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ARDELLI, Galdino SDB
馬之驥神父

 

* 1883 年 10 月 28 日在意大利安杰拉 (Angera) 出生
* 1905 年 9 月 15 日在意大利斯基奧 (Schio) 發願
* 1913 年 9 月 20 日在意大利
皮內羅洛 (Pinerolo) 晉鐸
* 1919 年來華
* 1982 年 11 月 10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一位可敬可愛的人物──馬之驥神父
李韡玲

奇人老馬神父
人 生 七 十 已 是 古 來 稀 , 如 果 繼 續 活 到 一 百 歲 呢 , 你 想 會 怎 樣 ? 一 定 是 口 齒 不 靈 , 四 肢 動 彈 不 得 , 腦 筋 迷 糊 , 兩 眼 視 而 不 見 啦 ! 這 只 是 想 當 然 而 已 , 芸 芸 眾 生 中 , 總 有 例 外 的 。

慈 幼 會 的 馬 之 驥 神 父  (Galdino Bardelli S.D.B)  就 是 個 「例 外」 的 例 子 。 他 今 年 一 百 歲 , 但 精 神 非 常 健 壯 , 行 動 雖 不 很 自 如 , 但 仍 然 可 以 (堅 持) 自 己 洗 澡 , 自 己 收 拾 房 間  、 床 舖 、 洗 滌 簡 單 的 衣 物 。 目 前 , 他 住 在 香 港 仔 的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

軍人的紀律
十 月 十 八 日 , 我 在 慈 幼 會 中 華 區 會 長 陳 日 君 神 父 及 副 會 長 謝 肇 中 神 父 的 陪 同 下 , 驅 車 前 往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訪 問 了 馬 神 父 。

我 們 抵 達 時 已 是 下 午 三 點 多 , 推 開 馬 神 父 的 房 門 , 內 裡 空 無 一 人 , 正 奇 怪 間 , 他 鄰 房 一 位 老 伯 對 我 們 說 : 「馬 神 父 去 了 沖 涼 。」 我 就 趁 便 瀏 覽 一 下 他 的 房 間 , 床 鋪 枱 櫈 都 整 齊 得 很  , 陳 神 父 把 帶 來 的 一 瓶 馬 天 尼 紅 酒 放 進 冰 箱 裡 , 說 : 「馬 神 父 喜 歡 在 吃 飯 前 先 喝 點 紅 酒 的 , 是 幾 十 年 的 老 習 慣 了 。」 這 時 我 看 見 冰 箱 裡 放 著 好 些 俗 稱 牛 奶 蕉 的 那 一 類 香 蕉 , 「喲 , 這 許 多 的 蕉 。」

「馬 神 父 最 喜  歡 吃 蕉 的」, 陳 神 父 告 訴 我 。

這 時 , 謝 神 父 打 開 了 馬 神 父 每 天 在 房 間 內 舉 行 彌 撒 用 的 小 祭 台  , 看 看 葡 萄 酒 用 完 了 沒 有 。 祭 台 櫃 裡 的 每 一 件 彌 撒 用 品 都 收 拾 得 有 條 有 理 , 「馬 神 父 每 天 都 開 彌 撒 ?」 我 問 。

「是 的 , 他 常 常 堅 稱 這 是 神 父 的 本 份 。」 謝 神 父 答 。

「是 這 裡 的 修 女 替 他 把 祭 台 收 拾 的 嗎 ?」 我 問 。

「不 , 是 他 自 己 執 拾 的」 , 謝 神 父 答 。

閒 談 間 , 馬 神 父 進 來 了 , 兩 手 扶 著 助 行 鐵 架 , 瞪 大 眼 睛 的 朝 我 望 著 , 陳 神 父 他 們 連 忙 上 前 解 釋 , 馬 神 父 笑 了 , 向 我 點 點 頭 表 示 歡 迎 。

一位可愛的人物
他 坐 穩 後 就 用 廣 州 話 對 我 說 : 「有 什 麼 不 清 楚 的 地 方 , 只 管 問 我 好 了 」 我 一 面 多 謝 他 , 一 面 卻 對 他 那 沙 啞 得 像 蚊 叫 的 聲 音 大 大 吃 了 一 驚 。 「他 從 年 輕 到 現 在 都 是 這 樣 子 的 , 也 不 曉 得 是 什 麼 原 因」 謝 神 父 聳 聳 肩 的 答 道 。

「馬 神 父 , 聽 說 您 很 喜 歡 唱 歌 的 。」 我 說  。 由 於 老 人 家 聽 覺 衰 退 之 故 , 對 他 講 話 不 單 要 擘 大 喉 嚨 而 且 還 得 用 他 的 國 語 ── 義 大 利 文 , 因 此 ,  整 個 訪 問 過 程 中 , 都 得 麻 煩 陳 、 謝 二 位 神 父 擔 任 即 時 傳 譯 。

馬 神 父 一 聽 說 唱 歌 , 就 開 心 得 很 , 馬 上 手 舞 足 蹈 的 唱 著 他 家 鄉 的 民 歌 ── 我 們 去  打 仗 呀 , 抵 抗 敵  人 …… 背 著 槍 子 呀 ……

他 那 種 自 得 其 樂 的 性 格 , 真 叫 人 佩 服 。

在安琪拉的童年
馬 神 父 於 一 八 八 三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 生 於 義 大 利 北 部 近 米 蘭 的 一 個 名 叫 安 琪 拉 (Angera)  的 地 方 。 問 他 父 親 是 從 事 何 種 職 業 的 , 他 騷 了 頭 皮 許 久 答 道 : 「忘 記 了 , 只 記 得 媽 媽 是 個 烹 飪 能 手 , 她 煮 的 有 味 飯 真 好 吃 啊 。」 我 們 問 他 小 時 候 頑 皮 不 , 他 答 道 : 「好 頑 皮 啦 , 那 時 候 家 裡 是 點 油 燈 的 , 一 天 我 不 小 心 把 飯 桌 上 的 油 燈 打 翻 , 油 全 倒 進 放 在 桌 上 的 那 一 碟 餸 裡 , 我 不 敢 做 聲 , 家 人 就 不 知 就 裡 的 , 把 那 碟 混 著 點 燈 用 油 的 餸 菜 吃 光 了 。」

印刷工人
進 修 院 前  , 他 是 個 印 刷 工 人 , 由 於 每 主 日 都 到 附 近 一 間 慈 幼 會 學 校 參 加 慶 禮 ; 就 此 , 他 認 識 了 鮑 斯 高 神 父 的 精 神 , 也 渴 望 成 為 慈 幼 會 大 家 庭 的 一 份 子 。 於 是 , 他 繼 續 唸 書 並 考 進 師 範 學 院 攻 讀 。 在 畢 業 後 , 他 進 入 了 慈 幼 會 初 學 院 。

一 九 一 二 年 九 月 二 十 日  , 他 在 義 大 利 都 靈 慈 幼 會 的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大 殿 晉 升 了 鐸 品 。 最 初 的 工 作 是 在 慈 幼 會 屬 下 的 小 學 擔 任 教 職 。

大難不死  長命百歲
一 九 一 九 年 , 馬 神 父 奉 命 來 中 國 傳 教 。 當 時 他 乘 搭 的 交 通 工 具 是 輪 船 。 幾 經 波 濤 駭 浪 , 一 個 月 後 才 到 達 澳 門 , 馬 神 父 已 經 皮 黃 骨 瘦 , 臉 如 死 灰 , 當 時 的 長 上 及 許 多 神 父 都 認 為 他 的 大 去 之 期 不 遠 , 各 人 都 有 了 心 理 準 備 。 那 時 候 , 誰 又 想 到 他 會 活 到 一 百 歲 變 了 人 瑞 呢 ?

不 久 長 上 見 他 身 體 已 無 大 礙 , 就 派 他 到 曲 江 的 韶 關 傳 教 , 九 年 後 , 即 一 九 二 八 年 , 因 身 體 欠 佳 而 奉 調 回 港 , 初 任 西 環 聖 安 多 尼 堂 的 主 任 司 鐸 , 之 後 又 到 過 澳 門 傳 教 。

出任初學師
一 九 四 五 年 , 他 回 港 出 任 初 學 師 職 。 據 曾 是 他 的 初 學 生 的 神 父 說 , 馬 神 父 是 個 生 活 嚴 謹 而 又 著 重 團 體 紀 律 的 人 , 他 吃 飯 的 速 度 很 驚 人 , 只 消 十 五 分 鐘 就 完 成 一 頓 飯 , 而 且 還 要 初 學 修 士 們 照 做 , 至 使 初 學 修 士 們 餐 餐 叫 苦 不 已 , 一 拿 起 碗 筷 , 就 像 填 鴨 般 往 喉 裡 倒 。

八十歲施手術
一 九 四 九 年 , 初 學 師 職 任 滿 後 , 他 即 出 任  修 院 及 慈 幼 學 校 的 告 解 神 師 , 直 至 退 休 方 止 。

二 十 年 前 有 段 時 期 , 馬 神 父 簡 直 是 食 不 下 嚥 , 每 次 一 吞 下 食 物 就 嘔 , 醫 生 檢 查 了 又 檢 查 也 查 不 出 是 什 麼 毛 病  。 那 時 候 馬 神 父 的 脾 氣 就 變 得 不 很 穩 定 。 終 於 , 有 位 醫 生 發 現 馬 神 父 部 份 的 小 腸 是 叠 在 一 起 的 , 由 於 妨 礙 了 食 物 入 胃 的 暢 行 無 阻 , 於 是 給 他 施 手 術 , 病 就 痊 癒 了 。

模範會士
現 在 他 的 身 體 非 常 好 , 沒 有 病 痛 。

他 曾 說 : 慈 幼 會 所 有 的 總 會 長 , 除 了 首 任 會 長 聖 鮑 思 高 神 父 外 , 由 第 二 任 總 會 長 盧 華 神 父 起 , 他 全 見 過 。 並 且 說 : 「目 前 這 一 任 會 長 韋 嘉 諾 神 父  (Vigano)   是 我 在 生 所 見 到 的 最 後 一 位 總 會 長 了 。」

我 請 他 說 說 這 幾 十 年 的 鐸 職 生 活 中 , 有 些 什 麼 感 想 , 他 立 即 答 道 : 「我 對 我 所 選 擇 的 路 很 滿 意 , 很 開 心 。 傳 教 士 的 生 活 雖 然 苦 , 有 時 還 會 遇 上 危 險 , 但 我 從 未 懷 疑 過 我 的 聖 召 。」

我 問 : 「除 了 每 天 開 彌 撒 外 , 在 目 前 的 神 修 生 活 上 , 還 有 些 什 麼 呢 ?」

馬 神 父 答 說 : 「我 每 星 期 五 都 向 我 的 神 師 蕭 希 哲 神 父  (A. Massimino)  辦 告 解 , 我 很 聽 神 師 的 教  誨 。」

目 前 , 馬 神 父 只 靠 左 眼 看 東 西 , 右 眼 已 經 不 行 了 。

一 直 以 來 , 馬 神 父 最 愛 吃 水 果 糖 , 尤 其 是 薄 荷 的 。

慈幼會為他賀壽
今 年 的 十 月 廿 八 日 就 是 馬 神 父 的 百 歲 壽 辰 , 會 長 陳 日 君 及 所 有 港 澳 區 慈 幼 會 會 士 們 將 於 廿 九 日 晚 , 在 香 港 仔 珍 寶 海 鮮 舫 筵 開 百 席 , 為 馬 神 父 熱 烈 祝 賀 一 番 。

我 一 聽 聞 這 消 息 , 就 頻 頻 對 陳 神 父 稱 讚 道 : 「會 長 , 您 真 夠 人 情 味 !」

今 年 是 世 界 關 注 老 人 年 , 宗 座 及 至 聯 合 國 皆 呼 籲 我 們 尊 長 敬 老 , 因 為 他 們 過 去 的 經 驗 , 就 是 我 們 年 經 一 輩 的 借 鏡 和 指 標 。 慈 幼 會 能 這 樣 身 體 力 行 教 宗 的 訓 示 ── 尊 長 敬 老 , 實 在 是 令 人 感 動 的 。

在 此 , 我 們 亦 祝 福 馬 之 驥 神 父 神 形 康 泰 , 壽 比 南 山 。
1982 年 10 月 29 日

 

Death of Father Galdino Bardelli, S.D.B.
R.I.P.

Father Galdino Bardelli, SDB, died on 10 November 1982, aged 100 by Chinese reckoning and 99 by Western reckoning.

A light-hearted biographical note and appreciation appeared in our 29 October issue on the occasion of the celebration of his centenary. Let that stand as the obituary of a man who remained always light-hearted even under all the burdens of his hundred years.
19 November 1982

 

最後消息

最 近 慶 祝 百 歲 壽 辰 的 慈 幼 會 馬 之 驥 神 父 , 於 一 九 八 二 年 十 一 月 十 日 (本 週 三) 在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逝 世 。 今 日 上 午 殯 葬 。
1982 年 11 月 12 日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06-1986, by Mario Rassiga, Salesian Province of China, 198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galdinobardelli.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