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OLLINS, Edward SJ
郭樂施神父 (郭年士)

 

* Birth in Dublin (都柏林), Ireland (愛爾蘭): [9 August 1915]
* Enter Novitiate: [7 September 1933]
* Ordination
in Ireland: [30 July 1947]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49]
* Death in Hong Kong: [27 February 2003]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Father Edward Collins, S.J.
R.I.P.

After a short illness, Father Edward Collins, SJ, went peacefully to the Lord in Canossa Hospital (Caritas) on Thursday evening, 27 February 2003.

He was born into a very devout Catholic family in Dublin, Ireland, on 9 August 1915. At the age of 18 he followed his elder brother, John, into the Society of Jesus; another brother, Desmond later followed their example.

After first vows, he studied for a B.Sc. in maths and physics and complete his philosophical studies, then taught for three years before beginning a four-year course in theology.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30 July 1947.

In 1949, he was sent to Hong Kong where he joined his elder brother John. After two years studying Cantonese, he was assigned to teach moral theology in the Regional Seminary, where he remained until 1964. Father Collins took two years during that time to obtain a doctorate in Rome.

In 1964, the Regional Seminary closed its doors and the building was handed over to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Father Collins then devoted much of his time to setting up the Catholic Marriage Advisory Council (CMAC), which was finally gazetted in 1967. At the same time he acted as defender of the marriage bond in the Diocesan Tribunal and became embroiled in the controversy about the legalisation of abortion in Hong Kong.

By 1971, he was back in the chair of moral theology, first in Dalat, Vietnam (1971-1973) and then in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in Aberdeen, Hong Kong (1973-1981). He did not confine himself to forming the consciences of seminarians in the classroom. He also made himself available to give retreats and spiritual direction. His friendly manner ensured that he was much sought after as a confessor.

For years he was the spiritual guide of the Catholic doctors’ guild and the Catholic nurses guild. He spent the years from 1986 to 1992 as the master of novices and then as a full-time director of retreats in Xavier Retreat House, Cheung Chau.

Apart from teaching and spirituality, Father Collins took a keen interest in helping the marginalized in Hong Kong. He followed the example of his brother John, who had set up credit unions and fought for the rights of the disabled. The two brothers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giving Hong Kong a human face. Father Collins requested that a photo of his brother be put in his coffin with him.
16 March 2003

 

耶穌會郭樂施神父
安息主懷
 

耶 穌 會 士 郭 樂 施 神 父 , 又 名 郭 年 士 於 二 0 0 三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因 病 去 世 , 享 年 八 十 七 歲 。

耶 穌 會 香 港 區 會 在 三 月 四 日 上 午 十 時 , 於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為 郭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主 禮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耶 穌 會 區 會 長 狄 神 父 及 六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彌 撒 中 由 該 會 吳 智 勳 神 父 及 狄 神 父 分 別 以 中 英 文 講 道 。 彌 撒 結 束 前 由 陳 主 教 主 持 辭 靈 禮 , 陳 主 教 、 湯 主 教 及 狄 神 父 先 後 向 郭 神 父 靈 柩 灑 聖 水 及 奉 香 。 在 全 體 神 長 及 參 禮 者 向 郭 神 父 遺 體 行 三 鞠 躬 辭 靈 禮 後 , 靈 柩 由 多 位 耶 穌 會 神 父 扶 靈 下 移 出 聖 堂 , 隨 即 下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郭 神 父 於 一 九 一 五 年 八 月 九 日 生 於 愛 爾 蘭 都 柏 林 , 三 三 年 入 耶 穌 會 , 發 願 後 進 大 學 主 修 數 學 , 再 經 哲 學 與 神 學 的 培 育 後 , 於 四 七 年 晉 鐸 , 四 九 年 被 派 到 香 港 服 務 。 一 九 五 一 至 五 九 年 、 六 一 至 六 四 年 兩 度 在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教 授 倫 理 神 學 , 其 後 曾 被 派 到 越 南 , 一 九 七 三 年 到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教 授 神 學 , 直 至 八 一 年 退 休 為 止 。 此 後 , 郭 神 父 曾 為 初 學 神 師 、 避 靜 導 師 , 九 三 年 到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當 神 師 , 直 至 去 年 底 退 休 。

郭 神 父 生 前 曾 為 天 主 教 醫 生 會 、 天 主 教 護 士 會 、 聖 母 會 等 神 師 , 公 教 婚 姻 輔 導 會 主 席 及 教 區 法 庭 辯 護 人 等 職 。
2003 年 3 月 9 日



懷念郭年士
(樂施) 神父
南菁

今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是 郭 年 士 神 父 回 歸 天 家 十 周 年 , 他 , 是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 曾 經 是 我 的 婚 姻 輔 導 , 後 來 是 我 的 好 朋 友 。 他 曾 勉 勵 我 說 會 為 我 亮 起 紅 燈 的 婚 姻 打 場 勝 仗 , 但 由 於 人 性 的 軟 弱 , 我 丈 夫 與 別 人 有 了 孩 子 , 由 於 要 負 責 任 , 丈 夫 未 能 回 頭 , 雖 然 神 父 未 能 成 功 挽 救 我 的 婚 姻 , 但 卻 導 我 重 回 天 主 教 的 信 仰 核 心 。

記 得 , 當 我 領 洗 後 , 一 切 行 為 舉 止 都 與 教 義 相 符 , 於 是 常 以 為 自 己 是 個 「義 人」 , 然 後 發 覺 我 那 位 非 教 友 的 丈 夫 有 了 外 遇 , 那 股 錐 心 之 痛 , 使 我 由 埋 怨 天 主 待 我 不 公 而 漸 漸 遠 離 祂 , 於 是 , 除 了 不 敢 求 別 的 「神」 外 , 問 卜 、 占 算 、 掌 相 …… 等 等 江 湖 口 吻 的 人 物 , 成 了 我 常 見 面 的 對 象 , 因 為 我 要 在 最 短 的 時 間 內 知 道 答 案 ; 丈 夫 會 否 從 別 人 身 邊 回 到 我 們 這 個 已 有 三 個 可 愛 的 孩 子 的 家 ? 而 忘 了 去 求 天 主 及 祈 禱 。 在 這 些 人 身 上 我 花 了 大 筆 冤 枉 錢 , 而 且 人 也 漸 變 得 語 無 倫 次 和 儍 裡 儍 氣 , 令 接 近 我 的 人 也 為 我 擔 心 , 結 果 由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介 紹 我 去 見 郭 神 父 , 他 便 由 此 做 了 我 的 婚 姻 輔 導 。 耶 穌 會 傑 出 的 神 父 很 多 , 而 郭 神 父 則 是 屬 於 「挑 通 眼 眉」 的 智 者 , 我 還 未 開 口 講 , 他 已 知 道 要 說 的 「話 頭」 , 他 已 知 「結 尾」 , 很 了 不 起 的 一 位 神 父 。 我 丈 夫 只 去 見 了 他 兩 次 便 借 故 不 再 去 接 受 他 的 輔 導 , 他 覺 得 幫 不 了 我 。

後 來 我 們 有 一 段 時 間 沒 有 見 面 , 但 他 常 在 電 話 中 鼓 勵 我 回 頭 投 向 天 主 , 不 要 再 被 走 江 湖 的 人 騙 去 錢 財 。 他 說 了 一 句 語 重 心 長 的 話 : 「無 論 做 甚 麼 , 我 們 都 要 面 對 天 主 而 無 懼 !」 這 真 是 他 給 我 的 金 石 良 言 , 以 後 他 入 住 了 瑪 利 灣 安 老 院 , 每 次 去 探 他 時 都 與 他 外 出 午 膳 , 直 至 我 退 休 後 , 他 不 但 不 肯 要 我 的 紅 包 , 連 飯 也 要 與 我 在 安 老 院 中 享 用 , 為 的 是 要 我 省 下 一 點 錢 來 為 自 己 的 晚 年 。

在 最 後 見 他 那 一 次 , 他 竟 然 忘 記 約 了 我 而 與 一 群 老 人 一 起 吃 飯 , 後 來 見 到 了 我 , 便 預 算 與 我 外 出 用 膳 , 但 叫 我 等 他 穿 好 鞋 襪 才 去 , 結 果 等 了 他 老 半 天 才 見 他 笑 著 出 來 說 因 為 找 不 到 從 他 房 間 出 來 見 我 的 路 。 聽 了 他 這 話 我 心 裡 很 痛 , 一 個 曾 經 如 此 精 明 睿 智 的 神 父 如 今 竟 也 開 始 糊 塗 了 嗎 ? 那 次 見 面 後 沒 多 久 便 從 《公 教 報》 得 悉 他 過 世 的 消 息 , 我 心 裡 很 難 過 , 他 回 歸 父 家 , 顯 然 會 令 將 來 照 顧 他 的 人 免 卻 了 負 荷 和 工 作 , 但 從 此 , 這 位 傑 出 的 神 父 , 只 能 永 遠 活 在 我 的 祈 禱 中 。
2013 年 2 月 17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一九二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在香港的耶穌會會士影像回憶, 紀歷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