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ASEY, Gerard Hugh (Gerard) SJ
祁祖堯神父

* Birth in Dungiven, Co Derry (德里), Northern Ireland (北愛爾蘭): [22 August 1905]
* Enter Novitiate: [31 August 1922]
* Ordination
in Ireland (愛爾蘭): [31 July 1936]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30]
* Death in Hong Kong: [3 February 198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醉心中國文化       
編撰中文字典的西洋人──祁祖堯神父
李韡玲


在安老院裡的神父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月 十 五 日 (清 晨) 七 十 五 歲 的 祁 祖 堯 神 父  從 床 上 掉 下  來 , 把 左 臂 弄 斷 了 。

有 一 陣 子 , 他 住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 可 是 經 過 接 駁 手 術 後 的 左 手 仍 不 時 顫 抖 得 厲 害 , 「但 不 能 因 此 而 把 研 究 工 作 停 頓 呀」 , 他 想 。 他 著 實 需 要 一 個 可 以 供 療 養 又 可 以 工 作 的 地 方 , 於 是 他 請 求 長 上 讓 他 住 進 安 老 院 。 這 樣 , 他 給 安 排 入 住 由 安 貧 小 姊 妹 女 修 會 主 理 的 黃 竹 坑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去 。

拜訪
去 年 底 , 韋 基 舜 先 生 向 我 問 及 有 關 一 本 名 為 「粵 語 , 國 語 , 英 語 一 萬 字 分 析 字 典」 (Ten Thousand Characters - Cantonese-Mandarin in English, An Analytic Dictionary) 的 事 , 他 說 : 「那 是 Rev. Casey 編 的 , 他 是 我 華 仁 時 代 的 師 長 。」 我 立 即 發 現 自 己 孤 陋 寡 聞 得 緊 , 只 好 向 總 編 輯 垂 詢 , 才 知 曉 , 祁 神 父 是 耶 穌 會 著 名 學 者 之 一 , 這 一 本 剛 出 版 的 , 花 了 近 三 十 年 時 間 編 撰 的 分 析 字 典 , 已 不 是 他 的 第 一 部 著 作 。 驚 喜 之 餘 , 我 無 意 的 卻 選 了 一 個 十 分 燠 熱 的 下 午 到 安 老 院 拜 訪 了 這 位 學 者 。

語文天才
祁 神 父 十 分 健 談 , 左 手 雖 然 不 大 靈 活 , 然 而 照 常 每 天 總 用 上 數 小 時 來 打 字 「苦 是 苦 一 點 , 但 我 慢 慢 的 打 , 還 有 許 多 工 作 未 完 成 哩 」 他 指 指 書 枱 上 的 打 字 機 , 堆 叠 的 書 本 、 紙 張 說 道 : 「我 正 在 為 那 部 分 析 字 典 做 著 再 版 的 功 夫 。 看 看 有 什 麼 地 方 需 要 增 刪 的 就 增 刪 。」

他 的 好 友 之 一 白 禮 達 神 父  (Peter Brady S.J.) 告 訴 我 , 二 十 多 年 前 , 祁 神 父 已 出 版 過 一 部 名 為 「粵 英 四 千 字」  (The 4000 Commonest Characters Cantonese-English) 的 字 典 , 由 香 港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出 版 , 當 時 他 用 了 羅 賓 遜  (Jack Robinson)  這 名 字 作 筆 名 。 (羅 賓 遜 ? 大 抵 是 因 為 他 當 年 編 這 部 字 典 時 , 是 住 在 羅 便 臣 道 耶 穌 會 會 院 的 原 故 吧 ! 我 想 。)

白 神 父 說 : 「祁 神 父 這 人 非 常 聰 明 , 他 是 個 語 言 學 家 , 對 語 言 很 有 天 份 。 中 學 時 代 , 他 的 希 臘 文 和 拉 丁 文 已 經 叮 呱 呱 。」

據 祁 神 父 自 己 的 解 釋 , 他 說 他 之 所 以 能 夠 深 愛 各 種 語 文 , 撇 開 文 化 不 談 , 應 該 感 謝 他 中 學 時 代 的 希 臘 文 、 拉 丁 文 老 師 , 「老 師 的 教 導 方 法 非 常 生 動 活 潑 , 使 乾 澀 、 硬 崩 崩 的 語 文 課 變 成 了 最 受 學 生 歡 迎 的 科 目 。 那 段 時 光 , 我 學 習 得 很 暢 快 , 從 不 視 學 習 語 文 為 畏 途 。」

真正的學者
相 信 有 好 些 定 期 閱 讀 公 教 報 的 老 教 友 , 必 會 記 得 在 六 十 年 代 , 本 報 有 一 個 連 載 專 欄 ── 「早 期 教 宗 紀 要」 ── 編 撰 者 就 是 祁 祖 堯 神 父 。 後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八 月 初 輯 成 單 行 本 , 由 香 港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出 版 。 其 目 的 , 誠 如 祁 神 父 在 該 書 序 中 所 言 : 「我 譯 撰 這 本 書 , 是 基 於 兩 個 原 因 的 : 一 、 一 般 人 對 政 教 關 係 的 蔑 視 ; 二 、 一 般 讀 歷 史 (尤 以 讀 公 教 史) 的 人 昧 於 歷 史 中 啟 示 給 我 們 所 應 行 的 道 路 , 而 徒 以 它 為 記 賬 簿 。 在 蔑 視 政 教 關 係 而 形 成 的 禍 害 至 烈 : 比 如 執 政 者 不 接 受 聖 經 的 指 導 , 而 徒 以 功 利 私 慾 的 偏 狹 見 解 , 去 制 定 社 會 的 政 策 , 那 就 造 成 不 少 禍 害 了 。 這 一 點 在 本 書 記 述 頗 詳 盡 ; 這 不 獨 使 讀 者 有 所 知 識 , 更 使 執 政 者 判 定 政 策 時 有 所 依 據 …… 。」 可 見 祁 神 父 在 悲 天 憫 人 之 餘 , 更 是 苦 口 婆 心 , 親 自 編 譯 此 等 益 世 書 刊 , 冀 喚 醒 政 治 野 心 家 的 良 知 , 從 歷 史 中 摘 取 教 訓 , 免 再 度 使 生 靈 塗 炭 。

在 各 地 風 雨 飄 搖 的 今 日 , 祁 神 父 的 心 聲 , 雖 已 事 隔 十 三 年 , 仍 發 人 深 省

童年時代
祁 祖 堯 神 父 於 一 九 0 五 年 , 生 於 北 愛 爾 蘭 一 個 名 叫  Dun Given  的 地 方 ; 一 九 0 七 年 , 他 兩 歲 之 時 , 舉 家 遷 往 貝 爾 法 斯 特   (Belfast)  。 祁 神 父 一 邊 吃 著 雪 糕 一 邊 回 憶 道 : 「我 們 共 有 兄 弟 姊 妹 五 人 , 兩 個 哥 哥 , 一 個 姐 姐 , 一 個 弟 弟 , 我 排 第 四 。 唉 , 那 時 候 家 裡 窮 困 得 很 , 父 親 雖 是 個 小 學 校 長 , 但 在 那 一 個 戰 火 連 連 的 日 子 , 誰 都 要 捱 窮 的 。 我 記 得 , 我 的 哥 哥 姐 姐 們 就 得 每 天 步 行 四 哩 路 去 上 學 。」

「那 你 呢 ?」 我 笑 問 。

「我 夠 幸 運 的 」 他 呵 呵 的 笑 了 , 「七 歲 我 適 齡 入 學 那 年 , 剛 好 在 家 隔 不 多 遠 的 地 方 開 設 了 一 間 小 學 , 那 我 不 用 走 四 哩 路 去 上 學 囉 。」

「神 父 , 你 以 為 你 的 童 年 生 活 如 何 ?」

「噢 , 那 是 美 妙 的 , 窮 管 窮 , 每 到 假 日 , 父 母 都 領 著 我 們 一 起 騎 腳 踏 車 四 處 遊 逛 ; 許 多 個 晚 上 , 我 們 都 圍 坐 在 客 廳 裡 聽 母 親 講 查 理 士 狄 更 斯  (Charles Dickens)  的 故 事 , 例 如 「苦 海 孤 雛」 那 一 類 啦 。」

「那 麼 , 神 父 你 一 定 很 喜 歡 狄 更 斯 的 作 品 了 , 是 嗎 ?」 

「唔 , 我 很 熟 悉 他 的 作 品 , 我 喜  歡 歷 險 故 事 , Tom Sawyer 那 一 類 也 喜 歡 。」

「當 小 學 生 時 , 有 什 麼 難 忘 的 事 嗎 ?」

「呀」 , 他 吃 吃 笑 著 , 「那 時 我 班 裡 的 女 同 學 個 個 都 喜 歡 我 。」

我 注 視 他 , 見 他 煞 有 介 事 的 , 毫  不 像 開 玩 笑 , 我 就 睞 著 眼 睛 打 趣 說 : 「是 真 的 嗎 ? 真 不 明 白 。」

「我 也 不 明 白 呀 , 事 情 就 是 這 樣 啦 」 他 樂 極 了 , 本 已 紅 得 像 透 明 的 面 臉 , 這 時 更 如 透 紅 的 蘋 果 。

聖召的萌芽
「這 麼 招 女 孩 子 的 歡 心 , 沒 想 過 成 家 立 室?」

「想 過 , 但 心 裡 有 另 一 個 很 強 烈 的 呼 喚 ── 理 想 ── 我 要 做 個 耶 穌 會 會 士 , 於 是 中 學 畢 業 兩 年 後 就 進 了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為 什 麼 一 定 要 做 耶 穌 會 會 士 呢 ?」

「那 真 奇 怪 哩 ! 那 時 候 貝 爾 法 斯 特 是 沒 有 耶 穌 會 神 父 的 。 不 過 我 父 親 的 書 架 上 有 許 多 神 修 書 籍 , 一 天 我 偶 然 翻 開 了 一 本 名 叫   All For Jesus  的 書 來 , 一 口 氣 就 看 完 了 。 後 來 又 發 現 一 本 名 叫 「如 何 擇 業」 的 書 , 裡 面 也 談 及 了 渡 修 會 生 活 的 情 況 , 我 開 始 嚮 往 這 種 生 活 。 於 是 我 繼 續 翻 看 書 架 上 的 神 修 書 , 就 這 樣 的 我 也 讀 了 聖 依 納 爵 的 「神 操」 , 我 感 動 極 了 , 要 當 耶 穌 會 神 父 的 念 頭 由 此 萌 芽 。 有 一 年 , 一 位 耶 穌 會 神 父 來 我 們 鎮 上 的 聖 伯 多 祿 教 堂 講 道 , 我 接 觸 了 他 , 也 開 始 朝 這 大 道 前 進 。」

「家 裡 人 不 反 對 ?」

「父 親 反 對 我 入 耶 穌 會 。 原 來 是 他 說 他 不 知 道 耶 穌 會 是 什 麼 。 所 以 , 中 學 畢 業 後 , 我 等 了 兩 年 , 也 懇 求 了 父 親 兩 年 , 才 能 如 願 進 入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晉鐸路上
初 學 期 滿 後 , 祁 神 父 即 進 入 愛 爾 蘭 國 立 大 學 主 修 希 臘 文 和 拉 丁 文 。 畢 業 後 續 派 往 比 利 時 魯 汶 大 學 唸 哲 學 。 一 九 三 0 年 , 以 修 士 身 份 被 委 派 到 港 服 務 。 「那 時 , 仍 未 開 辦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 不 過 我 們 的 修 院 就 在 羅 便 臣 道 。」

同 年 , 他 被 派 往 廣 東 省 肇 慶 縣 服 務 。 在 那 裡 大 約 住 了 三 至 四 個 月 光 景 , 因 為 水 土 不 服 , 咳 嗽 得 厲 害 , 於 是 奉 召 回 港 休 息 , 並 到 華 南 總 修 院 擔 任 哲 學 科 講 師 。

未 幾 ,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成 立 , 他 就 在 那 裡 任 教 並 為 中 四 級 班 主 任 。

一 九 三 三 年 , 他 奉 命 回 國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三 六 年 在 祖 國 晉 昇 鐸 品 , 之 後 繼 續 完 成 他 的 神 學 課 程 。

鐸職道上
一 九 四 0 年 , 祁 神 父 重 返 香 江 , 並 出 任 香 港 大 學 地 理 系 講 師 。 「一 九 四 一 年 中 旬 , 我 趁 著 大 家 悠 長 的 暑 假 到 北 京 旅 遊 了 兩 個 月 , 那 時 又 加 深 了 我 對 研 究 中 國 文 化 的 興 趣 ; 於 是 我 計 劃 從 這 方 面 努 力 用 功 , 熬 出 點 成 就 。」

一 九 四 一 年 , 太 平 洋 戰 事 爆 發 , 日 軍 破 壞 了 珍 珠 港 , 也 佔 領 了 香 港 ; 一 九 四 三 年 , 祁 神 父 被 日 軍 逮 捕 入 獄 十 週 。 他 記 得 , 當 時 香 港 好 些 富 豪 , 銀 行 家 被 日 軍 逮 捕 後 , 都 冠 以 莫 須 有 罪 名 而 斬 首 處 死 。

和 平 後 , 祁 神 父 仍 出 任 港 大 地 理 系 講 師 , 同 時 也 在 香 港 華 仁 任 教 。 一 九 四 七 年 , 他 奉 委 北 上 廣 州 傳 教 , 在 一 所 天 主 教 中 學 裡 教 中 二 及 高 中 一 英 文 科 。

後 來 , 一 九 四 九 年 , 中 國 大 陸 政 權 易 手 , 祁 神 父 就 留 在 一 所 小 學 裡 教 小 四 公 民 。 終 於 在 一 九 五 二 年 返 港 , 且 重 回 香 港 華 仁 執 教 鞭 。

一 九 五 八 年 , 受 聘 為 聯 合 書 院 英 文 系 講 師 。 一 九 六 五 年 離 開 聯 合 , 住 進 長 洲 耶 穌 會 沙 勿 略 院 任 避 靜 導 師 , 並 潛 心 於 他 的 文 化 研 究 工 作 。

大 約 一 九 七 一 年 , 奉 委 為 瑪 麗 醫 院 特 派 司 鐸 , 那 時 他 住 在 香 港 大 學 利 瑪 竇 宿 舍 。

「十 年 的 醫 院 特 派 司 鐸 生 活 , 是 我 最 愉 快 , 最 值 得 回 味 的 。 我 每 天 都 去 探 視 那 裡 的 病 人 , 聆 聽 他 們 的 苦 衷 。 但 我 極 少 星 期 日 去 看 他 們 , 因 為 那 天 探 病 的 人 特 別 多 , 非 常 熱 鬧 。」

目 前 , 祁 神 父 不 僅 為 那 部 分 析 字 典 準 備 著 再 版 的 工 作 , 也 在 著 手 編 注 那 部 「四 書」 (大 學 、 中 庸 、 論 語 、 孟 子)

為 英 文 版 「四 書」 作 編 注 , 是 一 項 繁 浩 的 工 程 , 我 想 , 為 許 多 中 國 學 者 來 說 , 也 未 必 吃 得 消 ; 祁 神 父 是 外 國 人 , 且 已 上 了 年 紀 , 卻 雄 心 勃 勃 的 肩 負 起 這 份 挑 戰 , 怎 不 教 人 欽 佩 呢 ? !
1982 年 7 月 9 日

 

Death of Father Casey, S.J.
R.I.P.

Father Gerard Hugh Casey, SJ, died in St. Mary’s Home for the Aged, Wong Chuk Hang, Aberdeen, Hong Kong, on Friday, 3 February 1989, after a long illness, aged 84.

Father Casey was born in Dungiven, Co Derry, Northern Ireland, on 22 August 1905. Two years later his family moved to Belfast, and he grew up there.

He joined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1922. Early in his studies as a Jesuit it became clear that he was a scholar. Having won a brilliant B.A. degree in Classics from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he won his M.A. degree while studying philosophy in Belgium. All through his varied life, he remained a scholar delving into the Classics, the Fathers of the Church,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the Spiritual Exercises of St. Ignatius. He published two Chinese-English dictionaries under the pseudonym Jack Robinson. He also published a study on the original method of giving the Spiritual Exercises which anticipated much modern development in retreat-giving. In his last years, with greatly impaired health, he was struggling with a new translation of the Four Books of the Confucian canon.

Though a true scholar, he was never merely a scholar, as his greatly varying career shows. He lectured on Geography in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38-41 and 1947-48), taught in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1942-47 and 1952-58), taught in Sacred Heart School, Canton (1948-52), lectured in United Colleg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59-65), gave retreats in Cheung Chau (1965) and was chaplain to Queen Mary Hospital (1972-82). Possibly this last post gave him his deepest satisfaction. He carried out the duties of chaplaincy not only with great conscientiousness but also with great kindness, which was deeply appreciated by many of the patients to whom he ministered.

Father Casey was a man of very original mind and constantly startled his hearers by his outrageously original judgements – I think Shakespeare in greatly overrated (the supreme heresy in English literature), Teachers should speak very softly; then the students will have to keep quiet in order to hear, and so on. No one was ever quite sure how seriously he took this flaunting of received opinions. On matters that he took seriously he was very serious indeed.

In 1982 he suffered a severe fall from which he never recovered fully. He took up residence in St. Mary's Home for the Aged, partly as chaplain, partly as an ailing and aging man who needed care. As time passed he became too weak for work and resigned himself wholly to the tender and ever cheerful care of the Little Sisters.

His life tapered out on 3 February. The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was celebrated in the chapel of St. Mary’s in the afternoon of Sunday, 5 February, the eve of the Chinese New Year. He was buried in St. Michael's Cemetery, Happy Valley, on the same day, Archbishop D. Tang SJ., officiating at the graveside.
17 February 1989

 

來港服務近六十年
祁祖堯神父息止

耶 穌 會 會 士 祁 祖 堯 神 父 於 一 九 八 九 年 二 月 三 日 病 逝 於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 享 年 八 十 四 歲 。

祁 神 父 原 籍 愛 爾 蘭 , 一 九 0 五 年 生 , 一 九 二 二 年 進 入 耶 穌 會 。 一 九 三 0 年 來 港 , 在 本 港 及 紹 興 兩 地 學 習 中 文 , 其 後 在 南 華 修 院 及 港 大 任 教 。 一 九 四 八 至 一 九 五 二 年 間 在 廣 州 聖 心 學 校 任 教 。 返 港 後 先 後 在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 中 大 聯 合 書 院 、 聖 神 修 院 擔 任 教 職 。 一 九 七 二 至 八 二 年 任 瑪 麗 醫 院 特 派 司 鐸 。

祁 神 父 生 前 曾 翻 譯 四 書 , 著 有 漢 英 字 典 二 部 , 為 很 多 外 籍 神 父 所 採 用 。

耶 穌 會 於 本 月 五 日 下 午 二 時 三 十 分 在 安 老 院 為 祁 神 父 舉 行 安 息 彌 撒 , 遺 體 隨 後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墳 場 。
1989 年 2 月 17 日

 

懷念祁祖堯神父
霍志澄

「有 緣 千 里 能 相 會」 , 記 得 在 六 三 年 九 月 , 筆 者 陞 學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聯 合 書 院 , 得 識 當 日 書 院 的 指 導 神 師 ── 耶 穌 會 士 祁 祖 堯 神 父 , 他 在 暮 年 搞 每 周 末 午 餐 , 天 主 教 同 學 們 都 自 費 參 加 , 每 次 六 、 七 元 一 碟 的 單 條 飯 , 同 學 們 踴 躍 出 席 , 所 以 祁 鐸 每 次 都 搞 得 成 功 , 他 領 導 我 們 劃 十 字 聖 號 唸 飯 前 經 : 「天 主 降 福 父 我 等 , 既 所 將 受 於 主 , 普 施 之 恩 惠 , 為 我 等 主 , 耶 穌 斯 督 , 我 等 主 , 阿 孟 。」 氣 氛 濃 洽 , 一 如 家 庭 共 聚 , 出 席 者 有 當 日 講 師 倫 麗 霞 小 姐 、 物 理 助 教 徐 先 生 , 連 筆 者 在 內 , 共 二 三 十 人 , 把 108 室 講 堂 都 擠 滿 了 。

有 一 次 周 末 , 祁 神 父 率 領 我 們 上 太 平 山 頂 , 步 經 薑 花 澗 , 落 貝 奧 路 , 直 抵 香 港 仔 。 祁 神 父 先 行 購 買 好 一 些 香 煙 , 說 明 這 些 香 煙 為 孝 敬 香 港 仔 老 人 院 的 伯 爺 公 享 受 , 他 真 是 心 水 清 了 , 去 完 安 老 院 , 他 帶 領 我 們 登 臨 華 南 大 修 院 , 展 示 修 院 所 藏 芬 神 父 儲 放 在 修 院 的 出 土 文 物 , 指 引 我 們 觀 賞 華 南 大 修 院 的 奠 基 石 , 在 修 院 花 園 遊 逛 , 拍 照 一 幀 , 並 沒 有 告 訴 我 們 他 昔 日 在 此 大 修 院 教 希 伯 來 文 、 拉 丁 文 。 筆 者 曾 有 一 張 照 片 , 是 祁 鐸 在 修 院 課 室 上 課 , 大 概 是 上 希 伯 來 文 的 學 生 , 只 有 兩 個 學 生 , 後 來 聽 說 沒 有 學 生 學 習 希 伯 來 文 了 , 使 祁 神 父 的 教 澤 成 為 絕 響 , 這 張 彩 色 照 片 成 了 筆 者 的 收 藏 品 。 當 天 晚 飯 就 在 香 港 仔 飯 店 進 行 , 這 是 第 一 次 耶 穌 會 神 父 請 食 飯 。

到 了 六 四 年 元 旦 , 香 港 天 主 教 大 專 聯 會 在 聖 德 肋 撒 堂 大 廳 舉 行 聯 歡 大 會 , 祁 鐸 從 香 港 利 瑪 竇 宿 舍 到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來 參 加 , 他 當 時 是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聯 合 書 院 英 文 系 講 師 , 兼 該 院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指 導 司 鐸 , 他 歡 天 喜 地 的 出 席 大 會 , 見 到 筆 者 在 大 會 上 抽 中 獎 得 到 大 專 聯 會 鎖 匙 牌 一 個 , 祁 神 父 大 聲 叫 「好 呀」 !

六 五 年 筆 者 重 修 大 二 英 文 , 有 一 天 , 筆 者 正 出 智 慧 牙 , 口 腫 面 腫 , 打 算 告 假 , 可 幸 沒 有 告 假 , 這 天 恰 巧 是 祁 神 父 主 持 地 庫 擴 展 四 十 多 部 錄 音 機 , 對 英 語 會 話 大 有 幫 助 。 祁 神 父 登 分 列 在 筆 者 名 下 A , 這 是 祁 神 父 「仁 慈 勝 過 祭 獻 的 羔 羊」 的 表 現 。

六 八 七 月 , 筆 者 往 見 祁 神 父 , 求 他 為 筆 者 寫 封 介 紹 信 , 他 在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教 員 室 接 見 筆 者 並 快 手 快 腳 寫 了 介 紹 信 後 隨 手 在 書 架 上 抽 出 一 本 中 國 語 文 , 他 打 開 課 本 正 一 課 「文 天 祥 正 氣 歌」 , 他 就 大 聲 誦 讀 , 但 暗 示 什 麼 呢 ? 當 場 沒 有 說 明 。 他 日 在 跑 馬 地 墳 場 祁 神 父 墳 頭 聖 地 再 大 聲 朗 讀 , 你 可 以 聽 聞 的 嗎 ?

七 0 年 十 二 月 筆 者 新 婚 , 七 一 年 元 月 筆 者 偕 同 太 太 一 起 到 利 瑪 竇 宿 舍 , 參 加 港 大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的 感 恩 祭 , 一 方 面 順 道 去 探 訪 祁 神 父 。 感 恩 祭 畢 , 他 在 利 瑪 竇 宿 舍 接 見 我 們 夫 婦 , 冷 靜 以 對 。 大 概 他 將 於 七 一 年 入 住 安 老 院 之 故 。

八 五 年 , 筆 者 還 見 祁 鐸 一 面 , 那 天 下 午 在 安 老 院 聖 堂 , 祁 鐸 披 上 紅 色 祭 披 , 坐 在 祭 台 邊 , 感 恩 祭 畢 , 筆 者 上 前 大 聲 叫 : 「祁 神 父 , 你 好 嗎 ? 霍 志 澄 來 了 呢 !」 當 時 他 神 志 清 醒 , 反 應 敏 捷 。 以 後 越 年 不 見 祁 鐸 的 蹤 跡 , 聽 說 已 經 逝 世 , 安 葬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筆 者 曾 寫 一 編 短 文 : 敬 悼 祁 祖 堯 神 父 : 極 盡 哀 思 !

祁 祖 堯 神 父 一 生 功 業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 桃 李 滿 門 , 在 薄 扶 林 利 瑪 竇 宿 舍 , 在 長 洲 耶 穌 會 靜 院 , 在 香 港 聯 會 書 院, 教 澤 長 存 ! 祁 神 父 你 成 為 一 個 君 子 儒 , 不 枉 度 此 一 生 ! 雖 然 永 離 人 間 , 在 天 國 永 享 榮 福 , 達 到 人 生 終 向 , 是 值 得 喜 悅 的 !
1992 年 9 月 2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一九二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在香港的耶穌會會士影像回憶, 紀歷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