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WONG, Chi-Him Francis
黃子謙神父

* Birth in Hong Kong: [23 February 1894]
* Ordination: [2 June 1917]
* Death in Hong Kong: [15 November 1942]

* Huiyang District, To Chun (塗村): [1917] - [1918]
* Swa Bue, Haifeng District: [1919] - [1929]
* Sai Kung, New Territories: [1930] - [1931]
* Rector of Tai Long District, Sai Kung: [1932] - [1941]


黃子謙 (
WONG, Chi-Him Francis 1894-1942)
一 八 九 四 年 二 月 廿 三 日 在 香 港 出 生 , 一 九 0 二 年 十 二 月 加 入 香 港 傳 教 區 修 院 , 並 於 一 九 一 七 年 六 月 晉 鐸 。 晉 鐸 後 被 派 往 海 豐 傳 教 , 直 至 一 九 二 九 年 被 調 回 香 港 , 開 始 在 西 貢 服 務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西 貢 的 治 安 相 當 惡 劣 , 當 時 在 大 浪 服 務 的 黃 神 父 ,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十 一 月 十 五 日 被 殺 。

 

Father Wong

The two Chinese priests were, one old and one young: Father Francis Wong had been twenty-five years ordained, Father Kwok only five.

Father Wong has already come into this story, for it was he who captured by the Communists with Fathers Bianchi and Robba in Swabue in Christmas, 1937, when all were condemned to death. He, as a Chinese, was singled out for death by the most barbarous form of torture known to them, and he was only saved by the courageous intervention of Bishop Valtorta and the help of the Governor of Hong Kong.

He had been in the district of Swabue for ten years, but after his dramatic rescue he was transferred to the Saikung area, and put in charge of the church in Tailong and of the four surrounding missions. When, with the approach of the Japanese attack, the Italian priests in Hong Kong were interned, and consequently Father Caruso and the other priests who were working there had to go Father Wong was in charge of all the New Territory area and he had as his assistant Father Rene Kwok.
-The Story of A Hundred Year
by Father T.F. Ryan, S.J.

28 February 1958

 

三司鐸逝世五十年
將舉行感恩祭追念

教 區 為 紀 念 五 十 年 前 三 位 司 鐸 的 去 世 , 特 於 本 月 廿 三 日 上 午 十 時 假 西 貢 聖 心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主 祭 , 並 有 多 位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該 三 位 逝 世 五 十 週 年 的 神 父 , 兩 位 為 教 區 司 鐸 , 即 郭 景 芸 神 父 和 黃 子 謙 神 父 。 另 一 位 是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丁 味 略 神 父 (Emilio Teruzzi)

他 們 在 一 九 四 二 年 先 後 遇 害 , 據 香 港 教 區 檔 案 的 紀 錄 , 郭 神 父 是 被 共 黨 游 擊 隊 擄 去 之 後 被 殺 害 ; 黃 子 謙 神 父 則 在 日 軍 侵 華 期 間 被 處 死 ; 至 於 丁 味 略 神 父 , 是 在 郭 景 芸 神 父 被 擄 後 被 共 黨 游 擊 隊 擄 帶 上 船 , 之 後 把 他 殺 死 , 將 屍 體 投 入 海 中 , 一 星 期 後 發 現 他 的 屍 體 在 深 涌 一 個 小 沙 灘 上 。

為 紀 念 他 們 逝 世 五 十 週 年 , 特 別 追 念 他 們 , 為 他 們 獻 祭 , 歡 迎 教 友 前 往 參 禮 , 以 慰 三 位 神 父 在 天 之 靈 。
1992 年 8 月 14 日



西貢神父殉道五十周年
親友千里迢迢參禮紀念

西 貢 聖 心 堂 於 本 月 廿 三 日 (主 日) 舉 行 感 恩 聖 祭 紀 念 郭 景 芸 神 父 、 黃 子 謙 神 父 以 及 丁 味 略 (E. Teruzzi) 神 父 在 西 貢 殉 道 五 十 周 年 。 彌 撒 於 上 午 十 時 舉 行 , 由 林 焯 煒 副 主 教 主 祭 , 數 位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士 參 加 共 祭 , 其 中 柏 路 尼 (V. Bruni) 神 父 更 專 程 由 意 大 利 米 蘭 來 港 參 加 這 次 悼 念 。 另 外 , 郭 神 父 的 親 人 、 丁 神 父 意 大 利 家 鄉 的 教 友 十 多 人 亦 都 來 港 出 席 這 次 的 感 恩 聖 祭 。

彌 撒 開 始 時 , 林 副 主 教 以 中 、 英 語 簡 介 三 位 神 父 的 事 蹟 , 他 們 是 在 一 九 四 五 年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日 軍 侵 襲 香 港 期 間 被 殺 害 。 為 榮 主 救 人 、 服 務 教 會 、 牧 養 教 民 而 犧 牲 了 寶 貴 生 命 , 這 是 西 貢 堂 區 莫 大 的 光 榮 。 林 副 主 教 肯 定 地 說 : 他 們 所 獻 出 的 一 切 , 必 得 天 主 豐 厚 的 賞 報 。

奉 獻 禮 時 , 聖 心 堂 特 別 獻 上 一 柄 鑰 匙 及 一 個 地 球 儀 。 鑰 匙 象 徵 能 開 啟 天 國 的 大 門 , 使 更 多 人 認 識 天 主 , 並 得 進 入 天 國 ; 而 地 球 儀 則 代 表 著 將 天 主 的 福 音 傳 遍 世 界 每 一 個 角 落 。

彌 撒 結 束 前 , 柏 路 尼 神 父 向 西 貢 教 友 表 示 : 感 謝 天 主 給 他 機 會 參 與 今 次 的 感 恩 聖 祭 。 他 說 , 他 的 家 鄉 與 香 港 及 西 貢 區 有 著 密 切 的 關 係 , 因 為 丁 神 父 在 西 貢 殉 道 , 同 時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有 不 少 會 士 在 香 港 服 務 。

柏 路 尼 神 父 是 丁 神 父 米 蘭 家 鄉 的 本 堂 神 父 , 他 本 身 並 不 認 識 丁 神 父 , 只 是 靠 朋 友 傳 述 , 才 知 道 丁 神 父 在 港 殉 道 的 事 蹟 。 他 覺 得 丁 神 父 是 偉 大 的 傳 教 士 , 擁 有 強 大 的 信 德 和 愛 德 , 愛 主 愛 人 , 甚 至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奉 獻 給 天 主 。 柏 路 尼 神 父 表 示 , 在 米 蘭 仍 有 很 多 教 友 懷 念 可 敬 的 丁 神 父 , 而 且 在 每 年 都 舉 行 感 恩 祭 悼 念 他 , 同 時 , 丁 神 父 曾 用 過 的 十 字 架 , 亦 安 放 在 米 蘭 的 教 堂 內 , 供 教 友 朝 拜 。 至 於 當 地 年 輕 一 代 的 教 友 亦 知 道 或 聽 過 丁 神 父 的 事 蹟 , 他 們 對 丁 神 父 偉 大 的 信 德 都 深 表 敬 佩 。

柏 路 尼 神 父 這 次 來 港 , 主 要 是 為 參 與 這 次 西 貢 聖 心 堂 為 悼 念 三 位 神 父 殉 道 五 十 周 年 而 舉 行 的 感 恩 聖 祭 , 其 次 是 加 強 香 港 與 米 蘭 的 聯 繫 , 使 兩 地 的 關 係 更 趨 密 切 。


西貢三神父殉道簡史
田英傑

一 九 四 一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 日 軍 開 始 進 攻 香 港 。 兩 星 期 後 , 他 們 成 功 佔 領 這 個 英 屬 殖 民 地 , 香 港 進 入 一 個 黑 暗 的 年 代 。

苦 難 隨 著 戰 爭 來 臨 , 物 資 開 始 短 缺 , 大 量 市 民 被 迫 離 開 。 中 國 人 多 返 回 大 陸 , 葡 萄 牙 人 則 多 逃 往 澳 門 。 部 分 意 籍 傳 教 士 為 照 顧 天 主 教 的 難 民 及 減 輕 教 會 的 經 濟 負 擔 而 前 去 澳 門 ; 香 港 人 口 銳 減 至 五 十 萬 。 留 下 來 的 主 教 及 神 父 仍 努 力 協 助 居 民 , 分 發 梵 蒂 岡 的 救 濟 品 給 窮 困 的 人 和 拘 留 營 的 戰 俘 。 雖 然 人 口 銳 減 , 物 資 短 缺 , 大 眾 面 臨 飢 荒 , 但 教 會 的 生 活 與 社 會 服 務 仍 繼 續 維 持 。

日 軍 殘 酷 、 嚴 厲 的 武 力 高 壓 統 治 手 段 , 在 市 區 有 效 地 維 持 秩 序 , 但 在 新 界 區 域 卻 不 然 ; 於 是 一 些 無 恥 之 徒 、 山 賊 、 海 盜 、 甚 至 游 繫 隊 都 聯 群 結 黨 , 分 成 小 組 , 在 赤 徑 一 帶 建 立 勢 力 , 活 躍 於 西 貢 區 , 以 愛 國 精 神 為 藉 口 進 行 一 些 不 法 的 勾 當 與 活 動 , 並 經 常 輕 易 地 進 出 大 陸 匿 藏 。

戰 爭 初 期 , 日 軍 據 「戰 爭 法」 把 所 有 意 籍 傳 教 士 拘 禁 在 赤 柱 監 獄 。 後 來 又 因 「戰 爭 法」 有 規 定 , 所 有 外 籍 人 士 (包 括 傳 教 士) 都 應 囚 禁 在 他 們 的 領 使 館 中 , 故 釋 放 了 他 們 。

在 西 貢 , 自 兩 名 意 大 利 神 父 在 四 二 年 被 囚 後 , 只 剩 該 區 的 署 理 主 任 郭 景 芸 神 父 及 大 浪 的 主 任 黃 子 謙 神 父 在 那 裡 工 作 。

當 時 還 不 足 三 十 歲 的 郭 神 父 , 是 首 名 晉 鐸 的 汕 尾 土 著 , 做 了 五 年 神 父 ; 自 四 一 年 起 便 在 西 貢 工 作 , 其 後 曾 到 惠 州 服 務 ; 在 西 貢 , 他 最 專 志 經 營 的 , 就 是 崇 真 學 校 。

有 廿 五 年 鐸 職 經 驗 的 黃 神 父 在 二 九 年 起 , 便 在 西 貢 區 工 作 。 三 一 年 成 為 大 浪 的 主 任 司 鐸 ; 他 在 六 十 歲 那 年 (即 一 九 二 七 年) 的 平 安 夜 , 與 白 英 奇 神 父 (L. Bianchi) 、 路 比 神 父 (Robba) 及 七 名 嘉 諾 撒 修 女 被 共 產 黨 的 海 陸 豐 幫 所 捉 去 , 他 被 判 處 死 刑 , 可 幸 者 , 當 時 恩 理 覺 主 教 借 用 了 英 國 戰 艦 「天 使 號」 發 動 突 攻 , 他 們 才 僥 倖 脫 險 。

由 於 局 勢 動 盪 , 這 兩 位 神 父 的 居 所 和 行 蹤 也 很 保 密 。 但 在 一 九 四 二 年 八 月 中 一 個 黃 昏 , 郭 神 父 與 七 、 八 名 人 士 (包 括 數 位 教 師) 又 被 一 批 不 明 來 歷 的 人 捉 去 。 起 初 大 家 以 為 他 們 是 想 勒 索 金 錢 的 綁 匪 , 後 才 知 他 們 把 郭 神 父 等 帶 上 船 捆 綁 後 , 駛 至 一 山 腳 下 , 便 把 他 們 殺 掉 及 埋 葬 了 。

自 郭 神 父 被 擄 後 , 黃 神 父 就 經 常 前 往 西 貢 , 替 代 郭 神 父 的 工 作 。 但 當 時 有 位 米 蘭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丁 味 略 神 父 (E. Teruzzi) 已 很 注 意 西 貢 區 的 險 惡 情 況 。 他 在 西 貢 自 一 九 一 二 年 至 一 九 二 七 年 渡 過 了 他 青 春 的 十 五 個 年 頭 , 對 當 地 居 民 已 有 密 切 的 感 情 。 後 來 他 雖 然 在 教 區 主 教 公 署 工 作 , 身 兼 禮 儀 主 管 、 檔 案 室 主 管 、 寶 血 女 修 會 聽 告 解 司 鐸 、 監 獄 特 派 司 鐸 等 職 , 但 仍 念 念 不 忘 西 貢 區 弟 兄 的 需 要 , 儘 量 幫 助 他 們 。 他 又 很 喜 歡 帶 領 童 軍 活 動 , 藉 此 傳 揚 主 德 。

丁 神 父 感 到 西 貢 區 需 要 一 名 留 宿 的 神 父 , 遂 請 主 教 委 派 他 接 替 郭 神 父 的 工 作 , 並 稱 他 熟 悉 該 區 的 地 理 環 境 與 人 物 , 該 是 適 合 人 選 。 主 教 有 些 猶 疑 不 決 , 但 為 不 負 他 的 好 意 , 便 准 他 暫 時 去 西 貢 服 務 。 他 在 十 月 五 日 出 發 , 逗 留 至 十 一 月 初 。 在 這 段 時 間 內 , 他 每 天 黃 昏 寫 下 該 區 的 慘 況 和 郭 神 父 的 一 些 事 蹟 。 另 外 , 他 也 常 探 訪 一 些 鄉 村 , 鼓 勵 戰 爭 中 的 居 民 ; 沿 途 都 算 平 安 , 只 遇 過 一 次 共 產 黨 游 擊 隊 的 截 查 。

十 一 月 八 至 十 四 日 , 當 丁 神 父 與 全 體 傳 教 士 在 香 港 的 一 次 退 省 聚 會 時 , 主 教 便 正 式 委 任 他 在 西 貢 工 作 。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上 任 。 那 時 , 日 軍 猖 獗 殘 暴 , 景 況 淒 涼 , 但 丁 神 父 仍 堅 持 探 訪 那 些 未 曾 到 過 的 鄉 村 。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 他 與 一 名 傳 道 員 及 僕 人 剛 在 大 棠 村 一 教 友 家 渡 宿 , 以 備 在 舉 行 彌 撒 後 前 往 鄰 村 , 不 料 竟 被 一 群 武 裝 游 擊 隊 擄 走 , 帶 到 海 邊 一 船 上 ; 駛 至 一 段 距 離 後 , 他 們 又 重 返 該 教 友 家 捉 拿 那 名 僕 人 。 一 星 期 後 , 有 人 在 深 涌 一 小 灘 上 發 現 了 丁 神 父 的 浮 屍 , 村 婦 們 靠 他 那 雙 西 式 短 襪 及 金 牙 才 認 出 了 他 , 當 時 丁 神 父 的 頭 骨 已 碎 裂 , 身 體 仍 被 繩 捆 著 。 深 涌 的 人 就 在 附 近 一 乾 地 裡 埋 葬 了 丁 神 父 ; 至 於 他 的 僕 人 與 傳 道 員 則 音 訊 杳 然 。

不 數 日 , 落 力 地 探 訪 及 繼 續 丁 神 父 未 完 成 的 工 作 的 黃 神 父 竟 在 一 個 黃 昏 於 赤 徑 失 蹤 了 。 人 們 估 計 他 已 遇 害 。 果 然 , 不 久 之 後 , 大 家 發 現 了 他 , 原 來 黃 神 父 被 帶 到 大 浪 附 近 一 山 頭 上 給 殺 掉 , 又 被 秘 密 地 埋 葬 。 日 期 大 約 是 十 一 月 尾 十 二 月 初 。 後 來 香 港 主 教 座 堂 為 這 三 名 受 害 者 舉 行 了 一 台 莊 嚴 的 追 思 彌 撒 , 有 很 多 人 士 及 天 主 教 團 體 參 加 。 大 家 都 感 到 悲 痛 難 言 , 主 教 在 致 詞 時 說 , 將 永 遠 記 念 他 們 寶 貴 的 犧 牲 。

日 軍 侵 華 期 間 , 情 況 混 亂 , 故 也 難 以 稽 查 這 些 案 件 。 直 到 一 九 四 五 年 十 月 香 港 重 光 後 , 西 貢 也 重 歸 英 國 , 有 關 方 面 就 作 資 料 搜 集 , 丁 神 父 的 屍 骨 才 得 發 掘 出 來 , 放 入 一 小 盒 ,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十 一 月 十 五 日 莊 嚴 地 下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究 竟 誰 是 兇 手 ? 他 們 的 動 機 是 甚 麼 ? 這 始 終 是 一 個 謎 。

有 人 懷 疑 是 日 本 人 , 說 他 們 不 喜 歡 外 國 人 目 睹 其 殘 暴 的 統 治 手 法 , 但 這 並 無 根 據 , 因 日 本 人 就 算 在 市 區 , 亦 是 公 開 地 行 動 。 當 時 香 港 主 教 雖 曾 查 問 過 有 關 事 件 , 但 答 案 卻 是 「尚 在 調 查 中」 。 後 來 恩 理 覺 主 教 意 識 到 「兇 手 可 能 不 是 來 自 西 貢」 , 因 為 神 父 們 在 那 兒 勤 勞 工 作 , 向 受 愛 戴 ; 故 可 能 是 附 近 地 區 的 盜 賊 借 用 愛 國 之 名 , 指 傳 教 士 中 有 日 本 間 諜 而 進 行 謀 殺 ; 若 然 的 話 , 大 家 可 想 到 , 當 時 進 行 地 下 活 動 及 不 法 勾 當 的 人 , 大 都 是 直 接 或 間 接 受 中 共 游 擊 隊 所 控 制 的 , 他 們 可 能 妒 忌 神 父 們 在 本 地 享 有 榮 譽 與 影 響 力 , 且 游 擊 隊 又 反 對 「宗 教」 , 故 仇 視 甚 至 殺 害 他 們 。 郭 神 父 的 失 蹤 與 遇 害 已 是 一 個 很 好 的 說 明 。 至 於 丁 神 父 及 黃 神 父 , 可 能 從 所 搜 集 的 資 料 裡 , 看 出 了 敵 人 的 動 機 , 因 而 墮 入 被 謀 殺 的 危 機 中 。

經 過 審 查 與 訊 問 , 許 多 目 擊 證 人 和 一 九 五 三 至 一 九 六 一 年 的 西 貢 區 主 任 江 志 堅 (Q. De. Ascaniis) 神 父 也 肯 定 那 些 武 裝 游 擊 隊 都 是 中 共 的 人 , 原 因 是 因 為 他 們 憎 恨 宗 教 。

不 管 真 相 如 何 , 殉 道 者 的 犧 牲 卻 是 千 真 萬 確 , 他 們 見 證 了 基 督 的 仁 愛 、 勇 敢 與 決 心 。 他 們 明 知 結 局 如 何 , 但 仍 在 危 險 中 工 作 , 作 出 最 大 的 犧 牲 。 他 們 渴 求 熱 烈 完 整 奉 獻 生 命 的 信 德 , 勝 過 了 對 死 亡 的 恐 懼 , 再 次 在 我 們 當 中 活 出 耶 穌 基 督 的 精 神 , 促 使 大 家 去 尋 求 生 命 中 真 理 的 奧 秘 , 推 動 我 們 為 愛 主 愛 人 而 作 出 犧 牲 的 準 備 。
1992 年 8 月 28 日


一 九 二 九 年 十 月 黃 神 父 子 謙 奉 命 調 港 。 神 父 到 邑 傳 教 凡 十 一 年 , 性 剛 勇 , 富 膽 略 , 善 交 際 , 邑 中 名 士 皆 認 識 之 。 長 於 佈 置 , 其 所 住 地 , 堂 宇 臥 室 , 輝 煌 皓 潔 , 花 卉 櫉 木 , 應 有 盡 有 。 督 率 教 友 , 有 條 不 紊 。 一 九 二 七 年 冬 邑 屬 政 變 , 神 父 在 汕 尾 聖 堂 被 捕 , 監 禁 五 日 獲 釋 , 隨 恩 主 教 交 涉 艦 赴 港 , 明 年 後 返 邑 , 繼 續 維 持 教 務 。 是 年 奉 命 調 香 港 西 貢 。 捷 勝 教 友 陳 意 漸 等 連 同 邑 屬 耆 老 , 到 香 港 主 教 府 遞 呈 挽 留 。 未 獲 允 准 。 離 別 之 日 , 男 女 歡 送 者 甚 為 熱 烈 。 至 西 貢 大 浪 地 區 傳 教 , 其 成 績 不 減 在 邑 , 痛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八 月 , 被 捕 遇 害 。

讚 曰 : 『系 出 望 族 , 性 本 聰 明 。 少 年 勤 學 , 志 超 群 倫 。 紅 塵 草 芥 , 富 貴 浮 萍 。 道 德 完 備 , 鐸 品 榮 陞 。 來 邑 傳 教 。 十 有 一 齡 。 佈 置 堂 宇 , 雅 潔 晶 瑩 。 督 率 群 倫 , 咸 臻 於 成 。 交 際 行 善 , 早 著 蜚 聲 。 勳 猷 昭 展 , 遠 近 慕 名 。 調 任 西 貢 , 與 邑 齊 名 。 功 業 彪 炳 , 如 日 東 升 。 何 期 事 變 , 遞 然 產 生 。 捕 竟 遇 害 , 魂 返 天 庭 。 下 為 河 嶽 , 上 為 月 星 。 浩 浩 正 氣 , 寒 乎 蒼 溟 。 嗚 呼 偉 哉 ! 公 誠 聖 者 , 萬 古 汗 青 。』
海豐天主教七十五年大事記


The Story of a Hundred Years, by Thomas F. Ryan, S.J., Catholic Truth Society Hong Kong, 1959.
海豐天主教七十五年大事記, 劉蘊遜整理, 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 1991.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