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 GAUGHRAN, Fridolin FSC
法道領修士 (范道領)

 

Photo: The Gateway
Bulletin

* Birth in Meath (米斯), Ireland (愛爾蘭): [15 November 1915]
* Enter Novitiate in Ireland: [1932]
* Take Vows in Ireland: [1940]
* Service in Hong Kong: [1972-1986]

* Death in Ireland: [6 August 1988]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FSC

 

Death of Revered Brother Fridolin FSC
R.I.P.

The death occurred recently in Ireland of Revered Brother Fridolin Gaughran, F.S.C. Brother Fridolin taught both in La Salle College, Kowloon and in St. Joseph’s College, Hong Kong. Prior to coming to Hong Kong he had taught in Sebu, Sabah and West Malaysia. He was the first La Salle Brother Principal of St. Mary’s School, Sandakan in 1963.

Brother Fridolin was known to a wide circle of friends both in Malaysia and in Hong Kong. He was a dedicated teacher and a most pleasant and likeable companion in community.

He was Spiritual Director of Our Lady of the Star Praesidium of the Legion of Mary. In his own life he was a model religious, a man of strong faith and dedication to a life of prayer and regular religious exercises.

He loved the outdoor life and he was familiar figure in the Kowloon hills and the walkways of Hong Kong. He also took a keen interest in games and would often laugh heartily when reminded in his later years of his earlier exploits on the basketball court!

Brother Fridolin passed away peacefully in Ireland last week. He was buried in the De La Salle Brothers Cemetery in Co. Laois in the presence of a large number of friends including many confreres who had worked with him in the missions. May his gentle soul enjoy the reward of a life well lived in Christ!
26 August 1988

 

悼范道領修士
南菁

閱 八 月 廿 六 日 英 文 公 教 報 ,  獲 悉 前 聖 約 瑟 中 學 的 范 修 士 在 其 祖 國 愛 爾 蘭 病 逝 , 深 感 難 過 及 痛 惜 !

認 識 范 修 士 是 在 醫 院 裡 他 的 病 榻 旁 , 而 且 以 後 數 年 我 們 的 相 見 和 相 談 的 地 方 也 都 是 在 他 養 病 的 病 房 裡 ── 很 奇 特 的 交 往 方 式

記 得 六 、 七 年 前 的 一 個 傍 晚 , 正 等 待 兒 子 回 來 吃 飯 時 , 兒 子 卻 紅 著 眼 睛 回 來 對 我 說 他 剛 探 完 一 個 修 士 的 病 回 來 , 那 位 修 士 是 他 們 那 群 聖 母 軍 的 神 師 , 一 個 充 滿 愛 心 和 聖 德 的 人 , 但 現 在 卻 患 了 中 風 , 躺 在 醫 院 裡 不 能 動 彈 , 因 為 他 的 右 半 邊 身 體 癱 瘓 , 至 使 一 向 堅 強 的 他 也 變 得 軟 弱 , 害 怕 以 後 不 能 再 為 主 工 作 而 流 起 淚 來 。

當 我 聽 完 兒 子 這 番 話 後 , 也 動 了 惻 隱 之 心 , 立 刻 命 兒 子 把 剛 煮 好 的 鮑 魚 湯 送 去 給 他 喝 , 而 我 家 離 該 醫 院 只 需 步 行 十 分 鐘 。 半 個 鐘 頭 後 , 兒 子 卻 帶 著 湯 回 來 , 原 來 他 不 懂 得 怎 樣 餵 一 個 不 能 動 彈 的 人 喝 湯 , 於 是 我 立 刻 決 定 由 我 去 餵 他 。

當 我 踏 腳 進 他 房 間 時 , 他 竟 是 滿 面 驚 愕 的 看 著 我 , 我 才 猛 然 醒 起 他 並 不 認 識 我 , 於 是 我 立 刻 自 我 介 紹 是 他 某 一 個 學 生 的 母 親 , 特 別 帶 中 國 湯 來 給 他 喝 , 他 的 神 情 才 放 鬆 , 他 當 時 沒 有 說 話 , 在 他 充 滿 猶 疑 和 感 謝 的 目 光 中 , 我 已 忘 記 了 自 己 是 個 女 性 , 而 他 是 個 修 士 , 我 彎 身 立 在 床 邊 , 用 左 手 抱 高 他 的 頭 部 , 用 右 手 拿 著 湯 匙 , 把 湯 一 羹 羹 的 慢 慢 地 送 進 他 的 嘴 裡 , 待 喝 完 了 湯 , 再 慢 慢 地 把 他 的 頭 部 放 回 枕 上 , 替 他 淨 了 嘴 , 便 向 他 告 辭 , 並 告 訴 他 我 以 後 會 在 晚 飯 的 時 間 來 照 顧 他 , 離 開 醫 院 我 才 發 覺 我 的 腰 部 和 左 手 累 得 要 死 , 原 來 捧 著 一 個 完 全 不 能 動 彈 的 人 是 很 用 力 的 , 當 下 我 就 感 謝 主 賜 我 是 一 個 健 康 的 人 。

此 後 我 都 常 帶 備 湯 水 或 食 物 去 探 望 他 , 直 至 他 康 復 出 院 , 我 不 擅 交 際 , 而 他 又 很 沉 默 , 故 我 們 很 少 說 話 , 又 因 為 他 身 材 不 很 高 , 躺 在 床 上 就 像 個 大 孩 童 , 每 次 服 侍 他 , 就 像 服 侍 個 大 孩 童 , 感 覺 得 非 常 大 方 自 然 。

此 後 數 年 內 他 進 過 醫 院 數 次 , 我 都 一 定 去 探 望 他 , 那 期 間 他 的 聖 母 軍 各 團 員 都 離 校 升 學 去 了 , 他 卻 因 健 康 問 題 沒 再 出 任 神 師 , 但 他 的 心 卻 常 眷 念 那 批 升 了 學 的 聖 母 軍 , 而 他 們 都 因 功 課 忙 而 沒 有 多 少 人 寫 信 給 他 , 所 以 他 有 失 落 的 感 覺 。

在 我 最 後 一 次 見 他 時 , 他 告 訴 我 他 決 定 回 愛 爾 蘭 休 養 , 因 為 他 祖 國 的 氣 候 較 適 合 他 , 他 寫 了 愛 爾 蘭 的 地 址 給 我 。 在 他 回 國 後 , 我 們 間 中 有 通 信 , 知 道 他 健 康 頗 好 , 心 裡 就 頗 安 慰 。 去 年 兒 子 畢 業 回 港 工 作 , 本 想 今 夏 與 兒 子 往 愛 爾 蘭 一 遊 , 順 便 探 望 他 , 但 因 兒 子 忙 於 工 作 而 沒 有 去 , 卻 想 不 到 突 然 傳 來 他 的 死 訊 , 真 教 人 感 到 難 過 和 遺 憾 , 雖 然 他 不 是 大 人 物 , 但 在 這 數 年 的 探 病 交 往 中 , 我 深 深 體 察 到 他 是 一 個 非 常 愛 學 生 和 忠 愛 天 主 的 修 士 , 我 在 此 謹 希 望 各 位 經 他 教 導 的 學 生 和 聖 母 軍 , 多 為 他 早 登 天 國 祈 禱 , 這 便 是 我 寫 這 篇 文 章 的 目 的 。
1988 年 9 月 16 日


The Gateway Hong Kong Lasallian Family Bulletin Twenty-Fifth Issue, The Lasallian Family Hong Kong,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lasalle.org.hk/pages/docs/TheGateway2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