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TAPELLA, Enea PIME
達碑立神父

 

* Birth in Vanzaghello, Milan (米蘭), Italy (意大利): [12 September 1929]
* Enter Novitiate: [29 September 1947]
* Ordination: [26 June 1955]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30 November1957]
* Death in Hong Kong: [5 April 1977]


* House of Studies, Cheung Chau: [1957] - [1958]
* St. Teresa
s Church, Kowloon: Vicar Cooperator [1959] - [1960]
* St. Pius X Church, Chuk Yuen: Vicar Cooperator [1961] - [1962]
* St. Vincent Chapel, Wong Tai Sin: Vicar Cooperator [1963] - [1964]
* Holy Family Chapel, Diamond Hill: Vicar Cooperator [1965] - [1966]
* St. Vincent Chapel, Wong Tai Sin: Parish Priest [1967] - [1968]
* Holy Family Chapel, Choi Hung Estate: Assistant [1969] - [1971]
* Mother of Good Counsel, San Po Kong: [1972] - [1974]
*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1975] - [1977]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Death of Father Tapella, P.I.M.E.
R.I.P.

Father Eneas Tapella, PIME, died in the Queen Mary Hospital, Hong Kong, on 5 April 1977, aged 48.

He had been fatally injured in a motorcycle accident on 29 March when in search of a site for a recreation centre for the mentally retarded.

It was nobly symbolic that he should have been struck down in the middle of such a quest. Unfeigned love for others had been his life and his apostolic weapon. His parishioners’ eagerness to give blood in hope of saving his life was evidence that love had evoked love.

Father Gabriel Lam, V.G. celebrated the Requiem Mass on Wednesday, 6 April. Bishop Wu officiated at the funeral on 7 April, Holy Thursday.

Father Tapella arrived Hong Kong in 1957. For 20 years he was actively engaged in pastoral and missionary work in various parishes in Kowloon. At the time of his death, he w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Kowloon.
15 April 1977

 

Missionary Congregations in Hong Kong

In this period when indigenization of the local Church is so much in the talk, the existing missionary congregations are still in actual fact an inestimable and irreplaceable treasure for the local Church here in Hong Kong. When Father E. Tapella, a member of the Pontifical Foreign Missions Institute, gave up his life in service of the Church of Hong Kong, no one in the entire local Church thought of him as someone from “outside”, so much had he become one of them. For them, he was a brother in Christ. Through him, the Church of Hong Kong has indeed given a sparkling witness to the community of Hong Kong, of that Gospel which is a call to a life beyond the boundaries of nationality, blood, colour and culture, This is possible because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has had such a pries, who went beyond such boundaries, left his home country to dedicate himself whole-heartedly and, in the end, gave up his life for his brethren of Hong Kong.

The presence of each missionary society has an immense value, we treasure it very much. For this reason, we do not equate “indigenization” with the hasty handing over of important positions or responsibility to “local” people. Rather, it means being very close to the local situations, needs, problems, mentality and life-style, digging deep into the potentials of the local Church in order to find out the administration structure best suited to the local Church. On this point, missionary congregations should beware of hastily adopting ready-made ways of doing things from so-called avant-garde countries, particularly in matters regarding finance and personnel, before local potentiality is sufficiently developed.

Here, we extend our sincere hope again that missionary congregations will involve themselves more actively in the Diocese, so that the whole Church in Hong Kong may show forth more clearly her mission of calling all to the Gospel.
 6 May 1977

 

In Memoriam
Father Tapella

A Requiem High Mass to commemorate the first anniversary of the death of Father Eneas Tapella, P.I.M.E., will be held in St. Francis Assissi Church, Shamshuipo, Kowloon, on 4 April at 8pm.

All are cordially invited to attend.

Priests wishing to concelebrate should bring with them albs and black stoles.
 31 March 1978

 

愛的見証
一青

筆 者 希 望 透 過 「讀 者 心 聲」 與 各 位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分 享 一 個 最 近 所 發 生 的 、 感 人 肺 腑 的 「愛 的 見 証」 。 筆 者 也 相 信 大 家 都 已 經 知 悉 這 件 事 實 , 或 許 你 就 是 這 事 實 的 見 證 人 。 由 事 情 的 表 現 , 我 們 可 以 肯 定 香 港 的 天 主 子 民 不 是 所 謂 只 講 理 論 而 沒 有 實 際 行 動 的 ; 同 時 , 也 證 明 了 我 們 在 同 一 的 信 仰 中 , 有 同 一 的 行 動 ── 「愛 主 愛 人」 (谷 十 二:28-31) ; 更 明 顯 地 指 出 香 港 教 會 在 未 來 的 希 望 中 是 光 明 的 。

事 情 的 發 生 是 在 三 月 廿 九 日 下 午 二 時 許 , 達 碑 立 神 父 因 嚴 重 的 交 通 失 事 , 負 了 重 傷 , 昏 迷 不 醒 , 臥 在 瑪 麗 醫 院 急 症 室 中 。 是 日 黃 昏 , 醫 生 已 證 實 無 可 救 藥 , 欲 放 棄 挽 救 神 父 。 後 來 於 深 夜 , 神 父 始 有 微 小 的 反 應 , 故 醫 生 判 斷 有 一 線 生 存 的 可 能 性 , 可 是 , 由 於 神 父 流 血 不 止 , 急 需 新 鮮 的 O 型 血 液 才 能 試 圖 挽 救 他 的 生 命   (與 神 父 同 車 的 一 位 青 年 亦 受 傷 住 院)  。

三 月 三 十 日 零 晨 二 時 許 , 寶 血 女 修 院 接 到 醫 院 急 訊 , 便 立 刻 趕 至 醫 院 捐 血 救 命 , 同 時 亦 四 散 通 知 各 方 神 父 及 教 友 慷 慨 地 速 到 醫 院 捐 血 。 很 多 神 父 和 教 友 由 睡 夢 中 爬 起 來 , 從 九 龍 趕 緊 而 至 。 在 三 小 時 內 , 已 有 二 、 三 十 人 捐 出 自 己 的 鮮 血 。 到 早 晨 , 前 來 捐 血 的 人 與 特 來 為 神 父 禱 告 的 人 已 川 流 不 息 ; 直 至 黃 昏 、 晚 上 亦 如 是 。 由 統 計 得 知 , 在 早 上 輸 入 神 父 體 內 的 鮮 血 已 超 過 四 十 瓶 , 而 排 隊 等 候 捐 血 的 人 超 過 百 數 。 到 下 午 , 由 於 捐 血 者 眾 , 故 由 寶 血 會 修 女 們 將 樂 捐 者 的 姓 名 、 地 址 、 電 話 登 起 的 至 今 已 有 三 百 餘 人 。

當 時 捐 血 的 情 況 真 的 太 感 動 人 靈 : 有 些 剛 捐 血 不 久 的 人 哀 求 醫 生 允 許 再 捐 ; 也 有 過 半 百 的 老 人 前 來 , 更 有 一 位 面 黃 骨 瘦 的 學 生 , 雖 在 醫 生 禁 止 下 , 也 捐 出 了 少 許 , 此 乃 由 於 他 的 熱 誠 和 愛 心 感 動 醫 生 而 被 允 許 的 , 他 說 : 「一 瓶 不 可 , 半 瓶 亦 可 吧 ! 總 之 捐 少 許 也 要 了 。」 還 有 其 他 …… 這 都 是 可 見 的 事 實 。

由 這 件 事 實 觸 發 的 感 受 :
(1)   一 位 「善 牧」 在 教 友 心 目 中 的 重 要 性 有 如 自 己 摯 愛 的 親 人 , 他 們 給 予 神 父 的 支 持 與 鼓 勵 是 絕 對 的 。

(2) 教 會 團 體 的 互 相 關 懷 與 愛 護 可 以 給 人 們 鐵 一 般 的 見 證 ── 擠 在 病 房 前 走 廊 等 候 捐 血 的 人 群 所 表 現 的 那 一 種 渴 望 給 「愛」 的 精 神 。

(3)  更 希 望 這 種 基 督 徒 的 精 神 不 是 只 發 生 在 這 件 事 上 , 而 應 該 繼 續 將 這 「愛」 實 際 地 發 揮 到 有 需 要 的 人 身 上 。

最 後 , 我 們 以 基 督 的 話 語 , 互 相 勉 勵 和 祈 禱 吧 ! 「凡 你 們 對 我 這 些 最 小 的 兄 弟 中 的 一 個 所 做 的 , 就 是 對 我 做 的  。 」(瑪 廿 五:40)  又 「那 不 愛 自 己 所 看 見 的 弟 兄 的 , 就 不 能 愛 自 己 所 看 不 見 的 天 主 ; 所 以 那 愛 天 主 的 , 也 該 愛 自 己 的 弟 兄 。」 (若 一. 四: 20-21)
 1977 年 4 月 8 日

 

 社論:痛苦

上 週 二 , 聖 方 濟 各 堂 達 碑 立 神 父 , 與 一 位 青 年 在 港 島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找 尋 康 樂 場 地 的 時 候 , 發 生 極 嚴 重 的 交 通 意 外 , 所 駕 的 電 單 車 全 毀 , 身 受 重 傷 , 那 位 青 年 則 僅 受 輕 傷 。 在 救 護 車 未 到 之 前 , 達 神 父 還 清 醒 地 對 那 位 青 年 囑 咐 , 要 繼 續 努 力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服 務 。 達 神 父 這 種 在 極 大 的 痛 苦 中 而 仍 以 忘 我 的 精 神 去 為 他 人 著 想 , 使 聽 到 的 人 都 深 受 感 動 。

在 醫 院 中 , 有 無 數 的 人 都 爭 著 捐 出 自 己 的 血 液 , 為 挽 救 達 神 父 的 生 命 ; 探 訪 及 前 來 祈 禱 的 人 川 流 不 息 ; 不 少 的 人 都 為 此 而 掉 下 了 眼 淚 。 這 些 情 景 , 使 生 活 在 自 私 、 麻 木 常 常 只 為 自 己 的 利 益 而 奔 波 的 我 們 , 體 會 到 苦 難 所 挑 起 了 無 數 復 活 的 徵 象 。

達 神 父 因 服 務 他 人 而 身 受 劇 苦 重 傷 , 這 件 事 一 方 面 令 我 們 難 過 , 但 另 一 方 面 亦 使 我 們 了 解 到 , 復 活 的 基 督 不 會 免 除 我 們 在 人 生 中 與 衪 一 起 飽 嘗 痛 苦 的 滋 味 。 我 們 相 信 , 每 一 次 當 自 己 或 他 人 身 受 痛 苦 時 , 就 是 更 進 一 步 肯 定 痛 苦 將 要 帶 來 的 復 活 與 喜 樂 。
1977 年 4 月 8 日

 

達碑立神父安息
教區舉行追思禮

九 龍 聖 方 濟 各 堂 達 碑 立 神 父 ,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三 月 廿 九 日 偕 同 一 青 年 往 港 島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找 尋 康 樂 場 地 , 所 駕 的 電 單 車 遭 遇 意 外 , 身 受 重 傷 , 上 週 二 (四 月 五 日)在 瑪 麗 醫 院 逝 世 , 享 年 四 十 八 歲 。 上 週 三 晚 上 八 時 , 在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由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主 禮 , 上 週 四 下 午 三 時 , 胡 主 教 在 聖 方 濟 各 堂 特 為 達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禮 儀 。 達 神 父 遺 體 隨 即 移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77 年 4 月 15 日


愛的延續

敬 啟 者 : 茲 為 達 碑 立 神 父 因 車 禍 傷 重 逝 世 事 。 過 去 一 週 , 各 方 友 好 、 各 界 人 仕 , 不 分 晝 夜 , 四 方 奔 跑 , 竭 力 搶 救 ; 然 上 主 終 於 四 月 五 日 晨 鑒 納 達 神 父 全 燔 祭 獻 , 迎 彼 安 息 父 懷 。 對 各 方 友 好 、 各 界 人 仕 於 神 父 生 前 往 捐 血 慰 問 , 或 於 神 父 去 世 後 前 來 弔 祭 , 或 獻 花 圈 及 彌 撒 金 等 , 本 堂 區 仝 人 特 此 致 謝 。

又 紅 十 字 會 亦 曾 為 達 神 父 捐 血 數 十 磅 , 是 以 盼 望 曾 登 記 捐 血 之 友 好 , 現 能 樂 往 紅 十 字 會 捐 血 。 雖 非 直 接 捐 予 神 父 , 然 相 信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必 欣 然 贊 許 。 同 時 此 亦 為 延 續 神 父 平 生 捨 己 為 人 之 精 神 。 此 致

各 方 賜 惠 友 好
聖 方 濟 各 堂 全 體 仝 人 泣 謝
四 月 九日
1977 年 4 月 15 日

 

 敬悼達碑立神父
岑多祿

達 碑 立 神 父 , 在 深 水 聖 方 濟 各 堂 , 組 「聖 愛 之 家」 善 會 , 以 服 務 老 、 弱 、 傷 殘 為 職 志 。 上 月 廿 九 日 , 在 港 島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物 色 週 年 活 動 場 地 , 下 午 二 時 十 分 , 途 經 淺 水 灣 巴 士 總 站 附 近 , 不 幸 座 車 失 事 , 身 受 重 傷 , 隨 即 趕 送 瑪 麗 醫 院 救 治 , 教 友 聞 訊 , 登 記 志 願 輸 血 者 一 百 六 十 餘 人 ; 以 傷 重 故 , 延 至 四 月 五 日 上 午 四 時 五 十 分 榮 歸 天 主 , 哲 人 其 萎 , 梁 木 其 頹 , 噫 !


噩耗驚傳似夢中,如今生死兩難同 ;
心酸最是追思禮,老少潛然哭達公!
 


郊道奔馳竟捨生,祭壇無復見斯人;
傷殘弱智失怙愛,日夕長懷父母恩。
1977 年 4 月 22 日

  

泣達碑立神父  愛的神師

 兩 年 半 的 光 陰 轉 瞬 即 逝 , 但 這 兩 年 半 的 時 光 將 會 使 我 刻 骨 銘 心 , 永 不 忘 懷 。

回 想 我 踏 進 教 會 的 大 門 已 快 近 三 年 , 由 於 聖 方 濟 各 堂 是 我 上 學 途 中 所 必 經 的 , 故 此 三 年 來 差 不 多 每 天 的 早 晨 均 參 與 彌 撒 , 然 而 我 就 在 這 種 情 形 下 認 識 達 碑 立 神 父 的 。

達 神 父 雖 然 是 出 生 於 意 大 利 , 但 他 對 我 國 的 文 化 相 當 的 認 識 , 所 以 在 交 談 的 時 候 , 是 絕 不 會 感 到 格 格 不 入 的 。 每 天 如 神 父 不 須 出 外 探 訪 的 話 , 聖 堂 大 門 例 必 由 他 親 自 開 啟 。 他 老 坐 在 聖 堂 中 最 右 邊 第 八 行 的 跪 椅 上 , 不 斷 地 翻 閱 聖 經 或 與 主 密 切 的 交 談 , 給 予 人 一 種 安 祥 的 感 受 。

每 逢 主 日 , 他 打 從 第 一 台 彌 撒 直 至 最 後 一 台 都 留 在 聖 堂 內 , 當 神 父 主 持 彌 撒 時 , 他 必 定 留 在 告 解 亭 內 替 教 友 辦 告 解 ; 當 彌 撒 結 束 時 , 他 例 必 站 在 聖 堂 的 出 口 處 和 教 友 道 別 或 交 給 予 我 們 一 種 親 切 的 關 懷 。

由 於 他 是 我 的 神 師 , 故 此 我 們 聚 在 一 起 的 時 候 , 便 會 天 南 地 北 , 無 所 不 談 , 所 以 他 對 我 的 了 解 可 說 是 和 我 的 父 母 不 相 伯 仲 , 有 些 地 方 更 可 說 是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的 。 不 久 , 我 的 預 科 課 程 快 要 結 束 了 , 所 以 一 直 以 來 , 達 神 父 都 對 我 的 升 學 、 就 業 甚 至 將 來 的 婚 姻 問 題 極 表 關 心 。 由 於 種 種 因 素 , 我 早 已 決 定 畢 業 後 出 來 社 會 工 作 , 然 而 三 月 廿 九 日 的 早 上 , 我 是 需 要 到 醫 院 進 行 體 格 檢 驗 , 用 以 決 定 我 是 否 會 被 取 錄 而 成 為 一 位 護 士 學 生 ; 一 切 都 進 行 得 十 分 順 利 , 又 誰 會 預 料 到 達 神 父 就 在 當 日 下 午 二 時 許 , 在 香 港 淺 水 灣 發 生 嚴 重 交 通 意 外 , 隨 即 被 送 往 瑪 麗 醫 院 急 救 。 在 他 被 抬 上 救 傷 車 時 , 他 還 吩 咐 和 他 一 起 遇 難 的 青 年 代 他 問 候 堂 區 內 所 有 教 友 , 並 勉 勵 我 們 要 努 力 工 作 , 並 且 要 為 宣 揚 福 音 而 勇 往 直 前 。

他 在 醫 院 的 情 況 一 直 時 好 時 壞 , 由 於 眾 人 踴 躍 為 達 神 父 捐 出 寶 貴 的 血 液 , 所 以 他 的 生 命 才 得 以 延 續 , 他 一 直 勇 敢 地 和 死 神 搏 鬥 , 但 最 後 經 過 七 天 的 掙 扎 , 他 結 果 撒 手 塵 寰 , 離 開 這 個 塵 世 , 直 奔 主 懷 , 結 束 塵 世 上 四 十 八 年 的 光 景 !

在 這 星 期 內 , 我 可 算 是 接 近 瘋 狂 的 狀 態 , 我 為 達 神 父 的 傷 勢 而 痛 哭 流 涕 , 但 我 除 了 替 他 祈 禱 之 外 , 還 能 作 些 甚 麼 呢 ? 我 固 然 希 望 他 能 早 日 痊 愈 , 但 他 的 傷 勢 如 斯 嚴 重 , 又 不 禁 使 我 心 中 出 現 了 不 少 問 號 , 因 為 我 知 道 , 天 主 的 旨 意 是 莫 測 高 深 的 , 誰 也 無 法 更 改 , 這 又 正 如 達 神 父 對 我 說 的 『天 主 與 人 的 思 想 , 好 比 人 與 一 頭 狗 的 思 想 , 是 不 可 能 完 全 溝 通 的』 。

在 我 個 人 而 論 , 我 是 十 分 自 私 的 , 甚 至 現 在 我 亦 不 願 意 達 神 父 離 開 我 , 但 這 是 夢 想 而 已 。 無 論 如 何 , 我 是 會 盡 力 去 執 行 達 神 父 所 教 導 的 : 『你 要 時 常 面 帶 笑 容 , 對 人 要 有 禮 貌 , 別 人 喜 歡 做 的 事 , 就 讓 別 人 先 做 ; 別 人 不 喜 歡 做 的 事 , 自 己 就 應 毫 不 考 慮 的 去 做』。

達 神 父 你 放 心 吧 ! 安 息 吧 ! 我 是 不 會 令 你 失 望 的 。

最 後 希 望 仁 慈 的 天 父 給 予 達 神 父 的 家 人 勇 敢 地 接 受 這 個 不 幸 的 消 息 ; 尤 其 是 他 行 將 接 近 八 十 高 齡 的 慈 母 , 接 受 這 痛 失 愛 子 的 打 擊 , 希 望 大 家 為 這 位 慈 母 祈 禱 吧 !
1977 年 4 月 22 日

 

躬鞠盡瘁──達碑立神父
耶穌寶血會修女

青 年 節 的 那 一 天 , 午 間 二 時 許 , 我 堂 區 工 作 的 一 位 姊 妺 倉 惶 地 告 訴 我 : 達 神 父 駕 車 失 事 , 已 被 送 往 醫 院 。 但 當 時 還 不 知 嚴 重 與 否 。 直 至 午 夜 , 我 從 夢 中 被 喚 醒 , 知 達 神 父 需 要 大 量 鮮 血 , 即 與 數 位 同 血 型 的 姊 妹 驅 車 前 往 醫 院 。

一 路 上 , 我 默 佑 達 神 父 化 險 為 夷 , 身 體 福 康 。 自 忖 像 我 這 個 不 倫 不 類 的 人 , 多 一 個 或 少 一 個 都 無 所 謂 ; 若 要 索 命 的 話 , 就 讓 我 代 他 去 吧 ! 因 為 我 們 實 在 需 要 他 , 需 要 他 的 同 在 , 需 要 他 的 榜 樣 !

在 血 庫 裡 , 很 多 兄 弟 姊 妹 都 先 我 們 而 至 , 無 論 年 長 的 或 是 年 青 的 , 無 論 遠 的 或 近 的 , 都 聚 在 那 裡 , 都 樂 意 盡 己 所 能 給 達 神 父 獻 上 一 袋 血 , 但 求 能 挽 救 他 的 性 命 。

我 認 識 達 神 父 只 不 過 數 年 的 光 景 , 而 且 多 半 是 由 與 他 一 起 工 作 的 姊 妹 給 我 傳 達 的 。 有 好 幾 位 姊 妹 先 後 在 善 導 之 母 堂 和 聖 方 濟 各 堂 工 作 , 深 受 達 神 父 的 薰 陶 , 也 多 次 給 我 們 分 享 。 最 近 一 年 , 我 有 幸 屬 聖 方 濟 各 堂 , 使 我 有 機 會 親 自 目 睹 姊 妹 們 平 日 形 容 的 , 也 作 證 她 們 所 說 的 一 切 都 是 真 確 的 。 我 接 觸 到 一 位 真 正 的 牧 者 。 每 次 在 他 彌 撒 的 講 道 中 , 或 在 他 辦 告 解 , 或 是 平 常 的 談 話 裡 , 他 並 沒 有 美 麗 的 言 辭 , 郤 說 了 父 要 他 說 的 話 ; 他 也 沒 有 顯 赫 的 事 功 , 卻 做 了 父 要 他 做 的 事 。 每 次 當 他 為 老 人 會 或 傷 殘 的 聖 愛 之 家 服 務 時 , 他 並 沒 有 顯 出 獨 立 獨 行 , 卻 謙 卑 地 向 堂 區 附 近 的 學 校 乞 求 聖 母 軍 或 青 年 人 的 幫 助 。 有 時 為 了 方 便 某 一 地 區 的 教 友 家 庭 們 舉 行 小 型 的 團 體 彌 撒 , 他 會 不 辭 勞 苦 也 不 怕 譏 諷 的 上 門 乞 借 場 地 。 他 是 如 此 沒 沒 無 聞 , 樸 實 無 華 。 猶 記 得 姊 妹 給 我 說 : 『他 是 一 個 扶 老 攜 幼 的 人 。』 在 我 心 靈 深 處 , 卻 也 印 證 了 我 們 古 書 上 所 寫 的 : 『剛 毅 木 訥 近 仁 。』 一 語 。

當 我 們 離 開 血 庫 時 , 前 往 病 房 看 望 他 。 當 我 走 入 治 療 室 時 , 不 見 一 切 , 但 見 一 具 活 苦 像 ! 神 父 頭 部 微 微 倒 側 , 雙 目 半 合 , 口 腔 撐 開 , 雙 手 分 垂 , 雙 足 瘀 腫 , 腹 部 傷 口 雖 蓋 著 布 , 但 是 他 血 蹟 斑 斑 、 傷 痕 纍 纍 , 身 體 各 部 都 被 繁 複 的 儀 器 左 穿 右 插 著 … … 面 對 著 這 苦 人 , 我 恍 然 大 悟 , 不 再 大 言 不 慚 或 不 自 量 地 求 主 讓 我 代 他 去 ! 我 頓 時 明 白 了 : 是 主 特 意 揀 選 他 , 因 為 他 配 與 主 相 偕 , 配 與 主 相 似 ! 主 且 讓 他 彌 留 人 間 七 天 , 讓 他 時 醒 時 昏 , 熬 受 了 七 天 的 極 刑 , 一 分 一 秒 地 、 緩 慢 地 獻 上 這 全 燔 祭 ! 為 這 不 信 、 絕 望 、 無 愛 的 世 代 散 播 一 份 無 言 的 訊 息 。

他 不 獨 為 主 為 人 獻 上 了 時 間 、 精 力 , 不 獨 為 主 為 人 流 下 他 的 汗 珠 , 更 傾 流 全 部 的 血 , 也 接 納 朋 友 們 的 血 在 他 體 內 川 流 , 我 明 白 了 什 麼 叫 做 肖 似 基 督 , 什 麼 叫 做 犧 牲 , 什 麼 叫 做 毫 無 保 留 , 什 麼 叫 做 沒 有 你 我 之 分 , 什 麼 叫 做 真 正 的 交 流 , 什 麼 叫 做 超 越 種 族 、 文 化 、 宗 教 的 界 限 ! 他 沒 有 講 過 這 些 , 但 是 他 做 了 , 徹 底 地 做 了 !

如 今 人 去 堂 空 , 音 容 宛 在 , 我 深 深 地 體 會 : 達 神 父 ! 你 教 曉 我 們 如 何 生 活 !
1977 年 4 月 22 日

 

難忘的達神父
凱嫻

是 一 股 不 能 壓 抑 的 熾 熱 心 緒 , 驅 使 我 執 起 筆 來 , 道 出 我 對 達 碑 立 神 父 的 敬 愛 、 哀 悼 和 思 慕 的 心 情 。

認 識 達 神 父 已 有 十 多 年 , 打 從 純 真 活 躍 的 青 少 年 時 代 開 始 , 直 至 進 入 較 成 熟 的 中 年 期 , 我 都 被 他 虔 誠 莊 穆 的 言 談 、 平 易 溫 厚 的 儀 容 所 牽 引 和 感 召 , 他 成 了 我 靈 魂 上 、 精 神 上 和 工 作 上 的 神 師 和 朋 友 。

無 論 走 多 遠 , 都 願 意 參 與 他 主 持 彌 撒 。 在 告 解 中 , 他 為 我 闡 釋 基 督 的 義 理 ; 辦 公 室 裡 , 他 為 我 開 導 生 活 上 、 工 作 上 及 教 理 上 的 疑 難 。 也 許 是 上 主 恩 賜 他 有 特 殊 的 能 力 , 雖 是 短 短 的 交 談 , 對 我 都 有 潛 移 默 化 的 影 響 力 。 他 幫 助 我 認 識 到 自 己 底 人 性 , 教 我 以 積 極 、 樂 觀 、 竭 盡 所 能 和 全 心 依 賴 上 主 , 去 抵 消 卑 怯 、 固 執 、 憂 慮 和 隱 藏 得 不 容 易 察 覺 的 驕 傲 之 心 , 他 更 向 我 昭 示 了 基 督 的 慈 愛 和 恩 澤 , 這 一 切 , 我 今 後 當 會 掌 握 保 留 , 不 負 他 的 訓 誨 。

在 惋 惜 追 念 之 餘 , 我 許 下 心 願 。 我 要 努 力 於 目 前 教 導 身 體 弱 能 兒 童 的 工 作 , 因 為 這 是 達 神 父 生 前 不 辭 勞 苦 , 夙 夜 匪 懈 不 能 忘 懷 的 任 務 ; 我 要 追 隨 他 的 精 神 , 為 這 些 孩 子 們 多 盡 點 力 量 。 摯 愛 的 神 父 , 求 您 幫 助 我 更 好 忍 耐 、 有 愛 心 , 願 您 永 遠 活 在 我 的 心 裡 !
1977 年 5 月 6 日

  

敬悼達碑立神父

今 天 收 到 香 港 趙 玄 靜 神 父 轉 來 的 家 信 , 拆 閱 時 懷 著 憂 喜 交 加 之 情 : 喜 的 是 獲 得 了 家 信 , 憂 的 不 知 信 中 所 言 是 吉 是 凶 , 及 至 念 完 家 父 的 信 , 頓 覺 鬆 了 一 口 氣 , 感 謝 天 主 , 一 切 安 好 。

但 趙 神 父 在 書 後 又 加 寫 道 Rev.  Fr.  Tapella 因 駕 電 單 車 失 事 , 傷 重 不 治 , 於 四 月 四 日 蒙 主 寵 召 , 實 堪 痛 惜 , 請 為 代 禱 。」 當 時 我 征 著 了 , 幾 乎 不 相 信 我 的 眼 目 , 達 神 父 , 那 位 和 藹 善 良 的 青 年 神 父 , 已 不 在 人 世 了 ! 是 可 能 的 嗎 ? 我 便 去 查 香 港 天 主 教 手 冊 , 發 現 沒 錯 , 只 有 他 一 個 叫 Rev. Tapella 的 。 達 神 父 , 主 召 叫 了 你 , 是 去 領 賞 報 的 ! 但 是 , 你 的 友 好 呢 ? 你 的 家 人 , 你 的 教 友 呢 ? 他 們 頓 時 失 掉 了 你 , 能 不 感 到 悲 慟 麼 ?

記 得 在 二 十 年 前 , 我 已 與 你 有 過 一 面 之 交 , 當 時 你 在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聖 若 瑟 傳 教 小 修 院 (熱 那 亞) 作 副 院 長 , 當 時 我 剛 升 神 父 , 前 去 拜 候 我 的 老 主 教 梅 公 , 你 那 副 少 年 老 成 的 相 貌 , 使 人 一 見 便 生 平 易 親 切 感 , 以 後 我 們 就 分 手 了 。 不 久 , 你 被 長 上 派 往 香 港 傳 教 , 可 想 到 當 時 你 心 中 是 何 等 歡 喜 。 到 了 一 九 六 一 年 , 我 也 獲 准 到 香 港 從 事 傳 教 工 作 。 我 們 雖 未 曾 在 一 塊 兒 工 作 過 , 但 常 是 在 鄰 堂 區 工 作 , 並 且 因 了 開 會 、 避 靜 等 , 不 斷 的 碰 面 , 你 那 種 時 常 和 藹 、 平 易 近 人 的 態 度 , 實 在 令 人 欽 佩 , 我 特 別 欽 佩 的 是 你 的 謙 和 、 禮 讓 , 以 及 傳 教 服 務 的 精 神 , 只 要 能 從 事 傳 教 的 工 作 , 就 甘 願 放 棄 正 本 堂 的 地 位 而 作 副 本 堂 , 把 驕 傲 和 面 子 踏 在 腳 下 , 一 心 為 天 主 工 作 。 我 們 雖 然 已 別 離 四 、 五 年 了 , 並 且 遠 隔 重 洋 , 但 你 的 善 表 , 仍 然 在 感 召 著 我 , 我 本 希 望 在 世 上 仍 有 晤 面 的 機 會 , 怎 知 就 此 永 別 ! 達 神 父 , 希 望 你 在 天 堂 上 為 我 們 旅 此 下 土 的 人 祈 禱 , 使 我 們 追 隨 你 的 芳 蹤 , 永 遠 團 聚 於 天 。
末 張 耀 先 謹 悼
四 月 十 七 日 於 新 竹
1977 年 5 月 6 日

 

訪問達神父母親
談喪子之痛感受

自 從 達 神 父 因 車 禍 逝 世 後 , 達 神 父 的 友 好 不 停 垂 詢 有 關 他 母 親 的 近 況 及 她 如 何 承 受 這 喪 子 之 痛 。 最 近 曾 祺 光 神 父  (Fr. G. Politi) 從 義 大 利 米 蘭 寄 給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一 封 信 中 , 提 及 數 位 該 會 神 父 於 達 神 父 肇 事 後 , 前 往 探 視 他 母 親 及 姐 姐 多 次 , 其 中 有 一 段 講 及 他 母 親 在 得 知 愛 子 罹 難 的 消 息 後 所 表 現 的 態 度 , 令 到 當 時 在 場 的 神 父 不 禁 對 她 肅 然 起 敬 。 達 神 父 的 母 親 表 示 : 「主 知 道 該 做 什 麼 , 我 已 將 我 的 兒 子 給 了 主 , 衪 有 權 照 衪 的 意 思 為 他 安 排 一 切 。 當 然 我 情 願 自 己 先 到 天 堂 去 , 但 我 願 意 接 受 衪 的 旨 意 。」 然 後 她 問 及 達 神 父 在 港 期 間 是 否 忠 於 職 守 , 善 盡 自 己 的 本 份 的 問 題 , 她 說 : 「我 的 兒 子 既 然 已 盡 了 他 的 本 份 , 為 主 而 盡 忠 , 這 便 是 我 最 大 的 慰 藉 , 現 在 我 只 希 望 能 快 些 與 他 重 聚 。 我 曾 希 望 在 我 去 世 前 能 再 見 他 一 面 。 不 過 , 現 在 他 已 先 去 了 一 個 美 麗 的 地 方 。 」
1977 年 5 月 6 日

  

鳴謝啟事

敬 啟 者 , 本 會 會 士 達 碑 立 神 父 於 上 月 廿 九 日 因 公 遇 車 禍 受 重 傷 , 在 去 世 前 承 各 界 人 士 熱 切 祈 禱 、 關 心 , 並 踴 躍 為 達 神 父 捐 出 血 液 , 及 那 些 已 登 記 而 未 捐 血 的 善 心 人 士 。 本 會 敬 向 上 述 愛 護 達 神 父 的 諸 君 , 尤 其 敬 向 本 港 紅 十 字 會 和 瑪 麗 醫 院 的 醫 生 及 護 士 等 , 為 挽 救 達 神 父 生 命 而 作 出 的 努 力 , 致 以 衷 心 的 感 謝 。 達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 亦 必 向 各 位 深 致 謝 忱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哀 啟
1977 年 8 月 22 日

 

達碑立神父安息週年
本教區將舉行追思禮

一 九 七 八 年 四 月 四 日 , 星 期 二 , 為 達 碑 立 神 父 逝 世 一 週 年 , 深 水 埗 聖 方 濟 各 堂 將 於 是 日 晚 上 八 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歡 迎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及 教 區 司 鐸 參 與 共 祭 (領 帶 及 長 白 衣 自 備) 。 查 達 神 父 生 前 原 屬 聖 方 濟 各 堂 , 去 年 三 月 廿 九 日 偕 同 一 青 年 往 港 島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找 尋 康 樂 場 地 , 所 駕 的 電 單 車 遭 遇 意 外 , 身 受 重 傷 , 一 直 在 瑪 麗 醫 院 急 救, 終 於 四 月 五 日 不 治 逝 世 , 享 年 四 十 八 歲 。 達 神 父 , 意 籍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 一 九 五 五 年 米 蘭 總 堂 晉 鐸 , 一 九 五 七 年 來 港 服 務 。 在 這 二 十 年 間 , 特 別 致 力 照 顧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 在 堂 區 工 作 中 , 深 受 教 友 的 愛 戴 。
1978 年 3 月 31 日

 

達神父逝世二週年
方濟各堂獻祭悼念

本 月 五 日 (清 明 節) 恰 是 達 碑 立 神 父 逝 世 二 週 年 , 九 龍 聖 方 濟 各 堂 於 是 晚 八 時 特 別 舉 行 一 台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 以 資 悼 念 。

大 禮 彌 撒 由 文 耀 龍 神 父 主 祭 及 講 道 , 余 尚 實 神 父 則 領 導 聖 詠 團 歌 唱 。 參 與 聖 祭 的 神 父 、 修 女 及 教 友 頗 多 。

按 : 達 碑 立 神 父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三 月 二 十 九 日 偕 同 一 位 青 年 往 港 島 為 弱 智 傷 殘 人 士 找 尋 康 樂 場 地 , 在 淺 水 灣 巴 士 總 站 附 近 發 生 嚴 重 交 通 意 外 , 所 駕 電 單 車 撞 毀 , 達 神 父 身 受 重 傷 , 送 往 瑪 麗 醫 院 急 救 , 終 於 在 四 月 五 日 不 治 , 享 年 僅 四 十 八 歲 。
1979 年 4 月 13 日

 

清明節憶達神父   
一教友

每 年 清 明 節 公 眾 假 期 , 我 們 總 會 約 幾 個 朋 友 , 去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到 達 碑 立 神 父 墓 前 憑 吊 , 求 主 早 賜 他 榮 登 天 國 : 更 求 達 神 父 不 忘 我 們 ── 他 曾 愛 護 的 天 主 子 民 和 他 曾 悉 力 以 赴 服 務 過 的 香 港 教 會 。

隨 著 時 間 的 流 逝 , 我 們 更 需 勇 氣 、 毅 力 。 記 得 當 初 曾 以 倣 效 、 步 武 達 神 父 的 精 神 互 相 自 勉 。

回 憶 那 時 , 達 神 父 因 過 勞 而 駕 電 單 車 失 事 , 留 醫 瑪 麗 醫 院 , 許 多 教 友 為 此 震 驚 , 不 惜 路 途 遙 遠 , 怱 怱 趕 往 醫 院 探 望 。 更 有 很 多 、 很 多 人 輸 血 給 他 , 此 事 令 醫 院 的 醫 務 人 員 等 印 象 突 破 。 又 記 得 在 幾 台 追 思 達 神 父 的 彌 撒 中 , 潮 湧 般 的 教 友 填 滿 了 寬 大 的 聖 方 濟 各 堂 , 有 人 暗 中 流 淚 ; 有 人 哭 出 了 聲 。 我 沒 有 讓 眼 淚 沾 濕 我 的 手 帕 , 卻 默 默 地 在 心 中 追 憶 達 神 父 生 時 的 所 作 所 為 , 默 唸 他 的 遺 言 : 「我 要 返 回 天 主 那 裡 去 , 拜 拜 。 拿 出 勇 氣 好 好 地 去 生 存 ! 你 們 要 勉 力 去 工 作 , 我 問 候 所 有 的 親 戚 朋 友 ﹗」 有 人 曾 指 著 我 問 : 「天 主 為 什 麼 只 找 好 人 死 ?」 有 時 天 主 似 乎 是 狠 心 了 些 。 達 神 父 家 鄉 有 八 十 高 齡 的 母 親 , 她 在 等 待 , 等 下 一 年 達 神 父 有 假 期 回 去 探 望 她 。 另 外 有 幾 許 需 要 達 神 父 照 顧 的 教 友 和 非 教 友 ? 但 天 主 聖 意 , 奇 妙 莫 測  , 可 能 因 達 神 父 的 犧 牲 , 使 更 多 人 堅 強 起 來 , 追 隨 他 , 追 隨 救 主 。

一 年 又 一 年 來 到 達 神 父 墓 前 , 常 見 到 在 我 們 之 前 已 有 人 把 鮮 花 插 在 他 墳 前 。 為 此 感 到 欣 慰 , 感 謝 天 主 : 安 排 他 於 四 月 五 日 清 明 節 去 世 , 真 是 巧 妙 ! 否 則 , 恐 怕 缺 少 了 上 墳 的 機 會, 使 我 對 一 些 當 初 的 諾 言 也 缺 少 了 反 省 的 時 機 。 但 不 管 怎 樣 , 達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會 更 明 白 , 現 時 我 們 更 需 要 他 的 代 禱 。 多 謝 天 主 , 在 我 的 生 活 歷 程 中 , 為 我 安 排 了 遇 見 這 樣 的 一 位 好 神 父 !
1985 年 4 月 19 日

 

達碑立神父逝世廿周年
陳日君主教主持感恩祭

達 碑 立 神 父 逝 世 二 十 週 年 紀 念 彌 撒 , 於 四 月 五 日 假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由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聯 同 九 位 神 父 共 祭 , 超 過 五 百 位 教 友 (包 括 廿 八 位 弱 智 傷 健 人 士) 出 席 。 講 道 中 陳 主 教 讚 揚 外 籍 傳 教 士 在 傳 揚 福 音 方 面 的 辛 勞 和 犧 牲 , 並 鼓 勵 教 友 效 法 達 碑 立 神 父 , 著 重 服 務 那 些 無 法 有 所 回 報 的 人 。
1997 年 4 月 11 日

 

達碑立神父紀念彌撒

友 愛 之 家 (Fr. Tapella Home) 為 紀 念 創 辦 人 達 碑 立 神 父 逝 世 三 十 周 年 , 定 於 四 月 十 三 日 晚 七 時 半 於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感 恩 祭 。 由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歡 迎 教 友 踴 躍 參 加 。
2007 年 4 月 8 日
 


達碑立神父
王素文

我 於 一 九 六 六 年 在 黃 大 仙 聖 雲 先 堂 領 洗 , 達 碑 立 神 父 是 本 堂 , 他 特 別 愛 貧 窮 人 是 眾 所 皆 知 的 , 一 年 冬 季 天 氣 特 別 冷 , 聽 說 他 於 探 訪 貧 窮 家 庭 後 , 竟 把 自 己 的 羊 毛 毯 子 也 送 給 窮 人 , 害 得 自 己 患 了 一 場 重 感 冒 。 自 從 領 洗 後 一 連 八 天 參 與 彌 撒 後 , 便 愛 上 每 早 領 聖 體 , 成 了 習 慣 。 但 為 上 夜 學 而 在 原 子 粒 廠 找 到 一 份 早 七 午 三 的 工 作 , 讓 自 己 有 足 夠 的 時 間 溫 習 , 早 上 就 來 不 及 領 聖 體 , 因 聖 堂 最 早 的 平 日 彌 撒 是 六 時 三 十 分 , 差 不 多 七 時 才 領 聖 體 。 於 是 壯 起 膽 來 向 神 父 說 明 , 達 神 父 仁 慈 地 告 訴 我 每 早 六 時 半 他 先 為 我 送 聖 體 才 開 彌 撒 , 我 真 是 喜 出 望 外 。 從 此 , 我 請 他 當 神 師 , 他 耐 心 地 教 導 、 提 醒 和 鼓 勵 , 直 到 我 感 到 被 天 主 召 叫 要 跟 隨 基 督 , 完 全 奉 獻 給 祂 時 , 神 父 問 我 心 中 希 望 進 哪 個 修 會 , 我 肯 定 地 答 覆 : 母 佑 會 。

達 神 父 語 重 心 長 地 向 我 說 : 「母 佑 會 的 生 活 相 當 清 苦 , 工 作 繁 多 , 是 十 分 吃 力 的 , 你 不 怕 苦 嗎 ? 不 如 到 天 神 之 后 修 會 , 那 兒 生 活 較 舒 適 。」 我 堅 決 肯 定 要 跟 隨 鮑 思 高 神 父 , 教 育 貧 困 的 青 少 年 , 他 微 笑 祝 福 我 , 儼 若 一 位 慈 父 。

我 成 為 母 佑 會 修 女 不 久 , 便 知 悉 神 父 因 為 智 障 人 士 籌 款 而 過 勞 , 且 遇 上 交 通 意 外 身 負 重 傷 。 心 中 不 斷 祈 禱 , 求 神 父 吉 人 天 相 , 知 道 神 父 需 要 輸 血 , 恰 好 是 B 型 的 血 液 , 我 正 屬 B 型 , 於 是 請 求 准 我 為 神 父 輸 血 , 可 是 到 指 定 的 醫 院 , 已 有 十 多 人 輪 候 為 他 輸 血 , 未 到 我 的 時 候 , 已 宣 告 神 父 不 治 去 世 , 痛 失 慈 父 心 中 的 難 過 只 有 化 成 祈 禱 , 並 決 心 效 法 神 父 愛 弱 小 的 弟 兄 , 今 天 的 扶 康 會 正 是 達 碑 立 神 父 創 立 的 , 他 的 精 神 不 滅 一 直 延 續 為 最 弱 小 的 弟 兄 —— 智 障 人 士 服 務 。

他 是 我 生 命 路 上 的 有 形 天 使 , 使 我 明 白 天 主 的 旨 意 , 更 啟 迪 我 愛 窮 人 , 為 最 不 幸 的 人 付 出 最 大 的 愛 。

敬 愛 的 達 碑 立 神 父 , 請 在 天 堂 為 我 們 代 禱 , 求 主 祝 福 一 切 為 貧 苦 兄 弟 姊 妹 工 作 的 團 體 和 機 構 。 就 如 你 為 我 是 一 位 生 命 路 上 的 天 使 , 我 也 願 意 成 為 別 人 生 命 路 上 的 天 使 , 使 走 在 生 命 路 上 的 人 永 不 孤 單 , 常 有 人 願 意 伸 出 友 誼 之 手 , 與 他 們 結 伴 同 行 , 從 天 父 那 兒 得 到 光 和 指 引 , 驅 走 失 望 和 黑 暗 , 這 就 是 生 命 天 使 的 任 務 。

達 碑 立 神 父 : 您 真 是 我 生 命 路 上 的 人 間 天 使 。
2010 年 9 月 19 日


 

遇車禍達碑立神父離世
同車黃永恆常念神父芳表

信 徒 黃 永 恆 五 月 在 扶 康 會 三 十 五 周 年 活 動 上 , 分 享 他 與 該 會 創 辦 人 達 碑  立 神 父 (E. Tapella) 同 遇 車 禍 的 經 歷 。 他 說 達 神 父 為 信 徒 立 下 了 關 懷 弱 勢 的 表 樣 。

一 九 七 七 年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達 碑 立 神 父 (E. Tapella) 為 傷 健 者 尋 找 露 營 營 地 , 其 間 遇 嚴 重 交 通 意 外 逝 世 , 黃 永 恆 當 時 坐 在 神 父 所 駕 電 單 車 後 方 而 受 傷 , 其 後 康 復 。

黃 永 恆 五 月 底 對 本 報 說 , 雖 然 他 早 年 已 沒 有 再 擔 任 扶 康 會 義 工 , 但 一 直 記 著 神 父 的 教 導 , 以 及 他 關 懷 弱 勢 青 年 的 片 段 。

黃 氏 年 少 時 服 務 聖 方 濟 各 堂 , 認 識 堂 區 的 助 理 司 鐸 達 神 父 。 他 起 初 主 要 服 務 聖 詠 團 , 其 後 與 神 父 及 青 年 義 工 服 務 三 類 青 少 年 , 包 括 傷 健 、 智 障 及 家 庭 背 景 複 雜 的 一 群 。 他 引 述 達 神 父 常 說 話 : 「天 國 是 留 給 小 孩 子 的 。」

達 神 父 為 受 助 孩 子 們 舉 辦 露 營 , 青 年 亦 會 親 身 與 他 們 傾 談 , 以 了 解 其 生 活 及 所 遇 到 的 困 難 。 達 神 父 希 望 透 過 這 些 活 動 , 令 受 助 孩 子 知 道 自 己 未 有 被 社 會 遺 棄 。

七 十 年 代 , 達 神 父 與 義 工 亦 曾 以 擦 鞋 方 式 為 當 時 的 團 體 籌 募 經 費 , 效 果 理 想 。 「神 父 想 用 最 謙 卑 的 方 法 籌 錢 。」   黃 永 恆 說 。

「達 神 父 生 活 樸 素 , 不 會 講 求 享 受 。」 他 回 憶 說 : 「他 病 時 才 會 請 假 。」 他 說 達 神 父 完 全 沒 有 架 子 , 有 時 更 被 青 年 取 笑 中 文 不 好 , 但 從 沒 有 放 在 心 上 : 「當 我 們 遇 到 困 難 , 他 會 以 朋 友 身 份 提 供 意 見 , 不 會 用 從 上 而 下 的 態 度 。」 黃 永 恆 每 遇 到 讀 書 、 工 作 甚 至 戀 愛 問 題 , 也 會 詢 問 神 父 。 「他 是 我 很 好 的 神 師 , 他 的 離 開 令 我 頓 失 依 靠 。」

黃 永 恆 估 計 , 達 神 父 於 車 禍 當 天 可 能 受 感 冒 藥 影 響 , 駕 車 前 已 很 疲 累 。 當 黄 氏 發 現 電 單 車 越 過 對 面 馬 路 , 想 提 醒 神 父 閃 避 已 來 不 及 。

出 事 後 , 黃 永 恆 短 暫 不 醒 人 事 , 清 醒 時 發 現 神 父 坐 在 自 己 旁 邊 為 他 祈 禱 ; 黃 氏 當 時 悔 恨 自 己 沒 有 急 救 常 識 , 只 懂 用 手 按 著 神 父 的 傷 口 止 血 , 這 間 接 促 使 他 以 後 修 讀 護 士 課 程 ; 而 他 選 擇 精 神 科 , 是 要 回 應 神 父 服 務 弱 勢 社 群 的 意 願 。

達 神 父 在 醫 院 一 星 期 裡 不 斷 查 詢 黃 氏 的 情 況 , 期 間 亦 有 近 三 百 名 教 友 爭 相 登 記 要 捐 血 給 神 父 , 但 他 最 終 因 內 臟 受 嚴 重 損 傷 及 失 血 過 多 而 離 世 。

黃 永 恆 稱 , 他 於 達 神 父 離 開 後 兩 、 三 年 跌 入 谷 底 —— 既 失 去 精 神 依 靠 , 也 不 斷 自 責 : 「當 時 若 我 早 點 提 醒 神 父 小 心 , 他 就 不 會 離 去 。」 他 說 為 自 己 獨 活 而 內 疚 , 加 上 他 在 堂 區 服 務 時 給 人 比 較 剛 強 的 印 象 , 他 不 想 表 現 如 弱 者 般 , 故 數 年 間 完 全 不 想 面 對 任 何 人 , 一 直 承 受 創 傷 。

幸 而 他 透 過 修 讀 護 士 課 程 認 識 自 己 , 藉 此 走 出 陰 霾 , 雖 然 他 最 終 未 有 投 身 護 士 一 職 而 轉 到 入 境 處 工 作 , 惟 亦 一 直 將 神 父 照 顧 弱 勢 的 理 念 帶 進 生 活 及 工 作 中 , 「工 作 上 , 我 不 會 容 許 管 轄 範 圍 下 有 欺 凌 事 件 。」

神 父 生 前 雖 未 有 正 式 成 立 機 構 , 但 他 的 理 想 由 另 一 位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傳 教 士 方 叔 華 神 父 (B. Giosue) 達 成 , 方 神 父 與 一 群 志 願 人 士 創 立 「友 愛 之 家」 (「扶 康 會」前 身) , 專 門 服 務 智 障 人 士 。

黃 永 恆 認 識 達 神 父 前 , 曾 於 慈 幼 會 作 了 五 年 備 修 生 , 他 說 慈 幼 會 的 生 活 教 他 回 味 , 稱 寄 宿 生 活 除 培 養 團 隊 精 神 外 , 亦 讓 他 學 會 放 下 自 我 , 接 納 別 人 的 看 法 。 「修 會 生 活 為 我 於 價 值 觀 上 打 好 基 礎 , 不 會 盲 目 順 從 主 流 意 見 , 會 擇 善 固 執 。」

「達 神 父 誠 懇 、 真 誠 , 每 句 話 都 出 於 真 心 , 不 會 敷 衍 。」 他 更 記 得 達 神 父 經 常 強 調 他 們 與 受 眾 的 關 係 並 不 是 恩 人 與 受 助 人 : 「我 們 只 是 機 會 提 供 者 , 為 他 們 找 尋 機 會 。」

他 說 : 「認 識 達 神 父 是 天 主 給 我 很 大 的 恩 典 , 儘 管 相 處 時 間 太 短 。」 若 再 見 神 父 , 黃 永 恆 希 望 問 神 父 為 何 捨 得 這 麼 早 離 開 他 們 : 「但 我 會 告 訴 他 , 我 沒 有 辜 負 他 的 教 導 , 我 仍 不 斷 延 續 他 的 精 神 去 生 活 —— 對 人 誠 懇 , 生 活 簡 樸 。」
2012 年 7 月 15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TAPELLA Enea.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