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VALTORTA, Enrico PIME
恩理覺主教

* Birth in Carate Brianza (卡拉特布里安薩), Milan (米蘭), Italy (意大利): [14 May 1883]
* Enter Novitiate: [7 January 1907]
* Ordination: [30 March 1907]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10 September 1907]
* Death in Hong Kong: [3 September 1951]


* Roman Catholic Cathedral: Assistant [1908]
* Nam Tau, San On District: Apostolic Missionary [1909] - [1911]
* Sai Kung, New Territories: [1912]
* St. Joseph
s Church, Garden Road: Rector [1913]
* Seminary, Glenealy: Teacher [1913]
* Rosary Church, Chatham Road: [1914]
* Swa Bue, Hoi Fung District: Assistant [1915] - [1920]
* Chaplain of Victoria Gaol: [1921] - [1925]
* Rector of St. Margaret Mary
s Church, Happy Valley: [1924] - [1925]
* Bishop of Leros and Vicar Apostolic of Hong Kong (4th Vicar Apostolic): [1926] - [1951]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恩理覺 (VALTORTA, Enrico 1883-1951)
一 八 八 三 年 五 月 十 四 日 在 意 大 利 米 蘭 市 郊 出 生 。 一 九 0 七 年 三 月 三 十 日 晉 鐸 , 並 於 同 年 十 月 五 日 來 港 傳 教 。 曾 在 香 港 寶 安 惠 陽 , 以 及 海 豐 等 地 傳 教 。 一 九 二 四 年 五 月 至 六 月 , 與 德 神 父 (J.M. Spada) 參 加 在 上 海 舉 行 的 第 一 屆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議 。 一 九 二 六 年 三 月 八 日 , 繼 任 為 香 港 代 牧 區 第 四 任 代 牧 , 並 於 同 年 六 月 十 三 日 祝 聖 為 主 教 。 一 九 四 六 年 四 月 十 一 日 , 教 會 聖 統 制 在 中 國 建 立 ; 香 港 代 牧 區 晉 升 為 聖 統 制 主 教 區 ,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十 月 卅 一 日 式 升 為 教 區 首 任 主 教 。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九 月 三 日 逝 世 。

恩 主 教 晉 牧 廿 五 年 以 來 , 所 創 立 的 社 會 事 業 頗 多 , 如 深 水 的 寶 血 醫 院 、 薄 扶 林 道 的 凌 月 仙 小 兒 調 養 所 、 九 龍 塘 的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銅 鑼 灣 的 聖 保 祿 醫 院 , 並 把 律 敦 治 肺 病 療 養 院 交 由 聖 高 隆 龐 會 修 女 擔 任 看 護 及 醫 藥 工 作 。 關 於 教 育 方 面 , 在 他 的 主 教 任 內 , 建 立 而 較 重 要 的 學 校 有 : 香 港 和 九 龍 的 華 仁 書 院 、 九 龍 喇 沙 書 院 、 香 港 和 九 龍 的 瑪 利 諾 女 校 、 九 龍 柯 士 甸 道 德 信 男 校 , 和 香 港 的 聖 貞 德 英 文 夜 校 等 。 總 計 社 會 事 業 和 教 會 事 業 , 在 他 管 理 之 下 的 , 計 有 醫 院 七 座 、 診 所 九 座 、 嬰 兒 院 三 所 、 安 老 院 二 所 、 盲 女 院 二 所 、 中 小 學 校 一 百 五 十 一 所 , 錄 取 男 女 生 二 萬 餘 人 , 而 教 友 人 數 約 四 萬 餘 人 。 一 九 四 九 年 , 恩 主 教 開 辦 救 濟 難 民 的 工 作 , 首 先 在 調 景 嶺 設 立 中 心 , 交 由 耀 漢 兄 弟 會 負 責 。

他 亦 歡 迎 各 修 會 和 傳 教 團 體 來 港 , 例 如 : 道 明 會 、 方 濟 會 、 耶 穌 會 、 慈 幼 會 、 聖 言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瑪 利 諾 會 、 熙 篤 會 、 耀 漢 兄 弟 會 , 和 基 督 學 校 修 士 會 等 , 至 於 女 修 會 方 面 則 有 : 聖 衣 會 、 瑪 利 亞 方 濟 各 傳 教 女 修 會 、 天 神 母 后 傳 教 女 修 會 、 聖 母 無 原 罪 女 會 、 聖 高 隆 龐 傳 教 女 修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母 佑 會 等 。 並 且 創 立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 和 西 貢 的 聖 神 小 修 院 。 至 於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和 公 教 進 行 社 也 都 在 這 個 時 期 創 立 。

 

 

香港主教晋牧十週年紀念專刊

『吾何能為?吾惟盡吾心力做去而已!』這是香港主教恩理覺公於就任之日,對他親愛的子民們所說的話。十年來,恩主教一言一行,均無不本著這些話而行。現在,我們來祝賀他晋牧十年慶典,憶及這些話時,將對於他如何愛戴呢?我們應該像宗徒們聽從耶穌基多的教訓一樣,去聽從主教的教訓。因為只有這樣才是最好的愛戴他的事實上的表現。
 

香港教區主教
恩理覺公之略歷

本 年 (一 九 三 六 年) 六 月 十 三 日 ,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恩 理 覺 公 晋 牧 十 週 年 慶 典 。 吾 人 為 參 與 此 慶 典 , 特 發 刊 專 號 , 藉 表 愛 戴 。 茲 更 敬 謹 將 恩 主 教 過 去 歷 史 敍 述 於 此 , 以 証 其 已 往 之 歲 月 , 為 如 何 光 榮 燦 爛 , 本 「為 主 救 靈」 之 聖 訓 , 以 盡 其 高 貴 而 困 苦 之 責 任 也 。

恩 主 教 原 為 意 大 利 國 人 , 一 八 八 三 年 生 於 該 國 米 蘭 省 之 一 小 縣 中 , 一 九 0 七 年 正 月 進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三 月 秒 晉 陞 鐸 品 ; 十 月 離 歐 東 來 , 在 香 港 教 區 傳 教 。 其 初 受 派 在 廣 東 寶 安 南 頭 , 及 惠 陽 縣 屬 等 處 。 繼 轉 任 香 港 聖 若 瑟 堂 及 九 龍 玫 瑰 堂 本 堂 。 一 九 一 五 年 至 一 九 二 0 年 , 此 數 年 之 間 , 在 海 豐 縣 屬 各 地 主 持 傳 教 事 務 。 後 來 該 處 教 務 極 速 發 達 , 一 九 二 七 年 該 地 遭 受 教 難 , 教 友 為 主 致 命 者 頗 為 不 少 , 皆 恩 主 教 訓 誨 於 先 , 以 深 其 根 蒂 之 故 也 。

其 後 , 前 任 香 港 主 教 師 公 , 器 重 其 材 , 特 擢 為 主 教 公 署 秘 書 。 當 一 九 二 四 年 宗 座 駐 華 第 一 任 代 表 剛 恆 毅 總 主 教 召 集 中 華 公 會 議 於 上 海 時 , 恩 公 被 推 為 香 港 教 區 代 表 , 赴 會 出 席 。 一 九 二 六 年 前 主 教 逝 世 後 , 即 被 聖 座 傳 信 部 簡 任 為 宗 座 代 牧 。 同 時 六 月 十 三 日 , 由 宗 座 代 表 剛 總 主 教 為 其 祝 聖 於 香 港 無 原 罪 大 堂 。

恩 主 教 自 接 任 以 來 , 對 於 教 友 救 靈 工 作 , 及 有 關 教 務 之 事 業 , 如 學 校 , 醫 院 , 教 堂 , 宣 道 所 ; 尤 屬 重 要 者 , 則 為 養 成 神 職 班 之 辣 丁 書 院 及 大 修 院 之 整 頓 與 建 立 , 均 不 辭 勞 苦 , 竭 力 以 赴 之 ! 吾 人 尤 當 憶 及 : 自 一 九 二 七 年 與 一 九 三 一 年 , 中 國 大 動 亂 與 世 界 經 濟 恐 慌 發 生 以 後 , 此 數 年 之 間 , 為 一 最 困 苦 , 最 不 安 之 時 期 。 全 中 國 以 至 於 世 界 各 種 事 業 , 與 乎 民 眾 之 日 常 生 活 , 無 不 受 其 影 响 。 傳 教 事 業 在 此 時 期 所 遇 之 困 難 , 更 非 外 人 所 能 知 者 。 顧 於 此 風 險 浪 惡 之 汪 洋 中 , 恩 主 教 猶 一 老 練 之 舵 工 , 憑 其 聰 明 , 經 驗 , 勇 敢 與 責 任 , 日 夜 駕 駛 其 生 靈 所 寄 之 大 舟 , 安 然 渡 過 危 險 關 頭 , 向 主 國 前 進 , 此 則 尤 為 不 能 不 加 以 大 書 特 書 也 。 而 數 年 來 香 港 國 籍 司 鐸 之 增 加 , 教 友 數 量 之 激 進 , 天 主 教 會 各 種 團 體 之 勃 興 , 可 謂 為 恩 主 教 最 好 之 報 酬 。

一 九 三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在 上 海 舉 行 之 中 華 全 國 公 進 代 表 大 會 , 恩 主 教 因 宗 座 駐 華 第 二 任 代 表 蔡 寧 總 主 教 之 邀 , 親 往 出 席 。 同 年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 離 港 赴 羅 馬 聖 京 , 覲 見 當 今 教 宗 庇 佑 第 十 一 世 請 訓 。 聞 於 月 底 即 可 回 抵 任 所 云 。

恩 主 教 今 年 五 十 三 歲 , 鶴 髮 童 顏 , 精 神 矍 鑠 , 洪 聲 健 步 , 終 日 埋 頭 苦 幹 , 其 毅 力 克 苦 , 不 惟 益 增 信 友 之 欽 仰 , 亦 足 以 為 後 世 來 者 之 表 式 者 也 。 (三 六 年 于 香 港)


十年的光芒
時 光 如 流 水 一 般 的 流 過 , 民 國 廿 一 年 夏 天 是 主 教 銀 慶 紀 念 , 彷 彿 轉 瞬 間 罷 ; 而 這 期 又 欣 見 公 教 報 為 主 教 晋 牧 十 週 年 紀 念 慶 典 徵 文 事 了 。

作 者 是 他 所 蔭 庇 的 神 子 之 一 , 不 消 說 很 歡 迎 那 良 辰 佳 節 之 來 臨 ; 於 是 我 告 給 我 底 朋 友 說 : 主 教 晋 牧 十 週 年 紀 念 , 請 你 們 多 寫 些 東 西 來 慶 祝 他 吧 。 那 末 , 若 果 我 自 己 沒 有 寫 多 少 , 那 不 是 自 相 矛 盾 ? 但 我 自 己 , 知 道 沒 有 學 識 , 而 且 很 欠 缺 「文 學 的 修 養」 報 應 昭 彰 : 寫 起 這 篇 東 西 來 算 是 慶 祝 主 教 的 文 章 , 那 就 很 不 好 了 。 不 過 一 個 人 自 不 必 大 抱 悲 觀 , 太 看 輕 自 己 。 我 想 我 們 中 國 裡 的 「地 質 學 會」 會 變 成 出 鋒 頭 的 民 政 院 長 , 和 辦 交 易 所 的 人 會 變 成 革 命 元 勳 , 思 想 領 袖 , 某 獨 不 能 寫 一 篇 東 西 慶 祝 主 教 ? 豈 有 此 理 乎 ! 於 是 我 就 有 了 勇 氣 。

說 起 我 們 的 主 教 , 他 的 聖 德 學 問 事 業 , 真 非 我 底 呆 板 文 字 所 能 形 容 得 來 ; 況 且 我 又 不 太 深 明 他 的 人 , 自 從 在 兩 主 日 前 看 過 他 的 畧 歷 , 和 我 自 己 平 日 所 見 所 聞 的 犖 犖 大 者 寫 出 來 , 那 麼 , 就 算 我 慶 祝 主 教 罷 了 。

時 間 , 在 民 國 十 六 年 的 時 候 ; 那 時 共 匪 盤 據 海 豐 , 蹂 躪 地 方 , 擄 殺 人 民 , 教 友 窘 禍 的 很 多 , 但 相 率 來 港 避 難 的 也 佔 很 大 的 數 目 。 他 見 著 那 徬 徨 於 異 鄉 的 羔 羊 , 很 為 他 們 焦 慮 。 就 馬 上 予 以 物 質 有 効 的 救 濟 , 一 方 面 賃 屋 收 容 ; 一 方 面 給 他 們 伙 食 , 同 時 增 設 道 理 講 習 所 , 安 慰 他 們 疲 倦 的 靈 魂 。 現 在 我 們 為 他 當 時 的 處 境 想 一 下 罷 , 他 見 著 那 可 憐 的 教 友 , 怎 麼 憂 傷 ? 那 麼 眾 多 的 羔 羊 怎 樣 把 他 們 各 個 安 置 ? 這 是 一 個 非 常 重 大 的 問 題 , 放 在 他 的 肩 上 , 但 他 鼓 著 勇 氣 , 靠 著 天 主 的 異 能 , 毅 然 為 他 的 羊 負 了 這 個 重 大 的 十 字 架 ! 教 友 們 喲 ! 他 可 不 是 這 次 彷 彿 行 了 一 個 大 聖 蹟 一 樣 麼 ?

他 的 愛 德 的 火 焰 , 就 使 整 個 海 豐 見 著 它 底 熊 光 , 所 以 從 那 次 事 件 發 生 以 後 , 教 友 日 見 增 加 , 兼 之 他 在 海 豐 傳 教 十 餘 年 , 他 們 受 他 善 言 善 表 善 禱 所 感 動 , 那 不 是 他 為 今 日 播 下 種 子 得 來 的 嗎 ?

豈 料 共 匪 接 著 又 擄 了 黃 子 謙 神 父 等 十 人 , 他 又 出 任 巨 艱 , 求 助 香 港 總 督 派 兵 艦 赴 海 豐 救 援 ; 結 果 , 共 匪 為 兵 艦 所 威 脅 , 黃 司 鐸 得 恢 復 自 由 , 啊 ! 他 處 事 的 勇 敢 , 鎮 靜 , 怎 麼 不 值 得 我 們 拜 倒 呢 ?

他 為 特 任 利 魯 士 府 主 教 , 代 表 宗 座 代 牧 香 港 , 寶 安 , 惠 陽 , 海 豐 等 處 , 教 友 數 萬 , 聖 堂 棋 布 , 學 校 林 立 , 及 其 他 建 設 應 有 盡 有 。 最 可 驚 奇 的 , 在 這 經 濟 恐 慌 聲 浪 襲 擊 到 各 個 地 方 上 的 時 候 , 而 他 的 事 業 邁 進 , 措 置 裕 如 , 較 諸 他 人 實 有 天 淵 之 別 , 真 使 我 們 欣 慰 。 這 怎 麼 不 值 我 們 熱 烈 慶 祝 ; 這 上 主 的 義 僕 , 聖 教 的 功 臣 啊 !

他 博 學 多 能 , 曾 為 前 師 主 教 所 倚 重 , 擢 為 主 教 府 秘 書 , 代 表 本 會 出 席 中 華 第 一 次 公 會 議 , 他 的 經 驗 與 才 幹 好 像 早 為 今 日 所 準 備 的 !

學 問 與 事 業 為 偉 人 必 具 的 條 件 , 而 德 行 同 時 也 是 不 可 以 缺 少 的 東 西 。

他 待 人 接 物 , 和 靄 可 親 , 無 論 是 我 國 的 外 國 的 , 老 的 幼 的 ; 貧 的 富 的 , 貴 的 賤 的 , 並 沒 有 區 別 , 一 視 同 仁 。 他 用 財 呢 , 自 奉 淡 薄 ; 但 對 于 人 們 來 說 , 很 慷 慨 施 與 , 常 懷 着 已 飢 已 溺 的 心 腸 , 推 食 解 衣 。 故 各 地 人 們 受 他 恩 惠 的 如 恆 河 沙 數 。 所 以 他 的 善 表 給 予 我 們 很 深 刻 的 印 象 , 他 的 慈 愛 播 在 各 個 教 友 的 心 裡 。

他 今 年 五 十 有 三 歲 的 , 精 神 鑠 鑠 , 健 步 洪 聲 , 恰 似 壯 年 。 整 天 埋 頭 苦 幹 , 孜 孜 不 倦 , 十 年 如 一 日 , 像 在 準 備 創 他 底 事 業 的 新 紀 錄 , 沒 有 一 分 鐘 遺 忘 了 教 宗 的 委 託 和 他 與 天 主 的 隆 誓 。 更 令 我 們 肅 然 起 敬 。

總 之 , 他 底 品 學 事 業 精 神 底 光 芒 燦 爛 地 照 耀 于 社 會 上 , 為 聖 教 會 放 一 異 彩 。 實 為 不 可 多 得 的 善 牧 !

好 了 , 今 天 是 我 們 最 愛 戴 的 主 教 晋 牧 十 週 年 紀 念 , 我 們 除 了 感 謝 天 主 , 還 要 熱 切 地 為 他 祈 求 上 主 , 賜 他 神 形 康 健 , 德 化 日 隆 , 和 他 所 期 望 的 新 事 業 早 日 實 現 , 這 就 算 我 們 慶 祝 主 教 的 禮 物 吧 。


香港恩理覺主教
十年來傳教成績感懷記
梁端常

詩 曰 : 「莫 為 之 先 , 雖 美 弗 彰 , 莫 為 之 後 , 雖 盛 弗 傳 。」 吾 斯 感 言 , 恰 為 恩 主 教 而 發 。 因 昨 在 「公 教 報」 得 閱 特 告 , 為 主 教 晋 牧 十 週 年 紀 念 徵 文 , 徵 求 各 界 , 記 載 主 教 就 任 以 來 , 在 香 港 所 施 之 教 務 新 猷 。 菲 才 秃 筆 的 我 , 爰 敢 冒 昧 應 徵 , 貽 笑 方 家 ; 況 題 為 十 年 來 傳 教 成 績 , 偉 大 一 種 事 情 , 深 信 緃 然 集 各 界 合 作 記 載 , 分 奔 投 稿 , 亦 難 期 搜 羅 翔 盡 , 況 以 一 人 記 憶 力 所 及 , 能 不 掛 一 漏 萬 哉 。 誠 以 主 教 天 資 敏 慧 不 凡 , 辦 事 堅 精 恆 毅 ; 自 擢 神 階 以 來 , 頻 膺 重 任 , 既 英 材 復 多 藝 , 群 推 碩 彥 之 儔 , 從 不 黨 向 無 偏 , 共 仰 義 人 之 士 , 綜 計 十 年 以 還 , 銳 志 振 興 公 教 教 育 , 擴 充 播 音 公 所 , 與 及 神 聖 教 堂 等 等 , 殊 有 足 多 。 考 其 完 成 前 賢 師 故 牧 未 竟 之 志 , 不 愧 如 沙 勿 略 謹 奉 依 納 爵 重 託 之 命 。 茲 者 , 知 遇 未 報 , 而 鬚 髮 已 班 白 殆 盡 , 酷 肖 先 師 。 吾 於 此 謹 援 青 出 於 藍 , 而 勝 於 藍 之 旨 , 而 擅 改 稱 其 為 白 出 於 雪 , 而 勝 於 雪 之 調 。 蓋 因 主 教 鬚 髮 班 白 之 速 , 遠 逾 師 牧 。 雖 仍 未 知 沙 勿 畧 賚 志 以 殁 , 報 命 於 依 納 爵 , 但 老 早 已 有 如 諸 葛 氏 山 人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之 宣 言 矣 。

何 則 ? 猶 憶 十 年 前 , 升 牧 之 次 日 , 彼 在 大 會 堂 闔 港 中 西 教 友 歡 迎 會 中 , 答 詞 首 句 即 曰 : 「吾 何 能 為 哉 ?」 「吾 惟 盡 吾 心 力 幹 去 而 已 !」 等 語 為 引 言 。 是 可 知 主 教 於 加 冕 慶 祝 時 , 已 以 一 死 字 許 於 眾 庶 , 而 圖 報 師 牧 , 不 特 此 也 ; 吾 當 時 觀 其 態 度 頽 唐 , 恣 勢 靜 弱 , 豈 以 一 勇 毅 卓 絕 , 且 為 剛 總 主 教 加 意 賞 識 簡 薦 , 及 親 手 祝 聖 新 任 之 司 牧 , 伊 始 即 有 此 現 象 乎 ? 蓋 有 由 也 。 主 教 固 為 一 超 然 靈 機 活 勃 者 。 逆 料 無 他 , 祇 為 被 期 望 之 殷 拳 , 和 信 任 之 綦 重 , (按 當 日 中 西 頌 詞 共 成 十 一 種 文 字) 。 更 因 觸 景 生 感 ; 自 唯 心 力 有 限 , 比 之 一 木 焉 能 支 大 廈 然 。 且 預 料 來 日 有 大 難 之 來 , 種 種 思 慮 , 左 攻 右 擊 心 坎 中 , 恍 若 波 濤 之 震 盪 船 舫 。 吾 人 信 其 愛 情 顯 露 , 幾 同 耶 穌 受 難 前 夕 , 在 山 園 祈 禱 , 血 汗 奔 流 之 景 況 。 顧 後 來 則 如 何 乎 ? 果 不 出 其 來 日 大 難 之 預 測 。 不 數 年 後 , 屬 下 海 豐 汕 尾 等 處 , 匪 共 猖 獗 , 該 處 姑 娘 及 神 父 等 之 被 拿 被 困 , 教 堂 教 物 之 橫 遭 蹂 躪 者 , 紙 不 勝 書 。 假 非 憑 主 教 之 英 才 , 及 其 靈 敏 之 手 段 、 赴 救 脫 險 , 結 果 真 不 堪 設 想 也 。

緣 當 年 黃 鐸 子 謙 被 匪 綁 去 , 既 而 判 死 刑 。 主 教 聞 耗 趕 赴 督 轅 求 援 , 以 黃 鐸 乃 生 長 於 港 內 , 堅 持 港 籍 為 理 由 , 說 服 督 憲 金 文 泰 爵 士 , 星 夜 下 令 , 立 派 戰 艦 馳 汕 , 主 教 更 親 自 隨 艦 與 共 黨 交 涉 。 卒 獲 勝 利 。 正 如 傳 說 所 云 : 「救 星 到 了 , 刀 下 留 人 。」 於 以 黃 鐸 遂 蒙 救 脫 險 焉 。 語 云 : 「言 重 九 鼎」 , 吾 以 主 教 說 項 之 效 驗 , 輒 嘆 古 人 斯 言 之 不 我 欺 。 蓋 事 實 告 訴 我 , 黃 鐸 之 被 判 死 刑 , 適 在 耶 穌 聖 誕 之 前 日 , 執 行 槍 決 刑 , 亦 已 定 於 聖 誕 之 前 夕 。 適 該 戰 艦 抵 汕 之 刻 。 至 今 思 之 , 令 人 毛 髮 悚 然 , 亦 險 矣 哉 !

其 時 海 豐 被 共 禍 逃 難 之 人 , 漂 流 香 港 , 得 獲 主 教 之 愛 護 救 濟 者 , 尤 指 不 勝 屈 。 總 之 , 主 教 抱 己 饑 己 溺 之 心 , 行 推 食 解 衣 之 實 , 致 反 令 其 自 形 拮 据 者 , 幾 有 如 羅 瑪 某 牧 , 質 去 敝 袍 以 施 賑 之 景 象 也 。 吾 曾 聞 當 其 未 晉 牧 前 , 曾 一 度 暫 署 玫 瑰 堂 本 堂 司 鐸 。 其 時 經 濟 雖 稍 形 鬆 裕 , 惟 是 主 教 絕 不 芥 蒂 , 凡 有 造 乞 求 者 , 無 不 慷 慨 施 與 , 以 致 腰 包 無 時 不 掏 乾 , 俸 祿 私 積 , 常 有 告 罄 之 虞 。 論 語 「博 施 濟 眾」 , 堯 舜 其 猶 病 諸 , 信 然 。 吾 更 憶 一 九 三 二 年 耶 穌 復 活 瞻 禮 節 日 , 為 主 教 晉 鐸 銀 慶 , 教 友 咸 擬 為 其 舉 行 盛 典 慶 賀 , 廼 主 教 謙 卻 之 下 , 尤 忙 爾 從 公 ; 不 遑 計 及 此 事 。 惟 是 下 環 教 友 , 以 至 摯 之 情 , 促 理 司 鐸 提 倡 舉 行 , 鐸 以 情 難 過 , 姑 從 眾 進 行 辦 理 。 迨 至 一 切 籌 備 歡 迎 停 妥 , 反 遭 主 教 譴 責 。 後 始 勉 強 徇 請 蒞 會 。 嗣 幹 事 同 人 等 , 謹 遵 奉 主 教 意 旨 , 未 敢 將 情 形 宣 佈 公 教 中 西 報 誌 。 記 得 茶 會 頌 詞 中 , 吾 將 主 教 比 之 楚 伍 員 子 胥 , 寅 夜 被 平 王 困 在 昭 關 內 , 以 致 伍 員 一 夕 焦 思 , 而 胡 連 鬚 完 全 變 白 。 而 主 教 因 被 困 於 其 最 高 貴 之 職 守 , 所 以 不 多 時 間 , 鬚 髮 亦 皆 白 。 彼 此 環 境 雖 不 同 , 而 焦 灼 則 一 也 。 當 主 教 答 詞 謙 抑 , 然 無 法 否 認 鄙 之 持 論 。 今 此 論 調 , 竟 成 明 日 黃 花 。 但 當 年 紀 念 攝 影 猶 存 , 不 侫 敢 付 之 「公 教 報」 電 刋 , 俾 眾 賜 覽 主 教 豐 彩 , 而 一 評 判 其 現 在 之 懿 容 , 是 否 恰 符 其 耆 老 之 年 壽 。 (查 其 方 逾 知 命 之 年 云 。) 而 為 之 宣 勞 一 句 。 以 作 其 十 年 為 教 服 務 之 酧 答 可 乎 ?

嗚 呼 ! 主 教 忘 形 傳 教 , 固 未 知 老 之 將 至 , 不 日 旋 港 觀 之 , 吾 誠 恐 觸 其 老 之 已 至 之 思 。 而 不 至 譴 責 不 侫 之 妄 言 。 聖 經 云 : 「善 牧 者 , 為 羊 致 命!」 主 教 老 早 已 三 昧 斯 旨 , 固 無 侍 鄙 之 喋 喋 而 後 然 也 。 因 而 雜 吐 述 感 懷 于 此 以 塞 責 , 閱 者 諒 之 。

十年前與十年後
香港教務發展之統計

自 一 九 二 六 年 ,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恩 理 覺 公 , 晉 牧 以 來 , 至 今 已 屆 十 年 。 吾 人 茲 將 十 年 前 (一 九 二 六 年) 與 十 年 後 (一 九 三 五 年) 香 港 教 務 , 作 一 數 目 字 之 統 計 , 讀 者 諸 君 , 大 可 以 由 此 數 目 字 中 , 得 窺 香 港 教 務 發 展 之 壹 般 行 勢 矣 。

() 關于神職班及聖事者:

(類別) (一九二六年) (一九三五年)
外籍司鐸

23

35

國籍司鐸

10

17

外籍修士

21

33

國籍修士

1

5

外籍修女

102

167

國籍修女

67

104

教務區域

18

39

聖堂及小聖堂

181

149

聖洗聖事:-
嬰兒

741

1,011

成年

567

1,074

臨終

11,457

16,763

領聖體者

508,844

780,855

教友總數

30,237

32,055

()
外遷移者

5,479

死亡者

8,374

拾年來領聖洗者共

154,902

教友嬰孩 8,400 合共:15,671
成年領洗 7,271
臨終

139,231

 

() 關于一般傳教事業:

(類別) (一九二六年) (一九三五年)
傳道員

4

22

教師

280

332

學校

95

110

男學生

1,544

5,583

女學生

3,315

469

學生中之教友

2,510

27,851

學生中之非教友

2,349

6,805

醫院

3

6

留醫者

212

284

求診者

11,978

29,459

嬰兒院

3

5

男嬰

62

60

女嬰

377

313

療養院

4

9

留養者  

574

患痲瘋症者

30

26

此 表 因 臨 時 統 計 , 自 不 能 算 為 詳 盡 , 然 吾 人 一 較 其 中 數 目 , 亦 可 知 香 港 教 務 進 行 正 無 可 限 量 也 。
1936 年 6 月 1 日


 

From Life To Larger Life……
Bishop Henry Paschal Valtorta Is Dead
R.I.P.

On Monday last 3 September, at 12:50 p.m. Henry Valtorta, by the Grace of God and of the Holy See Bishop of Hong Kong, died in St. Francis Hospital, Wanchai at the age of 68.

Bishop Valtorta was born at Carate Brianza, in the Province of Milan in the north of Italy, 14 May 1883. Beginning his priestly studies in the Arch-Diocese of Milan, he subsequently entered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Foreign Missions in the same city. He was ordained priest in March 1907 and appointed to Hong Kong a few months later. In the Hoifung District he started his missionary work, but he had opportunity to help his confreres in many other places, in country villages as well as in Hong Kong and Kowloon. Upon the death of Bishop Dominic Pozzoni, he was chosen by the Holy See to succeed him as Vicar Apostolic of Hong Kong and Titular Bishop of Leros.

In 1946, the Catholic Hierarchy having been established in China, he became the first Bishop of Hong Kong.

In the middle of March this year Bishop Valtorta suffered from a stroke. After several weeks in hospital he recovered sufficiently to celebrate with great pomp and ceremony his 25th Episcopal Jubilee. These celebrations were held in the middle June.

A wonderful testimony of the love of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for their Bishop was shown during the Jubilee celebrations. Rich and poor, Catholic and non-Catholic alike flocked to the liturgical ceremonies and public receptions.

The Jubilee celebrations were crowned by the large gathering in the Hong Kong Hotel which was attended by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and Lady Grantham. On this occasion the Bishop who is well known for his great love and care of the poor was presented with two cheques one of H.K.$65,000 from the Catholics of Hong Kong and the other of H.K.$25,000 for distribution among the refugees of the Colony from the Holy Father Pope Pius XII. Two weeks ago Bishop Valtorta suffered a second stroke when he again became a patient in St. Francis Hospital. On Thursday morning last the third and fatal stroke overtook him.

From then until his death he was only conscious at intervals when he blessed those at his bedside. During the last days the Bishop suffered intensely. He was no stranger to suffering and the long years of unremitting toil in the mission field undoubtedly wore down his strength so that he was not able to fill the common span of man's life of three score years and ten.

As soon as it became known on Monday that Bishop Valtorta had died, the Catholic People went at once to the Cathedral or to parish churches and prayed for the soul of their beloved Father and Shepherd. In the many religious houses scattered throughout the Colony, priests, Sisters and Brothers prayed together the Church's Liturgy for the dead. In the heart of the city at the Catholic Centre, business men and women prayed the Rosary together all through the lunch-hour.

At St. John
s Anglican Cathedral last Sunday, the Very Rev. A. P. Rose, Dean of St John's Cathedral, said prayers for Bishop Valtorta.

Today Bishop Valtorta lies dead. Exposed in a simple wooden casket, vested in his episcopal robes, his remains were in the midst of his people from Monday afternoon until Wednesday afternoon. Again his sons and daughters of Hong Kong flocked to him, their Good Shepherd and Father. Only a few weeks ago they came in their thousands to the Cathedral with joy in their hearts, and congratulations on their lips. Now they came with sorrow, not for him who has gone from life to a larger life but as children sorrowing for a loved one with whom they can speak no more.

Bishop Henry Paschal Valtorta is dead but he will go on living in the 30,000 baptized members of his flock who saw God their Father reflected in his life. Because of Bishop Valtorta and his influence, people will go on loving Christ in their brethren - people will go on supporting the many Catholic institutions he was instrumental in founding - will go on giving glory to God for him who lived among us.

7 September 1951



Hong Kong
s Good Shepherd Died on Feast of the Mother of The Good Shepherd

Bishop Valtorta was well known for his tender love of Our Blessed Mother. As each big Feast in her honour came round he wrote a letter to his flock in Hong Kong for publication in the Sunday Examiner and the Kung Kao Po. 3 September the day of his death was the Feast of Our Lady under the title of Mother of the Good Shepherd.

This feast was instituted by Pope Pius VII after his return from captivity in thanksgiving for the protection which Mary the Mother of God had afforded to Christianity during his absence from Rome. Hong Kong Catholics can be sure of this same Mother's protection during the days ahead as they await the arrival of the Bishop Coadjutor of Hong Kong who is at present in that part of the Diocese which is in Chinese territory.

Last Rites at the Cathedral
On Tuesday morning last, in spite of heavy rain, hundreds of persons were present at the Cathedral when High Mass was offered for the repose of the soul of Bishop Valtorta. Very Reverend Richard Brookes was the celebrant. He was assisted by Rev. Father D. Bazzo, and Rev. Father Nicholas Ruggerio. Representatives of many of the Religious Orders were there, and as well a noticeably large number of young people. Almost the entire congregation received Holy Communion.

After Mass a long procession of acolytes and clergy formed around the casket and the prayers of Absolution were sung.

The Cathedral Choir sang the Mass with reverence and feeling. Reverend Father J. Alessio was the Master of Ceremonies.

All day long the faithful continued to flock to the Cathedral and to pray beside the body of their beloved Bishop and Father. Groups of orphans students and members of various Catholic associations could be seen praying in unison the Rosary or making the Stations of the Cross.

The reports of the Solemn High Mass on Wednesday morning and of the Funeral on Wednesday afternoon will be published in the next issue of the
Sunday Examiner.
7 September 1951

 

“Blessed are the dead who die in the Lord” - (Apoc. 14-13)
Solemn Requiem Mass and lying in state of Bishop Valtorta
A Tribute
By Reverend P. Joy, S.J.


If I were asked to name the incident in Bishop Vlatorta
s life that left the most vivid impression on my mind, I would say it was the sermon he preached in the little chapel of Carmel to those who had gathered for the funeral service of the late Mother Prioress. Its theme was The Joy of Coming Home. He told us that during his visits to the Mother Prioress in hospital during her last illness, what struck him was that she was not just merely resigned to dying, but that for her it was the great moment of going home to which she had always looked forward.

Bishop Vlatorta was quite obviously revealing his own soul by the beautiful and simple words in which he interpreted for those present the dominant thought of the dying Prioress. In all the years that I have been in close contact with him during twenty-four of the twenty-five years of his episcopate, I can say that he always looked forward to the great happiness of going back to God. Nor could he understand any other attitude towards life. It was good to be alive; it was good to be able to go out in love and friendship to all God's creatures. But if life was so wonderful, how much more wonderful will it be to share the Eternal Life of the Father, Son and Holy Ghost?

Second on the list of impressions over these years, but also memorable, were the occasions at the Regional Seminary when, at the end of a long and exhausting ordination ceremony, he would sit down and address the students whom he had just ordained. These talks were always in Latin - not the least memorable of his accomplishments was the fluency and perfection of his Latin, though so many years away from his student days. He would tell the students what it meant to be a priest; they must be humble and the servants of all; there would be no comfortable existence for them if they lived their lives as priests should; their offering of themselves that morning was a complete offering - it must be honoured in a complete dedication, paid to the last farthing and until the last moment of their lives; so Christ gave himself, and so must they.

Again, one felt that the Bishop was preaching what we all knew was the mainspring of all his life. He gave himself to everyone. There is little doubt that it would have been better if he had not tried to do so much - more than fifteen years ago I suggested to him that he must cease to think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s having any similarity with a quiet mission territory in the country in the beginning of mission development.
You need four priests to assist you in the work of the diocese that your are now doing alone, I told him, But right to the end he continued attempting to do it alone. It was characteristic of him that he worked harder than ever after recovering from the first stroke and when told by everyone that a second stroke must follow such unlimited activity, be simply laughed, gave a characteristic shrug of his shoulders with a cheerful What matter!, and resumed his work.

I do not think he ever thought of himself. He was never concerned about his dignity, nor even about ordinary human comforts. Yet those who met him, in the ordinary social contacts that his position entailed, could hardly have suspected the depths of his charity and his selflessness. Beneath a rugged manner was a heart that knew no limits to its giving. Sometimes there came to him cases of human tragedy where it was beyond his power to grant the remedy sought for. At such times only after every possible effort had been made to find a solution, would his advisers be given any peace. He loved all men, and he loved God above all and in all. May he rest in peace!

7 September 1951

 

在香港勞瘁服務四十四年
恩理覺大主教逝世
安葬公教墳場
送殯者六千餘人倍極哀榮

一 九 五 一 年 九 月 三 日 午 十 二 時 五 十 分 , 香 港 教 區 的 喪 鐘 忽 然 響 了 起 來 , 訃 告 神 職 界 和 信 友 們 : 本 教 區 的 善 牧  ── 六 十 八 高 齡 的 恩 理 覺 主 教 在 灣 仔 聖 方 濟 各 醫 院 逝 世 了 !

這 噩 耗 並 不 算 是 晴 天 霹 靂 , 因 為 在 數 日 前 已 聽 到 了 他 領 受 終 傅 聖 事 的 消 息 , 但 驚 悉 他 已 逝 世 歸 天 , 心 中 不 免 悲 傷 與 惋 惜 !

恩 主 教 在 聖 方 濟 各 醫 院 逝 世 時 有 穀 祿 師 副 主 教 何 達 華 神 父 雷 永 明 神 父 唐 多 明 神 父 高 利 安 修 士 及 若 瑟 芬 修 女 等 陪 侍 在 側 , 下 午 五 時 入 殮 後 , 棺 柩 即 由 醫 院 至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 堂 內 柱 上 都 纏 上 黑 色 素 綵 誌 哀 。

棺 柩 進 堂 時 , 由 十 餘 位 神 父 穿 了 白 衣 護 送 。 並 唸 拉 丁 文 的 追 悼 文 : 「靜 靜 的 靈 魂 啊 ! 你 榮 歸 天 國 吧 ! 天 主 在 召 喚 你 ! 你 平 安 的 安 息 吧 !」 在 棺 柩 停 放 祭 台 前 正 中 後 , 神 父 們 又 合 唱 專 為 追 悼 已 亡 主 教 的 晚 經 : 「看 死 者 為 天 主 服 務 之 熱 情 , 懇 求 天 主 俯 聽 信 徒 們 的 呼 喚 , 恕 其 一 身 之 罪 ! 賜 之 安 然 榮 進 天 國 ! 他 雖 然 已 經 死 了 , 但 願 將 來 和 他 天 上 相 會 !」 唱 得 非 常 悽 慘 , 令 人 聞 之 不 禁 心 酸 !

五 時 四 十 分 棺 蓋 開 啟 , 許 多 神 父 和 教 友 都 前 往 瞻 仰 遺 容 , 並 為 彼 求 主 , 早 賜 升 天 ! 從 主 教 這 平 安 如 睡 的 遺 容 上 看 來 , 可 相 信 他 的 死 , 就 是 他 生 活 於 天 國 的 開 始 。

是 晚 由 神 父 及 高 理 安 修 士 在 聖 堂 守 夜 。

四 日 清 晨 , 天 空 下 著 很 大 的 雨 , 好 像 也 在 為 惋 惜 這 位 為 香 港 教 區 辛 勞 服 務 了 四 十 四 年 的 主 教 逝 世 而 悲 泣 ! 是 晨 本 港 所 有 神 父 都 為 主 教 舉 行 追 悼 彌 撒 。 堅 道 大 堂 於 上 午 八 時 由 本 港 穀 祿 師 副 主 教 主 禮 舉 行 五 六 品 追 思 彌 撒 。 到 堂 與 祭 的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千 餘 人 。 在 大 禮 追 思 後 , 都 到 棺 柩 前 一 瞻 恩 牧 慈 祥 的 遺 容 。 是 日 整 天 有 一 批 批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 前 往 弔 唁 並 祈 禱 。

五 日 上 午 七 時 半 也 有 大 追 思 彌 撒 , 九 時 半 香 港 神 職 界 集 合 大 堂 誦 念 大 日 課 , 道 明 會 為 他 舉 行 他 們 的 追 悼 儀 式 , 十 時 由 陳 啟 明 主 教 主 持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本 教 區 的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多 到 堂 與 祭 , 教 友 參 與 追 思 彌 撒 者 五 六 千 人 。 聖 堂 內 擠 得 無 容 足 之 地 。 大 家 同 心 合 意 祈 主 速 賜 主 教 靈 魂 升 天 。 這 時 在 主 教 棺 柩 四 週 六 枝 燃 燒 的 白 蠟 旁 已 放 滿 了 教 友 或 團 體 敬 獻 的 十 字 花 圈 。

彌 撒 中 葛 禮 耕 蒙 席 演 講 (講 詞 見 本 版 劉 鴻 遜 先 生 譯 文) 。

下 午 四 時 出 殯 , 送 殯 各 單 位 隊 伍 到 大 堂 集 合 後 , 向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公 墓 出 發 。 隊 伍 長 及 三 英 哩 , 為 本 港 空 前 的 出 殯 盛 況 , 起 棺 前 由 陳 主 教 主 持 大 追 思 禮 後 陳 主 教 也 隨 柩 車 至 公 墓 。

到 公 墓 後 棺 柩 抬 至 墓 穴 安 葬 , 送 葬 之 五 六 千 教 友 靜 然 肅 敬 觀 禮 。 下 葬 後 , 又 舉 行 唱 經 追 思 結 束 。 一 代 主 教 從 此 安 眠 黃 土 , 但 他 的 靈 魂 已 飛 回 天 國 本 鄉 , 永 享 他 應 得 的 榮 福 了 。
1951 年 9 月 9 日

 

追思恩主教
葛禮耕蒙席講  
劉鴻遜譯

已 故 可 敬 愛 恩 理 覺 主 教 的 逝 世 , 使 我 們 大 家 更 覺 悟 到 恩 主 教 為 本 港 教 區 、 本 港 社 會 所 做 的 善 事 , 具 有 偉 大 的 影 響 。 香 港 教 區 的 公 教 信 友 痛 惜 所 失 去 精 神 上 的 慈 父 , 和 善 牧 的 善 長 。 香 港 社 會 無 間 中 外 的 痛 悼 損 失 了 一 位 最 優 秀 的 公 民 , 社 會 的 領 袖 , 同 時 也 哀 惜 一 位 社 會 公 僕 的 逝 世 。

恩 主 教 是 一 位 不 拘 形 式 而 品 性 單 純 的 人 。 他 的 思 言 行 為 不 容 虛 偽 誇 飾 的 痕 跡 , 而 且 由 於 真 純 聖 德 的 流 露 , 誠 於 中 而 形 於 外 , 無 所 求 於 顯 達 的 榮 耀 。 他 對 於 生 活 中 的 大 義 和 細 節 , 辨 別 的 非 常 清 楚 , 而 能 無 條 件 獻 身 於 大 義 。 他 生 平 目 標 的 單 純 , 為 天 主 和 世 人 奉 獻 一 生 的 工 作 , 使 恩 主 教 成 為 一 位 十 分 偉 大 的 主 教 。 由 於 他 的 死 亡 , 在 他 一 生 事 蹟 的 配 合 上 , 顯 著 表 示 出 他 作 為 偉 大 的 聖 教 人 員 的 真 實 地 位 。 他 一 生 勞 瘁 辛 勤 犧 牲 自 己 , 為 聖 教 會 工 作 , 為 援 救 靈 魂 , 為 服 侍 天 主 的 兒 女 。

恩 主 教 專 心 致 力 於 宗 教 和 慈 善 社 會 事 業 是 這 般 偉 大 , 可 是 在 幾 個 星 期 以 前 , 他 明 白 地 看 出 他 積 極 工 作 的 時 期 已 經 過 去 了 , 他 絕 不 隱 諱 地 說 , 他 歡 迎 死 亡 的 來 臨 , 祈 求 天 主 , 早 一 些 帶 他 去 世 。 主 教 認 為 死 亡 並 不 是 失 敗 , 而 是 進 到 永 生 的 路 。 他 的 信 德 是 這 般 單 純 而 簡 捷 , 所 以 他 不 猶 疑 地 說 到 他 的 死 , 而 且 祈 禱 死 的 來 臨 。 他 相 似 聖 保 祿 一 般 , 跑 完 了 競 賽 的 路 , 打 完 了 他 的 戰 爭 , 他 已 經 保 持 住 他 的 信 仰 , 因 此 希 望 消 滅 於 世 , 而 得 結 合 於 基 督 。

恩 主 教 的 死 亡 使 我 們 發 生 無 限 的 同 情 , 但 其 中 也 有 愉 快 , 忠 實 和 熱 心 的 感 覺 。

對 於 眾 位 司 鐸 、 修 士 和 修 女 , 他 們 積 極 而 努 力 地 協 助 了 主 教 , 以 從 事 於 宗 教 和 慈 善 事 業 , 以 及 他 所 遺 留 的 全 體 信 友 , 我 們 謹 表 示 深 厚 的 同 情 。

由 於 他 的 死 亡 給 我 們 的 喜 樂 , 因 為 天 主 已 經 收 回 他 這 位 善 良 而 忠 實 的 僕 人 了 。 天 主 因 於 他 完 滿 實 踐 了 司 祭 的 品 位 , 提 升 他 到 宗 徒 的 行 列 , 現 在 召 叫 他 回 到 天 主 的 身 旁 。

由 於 他 的 死 亡 , 要 使 我 們 全 體 未 死 的 人 們 , 對 於 主 教 產 生 忠 實 的 心 願 , 我 們 決 心 誓 志 堅 持 我 們 的 信 仰 , 因 為 恩 主 教 的 一 生 , 就 是 完 全 而 純 粹 的 為 這 個 信 仰 而 犧 牲 。

由 於 恩 主 教 的 死 , 全 香 港 教 區 的 公 教 大 家 庭 的 每 個 人 , 都 應 激 發 虔 誠 的 熱 心 , 為 使 恩 主 教 的 靈 魂 平 安 休 息 , 應 不 斷 祈 禱 念 經 。 每 位 司 鐸 、 每 位 修 士 、 每 位 修 女 、 每 位 信 友 , 青 年 或 老 年 , 都 不 應 忘 記 古 時 一 位 大 主 教 , 聖 奧 斯 定 的 遺 訓 : 「我 們 不 要 捨 棄 了 所 愛 慕 的 在 生 時 的 人 , 一 直 要 用 彌 撒 和 念 經 , 把 他 送 去 完 全 享 受 永 生 。」

願 主 賞 賜 他 永 遠 的 安 息 , 並 且 容 永 的 光 輝 照 耀 他 。 願 他 休 息 於 平 安 中 。 阿 們 。
1951 年 9 月 9 日

 

恩主教傳略
劉讓之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恩 理 覺 主 教 於 一 八 八 三 年 五 月 生 於 意 國 北 部 米 蘭 市 郊 區 。 一 九 0 七 年 三 月 , 晉 陞 司 鐸 。 其 後 數 月 , 來 香 港 傳 教 。 開 始 傳 教 於 廣 東 海 豐 縣 境 , 此 後 則 服 務 於 新 界 農 區 , 並 佈 道 於 香 港 九 龍 各 教 堂 。

一 九 二 六 年 繼 故 師 主 教 之 遺 缺 , 受 命 為 香 港 主 教 。 自 香 港 劃 為 教 區 以 來 , 恩 氏 為 香 港 天 主 教 的 第 七 任 教 長 。 一 九 四 六 年 , 中 華 天 主 教 聖 統 制 建 立 , 香 港 列 為 正 式 教 區 , 恩 主 教 遂 為 教 會 正 式 體 制 下 之 香 港 主 教 。

主教職二十五年
氏 受 任 主 教 職 廿 五 年 以 來 , 所 創 設 之 社 會 事 業 頗 多 , 如 深 水 埗 青 山 道 的 寶 血 醫 院 , 薄 扶 林 道 的 凌 月 仙 小 兒 調 養 所 , 九 龍 塘 的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銅 鑼 灣 的 聖 保 祿 醫 院 和 聖 保 祿 嬰 堂 , 至 於 最 近 則 有 律 敦 治 肺 病 療 養 院 交 由 聖 高 隆 龐 會 修 女 擔 任 看 護 及 醫 藥 工 作 。

關 於 教 育 方 面 , 在 他 的 主 教 任 內 , 建 立 的 有 香 港 和 九 龍 的 華 仁 書 院 , 九 龍 喇 沙 書 院 , 香 港 和 九 龍 的 瑪 利 諾 女 校 , 九 龍 柯 士 甸 道 德 信 男 校 , 和 香 港 的 聖 貞 德 英 文 夜 校 。 這 是 較 為 重 要 的 , 但 不 是 完 全 的 名 單 。

總 計 社 會 事 業 和 教 會 事 業 , 在 他 管 理 之 下 的 , 計 有 醫 院 七 座 , 診 所 九 座 , 嬰 兒 院 三 所 , 安 老 院 二 所 , 盲 女 院 二 所 , 中 小 學 校 計 一 五 一 所 , 錄 取 男 女 學 生 二 萬 五 百 廿 九 人 , 本 區 教 徒 四 萬 八 百 九 十 三 人 , 學 習 教 理 者 一 千 五 百 廿 八 人 。

歡迎修會來港傳教
而 且
他 的 主 教 任 內 , 各 修 會 和 傳 教 團 體 來 港 佈 道 者 備 受 他 的 歡 迎 。 如 設 在 玫 瑰 崗 和 西 摩 道 的 多 明 我 會 , 設 在 九 龍 塘 和 香 港 堅 尼 地 道 的 方 濟 各 會 , 分 在 港 九 設 有 教 育 事 業 的 耶 穌 會 、 慈 幼 會 、 聖 言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瑪 利 諾 會 、 熙 篤 會 、 聖 耀 漢 兄 弟 會 和 公 教 學 校 兄 弟 會 , 以 上 是 男 修 會 。

在 他 主 教 任 內 , 香 港 教 區 創 設 的 修 會 有 聖 衣 會 、 瑪 利 亞 方 濟 各 修 女 傳 教 會 、 勒 乃 維 爾 天 母 后 會 、 聖 母 無 原 罪 修 女 會 、 聖 高 隆 龐 女 修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母 佑 會 、 以 上 是 女 修 會 。 並 且 創 設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 和 西 貢 的 聖 神 小 修 院 。 而 且 華 南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和 公 教 進 行 社 也 都 在 這 個 時 期 創 設 。

除 以 上 所 說 的 各 傳 教 和 修 會 團 體 及 他 們 所 設 立 的 各 種 社 會 事 業 之 外 , 在 太 平 洋 戰 爭 時 所 表 現 恩 氏 的 溫 仁 和 慈 善 , 尤 為 信 友 所 津 津 樂 道 。

港陷期內感化日軍
戰 時 恩 主 教 領 導 著 教 胞 度 過 了 似 乎 無 法 克 服 的 困 難 , 日 本 佔 領 期 內 遭 受 轟 炸 、 鎗 擊 、 毆 打 和 飢 饉 , 恩 氏 除 了 他 的 奮 鬥 精 神 之 外 , 一 切 都 損 失 了 。

他 的 衣 服 , 他 的 聖 爵 , 以 及 胸 前 的 十 字 架 , 和 總 堂 的 大 鐘 , 都 賣 去 了 購 買 食 物 , 來 供 給 不 斷 求 他 資 助 的 人 們  。  

恩 主 教 的 品 德 和 地 位 , 雖 然 在 日 本 武 力 佔 領 香 港 的 時 期 , 仍 能 感 化 日 本 的 派 遣 軍 , 使 得 在 他 管 轄 教 區 內 的 全 體 司 鐸 、 修 士 和 修 女 , 不 受 戰 爭 的 傷 害 , 並 使 日 本 軍 人 瞭 解 天 主 教 的 傳 教 士 並 無 政 治 的 使 命 , 雖 然 在 敵 對 狀 態 下 , 仍 准 許 釋 放 了 香 港 很 多 人 , 包 括 教 友 和 非 教 友 。 因 為 恩 主 教 的 愛 德 和 大 無 畏 精 神 , 設 法 的 安 排 , 脫 出 香 港 而 避 難 到 國 內 或 澳 門 , 以 獲 生 存 。 香 港 在 那 些 艱 難 困 苦 的 歲 月 裡 , 恩 主 教 真 實 地 向 教 友 們 表 現 出 做 父 親 般 的 慈 懷 。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戰 事 結 束 , 四 年 戰 時 的 勞 苦 , 使 恩 主 教 健 壯 的 體 質 , 受 到 無 可 挽 回 的 損 失 。

教宗義捐紀念銀慶
年 六 月 是 恩 主 教 就 職 以 來 廿 五 年 的 銀 慶 , 當 今 教 宗 比 約 第 十 二 世 特 捐 港 幣 二 萬 五 千 元 救 濟 香 港 難 民 , 以 表 彰 故 主 教 的 偉 大 工 作 。 香 港 總 督 葛 量 洪 爵 士 以 及 各 界 名 流 共 同 慶 祝 。 香 港 教 友 為 表 達 感 恩 的 心 情 。 捐 助 港 幣 六 萬 九 千 餘 元 , 供 恩 主 教 作 社 會 服 務 之 用 。 在 這 個 時 期 , 恩 主 教 的 體 力 更 為 衰 弱 , 本 年 三 月 間 一 度 因 腦 充 血 , 而 致 暈 蹶 , 後 經 休 養 痊 癒 , 得 以 安 度 銀 慶 紀 念 日 , 但 去 月 中 旬 病 況 復 發 , 隨 即 在 九 月 三 日 午 十 二 時 五 十 分 , 蒙 主 召 其 靈 魂 , 息 止 安 所 。
1951 年 9 月 9 日

 

香港公教進行社
明日追悼恩主教
戴遐齡代主教屆時發表演講

港 公 教 進 行 社 暨 真 理 學 會 為 追 悼 故 恩 主 教 提 倡 公 教 文 化 社 會 事 業 熱 心 之 遺 志 , 訂 於 明 日 (九 月 十 七 日 星 期 一) 上 午 七 時 半 , 在 該 社 聖 堂 內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下 午 五 時 半 , 由 代 理 主 教 戴 遐 齡 神 父 主 持 聖 體 降 福 並 發 表 演 講 , 歡 迎 公 教 人 士 , 屆 時 參 加 。
1951 年 9 月 16 日

 

香港恩理覺主教逝世一月
黎培理公使獻追悼彌撒

香 港 恩 理 覺 主 教 逝 世 迄 今 已 一 月 , 明 日 (八 日) 上 午 九 時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黎 培 理 總 主 教 在 堅 道 天 主 堂 特 為 恩 牧 舉 行 追 悼 大 禮 彌 撒 , 希 望 教 友 前 往 參 加 為 恩 主 教 祈 禱 。
1951 年 10 月 7 日


 

恩理覺紀念堂追悼
恩主教逝世四週年

九 龍 京 士 柏 恩 理 覺 主 教 紀 念 小 堂 於 本 月 三 日 恩 主 教 逝 世 四 週 年 紀 念 日 , 舉 行 特 別 彌 撒 , 以 資 追 悼 。 該 堂 在 主 任 李 若 望 神 父 與 瑪 利 諾 會 修 女 們 熱 心 領 導 及 積 極 教 誨 下 , 該 區 居 民 信 奉 天 主 者 與 日 俱 增 。 上 月 十 五 日 聖 母 升 天 節 又 有 五 十 人 領 洗 。 由 穀 神 父 馬 神 父 等 主 持 付 洗 典 禮 並 在 是 日 晨 舉 行 唱 經 大 彌 撒 , 全 體 新 受 洗 者 初 領 聖 體 。 同 日 晚 降 福 後 , 全 體 合 影 留 念 。
1955 年 9 月 4 日

 

恩主教逝世十年
教區舉行追思禮
五日下午六時由白主教主持

本 教 區 前 任 主 教 恩 理 覺 蒙 席 病 故 於 十 年 前 的 九 月 三 日 , 九 月 五 日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白 英 奇 主 教 定 於 本 月 五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主 教 府 已 分 別 通 知 各 修 會 及 教 區 神 職 班 , 並 望 教 友 能 參 禮 。

恩 主 教 在 一 八 八 三 年 五 月 出 生 於 意 國 北 部 米 蘭 市 郊 區 , 一 九 0 七 年 六 月 晋 陞 鐸 品 。 晋 鐸 後 數 月 , 即 假 道 香 港 入 廣 東 省 海 豐 縣 傳 教 。 後 重 臨 香 港 , 服 務 於 港 九 各 堂 區 。

一 九 二 六 年 , 繼 故 師 主 教 遺 缺 , 受 命 為 香 港 第 七 任 代 牧 主 教 。 一 九 四 六 年 , 中 華 天 主 教 聖 統 制 建 立 , 香 港 列 為 正 式 教 區 , 恩 主 教 遂 為 教 會 正 體 制 下 的 香 港 首 任 主 教 。

恩 主 教 就 職 廿 五 年 以 來 , 建 樹 甚 多 。 在 醫 藥 方 面 創 設 寶 血 醫 院 、 凌 月 仙 小 兒 調 養 所 ,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聖 保 祿 醫 院 及 育 嬰 堂 、 律 敦 治 肺 病 療 養 院 等 。 在 教 育 方 面 , 創 設 香 港 及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 喇 沙 書 院 、 九 龍 及 香 港 的 瑪 利 諾 女 校 , 德 信 男 校 、 聖 貞 德 英 文 夜 校 等 。 且 在 其 任 內 , 各 修 會 和 傳 教 團 體 紛 紛 來 港 建 立 分 會 , 如 道 明 會 、 方 濟 各 會 、 耶 穌 會 、 慈 幼 會 、 聖 言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瑪 利 諾 會 、 熙 篤 會 、 聖 耀 漢 小 兄 弟 會 、 公 教 學 校 兄 弟 會 等 男 修 會 。 在 女 修 會 方 面 , 有 聖 衣 會 、 瑪 利 亞 方 濟 各 修 女 傳 教 會 、 勒 乃 維 爾 天 神 母 后 會 、 聖 母 無 原 罪 修 女 會 、 聖 高 隆 龐 傳 教 女 修 會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及 母 佑 會 等 。 並 創 設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 西 貢 聖 神 小 修 院 、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及 公 教 進 行 社 等 。 尤 為 港 人 所 不 能 忘 懷 的 , 就 是 日 本 人 佔 領 香 港 期 間 , 恩 主 教 領 導 港 人 渡 過 無 數 困 難 , 一 再 為 保 護 教 民 , 與 日 軍 力 爭 , 最 後 變 賣 總 堂 大 鐘 , 周 濟 飢 民 。

恩 主 教 為 人 和 易 可 親 , 談 笑 風 生 , 遇 事 樂 觀 , 莊 嚴 中 帶 輕 鬆 , 為 司 鐸 時 如 此 。 升 主 教 後 仍 然 如 此 。 一 般 人 偶 然 與 主 教 有 一 面 之 緣 , 即 有 深 刻 印 象 。

按 恩 主 教 來 港 服 務 , 前 後 四 十 四 年 , 為 本 教 區 勞 瘁 。 現 在 逝 世 , 雖 已 十 年 , 但 其 遺 德 仍 在 人 間 , 港 人 將 永 遠 追 思 不 已 。
1961 年 9 月 1 日

 

恩主教安葬十年
教區舉行追思禮

本 月 五 日 為 本 教 區 前 任 主 教 恩 理 覺 蒙 席 安 葬 十 周 年 , 白 主 教 於 是 日 下 午 六 時 , 假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大 禮 安 所 彌 撒 , 儀 式 隆 重 , 參 加 者 有 本 教 區 司 鐸 、 各 修 會 會 士 修 女 、 學 校 代 表 、 信 眾 等 近 千 人 。

恩 主 教 為 本 教 區 服 務 先 後 達 四 十 四 年 , 主 教 教 務 廿 六 年 , 其 間 本 港 各 修 會 、 學 校 、 善 會 等 機 構 發 展 甚 速 。 二 次 大 戰 爆 發 後 , 主 教 領 導 教 會 渡 過 最 艱 難 的 日 軍 佔 領 時 期 , 其 功 績 尤 為 人 念 念 不 忘 。
1961 年 9 月 8 日

 

故恩理覺主教等遷葬
白主教奉獻彌撒  並舉行赦亡儀式

本 月 十 九 日 故 恩 理 覺 主 教 及 其 他 已 亡 司 鐸 八 人 遺 骨 將 改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小 堂 地 下 墓 室 , 是 日 下 午 六 時 白 主 教 將 蒞 臨 小 堂 奉 獻 彌 撒 , 並 舉 行 追 思 及 遷 葬 儀 式 。

八 位 神 父 中 有 年 前 被 害 的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神 父 。
1961 年 9 月 15 日

 

恩主教等九人遺骨  遷葬墳場小堂墓室
白主教親臨小堂主持儀式

本 教 區 故 恩 理 覺 主 教 及 其 他 已 亡 司 鐸 八 人 的 遺 骨 , 於 本 月 十 九 日 , 遷 葬 於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小 堂 地 下 墓 室 。

白 英 奇 主 教 於 是 日 下 午 六 時 , 駕 臨 聖 彌 額 爾 小 堂 奉 獻 彌 撒 , 隨 即 舉 行 赦 亡 及 遷 葬 儀 式 。 參 禮 神 職 人 員 數 十 人 。

八 位 已 亡 的 司 鐸 中 , 包 括 八 年 前 在 灣 仔 煉 靈 堂 被 害 的 程 野 聲 、 魏 蘊 輝 兩 神 父 。
1961 年 9 月 29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VALTORTA Enric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