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ARRA, Giuseppe PIME
祁 良神父

* Birth in Codogno (葛道融), Milan (米蘭), Italy (意大利): [20 February 1921]
* Enter Novitiate: [29 September 1943]
* Ordination: [29 June 1946]
* Arrival in Hong Kong: [2 December 1953]
* Death in Hong Kong: [31 December 1991]


* St. Teresa
s Church, Kowloon: Vice Cooperator [1955] - [1957]
* Diocesan Counsel for the Lay Apostolate: Bishop
s delegate [1959] - [1962]
* Legion of Mary: Spiritual Director of Curia Immaculate [1957] - [1965]
* Legion of Mary: Spiritual Director of Curia Regina, Kowloon [1957] - [1960]
* Confraternity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Spiritual Director [1963] - [1965]
* Supervisor of Raimondi College: Supervisor [1963] - [1992]
* Hospital Chaplain - Canossa Hospital: [1977] - [1991]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Father Joseph Carra, P.I.M.E.
(1921 - 1991)
R.I.P.

Father Joseph Carra, PIME, Supervisor of Raimondi College, passed away in Hong Kong on 31 December 1991. He was 70 years old.

A Vigil Prayer service was held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at the Hong Kong Funeral Parlour on 5 January 1992. Cardinal John B. Wu presided over the funeral mass held at the Christ the King Chapel, St. Pauls Convent, in Causeway Bay on 6 January, followed by burial at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Father Carra was born in Codogno near Milan in Italy on 20 February 1921. He joined the PIME on 3 October 1943 and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29 June 1946.

His first assignment as a priest was as a missionary for the Diocese of Nonyang in China in 1947. However, he was not able to reach it from Hankow because of the civil war between the Nationalists and the Communists. He stayed in Hankow to work in the PIME Procuration.

In 1953, Father Carra left China and came to Hong Kong. In the years that followed, he served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in various capacities: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Curia of the Legion of Mary for many years starting from 1953,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of St. Teresa Church (1954-57), Hong Kong Delegate to 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f the Lay Apostolate in Rome (1957), Bishops Delegate for the Lay Apostolate (1959-62), Regional Superior of the PIME in Hong Kong, member of the Personnel Commission and Senate of Priests (1968-72).

He was also responsible for the formation and organization of the Serra Club of Hong Kong and the Christian Association for Executives (CAFE).

But it was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that Father Carra made his greatest contribution. As Supervisor of Raimondi College for 33 and a half years, from the time the school was founded in 1958 until his death, he was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its operation and expansion.

The school started with one building and an Anglo-Chinese Secondary Section with classes up to Form 3, two Anglo-Chinese Primary Sections and one Chinese Primary Section.

Now there are three buildings, 82 classes (Primary 1 to Secondary 7) and about 3,500 students.

As a firm advocate of the policy of having the school and the home working closely together in the education of the young, Father Carra started the Raimondi 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 which is now one of the most successful PTAs in Hong Kong. Seeing that, year after year, Raimondi Form 5 graduates had to scramble for Form 6 seats in other schools, he raised funds on his own from 1965-67 to financ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present Raimondi Form 6 Building.

To see to it that Raimondi students did not have to pay exorbitant school fees, he fought the hardest for the conversion of Raimondi College and 35 other Assisted Private Schools into Aided Schools, which finally came about in 1978.

Indeed, under his supervision and administration, the school produced thousands of graduates who are now making an impact here and abroad in their chosen field of work.

His work in education was not confined to Raimondi College. From 1970 to 1982, he served as Supervisor of St. Joan of Arc School where he also built up a strong PTA and Old Boys Association.

He played an active part in the Hong Kong Catholic Education Council in the 1960s and was Chairman of the present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an Schools Council in its early years.

Father Carra may have passed away but he will always be remembered by those whose lives he touched. He will be sadly missed by the students, teachers, Old Boys and parents of Raimondi College because it was he who made them feel that they belonged to one big family.

Moreover, it was his vision, hard work and dedication which made it possible for Raimondi College to become what it is today, an outstanding educational institution in Hong Kong.
17 January 1992

 

高主教書院校監
祁良神父安息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 高 主 教 書 院 校 監 祁 良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安 息 , 享 年 七 十 歲 。 葬 禮 彌 撒 於 本 月 六 日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修 院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由 胡 樞 機 主 持 , 遺 體 隨 即 下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祁 良 神 父 生 於 意 大 利 米 蘭 附 近 , 廿 二 歲 加 入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四 六 年 晉 鐸 , 次 年 奉 派 來 華 , 預 定 到 南 京 傳 教 。 由 於 當 時 國 共 內 戰 , 無 法 到 目 的 地 服 務 , 所 以 在 漢 口 的 會 院 工 作 。 一 九 五 三 年 , 他 離 華 來 港 , 先 後 在 本 港 擔 任 多 方 面 的 工 作 , 但 以 在 教 育 工 作 方 面 的 貢 獻 最 傑 出 。

自 高 主 教 書 院 一 九 五 八 年 創 辦 時 開 始 , 他 便 出 任 校 監 。 該 校 現 有 五 十 一 班 , 學 生 三 千 五 百 人 。
1992 年 1 月 10 日


祈良神父!安息吧!
黃雪芹

「Mary! 大 概 到 一 九 九 二 年 , 我 退 休 後 , 就 會 去 美 國 邁 亞 美    (Miami)  , 度 其 餘 年 。」 「神 父 ! 你 不 回 去 祖 國 意 大 利 ?」 「不 ! 邁 亞 美 有 我 們 PIME 的 老 神 父 屋 在 那 裡 ! 我 還 可 照 顧 他 們 , 而 我 有 許 多 學 生 在 那 裡 , 他 們 亦 歡 迎 我 去 , 他 們 還 會 照 顧 我……」 。 誰 料 到 , 我 剛 回 到 香 港 , 就 接 到 祈 良 神 父 去 世 的 噩 耗 ; 言 猶 在 耳 , 思 之 悽 哽 。 正 如 俗 語 所 說 的 : 「想 有 千 年 計 、 食 無 百 歲 壽」 。 許 多 人 營 營 役 役 、 奔 走 駭 汗 , 憂 慮 一 九 九 七 的 大 限 來 到 。 祈 神 父 所 言 的 一 九 九 二 年 退 休 計 劃 , 心 隨 風 而 逝 。 他 不 必 等 待 , 因 為 上 主 已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 召 他 回 歸 父 家 。 俗 世 的 煩 惱 , 一 掃 而 空 , 安 息 主 懷 !

一 月 五 日 傍 晚 , 細 雨 霏 霏 , 天 地 為 愁 , 草 木 淒 悲 。 外 子 陪 我 到 香 港 殯 儀 館, 參 加 祈 禱 追 悼 會 。 祈 良 神 父 披 著 祭 袍 , 躺 在 玻 璃 棺 裡 , 狀 甚 安 詳 , 像 睡 著 一 般 。 我 剛 坐 在 曾 慶 文 神 父 的 右 邊 座 位 , 他 慨 嘆 說 : 「去 年 神 父 死 得 多 , 單 是 耶 穌 會 就 死 了 五 位 神 父 , 還 有 我 的 哥 哥 慶 霖 神 父 。 唉 ! 神 父 死 的 死 了 ! 而 青 年 進 修 院 的 就 等 於 零 。」 言 下 無 限 悽 酸 。 「神 父 ! 全 世 界 都 鬧 聖 召 荒 , 我 雖 然 離 家 去 國 , 但 總 不 忘 為 我 們 香 港 的 神 父 們 祈 禱 ! 求 主 賜 你 們 心 身 平 安 , 能 肩 重 任 。」 我 們 要 求 葡 萄 園 的 主 人 打 發 工 人 來 , 因 為 在 上 主 , 沒 有 不 能 做 到 的 事 。 天 主 要 我 們 熱 切 地 祈 求 , 因 衪 曾 說 過 : 「求 則 得 ! 覓 則 獲 ! 叩 則 為 爾 答 ! 」

時 鐘 指 著 八 時 , 曾 神 父 加 穿 白 袍 , 佩 紫 色 帶 , 表 示 哀 悼 。 其 後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大 人 到 , 他 讓 位 給 他 老 人 家 , 我 告 訴 鄧 總 主 教 : 「那 年 他 去 三 藩 市 , 被 邀 請 在 大 學 向 神 職 界 及 學 生 們 演 講 時 , 耶 穌 會 神 父    John A. Holle    適 由 洛 杉 磯 自 己 駛 車 來 我 家 中 , 載 我 同 去 聽 講 。 」 總 主 教 點 頭 微 笑 , 告 訴 我 他 坐 了 二 十 年 監 。 這 位 耶 穌 的 勇 兵 , 聆 聽 他 尚 矯 健 與 溫 和 的 談 吐 , 我 讚 他 說 : 「主 愛 他 , 在 他 身 上 顯 了 奇 蹟 。」Fr. Holle   亦 坐 了 六 年 監 , 每 天 要 坐 無 影 椅 六 個 鐘 , 可 憐 啊 ! 主 教 神 父 們 何 罪 ? 竟 要 捱 此 牢 獄 之 災 。 這 時 候 , 淚 珠 已 濛 蔽 了 我 視 線 。 我 緊 握 著 總 主 教 的 手 。

曾 神 父 懷 著 沉 重 的 心 情 , 悲 傷 的 聲 調 , 領 導 祈 禱 , 並 略 述 祈 神 父 的 生 平 。

一 九 四 六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晉 鐸 ; 一 九 四 七 年 至 一 九 五 三 年 服 務 於 中 國 ; 一 九 五 三 年 至 一 九 九 一 年 服 務 於 香 港 ; 一 九 九 一 年 十 二 月 卅 一 日 病 逝 香 港 。 

他 晉 鐸 四 十 五 年 , 為 中 國 人 民 服 務 了 四 十 四 年 。 盛 讚 祈 良 神 父 的 一 切 豐 功 偉 績 ; 除 成 立 香 港 國 際 培 聖 會   Serra Club of Hong Kong  之 外 , 並 竭 力 為 許 多 間 私 立 學 校 爭 取 政 府 的 全 費 津 貼 學 生 , 卒 之 成 功 。 「高 主 教 書 院」 便 是 其 中 之 一 , 神 父 的 苦 心 沒 有 白 費 。 曾 神 父 語 重 心 長 , 於 讚 賞 之 餘 勉 勵 我 們 : 雖 死 於 世 , 實 活 於 主 。 祈 神 父 , 安 息 吧 ! 你 一 生 奉 獻 於 主 , 從 事 教 育 、 拯 救 人 靈 、 熱 心 公 益 。 桃 李 滿 天 下 , 主 必 給 予 你 百 倍 的 賞 報 , 因 為 「那 些 引 導 多 人 歸 於 正 義 的 人 , 要 永 遠 發 光」 。 (達 12 : 3)
1992 年 1 月 24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CARRA Giuseppe.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