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HSU, Cheng-Ping Francis Xavier
徐誠斌主教

* Birth in Shanghai, China: [20 February 1920]
* Ordination in Rome, Italy: [14 March 1959]
* Consecrated Bishop in Hong Kong: [29 May 1969]
* Death in Hong Kong: [23 May 1973]

* Kung Kao Po: Editor [1959] - [1965]
* Catholic Centre: Vice Director [1962] - [1965]
* Catholic Truth Society: Director [1965] - [1967]
* Catholic Centre: Director [1966] - [1967]
* Diocesan Public Relations Office: Director [1966] - [1967]
* Diocesan Ecumenical Commission: Secretary [1967]
* Catholic Centre: President [1968] - [1970]
*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Titular Bishop of Orrea: [1967] - [1969]
* Diocesan Personnel Commission: Member [1968] - [1969]
* Diocesan Personnel Commission: Chairman [1969] - [1973]
* Bishop of Hong Kong : [1969] - [1973]

         

徐誠斌 (HSU, Cheng-Ping Francis 1920-1973)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在 上 海 出 生 , 一 九 四 0 年 在 聖 約 翰 大 學 畢 業 後 , 負 笈 英 國 牛 津 , 攻 讀 英 國 文 學 , 回 國 後 歷 任 要 職 , 後 來 棄 俗 修 道 , 於 一 九 五 五 年 進 入 羅 馬 宗 座 伯 達 學 院 修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十 四 日 在 羅 馬 晉 鐸 , 隨 即 回 港 出 任 公 教 報 主 編 。 其 後 兼 任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 及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主 編 。 一 九 六 七 年 , 被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年 , 出 任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年 ,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年 至 一 九 七 三 年 間 , 曾 出 任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代 表 、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一 九 七 二 年 ,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銜 。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逝 世 。

徐 主 教 任 內 為 教 會 、 社 會 的 貢 獻 良 多 。 在 教 會 方 面 , 成 立 並 發 展 人 事 委 員 會 、 司 鐸 代 表 議 會 、 牧 民 議 會 等 , 使 教 務 趨 於 更 健 全 的 分 工 制 。 他 亦 建 議 召 開 教 區 會 議 , 目 的 是 集 中 整 個 教 會 的 力 量 , 檢 討 過 去 , 策 劃 將 來 。 至 於 非 基 督 徒 合 一 委 員 會 也 在 他 的 督 促 下 成 立 , 目 的 是 消 除 各 宗 教 間 的 隔 膜 , 獲 致 更 深 的 瞭 解 。 在 社 會 方 面 , 他 十 分 關 注 教 區 所 辦 的 醫 療 、 教 育 、 社 會 福 利 等 服 務 , 並 常 加 指 導 。 其 他 地 區 發 生 災 害 , 如 菲 律 賓 、 巴 基 斯 坦 、 越 南 等 地 的 賑 災 運 動 , 都 呼 籲 教 友 盡 力 協 助 。

 

Our Statements Concerning the Teachers’ Pay Dispute
By Bishop Francis Hsu

On 5th April, the day after the first sit-in strike of teachers, th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contacted Bishop Baker and myself by telephone. Independently we expressed our view that the parties concerned should be brought to the conference table. I added that the teachers might ask public leaders to help them to obtain a negotiation. This was given much prominence by SCMP the following morning.

The teachers’ Joint Secretariat responded immediately. The following morning they published a four-point proposal on broad educational reform, saying at the same time that if these four points were accepted by the Government, they would call off the strikes and leave the salary question to public judgment or arbitration - but it is not clear whether acceptance by the Government of such arbitration was a condition or not. Government’s initial response to the four points was promising.

On 9th April, Mr. Szeto Wah and Mr. Lam Wah-hei called on Bishop Baker first and then on myself, bringing to each of us a very warmly worded letter asking for our help as mediators.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we met. We talked in a very amiable atmosphere for some 30 minutes. Mr. Szeto and Mr. Lam understood that it needed time to study their four proposals and ways of implementation. They were also aware that the newly reconstituted Board of Education have been studying similar problems. I offered to do my best. I even offered to be adviser to the Joint Secretariat, an offer they lost no time in making public!

Meanwhile we were in touch with Government officials. On the afternoon of Tuesday, 10th April, Bishop Baker, Rev. Dr. Peter Wong of the Church of Christ in China and myself were received by the Governor. An official release appeared in the papers the following day mentioning our visit but saying nothing else.

We met Mr. Szeto and Mr. Lam the second time at noon on Wednesday 11th April at Bishop Baker’s office. Again we talked in a very amiable atmosphere, I thought we understood one another well. In addition to the letter, we made two verbal statements to them: a) As sponsors of Christian schools, we should have studied the teachers’ salary question and submitted proposals to Government before 14th March 1973, the deadline set by Government, and we regret this omission; 2) we consider the pay question as still open, that is to say, there are elements in it that should be further studied. Mr. Szeto and Mr. Lam seemed gratified. By the time they left I was rather hopeful that there would be no strike on Friday, 13th April.

The following is the full text of our reply to Mr. Szeto and Mr. Lam.

11th April, 1973

 

Mr. Szeto Wah,
Mr. Lam Wah Hei,
Joint Secretariat of H.K. Educational Bodies, Hong Kong.

Dear Sirs,

We wish to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of the 9th inst. The Rev. Dr. Peter Wong,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Hong Kong Council of the Church of Christ in China, joins us in replying to you as follows:

1)  With regard to the four-point proposal of educational reform that you have made, we are pleased to note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already given a positive response to it, we are sure that the newly reconstituted Board of Education, of which all three of us are members, will carefully study your recommendations. It will be a pleasure to us to promote contact between your Joint Secretariat and the Board. The Board hopes to report its views to H.E. the Governor some time in August this year.

2)  In these circumstances we hope that the teachers, after due consideration, will decide not to take any further action this coming Friday.

3)  The dispute over pay is a cause for regret. We appreciate your sentiments and at the same time we realize that this is a difficult question involving the whole Government salary structure. You have indicated that teachers will make “meaningful sacrifices” in the interests of educational betterment, so we wish to ask you to be patient and see how the Board of Education will respond to your constructive proposals.

4)   At the same time we would like to ask you to wait and see how the new award of “credit” will work out in the Colleges of Education which will enable successful teachers to enter the salary scale at $1,250. Furthermore we wish to point out that the current salary scale is not permanently fixed but is subject to periodic review. We want to urge you to consider these points.

5)   We would like to assure you and all the teachers of our appreciation of the important role you are playing in the education of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of our concern for the best interests of teachers, pupils and their families. We Church leaders will continue to offer them our services to the best of our ability.

Yours sincerely,

Rt. Rev. Gilbert Baker
Most Rev. Francs Hsu
Rev. Dr. Peter Wong

The letter is dated 11th April; it was made public at noon that day. The same evening the teachers decided to strike as planned.

It is not for me to say if our optimism was unfounded in the first place, or if Mr. Szeto and Mr. Lam failed to bring the teachers to their view, or if some other factor was at play. At all events we were anxious to push open, even a little, the door of negotiation. So we made a statement on Thursday 12th April. We said there was room for negotiation and put on record what we had said to Messrs. Szeto and Lam verbally. We reiterated our readiness to help find a solution. It was Thursday afternoon, the strike scheduled for Friday was on. Nobody could stop it. So in our statement we made no reference to it. We only hoped that something might be done after the Friday strike. To the press we said again that there were elements in the pay dispute, such as qualifications of admission into the colleges of education and of successful trainees, which seemed to us to leave room for further study, If we could work out a new approach to the problem, we could submit them to interested parties.

The full text of our statement follows:

Having been in touch with both teachers and Government officials, we feel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m are not as great as they might appear to be. We think that the Government’s response to the teachers’ 4-point proposal is encouraging and that there are elements in the pay dispute that we should study more carefully.

In fact we as sponsors of Christian schools should have done this thoroughly before 14th March 1973, the deadline set by Government for submitting suggestions on this matter. We regret this omission on our part.

Now we wish to ask the co-operation of both teachers and Government so that we may be able to make a restatement of the question still at issue.

We would like to put on record that meeting representatives of the Joint Secretariat of H.K. Educational Bodies on the morning of Wednesday 11th April, we expressed to them our regret that we had not made representations on this question to the Government before 14th March. We also stated that we considered the question to be still open in the sense that there are some elements in it that require further study and interpretation.

Finally we wish to reiterate our readiness to do our best in finding a satisfactory solution to this problem. As Christian ministers, we are servants of all and peace-makers.
12th April, 1973.

I am sure that the dispute should and could be resolved by re-examining the Morgan report and the 29th March 1973 statement of the Colonial Secretary. A Government spokesman has now said that Government is prepared to consider any “new angles” and to refer them to the Board of Education. There is yet hope to avert the next strikes.
20 April 1973


 

Bishop G. Baker, Bishop F. Hsu and Dr. Peter Wong Appeal to Certificated Masters

“Allow us to ask you to put aside your own preoccupations for a greater good… In doing so you will earn the sympathy, respect and gratitude of all… We appreciate your sentiments and wishes… (we are) at your service.”

Dear Certificated Masters,

We, leaders of the Anglican Church,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and the Church of Christ in China, have been deeply concerned with the dispute you have with the Government over the pay question and the action you have taken, We have indicated, in our 11th April letter to Mr. Szeto Wah and Mr. Lam Wah-hei of the “Joint Secretariat”, in our public statement of 12th April and in our answers to questions put to us by the press, that we considered the pay question to be still open in the sense that we thought there were elements in it that required further study and clarification. We also state publicly that we were prepared to continue to work for the best, interests of teachers, pupils and their families.

Even though you decided to go ahead with your planned sit-in strike on 13th April, we tried to understand you and we did not give up further efforts to help solve the dispute.

SSEE & 85,000 PUPILS
Now we must ask you to listen to us again, the annual SSEE is only a few days away. It concerns 85,000 students. It concerns their parents. It concerns order and planning in the secondary schools, and this is not far from saying it concerns the future of secondary education in Hong Kong - and you know a vast expansion programme is under way. The pay dispute is a dispute between you and Government. To boycott SSEE would victimise pupils and parents beyond tolerable limits, and the whole future of education would be place in jeopardy.

What consequences there would be, we are unable to think. We are sure of one thing though: you would forfeit all sympathy and support from the public.

FOR A GREATER GOOD
We are sure you do not want this to happen. We are sure, indeed, that you do not want to see your pupils and their parents suffer any harm. As we can see from your four-point proposal for educational reform, you are more concerned with broad educational improvement than with the salary question. So allow us to ask you to put aside your own preoccupations for a greater good. We ask you to support SSEE. We ask you to play your usual constructive, indispensable role in it. In doing so you will earn the sympathy, respect and gratitude of all. You will have confirmed what you said you are, cool, reasonable, responsible people.

Now you may ask: is that all you have got to say to us? Be patient with us a little longer, dear friends. We have something more to say.

REPRESENTATIONS TO THE GOVERNOR
We have not been inactive. We have made a careful study of the pay dispute. We have explored elements in it that we thought to be worthy of greater attention. We have consulted experts and experienced members of the teaching profession. We have been in touch with Government officials interested in this matter. By the time you read this letter, we will have made representations to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on the pay question and related matters arising from a further study of the Salaries’ Commission’s Report. For the moment we are unable to say more. We need not add that the Joint Secretariat’s four-point proposal on educational reform will be carefully studied by the Board of Education, of which all three of us are members.

WE ARE AT YOUR SERVICE
We are on record as having said that we appreciate your sentiments and aspirations. We have declared ourselves to be at your service. If it is necessary to say more, it is this, that so many of you are teachers is our own schools, it is our duty to look after your interests.

In short, we ask you not to take any strike action against SSEE: this would only do great harm to all concerned, pupils, parents, yourselves as teachers and the community as a whole. Meanwhile we hope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will find our new submissions constructive and reasonable. We think he will reply us soon. Let us assure you that your just wishes and your morale are very much our concern.

Sincerely yours,

Bishop G. Baker,
Bishop F. Hsu
Rev. Dr. Peter Wong
27 April 1973

 

Hong Kong Says Goodbye to Bishop Francis HSU
R.I.P.

Bishop Francis Hsu of Hong Kong died suddenly in the afternoon of Wednesday, 23 May 1973. Before sunset, tribute after tribute had come from leaders of all sectors of the community.

The Governor, Sir Murray MacLehose, on hearing the tragic news, said:
I am saddened and shocked.

Throughout the day of the bishop
s death and the days that followed, tributes kept pouring in from Hong Kong and the world at large.

Cables from abroad usually expressed sympathy with the late bishop
s flock; but few or none of the Hong Kong messages singled out the Catholics for sympathy. Bishop Hsus death was regarded as a loss to the whole community. The writers and speakers expressed, not sympathy but personal or corporate consciousness of loss. Echoing unwittingly the Governors statement, they praised Bishop Hsu for what he had been to themselves, and what he had done for causes dear to them.

Thus Bishop Gilbert Baker of the Anglican Diocese said:
He was to our whole diocese and to us personally a very great friend and an inspiration. Through his leadership, a wonderful ecumenical spirit had developed among Christians in Hong Kong. This was demonstrated in the recent efforts of the Church leaders to help the teachers in resolving their problems. Bishop Hsu was very much the leader in their negotiations.

Rev. Cyril Clarke said:
we feel we have lost a Christian friend.

Professor Dafydd Evans, Pro Vice Chancellor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aid:
The death of Bishop Hsu is a great loss to the conduct of liberal affairs in Hong Kong. He was one of the most liberal and fair-minded men I knew.

The Chief Justice, Sir Ivo Rigby, on the eve of his departure form Hong Kong, contributed in a letter to the press a warm tribute to the bishop and a noble reminder that death is the gateway to everlasting joy.

There is no end to the list of those who gave vent to their sadness - the Indian community, the Salvation Army, the Buddhist Association, Pax Romana, consulates, associations and individuals of all kinds.

The press, Chinese and English, spoke eloquently in the same tone. Bishop Hsu
s death was a loss not merely to the Catholic Church and to all Christians in Hong Kong, but to all Hong Kong. The Sunday Examiner, Bishop Hsus own English paper, was already in print when the bishop died, and the 25 May issue appeared without any mention of his death. Happily, the daily and evening press said what the Sunday Examiner could not say.


A friend of Bishop Hsu
s has suggested that the following representative quotation from a Hong Kong evening paper should be printed as a summing up of what all feel. Everybody will regret the early passing of this genial, intelligent and dynamic little man who overstrained his frail heart for us all.
1 June 1973

 

The Lying in State

For many of Bishop Francis Hsus friends, the lying in state was the most touching part of the ceremonies of goodbye.

His body was brought from the Queen Mary Hospital to Caritas House and lay in a glass-covered coffin in Caritas Hall from 11 a.m. on Friday, 25 May 1973, till it was brought to the Cathedral for the Requiem Mass at 2:30pm on the following day.

The Serra Club of Hong Kong had had Bishop Hsu as its chaplain from its foundation to the time when episcopal duties made a change necessary. In recognition of their especially close association with the bishop, they were given the sad privilege of organizing the lying in state. Helped by their wives, they arranged the hall with simple dignity. A crucifix and a paschal candle at the head of the coffin symbolized the saving death and the Resurrection of our Lord.

A stream of mourners passed through the hall, each pausing for a moment, looking into the coffin and then departing in silence.

The bishop
s body was robed in Mass vestments and miter, in accordance with ancient custom. Very many of those who passed through the hall were startled to see how small the figure in the coffin was. In life, Bishop Hsus vitality distracted notice from his bodily frailness.

An A.D.C. visited the body on behalf of the Governor. The Colonial Secretary and many of the chief leaders of public life paid their respects. The nameless public was there all the time, one after another - a word of prayer, a glance of farewell, and a lasting memory.

1 June 1973


Requiem and Funeral

By 1pm on Saturday, the Cathedral was nearly full. Long before the time of Mass, there was no room left, and later arrivals gathered outside the church. The centre walk was kept free, but the aisles and transepts were packed, in spite of the great heat.

The Governor, Sir Murray MacLehose, attended by Sir Albert Rodriguez, occupied the front pew. The official representatives included Dr. the Hon. G. Choa, representing the Colonial Secretary, Sir R. Wood, C.B.E., and Mr. Justice A. McMullin, representing the Chief Justice Lady Rigby, wife of the Departing Chief Justice, who was to leave Hong Kong that day, attended the Mass. The vast congregation represented the People of God and the Hong Kong community.

The Alleluai, supremely appropriate in its solemn joy and hope, testified to the true nature of the liturgical obsequies.

Bishop Lei spoke briefly in Chinese on his friend and fellow bishop. Father Cronin spoke in English.

After the Mass the funeral moved smoothly to St. Michael
s Cemetery, Happy Valley. Skillful police arrangements obviated delay and confusion.

The Certificate Teachers, who so recently met Bishop Hsu as a helpful mediator were present in the cemetery in force, wearing armbands. As always, it was impossible to estimate how many were in the cemetery. The trees and the graves dispersed the mourners over a wide area. At the graveside, Mr. George Hsueh, representative of the Central Council of Lay Apostolate spoke in Chinese and Mr. Luk Poon Keung representative of C.Y.C., in English.

After the burial the mourners dispersed slowly.

1 June 1973

 

Sympathy from Far and Near

On hearing of Bishop Hsus death, the Pope at once sent a cable through Cardinal Villot, expressing his grief and sympathy. Mgr. Colasuonno, charge daffaires at the Apostolic Nunciature in China, participated in the Requiem and the Funeral.

Msgr. C.H. Vath, President of Caritas Internationals, and Father A. Lazzarotto, Assistant Superior General, P.I.M.E., at once prepared to leave Rome for Hong Kong, to represent their organizations and to pay a last tribute to an old friend. Before leaving Rome, Msgr. Vath had been asked to represent several individuals and institutions. Including the Pontifical Commission for Justice and Peace and Bishop Hengsbach of Essen, to represent them.

Cables are still pouring in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 Cardinals Gracias, Cordeiro and Colombo; the Japan Bishops
Conference, Bishop Bianchi; the Diocese of Macao (Bishop Tavares being absent owing to illness); Archbishop Caprio; the Superior General of the P.I.M.E. and a great number of other bishops, religious and lay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We hope to publish next week a list of those who wrote or cabled their sympaty and sense of loss. Even then the list will almost certainly be incomplete.
1 June 1973

 

The Popes Cable of Sympathy

Bishop Peter Lei, Vicar Capitular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received the following cable from the Cardinal Secretary of State on Thursday, 24 May 1973.

Holy Father, deeply grieved to learn of death of Bishop Francis Hsu, extends sincere condolences and assures prayers for the deceased. Invoking comforting divine graces upon entire beloved Diocese of Hong Kong, His Holiness imparts, with paternal affection, Apostolic Blessing. (Cardinal Villor)
1 June 1973


Joy Unto Death

Father, all-powerful and ever-living God, we do well always and everywhere to give you thanks through Jesus Christ our Lord. In him, who rose form the dead, our hope of resurrection dawned. The sadness of death gives way to the bright promise of immortality. Lord, for your faithful people life is changed, not ended. When the body of our earthly dwelling lies in death we gain an everlasting dwelling place in heaven.

These words, the introduction to the Eucharistic Prayer in the Funeral Mass, are a reminder that death, though it may be a cause of sorrow and loss to those who are left behind, should be the gateway to joy for him who dies.

Bishop Francis Hsu
s death is a cause of sorrow and loss to many. His diocese has lost an inspiring leader.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have lost a gifted and devoted servant. A startlingly large number of people have lost a friend whose departure leaves a gap that cannot be filled. We do well to mourn our loss; but we should not think that tragedy has come to him. For your faithful people, life is changed, not ended.

Though few people knew it, sudden death in the near future was something that Bishop Hsu had learnt to take for granted. Shortly before his episcopal ordination he suffered a severe heart attack. When his Hong Kong doctors had restored his strength, he went to the Mayo Institute to see if anything could be done for him there. When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he told a few friends that journey had given him nothing beyond that Hong Kong treatment had given him:
All they could do was to tell me that I had only about six years left. He did not make a secret of this; but he did not flaunt it, and he certainly did not allow it to interfere with his eagerness to spend himself in the service of his Master. He went forward to episcopal ordination and the ever heavier burden of work involved in his episcopal duties.

Soon after his nomination to the diocese he announced his intention of visiting a parish every Sunday, preaching sometimes at every parish Mass and meeting the parishioners freely. This was a very heavy addition to the inescapable burdens of his office. Close friends sometimes protested to him that he was wearing himself out; but such remonstrance evoked no response. Probably he felt that with few years left to him, he might as well wear himself out in God's service.

Bishop Hsu was to be seen in most of the pictures of Catholic events reproduced in this paper in the past few years. This was so, not because our photographer sought out the bishop, but because the bishop tried to accept every invitation and to give every activity the support of his presence.

These pastoral duties were but part of his work. He was executive secretary of the Federation of Asian Bishops and only a few weeks ago the Pope made him a member of the Sacred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zation of Peoples. He was one of the bishops nominated by the Pope to the World Synod of Bishops in 1971. His active share in negotiations between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and the Certificated Teachers is still fresh in our minds. The high tributes to his memory paid by H.E. the Governor, leaders of Christian Churches and other public figures are testimony to the charity, intelligence and friendliness that marked his dealings with all people and all affairs.

With all this, it is surprising to find that he was by bent rather a scholar than a man of action. He won a research degree in English at Oxford, and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onferred an honorary Doctorate of Letters upon him. His main scholarly interest was in his own language. Shortly before his episcopal consecration he admitted that the work he would have loved most was the translation of the liturgy into Chinese.

Bishop Hsu
s official motto was Laeus Serviam - I am glad to serve. He served with joy. Death has come to him. He did not fear death. When it came he was talking with all his accustomed gaiety to a friend. He served with joy to the end. The sadness of death gives way to the bright promise of immortality. May he enter into the joy of his Lord!
1 June 1973

 

Francis
Your Servant, Our Bishop
Sermon at Requiem Mass for Bishop Hsu preached by Father F. Cronin, S.J.

We are here today in the presence of our dead bishop to join together in prayer on this occasion. We, the Catholics of this diocese, feel benefit at the loss of our Father in God, and we are grateful to those of other faiths who have come to share in our sorrow at our loss.

The beautiful collect read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Mass read
Almighty God, you put your family into the care of Francis, your servant, our bishop. May he now enter into everlasting bliss, the reward of much toil.

The next prayer, to be said at the offertory, is
In the days of his mortal life, Francis, your servant and our bishop, offered this sacrifice to you for all of us. May it now bring mercy to him.

And at the close of the Mass the Post Communion prayer is:
Lord, Christ was the hope of your servant, our bishop, Francis. Christ was the message he proclaimed. Through your mercy, Lord, may he be with Christ.

You will notice that each mentions
Francis your servant, our bishop. He was indeed a servant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Christ was indeed his hope, Christ was the message he proclaimed. And now we pray that Christ may be his reward.

He took his duties seriously. Another passage of the document on bishops says
Since it is 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to converse with the human society in which she lives, bishops especially are called upon to approach men, seeking and fostering dialogue with them. In this he excelled. He spent many Sundays in various parishes of the diocese, preaching the word of God at the Masses and giving the Sacrament of Confirmation and for the rest of the day meeting with anyone who wished to see him. Thousands of persons discovered by personal contact, by talking to Bishop Hsu, that he was unpretentious, that he was very human, that he was very concerned, that he was very willing to serve them.

When a bishop is made he has to choose a motto and his motto was in Latin
Laetus Serviam which appealed to him particularly because it was ambiguous in that it could mean several things, one is I will serve with joy or it could mean I am happy to be of service. Either meaning includes the notion of service and this was the keynote of Bishop Hsu's life. He was a servant, a servant of God, and also, very much a servant of the servants of God. This note of service could be seen in the great attention he gave to every problem. He had a very keen mind, one which by preference he would have used in scholarship, but when he was chosen to lead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he gave up his time to the problems of the Church and often to the problems of individuals to see in what way he could help.

The other part of the motto deals with joy. He got joy out of life, Not in the dignity and ceremonial of his office so much as in the quiet joy of good conscience. The joy that comes from having tried hard and from succeeding in what is attempted.

Bishop Hsu
s idea of service was not limited to any particular sphere of action nor to any group, it overspread boundaries of race or creed. By his education he was a man at home in two cultures, Chinese and western. He was a master of style in writing Chinese and he wrote English with absolute sureness and accuracy. The impact of his interest and deep concern for Church unity is well known. We recently saw how he was involved with education and the problems of teachers, not only of Catholics but of all. He had a very keen mind, and he applied it to so many different matters that all those who worked close to him were astonished by his versatility. He was interested in the charitable works of the diocese, and not only of Hong Kong but of any country in need arranging for examples for collections for the distressed in Bangladesh and in Vietnam. He was a Vice-President of International Caritas and for him to be a member of any public body was to work hard at it. He certainly did so for Caritas International. Recently he was invited to be an Honorary Adviser to a student organization and he wrote and said that he would be willing to accept provided that his advice was asked for. He said he was not asking that his advice should be taken, but that it should be asked for. That was his style, In everything the undertook he entered into it and did it so thoroughly that he wore himself out.

In the midst of life we are in death. The suddenness of death in this case is a great shock, I think that in dying thus our bishop would be happy to have made us all think of death, of its inevitability, of its coming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when least expected.

In thinking of our bishop today it is not my intention so much to praise him, for he is now referred to a judgment greater than ours, he is before the judgment seat of God, it is my desire to ask you to remember him in your prayers, Let us commend him to God, without ceasing, in our prayers. With faith and hope in life eternal let us commend him, who carried for us such heavy burdens during life, to the merciful Father. May the prayers we offer for him express the death of our regard for him, may it ease our sadness, and strengthen our hope. And may the mercy of God cover him and us.

1 June 1973

Our Thanks
Peter LEI

On behalf of all the Roman Catholic of Hong Kong, we, Bishop Peter Lei, Vicar Capitular, and the priests of the diocese thank all who, by expressions of sympathy or by practical help, comforted and strengthened us in the sorrow occasioned by the death of Bishop Francis Hsu.

We know that those we thank were moved by affection and regard for the late bishop; we recognize also that they were moved by sympathy for us and kindness towards us.

We thank in particular H.E. the Governor and the many public officials who in expressing personal sorrow and sympathy expressed the sorrow and sympathy of the community at large.

We thank the Christian leaders and those of other faiths for their brotherly sharing in our grief.

We thank all who by personal presence at the lying in state, the Requiem Mass or the funeral gave visible proof of their regard for Bishop Hsu and their sympathy with us.

We thank all who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Community Chest or to other charities in memory of Bishop Hsu, and all who sent floral tributes.

We thank the staff of the Queen Mary Hospital for their cooperation and courtesy.

We thank the Hong Kong Police and the Civil Aid Services and the Auxiliary Medical Services for the tact, consideration and skill they displayed in ensuring that the late bishops last journey should be made with due order.

We thank the news media for the generosity and dignity with which they announced the death of Bishop Hsu and saluted his memory.

We thank all who, by cable, letter or word of mouth, spoke words of comfort to us.

We thank all others of whom special mention should have been made here. If any have been omitted, we hope that such omission be understood only as a sign that we have been overwhelmed by the volume of sympathy that has been shown.

8 June 1973

 

Bishop Hsu’s Anniversary

On Monday, 24 May, the third anniversary of the death of Bishop Francis Hsu of Hong Kong. Bishop John B. Wu will lead a concelebrated Requiem Mass for the late bishop in the Cathedral, starting at 6pm.
21 May 1976



未成功的斡旋
教師第二次罷教前後的若干發展
徐誠斌


四月五日(清明)
下 午 五 時 許 , 正 趁 假 日 清 閒 清 理 案 牘 時 , 南 華 早 報 來 電 話 , 問 我 對 文 憑 教 師 罷 教 的 意 見 。 以 前 我 已 一 再 說 過 , 教 師 有 權 以 合 理 方 式 爭 取 合 理 的 權 利 , 同 時 談 判 之 門 必 須 保 持 敞 開 , 所 以 我 覺 得 無 話 可 添 。 記 者 要 我 再 表 示 些 意 見 , 我 就 不 擇 措 詞 說 道 : 「我 認 為 這 是 教 師 與 政 府 之 間 的 一 個 爭 執 , 不 能 叫 學 童 因 此 蒙 受 不 利 影 響 。 我 建 議 教 師 撤 消 罷 教 之 議 , 與 政 府 進 行 談 判 , 如 有 必 要 , 可 請 社 會 領 袖 協 助 談 判 。」 後 來 聽 說 白 約 翰 會 督 也 接 到 南 華 早 報 的 電 話 , 也 說 雙 方 應 該 坐 下 談 判 。

四月六日(星期五)
南 華 早 報 刊 出 我 們 的 話 , 並 冠 以 大 標 題 。 記 者 指 出 , 兩 位 主 教 昨 日 「打 破 了 他 們 的 沉 默」 。 接 著 香 港 電 台 也 來 找 我 , 一 位 年 輕 訪 問 員 說 服 力 很 強 , 我 終 於 同 意 拿 已 對 南 華 早 報 說 的 話 重 覆 一 遍 , 並 加 上 一 句 : 「談 判 愈 快 愈 好 , 不 要 讓 情 況 惡 化 下 去 。」 傍 晚 在 社 會 福 利 署 長 的 酒 會 上 同 幾 位 高 級 官 員 談 起 罷 教 的 事 , 聽 到 一 句 很 突 出 的 話 : 「政 府 如 果 接 受 教 師 的 要 求 , 其 他 九 十 五 級 公 務 員 也 一 定 要 加 薪 。」 有 一 位 官 員 要 我 去 見 港 督 。

四月七日(星期六)
教 育 團 體 聯 合 秘 書 處 司 徒 華 、 林 華 煦 發 表 聲 明 , 不 堅 持 罷 教 及 杯 葛 升 中 試 , 但 提 出 四 項 改 進 教 育 的 建 議 。 開 頭 第 一 句 就 提 起 白 會 督 和 我 的 談 話 , 聲 明 語 氣 緩 和 , 並 用 了 「犧 牲 小 我 、 完 成 大 我」 等 字 , 事 情 顯 然 有 轉 機 了 。 同 白 會 督 、 汪 彼 得 牧 師 聯 絡 , 汪 牧 師 擬 好 一 封 英 文 信 , 由 白 氏 代 表 我 們 三 人 簽 字 呈 送 港 督 。

四月九日(星期一)
白 會 督 來 電 話 說 司 徒 華 、 林 華 煦 已 去 見 他 , 現 正 到 堅 道 來 。 十 一 時 許 兩 人 到 達 。 這 是 我 們 第 一 次 見 面 。 他 們 帶 來 一 封 信 , 請 我 們 從 中 斡 旋 , 措 詞 非 常 誠 懇 客 氣 。 談 話 約 半 小 時 , 氣 氛 良 好 。 那 時 候 政 府 已 對 教 師 四 點 建 議 作 出 初 步 反 應 , 也 叫 人 樂 觀 。 我 的 結 論 是 : 「時 間 逼 人 , 而 斡 旋 需 要 時 間 , 我 們 當 盡 力 去 做 。」 司 徒 華 林 華 煦 似 乎 很 滿 意 。 我 甚 至 毛 遂 自 廌 , 願 意 替 他 們 充 任 顧 問  (這 句 話 他 們 也 向 報 界 透 露 了) 。 我 答 應 星 期 三 中 午 給 他 們 書 面 答 覆 (這 是 他 們 給 政 府 的 限 期) 。 下 午 繼 續 與 白 會 督 聯 絡 。

四月十日(星期二)
一 再 與 白 、 汪 兩 同 道 接 觸 , 同 新 聞 司 長 祁 達 也 在 電 話 中 交 換 意 見 。 下 午 四 時 一 刻 到 港 督 府 , 談 話 約 一 小 時 。 (照 慣 例 談 話 內 容 由 港 府 發 表 , 我 們 不 能 公 佈) 。 步 出 港 督 府 , 三 人 同 回 明 愛 大 廈 草 擬 答 覆 聯 合 秘 書 處 的 信 。 七 時 許 首 稿 完 成 , 決 定 由 我 修 改 , 並 準 備 中 譯 。 晚 上 招 待 外 地 來 客 , 送 客 後 重 寫 若 干 部 份 , 三 易 其 稿 , 過 了 午 夜 才 告 一 段 落 。

四月十一日(星期三)
晨 十 時 半 趕 出 中 英 文 最 後 稿 , 到 白 會 督 辦 公 處 , 請 秘 書 打 字 繕 寫 。 汪 牧 師 十 一 時 許 到 , 對 最 後 稿 完 全 同 意 , 司 徒 華 林 華 煦 十 二 時 前 到 , 我 們 解 釋 了 信 中 各 點 , 兩 位 先 生 對 某 點 的 措 詞 略 感 猶 豫 , 我 們 三 人 同 意 修 改 。 我 們 指 出 : 四 點 建 議 很 好 , 各 方 面 都 願 意 加 以 研 究 , 關 於 薪 金 , 我 們 了 解 政 府 與 教 師 雙 方 的 立 場 , 我 們 請 他 們 忍 耐 , 薪 級 數 字 並 非 一 成 不 變 的 等 等 。 在 書 面 所 述 各 點 之 外 , 我 們 口 頭 補 充 了 兩 點 :  (我 們 身 為 教 會 學 校 的 最 高 負 責 人 , 未 能 在 三 月 十 四 日 政 府 限 期 前 提 出 適 當 的 建 議 , 非 常 抱 歉 ; (我 們 認 為 薪 金 問 題 尚 有 研 究 商 討 餘 地 。 司 徒 和 林 氏 給 我 們 的 印 象 是 他 們 很 了 解 我 們 的 看 法 。 我 們 覺 得 星 期 五 的 罷 教 可 望 撤 消 。

 

我們的覆信全文如下 (發出時間為四月十一日正午)

逕覆者:四月九日台翰已拜讀。我們謹會同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總幹事汪彼得牧師就有關各點作答如下 :

()閣下所提的四項改進教育的建議,已獲政府方面肯定的答覆,我們為此深感欣慰,我們三人都是改組未幾的教育委員會成員,我們相 信該委員會一定會鄭重研究閣下的提議,我們並樂於促進貴會與該委會員之聯繫。教育委員會擬於本年八月中向港督提出報告 。

()在此情形下,我 們希望教師們重新考慮原定於本星期五舉行的罷教行動。

()關於薪金問題的爭執乃一件憾事,我們同情教師的情緒與願望,同時我們也認識這個問題困難多端,牽涉政府的整個薪水制度,閣下已表示教師以改進教育為重,不惜為此作「有意義的犧牲」。所以我們敢請大家忍耐,且看教育委員會如何 處理貴會富於建設性的建議。

()同時我們欲請各位教師靜看師範學院如何評定優良水平 (Credit) 而予優良者一千二百五十元薪金起點。再者,現行薪金制度並非永久不變的,每隔若干時期,可能加以修訂。凡此種類,幸請加以考慮。

()我們重視教師們在教育下一代的工作中所担任的重要任務;我們關心教師,學生及學生家庭的最大益處,這是我們要向全體教師保證的。我們忝為教會首長,願繼續盡我們所能為大家效勞 。

此致

全港教育團體秘書處
司徒華先生
林華煦先生

                                                                               白約翰 
                                                                 徐誠 斌
 
                                                                 汪彼得
謹啟

 

四月十二日(星期四)
清 晨 七 時 聽 新 聞 廣 播 , 獲 悉 昨 夜 教 師 決 定 照 原 定 計 劃 罷 教 。 五 天 內 從 罷 教 突 然 轉 到 「完 成 大 我 , 犧 牲 小 我」 的 立 場 , 再 轉 回 罷 教 , 幕 後 情 況 一 定 不 簡 單 。 明 日 的 罷 教 是 罷 定 了 , 不 過 以 後 如 何 , 還 得 想 辦 法 去 補 救 。 於 是 再 同 白 、 汪 兩 牧 商 量 , 決 定 再 發 一 個 聲 明 , 一 方 面 說 明 我 們 仍 然 願 意 為 教 師 們 (和 任 何 方 面) 效 勞 , 同 時 我 們 覺 得 , 昨 日 我 們 和 司 徒 華 、 林 華 煦 兩 君 口 頭 講 的 話 , 值 得 由 書 面 再 說 一 次 , 希 望 在 僵 局 中 打 開 一 條 出 路 。 我 約 白 會 督 一 同 進 午 餐 , 就 各 要 點 交 換 意 見 , 下 午 由 我 草 擬 中 英 文 稿 , 下 午 五 時 發 出 , 並 接 見 記 者 。 這 次 的 聲 明 全 文 如 下 :

 

 

白約翰、徐誠斌、汪彼得聯合聲明
(一九七三年四月十二日)

我們曾接觸教師與政府方面的人員,我們感到兩方面的分歧,並不如乍看那麼深。我們認為政府對教師的四點建議的反應是很肯定的,我們也認為在薪水問題的爭執中,若干因素我們應該加以更周詳的研究 。

我們身為教會學校的最高負責人,原應該在本年三月十四日港府限期之前作此研究。我們在這方面的疏忽,遺憾不少 。

現在我們籲請教師及政府與我們合作,讓我們重新研究薪水問題之癥結所在 。

我們要說明,本月十一日 (星期三) 上午會見全港教育團體聯合秘書處代表時,我們曾表示我們對自己未能在三月十四日之前就薪金問題向政府提出建議,覺得抱憾。同時我們也說,我們認為這個問題仍有商討之餘地,也就是說,其中若干因素,需要更進一步的研究和分析 。

最後我們要再說一遍:我們願意盡我們所能為解決這個問題而效勞。我們是教會內供奉神職的人、服務人群、促進和平乃我們的天職 。

可注意的,乃這個聲明發表於教師決定繼續罷教的第二日,文中不再提起罷教之事。我們最關心的問題,乃如何扭轉局勢 。

接著記者發問,他們問白會督和我薪水問題中有什麼因素可以重新研究。我指出師範學院的入學資格、畢業後的資格、以及公務員與非公務員在待遇上的差 別 (津補學校的老師非公務員、年老無長俸可 拿) 等,都是可研究的因素。同政府官員會談時,我曾有一個印象,就是如果我們提出新的因素,政府可能重新檢討薪水問題 。


四月十三日
(星期五)
各 校 罷 教 , 但 教 師 返 校 上 堂 如 舊 , 只 是 不 授 課 而 已 。 於 是 政 府 和 官 員 在 宣 傳 戰 中 各 自 報 勝 。 報 載 政 府 某 發 言 人 說 三 個 宗 教 領 袖 要 求 教 師 反 罷 教 行 動 , 不 知 從 何 說 起 。 從 今 日 起 到 五 月 二 日 乃 真 正 必 須 努 力 調 解 的 時 期 , 但 願 大 家 讓 一 步 。 講 待 遇 等 級 , 那 裡 有 絕 對 的 標 準 ? 在 目 前 , 首 先 應 該 停 止 宣 傳 戰 , 大 家 冷 靜 一 下 。

四月十四日(星期六)
今 晨 電 台 廣 播 , 政 府 發 言 人 說 , 薪 金 問 題 中 如 有 以 前 未 曾 注 意 到 的 因 素 , 政 府 願 意 加 以 考 慮 , 可 能 交 給 教 育 委 員 會 去 研 究 。 看 樣 子 局 勢 又 有 轉 機 了 。
1973 年 4 月 20 日

 

致香港文憑教師書

「請 各 位 老 師 從 大 處 著 眼
…… 請 各 位 老 師 支 持 昇 中 試 …… 這 樣 做 , 你 們 會 獲 取 大 眾 的 同 情 、 尊 重 、 感 激 …… 我 們 願 意 為 教 師 們 效 勞 ……

各 位 老 師 : 我 們 是 中 華 聖 公 會 、 天 主 教 、 中 華 基 督 教 會 在 香 港 的 負 責 人 , 我 們 對 各 位 與 港 府 在 薪 金 問 題 上 的 爭 執 , 以 及 教 師 們 所 採 取 的 行 動 , 非 常 關 心 , 在 四 月 十 一 日 我 們 給 聯 合 秘 書 處 司 徒 華 林 華 煦 兩 位 先 生 的 信 中 , 在 四 月 十 二 日 我 們 的 公 開 聲 明 中 , 以 及 在 新 聞 界 的 訪 問 中 , 我 們 曾 表 示 我 們 認 為 薪 金 問 題 尚 有 商 討 餘 地 , 就 是 說 , 其 中 有 若 干 因 素 需 作 進 一 步 的 研 究 。 我 們 也 公 開 說 了 , 我 們 願 意 繼 續 為 教 師 、 學 生 、 家 長 的 最 大 益 處 而 效 勞 。

雖 然 教 師 們 決 定 在 四 月 十 三 日 照 原 定 計 劃 再 次 罷 教 一 日 , 我 們 仍 舊 體 會 你 們 的 衷 情 。 我 們 並 未 停 止 為 這 問 題 尋 求 解 決 的 辦 法 。

昇中試影響太大
現 在 要 請 各 位 老 師 再 聽 我 們 講 幾 句 話 。 一 年 一 度 的 昇 中 試 就 在 眼 前 。 這 件 事 影 響 到 八 萬 五 千 學 生 。 這 件 事 影 響 到 八 萬 五 千 學 生 的 家 長 。 這 件 事 影 響 到 中 學 的 學 位 安 排 和 秩 序 , 甚 至 可 說 影 響 到 香 港 中 學 教 育 的 前 途 , 而 各 位 老 師 想 必 知 道 , 大 規 模 擴 展 中 學 教 育 , 正 在 進 行 中 。 薪 金 問 題 是 教 師 與 政 府 之 間 的 一 個 爭 執 , 如 果 杯 葛 昇 中 試 , 必 定 會 叫 學 生 和 家 長 蒙 受 難 以 容 忍 的 損 害 , 也 必 使 整 個 教 育 前 途 陷 於 危 境 。

其 後 果 如 何 , 我 們 不 能 想 像 。 有 一 點 是 可 以 斷 言 的 , 就 是 社 會 大 眾 不 會 贊 同 或 支 持 你 們 。

大眾的同情尊重
我 們 深 信 老 師 們 並 不 願 有 此 種 情 形 發 生 。 我 們 深 信 老 師 不 願 學 生 和 家 長 蒙 受 任 何 損 害 。 從 聯 合 秘 書 處 所 提 的 四 點 改 進 教 育 的 建 議 看 來 , 老 師 們 關 懷 教 育 大 計 , 遠 在 薪 水 問 題 之 上 。 因 此 , 我 們 欲 請 各 位 老 師 從 大 處 著 眼 , 把 大 家 的 利 益 放 在 小 我 之 上 。 我 們 欲 請 各 位 老 師 支 持 昇 中 試 , 在 昇 中 試 負 起 你 們 慣 常 的 建 設 性 的 、 不 可 或 缺 的 任 務 。 這 樣 做 , 你 們 會 獲 取 大 眾 的 同 情 、 尊 重 、 感 激 ; 你 們 也 就 證 實 了 你 們 所 說 的 ── 教 師 們 是 冷 靜 、 理 智 、 勇 於 負 責 的 人 。

向港督提建議
各 位 老 師 聽 到 這 裡 , 想 必 會 問 : 宗 教 領 袖 要 說 的 話 , 就 是 這 幾 句 ? 請 等 一 下 , 朋 友 。 我 們 還 有 話 要 說 。

這 幾 天 我 們 並 非 無 所 事 事 的 。 我 們 審 慎 研 究 了 你 們 的 薪 金 問 題 、 我 們 發 掘 了 若 干 我 們 認 為 值 得 考 慮 的 新 因 素 。 我 們 曾 就 教 於 專 家 、 教 育 界 有 經 驗 的 人 士 ; 我 們 也 接 觸 了 港 府 有 關 方 面 。 在 這 封 信 發 出 之 前 , 我 們 已 向 督 憲 呈 遞 一 封 建 議 書 , 內 中 提 出 我 們 對 一 九 七 一 年 薪 俸 調 查 委 員 會 的 報 告 書 以 及 薪 金 和 其 他 有 關 問 題 的 意 見 。 在 此 時 刻 我 們 不 便 作 進 一 步 的 透 露 。 毋 需 說 , 聯 合 秘 書 處 提 出 四 點 改 進 教 育 的 建 議 , 將 由 教 育 委 員 會 加 以 周 詳 的 研 究 , 我 們 三 人 都 是 該 委 員 會 的 成 員 。

同情教師的情緒
我 們 說 過 , 我 們 同 情 教 師 的 情 緒 與 願 望 , 我 們 也 聲 明 過 , 我 們 願 意 為 教 師 們 效 勞 。 如 果 還 有 話 可 添 的 , 那 就 是 這 一 句 : 各 位 老 師 之 中 、 有 很 多 人 供 職 於 我 們 主 辦 的 教 會 學 校 , 照 顧 你 們 的 利 益 , 乃 我 們 的 職 責 。

總 之 , 我 們 籲 請 各 位 不 要 杯 葛 昇 中 試 ; 杯 葛 之 舉 , 只 會 嚴 重 損 害 各 有 關 方 面 ── 學 生 、 家 長 、 老 師 們 自 己 , 以 及 整 個 社 會 。 同 時 , 我 們 希 望 督 憲 認 為 我 們 的 新 建 議 具 有 建 設 性 , 且 合 乎 情 理 。 我 們 相 信 短 期 內 他 會 答 覆 我 們 。

讓 我 們 保 證 各 位 老 師 : 你 們 的 合 理 的 願 望 和 你 們 的 情 緒 , 是 我 們 深 切 關 懷 的 。
白約翰 徐誠斌 汪彼得 同啟
一九七三年四月廿三日
1973 年 4 月 27 日

 

四月廿九日文憑教師大會上
徐誠斌主教講話

編者按:文憑教師要杯葛升中試,本港宗教領袖盡力從中勸導。本文為徐誠斌主教對教師苦口婆心的一番話。

各 位 老 師 :

今 天 我 們 三 個 教 會 公 僕 , 參 加 這 個 大 會 , 對 我 們 三 個 人 , 這 是 一 件 很 有 意 義 的 事 。 我 們 出 席 的 最 大 目 的 , 乃 表 示 我 們 對 各 位 的 關 懷 與 同 情 。 如 果 單 單 為 了 表 達 意 見 , 我 想 寫 一 封 公 開 信 就 夠 了 。 如 果 要 口 頭 傳 話 , 一 個 人 來 就 夠 了 。 不 過 我 們 認 為 我 們 應 該 三 個 人 一 齊 來 。 我 們 希 望 這 樣 能 促 進 教 師 與 我 們 之 間 的 良 好 關 係 , 並 增 進 雙 方 的 互 相 了 解 。

問題嚴重甘做橋樑
(一) 接 觸 、 討 論 : 自 從 四 月 初 , 我 們 就 覺 得 教 師 薪 水 問 題 , 相 當 嚴 重 , 我 們 就 向 政 府 某 方 面 表 達 了 我 們 的 憂 慮 。 四 月 五 日 我 們 向 南 華 早 報 記 者 發 表 談 話 , 四 月 七 日 聯 合 秘 書 處 作 出 反 應 , 四 月 九 日 司 徒 華 、 林 華 煦 兩 位 先 生 來 看 我 們 , 此 後 我 們 便 同 政 府 方 面 和 聯 合 秘 書 處 保 持 密 切 聯 絡 , 商 討 有 關 問 題 。 各 位 知 道 , 我 們 兩 次 晉 見 港 督 , 會 談 時 間 相 當 長 , 我 們 又 提 出 了 書 面 建 議 。 我 們 同 政 府 負 責 官 員 談 了 多 少 次 , 已 記 不 清 了 , 次 數 很 多 。 本 人 同 司 徒 華 、 林 華 煦 先 生 會 談 , 至 少 六 次 。 實 際 上 , 從 四 月 九 日 開 始 , 我 們 便 做 了 政 府 與 教 師 之 間 的 中 間 人 ── 做 得 不 好 , 不 夠 理 想 , 那 十 分 遺 憾 , 要 向 各 位 道 歉 。 我 們 做 中 間 人 , 做 橋 樑 , 沒 有 名 義 , 沒 有 人 給 我 們 委 任 書 , 也 不 求 人 承 認 。 其 實 這 一 點 並 不 重 要 。 重 要 的 乃 是 我 們 真 正 做 中 間 人 的 工 作 。 我 們 說 了 , 我 們 是 公 眾 的 僕 人 , 我 們 是 和 平 使 者 , 只 要 我 們 能 為 人 服 務 , 我 們 便 心 滿 意 足 了 。

請教師們聽從勸告
聯 合 秘 書 處 一 再 問 道 : 政 府 怎 樣 沒 有 表 示 , 沒 有 反 應 ? 這 個 問 題 不 應 該 由 我 們 答 覆 。 實 際 上 , 我 們 感 到 政 府 官 員 願 意 同 我 們 談 這 個 問 題 ; 他 們 並 未 把 我 們 當 作 不 受 歡 迎 的 多 事 者 。 在 前 天 , 四 月 廿 七 日 , 政 府 有 正 式 表 示 了 。 很 明 顯 的 , 官 方 贊 同 我 們 的 斡 旋 ── 好 似 很 畀 面 子 ── 並 且 希 望 老 師 聽 我 們 的 勸 告 ── 這 是 指 升 中 試 而 言 。 這 是 一 個 很 有 意 義 的 發 展 。 我 想 老 師 們 在 這 一 點 上 , 條 氣 應 該 順 些 了 。

我 們 同 政 府 官 員 討 論 ── 同 那 一 位 官 員 討 論 ? 港 督 指 定 了 新 聞 司 姬 達 同 我 們 聯 絡 。 港 督 很 客 氣 , 他 說 有 甚 麼 事 可 直 接 同 他 講 , 但 他 也 說 請 同 姬 達 先 生 保 持 接 觸 , 他 說 : 「姬 達 先 生 比 我 強 。」 除 了 兩 次 晉 見 港 督 ── 我 們 一 直 同 姬 達 先 生 聯 絡 , 只 有 他 一 個 人 , 沒 有 別 人 。 據 我 們 知 道 , 姬 達 先 生 有 甚 麼 事 , 直 接 請 示 港 督 。 我 們 可 以 說 我 們 所 接 觸 的 , 乃 港 府 最 高 層 的 負 責 人 士 。

除 了 政 府 方 面 和 聯 合 秘 書 處 , 我 們 也 接 觸 了 教 育 界 人 士 ── 大 學 校 長 , 師 範 學 院 院 長 , 我 們 自 己 的 中 小 學 校 長 教 師 等 等 , 接 觸 的 範 圍 相 當 廣 。 我 們 想 多 聽 各 方 面 的 意 見 , 使 我 們 對 文 憑 教 師 的 薪 水 問 題 的 認 識 , 不 致 偏 向 某 一 面 。

為學童及家長請命
(二) 升 中 試 : 關 於 升 中 試 , 我 們 已 說 過 好 多 話 了 。 我 們 對 現 行 的 升 中 試 制 度 , 並 不 滿 意 , 不 過 在 未 訂 出 更 好 的 辦 法 之 前 , 除 了 支 持 , 沒 有 別 的 途 徑 可 走 。 我 們 為 學 童 請 命 , 為 家 長 請 命 , 為 整 個 社 會 請 命 , 為 香 港 教 育 前 途 請 命 , 請 你 們 支 持 今 年 的 升 中 試 。 我 們 說 這 句 話 , 並 沒 有 受 到 任 何 方 面 的 影 響 。 你 們 罷 教 兩 日 , 我 們 說 我 們 同 情 , 我 們 了 解 。 如 果 杯 葛 升 中 試 , 我 們 就 不 能 說 這 話 了 。 我 們 要 求 你 們 支 持 下 星 期 的 升 中 試 , 完 全 是 為 了 學 生 的 利 益 和 香 港 的 教 育 大 計 。 在 四 月 廿 三 日 給 老 師 的 信 中 我 們 說 了 : 請 各 位 老 師 從 大 處 著 眼 , 支 持 升 中 試 , 這 樣 做 , 「你 們 會 獲 取 社 會 大 眾 的 同 情 、 尊 重 、 感 激」 。 請 各 位 信 這 句 話 。

做中間人責任重大
(三) 支 持 教 師 到 底 嗎 ? 我 們 一 再 說 , 我 們 將 繼 續 為 教 師 們 的 益 處 而 效 勞 。 有 人 問 : 宗 教 領 袖 會 支 持 我 們 到 底 嗎 ? 說 實 話 , 我 們 出 面 做 中 間 人 , 今 日 已 到 了 「欲 罷 不 能」 的 地 步 。 我 們 不 是 知 難 而 退 , 言 而 無 信 的 人 。 我 們 知 道 我 們 講 了 好 多 話 , 這 些 話 不 能 不 兌 現 。 只 要 兩 個 當 事 人 的 一 方 面 要 求 我 們 繼 續 折 衷 斡 旋 , 我 們 會 繼 續 。 如 果 兩 方 面 都 表 示 不 再 需 要 我 們 做 中 間 人 , 在 這 種 情 形 下 , 我 們 才 退 出 。 我 們 不 會 自 己 半 途 而 廢 。

做 中 間 人 , 我 們 第 一 個 責 任 是 傳 達 雙 方 的 意 見 , 溝 通 雙 方 的 立 場 。 許 多 誤 會 , 問 題 出 於 少 一 個 中 間 人 。 不 過 我 們 不 是 單 純 的 傳 話 筒 。 我 們 有 我 們 自 己 的 意 見 。 政 府 方 面 很 可 能 認 為 我 們 在 為 教 師 說 話 , 為 教 師 爭 取 條 件 , 而 教 師 方 面 呢 ! 也 可 能 認 為 我 們 為 政 府 說 話 。 我 們 要 聲 明 , 我 們 照 自 己 的 信 念 、 照 自 己 的 良 心 、 照 自 己 的 判 斷 而 講 話 。 我 們 要 做 到 公 道 , 合 乎 情 理 。 我 們 是 獨 立 的 。 譬 如 說 , 在 今 年 的 升 中 試 的 問 題 上 , 沒 有 人 能 左 右 我 們 的 立 場 , 我 們 認 為 在 今 日 的 環 境 下 , 大 家 應 該 支 持 升 中 試 , 誰 也 不 能 使 我 們 改 變 意 見 。 我 們 希 望 在 文 憑 教 師 的 薪 水 問 題 上 , 我 們 能 作 出 公 道 、 雙 方 能 接 受 的 建 議 。 我 們 需 要 上 主 的 指 導 , 我 們 需 要 你 們 的 了 解 , 我 們 也 需 要 政 府 方 面 的 了 解 。

願有一個可喜結果
各 位 都 知 道 , 我 們 三 個 教 會 辦 了 二 、 三 百 間 學 校 , 這 二 、 三 百 間 學 校 的 老 師 是 我 們 的 幹 部 , 也 是 我 們 的 同 工 弟 兄 姊 妹 。 對 他 們 , 對 全 體 教 師 , 我 們 有 一 種 親 切 的 感 情 。 在 這 幾 個 星 期 內 我 時 時 聽 到 我 們 自 己 學 校 的 教 師 問 , 主 教 為 甚 麼 不 出 面 領 導 我 們 ? 在 薪 水 問 題 上 , 領 導 人 難 做 , 我 想 中 間 人 更 難 做 。 不 過 我 們 樂 意 做 了 , 原 因 只 有 一 個 : 我 認 為 我 們 欠 教 師 這 份 人 情 。 我 們 體 會 教 師 工 作 的 辛 苦 , 我 們 認 識 在 教 育 下 一 代 中 你 們 所 担 任 的 重 要 任 務 , 我 們 知 道 下 一 代 對 你 們 的 敬 愛 , 我 們 認 識 教 師 職 務 的 尊 嚴 , 我 們 的 確 信 你 們 所 爭 取 的 不 是 七 十 五 元 !

我 們 講 過 , 我 們 同 情 老 師 的 情 緒 和 願 望 。 這 句 話 我 們 樂 意 再 講 一 遍 , 請 信 任 我 們 。

我 們 的 話 完 了 , 這 幾 個 星 期 , 各 位 老 師 辛 苦 了 , 聯 合 秘 書 處 的 工 作 人 員 更 辛 苦 ── 我 們 也 相 當 辛 苦 。 但 願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有 一 個 皆 大 歡 喜 的 結 果 , 那 時 候 , 我 們 一 同 輕 鬆 一 下 罷 。 我 們 是 基 督 教 會 內 供 神 職 的 人 , 我 們 祈 求 天 父 祝 聖 各 位 ── 祝 福 你 們 的 工 作 , 你 們 的 家 庭 , 你 們 的 前 途 。
1973 年 5 月 4 日
 


認識我們教區的首牧
──訪問香港主教徐誠斌
張德蘭  謝慧珊

徐 誠 斌 主 教 牧 守 香 港 教 區 已 達 四 年 之 久 , 我 們 常 從 報 章 上 、 禮 儀 中 見 到 他 , 但 卻 較 少 在 實 際 的 生 活 裡 與 他 接 觸 。 為 使 香 港 教 民 對 首 牧 有 進 一 步 的 認 識 , 我 們 特 地 於 四 月 十 三 日 拜 訪 徐 主 教 , 並 把 主 教 對 教 區 的 觀 點 、 遠 見 及 其 工 作 概 況 記 錄 下 來 , 願 與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共 享 。 此 外 , 我 們 更 感 謝 徐 主 教 在 百 忙 中 抽 空 接 見 我 們 。

問 : 主 教 目 前 的 實 際 工 作 是 什 麼 ?
答 : 主 教 是 領 導 教 區 。 對 於 教 區 的 計 劃 , 我 一 定 親 自 參 加 , 不 過 其 中 有 由 別 人 首 先 研 究 的 , 也 有 由 我 自 己 先 研 究 的 , 所 以 我 重 要 的 任 務 是 一 個 行 政 人 員 , 亦 相 當 於 政 府 機 關 的 行 政 首 腦 。 但 我 大 部 份 的 時 間 用 於 接 見 人 , 包 括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等 , 差 不 多 佔 了 每 天 十 分 之 八 的 時 間 , 因 此 研 究 教 區 的 工 作 , 或 擬 一 些 文 件 , 也 多 在 晚 間 進 行 。 教 區 的 行 政 是 分 工 合 作 的 , 各 部 門 的 工 作 , 多 由 他 們 自 己 作 主 , 但 每 月 開 會 討 論 行 政 時 , 我 必 定 參 加 的 。 當 神 父 、 修 女 和 教 區 各 部 門 遇 到 問 題 時 , 都 想 見 一 下 主 教 , 故 我 一 方 面 是 行 政 人 員 , 而 另 一 方 面 卻 像 是 神 父 、 修 女 的 大 哥 , 為 他 們 解 決 所 遇 到 的 困 難 。 此 外 , 我 個 人 感 到 慚 愧 的 , 是 未 能 容 忍 地 接 見 每 一 個 人 , 因 為 我 每 天 要 接 見 的 人 實 在 太 多 了 。

問 : 主 教 , 在 你 的 任 期 內 , 教 區 是 否 能 在 香 港 社 會 中 去 作 基 督 的 見 證 ?
答 : 這 是 相 對 性 的 。 我 們 不 能 說 教 區 在 見 證 方 面 有 多 少 成 功 或 失 敗 。 成 功 是 需 要 建 在 良 好 的 基 礎 上 。 但 坦 白 而 言 , 成 功 或 失 敗 實 非 我 一 個 人 的 事 ; 教 會 是 屬 於 全 體 的 。 身 為 首 長 者 確 應 先 天 下 之 憂 而 憂 , 後 天 下 之 樂 而 樂 。 無 論 事 情 做 得 對 與 否 , 這 種 狀 態 是 肯 定 的 了 。 例 如 : 若 公 教 報 辦 得 好 , 那 是 駱 神 父 的 功 勞 ; 真 理 學 會 辦 得 好 , 那 是 李 神 父 的 功 勞 ; 若 福 利 會 辦 得 不 理 想 , 主 教 就 有 責 任 了 ? 公 教 報 編 得 不 妥 善 , 主 教 為 什 麼 不 講 話 呢 ? 所 以 若 論 見 證 方 面 的 成 績 如 何 , 實 很 難 下 一 個 客 觀 的 結 語 , 還 是 留 待 教 外 人 士 批 評 定 論 好 了 。 當 然 我 們 應 該 朝 著 這 目 標 努 力 。

問 : 那 麼 , 在 目 前 的 社 會 環 境 中 , 教 區 應 如 何 作 見 證 ? 主 教 可 否 舉 些 實 例 呢 ?
答 : 這 同 樣 是 一 個 相 對 性 的 問 題 , 答 案 方 面 我 本 人 亦 未 必 知 曉 。 其 實 作 見 證 該 是 多 方 面 的 , 但 為 首 的 還 是 實 踐 一 個 名 符 其 實 , 言 行 一 致 的 教 會 。 具 體 而 言 , 教 會 當 照 顧 生 活 條 件 欠 缺 、 環 境 惡 劣 的 人 , 使 他 們 能 過 一 個 合 乎 人 性 尊 嚴 的 生 活 。 每 年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花 在 社 會 工 作 資 金 , 遠 遠 超 過 花 在 堂 區 的 工 作 上 , 原 因 是 堂 區 的 對 象 只 限 教 友 , 而 堂 區 以 外 的 卻 是 各 階 層 的 人 。 概 言 之 , 見 證 的 出 發 點 , 該 以 愛 主 愛 人 為 目 的 。

問 : 在 過 去 、 現 在 、 將 來 教 區 可 有 計 劃 培 育 專 門 人 才 為 教 區 服 務 呢 ? 例 如 培 育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等 ?
答 : 可 以 說 是 常 常 不 斷 研 究 這 問 題 的 。 至 於 修 女 則 多 由 其 所 屬 的 修 會 負 責 訓 練 ; 而 教 區 只 著 重 於 訓 練 堂 區 工 作 的 神 父 。 傳 教 區 的 修 院 , 我 們 認 為 第 一 應 訓 練 的 是 更 多 的 牧 靈 工 作 者 。 目 前 教 區 修 院 的 開 支 佔 了 教 區 開 支 中 很 大 的 一 個 比 例 , 而 且 最 適 宜 工 作 年 齡 的 五 位 年 青 神 父 , 皆 在 修 院 內 工 作, 此 外 還 有 其 他 工 作 人 員 , 可 以 說 任 何 一 個 堂 區 也 沒 有 這 樣 多 人 手 。 由 人 力 、 財 力 的 重 用 , 可 見 教 區 對 培 育 人 才 的 重 視 。 而 修 院 的 訓 練 是 多 過 普 通 大 學 的 , 因 為 是 用 七 年 時 間 去 攻 讀 , 雖 不 算 是 訓 練 專 門 人 才 , 但 至 少 也 懂 得 牧 民 工 作 。 至 論 訓 練 專 門 人 才 是 可 遇 而 不 可 求 的 ; 如 有 某 人 自 願 深 入 研 究 某 門 學 問 , 我 們 是 願 意 栽 培 的 。 反 過 來 說 , 若 為 了 教 區 的 需 要 , 我 指 派 某 人 攻 讀 某 科 , 而 他 本 人 不 喜 歡 , 實 際 上 是 不 可 勉 強 的 。 所 以 訓 練 專 門 人 才 的 問 題 不 是 那 麼 簡 單 , 亦 不 是 數 字 問 題 ; 訓 練 一 個 專 門 人 才 , 可 謂 難 過 建 十 間 學 校 , 教 區 在 過 去 二 十 年 內 興 建 了 一 百 多 間 學 校 , 而 建 校 只 要 按 部 就 班 便 行 , 但 訓 練 人 才 則 是 可 遇 而 不 可 求 的 , 因 此 是 沒 有 所 謂 長 遠 計 劃 可 言 的 。 而 教 區 要 訓 練 高 等 專 門 人 才 , 也 要 視 乎 下 列 各 點 :
(一) 出 於 自 己 的 興 趣 和 自 願 ;
(二) 視 乎 教 區 工 作 人 手 是 否 足 夠 ;
(三) 攻 讀 的 學 科 是 否 教 區 所 需 用 。

再 者 , 訓 練 人 才 不 是 訓 練 一 個 博 士 , 而 一 個 博 士 也 不 一 定 就 是 人 才 , 故 修 院 第 一 要 訓 練 的 還 是 牧 靈 人 才 。

問 : 這 樣 說 神 父 的 培 育 多 在 牧 靈 方 面 , 但 如 教 友 對 文 學 、 翻 譯 方 面 有 興 趣 , 願 意 為 教 區 服 務 , 教 區 是 否 願 意 培 育 他 呢 ?
答 : 若 限 定 他 們 為 教 區 服 務 而 培 育 他 是 不 對 的 。 教 友 若 有 需 要 , 教 區 是 願 意 盡 力 幫 助 他 。

問 : 主 教 以 為 國 籍 司 鐸 可 在 教 區 內 擔 任 何 種 工 作 ?
答 : 首 先 , 教 會 是 團 體 的 教 會 , 不 應 該 有 中 外 籍 的 分 界 。 至 論 國 籍 司 鐸 , 我 希 望 他 們 擔 任 各 方 面 的 工 作 。 實 際 上 他 們 當 較 外 籍 司 鐸 幹 得 更 出 色 , 因 為 他 們 熟 諳 中 國 語 言 及 習 俗 , 無 論 在 講 道 或 接 觸 中 均 更 易 為 人 領 會 接 受 。 此 外 他 們 負 起 講 授 要 理 的 責 任 , 而 不 應 把 此 職 份 全 交 給 傳 教 先 生 。 後 者 的 性 質 應 是 協 助 而 非 取 代 。

問 : 你 對 他 們 有 甚 麼 期 望 呢 ? 他 們 可 否 擔 任 一 些 特 殊 的 工 作 呢 ?
答 : 我 最 期 望 他 們 做 好 自 己 的 那 一 份 。 至 於 教 區 內 的 特 殊 工 作 則 要 視 乎 各 人 的 所 長 及 喜 好 而 定 。 就 目 前 來 說 , 沒 有 一 個 人 能 編 英 文 公 教 報 。 另 方 面 , 工 作 性 質 價 值 亦 很 難 估 計 。 我 們 不 能 說 修 院 的 工 作 重 於 公 教 報 , 或 公 教 報 的 工 作 重 於 要 理 中 心 。 總 之 , 每 樣 工 作 皆 是 特 殊 而 有 意 義 的 , 問 題 是 怎 樣 盡 好 自 己 的 一 份 。

問 : 主 教 是 教 區 之 首 , 對 教 區 的 未 來 發 展 有 甚 麼 計 劃 呢 ? 即 發 展 教 區 主 要 著 重 於 那 幾 方 面 呢 ?
答 : 教 區 的 未 來 , 以 發 展 天 主 子 民 及 發 展 他 們 與 天 主 的 關 係 為 最 重 要 。 因 此 發 展 教 區 的 是 看 不 見 的 工 作 , 講 道 理 、 行 聖 事 方 面 的 工 作 ; 至 於 外 在 可 見 的 工 作 , 如 堂 區 附 設 的 學 校 , 可 說 只 是 錦 上 添 花 , 真 正 的 工 作 是 在 堂 區 。 所 以 若 說 發 展 工 作 , 我 希 望 每 個 堂 區 的 工 作 都 能 更 進 一 步 , 每 個 神 父 的 德 行 和 花 在 堂 區 的 時 間 都 有 進 展 , 多 以 身 作 則 為 教 友 工 作 , 接 觸 、 了 解 、 關 心 教 友 , 這 些 工 作 是 重 要 的 。 其 他 有 形 可 見 的 工 作 也 很 不 少 , 今 日 我 們 需 要 的 學 校 、 中 心 、 公 教 進 行 社 等 , 在 它 們 存 在 時 , 也 許 不 覺 得 它 的 重 要 ; 在 不 存 在 時 , 我 們 才 覺 得 它 是 重 要 的 , 不 過 這 仍 是 外 在 的 。 對 於 教 區 的 更 新 、 復 興 、 改 革 等 工 作 , 空 談 是 沒 用 的 , 是 要 有 實 際 工 作 才 行 , 故 在 發 展 教 區 來 說 , 我 希 望 能 在 牧 靈 工 作 上 紥 根 , 而 這 亦 是 需 要 大 家 忍 耐 來 進 行 的 。 至 於 教 區 外 在 的 工 作 , 如 興 建 學 校 、 聖 堂 、 避 靜 屋 、 醫 院 、 青 年 中 心 、 對 低 能 兒 童 的 照 顧 和 社 會 福 利 等 方 面 的 計 劃 也 不 少 , 但 這 只 是 其 次 的 。

問 : 整 個 台 灣 教 友 人 數 雖 約 有 三 十 萬 , 但 教 區 不 止 一 個 , 本 港 教 友 人 數 已 超 過 廿 五 萬 卻 只 有 一 個 教 區 , 這 是 否 會 吃 力 點 呢 ? 日 後 香 港 九 龍 是 否 有 可 能 分 成 兩 個 教 區 ?
答 : 這 並 非 不 可 能 的 問 題 , 但 卻 要 細 察 政 治 環 境 、 社 會 環 境 、 工 作 人 員 的 環 境 等 問 題 。 舉 個 例 說 , 現 時 香 港 有 華 仁 書 院 , 九 龍 亦 有 一 個 ; 香 港 有 寶 血 學 校 , 九 龍 亦 與 它 遙 遙 相 應 , 這 確 是 一 個 好 現 象 。 假 若 把 香 港 九 龍 分 成 兩 個 教 區 , 麻 煩 就 多 了
…… 公 進 社 要 分 開 兩 個 ; 公 教 報 兩 份 。 如 果 李 主 教 管 轄 九 龍 , 試 問 誰 可 出 任 教 區 修 院 院 長 ? 這 職 務 根 本 不 易 找 人 承 擔 , 而 當 這 職 務 的 人 , 首 先 應 是 國 籍 的 , 其 次 是 要 有 修 院 經 驗 , 並 肯 任 怨 任 勞 的 。 我 亦 試 圖 派 一 位 主 教 代 牧 駐 守 元 朗 新 界 , 但 我 們 教 區 人 手 如 此 少 , 究 竟 可 調 動 誰 呢 ? 所 以 問 題 不 在 一 或 兩 個 教 區 , 卻 在 乎 分 工 合 作 , 意 見 統 一 , 精 誠 團 結 。

問 : 主 教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前 途 有 甚 麼 觀 感 ?
答 : 大 陸 方 面 我 不 敢 下 斷 言 , 否 則 我 可 能 成 為 一 位 假 先 知 。 在 今 日 的 時 局 而 言 , 我 實 很 難 擬 定 些 方 案 步 驟 去 應 付 或 發 展 大 陸 的 機 會 。 或 者 , 你 可 以 說 我 是 一 個 沒 有 計 劃 的 人 。 台 灣 方 面 我 覺 得 很 不 錯 , 但 某 些 條 件 方 面 卻 遜 於 香 港 了 ; 香 港 佔 盡 了 天 時 地 利 的 優 勢 。 單 就 堂 區 來 說 , 彼 此 間 的 距 離 相 當 近 , 人 又 眾 多 兼 且 學 校 及 醫 院 亦 多 在 堂 區 範 圍 內 ; 教 友 參 加 堂 區 的 各 種 活 動 遂 相 當 便 利 , 而 物 質 方 面 更 是 充 足 方 便 。 所 以 , 香 港 教 區 教 會 的 前 途 充 滿 希 望 是 顯 明 可 見 的 。

問 : 主 教 認 為 教 區 的 當 務 之 急 是 甚 麼 呢 ?
答 : 教 區 的 難 題 就 是 人 手 太 少 , 正 如 打 仗 時 無 兵 可 用 一 樣 。 李 主 教 未 來 幫 忙 時 , 我 每 週 要 去 堂 區 放 堅 振 兩 次 , 而 前 往 放 堅 振 需 要 講 道 理 、 接 觸 教 友 , 故 多 用 去 大 半 天 的 時 間 ; 甚 至 有 些 堂 區 神 父 不 夠 , 在 主 日 我 也 去 幫 忙 , 所 以 急 需 的 是 有 多 些 人 手 去 施 行 聖 事 和 辦 理 各 種 事 務 。

問 : 在 你 的 工 作 範 圍 內 , 你 感 到 最 棘 手 的 是 甚 麼 呢 ?
答 : 仍 是 缺 乏 人 才 。 每 個 神 父 都 是 義 工 , 每 個 神 父 的 工 作 時 間 都 很 長 , 因 此 調 動 神 父 最 難 , 若 馬 馬 虎 虎 則 不 行 ; 而 且 每 人 有 特 殊 的 性 格 , 特 殊 的 喜 好 , 若 他 不 願 做 的 則 不 能 委 派 , 因 為 勉 強 服 從 是 沒 用 的 , 也 會 做 得 不 成 功 , 所 以 由 於 人 手 不 足 , 分 派 工 作 尤 感 困 難 。

問 : 文 憑 教 師 和 政 府 對 薪 級 的 紛 爭 , 主 教 出 任 調 停 者 , 是 出 自 主 教 本 人 意 思 或 是 應 教 育 團 體 之 請 呢 ?
答 : 兩 方 面 都 有 。 在 我 第 一 次 對 此 事 發 言 後 , 教 育 團 體 便 打 電 話 來 邀 請 我 ; 而 另 一 方 面 , 由 於 教 會 學 校 佔 多 數 , 所 以 我 自 己 感 到 是 應 該 出 來 為 他 們 調 解 的 。
 

問 : 你 覺 得 為 調 解 雙 方 的 紛 爭 , 最 大 的 問 題 是 甚 麼 ?
答 : 以 目 前 的 情 況 來 看 , 我 是 失 敗 的 了 , 因 為 教 師 們 繼 續 罷 教 。 最 困 難 的 問 題 , 我 相 信 是 雙 方 的 不 諒 解 。 政 府 的 困 難 教 師 未 完 全 領 會 ; 教 師 的 願 望 政 府 亦 未 體 會 。 換 句 話 說 , 彼 此 間 的 隔 膜 便 是 這 次 紛 爭 的 關 鍵 。 政 府 的 立 場 是 唯 恐 答 允 教 師 的 要 求 , 會 引 致 全 面 性 的 加 薪 要 求 ; 教 師 則 認 為 政 府 歧 視 他 們 的 工 作 , 毫 不 深 入 考 慮 他 們 的 請 求 。

問 : 聽 聞 主 教 往 見 港 督 時 曾 接 了 一 份 文 件 , 不 知 那 是 些 甚 麼 文 件 , 可 否 透 露 該 文 件 的 內 容 呢 ?
答 : 是 關 於 政 府 對 聯 合 秘 書 處 四 點 建 議 的 答 覆 , 內 容 在 當 天 六 時 政 府 便 公 佈 了 。

問 : 主 教 你 對 整 件 事 情 的 發 展 過 程 有 何 看 法 ?
答 : 我 希 望 他 們 繼 續 談 判 。 除 此 之 外 別 無 他 法 。 若 雙 方 堅 持 僵 局 , 只 會 弄 到 兩 敗 俱 傷 。

問 : 對 教 區 學 校 內 的 文 憑 教 師 及 准 用 教 師 , 他 們 的 工 作 一 樣 , 而 待 遇 懸 殊 , 教 區 當 局 是 否 準 備 改 善 一 下 呢 ?
答 : 這 不 是 教 區 方 面 可 以 做 的 , 文 憑 教 師 與 准 用 教 師 的 薪 級 是 由 政 府 教 育 司 規 定 的 。 其 實 准 用 教 師 應 該 自 己 提 出 這 個 問 題 。 然 而 治 本 的 方 法 乃 設 法 協 助 准 用 教 師 加 入 師 訓 班 。
1973 年 5 月 4 日

 

短評:為什麼要求赦免死囚蔡國昌?

最 近 本 港 宗 教 界 和 法 律 界 七 十 多 人 , 包 括 聖 公 會 白 會 督 和 天 主 教 徐 誠 斌 主 教 , 聯 名 上 書 英 廷 外 相 , 請 求 斡 旋 赦 免 死 囚 蔡 國 昌 。 他 們 的 理 由 , 很 值 得 注 意 。

他 們 指 出 , 自 一 九 六 七 年 十 一 月 以 來 , 當 局 已 赦 免 死 囚 三 十 人 。 蔡 國 昌 是 這 幾 年 來 第 一 個 不 獲 赦 免 的 人 。 如 果 當 局 改 變 政 策 , 應 該 在 事 前 有 所 聲 明 , 作 出 適 時 的 警 告 。 亂 世 用 重 典 , 社 會 人 士 都 同 意 , 不 過 在 連 赦 三 十 人 之 後 突 然 對 某 人 施 極 刑 , 雖 然 謂 「殺 一 儆 百」 , 到 底 不 免 有 「偶 然」 「例 外」 的 成 份 , 極 刑 變 成 了 近 乎 憑 抽 籤 決 定 的 犧 牲 , 不 能 叫 人 同 意 。

聯 名 上 書 的 七 十 人 並 不 認 為 蔡 國 昌 罪 不 該 死 。 他 們 也 承 認 政 府 有 執 法 (包 括 執 行 死 刑) 的 義 務 。 當 然 其 中 有 人 在 良 心 上 不 同 意 死 刑 , 而 欲 予 罪 犯 自 新 機 會 , 不 過 在 蔡 國 昌 的 案 件 上 , 這 不 是 問 題 的 重 心 所 在 。

他 們 說 : 如 果 蔡 國 昌 的 罪 案 , 發 生 於 三 年 前 (時 勢 較 太 平 的 時 候) , 不 致 於 不 獲 赦 。 那 麼 , 同 樣 的 罪 , 三 年 前 犯 了 可 不 死, 今 日 非 死 不 可 , 公 義 的 客 觀 標 準 何 在

反 對 死 刑 的 人 , 也 提 出 另 外 兩 個 理 由 。 一 個 是 判 案 時 可 能 有 錯 —— 歷 史 上 確 有 這 種 事 發 生 。 別 的 案 子 判 錯 了 還 有 補 救 可 能 , 死 刑 執 行 後 就 沒 法 補 救 了 。 另 一 個 理 由 , 乃 重 典 並 不 能 解 決 治 安 問 題 。 可 是 這 兩 個 理 由 並 不 是 決 定 性 的 。

七 十 人 上 書 並 不 絕 對 反 對 死 刑 , 也 不 特 別 同 情 蔡 國 昌 。 問 題 不 在 一 家 哭 或 全 港 哭 , 而 在 港 府 恢 復 執 行 死 刑 的 方 式 。

徐 主 教 在 答 覆 記 者 的 詢 問 時 曾 說 : 這 是 他 個 人 的 立 場 , 不 是 教 會 的 立 場 。 在 死 刑 的 問 題 上 , 教 會 認 為 政 府 有 權 為 大 眾 的 利 益 而 執 行 合 法 的 死 刑 , 教 會 也 認 為 教 友 可 憑 良 心 的 指 導 而 反 對 死 刑 。 徐 主 教 並 不 要 求 教 友 接 受 他 個 人 的 意 見 。
1973 年 5 月 4 日

 


文憑教師薪級制的斡旋
──訪問徐誠斌主教
謝慧珊•張德蘭

政 府 與 文 憑 教 師 的 爭 端 事 件 現 已 步 入 一 個 新 的 階 段 。 為 明 瞭 整 個 進 展 過 程 的 來 龍 去 脈 , 我 們 特 於 五 月 十 五 日 訪 問 這 事 件 的 斡 旋 人 ── 徐 誠 斌 主 教 , 並 將 經 過 情 形 記 錄 下 來 , 以 饗 讀 者 。 此 外 , 更 感 謝 徐 主 教 雖 然 日 理 萬 機 , 仍 騰 空 接 見 我 們 , 詳 述 談 判 的 步 驟 與 及 發 表 其 個 人 對 此 事 情 的 觀 感 。

問 : 政 府 與 文 憑 教 師 對 薪 級 的 爭 端 事 件 將 達 到 妥 協 的 地 步 , 主 教 可 謂 勞 苦 功 高 , 請 問 主 教 是 如 何 與 政 府 談 判 的 ?
答 : 談 判 經 過 相 當 長 , 在 四 月 初 我 們 三 人
(教 會 代 表) 感 到 問 題 嚴 重 , 曾 去 信 請 求 港 督 加 以 注 意 這 問 題 。 原 來 政 府 公 佈 新 的 薪 級 制 乃 根 據 一 九 七 一 年 薪 俸 委 員 會 的 報 告 書 (Morgan Report) , 該 份 報 告 是 由 莫 勤 、 李 福 和 、 羅 桂 祥 三 人 決 定 的 。 政 府 認 為 既 經 由 一 個 獨 立 委 員 會 負 責 的 報 告 , 當 是 公 正 的 , 故 亦 以 此 為 當 時 釐 訂 薪 金 標 準 。 然 而 在 我 們 研 究 這 報 告 書 時 , 遂 發 現 聯 合 秘 書 處 對 該 報 告 有 些 誤 會 。 其 實 在 這 報 告 內 已 有 可 商 榷 的 地 方 。 我 們 對 政 府 的 建 議 , 也 是 根 據 這 份 報 告 書 的 。 自 第 一 次 罷 教 後 , 我 們 便 開 始 與 政 府 談 判 這 事 。

問 : 可 否 對 這 薪 級 制 與 你 們 所 建 議 的 作 一 比 較 ?
答 : 政 府 據 一 九 七 一 年 薪 俸 報 告 書 擬 定 : 一 一 七 五 至 一 七 五 零
(八 年)
一 七 五 零 (五 年) , 一 八 二 五 (三 年) , 一 九 零 零 (三 年) , 一 九 七 五 。

教 師 的 要 求 :
一 二 五 零 至 一 七 五 零
(七 年) , 一 七 五 零 (一 年) , 一 八 五 零 (一 年) , 一 九 五 零 。

政 府 在 本 年 三 月 調 整 的 :
一 一 七 五 至 一 七 五 零
(八 年) , 一 七 五 零 (五 年) , 一 八 五 零 (三 年) , 一 九 五 零 (三 年) , 二 零 五 零 。

我 們 建 議 的 :
一 二 五 零 至 一 七 五 零
(七 年) , 一 七 五 零 (三 年) , 一 八 五 零 (二 年) , 一 九 五 零 (二 年) , 二 零 五 零 。

教 師 的 生 涯 相 當 長 , 政 府 為 維 持 他 們 的 士 氣 , 因 而 訂 立 一 個 超 額 的 薪 金 制 , 故 相 信 我 們 建 議 的 三 二 二 亦 不 致 引 起 其 他 人 士 的 異 議 。 其 實 政 府 接 納 我 們 提 議 的 三 二 二 制 , 並 非 由 於 我 們 擁 有 眾 多 的 學 校 , 而 是 因 為 我 們 以 該 報 告 書 的 範 疇 作 根 據 , 而 非 憑 空 講 話 。

問 : 主 教 , 請 問 政 府 為 調 查 此 事 件 的 爭 端 原 因 而 設 立 的 調 查 委 員 會 是 由 什 麼 人 組 成 ?答 : 這 委 員 會 的 成 員 包 括 工 商 界 領 袖 而 曾 在 上 海 任 大 學 教 授 的 安 子 介 先 生 、 聖 保 羅 學 校 校 長 羅 怡 基 博 士 及 我 本 人 。 我 們 的 任 務 亦 相 當 重 : 首 先 是 要 研 究 舊 有 薪 給 制 所 引 致 的 爭 端 原 因 , 繼 之 是 怎 樣 避 免 日 後 再 有 同 樣 事 情 發 生 。 然 而 這 問 題 卻 頗 複 雜 , 牽 涉 到 教 師 們 日 後 升 級 的 問 題 。 另 方 面 , 我 們 委 員 已 在 今 天 下 午 (五 月 十 五 日) 召 開 了 首 次 會 議 。 至 於 將 來 的 調 查 結 果 , 我 們 必 定 向 大 眾 公 佈 。

問 : 請 問 主 教 這 次 談 判 的 困 難 所 在 是 什 麼 ?
答 : 首 先 是 說 服 聯 會 秘 書 處 的 代 表 司 徒 華 先 生 相 信 莫 勤 報 告 書 之 所 以 受 到 政 府 重 視 , 正 因 為 它 是 一 份 獨 立 、 未 替 政 府 講 話 及 不 受 政 府 影 響 的 文 件 。 至 於 該 報 告 書 的 內 容 與 見 解 是 否 客 觀 成 熟 或 公 道 , 那 就 見 仁 見 智 了 。 如 果 有 缺 點 , 亦 屬 在 所 難 免 。 其 次 是 說 服 政 府 今 日 師 範 生 的 入 學 資 格 已 相 當 高 , 可 以 立 即 實 行 報 告 書 中 的 建 議 , 所 以 師 範 生 畢 業 後 應 獲 得 一 二 五 零 的 薪 金 , 若 以 考 試 來 判 別 他 們 的 資 格 是 不 合 理 的 了 。 最 後 是 說 服 港 督 更 改 五 三 三 制 。 因 為 十 九 年 的 時 間 委 實 太 長 , 對 教 師 們 的 「士 氣」 可 謂 不 無 影 響 。 上 述 兩 點 既 獲 港 督 同 意 , 事 情 就 易 辦 了 。 此 外 就 是 向 政 府 及 教 師 們 申 明 我 們
 (汪 彼 得 牧 師、 白 若 翰 會 督 及 徐 誠 斌 主 教)   是 以 獨 立 的 身 份 出 任 調 解 人 , 並 非 政 府 委 派 或 作 教 師 的 正 式 代 表 。 換 言 之 , 我 們 只 能 把 自 己 的 意 見 表 達 出 來 , 卻 不 能 向 雙 方 透 露 會 談 的 進 展 或 結 果 。 所 幸 者 是 個 中 的 處 境 , 聯 合 秘 書 處 亦 了 解 清 楚 。

問 : 主 教 可 否 就 這 整 件 事 情 的 經 過 發 表 一 些 意 見 ?
答 : 我 感 到 報 界 對 此 次 的 罷 教 不 大 滿 意 。 反 過 來 說 , 我 們 倒 從 未 對 罷 教 作 出 任 何 批 評 。 比 對 之 下 , 我 們 對 教 師 似 乎 更 同 情 了 解 。 然 話 又 得 說 回 來 , 我 們 絕 不 贊 成 杯 葛 升 中 試 之 舉 , 因 為 受 影 響 的 是 學 生 而 非 政 府 , 其 後 果 與 休 假 一 兩 天 確 不 能 同 日 而 語 。 幸 而 他 們 都 接 納 大 家 的 意 見 , 支 持 升 中 試 。 有 一 點 我 們 必 需 承 認 的 , 就 是 教 師 與 其 他 行 業 人 士 同 樣 有 罷 教 的 權 利 ; 否 則 的 話 , 對 教 師 就 太 不 公 平 了 。 但 是 , 一 般 反 應 並 未 見 得 絕 對 支 持 這 次 罷 教 運 動 。 追 溯 原 因 , 乃 由 於 教 師 們 與 公 眾 輿 論 沒 有 溝 通 , 新 聞 工 作 幹 得 不 夠 , 對 外 交 代 稍 欠 清 楚 , 以 致 未 獲 社 會 人 士 的 普 遍 支 持 與 共 鳴 。 此 外 , 他 們 對 政 府 的 批 評 語 句 亦 有 點 問 題 。 例 如 他 們 謂 政 府 歧 視 教 師 , 我 以 為 並 不 盡 然 ; 說 政 府 藐 視 教 師 的 尊 嚴 亦 非 事 實 。 不 過 無 可 否 認 香 港 倒 沒 有 一 個 特 殊 組 織 替 教 師 說 話 。 為 此 我 們 才 敢 作 斡 旋 人 , 使 雙 方 容 易 談 判 。 其 實 教 師 是 容 易 交 談 及 理 智 的 。 政 府 的 態 度 則 因 循 成 規 , 這 本 是 古 今 中 外 官 場 上 的 一 貫 作 風 但 香 港 這 樣 摩 登 的 城 市 , 政 府 與 民 眾 間 竟 沒 有 一 個 緩 衝 的 機 構 , 實 在 令 人 費 解 。
1973 年 5 月 25 日

 

讀者心聲

徐主教答港大同學的一封信

五 月 十 九 日 收 到 港 大 文 學 院 一 位 教 友 同 學 的 信 , 講 起 我 在 赦 免 蔡 國 昌 事 件 中 的 態 度 。 因 為 這 位 同 學 的 信 未 具 名 , 同 時 我 感 覺 不 少 教 友 和 這 位 同 學 抱 有 同 感 , 所 以 我 想 借 公 教 報 的 篇 幅 作 一 個 公 開 答 覆 。 我 先 把 那 位 同 學 的 信 抄 錄 於 後 :

徐主教:

我對您素來很敬重。但今次對您在赦免死囚事件中所採的態度,極度不以為然。

從這兩天中文報章的報導,您或許會知道一般市民和教友的反應。

我在今年內曾被劫兩次,在利刃之下的心情是怎樣的呢?相信徐主教您未嘗過吧?

願天主祝福你!

香港大學文學院
一位教友學生啟

 

我的答覆:

某某同學:

你說的話,和一般社會人士的反應,我能了解;不過大家以為七十一人以我為首,包容壞人、假慈悲、假開明。可是七十一人上書英外相,到底說了甚麼?持有何種態度?

五月十八日明報社論引一位行政局議員的話。這位議員說,七十一人所持的理由之一,乃死刑不足以阻減犯罪。這位議員顯然沒有看七十一人的信。

七十一人上書英外相,所持理由只有一個,與「仁慈」、與「開明」、與「死刑」的阻嚇力完全無關。他們說,港府在近六年內連赦三十個死刑犯,第三十一個突然不赦了,這兩個人之間的幸與不幸,如何解釋?顯然政策有變,可是在這麼大的轉變之前,港府卻沒有一個聲明。政府的權力夠大了,在執行死刑這件大事應該更鄭重一些。

在事前作一個公開警告,為港府而言,並不困難。在赦免第三十個死刑犯之後,港督如鄭重聲明,今後為治安計,第三十一個死刑犯不再赦免,這樣,在執行死刑,便沒有「偶然」、「例外」,為某運動作「祭品」之嫌了。

這是七十一人上書英倫的唯一理由,沒有第二個。

輿論都說我們假慈悲、包容壞人,而不批評我們真正的立場,甚至行政局議員都誤會我們,理由何在?

我覺得遺憾的,乃七十一人沒有向中文報界作一個交代。發起上書英倫的是幾個外籍律師,他們用英文擬稿寫信,交給南華早報發表(四月 廿七日)。看過的人也許很少,中文報界主觀上斷定七十一人犯了假慈悲、包庇罪犯的罪。

七十一人並不對蔡國昌特別同情。我們之中有人在原則上反對死刑,也有人認為在某些情形下應該執行死形(我即其中之一)。不過,蔡國昌案的重心不在此。

我們強調第三十個與第三十一個死刑犯之間待遇不該有別──除非港府預先作出警告。我們的立場是否錯誤?我們堅持政府在這麼大的大事上改變政策,應該在事前向社會大眾作一個交代,這是不是莫須有的強辯之詞?如果說七十一人的論據錯了,那麼,應該受大眾指責。

縱然如此,七十一人沒有為壞人辯護,沒有說香港今後用不得死刑。

我個人覺得,今日要求處死蔡國昌的人,對過去六年內港府連赦三十人,為甚麼一句話不說?如果他們早些督促政府停赦,也許到今日還沒有三十一個死刑犯。不過這是假說,這是沒有科學根據的。

今後怎樣?本港有一位大律師說,從一九七三年四月起,港府可說已作公開警告,以後不赦死刑犯,在程序上便沒有錯誤了。我很同意。

教會對死刑怎樣看,我想教友們大都知道,五月四日的公教報也有說起。教會認為政府有權、有義務為社會大眾的利益而執行合法的死刑,也認為教友可憑良心的指導而反對死刑。參加七十一人的行列,是我個人的行動,簽名時我並不代表教會,沒有將我的銜頭拿出來(只簽姓名,沒有冠上主教等字)。我不要求教友在這件事上支持任何一方面的意見。

某某同學,你曾兩次被劫,對香港治安當然特別關心,我相信七十一人也關心香港的福利,否則也不會去批評政府程序不當,冒天下之大不韙而為蔡國昌上書英倫了。香港的治安問題,牽涉到的因素太多了,決不是一個孤立的刑罰問題,相信你也同意。但願大家出力,在不同的崗位上為香港的前途盡我們的責任。

    願天主祝福你!

徐誠斌啟
五月十九日

1973 年 5 月 25 日



讀者心聲

五 月 廿 一 日 華 僑 日 報 「讀 者 論 壇」 一 天 主 教 徒 讀 者 反 對 寬 赦 死 囚 , 對 我 提 出 兩 個 問 題 , 我 想 在 此 一 併 簡 答 :

問 : 「為 甚 麼 徐 主 教 要 發 動 少 數 的 七 十 一 人 …… 為 何 不 發 動 普 通 市 民 或 本 港 天 主 教 徒 支 持 他 的 見 解 呢 ?」

答 : 七 十 一 人 請 願 是 幾 個 大 律 師 發 起 的 , 一 般 報 紙 上 常 說 : 「以 徐 主 教 為 首 的 七 十 一 人」 , 這 是 以 訛 傳 訛 的 一 例 。 我 以 私 人 資 格 簽 名 響 應 , 當 然 不 能 要 求 任 何 人 支 持 我 , 神 職 人 員 和 教 友 儘 管 可 發 表 反 對 的 意 見 。

問 : 「在 請 願 書 上 簽 上 『香 港 主 教 徐 誠 斌』 的 名 字 , 其 說 服 力 是 多 麼 大 啊 ! 徐 主 教 能 說 這 只 是 他 個 人 的 事 嗎 ?」

答 : 請 願 書 上 只 有 我 的 姓 名 , 沒 有 任 何 銜 頭 。 請 見 英 文 南 華 早 報 四 月 廿 七 日 七 十 一 人 的 信 及 簽 字 名 單 。 如 果 我 加 上 我 的 職 銜 , 那 就 是 以 教 會 公 職 身 份 說 話 了 。  (也 許 以 後 如 以 私 人 身 份 簽 名 , 應 該 註 明 , 或 另 用 一 個 名 字 , 以 免 誤 會 。 這 一 點 我 很 願 意 考 慮

徐 誠 斌 主 教
五 月 廿 一 日

1973 年 5 月 25 日

 

哲人其萎遺愛難忘
本教區可敬善牧
徐誠斌主教逝世
願信眾同為英靈祈禱


香 港 教 區 近 二 十 五 萬 天 主 子 民 可 敬 牧 人 徐 誠 斌 主 教 ,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三)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在 進 餐 時 突 然 心 臟 病 發 , 在 急 送 醫 院 救 治 途 中 逝 世 , 享 年 五 十 三 歲 。 本 教 區 信 眾 痛 失 善 牧 , 均 感 無 限 哀 痛 , 一 致 為 徐 主 教 祈 禱 。

徐 主 教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上 海 , 一 九 四 0 年 在 著 名 的 聖 約 翰 大 學 畢 業 後 , 負 笈 英 國 牛 津 , 攻 讀 英 國 文 學 , 回 國 後 歷 任 要 職 , 後 來 棄 俗 修 道 , 進 入 羅 馬 宗 座 伯 達 學 院 修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五 九 年 晉 陞 鐸 品 , 一 九 六 九 年 祝 聖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下面為徐主教簡歷:
1942 – 44年:擔 任 重 慶 英 國 大 使 館 出 版 處 繙 譯 員 ;
1944年:重 慶 國 立 復 旦 大 學 英 文 系 講 師 ;
1945 – 47年:牛 津 美 頓 學 院 講 師 ;
1948 – 50年:南 京 中 央 大 學 英 文 系 教 授 ;
1950 – 55年:東 南 亞 英 國 總 專 員 辦 事 處 高 級 研 究 員 ;
1955 – 59年:羅 馬 伯 達 學 院 修 讀 神 哲 學 ;
1959 – 64年:香 港 教 區 機 關 報 「公 教 報」 主 編 ;
1961 – 68年:香 港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主 編 , 同 時 為 香 港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
1967 – 68年:被 任 命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1968年: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1968 – 69年:香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1969年: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1971年: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代 表 ;
1972年:榮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銜 ;
1971 – 73年: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1973年:奉 委 為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幾 年 來 徐 主 教 對 香 港 居 民 貢 獻 至 大 。
1973 年 5 月 25 日



公門如市公心如水思音容已隔塵世
其生也榮其死也哀免煉苦早登福鄉
港區痛失善牧 教宗深感哀傷
唁電唁函紛至沓來 祝禱徐牧福享天庭


香 港 教 區 廿 五 萬 信 眾 的 首 牧 徐 誠 斌 主 教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不 幸 逝 世 的 噩 耗 傳 出 後 , 世 界 各 地 的 教 會 首 長 和 徐 主 教 生 前 友 好 紛 紛 拍 來 唁 電 , 為 旅 途 教 會 痛 失 一 位 良 才 而 深 表 哀 悼 , 並 祝 禱 徐 主 教 福 享 天 庭 , 主 賜 永 安 。

教 廷 國 務 卿 維 洛 樞 機 拍 來 的 唁 電 謂 : 「驚 聞 徐 主 教 去 世 , 教 宗 深 感 哀 痛 , 特 為 亡 者 祈 求 早 享 天 庭 永 福 , 並 向 香 港 教 區 全 體 信 眾 頒 賜 宗 座 遐 福 。」

前 任 香 港 教 區 首 牧 白 英 奇 主 教 也 從 意 大 利 發 來 唁 電 , 對 這 位 學 識 淵 博 的 善 牧 的 去 世 深 表 惋 惜 。

頓失中堅
中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于 斌 樞 機 從 台 北 發 來 的 唁 電 謂 :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電 訊 奉 悉 , 中 國 主 教 團 同 仁 均 有 良 才 喪 失 之 痛 , 誠 斌 主 教 蒙 主 恩 召 , 使 港 區 教 會 喪 失 善 牧 , 更 使 中 國 及 亞 洲 主 教 團 痛 失 中 堅 , 特 派 羅 、 杜 、 賈 三 位 主 教 代 表 本 主 教 團 赴 港 致 哀 。」

梵 蒂 岡 駐 華 大 使 館 代 辦 、 台 北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會 和 全 體 師 生 、 羅 光 總 主 教 等 , 也 來 唁 電 致 悼 。

至深哀痛
日 本 主 教 團 的 唁 電 說 : 「徐 主 教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本 主 教 團 正 在 東 京 舉 行 全 體 大 會 , 謹 此 致 悼 , 並 為 亡 者 及 港 區 信 眾 祈 禱 。」

孟 買 區 總 主 教 加 西 亞 樞 機 的 唁 電 說 : 「驚 聞 徐 主 教 去 世 , 至 深 哀 痛 , 耑 此 敬 悼 。」

澳 門 天 主 教 會 也 發 來 了 唁 電 。

致 送 唁 電 的 還 有 : 德 國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會 長 杜 成 主 教 、 義 大 利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 歐 洲 移 民 委 員 會 、 台 北 方 濟 各 女 修 會 、 可 倫 坡 高 彌 斯 主 教 、 米 蘭 馬 芝 奧 尼 主 教 、 道 明 會 、 獻 主 會 、 教 廷 卡 普 里 奧 總 主 教 、 菲 律 賓 阿 爾 巴 杜 總 主 教 、 錫 蘭 柯 萊 樞 機 、 高 雄 鄭 天 祥 主 教 、 美 國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會 長 史 溫 斯 隆 主 教 、 德 國 埃 森 教 區 全 體 信 眾 、 埃 森 教 區 首 牧 夏 巴 克 主 教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朱 勵 德 神 父 、 中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陳 之 邁 、 澳 門 教 區 主 教 秘 書 、 菲 律 賓 蒙 芝 歐 主 教 、 薛 光 前 博 士 、 宗 座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總 會 長 比 羅 維 諾 主 教 等 。

香 港 總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 駐 港 英 海 軍 司 令 、 聖 公 會 港 澳 教 區 主 教 白 約 翰 會 督 也 分 別 致 送 了 唁 函 。

卓越領袖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主 席 高 苕 華 女 士 和 總 幹 事 陳 佐 才 牧 師 聯 合 簽 發 的 唁 函 謂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致 力 合 一 運 動 的 卓 越 領 袖 , 在 香 港 如 此 , 在 亞 洲 亦 然 。 在 他 的 努 力 下 , 香 港 基 督 教 和 天 主 教 的 關 係 日 趨 和 諧 , 彼 此 的 合 作 有 增 無 已 。 他 積 極 為 本 港 居 民 和 整 個 社 會 謀 求 利 益 …… 「本 港 第 一 位 中 國 籍 主 教 溘 然 去 世 , 我 們 所 有 的 人 均 感 極 大 哀 痛 。」

早登福域
台 灣 新 竹 教 區 杜 寶 晉 主 教 原 由 主 教 團 指 派 與 其 他 兩 位 主 教 前 來 本 港 送 殯 , 他 個 人 因 未 及 辦 理 出 境 手 續 , 所 以 未 能 成 行 。 他 來 的 唁 函 說 : 「徐 主 教 之 逝 世 , 為 香 港 教 區 及 中 國 屬 一 大 損 失 而 對 東 南 亞 各 教 省 來 說 , 也 痛 失 一 位 卓 越 領 袖 , 想 係 天 主 聖 意 。」 杜 主 教 又 說 , 將 在 彌 撒 中 祈 求 仁 慈 上 主 , 賜 彼 靈 魂 早 登 福 域 。

香 港 佛 教 聯 合 會 會 長 釋 覺 光 法 師 簽 署 的 唁 函 云 : 「驚 聞 徐 主 教 逝 世 , 佛 教 同 人 不 勝 悼 惜 。 徐 主 教 學 識 淵 博 , 愛 好 和 平 , 廣 濟 人 群 , 今 遽 返 天 府 , 非 獨 貴 教 痛 失 一 傑 出 領 袖 , 亦 香 港 社 會 之 一 大 損 失 , 懷 念 賢 良 , 用 肅 專 函 致 意 , 並 對 貴 教 同 人 致 以 慰 唁 。」

哲人云亡
香 港 道 教 聯 合 會 的 唁 函 謂 : 「徐 主 教 一 生 熱 心 公 益 , 忘 我 精 神 , 其 對 教 育 、 文 化 及 廣 大 居 民 之 福 利 貢 獻 , 建 樹 良 多 , 久 為 社 會 人 士 所 頌 , 當 茲 世 風 日 下 , 道 德 式 微 , 何 期 遽 返 天 國 , 哲 人 云 亡 ! 此 實 為 貴 教 與 香 港 社 會 之 重 大 損 失 ……」

遺愛永在
致 送 唁 函 的 還 有 : 香 港 巴 海 教 、 香 港 政 府 教 育 司 簡 寧 、 市 政 局 主 席 沙 利 士 、 香 港 耶 穌 會 會 長 劉 勝 義 神 父 、 香 港 大 學 校 長 、 美 國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駐 港 辦 事 處 、 菲 律 賓 駐 港 總 領 事 、 撒 爾 瓦 多 駐 港 領 事 、 香 港 救 世 軍 總 部 、 九 龍 喇 沙 書 院 校 長 、 印 尼 駐 港 總 領 事 、 香 港 印 度 商 會 、 香 港 童 軍 總 會 會 長 、 香 港 公 益 金 執 行 幹 事 、 國 際 公 教 大 學 校 友 協 會 香 港 分 會 、 聖 經 公 會 、 瑪 利 諾 會 香 港 區 會 、 鄧 鏡 波 學 校 校 長 、 利 瑪 竇 書 院 監 督 、 義 大 利 駐 港 總 領 事 、 台 灣 主 徒 會 、 澎 湖 宗 座 署 理 公 署 、 香 港 醫 學 會 、 台 灣 聖 母 聖 心 會 、 埃 及 駐 港 總 領 事 、 香 港 公 教 醫 師 協 會 、 聖 言 會 會 長 、 香 港 專 上 學 生 聯 會 等 。

截 至 發 稿 時 為 止 , 各 地 神 長 、 政 要 、 宗 教 領 袖 、 社 團 首 長 、 修 會 和 徐 主 教 生 前 友 好 的 唁 電 仍 相 繼 湧 至 。 另 有 多 致 哀 唁 電 是 在 本 港 發 出 的 。

此 外 , 本 港 教 內 教 外 社 團 、 學 校 和 界 人 士 , 曾 致 送 花 圈 或 賻 儀 , 悼 念 徐 主 教 息 勞 歸 主 。
1973 年 6 月 1 日



誠悅事主鞠躬盡瘁
一代偉大主教
歸天永享榮福
各界瞻仰遺容不下十萬人

港 督 率 機 關 首 長 、 聖 公 會 會 督 與 基 督 教 及 其 他 宗 教 代 表 等 , 參 加 追 思 彌 撒 。 數 千 人 執 紼 送 葬 , 備 極 哀 傷 。

香 港 教 區 廿 五 萬 信 友 的 精 神 領 袖 徐 誠 斌 主 教 , 於 五 月 廿 三 日 午 時 在 利 園 飯 店 與 勞 工 處 處 長 徐 家 祥 及 總 監 蔡 永 業 醫 生 等 商 討 有 關 醫 院 發 展 計 劃 並 午 膳 , 不 料 二 時 許 剛 離 座 預 備 回 主 教 寓 所 , 突 然 心 臟 病 發 , 立 即 逝 世 , 使 整 個 香 港 頓 時 充 滿 了 哀 傷 的 氣 氛 , 一 致 悼 惜 喪 失 了 一 位 發 揚 真 理 、 造 福 社 會 的 領 袖 。

各界致哀
徐 主 教 遺 體 於 廿 五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至 廿 六 日 下 午 一 時 , 停 放 在 明 愛 大 廈 公 眾 會 堂 供 人 瞻 仰 遺 容 。 據 統 計 , 前 往 致 哀 的 教 內 外 人 士 近 十 萬 人 , 其 中 包 括 輔 政 司 羅 樂 民 爵 士 、 三 軍 司 令 華 德 中 將 、 警 務 處 長 薛 畿 輔 、 港 督 副 官 、 副 檢 察 司 、 奧 國 領 事 、 十 三 教 育 團 體 聯 合 秘 書 處 負 責 人 、 學 校 團 體 、 修 會 團 體 、 社 團 及 許 多 教 友 。 徐 主 教 三 位 胞 妹 及 甥 女 等 特 由 台 飛 港 參 加 殮 葬 禮 ; 此 外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 台 北 羅 光 總 主 教 、 方 豪 神 父 、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總 會 長 華 德 中 蒙 席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代 表 梁 作 祿 神 父 等 都 由 各 地 趕 來 弔 喪 。

安所大禮
廿 六 日 下 午 一 時 後 入 殮 , 一 時 半 在 哀 樂 聲 中 由 數 位 司 鐸 將 徐 主 教 棺 柩 抬 入 總 堂 , 停 放 於 祭 台 前 。 許 多 教 友 不 禁 熱 淚 盈 眶 。 二 時 半 開 始 由 李 宏 基 主 教 主 持 大 禮 安 所 彌 撒 , 參 加 共 祭 者 有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 羅 光 總 主 教 、 澳 門 教 區 代 牧 顏 蒙 席 、 方 豪 神 父 、 六 位 總 鐸 、 四 位 修 會 會 長 , 並 有 其 他 神 父 代 表 共 十 餘 人 。

參 加 彌 撒 者 除 聖 堂 內 三 、 四 千 人 外 , 聖 堂 外 還 擠 著 一 、 二 千 人 。 聖 堂 中 最 令 人 注 目 者 為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 駐 港 英 軍 司 令 韋 達 中 將 伉 儷 、 禮 賓 司 陸 富 偉 及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 中 華 基 督 教 會 總 幹 事 汪 彼 得 牧 師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代 理 總 幹 事 陳 佐 才 牧 師 、 香 港 中 華 基 督 教 聯 會 總 幹 事 劉 治 平 牧 師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會 主 席 高 苕 華 女 士 、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唐 牧 師 、 合 一 堂  Rev. Denis Rogers、 聖 公 會 澳 門 主 任 林 汝 升 牧 師 及 由 最 近 沙 巴 來 港 訪 問 的 聖 公 會 蔡 主 教 等 。 他 們 雖 非 天 主 教 , 也 都 虔 誠 地 參 加 了 追 悼 彌 撒 。

彌 撒 中 李 主 教 以 粵 語 講 述 徐 主 教 生 平 , 讚 揚 他 的 英 明 能 幹 , 並 為 教 會 、 為 社 會 盡 忠 服 務 不 遺 餘 力 , 鼓 勵 信 眾 為 他 靈 魂 祈 禱 , 使 他 安 息 天 主 懷 中 , 分 享 衪 的 福 樂 (講 詞 另 錄) 。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龔 樂 年 神 父 以 英 語 致 悼 詞 。 彌 撒 中 有 許 多 教 友 恭 領 聖 體 , 因 此 彌 撒 至 四 時 才 結 束 , 徐 主 教 棺 柩 由 陳 伯 良 蒙 席 、 林 甦 神 父 、 曾 子 光 神 父 、 華 德 中 蒙 席 、 梁 作 祿 神 父 、 班 嘉 理 神 父 等 伴 隨 而 出 。

數千人執紼
接 著 出 殯 到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除 十 幾 輛 專 車 隨 柩 車 外 , 尚 有 許 多 人 乘 搭 私 家 車 或 步 行 前 往 墳 場 。 文 憑 教 師 數 百 人 預 先 聚 集 墳 場 迎 柩 , 悲 慟 地 參 加 徐 主 教 的 葬 禮 。

安 葬 禮 也 由 李 主 教 主 持 , 他 把 墓 穴 祝 聖 及 誦 經 後 , 由 教 友 傳 教 總 會 代 表 薛 秉 坤 先 生 及 青 年 聯 會 代 表 陸 本 強 先 生 分 別 以 中 、 英 文 簡 述 徐 主 教 生 平 後, 隨 後 棺 柩 入 土 安 葬 。
1973 年 6 月 1 日



教區各聖堂
追悼故善牧

五 月 廿 八 日 公 教 進 行 社 為 追 悼 徐 主 教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社 長 龔 樂 年 神 父 主 祭 、 中 文 公 教 報 主 編 駱 鏗 祥 神 父 、 英 文 公 教 報 主 編 彭 光 雄 神 父 、 前 社 長 梁 作 祿 神 父 共 祭 。 按 徐 主 教 曾 任 公 進 社 社 長 七 年 , 公 教 報 主 編 五 年 。

又 五 月 三 十 日 (星 期 三) 香 港 教 區 每 間 聖 堂 為 故 徐 誠 斌 主 教 舉 行 大 禮 安 所 彌 撒 , 特 別 為 他 祈 禱 , 並 深 表 哀 思 云 。
1973 年 6 月 1 日



悼念徐誠斌主教
李宏基主教講道詞

各 位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

今 天 我 們 共 聚 一 堂 , 哀 悼 徐 誠 斌 主 教 離 開 這 個 世 界 , 相 信 我 們 的 心 情 很 沉 重 , 惋 惜 失 去 一 位 領 袖 、 一 位 朋 友 、 一 位 關 心 社 會 人 群 的 工 作 者 。

面 對 著 這 麼 多 懷 念 徐 主 教 的 人 士 , 我 想 起 他 曾 親 口 說 過 的 一 句 關 於 他 自 己 的 話 : 「主 教 是 香 港 最 孤 獨 的 人 。」

有 著 這 麼 多 關 懷 他 的 親 人 和 朋 友 , 他 還 說 孤 獨 ; 相 信 不 是 說 朋 友 們 離 開 了 他 , 而 是 說 他 的 工 作 剝 奪 了 他 跟 朋 友 敘 舊 談 天 的 機 會 。 在 整 個 主 教 任 期 內 , 他 被 或 大 或 小 、 永 遠 處 理 不 完 的 事 務 纏 身 , 他 要 日 理 萬 機 , 由 早 晨 直 到 晚 上 , 為 他 人 的 事 操 心 、 籌 劃 , 有 時 甚 至 應 有 的 休 息 時 間 也 要 犧 牲 。 他 就 是 這 樣 地 工 作 , 不 停 地 為 他 人 而 工 作 , 於 是 日 漸 失 去 為 自 己 生 活 的 自 由 。 直 至 離 世 前 的 一 刻 , 進 午 餐 的 時 候 , 仍 然 在 和 朋 友 商 討 擴 展 醫 院 的 計 劃 , 為 病 苦 的 人 謀 福 利 。

這 種 孤 獨 的 、 為 他 人 謀 幸 福 的 生 活 , 是 他 自 己 選 擇 的 。 他 在 精 壯 之 年 , 放 棄 了 安 定 的 、 有 意 義 的 文 化 工 作 , 投 身 做 一 個 教 士 , 據 他 向 朋 友 透 露 : 是 因 為 他 認 為 「替 人 赦 一 次 罪 , 給 人 內 心 帶 來 一 點 平 安 , 勝 過 在 大 學 教 十 年 莎 士 比 亞 。」 他 願 意 接 受 自 己 的 孤 獨 , 來 謀 取 別 人 的 利 益 。 雖 然 他 能 做 到 的 或 許 不 算 很 多 , 或 者 他 不 能 令 到 人 人 滿 意 , 但 他 已 貢 獻 出 了 他 的 全 部 力 量 。 醫 生 說 他 生 下 來 就 有 心 漏 病 , 近 年 來 這 病 隨 時 都 會 給 他 帶 來 生 命 的 危 險 , 勸 他 少 操 勞 、 多 休 息 , 但 他 將 生 命 置 諸 度 外 , 全 力 工 作 , 任 勞 任 怨 , 至 死 方 休 。

徐 主 教 在 受 任 之 初 , 給 自 己 擬 定 的 目 標 是 : 誠 悅 事 主 。 他 在 任 的 時 間 不 長 , 但 在 這 短 短 幾 年 內 , 他 沒 有 浪 費 過 一 時 一 刻 , 常 懷 著 輕 快 的 心 , 切 實 地 為 教 會 、 為 社 會 服 務 。 他 的 建 樹 , 不 論 教 內 教 外 , 都 有 目 共 睹 。 教 會 內 的 人 事 委 員 會 , 司 鐸 代 表 會 議 , 牧 民 會 議 , 在 他 的 領 導 下 , 得 以 成 立 及 發 展 , 使 教 務 趨 於 更 全 的 分 工 制 。 教 區 會 議 是 徐 主 教 提 議 召 開 的 , 目 的 是 集 中 整 個 教 會 的 力 量 , 檢 討 過 去 , 策 劃 將 來 。 非 基 督 徒 合 一 委 員 會 也 在 徐 主 教 的 督 促 下 成 立 , 目 的 是 消 除 各 宗 教 間 的 隔 膜 , 獲 致 彼 此 更 深 的 瞭 解 。 他 是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會 長 , 香 港 天 主 教 福 會 的 主 席 ; 對 教 區 所 辦 的 醫 藥 、 教 育 、 社 會 福 利 等 服 務 , 他 很 關 心 , 常 加 指 導 。 其 他 地 區 發 生 災 害 , 如 菲 律 賓 、 巴 基 斯 坦 、 越 南 等 地 的 賬 災 運 動 , 徐 主 教 都 呼 籲 教 民 盡 力 襄 助 。 此 外 , 他 還 是 全 球 主 教 會 議 代 表 ,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以 他 帶 病 之 軀 , 身 負 一 連 串 工 作 , 曾 使 人 驚 奇 他 的 熱 誠 和 勇 氣 !

徐 主 教 關 懷 各 階 層 人 士 。 青 年 人 喜 歡 他 , 有 困 難 的 人 信 任 他 ; 任 何 人 用 電 話 找 他 , 都 會 聽 到 他 的 聲 音 。 每 日 他 用 不 少 時 間 接 見 各 種 各 類 的 人 聽 他 們 的 傾 訴 。

他 處 事 有 決 斷 , 有 遠 見 , 也 樂 於 採 納 別 人 的 建 議 , 虛 心 糾 正 自 己 的 錯 誤 , 凡 和 他 共 事 的 人 都 發 覺 他 這 種 性 格 。 就 如 文 憑 教 師 的 薪 級 制 事 件 , 他 承 認 沒 有 早 些 出 點 力 是 種 過 失 。 關 於 蔡 國 昌 事 件 , 他 樂 意 考 慮 以 後 用 私 人 身 份 發 言 時 , 採 取 一 種 更 明 確 的 方 式 等 , 都 是 他 這 種 個 性 的 表 現 。

現 在 , 徐 主 教 獻 出 了 他 最 的 一 分 力 量 , 離 開 了 我 們 , 無 疑 是 我 們 教 會 的 一 大 損 失 。 從 另 一 方 面 看 , 他 那 不 計 得 失 , 在 孤 獨 中 盡 力 去 愛 , 懷 服 務 上 主 與 人 群 的 精 神 , 對 我 們 是 一 種 鼓 舞 。 他 的 精 神 會 存 留 在 教 會 中 , 推 動 我 們 努 力 為 主 為 人 工 作 。
1973 年 6 月 1 日



一片哀悼

晴天霹靂
本 教 區 徐 誠 斌 主 教 於 上 週 三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逝 世 , 消 息 傳 出 不 單 使 廿 五 萬 教 友 震 驚 與 哀 傷 , 也 震 動 了 整 個 香 港 社 會 , 哀 悼 由 各 界 人 士 發 出 , 今 將 本 港 的 一 些 悼 詞 略 錄 於 後 。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驚 悉 徐 主 教 逝 世 噩 耗 後 , 立 即 發 佈 悼 詞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學 識 淵 博 , 且 是 一 位 睿 智 而 忠 誠 的 熱 心 人 士 , 盡 忠 社 會 , 宅 心 仁 厚 , 具 有 慈 祥 的 偉 大 人 格 。 本 人 對 他 的 突 然 逝 世 , 感 到 震 驚 和 悲 慟 。」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深 感 悲 痛 地 說 : 「不 論 對 教 會 或 社 會 , 徐 主 教 的 精 神 和 他 的 貢 獻 , 實 足 為 我 們 的 典 範 。 他 促 成 香 港 教 會 的 團 結 , 他 盡 了 很 大 的 力 量 。 他 成 為 我 的 知 己 。 他 的 生 和 死 都 全 心 全 意 為 教 會 。 他 毫 無 保 留 地 給 他 的 上 帝 。」

香 港 佛 教 聯 會 會 長 覺 光 法 師 和 黃 允 畋 居 士 致 唁 函 李 宏 基 署 理 主 教 說 : 「驚 聞 徐 主 教 逝 世 , 佛 教 同 人 不 勝 悼 惜 。 徐 主 教 學 識 淵 博 , 愛 好 和 平 , 廣 濟 人 群 , 今 遽 返 天 府 , 非 獨 貴 教 痛 失 一 傑 出 領 袖 , 亦 香 港 社 會 之 一 大 損 失 。 懷 念 賢 良 , 用 肅 專 函 致 意 。」

震驚各界
覺 光 法 師 還 向 各 界 人 士 表 示 : 「徐 主 教 除 了 是 天 主 教 的 一 位 傑 出 領 導 者 外 , 亦 為 香 港 社 會 一 不 可 多 得 之 人 才 , 徐 主 教 除 對 宗 教 事 務 外 , 對 社 會 福 利 、 世 界 和 平 、 排 難 解 紛 , 致 力 良 多 , 為 人 稱 頌 。 近 年 來 更 發 起 聯 絡 各 宗 教 團 體 交 誼 , 消 除 門 戶 成 見 , 因 此 獲 得 各 方 好 評 。 今 突 然 逝 世 , 實 為 香 港 社 會 之 損 失 , 本 人 及 佛 教 同 人 至 表 悼 惜 。」

基 督 教 汪 彼 得 牧 師 說 : 「徐 主 教 之 死 是 本 港 的 一 個 大 損 失 。 際 此 很 多 工 作 待 我 們 宗 教 領 袖 去 完 成 的 時 候 , 他 的 突 然 去 世 更 使 人 哀 痛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主 席 高 苕 華 女 士 和 總 幹 事 陳 佐 才 牧 師 聯 合 致 唁 函 謂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致 力 合 一 運 動 的 堅 強 領 袖 , 在 香 港 如 此 , 在 亞 洲 亦 然 。 在 他 努 力 下 , 香 港 基 督 教 和 天 主 教 的 關 係 日 趨 和 諧 , 彼 此 的 合 作 有 增 無 已 。 他 積 極 為 本 港 居 民 和 整 個 社 會 謀 福 利 。 本 港 第 一 位 國 籍 主 教 溘 然 去 世 , 我 們 所 有 的 人 均 感 極 大 哀 痛 。

市 政 局 主 席 沙 利 士 先 生 說 : 「他 的 突 然 去 世 , 是 我 們 整 個 社 會 的 一 個 大 損 失 。 徐 教 用 人 道 主 義 為 社 會 關 係 帶 來 了 新 的 局 面 , 而 事 實 上 他 是 人 世 的 和 容 易 接 近 的 。」 

山 崑 納 弟 大 律 師 說 : 「我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 感 到 非 常 震 驚 , 我 發 現 徐 主 教 是 一 名 非 常 忠 誠 和 具 有 赤 子 之 心 的 人 , 將 很 難 有 人 代 替 他 的 。」

香 港 教 育 委 員 會 胡 百 全 說 : 「徐 主 教 之 死 , 對 其 教 會 及 本 港 社 會 都 是 一 個 極 大 的 損 失 ; 不 僅 天 主 教 而 已 , 而 且 是 整 個 社 會 。 徐 主 教 生 前 任 職 教 育 委 員 會他 那 充 滿 智 慧 的 教 育 意 見 是 有 價 值 的 , 而 對 最 近 港 府 與 文 憑 教 師 之 糾 紛 , 徐 主 教 盡 力 調 解 , 使 問 題 趨 於 解 決 的 局 面 ,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至 偉 。」

中 大 校 長 特 別 助 理 宋 淇 說 : 「徐 主 教 對 甚 麼 人 都 是 那 末 誠 懇 , 待 人 接 物 , 一 如 他 名 字 中 的 『誠』 字 , 他 的 志 願 , 就 要 盡 自 己 的 能 力 幫 助 、 拯 救 每 一 個 他 接 觸 到 的 人 。」

痛失領導
十 三 教 育 團 體 聯 合 秘 書 處 發 表 悼 文 說 : 「徐 誠 斌 主 教 不 幸 逝 世 , 全 港 文 憑 教 師 以 極 其 沉 痛 的 心 情 , 對 此 表 示 最 深 切 哀 悼 ! 兩 個 月 來 , 徐 主 教 為 調 解 薪 級 事 件 , 奔 走 斡 旋 , 作 出 卓 越 貢 獻 。 我 們 藉 此 切 身 了 解 到 : 他 不 但 是 一 個 具 有 偉 大 愛 心 的 宗 教 家 , 而 且 十 分 關 懷 香 港 教 育 前 途 , 對 改 進 教 育 懷 著 殷 切 的 期 望 和 無 比 的 熱 忱 , 他 是 教 師 們 的 慈 祥 長 者 和 至 誠 朋 友 。 我 們 曾 經 得 到 他 寶 貴 的 指 導 和 協 助 , 而 且 更 需 要 他 繼 續 指 導 和 協 助 時 , 他 不 幸 逝 世 , 是 香 港 教 育 事 業 的 重 大 損 失 。」 (下 略)

國 際 公 教 大 學 校 友 協 會 香 港 分 會 會 長 李 晉 鑑 表 示 十 分 痛 心 的 說 : 「徐 主 教 對 青 年 人 的 和 靄 、 慈 祥 、 喜 愛 的 態 度 , 凡 是 與 他 接 觸 過 的 青 年 人 , 無 不 深 銘 於 心 。」

天 主 教 青 年 聯 會 說 : 徐 主 教 突 然 去 世 , 使 香 港 教 區 二 萬 多 天 主 教 青 年 感 到 震 驚 和 哀 傷 。 他 們 說 : 「徐 主 教 不 但 以 教 會 領 袖 身 份 倡 導 各 項 建 設 , 而 且 經 常 以 身 作 則 為 社 會 服 務 , 他 也 對 整 個 世 界 關 心 , 例 如 一 九 七 一 年 聖 誕 呼 籲 信 眾 協 助 印 度 飢 民 , 去 年 發 動 賑 濟 菲 律 賓 水 災 , 不 久 前 籲 請 各 界 支 助 越 南 重 建 等 。 去 年 聖 日 他 又 發 起 成 立 『出 生 權 維 護 會』 , 以 反 對 墮 胎 合 法 。 他 強 調 基 督 徒 對 生 命 價 值 胎 兒 生 存 權 利 的 一 貫 正 視 。 近 月 來 又 為 調 解 文 憑 教 師 薪 級 問 題 辛 勞 奔 走 , 為 了 公 道 、 正 義 , 他 以 私 人 名 義 和 七 人 上 書 英 廷 免 蔡 國 昌 一 死 , 他 這 做 法 是 基 於 不 變 的 正 義 原 則 , 故 對 他 表 示 理 性 的 支 持 ……」

報界哀悼
星 島 日 報 社 論 說 :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突 然 逝 世 , 不 單 香 港 廿 五 萬 教 徒 感 到 驚 愕 , 全 香 港 的 居 民 也 感 到 驚 愕 …… 他 堅 強 的 信 仰 , 對 於 俗 世 時 間 逗 留 的 長 短 , 會 不 以 為 意 , 但 我 們 惋 惜 他 任 主 教 的 時 間 短 , 做 『社 會 英 明 忠 僕』 的 時 間 太 短 。」

星 島 晚 報 短 評 說 : 「(上 略) 徐 主 教 接 掌 香 港 天 主 教 教 區 以 來 , 不 斷 努 力 『革 新』 香 港 教 區 , 其 熱 心 致 力 於 香 港 社 會 福 利 和 教 育 運 動 , 也 是 有 目 共 睹 之 事 , 今 者 , 徐 主 教 撒 手 人 寰 , 對 香 港 社 自 是 一 大 損 失 。」

天 天 日 報 社 論 說 : 「…… 對 於 這 位 好 人 之 死 , 我 們 非 常 惋 惜 。 …… 徐 誠 斌 先 生 代 表 了 純 良 、 公 義 、 仁 恕 和 道 德 的 毅 能 。 生 前 以 造 福 香 港 為 天 職 , 最 近 更 為 社 會 排 難 解 紛 , 並 一 本 教 義 , 恕 及 極 惡 , 徐 誠 斌 實 為 香 港 的 完 人 。 這 位 主 教 之 死 , 不 但 是 天 主 教 的 一 個 損 失 , 而 且 是 香 港 的 一 大 損 失 。 …… 徐 誠 斌 主 教 遺 愛 人 間 , 我 們 願 他 的 善 意 、 他 的 仁 愛 精 神 , 永 垂 不 朽 。 … …」

「星 報 之 聲」 說 : 「徐 主 教 是 一 個 充 滿 活 力 的 中 國 人 , 也 是 一 位 勇 敢 的 教 徒 , 梵 蒂 岡 選 擇 他 繼 承 白 主 教 的 職 位 。 可 說 最 適 當 的 。 每 一 個 人 都 知 道 他 是 如 鼓 勵 各 教 會 的 團 結 , 以 及 他 組 織 天 主 教 中 心 的 努 力 ; 每 一 個 人 都 知 道 他 是 如 何 為 下 層 階 級 的 社 會 問 題 而 站 起 來 發 言 ; 而 每 一 個 人 將 為 這 名 天 才 學 者 和 充 滿 潛 力 的 人 物 的 早 逝 而 悲 痛。 他 為 了 我 們 而 操 勞 過 度 , 引 致 心 臟 病 猝 發 。 徐 主 教 有 各 方 面 的 資 歷 ── 而 那 些 認 識 他 和 知 道 他 的 工 作 的 人 , 對 他 能 有 一 天 升 至 紅 衣 主 教 是 充 滿 信 心 的 。」

精神不朽
香 港 時 報 短 評 說 : 「(上 略) 徐 誠 斌 主 教 是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 但 他 為 香 港 市 民 熟 悉 及 尊 敬 , 不 單 由 於 他 是 位 宗 教 領 袖 , 更 因 為 他 經 常 關 心 社 會 問 題 , 同 情 貧 苦 , 為 市 民 謀 福 利 , 這 種 同 情 不 幸 者 的 襟 懷 , 使 他 獲 得 廣 泛 的 尊 敬 。 徐 主 教 不 但 為 天 主 教 教 友 盡 瘁 服 務 , 而 且 也 為 香 港 會 各 方 面 的 福 利 作 出 了 很 大 貢 獻 。 …… 徐 主 教 特 別 關 心 青 年 問 , 關 心 青 年 人 的 成 長 , 他 的 逝 世 無 疑 也 是 青 年 人 的 損 失 。 徐 主 教 關 心 社 會 問 題 , 並 盡 自 己 的 力 量 參 與 社 會 問 題 的 解 決 , 他 為 解 決 各 種 社 會 問 題 而 付 出 的 的 精 力 , 將 永 留 在 香 港 人 的 懷 念 中 …… 。」
1973 年 6 月 1 日



社論
敬悼徐主教

「主 、 聖 父 、 全 能 永 生 的 天 主 , 藉 著 我 們 的 主 基 督 , 我 們 時 時 處 處 感 謝 你 , 實 在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在 基 督 身 上 , 我 們 有 了 光 榮 復 活 的 希 望 。 我 們 雖 為 死 亡 的 定 律 而 悲 傷 , 卻 因 永 生 的 許 諾 而 獲 得 安 慰 。 主 , 為 信 仰 你 的 人 , 生 命 只 是 改 變 , 並 非 毀 滅 ; 我 們 結 束 了 塵 世 的 旅 程 , 便 獲 登 永 遠 的 天 鄉 。」

上 面 的 一 段 文 字 , 摘 錄 自 葬 禮 彌 撒 的 頌 謝 詞 。 這 段 經 文 提 醒 我 們 , 健 在 的 人 雖 為 亡 者 離 開 人 世 而 感 到 哀 痛 悲 傷 , 但 對 於 亡 者 本 人 , 肉 身 的 死 亡 卻 是 通 向 永 生 福 樂 的 途 徑 。

徐 主 教 溘 然 去 世 , 很 多 人 都 感 到 悲 痛 。 本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從 此 失 去 了 一 位 具 有 雄 才 偉 略 的 善 牧 , 香 港 社 會 也 失 去 了 一 位 精 明 能 幹 的 忠 僕 。 徐 主 教 是 無 數 人 的 良 師 益 友 , 他 的 去 世 是 一 種 無 可 彌 補 的 損 失 。 我 們 哀 悼 主 教 英 年 凋 謝 , 但 不 應 悲 觀 。 「主 , 為 信 仰 你 的 人 , 生 命 只 是 改 變 , 並 非 毀 滅 。」

徐 主 教 自 知 他 的 壽 命 不 會 很 長 。 他 在 晉 牧 之 前 不 久 , 曾 患 過 一 次 嚴 重 的 心 臟 病 , 經 醫 生 細 心 診 治 才 恢 復 了 體 力 。 後 來 他 赴 美 國 , 尋 求 徹 底 的 醫 治 。 回 港 以 後 , 他 曾 向 若 干 較 接 近 的 朋 友 透 露 , 此 行 徒 勞 無 功 , 所 接 受 的 治 療 與 在 香 港 時 不 相 上 下 。 「他 們 所 能 做 到 的 , 就 是 告 訴 我 大 約 只 有 六 年 的 壽 命 。」 徐 主 教 對 此 毫 不 諱 言 , 但 也 沒 有 以 此 自 恃 。 當 然 , 他 決 不 會 讓 隱 疾 妨 礙 他 忠 誠 事 主 的 決 心 和 努 力 。 他 毅 然 接 受 了 祝 聖 , 肩 負 起 日 益 沉 重 的 牧 民 工 作 。

過 去 數 年 來 , 本 報 刊 載 的 教 聞 圖 片 中 , 常 常 出 現 徐 主 教 的 影 象 。 這 情 形 並 非 因 為 本 報 攝 影 記 者 專 門 拍 攝 主 教 照 片 而 致 , 實 在 是 因 為 主 教 重 視 牧 民 工 作 , 每 事 親 力 親 為 , 與 信 眾 打 成 一 片 之 故 。

徐 主 教 就 任 教 區 首 牧 一 職 不 久 , 即 決 定 每 一 主 日 深 入 堂 區 視 察 , 在 彌 撒 中 講 道 , 或 在 彌 撒 後 與 堂 區 信 眾 歡 聚 交 談 。 這 種 工 作 大 大 加 重 了 他 的 負 擔 。 有 些 朋 友 曾 勸 告 他 減 少 在 堂 區 的 活 動 , 以 免 過 勞 , 但 他 一 笑 置 之 。 或 許 他 覺 得 他 必 須 利 用 短 速 的 有 生 之 年 , 為 天 主 、 為 天 主 子 民 , 多 做 一 些 工 作 。

堂 區 的 牧 民 工 作 僅 是 他 職 責 的 一 部 份 。 他 身 兼 亞 洲 主 教 團 聯 會 秘 書 長 等 職 , 數 星 期 前 , 又 經 教 宗 委 任 為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他 是 一 九 七 一 年 第 三 屆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的 代 表 。 他 不 遺 餘 力 斡 旋 政 府 與 文 憑 教 師 之 間 的 薪 給 糾 紛 , 我 們 至 今 記 憶 猶 新 。 港 督 、 基 督 教 領 袖 和 社 會 各 階 層 人 士 對 徐 主 教 的 悼 念 , 證 明 主 教 待 人 親 切 , 處 事 週 到 , 深 得 人 心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學 者 型 的 偉 大 人 物 。 他 曾 負 笈 英 國 牛 津 , 對 英 國 文 學 素 有 研 究 ; 他 榮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銜 。 他 最 大 的 興 趣 在 於 中 文 。 他 在 晉 牧 前 曾 坦 然 指 出 , 他 最 喜 愛 的 工 作 就 是 將 教 會 禮 儀 翻 譯 成 中 文 。

徐 主 教 牧 徽 上 寫 著 「誠 悅 事 主」 四 個 字 。 他 以 服 務 他 人 為 樂 , 可 惜 他 在 世 上 的 生 命 歷 程 太 短 了 。 他 並 不 懼 怕 死 亡 : 「我 們 雖 為 死 亡 的 定 律 而 悲 傷 , 卻 因 永 生 的 許 諾 而 獲 得 安 慰 。」 願 徐 主 教 安 息 主 懷 , 福 享 天 庭 !
1973 年 6 月 1 日

 

讀者心聲

慎防別有用心的人

編 輯 神 父 :

對 蔡 國 昌 得 免 死 刑 一 事 , 近 來 從 報 章 上 可 以 看 到 很 多 人 對 我 們 的 徐 主 教 有 很 多 的 誤 會 和 不 正 確 的 看 法 。 雖 然 前 一 個 星 期 的 公 教 報 有 關 於 徐 主 教 對 此 事 的 聲 明 的 報 道 , 但 我 認 為 更 應 將 聲 明 公 開 輿 論 界 闡 明 立 場 , 消 除 誤 會 。

我 個 人 認 為 蔡 國 昌 死 有 餘 辜 , 但 我 也 十 分 同 意 和 支 持 徐 主 教 他 們 七 十 一 人 的 意 見 。 我 想 , 徐 主 教 若 能 把 觀 點 立 場 公 諸 社 會 , 相 信 支 持 徐 主 教 的 會 大 不 乏 人 , 至 少 在 人 們 了 解 到 徐 主 教 的 觀 點 與 角 度 以 後 , 不 會 以 為 主 教 為 「假 慈 悲」 「與 港 民 為 敵」 ……

有 一 點 更 想 提 出 : 慎 防 別 有 用 心 的 人 披 著 天 主 教 徒 的 外 衣  (或 披 著 「憤 怒 的 天 主 教 徒」 的 外 衣 ) , 藉 著 打 擊 我 們 的 徐 主 教 而 達 到 搞 垮 我 們 天 主 教 會 的 罪 惡 目 的 。

         此 祝

編 安

曾 奧 斯 定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二 日

1973 年 6 月 1 日

 

讀者心聲

就徐主教逝世對社會人仕的公開信

廿

「出 會」 調 使 「今 ?」 輿


廿

1973 年 6 月 1 日

 

讀者心聲

為何要找代罪羔羊?

廿 使 使 ── 

使 ( )

 
廿

  1973 年 6 月 1 日

 

「徐主教,您真的死了!」
慧珊

「徐 !」  ( )  

便 便

二 十 便

便

便 穿

便

便 便

「太 。」

「不 。」

「這 廿 。」

「唉 ?」

「一 。」

「不 ?」

「相 !」

便 使 ……

廿

1973 年 6 月 1 日

 

哭悼善牧
小羊

廿 便

廿

調

……


1973 年 6 月 1 日

 


愛心

「撲 動」 便 ──

輿 調 便 輿 便

「偽 者」

 ( )  

「射 王」 便

「殺 死」

「殺 死」

「治 典」

「嚴 法」 便

「嚴 法」 使

滿

「民 …… 也」 「嚴 典」 「嚴 典」

── 滿 「天 治」

「教 人」 「最 人」


1973 年 6 月 1 日

 

沉痛的哀悼
劉健

「盼 體」

使 使

「能 勞」 「能 者」 「誠 主」

調

「讀 欄」 廿

「山 訓」 使

「幾 。」 ( 22-23)

使

廿
1973 年 6 月 1 日

 

社論
溫情滿人間

滿 使
1973 年 6 月 8

 

徐牧逝世各界衷誠悼念
李主教致公開信
向社會人士道謝

本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李 宏 基 , 頃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全 體 司 鐸 , 向 所 有 為 徐 誠 斌 主 教 去 世 致 哀 弔 慰 、 或 在 其 他 各 方 面 給 以 協 助 的 各 界 人 士 表 達 謝 意 。

李 宏 基 主 教 簽 署 公 開 信 謂 : 「各 界 人 士 對 已 故 徐 主 教 的 愛 戴 與 悼 念 , 以 及 對 我 們 的 同 情 關 懷 , 我 們 至 深 感 激 。

我 們 尤 其 感 謝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和 政 府 機 關 首 長 親 臨 致 祭 。

我 們 感 謝 基 督 教 、 佛 教 、 道 教 等 領 袖 弔 慰 。 

我 們 感 謝 社 會 各 界 人 士 親 臨 明 愛 大 廈 瞻 仰 徐 主 教 遺 容 , 參 加 追 思 彌 撒 或 殯 葬 禮 。

我 們 感 謝 各 界 人 士 致 送 花 圈 或 以 賻 儀 捐 送 公 益 金 和 其 他 的 福 利 團 體 。 

我 們 感 謝 瑪 麗 醫 院 有 關 工 作 人 員 的 合 作 和 協 助 。」

李 主 教 在 公 開 信 中 又 感 謝 皇 家 香 港 警 察 、 民 安 隊 和 輔 助 醫 療 服 務 隊 的 大 力 協 助 , 使 徐 主 教 的 葬 禮 保 持 良 好 的 秩 序 。

該 公 開 信 說 : 「我 們 感 謝 新 聞 界 慷 慨 協 助 , 為 我 們 發 表 有 關 消 息 。」

「我 們 感 謝 所 有 致 送 唁 電 、 唁 函 和 親 臨 弔 慰 的 人 。」

李 主 教 的 公 開 信 最 後 說 : 「對 所 有 為 徐 主 教 去 世 表 示 悼 念 的 人 , 我 們 都 是 非 常 感 激 的 。」
1973 年 6 月 8

 

一代偉人
瑪利諾工業中學
中一
 
雷志明

廿 廿

便 便 便 祿

西 「到 活」


1973 年 6 月 8

 

徐誠斌主教遺訓

「聖 。」
1973 年 6 月 8

 

悼念我們的慈父
寶血會 德蘭修女

廿 ── 「你 !」

「知 !」

「不 !」

──

……

滿


1973 年 6 月 8

 

鞠躬盡瘁
周任之

徐 誠 斌 主 教 於 昨  (五 月 廿 三 日 午 後 , 以 心 臟 病 突 發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我 , 像 我 所 認 識 的 朋 友 一 樣 , 都 感 到 有 如 晴 天 霹 靂 , 震 駭 莫 名 。

記 得 我 第 一 次 聽 到 他 的 聲 音 , 是 在 公 教 進 行 社 小 堂 聖 功 亭 ; 最 後 一 次 和 他 會 晤 , 是 在 青 山 新 墟 聖 堂 開 幕 那 天 。 要 是 先 有 臥 病 一 類 的 預 兆 , 我 想 聽 他 講 和 對 他 講 的 , 一 定 比 已 聽 已 講 的 要 多 。

作 為 一 個 信 徒 , 對 主 教 的 懷 念 , 固 由 於 他 是 基 督 的 代 表 。 我 對 徐 故 主 教 的 懷 念 , 更 因 為 他 的 開 明 、 至 公 與 能 幹 。

在 破 題 兒 的 教 區 會 議 以 前 , 我 只 看 到 霧 般 的 教 會 , 雖 然 在 慕 道 階 段 早 已 看 到 , 這 霧 中 有 天 主 基 督 的 明 燈 。 這 次 教 區 會 議 , 代 表 分 配 相 當 普 遍 , 代 表 及 非 代 表 都 獲 得 充 分 的 發 言 。 暴 露 了 很 多 事 實 , 也 提 供 了 很 多 有 用 的 意 見 。 儘 管 有 人 說 此 次 會 議 無 結 果 , 但 無 結 果 的 本 身 就 是 力 所 能 及 的 結 果 。 一 次 做 不 夠 不 好 的 , 儘 可 繼 續 求 進 步 。 無 論 如 何 , 有 了 這 開 始 , 為 今 日 為 未 來 都 是 好 的 。 關 係 廿 五 萬 教 友 , 歷 時 若 干 個 月 的 教 區 會 議 。 其 開 明 程 度 , 正 符 合 今 日 教 會 今 日 社 會 的 需 要 。

作 為 一 個 本 國 的 大 小 行 政 首 長 容 易 。 甚 至 作 為 一 個 說 而 必 也 不 能 負 責 的 , 如 聯 合 國 行 政 首 長 也 容 易 。 但 作 為 一 個 , 包 括 來 自 多 國 的 神 職 , 同 屬 教 宗 管 轄 , 卻 分 屬 不 同 系 統 的 神 職 的 主 教 卻 不 容 易 了 。 加 上 一 般 「代 溝」 的 錯 覺 , 問 題 無 疑 必 多 。 比 方 說 , 外 籍 神 職 , 有 到 教 區 服 務 數 十 年 , 而 無 意 學 習 當 地 文 字 者 , 不 無 使 人 以 為 是 「優 越 感」 作 崇 , 忘 了 「在 羅 馬 我 為 羅 馬 人 , 在 猶 太 我 為 猶 太 人」 的 聖 訓 。 在 國 籍 神 職 方 面 , 往 往 以 為 本 籍 神 職 才 行 , 以 為 不 這 樣 , 非 教 徒 就 視 公 教 為 「來 路」 。 其 實 , 這 除 了 說 明 其 「狹 隘」 , 並 不 代 表 什 麼 。 這 兩 種 矛 盾 的 真 正 原 因 且 不 去 談 , 但 原 因 卻 不 一 定 等 於 真 理 。 徐 故 主 教 在 這 方 面 , 他 做 到 的 比 我 們 看 到 的 一 定 更 吃 力 。 能 使 「優 越」 與 「狹 隘」 調 協 , 就 算 是 差 強 人 意 的 協 調 , 已 不 容 易 。 正 如 「耳 朵」 覺 得 「眼 睛」 多 餘 , 「眼 睛」 覺 得 「耳 朵」 多 餘 , 但 事 實 卻 是 誰 也 少 不 了 誰 呢 ! 我 說 徐 故 主 教 至 公 者 在 此 。

至 說 能 與 幹 , 徐 故 主 教 更 當 之 無 愧 。 學 貫 中 西 足 見 其 能 , 少 說 話 , 多 做 事 , 敢 作 敢 為 , 足 見 其 幹 。 能 而 不 幹 等 於 無 能 , 幹 而 無 能 簡 直 不 幹 。 有 蓋 世 之 才 而 少 了 基 督 思 想 就 無 真 成 就 , 有 宗 教 虔 誠 而 無 社 會 知 識 , 也 不 足 應 付 時 代 的 需 要 。 凡 此 種 種 , 徐 故 主 教 的 表 現 , 至 足 可 圈 可 點 。

去 年 他 對 我 說 , 「有 風 濕 病 , 走 動 沒 關 係 , 站 久 了 就 辛 苦」 。 聽 說 , 他 患 心 臟 病 , 由 來 多 年 , 逝 世 前 三 個 月 左 右 , 經 檢 查 證 明 其 嚴 重 性 已 達 強 制 留 醫 程 度 , 奈 他 因 公 忘 私 , 不 肯 留 醫 而 已 。 他 很 多 方 面 也 如 常 人 , 見 地 自 難 盡 與 人 同 。 但 鞠 躬 盡 瘁 , 彰 彰 在 目 , 誠 本 教 區 , 亞 洲 教 區 中 一 偉 大 主 教 也 。
1973 年 6 月 8

 


只是睡著了──悼念徐主教
朱威強

好 似 有 個 預 感 一 樣 , 當 麗 的 電 視 螢 光 幕 上 映 出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照 片 時 , 我 心 中 就 有 個 兀 突 的 感 覺 。 據 所 知 , 徐 主 教 今 天 沒 有 參 加 什 麼 宴 會 或 揭 幕 之 類 , 怎 麼 會 有 他 的 照 片 打 出 呢 ? 莫 非 是 遭 遇 車 禍 ? 正 狐 疑 , 已 經 聽 到 播 音 招 顯 志 報 導 徐 主 教 的 死 訊 。

直 至 執 筆 時 , 我 還 真 不 相 信 這 已 經 是 發 生 了 的 事 實 。 雖 然 聽 人 說 : 「人 生 如 朝 露」 , 「今 天 不 知 明 日 事 。」 然 而 , 我 總 不 相 信 , 人 會 這 樣 突 然 死 的 , 可 是 , 如 今 主 教 卻 是 應 驗 了 這 句 話 。

因 為 星 期 六 要 趕 去 伊 莉 莎 白 醫 院 開 會 , 實 在 沒 有 時 間 參 加 主 教 的 葬 禮 , 星 期 五 晚 我 又 例 留 在 家 裡 接 電 話 , 不 得 不 在 中 午 時 候 , 「蛇 王」 去 瞻 仰 一 下 徐 主 教 的 遺 容 。

明 愛 中 心 禮 堂 內 的 冷 氣 很 涼 , 燈 光 很 暗 , 一 片 肅 穆 的 氣 氛 。 我 混 在 人 堆 中 , 排 成 一 字 形 , 順 序 瞻 仰 徐 主 教 的 遺 容 。

他 很 像 睡 著 了 , 臉 上 的 粉 搽 得 不 均 勻 , 口 唇 沒 有 擦 上 紅 色 唇 膏 , 變 了 深 棕 色 , 手 指 甲 好 像 沒 有 剪 , 手 掌 合 什 在 身 前 , 還 握 著 一 條 黑 色 唸 珠 , 頭 上 戴 了 一 頂 主 教 冠 , 安 詳 地 躺 在 西 式 棺 柩 內 。 我 奇 怪 今 次 竟 有 胆 量 瞻 仰 清 楚 遺 容 , 以 往 我 連 見 了 棺 材 也 打 從 心 裡 戰 慄 起 來 , 可 能 是 主 教 的 慈 祥 袪 除 了 我 的 恐 懼 。

徐 主 教 升 了 輔 理 主 教 後 , 我 見 到 他 , 還 是 不 習 慣 地 叫 他 做 徐 神 父 , 他 笑 了 笑 , 沒 有 說 什 麼 , 這 習 慣 後 來 漸 漸 才 改 掉 了 。

記 得 一 九 五 九 年 左 右 , 那 時 我 剛 入 輔 祭 會 做 輔 祭 。 主 日 十 點 半 和 十 一 點 半 都 是 拉 丁 文 彌 撒 、 英 語 講 道 。 很 多 輔 祭 都 害 怕 這 份 差 事 , 沒 有 人 肯 輔 。 我 因 為 初 學 識 輔 祭 , 那 份 輔 彌 撒 的 狂 熱 , 相 信 有 經 驗 的 人 都 知 道 我 當 時 的 心 境 。 又 因 為 我 是 「新 丁」 , 沒 有 人 輔 的 「豬 頭 骨」 差 事 , 總 落 在 我 身 上 , 我 亦 樂 此 不 疲 。

本 來 教 友 多 數 不 喜 歡 參 與 本 堂 的 十 點 半 彌 撒 , 因 為 夏 天 往 郊 外 游 泳 的 節 目 , 往 往 在 中 間 腰 斬 了 , 但 為 了 聽 徐 神 父 的 道 理 , 不 惜 犧 牲 少 少 , 因 而 通 常 十 點 半 的 彌 撒 也 有 九 成 滿 的 聽 眾 。 而 我 , 更 被 派 往 與 「鬼 仔」 輔 這 台 彌 撒 。

徐 神 父 喜 歡 聽 告 解 , 那 時 告 解 亭 還 未 改 裝 , 不 到 彌 撒 前 , 他 倒 不 會 離 開 聖 功 亭 , 一 手 推 開 那 半 扇 門 , 一 位 瘦 削 、 喜 歡 穿 中 國 長 衫 的 神 父 , 便 匆 匆 出 來 入 祭 衣 房 更 衣 。

徐 神 父 榮 升 輔 理 主 教 後 , 還 喜 歡 聽 告 解 , 有 幾 次 我 撞 入 公 進 社 小 堂 告 解 亭 內 , 一 開 口 的 教 訓 就 是 夾 雜 著 外 省 音 的 廣 東 話 , 我 雖 然 聽 得 很 吃 力 , 但 我 還 是 努 力 地 一 字 一 句 的 聽 入 腦 , 這 樣 反 比 較 去 別 個 神 父 處 辦 聖 功 更 使 我 留 心 聽 訓 導 。 後 來 , 可 能 主 教 事 務 繁 忙 , 再 不 見 他 聽 告 解 了 。

徐 主 教 初 做 主 教 時 , 很 多 教 友 見 了 他 , 會 喜 歡 握 他 的 手 , 跪 在 地 上 親 他 的 權 戒 , 但 主 教 笑 說 : 「免 啦 , 毋 需 這 樣 啦 !」

因 為 他 一 貫 少 說 話 多 做 事 的 作 風 , 給 人 一 個 看 來 很 嚴 肅 的 印 象 , 其 實 主 教 卻 是 頂 和 靄 的 。 還 記 得 他 在 別 間 聖 堂 見 到 我 時 , 驚 訝 地 知 道 我 也 在 那 裡 做 輔 祭 。 笑 笑 口 、 拍 拍 我 的 肩 頭 說 : 「好 好 地 做 輔 祭 呀 !」 就 憑 他 這 句 話 , 使 我 打 算 本 來 退 休 的 念 頭 , 又 只 好 收 藏 起 來 , 再 做 幾 年 輔 祭 。

難 怪 我 在 報 章 上 看 到 他 說 : 「給 一 個 人 若 干 精 神 上 的 慰 藉 , 勝 過 在 大 學 講 堂 上 教 十 年 莎 士 比 亞 。」

有 一 次 在 恩 神 父 的 房 內 談 話 得 正 入 神 時 , 主 教 剛 從 外 間 回 來 , 進 入 了 恩 神 父 處 , 見 到 我 們 幾 人 , 他 即 用 英 語 向 神 父 說 了 一 句 : 「能 給 我 花 費 你 一 分 鐘 時 間 嗎 ?」 我 聽 了 非 常 感 動 , 因 為 他 是 那 樣 謙 和 。

最 近 見 主 教 面 是 前 幾 天 的 事 , 正 巧 他 出 門 而 我 又 進 門 , 叫 了 一 聲 : 「主 教」 , 誰 想 卻 是 最 後 一 聲 向 他 問 候 。
1973 年 6 月 8

 

敬悼偉大的牧者
劉尚遜

五 月 廿 三 日 的 中 午 , 是 個 天 氣 苦 熱 的 日 子 ; 但 為 我 們 香 港 二 十 多 萬 天 主 教 徒 來 說 , 心 情 的 苦 痛 、 悲 傷 , 並 不 是 寒 暑 表 所 能 度 得 出 來 ; 因 為 我 們 偉 大 的 牧 者 ── 徐 主 教 突 然 逝 世 了 。 記 得 我 在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月 二 十 日 , 替 公 教 報 為 祝 賀 徐 主 教 就 職 而 執 筆 撰 文 時 , 我 的 心 情 是 興 奮 的 。 想 不 到 相 隔 這 麼 短 的 幾 年 時 間 , 我 今 天 以 沉 重 的 心 情 , 為 了 悼 念 他 而 再 執 筆 了 。

一 個 哲 學 家 說 : 「生 命 的 價 值 , 不 在 乎 長 短 , 而 是 在 乎 活 得 有 意 義 。」 這 句 話 對 徐 主 教 來 說 , 是 非 常 貼 切 的 。 雖 然 徐 主 教 就 任 主 教 職 位 , 只 有 三 幾 年 , 但 是 徐 主 教 是 以 第 一 位 國 籍 主 教 的 身 份 , 領 導 香 港 天 主 教 會 。 他 在 教 務 上 的 改 革 , 對 教 內 、 教 外 各 方 面 的 聯 繫 ; 特 別 是 推 行 「合 一 運 動」 與 基 督 教 改 善 關 係 , 取 得 預 期 的 成 就 , 這 點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白 主 教 真 的 沒 有 選 錯 接 班 人 。

在 人 們 只 重 視 物 質 生 活 而 忽 視 精 神 生 活 的 香 港 社 會 裡 , 身 為 基 督 見 證 人 的 徐 主 教 , 他 所 負 的 十 字 架 是 何 等 的 繁 重 , 他 所 遭 遇 的 困 難 是 何 等 的 費 力 勞 神 , 這 些 心 靈 的 苦 痛 , 除 了 向 天 主 傾 訴 之 外 , 在 香 港 絕 沒 有 一 位 親 人 能 聽 其 細 訴 而 分 擔 他 的 苦 楚 。 可 是 , 徐 主 教 每 天 都 以 天 主 的 公 僕 的 態 度 來 為 主 服 務 , 辛 勤 地 負 起 他 的 主 教 職 責 ; 他 忠 實 地 執 行 了 在 就 職 典 禮 時 由 他 自 己 設 計 的 主 教 牧 徽 裡 面 所 寫 「誠 悅 事 主」 的 誓 詞 。 徐 主 教 在 這 個 主 教 牧 徽 上 , 繪 上 香 港 本 島 的 一 角 景 色 , 表 示 他 希 望 天 主 的 真 理 , 能 夠 進 入 香 港 每 一 個 市 民 的 心 中 。 在 這 句 座 右 銘 之 下 , 他 的 一 言 一 行 , 都 是 以 誠 心 誠 意 地 為 事 奉 天 主 而 說 話 、 而 工 作 。 因 此 , 徐 主 教 在 就 職 後 , 就 積 極 地 籌 備 香 港 教 區 會 議 , 經 過 他 周 詳 縝 密 的 計 劃 組 織 下 , 教 區 會 議 終 於 熱 烈 地 展 開 , 並 按 照 原 定 程 序 順 利 地 結 束 。 在 那 段 日 子 裡 , 徐 主 教 在 各 組 進 行 討 論 時 , 親 臨 會 場 聆 聽 各 組 對 改 進 教 務 的 意 見 , 充 分 發 揚 民 主 的 精 神 , 正 確 地 推 行 並 實 施 大 公 會 議 所 給 予 地 方 教 會 的 工 作 和 任 務 。 徐 主 教 更 為 適 應 教 區 教 務 的 發 展 , 知 人 善 任 , 增 強 了 教 區 的 行 政 效 率 , 使 香 港 教 區 的 面 目 一 新 。

在 一 九 七 0 年 十 二 月 四 日 那 天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蒞 臨 香 港 , 主 持 慶 祝 耶 穌 君 王 瞻 禮 的 盛 典 , 使 全 港 四 百 多 萬 市 民 轟 動 一 時 ; 使 我 們 全 港 教 友 能 有 機 會 一 瞻 教 宗 的 丰 采 , 全 賴 徐 主 教 的 恩 賜 。 因 為 教 宗 雖 然 逗 留 只 有 短 短 的 三 小 時 , 但 若 不 是 教 宗 對 徐 主 教 的 厚 愛 , 慨 然 接 納 邀 請 ; 否 則 , 很 難 想 像 , 教 宗 會 在 其 漫 長 的 旅 程 中 , 肯 抽 空 駕 臨 。

徐 主 教 除 了 負 起 管 理 教 務 的 工 作 之 外 , 不 時 關 心 社 會 大 眾 的 事 情 。 即 眾 如 所 周 知 的 , 最 近 文 憑 教 師 因 薪 級 問 題 而 與 政 府 發 生 糾 紛 , 彼 此 堅 持 不 下 , 使 整 個 香 港 的 教 育 事 業 , 受 到 嚴 重 的 影 響 。 由 於 徐 主 教 素 來 關 懷 兒 童 、 青 年 的 教 育 , 因 此 , 他 見 義 勇 為 , 挺 身 而 出 ; 為 整 個 社 會 大 眾 、 為 數 十 萬 的 兒 童 請 命 , 自 願 出 任 調 解 人 。 每 天 奔 走 , 為 化 解 糾 紛 而 操 勞 。 他 甚 至 不 辭 跋 涉 , 與 其 他 二 位 基 督 教 領 袖 親 往 官 塘 , 出 席 文 憑 教 師 緊 急 大 會 , 向 全 體 教 師 呼 籲 : 停 止 杯 葛 升 中 試 。 徐 主 教 站 到 主 席 台 上 , 向 文 憑 教 師 痛 陳 利 害 , 苦 口 婆 心 , 勸 全 體 教 師 信 賴 他 。 徐 主 教 還 向 文 憑 教 師 保 證 : 為 了 教 師 的 利 益 , 出 作 調 解 人 , 到 了 「欲 罷 不 能」 的 地 步 , 一 定 會 堅 持 到 底 ; 對 於 教 師 憤 懣 的 情 緒 及 要 求 , 寄 予 了 解 及 同 情 。 他 這 番 話 , 獲 得 與 會 的 全 體 教 師 報 以 熱 烈 的 歡 呼 和 喝 采 。 由 於 徐 主 教 誠 懇 的 態 度 , 智 慧 的 言 詞 , 深 深 地 打 動 了 官 、 津 、 補 校 的 全 體 文 憑 教 師 , 終 於 使 升 中 試 順 利 進 行 ; 使 教 師 和 政 府 的 糾 紛 得 到 初 步 的 和 解 , 為 教 育 事 業 及 整 個 社 會 作 出 了 巨 大 的 貢 獻 。

今 天 , 香 港 教 區 喪 失 了 英 明 偉 大 的 領 袖 , 公 教 青 年 失 去 了 一 位 慈 父 。 但 是 , 徐 主 教 的 音 容 , 不 但 永 遠 活 在 全 體 教 友 的 心 中 , 也 活 在 一 萬 七 千 多 個 文 憑 教 師 及 廣 大 市 民 的 心 中 。
1973 年 6 月 8

 

我所認識的徐誠斌主教
黃錦樟

(上 主 , 這 一 次 我 著 實 感 到 非 常 困 惑 , 袮 怎 麼 可 以 讓 徐 主 教 剛 開 始 替 袮 爭 取 更 大 光 榮 的 時 刻 , 便 撒 手 離 去 呢 ? 難 道 袮 老 人 家 認 為 這 樣 對 徐 主 教 更 好 ? 還 是 祢 有 袮 另 一 套 的 計 劃 ?)

生 前 的 徐 主 教 雖 然 身 處 高 位 , 但 能 夠 自 己 做 的 事 , 每 都 親 力 親 為 , 不 假 手 於 人 , 他 的 責 任 心 非 常 重 。 記 得 在 一 九 六 八 年 初 , 他 那 時 正 任 職 輔 理 主 教 , 我 們 的 合 一 小 組 在 合 一 週 後 寫 了 一 篇 題 為 「合 一 運 動 種 種」 的 文 章 , 寄 到 公 教 報 發 表 , 內 容 除 了 分 析 合 一 問 題 在 香 港 的 障 礙 外 , 還 提 倡 神 父 與 牧 師 交 換 講 壇 , 事 實 上 那 年 「交 換 講 壇」 還 未 開 始 , 因 為 怕 一 般 教 友 接 受 不 來 , 故 合 一 工 作 是 很 謹 慎 地 進 行 。 可 是 過 不 了 數 天 , 我 們 收 到 退 稿 , 稿 紙 旁 還 寫 上 了 徐 主 教 的 按 語 。 我 們 都 感 到 十 分 意 外 , 原 來 徐 主 教 那 時 還 負 責 公 教 報 的 編 輯 工 作 。

與 徐 主 教 認 識 的 人 , 大 都 稱 讚 他 平 易 近 人 , 樂 於 幫 助 別 人 的 品 格 。 在 他 去 世 前 的 兩 星 期 , 我 們 的 會 又 因 些 瑣 事 拜 訪 他 , 會 見 中 , 我 們 談 到 所 辦 的 不 牟 利 的 夜 中 學 遭 遇 經 濟 困 難 , 他 於 是 建 議 我 們 向 政 府 申 請 津 貼 , 還 應 允 在 正 式 向 教 育 司 署 遞 交 申 請 書 後 , 替 我 們 向 該 署 的 負 責 人 作 「說 客」 。 我 們 當 時 感 到 十 分 高 興 , 沒 想 到 事 情 還 未 開 始 , 他 便 離 開 人 間 了 。

教 會 自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以 後 , 非 常 強 調 教 會 在 現 世 的 使 命 , 尤 其 是 維 持 社 會 公 義 。 香 港 的 教 會 以 往 也 曾 介 入 主 持 社 會 公 義 , 但 據 我 記 憶 所 及 , 從 來 沒 有 像 徐 主 教 出 任 文 憑 教 師 的 調 停 人 一 事 的 積 極 和 果 斷 。 作 調 停 人 從 來 就 是 一 件 吃 力 不 討 好 的 工 作 , 可 是 為 了 社 會 大 多 數 人 的 利 益 , 為 了 千 萬 的 莘 莘 學 子 , 徐 主 教 與 其 他 兩 位 基 督 教 的 領 袖 便 擔 承 下 來 。 經 過 數 星 期 的 奔 走 和 討 論 , 終 於 使 這 一 拖 達 兩 年 的 糾 紛 , 可 以 獲 得 一 個 解 決 。 這 一 次 的 調 停 工 作 , 是 與 聖 公 會 的 會 督 白 約 翰 主 教 和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主 席 汪 彼 得 牧 師 一 起 進 行 。 在 講 到 基 督 教 和 天 主 教 間 互 相 諒 解 、 互 相 合 作 的 今 天 , 這 是 一 項 意 義 深 遠 的 合 一 工 作 。

徐 主 教 生 前 因 蔡 國 昌 的 死 刑 問 題 , 受 到 各 方 , 尤 其 是 中 文 報 章 的 誤 解 和 責 難 , 徐 主 教 與 其 他 七 十 位 社 會 中 外 人 士 所 爭 的 , 是 原 則 性 的 公 正 問 題 。 雖 然 香 港 政 府 沒 有 廢 除 死 刑 , 可 是 自 一 九 六 六 年 十 一 月 以 來 , 就 沒 有 一 個 人 被 判 處 死 刑 , 有 三 十 名 被 判 死 刑 的 囚 犯 被 赦 了 , 使 一 般 人 以 為 香 港 實 際 上 是 廢 除 死 刑 了 。 故 徐 主 教 等 人 認 為 香 港 政 府 若 要 恢 復 執 行 死 刑 以 維 護 法 紀 , 必 先 有 一 公 開 聲 名 , 提 醒 大 眾 , 以 示 公 允 。 這 件 事 看 似 雖 輕 , 實 際 上 關 係 執 法 者 的 公 正 問 題 , 影 響 民 生 , 是 任 何 政 府 行 政 人 員 所 不 能 疏 忽 的 , 這 樣 重 大 的 事 , 那 有 不 使 之 清 明 之 理 !

記 得 四 年 前 在 耶 穌 君 王 瞻 禮 日 , 徐 主 教 剛 受 祝 聖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主 教 , 他 用 「我 是 善 牧 , 善 牧 為 羊 捨 棄 自 己 的 性 命」 的 主 題 , 勸 勉 自 己 和 在 座 的 教 徒 , 今 日 , 他 真 的 在 他 任 內 躬 鞠 盡 瘁 , 為 自 己 的 羊 群 獻 上 了 生 命 。 徐 主 教 生 前 的 工 作 , 為 香 港 的 教 會 樹 立 了 非 常 清 楚 的 指 標 , 希 望 將 來 的 繼 承 者 , 能 秉 承 他 身 體 力 行 的 遺 志 , 繼 續 為 教 會 及 社 會 公 義 而 努 力 。
1973 年 6 月 8

 

哀哀哀
慧芷

哀 我 善 牧 的 遠 去 , 哀 我 慈 父 的 早 逝 , 哀 我 領 袖 的 喪 亡 。

曾 經 想 過 , 若 是 天 上 大 父 不 反 對 , 我 寧 願 替 代 這 份 死 亡 ── 多 麼 稚 氣 的 想 法 。 但 在 這 大 眾 正 需 要 您 的 當 兒 , 猝 然 離 去 , 怎 能 不 叫 人 慨 然 惋 惜 ! 死 亡 若 真 能 替 代 , 那 末 整 個 人 類 對 世 界 的 建 樹 和 貢 獻 或 將 更 大 更 多 , 然 而 , 上 主 的 作 為 卻 大 異 於 人 , 祂 可 以 叫 人 在 最 繁 忙 的 時 刻 放 下 一 切 去 休 息 , 祂 可 以 任 意 召 回 最 重 要 , 甚 至 最 必 需 的 人 物 。 祂 這 樣 的 做 法 , 正 是 教 人 積 極 建 設 世 界 而 不 繫 戀 , 努 力 貢 獻 世 人 而 不 居 功 。 主 , 在 袮 的 聖 意 下 , 我 俯 首 致 敬 。

由 於 敬 愛 的 主 教 離 去 , 這 幾 天 來 , 我 似 乎 把 生 命 與 死 亡 的 境 界 溝 通 了 。 我 沒 有 感 覺 到 他 真 的 死 去 , 他 可 是 暈 過 去 , 或 是 熟 睡 吧 了 。 若 硬 要 說 那 是 死 亡 , 那 是 我 把 生 與 死 貫 串 起 來 了 , 生 死 之 間 的 距 離 原 來 是 如 此 的 短 窄 , 簡 直 是 生 猶 死 , 死 若 生 。 此 刻 從 心 底 裡 把 死 亡 的 恐 懼 推 除 殆 盡 , 不 知 為 的 是 什 麼 ? 是 蘊 藏 著 的 孺 慕 ? 是 他 偉 大 人 格 的 精 神 感 召 ? 是 悉 心 的 信 託 ? 也 許 都 是 吧 。

近 日 來 的 遽 變 , 不 由 得 不 想 起 「哲 人 先 逝」 之 言 , 雖 然 對 主 教 的 生 平 事 跡 , 我 不 熟 識 , 但 崇 敬 之 情 會 使 人 超 越 歷 史 的 層 次 , 而 達 至 真 性 的 相 遇 , 因 此 數 天 來 , 我 們 之 間 竟 是 如 此 稔 熟 。 他 生 命 短 速 而 不 尋 常 , 早 年 本 受 基 督 教 的 薰 陶 , 其 後 皈 依 了 天 主 教 ; 及 長 、 歷 任 大 使 館 翻 譯 員 、 學 府 講 師 、 大 學 教 授 等 要 職 。 後 來 他 更 看 清 楚 了 人 生 的 要 義 , 工 作 的 目 的 , 於 是 在 踏 上 成 熟 的 中 年 期 後 , 毅 然 獻 身 修 道 , 他 說 過 「我 若 能 救 一 個 人 的 靈 魂 , 比 我 在 課 堂 內 教 十 年 莎 士 比 亞 更 有 意 義 。」 這 就 是 上 主 召 喚 人 時 所 賦 予 的 悟 力 和 智 慧 。 晉 鐸 後 十 年 , 他 竟 又 要 進 一 步 肩 負 起 更 大 更 重 的 十 字 架 , 他 那 瘦 弱 短 小 的 身 軀 , 在 堅 實 的 意 志 和 豐 富 的 生 命 力 推 動 下 , 欣 然 親 承 了 這 重 擔 。 任 期 雖 短 , 但 無 論 對 教 會 或 社 會 , 甚 至 世 界 , 他 都 貢 獻 了 不 少 , 有 人 且 說 , 他 把 天 主 教 會 帶 領 到 教 堂 崇 拜 以 外 的 範 圍 去 了 。 真 的 , 他 的 愛 心 和 服 務 達 於 他 所 在 地 區 , 生 活 環 境 的 每 個 人 身 上 , 在 大 公 會 議 後 的 今 日 , 他 為 他 的 子 民 實 在 建 立 了 一 個 先 鋒 的 榜 樣 了 。

回 憶 噩 耗 傳 來 之 一 刻 , 恰 巧 來 到 了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我 默 默 地 走 向 他 辦 公 室 , 這 裡 面 是 如 此 沉 寂 , 我 手 摸 著 他 曾 坐 過 的 沙 發 椅 , 莫 名 的 哀 思 湧 上 心 頭 …… 在 這 裡 您 曾 指 正 過 多 少 錯 誤 , 撫 慰 過 多 少 心 靈 , 策 劃 過 幾 許 建 樹 …… 但 此 時 , 一 切 是 如 許 沉 靜 , 正 如 生 前 別 人 問 及 您 對 死 亡 的 見 解 時 , 您 曾 說 「死 就 是 靜」 。 在 此 沒 有 恐 懼 的 寂 靜 中 , 我 久 久 不 忍 離 去 。

至 敬 愛 的 徐 主 教 , 正 如 輓 聯 上 所 寫 的 「矢 志 誠 悅 事 主 , 今 竟 鞠 躬 盡 瘁 ; 存 心 耿 介 為 人 , 詎 知 力 竭 而 終 。」 這 真 是 您 生 平 的 最 好 寫 照 , 因 此 , 除 了 追 慕 您 的 為 人 , 效 法 您 的 德 表 外 , 我 仍 沒 有 更 好 緬 懷 您 的 方 式 了 。
1973 年 6 月 8

 

徐主教與「幸福的道路」一書

我 第 一 次 見 到 徐 主 教 , 就 是 在 他 被 祝 聖 為 主 教 的 那 一 天 。 以 後 雖 然 在 許 多 場 合 中 , 都 會 見 到 徐 主 教 , 也 只 是 限 於 見 一 見 面 而 已 。

從 別 人 口 中 , 知 道 徐 主 教 受 過 高 深 教 育 , 是 一 位 精 明 、 能 幹 的 好 領 袖 。 我 心 底 裡 一 直 很 佩 服 他 , 卻 總 覺 得 一 位 好 的 牧 者 , 不 應 只 限 於 此 。

最 近 教 區 教 理 委 員 會 進 行 編 寫 一 套 小 學 宗 教 課 本 , 而 我 也 參 加 了 這 項 工 作 , 由 於 工 作 的 關 係 , 我 與 徐 主 教 接 觸 了 幾 次 , 雖 然 每 次 只 有 幾 分 鐘 的 交 談 , 卻 給 我 留 下 了 難 忘 的 印 象 。 現 在 我 不 僅 佩 服 他 , 而 且 覺 得 他 實 在 是 一 位 理 想 的 好 牧 者 。

記 得 有 一 天 中 午 , 我 剛 踏 入 寫 字 間 , 電 話 鈴 響 了 , 我 馬 上 跑 去 接 , 是 徐 主 教 的 聲 音  (凡 聽 過 他 說 話 的 人 , 都 會 記 得 他 的 上 海 廣 東 話

X X 在 嗎 ?」 他 要 找 主 任 。

「她 有 事 出 去 了 。」 我 回 答 。

「我 是 徐 主 教 , 你 是 誰 ?」 他 問 。

「主 教 , 你 不 認 識 我 的 , 我 叫 X X X 。」 我 以 為 他 不 會 知 道 我 是 誰 。

「好 , 我 正 想 找 你 , 你 可 以 到 主 教 府 來 一 趟 嗎 ?」 徐 主 教 問 。

「可 以 的 。」 我 答 說 , 當 時 我 實 在 有 點 受 寵 若 驚 。 一 口 氣 跑 到 主 教 府 , 徐 主 教 已 經 在 等 我 了 。 他 手 裡 拿 著 一 叠 稿 子 , 就 是 前 幾 天 主 任 交 給 他 看 的 課 本 。 這 次 一 定 不 妙 , 我 的 心 跳 得 卜 卜 作 響 。

「我 已 經 看 過 了 , 有 幾 處 你 自 己 想 想 , 有 沒 有 辦 法 改 得 好 一 點 。」 徐 主 教 說 著 , 便 翻 開 其 中 一 課 說 : 「你 試 讀 這 一 句 。」

…… 他 愛 別 人 , 卻 不 要 求 別 人 愛 他 ……」 我 戰 戰 兢 兢 的 讀 著 。

他 用 筆 把 兩 個 愛 字 圈 起 來 說 「我 想 來 想 去 總 覺 得 這 兩 個 字 不 妥 當 , 我 想 把 它 改 為 眷 顧 , 但 似 乎 下 面 那 句 已 包 含 了 這 個 意 思 , 你 以 為 應 該 怎 樣 改 ?」 徐 主 教 在 等 著 我 的 答 覆 。

老 實 說 , 當 時 我 真 不 知 道 這 句 子 有 甚 麼 不 對 勁 , 面 對 著 徐 主 教 , 我 怎 也 想 不 出 好 的 字 眼 來 。 人 急 智 生 , 我 不 假 思 索 地 說 : 「主 教 , 我 看 還 是 把 這 句 刪 去 吧 , 本 來 我 就 嫌 這 課 書 長 了 一 點 。」

「對 ! 就 把 它 畫 去 好 了 。」 他 說 著 就 動 手 把 那 一 句 畫 掉 。 「其 實 , 基 督 也 要 求 我 們 愛 他 的 。」 徐 主 教 慢 慢 地 說 出 了 那 句 子 不 妥 當 的 原 因 。

這 時 , 我 想 起 了 「你 當 全 心 全 靈 全 意 愛 你 的 主 、 天 主 。 這 是 第 一 條 誡 命 。」 我 流 了 一 身 大 汗 。 偷 偷 地 望 著 徐 主 教 , 他 好 像 若 無 其 事 的 , 在 翻 看 著 其 他 幾 課 。

接 著 , 他 又 教 了 我 許 多 關 於 詞 語 的 用 法 , 句 子 的 結 構 等 等 , 那 天 足 足 花 了 他 半 小 時 有 多 。 最 後 , 他 用 上 海 話 對 我 說 : 「拿 回 去 好 好 地 讀 一 次 。」 我 接 過 稿 子 時 , 心 裡 感 動 得 幾 乎 連 「多 謝 主 教」 也 說 不 出 來 。

每 次 印 刷 所 把 印 好 的 稿 子 交 到 公 教 進 行 社 時 , 總 是 由 徐 主 教 親 自 替 我 們 帶 上 來 的 , 他 並 細 心 地 教 導 我 們 如 何 做 校 對 , 時 常 叮 囑 我 們 要 小 心 看 清 楚 , 他 說 : 「很 多 書 , 總 是 在 出 版 以 後 , 才 發 覺 有 許 多 錯 漏 的 。」 徐 主 教 就 像 慈 父 教 導 子 女 一 樣 , 既 忍 耐 又 嚴 厲 , 但 卻 從 來 不 會 令 人 當 面 感 到 難 堪 。

五 月 十 八 日 下 午 , 徐 主 教 又 打 電 話 來 , 叫 我 去 主 教 府 見 他 。 當 我 跑 到 主 教 府 時 , 他 正 從 裡 面 走 出 來 , 手 裡 拿 著 主 任 早 上 才 交 給 他 的 第 三 冊 課 本 的 稿 子 , 他 說 : 「我 剛 才 看 到 你 們 的 字 條 , 我 不 大 明 白 , 你 們 究 竟 要 怎 樣 排 版 。」 我 向 他 詳 細 地 解 釋 了 我 們 的 意 思 後 , 他 說 「假 如 要 這 樣 改 法 , 我 相 信 要 你 們 自 己 和 印 刷 所 的 負 責 人 講 才 會 清 楚 , 我 沒 有 辦 法 替 你 們 拿 去 了 。」 當 時 我 心 想 : 「好 , 你 別 以 為 我 們 自 己 辦 不 成 。」 我 相 信 主 教 一 定 看 出 了 我 那 不 高 興 的 樣 子 , 我 接 過 課 本 , 好 像 連 「多 謝」 也 忘 記 了 說 , 回 頭 就 離 開 了 主 教 府 。 真 想 不 到 一 句 「我 沒 有 辦 法 替 你 們 拿 去 了」 , 竟 成 了 永 別 的 說 話 。 現 在 他 再 也 不 會 替 我 們 送 稿 子 來 , 再 也 不 會 替 我 們 改 文 字 、 改 道 理 了 。 每 想 到 這 裡 , 心 裡 就 有 說 不 出 的 難 過 。

這 兩 天 , 有 好 幾 位 關 心 這 套 新 課 本 的 朋 友 , 都 為 我 們 以 後 的 三 冊  (即 四 、 五 、 六 冊)   擔 心 , 他 們 怕 徐 主 教 逝 世 會 影 響 我 們 的 工 作 。 當 然 他 們 的 掛 慮 不 是 沒 有 理 由 的 , 但 我 卻 充 滿 信 心 , 因 為 徐 主 教 已 為 我 們 舖 了 一 條 大 道 , 在 前 三 冊 中 , 徐 主 教 給 我 們 鼓 勵 及 信 心 , 足 以 支 持 以 後 三 冊 的 完 成 , 我 更 相 信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一 定 會 為 我 們 祈 禱 的 。

幸 福 的 道 路 (這 套 新 課 本 的 名 稱) 第 一 冊 , 今 天 面 世 了 , 這 實 在 是 本 教 區 的 一 件 大 喜 事 , 特 別 是 有 份 參 與 工 作 的 人 , 見 到 經 過 無 數 艱 苦 之 後 的 成 果 , 那 種 喜 悅 更 是 非 筆 墨 所 能 形 容 的 , 我 們 願 意 把 這 份 喜 樂 與 徐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共 享 , 並 願 意 把 「幸 福 的 道 路」 奉 獻 給 徐 主 教 , 作 為 我 們 對 他 的 感 謝 及 致 敬 。
1973 年 6 月 8

 

教區學校與聖母軍
分別舉行追悼彌撒
特別為徐主教祈禱

上 週 六 下 午 四 時 香 港 天 主 教 教 區 學 校 (中 小 學) 聯 會 及 港 九 聖 母 軍 團 員 分 別 在 聖 若 瑟 堂 及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悼 念 徐 主 教 的 安 所 彌 撒 。

在 花 園 道 聖 若 瑟 堂 的 追 思 彌 撒 , 是 由 李 宏 基 主 教 主 祭 , 各 校 校 監 參 與 共 祭 , 參 與 彌 撒 者 包 括 各 教 區 學 教 教 師 員 工 及 有 關 人 士 等 。

聖 母 軍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五 位 港 九 中 英 文 區 團 神 師 舉 行 共 祭 , 參 加 彌 撒 的 聖 母 軍 團 員 , 來 自 港 九 新 界 各 地 區 , 坐 滿 了 整 個 聖 堂 。

除 上 述 兩 個 團 體 特 別 舉 行 悼 念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彌 撒 外 , 各 堂 區 、 學 校 及 個 別 團 體 , 亦 分 別 為 徐 主 教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云 。
1973 年 6 月 15

 

有感於懷
──敬悼徐誠斌主教

星 期 三 下 午 聽 到 徐 主 教 的 去 世 消 息 後 , 心 情 甚 為 沉 重 。 整 個 星 期 都 提 不 起 勁 來 。 在 慘 霧 愁 雲 的 靈 堂 中 也 不 知 流 了 多 少 淚 水 。 一 位 可 敬 的 善 牧 , 一 位 關 心 我 們 的 長 者 , 一 位 忘 我 的 基 督 戰 士 , 就 這 樣 便 離 開 了 我 們 , 怎 不 教 我 們 悲 傷 ?

在 悲 痛 之 餘 , 我 卻 想 起 了 對 徐 主 教 的 印 象 。 從 前 他 在 我 心 中 只 是 一 位 高 高 在 上 的 主 教 , 我 也 記 不 起 可 曾 和 他 交 談 過 , 所 以 更 說 不 上 有 什 麼 感 情 可 言 。 甚 或 他 來 到 了 堂 區 , 被 許 多 教 友 包 圍 著 , 我 也 覺 得 這 是 無 意 識 的 應 酬 , 所 以 也 沒 有 上 前 和 他 見 面 。 總 之 , 我 們 像 是 十 分 陌 生 。

可 是 在 他 不 幸 去 世 後 , 我 才 發 覺 對 他 的 感 情 是 那 麼 親 切 , 他 在 我 的 心 中 是 如 此 的 重 要 ; 他 是 我 們 這 大 家 庭 的 父 親 , 是 我 們 精 神 的 領 袖 。 可 惜 我 現 在 才 感 到 他 的 平 易 近 人 , 和 藹 可 親 , 對 教 區 精 明 的 領 導 , 對 社 會 熱 切 的 關 懷 。 每 當 憶 起 他 的 一 言 一 笑 , 在 報 紙 上 看 到 有 關 他 的 圖 片 , 都 像 是 若 有 所 失 , 為 什 麼 我 不 能 在 可 敬 的 徐 主 教 生 前 體 會 及 認 識 他 呢 ?

我 們 在 生 活 中 有 多 少 次 對 現 實 、 社 會 及 別 人 感 到 不 滿 , 施 以 無 情 的 埋 怨 、 批 評 、 攻 擊 、 憎 惡 呢 ? 又 多 少 次 把 我 們 的 生 活 看 作 乏 味 、 無 意 義 ; 把 生 活 看 作 一 片 的 灰 暗 ? 可 是 , 如 果 我 們 忽 然 失 去 了 現 在 所 擁 有 的 , 那 又 怎 樣 ? 從 前 母 親 嚕 叨 沉 悶 的 聲 音 , 會 變 成 世 界 上 最 美 妙 , 但 卻 是 永 遠 再 也 聽 不 到 的 樂 章 ; 從 前 圖 書 館 裡 枯 燥 乏 味 的 溫 習 , 會 變 成 夢 中 最 美 麗 的 回 憶 ……

的 確 , 我 們 時 常 只 知 憧 憬 著 未 來 的 理 想 及 歡 樂 , 卻 忘 了 體 會 身 旁 優 美 的 事 物 , 到 失 去 了 現 有 的 之 後 , 卻 又 無 限 的 追 悔 珍 惜 。 難 道 我 們 就 只 知 道 追 尋 得 不 到 的 東 西 嗎 ?

別 人 對 我 們 的 關 懷 , 一 位 態 度 和 善 的 售 票 員 , 一 些 正 視 教 育 的 教 師 , 無 數 人 心 血 結 晶 的 一 份 刊 物 , 都 很 多 時 為 我 們 所 忽 視 忘 卻 。 童 年 時 渴 求 早 日 長 大 , 但 長 大 後 又 依 戀 著 童 年 的 歡 樂 , 希 望 回 復 童 年 。 看 呀 ! 我 們 就 是 這 樣 的 不 知 足 , 不 懂 得 感 謝 主 賜 給 我 們 這 麼 多 的 一 切 ; 忽 略 了 我 們 現 在 擁 有 的 , 而 卻 追 尋 虛 浮 的 過 去 和 將 來 。

要 是 我 們 能 多 些 關 懷 體 諒 別 人 , 多 些 用 愛 的 眼 光 來 看 四 周 , 我 們 當 可 發 現 這 世 界 不 是 像 我 們 想 像 中 的 那 樣 黑 暗 、 殘 酷 、 無 情 ; 生 命 不 是 像 我 們 感 覺 的 那 般 無 意 義 。

朋 友 , 開 始 欣 賞 你 的 四 周 吧 ! ── 不 要 讓 它 們 溜 走 了 之 後 才 感 到 珍 惜 !

同 時 我 們 在 以 沉 痛 的 心 情 哀 悼 徐 主 教 時 , 亦 應 反 省 一 下 我 們 當 前 的 責 任 。

徐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也 不 願 我 們 頹 然 喪 志 ; 失 去 一 位 領 袖 , 是 意 味 著 我 們 更 應 團 結 一 致 , 為 徐 主 教 未 完 成 的 工 作 而 努 力 。
1973 年 6 月 15

 

哀悼我的主教
聖方濟各書院四丁

陳育華

過 去 我 有 一 個 仁 慈 的 主 教 , 他 的 名 字 叫 徐 誠 斌 。 他 原 是 基 督 教 徒 , 後 來 覺 得 天 主 教 是 真 宗 教 , 便 離 開 了 基 督 教 改 信 天 主 教 。 從 此 以 後 , 他 盡 力 為 聖 教 會 工 作 , 一 直 到 他 最 後 的 一 分 鐘 。 他 將 他 的 一 生 奉 獻 給 天 主 , 奉 獻 給 聖 教 會 , 他 希 望 教 會 繼 續 進 展 , 發 揚 天 主 偉 大 的 愛 。 他 希 望 全 球 的 人 類 都 進 入 聖 教 會 , 成 為 天 主 的 義 子 義 女 。 現 在 他 逝 世 了 , 教 友 都 哀 悼 他 , 祝 禱 他 已 升 天 堂 , 也 求 他 在 天 堂 上 為 我 們 求 天 主 。 社 會 人 士 也 哀 悼 他 , 因 為 他 也 是 一 位 造 福 社 會 的 偉 大 主 教 。
1973 年 6 月 15

 

徐誠斌主教遺訓

徐 主 教 在 生 前 屢 次 提 醒 我 們 要 做 補 贖 。 他 說 : 「我 們 必 須 做 補 贖 、 行 克 己 , 因 為 我 們 都 是 罪 人 , 只 要 一 日 不 脫 罪 人 的 身 份 , 悔 改 補 贖 不 能 免 。」

所 以 我 們 常 常 要 記 得 做 克 己 , 做 補 贖 , 為 自 己 贖 罪 , 也 為 別 人 贖 罪 。
1973 年 6 月 15

 

我和升中試
──悼念徐誠斌主教
聖若翰小學六甲  李貴貞

盼 望 著 , 盼 望 著 , 像 絲 綢 那 樣 悠 長 的 五 月 三 日 , 令 我 從 入 學 就 孜 孜 不 倦 地 苦 讀 , 埋 頭 苦 幹 地 溫 習 , 失 去 了 孩 子 們 的 活 潑 、 爛 漫 和 天 真 ; 等 待 著 , 等 待 著 , 啊 ! 幾 匹 絲 綢 , 終 於 完 結 了 ── 五 月 三 日 已 走 近 了 。

五 月 二 日 那 天 , 我 好 像 擔 著 一 塊 沉 重 的 大 石 在 心 頭 , 因 為 想 起 會 考 對 我 們 來 說 , 是 一 個 重 大 的 轉 捩 點 , 對 我 們 錦 繡 的 前 程 , 是 有 所 威 脅 的 。 夜 了 , 我 還 是 焚 膏 繼 晷 地 拿 著 書 本 , 準 備 利 用 一 分 一 秒 的 時 間 , 強 把 書 本 硬 生 生 地 塞 進 腦 袋 去 , 媽 媽 在 旁 勸 告 我 , 甚 至 斥 罵 我 , 為 了 怕 我 沒 精 神 應 付 會 考 , 我 也 明 白 她 的 心 意 , 並 且 在 內 心 深 深 地 感 謝 她 。

早 晨 , 太 陽 伯 伯 把 我 從 夢 中 驚 醒 了 , 我 的 心 靈 還 是 這 樣 的 惆 悵 。 我 獨 個 兒 繞 著 房 子 , 忐 忑 不 安 地 走 著 , 連 平 日 認 為 豐 富 可 口 的 早 點 , 也 壓 根 兒 吃 不 下 。 時 鐘 是 個 沒 同 情 心 的 傢 伙 , 滴 搭 、 滴 搭 地 鬧 個 不 停 , 把 我 帶 入 緊 張 的 境 界 , 我 凝 神 地 望 著 它 , 快 到 了 , 快 到 了 , 我 終 於 帶 著 沉 重 心 情 , 和 牽 著 疲 乏 的 步 伐 , 胆 戰 心 驚 地 進 入 試 場 , 慎 重 地 應 付 考 試 , 幸 兒 試 場 是 在 母 校 , 真 可 說 是 佔 了 天 時 、 地 利 、 人 和 的 優 點 。

怦 怦 然 的 心 情 , 直 到 踏 出 校 門 的 最 後 一 步 , 才 告 停 止 。 回 想 起 那 日 還 令 我 歷 歷 在 目 的 情 形 ; 母 親 對 我 的 關 懷 , 和 仁 慈 的 上 主 , 毫 無 保 留 地 把 愛 帶 給 了 我 , 令 我 能 鎮 定 地 應 試 , 我 滿 心 地 感 激 他 。

並 且 我 也 誠 懇 地 祝 禱 與 世 長 辭 的 徐 主 教 獲 得 安 息 。 因 為 這 次 教 師 不 杯 葛 升 中 試 , 可 說 完 全 是 徐 主 教 辛 勞 調 解 的 功 蹟 , 為 此 , 在 我 特 別 感 激 他 , 悼 念 他 !
1973 年 6 月 15

 

讀者心聲

與事不符的謾罵

敬 愛 的 主 編 神 父 :

這 次 徐 主 教 心 臟 病 突 發 , 去 世 升 天 , 不 單 使 我 們 廿 五 萬 天 主 子 民 深 感 哀 傷 悲 慟 , 也 使 港 督 和 社 會 各 界 領 袖 和 各 教 人 士 都 感 到 悼 惜 。 從 各 報 章 看 許 多 哀 悼 徐 主 教 的 社 評 和 各 界 領 袖 發 出 的 悼 詞 , 再 看 十 萬 餘 人 瞻 仰 遺 容 和 四 五 千 人 執 紼 送 葬 , 都 證 明 香 港 教 內 外 人 士 對 徐 主 教 的 尊 敬 。 像 我 這 個 小 教 友 , 本 來 在 香 港 無 山 可 拜 , 無 墳 可 上 ; 但 自 從 徐 主 教 安 葬 跑 馬 地 墳 場 之 後 , 已 經 四 次 上 過 徐 主 教 的 新 墳 。 每 次 看 到 他 墳 前 的 石 罇 中 插 滿 鮮 豔 的 玫 瑰 丁 香 劍 蘭 素 菊 , 都 是 前 往 憑 吊 的 人 獻 給 他 的 。 在 六 月 三 日 那 天 , 我 還 看 到 道 教 人 士 在 他 墳 上 追 悼 。 可 見 徐 主 教 生 前 愛 人 , 死 後 亦 令 人 懷 念 。 在 六 月 三 日 的 「基 督 教 週 報」 悼 念 徐 主 教 的 一 篇 評 論 中 說 :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的 逝 世 , 博 得 全 港 上 下 政 府 與 民 間 一 致 哀 悼 和 讚 揚 的 , 這 並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 也 是 罕 有 的 事 。」 何 天 佑 牧 師 在 這 篇 評 論 中 說 : 「徐 誠 斌 主 教 在 他 就 任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以 來 , 確 是 一 位 公 忠 職 守 , 虔 誠 奉 獻, 勇 於 工 作 , 不 計 操 勞 , 為 人 而 活 , 兼 有 君 子 風 的 忠 主 僕 人 。」

事 實 上 , 徐 主 教 在 任 內 也 確 確 實 實 在 實 踐 他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月 廿 六 日 就 職 典 禮 中 的 宣 言 : 一 切 遵 照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指 示 , 在 教 內 把 天 主 的 神 國 發 揚 光 大 ; 對 教 外 , 努 力 把 人 們 引 領 進 天 主 的 神 國 。 為 這 緣 故 , 他 常 犧 牲 一 切 , 甚 至 不 顧 自 己 的 死 活 , 為 教 內 外 人 士 服 務 , 本 來 在 兩 三 個 月 前 , 醫 生 已 警 告 他 在 X 光 下 他 的 心 臟 已 變 形 , 非 常 危 險 , 需 要 休 息 , 可 是 , 他 為 了 解 救 一 個 嚴 重 的 教 育 問 題 , 竟 忘 了 自 己 , 挺 身 出 來 做 文 憑 教 師 與 政 府 間 的 調 停 人 , 使 本 屆 升 中 試 不 受 杯 葛 。 他 也 為 了 主 持 公 道 , 為 蔡 國 昌 事 以 私 人 名 義 簽 了 名 。 他 任 內 對 教 內 社 會 所 建 的 功 績 ,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人 家 對 他 讚 揚 , 也 完 全 與 事 實 相 符 。

可 是 香 港 有 一 小 撮 人 , 不 知 是 由 於 妬 忌 , 還 是 由 於 莫 須 有 的 仇 恨 , 在 他 去 世 後 , 竟 利 用 自 己 的 寫 作 地 盤 , 發 表 侮 辱 性 的 文 章 , 甚 至 故 意 冤 枉 死 人 , 這 是 多 麼 不 道 德 ! 例 如 最 近 「一 位 職 業 文 人」 , 在 「萬 人 雜 誌」 上 發 表 侮 辱 徐 主 教 的 文 章 , 他 竟 把 徐 主 教 的 死 因 寫 入 極 度 迷 信 的 範 圍 , 而 且 文 筆 陰 險 毒 辣 , 故 意 令 人  曲 解 , 難 道 人 死 後 就 可 以 任 意 冤 枉 , 任 意 侮 辱 嗎 ? 這 種 文 字 不 但 影 響 其 人 格 , 更 會 使 人 對 其 以 前 及 以 後 的 一 切 文 章 的 評 價 , 而 不 屑 一 讀 。 為 了 內 心 不 平 , 特 寫 此 信 , 敬 祈 刊 登 , 多 謝 ! 敬 祝

編 安 !

小 教 友 蘇 若 裔 上
六 月 八 日

1973 年 6 月 15

 

讀者心聲

給萬人傑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閱「主教與我」及「教外教內生死觀」

萬 人 敬 仰 的 人 傑 先 生 :

客 套 話 不 說 了 , 閱 大 作 「主 教 與 我」 及 「教 外 教 內 生 死 觀」 兩 文 , 不 禁 感 慨 中 來 。

我 不 是 讀 歷 史 的 , 但 喜 歡 聽 歷 史 和 講 歷 史 , 這 其 中 包 括 家 國 興 亡 和 個 人 的 歷 史 。 萬 先 生 你 早 歲 用 俊 人 筆 名 在 本 港 各 報 章 , 以 寫 風 花 雪 月 , 才 子 佳 人 的 言 情 小 說 而 馳 名 , 還 先 後 兼 任 華 僑 及 星 島 兩 報 的 編 輯 達 廿 餘 年 。 一 九 六 七 年 左 派 暴 動 , 殺 人 放 火 , 北 角 清 華 街 炸 彈 案 奪 去 兩 個 無 辜 幼 稚 小 童 的 生 命 , 還 暗 殺 了 仗 義 執 言 的 林 彬 , 這 激 起 了 全 港 市 民 的 憤 慨 , 萬 先 生 於 是 在 報 上 極 力 聲 討 , 也 頗 能 道 出 市 民 的 心 聲 , 於 是 萬 人 傑 的 名 字 , 稍 為 看 報 的 市 民 都 知 道 了 。 在 暴 動 期 間 , 知 識 份 子 也 以 爭 看 閣 下 的 大 作 為 快 , 於 是 閣 下 「名 成」 之 後 , 便 出 版 「萬 人 雜 誌」 , 開 了 「萬 人 書 店」 和 舉 辦 「萬 人 讀 者 大 聚 餐」 , 這 種 種 似 乎 與 「利」 有 關 , 不 知 閣 下 「名 成」 之 後 「利 就」 了 沒 有 ?

近 來 很 少 看 閣 下 的 大 作 , 但 自 徐 誠 斌 主 教 突 然 逝 世 , 無 論 識 與 不 識 , 教 內 教 外 , 都 同 聲 惋 惜 , 認 為 香 港 市 民 真 沒 有 福 氣 , 有 地 位 、 受 政 府 尊 重 , 有 正 義 感 而 又 關 心 民 瘼 的 社 會 賢 達 , 一 個 個 在 不 應 死 之 年 突 然 死 去 , 像 去 歲 在 立 法 局 會 議 中 , 突 然 逝 世 的 關 祖 堯 爵 士 一 樣 。 我 們 在 哀 悼 徐 主 教 之 餘 , 竟 然 看 到 萬 先 生 這 兩 篇 大 作 , 除 了 感 慨 外 , 也 不 能 不 對 先 生 重 新 估 價 了 。

我 國 有 句 老 話 : 「一 死 一 生 始 見 交 情」 , 又 說 「全 始 終 之 德」 , 儒 林 外 史 記 向 道 台 親 奠 鮑 文 卿 一 回 , 雖 是 小 說 家 言 , 當 時 未 必 真 有 其 事 , 然 已 膾 灸 人 口 。 蓋 在 我 國 古 今 人 物 中 , 不 鮮 類 似 之 事 例 , 非 徒 以 感 人 之 深 也 。

萬 先 生 你 認 識 徐 主 教 是 憑 一 書 商 之 介 , 不 知 此 書 商 還 在 不 在 世 ? 但 閣 下 一 開 始 便 刻 薄 了 , 說 這 書 商 是 專 印 台 灣 禁 書 而 業 務 蒸 蒸 日 上 (見 大 作 「主 教 與 我」) , 這 是 否 暗 指 徐 主 教 所 認 識 的 文 化 界 多 是 反 台 灣 的 人 物 ? 說 到 政 治 信 仰 , 任 何 人 都 有 他 的 信 仰 自 由 , 只 要 是 出 自 他 的 衷 誠 , 沒 有 絲 毫 機 心 存 在 , 則 他 信 仰 三 民 主 義 也 好 , 共 產 主 義 也 好 , 法 西 斯 主 義 也 好 , 他 都 有 充 份 的 自 由 , 縱 使 徐 主 教 生 前 的 思 想 稍 為 傾 向 於 社 會 主 義 , 或 言 論 上 對 中 共 政 權 未 加 否 定 , 也 是 他 個 人 的 政 治 觀 點 問 題 , 未 絲 毫 有 損 於 其 人 格 , 所 以 站 在 反 共 立 場 上 說 , 也 不 能 因 此 而 對 他 種 下 仇 恨 。

其 次 徐 主 教 簽 名 請 求 赦 免 蔡 國 昌 之 死 , 從 基 督 教 義 上 說 , 是 對 的 , 他 抱 著 悲 天 憫 人 之 心 , 對 一 個 死 囚 求 赦 免 , 怎 能 說 不 對 ? 我 聽 過 一 個 朋 友  (他 本 身 是 基 督 信 徒) 他 說 過 這 樣 的 話 : 「簽 名 赦 免 蔡 國 昌 的 七 十 一 人 中 , 只 有 徐 主 教 和 白 會 督 有 資 格 。」 這 不 是 解 答 得 很 清 楚 了 嗎 ? 而 徐 主 教 認 為 良 心 上 要 赦 免 蔡 國 昌 之 死 , 亦 不 無 原 因 , 自 從 一 九 六 六 年 以 來 , 香 港 追 隨 英 國 之 後 , 無 形 中 廢 了 死 刑 , 七 年 來 殺 人 案 無 數 , 而 到 蔡 國 昌 就 要 處 死 , 能 說 是 公 平 嗎 ? 起 碼 香 港 政 府 要 宣 佈 , 因 香 港 目 下 的 治 安 敗 懷 至 極 , 今 後 殺 人 者 死 , 決 不 代 求 赦 免 。 這 樣 平 日 姦 淫 、 邪 盜 、 殺 人 放 火 的 惡 少 年 , 才 能 死 得 心 服 口 服 。 所 以 徐 主 教 要 求 在 有 條 件 下 赦 免 蔡 國 昌 一 死 , 除 開 宗 教 的 立 場 來 說 , 還 是 合 情 合 理 的 ; 不 過 此 時 此 地 則 不 大 適 宜 罷 了 , 但 怎 能 對 徐 主 教 作 這 樣 惡 毒 的 咒 罵 , 用 「天 奪 其 魄」 , 來 形 容 他 的 死  (見 大 作 「教 內 教 外 生 死 觀」) , 未 免 太 刻 薄 了 吧 ? 就 算 徐 主 教 生 前 有 什 麼 過 錯 , 但 他 死 了 , 以 我 國 傳 統 的 忠 厚 之 道 來 說 , 除 非 他 是 賣 國 賊 、 大 奸 大 惡 , 否 則 還 是 隱 惡 而 揚 善 的 , 所 以 對 一 個 死 者 的 追 悼 文 字 , 或 墓 誌 銘 , 很 難 找 出 死 者 一 句 不 好 的 說 話, 就 是 這 個 緣 故 。 萬 先 生 , 我 請 你 在 午 夜 夢 醒 , 天 良 未 泯 的 時 候 , 重 覆 看 看 你 自 己 寫 過 的 那 兩 篇 「主 教 與 我」 和 「教 內 教 外 生 死 觀」 兩 文 , 是 否 會 感 覺 難 過 而 汗 顏 ! 魯 直 之 言 , 幸 勿 見 怪 。

梁 思 樸
六 月 七 日

1973 年 6 月 15

 

米蘭傳教會追悼徐牧

本 教 區 徐 誠 斌 主 教 於 上 月 廿 三 日 去 世 後 , 宗 座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於 月 底 在 米 蘭 總 會 院 舉 行 共 祭 追 悼 徐 主 教 。 由 米 蘭 輔 理 主 教 主 祭 , 該 會 總 會 長 畢 拉 弗 諾 主 教 、 香 港 前 任 主 教 白 英 奇 及 在 港 服 務 過 的 該 會 會 士 參 加 共 祭 。
1973 年 6 月 22

 

注意基督的「愛」
徐誠斌主教遺訓

徐 主 教 曾 教 訓 學 生 們 說 : 「耶 穌 的 福 音 , 對 我 們 的 生 活 非 常 重 要 。 我 們 讀 福 音 , 除 了 獲 得 它 的 豐 富 啟 示 和 基 督 的 精 神 與 教 導 外 , 更 要 注 意 基 督 的 愛 , 因 為 愛 是 基 督 的 中 心 。 ……

徐 主 教 生 時 盡 力 為 人 們 服 務 , 甚 至 忘 了 他 自 己 有 病 , 也 就 是 為 了 實 行 基 督 的 愛 。
1973 年 6 月 22

 

 

讀者心聲

酷愛香港教區的一個明證

主 編 神 父 :

徐 主 教 已 逝 世 了 , 有 一 事 實 我 願 公 諸 於 大 家 分 慰 分 受 的 , 就 是 已 故 徐 主 教 真 的 酷 愛 了 我 們 香 港 教 區 。

在 二 年 前 的 二 月 , 我 曾 患 了 腦 癌 , 在 港 一 所 教 會 醫 院 內 施 手 術 及 留 醫 。 開 腦 並 非 一 件 小 事 。 當 時 徐 主 教 適 逢 公 事 到 此 , 一 聞 此 消 息 , 即 親 入 病 房 探 視 我 , 他 特 囑 咐 我 為 香 港 教 區 而 將 痛 苦 獻 給 天 主 。 我 便 依 其 教 訓 實 行 了 。 現 今 我 已 能 繼 續 我 的 日 常 工 作 兩 年 多 了 , 但 徐 主 教 呢 ! …… 我 始 終 相 信 徐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 將 永 不 會 忘 記 他 曾 酷 愛 及 多 年 辛 苦 領 導 過 的 香 港 教 區 。

 一 修 女
七 三 年 六 月 十 三 日

1973 年 6 月 22

 

愛的種籽──敬悼徐主教
宋蘭友

「這 場 好 仗 我 已 打 完 了 , 路 我 亦 走 完 了」 。 是 的 , 該 做 的 、 能 做 的 , 也 都 做 了 。 他 ── 徐 主 教 , 可 以 心 安 理 得 的 和 聖 保 祿 宗 徒 這 樣 說 。 他 去 了 , 他 休 息 了 , 剩 下 的 、 未 完 的 、 將 來 的 、 就 看 我 們 吧 ── 這 一 群 他 曾 悉 心 調 教 、 引 導 、 指 引 的 孩 子 們 , 不 是 立 刻 束 起 我 們 的 腰 帶 , 踏 著 他 的 遺 步 , 承 擔 他 傳 過 來 的 擔 子 了 嗎 ?

一 個 人 的 一 生 , 能 做 得 多 少 , 能 付 出 多 少 , 只 有 天 主 知 道 , 也 只 有 天 主 才 能 衡 量 。 憑 著 滿 腔 愛 主 愛 人 的 熱 火 , 主 教 孜 孜 不 息 , 透 支 著 他 的 生 命 、 他 的 精 力 , 這 世 界 上 , 恐 怕 再 也 沒 有 能 勸 他 休 息 , 叫 他 坐 下 來 , 伸 伸 手 腳 , 舒 舒 筋 骨 。 只 有 天 主 , 只 有 天 主 天 天 看 著 祂 所 鍾 愛 的 忠 僕 ? 忙 出 忙 進 , 心 力 交 瘁 , 祂 可 曾 痛 惜 ? 祂 也 可 曾 安 慰 ? 那 一 天 , 那 個 時 候 , 祂 叫 他 去 了 , 祂 要 他 休 息 , 祂 要 償 他 , 祂 要 永 遠 、 永 遠 和 他 在 一 起 。

死 者 已 矣 , 生 者 長 慼 慼 ; 拭 乾 眼 淚 望 著 那 祭 台 上 高 高 的 、 肅 穆 的 十 字 架 時 , 記 起 聖 保 祿 宗 徒 的 話 , 會 覺 得 安 慰 , 會 對 自 己 應 盡 的 責 任 覺 得 肅 然 。 但 回 到 斗 室 裡 , 一 張 一 張 、 一 遍 一 遍 的 看 那 些 「報 導」 , 那 些 「證 據」 , 又 禁 不 住 孩 子 似 的 痛 哭 流 涕 。 他 也 許 要 說 : 多 沒 有 信 德 的 孩 子 。 但 , 對 著 「死 亡」 這 個 大 奧 秘 , 能 不 動 心 ? 能 不 慼 慼 ? 在 人 有 限 的 理 解 中 , 死 亡 依 然 代 表 某 種 程 度 的 失 落 , 依 然 是 一 種 阻 隔 。 儘 管 一 代 哲 人 馬 歇 爾 的 話 , 死 亡 使 生 者 與 死 者 更 深 切 臨 現 無 間 , 記 憶 猶 新 , 但 哲 學 是 哲 學 , 奧 秘 依 然 是 奧 秘 , 有 多 少 個 人 能 窺 探 奧 秘 之 門 ? 凡 夫 俗 子 , 又 怎 能 有 哲 人 的 靈 慧 超 越 ? 留 在 這 有 形 而 具 體 的 世 界 裡 , 大 概 也 只 有 腳 踏 實 地 , 一 任 天 主 的 和 風 惠 雨 , 吹 乾 眼 淚 , 洗 去 苦 澀 , 堅 實 的 跟 著 主 教 遺 訓 向 前 、 向 上 。 每 個 人 都 有 一 場 好 仗 等 著 要 打 , 每 個 人 都 有 一 副 擔 子 等 著 要 挑 , 不 問 這 場 仗 的 大 小 , 不 問 這 副 擔 子 的 輕 重 , 對 每 個 人 , 它 自 有 一 定 的 份 量 , 也 自 有 天 主 自 己 賦 予 的 愛 護 與 體 貼 。 只 有 天 主 知 道 我 們 能 做 多 少 , 也 只 有 祂 知 道 我 們 已 做 了 多 少 , 更 只 有 祂 才 能 償 我 們 。

從 主 教 手 裡 , 我 們 曾 分 得 多 少 天 主 的 , 他 對 我 們 每 個 人 的 關 心 和 愛 , 我 們 在 主 教 牧 養 之 下 的 一 群 , 不 是 每 個 人 都 有 一 個 這 樣 的 故 事 可 以 講 給 人 聽 嗎 ? 但 , 我 們 欠 主 教 的 , 又 豈 只 是 傳 他 的 美 行 , 謝 他 的 美 意 ? 我 們 欠 的 , 是 他 從 天 主 手 中 傳 給 我 們 對 天 主 、 對 每 個 人 的 責 任 與 愛 , 愛 的 種 籽 撒 下 了 , 還 怕 它 不 會 發 芽 嗎 ? 主 教 從 天 主 手 中 , 在 耶 穌 基 督 促 導 、 愛 護 之 下 , 在 我 們 每 個 人 心 裡 , 撒 下 天 主 愛 的 種 籽 , 它 會 發 芽 嗎 ? 問 你 , 問 我 , 問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吧 !
1973 年 6 月 22

 

中國主教團全體主教
舉行追思彌撒哀悼已故徐牧
方豪講道讚徐故主教功德

我 國 主 教 團 為 悼 念 本 教 區 徐 誠 斌 主 教 , 特 於 本 月 十 三 日 在 台 北 總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由 主 教 團 團 長 于 斌 樞 機 主 祭 , 中 國 主 教 團 全 體 主 教 參 加 共 祭 。

彌 撒 中 由 方 豪 神 父 講 道 , 讚 揚 徐 主 教 生 時 立 功 立 德 立 言 , 為 教 會 爭 光 , 並 鼓 勵 聽 眾 學 習 徐 主 教 獻 身 榮 主 救 靈 大 業 , 捨 生 忘 死 的 浩 然 精 神 , 共 同 為 廣 揚 聖 教 會 而 努 力 。

由 於 主 教 團 事 前 在 中 央 日 報 刊 登 追 悼 教 廷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香 港 大 學 董 事 、 輔 仁 大 學 董 事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訃 聞 , 故 是 日 前 往 參 與 追 思 彌 撒 的 神 長 、 修 士 、 修 女 、 教 友 特 多 云 。
1973 年 6 月 22

 

中國主教團追悼徐主教彌撒
方豪講道

左 傳 說 : 「太 上 有 立 德 , 其 次 有 立 功 , 其 次 有 立 言 。」 徐 主 教 三 者 兼 而 有 之 , 本 人 和 徐 主 教 有 三 十 年 的 交 往 , 謹 就 所 知 , 略 加 陳 述 。

一、立德。徐主教美德,不勝枚舉。今只說三端 :甲 、 貞 潔 。 這 是 神 職 人 員 最 主 要 的 德 行 。 民 國 卅 三 年 我 們 在 重 慶 國 立 復 旦 大 學 同 事 , 那 時 他 年 纔 廿 五 歲 , 也 只 是 一 位 基 督 教 平 信 徒 , 但 持 躬 謹 嚴 。 某 日 , 友 人 邀 宴 , 吾 二 人 均 在 座 , 忽 有 人 說 笑 話 , 語 涉 輕 浮 , 徐 主 教 即 輕 聲 要 我 到 外 面 去 換 換 空 氣 。 當 時 我 即 有 一 個 意 念 : 假 如 他 是 天 主 教 徒 , 豈 不 是 担 任 司 鐸 的 上 好 人 選 ?

乙 、 勤 勞 。 他 曾 寫 過 一 篇 短 文 , 說 作 事 作 人 都 須 認 真 。 他 當 過 教 授 、 公 務 員 、 主 編 報 紙 、 辦 過 出 版 機 構 、 慈 善 事 業 、 傳 教 , 以 至 升 任 主 教 , 無 不 稱 職 。 逝 世 前 兩 三 個 月 , 為 香 港 「文 憑 教 師」 要 求 加 薪 事 , 他 代 向 政 府 請 願 , 向 教 師 疏 導 , 向 社 會 解 釋 , 向 記 者 報 告 , 真 是 唇 敝 舌 焦 , 最 後 幸 告 成 功 五 月 廿 三 日 他 逝 世 那 天 中 午 , 還 應 香 港 醫 務 總 監 蔡 永 業 醫 生 的 邀 宴 , 商 談 擴 充 天 主 教 醫 院 事 。 他 做 到 了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

丙 、 犧 牲 。 耶 穌 說 : 「善 牧 為 自 己 的 羊 捨 命 。」 徐 主 教 也 做 到 了 。 十 年 前 , 他 已 對 我 說 過 : 「像 他 那 種 先 天 性 的 心 漏 症 , 通 常 只 能 活 四 十 年 。」 當 時 他 已 活 到 四 十 四 歲 , 仍 不 斷 工 作 。 可 見 他 之 接 受 主 教 職 位 , 即 有 為 羊 捨 命 的 決 心 。 兩 個 月 前 , 在 檢 查 身 體 時 , 從 愛 克 司 光 照 片 中 , 顯 示 他 的 心 臟 已 變 了 形 , 醫 生 嚴 重 警 告 他 , 非 立 即 休 息 不 可 。 這 是 兩 位 外 國 神 父 在 他 逝 世 後 透 露 的 。 但 他 依 然 從 事 於 繁 忙 、 緊 張 而 又 傷 腦 筋 的 工 作 。 他 早 已 置 生 死 於 度 外 。

二、立功。亦分三點來說:甲 、 功 在 國 家 。 香 港 是 一 八 四 一 成 立 監 牧 區 的 , 教 會 的 首 長 一 直 是 由 外 人 充 任 ; 直 到 一 百 廿 六 年 後 , 徐 誠 斌 神 父 纔 祝 聖 為 主 教 , 為 華 人 膺 斯 職 的 第 一 人 。 即 此 一 事 已 可 說 為 國 爭 光 。

乙 、 功 在 教 會 。 香 港 教 區 , 港 九 之 外 , 還 有 不 少 小 島 , 也 有 不 少 窮 鄉 僻 壤 ; 在 他 任 輔 理 主 教 , 以 及 升 為 主 教 而 沒 有 獲 得 輔 理 主 教 時 , 都 是 他 親 往 各 堂 施 行 堅 振 聖 事 , 主 持 慈 善 、 教 育 事 業 的 開 幕 、 大 中 學 校 的 各 種 活 動 、 晉 鐸 以 及 修 女 發 願 等 典 禮 。

說 他 功 在 教 會 , 不 僅 指 香 港 教 會 ; 他 也 曾 為 整 個 中 國 教 會 、 為 亞 洲 教 會 , 貢 獻 他 的 智 慧 。

丙 、 功 在 社 會 。 在 未 晉 升 主 教 前 , 不 僅 指 香 港 教 會 ; 他 即 負 責 香 港 天 主 教 的 福 利 機 構 。 香 港 福 利 事 業 , 蓬 蓬 勃 勃 , 國 際 聞 名 。 港 九 兩 處 的 「明 愛 中 心」 是 他 的 傑 作 。

三、立言。甲 、 注 重 文 字 傳 教 。 很 多 人 知 道 徐 主 教 英 文 造 詣 甚 高 , 卻 很 少 人 知 道 他 的 中 文 根 底 也 極 深 。 他 對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和 公 教 報 , 曾 不 惜 以 高 薪 物 色 編 譯 人 才 。 他 要 求 極 嚴 。 對 於 印 刷 的 水 準 , 也 很 重 視 。 他 對 於 印 刷 方 面 知 識 的 豐 富 , 可 當 專 家 之 稱 而 無 愧 。 今 年 舊 曆 新 年 , 他 來 臺 作 短 期 度 假 , 仍 抽 暇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彌 撒 經 文 付 印 事 , 親 自 奔 走 接 洽 。

乙 、 培 植 修 士 深 造 。 他 資 送 香 港 教 區 的 修 士 , 加 入 設 於 臺 北 的 聖 多 瑪 斯 神 哲 學 院 , 在 輔 仁 大 學 哲 學 系 攻 讀 , 以 取 得 學 位 。 對 此 , 他 非 常 重 視 。 三 年 前 , 他 來 臺 時 , 我 設 宴 為 他 洗 塵 , 他 要 我 邀 約 神 哲 學 院 院 長 和 他 的 修 士 參 加 。 最 近 兩 年 , 他 不 願 修 士 在 席 上 多 受 拘 束 , 改 為 親 往 慰 問 , 給 多 鼓 勵 。

丙 、 關 心 禮 儀 修 訂 。 中 國 主 教 團 禮 儀 委 員 會 , 常 有 譯 文 或 新 訂 禮 規 送 呈 各 主 教 團 審 閱 , 他 都 認 真 閱 讀 ; 或 交 香 港 教 區 禮 儀 委 員 會 研 議 , 或 親 自 向 中 國 主 教 團 提 供 意 見 。 有 人 ── 包 括 我 在 內 ── 總 以 為 他 半 途 出 家 , 比 不 上 我 們 這 些 科 班 出 身 的 ; 可 是 , 經 過 幾 年 的 觀 察 , 至 少 我 不 能 不 修 正 我 錯 誤 的 判 斷 。 原 來 他 對 教 會 禮 儀 的 細 節 , 毫 不 含 糊 , 而 在 文 字 方 面 的 推 敲 , 更 多 獨 到 之 處 。

結語
徐 主 教 從 慕 道 至 今 僅 廿 九 年 , 領 洗 至 今 僅 廿 四 年 , 晉 司 鐸 僅 十 四 年 , 晉 主 教 僅 六 年 ,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尚 不 足 四 年 , 而 成 就 如 此 , 不 能 不 稱 為 奇 跡 。
1973 年 6 月 22

 

徐主教做得對
瑪利諾工業中學中一
賀大鈞

七 十 一 人 上 書 英 倫 請 求 赦 免 蔡 國 昌 死 刑 , 徐 主 教 也 以 私 人 名 義 簽 了 名 。 我 覺 得 這 件 事 , 以 我 個 人 觀 點 來 看 他 是 做 得 對 的 。 有 些 人 認 為 徐 主 教 向 反 罪 惡 運 動 潑 冷 水 , 可 是 為 什 麼 政 府 以 往 赦 免 三 十 個 死 囚 , 大 家 都 不 出 面 干 涉 呢 ? 為 什 麼 偏 要 攻 擊 徐 主 教 呢 ? 況 且 判 了 犯 人 死 罪 , 如 果 事 後 才 發 現 判 斷 欠 公 道 那 時 你 用 什 麼 方 法 來 補 救 呢 ? 從 這 點 看 , 便 知 徐 主 教 的 出 發 點 是 很 好 很 對 的 。

人 們 常 常 以 為 , 判 一 個 人 死 刑 , 便 可 以 減 少 罪 惡 的 發 生 。 我 認 為 這 也 很 難 說 , 因 為 發 生 罪 惡 的 因 素 很 多 , 這 是 不 能 否 認 的 。 況 且 天 主 極 為 仁 慈 , 主 教 以 天 主 的 心 為 心 , 在 公 道 的 立 場 上 簽 一 個 名 , 希 望 給 他 一 個 自 新 的 機 會 , 這 有 什 麼 不 對 呢 ?
1973 年 6 月 29

 

認識基督
徐誠斌主教遺訓

一 天 , 徐 主 教 給 青 年 們 說 : 「我 們 要 跟 隨 基 督 , 首 先 要 認 識 基 督 , 要 不 斷 到 福 音 中 去 與 基 督 會 晤 , 要 聽 祂 給 我 們 講 的 話 , 要 看 祂 做 什 麼 事 , 還 要 跟 著 祂 走 。」

這 是 金 玉 良 訓 , 我 們 好 兒 童 也 應 當 實 行 徐 主 教 的 寶 貴 遺 訓 。
1973 年 6 月 29

 

實踐教理
──徐誠斌主教遺訓

一 日 , 徐 主 教 向 一 群 青 年 說 : 「青 年 必 須 成 為 成 熟 的 天 主 教 徒 。 每 個 青 年 若 是 成 熟 的 天 主 教 徒 , 他 一 定 會 是 一 個 好 青 年 、 要 做 成 熟 的 天 主 教 徒 , 則 必 須 通 達 教 理 , 勇 敢 實 踐 教 理 。」

如 果 我 們 要 做 好 兒 童 , 也 要 喜 歡 學 習 教 理 , 並 且 實 踐 教 理 。 這 樣 , 將 來 才 會 做 成 通 達 教 理 , 勇 敢 實 踐 教 理 的 好 青 年 。
1973 年 7 月 6

 

聖化家庭增喜樂
──徐誠斌主教遺訓

徐 主 教 生 前 極 愛 青 年 和 兒 童 , 因 此 也 很 喜 歡 向 青 年 和 兒 童 說 話 。 一 天 他 訓 勉 青 年 們 說 : 「你 們 滿 懷 熱 忱 , 喜 歡 服 務 , 希 望 你 們 貢 獻 自 己 的 時 間 與 精 力 , 在 家 裡 多 出 些 力 , 來 聖 化 家 庭 生 活 , 以 增 進 家 庭 的 喜 樂 。」

小 朋 友 ! 你 會 實 踐 徐 主 教 的 遺 訓 ; 在 家 裡 多 做 些 小 工 作 為 增 進 家 庭 的 喜 樂 嗎 ?
1973 年 7 月 13



替天行道
徐誠斌主教遺訓

徐 主 教 說 : 耶 穌 一 生 , 承 行 聖 父 的 意 旨 , 毫 無 保 留 , 毫 無 條 件 的 聽 命 至 死 , 甚 至 流 盡 祂 最 後 的 一 滴 聖 血 。 我 們 每 個 天 主 的 子 民 , 也 要 效 法 耶 穌 犧 牲 自 己 , 替 天 行 道 , 服 務 人 群 。 小 朋 友 , 你 會 實 行 徐 主 教 的 遺 訓 : 替 天 行 道 , 為 人 服 務 嗎 ?
1973 年 7 月 27

 

讀者心聲

蓋棺定論話徐故主教

主 編 神 父 :

光 陰 一 若 風 馳 電 掣 般 消 逝 , 回 想 徐 故 主 教 榮 歸 主 的 懷 抱 , 安 享 永 福 , 轉 瞬 又 是 月 圓 兩 度 了 , 當 他 肉 體 剛 離 人 世 的 時 候 , 社 會 人 士 對 他 生 前 的 功 德 多 加 讚 賞 , 只 有 一 些 以 文 人 自 居 者 , 卻 特 向 這 位 公 爾 忘 私 , 專 心 矢 志 為 人 類 造 福 的 ── 徐 故 主 教 實 行 鞭 屍 , 有 如 潑 婦 罵 街 , 誠 屬 無 聊 可 恥 的 。

徐 故 主 教 畢 生 所 作 所 為 , 無 論 對 人 對 事 , 社 會 人 士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實 不 須 我 們 爭 辯 , 這 輩 無 恥 之 徒 或 許 因 嫉 妒 與 仇 視 的 驅 使 及 為 了 某 種 名 利 , 以 致 不 擇 手 段 , 歪 曲 事 實 , 向 這 位 明 哲 的 徐 故 主 教 謾 罵 和 詆 毀 , 日 前 已 有 幾 位 耶 穌 基 督 勇 士 , 為 了 正 義 , 曾 先 後 向 這 班 鼠 輩 嚴 正 地 筆 伐 了 , 茲 不 卻 多 贅 , 現 僅 就 徐 故 主 教 畢 生 的 工 作 和 抱 負 , 按 筆 者 根 據 事 實 的 探 討 與 客 觀 所 得 資 料 , 作 一 蓋 棺 定 論 。

一 、 學 問 與 人 格 的 修 養 ── 徐 故 主 教 在 這 方 面 可 說 已 有 相 當 造 詣 , 他 在 上 海 聖 約 翰 大 學 卒 業 後 , 繼 到 英 國 牛 津 大 學 攻 讀 文 學 , 學 成 後 曾 回 國 服 務 , 因 他 有 高 尚 的 人 格 , 對 人 類 又 充 滿 超 性 的 愛 。 在 他 底 生 命 中 , 更 蘊 藏 著 絢 爛 的 光 輝 和 無 窮 的 盼 望 與 抱 負 , 所 以 聖 召 便 降 臨 他 的 心 中 , 他 毅 然 決 定 地 不 辭 勞 苦 , 直 奔 羅 馬 , 棄 俗 修 道 , 終 不 負 上 主 的 期 望 , 於 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十 四 日 晉 陞 鐸 品 , 復 於 一 九 六 九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奉 委 香 港 主 教 , 由 晉 鐸 品 至 晉 陞 主 教 只 相 距 十 載 , 陞 遷 之 速 , 實 為 聖 教 會 有 史 以 來 所 僅 見 , 若 非 博 學 多 才 , 熱 心 於 社 會 公 益 及 有 超 人 毅 力 的 話 , 萬 難 有 此 卓 越 成 就 。

二 、 主 教 任 內 的 工 作 ── 徐 誠 斌 主 教 誠 然 是 香 港 教 區 的 明 哲 首 牧 , 也 是 本 港 廿 五 萬 天 主 教 徒 的 明 燈 , 他 出 任 香 港 主 教 雖 僅 四 年 , 但 短 短 數 年 中 , 卻 不 遺 餘 力 地 發 展 本 港 社 會 福 利 , 興 建 學 校 , 訓 勉 教 友 熱 心 傳 揚 聖 教 , 勉 勵 神 父 與 教 友 打 成 一 片 , 他 去 世 前 , 還 在 擘 劃 擴 建 明 愛 醫 院 大 計 (該 院 落 成 後 , 可 收 容 殘 廢 兒 童 六 百 名) , 努 力 推 行 「合 一 運 動」 , 從 他 的 工 作 中 , 又 可 窺 見 隱 藏 在 他 心 底 裡 那 熾 烈 的 愛 , 更 普 施 寰 宇 ; 如 接 二 連 三 地 大 力 推 動 全 港 教 友 踴 躍 捐 輸 , 救 助 菲 律 賓 、 東 巴 、 越 南 及 本 港 去 年 「六 一 八」 災 民 等 , 在 他 逝 世 的 月 內 , 護 理 他 的 醫 生 曾 對 其 健 康 提 出 警 告 , 勸 他 立 刻 進 醫 院 休 養 , 接 受 治 療 , 可 是 , 他 卻 置 諸 泰 然 , 一 仍 舊 貫 的 繼 續 工 作 , 他 還 為 文 憑 教 師 爭 取 加 薪 挺 身 出 任 調 停 人 , 又 為 了 人 道 , 不 惜 任 勞 任 怨 聯 同 七 十 多 位 大 律 師 簽 名 , 請 求 英 女 皇 赦 免 死 囚 蔡 國 昌 死 刑 , 這 兩 宗 轟 動 闔 港 的 社 會 新 聞 , 終 如 徐 主 教 所 願 而 告 一 段 落 , 最 後 , 在 他 僅 餘 一 息 生 氣 的 剎 那 , 尚 念 念 不 忘 殘 廢 兒 童 的 福 利 , 他 這 種 忘 卻 小 我 , 力 求 完 成 大 我 的 精 神 , 多 麼 感 人 肺 腑 !

綜 觀 以 上 事 實 , 徐 故 主 教 在 世 時 , 完 全 奉 行 了 天 主 聖 言 : 「人 子 降 世 乃 役 於 人 , 而 非 以 役 人」 , 他 亦 步 亦 趨 緊 隨 耶 穌 基 督 , 以 大 無 畏 的 精 神 , 為 人 類 的 幸 福 而 肩 負 了 十 字 架 的 重 擔 。 因 此 , 我 們 可 以 斷 言 , 徐 故 主 教 的 肉 身 雖 死 , 但 他 那 充 滿 愛 和 仁 慈 的 音 容 卻 常 活 現 在 我 們 底 腦 海 中 , 他 那 光 茫 萬 丈 , 捨 己 為 人 的 偉 大 精 神 , 更 永 遠 地 留 存 在 我 們 心 之 深 處 。

          順 祝

主 佑

                                                                                                                                                            教 友 哲 遜 上
                                                                                                                                                            七 月 廿 四 日

1973 年 8 月 10

 

讀者心聲

建議編印「徐故主教紀念特輯」

公 教 報 編 輯 神 父 大 鑒 :

本 教 區 已 故 主 教 徐 誠 斌 , 生 前 為 教 會 、 為 社 會 建 立 殊 功 , 令 人 景 仰 ! 故 本 港 政 要 、 外 教 領 袖 、 以 及 工 商 、 文 教 各 界 人 士 , 對 徐 主 教 不 幸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逝 世 同 表 哀 悼 ! 各 報 章 雜 誌 均 以 重 要 篇 幅 報 導 徐 主 教 生 前 事 蹟 , 公 諸 社 會 。 竊 以 為 如 能 將 有 關 圖 文 搜 集 歸 納 , 編 印 「徐 故 主 教 紀 念 特 刊」 , 對 於 各 位 信 友 及 研 究 公 教 史 籍 者 必 有 裨 益 , 是 項 工 作 , 擬 請 公 教 報 、 真 理 學 會 、 教 友 傳 教 總 會 聯 合 發 起 召 開 籌 備 會 議 , 商 討 一 切 進 行 事 宜 。 區 區 愚 見 , 敬 請 主 內 先 進 指 教 ! 專 此 敬 頌

          編 安 !

教 末 盧 幹 之 敬 上
八 月 十 九 日

1973 年 8 月 31

 

周年祭──值得懷念的徐主教
劉健

五 月 廿 三 日 , 在 去 年 是 一 個 使 人 震 驚 的 日 子 , 因 為 徐 誠 斌 主 教 , 由 於 心 臟 病 突 發 , 而 與 世 長 辭 了 。

今 年 的 五 月 廿 三 日 , 正 好 是 徐 主 教 逝 世 的 一 週 年 。 由 於 一 年 來 , 很 多 次 與 宗 教 人 士 、 社 會 人 士 們 的 交 談 中 , 總 是 提 到 徐 主 教 , 而 在 我 的 心 中 , 也 時 時 地 懷 念 著 徐 主 教 , 因 此 , 在 他 的 逝 世 周 年 忌 日 , 很 自 然 地 我 就 寫 了 這 篇 東 西 , 以 表 示 我 對 徐 主 教 的 懷 念 。

任 何 一 位 歷 史 人 物 , 都 會 具 有 很 多 方 面 的 特 點 的 。 這 些 特 點 , 構 成 了 他 是 一 位 歷 史 人 物 的 具 體 事 實 。 姑 無 論 這 些 特 點 是 否 會 得 到 人 們 的 了 解 與 擁 戴 。

首 先 , 使 我 懷 念 的 是 徐 主 教 擁 有 智 慧 的 沉 默 。 在 許 多 方 面 , 他 卻 有 很 大 的 智 慧 , 但 是 , 他 的 智 慧 是 在 沉 默 中 隱 藏 著 。 如 此 , 他 就 能 夠 以 開 放 的 胸 懷 , 來 聽 取 各 方 面 不 同 的 意 見 。 任 何 的 一 種 意 見 , 甚 至 很 相 反 他 的 意 見 , 他 都 能 夠 聆 聽 , 而 並 不 覺 得 這 些 意 見 的 發 言 者 , 就 是 該 輕 視 的 。 雖 然 , 有 些 意 見 , 只 是 意 見 而 已 , 並 沒 有 掌 握 到 什 麼 智 慧 , 然 而 , 他 都 能 從 頭 到 尾 聽 不 同 意 見 的 申 述 。

其 次 , 使 我 懷 念 徐 主 教 的 是 他 敢 做 敢 為 的 負 責 精 神 。 在 這 裡 , 我 可 以 分 兩 方 面 來 說 : 一 是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的 任 何 信 件 , 如 果 是 牽 涉 到 違 反 社 會 正 義 的 事 , 他 總 是 不 怕 辛 苦 , 不 避 嫌 疑 地 , 主 動 地 來 把 這 一 不 正 義 的 事 件 辦 理 好 。 這 幾 乎 是 他 做 大 小 諸 事 的 一 個 基 本 原 則 。 這 方 面 的 事 例 , 我 都 是 從 當 事 者 的 提 供 中 得 知 的 。 只 要 是 見 諸 文 字 的 投 訴 、 告 發 或 對 教 區 事 務 的 意 見 , 他 都 親 自 或 親 筆 給 予 處 理 和 答 覆 。 這 點 確 是 難 能 可 貴 的 。 一 是 在 公 眾 事 務 上 , 如 果 他 覺 得 是 應 該 做 的 , 或 是 違 反 正 義 的 , 他 也 就 挺 身 而 出 , 努 力 為 之 盤 桓 。 固 然 , 舉 凡 處 理 公 務 , 總 會 牽 連 到 某 些 方 面 的 , 因 此 , 反 應 一 定 會 不 盡 相 同 , 然 而 , 如 果 能 發 現 徐 主 教 處 事 時 的 內 心 精 神 的 話 , 他 的 敢 做 敢 為 的 負 責 精 神 才 能 充 分 被 了 解 、 被 尊 敬 。

由 於 這 兩 點 , 使 我 更 了 解 到 在 徐 主 教 逝 世 後 的 一 段 時 間 內 , 很 多 他 的 知 己 與 好 友 道 出 了 他 生 平 許 多 精 警 的 感 受 和 思 想 。 這 些 的 感 受 和 思 想 , 反 而 更 成 了 我 懷 念 徐 主 教 的 泉 源 與 寶 藏 。 例 如 : 「救 一 個 人 的 靈 魂 , 遠 勝 過 在 大 學 講 壇 上 教 授 莎 士 比 亞」 、 「我 是 孤 獨 的 , 相 信 世 界 上 最 孤 獨 的 人 是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等 等 。

這 些 名 言 與 名 句 , 都 已 經 做 成 了 我 懷 念 徐 主 教 的 好 資 料 和 好 體 材 。 徐 主 教 的 宗 教 精 神 , 可 用 第 一 句 話 來 深 思 , 而 他 宗 教 精 神 的 具 體 表 現 , 卻 必 然 是 在 他 具 體 的 天 賦 秉 性 中 。 後 一 句 正 是 表 達 出 他 在 世 上 的 十 字 架 的 沉 重 , 但 是 , 他 卻 亦 步 亦 趨 地 跟 著 聖 伯 多 祿 的 繼 位 者 , 勇 往 直 前 !

願 徐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 接 納 我 這 一 篇 的 懷 念 !
1974 年 5 月 24

 

 

寧波同鄉紀念徐主教特刊
一九七四年五月 (第十一期)


悼徐誠斌主教

王統元

徐 誠 斌 鄉 長 , 原 籍 鄞 縣 鄞 江 橋 人 , 於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廿 四 日 在 上 海 出 生 , 天 資 聰 穎 , 六 歲 入 學 讀 書 , 由 小 學 、 中 學 、 而 大 學 , 力 學 不 輟 , 一 九 四 年 畢 業 於 聖 約 翰 大 學 , 學 行 俱 佳 , 嶄 然 露 頭 角 。 旋 放 洋 深 造 , 入 英 國 牛 津 大 學 研 究 文 學 。 回 國 後 , 歷 任 各 大 學 教 職 , 並 篤 信 天 主 , 至 為 虔 誠 。

一 九 五 五 年 赴 羅 馬 , 入 伯 達 學 院 研 習 神 學 , 學 成 返 港 , 任 香 港 公 教 報 主 筆 ,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年 五 月 升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之 所 以 有 此 任 命 , 以 其 功 績 顯 著 , 逈 非 尋 常 , 遂 任 命 他 為 中 國 人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第 一 人 , 亦 為 寧 波 人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第 一 人 , 可 謂 空 前 創 舉 , 徐 鄉 長 深 邃 教 理 , 並 善 經 濟 , 大 公 無 私 , 鞠 躬 盡 瘁 , 故 發 展 驚 人 , 計 香 港 教 區 有 教 友 二 十 餘 萬 人 , 中 小 學 近 三 百 校 , 學 生 二 十 餘 萬 人 , 醫 院 六 處 , 其 對 香 港 之 貢 獻 , 彰 彰 在 人 耳 目 。

近 年 復 任 香 港 教 育 委 員 會 委 員 、 香 港 大 學 校 董 、 中 文 大 學 校 董 、 香 港 大 學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亞 洲 區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委 兼 秘 書 長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一 九 七 三 年 春 , 香 港 文 憑 教 師 要 求 加 薪 , 鄉 長 奔 走 接 洽 , 使 文 憑 教 師 與 政 府 間 對 薪 給 糾 紛 之 爭 議 , 獲 得 合 理 解 決 , 社 會 輿 論 , 備 受 推 崇 。

吾 同 鄉 會 於 創 立 之 初 , 自 置 港 區 會 所 , 同 人 以 徐 鄉 長 枌 榆 碩 望 , 熱 心 贊 助 , 恭 請 揭 幕 , 儀 式 隆 重 。 自 後 會 務 進 展 , 蒸 蒸 日 上 。 一 九 六 九 年 籌 辦 寧 波 公 學 , 徐 鄉 長 尢 為 熱 心 , 贊 襄 不 遺 餘 力 , 如 在 校 舍 未 建 築 完 成 以 前 , 借 用 天 主 教 小 學 及 聖 安 當 女 子 中 學 校 舍 上 課 , 均 蒙 大 力 支 持 , 使 辦 學 工 作 , 得 以 順 利 推 進 !

徐 鄉 長 弘 宣 聖 教 , 戮 力 不 休 , 事 無 大 小 , 靡 不 躬 親 , 以 致 影 響 健 康 !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以 心 臟 病 突 發 , 於 車 送 醫 院 途 中 息 勞 歸 主 , 年 僅 五 十 有 三 。

徐 鄉 長 逝 世 , 為 香 港 社 會 及 天 主 教 一 大 損 失 , 尢 以 吾 寧 波 同 鄉 失 去 賢 良 導 師 , 吾 人 於 沉 痛 悼 念 之 餘 , 除 理 事 會 集 會 時 全 體 起 立 默 念 誌 哀 外 , 並 在 寧 波 公 學 設 立 「徐 主 教 紀 念 體 育 館」 以 誌 不 忘 , 藉 資 景 仰 云 爾 !

 

憶徐誠斌主教
馬蒙

道 邊 的 木 棉 已 經 開 始 吐 絮 , 山 頭 上 正 紅 遍 了 杜 鵑 花 , 不 覺 又 是 暮 春 的 時 節 了 。 偶 然 碰 到 幾 位 老 朋 友 , 提 到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快 要 一 週 年 了 。 大 家 都 說 應 該 有 一 些 文 字 來 紀 念 他 。 我 聽 了 不 禁 黯 然 , 真 的 就 快 一 年 了 嗎 ? 記 得 去 年 這 個 時 侯 , 他 不 是 和 我 們 一 起 籌 劃 寧 波 公 學 校 落 成 典 禮 的 事 嗎 ? 往 事 依 稀 , 時 光 實 在 過 得 太 快 了 。 古 人 說 : 「朋 友 之 墓 有 宿 草 而 不 哭 焉 。」 因 為 隨 著 時 光 的 消 逝 , 那 傷 逝 的 心 情 就 會 漸 漸 地 平 靜 下 去 。 唯 其 如 此 , 雖 然 記 憶 中 的 音 容 謦 欬 和 四 周 的 輪 廓 慢 慢 地 模 糊 起 來 , 但 是 它 的 中 心 形 象 反 而 更 鮮 明 了 。 正 是 因 為 它 歷 久 而 動 人 思 念 , 所 以 才 更 值 得 追 懷 。

我 最 初 認 識 徐 誠 斌 主 教 是 在 來 到 香 港 以 後 。 大 約 是 一 九 五 二 年 吧 , 我 到 老 同 學 宋 淇 先 生 家 裡 去 拜 年 , 他 也 在 座 。 雖 然 慕 名 已 久 , 並 且 也 拜 讀 過 他 在 天 下 月 刊 上 發 表 的 文 章 , 但 是 這 還 是 第 一 次 和 他 見 面 。 那 時 侯 , 他 已 經 在 英 國 東 南 亞 專 員 公 署 工 作 了 。 春 節 時 間 好 像 還 要 辦 公 , 所 以 沒 有 說 幾 句 話 , 就 匆 匆 地 走 了 。 瘦 小 的 個 子 , 溫 雅 的 風 度 , 朗 的 談 吐 , 就 是 他 留 給 我 的 第 一 個 印 象 。 此 後 的 兩 三 年 間 , 又 曾 見 過 他 幾 次 , 但 是 始 終 沒 有 機 會 和 他 深 談 。 不 久 我 聽 說 他 去 了 羅 馬 , 據 說 是 去 研 究 哲 學 和 神 學 , 準 備 獻 身 宗 教 工 作 。 他 是 一 個 虔 誠 的 天 主 教 徒 , 我 原 是 知 道 的 , 但 是 這 一 個 消 息 , 驟 然 聽 來 , 依 然 使 我 覺 得 有 點 意 外 。

他 從 羅 馬 回 來 後 , 有 很 長 的 一 段 時 間 , 我 沒 有 和 他 見 面 , 雖 然 我 知 道 , 他 不 但 已 經 當 了 公 教 報 的 主 編 , 而 且 是 公 教 進 行 社 的 實 際 負 責 人 。 一 身 兼 任 兩 種 性 質 如 此 不 同 的 職 務 , 工 作 的 繁 重 是 可 想 而 知 的 , 因 此 我 一 直 沒 有 去 看 他 , 為 的 是 不 想 無 謂 地 浪 費 他 的 時 間 。 朋 友 當 中 , 有 幾 位 是 經 常 和 他 見 面 的 , 談 起 他 來 , 都 說 他 幹 得 很 起 勁 , 不 但 成 績 斐 然 , 而 且 健 康 也 大 有 進 步 , 大 家 都 覺 得 非 常 欣 慰 。 偶 而 我 也 在 公 教 報 上 看 到 他 的 文 章 , 流 暢 的 文 筆 , 精 闢 的 見 解 , 固 然 令 我 心 折 , 更 使 我 欽 佩 的 是 他 的 針 對 香 港 現 實 問 題 所 提 出 的 公 允 議 論 。 在 處 理 公 教 進 行 社 的 煩 瑣 事 務 之 餘 , 還 能 把 一 份 宗 教 性 的 報 紙 辦 得 有 聲 有 色 , 受 到 各 方 面 的 重 視 , 這 一 成 就 決 非 只 憑 僥 倖 所 能 獲 致 的 。

我 和 他 開 始 有 比 較 密 切 的 往 還 , 還 是 一 九 六 八 年 以 後 的 事 , 那 時 他 已 經 是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的 主 教 了 。 在 這 幾 年 中 , 因 為 工 作 上 的 需 要 , 我 曾 到 主 教 府 去 請 教 過 他 幾 次 , 但 是 寧 波 公 學 建 校 委 員 會 開 會 的 時 候 , 我 們 是 經 常 見 面 的 ; 同 鄉 前 輩 李 孤 帆 先 生 家 裡 , 也 是 我 們 時 常 碰 頭 的 地 方 。 雖 然 我 和 他 單 獨 談 話 的 次 數 並 不 多 , 但 是 他 淵 博 的 知 識 , 周 密 而 敏 捷 的 頭 腦 和 處 處 為 人 著 想 的 熱 誠 , 我 是 深 深 體 會 到 的 。 我 們 在 一 起 開 會 的 時 候 , 我 發 現 他 從 不 輕 易 發 言 , 然 而 言 則 必 定 中 肯 ; 有 時 一 個 困 擾 而 不 易 解 決 的 問 題 , 經 他 分 析 論 斷 , 很 容 易 地 就 有 圓 滿 的 解 決 。 和 老 朋 友 們 在 一 起 , 他 是 一 個 非 常 風 趣 的 人 ; 他 可 以 跑 到 朋 友 家 中 坐 下 來 閒 話 家 常 , 談 笑 風 生 , 使 人 完 全 不 覺 得 他 就 是 主 教 。

去 年 二 三 月 間 的 某 一 個 星 期 , 在 幾 個 不 同 的 場 合 中 , 我 曾 經 三 次 見 到 他 , 而 且 每 次 都 匆 匆 地 和 他 談 了 幾 句 話 。 當 時 他 正 忙 於 奔 走 調 停 所 謂 「文 憑 教 師」 和 政 府 之 間 , 為 了 待 遇 問 題 而 引 起 糾 紛 。 從 他 的 語 氣 中 , 我 體 會 到 他 對 於 此 事 雖 然 重 視 , 但 是 認 為 實 在 是 一 件 原 可 避 免 的 事 。 他 很 含 蓄 地 對 我 說 , 已 經 有 幾 個 晚 上 沒 有 好 好 的 睡 眠 了 , 為 了 這 件 事 , 他 似 乎 完 全 忘 記 了 自 己 致 命 的 「心 漏 症」 。 他 的 剛 正 不 阿 的 立 場 , 勇 於 負 責 的 精 神 , 不 但 贏 得 了 教 師 們 的 信 任 , 而 且 直 接 地 促 成 了 這 一 事 件 的 順 利 解 決 。 五 月 初 , 我 又 曾 見 到 他 一 次 , 片 刻 的 談 話 裡 , 他 還 是 念 念 不 忘 地 談 到 香 港 的 教 育 問 題 , 語 重 心 長 , 是 我 至 今 難 忘 懷 的 。 我 當 時 覺 得 , 朋 友 相 逢 , 亦 平 常 事 耳 。 又 誰 知 就 在 這 個 五 月 的 下 旬 , 我 們 就 永 遠 失 去 了 他 。

清 明 又 匆 匆 的 過 去 了 。 這 一 年 香 港 的 變 化 似 乎 很 大 , 但 是 和 從 前 的 一 些 老 朋 友 還 是 有 聚 會 , 談 話 間 總 難 免 想 起 徐 誠 斌 主 教 來 。 這 種 傷 逝 的 悲 哀 , 對 於 像 我 這 樣 年 齡 的 人 來 說 , 不 必 一 定 強 烈 , 更 何 況 又 隔 了 一 年 ; 你 雖 然 可 以 坦 然 處 之 , 但 它 有 時 卻 會 驀 然 使 你 「若 有 所 失」 。 這 是 一 種 難 以 形 容 的 心 情 , 於 是 想 起 了 前 人 的 詩 句 , 所 謂 「久 客 登 臨 日 中 年 懷 舊 心 。」 我 雖 然 已 經 不 能 算 是 中 年 , 但 是 借 來 抒 寫 這 平 靜 而 悲 哀 的 感 觸 , 似 乎 還 是 適 當 的 。

一九七四年五月二日

 

追思徐誠斌主教
李孤帆

我 認 識 徐 誠 斌 主 教 先 德 可 陞 先 生 , 在 大 家 都 是 青 少 年 時 代 , 我 那 時 在 浦 東 中 學 讀 書 , 對 基 督 教 青 年 會 一 派 很 嚮 往 , 記 得 宋 漢 章 先 生 每 次 在 徵 求 大 會 時 , 都 出 席 用 英 語 演 說 , 我 們 都 在 那 時 認 識 宋 先 生 的 。 可 陞 先 生 是 基 督 教 世 家 , 他 的 母 親 已 是 基 督 徒 , 他 的 夫 人 駱 女 士 也 出 生 於 基 督 教 女 學 校 , 他 當 時 已 是 基 督 教 大 學 的 畢 業 生 , 因 為 青 年 會 幹 事 , 那 時 都 有 派 赴 美 國 留 學 的 機 會 , 所 以 他 就 決 心 在 上 海 青 年 會 中 當 了 幹 事 。 他 後 來 就 赴 美 受 青 年 會 的 訓 練 , 並 在 美 國 大 學 中 選 修 保 險 學 。 回 國 後 適 宋 漢 章 先 生 當 了 上 海 總 商 會 會 長 , 就 派 他 當 總 商 會 的 總 務 處 長 , 所 以 他 對 上 海 工 商 界 頗 有 交 往 , 故 以 後 對 他 經 營 的 保 險 業 大 有 幫 助 。

我 認 識 徐 主 教 在 太 平 洋 事 變 之 後 , 他 與 港 大 同 學 離 開 香 港 陷 區 前 赴 重 慶 戰 都 的 時 候 , 因 他 在 抗 戰 時 仍 留 滬 , 已 修 畢 聖 約 翰 大 學 的 學 業 , 那 時 已 因 翻 譯 吳 經 熊 先 生 在 「天 下」 英 文 雜 誌 上 的 「唐 詩 的 四 季」 成 為 中 文 , 因 與 吳 先 生 在 港 晤 談 , 因 識 其 公 子 祖 霖 世 兄 , 那 時 吳 先 生 全 家 也 在 香 港 陷 敵 , 所 以 就 與 吳 祖 霖 等 香 港 大 學 同 學 多 人 , 一 起 由 港 經 粵 、 桂 、 筑 , 各 地 赴 渝 。 我 在 太 平 洋 事 變 前 已 遷 重 慶 , 所 以 由 我 招 待 一 班 港 大 學 生 在 重 慶 的 百 齡 餐 廳 餐 表 示 歡 迎 , 那 時 開 始 相 見 , 知 為 故 人 之 子 , 所 以 特 別 加 以 器 重 。 他 那 時 在 重 慶 英 國 新 聞 處 做 事 , 後 來 調 赴 成 都 , 比 較 晤 叙 機 會 減 少 了 。 在 抗 戰 勝 利 以 後 , 又 在 上 海 時 有 過 從 , 解 放 前 後 我 在 商 務 印 書 館 任 協 理 兼 編 輯 委 員 , 以 張 菊 生 先 生 囑 譯 陸 徵 祥 先 生 自 傳 , 我 就 想 到 找 他 來 替 陸 傳 翻 譯 , 尚 未 著 手 , 上 海 就 解 放 了 , 我 也 調 到 香 港 任 新 加 坡 商 務 分 館 監 理 , 並 兼 香 港 分 廠 廠 長 , 此 事 就 作 罷 了 。

解 放 後 他 仍 任 中 央 大 學 教 授 , 旋 以 往 香 港 探 親 脫 離 大 陸 , 在 一 九 五 0 年 至 五 五 年 任 職 英 國 東 南 亞 專 員 公 署 , 那 時 已 決 心 改 信 天 主 教 , 並 赴 羅 馬 修 道 , 先 在 港 大 學 習 拉 丁 文 , 那 時 在 我 香 港 家 中 , 往 來 較 密 , 因 我 夫 婦 受 吳 經 熊 先 生 的 影 響 , 已 信 奉 天 主 教 , 故 他 對 我 夫 婦 確 實 親 如 子 弟 , 他 一 九 五 五 年 夏 赴 羅 馬 , 與 一 九 五 九 年 返 港 , 二 次 迎 送 均 由 我 夫 婦 親 往 。 在 羅 馬 已 晉 鐸 , 返 港 後 第 一 次 在 北 角 聖 猶 達 堂 獻 祭 。 一 九 六 七 年 升 任 輔 理 主 教 , 六 九 年 受 任 香 港 區 主 教 , 一 切 典 禮 , 均 邀 我 夫 婦 參 加 。 其 幼 妹 誠 裕 改 奉 天 主 教 後 , 抵 港 參 加 第 一 次 聖 誕 祝 典 時 , 特 假 我 家 為 住 所 , 以 後 其 令 尊 來 函 道 謝 , 其 妹 誠 裕 每 次 來 港 , 必 過 我 家 長 敘 。

綜 觀 徐 主 教 之 一 生 , 欲 做 之 事 , 不 達 目 的 不 止 , 如 一 九 四 五 年 得 英 國 獎 學 金 , 至 牛 津 大 學 進 修 英 國 文 學 , 一 九 五 五 年 赴 羅 馬 伯 達 尼 學 院 修 道 , 一 九 五 九 年 加 入 香 港 教 區 , 一 九 五 九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歷 任 主 編 公 教 報 , 主 持 公 教 進 行 社 及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一 九 六 七 年 出 任 輔 理 主 教 , 同 年 任 署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年 即 實 授 香 港 主 教 , 實 際 自 改 信 天 主 教 至 出 任 香 港 區 主 教 僅 歷 二 十 年 之 久 , 故 一 般 老 教 士 均 視 為 半 路 出 家 的 後 生 小 子 , 在 任 主 教 後 , 一 九 六 八 年 為 退 休 之 白 英 奇 主 教 送 別 敘 餐 會 , 即 請 港 督 戴 麟 趾 , 聖 公 會 會 督 白 約 翰 臨 為 佳 賓 , 即 開 始 其 教 會 外 交 之 活 動 , 一 九 七 0 年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訪 港 , 號 召 全 港 宗 教 團 體 港 九 神 職 人 員 , 暨 教 友 集 會 在 香 港 大 球 場 聯 合 獻 祭 , 實 為 徐 主 教 之 全 盛 時 代 。 惜 一 九 七 三 年 為 香 港 文 憑 教 師 加 薪 運 動 , 以 致 罷 教 罷 試 相 繼 要 脅 , 徐 主 教 雖 與 白 約 翰 會 督 及 汪 彼 得 牧 師 調 停 , 但 一 切 談 判 及 文 告 均 為 他 所 擬 具。 同 時 又 以 與 白 約 翰 及 香 港 大 律 師 數 十 人 為 停 止 執 行 死 刑 的 上 書 簽 名 , 受 到 社 會 責 難 , 徐 主 教 本 身 有 先 天 性 心 漏 症 , 又 因 積 勞 , 更 使 心 臟 變 形 , 但 徐 主 教 已 抱 鞠 躬 盡 瘁 , 死 而 後 已 之 心 , 未 能 因 病 節 勞 , 致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與 香 港 醫 務 總 監 蔡 永 業 午 餐 時 心 藏 病 突 發 , 於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不 治 逝 世 ! 計 他 於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廿 四 日 在 上 海 出 生 , 終 年 僅 五 十 三 歲 而 已 ! 其 父 母 早 逝 , 遺 弟 妹 六 人 , 侄 男 女 甥 男 女 若 干 人 , 我 夫 婦 為 其 在 港 最 親 密 之 世 交 , 實 不 勝 其 哀 悼 。

 

香港主教徐公誠斌傳
方豪

徐 公 誠 斌 原 籍 寧 波 , 民 國 九 年 正 月 初 五 日 (合 陽 曆 應 為 二 月 廿 四 日 , 而 非 一 般 文 件 上 所 稱 之 二 月 二 十 日) 出 生 於 上 海 。 祖 母 即 信 奉 基 督 新 教 , 為 美 以 美 會 , 父 可 陞 公 曾 任 上 海 基 督 教 青 年 會 幹 事 , 旋 經 營 保 險 業 , 並 在 上 海 總 商 會 工 作 。

徐 公 二 歲 即 識 字 ; 五 六 歲 已 向 母 親 學 英 語 , 能 以 簡 單 的 詞 句 打 電 話 。 上 海 東 吳 附 中 (初 中) , 聖 約 翰 大 學 附 中 (高 中) 畢 業 。 少 年 時 喜 運 動 , 曾 得 短 跑 獎 牌 , 亦 擅 網 球 、 並 略 習 鋼 琴 。

廿 五 年 )一 九 三 六) 入 聖 約 翰 大 學 , 主 修 新 聞 ; 對 中 英 文 學 , 均 有 極 高 造 詣 , 深 得 教 授 賞 識 。 廿 九 年 畢 業 時 , 僅 二 十 歲 半 。 時 上 海 已 為 日 軍 佔 領 三 年 , 且 已 進 入 租 界 , 乃 輾 轉 經 香 港 , 至 重 慶 , 在 英 國 新 聞 處 工 作 , 並 一 度 派 往 成 都 , 為 中 國 主 任 。

三 年 (一 九 四 四) 任 國 立 復 旦 大 學 外 文 系 講 師 , 時 余 執 教 同 校 史 地 系 , 寓 同 一 宿 舍 ; 學 校 當 局 且 為 余 特 備 一 小 教 堂 , 公 之 寢 室 即 與 小 教 堂 相 對 ; 以 是 晨 夕 相 處 ; 而 每 日 三 餐 又 同 在 外 文 系 主 任 家 中 共 炊 , 乃 得 暢 談 教 理 , 質 疑 問 雖 無 虛 日 ; 凡 基 督 新 教 與 天 主 教 歧 異 處 , 無 不 一 一 提 出 , 余 亦 盡 所 知 以 對 。

卅 四 年 (一 九 四 五)  得 British Council 獎 學 金 , 至 牛 津 修 英 國 文 學 ; 卅 七 年 得 B. Litt 學 位 , 乃 專 為 英 國 人 自 修 者 。 外 國 學 生 皆 讀 D. Phil蓋 在 英 國 人 心 目 中 , 前 者 實 更 高 一 等 。

卅 七 年 (一 九 四 八) 夏 返 國 , 應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聘 , 任 英 文 教 授 。 其 時 余 亦 自 北 平 返 滬 , 重 返 復 旦 大 學 , 並 在 南 京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兼 課 , 每 三 週 必 往 返 京 滬 一 次 , 寓 京 時 , 公 必 設 法 為 余 在 中 大 謀 寄 宿 之 所 , 乃 得 重 溫 舊 夢 , 學 術 宗 教 , 胥 在 討 論 之 列 。

八 年 (一 九 四 九) 二 月 十 四 日 , 余 東 渡 台 灣 , 經 高 雄 至 台 北 , 特 在 國 立 台 灣 大 學 任 教 , 公 候 余 於 車 站 , 並 為 余 探 詢 天 主 堂 地 址 及 彌 撒 時 間 , 代 訂 旅 館 , 時 公 依 然 基 督 新 教 平 信 徒 也 , 而 其 喜 為 人 服 務 之 精 神 , 有 非 吾 教 人 所 能 及 者 。 未 幾 , 公 返 京 , 臨 別 時 , 表 示 決 心 改 信 天 主 教 , 對 天 主 教 教 義 願 作 全 盤 研 究 , 並 託 余 推 介 講 解 教 義 之 神 父 。 南 京 淪 陷 前 不 久 , 公 即 重 受 附 條 件 的 天 主 洗 禮 , 聖 名 方 濟 各 。 陷 後 , 中 大 全 體 教 員 接 受 「學 習」 半 年 , 旋 即 獲 准 至 香 港 探 親 。

自 卅 九 年 至 四 十 四 年 (一 九 五 0 至 一 九 五 五) , 任 英 國 東 南 亞 專 員 公 署 高 級 研 究 員 。 公 決 心 獻 身 於 主 , 乃 時 往 香 港 大 學 旁 聽 拉 丁 文 。 而 公 之 年 齡 已 不 適 宜 進 入 一 般 修 道 院 , 羅 馬 則 設 有 特 備 成 年 人 修 讀 神 哲 學 之 伯 達 學 院 , 惟 往 返 旅 費 及 四 年 生 活 費 均 須 自 備 ; 公 之 出 任 公 職 , 即 在 籌 措 一 切 費 用 。

四 十 四 年 (一 九 五 五) 夏 , 公 乘 義 大 利 輪 西 渡 。 四 十 六 年 (一 九 五 七) 秋 , 與 余 相 遇 於 羅 馬 , 告 余 修 士 晉 升 司 鐸 , 按 教 規 必 須 有 一 隸 屬 之 教 區 , 彼 極 願 加 入 台 北 教 區 , 擔 任 普 通 教 士 工 作 。 又 云 : 「若 加 入 香 港 教 區 , 勢 難 避 免 與 當 地 政 府 接 觸 , 肆 應 俗 務 , 失 吾 修 道 之 本 意 矣 !」 惜 台 北 教 區 猶 豫 不 決 , 而 香 港 主 教 白 英 奇 (Lawrence Bianchi) 則 表 示 極 端 歡 迎 , 於 是 公 遂 為 香 港 教 區 之 修 士 。 四 十 八 年 (一 九 五 九) 三 月 十 四 日 , 在 羅 馬 晉 升 司 鐸 , 旋 即 返 港 服 務 。

自 四 十 八 年 至 五 十 三 年 (一 九 五 九 至 一 九 六 四) 主 編 公 教 報 ; 五 十 年 至 五 十 七 年 (一 九 六 一 至 一 九 六 八) 又 主 持 公 教 進 行 社 及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公 教 報 銷 數 大 增 ; 真 理 學 會 出 版 之 書 籍 , 則 力 求 文 字 優 美 , 翻 譯 正 確 。

五 十 六 年 (一 九 六 七) 公 被 任 命 為 輔 理 主 教 , 先 是 , 公 以 患 有 先 天 性 心 漏 症 , 不 勝 繁 劇 , 辭 不 接 受 , 白 主 教 命 往 美 國 就 醫 ; 醫 以 此 類 病 人 , 通 常 壽 命 為 四 十 歲 , 而 公 既 能 適 應 至 四 十 七 歲 , 不 宜 動 手 術 。 遂 奉 命 接 受 , 以 是 年 十 月 七 日 祝 聖 為 主 教 。 次 年 , 白 主 教 告 老 退 休 , 公 遂 為 署 理 主 教 。

未 幾 , 被 推 為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五 十 八 年 (一 九 六 九) 六 月 二 十 日 , 教 廷 改 委 為 香 港 主 教 , 十 月 廿 六 日 舉 行 就 職 儀 式 。 六 十 年 被 任 為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代 表 ; 六 十 一 年 ,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名 譽 法 學 博 士 學 位 ; 六 十 年 至 六 十 二 年 , 被 推 為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六 十 二 年 , 教 廷 特 任 為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五 十 九 年 (一 九 七 0) 十 二 月 四 日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訪 問 香 港 , 轟 動 一 時 , 公 之 聲 譽 如 日 中 天 。

讀 者 文 摘 五 十 九 年 二 月 號 載 公 短 文 , 題 曰 : 「認 真」 。 曾 云 : 「做 人 要 認 真 , 一 絲 一 毫 馬 虎 不 得 , 做 事 亦 然 。」 可 見 其 人 生 觀 之 一 斑 。

公 去 世 不 久 , 即 六 十 二 年 五 月 四 日 公 教 報 所 載 四 月 十 三 日 徐 主 教 訪 問 記 , 無 異 為 公 對 其 工 作 之 自 述 , 節 錄 如 下 :

他 親 自 參 加 教 區 的 計 劃 。 …… 每 天 十 分 之 八 的 時 間 , 用 於 接 見 各 階 層 人 士 。 …… 晚 間 則 研 究 教 區 工 作 , 或 草 擬 文 件 。 …… 對 於 未 能 接 見 每 一 個 人 , 感 到 慚 愧 。 對 教 區 事 業 的 成 就 , 願 歸 功 於 每 一 事 業 的 負 責 人 , 並 留 待 別 人 來 評 定 。

教 區 亦 為 社 會 謀 福 利 , 照 顧 環 境 惡 劣 的 人 , 使 能 過 一 個 合 乎 人 性 尊 嚴 的 生 活 。

教 區 亦 很 重 視 修 院 , 以 造 就 牧 靈 人 才 。 教 友 對 文 學 或 翻 譯 興 趣 , 教 會 願 盡 力 資 助 , 並 不 限 定 為 教 區 服 務 。

本 國 籍 司 鐸 熟 諳 當 地 語 言 習 俗 , 當 較 外 籍 司 鐸 幹 得 更 為 出 色 。

他 嘆 息 於 教 區 人 才 缺 乏 ; 希 望 大 家 精 誠 團 結 。 並 認 為 香 港 教 區 佔 地 理 優 勢 , 物 資 充 足 , 前 途 充 滿 希 望 。

六 十 二 年 春 , 香 港 「文 憑 教 師」 要 求 加 薪 , 杯 葛 「升 中 試」 , 事 態 頗 為 嚴 重 。 公 與 聖 公 會 會 督 白 約 翰  (John Baker) 。 牧 師 汪 彼 得 , 出 而 調 停 。 五 月 中 旬 , 終 獲 合 理 解 決 , 公 奔 走 之 力 最 大 。

五 十 五 年 十 一 月 以 後 , 香 港 已 停 止 執 行 死 刑 , 死 囚 被 赦 者 三 十 人 。 六 十 二 年 , 蔡 國 昌 案 發 , 政 府 宣 佈 恢 復 執 行 。 若 干 英 國 律 師 發 起 上 書 英 外 相 乞 赦 。 理 由 為 在 政 策 重 大 轉 變 之 前 , 應 先 作 聲 明 。 公 亦 以 私 人 名 義 , 簽 名 其 上 。 社 會 起 而 責 難 , 且 誤 認 此 舉 亦 出 公 發 動 。 公 雖 在 公 教 報 加 以 澄 清 , 未 受 注 意 。

五 月 廿 三 日 , 為 擴 充 教 會 醫 院 事 , 與 香 港 醫 務 總 監 蔡 永 業 在 午 餐 中 商 談 , 不 意 心 臟 病 突 發 , 送 醫 院 急 救 無 效 ,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宣 告 不 治 。 廿 五 日 起 , 瞻 仰 遺 容 者 達 十 萬 人 。 廿 六 日 下 午 出 殯 , 途 為 之 塞 。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香 港 總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Murray Mac Lehose) 稱 為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覺 光 法 師 稱 之 為 「天 主 教 傑 出 的 領 導 者 , 也 是 香 港 社 會 不 可 多 得 的 人 才 。」 報 紙 社 論 稱 之 為 「香 港 的 完 人」 、 「社 會 英 明 的 忠 僕」 。 不 可 悉 記 。 基 督 教 週 報 說 :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的 逝 世 , 博 得 全 港 上 下 , 政 府 與 民 間 , 一 致 哀 悼 和 讚 揚 的 , 並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 也 是 罕 見 的 事 。」 于 野 聲 樞 機 親 函 余 曰 : 「斯 人 之 生 也 , 如 流 星 , 如 閃 電 , 污 濁 似 不 值 一 顧 。 早 登 天 國 , 要 享 極 樂 , 得 其 所 哉 ! 後 死 者 補 贖 未 完 , 只 有 仰 天 長 嘆 , 多 所 拜 托 矣 !」

(本傳一部分資料為徐主教胞弟徐中約教授所提供)
『轉載香港公教報「中國天主教史人物傳」』

 

徐誠斌主教二三事
馬積祚

徐 主 教 誠 斌 之 令 尊 可 陞 先 生 , 世 居 鄞 縣 鄞 江 橋 , 鄞 縣 鄞 江 橋 人 , 多 數 從 事 鐘 錶 眼 鏡 業 , 於 上 海 尤 盛 , 獨 可 陞 先 生 為 上 海 保 險 業 巨 子 , 及 曾 服 務 上 海 市 總 商 會 為 高 級 職 員 , 故 交 遊 極 廣 。

可 陞 先 生 一 家 , 均 信 奉 基 督 教 , 在 上 海 變 色 以 後 , 徐 誠 斌 鄉 長 仍 在 南 京 中 央 大 學 任 教 職 , 當 時 即 安 排 其 父 母 及 弟 妹 遷 台 居 住 , 同 時 因 受 同 鄉 吳 經 熊 博 士 之 影 响 , 其 改 奉 天 主 教 , 於 該 時 已 作 決 定 。

一 九 五 九 年 返 台 , 即 勸 其 幼 妹 誠 裕 改 奉 天 主 教 , 並 以 該 年 聖 誕 節 迎 妹 來 港 , 寄 住 其 父 執 李 孤 帆 鄉 長 家 , 編 者 與 其 交 往 , 即 自 李 先 生 介 紹 始 。

一 九 六 九 年 , 本 會 自 置 會 所 , 適 徐 鄉 長 升 任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本 會 李 會 長 達 三 及 編 者 等 , 以 其 為 枌 榆 碩 望 , 並 為 寧 波 人 任 天 主 教 香 港 區 主 教 第 一 人 , 乃 恭 請 其 蒞 臨 本 會 揭 幕 , 當 是 儀 式 隆 重 , 並 泐 石 記 事 , 徐 公 準 時 光 臨 , 即 席 當 眾 演 講 , 大 意 謂 : 「寧 波 六 縣 , 地 狹 民 眾 , 但 鄉 人 對 於 經 商 , 則 有 特 殊 能 力 , 足 亦 遍 全 國 , 商 舖 遍 全 國 , 且 能 團 結 , 故 全 國 各 重 要 商 埠 均 有 寧 波 同 鄉 會 之 設 立 , 因 言 語 飲 食 生 活 習 慣 相 同 , 同 處 客 地 , 尤 能 互 相 協 力 , 今 旅 港 寧 波 同 鄉 會 之 成 立 , 海 外 發 展 , 將 以 此 為 嚆 矢 云」 。 今 吾 同 鄉 工 商 業 發 展 , 已 向 南 北 美 、 南 洋 、 日 、 非 、 韓 、 歐 洲 、 澳 、 紐 等 地 開 拓 , 青 年 弟 子 , 在 歐 美 科 技 、 文 理 、 醫 工 、 工 商 管 理 等 取 得 博 士 學 位 者 , 已 逾 二 百 人 , 正 方 興 未 艾 , 所 謂 「淅 東 子 弟 多 豪 俊 , 捲 土 重 來 未 可 知」 , 徐 公 可 謂 先 知 歟 。

同 年 , 本 會 為 發 展 教 育 事 業 , 籌 辦 寧 波 公 學 , 並 敦 請 現 會 長 太 平 紳 士 王 統 元 先 生 為 校 董 會 主 席 , 徐 主 教 誠 斌 , 李 前 會 長 李 達 三 , 安 議 員 子 介 , 馬 蒙 教 授 等 為 校 務 委 員 , 而 徐 公 贊 助 尤 力 , 在 校 舍 未 完 成 前 , 先 後 撥 借 秀 茂 坪 天 主 教 小 學 , 及 油 塘 聖 安 當 女 校 之 校 舍 , 開 學 上 課 , 使 寧 波 公 學 得 以 提 早 加 入 教 育 行 列 , 而 後 學 校 捐 欵 踴 躍 及 校 舍 工 程 進 行 順 利 , 於 一 九 七 二 年 九 月 莪 莪 黌 舍 , 矗 立 觀 塘 , 亞 洲 建 築 雜 誌 , 且 譽 為 亞 洲 最 佳 建 築 之 一 。

徐 主 教 就 職 典 禮 , 為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月 廿 六 日 下 午 , 在 加 路 連 山 政 府 球 場 舉 行 , 正 式 宣 誓 就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神 職 , 並 接 受 全 港 神 職 人 員 及 教 友 們 向 他 效 忠 宣 誓 。 這 是 一 項 天 主 教 特 殊 榮 耀 的 禮 儀 , 教 徒 參 加 者 達 三 萬 五 千 人 以 上 , 其 間 包 括 許 多 寧 波 同 鄉 , 擠 滿 了 大 球 場 四 週 卅 三 個 看 台 。 梵 蒂 岡 大 使 艾 可 儀 總 主 教 主 持 該 項 就 職 大 典 , 在 典 禮 中 宣 讀 教 皇 的 「授 任 詔 書」 及 監 誓 。

這 天 雖 然 是 天 主 教 主 教 就 任 典 禮 , 但 基 督 教 的 白 約 翰 會 督 , 羅 愛 徒 會 督 , 與 另 外 八 位 牧 師 , 均 到 場 觀 禮 , 為 大 會 嘉 賓 , 卅 四 個 教 堂 及 學 校 歌 詠 團 聯 合 組 成 的 千 人 大 合 唱 團 , 本 港 皇 家 警 察 之 警 官 及 警 員 則 擔 任 大 典 的 儀 仗 隊 , 規 模 之 大 , 亦 空 前 未 有 。

一 九 七 0 年 十 二 月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訪 港 , 徐 公 之 聲 譽 如 日 中 天 , 事 前 數 日 , 其 同 曾 祖 之 從 兄 誠 灼 之 女 正 翠 , 隨 夫 旅 港 有 年 , 因 聞 公 為 其 同 族 五 服 以 內 之 從 叔 , 當 即 肅 函 認 族 , 徐 公 接 函 後 , 認 為 確 係 叔 姪 , 當 即 函 覆 , 並 邀 姪 女 正 翠 , 姪 婿 張 泰 雍 , 同 迎 教 宗 , 事 後 並 在 本 會 餐 廳 晚 餐 , 為 家 族 團 聚 之 會 。

宰 相 要 用 讀 書 人 , 做 生 意 要 問 寧 波 人 並 非 誇 語 。 徐 主 教 系 出 寧 波 經 商 家 庭 , 邃 精 天 主 教 義 以 外 , 更 深 通 近 代 經 濟 學 , 而 香 港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理 事 會 , 是 天 主 教 審 查 監 督 之 最 高 組 織 , 亦 是 動 用 人 力 物 力 較 大 較 多 的 機 構 , 徐 公 特 邀 請 本 會 會 長 王 統 元 , 李 前 會 長 達 三 出 任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理 事 , 這 是 該 會 自 成 立 以 來 , 首 次 有 非 天 主 教 教 友 任 該 會 理 事 , 徐 公 知 人 善 用 , 亦 可 謂 該 會 深 慶 得 人 云 。

徐 主 教 對 天 主 教 義 有 廣 義 的 運 用 , 不 僅 虔 信 天 主 , 而 且 博 大 圓 通 , 凡 基 督 教 , 佛 教 , 道 教 及 任 何 宗 教 慈 善 團 體 , 無 不 廣 事 聯 絡 , 所 謂 博 愛 大 同 , 合 心 行 善 , 不 如 歐 洲 動 輒 宗 教 戰 爭 之 狹 義 , 如 浼 近 之 愛 爾 蘭 , 方 期 其 有 高 瞻 遠 矚 , 而 徐 公 逝 矣 !

徐 主 教 篤 於 鄉 誼 , 凡 同 鄉 子 弟 入 天 主 教 小 學 者 , 因 成 績 平 平 , 每 不 得 升 中 , 得 徐 公 一 言 , 順 利 晉 入 中 學 者 , 不 知 凡 幾 。 徐 公 常 言  , 天 主 教 教 育 , 為 普 遍 循 序 上 進 , 非 為 造 金 字 塔 者 , 旨 在 斯 言 。

徐公僅有一弟名中約。
拉雜寫來,不覺滿篇,就此擱筆!

 

學者風度的徐誠斌主教
他是首位華籍主教學貫中西的善牧
盧幹之

香 港 教 區 徐 誠 斌 主 教 不 幸 於 五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在 午 餐 時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在 急 送 醫 院 救 治 途 中 已 告 逝 世 ! 享 年 五 十 三 歲 , 噩 耗 傳 來 , 人 人 都 感 到 異 常 哀 悼 !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在 獲 悉 徐 主 教 逝 世 消 息 後 表 示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見 識 淵 博 ; 且 是 一 位 睿 智 而 忠 誠 服 務 社 會 的 熱 心 人 士 , 宅 心 仁 厚 ……」 香 港 佛 教 聯 會 會 長 覺 光 法 師 則 稱 : 「徐 主 教 固 然 為 天 主 教 一 傑 出 領 導 者 , 亦 為 香 港 社 會 一 不 可 多 得 之 人 才 , 他 除 宗 教 事 務 外 , 對 社 會 福 利 , 愛 護 和 平 , 排 難 解 紛 致 力 良 多 , 為 人 所 稱 頌 , 尤 以 胸 襟 廣 濶 , 見 解 深 邃 , 近 年 發 起 聯 絡 各 宗 教 團 體 交 誼 , 化 除 門 戶 成 見 , 各 方 均 予 好 評 , 今 遽 然 逝 世 , 實 乃 香 港 社 會 之 損 失 , 本 人 及 佛 教 同 人 亦 至 表 惋 惜 !」

徐 誠 斌 主 教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上 海 , 二 十 歲 即 在 聖 約 翰 大 學 畢 業 , 「聖 大」 是 國 際 聞 名 的 學 府 , 在 三 十 年 前 的 時 代 , 能 夠 於 二 十 歲 在 大 學 畢 業 , 確 是 不 容 易 的 事 , 由 此 可 知 徐 主 教 的 聰 明 智 慧 。 一 位 與 徐 主 教 做 過 同 學 現 在 中 文 大 學 校 長 室 任 特 別 助 理 的 宋 先 生 曾 說 : 「徐 主 教 待 人 接 物 , 一 如 他 名 字 中 的 「誠」 字 , 他 對 甚 麼 人 都 是 那 麼 誠 懇 , 真 心 真 意 …… 他 在 大 學 時 選 修 新 聞 一 科 , 後 來 獲 得 獎 學 金 到 英 國 牛 津 大 學 研 究 院 攻 讀 英 國 文 學 。」 由 於 徐 主 教 的 英 文 造 詣 精 湛 , 一 九 四 七 年 學 成 返 國 後 , 曾 任 國 立 復 旦 大 學 英 文 系 講 師 。 南 京 中 央 大 學 英 文 系 教 授 , 及 英 國 牛 津 美 頓 學 院 講 師 ; 又 曾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四 四 年 (抗 戰 時 期) 擔 任 重 慶 英 國 大 使 館 出 版 處 繙 譯 員 , 一 九 五 0 五 五 年 擔 任 東 南 亞 英 國 總 專 員 辦 事 處 高 級 研 究 員 , 外 籍 人 士 都 對 他 的 英 文 修 養 表 示 欽 佩 。

徐 誠 斌 主 教 的 父 母 都 是 虔 誠 的 基 督 徒 , 但 他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五 月 決 心 皈 依 天 主 教 , 這 種 意 圖 , 起 於 他 在 南 京 中 央 大 學 任 教 時 ; 一 九 五 0 年 大 陸 淪 陷 , 他 由 大 陸 到 了 香 港 , 成 為 北 角 區 的 一 位 教 友 , 他 開 始 考 慮 自 己 的 前 途 , 他 特 別 和 當 時 的 神 師 耶 穌 會 龔 樂 年 神 父 商 討 , 最 後 他 決 定 犧 牲 一 切 , 隨 從 天 主 聖 召 , 於 是 便 辭 去 所 謂 「金 飯 碗」  (指 高 級 研 究 員) 的 職 位 , 他 曾 說 : 「為 救 人 靈 魂 , 給 人 精 神 上 安 慰 , 勝 過 在 大 學 講 堂 上 教 十 年 莎 士 比 亞 或 研 究 工 作 。」 一 九 五 五 年 秋 初 , 他 離 港 前 赴 羅 馬 , 進 入 聖 京 專 為 栽 培 成 人 聖 召 的 宗 座 伯 達 學 院 修 讀 神 學 , 經 過 四 年 的 修 程 , 獲 得 了 優 異 的 成 績 , 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十 四 日 在 羅 馬 總 堂 榮 陞 神 父 , 他 奉 香 港 教 區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命 令 , 在 歐 洲 各 國 考 察 新 聞 事 業 , 同 年 十 月 初 回 港 , 擔 任 公 教 報 主 編 (後 兼 真 理 學 會 主 任) , 並 派 在 北 角 聖 猶 達 堂 區 協 助 傳 教 工 作 , 每 主 日 對 信 友 用 英 文 講 道 , 筆 者 是 北 角 區 的 教 友 , 就 在 那 時 候 認 識 了 徐 神 父 , 首 先 給 我 的 印 象 , 他 是 一 位 學 者 風 度 的 神 父 , 他 喜 歡 穿 著 中 國 學 人 所 穿 的 長 衫 , 瘦 削 的 身 材 , 充 份 表 現 文 質 彬 彬 , 言 談 之 間 , 書 卷 味 甚 濃 , 謙 虛 耿 介 , 平 易 近 人 。 由 於 筆 者 常 常 在 公 教 報 寫 文 章 。 又 因 為 在 香 港 電 台 撰 寫 中 外 名 人 兒 童 故 事 專 題 播 出 , 徐 神 父 得 知 後 , 即 致 函 筆 者 表 示 嘉 許 , 並 謂 : 「兒 童 讀 物 之 重 要 , 遠 在 一 般 書 籍 以 上 , 先 生 致 力 於 此 , 造 福 兒 童 , 必 獲 社 會 人 士 之 讚 賞 , 天 主 之 祝 福 也 , 如 有 意 出 單 行 本 , 真 理 學 會 亟 願 合 作 ……」 該 書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出 版 , 一 九 六 四 年 再 版 。 徐 主 教 為 該 書 作 序 , 序 中 有 云 : 「公 教 教 師 盧 幹 之 先 生 , 為 青 年 教 育 家 , 嘗 於 課 餘 為 報 章 雜 誌 撰 寫 教 育 論 文 或 主 持 編 務 , 又 應 香 港 電 台 之 聘 , 撰 寫 「中 外 名 人 兒 童 故 事」 專 題 播 出 , 內 容 側 重 中 外 名 人 在 兒 童 時 所 發 生 之 故 事 而 具 有 教 育 意 義 , 且 對 該 名 人 成 長 後 之 成 名 有 關 係 及 影 響 作 用 者 ……」 由 於 該 書 之 出 版 , 筆 者 與 徐 主 教 接 觸 頻 繁 , 並 覺 其 做 事 認 真 勤 謹 , 他 把 「多 做 事 少 說 話」 作 為 座 右 銘 , 對 事 客 觀 , 秉 性 豪 爽 , 富 正 義 感 , 有 責 任 心 , 這 是 筆 者 深 深 的 感 受 。

徐 誠 斌 主 教 是 一 位 傑 出 的 人 物 , 他 於 一 九 六 一 至 六 八 年 擔 任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天 主 教 的 聯 絡 及 對 外 機 構) 時 , 已 為 各 方 所 倚 重 和 敬 仰 。 羅 馬 教 廷 鑒 於 香 港 為 一 中 西 文 化 交 流 之 區 , 地 位 相 當 重 要 , 於 是 任 命 徐 誠 斌 神 父 為 香 港 輔 理 主 教 , 協 助 白 英 奇 主 教 管 理 教 友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任 命 徐 神 父 擔 任 此 崇 高 的 聖 職 , 為 華 籍 神 父 之 創 舉 , 但 亦 由 於 徐 神 父 有 淵 博 的 學 問 , 豐 富 的 處 理 教 區 事 務 的 經 驗 , 有 以 致 之 。 祝 聖 大 典 於 一 九 六 七 年 十 月 七 日 在 堅 道 天 主 教 總 堂 舉 行 , 祝 聖 儀 式 除 由 白 英 奇 主 禮 外 , 並 由 台 北 總 教 區 羅 光 總 主 教 及 新 竹 教 區 杜 主 教 襄 禮 , 前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侯 任 駐 印 度 大 使 高 理 耀 總 主 教 特 來 港 擔 任 典 禮 主 席 ; 應 邀 觀 禮 的 有 : 澳 門 戴 斯 主 教 , 法 國 修 會 惠 化 民 主 教 , 瑪 利 諾 修 會 德 化 隆 主 教 ,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 聖 約 翰 座 堂 主 任 霍 士 達 牧 師 等 , 盛 況 空 前 。 一 九 六 九 年 , 教 宗 保 祿 接 受 香 港 教 區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辭 呈 (因 年 事 已 高 返 義 休 養) , 是 年 五 月 廿 九 日 徐 主 教 奉 委 為 香 港 區 主 教 , 並 於 十 月 廿 六 日 舉 行 就 職 儀 式 , 從 此 , 他 正 式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首 牧 , 亦 為 華 籍 首 任 主 教 。

徐 誠 斌 主 教 真 除 主 教 之 後 , 即 積 極 致 力 於 改 進 教 區 工 作 , 曾 召 開 教 區 會 議 , 歷 時 數 月 , 廣 泛 討 論 , 作 為 適 應 今 後 趨 勢 之 藍 本 , 對 於 教 育 , 醫 院 各 方 面 均 有 進 一 步 之 擴 展 。 徐 主 教 又 擔 任 亞 洲 區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兼 秘 書 長 ,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最 近 為 港 府 與 文 憑 教 師 薪 給 糾 紛 擔 任 調 停 , 解 決 了 兩 年 餘 之 爭 端 , 這 是 對 於 香 港 社 會 安 寧 之 大 福 , 故 此 , 香 港 全 體 官 津 補 校 文 憑 教 師 特 於 報 章 及 學 校 書 寫 誄 辭 , 辭 曰 : 「為 徐 誠 斌 主 教 不 幸 逝 世 致 以 最 沉 痛 的 哀 悼」 , 並 於 舉 殯 安 葬 之 日 , 集 合 在 天 主 教 墳 場 門 外 恭 候 靈 柩 , 可 見 徐 主 教 之 受 人 景 仰 , 澤 及 各 方 。 現 在 香 港 教 區 共 有 教 友 廿 五 萬 人 , 各 類 中 小 學 二 百 九 十 間 , 就 讀 的 學 生 約 二 十 多 萬 名 , 醫 院 六 間 , 共 有 病 床 九 百 多 張 , 明 愛 服 務 中 心 , 遍 及 港 九 , 天 主 教 對 本 港 居 民 服 務 貢 獻 至 大 ! 徐 誠 斌 主 教 對 宗 教 事 務 悉 心 以 赴 , 並 擔 任 香 港 教 育 委 員 會 委 員 , 香 港 大 學 及 中 文 大 學 校 董 , 一 九 七 三 年 三 月 八 日 榮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 不 只 為 天 主 教 痛 失 一 位 傑 出 領 導 者 , 抑 亦 為 香 港 社 會 痛 失 一 位 熱 心 工 作 者 。 徐 主 教 息 勞 主 懷 , 遺 體 於 五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由 瑪 麗 醫 院 移 至 堅 道 明 愛 中 心 大 禮 堂 供 各 界 人 士 及 教 友 瞻 仰 遺 容 ; 廿 六 日 (星 期 六) 下 午 二 時 半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安 息 彌 撒 , 由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李 宏 基 主 祭 , 中 華 民 國 教 區 總 主 教 羅 光 , 教 廷 駐 中 華 民 國 代 辦 高 樂 天 蒙 席 , 澳 門 副 主 教 顏 儼 若 , 法 國 外 方 傳 教 會 惠 化 民 主 教 , 香 港 教 區 艾 巧 智 副 主 教 , 四 位 男 修 會 會 長 (耶 穌 會 龔 樂 年 神 父 , 慈 幼 會 馮 耀 漢 神 父 ,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祈 良 神 父 , 美 國 瑪 利 諾 會 石 禮 文 神 父) 及 六 位 分 區 總 鐸 (廖 錫 光 、 麥 耀 初 、 劉 蘊 遜 、 余 遠 之 、 嘉 志 靈 、 德 天 道 神 父) 等 陪 祭 , 到 場 追 悼 致 哀 者 有 :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 羅 理 基 爵 士 (與 徐 主 教 同 受 港 大 博 士) , 醫 務 衛 生 處 長 蔡 永 業 醫 生 )徐 主 教 逝 世 前 進 午 餐) , 三 軍 司 令 韋 中 將 夫 婦 ,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 馮 秉 芬 爵 士 、 勞 工 處 長 徐 家 祥 、 社 會 福 利 署 長 李 福 逑 , 以 及 擠 滿 了 聖 堂 內 外 的 教 友 逾 萬 人 , 他 們 都 面 帶 愁 容 , 使 莊 嚴 肅 穆 的 場 面 益 增 傷 感 。 安 息 彌 撒 後 , 隨 即 舉 殯 , 由 本 港 教 區 三 位 神 父 與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三 位 神 父 扶 靈 出 堂 , 即 由 警 察 開 路 , 經 堅 尼 地 道 , 皇 后 大 道 東 , 黃 泥 涌 道 , 直 達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徐 主 教 遺 體 安 葬 於 第 四 段 編 號 8981A , 葬 禮 於 下 午 四 時 半 舉 行 , 埸 內 擠 滿 了 人 , 由 於 天 氣 炎 熱 , 黑 雲 驟 起 , 令 人 更 覺 心 酸 ! 李 宏 基 輔 理 主 教 恭 讀 祝 文 後 , 主 禮 神 父 講 述 徐 主 教 生 平 , 禁 不 住 泣 聲 四 起 。 徐 主 教 的 五 位 親 屬 , 三 位 妹 妹 張 徐 誠 裕 , 徐 誠 立 及 徐 誠 甦 , 妹 夫 張 愛 慈 以 及 外 甥 張 一 真 , 均 由 台 趕 抵 本 港 , 參 加 徐 主 教 安 息 彌 撒 及 殯 禮 , 他 們 對 於 徐 主 教 突 然 逝 世 , 極 表 哀 痛 , 神 容 憔 悴 , 哀 慟 流 淚 , 而 當 徐 主 教 遺 體 在 「同 詠 永 安」 歌 聲 中 下 葬 , 他 們 按 習 俗 行 撒 土 助 葬 禮 時 , 因 傷 心 過 度 , 不 覺 放 聲 痛 哭 。 (徐 主 教 尚 有 一 位 大 姊 在 台 北 , 因 病 未 能 來 港 , 尚 有 一 位 弟 弟 及 兩 位 妹 妹 在 美 國 , 未 及 奔 喪) 。

堅 道 無 原 罪 總 堂 門 前 有 一 副 輓 聯 , 可 為 徐 主 教 為 人 做 事 的 寫 照 , 聯 云 :

「矢志誠悅事主今竟鞠躬盡瘁哀徐牧
存心耿介為人詎知力竭終悼哲人」

香 港 教 區 自 高 主 教 肇 始 至 今 已 歷 四 位 主 教 , 除 白 英 奇 主 教 尚 健 在 外 (退 休 後 居 義 大 利) , 高 主 教 於 一 八 九 四 年 九 月 廿 七 日 逝 世 (現 設 高 主 教 書 院 紀 念 他) , 恩 理 覺 主 教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九 月 三 日 逝 世 , 而 徐 主 教 又 因 心 臟 病 遽 然 離 人 間 , 執 筆 至 此 , 不 禁 黯 然 !

哲 人 其 萎 , 遺 愛 難 忘 ! 願 天 主 降 福 徐 主 教 , 使 其 靈 魂 早 升 天 堂 , 安 享 永 福 !

 

紀念徐誠斌主教
編者

本 會 名 譽 顧 問 、 寧 波 公 學 校 董 、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徐 誠 斌 鄉 長 , 不 幸 於 去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 在 送 院 急 救 途 中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本 會 同 人 當 時 無 不 震 驚 哀 痛 !

徐 鄉 長 為 寧 波 府 屬 鄞 縣 鄞 江 橋 人 ,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廿 四 日 生 於 上 海 , 一 九 三 六 年 入 聖 約 翰 大 學 , 主 修 新 聞 , 有 極 高 造 詣 , 一 九 四 0 年 畢 業 , 年 僅 二 十 歲 半 。 以 下 為 主 教 簡 史 :

一 九 四 二 ── 四 四 年 : 任 職 重 慶 英 國 大 使 館 新 聞 處 , 一 度 派 往 成 都 為 中 國 主 任 。
一 九 四 四 ── 四 五 年 : 任 重 慶 國 立 復 旦 大 學 英 文 系 講 師 。
一 九 四 五 ── 四 七 年 : 任 英 國 牛 津 美 頓 學 院 講 師 。
一 九 四 八 ── 五 0 年 : 任 南 京 中 央 大 學 英 文 系 教 授 。
一 九 五 0 ── 五 五 年 : 任 東 南 亞 英 國 總 專 員 辦 事 處 高 級 研 究 員 。
一 九 五 五 ── 五 九 年 : 往 羅 馬 宗 座 伯 達 學 院 修 讀 鐸 品 , 旋 晉 司 鐸 。
一 九 五 九 ── 六 四 年 : 任 香 港 教 區 機 關 報 「公 教 報」 主 編 。
一 九 六 五 ── 六 七 年 : 主 持 公 教 進 行 社 及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 仍 主 編 公 教 報 。
一 九 六 七 ── 六 八 年 :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 六 九 年 :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署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 七 三 年 :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年 兼 任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亞 洲 區 副 會 長 。
一 九 六 九 年 八 月 三 日 , 主 持 寧 波 旅 港 同 鄉 會 新 會 所 落 成 , 親 臨 揭 幕 , 並 演 說 , 以 「恢 復 寧 波 精 神 為 題」 , 語 多 勗 勉 。一 九 七 一 年 兼 任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代 表 。
一 九 七 二 年 榮 獲 香 港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法 學 博 士 。
一 九 七 一 ── 七 三 年 : 兼 任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一 九 七 三 年 奉 委 為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徐 主 教 生 前 為 社 會 謀 福 利 , 不 遺 餘 力 , 尤 以 教 育 醫 療 事 業 為 最 。 一 九 七 三 年 為 文 憑 教 師 調 解 薪 級 問 題 奔 走 斡 旋 , 使 政 府 與 教 師 之 間 達 成 協 議 。 在 香 港 教 區 的 各 類 天 主 教 學 校 共 有 二 百 九 十 間 之 多 , 使 本 港 二 十 多 萬 的 青 少 年 獲 得 就 學 , 接 受 良 好 的 教 育 。 天 主 教 在 港 九 設 有 醫 院 六 間 , 其 中 以 明 愛 醫 院 為 最 著 名 , 僅 明 愛 一 間 , 便 設 有 病 床 九 百 張 , 為 市 民 服 務 。 另 外 還 有 六 個 明 愛 服 務 中 心 ,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等 , 為 本 港 市 民 謀 取 福 利 , 厥 功 甚 偉 。

本 會 創 辦 「寧 波 公 學」 , 校 舍 建 築 尚 未 完 成 之 前 , 本 會 會 長 兼 校 董 主 席 王 統 元 鄉 長 就 商 於 徐 主 教 , 擬 借 用 天 主 教 屬 下 近 官 塘 區 學 校 先 行 開 課 , 徐 主 教 慨 允 將 油 塘 之 聖 安 當 女 子 中 學 借 予 寧 波 公 學 臨 時 應 用 , 使 寧 波 公 學 在 校 舍 未 落 成 之 前 , 得 以 順 利 招 生 上 課 。

徐 主 教 除 曾 對 本 港 社 會 作 廣 泛 的 貢 獻 之 外 , 對 國 際 性 的 社 會 公 益 同 樣 的 熱 心 , 而 且 加 以 努 力 爭 取 ; 如 一 九 七 一 年 的 聖 誕 節 , 向 全 世 界 發 出 呼 籲 , 請 協 助 印 度 邊 境 飢 餓 的 難 民 。 一 九 七 二 年 發 動 賑 濟 菲 律 賓 水 災 。 以 及 最 後 呼 籲 支 助 越 南 的 戰 後 重 建 等 ; 這 些 都 是 他 為 社 會 人 群 所 作 的 偉 大 貢 獻 。

最 後 為 了 港 督 拒 絕 赦 免 死 囚 蔡 國 昌 , 香 港 若 干 法 律 界 人 士 發 起 上 書 英 廷 乞 赦 , 理 由 是 , 香 港 自 一 九 六 六 年 十 一 月 以 後 , 雖 有 死 刑 名 詞 , 實 際 已 停 止 執 行 , 縱 然 在 治 亂 世 , 用 重 典 的 情 形 之 下 , 要 恢 復 執 行 死 刑 , 亦 應 事 先 公 告 或 作 聲 明 , 使 市 民 週 知 之 後 , 知 所 適 遵 。 站 在 法 律 觀 點 來 論 , 此 舉 似 有 「不 教 而 誅」 之 嫌 ! 發 起 上 書 英 廷 乞 赦 人 士 , 根 據 上 述 理 由 請 徐 主 教 以 私 人 名 義 簽 名 , 以 資 借 重 。 徐 主 教 為 了 保 障 以 後 法 律 的 公 平 , 即 允 以 私 人 名 義 簽 名 , 加 以 贊 助 。 不 料 社 會 大 眾 對 徐 主 教 不 加 諒 察 , 以 為 其 主 動 乞 赦 , 群 起 責 難 , 徐 主 教 雖 曾 在 公 教 報 有 所 澄 清 , 但 未 受 社 會 大 眾 注 意 。

得 觀 徐 鄉 長 之 生 平 , 經 已 做 到 了 他 身 為 宗 教 領 袖 應 盡 的 責 任 。 誰 也 料 不 到 正 當 盛 年 , 竟 會 撒 手 逝 世 ! 實 在 使 人 興 「哲 人 其 萎 、 梁 木 奚 瞻」 之 感 ; 徐 鄉 長 之 逝 , 固 然 是 我 們 寧 波 人 的 損 失 , 也 是 天 主 教 的 損 失 , 更 是 社 會 大 眾 的 重 大 損 失 。

 

悼念徐誠斌主教
張介倫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徐 誠 斌 , 不 幸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二 時 四 十 五 分 ,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不 勝 痛 悼 之 烈 。

筆 者 非 天 主 教 徒 , 與 徐 主 教 雖 有 寧 波 同 鄉 之 誼 , 但 我 們 並 不 相 識 , 對 徐 主 教 之 往 事 , 可 以 說 是 一 無 所 知 , 對 他 的 家 庭 以 及 出 身 經 歷 等 , 亦 僅 耳 聞 而 已 。 但 他 對 香 港 社 會 所 作 的 貢 獻 , 則 令 人 敬 佩 萬 分 , 誠 如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所 說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以 及 佛 教 聯 會 會 長 覺 光 法 師 曾 說 : 「徐 主 教 固 然 是 天 主 教 的 一 位 傑 出 領 導 者 , 亦 是 香 港 社 會 一 不 可 多 得 的 人 才 ……。」 這 些 評 語 , 在 徐 主 教 逝 世 後 提 出 來 , 並 非 褒 獎 , 而 是 由 衷 之 言 。

徐 主 教 有 淵 博 的 學 識 , 超 人 的 智 慧 , 傑 出 的 才 幹 ; 是 宗 教 領 袖 , 也 是 教 育 領 袖 , 更 是 社 會 領 袖 。 自 幼 生 長 在 基 督 教 家 庭 , 而 他 竟 能 衝 破 家 庭 傳 統 的 信 仰 , 改 為 信 奉 天 主 , 這 種 決 心 及 勇 氣 實 在 不 容 易 。 他 由 一 個 普 通 的 天 主 教 徒 在 短 短 的 二 十 年 間 , 能 獲 得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賞 識 和 信 賴 , 任 他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領 導 二 十 餘 萬 天 主 教 徒 , 數 百 間 中 小 學 , 三 十 萬 學 生 , 以 及 天 主 教 屬 下 的 醫 院 , 服 務 中 心 , 福 利 社 , 公 教 報 , 公 教 進 行 社 等 機 構 。 若 非 有 過 人 的 才 智 , 遏 能 臻 此 。

徐 主 教 除 了 負 責 香 港 教 區 一 切 教 務 外 , 還 兼 任 很 多 國 際 性 的 天 主 教 職 務 。 對 於 香 港 社 會 福 利 , 教 育 等 , 均 作 了 很 多 的 貢 獻 , 其 工 作 之 繁 忙 , 真 稱 得 起 是 日 理 萬 機 了 。

徐 主 教 在 香 港 人 的 心 目 中 , 是 有 其 崇 高 地 位 的 , 最 後 為 了 法 律 界 人 士 聯 名 上 書 英 廷 而 被 非 議 , 其 實 他 是 以 私 人 名 義 參 加 , 其 目 的 完 全 是 為 了 法 理 之 爭 , 而 絕 非 庇 護 死 囚 蔡 國 昌 , 因 為 香 港 雖 有 死 刑 條 例 , 但 已 停 止 執 行 十 多 年 了 , 間 中 被 判 死 刑 者 , 一 經 上 訴 , 便 獲 得 赦 免 改 判 徒 刑 者 , 有 三 十 餘 人 , 以 法 理 來 論 , 政 府 似 應 先 行 通 告 , 再 行 嚴 格 執 行 , 不 然 , 便 有 不 教 而 殺 之 嫌 ; 為 了 香 港 全 體 市 民 以 後 在 法 律 之 前 人 人 平 等 起 見 , 才 以 悲 天 憫 人 之 心 , 上 書 英 廷 , 請 求 公 平 處 理 。 怎 奈 目 前 的 香 港 , 正 處 於 暴 力 搶 掠 刦 殺 之 際 , 市 民 生 命 安 全 失 去 保 障 , 人 人 自 危 , 都 在 大 聲 疾 呼 「治 亂 世 用 重 典」 , 故 對 徐 主 教 法 理 之 爭 的 原 意 , 而 予 誤 解 , 於 是 輿 論 群 起 責 難 ! 徐 主 教 有 口 難 辯 , 深 受 打 擊 , 加 上 身 心 過 勞 及 先 天 性 的 心 漏 症 , 實 在 不 堪 負 荷 , 終 於 在 與 醫 務 總 監 蔡 永 業 午 膳 時 , 心 臟 病 突 發 , 一 瞑 不 視 。

徐 誠 斌 是 我 們 寧 波 人 任 主 教 的 第 一 人 , 也 是 香 港 天 主 教 自 有 主 教 以 來 中 國 人 任 主 教 的 第 一 人 。 現 值 徐 主 教 逝 世 一 週 年 , 慨 嘆 「哲 人 其 萎」 , 令 人 悼 念 不 已 。

 

臨窆追思
薛秉坤

徐 誠 斌 主 教 息 勞 歸 主 了 , 在 主 教 入 土 前 , 讓 我 們 追 憶 主 教 的 生 平 , 以 表 達 我 們 對 徐 主 教 永 遠 的 懷 念 。

徐 主 教 在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上 海 。 一 九 四 0 年 在 著 名 的 聖 約 翰 大 學 畢 業 , 那 時 主 教 年 僅 二 十 , 這 實 在 是 不 尋 常 的 事 。 主 教 留 英 返 國 後 , 歷 任 國 內 著 名 大 學 的 講 師 及 教 授 , 當 時 他 還 未 滿 三 十 歲。

他 來 港 後 , 接 受 真 理 , 皈 依 聖 教 。 因 矢 志 修 道 , 進 羅 馬 伯 達 學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一 九 五 九 年 領 受 鐸 品 , 回 港 擔 任 公 教 報 主 編 。 一 九 六 一 年 任 公 教 進 行 社 社 長 。 一 九 六 七 年 十 月 七 日 , 被 祝 聖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年 五 月 廿 九 日 奉 委 為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有 些 人 認 為 徐 主 教 能 於 短 短 八 年 間 , 以 一 外 省 籍 人 士 而 擢 升 如 斯 神 速 , 頗 覺 詫 異 。 其 實 與 主 教 認 識 的 , 都 知 道 這 是 因 主 教 學 養 豐 富 , 才 識 過 人 , 熱 誠 事 主 有 以 致 。

徐 主 教 自 任 牧 職 以 後 , 對 教 務 之 推 進 , 更 不 遺 餘 力 。 為 實 現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的 主 張 , 毅 然 召 開 教 區 會 議 , 作 為 改 進 教 務 之 藍 本 。 又 聯 絡 各 宗 教 人 士 , 大 力 支 持 合 一 運 動 。

近 年 來 , 徐 主 教 積 極 發 展 教 育 , 推 進 社 會 福 利 工 作 , 嘉 惠 青 年 , 造 福 社 會 , 深 受 教 內 外 人 士 敬 佩 。

徐 主 教 除 對 本 教 區 多 所 建 樹 外 , 還 擔 任 了 國 際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副 會 長 ,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今 年 又 奉 委 為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委 員 。 由 此 可 知 徐 主 教 對 亞 洲 , 甚 至 全 世 界 有 很 大 的 貢 獻 。

徐 主 教 於 日 理 萬 機 之 餘 , 每 主 日 親 到 各 堂 區 執 行 牧 職 , 與 信 眾 接 觸 。 最 近 為 青 年 學 子 及 社 會 前 途 , 故 不 辭 勞 苦 的 四 處 奔 走 , 使 文 憑 教 師 與 政 府 之 爭 議 得 到 初 步 解 決 ; 而 且 盡 力 研 究 避 免 發 生 同 樣 事 件 之 辦 法 。 主 耶 穌 說 : 「我 是 善 牧 , 我 認 識 我 的 羊 , 我 的 羊 認 識 我 。 …… 其 他 的 羊 也 認 識 我 。」 真 的 , 徐 主 教 認 識 他 的 羊 , 他 的 羊 認 識 他 , 不 屬 於 這 羊 棧 的 羊 , 也 認 識 他 呢 !

一 位 神 父 透 露 , 徐 主 教 幾 年 前 曾 患 心 臟 病 , 並 告 人 謂 自 己 壽 命 不 長 。 但 他 竟 未 因 此 而 減 輕 工 作 , 反 而 忘 我 的 為 人 群 服 務 。 雖 然 有 些 人 誤 解 他 , 不 過 總 有 一 天 , 人 們 會 認 識 他 的 偉 大 。

耶 穌 說 : 「我 是 道 路 , 我 是 真 理 , 我 是 生 命 。」 徐 主 教 已 走 完 主 給 他 安 排 的 道 路 , 並 替 真 理 作 證 , 而 且 得 到 了 永 遠 的 生 命 。 我 們 要 效 法 主 教 服 膺 真 理 的 精 神 ; 我 們 要 努 力 完 成 主 教 未 竟 之 志 , 將 天 主 的 愛 分 施 給 所 有 的 人 , 以 安 慰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

徐 主 教 , 你 安 息 吧 !

 

遺思
編者

一 九 七 四 年 四 月 八 日 星 島 日 報 消 息 : 「本 港 十 三 教 育 團 體 聯 合 秘 書 處 於 清 明 日 派 代 表 往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在 徐 誠 斌 主 教 墓 前 獻 花 致 祭 。 徐 主 教 於 去 年 官 津 補 校 教 師 爭 議 薪 酬 時 , 出 任 港 府 與 教 師 間 之 調 停 人 , 對 促 成 港 府 接 納 教 師 之 加 薪 要 求 , 盡 頗 大 力 量 。」 云 云 。 徐 鄉 長 感 人 之 深 , 於 此 可 見 。

 

徐牧逝世三週年
教區舉行追思禮
歡迎司鐸共祭信眾代禱

本 月 廿 四 日 (星 期 一) 為 已 故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三 週 年 , 教 區 將 於 該 日 下 午 六 時 正 ,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該 日 追 思 彌 撒 由 胡 主 教 主 禮 , 歡 迎 教 區 內 各 司 鐸 參 與 共 祭 。 參 與 者 請 在 該 日 下 午 五 時 三 刻 前 抵 達 總 堂 祭 衣 房 。

徐 主 教 為 第 一 任 本 港 教 會 國 籍 主 教 , 一 九 六 九 年 奉 委 掌 管 本 港 教 區 , 痛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去 世 , 享 年 五 十 三 歲 。
1976 年 5 月 21 日



社論
徐主教安息五週年

一 九 七 八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星 期 二 是 本 教 區 第 三 任 主 教 也 即 是 香 港 首 位 國 籍 主 教 ── 徐 誠 斌 主 教 ── 安 息 五 週 年 的 紀 念 日 。

對 於 這 位 資 質 非 凡 、 才 能 出 眾 的 人 物 的 傑 出 事 跡 , 必 須 一 部 巨 著 才 可 盡 錄 , 非 本 欄 三 言 兩 語 所 能 概 括 。 這 裡 且 讓 我 們 默 想 片 刻 , 對 他 生 前 的 教 務 成 就 作 一 簡 略 的 緬 懷 ── 他 創 立 的 聖 堂 和 學 校 , 他 設 立 或 復 興 的 團 體 , 他 在 彌 撒 送 聖 體 後 全 神 貫 注 的 默 想 , 他 在 牧 民 上 對 某 些 人 的 感 召 , 他 熱 誠 的 情 誼 。

他 晉 牧 不 足 六 年 , 就 任 香 港 教 區 首 牧 不 足 四 年 , 但 遺 澤 永 留 , 功 德 長 在 。

願 他 的 靈 魂 得 享 平 安 。
1978 年 5 月 19 日

 

最後的懷念乎?
紀念徐誠斌主教逝世廿周年
劉蘊遜

今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是 香 港 教 區 首 任 國 籍 主 教 徐 誠 斌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 真 的 , 歲 月 摧 人 。 今 年 也 適 逢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把 香 港 教 區 治 權 交 給 國 籍 神 職 人 員 廿 五 周 年 , 這 個 日 子 有 許 多 往 事 值 得 我 們 追 憶 、 反 思 、 檢 討 , 以 及 研 究 我 們 是 否 要 給 教 區 國 籍 神 職 來 重 新 定 位 。 歷 史 不 論 是 好 是 壞 , 終 究 都 是 事 實 。 從 歷 史 事 實 中 我 們 可 以 很 清 楚 地 認 識 過 去 , 忠 於 今 日 , 策 劃 未 來 。 今 年 也 是 胡 樞 機 出 掌 教 區 十 八 周 年 的 日 子 , 撫 今 追 昔 , 應 該 給 我 們 一 份 衝 擊 。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下 午 , 早 與 徐 主 教 預 約 在 公 教 進 行 社 見 面 , 商 討 教 區 學 校 聯 會 有 關 成 立 教 師 組 織 事 項 。 剛 抵 達 公 進 社 門 口 , 迎 面 遇 見 一 位 校 長 , 他 第 一 句 話 就 是 : 「徐 主 教 去 了 !」 我 直 覺 地 說 我 早 與 他 約 見 。 那 位 校 長 直 截 了 當 告 訴 我 「徐 主 教 死 了 !」 那 時 我 真 的 不 相 信 他 真 的 死 了 。 是 的 , 徐 主 教 真 的 死 了 。 徐 主 教 正 式 任 職 未 滿 五 年 就 「去 了 !」

徐 主 教 突 然 逝 世 對 教 區 來 說 , 真 是 晴 天 霹 靂 , 他 沒 有 任 何 交 代 , 沒 有 任 何 指 示 , 許 多 計 劃 進 行 的 事 項 就 此 吹 灰 了

有 關 徐 主 教 的 死 因 , 以 及 「速 成」 他 早 逝 的 原 因 , 除 了 他 原 來 患 上 心 漏 病 外 , 大 家 都 說 他 因 兩 件 事 未 能 達 成 結 果 , 致 他 憂 心 如 焚 , 寢 食 不 安 , 更 加 速 他 心 臟 那 無 法 控 制 的 壓 力 。 那 就 是 處 理 教 師 罷 教 的 事 件 , 以 及 蔡 國 昌 被 判 死 刑 事 件 。 當 然 還 有 許 多 外 界 所 未 洞 悉 的 事 件 。

首 先 是 教 師 罷 教 事 件 。 在 「從 教 師 學 習 日 談 起」 的 隨 筆 中 我 也 提 過 了 , 若 要 知 道 內 中 過 程 的 真 相 , 可 以 從 一 九 七 三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公 教 報 刊 登 徐 主 教 親 筆 所 寫 的 報 告 : 「未 成 功 的 斡 旋 : 教 師 第 二 次 罷 教 前 後 的 若 干 發 展 。」 其 實 , 這 是 他 從 四 月 五 日 至 十 四 日 為 該 問 題 奔 波 的 日 記 ; 此 外 還 有 兩 篇 徐 主 教 訪 問 記 , 分 別 於 七 三 年 五 月 四 日 及 五 月 廿 五 日 在 公 教 報 刊 登 , 從 文 中 來 看 直 接 與 他 商 討 問 題 時 , 他 覺 得 這 事 件 真 的 要 了 他 命 。 徐 主 教 出 殯 之 日 , 司 徒 華 及 多 位 隨 從 到 堅 道 明 愛 會 堂 去 致 祭 。 司 徒 華 等 帶 了 輓 聯 , 同 時 十 三 教 育 團 體 聯 合 秘 書 處 為 徐 主 教 的 不 幸 逝 世 , 發 表 了 悼 文 。 悼 文 於 五 月 廿 五 日 在 明 報 發 表 , 我 們 都 肯 定 了 為 協 助 解 決 教 師 罷 教 的 工 潮 , 徐 主 教 真 的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作 為 「賭 注」 , 結 果 , 他 輸 了 , 他 死 了 。

此 外 , 在 那 期 間 發 生 的 另 外 一 件 事 , 也 被 認 為 是 導 致 徐 主 教 早 逝 的 主 因 之 一 , 就 是 有 關 蔡 國 昌 被 判 死 刑 一 事 。 這 案 件 當 時 轟 動 香 港 一 時 。 徐 主 教 就 很 冤 枉 地 被 誤 會 。 徐 主 教 曾 親 筆 於 五 月 十 七 日 致 函 明 報 社 長 表 達 他 的 看 法 , 主 教 的 信 原 文 在 他 死 後 兩 天 刊 登 於 明 報 , 公 諸 於 世 。 其 實 , 在 此 之 前 , 因 徐 主 教 對 執 行 或 廢 除 死 刑 的 觀 點 與 角 度 被 人 誤 解 也 令 他 很 不 開 心 。 從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五 日 公 教 報 所 刊 登 「徐 主 教 答 港 大 學 生 的 信」 來 看 , 主 教 的 立 場 是 很 清 楚 的 , 可 是 多 方 面 的 壓 力 就 奪 去 了 主 教 的 生 命 。

由 於 篇 幅 有 限 , 不 能 多 談 。 外 界 一 般 人 對 他 的 死 所 作 的 「判 斷」 亦 眾 論 紛 紛 。 我 覺 得 王 敬 義 所 寫 的 「徐 誠 斌 主 教 二 三 事」 是 最 忠 懇 的 。 徐 主 教 , 您 安 息 吧 ! 我 們 不 會 忘 記 您 !
1993 年 5 月 21 日



徐誠斌主教安息廿五週年
胡牧偕陳湯兩主教主持感恩祭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本 月 廿 二 日 於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感 恩 祭 , 紀 念 教 區 首 位 國 籍 主 教 徐 誠 斌 安 息 主 懷 廿 五 週 年 。 感 恩 祭 由 教 區 主 教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禮 ,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和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襄 禮 , 十 五 位 中 外 籍 神 父 共 祭 , 參 加 教 友 約 一 百 人 。 感 恩 祭 中 教 區 秘 書 長 李 亮 神 父 宣 讀 徐 主 教 生 平 , 總 堂 主 任 司 鐸 曾 慶 文 神 父 講 道 , 兩 位 神 父 高 度 讚 揚 徐 主 教 生 前 為 香 港 教 區 和 香 港 社 會 的 發 展 所 做 的 一 切 。 感 恩 祭 結 束 前 , 胡 樞 機 帶 領 全 體 信 眾 向 主 教 遺 像 行 三 鞠 躬 禮 。


承諾兌現
  誠悅事主
徐主教逝世廿五周年講道撮要
曾慶文

今 日 我 們 大 家 相 聚 一 起 , 紀 念 我 們 尊 敬 的 徐 誠 斌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 趁 這 個 機 會 , 讓 我 們 回 憶 一 下 徐 主 教 的 一 些 生 平 。

徐 主 教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五 月 廿 三 日 因 心 臟 病 發 逝 世 。 徐 主 教 逝 世 後 , 港 督 麥 理 浩 發 佈 悼 詞 說 : 「徐 主 教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學 識 淵 博 ; 他 是 一 位 睿 智 而 忠 誠 的 熱 心 人 士 , 盡 忠 社 會 , 宅 心 仁 厚 , 具 有 慈 祥 偉 大 人 格 。 本 人 對 他 的 突 然 去 世 , 感 到 震 驚 和 悲 慟 。」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說 : 「不 論 對 教 會 或 社 會 , 徐 主 教 的 精 神 和 他 的 貢 獻 , 實 足 為 我 們 的 典 範 。 為 促 成 香 港 教 會 的 團 結 , 他 盡 了 很 大 的 力 量 。 他 成 為 我 的 知 己 。 他 的 生 死 全 意 為 教 會 ; 他 毫 無 保 留 的 獻 給 他 的 天 主 。」

香 港 佛 聯 會 會 長 釋 覺 光 法 師 致 唁 說 : 「驚 聞 徐 主 教 逝 世 , 佛 教 同 人 不 勝 悼 惜 。 徐 主 教 學 識 淵 博 , 愛 好 和 平 , 廣 濟 人 群 , 今 遽 返 天 府 , 非 獨 貴 教 痛 失 一 傑 出 領 袖 , 亦 為 香 港 社 會 的 一 大 損 失 。」

很 多 中 英 文 報 章 的 社 論 , 都 對 徐 主 教 的 逝 世 表 示 惋 惜 , 更 稱 他 是 社 會 英 明 的 忠 僕 , 關 心 社 會 , 同 情 貧 苦 , 為 香 港 社 會 作 出 很 大 貢 獻 。

基 督 教 週 報 說 : 「一 位 宗 徒 領 袖 的 逝 世 , 博 得 全 港 上 下 , 政 府 與 民 間 , 一 致 哀 悼 和 讚 揚 的 , 並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 也 是 罕 見 的 事 。」

出 殯 當 日 主 教 座 堂 內 外 擠 得 水 泄 不 通 , 到 場 參 加 喪 禮 的 包 括 有 港 督 麥 理 浩 、 政 府 各 機 關 首 長 及 本 港 各 宗 教 領 袖 。

徐 主 教 是 香 港 教 區 第 一 位 華 籍 主 教 。 他 一 九 二 0 年 二 月 二 十 日 生 於 上 海 一 個 基 督 教 家 庭 ; 四 0 年 畢 業 於 上 海 著 的 聖 若 翰 大 學 , 主 修 新 聞 , 其 後 獲 英 國 文 化 協 會 獎 學 金 , 前 往 英 國 牛 津 大 學 修 讀 英 國 文 學 , 考 取 文 學 學 士 學 位 ; 曾 任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英 文 系 教 授 。

在 南 京 淪 陷 前 不 久 , 他 改 奉 天 主 教 , 其 後 更 決 心 修 道 侍 主 。 他 於 一 九 五 九 年 三 月 十 四 日 在 羅 馬 昇 神 父 , 隨 即 返 港 工 作 ; 曾 任 《公 教 報》 主 編 、 公 教 進 行 社 主 任 及 真 理 學 會 主 任 。 一 九 六 七 年 , 他 被 奉 委 為 香 港 輔 理 主 教 , 翌 年 白 英 奇 主 教 退 休 , 徐 主 教 隨 即 成 為 署 理 主 教 , 一 年 後 被 委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直 至 一 九 七 三 年 逝 世 為 止 。 他 死 時 只 有 五 十 三 歲 , 可 謂 英 年 早 逝 。 徐 主 教 一 生 對 教 會 和 社 會 貢 獻 良 多 , 現 僅 略 述 其 中 幾 件 教 區 大 事 :

貢獻教會 貢獻社會
一 、 由 一 九 六 八 年 , 徐 主 教 開 始 籌 備 香 港 教 區 第 一 次 教 區 會 議 。 教 區 會 議 終 在 一 九 七 0 年 二 月 十 五 日 正 式 召 開 , 參 加 代 表 共 四 二 十 人 , 其 中 二 百 位 平 信 徒 、 一 百 一 十 位 神 父 及 一 百 一 十 位 修 士 / 修 女 。 會 議 於 一 九 七 一 年 十 月 基 督 君 王 節 閉 幕 。 這 次 教 區 會 議 對 香 港 教 區 影 響 很 大 , 富 有 教 育 及 啟 導 意 義 。

二 、 一 九 六 九 年 , 徐 主 教 按 著 梵 二 禮 儀 改 革 的 精 神 , 重 新 裝 修 主 教 座 堂 ; 其 中 最 顯 著 的 , 是 把 正 祭 台 由 聖 堂 後 面 , 轉 移 至 聖 堂 中 央 高 塔 之 下 , 原 來 正 祭 台 的 位 置 改 建 為 平 日 用 的 小 祭 台 。

三 、 一 九 七 0 年 十 二 月 四 日 , 要 算 是 香 港 教 區 特 別 轟 動 的 大 日 子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訪 港 。 在 徐 主 教 悉 心 安 排 下 , 教 宗 先 在 政 府 大 球 場 與 全 體 主 教 及 神 父 共 祭 彌 撒 , 其 後 在 馬 會 場 地 接 見 本 港 的 天 主 教 青 年 及 兒 童 。 徐 主 教 更 從 教 宗 手 中 接 過 一 張 20,000 美 金 支 票 送 香 港 公 益 金 。

四 、 一 九 七 二 年 初 香 港 立 法 局 在 劇 烈 爭 論 後 , 終 通 過 了 墮 胎 合 法 化 的 修 例 , 徐 主 教 隨 即 在 聖 誕 牧 函 中 抨 擊 了 贊 成 墮 胎 的 錯 誤 看 法 , 大 力 維 護 胎 兒 出 生 權 利 , 和 人 生 命 的 神 聖 不 可 侵 犯 。 他 並 宣 佈 即 時 成 立 「出 生 權 維 護 會」 , 並 同 時 撥 出 港 幣 十 萬 元 作 為 該 會 的 經 費 。

五 、 一 九 七 三 年 文 憑 教 師 為 了 薪 級 制 與 香 港 政 府 爭 持 不 下 , 決 定 全 港 學 校 罷 課 及 恐 嚇 杯 葛 升 中 試 , 一 時 間 鬧 得 滿 城 風 雨 。 以 徐 主 教 為 首 的 三 位 宗 教 領 袖 擔 任 中 間 人 , 往 來 政 府 與 教 師 代 表 間 斡 旋 奔 走 。 三 位 宗 教 領 袖 包 括 徐 主 教 、 港 澳 聖 公 會 會 督 白 約 翰 及 中 華 基 督 教 會 領 袖 汪 彼 得 牧 師 。 由 於 徐 主 教 精 通 中 英 文 及 人 際 關 係 良 好 , 他 往 來 奔 走 於 港 督 府 及 教 師 代 表 之 間 , 對 解 決 教 師 薪 級 事 件 貢 獻 很 大 。 最 後 經 過 多 番 談 判 , 終 於 達 成 協 議 , 問 題 得 到 圓 滿 解 決 。

徐 主 教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是 : 「誠 悅 事 主」 , 意 思 是 誠 心 誠 意 喜 悅 地 事 奉 天 主 。 他 任 職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期 間 , 忠 實 執 行 他 在 宣 誓 擔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時 在 政 府 大 球 場 所 作 的 承 諾 。 他 當 時 向 全 場 二 萬 多 信 徒 說 : 「我 奉 遣 領 導 香 港 教 區 , 非 為 役 人 , 乃 役 於 人 為 此 , 我 所 有 的 一 切 , 包 括 我 的 牧 職 、 能 力 、 所 有 身 外 之 物 , 甚 至 我 的 生 命 , 我 都 願 意 為 天 主 子 民 獻 出 。 善 牧 必 須 準 備 為 羊 群 交 出 自 己 的 性 命 , 我 希 望 能 做 這 樣 的 一 個 牧 人 。」 他 沒 有 食 言 , 成 功 做 了 一 位 好 牧 者 。

在 徐 主 教 逝 世 廿 五 周 年 的 日 子 , 讓 我 們 為 香 港 教 區 、 香 港 主 教 胡 樞 機 及 兩 位 助 理 及 輔 理 主 教 祈 禱 , 祈 求 上 主 降 福 香 港 教 會 , 賜 予 我 們 的 主 教 們 健 康 的 體 魄 , 幫 助 他 們 忠 實 履 行 牧 職 , 努 力 拓 展 天 主 的 神 國 ; 大 家 群 策 群 力 , 一 心 一 意 , 為 光 榮 天 主 和 服 務 教 會 而 努 力 。
1998 年 5 月 31 日


 

徐誠斌主教離世四十周年
教區檔案處舉辦紀念展覽

教 區 檔 案 處 五 月 廿 三 至 廿 五 日 假 明 愛 大 廈 的 辦 事 處 舉 辦 展 覽 , 紀 念 徐 誠 斌 主 教 (一 九 二 0 —— 一 九 七 三) 逝 世 四 十 周 年 。

展 覽 於 徐 主 教 五 月 廿 三 日 離 開 塵 世 紀 念 日 揭 幕 , 教 區 檔 案 主 任 夏 其 龍 神 父 席 間 對 本 報 說 , 展 品 見 證 徐 主 教 對 本 地 教 會 、 普 世 教 會 以 至 香 港 社 會 均 貢 獻 良 多 。

夏 其 龍 神 父 說 , 其 中 一 件 具 備 歷 史 意 義 的 展 品 , 是 教 廷 一 九 六 九 年 委 任 徐 誠 斌 為 主 教 的 手 寫 委 任 狀 。 事 實 上 , 徐 主 教 帶 領 教 區 走 向 國 籍 神 父 領 導 , 也 幫 助 本 地 教 會 落 實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的 精 神 ; 在 普 世 教 會 層 面 , 徐 主 教 有 份 創 設 亞 洲 主 教 團 協 會 並 擔 任 常 務 委 員 會 秘 書 長 。

展 覽 上 , 其 他 展 品 包 括 有 關 徐 主 教 的 手 稿 、 文 件 、 相 片 、 剪 報 、 刊 物 , 及 檔 案 處 出 版 的 書 籍 等 , 例 如 有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與 他 的 合 照 , 見 證 著 他 的 牧 職 、 他 與 教 會 內 外 的 交 情 , 以 及 徐 主 教 一 九 七 三 年 離 世 時 , 教 會 上 下 對 他 的 懷 念 。

「一 九 七 0 年 代 香 港 經 濟 起 飛 , 民 族 意 識 亦 提 高 , 社 會 出 現 了 不 少 運 動 , 當 時 徐 主 教 關 心 社 會 , 回 應 教 師 工 潮 和 死 刑 等 議 題 。」

歷 史 學 者 夏 神 父 說 : 「徐 主 教 是 位 學 者 , 學 貫 中 西 ; 他 心 胸 廣 闊 , 也 關 心 社 會 事 務 , 與 其 他 宗 教 領 袖 關 係 和 諧
…… 他 語 文 和 靈 修 修 為 甚 深 , 個 性 勤 奮 , 值 得 教 友 學 習 。」

展 品 中 有 剪 報 和 相 片 , 回 顧 了 徐 誠 斌 主 教 一 九 七 三 年 關 心 文 憑 教 師 薪 酬 爭 議 的 經 過 。

公 教 報 前 特 約 記 者 、 公 教 學 校 教 師 謝 慧 珊 七 三 年 與 同 工 就 該 議 題 訪 問 徐 主 教 , 她 五 月 廿 三 日 對 本 報 說 , 徐 主 教 古 道 熱 腸 , 為 教 師 與 當 局 斡 旋 ; 他 在 牧 民 上 亦 具 備 前 瞻 眼 光 , 早 已 提 出 今 天 所 強 調 的 「教 友 職 務」 概 念 。

她 說 徐 主 教 辛 勤 服 務 教 徒 , 每 週 兩 次 到 堂 區 施 放 堅 振 ; 又 提 倡 平 信 徒 和 修 女 的 培 育 、 教 友 職 務 概 念 等 , 這 鼓 勵 她 接 受 教 會 培 育 。
2013 年 6 月 2 日


徐誠斌主教殘簡, 方豪輯註,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77.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天主教香港教區牧函集 (一九六九-一九七五),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神學年刊 (Vol. 31), 聖神修院神哲學院, 2010.


Bp. Francis Xavier HSU Chen-ping 徐誠斌主教 [檔案展覽--紀念徐誠斌主教逝世四十周年,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