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 Rev. SHEK, Pau-Pok Felix Joannes
石抱璞副主教

* Birth in Hong Kong: [15 June 1895]
* Ordination: [25 April 1922]
* Death in Hong Kong: [31 December 1962]

* Huiyang, Phin Shan: [1923] - [1924]
* Rosary Church, Chatham: [1925]
* Huiyang, Phin Shan: [1927] - [1928]
* Huiyang, Tam Tong: [1929]
* Huizhou, Tam Shui: [1930] - [1932]
* Swa Bue, Haifeng: [1933] - [1934]
* Pro-Rector of Holy Cross Church, Shaukiwan: [1935] - [1939]
* Rector of Holy Cross Church, Shaukiwan: [1940] - [1941]
* Rector of Precious Blood
s Church, Shumshuipo: [1946]
* Rector of the Minor Seminary, Sai Kung: [1949] - [1950]
* Rector of the Holy Ghost (Minor) Seminary, Sai Kung: [1951] - [1952]
* Notary of the Bishop
s Office: [1953]
* Vice General: [1954] - [1962]
* Diocesan Consultor: [1955] - [1962]


石抱璞
 (
SHEK, Pau-Pok Felix Joannes 1895-1962)
一 八 九 五 年 六 月 十 五 日 在 香 港 出 生 , 一 九 0 六 年 加 入 香 港 修 院 , 一 九 二 二 年 四 月 廿 五 日 晉 鐸 , 即 奉 派 前 往 惠 州 區 平 山 傳 教 。 一 九 二 五 年 調 九 龍 玫 瑰 堂 , 二 八 年 調 惠 州 區 平 山 , 一 九 二 九 年 前 應 北 婆 羅 洲 教 會 邀 請 , 前 往 指 示 華 僑 傳 教 工 作 , 翌 年 回 港 , 任 職 於 淡 水 , 二 年 後 調 往 海 豐 汕 尾 。 一 九 三 五 年 被 調 回 香 港 , 並 出 任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四 二 年 日 軍 佔 領 期 間 , 出 任 總 堂 區 署 理 主 任 司 鐸 , 翌 年 兼 任 教 區 顧 問 。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深 水 埗 寶 血 堂 主 任 司 鐸 。 一 九 四 九 至 五 三 年 , 出 任 西 貢 小 修 院 院 長 。 三 年 後 調 任 教 區 審 議 , 專 責 教 律 事 務 。 一 九 五 三 年 , 獲 委 任 副 主 教 , 為 本 教 區 第 一 位 國 籍 副 主 教 。 一 九 五 八 年 出 任 教 區 福 利 會 會 長 。 一 九 六 一 年 獲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任 命 為 榮 譽 侍 從 , 領 蒙 席 銜 , 是 國 籍 聖 職 班 中 首 位 獲 此 榮 譽 。 一 九 六 一 年 獲 選 為 國 際 公 教 福 利 會 副 主 席 。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病 逝 。

 

Death of Msgr. SHEK Pau Pok, Felix
R.I.P.

Msgr. John Felix Shek, Vicar General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nd supernumerary Privy Chamberlain to His Holiness the Pope, died in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Shamshuipo. Kowloon, at 6 p.m. on Monday, 31 December 1962, in the sixty-seven year of his life and the forty-first year of his priesthood.

The late Monsignor was born in Hong Kong in June 1895, and belonged to one of the most distinguished Catholic families in the Diocese.

He was ordained priest on 25 April 1922, and began his priestly work in Ping Shan, Waichow District, China, where he spent three years as Coadjutor.

In 1925 he came to Hong Kong as assistant priest at Rosary Church, Kowloon.

In 1928, he returned to China where, with one break, he spent the next four years as assistant priest in Ping Shan, Waichow District 1928-29, Tam Shui, Waichow District 1930-32, and Swa Bue District 1932-35.

In 1929 he went to Sandakan, North Borneo as adviser on the apostolate among the Chinese there.

He spent the years from 1935 to 1942 at Holy Cross Church, Shaukiwan, Hong Kong, as Pro-Rector until 1939 and as Rector for the Remaining three years.

He was appointed Pro-Rector of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Hong Kong, in 1942, and became a diocesan counselors in 1943.

In 1946 he became Parish Priest of Precious Blood Parish, Shamshuipo, Kowloon.
In 1949 he was appointed Rector of Holy Spirit Seminary, then at Sai Kung, New Territories.
In 1952 he was appointed Notary of the Diocesan Curia.
In 1953 he was appointed Vicar General of the Diocese, retaining this post until his death.
In 1958 he was appointed President of Caritas Hong Kong.
In 1961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Catholic Charities meeting in Vienna appointed Msgr. Shek a Vice-President of Caritas Internationals.

In the same year His Holiness the Pope appointed him Papal Privy Chamberlain.

This long list of ever widening responsibilities gives but an impersonal outline of four decades of valuable and distinguished service.

No impersonal record could convey the full value of Msgr. Shek
s priestly life. From the day of his ordination to the day of his death he was outstanding for unfailing kindness. The immense unstudied dignity of his appearance and manner never hid the very real, very thoughtful, very personal friendship which he extended freely to all. Wherever he worked he made grateful friends in all quarters and at all levels.

It was appropriate that his last years should have been associated so closely with Caritas; for charity was his characteristic virtue.

Characteristic also was the courage with which he met the sufferings of his last illness. He was constantly in pain, but with quite patience he remained always master of his pain.

The Solemn Requiem Mass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was celebrated in St. Margaret
s Church on Wednesday, 2 January, by Rt. Rev. L. Mencarini, P.I.M.E., V.G., with Father Peter Lei, P.P., as Deacon and Father Vincent Lau as Subdeacon. The Absolution was given by His Lordship the Bishop.

His Lordship officiated at the graveside in Happy Valley Cemetery, where a great concourse of Mourners bore testimony to the esteem in which Msgr. Shek was held.
4 January 1963

 

The Late Msgr. Felix Shek
(Memories of a Confrere)

In any Mission field one can always safely repeat the words of Our Lord: “Messis quidem multa, operarii autem pauci” (The harvest is indeed great, but the labourers are few.)

The recent demise of Msgr. Shek on the last day of 1962, is a great loss for our Mission.

Our latest statistics show that there are here about 90 priests belonging to the Diocesan clergy and about 200 belonging to other Orders. But when Msgr. Shek was ordained (in 1922), there were only ten Chinese Priests in Hong Kong and 23 from the Milan Foreign Mission Institute.

The summary of the deceased Monsignor’s activity during his 40 years of priestly life, as printed in last week’s Sunday Examiner, gives some idea of the energy which accompanied his steps, although failing health frequently interfered with his good intentions.

But let us first go back and examine the beginnings of his priestly vocation. We wonder how did this lofty ideal enter into the heart of that youth attending such an ordinary Mission school as could exist 50 years ago, when the Catholics only numbered 15,000 and the Chinese priests numbered only eight, most of them scattered in far-away districts and so unable to impress the Catholic children frequenting the few churches of Hong Kong and to inspire in them the mysterious call: “Could I be a priest myself?”

Certainly such a call entered the mind of young John Felix as an echo of Our Lord’s words. Perhaps heard in a sermon, perhaps noticed while perusing the pages of the Holy Gospels: “The labourers are few; go thou also into my vineyard”

His preparation to the priesthood, which was completed in about ten years, was mainly the fruit of assiduous care on the part of Father Daniel Page, who, besides founding and serving the Catholic community and the church of the Holy Cross at Shaukiwan(1914), was also the R.C. Chaplain to Victoria Gaol (Stanley Gaol did not exist at the time) and regularly visiting the Civil Hospital at West Point (Queen Mary’s was not built yet). It is not an easy task to teach boys (non-European boys at that), a dead language like Latin, starting from “A.B.C.”, and “Rosa, rosae”, and to carry on all by yourself through years of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and associated subjects.

Well, Father Pages did it. Between 1917 when Fathers Joakim Chan and Philip Lu were ordained, and 1928 when Fathers Peter Chow (now still in Communist hands), and Father Beneficus Chan were ordained, Father Shek was the only one to persevere through the years of the First World Was and reach the goal of priesthood.

He was always grateful to Father Page and the other P.I.M.E. missionaries who had prepared him to reach such a position, and he expressed this in feeling words in a speech delivered at the official opening of Raimondi College.

Let us now consider the priestly labours of our deceased confrere in the years when he was appointed to work in various inland districts and we may discover the wisdom which guided his Superiors in sending him here and there. He was thus being unwittingly prepared for more fruitful ministry in future; for, by spending some years among people speaking different dialects, he, who had been born in Cantonese-speaking surroundings, came to learn Hakka while in Waichow and Ping Shan, (1929-32), and to practice the more difficult Hoklo dialect when living in Hoi Fung (1932-35).

Thus he was well equipped when transferred to parishes in Hong Kong and Kowloon, where he was able to understand people from all parts of the whole Vicariate Apostolic (as this Diocese was called before 1946), and to preach to them and hear their confessions in church and on their death beds.

After he was “put on the candlestick” by his appointment as Vicar General, other branches of activity were entrusted to him, including the direction of local Charities, and the Vice-Presidency of Caritas International.

His recent appointments are well known, but less known yet laudable deeds should be revealed by those who can testify. The writer of these comments has gathered a few such notable facts, showing “Father Shek” fearlessly fulfilling his duty during the most dangerous periods of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At some time in 1942 Bishop Valtorta asked him if he dared bring oral messages to the Fathers who had remained in the interior part of the Mission, which was a kind of “no-man’s land.” Father Shek willingly undertook, on foot, this journey which took weeks to complete and brought him though the New Territories and Po On District as far as Waichow and Hoifung, despite the Japanese guarding the coast of Kwangtung and the “guerrillas” watching the roads and paths inland. Having accomplished his task, he quietly returned to Hong Kong safe and sound, smiling as he told his confreres of his adventures and narrow escapes.

Another perilous errand originated in a sick call from the ill-famed district of Sai Kung, where in the second part of 1942, Father Francis Wong and Father Renatus Kwok had mysteriously disappeared, and Father Emil Teruzzi had been cruelly assaulted and drowned by unknown murderers. A number of well known Catholic had perished with them. Father Shek did not hesitate. He volunteered to carry out his priestly duty when H.E. the Bishop asked for someone disposed to take the risk.

I am sure other people (religious or laymen) will be able to supply more facts to complete this sketch and help to prepare for publication full record of the good done by this faithful servant of the Catholic Mission of Hong Kong. For “exempla trahunt” ; good examples attract imitators.

May God rest his soul and reward his good deeds!
11
January 1963

 

香港教區副主教
石抱璞蒙席病故
為本教區辛勞整整四十年

香 港 教 區 副 主 教 石 抱 璞 蒙 席 , 為 教 會 辛 勞 四 十 年 後 ,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下 午 六 時 病 故 於 九 龍 寶 血 醫 院 , 享 年 六 十 七 歲 。 噩 耗 傳 來 , 全 教 區 哀 悼 不 已 。

一 月 二 日 上 午 十 時 教 區 當 局 假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明 鑑 理 副 主 教 主 禮 , 本 港 聖 職 界 、 公 教 團 體 代 表 及 教 友 參 加 者 千 餘 人 。 白 英 奇 主 教 主 持 追 思 禮 後 出 殯 , 遺 體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副 主 教 於 九 月 初 患 病 入 醫 院 , 十 二 月 中 病 況 轉 惡 , 即 請 領 終 傅 聖 事 , 並 謂 已 準 備 好 接 受 天 主 之 最 後 安 排 。 臨 終 病 痛 頗 深 , 但 神 態 安 詳 , 頻 謂 唯 主 是 賴 。

副 主 教 於 一 八 九 五 年 生 於 香 港 , 一 九 二 二 年 晉 鐸 , 即 奉 派 前 往 惠 州 區 坪 山 傳 教 。 一 九 二 五 年 調 往 九 龍 玫 瑰 堂 , 二 八 年 再 調 往 惠 州 區 坪 山 , 一 九 二 九 年 前 應 北 婆 羅 洲 教 會 之 請 , 前 往 指 示 華 僑 傳 教 工 作 , 翌 年 回 港 , 任 職 於 淡 水 , 二 年 後 調 往 汕 尾 。

一 九 三 五 年 陞 任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署 理 主 任 , 一 九 三 九 年 真 除 。 一 九 四 二 年 日 軍 佔 領 時 間 , 出 任 總 堂 區 署 理 主 任 , 翌 年 兼 任 教 區 顧 問 。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往 深 水 埗 寶 血 堂 區 (現 改 名 聖 五 傷 方 濟 各 堂 區) 。

一 九 四 九 年 副 主 教 出 任 本 教 區 小 修 院 院 長 時 修 院 在 新 界 西 貢 , 因 交 通 不 便 , 聘 請 教 師 維 艱 , 副 主 教 親 自 執 教 , 不 遺 餘 力 , 今 日 本 教 區 青 年 司 鐸 , 皆 出 其 門 下 。 三 年 後 調 任 教 區 審 議 , 專 司 教 律 事 務 。

一 九 五 三 年 陞 任 副 主 教 , 為 本 教 區 第 一 個 國 籍 副 主 教 。 時 值 本 教 區 發 展 之 開 始 , 副 主 教 襄 助 白 主 教 策 劃 殷 切 , 厥 功 至 鉅 。 一 九 五 八 年 出 升 教 區 福 利 會 會 長 。 一 九 六 一 年 榮 獲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任 命 為 榮 譽 侍 從 , 領 教 卿 (蒙 席) 銜 。 國 籍 聖 職 班 中 獲 此 榮 譽 者 , 以 副 主 教 為 第 一 人 。 一 九 六 一 年 , 獲 選 為 國 際 公 教 福 利 會 副 主 席 。
1963 年 1 月 4 日

 

念石副主教
未名

本 教 區 有 幾 個 上 了 年 紀 的 神 父 , 還 記 得 三 四 十 年 前 石 神 父 在 惠 州 汕 尾 等 地 傳 教 的 那 個 時 期 。 那 時 候 傳 教 是 跑 腿 流 汗 的 工 作 , 神 父 跋 涉 長 途 的 時 候 , 比 在 堂 區 寓 所 內 的 時 候 多 。 那 時 候 內 戰 頻 頻, 盜 匪 蜂 起 , 出 門 便 有 遇 到 驚 險 的 可 能 。 石 副 主 教 在 晚 年 回 憶 當 時 的 情 況 說 : 「那 時 候 年 紀 輕 , 膽 子 大 , 還 做 得 動 , 現 在 要 我 去 , 不 夠 資 格 了 。」

一 談 起 那 早 年 的 工 作 , 他 總 是 興 高 采 烈 的 。 筆 者 覺 得 , 他 緬 懷 那 個 時 間 , 認 為 那 是 他 的 工 作 的 黃 金 時 代 。 近 年 來 人 家 對 他 說 起 什 麼 困 難 , 副 主 教 總 是 拿 以 前 的 情 況 同 現 在 來 比 較 , 鼓 勵 人 拿 出 勇 氣 來 , 往 將 來 看 。

那 時 候 的 傳 教 生 活 , 養 成 了 他 的 布 衣 淡 飯 、 安 步 當 車 的 習 慣 。 優 裕 的 家 庭 環 境 , 和 晚 年 的 高 高 在 上 的 地 位 , 沒 有 影 響 到 他 的 生 活 方 式 。 他 的 煙 斗 是 最 便 宜 的 , 煙 絲 是 土 製 的 , 但 送 人 的 煙 斗 , 卻 是 全 世 界 最 名 貴 的 。

總 堂 的 飯 菜 , 並 不 適 合 他 的 胃 口 , 筆 者 曾 問 他 為 什 麼 不 吩 咐 理 家 神 父 準 備 一 些 中 菜 , 他 說 : 「何 必 給 人 添 麻 煩 ? 吃 飯 不 是 為 了 滿 足 食 慾 。」 他 始 終 保 持 傳 教 士 的 隨 遇 而 安 、 先 人 後 己 的 本 色 。

副 主 教 天 性 恬 淡 , 不 求 聞 達 , 做 事 、 捐 錢 、 施 捨 , 總 是 不 聲 不 響 的 。 他 責 任 心 重 , 凡 他 認 為 對 教 會 、 對 信 眾 利 益 有 關 的 事 , 無 不 力 陳 得 失 , 一 經 決 議 , 則 悉 力 以 赴 。

最 近 一 二 年 中 , 他 時 常 感 到 精 力 不 濟 , 對 人 說 : 「老 了 , 不 中 用 了 , 你 們 年 經 人 , 趕 快 趁 年 富 力 強 的 時 候 , 多 為 教 會 做 些 事 。」

去 年 九 月 初 他 抱 恙 入 寶 血 醫 院 , 似 乎 知 道 病 況 嚴 重 , 一 再 表 示 他 等 待 著 天 主 的 最 後 安 排 。 面 對 著 死 亡 , 他 的 鎮 靜 反 映 出 畢 生 倚 賴 天 主 、 絕 意 相 從 的 修 養 。
1963 年 1 月 4 日

 

德貞女中學追悼
校董石抱璞蒙席

德 貞 女 子 中 學 校 長 魏 瑪 利 修 女 及 員 生 以 該 校 校 董 石 抱 璞 蒙 席 不 幸 於 去 年 除 夕 魂 歸 天 國 , 莫 不 深 表 悼 念 。

石 公 生 前 對 該 校 員 生 之 靈 魂 愛 護 備 至 , 對 教 育 方 針 亦 多 所 指 示 。 故 該 校 已 於 本 月 八 日 上 午 八 時 假 座 九 龍 深 水 埗 聖 五 傷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追 思 安 所 大 彌 撒 , 中 學 部 教 員 及 學 生 千 餘 人 及 修 女 多 人 均 參 與 聖 祭 並 為 彼 祈 禱 云 。
1963 年 1 月 11 日
 


悼石副主教
張谷強

五坡方飯舊同遊,鴻爪玲瓏影尚留;
今日驚聞鵑泣血,永年無復鶴歸樓!
投門砥礪事難再,贈物摩挲淚更流!
道義相交三十載,高風景德配千秋!
1963 年 1 月 18 日

 

信仰生活憶舊──
緬懷石抱樸神父的行誼

一 九 五 0 年 初 期 , 香 港 教 區 的 神 職 人 員 中 , 有 一 位 膺 任 教 區 華 人 副 主 教 , 曾 榮 獲 教 宗 頒 贈 「宗 座 侍 從 教 卿」 榮 銜 的 石 抱 樸 神 父 。 也 許 年 長 的 神 父 、 修 女 或 教 友 , 對 他 還 留 有 或 深 或 淺 的 印 象 。 筆 者 有 幸 與 石 鐸 相 識 , 尋 而 常 相 晤 談 , 且 每 談 必 一 或 二 小 時 。

品性耿介,學識廣博
石 鐸 本 性 耿 介 , 坦 率 健 談 , 論 事 「是 就 說 是 、 非 就 說 非」 , 一 言 不 苟 ; 他 喜 讀 古 詩 文 , 有 深 厚 的 國 學 修 養 ; 其 論 域 之 廣 , 可 謂 上 及 釋 經 學 、 哲 學 , 下 至 自 然 科 學 、 社 會 學 等 , 幾 乎 無 所 不 談 、 無 所 不 論 。

出身於熱心公教家庭
石 抱 樸 神 父 祖 籍 廣 東 省 新 會 縣 , 一 八 九 五 年 出 生 於 香 港 , 有 姊 姊 三 人 , 弟 弟 二 人 , 他 排 行 第 四 ; 長 姊 石 瑪 利 是 香 港 教 區 耶 穌 寶 血 女 修 會 的 修 女 , 其 弟 石 鐘 山 先 生 , 也 是 教 區 的 知 名 人 士 , 由 於 熱 心 服 務 , 對 教 會 有 所 貢 獻 , 曾 榮 獲 「宗 座 騎 士 勳 爵」 , 為 我 華 藉 教 友 的 第 一 人 。 於 此 可 見 石 鐸 是 出 身 於 熱 心 事 主 的 公 教 家 庭 , 其 能 隨 從 聖 召 , 為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 完 全 緣 於 父 母 的 愛 主 和 慷 慨 大 方 的 奉 獻 精 神 , 對 兒 女 從 小 即 播 下 聖 召 的 種 籽 , 誠 信 而 默 默 的 為 他 們 的 聖 召 而 紮 根 和 培 植 。

不怕艱辛,下鄉傳教
原 本 石 鐸 五 歲 就 傅 讀 書 , 十 一 歲 便 隨 從 聖 召 , 入 香 港 教 區 修 院 。 經 八 年 苦 學 , 接 受 了 修 院 的 嚴 格 培 育 後 , 時 石 鐸 已 十 九 歲 , 其 跟 隨 聖 召 的 信 念 , 已 十 分 堅 定 , 履 行 聖 召 所 賦 的 工 作 , 亦 更 為 積 極 。 於 是 , 他 也 益 為 教 區 當 局 所 賞 識 ; 旋 即 以 見 習 為 理 由 , 派 赴 廣 東 省 寶 安 縣 大 鵬 、 惠 陽 縣 淡 水 、 龍 崗 等 地 區 , 負 佐 理 傳 教 之 責 。 肩 起 下 鄉 探 訪 教 友 家 庭 , 了 解 他 們 的 信 仰 生 活 概 況 , 關 心 他 們 與 村 民 的 疾 苦 , 向 他 們 宣 揚 基 督 的 慈 愛 , 引 導 他 們 接 受 基 督 的 救 贖 。 然 而 , 由 於 交 通 不 便 , 石 鐸 鄉 過 鄉 、 村 過 村 , 上 山 涉 水 、 穿 梭 步 行 , 往 來 其 間 、 備 極 辛 勞 , 他 不 但 沒 有 引 以 為 苦 , 反 而 勇 往 向 前 、 自 得 其 樂 ! 認 為 這 是 光 榮 天 主 , 行 基 督 道 路 , 隨 從 聖 召 的 最 有 價 值 、 最 有 意 義 的 工 作 。

奔走中港兩地,更遠赴北婆羅洲
一 年 後 , 石 鐸 奉 命 回 港 , 再 入 修 院 , 修 讀 哲 學 、 神 學 。 又 經 修 院 多 年 培 育 , 於 一 九 二 二 年 獲 晉 升 鐸 品 , 時 石 鐸 已 廿 七 歲 ! 未 幾 , 便 以 神 父 身 份 , 奉 調 惠 陽 平 山 、 多 竹 地 區 傳 教 ; 一 九 二 四 年 秋 , 調 回 九 龍 尖 沙 咀 玫 瑰 堂 服 務 ; 一 九 二 七 年 復 回 惠 州 平 山 、 多 竹 工 作 ; 一 年 半 復 調 淡 塘 區 , 又 半 年 , 奉 派 赴 北 婆 羅 洲 , 這 是 跨 越 教 區 的 任 命 , 似 是 鮮 見 的 事 實 。 當 筆 者 問 及 這 次 不 尋 常 的 任 命 與 調 動 時 , 石 鐸 就 將 事 情 的 始 末 , 詳 細 告 訴 筆 者 。

據 石 鐸 所 述 , 原 來 當 年 北 婆 羅 洲 的 傳 教 士 , 都 是 歐 籍 人 士 , 而 中 國 教 友 卻 佔 半 數 , 故 當 地 牧 者 曾 連 續 多 年 請 求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派 一 國 籍 司 鐸 , 前 往 襄 助 教 務 , 一 則 希 望 傳 教 工 作 得 以 發 展 , 二 則 希 望 培 植 華 人 聖 召 , 解 決 向 華 人 傳 教 的 基 本 要 求 。 當 時 香 港 區 主 教 為 恩 理 覺 神 父 , 他 認 為 本 港 牧 民 工 作 , 正 如 日 方 中 , 而 國 籍 司 鐸 也 只 有 廿 多 人 , 莊 稼 多 、 園 丁 少 , 本 來 就 已 不 足 派 用 , 擬 不 允 所 求 。 然 而 北 婆 監 牧 函 牘 頻 來 , 情 詞 懇 切 , 幾 經 周 折 , 始 協 議 派 石 鐸 前 往 , 但 以 一 年 為 期 , 期 滿 則 不 再 留 任 。 故 石 鐸 此 次 跨 區 之 行 , 也 可 見 恩 主 教 對 石 鐸 的 器 重 。

石 抱 樸 神 父 銜 命 赴 北 婆 羅 洲 襄 助 傳 教 和 培 育 國 籍 聖 召 , 前 文 已 作 簡 述 。 既 抵 步 , 輒 展 開 工 作 。 首 先 商 得 教 區 監 牧 支 持 , 成 立 教 理 速 成 訓 練 班 , 以 公 教 學 校 的 公 教 教 師 為 培 訓 對 象 , 學 成 之 後 , 隨 即 派 任 堂 區 傳 道 員 , 立 竿 見 影 , 慕 道 、 聽 道 、 明 道 以 致 信 道 的 人 數 , 為 之 大 增 , 多 項 牧 民 工 作 , 相 繼 發 展 , 宣 道 傳 教 的 基 礎 , 基 本 上 已 為 之 奠 定 。 一 年 時 間 , 為 時 雖 甚 短 暫 , 但 石 鐸 之 功 , 未 可 泯 也 ! 石 鐸 對 此 行 之 感 受 , 亦 甚 為 深 刻 , 因 而 對 隨 從 聖 召 , 益 加 認 定 , 且 有 一 份 榮 譽 、 成 就 和 欣 悅 感 ! 與 他 晤 談 閒 聊 之 時 , 他 總 是 娓 娓 憶 述 北 婆 的 傳 教 經 歷 、 經 驗 和 體 會 !

多年來,服務中港兩地教友
回 港 後 , 席 不 暇 暖 , 立 即 奉 命 派 駐 屯 洋 一 年 。 一 九 三 一 年 再 調 四 方 埔 , 出 任 三 德 宣 道 員 速 成 班 講 習 所 所 長 。 一 九 三 二 年 又 調 海 豐 縣 傳 教 , 在 職 三 年 , 除 為 教 友 行 聖 事 外 , 更 和 他 們 共 度 宗 教 生 活 , 有 的 時 候 為 鄉 人 排 難 解 紛 , 贈 醫 施 藥 , 所 以 深 得 教 內 外 人 士 愛 戴 , 也 益 得 長 上 器 重 。

一 九 三 四 年 因 港 區 筲 箕 灣 聖 十 架 堂 主 任 司 鐸 盧 鏡 如 神 父 年 老 多 病 , 不 克 面 對 堂 區 艱 鉅 , 於 是 石 鐸 便 奉 命 回 港 , 代 理 盧 神 父 的 本 堂 主 任 職 務 , 歷 時 四 載 , 直 到 盧 神 父 去 世 , 始 實 授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職 , 時 為 一 九 三 八 年 。 然 而 , 「 能 者 多 勞 」 。 與 此 同 時 , 即 三 八 、 三 九 兩 年 , 石 鐸 亦 奉 命 兼 任 中 文 公 教 報 總 編 輯 和 主 教 公 署 的 顧 問 。 舊 約 智 慧 篇 十 一 章 第 一 節 有 言 : 「智 慧 使 他 們 的 事 業 , 在 聖 先 知 的 手 下 進 行 順 利 。」 真 的 , 大 抵 熱 愛 上 主 、 按 照 上 主 聖 意 行 事 的 人 , 則 他 的 工 作 和 事 業 , 必 獲 上 主 的 眷 顧 與 安 排 , 進 行 順 利 , 從 石 鐸 的 聖 召 生 活 與 牧 民 工 作 , 我 們 當 有 這 種 的 體 會 。

淪陷區中巡視教務
一 九 三 七 年 七 月 七 日 , 中 日 戰 爭 爆 發 , 三 八 年 十 月 廣 州 為 日 軍 攻 佔 , 於 是 太 平 洋 戰 爭 亦 隨 後 爆 發 , 香 港 亦 為 日 軍 佔 據 , 在 此 期 間 , 香 港 教 區 所 面 對 的 風 風 雨 雨 , 所 遇 到 的 種 種 困 難 , 所 謂 兵 凶 戰 危 , 我 們 是 不 難 想 見 的 。 石 鐸 在 港 親 自 經 歷 , 為 教 友 、 為 教 區 , 他 襄 助 主 教 , 貢 獻 良 多 。 香 港 淪 陷 後 , 他 居 港 半 年 , 奉 恩 主 教 命 , 代 表 他 去 惠 陽 、 海 豐 等 地 巡 視 教 務 , 長 途 跋 涉 , 來 往 於 淪 陷 區 中 , 克 苦 耐 勞 , 歷 時 四 個 月 , 任 務 完 成 , 回 港 後 隨 即 出 任 主 教 的 秘 書 。 至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任 深 水 埗 寶 血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 當 是 時 , 深 水 埗 尚 未 有 「聖 方 濟 各 堂」 , 而 寶 血 天 主 堂 即 現 在 青 山 道 德 貞 女 中 地 址 , 是 一 間 麻 石 磚 塊 砌 建 的 聖 堂 。

一 九 四 九 年 石 鐸 又 奉 命 調 掌 西 貢 聖 神 修 院 , 在 任 三 年 , 親 自 教 授 拉 丁 文 及 中 國 語 文 , 對 修 院 院 務 亦 改 善 良 多 , 為 教 區 培 植 聖 召 和 修 院 教 育 奠 下 很 好 的 基 礎 。

一 九 五 二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 主 教 府 公 佈 , 任 命 石 鐸 為 教 區 的 華 人 副 主 教 , 隨 後 即 蒙 宗 座 任 命 為 侍 從 教 卿 (今 譯 為 蒙 席) 。

回歸天鄉,安息主懷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 石 鐸 蒙 主 寵 召 , 回 歸 天 鄉 , 安 息 主 懷 。 石 鐸 由 十 一 歲 起 , 即 進 入 修 院 , 依 基 督 真 理 、 行 基 督 道 路 , 投 身 教 會 , 為 教 區 、 為 教 友 , 榮 主 救 靈 , 鞠 躬 盡 瘁 , 終 其 一 生 。 其 間 所 遇 心 理 的 困 苦 、 物 質 的 阻 礙 , 和 任 何 外 來 的 打 擊 與 挫 折 , 對 他 都 沒 有 關 係 , 反 之 , 他 是 愈 挫 愈 奮 、 愈 折 愈 強 , 任 何 事 件 也 不 影 響 他 的 意 志 , 決 意 一 生 侍 奉 天 主 , 一 生 在 自 己 所 決 定 的 聖 召 道 路 上 馳 騁 和 前 進 ! 呂 新 吾 說 : 「能 替 他 人 設 想 者 , 是 天 下 第 一 等 人 !」 石 抱 樸 神 父 豈 只 是 替 他 人 設 想 者 ? 他 也 是 服 務 他 人 , 是 以 基 督 的 代 表 身 分 服 務 他 人 的 司 鐸 , 是 以 石 神 父 不 僅 是 天 下 第 一 等 人 , 而 且 是 做 天 下 第 一 等 事 的 第 一 等 人 !

主 啊 ! 願 你 賜 給 我 們 智 慧 、 定 心 和 定 力 , 做 個 愛 人 如 己 , 為 他 人 設 想 , 為 他 人 服 務 的 基 督 信 徒 吧 ! 亞 孟 !
1997 年 3 月 14 及 21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