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ILLAUD, Fernand MEP
蘇億民
神父

 

* Birth in Bazoges-en-Paillers (佩萊爾地區巴佐熱), Vendee (旺代), France (法國): [22 August 1909]
* Ordination: [29 June 1932]
* Arrival in China: [1932]
* Death in Montbeton (蒙特貝通), France: [16 May 2004]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Repertoire Des Membres De La Societe Des Missions Etrangeres 1659-2004

 

人物素描──蘇億民神父
雯雯、玫瑰

蘇 億 民 神 父 生 於 法 國 西 部 近 海 的 一 個 城 鎮 , 今 年 八 十 一 歲 。

蘇 神 父 是 家 中 獨 子 , 四 歲 喪 父 , 剩 下 母 親 與 他 相 依 為 命 。 童 年 時 , 住 在 他 家 對 面 的 一 位 神 父 , 在 越 南 傳 道 時 被 賊 人 打 死 。 這 事 深 刻 的 印 在 他 的 心 上 , 對 殉 難 的 神 父 , 極 為 神 往 。 在 小 小 心 靈 上 , 已 盟 志 向 , 長 大 後 傳 揚 天 主 的 福 音 。 他 將 自 己 的 心 願 告 訴 母 親 , 她 甚 是 歡 喜 。

他 十 一 歲 時 進 入 小 修 院 , 十 六 歲 進 入 大 修 院 。 在 這 五 年 間 , 他 追 隨 上 主 的 心 日 益 強 烈 。

同 村 的 一 位 修 女 偶 爾 與 他 母 親 提 及 她 的 兒 子 有 志 為 神 父 時 , 他 母 親 謙 和 的 說 : 「天 主 賜 給 我 一 個 兒 子, 若 他 要 跟 隨 祂 , 我 是 願 意 成 全 的 。」 二 十 歲 那 年 , 蘇 神 父 離 開 自 己 的 家 鄉 , 進 入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 兩 年 後 晉 鐸 , 被 派 往 中 國 廣 西 省 南 寧 市 。

年 青 的 他 , 抱 著 一 顆 熾 熱 的 心 , 別 了 慈 顏 , 別 了 家 園 , 踏 上 漫 長 的 路 途 , 遠 赴 東 方 , 回 應 上 主 的 召 叫 。

一 九 三 二 年 , 他 乘 船 從 法 國 到 達 香 港 , 留 居 一 日 , 翌 日 乘 船 至 廣 州 , 再 轉 車 到 廣 西 。 經 過 長 途 跋 涉 , 舟 車 勞 頓 , 他 終 於 在 黃 昏 時 分 抵 達 目 的 地 。 當 時 , 南 寧 主 教 正 與 區 內 神 父 舉 行 彌 撒 聖 祭 , 見 他 到 來 , 很 是 歡 喜 , 著 他 打 理 聖 體 櫃 , 誰 料 他 因 連 日 馬 不 停 蹄 地 趕 路 , 精 神 疲 乏 不 堪 , 再 被 祭 台 上 燭 花 掩 映 , 突 然 眼 前 漆 黑 一 團 , 「咕 咚」 一 聲 , 暈 倒 在 地 上 。 當 他 醒 來 時 聽 到 主 教 嘆 息 道 : 「這 年 青 人 身 體 瘦 弱 , 不 知 能 否 熬 下 去」 (按 : 當 時 的 一 夥 人 , 如 今 只 剩 下 蘇 神 父 一 人 , 所 以 說 世 事 難 料 。)

一 九 三 二 年 至 一 九 四 七 年 , 蘇 神 父 一 直 在 廣 西 省 南 寧 市 的 教 區 工 作 , 對 象 多 是 農 民 , 生 活 簡 單 純 樸 ; 期 間 曾 服 務 於 一 痲 瘋 病 院 。 由 於 南 寧 地 處 山 區 , 交 通 極 其 不 便 , 居 民 多 靠 走 路 或 以 馬 匹 代 步 。 蘇 神 父 喜 歡 騎 馬 , 常 馳 騁 於 山 林 原 野 間 。 讀 者 可 以 想 像 , 年 青 的 蘇 神 父 策 馬 揚 鞭 , 英 姿 颯 颯 的 風 采 。 (按 : 蘇 神 父 年 青 時 十 分 清 瘦 , 據 他 說 是 瘦 得 像 牙 簽 。)

在 南 寧 市 的 十 五 年 , 期 間 碰 到 戰 亂 , 生 活 是 相 當 艱 苦 , 亦 曾 多 次 被 日 軍 追 捕 , 險 象 橫 生 , 最 後 蒙 上 主 庇 佑 而 得 以 化 險 為 夷 。 記 得 一 次 , 他 與 另 一 位 神 父 被 日 軍 逮 著 , 無 計 可 施 , 忽 然 靈 機 一 觸 , 耳 語 同 袍 : 「不 若 我 們 互 相 祈 禱 吧 。」 於 是 他 們 立 刻 坐 在 地 上 , 誠 心 的 誦 唸 玫 瑰 經 。 日 軍 見 他 倆 口 中 念 念 有 詞 , 不 知 幹 什 麼 , 於 是 驚 惶 離 去 。

一 九 四 七 年 , 由 於 局 勢 混 亂 , 他 被 迫 離 開 中 國 , 南 下 香 港 , 棲 身 於 薄 扶 林 的 太 古 樓 , 繼 續 其 傳 揚 福 音 的 使 命 。 一 九 四 九 年 , 他 第 一 次 回 家 探 望 母 親 , 母 子 分 離 十 七 年 , 大 家 見 面 自 是 歡 欣 不 已 。 回 到 家 裡 , 見 母 親 依 舊 把 他 的 房 間 保 留 著 , 一 床 一 桌 都 與 離 開 時 無 異 , 且 打 理 得 一 塵 不 染 ; 而 他 在 十 七 年 間 寄 給 她 的 信 , 亦 一 一 保 存 下 來 , 母 親 對 兒 子 的 愛 盡 露 無 遺 。 在 法 國 休 假 侍 母 半 年 , 他 終 要 再 別 蒼 蒼 白 髮 , 返 回 香 港 。

一 九 五 三 年 , 他 申 請 往 越 南 西 貢 獲 准 , 於 是 離 開 生 活 了 六 年 的 香 港 , 又 風 塵 撲 撲 的 遠 赴 彼 邦 。 由 於 蘇 神 父 精 通 中 文 , 所 以 在 西 貢 期 間 , 除 了 負 責 一 般 的 傳 教 工 作 外 , 亦 被 邀 請 任 教 於 一 師 範 學 院 , 教 授 中 文 , 並 於 空 閒 時 候 教 授 法 文 。

在 越 南 期 間 , 他 亦 曾 一 次 回 法 國 探 望 母 親 , 當 時 她 已 是 老 弱 多 病 , 寄 居 於 老 人 院 內 。

鑑 於 蘇 神 父 服 務 的 堂 區 為 華 僑 社 會 , 一 般 都 會 說 廣 東 話 , 因 此 他 雖 在 越 南 多 年 , 但 仍 不 諳 越 南 語 。 一 九 七 六 年 , 神 職 人 員 全 部 被 迫 離 開 該 國 , 在 被 逐 出 時 , 一 名 當 地 官 員 曾 用 法 文 責 駡 蘇 神 父 , 說 他 在 越 南 二 十 年 , 居 然 不 學 該 國 語 文 。 蘇 神 父 幽 默 地 用 法 文 回 答 : 「先 生 , 我 母 親 曾 教 我 , 說 我 若 要 結 婚 , 只 可 娶 一 個 女 子 , 不 能 要 兩 個 。 我 當 初 到 來 時 是 與 華 僑 來 往 , 故 學 中 文 。 我 無 需 要 兩 個 老 婆 , 故 亦 無 需 學 兩 種 言 語 。」

離 開 越 南 , 蘇 神 父 重 返 法 國 故 鄉 , 那 時 他 敬 愛 的 母 親 已 與 世 長 辭 , 回 到 主 的 身 旁 去 。 在 法 國 兩 年 , 他 服 務 於 老 人 院 。 一 九 七 八 年 重 臨 香 港 , 先 在 元 朗 的 錦 田 堂 區 工 作 兩 年 , 後 調 派 來 柴 灣 海 星 堂 直 至 今 天 。 他 表 示 , 除 非 被 迫 離 去 , 否 則 他 是 願 意 在 香 港 終 老 。

事 實 上 , 蘇 神 父 大 半 生 都 生 活 在 中 國 人 的 圈 子 裡 , 可 算 是 半 個 中 國 人 呢 !

今 天 , 我 們 仍 可 聆 聽 蘇 神 父 在 祭 台 上 , 娓 娓 地 道 出 世 情 。 如 果 你 能 細 心 傾 聽 , 你 定 會 有 意 想 不 到 的 收 獲 。
【轉載自柴灣海星堂堂區通訊】
1990年 12 月 28 日 

 

蘇億民神父  安息主懷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蘇 億 民 神 父 , 於 二 0 0 四 年 五 月 十 六 日 在 該 會 法 國 南 部 會 院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五 歲 。

蘇 億 民 神 父 , 一 九 0 九 年 八 月 廿 二 日 生 於 法 國 西 部 溫 地 省  (Vendee) 。 晉 鐸 後 曾 服 務 於 廣 西 南 寧 教 區 、 越 南 聖 方 濟 各 華 人 天 主 堂 和 香 港 納 匝 肋 會 院 。 由 一 九 七 八 至 一 九 九 五 年 , 先 後 服 務 錦 田 及 柴 灣 堂 區 。 一 九 九 九 年 離 港 返 回 法 國 療 養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定 於 五 月 廿 七 日 (星 期 四) , 晚 上 八 時 半 在 柴 灣 海 星 堂 為 蘇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籲 請 信 友 為 蘇 神 父 靈 魂 祈 禱 。
2004年 5 月 23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