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PEZZOLA, Francesco SDB
貝照良神父

* 1924 年 9 月 5 日在意大利維拉基亞拉 (Villachiare) 出生
* 1939 年 11 月 12 日來港
* 1940 年 10 月 15 日在香港矢發初願
* 1946 年 7 月 24 日在上海矢發永願
* 1950 年 5 月 24 日在上海晉鐸
* 2016 2 9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慈幼會貝照良神父
安息主懷享年九十一歲

慈 幼 會 會 士 貝 照 良 神 父 , 於 二 0 一 六 年 二 月 九 日 凌 晨 於 黃 竹 坑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壽 九 十 一 歲 。

貝 神 父 於 一 九 二 四 年 在 意 大 利 (Villachiare) 出 生 , 三 九 年 九 月 於 意 大 利 鮑 思 高 新 堡 (Castelnuovo D.B.) 開 始 初 學 , 同 年 十 一 月 抵 港 進 入 慈 幼 會 初 學 院 , 並 於 一 九 四 0 年 在 筲 箕 灣 慈 幼 會 修 院 矢 發 初 願 ; 及 後 他 被 派 到 上 海 南 市 修 道 院 修 讀 哲 學 及 神 學 , 並 於 一 九 五 0 年 在 該 修 道 院 晉 鐸 。

貝 神 父 在 中 國 大 陸 、 澳 門 及 香 港 服 務 逾 六 十 年 : 他 在 澳 門 慈 幼 學 校 前 後 服 務 二 十 年 ; 在 香 港 慈 幼 會 屬 校 : 九 龍 鄧 鏡 波 學 校 、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 香 港 鄧 鏡 波 書 院 服 務 共 廿 四 年 , 曾 任 院 長 及 校 長 等 要 職 。 貝 神 父 亦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二 十 多 年 , 曾 在 慈 幼 靜 修 院 、 九 龍 中 華 聖 母 堂 及 進 教 之 佑 堂 服 務 。 貝 神 父 一 生 獻 身 教 育 及 傳 揚 福 音 , 堪 稱 為 一 位 真 正 的 傳 教 士 。

貝 神 父 的 喪 禮 安 排 如 下 : 二 月 十 九 日 (週 五) 晚 上 八 時 於 九 龍 天 光 道 進 教 之 佑 堂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殯 葬 彌 撒 則 於 二 月 二 十 日 (週 六) 早 上 十 時 於 上 述 地 點 舉 行 。 彌 撒 後 即 辭 靈 出 殯 , 奉 柩 安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澳 門 慈 幼 家 庭 將 於 二 月 廿 四 日 (週 三) 於 澳 門 慈 幼 中 學 聖 堂 為 貝 神 父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2016 年 2 月 21 日  

 

永遠懷念貝照良神父
俞俊誠 香港鄧鏡波書院二B

貝 照 良 神 父 (Rev. Francesco Pezzola, S.D.B) 是 慈 幼 會 士 , 出 生 於 意 大 利 。 他 懂 得 多 種 語 言 , 1940 年 來 香 港 , 之 後 分 別 到 上 海 和 澳 門 服 務 , 還 到 不 同 學 校 工 作 。 1979 1985 年 期 間 , 貝 神 父 來 香 港 鄧 鏡 波 書 院 工 作 , 曾 是 我 校 的 院 長 。 雖 然 他 並 沒 有 教 過 我 , 但 我 和 他 的 感 情 非 常 深 厚 , 可 是 相 知 恨 晚 。 我 們 的 相 遇 經 歷 , 對 我 來 說 是 非 常 特 別 的 。

記 得 第 一 次 跟 貝 神 父 見 面 , 是 參 加 學 校 的 探 訪 活 動 , 我 的 代 母 邀 請 我 一 同 參 與 。 第 一 眼 看 到 貝 神 父 , 他 的 笑 容 就 深 深 地 刻 在 我 的 心 上 。

「是 你 將 我 生 命 的 恩 惠 賜 給 了 我 , 細 心 照 顧 維 持 了 我 的 氣 息 。」 (《約 伯 傳》10:12) 天 主 在 每 個 人 的 身 上 工 作 , 當 我 第 一 眼 看 見 貝 神 父 , 我 感 到 天 主 已 在 他 身 上 行 了 奇 事 。 貝 神 父 是 天 主 的 代 言 人 , 他 讓 我 感 受 到 天 主 的 愛 是 何 等 偉 大 。

探 訪 期 間 , 我 和 校 長 、 老 師 、 同 學 們 在 他 旁 邊 一 起 唱 聖 詠 和 校 歌 , 喚 起 他 對 往 事 的 記 憶 , 將 這 些 零 碎 的 片 段 拼 在 一 起 , 就 是 一 幅 很 美 麗 的 畫 ; 天 主 透 過 平 平 無 奇 的 服 務 , 將 喜 樂 、 平 安 帶 給 我 們 。

這 短 短 的 一 小 時 探 訪 , 面 對 著 一 位 服 務 我 校 多 年 的 神 父 , 我 的 心 已 經 感 受 到 一 份 溫 暖 。 看 見 他 的 嘴 巴 開 開 合 合 , 眼 淚 從 眼 眶 中 流 出 來 , 似 乎 是 向 我 們 表 達 感 激 。 雖 然 他 不 能 以 言 語 表 達 出 來 , 但 我 們 還 是 能 感 受 得 到 的 。

天 主 的 安 排 非 常 奇 妙 , 第 二 次 深 望 貝 神 父 , 竟 然 是 我 堂 區 的 活 動 。 聖 誕 節 時 , 我 堂 區 到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舉 辦 探 訪 活 動 。 活 動 後 , 我 就 特 別 來 到 貝 神 父 的 房 間 , 為 他 誦 念 《玫 瑰 經》 , 第 二 次 的 探 訪 使 我 和 他 的 感 情 變 得 更 深 厚 。

不 幸 地 , 一 月 時 , 我 聽 到 貝 神 父 的 身 體 情 況 變 差 , 我 的 心 情 突 然 變 得 十 分 沉 重 , 好 像 被 大 石 壓 住 了 一 樣 , 更 到 聖 堂 中 大 聲 痛 哭 。 然 後 , 我 馬 上 到 安 老 院 , 心 中 打 著 最 壞 的 打 算 。 幸 好 看 見 他 安 然 地 睡 在 床 上 休 息 , 總 算 放 下 了 心 頭 大 石 。 可 是 , 修 女 說 , 貝 神 父 快 要 回 到 天 鄉 了 。

自 此 以 後 , 我 每 天 放 學 後 都 會 到 安 老 院 陪 伴 貝 神 父 , 為 他 祈 禱 , 思 考 一 下 他 多 年 來 曾 為 社 會 作 的 貢 獻 。 在 他 身 上 , 我 得 到 很 多 的 啟 發 。 鮑 思 高 神 父 曾 說 : 「上 主 把 我 們 放 在 這 個 世 界 上 , 是 為 了 別 人 。 必 須 愛 別 人 , 才 能 受 人 愛 。」 在 貝 神 父 身 上 , 我 看 到 天 主 的 美 , 學 習 到 關 懷 身 邊 的 人 、 珍 惜 和 他 們 相 處 的 日 子 , 常 常 感 恩 。

雖 然 貝 照 良 神 父 最 後 離 開 了 世 上 , 我 相 信 他 已 與 天 主 在 一 起 ; 因 為 有 貝 神 父 的 出 現 , 我 的 信 仰 和 祈 禱 生 活 才 變 得 更 堅 固 , 更 有 意 義 。 讓 我 們 永 遠 懷 念 貝 照 良 神 父 。
 2016 年 4 月 24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251期,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