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FRARE, Domenico Andrea PIME
霍藩神父

* Birth in Gaiarine, Treviso (特雷維索), Italy: [30 November 1913]
* Enter Novitiate: [29 September 1931]
* Ordination: [6 August 1939]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6 October 1947]
* Death in Hong Kong: [13 April 1956]


* Catholic Mission, Sai Kung: [1949]
* Tai Long, Sai Kung: [1950]
* Ciak Kang, Sai Kung: [1951]
* Rosary Church, Kowloon: Assistant [1952] - [1956]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Father Dominic Frare laid to rest
Parish Priest of Rosary Church
R.I.P.

The funeral of Father Dominic A. Frare, PIME, Parish Priest of Rosary Church, Kowloon, took place last Monday at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Father Frare died suddenly in his sleep on the previous Saturday. Solemn Pontifical Requiem Mass was celebrated by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at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on Monday morning. His Lordship was assisted at the mass by the Rt. Rev. Msgr. Felix J. Shek, Vicar-General. Father L. Mencarini and Father N. Santinon the classmates of the deceased assisted as Deacon and Subdeacon and other fellow students of the late priest served the Mass.

Hundreds of priests, Sisters and Brothers and great numbers of parishioners and friends of Father Frare from all over the Colony crowded St. Margaret
s Church and took part in the miletong funeral procession. Groups of people came from Sai Kung and Tai Long in the New Territories, where Father Frare spent his first years, after arriving in the Colony.

The pall bearers at the funeral were the young men of the Catholic Young Men's Association and the Legion of Mary of Rosary Church.

The sudden demise of Father Frare came as a deep shock to His Lordship, the clergy, his parishioners and the many friends who, until his last day saw him in perfect health and all given to his parochial duties.

To the Bihsop, the Diocesan clergy and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the Foreign Missions the passing of Father Frare caused deepest sorrow and has left a void which will not easily be filled.

Father Frare was only 43 years old: Born in Italy, in Vittorio Veneto in the Province of Treviso he studied for the priesthood in the seminary of his Diocese which he entered at the age of seventeen. Before completing his studies he believed that his vocation was missionary work and after three years of studies in the Diocesan seminary, in 1931, he joined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the Foreign Missions of Milan where he completed his course and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1939. World War II prevented his coming out to the Missions and he took up duties as professor of Latin, Greek and Italian languages in the schools of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in Milan.

He was well-known as a great scholar in Greek and Latin.

During the war whilst in the seminary he escaped death by a near miracle when the bed which he had just vacated received a direct bomb hit.

At the end of the war his desire to work in the mission fields was granted and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on 14 October 1947.

During the first year after his arrival he concentrated on the study of the Hakka dialect in the Sai Kung District. Later he was placed in charge of the ecclesiastical district of Tai Long in the New Territories.

In 1951 Bishop Bianchi recalled him to Hong Kong and appointed him Vicar Co-operator at the Rosary Church Parish, Kowloon.

Warm-hearted and understanding, Father Frare took over his new position with zeal and soon gained great numbers of friends among the parishioners of Rosary Church.

In April 1955 His Lordsh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appointed Father Frare as Parish Priest of Rosary Church, a position which he filled until his untimely death with most praiseworthy efficiency and great zeal.

The deceased was endowed with a natural gift of making friends and of adapting himself to circumstances. His parishioners found him ready to help at any time and the great numbers of bereft friends in Kowloon and in the New Territories are a testimony to his priestly spirit and kindness. He was greatly liked among his fellow priests and in his Society he was known to be equally happy to obey as to direct. Whatever he did, he did with zeal and following the rules of his Missionary congregation.

Father Frare is survived by his mother who is over 70 years of age and six brothers and two sisters.

20 April 1956

 

霍藩司鐸霍然去世
教內人士極表哀悼

九 龍 玫 瑰 堂 主 任 霍 藩 神 父 , 於 一 九 五 六 年 四 月 十 日 晨 被 發 覺 僵 臥 床 中 。 噩 耗 傳 來 , 該 堂 區 信 眾 以 及 神 父 之 友 好 均 極 表 驚 愕 與 哀 悼 , 查 神 父 於 去 世 之 前 日 精 神 尚 佳 , 其 辦 事 一 如 平 素 。 白 英 奇 主 教 暨 本 教 區 神 職 界 均 認 彼 之 死 , 留 一 不 可 彌 補 之 缺 憾 , 是 以 皆 惋 惜 萬 分 。

霍 神 父 現 年 僅 四 十 三 歲 , 為 意 國 特 勒 味 所 省 人 士 。 初 在 當 地 教 區 修 院 肄 業 。 後 為 適 應 傳 教 使 命 , 於 一 九 三 一 年 進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並 轉 入 該 會 修 院 攻 讀 , 直 至 一 九 三 九 年 晉 升 鐸 品 。 當 時 因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不 能 外 出 , 便 在 該 會 所 設 之 學 校 內 擔 任 教 授 拉 丁 、 希 臘 等 文 字 之 職 務 。 一 九 四 七 年 十 月 十 四 日 奉 調 來 港 , 在 新 界 西 貢 專 心 學 習 客 家 語 , 以 便 在 該 處 傳 道 , 旋 被 調 至 大 浪 堂 區 傳 教 。 一 九 五 一 年 奉 命 調 至 九 龍 玫 瑰 堂 , 任 副 主 任 職 。 因 神 父 秉 性 溫 良 , 待 人 厚 道 , 熱 心 教 務 , 辦 事 幹 練 , 深 得 該 堂 區 信 眾 之 愛 戴 。 去 年 四 月 , 白 主 教 委 神 父 為 該 堂 主 任 。 從 此 為 完 成 傳 教 救 靈 之 使 命 , 無 不 竭 力 以 赴 , 直 至 於 死 , 從 未 稍 懈 。

神 父 之 遺 體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十 六 日 上 午 九 時 先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由 白 主 教 舉 行 安 所 大 禮 彌 撒 , 參 與 聖 祭 者 , 有 各 堂 區 各 修 會 之 司 鐸 、 修 士 、 修 女 , 以 及 聖 貞 德 、 聖 瑪 加 利 女 中 學 生 與 信 友 等 , 不 下 千 餘 人 。 彌 撒 畢 即 出 殯 , 由 全 體 參 與 彌 撒 之 人 送 柩 至 墳 場 , 及 至 入 葬 後 始 盡 哀 而 歸 。 望 本 報 讀 者 為 霍 神 父 求 主 , 俾 彼 早 登 天 國 。
 1956 年 4 月 22 日

 

韓神父獻祭
追悼霍神父

聖 五 傷 方 濟 各 堂 本 堂 韓 神 父 , 為 追 悼 其 摯 友 霍 藩 神 父 , 特 於 本 月 二 十 日 晨 七 時 一 刻 , 在 該 堂 奉 獻 安 所 大 禮 彌 撒 , 由 科 神 父 及 馬 神 父 襄 禮 。 參 加 聖 祭 並 追 悼 禮 儀 者 有 寶 血 會 修 女 , 德 貞 中 學 員 生 , 聖 五 傷 方 濟 各 小 學 中 英 文 部 員 生 及 霍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 玫 瑰 堂 教 友 等 甚 眾 云 。
1956 年 4 月 29 日

 

安息吧,霍神父
聖瑪利女中
潤桃

雄 偉 而 嚴 肅 的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今 天 更 充 滿 了 沉 默 與 悲 哀 。 祭 台 前 , 放 著 一 個 棺 柩 , 被 黑 色 的 布 蓋 著 , 上 面 放 著 一 件 白 色 的 祭 衣 , 一 頂 黑 色 的 帽 子 。 棺 柩 的 裡 面 , 就 是 霍 神 父 的 屍 體 。 這 是 為 霍 神 父 做 的 安 所 彌 撒 , 主 禮 為 白 主 教 , 五 六 品 副 祭 以 及 其 他 輔 祭 都 由 司 鐸 們 充 當 。 教 友 們 都 垂 著 頭 , 手 持 念 珠 , 默 默 的 為 已 死 的 霍 神 父 祈 禱 。

彌 撒 完 了 , 我 們 步 出 聖 堂 , 長 長 的 行 列 , 直 向 天 主 教 墳 場 慢 步 前 行 。 在 墳 場 內 的 一 處 , 早 已 掘 好 了 一 個 穴 。 主 教 、 司 鐸 、 修 女 、 學 生 、 教 友 等 , 都 密 密 的 圍 著 這 個 穴 。 當 棺 柩 放 下 去 後 , 每 個 人 內 心 的 悲 痛 , 實 非 筆 墨 所 能 形 容 , 淚 水 從 每 雙 憂 苦 的 眼 睛 中 自 然 地 流 下 來 , 有 些 悲 傷 得 更 厲 害 的 , 伏 在 別 的 碑 上 痛 哭 。 當 白 主 教 向 穴 中 拋 下 第 一 塊 泥 土 時 , 各 人 的 心 更 感 難 過 , 更 覺 悲 傷 。 一 坏 黃 土 , 便 把 霍 神 父 的 肉 身 , 深 深 地 埋 藏 在 地 下 了 ! 當 時 我 內 心 的 痛 苦 , 真 像 刀 割 一 般 , 望 著 眼 前 的 那 堆 黃 泥 在 發 呆 , 忽 然 , 在 我 糢 糊 的 淚 眼 中 , 髣 髴 看 到 霍 神 父 昔 日 的 容 貌 , 不 大 高 的 個 子 , 卻 是 胖 胖 的 , 強 壯 得 很 , 面 上 總 是 容 光 煥 發 , 精 神 充 沛 。 走 起 路 來 , 威 武 十 足 。 說 話 時 , 聲 音 響 亮 雄 壯 。 這 一 切 都 表 現 出 他 是 個 身 體 非 常 健 康 的 人 , 絕 不 像 是 個 四 十 多 歲 的 中 年 呢 ! 今 天 突 然 的 死 去 , 叫 人 怎 不 痛 心 ? 真 如 聖 經 上 說 : 「死 亡 的 來 臨 , 一 如 夜 間 的 盜 賊 。」 是 的 , 任 何 人 也 不 知 道 自 己 在 甚 麼 時 候 , 在 甚 麼 地 方 或 是 怎 樣 的 死 。 那 是 天 主 的 恩 惠 , 衪 把 死 亡 的 時 候 隱 暪 了 , 不 讓 我 們 知 道 , 好 叫 我 們 常 常 準 備 著 死 亡 的 來 臨 。

送 葬 的 人 開 始 離 去 了 。 我 揩 去 臉 上 的 淚 痕 , 低 垂 下 頭 , 默 默 的 向 霍 神 父 說 : 「安 息 罷 ! 我 敬 愛 的 霍 神 父 。」
1956 年 4 月 29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FRARE Domenico Andrea.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