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HANLEY, Denis John MM
蔣耀東神父

 

* Birth in Brooklyn, New York (紐約), U.S.A. (美國): [29 August 1932]
* Ordination: [13 June 1959]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77]
* Death in U.S.A.: [27 October 2014]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Father Hanley on sudden sick leave

Maryknoll Father Denis Hanley left Hong Kong suddenly in mid-July for his congregation’s nursing facility in Ossining, New York,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

Described by his Parish Priest at St. Margaret’s in Happy Valley, Father John Kwan Kit-tong, as an encyclopedia of pastoral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he was diagnosed as having serious health problems at St. Paul’s Hospital in Causeway Bay and doctors advised immediate medical treatment.

Because of his worsening dementia and the seriousness of his overall medical condition, it was decided that Father Hanley was not well enough to return to St. Margaret’s even to farewell his many friends there, and he was flown back to the US for emergency medical treatment.

Father Kwan said that he had reached the stage where he could not recall what happened yesterday and the memory loss was making life difficult for him emotionally.

He added that ironically when he was leaving he forgot his glasses, which had to be sent on to him by courier.

Father Hanley was a much loved priest who came to Hong Kong in the Early 1970s, after beginning his missionary career in Taiwan, where he learned to speak Minnanese (Taiwansese), but not Mandarin.

He had returned to the US for a period of time, during which he worked at the famed Maryknoll Epiphany Parish in Mott Street China Town in downtown New York.

At the same time, he was teaching pastoral theology at the Maryknoll Seminary in Ossining.

In Hong Kong, he spent time at Our Lady of Lourdes in Pokfulam, St. Jude’s in North Point, St. Joseph’s in Central and finally St. Margaret’s, as well as teaching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Father Kwan recalls happily being a student in some of his classes during his own seminary days.

Always known as a welcoming and sensitive man, Father Kwan described him as an optimistic and hospitable person, who never hesitated to listen or involve himself with people’s difficulties.

He said that he showed a great pastoral talent with people suffering from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hich he described as being of significant importance at a time in Hong Kong when professional treatment was not readily available.

He was a hard-working priest too.

He once reflected while he was at the Filipino mecca of St. Joseph’s with its round-the-clock schedule of Sunday Masses, “The great thing about being here on a Sunday is that you get up at 4:00 am and when you go to bed at 10:00 pm that night, you have the satisfaction of knowing that you will get to do it all again next week.”

Father Kwan regretted that Father Hanley was not able to say good bye to the parishioners who loved him, but expressed the wish that he may recover sufficiently to return to Hong Kong and make proper farewells so people can thank him for all that he has done in the diocese and especially all that he was in their lives.

Please remember him in prayer during this difficult time of his life.
10 August 2014


 

Fond farewell to a much loved priest

Maryknoll Father Denis John Hanley, a much-loved priest who first arrived in Hong Kong in the 1970s, died in the early afternoon of 26 October (early morning of 27 October 2014, Hong Kong time), he was 82-years-old.

Born in Brooklyn, New York,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 on 29 August 1932, Father Hanly entered Maryknoll’s Minor Seminary at the Venard in Clarks Summit, Pennsylvania, in September 1947. 

He went on to earn a bachelor’s degree in philosophy at Glen Ellyn, as well as a bachelor’s degree in sacred theology and a master of religious education at Maryknoll, New York.

He was ordained on 13 June 1959 and began his missionary career in Taiwan, where he learned to speak Minnanese (Taiwanese), but not Mandarin. He spent the next six years engaged in parish work in Taichung Prefecture.

He returned to Maryknoll Seminary in the US where he taught pastoral theology and served as assistant spiritual director. He also set up a Field Education Department. 

Father Hanly was Parish Priest of Transfiguration Church in Mott Street, Chinatown in downtown New York from 1967 until 1976, when the parish was handed back to the archdiocese of New York.

When he subsequently returned to Asia he was assigned to Maryknoll’s Hong Kong Region. 

He spent time at the parishes of St Jude’s, North Point; Our Lady of Lourdes, Pokfulam; the Cathedral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ine Road; St Joseph’s in Central and finally at St. Margaret’s, Happy Valley, as well as teaching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In mid-July 2014, Father Hanly left Hong Kong for Mission St. Teresa, Maryknoll’s nursing facility in New York.

Father John Kwan Kit-tong, Parish Priest at St. Margaret’s, said he was an encyclopedia of pastoral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 (Sunday Examiner, August 10)

Father Kwan described him as an optimistic and hospitable person, who never hesitated to listen or involve himself with people’s difficulties.

Once, while Father Hanly was Parish Priest at the Filipino mecca of St. Joseph’s with its near-round-the-clock schedule of Sunday Masses, he reflected, “The great thing about being here on a Sunday is that you get up at 4:00 am and when you go to bed at 10:00 pm that night, you have the satisfaction of knowing that you will get to do it all again next week.”

At the time of his golden jubilee in 2009, he remarked, “Looking back over my life, I am overwhelmed and humbled by God’s gracious and gentle kindness to me and the generous outpouring of love I have received from His people in service to them.”  

Father Hanly is survived by his two sisters, Margaret Bisceglie and Ann Meadows.

A funeral Mass was celebrated for Father Hanly on 30 October 2014, at 11.00am (US east coast time) at the Queen of Apostles Chapel, Maryknoll, New York, followed by burial in Maryknoll Society Cemetery.

A memorial Mass was also celebrated at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at 8:00 pm on 30 October 2014. 

May he rest in peace.
2 November 2014


 

Much loved priest mourned

A Memorial Mass for Maryknoll Father Denis Hanly, who passed away in New York on 26 October 2014 was held at St. Joseph’s, Central, on 9 November  at the parish where he had walked among the people from 1999 until 2007.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Cardinal Tong Hon, was joined by Father Midas Tambot, Father James McAuley, Father William Galvin, Father Ronald Saucci and Father John MacGrath in leading some 1,000 friends and parishioners in paying their last respects to the 82-year-old American missionary.

Cardinal Tong commended Father Hanly for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Hong Kong diocese, saying that as we mourn his death, we rejoice with him, because he is now enjoying his eternal reward in heaven.

“Father Denis Hanly dedicated years of his life to serving our diocese. We are all grateful to him for loving our people,” the cardinal said.

He described Father Hanly’s ministry as being characterised with fidelity and patience. “When he served at St. Joseph’s as parish priest, he always showed so much love for the marginalised. He did all he could for the group,” the cardinal concluded.

Father Saucci recalled that he first met his fellow Maryknoller in 1956, saying that he had great ability in problem solving and, although he was delicate, he also had great strengths.

Anthony Ismail, an active member of the parish, shared that after Mass, Father Hanly would sometimes quickly remove his vestments to join the choir while it was still singing the recessional hymn.

Ismail also read a message from May Chu, the secretary of the parish, in which she says, “Father Hanly was a kind, loving and gentle person and priest. He touched each of us in different and special ways. It is indeed an honour and privilege for me to have worked for him as secretary at St. Joseph’s church, Hong Kong.”

Chu added, “He was always happy and cheerful despite the unimaginable amount of daily work. He has gone to his reward now with God. I will miss him dearly.”

Evelyn Cabucos, a member of the St. Joseph’s Filipino Catholic Group, told Mabuhay that she feels sad because she had expected to see Father Hanly after he left for trea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e were not able to bid him farewell or express our gratitude to him for being our parish priest,” she said, adding that Father Hanly was a good listener and the best adviser to her during her ups and downs.

“He was a great help to our Filipino community. He allowed the first Overseas Absentee Voting to be conducted at the parish,” she recalled, reminiscing on how he had opened her mind to the meaning of mission with his sweet way of explaining things.

Rosanna Navarro said that the overwhelming message he gave to her and her daughter, after he noticed that one significant member of her family was not with them anymore, was, “You can take care of your daughter.”

She recalled that Father Hanly looked at her daughter and said, “And you, take care of your mother. You take care of each other.” And he blessed them.

Amber Navarro shared that Father Hanly would sometimes take his time leaving the church, walking slowly down the aisle and greeting people.

She explained that when the recessional hymn had ended he was occasionally only half way there.

“I once offered to hold an umbrella for him to keep the sun off,” she related.

“Everybody loved him, always came up to him. The absence of Father Hanly is an absence in our hearts. He was a priest of the people and knowing that he’s gone breaks all our hearts,” she noted.

Mabuhay  23 November 2014

 

 

向蔣耀東神父致敬
聖瑪加利大堂供稿

美 國 瑪 利 諾 傳 教 會 士 蔣 耀 東 神 父 (Rev. Denis Hanly) 匆 匆 回 國 , 經 醫 生 團 隊 會 診 後 , 會 方 負 責 人 決 定 不 讓 他 返 回 香 港 , 再 面 對 繁 忙 而 壓 力 大 的 堂 區 生 活 ; 原 因 是 他 的 腦 子 極 速 退 化 。 昨 天 承 諾 的 事 情 , 今 天 一 覺 醒 來 , 完 全 沒 有 任 何 印 象 和 記 憶 。 況 且 他 的 整 體 健 康 也 大 不 如 前 , 近 來 成 了 聖 保 祿 醫 院 的 常 客 ; 趁 這 機 會 , 要 感 謝 修 女 、 醫 生 和 護 士 們 的 悉 心 照 顧……

對 他 來 說 , 在 毫 無 心 理 準 備 下 離 開 , 衝 擊 未 必 很 大 ; 但 對 我 們 牧 職 團 及 疼 愛 他 的 教 友 而 言 , 感 受 就 很 不 一 樣 了 。 既 然 失 憶 , 開 心 或 不 開 心 的 情 緒 很 快 便 會 過 去 , 但 對 我 們 這 班 頭 腦 還 清 醒 的 人 , 感 覺 很 不 是 味 兒 。 昨 天 仍 在 餐 桌 談 天 說 地 , 評 教 會 、 論 世 局 的 前 輩 , 今 天 已 人 去 桌 空 。 蔣 神 父 是 位 傳 統 的 老 人 家 , 「聽 命」 德 行 佔 一 個 重 要 位 置 。 星 期 一 早 上 我 在 醫 院 對 面 的 「 星 巴 克 」 請 他 喝 咖 啡 , 第 一 次 見 他 流 淚 。 他 要 求 我 跟 長 上 求 情 , 不 要 召 他 回 國 。 當 時 他 連 自 己 會 長 的 名 字 也 忘 記 了 , 可 能 太 緊 張 吧 !

他 堅 持 不 是 香 港 區 會 長 王 朋 神 父 , 而 是 來 自 美 國 紐 約 的 總 會 長 ! 當 天 我 立 刻 致 電 赤 柱 瑪 利 諾 修 院 , 聲 明 要 找 剛 剛 到 步 的 總 會 長 。 對 方 聽 得 一 頭 霧 水 , 幸 好 他 就 是 王 神 父 。 星 期 二 不 知 長 上 給 他 說 了 什 麼 , 星 期 三 清 晨 他 便 匆 匆 飛 走 , 沒 有 留 下 一 片 雲 彩……唯 一 留 下 的 是 他 一 千 零 一 對 的 眼 鏡 , 結 果 「速 遞」 服 務 大 派 用 場 , 今 天 的 物 流 服 務 真 是 咫 尺 天 涯 。 相 信 十 五 小 時 的 航 程 , 他 老 人 家 一 定 矇 矇 查……

蔣 神 父 年 青 時 在 台 灣 中 南 部 傳 教 , 操 一 口 流 利 閔 南 話 , 但 普 通 話 不 成 。 後 回 國 出 任 紐 約 唐 人 街 「主 顯 堂」 的 主 任 司 鐸 , 同 時 在 瑪 利 諾 修 院 教 牧 民 神 學 , 桃 李 滿 門 。 七 十 年 代 來 港 , 曾 在 置 富 露 德 聖 母 堂 、 北 角 聖 猶 達 堂 、 半 山 花 園 道 聖 若 瑟 堂 、 堅 道 總 堂 及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等 地 方 服 務 我 們 , 亦 回 聖 神 修 院 授 課 ; 我 便 是 他 的 學 生 。 此 君 樂 觀 好 客 , 以 人 為 本 , 從 不 吝 嗇 自 己 的 時 間 。 在 未 流 行 心 理 輔 導 之 前 , 他 已 照 顧 不 少 患 精 神 病 的 教 友 , 聆 聽 他 / 她 們 的 傾 訴 。 他 是 本 「牧 民 學」 的 字 典 , 有 問 必 答……

蔣 神 父 不 辭 而 別 , 突 然 在 香 港 消 失 , 肯 定 令 許 多 教 友 感 到 失 望 和 難 過 。 傳 統 老 傳 教 士 退 休 後 有 兩 條 出 路 , 一 是 回 祖 國 家 鄉 , 二 是 留 在 當 地 終 老 ; 而 大 部 份 都 選 後 者 。 「少 小 離 家 老 大 回 …… 笑 問 客 從 何 處 來」 的 感 覺 並 不 好 受 。 有 人 向 負 責 堂 區 事 務 的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反 映 求 助 , 他 從 善 如 流 , 把 大 家 的 願 望 告 知 瑪 利 諾 區 會 長 , 希 望 他 能 轉 告 中 央 , 放 蔣 神 父 一 馬 , 他 可 以 回 港 小 住 , 跟 所 有 朋 友 及 教 友 道 別 。 吃 飯 拍 照 , 人 人 滿 足 , 個 個 快 樂 ; 這 樣 處 理 老 神 父 退 休 一 事 才 算 情 理 兼 並 , 大 結 局 團 圓 落 幕 。 寫 到 這 裡……
2014 年 7 月 27 日
 

 

返美前服務香港卅七年
蔣耀東神父主懷安息

美 國 天 主 教 傳 教 會 (瑪 利 諾 神 父) 蔣 耀 東 神 父 於 二 0 一 四 年 十 月 廿 七 日 於 香 港 時 間 凌 晨 在 美 國 主 懷 安 息 , 享 年 八 十 二 歲 。 他 返 回 美 國 家 鄉 前 曾 服 務 香 港 教 會 卅 七 年 。

蔣 耀 東 神 父 一 九 三 二 年 八 月 廿 九 日 生 於 美 國 布 魯 克 林 , 他 在 高 中 時 開 始 對 海 外 傳 教 感 興 趣 , 四 七 年 九 月 加 入 瑪 利 諾 神 父 的 小 修 院 , 並 在 美 國 接 受 培 育 。

蔣 神 父 於 一 九 五 九 年 六 月 十 三 日 晉 鐸 後 , 獲 派 往 台 灣 服 務 , 他 在 台 中 學 習 台 語 九 個 月 , 隨 後 六 年 在 台 中 縣 服 務 。

蔣 神 父 服 務 台 灣 時 , 當 地 人 仍 以 務 農 為 主 , 後 來 才 開 始 工 業 化 。 他 曾 表 示 , 這 次 服 務 機 會 讓 他 認 識 華 人 傳 統 文 化 。

他 一 九 六 五 年 離 開 台 灣 後 , 獲 傳 教 會 委 任 為 瑪 利 諾 修 院 的 助 理 神 師 並 成 立 新 的 學 習 部 門 , 以 及 協 助 會 方 建 立 海 外 培 訓 項 目 。 一 九 六 七 至 七 六 年 , 他 在 美 國 紐 約 唐 人 街 的 聖 堂 服 務 。

隨 後 , 他 再 獲 派 遣 到 亞 洲 服 務 ; 在 香 港 逾 卅 七 年 間 , 他 先 到 中 文 大 學 學 習 語 文 , 再 服 務 多 個 堂 區 , 包 括 北 角 的 聖 猶 達 堂 、 薄 扶 林 的 露 德 聖 母 堂 、 堅 道 的 主 教 座 堂 、 中 環 的 聖 若 瑟 堂 , 並 於 二 0 0 七 年 起 服 務 跑 馬 地 的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牧 養 英 語 團 體 , 直 至 本 年 七 月 返 回 美 國 養 病 。
2014 年 11 月 2 日


 

暫別蔣耀東神父  
梁達材

我 十 月 三 十 日 出 席 了 蔣 耀 東 神 父 的 安 息 彌 撒 。 蔣 神 父 十 月 廿 六 日 在 美 國 紐 約 主 懷 安 息 。 蔣 神 父 為 瑪 利 諾 會 會 士 , 一 九 五 九 年 晉 鐸 , 並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來 港 服 務 。 來 港 前 他 曾 先 後 服 務 於 台 灣 台 中 及 紐 約 唐 人 街 顯 容 堂 。 在 香 港 他 曾 在 聖 猶 達 堂 、 露 德 聖 母 堂 、 主 教 座 堂 、   聖 若 瑟 堂 及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服 務  

蔣 神 父 為 人 樂 觀 、 充 滿 幽 默 感 , 據 他 說 , 這 是 來 自 母 親 的 教 導
「你 要 懂 得 去 愛 , 即 彼 此 善 待 、 慷 慨 大 方 , 並 以 愛 去 感 動 身 邊 的 人 。」 十 月 三 十 日 晚 安 息 彌 撒 後 , 主 祭 關 傑 棠 神 父 要 求 大 家 鼓 掌 , 以 感 謝 這 位 長 者 的 嘉 言 懿 行 。 結 果 是 全 場 掌 聲 雷 動 。

本 篤 會 會 士 古 倫 神 父 在 他 的 作 品 《道 別 、 悲 傷 與 安 慰》 對 離 別 悲 傷 有 以 下 的 見 地 : 「我 可 以 問 自 己 : 『失 去 了 這 個 親 友 , 他 在 我 內 心 觸 動 那 些 感 受 呢 ?』 我 不 會 只 是 傷 心 地 思 念 他 , 而 是 發 揮 潛 力 替 他 活 下 去 。」

對 蔣 神 父 的 懷 念 , 不 單 報 以 熱 烈 的 掌 聲 , 而 是 以 積 極 人 生 去 面 對 每 天 生 活 上 帶 來 的 挑 戰 。

跑 馬 地 墳 場 正 門 有 一 副 對 聯 這 樣 寫 著 : 「今 夕 吾 軀 歸 故 土 , 他 朝 君 體 也 相 同」 。 由 於 主 已 復 活 了 , 將 來 我 們 全 人 類 也 一 起 復 活 , 隨 著 復 活 的 基 督 進 入 永 生 。 因 此 , 我 們 與 已 去 世 的 亡 者 「暫 別」 比 「永 別」 形 容 得 更 貼 切 。

我 們 不 但 要 活 出 先 人 的 芳 表 以 示 承 先 啟 後 的 美 德 , 我 們 更 應 以 聖 保 祿 宗 徒 的 教 導 作 為 信 仰 生 活 的 原 動 力 : 「難 道 你 們 不 知 道 : 我 們 受 過 洗 , 歸 於 基 督 耶 穌 的 人 , 就 是 受 洗 , 歸 於 他 的 死 亡 嗎 ? 我 們 藉 著 洗 禮 , 已 歸 於 死 亡 , 與 他 同 葬 了 , 為 的 是 基 督 怎 樣 藉 著 父 的 光 榮 , 從 死 者 中 復 活 了 , 我 們 也 怎 樣 在 新 生 活 中 度 生 。」 (羅 六
3-4)

天 主 賜 給 人 類 在 世 上 的 生 命 雖 是 短 暫 , 但 也 要 求 我 們 一 絲 不 苟 的 活 下 去 。 崇 尚 速 度 的 今 天 , 也 影 響 到 我 們 的 祈 禱 生 活 , 例 如 唸 玫 瑰 經 、 朝 拜 聖 體 等 神 功 , 往 往 挑 戰 我 們 的 耐 力 。

「緩 慢 生 活」 是 近 年 在 年 青 人 中 興 起 的 一 個 抗 衡 高 速 運 行 的 運 動 。 發 起 人 是 一 位 加 拿 大 作 家 兼 記 者 卡 爾 康 諾 。 這 也 可 以 看 出 時 代 徵 兆 是 以 人 為 本 。 人 要 彼 此 接 觸 , 以 真 誠 的 態 度 去 建 立 互 信 , 並 騰 出 時 間 去 作 個 人 靈 修 。 只 有 這 樣 我 們 才 不 枉 此 生 。 我 們 總 會 有 一 天 要 離 開 這 世 界 , 不 過 , 我 們 還 是 暫 別 而 已 。
2014 年 11 月 23 日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Maryknoll Fathers & Brothers, 2011.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