 何 困 難 的 。

問 : 你 會 否 覺 得 , 假 如 你 現 在 返 去 廣 州 會 是 對 政 府 的 對 抗 或 對 峙 , 而 引 起 一 些 麻 煩 呢 ?

總 主 教 答 : 像 現 在 回 去 , 這 是 一 個 假 設 , 這 假 設 不 大 實 際 。 當 然 返 去 之 前 一 定 要 沒 有 阻 礙 才 能 回 去 , 若 有 阻 礙 我 又 怎 能 回 去 ?

問 : 今 年 年 初 教 宗 曾 說 過 , 希 望 與 中 國 大 陸 天 主 教 會 恢 復 關 係 , 但 是 教 廷 國 務 卿 卡 沙 羅 里 樞 機 主 教 在 香 港 時 亦 說 過 , 教 廷 是 不 會 同 台 灣 斷 絕 關 係 的 。 我 想 請 問 鄧 主 教 , 你 是 否 認 為 這 次 教 廷 委 任 你 為 廣 州 總 教 區 總 主 教 , 是 一 種 希 望 同 大 陸 天 主 教 會 恢 復 關 係 的 表 示 , 而 大 陸 方 面 對 此 事 這 樣 激 烈 的 抨 擊 , 是 否 因 為 教 廷 現 今 仍 與 台 灣 保 持 有 關 係 呢 ?

總 主 教 答 : 我 並 不 清 楚 有 無 緊 張 氣 氛 存 在 , 但 假 使 是 緊 張 氣 氛 , 我 認 為 不 是 因 別 的 原 因 , 是 有 些 問 題 誤 解 了 。 因 為 教 宗 委 任 或 改 正 職 銜 , 是 教 宗 平 常 的 事 情 , 在 於 世 界 各 國 都 是 這 樣 做 的 , 不 但 在 我 們 中 國 , 或 英 國 美 國 , 其 他 各 國 都 如 此 。 這 是 我 們 教 會 內 部 常 務 事 情 , 所 以 我 不 大 清 楚 , 是 否 因 為 這 個 緣 故 引 起 多 少 劇 烈 的 問 題 。 而 且 擺 正 署 理 主 教 或 為 總 主 教 的 問 題 , 我 認 為 教 宗 是 出 於 好 意 的 , 是 想 我 在 那 兒 能 得 工 作 , 能 得 將 梵 蒂 岡 同 中 國 政 府 搞 多 少 關 係 。 亦 是 教 宗 想 顯 示 他 對 中 國 主 教 的 尊 重 , 對 於 中 國 人 的 尊 重 及 正 義 。 這 是 我 的 想 法 。

問 : 請 問 鄧 主 教 對 於 中 國 教 會 現 今 強 調 的 要 走 獨 立 自 主 及 自 辦 教 會 的 路 線 有 何 看 法 ? 他 們 這 樣 講 法 是 完 全 拒 絕 羅 馬 教 廷 給 予 他 們 任 何 職 銜 的 。 你 是 否 覺 得 你 這 樣 做 法 是 與 他 們 所 倡 導 的 路 線 非 常 之 背 道 馳 呢 ?

總 主 教 答 : 關 於 中 國 教 會 要 成 為 獨 立 自 主 , 脫 離 梵 蒂 岡 這 個 問 題 , 我 是 不 完 全 同 意 的 。 我 認 為 天 主 教 與 教 宗 有 聯 繫 的 , 這 是 全 世 界 各 國 的 天 主 教 都 是 如 是 的 。 若 是 天 主 教 是 公 教 , 我 們 對 於 教 宗 有 聯 繫 ; 因 此 緣 故 , 我 覺 得 我 沒 有 做 錯 事 , 我 這 樣 接 受 是 對 的 。
1981 年 7 月 10 日

 

從任命鄧以明總主教事件看
教廷的路線及國人的心理
湯漢

 () 任命風波的前後
今 年 六 月 六 日 , 教 宗 乘 鄧 以 明 主 教 應 邀 出 席 全 球 天 主 教 的 一 項 特 殊 慶 典 之 際 , 宣 佈 他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正 當 報 界 輿 論 以 為 這 項 宣 佈 顯 示 中 國 與 教 廷 關 係 已 獲 改 善 之 時 , 上 海 文 匯 報 卻 引 述 「世 界 月 報」 (GLOBE) 說 , 梵 蒂 岡 透 過 在 世 界 各 地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神 父 修 女 和 修 士 , 「在 與 當 地 人 的 日 常 接 觸 中 , 經 常 得 到 第 一 手 的 情 報」 。 該 報 又 指 出 , 天 主 教 情 報 網 比 美 蘇 更 有 效 率 。 (路 透 社 北 京 六 月 九 日 電) 六 月 十 一 日 的 新 晚 報 亦 以 「情 報 網 遍 佈 的 梵 蒂 岡」 為 題 , 刊 載 了 這 篇 千 多 字 的 文 章 。 隨 即 , 六 月 十 二 日 的 文 匯 報 及 大 公 報 均 以 頭 條 新 聞 , 刊 登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務 委 員 會 、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負 責 人 楊 高 堅 六 月 十 一 日 在 北 京 發 表 的 抗 議 聲 明 , 反 對 教 廷 任 命 鄧 以 明 , 指 教 廷 此 舉 無 視 及 粗 暴 干 涉 中 國 教 會 主 權 , 又 說 鄧 主 教 申 請 到 香 港 原 為 治 病 探 親 , 他 的 行 動 顯 示 不 知 自 重 。 中 國 外 交 部 亦 於 六 月 十 二 日 發 表 聲 明 , 說 教 廷 這 項 任 命 「粗 暴 地 干 涉 了 中 國 教 會 的 自 主 權 利 。」 (美 聯 社 北 京 十 二 日 電) 廣 東 省 及 廣 州 市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亦 於 六 月 十 二 日 舉 行 會 議 , 議 決 支 持 楊 高 堅 主 教 的 聲 明 , 強 烈 抗 議 教 廷 干 涉 中 國 教 會 主 權 , 嚴 厲 譴 責 鄧 主 教 接 受 委 任 為 背 叛 人 民 的 行 徑 (南 方 日 報 六 月 十 四 、 十 五 日) ; 又 於 六 月 廿 二 日 再 召 開 會 議 , 一 致 決 定 撤 銷 鄧 主 教 的 廣 州 教 區 主 教 和 廣 州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職 務 。 (文 匯 報 六 月 廿 三 日) 國 務 院 宗 教 事 務 局 負 責 人 至 六 月 十 七 日 才 發 表 談 話 , 表 示 完 全 支 持 楊 高 堅 主 教 的 抗 議 聲 明 。 (人 民 日 報 六 月 十 七 日) 上 海 市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在 六 月 十 七 日 召 開 會 議 , 議 決 支 持 楊 高 堅 主 教 的 抗 議 聲 明 。 (南 方 日 報 六 月 十 八 日) 最 後 , 於 六 月 三 十 日 至 七 月 四 日 江 蘇 省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和 教 務 委 員 會 開 會 , 選 出 南 京 和 蘇 州 兩 位 主 教 時 , 重 覆 同 樣 的 抗 議 。 (新 華 社 南 京 四 日 電)

至 於 教 廷 及 鄧 主 教 本 人 則 一 直 緘 口 不 作 答 辯 。 直 至 六 月 廿 二 日 返 抵 香 港 , 鄧 主 教 才 於 翌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舉 行 了 記 者 招 待 會 , 會 中 發 表 了 以 下 聲 明 : 「今 年 聖 神 降 臨 期 間 , 剛 好 羅 馬 舉 行 一 項 特 殊 慶 典 , 全 球 各 地 有 五 十 多 位 樞 機 主 教 及 三 百 多 位 主 教 到 臨 參 加 , 本 人 亦 被 邀 出 席 。 既 然 天 主 教 在 全 世 界 絕 無 政 治 目 的 , 只 願 鼓 勵 每 個 國 民 愛 教 愛 國 , 發 揚 民 族 美 德 , 所 以 , 教 宗 為 了 給 予 祖 國 同 胞 和 教 會 內 的 全 體 弟 兄 姊 妹 們 更 大 的 榮 譽 及 鼓 勵 , 宣 佈 本 人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區 的 總 主 教 。 由 於 企 望 這 項 宣 佈 有 助 於 促 進 教 廷 與 祖 國 的 關 係 , 本 人 勉 為 其 難 , 接 受 了 這 項 職 銜 。」 而 且 在 差 不 多 一 個 小 時 的 記 者 招 會 中 , 鄧 主 教 從 容 不 迫 地 詳 細 答 覆 了 記 者 們 十 多 個 問 題 。 他 所 著 重 的 只 是 解 釋 委 任 和 接 受 委 任 的 善 意 , 對 於 指 控 絕 無 半 句 反 唇 相 稽 的 說 話 。 綜 觀 這 場 暫 告 一 段 落 的 風 波 , 我 們 可 能 發 出 以 下 的 疑 問 : 為 什 麼 教 廷 偏 偏 選 了 這 個 時 刻 委 任 鄧 以 明 為 總 主 教 ? 這 項 宣 佈 是 不 是 明 智 之 舉 ? 另 一 方 面 , 中 國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為 什 麼 會 抗 議 ? 這 種 反 應 是 否 操 之 過 急 ? 最 後 , 為 開 解 這 個 結 , 雙 方 可 作 什 麼 ? 為 回 答 這 些 問 題 , 筆 者 以 為 應 從 教 會 觀 的 新 轉 變 到 教 廷 對 中 國 的 一 系 列 歷 史 性 行 動 說 起 。

(乙) 從教會觀的新轉變到教廷對中國的一系列歷史行
從 教 父 時 代 起 , 傳 統 神 學 深 受 羅 馬 政 治 體 制 的 影 響 , 強 調 教 會 是 「制 度」 或 「結 構」 ; 也 依 循 希 臘 文 化 的 發 展 方 向 , 著 重 神 學 「概 念」 的 演 釋 。 這 不 但 使 每 位 現 代 基 督 徒 難 以 領 悟 , 也 無 法 配 合 實 際 生 活 的 挑 戰 。

近 三 十 年 來 神 學 的 轉 變 因 素 固 多 , 但 存 在 主 義 所 給 予 的 影 響 不 可 謂 不 重 , 尤 其 猶 太 神 哲 學 家 馬 丁•卜 柏 (Martin Buber) 所 著 的 「我 與 您」 (I and Thou) 一 書 所 發 射 的 動 力 , 更 使 今 日 的 神 學 移 前 了 一 大 步 。 馬 氏 於 該 書 中 指 出 , 人 與 人 之 間 有 兩 種 關 係 , 即 「非 位 格 關 係」(Impersonal Relationship) 「位 格 關 係」 (Personal Relationship) 。 前 者 把 對 方 視 作 被 我 使 用 之 物 , 為 了 被 我 利 用 而 存 在 , 在 意 義 上 被 貶 稱 為 「它」 (It) 。 後 者 則 保 留 雙 方 的 主 體 地 位 , 彼 此 在 心 靈 中 將 自 己 交 給 對 方 , 在 意 義 上 尊 稱 對 方 為 「您」 (Thou) 。馬 氏 認 為 天 主 的 啟 示 屬 於 後 者 , 天 主 並 非 以 啟 示 告 訴 我 們 一 些 純 理 性 的 觀 念 , 而 是 透 過 啟 示 接 觸 我 們 , 與 我 們 產 生 神 人 交 往 的 實 際 作 用 。

經 過 馬 氏 的 喚 醒 , 及 神 學 家 不 斷 的 反 省 和 提 倡 , 梵 二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十 二 月 四 日 頒 佈 的 「禮 儀 憲 章」 , 首 先 把 教 會 由 「制 度」 這 一 概 念 伸 展 而 成 「神 人 交 往 的 過 程」 。 這 種 位 格 關 係 的 看 法 , 在 今 日 神 學 的 術 語 上 稱 為 「事 件」 。 它 反 映 出 天 主 與 天 主 子 民 間 的 互 相 呼 應 。 正 如 昔 日 天 主 在 禮 儀 中 把 衪 的 意 旨 向 以 色 列 民 說 出 來 , 而 以 民 全 體 答 允 接 納 ; 同 樣 , 今 日 教 會 在 聆 聽 天 主 聖 言 , 尤 其 在 感 恩 聖 祭 中 , 一 起 回 答 天 主 的 呼 召 , 向 天 主 誓 忠 。 這 觀 念 所 強 調 的 已 不 只 是 「概 念」 , 而 是 「生 活」 。 繼 而 , 梵 二 於 一 九 六 四 年 十 一 月 廿 一 日 公 佈 的 「教 會 憲 章」 , 進 一 步 稱 教 會 為 一 個 「奧 跡」 , 強 調 共 融 與 區 別 應 和 諧 共 存 。 正 如 在 天 主 聖 三 內 有 性 體 的 共 融 和 位 格 的 區 別 ; 同 樣 , 在 教 會 內 亦 保 持 著 普 世 教 會 的 共 融 和 地 方 教 會 的 獨 特 性 。 由 於 每 一 個 地 方 教 會 是 一 個 完 整 的 生 活 團 體 , 不 是 普 世 教 會 的 不 完 整 部 份 , 故 聯 合 一 起 時 不 但 不 必 犧 牲 或 分 解 , 且 彼 此 尊 重 , 在 時 代 的 進 步 中 相 輔 相 成 , 更 有 效 地 履 行 傳 揚 福 音 的 使 命 。

此 外 , 近 十 多 年 來 , 神 學 除 了 受 到 存 在 主 義 影 響 外 , 還 受 到 俗 化 運 動 的 感 染 。 談 到 「俗 化」 這 兩 個 字 的 含 義 , 過 去 和 今 日 所 指 的 已 不 一 樣 。 過 去 當 我 們 說 某 人 很 俗 化 時 , 其 意 是 指 他 的 行 為 已 不 合 教 會 要 求 , 走 向 罪 惡 中 ; 今 日 當 我 們 指 某 人 很 俗 化 時 , 其 意 義 可 能 指 這 位 基 督 的 宣 講 和 服 務 能 進 入 及 改 良 世 界 , 促 進 天 國 的 實 現 。 過 去 所 指 的 是 消 極 和 敗 壞 的 意 思 ; 今 日 所 指 的 可 能 是 積 極 和 優 良 的 意 思 , 它 肯 定 物 質 世 界 的 價 值 , 也 推 動 基 督 徒 入 世 的 職 責 。

在 這 俗 化 運 動 的 推 動 下 , 梵 二 再 進 一 步 使 教 會 的 概 念 由 「事 件」 和 「奧 跡」 擴 展 成 為 「世 界 的 僕 人」 。 所 以 , 梵 二 於 一 九 六 五 年 十 二 月 七 日 頒 佈 的 「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 指 出 , 世 界 發 展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教 會 不 單 要 尊 重 世 界 的 成 就 , 還 應 視 自 身 為 世 界 的 一 份 子 , 透 過 交 談 方 式 互 相 學 習 , 與 普 世 人 類 分 享 和 關 懷 彼 此 共 同 的 需 要 和 命 運 。 正 如 基 督 一 生 為 他 人 服 務 , 教 會 也 應 為 鄰 人 服 務 , 並 透 過 這 份 愛 心 的 服 務 見 證 基 督 。 故 教 會 應 與 一 切 善 心 人 共 同 努 力 , 為 世 界 尋 求 真 正 而 持 久 的 和 平 , 消 除 貧 窮 的 現 象 和 原 因 , 謀 求 建 立 一 個 美 好 的 世 界 。

上 述 梵 二 教 會 觀 的 新 趨 向 , 不 但 成 了 今 後 整 個 教 會 上 下 的 生 活 指 南 , 也 成 了 教 廷 目 前 對 祖 國 推 進 友 好 關 係 路 線 方 針 。 於 是 , 為 配 合 這 條 路 線 , 在 時 機 成 熟 時 , 教 廷 對 祖 國 推 行 了 以 下 一 系 列 的 歷 史 性 行 動 :

(一) 教 宗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在 夏 宮 接 見 朝 覲 信 眾 時 , 公 開 表 示 希 望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和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 恢 復 直 接 關 係 。 (公 教 報 八 月 廿 四 日)

(二) 法 國 馬 賽 總 主 教 及 法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艾 奇 理 樞 機 應 中 國 人 民 對 外 友 好 協 會 的 邀 請 , 於 一 九 八 0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抵 達 中 國 , 作 為 期 十 七 天 的 訪 問 , 他 與 中 共 多 方 面 的 負 責 幹 部 進 行 了 廣 泛 的 會 談 。 三 月 十 四 日 大 公 報 的 報 導 是 : 「艾 奇 理 主 教 欣 賞 中 國 政 府 對 宗 教 所 採 取 的 現 實 主 義 態 度 , 他 相 信 , 中 國 將 給 予 宗 教 以 應 有 的 地 位 。 他 認 為 雙 方 正 以 互 相 信 任 的 精 神 在 友 誼 的 道 路 上 邁 出 了 第 一 步 。」

(三) 奧 地 利 維 也 納 總 主 教 、 奧 地 利 主 教 團 團 長 及 梵 蒂 岡 的 非 信 徒 秘 書 處 負 責 人 高 尼 樞 機 , 於 一 九 八 0 年 三 月 十 日 到 訪 中 國 , 為 期 十 天 , 受 到 了 與 法 國 樞 機 同 等 的 待 遇 。 三 月 廿 一 日 大 公 報 報 導 : 他 對 中 國 人 民 懷 有 十 分 友 好 的 感 情 , 也 滿 載 中 國 人 民 的 深 情 厚 誼 返 回 奧 地 利 。 他 此 行 對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有 了 進 一 步 瞭 解 。 他 認 為 , 有 神 論 者 和 無 神 論 者 都 有 共 同 的 願 望 , 那 就 是 為 爭 取 世 界 和 平 、 正 義 , 為 建 立 美 好 的 世 界 而 共 同 努 力 。

(四) 教 宗 於 今 年 二 月 十 六 日 起 程 來 亞 洲 作 牧 民 探 訪 。 二 月 十 八 日 在 馬 尼 拉 向 當 地 中 國 教 友 團 體 講 話 時 , 對 中 國 教 會 發 表 了 一 篇 充 滿 修 好 善 意 的 演 詞 。 教 宗 特 別 指 出 , 「做 一 個 真 正 的 中 國 人 , 與 做 一 個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 並 無 矛 盾 。」 他 希 望 過 去 的 成 為 過 去 , 要 注 視 將 來 。

(五) 今 年 二 月 廿 八 日 教 廷 國 務 卿 卡 沙 羅 里 樞 機 主 教 代 表 教 宗 來 港 探 訪 鄧 主 教 。 在 同 日 記 者 招 待 會 上 , 當 記 者 問 及 梵 蒂 岡 是 否 已 積 極 地 謀 求 與 北 京 恢 復 聯 繫 時 , 樞 機 主 教 回 答 說 : 「我 們 一 直 尋 找 和 中 國 接 觸 的 方 法 , 也 歡 迎 任 何 交 流 的 機 會 。 我 們 盼 望 能 和 中 國 交 談 , 一 如 我 們 希 望 和 每 個 國 家 交 談 一 樣 。」

看 了 上 述 教 廷 對 中 國 推 進 友 好 關 係 的 一 系 列 歷 史 行 動 後 , 我 們 不 難 明 白 鄧 主 教 的 任 命 實 是 這 一 系 列 行 動 的 一 環 , 有 承 先 啟 後 的 目 的 。 由 於 教 宗 希 望 藉 著 被 教 廷 及 中 國 雙 方 接 受 的 主 教 , 再 進 一 步 加 強 雙 方 的 關 係 , 故 擺 正 他 的 職 銜 , 以 表 示 對 中 國 的 尊 重 和 敬 意 。 可 惜 , 教 宗 在 宣 佈 任 命 之 時 , 沒 有 把 整 個 動 機 詳 細 披 露 ; 而 中 國 政 府 及 中 國 教 會 也 沒 有 體 會 這 番 好 意 , 以 致 引 起 很 大 的 誤 會 。

(丙) 中國抗議反映的歷史背景及心理因素
在 這 件 風 波 上 , 我 們 除 了 要 探 究 教 廷 的 路 線 外 , 還 須 從 另 一 方 面 去 瞭 解 國 人 的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

在 今 次 中 國 全 部 抗 議 的 聲 明 中 , 以 外 交 部 及 國 務 院 宗 教 事 務 局 發 這 人 的 談 話 比 較 溫 和 , 也 最 有 份 量 。 它 們 表 示 支 持 楊 高 堅 主 教 的 聲 明 , 抗 議 教 廷 干 涉 中 國 主 權 。 這 樣 的 抗 議 , 與 中 國 近 百 年 歷 史 及 民 族 自 尊 心 理 有 著 很 大 的 關 係 。

須 知 , 中 國 自 秦 、 漢 以 後 即 已 形 成 大 一 統 的 局 面 , 社 會 組 織 大 多 在 一 種 穩 定 的 狀 態 下 發 展 , 少 有 變 革 , 復 因 地 理 的 阻 隔 , 甚 少 與 其 他 國 家 往 還 。 所 以 文 化 上 的 孤 立 保 守 及 心 理 上 的 自 滿 自 足 , 乃 是 中 國 人 傳 統 的 心 態 現 象 。

明 朝 以 前 , 因 為 西 方 社 會 的 經 濟 和 政 治 組 織 沒 有 多 大 變 動 , 中 國 尚 可 相 安 無 事 , 除 了 北 狄 和 東 夷 以 外 , 沒 有 什 麼 足 以 煩 心 的 地 方 ; 但 明 朝 以 後 , 由 於 西 方 社 會 跨 入 了 工 業 革 命 的 領 域 中 , 各 方 面 都 起 了 變 化 , 生 產 和 武 力 都 大 勝 於 前 . 因 此 農 村 社 會 的 中 國 遇 上 了 工 業 社 會 的 西 方 , 處 處 顯 出 遲 鈍 、 保 守 和 失 敗 , 尤 其 鴉 片 戰 爭 以 後 , 中 國 鎖 國 局 面 被 迫 打 開 。

本 來 , 中 國 對 於 外 族 文 化 , 一 向 抱 著 一 種 活 潑 廣 大 的 興 趣 , 常 願 意 把 它 們 接 受 和 消 化 。 歷 史 上 , 中 國 人 第 一 次 接 觸 到 的 異 族 文 化 是 印 度 佛 教 , 第 二 次 是 波 斯 阿 拉 伯 文 化 。 這 些 接 觸 可 追 溯 到 漢 唐 時 代 ; 而 在 接 觸 的 過 程 中 , 中 國 人 固 然 對 自 己 的 傳 統 文 化 十 分 自 信 和 愛 護 , 但 對 外 來 文 化 亦 同 樣 具 有 寬 大 和 接 納 的 態 度 。 可 是 , 明 朝 以 後 由 歐 洲 輸 入 的 西 方 文 化 , 給 中 國 文 化 的 衝 激 太 大 , 它 的 差 異 完 全 超 出 了 中 國 文 化 的 適 應 極 限 , 因 此 造 成 了 很 多 中 國 人 的 極 大 抗 拒 心 理 。 加 上 當 時 西 方 文 化 之 東 來 靠 著 船 堅 炮 利 進 入 中 國 , 使 很 多 中 國 人 生 出 很 大 反 感 。 即 使 今 日 中 國 大 力 提 倡 四 化 , 對 西 方 文 化 作 極 大 量 的 接 受 , 但 社 會 心 態 仍 環 繞 在 欲 迎 還 拒 的 矛 盾 之 間 。 這 實 與 民 族 自 尊 心 理 有 極 大 關 係 。

此 外 , 早 期 西 方 傳 教 士 雖 曾 幫 助 了 中 國 踏 上 現 代 化 , 比 如 : 介 紹 新 教 育 科 技 , 改 良 社 會 風 俗 , 推 行 慈 善 事 業 , 鼓 吹 政 制 思 想 的 改 革 等 ; 但 這 些 傳 教 士 或 是 坐 東 印 度 公 司 的 輪 船 到 來 , 或 是 兼 做 他 們 政 府 和 商 人 的 繙 譯 , 又 或 是 透 過 不 平 等 條 約 的 簽 訂 而 獲 得 傳 教 權 利 , 以 致 傳 教 教 士 被 視 作 殖 民 主 義 者 的 幫 兇 , 因 而 在 抗 拒 西 方 殖 民 主 義 的 心 理 下 , 產 生 不 少 教 案 , 形 成 了 國 人 對 基 督 宗 教 的 惡 感 。 而 天 主 教 方 面 更 因 教 會 本 地 化 運 動 推 展 緩 慢 , 以 致 不 少 本 地 神 職 人 員 有 被 視 作 二 等 神 職 人 員 之 感 。 這 些 歷 史 及 心 理 陰 影 至 今 未 消 。

所 以 , 為 了 避 免 重 蹈 覆 轍 , 對 今 次 抗 議 所 應 注 意 的 , 不 單 是 抗 議 本 身 , 而 且 是 抗 議 所 反 映 的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

由 此 可 見 , 給 教 廷 出 主 意 的 人 , 以 致 教 廷 自 身 的 決 定 , 均 忽 略 顧 及 國 人 的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 這 次 任 命 的 動 機 雖 好 , 也 能 彰 顯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的 意 義 , 但 宣 佈 的 方 式 及 時 間 , 則 顯 然 未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 這 是 令 人 感 到 遺 憾 的 事 。

而 鄧 主 教 之 接 受 任 命 , 一 方 面 表 現 他 對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觀 念 的 尊 重 ; 另 方 面 亦 表 示 他 願 意 毅 然 奉 獻 餘 生 為 教 為 國 , 多 作 貢 獻 。 在 他 身 上 唯 一 可 指 出 的 瑕 疪 , 相 信 就 他 的 政 治 嗅 覺 不 夠 敏 銳 。

至 論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逐 步 升 級 的 猛 烈 抨 擊 , 則 屬 過 度 敏 感 和 急 速 。 既 然 今 日 祖 國 的 政 治 觀 很 著 重 歷 史 趨 勢 , 則 對 任 命 事 件 的 看 法 又 怎 能 抽 離 它 的 整 個 歷 史 過 程 ? 在 判 決 四 人 幫 惡 行 前 , 祖 國 曾 依 法 律 程 序 給 予 他 們 自 辯 機 會 。 但 今 次 , 鄧 主 教 在 返 港 前 , 尚 沒 有 機 會 自 白 , 便 遭 譴 責 , 指 他 背 離 祖 國 , 並 被 撤 職 , 受 到 還 不 如 四 人 幫 的 法 律 照 顧 。 據 最 近 從 廣 州 探 親 回 來 的 人 說 , 在 指 控 鄧 主 教 前 , 廣 州 石 室 天 主 堂 在 主 日 彌 撒 時 席 無 虛 設 ; 但 在 指 控 後 , 卻 變 得 冷 冷 清 清 。 這 種 轉 變 豈 不 影 響 政 府 所 提 倡 的 貫 徹 宗 教 自 由 政 策 的 形 像 ? 希 望 有 關 人 士 能 正 視 這 些 得 失 。

(丁) 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
總 括 說 來 , 這 場 風 波 的 產 生 , 皆 因 教 廷 與 中 國 欠 缺 溝 通 和 瞭 解 。 為 重 新 開 解 這 個 結 , 雙 方 究 竟 可 做 什 麼 呢 ? 以 下 是 筆 者 個 人 的 一 些 冒 昧 建 議 :

(一) 鄧 主 教 在 六 月 廿 二 日 的 聲 明 中 , 已 把 這 次 接 受 委 任 的 動 機 說 明 。 未 知 教 廷 亦 可 否 在 適 當 時 機 , 表 白 這 項 任 命 的 動 機 ? 又 中 國 方 面 在 瞭 解 這 番 好 意 後 , 可 否 表 示 前 嫌 盡 釋 ?

(二) 既 然 中 國 歡 迎 外 國 協 助 自 己 推 進 四 個 現 代 化 , 教 廷 為 何 不 可 以 透 過 提 供 這 方 面 的 幫 助 , 以 促 進 彼 此 的 溝 通 ? 另 一 方 面 , 中 國 基 督 教 的 弟 兄 曾 多 次 出 來 國 外 探 訪 交 流 , 天 主 教 方 面 為 何 不 急 起 直 追 ?

(三) 這 次 任 命 所 引 起 的 風 波 , 已 顯 示 教 廷 當 局 對 國 人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瞭 解 不 足 。 以 後 遇 到 同 類 問 題 時 , 未 知 教 廷 在 這 方 面 能 否 擴 闊 諮 詢 有 關 人 士 ? 另 一 方 面 , 為 了 避 免 因 過 度 敏 感 而 產 生 誤 會 , 國 人 能 否 在 判 斷 前 細 心 查 明 事 由 ?

最 後 , 「謀 事 在 人 , 成 事 在 天」 。 我 們 可 別 忘 要 祈 求 聖 神 , 在 這 件 修 好 的 工 作 上 多 賜 助 佑。

一九八一年七月四日
寫於聖神研究中心
1981 年 7 月 17 日

 

向湯漢神父請教
岳雲峰

敬 愛 的 編 輯 神 父 :

近 讀 七 月 十 七 日 出 版 的 「公 教 報」 , 讀 完 其 中 第 六 版 湯 漢 的 大 作 : 「從 任 命 鄧 以 明 為 總 主 教 事 件 看 教 廷 路 線 及 國 人 的 心 理」 。 心 中 蒙 上 了 層 層 疑 雲 , 故 此 懇 請 貴 報 能 惠 賜 寶 貴 篇 幅 , 讓 我 能 向 湯 漢 神 父 請 教 幾 個 問 題 。

所謂「中國教會」何指?
首 先 使 我 困 擾 的 問 題 是 所 謂 「中 國 教 會」 , 究 竟 指 的 是 中 國 大 陸 上 那 一 方 面 的 天 主 教 。 當 然 , 根 據 「湯 文」 所 報 導 的 「中 國 教 會」 很 明 顯 的 , 只 有 一 方 , 那 就 是 與 中 共 同 一 鼻 孔 出 氣 的 「愛 國 會」 。 為 此 , 我 要 請 教 湯 教 授 的 , 中 國 大 陸 上 是 否 存 在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呢 ? 也 就 是 我 們 喜 歡 說 的 「忠 貞 的 天 主 教 教 會」 ?

這 是 一 個 關 鍵 問 題 , 即 使 三 歲 的 幼 童 也 會 這 麼 想 : 如 果 中 國 大 陸 上 的 確 存 在 著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 那 麼 , 針 對 「鄧 以 明 事 件」 (恕 我 如 此 簡 稱) 就 不 能 只 聽 一 方 人 士 的 反 應 了 。 我 想 , 像 湯 教 授 這 樣 研 究 神 學 並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者 不 能 不 想 到 這 一 簡 單 的 推 理 吧 ?

根 據 湯 教 授 在 文 中 所 指 : 教 會 乃 一 「奧 跡」 。 那 麼 , 我 又 要 請 教 湯 教 授 : 如 果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的 確 存 在 , 即 使 她 沒 有 「聲 音」 , 沒 有 被 中 共 政 權 「認 同」 並 准 於 「公 開 自 由 傳 揚 福 音」 , 她 是 否 就 不 算 「教 會」 呢 ?

雖 然 我 在 提 到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時 用 了 「假 設」 的 語 氣 , 而 事 實 上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在 中 國 大 陸 上 的 轟 轟 烈 烈 的 事 件 是 誰 也 不 能 , 甚 至 不 敢 抹 煞 的 , 教 廷 也 非 常 了 解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本 人 便 是 一 個 最 真 實 的 例 子 , 何 以 湯 教 授 在 文 中 卻 隻 字 不 提 呢 ? 所 謂 「愛 國 會」 對 「鄧 以 明 事 件」 之 抗 議 , 不 就 是 等 於 在 向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對 抗 嗎 ? 難 道 湯 教 授 住 在 香 港 連 這 一 事 實 都 看 不 出 來 嗎 ? 或 是 另 有 用 意 ?

現 在 我 就 請 教 湯 教 授 : 依 您 的 看 法 , 教 廷 在 任 命 中 國 主 教 時 , 該 同 那 一 方 面 的 教 會 商 議 呢 ?

教廷沒有與中共磋商嗎?
使 我 非 常 吃 驚 的 是 湯 教 授 僅 憑 單 方 面 的 抗 議 聲 明 , 就 武 斷 懷 疑 教 廷 為 「鄧 以 明 事 件」 沒 有 與 中 共 磋 商 乃 不 當 之 舉 ! 湯 教 授 所 舉 的 七 個 清 一 色 的 抗 議 聲 明 只 不 過 是 同 一 「導 演」 的 不 同 手 法 , 「樣 板 式」 的 措 辭 便 是 最 好 的 證 明 。 為 何 湯 教 授 沒 有 設 想 一 下 : 是 否 在 「鄧 以 明 事 件」 中 教 廷 被 中 共 愚 弄 , 甚 至 被 出 賣 了 呢 ? 難 道 教 廷 事 先 真 的 沒 有 與 中 共 磋 商 嗎 ? 我 在 懷 疑 : 近 十 幾 年 來 教 廷 對 中 共 所 表 現 的 姿 態 會 於 一 夜 之 間 有 所 改 變 嗎 ? 我 們 的 同 道 湯 神 父 的 善 意 值 得 欽 佩 , 但 是 給 我 的 印 像 則 是 他 對 中 共 的 信 任 似 乎 勝 過 對 教 廷 的 了 解 , 那 麼 , 這 種 善 意 未 免 有 失 厚 道 。

中 共 翻 臉 不 認 人 並 不 稀 罕 , 如 果 此 次 教 廷 真 的 被 出 賣 了 , 後 者 只 有 啞 吧 吃 黃 蓮 , 因 為 教 廷 與 中 共 打 交 道 的 意 願 是 很 明 顯 的 , 正 如 湯 文 中 所 引 證 的 , 教 廷 近 年 來 三 番 五 次 派 人 去 大 陸 探 路 , 甚 至 還 有 教 會 的 「親 王 級」 的 人 物 近 乎 官 方 式 的 訪 問 , 不 正 是 在 向 中 共 表 態 嗎 ? 即 使 此 次 吃 了 虧 , 上 了 當 , 我 想 教 廷 還 不 會 就 此 剎 車 的 。 那 麼 ,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之 下 , 教 廷 會 把 與 中 共 磋 商 之 事 的 真 相 公 諸 於 世 嗎 ? 為 何 湯 教 授 就 沒 有 推 想 到 這 一 層 呢 ?

教廷要與中共磋商嗎?
我 很 高 興 湯 教 授 在 文 中 引 證 了 梵 二 的 文 件 , 但 我 卻 有 幾 個 問 題 必 須 先 請 教 湯 教 授 , 然 後 看 看 教 廷 在 任 命 中 國 主 教 時 是 否 有 必 要 與 中 共 磋 商 。 不 過 , 在 此 我 要 先 聲 明 一 件 事 : 雖 然 在 前 段 中 我 個 人 推 測 教 廷 對 「 鄧 以 明 事 件 」 可 能 有 過 磋 商 , 但 是 在 理 論 上 卻 認 為 教 廷 不 必 在 這 樣 的 純 宗 教 性 的 問 題 上 與 一 個 政 權 磋 商 。 表 面 上 看 來 這 二 種 觀 念 有 所 不 同 , 但 並 不 矛 盾 。 如 果 教 廷 對 「鄧 以 明 事 件」 真 的 沒 有 與 中 共 磋 商 , 這 正 是 我 要 維 護 的 一 點 : 教 廷 實 在 沒 有 必 要 為 這 事 件 與 中 共 磋 商 。

一、 湯 教 授 在 文 中 只 提 到 教 會 是 一 「奧 跡」 (教 會 憲 章) , 但 我 相 信 湯 教 授 必 定 也 知 道 整 個 「教 會 憲 章」 中 講 了 些 什 麼 , 只 是 我 不 能 確 定 湯 教 授 是 否 接 納 該 憲 章 中 的 一 切 論 點 , 故 此 我 要 請 教 湯 教 授 是 否 肯 定 教 會 也 是 一 個 由 人 所 組 成 的 社 團 , 並 有 她 特 殊 的 組 織 結 構 : 即 聖 統 組 織 ?  (請 參 閱 教 會 憲 章 8, 13-20 )

二、 湯 教 授 也 強 調 普 世 教 會 的 共 融 和 地 方 教 會 的 獨 特 性 。 不 過 , 我 想 知 道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的 基 礎 是 什 麼 ? 地 方 教 會 的 獨 特 性 又 在 那 裡 ? 一 個 地 方 教 會 公 開 地 與 羅 馬 的 教 宗 分 離 是 否 還 與 普 世 教 會 保 存 了 共 融 ? 是 否 可 以 沒 有 教 宗 的 認 可 而 自 行 祝 聖 主 教 ?  (請 參 閱 教 會 憲 章 14, 22, 24 )

三、 湯 教 授 在 論 到 「俗 化」 的 含 義 時 , 只 是 片 面 地 引 用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的 道 理 說 : 「教 會 不 單 是 要 尊 重 世 界 的 成 就 , 還 應 視 自 身 為 世 界 的 一 份 子 。 透 過 交 談 方 式 互 相 學 習 , 與 普 世 人 類 分 享 和 關 懷 彼 此 共 同 的 需 要 和 命 運」 。 為 此 我 要 請 教 湯 教 授 : 基 於 教 會 「是 基 督 『在 今 世 按 社 團 方 式 而 組 織 的 』 」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40 ) , 而 且 「教 會 憑 其 職 責 和 管 轄 範 圍 絕 不 能 與 政 府 混 為 一 談 , 亦 不 與 任 何 政 治 體 系 糾 纏 一 起 ; 教 會 是 人 類 超 越 性 的 標 誌 及 監 護 者 。 在 各 自 的 領 域 內 , 政 府 與 教 會 是 獨 立 自 主 的 機 構」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76 )   , 教 會 是 否 屈 服 於 政 治 的 權 下 呢 ?

如 果 湯 教 授 能 仔 細 研 究 梵 二 的 文 件 , 並 且 能 心 平 氣 和 地 以 客 觀 的 態 度 觀 察 中 國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現 況 , 是 否 還 能 堅 持 教 廷 在 任 命 中 國 主 教 時 必 須 與 中 共 政 權 磋 商 呢 ?

中共能容信仰自由嗎?
湯 神 父 畢 竟 是 讀 書 人 , 心 地 比 較 樸 實 , 故 此 他 把 中 共 政 權 以 及 受 它 統 制 的 「愛 國 會」 之 惡 意 抨 擊 教 廷 看 成 是 「反 映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的 事 端 。 這 一 點 我 能 同 情 他 ; 但 是 , 湯 教 授 既 是 研 究 神 學 者 , 怎 麼 沒 有 神 學 的 觀 點 去 分 析 共 產 主 義 的 本 質 , 以 及 中 共 政 權 目 前 開 放 某 些 教 堂 的 動 機 呢 ?

使 我 難 以 想 像 的 , 湯 神 父 那 麼 愛 國 愛 教 , 為 何 不 深 入 大 陸 去 探 訪 一 下 那 兒 的 「教 會 真 相」 ? 至 少 就 近 收 集 一 些 親 歷 其 境 者 所 作 的 報 導 , 不 管 是 出 自 怎 樣 的 心 態 , 也 不 難 理 出 一 個 頭 緒 來 , 能 理 解 到 今 日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的 真 實 情 況 : 在 中 共 政 權 統 制 之 下 , 真 有 宗 教 信 仰 的 自 由 嗎 ? 出 乎 我 的 意 料 , 湯 神 父 在 文 中 所 給 予 人 的 印 象 是 只 知 有 「愛 國 會」 , 所 引 用 的 資 料 幾 乎 都 是 出 自 中 共 的 機 關 報 章 雜 誌 , 讓 人 誤 會 湯 神 父 已 與 實 際 情 況 脫 節 , 否 則 便 是 一 廂 情 願 的 感 情 用 事 。 這 樣 是 否 能 讓 中 共 領 情 , 有 助 於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傳 播 福 音 工 作 呢 ?

尤 其 是 湯 神 父 的 建 議 中 , 促 請 教 廷 能 提 供 中 共 「四 個 現 代 化」 的 協 助 , 作 為 溝 通 教 廷 與 中 共 之 間 的 管 道 。 令 我 讀 來 啼 笑 皆 非 。 試 問 : 今 天 的 所 謂 政 治 、 經 濟 、 工 業 、 軍 事 大 國 都 對 中 共 採 取 了 觀 望 態 度 , 教 廷 只 不 過 是 一 個 宗 教 性 的 精 神 機 構 , 她 又 能 對 中 共 提 供 什 麼 協 助 呢 ? 充 其 量 在 經 濟 方 面 能 予 以 協 助 , 豈 不 知 教 廷 目 前 的 處 境 是 泥 菩 薩 過 江 , 在 財 政 上 數 千 萬 美 元 的 赤 字 , 即 使 有 心 , 也 是 無 能 為 力 的 。 何 況 中 共 政 權 對 教 會 都 予 以 嚴 格 控 制 , 不 准 接 受 外 來 的 經 濟 支 援 , 它 的 自 尊 心 豈 能 接 受 它 所 認 為 的 「帝 國 主 義」 如 教 廷 者 之 救 濟 嗎 ?

身 為 這 一 代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徒 , 誰 不 日 以 繼 夜 的 祈 禱 著 基 督 的 福 音 在 我 民 族 中 廣 揚 ? 但 是 我 們 不 能 僅 憑 著 一 種 民 族 意 識 , 更 應 藉 著 神 的 助 佑 才 能 改 變 同 胞 們 的 痛 苦 命 運 。 敬 祝

主 佑 撰 安

岳雲峰  謹啟
一九八一年八月十一日
【編者按:岳雲峰為台南教區神父,任職於台南碧岳神學院,教授教義神學。】
1981 年 9 月 18 日

 

敬覆岳雲峰神父

編 輯 神 父 :

貴 報 九 月 十 八 日 所 刊 的 岳 雲 峰 神 父 大 札 , 經 已 拜 讀 。 遠 在 台 灣 的 岳 神 父 對 本 人 刊 於 貴 報 七 月 十 七 日 的 一 篇 拙 作 , 竟 然 如 此 關 注 , 寫 了 一 封 長 達 二 千 多 字 的 公 開 信 , 加 以 質 詢 和 批 評 , 使 我 愛 寵 若 驚 , 謝 甚 。 現 在 我 亦 懇 請 貴 報 惠 賜 寶 貴 篇 幅 , 簡 覆 岳 神 父 如 下 :

(一) 岳 神 父 本 人 既 然 目 前 仍 在 台 灣 生 活 及 工 作 , 他 對 於 中 國 大 陸 及 內 地 教 會 所 持 的 態 度 和 立 場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

() 我 有 機 會 與 鄧 總 主 教 接 觸 。 今 次 看 到 他 的 任 命 遭 受 祖 國 的 部 份 教 內 外 人 士 誤 解 , 故 此 執 筆 , 欲 代 為 澄 清 。 寫 後 , 我 覺 得 不 但 文 章 內 容 , 有 助 澄 清 誤 會 , 並 且 在 格 調 上 , 亦 與 他 的 溫 祥 態 度 吻 合 , 只 重 解 釋 交 談 , 絕 不 反 唇 相 稽 。

(三) 貴 報 刊 出 岳 神 父 的 大 札 後 , 我 曾 向 鄧 總 主 教 回 報 。 他 老 人 家 只 溫 和 地 對 我 說 : 「我 們 這 些 幹 修 好 工 作 的 人 , 必 須 任 勞 任 怨 。」 的 確 , 他 說 得 很 有 道 理 。 他 又 何 曾 未 遭 受 過 不 負 責 任 的 稱 呼 呢 ? 但 他 卻 處 之 泰 然 。

(四) 岳 神 父 的 信 把 任 命 鄧 以 明 為 總 主 教 事 件 簡 稱 為 「鄧 以 明 事 件」 , 共 達 六 次 之 多 。 對 於 這 樣 一 位 備 受 尊 崇 的 長 者 , 岳 神 父 為 什 麼 偏 偏 要 把 他 的 「 總 主 教 」 尊 稱 省 去 ? 一 封 達 二 千 多 字 的 信 , 是 否 能 省 去 這 幾 個 字 便 不 會 顯 得 太 過 冗 長 ? 我 在 鄧 總 主 教 出 獄 獲 釋 後 及 抵 港 治 病 前 , 曾 上 廣 州 探 望 他 。 當 時 , 我 親 耳 聽 到 周 圍 的 人 , 包 括 共 幹 在 內 , 都 尊 稱 他 為 「鄧 主 教」 或 「鄧 以 明 主 教」 , 並 非 只 是 「鄧 以 明」 三 字 。 岳 神 父 既 然 在 他 的 信 上 教 導 我 們 , 凡 事 要 深 入 究 察 事 由 , 故 此 , 對 於 岳 神 父 的 這 一 番 省 略 工 夫 , 我 認 為 值 得 尋 味 。

(五) 岳 神 父 的 信 十 分 強 調 「迫 害 的 教 會」 , 但 並 未 說 明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的 範 圍 ?

難 道 坐 過 廿 二 年 牢 獄 的 鄧 總 主 教 還 不 屬 於 「迫 害 的 教 會」 麼 ? 但 是 鄧 總 主 教 出 獄 後 , 公 開 聲 明 自 己 心 中 絕 無 懷 恨 , 也 絕 對 不 會 採 取 任 何 報 復 行 動 , 只 願 奉 獻 餘 生 , 為 教 為 國 多 盡 努 力 , 鄧 總 主 教 常 表 示 中 國 現 在 只 有 一 個 天 主 教 會 , 解 釋 「愛 國 會」 不 是 「愛 國 教 會」 , 只 是 教 會 內 的 一 個 組 織 。 為 什 麼 岳 神 父 竟 忽 略 了 鄧 主 教 的 這 種 心 態 呢 ?

(六) 至 論 其 他 問 題 , 敝 中 心 仝 人 出 版 的 「鼎」 亦 有 介 紹 , 歡 迎 訂 閱 。 不 贅 。

(七) 對 於 岳 神 父 賜 贈 的 「教 授」 稱 號 , 愧 莫 敢 當 , 只 能 奉 還 給 他 。 所 以 , 我 實 在 不 堪 當 指 教 岳 教 授 , 還 是 請 他 另 請 教 高 明 。 耑 此 , 順 頌

主 祺 !

主內 湯漢謹啟
一九八一年九月十九日
於聖神研究中心
1981 年 9 月 25 日

 

真相與時機
鄧以明總主教訪問後記 
劉健


自 從 去 年 (一 九 八 0) 年 鄧 以 明 主 教 從 廣 州 來 到 香 港 後 , 鄧 主 教 就 成 了 國 際 新 聞 焦 點 之 一 , 同 時 也 成 了 研 究 當 代 中 國 專 家 們 所 注 意 的 對 象 之 一 。 就 我 的 了 解 , 主 要 的 原 因 有 三 : 一 是 國 際 上 想 從 這 一 事 實 , 來 深 入 觀 察 和 了 解 中 共 自 「四 人 幫」 垮 台 後 , 鄧 小 平 對 外 開 明 政 策 (一 反 過 去 三 十 多 年 的 自 以 為 是 的 孤 立 與 封 閉) , 究 竟 開 放 的 實 質 與 程 度 如 何 ; 二 是 認 真 了 解 一 下 中 國 大 陸 的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 其 政 策 與 實 質 如 何 ; 三 是 看 北 京 政 府 如 何 通 過 與 羅 馬 教 廷 的 關 係 轉 變 , 可 以 試 探 出 羅 馬 教 廷 所 倡 導 的 宗 教 原 則 與 政 治 因 素 影 響 所 產 生 的 效 果 。

做 為 天 主 教 徒 , 當 然 會 特 別 注 意 第 三 因 素 ; 做 為 所 有 的 宗 教 徒 , 當 然 會 特 別 注 意 第 二 因 素 ; 但 是 做 為 一 位 當 代 中 國 研 究 者 , 以 上 的 三 種 因 素 都 會 同 樣 注 意 的 。

一 年 多 來 , 中 國 大 陸 與 國 際 社 會 發 生 了 很 多 種 不 同 的 轉 變 。 在 某 些 事 件 上 , 可 以 說 是 順 轉 ; 在 某 些 事 件 上 可 以 說 是 逆 轉 ; 但 有 時 是 由 逆 轉 向 順 ; 有 時 是 由 順 轉 向 逆 。 事 實 上 , 整 個 的 人 類 歷 史 都 是 如 此 錯 綜 複 雜 的 轉 變 著 , 只 要 稍 稍 涉 獵 歷 史 , 這 種 情 形 本 來 並 不 出 奇 。 可 惜 太 多 的 理 想 派 、 好 心 派 人 士 們 , 總 不 願 面 對 歷 史 的 現 實 , 而 說 出 真 實 可 信 的 話 。 也 有 些 風 派 、 凡 是 派 的 人 士 們 , 失 卻 自 己 的 嚴 正 立 場 , 只 見 到 風 吹 草 動 , 而 忽 略 了 風 從 那 裡 來 的 探 討 。


對 鄧 以 明 主 教 來 到 香 港 後 所 發 生 的 事 件 , 我 曾 在 公 教 報 、 見 證 月 刊 、 香 港 明 報 寫 了 些 我 的 看 法 和 意 見 , 特 別 是 針 對 中 國 大 陸 天 主 教 的 現 況 以 及 鄧 以 明 主 教 普 升 總 主 教 後 的 反 應 。 所 根 據 的 資 料 是 見 諸 教 會 文 獻 、 新 聞 報 導 以 及 中 國 大 陸 出 版 的 資 料 。 惜 乎 一 直 沒 有 機 會 訪 問 目 前 新 聞 焦 點 之 一 的 當 事 人 。 最 近 , 我 才 走 訪 了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聽 聽 他 的 意 見 和 感 受 , 同 時 , 我 也 有 幾 個 問 題 想 請 教 。

我 寫 作 一 直 有 一 個 習 慣 , 我 不 高 興 人 家 干 涉 我 寫 作 的 自 由 , 愈 是 有 人 吩 咐 或 命 令 我 寫 的 , 我 從 心 底 裡 感 到 厭 憎 , 我 以 為 那 是 對 我 的 人 性 尊 嚴 與 寫 作 自 由 的 挑 戰 。 認 識 我 的 人 , 特 別 是 從 事 出 版 、 編 輯 界 的 朋 友 們 都 知 道 。 原 因 並 不 是 我 妄 自 尊 大 , 而 確 實 是 我 在 寫 作 上 一 直 都 是 忠 於 我 的 良 知 , 忠 於 我 的 了 解 , 忠 於 我 說 真 話 的 原 則 。 雖 然 這 些 真 話 , 囿 於 我 的 知 識 與 能 力 , 並 不 一 定 全 對 , 同 時 , 這 些 真 話 並 非 人 人 中 聽 。

可 幸 , 在 與 鄧 總 主 教 晤 談 中 , 他 老 人 家 絲 毫 沒 有 表 示 過 他 讓 我 寫 甚 麼 、 不 寫 甚 麼 。 在 我 們 晤 談 中 , 他 是 那 樣 坦 誠 , 說 了 他 想 說 、 要 說 的 話 ; 不 說 他 不 願 或 不 能 說 的 話 。

這 篇 東 西 , 我 想 回 憶 我 們 談 論 過 甚 麼 , 以 及 我 對 所 談 過 的 得 到 的 了 解 和 感 受 是 甚 麼 。 也 就 是 為 此 , 我 的 副 題 是 「訪 問 後 記」 , 不 是 「訪 問 記」。


我 問 : 「總 主 教 , 聽 說 您 在 羅 馬 時 , 拜 訪 了 北 京 政 府 駐 義 大 利 的 領 事 館 , 談 論 到 宗 教 問 題 ?」

「是 的 ,」 鄧 總 主 教 答 , 「不 過 還 談 了 另 外 的 事 , 這 些 內 容 不 便 透 露 。」

我 說 : 「當 然 。」

鄧 總 主 教 接 著 說 了 一 段 頗 長 的 話 , 這 裡 只 把 要 點 記 錄 下 來 。 「我 所 關 心 的 是 中 國 人 、 教 會 和 教 友 。 如 何 能 使 中 國 老 百 姓 生 活 好 , 中 國 教 友 信 德 保 持 熱 誠 , 以 便 更 能 為 中 國 及 中 國 社 會 服 務 。 羅 馬 教 廷 固 然 是 宗 教 性 的 , 但 對 國 際 政 治 亦 發 生 影 響 力 。 這 影 響 力 是 指 對 國 際 正 義 和 道 德 方 面 。 因 此 , 與 羅 馬 教 廷 所 建 立 的 關 係 , 在 國 際 上 是 含 有 國 際 正 義 與 國 際 道 德 成 份 的 。 否 則 的 話 , 人 們 會 懷 疑 一 個 國 家 的 正 義 與 道 德 的 誠 意 。 必 會 引 致 在 國 際 關 係 中 的 不 信 任 , 或 望 而 卻 步 。」

我 問 : 「目 前 我 們 中 國 是 分 裂 的 , 在 您 看 來 , 羅 馬 教 廷 如 果 與 北 京 政 府 建 立 了 關 係 , 這 是 否 會 意 味 著 教 廷 要 與 台 北 政 府 斷 絕 關 係 。 如 果 真 是 如 此 的 話 , 那 麼 會 否 影 響 到 台 灣 的 中 國 教 會 ?」

鄧 總 主 教 答 : 「教 會 是 講 原 則 的 。 不 會 為 了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 而 放 棄 台 灣 的 中 國 教 會 。 教 會 的 原 則 是 不 能 為 了 接 受 一 些 甚 麼 , 而 放 棄 一 切 甚 麼 。」

X     X     X

對 於 這 一 問 答 , 我 的 了 解 與 感 受 是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確 實 是 愛 中 國 的 。 這 一 愛 中 國 的 心 態 是 超 越 政 黨 和 政 治 的 , 雖 然 在 他 所 處 現 實 環 境 裡 , 並 不 能 完 全 與 現 實 政 治 脫 節 。 這 方 面 衡 諸 每 一 位 中 國 人 , 大 體 上 都 是 如 此 的 。 同 時 , 他 確 實 是 一 位 天 主 教 友 ── 一 位 司 祭 , 一 位 總 主 教 。 所 以 他 從 不 為 自 己 所 受 過 的 苦 而 怨 恨 人 , 而 且 時 時 掛 念 着 他 的 羊 群 。 他 之 所 以 被 監 禁 廿 二 年 之 久 , 一 方 面 是 由 於 他 的 信 仰 ; 另 一 方 面 是 由 於 他 堅 持 不 與 普 世 教 會 的 有 形 元 首 ── 教 宗 脫 離 關 係 。 他 曾 公 開 說 過 : 「教 宗 是 天 主 教 的 領 袖 ,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如 果 我 與 教 宗 無 連 繫 , 我 便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見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香 港 南 華 早 報 的 特 稿) 因 此 他 說 : 「愛 國 會 不 是 天 主 教 會 , 教 會 只 有 一 個 。」 在 他 被 委 任 總 主 教 後 , 面 對 中 國 大 陸 上 的 愛 國 會 及 政 府 人 員 批 評 他 為 「梵 蒂 崗 的 走 狗 , 背 叛 祖 國」 時 , 他 的 回 答 是 : 「擺 正 職 銜 是 教 會 內 部 的 常 務 事 情 , …… 是 出 於 教 宗 的 好 意 , 希 望 藉 此 鼓 勵 中 國 教 會 , 並 且 加 強 梵 蒂 岡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

對 於 這 一 「鄧 以 明 事 件」 的 紛 爭 , 實 際 上 是 突 出 了 三 個 問 題 : 一 、 教 宗 在 天 主 教 的 地 位 如 何 看 待 問 題 ; 二 、 教 廷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史 如 何 了 解 問 題 ; 三 、 中 共 對 宗 教 及 其 政 策 的 演 變 問 題 。 每 一 個 問 題 , 都 會 觸 及 一 連 串 的 深 入 廣 泛 的 研 究 不 為 功 。 這 該 是 群 策 群 力 的 工 作 , 這 裡 不 能 詳 談 。 不 過 , 我 卻 願 從 個 人 的 意 見 裡 指 出 : 一 、 教 宗 在 天 主 教 的 地 位 , 除 卻 神 學 、 教 會 學 與 教 會 歷 史 等 方 面 的 了 解 外 , 普 世 教 會 之 以 教 宗 為 元 首 , 乃 是 想 宗 教 與 政 治 的 分 家 , 使 宗 教 盡 可 能 超 越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政 治 。 俾 使 福 音 更 能 有 效 的 傳 播 於 天 涯 海 角 。 二 、 世 界 各 國 的 天 主 教 會 都 與 羅 馬 教 宗 融 為 一 體 , 教 宗 也 通 過 各 該 國 的 地 方 教 會 來 施 行 教 會 內 部 宗 教 事 務 的 連 繫 與 協 調 , 這 些 並 沒 有 引 起 世 界 各 國 政 府 指 責 羅 馬 教 廷 干 涉 各 該 國 的 內 政 。 三 、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與 愛 中 國 的 問 題 , 這 似 乎 是 目 前 最 該 注 視 與 討 論 的 問 題 。 事 實 上 ,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文 獻 中 的 「教 會 憲 章」 、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及 「教 會 傳 教 工 作 法 令」 等 , 對 於 身 為 天 主 教 徒 的 人 , 如 何 在 不 同 的 具 體 生 活 環 境 中 來 為 基 督 作 證 。 可 是 , 中 國 天 主 教 友 , 與 每 一 位 中 國 人 在 愛 國 上 , 不 會 有 二 致 的 。 因 此 , 愛 國 問 題 , 是 為 每 一 位 中 國 人 (姑 無 論 他 是 否 天 主 教 徒) 都 會 同 樣 面 對 的 。 矛 盾 的 出 現 是 中 國 人 中 把 「愛 國」 給 了 不 同 的 定 義 和 概 念 所 致 。 有 的 人 以 為 愛 政 府 就 等 於 愛 國 家 ; 有 的 人 把 愛 「 偉 人 」 與 否 就 是 愛 不 愛 國 的 分 野 ; 有 的 人 卻 覺 得 國 家 仍 是 一 個 抽 象 的 名 詞 , 應 愛 組 成 國 家 的 要 素 的 土 地 、 人 民 、 主 權 以 及 她 的 歷 史 文 化 傳 統 等 , 更 是 愛 國 的 大 前 提 。


我 問 : 「對 於 促 進 北 京 政 府 與 羅 馬 教 廷 的 關 係 , 不 少 人 似 乎 都 在 致 力 , 您 對 這 些 努 力 如 何 看 法 ?」

鄧 總 主 教 答 : 「一 定 要 講 真 理 。 所 用 的 方 法 要 看 時 機 。 不 過 , 教 會 的 真 理 是 不 能 不 說 的 。 意 思 是 要 站 穩 天 主 教 的 立 場 。」

我 說 : 「照 目 前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的 立 場 , 強 調 要 和 羅 馬 教 宗 脫 離 關 係 , 將 來 會 成 為 『基 督 教 派』 , 而 不 再 是 天 主 教 呢 !」

鄧 總 主 教 似 乎 同 意 我 的 看 法 , 他 接 著 說 : 「從 事 這 方 面 努 力 的 人 , 一 定 要 站 穩 立 場 。」

我 問 : 「由 您 前 來 香 港 後 , 北 京 政 府 方 面 的 人 物 是 否 有 與 您 接 觸 過 ?」

鄧 總 主 教 沒 有 直 接 答 覆 這 一 問 題 , 他 卻 這 樣 地 表 達 說 : 「以 前 , 似 乎 很 看 重 我 , 現 在 比 較 減 少 了 。 不 過 , 似 乎 還 是 留 了 餘 地 。 例 如 , 對 外 的 宣 傳 批 評 我 的 並 不 多 。 最 近 在 廣 東 愛 國 按 立 了 兩 位 主 教 , 但 並 沒 有 說 明 要 代 替 我 。 可 是 , 對 內 的 宣 傳 批 評 我 的 不 少 。 然 而 , 為 了 教 會 及 教 友 的 好 處 , 我 是 願 忍 受 一 切 的 。」

X     X     X

鄧 總 主 教 在 這 一 段 的 談 話 中 ,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強 調 了 兩 個 觀 念 , 她 們 是 「要 說 真 理」 和 「站 穩 立 場」 。 如 何 了 解 鄧 總 主 教 所 說 的 「真 理」 與 「立 場」 , 並 不 是 太 困 難 的 事 。

就 我 的 了 解 和 感 受 : 鄧 總 主 教 所 說 「真 理」 、 「立 場」 意 思 是 指 「事 實」 。 就 天 主 教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宗 教 活 動 , 並 非 是 有 些 人 稱 之 為 「反 動」 、 「反 革 命」 的 , 此 其 一 。 同 時 , 由 於 教 會 除 教 會 真 理 外 , 也 有 人 的 因 素 包 括 在 內 , 所 以 不 能 因 為 少 數 人 的 不 藏 , 就 被 以 偏 概 全 地 否 認 整 個 教 會 的 神 聖 真 理 ; 此 其 二 。 天 主 教 與 羅 馬 教 廷 的 連 繫 , 既 不 是 影 響 中 國 天 主 教 的 獨 立 自 主 , 更 不 是 邀 請 教 廷 前 來 干 涉 內 政 , 而 是 天 主 教 之 所 以 為 天 主 教 的 本 質 之 一 。 此 其 三 。 天 主 教 的 信 理 、 教 義 等 , 都 是 公 諸 於 全 世 界 的 文 獻 , 天 主 教 所 尊 奉 的 聖 經 和 聖 傳 也 是 公 開 宣 揚 的 , 天 主 教 神 職 界 及 教 友 在 世 界 各 地 發 揮 的 福 音 愛 的 精 神 , 也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除 此 之 外 , 並 沒 有 甚 麼 秘 密 , 此 其 四 。 天 主 教 徒 所 要 求 服 務 現 世 社 會 人 群 的 心 志 , 與 所 有 各 國 人 民 一 樣 , 只 強 調 人 性 尊 嚴 和 社 會 正 義 , 使 人 在 各 種 具 體 環 境 裡 , 過 一 個 使 每 一 個 人 更 合 乎 人 的 生 活 。 因 為 他 們 除 了 政 治 、 社 會 、 經 濟 的 理 由 外 , 他 們 先 天 地 認 為 人 是 由 天 主 以 其 肖 像 而 創 造 的 。 這 一 觀 念 或 信 念 並 不 強 逼 人 們 去 接 受 , 但 為 天 主 教 徒 卻 因 此 信 念 的 鼓 勵 而 更 愛 所 有 的 人 , 甚 至 是 敵 人 。 此 其 五 。 天 主 教 徒 也 是 公 民 , 在 全 體 公 民 所 要 求 的 更 合 人 性 , 更 合 人 情 , 更 合 人 理 的 所 有 事 情 上 , 與 全 體 公 民 的 意 願 必 該 是 一 致 的 , 同 時 , 對 於 各 種 不 同 的 信 仰 也 是 尊 重 的 。 此 其 六 。

在 讀 到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法 新 社」 消 息 , 中 共 當 局 為 了 配 合 新 的 宗 教 自 由 政 策 , 釋 放 了 曾 收 監 二 十 多 年 的 天 主 教 耶 穌 會 會 士 十 位 , 又 再 一 次 被 逮 捕 了 , 與 他 們 同 時 被 捕 的 還 有 十 名 上 海 教 友 。 所 持 的 理 由 是 : 「虛 構 報 導 散 發 給 外 國 人 , 同 時 執 行 來 自 梵 蒂 岡 的 命 令 。」 同 年 十 二 月 十 五 日 「法 新 社」 從 北 京 引 述 「新 華 社」 的 報 導 ,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主 席 張 家 樹 和 中 共 統 戰 部 張 副 部 長 , 對 最 近 逮 捕 天 主 教 傳 教 士 和 教 友 的 解 釋 是 : 「這 是 宗 教 界 內 的 反 動 行 為 。 他 們 跟 隨 羅 馬 教 廷 的 意 願 從 事 非 法 活 動 , 反 對 中 國 和 中 國 人 民 , 試 圖 推 翻 中 國 教 會 的 獨 立 性 。」

對 這 一 消 息 , 不 同 的 人 會 有 不 同 的 看 法 , 但 是 , 如 果 以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要 說 真 理」 、 「站 穩 立 場」 來 看 , 相 信 所 得 的 答 案 該 是 一 致 的 。 往 好 的 方 面 想 , 這 一 定 是 對 天 主 教 事 實 的 誤 解 。 但 從 悲 觀 的 觀 點 來 看 , 那 恐 怕 是 另 一 幅 圖 畫 , 我 不 願 在 此 分 析 下 去 。


我 問 : 「鄧 總 主 教 , 您 對 最 近 在 加 拿 大 所 召 開 的 宗 教 會 議 , 有 甚 麼 看 法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答 : 「會 議 的 情 形 是 封 閉 的 , 一 面 倒 的 。 整 個 會 議 是 拒 絕 記 者 訪 問 的 , 只 在 最 後 才 招 待 記 者 。 同 時 , 內 容 中 不 少 的 論 文 與 演 講 , 並 沒 有 得 到 應 得 的 流 傳 。 其 中 丁 光 訓 主 教 抨 擊 教 宗 在 菲 律 賓 的 演 說 , 我 是 不 贊 成 的 。」

關 於 加 拿 大 的 國 際 宗 教 會 議 , 在 香 港 只 在 公 教 報 讀 到 湯 漢 神 父 的 一 篇 報 導 , 其 他 的 內 容 我 是 無 法 知 道 的 , 甚 至 連 外 國 的 記 者 們 , 對 這 一 會 議 的 情 形 , 也 沒 有 傳 到 香 港 來 。 因 此 , 整 個 會 議 的 重 心 和 情 形 , 可 說 是 一 個 「宗 教 秘 密」 了 。

X     X     X

就 鄧 總 主 教 所 說 出 的 幾 句 話 , 由 於 他 是 非 參 與 者 , 我 是 無 法 再 追 問 下 去 的 。

但 就 鄧 總 主 教 所 說 的 「一 面 倒」 問 題 , 我 的 了 解 與 感 受 是 : 一 、 中 國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會 雖 然 只 有 一 個 , 可 是 出 席 這 次 國 際 宗 教 會 議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代 表 , 只 是 來 自 愛 國 會 的 。 從 愛 國 會 的 立 場 來 討 論 宗 教 問 題 , 自 然 是 會 「一 面 倒」 的 。 二 、 或 許 是 指 與 會 的 人 士 們 , 在 一 個 自 由 地 區 所 召 開 的 會 議 , 沒 有 觸 及 與 羅 馬 教 廷 有 連 繫 的 教 會 , 也 可 稱 之 為 「地 下 教 會」 的 問 題 。 這 「地 下 教 會」 的 存 在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我 之 可 以 這 樣 說 , 並 非 一 廂 情 願 的 想 像 , 根 據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二 月 三 日 「法 新 社」 的 消 息 稱 : 「在 廣 州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的 葉 蔭 雲 , 指 責 來 自 香 港 的 神 父 訪 問 他 的 管 區 時 , 散 佈 謠 言 和 破 壞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的 工 作 。 葉 蔭 雲 說 : 現 時 仍 有 一 個 『地 下』 羅 馬 天 主 教 組 織 , 與 國 家 的 教 會 對 抗 。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命 鄧 以 明 為 廣 州 大 主 教 後 , 他 於 九 月 獲 委 上 職 。」(見 香 港 星 島 日 報)

可 是 , 同 日 的 香 港 「大 公 報」 在 刊 出 此 一 消 息 時 , 刪 除 了 葉 蔭 雲 談 論 「地 下 教 會」 的 一 節 。

在 最 近 出 版 的 「遠 東 經 濟 評 論」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二 月 十 一 至 十 七 日) 的 讀 者 來 函 中 就 指 出 : 關 於 鄧 主 教 的 釋 放 來 香 港 就 醫 , 以 及 教 宗 委 任 其 為 總 主 教 都 剩 下 少 數 羅 馬 天 主 教 徒 , 起 不 到 作 用 。 葉 蔭 雲 說 : 自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反 不 是 問 題 的 焦 點 , 所 該 注 意 的 是 中 國 大 陸 近 一 年 來 的 政 治 態 度 的 轉 變 。 不 僅 是 在 宗 教 政 策 方 面 , 例 如 對 文 藝 政 策 , 對 與 外 國 人 的 交 往 政 策 , 對 外 國 記 者 限 制 , 以 及 公 開 執 行 死 刑 等 。 就 從 一 九 五 0 年 代 開 始 , 所 有 公 開 文 件 有 關 天 主 教 的 , 似 乎 在 一 步 步 使 官 方 的 愛 國 會 組 織 , 要 完 全 與 羅 馬 教 宗 脫 離 關 係 。


對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的 將 來 , 我 不 做 預 測 , 同 時 , 我 會 時 時 注 意 和 關 心 中 國 天 主 教 的 消 息 和 發 展 , 以 及 人 們 對 這 些 消 息 與 發 展 的 不 同 看 法 。 我 不 願 說 : 「知 己 知 彼 , 百 戰 百 勝」 , 我 只 願 說 : 「基 督 勝 利 , 基 督 為 王」 , 不 是 我 們 有 限 的 人 類 可 以 理 解 的 。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於香港
1982 年 5 月 21 日


 

讀者心聲
湯岳二鐸重點各異

 主 編 神 父 :

自 「從 任 命 鄧 以 明 為 總 主 教 事 件 看 教 廷 的 路 線 及 國 人 的 心 理」 一 文 發 表 後 , 曾 引 起 了 教 會 內 不 少 人 士 的 爭 辯 。 最 近 更 讀 岳 雲 峰 神 父 所 撰 之 「向 湯 漢 神 父 請 教」 及 湯 神 父 之 答 覆 , 使 筆 者 產 生 了 一 連 串 的 感 想 , 現 欲 借 貴 報 一 角 篇 幅 , 以 澄 清 並 提 出 一 些 問 題 , 讓 關 心 中 國 的 人 士 想 一 想 。

一、不同的出發點及不同的教會觀
比 較 和 分 析 岳 神 父 的 文 章 以 及 湯 神 父 的 「從 任 命 ……」 一 文 (以 下 簡 稱 為 岳 文 及 湯 文) , 發 現 兩 位 神 父 在 討 論 中 國 問 題 時 , 懷 有 不 同 的 教 會 觀 。 事 實 上 , 兩 位 神 父 皆 在 神 學 的 園 地 裡 工 作 了 不 少 日 子 , 相 信 兩 位 神 父 都 同 意 教 會 是 一 個 奧 跡 , 同 時 是 一 個 有 體 制 的 團 體 。 只 是 兩 立 神 父 的 著 重 點 不 同 。 岳 神 父 在 不 否 定 教 會 為 一 奧 跡 的 立 場 上 強 調 教 會 乃 一 有 體 制 的 團 體 ; 而 湯 神 父 則 在 不 否 定 教 會 為 有 體 制 的 團 體 的 立 場 上 著 重 教 會 為 一 奧 跡 。 由 於 彼 此 的 重 點 不 同 , 故 此 , 當 談 到 教 會 在 世 界 及 社 會 中 的 活 動 時 , 兩 位 神 父 的 重 點 也 不 一 樣 。 湯 神 父 在 論 及 「俗 化」 的 含 義 時 , 著 重 教 會 乃 活 在 人 類 大 家 庭 中 , 尊 重 人 類 在 各 方 面 的 成 就 , 並 以 交 談 的 方 式 , 了 解 人 類 的 需 要 與 困 苦 , 並 致 力 於 改 善 人 類 的 現 況 , 使 世 界 變 得 更 人 道 、 更 基 督 化 。 而 岳 神 父 的 重 點 則 在 於 : 教 會 在 世 界 中 , 但 不 與 俗 同 流 。 特 別 教 會 與 政 府 之 間 的 關 係 應 分 野 清 楚 , 教 會 與 政 府 分 立 , 各 自 為 政 。 按 筆 者 了 解 , 兩 位 神 父 對 「俗 化」 含 義 的 了 解 均 正 確 , 只 是 重 點 不 同 。 其 實 兩 者 不 僅 不 衝 突 , 而 且 彼 此 補 充 。 相 信 湯 神 父 不 會 否 定 教 會 獨 立 於 任 何 政 權 ; 而 岳 神 父 亦 不 會 否 定 教 會 在 世 界 中 應 聆 聽 人 類 的 困 苦 (包 括 無 神 論 者) , 努 力 改 善 人 類 有 罪 的 秩 序 及 現 況 , 欣 賞 人 類 積 極 的 成 就 。

再 者 , 按 筆 者 的 分 析 , 兩 位 神 父 在 面 對 中 國 問 題 時 , 彼 此 的 出 發 點 不 同 。 湯 神 父 是 願 意 「從 歷 史 及 民 族 心 理 的 角 度 去 探 究 『鄧 主 教 事 件』 的 前 因 後 果 ; 而 岳 神 父 則 在 關 懷 共 產 主 義 與 基 督 徒 信 仰 本 質 有 衝 突 的 背 景 下 , 透 過 鄧 主 教 事 件 來 看 中 國 教 會 的 問 題 。 就 由 於 兩 者 的 出 發 點 及 角 度 不 同 , 引 致 表 面 上 的 衝 突 。 其 實 , 苦 進 一 步 的 交 談 , 相 信 湯 神 父 會 承 認 共 產 主 義 的 『意 識 形 態』 (Ideology) 與 基 督 徒 的 信 仰 在 某 方 面 的 確 有 不 能 妥 協 之 處 ; 而 岳 神 父 亦 會 承 認 , 在 中 國 的 歷 史 上 , 許 多 叫 中 國 人 失 去 自 尊 的 教 案 , 確 實 使 國 人 對 我 宗 教 蒙 上 一 層 消 極 的 看 法 , 並 引 致 心 理 上 抗 拒 的 事 實 。」

二、有關「中國教會」的問題
比 較 和 分 析 湯 文 與 岳 文 , 發 現 兩 者 在 「那 一 個 才 是 中 國 教 會 ?」 的 問 題 上 有 異 議 。 其 實 , 湯 文 並 未 曾 否 定 「受 苦 的 教 會」 。 鄧 主 教 本 人 亦 很 明 白 地 表 示 過 , 他 不 屬 於 「愛 國 會」 , 他 一 直 忠 於 羅 馬 教 廷 及 教 宗 。 而 且 , 相 信 湯 神 父 不 會 不 知 道 在 五 十 年 代 裡 , 愛 國 (教) 會 的 某 些 做 法 , 的 確 過 份 和 不 妥 當 。 另 一 方 面 , 相 信 岳 神 父 同 意 耶 穌 基 督 的 救 恩 會 包 容 及 接 納 一 切 支 持 不 同 的 政 黨 , 但 卻 仍 然 按 良 心 認 為 是 忠 於 信 仰 的 信 徒 吧 。

此 外 , 當 討 論 到 「中 國 教 會」 這 問 題 時 , 我 們 不 能 忽 略 一 個 事 實 , 就 是 愛 國 會 已 公 開 聲 明 , 它 不 是 教 會 。 它 說 它 只 是 一 個 基 督 徒 的 組 織 , 它 的 作 用 是 一 個 「居 間 者」 , 在 信 徒 與 共 產 政 府 之 間 協 助 政 府 實 踐 憲 法 中 「宗 教 自 由」 的 條 文 , 並 促 進 信 徒 的 合 一 。 不 管 「愛 國 會」 的 作 用 如 何 , 它 既 然 否 定 了 自 己 是 「教 會」 , 我 們 便 不 能 一 廂 情 願 地 把 「教 會」 的 名 銜 硬 套 在 它 的 頭 上 。 如 果 愛 國 會 承 認 只 有 一 個 「中 國 教 會」 , 而 「受 苦 的 信 徒」 也 在 這 教 會 內 , 則 我 們 的 問 題 , 已 經 不 是 「 那 一 個 才 是 中 國 教 會 」 的 問 題 , 而 是 在 一 個 教 會 內 有 兩 批 採 取 不 同 政 治 立 場 的 信 徒 , 因 著 兩 種 不 同 的 政 治 立 場 , 導 致 了 兩 批 信 徒 對 梵 蒂 岡 教 廷 及 對 海 外 教 會 有 不 同 的 反 應 和 態 度 。 至 於 這 兩 種 立 場 , 熟 是 熟 非 ? 早 在 五 十 年 代 已 經 在 教 會 中 引 起 了 爭 論 與 衝 突 。 筆 者 以 為 這 個 問 題 可 以 另 文 討 論 , 在 此 筆 者 的 目 的 只 是 在 澄 清 問 題 。

對 於 「不 合 法 祝 聖 主 教」 的 問 題 , 筆 者 以 為 湯 文 並 無 意 去 討 論 這 問 題 。 事 實 上 , 相 信 岳 神 父 和 湯 神 父 都 同 樣 會 視 「五 十 年 代 至 今 的 不 合 法 祝 聖 本 地 主 教」 是 不 妥 當 的 行 為 。 但 相 信 兩 位 神 父 都 會 同 意 這 不 是 他 們 兩 位 能 解 決 的 , 這 亦 是 教 會 法 律 上 的 問 題 , 縱 然 爭 論 到 天 荒 地 老 , 目 前 這 問 題 仍 是 懸 而 不 決 。

三、筆者的一點淺見
在 湯 神 父 與 岳 神 父 的 切 磋 中 , 引 發 起 筆 者 思 考 以 下 的 問 題 :

(1) 國家與政黨的問題
在 討 論 中 國 問 題 的 時 候 , 我 們 往 往 把 國 家 與 政 黨 混 為 一 談
。 其 實 , 國 家 與 政 黨 是 兩 回 事 。 今 天 是 甲 政 黨 執 政 , 明 天 可 能 是 乙 政 黨 執 政 , 但 國 家 永 遠 是 國 家 。 我 愛 國 不 一 定 我 也 愛 國 家 中 執 政 的 黨 及 黨 的 主 義 。 不 同 的 政 黨 有 不 同 的 「意 識 形 態」 。 國 民 可 以 接 納 甲 政 黨 , 同 意 甲 政 黨 的 主 義 , 但 也 可 以 反 對 它 。 基 督 徒 是 國 家 的 國 民 , 所 以 必 需 愛 其 所 屬 之 國 家 , 但 不 必 也 不 一 定 去 愛 執 政 的 黨 。 基 督 徒 可 以 為 國 為 民 效 勞 , 但 不 必 去 為 「黨」 及 其 「主 義」 效 勞 。 從 中 國 的 歷 史 上 看 , 中 國 的 人 民 從 未 經 驗 過 西 方 民 主 國 家 中 多 黨 競 爭 的 局 面 , 只 嚐 過 「一 黨 專 政」 的 滋 味 。 至 於 基 督 徒 應 接 納 那 一 黨 ? 那 一 個 主 義 ? 筆 者 認 為 , 基 督 徒 應 按 照 其 良 心 及 信 仰 的 原 則 去 分 辨 。 其 實 , 沒 有 一 個 政 黨 是 完 美 無 缺 的 , 也 沒 有 一 個 主 義 沒 有 毛 病 , 更 沒 有 一 個 社 會 制 度 能 夠 完 全 維 護 到 人 類 的 全 面 發 展 , 基 督 徒 必 須 按 照 信 仰 的 原 則 及 良 心 去 研 究 、 分 析 及 抉 擇 。

(2) 教會與政府
既 然 教 會 與 政 府 是 兩 個 自 立 機 構 , 兩 者 理 應 各 有 自 己 的 主 權 。 可 是 教 會 是 具 體 地 活 在 一 個 國 家 中 , 與 政 府 時 常 有 不 可 避 免 的 接 觸 。 按 筆 者 之 意 見 , 既 然 某 一 政 黨 已 在 某 國 家 中 執 政 , 而 基 督 徒 又 不 能 推 翻 此 政 制 , 在 這 米 已 成 坎 的 政 治 架 構 下 , 基 督 徒 就 必 須 按 照 信 仰 的 原 則 和 良 知 去 分 辨 政 府 的 何 種 措 施 有 利 於 國 民 而 又 不 違 反 福 音 精 神 , 他 可 以 支 持 。 但 對 於 某 些 措 施 , 信 徒 可 能 誓 死 不 能 妥 協 。 因 此 , 問 題 不 是 支 持 與 不 支 持 政 府 的 問 題 , 而 是 原 則 的 問 題 , 對 同 一 的 政 府 , 有 些 措 施 可 以 參 予 , 有 些 則 不 能 。 至 於 何 者 可 以 , 何 者 不 能 , 則 牽 涉 到 信 仰 與 教 義 原 則 的 問 題 了 。

劉賽眉
一九八一年九月廿五日
1981 年 10 月 2 日

 

讀者心聲
向湯、岳兩位神父表心聲

敬 愛 的 編 輯 神 父 :

本 人 最 近 讀 畢 湯 漢 神 父 發 表 的 「從 任 命 鄧 以 明 為 總 主 教 事 件 看 教 廷 的 路 線 及 國 人 的 心 理」 一 文 及 九 月 十 八 日 貴 報 評 論 版 中 岳 雲 峰 神 父 的 意 見 後 , 深 感 政 治 的 色 彩 已 染 污 了 那 雪 白 的 聖 袍 , 這 種 感 受 與 教 宗 遇 刺 時 的 震 撼 無 異 。 希 望 能 借 貴 報 評 論 版 表 達 本 人 的 拙 見 。

宗 教 本 身 不 單 是 理 性 化 的 更 應 該 是 無 價 值 偏 見 的 , 當 然 神 父 本 身 可 以 有 自 己 的 信 念 、 價 值 觀 及 政 治 思 想 等 , 此 等 信 念 自 然 會 影 響 個 人 對 事 物 的 判 斷 及 分 析 。 但 作 為 一 位 神 職 人 員 或 基 督 徒 對 教 會 及 宗 教 的 態 度 則 應 客 觀 而 中 立 的 面 對 此 等 問 題 。 從 這 兩 篇 文 章 中 , 不 難 看 出 湯 岳 兩 位 神 父 都 站 在 政 治 立 場 去 分 析 鄧 總 主 教 事 件 。 這 種 危 機 會 潛 移 默 化 的 導 向 教 友 們 以 政 治 觀 點 去 信 靠 天 主 。

「天 主 啊 ! 我 們 無 知 的 教 友 真 的 無 所 適 從 , 求 祢 指 引 我 們 吧 , 不 要 讓 知 識 份 子 的 意 識 壟 斷 了 祢 的 聖 意 。」

湯 、 岳 兩 位 神 父 都 熱 愛 民 族 , 但 他 們 的 立 場 是 激 烈 和 單 向 的 , 此 舉 反 而 可 能 會 分 裂 民 族 的 合 一 , 因 為 缺 乏 了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的 雅 量 。

雖 然 本 人 的 立 場 是 較 為 贊 成 岳 神 父 的 見 解 , 但 還 是 希 望 岳 神 父 有 耐 心 的 等 待 及 接 受 中 國 大 陸 內 宗 教 的 開 放 , 不 要 忘 卻 為 這 群 在 努 力 中 的 基 督 徒 祈 禱 。 也 接 受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對 宗 教 的 態 度 及 開 放 程 度 。

至 於 湯 神 父 所 指 出 教 廷 這 次 任 命 的 動 機 雖 好 , 但 顯 然 未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 確 使 本 人 難 以 置 信 , 一 個 不 能 有 錯 的 教 宗 在 決 策 前 居 然 未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嗎 。 鄧 主 教 是 耶 穌 會 神 父 , 耶 穌 會 的 宗 旨 是 從 來 不 向 教 宗 提 名 神 父 當 主 教 的 , 但 倘 若 教 宗 任 命 時 則 會 毫 不 置 疑 , 絕 對 服 從 的 接 受 , 雖 然 湯 神 父 批 評 鄧 主 教 「政 治 嗅 覺 不 夠 敏 感」 , 但 本 人 反 而 欣 賞 鄧 總 主 教 對 教 宗 及 耶 穌 會 服 從 的 精 神 , 反 正 教 會 最 好 還 是 沒 有 政 治 嗅 覺 為 佳 。 至 於 教 廷 當 然 可 以 與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教 會 磋 商 , 但 是 否 一 定 要 與 中 國 政 府 磋 商 , 那 就 是 值 得 討 論 的 問 題 。 最 後 湯 神 父 認 為 教 廷 對 國 人 歷 史 背 景 及 心 理 因 素 了 解 不 足 , 本 人 主 觀 認 為 這 只 是 偏 袒 「愛 國 會」 的 藉 口 。

雖 然 宗 教 已 受 政 治 衝 擊 染 污 了 , 但 無 論 如 何 , 別 忘 了 , 應 以 「普 世 教 會 共 融」 為 基 礎 , 也 祈 求 聖 神 助 佑 。

主 佑 安 康 !

主內
崔崇法敬上
1981 年 10 月 2 日

 

忍受苦難的模範•最高信仰的標竿
鄧以明總主教美國之行

有 教 區 歸 不 得 的 廣 州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滯 留 香 港 已 三 年 多 。 在 此 期 間 , 除 了 兩 次 為 直 腸 癌 與 攝 護 腺 入 醫 院 施 兩 次 大 手 術 外 , 一 直 在 幫 忙 香 港 教 區 施 行 聖 事 , 或 在 各 種 特 別 場 合 獻 祭 , 講 道 。 或 應 邀 出 國 訪 問 , 給 華 僑 教 友 鼓 勵 , 訓 勉 他 們 團 結 一 致 , 互 相 關 懷 , 堅 決 保 持 珍 貴 的 信 仰 。

前 年 秋 末 , 鄧 總 主 教 到 加 拿 大 和 美 國 訪 問 , 特 別 接 見 當 地 的 廣 州 教 友 、 神 父 和 修 女 。 去 年 秋 , 應 馬 尼 拉 辛 樞 機 之 請 , 到 菲 律 賓 , 協 助 該 國 主 教 激 勵 青 年 響 應 天 主 的 聖 召 , 激 起 傳 教 的 心 火 , 為 履 行 基 督 徒 的 本 份 。

本 年 二 月 , 鄧 總 主 教 又 應 三 藩 市 總 主 教 昆 恩 之 邀 , 前 往 該 市 主 持 春 節 祈 福 中 文 彌 撒 , 並 舉 行 祭 天 敬 祖 儀 式 。 鄧 總 主 教 乘 此 機 會 , 也 訪 問 了 羅 省 教 區 及 德 州 達 拉 斯 , 休 斯 頓 等 地 , 訪 問 中 國 教 友 。

今 年 七 十 五 歲 高 齡 的 鄧 總 主 教 , 於 二 月 七 日 在 耶 穌 會 港 澳 區 會 長 顏 愛 群 神 父 陪 同 下 離 港 , 十 二 晚 抵 達 三 藩 市 。 翌 日 即 展 開 訪 問 該 市 各 聖 堂 及 團 體 。 十 四 日 在 聖 方 濟 各 堂 主 任 汪 中 璋 神 父 陪 同 下 前 往 華 埠 聖 瑪 利 中 文 學 校 參 觀 , 受 該 校 校 長 余 河 伉 儷 及 全 校 師 生 的 熱 烈 歡 迎 , 且 觀 看 了 該 校 學 生 精 采 的 古 典 舞 蹈 和 鼓 樂 隊 的 表 演 。

訪問羅省教區
十 五 日 至 十 八 日 到 羅 省 訪 問 。 十 五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華 埠 華 人 天 主 堂 主 持 彌 撒 , 受 到 當 地 華 人 熱 烈 歡 迎 。 當 晚 , 他 們 在 香 港 酒 樓 歡 宴 鄧 總 主 教 , 極 一 時 之 盛 。 在 彌 撒 中 及 宴 會 裡 , 鄧 總 主 教 都 講 道 , 訓 勉 中 國 教 友 , 堅 持 信 仰 , 互 愛 互 助 , 做 忠 實 的 基 督 信 徒 。

在三藩市祭天敬祖
十 九 日 下 午 三 時 , 鄧 總 主 教 在 三 藩 市 總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新 春 祈 福 大 禮 彌 撒 及 祭 天 敬 祖 大 典 。 三 藩 市 總 主 教 昆 恩 , 汪 中 璋 神 父 , 及 多 位 外 籍 司 鐸 參 與 共 祭 , 蘇 粵 執 事 等 輔 祭 , 參 禮 的 中 西 教 友 不 下 二 千 人 。 禮 儀 中 , 歌 詠 團 唱 出 中 文 或 英 文 的 聖 歌 。 彌 撒 中 , 鄧 總 主 教 講 道 , 略 謂 : 「今 天 能 在 此 主 持 中 文 彌 撒 , 感 到 特 別 興 奮 。 但 望 此 間 教 友 多 多 為 祖 國 , 為 大 陸 教 友 祈 禱 。 使 他 們 能 團 結 一 致 , 同 舟 共 濟 , 度 過 這 難 苦 時 期 。 鄧 總 主 教 指 出 : 四 百 年 前 利 瑪 竇 神 父 來 華 , 以 中 國 習 慣 及 禮 俗 傳 教 , 一 方 面 保 持 中 國 傳 統 , 一 方 面 宣 揚 天 國 聖 道 。 四 百 年 來 天 主 教 雖 多 災 多 難 , 但 越 阻 止 它 越 強 , 信 主 的 人 越 來 越 多 。 當 我 在 大 陸 一 段 很 長 時 期 不 能 獻 祭 領 主 , 不 能 講 道 傳 教 。 但 教 友 和 神 職 人 員 , 都 依 賴 祈 禱 保 持 信 德 。 感 謝 天 主 使 我 今 天 能 在 這 裡 主 持 彌 撒 及 敬 祖 大 典 , 今 後 更 需 大 家 用 信 仰 力 量 為 教 會 、 為 中 國 祈 禱 , 求 主 降 福 中 華 民 族 , 賞 賜 風 調 雨 順 , 國 泰 民 安」 。

彌 撒 將 告 完 畢 , 昆 恩 總 主 教 致 詞 , 他 感 謝 天 主 保 佑 鄧 總 主 教 度 過 了 廿 二 年 的 牢 獄 生 活 , 還 能 堅 毅 不 屈 , 保 持 信 德 , 到 這 裡 來 和 大 家 歡 度 中 國 新 年 。 希 望 他 的 祈 禱 與 犧 牲 使 中 國 大 陸 早 日 得 享 信 仰 自 由 。 昆 恩 總 主 教 並 稱 讚 中 國 人 敬 祖 是 一 種 飲 水 思 源 、 孝 心 永 存 的 表 示 。

彌 撒 後 , 在 中 國 古 樂 聲 中 舉 行 敬 祖 儀 式 , 祭 台 上 放 著 鮮 花 、 果 菜 , 鄧 總 主 教 代 表 眾 人 向 列 祖 列 宗 上 香 敬 酒 。

是 晚 各 堂 區 教 友 在 四 海 酒 家 歡 宴 鄧 總 主 教 。 昆 恩 總 主 教 與 曾 和 鄧 總 主 教 同 在 監 獄 廿 二 年 的 李 漢 忠 神 父 , 屋 崙 呂 穆 迪 神 父 等 都 參 加 了 這 次 宴 會 。 在 會 中 鄧 總 主 教 表 示 , 他 在 獄 中 廿 二 年 , 全 靠 天 主 賜 他 力 量 及 各 地 教 友 們 的 祈 禱 , 使 他 安 度 此 苦 難 期 。 昆 恩 總 主 教 在 宴 會 中 還 傳 達 了 教 宗 對 鄧 總 主 教 的 親 切 問 候 , 和 教 宗 給 三 藩 市 教 友 的 信 息 : 多 為 中 國 祈 禱 。 原 來 昆 恩 總 主 教 剛 從 羅 馬 述 職 趕 回 來 歡 迎 鄧 總 主 教 。

這 次 三 藩 市 及 灣 區 教 友 呈 獻 鄧 總 主 教 一 幅 由 天 主 經 和 聖 母 經 組 成 的 五 餅 二 魚 圖 , 象 徵 鄧 總 主 教 在 艱 苦 中 活 了 下 來 。

接見專訪記者
鄧 總 主 教 在 三 藩 市 期 間 還 接 見 了 前 往 作 專 訪 的 記 者 。 他 對 世 界 日 報 的 記 者 余 愉 說 : 「在 卅 二 年 主 教 任 期 中 , 廿 二 年 被 關 在 監 獄 改 造 思 想 。 他 們 拿 走 我 的 聖 經 , 唸 珠 , 日 課 經 , 丟 給 我 一 本 又 一 本 的 馬 克 斯 、 列 寧 主 義 、 毛 澤 東 思 想 和 人 民 日 報 , 叫 我 好 好 地 念 。 所 以 現 在 你 可 說 我 對 那 些 東 西 很 明 白 。 如 果 我 用 心 念 這 些 書 籍 , 也 許 我 在 廣 州 監 獄 二 十 多 年 可 拿 到 好 幾 個 博 士 了 。 但 我 始 終 念 得 不 好 , 守 監 的 人 一 見 我 祈 禱 就 嚴 厲 地 責 斥 。 在 廿 二 年 中 從 未 見 過 自 己 教 區 的 一 個 教 友 。 由 於 營 養 不 良 , 後 來 患 了 水 腫 ,  時 常 頭 疼 , 曾 幾 度 病 重 幾 乎 死 去 。 到 八 0 年 六 月 才 得 釋 放 了 。」

記 者 問 鄧 總 主 教 何 時 離 開 大 陸 ? 他 說 : 「出 獄 後 , 恢 復 了 我 廣 州 主 教 職 , 後 獲 准 到 香 港 , 去 治 療 我 的 腸 癌 。 可 是 八 一 年 六 月 教 宗 任 命 我 為 廣 州 教 區 總 主 教 之 後 , 他 們 不 承 認 我 這 地 位 , 就 不 准 我 回 大 陸 去 了 。」

「要 是 中 共 請 您 現 在 回 去 , 您 回 去 嗎 ?」 記 者 問 。

鄧 總 主 教 肯 定 地 說 : 「就 怕 他 們 不 請 。 如 果 他 們 請 , 我 一 定 會 回 去 替 天 主 工 作 。」

記 者 問 他 講 道 時 最 喜 歡 講 什 麼 ? 鄧 總 主 教 說 : 「講 信 德 。 沒 有 經 歷 過 災 難 的 人 不 知 信 德 的 重 要 。 沒 有 信 德 我 不 可 能 在 獄 中 熬 二 十 多 年 。 其 次 是 愛 德 , 若 不 是 為 了 愛 人 , 我 也 不 會 出 來 跑 東 跑 西 , 早 已 回 家 了 。」

記 者 問 他 出 獄 後 感 到 外 界 尤 其 教 會 有 何 改 變 ? 鄧 總 主 教 說 : 「我 想 最 大 最 好 的 改 變 是 教 友 現 在 能 把 教 會 當 作 自 己 的 教 會 來 建 設 ; 過 去 人 們 認 為 教 會 是 屬 於 主 教 神 父 或 修 女 們 的 。」

記 者 說 : 鄧 總 主 教 給 人 的 感 覺 不 僅 親 切 , 還 有 令 人 會 心 的 幽 默 。 他 精 通 西 、 葡 、 英 、 法 、 拉 丁 等 各 種 語 言 , 國 語 也 不 差 。

親切的叮嚀
國 際 日 報 的 記 者 李 苗 麗 說 : 這 位 信 德 堅 強 的 活 見 證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他 要 求 各 地 教 友 多禱 , 多 默 想 , 用 各 種 方 法 與 主 交 談 , 為 那 些 不 知 去 向 、 不 知 何 時 失 去 自 由 , 不 知 何 時 能 重 見 光 明 的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 求 主 助 佑 他 們 堅 定 信 德 , 通 過 考 驗 , 以 證 明 天 主 的 教 會 不 是 人 能 消 滅 的 。

鄧 總 主 教 向 記 者 說 : 有 人 以 為 用 各 種 壓 迫 手 段 可 以 消 滅 天 主 教 , 但 他 們 不 了 解 信 德 是 阻 止 不 了 的 。 而 且 經 過 磨 練 的 信 德 更 加 堅 定 不 移 。 雖 然 他 們 創 立 了 愛 國 教 會 , 但 天 主 教 教 友 只 信 一 個 天 主, 一 個 教 會 ……

記 者 問 鄧 總 主 教 廿 二 年 獄 中 的 靈 修 生 活 。 他 說 : 「我 總 想 辦 法 唸 經 、 默 想 , 還 在 特 別 安 排 下 為 人 付 洗 。 與 天 主 來 往 總 是 有 辦 法 的 。」

鄧 總 主 教 對 於 富 足 自 由 有 這 樣 看 法 : 「物 質 生 活 太 過 富 足 , 也 易 使 人 信 德 薄 弱 , 忽 略 靈 修 , 甚 至 失 足 墮 落 ; 因 此 如 何 在 不 同 環 境 下 堅 定 自 己 恭 敬 天 主 , 是 一 種 極 大 的 考 驗 。」

該 記 者 說 : 鄧 總 主 教 以 耶 穌 背 十 字 架 的 犧 牲 精 神 在 獄 中 度 過 了 冗 長 的 廿 二 年 , 為 著 達 到 天 主 教 敬 主 愛 人 的 最 高 目 標 。 他 對 所 受 的 苦 處 之 泰 然 , 還 說 : 「不 算 什 麼 大 不 了 的 事 。」 又 說 : 「愛 天 主 、 愛 人 是 多 麼 簡 單 的 兩 句 話 , 我 們 愛 人 , 因 他 是 天 主 造 的 , 所 以 不 管 他 是 朋 友 或 敵 人 都 愛 。 希 望 所 有 天 主 教 教 友 都 能 把 這 兩 句 話 當 作 努 力 的 方 向 和 目 標 。」

鄧 總 主 教 一 再 叮 嚀 前 往 專 訪 的 記 者 : 「向 華 僑 教 友 轉 達 我 的 祝 福 和 期 盼 。 希 望 大 家 團 結 一 致 , 互 相 關 懷 , 做 個 好 教 友 , 堅 定 信 德 ; 這 是 我 對 旅 美 華 裔 教 友 的 殷 切 期 望 。 這 也 是 昆 恩 總 主 教 的 意 思 。」

在達拉斯與休士頓
在 訪 問 三 藩 市 之 後 , 鄧 總 主 教 又 應 達 拉 斯 華 人 天 主 教 會 之 邀 , 於 二 月 廿 三 晚 到 達 該 城 , 翌 日 拜 訪 達 城 主 教 赤 波 (Tschoepe) 及 德 州 公 教 週 刊 等 , 當 晚 在 「朱 氏 餐 館」 與 神 父 們 聚 餐 。 廿 五 日 上 午 十 時 在 聖 馬 爾 谷 堂 舉 行 感 恩 祭 , 並 接 見 達 城 中 華 教 友 , 給 他 們 演 講 , 主 持 為 「精 神 甘 泉」 。 中 午 與 教 友 們 聚 餐 。 當 晚 在 聖 李 達 大 禮 堂 講 道 , 並 略 述 在 獄 中 為 主 作 信 德 見 證 的 情 形 , 使 聽 眾 深 為 感 動 , 特 別 使 中 華 教 友 更 加 精 神 振 奮 。

廿 六 日 早 上 鄧 總 主 教 飛 休 士 頓 作 一 天 訪 問 。 國 籍 耶 穌 會 張 雷 神 父 在 該 處 安 排 是 日 的 程 序 。 首 先 舉 行 彌 撒 , 鄧 總 主 教 在 彌 撒 中 講 道 , 訓 勉 中 華 信 友 堅 持 信 仰 ; 因 為 這 些 信 仰 , 是 我 們 祖 宗 及 許 多 神 父 在 艱 苦 與 犧 牲 中 保 留 下 來 的 珍 貴 寶 蔵 , 勿 因 在 外 生 活 富 足 、 自 由 而 削 弱 自 己 的 信 仰 。 是 日 午 時 與 一 般 教 友 聚 餐 。 晚 上 正 式 歡 宴 鄧 總 主 教 。 參 加 者 都 是 高 級 知 識 份 子 , 有 不 少 是 由 香 港 和 台 灣 去 的 。

談慘痛經歷
翌 日 , 鄧 總 主 教 到 檀 香 山 為 當 地 中 國 教 友 舉 行 彌 撒 , 由 耶 穌 會 白 理 寧 神 父 (F. C. Brenan S.J.)  負 責 招 待 , 白 神 父 為 大 學 生 指 導 司 鐸 , 他 每 月 在 紐 曼 中 心 給 他 們 聚 會 。

鄧 總 主 教 在 檀 香 山 的 時 候 , 有 人 要 他 談 談 大 陸 和 他 入 獄 的 情 況 。 他 說 : 「天 主 賞 賜 中 國 教 友 一 項 偉 大 的 恩 寵 , 就 是 堅 忍 的 恩 寵 。 根 據 中 共 憲 法 , 是 有 宗 教 自 由 的 , 在 表 面 上 似 乎 是 如 此 。 自 一 九 七 六 年 後 二 百 個 以 上 的 天 主 堂 重 行 開 放 , 去 大 陸 觀 光 的 可 在 若 干 大 城 市 參 與 彌 撒 ; 但 是 這 些 教 堂 都 由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管 理 , 他 們 不 得 向 教 宗 效 忠 。」 他 指 出 :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可 分 為 兩 系 , 一 是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有 主 教 、 修 院 、 教 堂 。 另 一 個 是 絕 大 多 數 保 持 對 教 宗 信 仰 的 天 主 教 徒 。 很 多 有 這 些 信 仰 的 主 教 、 神 父 、 會 士 或 教 友 都 被 捕 下 獄 。 這 些 忠 於 教 宗 的 教 友 , 沒 有 教 堂 可 去 , 當 然 , 他 們 可 去 愛 國 會 主 持 的 教 堂 , 但 他 們 不 樂 意 這 樣 做 。 這 些 忠 貞 的 教 友 , 沒 有 足 夠 的 神 父 照 顧 他 們 , 目 前 廣 州 只 有 十 四 位 神 父 , 最 年 經 的 也 已 六 十 六 歲 了 !」 鄧 總 主 教 說 : 「中 共 推 行 『三 自 運 動』 , 組 成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試 圖 使 所 有 神 父 、 教 友 都 參 加 , 這 樣 便 會 放 棄 對 教 宗 效 忠 。 他 們 曾 多 次 要 我 參 加 , 但 我 拒 絕 了 , 廣 州 很 多 教 友 也 拒 絕 了 , 結 果 , 不 少 神 父 和 教 友 被 捕 下 獄 。 一 九 五 八 年 我 也 被 捕 下 獄 。 但 我 從 未 受 審 判 或 被 任 何 法 庭 審 訊 , 卻 關 我 在 監 獄 中 廿 二 年 零 四 個 月 ! 在 入 獄 第 一 天 他 們 就 拿 去 我 的 聖 經 、 日 課 、 唸 珠 、 苦 像 , 整 整 廿 二 年 不 准 我 有 任 何 宗 教 活 動 , 也 不 准 我 去 看 獄 中 的 神 父 、 教 友 。 起 初 十 五 年 我 和 其 他 幾 個 囚 犯 關 在 一 起 , 起 居 狀 況 極 差 , 其 後 七 年 獨 居 囚 室 , 情 況 更 慘 ! 他 們 把 我 洗 腦 , 灌 輸 唯 物 無 神 主 義 , 但 我 始 終 保 持 信 仰 。

「一 九 八 0 年 六 月 我 獲 釋 , 但 不 知 為 何 決 定 讓 我 自 由 。 他 們 也 讓 我 復 任 廣 州 主 教 , 愛 國 會 也 承 認 我 是 廣 州 主 教 。 那 年 十 一 月 到 香 港 預 備 休 假 一 年 並 治 療 腸 癌 。 翌 年 六 月 教 宗 任 命 我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想 不 到 中 共 宣 稱 教 宗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 他 們 就 從 愛 國 會 中 任 命 另 一 人 為 廣 州 主 教 , 從 那 時 開 始 , 他 們 就 不 准 我 返 回 我 的 教 區 。」

鄧 總 主 教 在 訪 問 檀 香 山 之 後 就 返 港 。 這 次 在 美 共 二 十 多 天 , 到 處 受 到 中 外 教 友 熱 烈 歡 迎 , 教 友 們 都 以 他 為 忍 受 苦 難 模 範 , 最 高 信 仰 的 標 竿 。
1984 年 3 月 30 日


 

鄧以明總主教病逝美國
終身堅守信仰竭盡牧職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已 於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在 美 國 康 涅 狄 格 州 斯 坦 福 聖 若 瑟 醫 療 中 心 逝 世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這 位 曾 因 信 仰 而 在 大 陸 被 囚 達 廿 二 年 的 牧 者 , 本 年 一 月 離 開 香 港 到 三 藩 市 休 養 , 五 月 廿 六 日 往 康 涅 狄 克 州 斯 坦 福 參 加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於 五 月 廿 七 日 舉 行 的 晉 鐸 六 十 五 週 年 、 晉 牧 四 十 五 週 年 及 擢 陞 樞 機 十 五 週 年 三 項 慶 典 。

據 悉 , 鄧 總 主 教 於 五 月 廿 九 日 準 備 返 回 三 藩 市 時 感 到 身 體 不 適 , 被 診 斷 染 上 肺 炎 , 進 入 醫 院 深 切 治 療 部 照 料 。 期 間 , 龔 樞 機 及 多 位 親 友 曾 探 望 他 , 並 與 他 交 談 。

但 在 最 後 兩 個 星 期 , 由 於 身 體 虛 弱 感 染 其 他 病 症 , 陷 入 昏 迷 , 由 七 名 專 料 醫 生 救 治 。

在 彌 留 之 際 , 多 位 親 友 陪 伴 在 旁 , 最 後 , 他 接 受 龔 樞 機 降 福 , 並 親 吻 苦 像 , 在 相 隔 一 段 時 間 後 便 安 然 去 世 。

鄧 總 主 教 的 遺 體 於 六 月 廿 九 日 運 返 三 藩 市 , 並 定 於 七 月 一 日 上 午 十 時 由 三 藩 市 總 教 區 崑 恩 (J. Quinn) 總 主 教 主 持 其 葬 禮 , 在 同 日 下 午 三 時 , 龔 樞 機 在 斯 坦 福 為 他 主 持 追 思 彌 撒 。

鄧 總 主 教 一 九 0 八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出 生 於 香 港 一 個 虔 誠 教 友 家 庭 , 為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早 期 學 生 , 並 於 二 二 年 加 入 了 澳 門 聖 若 瑟 修 院 。

根 據 他 的 回 憶 , 他 在 修 院 時 渴 望 加 入 耶 穌 會 , 經 由 當 時 的 澳 門 主 教 同 意 後 於 三 0 年 遠 赴 葡 國 的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經 過 多 年 在 葡 國 及 西 班 牙 學 習 , 他 於 三 七 年 重 回 澳 門 , 停 留 一 年 之 後 到 了 上 海 , 開 始 其 神 學 訓 練 , 並 於 四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在 上 海 晉 鐸 。

在 北 京 接 受 神 修 訓 練 一 年 後 , 他 回 到 上 海 開 始 牧 養 當 地 粵 語 教 友 。 直 至 四 六 年 後 , 他 被 召 回 華 南 地 區 在 中 山 石 岐 市 負 責 繁 重 的 堂 區 及 學 校 工 作 , 任 內 接 到 教 宗 比 約 十 二 世 的 委 任 , 遂 於 五 一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在 廣 州 接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

當 時 他 無 懼 大 量 的 問 題 及 人 手 短 缺 等 困 擾 , 團 結 教 友 , 進 行 連 串 工 作 拓 展 教 務 , 一 直 至 五 八 年 二 月 五 日 被 補 。

在 其 《天 意 莫 測》 一 書 中 , 他 描 述 了 監 禁 期 間 所 遭 遇 的 連 番 審 問 及 艱 辛 , 多 次 面 對 生 命 險 阻 , 在 囚 廿 二 載 中 , 有 七 年 是 獨 自 被 囚 在 牢 獄 中 度 過 , 這 畢 竟 是 他 堅 強 的 信 仰 及 神 修 才 令 他 步 履 平 安 。

八 0 年 獲 釋 後 , 他 數 月 抱 病 住 院 , 疑 患 上 癌 症 , 並 於 同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獲 發 簽 證 到 香 港 進 行 手 術 。 手 術 後 他 迅 速 復 原 , 並 於 翌 年 (八 一 年) 遠 赴 羅 馬 向 教 宗 述 職 , 同 年 六 月 六 日 教 宗 任 命 他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面 對 教 宗 的 委 任 , 中 國 政 府 作 出 回 應 , 因 此 鄧 總 主 教 未 能 如 願 回 國 , 惟 有 停 留 在 他 的 出 生 地 香 港 , 孜 孜 不 倦 地 進 行 他 的 牧 民 工 作 。 他 無 視 年 紀 及 健 康 問 題 , 多 次 出 外 展 開 牧 民 探 訪 , 特 別 是 到 那 些 有 華 人 聚 居 的 地 方 , 如 美 加 以 至 南 非 , 無 論 身 到 何 處 , 他 都 受 到 熱 烈 歡 迎 。

在 八 三 年 , 當 七 十 五 歲 時 , 他 追 隨 教 會 規 矩 , 辭 去 廣 州 總 主 教 職 銜 , 但 為 教 廷 所 婉 拒 。

他 九 0 年 更 以 其 名 字 成 立 教 育 基 金 , 資 助 有 志 在 香 港 或 海 外 進 修 神 學 、 牧 民 或 其 他 有 關 科 目 的 學 生 。 受 助 人 有 不 少 是 國 內 修 生 及 修 女 。

九 一 年 , 正 值 鄧 總 主 教 晉 鐸 金 慶 及 晉 牧 四 十 週 年 紀 念 , 他 得 到 教 宗 親 函 嘉 許 , 以 褒 揚 他 對 教 會 的 犧 牲 及 貢 獻 。 教 宗 說 : 「雖 然 我 們 的 慈 母 教 會 不 能 永 遠 以 世 上 的 幫 助 , 補 償 您 為 她 和 基 督 之 名 所 忍 受 的 牢 獄 之 苦 , 被 審 訊 之 屈 辱 和 焦 慮 , 但 教 會 願 藉 至 敬 伯 多 祿 的 承 繼 者 , 親 自 公 開 確 定 您 是 至 聖 牧 者 、 忠 誠 的 司 祭 和 教 會 出 色 的 主 教 。 同 時 , 全 球 天 主 教 團 體 也 願 以 忠 誠 和 友 愛 , 支 持 您 依 然 豐 碩 的 宗 徒 事 業 : 傳 揚 真 理 , 協 助 鐸 職 的 兄 弟 , 督 促 在 那 地 方 的 全 體 宗 徒 承 繼 者 的 修 和 及 治 療 較 早 前 留 下 的 創 傷 。」
1995 年 6 月 30 日

 

鄧以明總主教下葬三藩巿
崑恩總主教主持殯葬彌撒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客 死 康 涅 狄 克 州 斯 坦 福 的 廣 州 總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已 於 七 月 一 日 安 葬 於 三 藩 巿 聖 嘉 勒 縣 的 耶 穌 會 墓 園 。 三 藩 巿 總 教 區 崑 恩   (R. Quinn)  總 主 教 偕 同 兩 位 主 教 及 六 十 多 位 神 父 , 主 持 了 這 位 耶 穌 會 士 的 葬 禮 。

一 生 經 歷 戰 亂 、 動 盪 、 政 治 運 動 、 廿 二 年 禁 錮 、 疾 病 纏 繞 , 但 仍 坦 然 接 受 無 怨 無 憾 , 竭 盡 牧 職 的 鄧 總 主 教 , 是 於 五 月 廿 七 日 在 斯 坦 福 參 加 了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三 項 週 年 慶 典 後 患 上 肺 炎 住 院 , 最 後 因 身 體 虛 弱 引 發 多 種 併 發 症 而 去 世 , 遺 體 於 六 月 廿 九 日 運 回 他 療 養 寄 居 的 三 藩 巿 。

在 七 月 一 日 於 三 藩 巿 聖 母 升 天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的 殯 葬 彌 撒 中 , 鄧 牧 的 靈 柩 置 於 祭 台 前 , 其 上 安 放 著 一 本 大 聖 經 , 象 徵 其 「一 生 宣 道 , 死 而 後 已」 。

三 藩 巿 總 教 區 崑 恩 總 主 教 在 彌 撒 中 向 在 埸 六 百 多 位 中 外 教 友 介 紹 了 鄧 總 主 教 如 何 在 危 難 中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 見 證 基 督 的 信 仰 , 並 稱 許 他 為 上 主 的 忠 僕 , 徹 底 體 現 了 福 音 的 精 神 。

崑 恩 總 主 教 說 , 在 過 去 的 日 子 裡 , 鄧 總 主 教 接 受 了 作 為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的 挑 戰 , 完 全 回 應 了 基 督 的 召 叫 , 走 上 了 一 條 流 放 、 監 禁 、 受 恥 受 辱 的 道 路 , 以 實 現 一 個 年 輕 人 所 抱 的 宏 願 , 跟 隨 基 督 , 與 祂 一 樣 , 承 受 痛 苦 、 屈 辱 、 被 人 唾 棄 和 反 對 。

總 主 教 表 示 ︰ 「在 受 訓 為 司 鐸 期 間 , 鄧 公 面 對 著 政 治 動 盪 和 戰 爭 、 人 心 不 穩 和 焦 慮 。 當 他 晉 鐸 時   (一 九 四 一 年)  , 社 會 陷 於 混 亂 和 紛 爭 , 他 謙 卑 地 接 受 了 長 上 的 委 派 , 開 始 其 牧 民 工 作 。 在 共 產 黨 統 治 中 國 大 陸 時 , 他 以 絕 對 的 服 從 和 極 大 的 犧 牲 精 神 , 接 受 了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委 任 , 於 五 一 年 獲 祝 聖 為 廣 州 主 教 。」

「晉 牧 七 年 後 , 他 遭 到 逮 捕 , 開 始 了 廿 二 年 的 牢 獄 生 活 …… 期 間 有 七 年 是 單 獨 拘 禁 , 無 從 與 人 見 面 。 他 飽 受 饑 餓 的 折 磨 , 多 年 來 赤 足 生 活 , 有 幾 次 曾 陷 於 死 亡 邊 緣 。」

「在 這 個 痛 苦 經 歷 中 , 他 對 自 己 所 作 的 奉 獻 有 一 個 新 的 和 更 成 熟 的 理 解 ︰ 『主 , 請 你 拿 取 , 請 你 收 納 , 我 整 個 的 自 由 , 我 的 記 憶 , 我 的 理 智 , 我 整 個 的 意 志 , 我 所 享 有 , 所 擁 有 的 一 切 吧 ! 主 , 這 一 切 都 是 你 賜 給 我 的 , 我 完 全 交 還 給 你 。 這 一 切 都 是 你 的 , 都 完 全 照 你 的 聖 意 處 置 吧 ! 只 求 你 把 你 的 聖 愛 聖 寵 賜 給 我 , 這 為 我 便 足 夠 了 。』 (鄧 總 主 教 在 獄 中 最 愛 唸 的 聖 依 納 爵 禱 文)」

「但 上 主 的 力 量 使 人 在 軟 弱 中 獲 得 圓 滿 。 在 牢 獄 的 黑 暗 和 禁 閉 中 , 他 內 心 郤 閃 耀 著 基 督 的 真 光 。 鄧 總 主 教 堅 定 不 移 地 拒 絕 切 斷 他 與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者 的 共 融 …… 上 主 的 安 慰 給 他 力 量 並 使 他 更 加 在 愛 與 希 望 的 圓 滿 中 得 到 磨 鍊 。 當 廿 二 年 的 牢 獄 生 活 過 後 , 他 毫 無 怨 言 , 內 心 極 大 平 安 , 對 控 訴 他 的 人 , 他 反 而 以 真 愛 回 報 。」

「在 二 十 世 紀 的 殉 道 者 的 最 新 名 冊 上 , 有 了 鄧 總 主 教 的 名 字 …… 清 楚 可 見 , 鄧 總 主 教 的 一 生 可 以 用 《羅 馬 書》 第 十 二 章 卅 三 節 作 一 總 結 , 這 也 是 他 自 傳 所 用 的 書 名 《天 意 莫 測》 。 如 果 這 可 以 總 結 他 的 一 生 , 那 麼 這 可 以 說 是 他 最 後 的 證 言 。 再 次 , 讓 聖 保 祿 道 出 鄧 總 主 教 的 說 話 ︰ 啊 , 天 主 的 富 饒 、 上 智 和 知 識 , 是 多 麼 高 深 ! 他 的 決 斷 是 多 麼 不 可 測 量 ! 他 的 道 路 是 多 麼 不 可 探 察 !」
1995 年 7 月 7 日

 

耶穌會港澳區邀胡樞機主持
鄧以明總主教安息主懷逾越聖祭

耶 穌 會 港 澳 區 七 月 五 日 晚 上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為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舉 行 「安 息 主 懷 逾 越 聖 祭」 ,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持 了 當 晚 的 彌 撒 及 辭 靈 禮 , 近 千 神 父 、 修 女 及 教 友 與 會 向 鄧 公 表 達 哀 思 和 悼 念 。 鄧 總 主 教 是 於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病 逝 美 國 康 涅 狄 克 州 斯 坦 福 , 並 於 七 月 一 日 在 三 藩 市 聖 嘉 勒 下 葬 。 中 國 大 陸 、 台 灣 、 香 港 、 澳 門 、 以 至 海 外 一 些 華 人 團 體 都 為 他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這 台 在 香 港 教 區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有 其 特 別 意 義 , 因 鄧 公 就 在 此 教 堂 領 洗 , 並 獲 得 其 修 道 聖 召 , 展 開 過 半 世 紀 為 跟 隨 基 督 而 走 上 的 十 字 架 道 路 : 在 動 盪 、 戰 亂 、 鬥 爭 、 廿 二 年 牢 獄 、 十 四 年 流 放 中 , 堅 守 信 仰 , 竭 盡 牧 職 。

胡 振 中 樞 機 在 彌 撒 開 始 時 稱 許 鄧 總 主 教 「超 凡 出 眾 , 德 高 望 重」 , 並 宣 讀 了 梵 蒂 岡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部 長 唐 高 (J. Tomko) 樞 機 於 六 月 廿 八 日 發 出 的 吊 唁 信 。

唐 高 樞 機 在 信 中 表 達 了 他 對 這 位 忠 於 教 會 和 教 宗 的 崇 高 牧 者 的 哀 思 , 並 表 示 體 會 到 中 國 教 友 的 傷 痛 。

在 當 晚 的 證 道 中 , 耶 穌 會 士 嘉 理 陵 神 父 談 到 鄧 總 主 教 得 到 家 庭 的 培 養 , 走 上 聖 召 的 道 路 , 而 在 其 中 他 體 驗 到 藉 著 痛 苦 , 他 更 加 肯 定 自 己 是 基 督 的 僕 人 , 把 生 命 和 自 由 奉 獻 給 祂 。

嘉 理 陵 神 父 說 , 在 廿 二 年 牢 獄 及 其 中 七 年 的 單 獨 囚 禁 中 , 鄧 總 主 教 在 默 靜 中 體 會 到 基 督 的 聲 音 安 慰 他 ; 在 許 多 人 眼 中 , 他 是 愚 不 可 及 , 但 他 才 是 真 智 慧 , 與 基 督 合 而 為 一 , 經 歷 痛 苦 而 獲 享 復 活 的 喜 樂 。

耶 穌 會 港 澳 區 會 長 勞 伯 壎 神 父 對 參 加 彌 撒 的 教 友 說 , 當 教 友 紀 念 鄧 總 主 教 的 同 時 , 也 應 效 法 鄧 公 時 常 為 中 國 教 會 和 司 鐸 聖 召 祈 禱 。

在 領 聖 體 後 , 胡 樞 機 來 到 鄧 總 主 教 遺 照 前 , 主 持 辭 靈 禮 , 向 鄧 公 遺 照 獻 香 , 勞 神 父 則 上 前 獻 花 , 而 全 體 會 眾 肅 立 , 向 鄧 公 遺 照 行 三 鞠 躬 禮 。

此 外 , 九 龍 窩 打 老 道 聖 依 納 爵 堂 將 於 七 月 十 九 日 晚 上 八 時 另 有 一 台 悼 念 鄧 公 的 彌 撒 。
1995 年 7 月 14 日

 

鄧總主教生平簡介
一 九 0 八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在 香 港 出 生
一 九 四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在 上 海 晉 鐸
一 九 五 一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在 廣 州 祝 聖 為 主 教
一 九 五 八 年 二 月 五 日 被 捕 入 獄
一 九 八 0 年 六 月 九 日 獲 釋 出 獄
一 九 八 0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獲 簽 證 來 港
一 九 八 一 年 六 月 六 日 被 任 命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病 逝 美 國 康 涅 狄 克 州

  

香港教區胡振中樞機

噩 耗 傳 來 , 獲 悉 廣 州 總 主 教 鄧 公 以 明 逝 世 , 使 人 感 念 這 位 崇 高 主 教 , 受 苦 犧 牲 , 自 謙 自 抑 , 克 盡 牧 職 , 對 於 教 會 、 教 宗 , 忠 貞 不 渝 。 中 國 教 友 有 此 傷 痛 , 我 等 實 感 同 身 受 。

謹 在 祈 禱 中 以 表 哀 思。

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唐高樞機
一九九五年六月廿八日
1995 年 7 月 14 日

 

請聽聽忠貞教會的心聲
多看重他們領袖的觀點

編 者 按 :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七 月 七 日 為 鄧 公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並 由 花 蓮 教 區 錢 志 純 主 教 證 道 , 其 內 容 摘 錄 如 下 :

諸 位 主 內 的 同 道 兄 弟 姊 妹:

今 天 我 們 聚 在 一 起 , 依 照 教 會 的 習 尚 , 為 我 們 所 尊 敬 的 廣 州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安 息 祈 禱 、 獻 祭 。 他 不 是 一 位 普 通 主 教 , 他 是 信 仰 的 鬥 士 , 是 當 今 教 會 的 英 雄 , 是 反 無 神 主 義 及 異 端 邪 說 的 明 燈 。 我 是 一 個 不 善 於 言 辭 的 人 , 今 天 是 奉 命 , 但 也 是 出 於 感 恩 的 心 , 向 大 家 說 幾 句 話 , 分 享 我 對 這 位 偉 人 的 感 受 ; 因 為 我 是 鄧 總 主 教 四 十 多 年 來 的 主 教 生 涯 中 , 唯 一 由 他 祝 聖 的 主 教 , 當 時 他 對 我 說 : 「今 天 我 最 高 興 能 來 台 灣 祝 聖 您 做 主 教 。」 並 送 給 我 一 顆 嵌 有 紫 色 寶 石 的 戒 指 。 我 當 時 回 答 說 : 「我 感 到 非 常 幸 運 , 天 主 通 過 您 這 一 位 有 聖 德 的 主 教 , 把 圓 滿 的 司 祭 之 恩 , 分 施 給 我 。」

就 在 祝 聖 我 為 主 教 的 前 一 年 , 九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 是 鄧 總 主 教 升 神 父 五 十 週 年 , 升 主 教 四 十 年 , 當 時 教 宗 給 他 寫 了 一 封 信 , 稱 許 他 為 基 督 作 了 英 勇 見 證 , 並 公 開 確 定 他 是 至 聖 牧 者 忠 誠 的 司 祭 和 教 會 出 色 的 主 教 。 我 想 大 家 一 定 和 我 一 樣 , 很 高 興 地 看 到 、 聽 到 教 會 最 高 權 威 , 對 我 們 尊 敬 的 鄧 總 主 教 的 為 人 及 其 事 業 的 推 崇 。 信 中 所 提 的 「豐 碩 的 宗 徒 事 業 : 傳 揚 真 理 ……」 特 別 是 指 鄧 總 主 教 在 香 港 出 刊 的 《穗 聲》 月 刊 , 多 年 來 報 導 忠 貞 教 會 心 聲 , 聲 明 信 仰 的 公 正 立 場 。

鄧 總 主 教 雖 然 活 了 八 十 八 個 年 頭 , 不 能 不 說 是 長 壽 , 但 他 的 任 務 還 沒 有 完 成 。 真 使 人 有 「出 師 未 捷 身 先 死 , 長 使 英 雄 淚 滿 襟」 之 慨 。 教 宗 信 中 所 提 的 「終 於 擊 敗 一 切 對 立 的 勢 力」 , 這 話 對 當 時 東 歐 共 產 主 義 的 瓦 解 來 說 是 真 的 , 但 中 國 大 陸 的 異 端 邪 說 , 仍 然 作 威 作 福 。 眼 看 著 九 七 快 到 , 他 在 香 港 也 等 待 了 快 十 五 年 , 天 天 希 望 能 回 到 他 的 教 區 ── 廣 州 , 可 是 前 途 還 是 茫 茫 , 而 且 他 的 存 在 已 受 到 威 脅 , 他 的 衛 護 真 理 及 堅 持 信 仰 的 工 作 , 必 須 尋 找 一 個 更 穩 妥 的 基 地 , 我 們 曾 向 他 建 議 到 台 灣 來 , 由 於 種 種 考 慮 , 他 於 九 三 年 十 二 月 出 了 最 後 一 期 《穗 聲》 之 後 , 赴 美 籌 劃 後 繼 續 工 作 。 今 年 年 初 , 正 式 移 到 美 國 舊 金 山 市 。

今 年 五 月 廿 五 日 , 他 專 程 由 舊 金 山 飛 到 紐 約 , 是 為 了 慶 賀 龔 樞 機 的 晉 鐸 六 十 五 週 年 , 晉 牧 四 十 五 週 年 及 擢 升 樞 機 十 五 週 年 , 同 時 亦 為 展 開 他 支 持 中 國 教 會 的 工 作 。 我 同 他 長 談 了 一 個 多 小 時 , 他 總 是 那 麼 心 平 氣 和 地 考 量 中 國 教 會 的 情 形 , 心 中 免 不 了 嘆 息 正 義 不 獲 伸 張 , 公 開 教 會 多 少 魚 目 混 珠 , 真 假 不 辨 , 給 教 會 製 造 麻 煩 。

輔 仁 大 學 李 震 校 長 在 其 《請 多 重 視 中 國 人 對 大 陸 教 會 的 看 法》 一 文 中 說 : 「…… 這 些 忠 貞 的 主 教 神 父 中 , 大 多 數 曾 在 監 獄 或 勞 改 營 中 度 過 二 十 年 到 三 十 年 , 他 們 出 來 之 後 , 仍 然 熱 心 於 傳 教 及 牧 靈 工 作 , 其 中 最 大 的 三 個 信 仰 鬥 士 和 宗 教 領 袖 , 在 華 北 的 是 保 定 教 區 的 范 主 教 , 在 華 東 的 是 上 海 的 龔 主 教 , 在 華 南 的 是 廣 州 的 鄧 總 主 教 。 這 三 位 主 教 的 境 遇 不 同 , 但 他 們 同 為 信 仰 的 象 徵 , 對 大 陸 教 會 影 響 之 大 難 以 估 計 …… , 要 知 道 中 國 教 會 的 希 望 建 立 在 他 們 數 十 年 的 熱 血 上 , 而 不 是 在 那 些 屈 從 共 產 黨 的 少 數 愛 國 會 人 士 身 上 。」

上 面 李 校 長 的 話 , 雖 然 是 幾 年 前 發 表 的 , 但 所 說 的 是 實 情 , 為 目 前 仍 有 效 。

前 幾 天 , 我 收 到 一 位 忠 貞 教 會 的 修 院 院 長 於 六 月 十 九 日 所 寫 的 信 , 信 中 提 到 向 台 灣 主 教 團 申 請 派 教 授 為 他 們 講 課 。 這 位 忠 貞 教 會 神 父 的 呼 籲 , 如 果 《穗 聲》 存 在 , 一 定 會 把 它 刊 出 , 而 現 在 由 地 區 的 公 教 刊 物 , 不 知 那 幾 家 有 勇 氣 予 以 刊 出 , 又 有 那 些 海 外 修 會 人 士 肯 派 人 去 授 課 。

三 位 中 國 教 會 的 領 袖 , 一 位 在 年 前 為 主 致 命 了 , 一 位 今 天 死 在 他 的 宣 傳 真 理 的 崗 位 上 , 現 在 只 有 剩 下 九 五 高 齡 的 龔 樞 機 , 在 美 國 支 持 地 下 教 會 , 已 成 為 孤 軍 奮 鬥 的 情 況 , 不 過 大 陸 地 下 教 會 最 近 不 斷 傳 來 勝 利 的 消 息 , 教 務 在 極 艱 苦 的 情 況 下 , 日 益 蓬 勃 發 展 : 「天 主 與 中 國 忠 貞 教 會 同 在」 , 為 在 自 由 世 界 繼 續 為 真 理 奮 鬥 的 人 , 是 一 鼓 勵 及 安 慰 。

鄧 總 主 教 , 您 安 息 吧 ! 求 您 在 天 主 的 光 榮 中 , 為 中 國 教 友 求 得 堅 強 的 信 心 , 相 信 天 主 愛 我 中 華 , 希 望 有 一 日 , 主 耶 穌 將 在 中 國 為 王 , 實 現 您 一 直 努 力 的 「愈 顯 主 榮」 , 阿 們 。

花蓮教錢志純主教
1995 年 7 月 14 日

 

鄧總主教守夜祈禱聚會
美國三藩市李定豪神父證道

基 督 內 的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今 晚 (六 月 三 十 日 晚 上 七 時) 我 們 聚 集 在 (三 藩 市) 聖 母 升 天 主 教 座 堂 , 去 紀 念 及 為 去 世 的 廣 州 教 區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舉 行 守 夜 祈 禱 。 你 們 每 一 個 人 今 晚 的 臨 在 正 是 表 示 出 你 們 對 他 如 何 關 心 及 愛 護 。 我 們 都 感 到 哀 傷 , 但 不 似 其 他 無 信 仰 的 人 沒 有 希 望 , 相 反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心 連 心 , 互 相 支 持 , 因 為 我 們 對 永 生 許 諾 的 上 主 , 即 那 位 言 出 必 行 的 上 主 懷 有 絕 大 的 希 望 和 信 心 。

今 年 一 月 廿 五 日 , 筆 者 與 耶 穌 會 士 Taheny 神 父 親 到 三 藩 市 國 際 機 場 迎 接 鄧 公 , 隨 即 安 排 入 住 三 藩 市 安 貧 小 姊 妹 安 老 院 休 養 。 五 月 底 , 他 到 東 岸 康 涅 狄 克 州 祝 賀 上 海 龔 品 梅 樞 機 三 喜 臨 門 慶 典 後 因 肺 炎 入 住 史 坦 福  (Stanford) 醫 院 , 經 過 一 個 月 搶 救 無 效 , 最 後 於 六 月 廿 七 日 逝 世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在 瑪 竇 福 音 的 真 福 八 端 指 出 , 神 貧 的 人 是 有 福 的 , 飢 渴 慕 義 的 人 是 有 福 的 , 締 造 和 平 的 人 是 有 福 的 …… , 鄧 公 在 世 時 , 不 斷 踐 行 基 督 的 教 訓 ── 天 國 大 憲 章 , 他 更 將 進 入 天 國 的 道 路 、 真 理 及 生 命 鑰 匙 透 過 他 的 司 鐸 聖 職 及 主 教 牧 職 心 不 懈 地 給 全 人 類 闡 釋 , 特 別 是 他 牧 守 的 廣 州 教 區 , 旅 居 的 香 港 教 區 及 三 藩 市 總 教 區 。

鄧 公 一 生 盡 忠 職 守 ,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 當 中 國 教 會 處 於 危 在 旦 夕 之 際 , 被 教 宗 任 命 為 廣 州 教 區 主 教 , 九 個 月 後 , 由 於 大 陸 赤 化 色 變 , 他 堅 決 拒 絕 加 入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而 被 判 坐 牢 凡 廿 二 載 , 他 為 這 個 神 州 大 地 的 中 國 教 會 結 出 了 豐 盛 的 信 仰 果 實 , 在 旅 居 香 港 十 四 年 間 , 輔 助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從 事 聖 化 人 靈 的 牧 民 工 作 , 施 行 聖 事 , 祝 聖 過 不 少 修 士 為 執 事 及 神 父 , 探 訪 國 籍 司 鐸 神 父 及 各 男 女 修 會 團 體 , 並 曾 多 次 到 香 港 聖 召 心 臟 之 地 ── 聖 神 修 院 給 筆 者 及 修 士 們 講 解 靈 修 和 分 享 信 仰 生 活 , 在 三 藩 市 總 教 區 輔 助 崑 恩 總 主 教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 並 探 訪 各 華 人 牧 民 中 心 及 華 人 信 仰 團 體 。 筆 者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一 月 廿 二 日 領 授 執 事 聖 職 及 四 月 九 日 領 授 神 品 聖 職 , 鄧 公 亦 親 自 從 香 港 蒞 臨 三 藩 市 參 與 襄 禮 。

今 晚 , 在 我 們 當 中 一 位 中 國 教 會 神 長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離 我 們 而 去 , 這 場 好 仗 , 他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他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他 保 持 了 , 特 別 是 他 保 持 了 司 鐸 聖 職 及 主 教 牧 職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他 預 備 了 (弟 後 四 : 7-8) 。 鄧 公 享 見 了 基 督 光 輝 的 聖 容 與 眾 天 使 在 天 庭 謳 歌 詠 唱 。 他 特 別 將 他 生 命 中 做 人 的 原 則 及 信 仰 觀 啟 示 給 我 們 , 就 是 : 做 事 認 真 , 工 作 誠 懇 , 對 人 懷 有 耶 穌 基 督 的 胸 襟 及 愛 心 , 在 遇 到 信 仰 受 壓 迫 及 困 境 中 , 仍 然 堅 定 不 移 , 中 硫 砥 柱 , 並 且 逆 流 而 上 , 以 他 的 生 命 及 信 仰 生 活 落 實 踐 行 去 抗 衡 異 端 邪 說 , 一 生 忠 於 天 主 教 會 , 堅 拒 加 入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留 下 那 份 美 好 的 回 憶 給 成 千 上 萬 的 神 州 大 地 中 國 同 袍 , 中 外 教 會 團 體 , 讓 親 朋 、 戚 友 、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每 次 想 起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時 候 , 都 能 以 他 曾 為 自 己 的 親 人 、 朋 友 、 導 師 、 神 長 而 感 到 幸 福 和 自 豪 , 能 為 他 曾 存 在 於 世 八 十 七 年 而 感 到 高 興 及 雀 躍 萬 分 , 能 因 他 在 困 境 之 中 堅 守 了 司 鐸 聖 職 及 主 教 牧 職 而 感 到 更 大 信 心 , 從 而 振 奮 我 們 晚 輩 年 青 神 父 們 具 雄 心 壯 志 地 繼 續 他 的 遺 志 , 窮 一 生 精 力 為 主 的 王 國 「賣 命」 , 宏 揚 聖 教 。 更 能 因 鄧 公 以 明 主 教 的 高 尚 品 德 及 堅 貞 不 移 的 信 仰 刷 新 我 們 信 仰 生 活 及 人 格 整 合 上 獲 致 豐 盛 而 謳 歌 讚 美 上 主 : 「自 日 出 至 日 落 讚 美 上 主 由 天 涯 到 地 角 稱 頌 祂 的 慈 愛 。」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親 朋 戚 友 , 若 我 們 能 有 這 份 情 懷 及 感 受 , 而 願 意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落 實 踐 行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遺 訓 , 正 是 我 們 對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最 高 的 敬 禮 及 愛 護 。

願 上 主 繼 續 福 佑 神 州 大 地 的 中 國 人 民 及 中 國 教 會 , 海 外 華 人 的 信 仰 團 體 , 願 鄧 公 以 明 總 主 教 繼 續 為 我 們 祈 禱 , 好 能 使 我 們 與 基 督 永 不 分 離 , 在 信 仰 生 活 上 活 出 那 份 與 基 督 : 「今 生 不 二 屬 , 白 首 共 此 心 。」
1995 年 7 月 14 日

 

九龍聖依納爵小堂
追悼鄧以明總主教

在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逝 世 三 週 後 , 香 港 耶 穌 會 於 七 月 十 九 日 晚 上 在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聖 依 納 爵 小 堂 再 次 為 他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當 晚 彌 撒 由 區 會 長 勞 伯 壎 神 父 主 祭 , 會 士 郭 年 士 神 父 、 魏 志 立 神 父 、 即 將 就 任 聖 依 納 爵 牧 民 區 域 主 任 的 徐 志 忠 神 父 、 及 本 教 區 陳 子 殷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教 友 來 自 港 九 新 界 , 共 同 熱 誠 追 悼 這 位 為 主 忠 勇 作 證 而 在 大 陸 受 盡 苦 辱 三 十 年 , 其 中 廿 二 年 在 監 獄 囚 禁 的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勞 伯 壎 神 父 在 講 道 中 首 先 引 述 當 日 的 讀 經 智 慧 書 (三 : 1-9)  以 表 揚 鄧 總 主 教 的 忠 勇 、 忍 苦 並 獲 得 光 榮 勝 利 。 勞 神 父 也 以 福 音 中 一 粒 麥 子 落 地 死 了 就 能 結 出 許 多 子 粒 的 道 理 , 讚 揚 鄧 總 主 教 的 不 怕 犧 牲 , 結 出 佳 美 果 實 。
1995 年 7 月 28 日

 

在鄧總主教最後的日子裡
何凱玲

慶典前後
早 已 聽 說 鄧 總 主 教 的 健 康 情 況 比 以 前 差 , 但 是 去 年 五 月 , 他 仍 到 東 部 來 拜 望 龔 樞 機 , 也 有 幸 邀 得 他 來 聚 餐 。 之 後 他 回 香 港 , 我 們 常 常 惦 記 著 他 。 又 聽 說 今 年 他 回 到 美 國 西 部 , 一 直 住 在 安 貧 小 姊 妹 的 安 老 院 中 , 但 他 堅 持 來 這 裡 參 加 龔 品 梅 樞 機 的 三 慶 盛 典 。 五 月 十 三 日 本 是 他 八 十 七 歲 生 日 , 就 等 著 他 到 來 , 可 以 親 自 祝 賀 他 老 人 家 。

五 月 廿 七 日 龔 樞 機 三 慶 典 禮 , 盛 況 空 前 。 在 數 十 位 神 父 和 主 教 列 隊 進 入 聖 堂 祭 台 前 時 , 龔 樞 機 和 鄧 總 主 教 已 由 祭 台 側 邊 步 入 。 在 近 千 餘 人 群 中 , 只 得 遙 望 這 幾 位 敬 愛 的 善 牧 。 在 五 十 年 代 的 中 國 南 方 教 會 , 龔 樞 機 和 鄧 總 主 教 是 二 根 柱 石 , 為 忠 於 牧 職 , 帶 領 著 由 中 國 教 會 譜 出 可 歌 可 泣 的 一 頁 。 那 一 天 鄧 總 主 教 已 顯 得 很 疲 乏 和 瘦 削 , 只 是 勉 強 振 作 起 精 神 , 同 大 家 一 起 歡 慶 這 難 得 的 盛 典 。

病倒之前
五 月 廿 八 日 早 上 十 點 半 , 預 定 龔 樞 機 與 鄧 總 主 教 等 會 在 聖 若 瑟 醫 院 小 堂 再 一 次 為 華 人 教 友 舉 行 感 恩 祭 。 那 一 天 我 提 早 去 那 兒 , 想 找 機 會 先 看 看 鄧 總 主 教 。 他 住 在 醫 院 二 樓 神 父 住 所 。 但 由 於 他 不 夠 精 神 接 待 訪 者 , 也 只 得 作 罷 。 十 點 半 彌 撒 前 由 護 士 推 著 他 坐 在 輪 椅 上 進 來 , 一 直 推 到 祭 台 前 參 與 龔 樞 機 的 彌 撒 。 另 一 邊 還 有 何 神 父 (John A. Houle) , 他 們 都 一 起 參 禮 , 也 領 了 聖 體 , 我 想 這 是 鄧 總 主 教 最 後 一 次 在 龔 樞 機 那 兒 領 了 這 天 神 之 糧 。 等 到 我 們 前 去 領 聖 體 時 , 我 才 能 走 近 他 的 輪 椅 , 向 他 親 抱 致 敬 。 他 憔 悴 的 面 上 露 出 笑 容 來 , 一 眼 認 出 了 我 。 自 從 八 一 年 到 八 六 年 在 香 港 , 有 五 、 六 年 功 夫 在 他 老 人 家 身 邊 幫 助 工 作 , 這 份 感 情 是 深 厚 的 , 這 份 情 誼 是 可 貴 的 。 多 謝 您 , 鄧 總 主 教 , 那 一 剎 那 的 笑 容 我 一 直 會 記 得 !

彌 撒 後 , 我 才 有 機 會 走 近 他 , 雖 然 在 熙 攘 的 人 群 中 , 他 不 時 問 我 可 好 ? 我 看 他 乏 力 地 坐 在 輪 椅 中 , 又 瘦 小 , 又 蒼 白 , 心 中 很 難 過 。 已 大 不 如 前 那 常 在 我 記 憶 中 -- 不 辭 辛 苦 , 精 神 矍 鑠 的 鄧 總 主 教 了 。

午 後 , 龔 樞 機 、 鄧 總 主 教 、 錢 志 純 主 教 及 一 些 神 長 、 教 友 們 一 起 聚 餐 。 那 時 我 多 麼 幸 運 地 能 向 他 呈 上 生 日 賀 禮 , 一 起 為 他 唱 生 日 祝 賀 歌 , 跟 他 一 起 拍 照 片 。 散 會 時 , 我 與 隨 他 同 來 的 梁 先 生 一 起 幫 他 穿 上 大 衣 , 可 是 他 的 手 臂 是 那 樣 僵 硬 , 穿 了 好 久 才 能 塞 進 衣 袖 , 我 真 的 不 敢 去 想 , 他 會 如 此 衰 老 了 。

本 來 約 定 廿 九 日 他 返 回 西 部 舊 金 山 前 可 以 再 去 看 看 他 , 但 是 早 上 我 去 他 房 前 時 , 從 半 掩 的 門 裡 望 見 他 沉 睡 著 , 梁 先 生 是 照 顧 他 的 , 向 我 擺 擺 手 , 我 知 道 不 應 該 去 打 擾 他 了 , 就 快 快 離 開 。

下 午 , 梁 先 生 打 電 話 告 訴 我 , 鄧 總 主 教 發 燒 , 已 送 急 診 病 房 , 暫 時 不 能 回 去 , 因 病 勢 不 輕 。

在病中
過 了 一 天 , 我 想 法 去 看 鄧 總 主 教 。 雖 然 是 在 急 診 , 又 轉 送 監 護 病 房 , 央 求 下 , 護 士 同 意 我 可 在 病 房 逗 留 五 分 鐘 。 鄧 總 主 教 患 上 肺 炎 , 醫 生 試 用 各 種 抗 菌 素 , 因 年 老 體 弱 , 又 輸 液 輸 血 , 更 插 喉 管 幫 助 呼 吸 及 營 養 。

第 一 、 二 天 他 老 人 家 還 認 得 我 , 透 過 呼 吸 罩 , 很 吃 力 地 說 : 「祈 禱 ! 祈 禱 !」 我 怕 他 太 辛 苦 , 總 是 握 著 他 的 手 , 叫 他 休 息 : 「我 會 常 來 看 您 , 等 您 病 好 了 , 接 您 來 家 住 。」

一 個 星 期 就 在 每 天 只 能 探 望 五 分 鐘 中 溜 去 。 一 星 期 中 , 醫 生 盡 力 試 用 各 種 藥 物 , 護 士 們 用 耐 心 又 敬 又 愛 地 照 料 他 , 她 們 趁 他 間 中 清 醒 時 還 學 廣 東 話 逗 他 笑 , 她 們 都 知 道 他 是 聖 者 , 對 病 痛 沒 有 抱 怨 , 沒 有 怕 懼 。

有 幾 天 他 知 道 我 們 去 看 他 , 他 想 說 又 說 不 出 。 他 全 身 插 了 管 , 漸 漸 地 他 老 人 家 整 天 都 是 安 靜 地 睡 著 , 也 不 睜 開 眼 , 也 不 出 聲 , 更 沒 有 甚 麼 反 應 , 好 像 在 休 克 狀 態 。

「祈 禱 , 為 我 祈 禱 !」 這 就 是 他 最 後 的 話 , 自 此 之 後 再 也 聽 不 到 他 的 聲 音 了 。

臨終前的探病者
一 星 期 後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張 春 申 神 父 自 台 灣 專 程 來 探 望 , 還 有 蔡 石 方 神 父 、 王 景 藩 神 父 、 以 及 同 會 陳 有 海 神 父 。 至 於 本 地 也 不 時 有 神 父 前 去 祈 禱 探 望 。 那 時 醫 生 們 檢 查 到 他 老 人 家 帶 有 一 種 細 菌 , 所 以 探 病 者 必 須 穿 上 隔 離 衣 服 才 得 走 進 病 室 。

在 張 會 長 和 陳 神 父 來 了 三 天 後 , 鄧 總 主 教 的 手 腳 竟 然 可 以 活 動 起 來 , 眼 睛 有 時 也 睜 開 。 陳 神 父 老 是 大 聲 說 : 「鄧 主 教 , 我 是 陳 神 父 , 記 得 在 香 港 我 常 開 車 帶 您 出 去 或 去 明 愛 嗎 ? 等 您 病 好 , 我 再 開 車 帶 您 出 去 , 紐 約 很 多 教 友 都 惦 念 您 , 大 家 為 您 祈 禱 !」 鄧 主 教 似 乎 聽 得 清 , 他 睜 開 眼 , 望 著 陳 神 父 等 。

後 來 , Fr. Theore Theodore S.J. 自 西 部 趕 來 探 望 , 並 安 排 了 一 切 事 宜 。 大 約 在 六 月 十 六 日 , 香 港 耶 穌 會 華 神 父  (Fr. Belfiore, S.J.) 也 趕 來 探 望 。

六 月 廿 三 日 傍 晚 與 外 子 去 探 病 時 , 護 士 們 允 許 我 們 不 必 再 穿 隔 離 衣 服 , 並 可 以 握 握 鄧 總 主 教 的 手 。 我 們 握 著 他 的 手 , 他 的 手 仍 然 溫 和 柔 軟 , 只 是 他 的 呼 吸 十 分 急 促 , 仍 然 插 著 管 和 需 要 輸 血 , 顯 得 情 況 並 不 見 好 。

我 緊 握 著 他 的 手 , 請 他 平 安 休 息 : 「主 教 , 您 為 教 會 勞 苦 功 高 , 您 為 天 主 受 苦 作 證 , 您 好 好 休 息 吧 !」

握 著 他 的 手 , 我 思 潮 起 伏 —— 年 青 的 鄧 神 父 在 上 海 時 曾 帶 領 當 時 廣 東 教 友 , 是 我 外 子 一 家 的 神 師 神 父 。 聖 教 艱 難 時 接 受 主 教 牧 職 , 為 廣 州 教 區 辛 勤 耕 耘 , 不 辭 汗 馬 ; 智 慧 堅 強 , 聖 德 善 牧 。 廿 二 載 面 對 迫 害 、 受 考 驗 、 歷 煎 熬 、 不 屈 不 撓 、 忠 貞 不 二 , 九 死 一 生 在 獄 中 為 信 仰 作 證 。 天 主 聖 意 , 鄧 總 主 教 奇 跡 地 抱 病 來 到 香 港 , 一 顆 愛 主 愛 人 的 心 仍 跳 躍 港 九 每 個 角 落 、 並 遍 及 世 界 各 地 。 他 講 道 、 探 訪 教 會 人 士 、 寫 書 , 為 華 人 教 會 不 遺 餘 力 、 為 廣 州 教 區 費 盡 了 心 機 。

啊 , 我 不 能 相 信 , 如 此 高 大 的 一 位 巨 人 , 會 躺 在 雪 白 的 病 床 上 , 無 力 又 弱 小 ! 如 此 洪 亮 的 聲 音 , 竟 然 沉 默 了 !

彌留之際
廿 四 日 早 上 望 彌 撒 時 , 龔 民 權 先 生 告 訴 我 : 「多 念 經 , 鄧 主 教 只 在 今 明 幾 天 了 !」 醫 生 們 都 簽 名 證 實 藥 物 無 效 , 鄧 總 主 教 進 入 彌 留 之 際 !

下 午 我 去 病 房 , 千 言 萬 語 想 同 他 講 , 又 不 知 他 能 否 聽 到 ? 「主 教 , 您 為 天 主 及 教 會 辛 苦 了 一 輩 子 , 祂 要 接 您 去 享 福 了 !」

龔 先 生 想 得 周 到 , 安 排 好 日 夜 陪 伴 者 及 請 來 總 主 教 親 友 , 不 能 讓 總 主 教 孤 獨 而 去 ! 我 們 望 著 他 的 血 壓 繼 續 下 降 , 心 跳 逐 漸 不 規 則 , 但 是 他 始 終 安 靜 地 躺 著 。 我 們 知 道 他 就 會 這 樣 平 安 地 睡 去 , 一 直 到 天 主 台 前 。 美 國 先 進 醫 藥 救 不 了 他 , 我 們 也 留 不 住 他 —— 天 意 莫 測 !

一 九 九 五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下 午 一 點 四 十 分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與 世 長 辭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追思之一
懷 著 對 總 主 教 的 思 念 與 感 謝 , 廿 八 日 早 上 我 仍 不 由 自 主 的 踏 進 他 老 人 家 病 了 一 個 月 的 病 房 , 那 裡 已 住 進 了 新 病 人 , 大 有 故 人 已 去 之 感 。 護 士 們 撫 著 我 的 手 說 : 「他 是 聖 人 , 我 們 好 抱 歉 , 沒 有 救 到 他 !」 我 說 : 「您 們 已 盡 了 職 責 了 !」 我 想 真 正 得 救 的 是 在 永 生 。

下 午 帶 著 一 束 花 , 與 外 子 趕 到 殯 儀 館 向 遺 體 告 別 。 那 裡 工 作 人 員 已 把 主 教 遺 體 包 裹 好 , 準 備 第 二 天 一 早 運 去 舊 金 山 舉 行 殯 葬 追 思 , 他 們 允 許 我 們 跪 在 遺 體 間 外 作 一 些 哀 思 及 祈 禱 , 我 們 念 一 串 玫 瑰 經 以 拜 祭 鄧 總 主 教 , 感 謝 他 為 我 們 所 做 的 一 切 , 願 他 息 止 安 所 , 在 天 庭 也 為 我 們 祈 禱 。

追思之二
七 月 一 日 , 龔 樞 機 親 自 以 九 十 三 歲 高 齡 到 紐 約 聖 保 祿 堂 為 鄧 總 主 教 主 持 追 思 彌 撒 。 蔡 石 方 神 父 以 鄧 總 主 教 自 傳 : 「天 意 莫 測」 為 題 , 回 憶 鄧 總 主 教 與 龔 樞 機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不 朽 功 績 。 他 們 是 戰 友 及 勇 士 , 一 位 在 上 海 , 一 位 在 廣 州 帶 領 著 教 友 。 蔡 神 父 說 為 信 主 的 人 , 天 主 是 活 人 的 天 主 , 在 天 主 前 沒 有 死 亡 , 通 過 死 亡 才 是 永 生 !

天 意 莫 測 ! 鄧 總 主 教 十 分 敬 佩 龔 樞 機 , 只 要 他 來 美 國 , 必 繞 道 來 拜 會 龔 樞 機 , 如 今 他 去 世 在 龔 樞 機 身 旁 , 也 算 死 得 其 所 。

鄧 總 主 教 的 宗 旨 是 : 只 要 活 著 , 也 要 為 天 主 、 為 教 會 鞠 躬 盡 瘁 。 天 主 讓 他 因 癌 病 而 獲 准 到 香 港 , 他 不 顧 自 己 , 繼 續 南 征 北 戰 , 用 他 洪 亮 的 聲 音 , 為 宣 揚 天 國 福 音 又 多 活 了 十 五 年 , 如 今 撒 手 塵 寰 , 也 可 說 滿 足 了 他 的 心 願 。

鄧 總 主 教 只 是 平 安 地 睡 去 , 他 將 活 得 更 燦 爛 、 更 榮 耀 。 他 將 會 活 在 教 友 們 的 心 中 、 活 在 中 國 教 會 的 歷 史 中 , 更 活 在 無 窮 美 善 的 天 主 台 前 !

附記
感 謝 天 主 , 在 總 主 教 最 後 的 日 子 中 , 我 能 去 看 他 、 接 近 他 、 送 他 一 程 。 趕 緊 寫 出 此 文 是 為 讓 一 切 受 惠 於 他 的 人 、 敬 仰 他 的 人 以 及 愛 慕 他 的 人 , 知 道 一 些 他 臨 終 前 的 情 況 , 也 能 追 思 中 多 一 份 安 慰 , 懷 念 中 更 堅 定 我 們 的 信 德 。
1995 年 7 月 28 日, 8 月 4 日

 

追憶鄧總主教
尹雅白

鄧 總 主 教 離 開 了 我 們 , 對 所 有 認 識 他 的 人 , 都 會 深 深 地 惋 惜 和 追 憶 。 我 與 鄧 總 主 教 相 交 不 算 很 深 , 但 是 他 的 一 舉 一 動 、 一 言 一 行 , 都 使 我 懷 念 不 已 , 銘 刻 於 心 。 在 我 的 印 象 中 , 有 幾 件 事 值 得 記 念 的 , 現 在 寫 出 來 與 各 位 分 享 , 大 家 也 可 從 這 幾 件 小 事 上 , 看 出 他 的 聖 德 和 謙 虛 的 精 神 。

鄧 總 主 教 到 香 港 不 久 , 住 了 一 段 時 間 的 醫 院 。 因 患 直 腸 癌 , 要 施 大 手 術 , 醫 生 本 來 要 他 多 留 醫 一 個 月 , 但 他 急 不 及 待 , 就 出 了 醫 院 , 到 處 去 參 加 教 區 和 堂 區 的 活 動 , 與 教 友 來 往 傾 談 , 真 誠 謙 虛 , 令 人 覺 得 和 譪 可 親 。 令 我 最 難 忘 的 , 是 他 從 未 拒 絕 邀 請 主 持 堂 區 彌 撒 和 禮 儀 。 有 一 次 他 對 我 說 : 「你 知 道 嗎 ? 我 是 在 這 堂 區 領 洗 長 大 的 , 小 時 候 我 每 天 來 這 裡 參 與 彌 撒 , 你 現 在 是 這 裡 的 本 堂 , 也 就 是 我 的 本 堂 神 父 了 。 所 以 , 只 要 你 本 堂 神 父 吩 咐 , 我 一 定 來 幫 忙 !」 這 句 話 , 是 那 麼 謙 遜 , 真 使 我 愧 不 敢 當 , 感 動 非 常 。 一 位 主 教 能 這 麼 親 切 對 待 神 父 教 友 , 的 確 不 容 易 。

鄧 總 主 教 不 是 講 了 算 數 的 , 他 每 逢 得 悉 教 會 有 任 何 活 動 或 慶 典 , 如 果 沒 有 請 他 , 他 也 會 自 動 參 加 。 因 為 有 時 候 怕 他 太 辛 苦 , 人 們 不 敢 驚 動 他 。 他 對 自 己 的 病 , 一 點 也 不 關 心 。 醫 生 曾 勸 他 多 休 養 , 因 為 說 他 這 種 病 , 最 多 只 有 三 年 命 , 他 就 是 不 理 , 要 把 這 三 年 生 命 用 活 躍 的 行 動 來 充 實 。 到 滿 了 三 年 , 他 仍 然 健 在 , 他 更 加 活 躍 起 來 , 不 但 香 港 、 九 龍 、 新 界 的 教 會 活 動 要 參 加 , 連 美 國 、 加 拿 大 華 僑 教 會 有 請 , 他 也 從 不 拒 絕 。 據 加 拿 大 卡 加 利 麥 振 群 神 父 說 , 鄧 總 主 教 就 去 過 兩 次 , 一 次 是 為 華 人 安 老 院 開 幕 , 另 一 次 是 為 華 人 天 主 教 聖 堂 祝 聖 , 他 不 辭 辛 勞 , 欣 然 前 往 , 並 且 為 那 邊 的 教 友 授 洗 施 放 堅 振 , 使 美 加 教 友 非 常 感 動 。

我 們 有 時 開 玩 笑 說 , 鄧 總 主 教 坐 了 廿 二 年 監 , 沒 有 行 動 自 由 、 這 漫 長 的 時 間 完 全 與 外 界 斷 絕 , 音 訊 全 無 , 在 香 港 的 家 人 及 耶 穌 會 都 以 為 他 已 逝 世 。 故 此 , 當 他 恢 復 了 自 由 後 , 就 積 極 而 充 實 地 活 躍 於 教 會 , 來 補 償 他 坐 監 勞 改 時 沒 有 牧 靈 工 作 的 欠 缺 。 事 實 上 , 鄧 總 主 教 的 確 以 他 的 餘 年 , 完 成 了 許 多 他 連 想 也 沒 想 到 牧 民 工 作 。 他 雖 然 不 能 在 自 己 的 廣 州 教 區 工 作 , 但 是 他 在 香 港 和 海 外 華 人 心 目 中 , 做 了 許 多 許 多 。 他 不 但 補 償 了 勞 改 坐 監 時 的 空 檔 , 更 補 償 了 耶 穌 苦 難 為 我 們 留 下 的 空 檔 , 因 為 鄧 總 主 教 無 論 坐 監 勞 改 或 釋 放 , 一 生 都 為 福 音 作 了 見 證 , 成 了 教 會 中 的 好 牧 人 。 他 的 遺 書 《天 意 莫 測》 更 為 他 的 一 生 作 出 了 見 證 。
1995 年 9 月 15 日

 

紀念鄧以明總主教逝世一周年
和鄧總主教在一起的時候——回憶點滴
何凱玲
 

一、緣起
大 概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初 , 筆 者 與 外 子 帶 著 二 個 孩 子 一 起 到 香 港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朝 拜 聖 體 。 這 是 因 為 我 自 五 十 年 代 到 七 十 年 代 都 在 大 陸 , 由 於 聖 母 軍 被 中 共 關 押 和 勞 改 。 那 時 父 母 都 去 了 香 港 , 他 們 每 到 一 間 聖 堂 , 就 為 大 陸 祈 禱 , 並 許 下 如 果 我 能 平 安 回 到 他 們 身 邊 , 一 定 會 到 各 聖 堂 謝 恩 。 所 以 七 九 年 我 獲 准 與 他 們 團 聚 後 , 大 凡 香 港 聖 堂 , 只 要 有 可 能 , 我 們 都 會 去 朝 拜 聖 體 感 謝 天 主 的 大 恩 。

那 天 我 們 自 聖 堂 出 來 , 迎 面 開 來 一 輛 小 轎 車 。 穿 著 黑 色 衣 服 、 個 子 瘦 小 的 鄧 總 主 教 , 緩 緩 地 走 了 出 來 。

我 們 在 報 刊 雜 誌 和 其 他 地 方 早 已 得 知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在 五 0 年 接 受 廣 州 主 教 的 任 命 , 就 像 上 海 的 龔 主 教 一 樣 , 英 明 忠 貞 地 領 導 著 廣 州 教 區 , 以 至 在 一 九 五 八 年 被 捕 , 廿 二 年 未 有 音 訊 。 在 其 間 他 最 親 愛 的 母 親 和 長 兄 都 先 後 在 港 去 世 , 在 耶 穌 會 會 士 的 記 錄 冊 上 , 已 把 他 端 放 到 死 亡 會 士 的 紀 念 名 冊 上 。 但 是 在 一 九 八 0 年 他 卻 奇 跡 似 的 被 釋 放 並 獲 准 來 港 治 病 。 因 為 醫 生 們 檢 查 出 他 有 腸 癌 , 中 共 不 想 一 個 七 十 來 歲 的 主 教 死 在 獄 中 , 且 知 道 他 還 有 親 屬 在 香 港 。 鄧 主 教 來 港 接 受 手 術 治 療 , 並 經 過 一 段 時 期 的 休 養 。 之 後 在 八 一 年 去 羅 馬 覲 見 教 宗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委 任 他 總 主 教 的 職 位 , 給 回 他 廿 二 年 前 應 有 的 銜 頭 。 但 這 卻 引 起 了 中 共 政 府 的 攻 擊 , 說 是 「梵 蒂 岡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更 硬 把 教 宗 的 例 行 公 事 扯 到 政 治 問 題 上 , 使 鄧 總 主 教 難 以 返 回 中 國 。

面 對 著 這 位 瘦 小 卻 不 平 凡 的 主 教 , 外 子 走 上 前 請 安 : 「主 教 , 您 可 記 得 在 一 九 四 六 年 前 , 您 在 上 海 是 我 們 廣 東 教 友 的 神 師 神 父 , 我 是 何 理 中 醫 生 孫 輩 ……」 。 鄧 總 主 教 一 口 答 說 : 「記 得 , 記 得 , 那 時 你 們 還 小 , 都 叫 我 鄧 神 父 的 。 真 高 興 見 到 你 們 。 這 裡 主 教 座 堂 是 我 自 小 愛 說 的 聖 堂 , 我 是 生 在 香 港 的 ……

雖 然 我 是 第 一 次 見 到 鄧 總 主 教 , 但 他 說 話 這 樣 親 切 , 使 我 也 接 著 說 : 「總 主 教 , 我 很 想 來 看 看 您 , 因 為 我 是 五 十 年 代 上 海 公 青 , 有 過 同 你 一 樣 的 經 歷 , 我 已 經 寫 下 了 這 些 回 憶 , 希 望 主 教 指 教 。」

鄧 總 主 教 面 露 喜 色 : 「很 好 , 我 現 在 住 在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 你 們 如 能 來 看 我 , 真 是 好 極 了 !」

想 不 到 , 與 鄧 總 主 教 的 這 一 次 見 面 , 便 成 了 主 教 與 我 今 後 五 年 以 至 十 五 年 的 一 份 神 親 契 緣 !

二、似曾相識同根生
過 不 了 多 久 , 我 依 約 前 去 見 鄧 總 主 教 。 這 次 見 面 是 在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的 會 客 室 接 待 間 。 主 教 告 訴 我 , 他 晉 鐸 後 在 上 海 帶 領 廣 東 教 友 , 與 何 家 最 熟 。 何 家 家 大 業 大 , 由 他 們 組 織 起 的 公 教 進 行 會 , 常 在 法 國 耶 穌 聖 心 會 修 女 院 小 堂 聚 會 祈 禱 。 那 雖 是 我 的 母 校 (我 是 在 五 0 年 領 洗 的 , 所 以 在 上 海 不 曾 見 過 鄧 主 教) , 但 是 我 知 道 鄧 總 主 教 接 受 主 教 的 牧 職 , 是 在 龔 主 教 接 受 牧 職 之 後 不 久 , 那 是 中 國 教 會 遭 受 迫 害 、 風 雨 飄 搖 的 時 期 。 七 年 中 備 受 艱 辛 , 不 屈 不 撓 的 帶 領 著 教 友 , 最 後 被 批 鬥 被 關 入 冤 獄 , 他 是 信 仰 的 榜 樣 , 教 會 的 戰 士 。

我 們 也 有 數 百 來 個 上 海 公 青 , 由 於 抗 拒 聖 母 軍 而 被 取 締 ; 由 於 不 肯 批 判 教 會 神 長 主 教 ; 由 於 不 願 脫 離 教 宗 加 入 愛 國 會 ; 由 於 堅 持 信 仰 , 而 終 被 逮 捕 , 被 送 去 勞 改 營 , 與 我 們 的 主 教 神 父 遭 受 同 樣 的 命 運 。

見 到 鄧 總 主 教 以 後 , 大 家 不 免 回 憶 起 一 些 往 事 , 更 覺 相 識 相 知 。 他 老 人 家 語 重 心 長 地 對 我 說 : 「我 想 請 你 幫 我 來 做 些 事 。 天 主 給 我 們 機 會 來 到 這 裡 , 我 們 仍 要 為 祂 工 作 。 我 們 應 為 中 國 受 難 教 會 作 證 , 我 們 要 愈 顯 主 榮 !」 他 的 意 見 深 深 打 動 我 , 我 唯 有 接 受 他 的 邀 請 。 由 於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愛 得 深 ; 對 中 共 的 「宗 教 政 策」 明 白 得 透 徹 , 他 昇 華 了 他 的 想 法 , 也 帶 動 了 我 們 去 付 諸 實 行 。

三、鄧總主教在香港
(1)
開 展 工 作 、 善 用 萬 物
與 鄧 總 主 教 的 身 材 恰 成 對 比 的 是 : 他 有 堅 強 的 意 志 和 克 服 困 難 的 靭 性 。

他 在 香 港 開 始 宗 徒 工 作 時 , 可 說 是 白 手 起 家 。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雖 大 , 但 耶 穌 會 辦 的 學 校 , 是 不 能 隨 便 被 挪 用 的 , 所 以 鄧 總 主 教 只 能 應 地 制 宜 地 利 用 聖 堂 更 衣 所 上 面 的 一 間 房 , 作 為 他 的 辦 公 室 。 桌 子 、 椅 子 都 是 臨 時 湊 用 , 更 不 用 說 有 甚 麼 辦 公 的 經 費 。 鄧 總 主 教 在 香 港 雖 有 親 人 , 但 他 是 耶 穌 會 會 士 , 他 情 願 住 在 自 己 的 會 院 中 。 漸 漸 地 他 陸 續 添 置 了 一 些 設 備 , 如 打 字 機 、 文 具 , 最 難 得 的 是 他 添 置 了 很 多 書 籍 、 字 典 。 其 他 如 文 具 箱 、 寫 子 桌 等 一 點 點 地 俱 全 起 來 。 他 常 說 : 「 經 濟 上 是 絕 對 難 不 到 我 。 我 開 始 管 理 廣 州 教 區 時 , 經 濟 運 動 、 政 治 運 動 接 二 連 三 。 有 幾 次 繳 納 房 產 稅 要 用 卡 車 把 人 民 幣 送 去 政 府 , 廣 州 教 區 已 近 破 產 , 但 是 神 父 教 友 卻 更 團 結 ……」 (見 天 意 莫 測)

鄧 總 主 教 貫 徹 了 聖 依 納 爵 會 祖 的 精 神 : 「利 用 萬 物 , 愈 顯 主 榮 。」 在 沒 有 的 時 候 , 因 陋 就 簡 , 在 許 可 之 下 , 善 用 萬 物 。 所 以 五 年 之 後 , 我 離 開 香 港 時 , 他 的 辦 公 室 雖 仍 是 一 間 , 但 麻 雀 雖 小 , 五 臟 俱 全 , 書 刊 報 紙 琳 瑯 滿 目 , 連 走 廊 小 間 都 放 滿 了 , 又 添 置 了 電 腦 用 具 , 中 英 文 打 字 機 , 至 於 神 學 書 籍 , 古 今 中 外 應 有 盡 有 。

也 曾 有 人 勸 他 , 年 紀 大 了 又 有 病 , 不 如 退 下 休 息 吧 ! 他 一 句 名 言 : 「做 得 少 總 比 不 做 好 。」 這 句 話 我 始 終 牢 記 著 , 這 句 話 讓 他 堅 持 了 近 十 五 年 的 使 徒 工 作 。

(2) 愈 顯 榮 光
鄧 總 主 教 才 華 出 眾 , 又 謙 虛 好 學 。 他 來 到 香 港 後 , 很 快 便 把 梵 二 的 精 神 接 受 過 來 , 又 很 認 真 地 學 會 了 用 中 文 獻 祭 。 他 生 於 香 港 , 廣 東 話 是 他 的 鄉 音 , 所 以 能 非 常 熟 練 地 在 香 港 協 助 胡 樞 機 進 行 各 項 工 作 。 加 上 他 曾 在 北 京 讀 過 神 學 , 又 在 上 海 帶 領 教 友 團 體 , 所 以 中 國 三 大 地 區 的 方 言 , 他 都 能 聽 能 講 。 另 外 他 又 具 語 言 天 才 , 英 語 、 法 語 、 西 班 牙 語 、 葡 萄 牙 文 都 能 一 一 應 付 。 具 備 了 傑 出 才 能 , 仍 孜 孜 不 倦 , 看 書 閱 讀 。 他 聲 音 響 亮 , 不 嫌 辛 勞 。 所 以 在 香 港 , 大 凡 傳 教 節 , 以 至 堂 區 慶 典 、 修 會 避 靜 、 學 校 畢 業 典 禮 、 傳 教 組 織 的 小 型 見 證 會 , 他 總 是 逢 請 必 到 。 他 克 盡 牧 職 : 教 育 學 生 們 做 人 的 道 理 ; 為 羊 群 舉 行 感 恩 祭 。 他 領 導 修 士 、 修 女 們 走 向 靈 魂 深 處 ; 為 信 仰 作 見 證 。 他 克 盡 牧 職 : 接 待 來 自 其 他 許 多 國 家 的 來 訪 者 , 又 將 受 難 教 會 的 經 歷 與 中 國 教 會 的 現 況 如 實 反 映 。 他 也 接 見 四 方 海 內 外 的 教 友 , 在 我 記 憶 中 , 他 從 沒 有 拒 絕 不 見 任 何 人 , 那 怕 這 些 實 在 是 我 們 認 為 無 關 緊 要 的 人 物 。 他 也 與 會 內 外 的 神 職 人 員 交 換 意 見 和 看 法 , 好 幾 次 甚 至 談 到 深 夜 。 (他 告 訴 我 他 有 華 仁 書 院 的 門 匙 , 所 以 深 夜 回 家 仍 能 進 得 了 門 。) 他 克 盡 牧 職 , 多 次 遠 涉 重 洋 為 海 外 華 人 教 友 團 送 暖 問 寒 , 宣 講 聖 道 。 他 拖 著 有 病 的 身 子 , 與 海 外 華 人 教 友 聚 餐 言 歡 , 為 他 們 慶 春 節 祭 先 祖 , 為 初 生 嬰 孩 付 洗 , 為 有 志 修 道 者 分 享 經 驗
…… 。 天 主 又 給 了 他 十 五 年 的 生 命 , 在 這 十 五 年 中 , 他 的 足 跡 遍 及 五 大 洲 。 使 徒 工 作 果 實 纍 纍 , 天 主 在 他 身 上 行 了 奇 事 。

四、卓約聖者
鄧 公 不 僅 天 生 有 才 能 , 又 聖 德 出 眾 。 與 他 一 起 在 辦 公 室 時 , 無 論 多 忙 , 他 都 會 收 歛 心 神 , 必 恭 必 敬 地 劃 好 十 字 , 唸 他 的 日 課 經 。 他 每 天 最 看 重 的 , 就 是 舉 行 聖 祭 , 因 此 他 總 會 在 清 晨 獻 祭 後 , 才 安 排 日 程 ; 其 次 是 他 的 神 業 功 夫 , 如 默 想 等 , 他 從 不 會 放 鬆 自 己 ; 另 外 他 也 特 別 恭 敬 聖 母 , 他 在 華 仁 書 院 的 小 聖 堂 裡 , 供 有 永 助 聖 母 像 ; 而 在 他 的 道 理 稿 中 , 聖 母 的 道 理 亦 佔 了 很 大 篇 幅 。

鄧 主 教 敬 愛 天 主 , 以 致 他 對 至 聖 聖 父 絕 對 聽 命 服 從 。 他 把 教 宗 接 見 他 的 時 刻 , 視 為 一 生 中 最 值 得 紀 念 的 時 刻 。 三 十 多 年 前 , 他 被 罵 作 「反 對 梵 蒂 崗 的 走 狗」 , 這 條 路 他 是 走 定 了 的 。 他 對 天 主 的 愛 , 表 現 在 他 對 耶 穌 會 的 情 深 , 我 從 沒 聽 過 他 講 同 會 兄 弟 的 長 短 , 他 只 把 會 祖 的 精 神 滲 透 在 其 生 活 中 。 他 愛 天 主 , 也 愛 自 己 的 羊 群 ; 他 會 到 醫 院 探 望 教 友 , 與 人 相 處 時 亦 常 談 笑 風 生 , 仁 愛 關 懷 。 記 得 在 醫 院 彌 留 之 時 , 鄧 總 主 教 還 笑 著 聽 外 國 護 士 學 漢 語 。 他 熱 愛 天 主 , 因 此 他 愛 自 己 的 聖 召 和 宗 徒 工 作 。 有 好 幾 次 , 因 著 他 對 工 作 的 執 著 和 一 絲 不 苟 , 使 少 信 德 的 我 們 惱 火 , 但 過 後 他 還 好 言 相 勸 , 令 我 們 最 終 也 能 深 明 大 義 。

五、忠貞教會的勇士和牧童
鄧 總 主 教 是 中 國 教 會 戰 士 , 是 忠 貞 教 會 的 好 主 教 , 是 忠 貞 教 會 的 鞠 躬 盡 瘁 者 。 鄧 總 主 教 在 百 忙 中 , 仍 堅 持 把 他 在 大 陸 的 經 歷 , 以 及 一 九 五 0 年 之 後 的 真 實 情 況 撰 寫 成 書 , 該 書 書 名 為 《天 意 莫 測》 , 之 後 又 譯 成 英 、 意 、 西 班 牙 等 文 , 他 確 實 為 忠 貞 教 會 向 全 世 界 作 了 見 證 。

另 方 面 , 在 他 辦 公 室 中 的 一 項 重 要 工 作 , 是 把 中 國 忠 貞 教 會 的 情 況 反 映 開 去 。 開 始 時 是 用 信 件 形 式 , 把 一 些 可 歌 可 泣 的 報 導 寄 給 世 界 各 國 的 主 教 、 蒙 席 、 或 神 父 修 女 等 。 之 後 又 進 一 步 出 了 穗 聲 月 刊 , 報 導 忠 貞 教 會 的 心 聲 , 言 明 信 仰 的 公 正 立 場 。

他 還 念 念 不 忘 自 己 的 教 區 , 他 把 廣 州 教 區 神 職 人 員 的 事 蹟 都 一 一 記 下 。 有 的 雖 已 死 在 勞 改 營 , 有 的 早 年 被 批 鬥 去 世 , 但 只 要 有 可 能 , 他 都 盡 量 尋 訪 各 有 關 親 屬 , 以 便 整 理 這 些 檔 案 。 我 常 常 想 , 有 這 樣 一 位 牧 者 , 廣 州 教 區 的 羊 群 都 應 該 感 恩 。 同 時 只 要 有 人 回 廣 州 , 他 都 會 拜 託 帶 些 經 文 、 念 珠 , 以 為 他 的 羊 群 解 渴 急 。 他 省 下 食 品 , 又 購 買 衣 物 為 那 些 神 父 和 教 友 解 困 , 他 心 常 常 與 他 的 教 區 在 一 起 , 無 論 走 到 那 裡 , 他 都 會 請 世 界 各 地 的 人 為 他 的 教 區 ,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猶 有 甚 者 , 他 在 香 港 開 始 工 作 時 , 龔 樞 機 還 在 獄 中 。 鄧 公 好 幾 次 告 訴 我 , 以 前 龔 主 教 在 震 旦 附 屬 初 中 任 校 長 時 , 他 便 在 那 裡 教 書 , 他 們 常 一 起 吃 飯 …… 。 所 以 每 逢 有 龔 樞 機 的 消 息 , 他 都 叫 我 們 從 刊 物 上 剪 下 來 , 存 入 檔 案 , 可 見 他 對 龔 樞 機 的 敬 愛 。 這 次 他 抱 病 來 康 州 慶 祝 龔 樞 機 三 慶 , 在 臨 去 前 仍 蒙 受 龔 樞 機 的 祝 福 , 更 在 龔 樞 機 近 旁 去 世 , 可 謂 了 卻 其 平 生 之 願 , 真 是 天 意 莫 測 。

六、回憶點滴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一 生 艱 苦 勤 勞 , 但 也 光 輝 奪 目 。 一 下 子 要 將 他 的 事 跡 寫 下 , 實 也 不 易 。 最 後 , 就 讓 我 回 憶 他 老 人 家 對 我 的 鼓 勵 , 以 誌 紀 念 。

我 開 始 幫 他 工 作 時 , 其 辦 公 室 只 具 雛 形 , 工 作 量 亦 少 , 所 以 每 次 我 到 他 那 裡 時 , 我 總 帶 著 自 己 的 回 憶 草 稿 , 趁 著 坐 定 後 , 讀 給 他 聽 , 他 聽 著 聽 著 , 有 時 會 打 瞌 睡 , 但 他 說 : 「這 回 憶 與 我 的 大 同 小 異 , 值 得 讓 更 多 人 知 道 。」 所 以 他 主 動 請 神 父 翻 譯 , 並 讓 出 時 間 , 捐 出 資 金 , 以 促 成 我 那 英 文 版 本 回 憶 錄 的 面 世 。 那 時 候 他 自 己 的 回 憶 錄 也 正 在 陸 續 寫 出 , 但 他 仍 致 力 讓 我 的 書 先 出 版 , 以 至 不 會 相 互 干 擾 。 可 見 他 心 胸 寬 大 , 辦 事 果 斷 。 鄧 總 主 教 亦 常 告 訴 我 他 年 青 時 也 很 喜 歡 寫 文 章 , 並 曾 出 版 刊 物 。 他 常 鼓 勵 我 寫 作 , 且 要 寫 得 整 齊 端 正 , 連 標 點 都 得 清 清 楚 楚 。 與 他 一 起 工 作 的 這 段 時 間 , 正 是 我 寫 作 較 多 的 時 候 , 這 全 賴 他 的 鼓 勵 及 以 身 作 則 的 好 榜 樣 。

自 八 二 年 到 八 六 年 的 四 五 年 間 , 與 鄧 總 主 教 可 謂 日 夕 相 對 , 他 教 導 我 每 天 的 默 想 功 夫 是 不 能 斷 的 , 並 為 我 介 紹 神 師 神 父 , 希 望 我 在 德 行 上 不 要 停 頓 。 同 時 亦 催 促 我 攻 讀 神 學 課 程 , 如 對 觀 福 音 、 舊 約 先 知 歷 史 等 , 每 次 我 要 寫 文 章 時 , 他 都 推 薦 大 量 書 籍 給 我 。 這 五 年 , 是 我 看 聖 書 數 量 最 多 最 好 的 一 段 時 期 了 。 在 鄧 總 主 教 往 羅 馬 見 教 宗 時 , 更 為 我 請 得 降 福 狀 ; 他 去 一 基 督 教 主 教 處 學 習 默 觀 靜 默 簡 樸 生 活 時 , 又 帶 同 我 往 取 經 。 等 到 我 來 美 國 後 , 他 隨 即 寄 來 穗 聲 , 並 告 訴 我 成 立 了 基 金 會 幫 助 清 貧 公 教 子 弟 學 習 。 開 始 時 , 來 信 是 他 親 筆 寫 的 , 後 來 是 附 了 簽 名 的 電 腦 打 字 , 但 每 一 封 信 都 滿 載 鄧 總 主 教 的 熱 誠 鼓 勵 , 關 懷 備 至 。 只 要 他 來 美 國 東 部 , 我 都 有 機 會 見 他 , 去 年 還 請 他 來 家 中 祝 聖 房 子 , 看 到 他 如 此 辛 苦 , 還 勸 他 早 點 退 休 呢 !

我 一 生 中 有 數 位 恩 師 , 一 位 是 前 年 去 世 的 朱 洪 聲 神 父 , 他 教 導 我 如 何 面 對 迫 害 , 如 何 準 備 接 受 信 德 的 考 驗 。 而 另 一 位 便 是 鄧 總 主 教 , 他 帶 引 我 在 新 的 環 境 和 挑 戰 中 為 教 會 工 作 , 更 幫 助 我 為 信 仰 作 證 ,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我 有 幸 在 鄧 總 主 教 身 邊 幾 年 , 也 為 中 國 教 會 有 如 此 一 位 偉 大 的 牧 者 而 感 恩 。 八 年 前 當 我 辭 別 他 來 美 時 , 曾 要 求 他 降 福 , 並 一 路 上 含 著 眼 淚 默 默 許 下 , 只 要 我 有 機 會 , 必 會 為 他 寫 紀 念 文 章 。 今 天 天 主 已 揩 乾 了 他 的 眼 淚 , 賞 報 他 的 忠 心 , 我 卻 在 這 裡 懷 念 、 敬 仰 和 感 謝 鄧 總 主 教 , 並 為 他 寫 下 這 篇 悼 文 , 這 篇 祭 文 。 亞 肋 路 亞 。
1996 年 8 月 16, 23, 30 日

 

鄧以明總主教逝世五周年
湯漢主教主持逾越聖祭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教 育 基 金 六 月 廿 七 日 下 午 六 時 ,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紀 念 前 廣 州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逝 世 五 週 年 。 彌 撒 聖 祭 由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主 禮 ,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湯 主 教 在 講 道 中 , 讚 揚 鄧 總 主 教 忠 於 教 會 , 堅 持 信 仰 的 精 神 。 湯 主 教 透 露 鄧 總 主 教 無 時 無 刻 都 記 掛 中 國 教 會 , 即 使 身 陷 囹 圄 , 亦 偷 偷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每 日 在 獄 中 神 領 聖 體 , 念 三 串 玫 瑰 經 , 滿 全 對 天 主 的 神 功 , 實 在 是 天 主 賞 給 中 國 教 會 的 善 牧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教 育 基 金 於 一 九 九 0 年 由 鄧 總 主 教 聯 同 多 位 教 友 、 神 父 在 香 港 成 立 , 主 席 為 湯 漢 主 教 , 宗 旨 是 培 育 人 才 、 服 務 教 會 、 提 供 獎 學 金 予 研 讀 神 哲 學 和 與 牧 民 有 關 的 學 科 的 同 學 。 期 間 曾 先 後 資 助 教 區 教 理 中 心 、 神 哲 學 院 宗 教 學 部 、 國 內 修 生 和 修 女 等 進 修 。 教 友 如 欲 捐 助 者 , 可 將 捐 款 寄 往 香 港 仔 黃 竹 坑 惠 福 道 六 號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轉 , 捐 款 收 據 可 在 港 申 報 免 稅 。
2000 年 7 月 16 日

 

緬懷鄧總主教
廣州聖心石室行
麥漢楷

五 月 十 三 日 是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冥 壽 , 聖 依 納 爵 堂 一 群 教 友 為 緬 懷 這 位 相 處 了 十 多 年 的 善 牧 , 日 前 專 誠 到 廣 州 石 室 聖 心 教 堂 ── 鄧 總 主 教 的 座 堂 ── 去 悼 念 憑 弔 一 番 。

眾 人 預 先 和 這 裡 的 主 任 司 鐸 劉 神 父 申 請 , 在 這 裡 參 與 了 一 台 由 聖 依 納 爵 堂 本 堂 徐 志 忠 神 父 主 持 的 彌 撒 聖 祭 。 彌 撒 中 , 大 家 一 方 面 悼 念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 一 個 為 維 護 信 仰 , 捍 衛 忠 貞 教 會 而 飽 受 苦 難 , 入 獄 達 廿 二 年 之 久 , 仍 無 怨 無 悔 的 牧 者 外 ; 也 虔 誠 禱 告 , 祈 求 天 父 , 給 予 中 華 千 千 萬 萬 的 教 友 , 以 及 全 國 的 人 民 平 安 和 愉 快 , 在 這 個 聖 子 降 生 、 踏 上 第 三 千 年 的 日 子 裡 , 大 家 都 會 有 一 番 新 景 象 , 好 能 與 普 世 的 教 友 一 同 去 追 求 一 個 理 想 共 融 的 天 國 。

鄧 總 主 教 一 九 0 八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生 於 香 港 一 個 虔 誠 教 友 家 庭 , 為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早 期 的 學 生 ; 四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在 上 海 晉 鐸 , 五 一 年 二 月 十 三 祝 聖 為 主 教 , 五 八 年 二 月 五 日 因 信 仰 而 被 捕 。 度 過 了 廿 二 年 牢 獄 生 涯 後 , 一 九 八 0 年 , 即 宗 教 自 由 的 國 策 頒 佈 翌 年 才 獲 得 釋 放 。 同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 疑 患 上 癌 症 而 獲 簽 證 到 香 港 進 行 手 術 。 康 復 後 於 八 一 年 遠 赴 羅 馬 向 教 宗 述 職 , 同 年 六 月 六 日 更 獲 任 命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眾 人 於 今 立 腳 的 廣 州 石 室 聖 心 大 教 堂 , 便 是 他 的 座 堂 了 。 可 惜 他 任 命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後 , 卻 始 終 未 能 如 願 的 返 回 座 堂 , 繼 續 傳 揚 福 音 、 肩 負 起 他 的 牧 民 使 命 。

眾 人 進 入 這 座 未 完 全 修 葺 妥 當 、 但 仍 不 損 其 氣 派 的 聖 心 堂 時 , 一 面 驚 歎 這 宏 偉 的 建 築 , 一 面 卻 痛 心 戰 爭 帶 來 的 禍 害 , 以 致 教 會 也 受 到 牽 連 !

縱 使 聖 堂 的 玻 璃 逐 漸 修 葺 , 跪 櫈 及 其 他 家 具 亦 陸 續 添 置 , 但 由 於 經 費 嚴 重 不 足 , 故 此 暫 時 仍 難 恢 復 其 舊 貌 。

我 們 身 處 其 中 , 緬 懷 先 哲 , 既 慨 歎 從 古 至 今 、 從 西 方 以 至 中 國 , 因 政 見 與 宗 教 的 不 同 而 受 到 迫 害 的 殘 酷 外 , 也 寄 望 全 世 界 的 人 , 都 採 取 一 個 開 放 的 態 度 , 去 尊 重 別 人 的 意 見 和 信 仰 , 大 家 在 互 讓 互 諒 中 愉 快 生 活 , 俾 能 達 到 一 個 真 正 和 平 的 大 同 社 會 , 共 同 為 天 父 創 造 出 一 個 現 世 的 天 國 。
 2000 年 9 月 3 日

 

鄧總主教安息十載
湯牧聯同港信徒獻祭

湯 漢 主 教 六 月 廿 七 日 傍 晚 假 主 教 座 堂 小 堂 , 聯 同 數 十 位 信 徒 , 為 十 年 前 安 息 主 懷 的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奉 獻 彌 撒 。

廣 州 總 教 區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一 九 九 五 年 五 月 前 往 美 國 康 涅 狄 格 州 , 探 訪 居 於 當 地 的 龔 品 梅 樞 機 , 期 間 患 上 肺 炎 留 院 , 經 過 幾 星 期 的 診 治 後 , 六 月 廿 七 日 終 告 不 治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鄧 總 主 教 生 於 香 港 教 友 家 庭 , 入 讀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 後 加 入 澳 門 聖 若 瑟 修 院 , 四 一 年 在 上 海 晉 鐸 , 四 六 年 往 華 南 的 中 山 服 務 , 五 一 年 在 廣 州 獲 祝 聖 為 主 教 , 至 五 八 年 二 月 被 大 陸 當 局 拘 捕 前 一 直 努 力 拓 展 教 務 。 監 禁 期 間 鄧 總 主 教 面 對 著 連 番 艱 辛 的 審 問 , 面 對 生 命 的 阻 險 , 在 囚 廿 二 年 中 , 七 年 遭 單 獨 囚 禁 。

至 一 九 八 0 年 , 鄧 以 明 主 教 獲 釋 , 同 年 十 一 月 因 病 獲 准 來 港 就 醫 , 八 一 年 往 羅 馬 向 教 宗 述 職 , 並 獲 任 命 為 廣 州 總 主 教 。 中 國 當 局 因 此 作 出 反 應 , 鄧 總 主 教 亦 未 能 如 願 返 回 內 地 而 告 留 港 。
2005 年 7 月 10 日


How Inscrutable His Ways! Memoirs 1951-1981, by Dominic Tang, Aidan Publicities & Printing, 1987.
天意莫測, 鄧以明著, 毅敦出版印務, 198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