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ALLEGRA, Gabriel Maria (Blessed) OFM
雷永明神父
(真福)

* Birth in Sicily (西西里), Italy (意大利): [26 December 1907]
* Ordination: [20 July 1930]
* Arrival in Hong Kong: [15 August 1948]
* Death in Hong Kong: [26 January 1976]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OFM Webpage

    
 

    

  

  

  

 

雷永明神父小傳

一、出生
天 主 忠 僕 , 雷 永 明 神 父 ,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出 生 於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加 塔 尼 雅 城 聖 若 望 村 , 父 名 羅 撒 黎 約 , 母 名 若 安 納 , 二 人 熱 心 事 主 , 聖 德 非 凡 , 永 明 神 父 誦 念 諸 聖 禱 文 時 , 常 愛 呼 求 其 父 其 母 , 代 己 轉 求 。 生 後 領 洗 , 取 名 若 望 斯 德 望 。 其 母 見 其 生 性 聰 敏 過 人 , 異 常 活 潑 , 往 往 指 其 子 而 對 人 慨 歎 說 : 我 兒 若 望 , 來 日 如 不 流 為 一 大 盜 , 必 將 成 為 一 位 大 聖 。 若 望 選 擇 了 成 聖 之 路 , 願 意 在 故 鄉 過 小 兄 弟 會 修 會 生 活 , 遂 去 了 阿 喜 勒 雅 肋 , 就 讀 於 方 濟 會 小 修 院 。

二、小兄弟會會士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入 小 兄 弟 會 , 正 式 做 初 學 , 取 名 加 俾 額 爾 瑪 利 亞 兄 弟 。 發 初 願 後 , 繼 續 學 業 , 就 讀 高 中 。 在 校 期 間 , 品 行 學 業 為 全 校 之 冠 , 師 長 寄 以 厚 望 , 遂 令 其 於 一 九 二 六 年 九 月 北 上 入 京 , 在 羅 馬 聖 安 多 尼 傳 教 學 院 攻 讀 傳 教 學 , 造 就 自 己 來 華 從 事 傳 教 工 作 。

一 九 二 九 年 七 月 廿 五 日 潛 發 終 身 大 願 , 永 為 方 濟 會 會 士 ; 一 九 三 0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接 受 鐸 品 , 永 為 司 祭 。

三、來華傳教
一 九 三 一 年 五 月 卅 一 日 , 由 布 林 狄 息 港 乘 船 來 我 中 華 。 七 月 三 日 抵 達 上 海 。 後 由 上 海 至 漢 口 經 長 沙 , 於 七 月 二 十 日 , 晉 鐸 第 一 週 年 紀 念 日 , 安 抵 湖 南 衡 陽 教 區 ── 卅 一 年 前 范 懷 德 主 教 , 安 守 仁 神 父 及 董 文 學 神 父 為 主 捐 軀 的 所 在 地 , 衡 陽 。 抵 達 當 日 即 開 始 學 習 華 語 , 執 行 傳 教 任 務 。 一 九 三 二 年 柏 長 青 主 教 委 任 神 父 為 衡 陽 教 區 小 修 院 院 長 , 直 至 一 九 三 九 年 因 病 回 國 養 疴 。

四、回國養疴
神 父 自 來 華 後 , 夜 以 繼 日 鑽 研 中 國 文 獻 , 譯 述 聖 經 典 籍 , 操 勞 過 度 , 因 而 成 疾 , 須 回 國 休 養 , 遂 於 一 九 三 九 年 夏 離 衡 赴 滬 , 乘 船 返 國 , 結 束 其 在 華 初 期 傳 教 生 活 。 在 衡 雖 不 及 十 載 , 然 因 神 父 才 德 出 眾 , 待 人 謙 和 有 禮 , 兼 又 慈 悲 為 懷 , 深 為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所 器 重 , 對 其 離 去 , 莫 不 依 依 ; 待 其 去 後 , 時 時 懷 念 , 倍 加 稱 道 。

回 國 後 , 賴 家 人 及 同 會 弟 兄 悉 心 照 顧 , 於 短 期 內 健 康 得 以 恢 復 。 次 年 十 一 月 遂 已 有 意 再 度 起 程 來 華 , 然 不 能 返 回 他 心 愛 的 衡 陽 教 區 , 衡 陽 教 區 他 是 沒 有 再 見 的 機 會 了 。 他 該 起 程 赴 北 平 , 在 那 裡 他 更 容 易 實 現 他 的 理 想 , 來 華 傳 教 的 主 要 目 的 : 使 我 中 華 天 主 教 教 會 有 全 部 由 原 文 譯 注 的 聖 經 。

五、再度來華成立思高聖經學會
由 於 戰 事 的 影 響 , 於 一 九 四 一 年 四 月 方 能 成 行 , 由 葡 萄 牙 經 美 國 日 本 而 抵 達 上 海 。 再 由 上 海 經 南 京 而 抵 達 北 平 , 任 意 大 利 大 使 館 主 任 司 鐸 , 照 顧 平 津 一 帶 意 籍 信 徒 , 與 中 外 人 士 多 所 接 觸 , 傳 教 榮 主 救 靈 , 甚 有 收 穫 。 除 此 以 外 , 一 有 餘 暇 , 繼 續 譯 述 聖 經 , 與 著 名 學 者 研 討 中 國 文 化 , 甚 為 中 國 學 者 所 賞 識 。 當 時 滯 留 在 故 都 著 名 古 生 物 學 與 人 種 學 家 德 日 進 神 父 , 曾 一 度 與 神 父 於 此 時 作 過 長 期 的 學 術 討 論 。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初 二 , 天 神 之 后 節 , 神 父 終 生 縈 懷 的 一 大 志 願 , 終 於 得 以 實 現 , 正 式 成 立 了 譯 注 聖 經 的 聖 經 學 會 , 奉 方 濟 會 真 福 董 思 高 為 主 保 , 因 而 命 名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真 福 董 思 高 是 神 父 一 生 特 別 敬 愛 崇 奉 的 一 位 神 學 家 , 以 他 的 思 想 和 生 活 方 式 為 學 會 人 員 的 圭 皋 。

六、學會南遷香港
由 於 內 戰 , 平 津 吃 緊 , 學 會 不 得 不 他 遷 , 以 圖 生 存 。 神 父 高 瞻 遠 矚 , 事 前 妥 為 籌 劃 , 學 會 終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八 月 至 十 月 , 分 批 遷 來 香 港 。 神 父 壓 陣 , 最 後 南 下 , 工 作 至 一 九 六 0 年 。 是 年 因 新 近 成 立 於 新 加 坡 的 安 道 會 學 社 需 人 組 織 領 導 , 神 父 奉 命 前 往 膺 任 此 職 。 至 一 九 六 三 年 由 星 返 港 再 主 持 聖 經 學 會 , 從 事 出 版 全 部 聖 經 合 訂 本 及 聖 經 辭 典 。 此 二 書 先 後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及 一 九 七 五 年 出 版 。 如 此 , 神 父 對 我 中 華 民 族 , 對 我 中 華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傳 教 使 命 , 引 為 己 任 的 譯 注 全 部 聖 經 工 作 , 終 於 賴 在 天 中 國 之 后 , 無 玷 童 貞 聖 母 的 助 佑 , 順 利 完 成 。 神 父 大 功 告 成 後 次 年 正 月 廿 六 日 正 午 , 蒙 主 寵 召 , 安 然 與 世 長 辭 於 香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 享 年 六 十 有 九 。 港 內 外 人 士 聞 噩 耗 後 , 哀 悼 之 餘 , 莫 不 異 口 同 聲 宣 稱 一 聖 人 與 世 長 辭 矣 。 遂 爭 先 恐 後 索 求 神 父 遺 物 , 留 作 紀 念 , 願 神 父 在 天 為 己 轉 求 代 禱 , 獲 得 所 需 。

七、生前傳教與學術活動
神 父 領 導 聖 經 學 會 為 我 中 華 天 主 教 教 會 完 成 了 由 原 文 譯 注 全 部 聖 經 的 工 作 , 因 而 為 人 譽 為 中 華 聖 熱 羅 尼 莫 。 除 譯 注 經 典 外 , 神 父 還 撰 寫 了 不 少 學 術 性 論 文 、 書 評 及 書 籍 , 發 揮 了 他 對 於 聖 經 學 、 聖 母 學 、 教 父 學 、 神 修 學 、 神 學 , 以 及 有 關 方 濟 精 神 、 方 濟 文 獻 淵 博 精 微 的 知 識 和 造 詣 。 三 次 赴 聖 地 , 兩 次 為 客 座 教 授 , 在 聖 京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學 會 教 授 聖 經 神 學 , 其 主 題 為 若 望 福 音 與 保 祿 書 信 。

神 父 不 論 在 何 處 , 敬 業 守 職 , 自 不 待 言 ; 但 一 有 餘 暇 , 必 盡 己 所 能 , 傳 教 牧 靈 : 或 聽 告 解 講 道 , 或 主 持 退 修 , 引 導 神 職 人 員 , 修 會 士 女 , 男 女 信 眾 , 熱 誠 奉 主 , 孝 愛 聖 母 , 隨 從 各 自 聖 召 , 特 殊 身 份 , 修 德 成 聖 , 榮 主 救 靈 。 受 神 父 感 召 而 向 化 者 , 在 所 多 有 ; 對 神 父 感 恩 而 懷 德 者 , 遍 地 皆 是 。

八、終生神修概畧
神 父 的 神 修 , 以 聖 保 祿 、 聖 若 望 及 真 福 董 思 高 為 導 師 , 依 循 他 們 的 神 學 探 究 宇 宙 君 王 基 督 及 天 主 之 母 無 玷 童 貞 的 奧 蹟 , 實 踐 他 們 的 神 學 思 想 , 全 心 、 全 靈 、 全 意 、 全 力 熱 愛 基 督 君 王 及 無 玷 童 貞 , 以 他 們 為 捷 徑 , 奔 向 為 萬 有 萬 善 之 源 的 天 父 。

神 父 對 無 玷 童 貞 聖 母 的 孺 慕 孝 愛 , 尤 為 人 所 共 察 , 隨 時 隨 地 懷 念 默 思 聖 母 的 痛 苦 ; 一 心 一 意 仰 承 體 貼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 效 法 自 己 的 主 保 聖 加 俾 額 爾 聖 人 和 真 福 科 耳 貝 , 竭 力 推 行 特 敬 聖 母 痛 苦 和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的 運 動 。 在 遠 東 親 自 成 立 了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侍 衛 團 , 且 為 此 撰 寫 了 一 部 情 文 相 生 , 命 名 為 「升 天 捷 徑 , 聖 母 聖 心」 的 專 書 。

神 父 身 為 方 濟 會 會 士 , 甚 具 方 濟 精 神 , 酷 愛 神 貧 , 謙 和 慈 祥 , 憐 貧 惜 孤 , 尤 其 鍾 愛 身 患 殘 疾 癩 病 人 士 , 喜 與 他 們 歡 度 聖 誕 復 活 佳 節 , 自 備 禮 物 前 往 , 團 聚 聯 歡 誌 慶 。 惟 其 如 此 , 故 人 樂 與 神 父 親 近 , 訴 心 求 教 。

神 父 潛 發 終 身 大 願 之 日 , 曾 向 聖 母 誠 心 懇 求 說 : 吁 , 瑪 利 亞 , 我 甘 飴 的 慈 母 , 我 懇 求 你 賜 我 能 為 主 捐 軀 , 賞 我 能 常 度 謙 遜 聽 命 , 實 在 的 方 濟 會 生 活 , 使 我 一 生 不 求 人 知 , 不 離 苦 架 。 神 父 在 將 自 己 一 生 全 然 奉 獻 給 天 主 的 那 一 天 , 就 已 向 天 上 無 玷 童 貞 的 慈 母 , 提 出 了 自 己 今 後 為 生 的 方 案 。 神 父 一 生 實 踐 了 這 一 方 案 , 聖 母 實 在 賞 賜 了 神 父 一 生 實 踐 了 這 一 方 案 。 此 為 諸 凡 與 神 父 相 逢 、 相 識 、 相 處 的 人 士 所 共 有 的 同 感 。

經文
求天主聖三顯揚他的忠僕雷永明神父誦:
天 主 聖 父 , 求 你 開 恩 , 在 這 世 上 顯 揚 你 的 忠 僕 雷 永 明 神 父 , 因 為 他 在 世 時 , 曾 全 心 全 力 愛 慕 你 , 貢 獻 了 自 己 的 一 生 , 為 將 你 歷 來 傳 與 我 們 的 聖 言 , 傳 授 給 中 華 民 族 , 作 為 他 們 的 光 明 。
誦念光榮頌三遍

天 主 聖 子 , 求 你 開 恩 , 在 這 世 上 顯 揚 你 的 忠 僕 雷 永 明 神 父 , 因 為 他 在 世 時 , 曾 虔 誠 默 思 窮 究 你 降 生 的 奧 蹟 , 終 生 為 光 榮 你 , 孝 愛 了 你 痛 苦 無 玷 卒 世 童 貞 的 母 親 , 瑪 利 亞 。
誦念光榮頌三遍

天 主 聖 神 , 求 你 開 恩 , 在 這 世 上 顯 揚 你 的 忠 僕 雷 永 明 神 父 , 因 為 他 在 世 時 , 曾 對 人 反 映 你 賜 與 他 靈 魂 的 種 種 恩 寵 , 而 為 我 們 眾 人 成 了 真 誠 愛 德 和 基 督 徒 全 德 的 模 範 。
誦念光榮頌三遍

求天主聖三俯聽他忠僕雷永明神父代禱恩賜所求誦:
天 主 聖 父 , 你 使 雷 永 明 神 父 全 然 效 法 你 良 善 心 謙 , 甘 貧 樂 道 ,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聖 子 , 而 成 了 福 音 美 德 的 成 全 模 範 。 為 使 他 在 這 世 上 獲 得 顯 揚 , 求 你 賞 我 懇 切 所 求 的 恩 惠 。
誦念天主經、聖母經、光榮頌各一遍

天 主 聖 子 , 為 了 你 受 難 而 死 的 無 限 功 勞 , 為 了 你 對 你 痛 苦 無 玷 童 貞 慈 母 的 孝 愛 , 願 你 在 這 世 上 顯 揚 你 慈 母 心 愛 的 孝 子 雷 永 明 神 父 , 求 你 賞 賜 我 懇 切 所 求 的 恩 惠 。
誦念天主經、聖母經、光榮頌各一遍

天 主 聖 神 , 你 以 種 種 特 恩 裝 備 了 卑 微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利 用 他 使 東 方 民 族 及 各 地 人 士 認 識 了 你 的 奇 愛 。 為 使 他 在 這 世 上 獲 顯 揚 , 求 你 賞 賜 我 懇 切 所 求 的 恩 惠 。
誦念天主經、聖母經、光榮頌各一遍

 

宗座大學部頒賜
雷永明神父榮譽神學博士

本 月 十 五 日 , 於 羅 馬 聖 安 多 尼 大 學 禮 堂 隆 重 舉 行 授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神 學 榮 譽 博 士 學 位 大 典 。 聞 此 項 學 位 , 為 宗 座 大 學 部 因 雷 神 父 領 導 繙 譯 中 文 舊 約 有 功 而 准 予 頒 賜 者 。

按 雷 神 父 翻 譯 舊 約 之 初 步 工 作 , 已 開 始 在 二 十 年 前 。 當 時 在 衡 陽 任 小 修 院 院 長 , 在 課 餘 或 深 夜 從 事 譯 經 , 三 年 後 因 患 重 病 返 回 意 國 , 回 國 後 於 亞 細 細 城 聖 方 濟 會 祖 墓 前 發 願 , 如 蒙 會 祖 轉 達 獲 痊 而 能 返 中 國 , 將 獻 身 譯 經 工 作 。 果 蒙 所 求 , 宿 疾 不 久 即 愈 。 後 赴 羅 馬 , 於 大 學 旁 聽 聖 經 課 , 同 時 繼 續 繙 譯 。

一 九 四 一 年 取 道 美 國 至 北 平 , 不 幸 所 携 聖 經 書 籍 於 途 中 遺 失 。 雷 神 父 到 北 平 後 , 即 攻 讀 中 文 , 同 時 繙 譯 聖 經 , 一 九 四 五 年 全 部 舊 約 四 十 六 卷 , 初 稿 譯 竣 。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二 日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在 北 平 成 立 , 雷 神 父 為 主 任 , 由 輔 大 畢 業 生 李 志 先 與 李 士 漁 二 鐸 修 改 聖 詠 集 初 稿 , 同 時 雷 神 父 並 講 授 希 伯 來 與 希 臘 文 。 翌 年 九 月 聖 詠 集 出 版 問 世 。 十 月 李 玉 堂 與 劉 緒 堂 二 神 父 加 入 修 改 智 慧 書 。 此 時 一 作 曲 家 江 文 也 先 生 對 聖 詠 集 發 生 興 趣 , 欲 配 以 中 國 古 典 音 樂 , 雷 神 父 大 加 贊 助 , 前 後 以 學 會 名 義 出 版 聖 詠 作 典 集 二 卷 。 又 於 此 時 認 識 國 畫 家 蔣 兆 和 先 生 , 授 之 以 聖 經 故 事 , 使 之 繪 聖 經 人 物 像 , 已 繪 出 聖 像 多 幅 , 惜 一 九 四 八 年 學 會 遷 港 , 江 蔣 二 先 生 未 能 隨 之 來 港 , 工 作 中 斷 , 實 屬 可 惜 。 但 二 位 所 作 之 曲 , 所 寫 之 畫 , 已 蜚 聲 中 外 , 獲 得 佳 評 , 此 皆 雷 神 父 對 聖 樂 與 聖 像 中 國 化 之 大 貢 獻 。

智 慧 書 與 梅 瑟 五 書 二 卷 , 在 北 平 出 版 後 , 學 會 遷 港 。 自 一 九 四 九 至 去 年 出 版 了 舊 約 史 書 上 下 二 冊 與 先 知 書 上 中 下 三 冊 。

協 助 雷 神 父 編 譯 者 除 上 述 者 外 , 尚 有 陳 維 統 、 李 少 峯 、 楊 恆 輝 、 張 俊 哲 等 神 父 , 又 有 意 籍 牛 神 父 教 授 希 伯 來 與 希 臘 文 , 德 籍 翟 神 父 任 院 長 , 除 主 持 院 務 外 尚 講 授 經 學 與 寫 經 文 注 釋 等 工 作 。 客 冬 李 智 義 神 父 由 羅 馬 學 成 抵 此 工 作 , 後 三 人 皆 為 羅 馬 安 多 尼 大 學 聖 經 博 士 。

雷 神 父 一 九 三 二 年 來 華 , 曾 苦 讀 中 文 , 日 夜 不 懈 , 凡 經 史 子 集 , 唐 宋 八 家 , 以 及 現 代 白 話 名 著 , 無 一 不 讀 , 並 涉 獵 佛 學 書 籍 , 古 籍 中 尤 喜 楚 辭 。 並 將 離 騷 譯 為 意 文 , 一 九 三 八 年 在 上 海 出 版 。

雷 神 父 對 中 文 造 詣 很 深 , 故 能 寫 文 章 並 繙 譯 聖 經 , 但 他 在 譯 經 時 , 決 不 依 仗 人 力 , 完 全 依 恃 聖 母 的 助 佑 。 他 於 每 章 開 始 繙 譯 時 , 必 呼 求 聖 母 協 助 , 於 一 章 之 首 常 寫 亞 物 瑪 利 亞 。 於 每 章 之 末 , 也 必 寫 一 光 榮 聖 母 的 誦 句 , 這 在 他 的 初 稿 內 , 每 章 中 都 可 以 見 到
1955 年 11 月 20 日

 

雷神父受學位時剛樞機講
聖經譯語體文之重要

上 月 十 八 日 下 午 五 時 , 安 多 尼 大 學 舉 行 開 學 典 禮 。 前 往 觀 禮 者 有 各 大 學 教 授 、 各 院 神 父 , 我 國 駐 梵 諦 岡 公 使 謝 壽 康 也 蒞 臨 , 此 外 更 有 四 位 樞 機 , 剛 恆 毅 樞 機 也 在 內 。 謝 公 使 及 剛 樞 機 前 往 觀 禮 的 原 因 , 是 為 了 香 港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雷 永 明 神 父 就 在 此 開 學 禮 中 領 受 「榮 譽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的 證 書 之 故 。 剛 樞 機 並 致 詞 , 闡 明 聖 經 譯 成 語 體 文 的 重 要 性 , 這 樣 容 易 把 真 理 、 光 明 、 生 命 , 送 給 偉 大 的 中 華 民 族 。 樞 機 大 聲 疾 呼 : 現 在 處 在 水 深 火 熱 中 的 人 民 , 都 在 伸 著 雙 手 渴 望 真 理 、 光 明 、 生 命 的 來 臨 。 我 們 堅 信 他 們 一 定 要 得 到 雷 神 父 譯 的 書 中 所 提 到 的 真 理 、 光 明 、 生 命 。 一 切 都 要 逝 去 , 但 是 聖 教 會 及 偉 大 的 中 華 民 族 是 永 不 會 過 去 的 。 剛 公 又 強 調 聖 教 禮 儀 國 語 化 , 不 特 可 以 增 進 教 友 對 聖 教 禮 儀 之 認 識 , 並 能 提 高 宗 教 生 括 之 熱 忱 ; 且 為 傳 教 救 靈 的 一 大 助 力 ……。 最 後 雷 神 父 致 答 辭 深 謝 教 廷 及 本 會 總 會 長 安 大 校 長 對 己 所 加 之 榮 譽 , 並 各 位 參 禮 者 歡 迎 之 盛 意 , 然 後 報 告 香 港 聖 經 學 會 之 人 事 組 織 和 譯 註 古 經 之 經 過 , 及 將 來 譯 註 新 經 之 方 針 等 等 。 末 了 , 在 安 大 歌 詠 團 歡 唱 聲 中 結 束 了 這 一 莊 嚴 隆 重 的 授 銜 儀 式 。

雷 神 父 已 於 上 月 廿 四 日 乘 輪 離 意 , 本 月 內 可 返 港 。
1955 年 12 月 4 日

 

 

Bible in Chinese - Father Allegras epitaph

Translating the Roman Catholic Bible into Chinese was the life’s work of the Franciscan Father, the Rev. Gabriel Allegra, who died in Hong Kong last week aged 68.

Recalling Father Allegra’s career and his long association with China. Father Theobald Diederich told how Father Allegra left his studies in Rome to start on a complete translation into Chinese of the Catholic Bible’s Old Testament.

Father Allegra arrived at the Hunan Mission in 1930, where he began his studies in Chinese in preparation for his work. With the help of a Chinese teacher with whom he was working, he completed the first draft of the translation seven years later.

But the strain of his studies and of his work took their toil on him, and in 1937 Father Allegra returned to Italy to rest and to study at a more leisurely pace, according to Father Diederich.

After completing almost three years of study in biblical languages and biblical archaeology, Father Allegra went back to China to continue his translation work.

But the Japanese occupation of the greater portion of China during the next five years prevented him from returning to Hunan, so he went to Peking instead.

He had to restart his work on the Old Testament translation from scratch because in the course of his travels through occupied China from the south to Peking he lost his only draft of the translation he had completed three years earlier.

In addition to his translation work, Father Allegra became actively involved in helping other missionaries of all denominations to survive their internment in the Japanese concentration camp at Weihsien after 1942.

Because of his Italian origin he was not himself interned, and his position of Chaplain at the Italian Embassy in Peking enabled him to obtain the release of many prisoners, and better food and living conditions for others.

In 1945 a team of Chinese Franciscan priests was organized to work with Father Allegra on the bible translation, and by 1948 the first three volumes of the Old Testament were published.

But with the communist takeover shortly thereafter, Father Allegra and his team, which had become know as the Studium Biblicum, left Peking and settled temporarily in Kowloon.

Over the next 12 years eight more volumes of translation complete with explanatory notes were produced by the team. Full translations of both the New and the Old Testaments were now completed.

But the work did not end there. From the translations, Father Allegra and his team extracted many portions of scripture for separate publications. He was still at work on extracting the 55th Psalm just two days before his death last Monday, said Father Diederich.

Father Allegra was buried on Wednesday in the Catholic Cemetery in Happy Valley.
 1976

 

Death of Father Allegra, O.F.M.
Translator of Bible into Chinese
R.I.P.

Father Gabriel Allegra, OFM, whose years of patient labour in translating the whole Bible into Chinese has won him a place of lasting honour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died on Monday, 26 January 1976, after a two-day illness, aged 68.

Father Allegra was born in San Giovanni la Punta, Sicily, in 1907. He was christened John, and this name, with its overtones of evangelization. Scripture and devotion to Our Lady, was apparently dearer to him than the name ‘Gabriel’ which he received in religious life.

He joined the Franciscans at the age of 16,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in Rome in 1929. His exceptional intellectual gifts seemed to mark him out for academic life, probably in Rome; but a Chinese Franciscan had told him that the Catholics of China were still without a translation of the whole Bible, and he gave his heart and all his years to remedying this defect. There was an abundance of study in those years, of study crowned with the highest academic honours, but it was to be study with the very practical goal which he had made his own.

He arrived in Hengyang in 1930 and at once set to work. Aided by Chinese teachers, he had finished a rough draft of the Old Testament by 1936; but his labours had undermined his health. He was recalled to Italy for a rest, which consisted largely in study at the Biblical Institute, Rome.

Then came the War, during which his invaluable manuscripts were lost.

In 1945 his Franciscan superiors, recognising the enormous importance of his work, enabled him to gather a group of highly skilled Chinese collaborators to share his great task. In the Studium Biblicum so formed. Father Allegra showed himself not only a great scholar but also a great leader.

In 1948, the Communist advance made it necessary to move the Studium Biblicum from Peking to Hong Kong. In Hong Kong, book after book of the Bible was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from the original languages. When at last the great work was completed and published, the Studium turned to the production of a worthy commentary on all Scripture.

It might have been expected that his gigantic scriptural labours would have turned Father Allegra into a pure specialist, with no major intellectual interests and no academic reputation outside his own sphere. In 1966 there came striking proof that this was not so. Oxford decide to commemorate the 700th centenary of Duns Scotus, probably the greatest of Franciscan philosopher-theologians, and certainly the greatest philosopher-theologian ever born in Britain. For the centenary lecture, Oxford turned, not to a British scholar and not to a Franciscan professor from Rome, but to Father Allegra, an Italian, immersed for decades in the work of translating the Bible into Chinese. This was an astounding tribute hard to parallel.

This great weight of thought and learning did not weigh down the man of God or the man among his fellows. Father Allegra was widely known as a retreat-giver and spiritual director, and was still more widely known as a courteous priest with very many friends.

In his later years he suffered severely from heart trouble and high blood pressure. A rest in Italy was tried, but he chose to return to the Studium Biblicum to labour to the end.

He left one characteristic last request: that his fellow Franciscans should greet his death with the Magnificent.
6 February 1976

 

Cause of Father Allegra Opened

The cause of the Beatification and Canonization of the late Father Gabriel Maria Allegra, O.F.M., was opened in the Diocese Centre on Saturday, 14 January 1984.

The following address was made by Bishop John B. Wu.

It can be said with truth that what we are about to commence today is a pretty rare event in the history of a diocese - for we are assembled here to formally open the Cause of the Beatification and Canonization of Father Gabriel Maria Allegra, a member of the Order of Friars Minor, who was born in Sicily on the 26 September 1907 and died in Hong Kong on the 26 January 1976 (at the age of 68).

Father Allegra’s name is familiar to all Chinese Missionaries because of the immense work he accomplished - the translation of the whole Bible into Chinese. But Father Allegra’s renowned as a scholar dose not provide the true motive for today’s gathering. The beginning of a Cause of Beatification means that what are being sought for are solid and convincing proofs that he exercised the theological, cardinal and all the other connected virtues to a truly heroic degree.

The documents collected up to the present, the many written testimonies form people who know him, his writings unpublished as well as published, the oral records of many people who were personally acquainted with him for lengthy periods of time, all these provide us with solid reasons for acceding to the request, made by its Postulator General in the name of the Order of Friars Minor and in that of its Sicilian Province, to have the Cause introduced.

There is no doubt that the Servant of God - for that is now his legitimate title-provides us with a noble example of Franciscan priest, of Missionary, and of man of letters.

His first encounter with China happened in 1928 while he was a student at the 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llege of St. Anthony in Rome. During celebrations to commemorate the 6th centenary of the death of Blessed John of Montecorvino, first Archbishop of Kambalik (now Beijing), a young Chinese Franciscan student spoke to him so eloquently of his country that he enkindled in Father Gabriel an interest in China that lasted, ever growing in intensity, throughout his life.

On his arrival as a missionary in China, on the 20 July 1931, he had already committed himself to the task of translating the Bible into Chinese, and from then on this purpose served to give a precise orientation to his whole life as priest and missionary.

It is not for me today recount his work and virtues - this is the precise task that has to be undertaken by the Tribunal. But permit me to recall the words of Pope Pius XII to the Vicar Apostolic of Heng-Yang when he told the Pope about the project undertaken by Father Allegra: “Your Excellency, tell this young priest that he has my special blessing and that I will pray for him everyday. He will meet with many difficulties, but let him not lose courage. Nothing is impossible for him who prays, wills and studies. I shall not live to see this work completed, but I shall pray for him in heaven”.

We can indeed truly say that Father Allegra willed, prayed, studied and suffered.

When this body has accomplished its task we shall have to await the judgment of the Church on this Cause. We are happy to offer our services in collecting the proofs that are necessary to attain our purpose, which is the beatification of the Servant of God.

It is an honour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s well as being a joy to me personally, to be able to undertake this task, the result of which, we hope, will be nothing less that the lighting of another bright flame in the Church of China.

May the exemplary and virtuous life of Father Allegra be an example and a spur to us all. May he who so loved China, who laboured and suffered so much to spread the reign of God in our country, continue from heaven his missionary work.

To this Cause which we are commencing I wish every success; to the Tribunal I wish a fruitful work, and on all of you I invoke the blessing of God.
20
January 1984 

 


The Diocesan tribunal, set up on 1 April 1984, to investigate the life of Father G. M. Allegra (1909-1976), O.F.M., for possible beatification, met on 26 March to hand over all materials collected during these two years, to Bishop Wu. The materials include Father Allegra’s personal letters and writings and cassettes recorded by witnesses from Hong Kong, Macao, Taiwan and Italy.

The tribunal consists of Father N. Ruggiero (judge), Father S. Carpella (defence advocate) and Sister M. Renoldi (secretary).

Father N. Pieracini, who was present at the handing over ceremony, will bring all the materials collected to the Congregation of Saints, Rome.
11 April 1986 

 


On Saturday, 3 May, the grave of Father Gabriel M Allegra, O.F.M., who died on 26 January 1976 and whose cause of Beatification has been introduced, was opened. His mortal remnants were exhumed to be transferred on 14 May to his original home province in Sicily.

9
May 1986  

 

Touching the Heart of China with the Word of God

Vatican II stated unequivocally: “Access to the Sacred Scriptures ought to be wide open to all the Christian faithful” (Dei Verbum, No. 22)

God’s Word penetrates the human heart
Father Gabriele Allegra, our Franciscan Brother, enamored of God and God’s Holy Word, deeply understood the importance of the Bible in each Christian life. He was convinced that the Word of God, “strengthens faith, give food for the soul and provides a pure and lasting fount of spiritual life” (DV, No. 21). “Spiritual food is of two kinds,” he said, “the Holy Eucharist and the Bible.” He added, “we preach the Gospel because we firmly believe that God’s word can touch the human heart and penetrate the most unreasonable and stubborn of hearts.”

Bringing the Bible to the Chinese
For some 300 years, Chinese Catholic had almost no access to the Holy Scriptures in their own language. In his strong love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heir culture, Father Allegra succeeded in making the Scriptures available and relevant to them.

Allegra the man and Friar
Gabriel Allegra was born in San Giovanni la Punta, Sicily, Italy, on 26 December 1907. In October 1923, he joined the Friars Minor. In 1929, he pronounced his final vows in the Order, and in 1930,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31 May 1931, after having studied for five years at the Franciscan College in Rome (the Antoniamum), he left Italy for China where he worked as rector of the minor seminary for the Hengyeng Vicariate.

Very early in his life as a Franciscan friar, Allegra felt called by God to be an instrument to bring the Word of God to Chinese Catholics in a translation made from the original texts. Fortunately, Allegra was a linguistic genius, knowledgeable in French, Spanish, Portuguese, Italian and Latin.

He also gained a working knowledge of English and German. But, of course, to realise his aim, he knew that he had to have a thorough knowledge of biblical languages: Hebrew and Greek. Expertise in all these language was still not enough. To realize his dream of translating the Bible from its original source into Chinese, he needed more than a basic knowledge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Immersion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As soon as he got to China, he set out learn Chinese and Chinese characters starting with textbooks used in the first grade of primary school. By 1935, by dint of hard work and determination, he had become an outstanding Chinese scholar. He began the translation of the Scriptures from the original Hebrew and Greek into Chinese.

Father Allegra returns to Italy
The work was exceedingly demanding. It took its toll on the devoted, tireless friar. Four years later, he suffered from nervous exhaustion and had to return to Italy for a rest. While recuperating in Italy he managed to spend one year studying at the Pontifical Biblical Institute in Rome. He also went to the Holy Land to pursue further studies.

Back to China
When World War II broke out, he prayed fervently to be allowed to return to China as soon as possible. In November 1940, he flew to Madrid and then to Lisbon. On 14 February 1941, he booked passage on a ship to New York. From there he went to San Francisco and then he sailed for China via Japan arriving in Shanghai on Easter Sunday. He then boarded a train for Beijing.

On 26 April 1941 he arrived in Beijing and resided at the Italian embassy as chaplain before joining the Domus Franciscana community in 1943. Aware that he still had a great deal to learn before having sufficient proficiency in things Chinese to ensure an inculturated Scripture, he enrolled at Fujen Catholic University where he immersed himself in the study of Chinese philosophy, language, history and culture.

The Work of translating the Bible
The task of translating the whole Bible into Chinese could not be the work on one person alone. Allegra realized that he needed a group of collaborators. At Fujen he met four young Chinese friars who were studying Chinese literature. When the young friars had finished their studies, the OFM delegate appointed them to assist Father. Allegra in the translation work. When the Studium Biblicum was founded in 1945, they became his assistants.

By the end of November 1944, Father Allegra had completed the incredible task of translating the whole of the Old Testament on his own. This accomplishment, however, still needed a great deal of work before it would be ready for final publication.

In training his colleagues he wrote, “Our aim is to learn how to study the Bible and China’s literary culture, it is to re-clothe the original vesture of the Bible with Chinese garments. The contents of the Bible remain what they are, but the form they take is Chinese.

Establishing the Studium Biblicum
On 2 August 1945, the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was inaugurated in a building next to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in Beijing. When Father Allegra first broached the idea of starting this institute, many thought the idea ill-timed and too visionary The Second World War was raging and some of the more “prudent” in the Order and outside were convinced that this was not an opportune time to open an academic society.

Father Allegra, however, felt an inner assurance that this was the will of God and threw public opinion to the wind. He felt that other Christian churched were much more zealous in preaching the Word of God, much bolder in confronting difficulties in bringing that Word to the people and more heddles in spending the money necessary to get the task done. He decided to put his faith and trust in God and Our Lady. He placed the Biblicum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Mary, the heavenly Queen of China. Since then each manuscript and page published by the Biblicum has been dedicated to the Immaculate Virgin Mary, Queen of China.

The Goal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The stated aim of this Studium is “to make a Chinese version of the Sacred Scripture of both Testaments accompanied with good commentaries, to edit this version in a one-volume edition after a careful revision, to edit a biblical lexicon and to publish a biblical-apologetically review.”

The Studium Biblicum finds a permanent home
Over the years the Studium Biblicum has had a number of homes. Within three years of its opening on the grounds of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in Beijing, in 1945, it was transferred to Hong Kong. It was first located on Waterloo Road in Kowloon then relocated to Kennedy Road and in 1971 to Henderson Road.

Publishing the Bible
After completing the first draft of the Old Testament, Allegra’s four Chinese collaborators set about carefully examining the translation, correcting the text, improving and enhancing it. In September 1946 the Book of Psalms was ready for publication. The Wisdom literature and the Pentateuch were published in Beijing in 1947-48.

The publication work continued at an accelerated pace. The last five volumes of the Old Testament were published in three volumes between 1949-1954. The New Testament was published in three volumes between 1957-1961. After careful revision a one-volume Bible was published in 1968, shortly after Vatican Council II.

A Chinese Biblical Dictionary with 1,357 entries was published in 1975. The year 1990 was a landmark in the work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the Old Testament section of the Bible was published in Beijing and within two months some 5,000 copies had already been sold. In 1993 the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inted 20,000 copies of the Old Testament and 200,000 copies of the Studium’s entire Bible translation.

Allegra dies in Hong Kong
Father Allegra dies on 26 January 1976, in Hong Kong. His beatification was introduced on 10 May 1994. On 15 December 1994, Pope John Paul II formally confirmed that recognition. Allegra’s remains were transferred to Acireale (Sicily) to the Friars’ Church of San Biagio in May 1986.

For Allegra, the Word of God was truly alive. He knew deep in his heart that Word speaks to all generation and to all cultures, because it specks to the human heart. He was convinced that “God has graciously arranged that the things he had once revealed for the salvation of all peoples should remains in their entirety throughout thee ages and be transmitted to all generations” (DV, No. 7), and Father Allegra felt a very personal call to transmit that Word to generations of Chinese.
19
May 2002  

 

Push to reopen beatification cause of Studium Biblicum founder

A signature campaign to reopen the beatification cause of a Franciscan Friar, who pioneere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to Chinese, was the highlight of the celebration of the centenary of his birth.

About 200 people attended a special Mass, celebrated by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together with 10 other priests - seven of them Franciscans, at St. Bonaventure’s Church on 26 December in honour of Venerable Gabriele Allegra, who founded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the biblical institute and publisher in Hong Kong.

Before the Mass, many signed a petition at the church entrance for the reopening of his beatification cause.

The Holy See originally opened the cause for his beatification in 1984 and declared him venerable 10 years later. A Decree of Beatification was promulgated in April 2002, after the Holy See recognised a miracle attributed to the intercession of Venerable Allegra, but the Beatification, which was set for 26 October of that year, was postponed indefinitely.

In his homily, Bishop Zen acknowledged Venerable Allegra’s accomplishments and remarked that “he was a hardworking person who accomplishe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with the help of his confreres.”

The bishop said that the Italian Friar loved China and expressed his hope that the beatification cause would be restarted.

Bishop Zen also noted that it was the feast of St. Stephen, the first Christian martyr and asked the congregation to “also remember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mainland China who have lost their freedom, were imprisoned, or who might be detained at any moment because of their faith.”

He asked for prayers for Chinese Catholics, who he said could learn from the examples of St. Stephen and the Chinese martyrs. He added that they should follow the exhorta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to live according to Church principles and work for religious freedom in a peaceful way.

Venerable Allegra was born in 1907 and joined the Order of Friars Minor (OFM) at the age of 16. After his priestly ordination in 1930, he went to China as a missionary and was rector of Hengyang Minor Seminary in Hunan Province.

Known for his linguistic skills and biblical knowledge, Father Allegra worked to translate the Bible from the original Hebrew, Aramaic and Greek into Chinese, and to produce an accompanying commentary and introduction. He set up Studium Biblicum in Beijing in August 1945 to pursue this work. The institute relocated to Hong Kong in 1948.

Father Allegra completed th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 1968. In 1975, Studium Biblicum also published a Bible dictionary. The missionary, who directed the institute and was superior of the Franciscan community in Hong Kong, died in 1976.

Father Placid Wong Kwok-wah OFM, present director of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asked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ir “prayers for Venerable Allegra’s beatification and canonization causes and the work of Franciscan Friars, especially in serving the word of God.” He added that “we hope the Word will really come alive among the Chinese people.”

Lucilla Fu, a member of the Secular Franciscan Order, told UCA News that she believes declaring Father Allegra a saint would result in more people coming to know of his accomplishments and how the Bible came to b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13
January 2008 
 

 

Editorial

Franciscan Father Gabriele Allegra, who was primarily responsible for the first complete Catholic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to Chinese and the founder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in Hong Kong, will become the first long term resident of the territory to be beatified, in Acireale, Sicily, on 29 September.

This version of the bible, which is still in use in today, is the fruit of his painstaking life work, which began in Hunan in July 1931, moved to Beijing in 1948 and finally culminated in Hong Kong in 1968 with the publication of the first edition.

We should occasionally remember his lifelong commitment to the word of God. Daily study of the bible, reflecting on the word of God and bearing witness to it in our lives is a fitting tribute the to dedicated, hard working priest who adopted China as his home.

9 September 2012 

 

 

Beatification for the translator of the first Chinese Catholic bible

Father Gabriele Maria Allegra, a Sicilian Franciscan who devoted 40 years of his life to making a complet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to Chinese, will be beatified in the cathedral church of Acireale in Sicily on 29 September.

He will be known as Saint Jerome of China. The beatification comes some 10 years after Pope John Paul II recognised that a miracle had taken place through his intercession in 2002, as Vatican authorities decided to hold off due to the furore that erupted after they had chosen October 1, the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o canonise the Chinese Martyrs two years previously.

There was also concern, as Beijing had been critical of Father Allegra in the past for his anti-communist writings.

Father Allegra spent three years in Singapore between 1961 and 1963 as head of a social institute set up by the Vatican to produce and disseminate anti-communist literature around Asia.

With a bit of diplomacy in mind, it was announced by the Sicilian province of the Franciscans on August 15 that the ceremony would take place in his hometown and not Hong Kong, where most of his studious labours had been carried out and the cause for his canonisation begun.

Vatican Insider reported that the about to be beatified Franciscan was born Giovanni Stefano Allegra in San Giovanni la Punta, the province of Catania, in 1907. He entered the local Franciscan minor seminary in 1918 and novitiate in 1923.

In 1926, he went to Rome to study at the International Franciscan College.

However, it was in 1928 that a chance occurrence changed his life. He was attending the 600th anniversary of the first man who had attempted to translate the whole bible into Chinese, Father Giovanni di Monte Corvino, and decided that he would make that his life’s work.

After ordination in 1930, Father Allegra sailed for China and spent the bulk of the time up until the moment he died in Hong Kong in 1976 fulfilling his life’s dream.

He arrived in Hunan in July 1931 and went to work with the help of his Chinese teachers preparing a first draft, which he completed in 1937, when he was diagnosed as suffering from fatigue and returned to Italy for a rest and to continue his biblical studies.

In 1940, he tried to return to Hunan, but could not do so because of the Sino-Japanese War, ending up in Beijing instead. In the mix up, he lost his precious draft copy, but, undaunted, sat down to do it again.

He established the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anum in what is today the Chinese capital in 1945, but with a brewing revolution in China, moved it to Hong Kong in 1949.

His long years of work came to fruition on Christmas Day 1968, when the first one-volume Catholic edition of the bible was published in Chinese.

Known as the Studium Biblicum Version, it is still considered the standard text used in the Catholic Church today and is recognised as the translation most faithful to the original manuscript.

UCA News reported Cecelia Chiu, of the Hong Kong Catholic Biblical Association, as saying, “Its publication had far-reaching significance for the promotion of biblical ministry in Chinese-speaking communities around the world.”

Father Allegra had made his translation directly from the original Hebrew, Aramaic and Greek.

In 1975, a biblical dictionary was published in Chinese as the culmination of Father Allegra’s life work.

He died in 1976 and eight years later, the then-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Baptist Cardinal Wu Cheng-chun, opened the cause for his canonisation. Father Allegra was declared venerable in 1994.

Chiu told UCA News that it is significant that Father Allegra was beatified in the year of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opening of Vatican II, as the council fathers had stated in the Dogmatic Constitution on Divine Revelation that “easy access to sacred scripture should be provided for all the Christian faithful.”

The first complete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 Chinese was published in 1822 by the British Bible Society and a separate edition followed in 1823 by a Robert Morrison. There is some debate over these dates, but they are generally accepted.

Father Allegra is the first person to have laboured long on Hong Kong soil to be honoured in such a way by the Church.

The Franciscans in Hong Kong will hold a prayer gathering on the day of Father Allegra’s beatification and a thanksgiving Mass on 4 October.
16 September 2012 


 

Editorial
The bible in Chinese is more than a book

From its beginning, the Church has had the tradition of proclaiming saints and blessed. It is a declaration by the Holy See that the person lived a life of noble virtue and can be looked up to as an exemplary model of the Christian life.

Father Gabriele Allegra, a Sicilian Franciscan, became the first person, who lived a significant part of his life in Hong Kong, to be beatified on 29 September.

In collaboration with his Franciscan peers, he was the founder of Studium Biblicum in Hong Kong and more than anyone els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first complete Catholic edition of the bible in Chinese.

Angelo Cardinal Amato, the prefect of the Vatican Congregation for the Causes of Saints, presided over the beatification ceremony for Father Allegro in his hometown. It was received with great joy by Catholic Chinese communities worldwide, as they are deeply indebted to Father Allegra and all those involved in the publication of the Chinese-language bible for expressing the word of God in their own language.

Father Allegra committed his whole life to the service of the Church in China. He was a figure of convergence of two great civilisations and brought a biblical background into Chinese culture through his translation work.

Although not the first complete bible to be produced in Chinese, it is the first to have been translated from original languages.

The translation of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were published after Vatican II and fit well with the emphasis the council placed on the indigenisation of the faith, paving the way for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God and his revelation in the Chinese world.

His beatification was originally scheduled for 2002. However, it was delayed in the wake Beijing’s wrath over the choice of 1 October for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Chinese martyrs in 2000 and because he had been criticised by China for the anti-communist literature he worked on in Singapore in the 1960s.

Nevertheless, since the Church in China is a persecuted Church, the feast of the martyrs is significant in terms of service of the oppressed, the abandoned and the poor. The saints, by their words, deeds and witness to the faith, bring value to the dignity of human life, while becoming models of morality to the public at large.

After more than 10 years, the Church must realise that martyrs and saints do not only live in the past, but their lives have meaning in the modern world. Today, many local Churches in mainland China are struggling to survive under state harassment and internal division.

However, experience shows that wherever the saints and martyrs have given witness with their lives and deaths, loyalty towards Jesus Christ is strengthened.

In a society permeated by a culture of death, it is upsetting to see abortion, infanticide, suppression, exploitation, infringement of basic human rights and violation of the freedom of religion and belief. However, the saints and martyrs bring life and hope. They encourage people to cherish the gifts bestowed by God and to sacrifice to protect them.

People like Father Allegra and the Chinese martyrs are part of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in China. They have fostered a spirit of the gospel within Chinese culture.
30 September 2012 


 

First beatification out of Hong Kong celebrated

The Franciscan Order of Friars Minor hosted a Mass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4 October to celebrate the beatification of Father Gabriele Allegro, the first person to have laboured long on Hong Kong soil to receive such an honour in the Church.

Revered for his work in producing the first complete Catholic edition of the bible in Chinese, Franciscan Father Allegra began his momentous task in Hengyang in 1930, eventually moving to Beijing to escape the turmoil of the revolution and finally coming to Hong Kong in 1947.

He remained in the then-British colony until his death, except for two to three years that he spent in Singapore, where he worked on rebutting claims of communist ideology.

He died in 1976, just eight years after the Studium Biblicum Version of the Chinese bible was published, living long enough to see a biblical dictionary published in Chinese as well.

A gifted linguist, he is credited with making the first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to Chinese directly from original language source texts.

A reliquary containing a strand of Father Allegra’s hair, some chips off his coffin and pieces of his habit was enthroned at a memorial table before the high altar, next to which the chair from his study that he used during his 26 years in Hong Kong was displayed.

The cross from his coffin and some original notes were also enthroned on the memorial table.

Chau Kit-mui proclaimed the second reading at the Mass from a Braille text. The sight-impaired woman said that she had grown up with the Canossian sisters and Father Allegra often came to the school to celebrate Mass.

“Although I could not see his face,” she told the Chinese-language Kung Kao Po, “he had a soft, gentle voice and always encouraged us to pray and care for others.”

John Cardinal Tong Hon read the papal proclamation of beatification in Latin and the director of the Franciscans in Hong Kong, Father Placid Wong Kwok-wah, said that although Father Allegra spent his life with the Franciscans, as a blessed, he now belongs to the universal Church.

He added that although the newly-proclaimed blessed said that his work on the Chinese bible should be revised every 20 years, it was not until 40 years after its publication in 2008 that people competent for and willing to take on the task were found.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was represented at the beatification ceremony in Father Allegra’s home town of Acireale, Sicily, on 29 September, by the former bishop,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Angelo Cardinal Amato, the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Causes for Saints, presided over the ceremony. He referred to the birth of the missionary vocation in Father Allegra, describing how the vision of what he wanted to do in China exploded in his brain.

“A talk given by Father Cyprian Silvestri was a burning fuse against the powder keg of his heart. It was then that the young student of theology first thought of the idea of translating the bible into Chinese. Given that there was no Catholic vers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 in that language, he proposed to go to China to realise this dream,” the cardinal said.

“For Father Allegra,” Cardinal Amato continued, “reading the word of God was immediate and kindled in his heart a sacred fire, which burned away the interpretation of convenience and the fatigue of superficial gloss over, illuminating the radical nature of loyalty and of heroic witness.”

He said that the new blessed has bequeathed to the Church the joy of picking up the gospels anew.

“In Blessed Gabriele Allegra, we can rediscover the joy of picking up the gospels, to find our code of life and our identity as baptised people, salt of the earth and light of the world, capable of heroism and of holiness,” he exclaimed.

Remembered as a humble man for whom no task was too menial to perform in the service of his neighbour, he often complained of being given too much credit at the expense of other members of his team.

The feast of Blessed Allegra will be celebrated on 26 January.
14 October 2012 

 

Hong Kong’s only blessed honoured in his hometown

The former residence in Sicily of Blessed Gabriele Allegra (1907 to 1976), the Italian Franciscan priest and bible scholar who produced the first Catholic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 Chinese, will be converted into a pilgrimage site partly courtesy of the generosity of Catholic people in China.

Gabriel’s Fra Le Genti, an association formed in honour Father Allegra, announced that custody of his former residence in Sicily was transferred to it on May 10 this year.

The association, founded in 2015 by Rosario Allegra, a nephew of Father Allegra, plans to turn the site into a place of retreat and spirituality.

A thanksgiving Mass was held in front of the house on May 15 to mark the beginning of the renovation project expected to be completed in 2018.

“The chapel with the tomb of Father Allegra in Sicily is very small. The pilgrim centre will provide an integrated place for people to commemorate him, especially Catholics from China and Hong Kong,” Hong Kong-based Brother William Ng OFM said.

The Order of Friars Minor in Hong Kong and Catholic people in China are among the supporters of the project. Brother Ng said he hopes that the pilgrimage centre will inspire more visitors to think about missionaries to China.

Sister Lucy Chung, from the Franciscan Missionary Sisters of Our Lady of Sorrows, an active supporter of the project, said Father Allegra’s relics had been spread here and there around Sicily, so his nephews decided to collect and display them in one place.

“Turning the residence into a pilgrimage centre will let more people know about the passion of Father Allegra’s mission in China and his devotion to the divine word,” Sister Chung said.

“His nephew came to Hong Kong for the celebration of the centenary of the birth of Father Allegra this year. He told me about his idea and invited people who knew him to be involved. We are doing this to show our gratitude to Father Allegra for bringing us the bible in Chinese,” Sister Chan, who has a good memory of meeting Father Allegra, said.

Father Allegra was born in 1907 and is best known for producing the first full Catholic translation of the bible in Chinese, which led to his popular name of St. Jerome of China.

Inspired by Giovanni da Montecorvino, the first Franciscan missionary to China in the 13th century, Father Allegra went to work in central Hunan province in 1931.

He was the founder of the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 in Beijing in 1945, but it was relocated to Hong Kong three years later due to the political turmoil on the mainland.

What is the first and still is the only official Chinese translation from Hebrew, Aramaic and Greek was published in 1968.

Father Allegra died on 26 January 1976 and he was beautified in 2012 making him the first blessed to have lived in Hong Kong, as well as the first from the Franciscan province of Taiwan-Hong Kong.

The beatification followed recognition by Pope John Paul II that a miracle had taken place through Father Allegra’s intercession in 2002.

However, his beatification was delayed, as Beijing still had its nose out of joint over the anti-Communist articles he had penned during an earlier stage of his life.

They were mostly written during his three years in Singapore between 1961 and 1963 as the head of a social institute set up by the Vatican to produce and disseminate anti-Communist literature around Asia.

28 May 2017 



思高聖經學會創辦人
雷永明神父蒙主寵召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創 辦 人 雷 永 明 神 父 ,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一 月 二 十 六 日 中 午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病 逝 , 享 年 六 十 八 歲 。 本 週 三 上 午 十 時 ,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隨 後 雷 神 父 遺 體 移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雷 永 明 神 父 原 籍 意 大 利 , 一 九 0 八 年 十 二 月 廿 八 日 生 於 意 國 西 西 里 島 。 一 九 二 三 年 加 入 方 濟 會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 翌 年 即 離 鄉 別 井 , 來 華 傳 教 。 雷 鐸 自 幼 天 資 過 人 , 胸 懷 大 志 , 早 年 宿 志 將 聖 經 由 原 文 譯 為 中 文 , 在 天 主 奇 妙 安 排 之 下 , 他 的 心 願 終 成 事 實 ,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二 日 於 北 平 正 式 創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該 學 會 人 員 在 他 領 導 之 下 , 經 三 十 年 之 久 , 不 但 將 新 舊 約 全 部 聖 經 譯 成 中 文 加 以 注 釋 , 且 在 最 後 五 年 內 編 著 了 聖 經 辭 典 。

雷 鐸 最 近 數 年 , 早 已 積 勞 成 疾 , 患 有 嚴 重 心 臟 病 , 但 仍 早 起 晚 睡 , 勤 力 工 作 。 突 於 本 月 廿 三 日 感 覺 喉 嚨 痛 楚 , 說 話 困 難 , 飲 食 不 便 , 遂 於 廿 四 日 進 入 嘉 諾 撒 醫 院 。 兩 天 來 , 病 勢 逐 漸 惡 化 , 呼 吸 困 難 , 遂 領 受 了 病 傅 聖 事 。 廿 六 日 午 時 , 由 醫 生 建 議 施 行 手 術 , 不 意 就 在 施 手 術 時 , 心 力 不 支 , 與 世 長 辭 。

雷 鐸 一 生 , 事 主 愛 人 , 凡 與 雷 鐸 稍 有 接 觸 的 人 , 莫 不 感 其 謙 誠 和 藹 , 凡 有 求 於 雷 鐸 者 , 莫 不 如 願 以 償 。 雷 鐸 尤 其 熱 愛 聖 母 , 喜 念 玫 瑰 經 , 每 將 譯 經 的 成 就 , 歸 功 於 聖 母 , 實 堪 稱 為 聖 母 的 孝 子 。 今 雷 鐸 遽 然 逝 世 , 不 但 聖 經 學 會 痛 失 領 導 人 才 , 為 中 國 教 會 亦 是 莫 大 損 失 。
1976 年 1 月 30 日



敬悼雷永明神父
劉雁行

昨 天 (一 月 廿 六 日) 上 午 十 一 點 , 我 正 在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圖 書 館 內 工 作 , 李 士 漁 院 長 來 告 訴 我 , 雷 神 父 在 醫 院 病 重 , 已 動 手 術 , 呼 吸 發 生 困 難 , 心 臟 衰 弱 , 脈 膊 隨 時 有 停 止 的 危 險 。 我 便 立 刻 問 雷 神 父 住 在 那 個 醫 院 , 預 備 吃 過 午 飯 到 醫 院 去 探 望 。 吃 午 飯 時 , 我 聽 到 電 話 鈴 響 , 心 中 感 到 十 分 不 安 , 因 為 隨 時 都 可 能 有 壞 消 息 。

果 然 不 出 所 料 , 院 長 接 到 醫 院 中 的 電 話 , 說 雷 神 父 的 脈 膊 在 十 二 點 十 五 分 完 全 停 止 了 。 自 從 我 知 道 雷 神 父 動 手 術 到 他 去 世 , 還 不 到 兩 小 時 , 便 已 經 不 能 再 向 他 請 教 , 講 故 事 , 談 新 聞 , 敍 家 常 了, 心 中 忽 然 感 到 十 分 空 虛 。 飯 沒 有 顧 得 吃 完 , 我 便 同 聖 經 學 會 的 神 父 趕 往 醫 院 。 各 位 神 父 的 哀 傷 , 不 在 話 下 。 從 他 們 的 談 話 中 , 我 才 知 道 雷 神 父 近 年 患 嚴 重 心 臟 病 , 自 入 嘉 諾 撒 醫 院 以 來 , 便 知 道 凶 多 吉 少 了 。 我 們 到 了 醫 院 , 進 了 病 房 , 看 見 他 很 安 詳 地 躺 在 床 上 。 我 隨 著 神 父 唸 經 時 , 看 到 幾 位 神 父 都 哭 了 。 聖 經 學 會 是 雷 神 父 千 辛 萬 苦 , 一 手 創 辦 起 來 的 。 會 中 的 神 父 都 是 經 過 他 多 年 的 細 心 甄 選 , 耳 提 面 命 , 諄 諄 教 誨 出 來 的 。 聖 經 學 會 在 三 十 年 前 創 立 於 北 平 , 苦 心 經 營 , 方 具 規 模 , 豈 料 神 州 陸 沉 , 搬 遷 本 港 , 乃 再 從 頭 作 起 , 繼 續 工 作 , 此 中 艱 難 困 苦 , 除 了 雷 神 父 知 道 以 外 , 恐 怕 不 是 我 們 所 能 想 像 的 。

雷 神 父 毫 無 疑 問 地 是 一 位 學 識 淵 博 , 聖 德 超 凡 的 人 。 以 往 久 仰 雷 神 父 的 大 名 , 但 能 親 炙 教 範 , 密 切 接 觸 只 是 最 近 一 年 多 的 事 。 依 我 所 知 雷 神 父 一 生 立 志 為 中 國 服 務 , 對 於 中 國 聖 教 會 的 貢 獻 , 約 有 四 端 :

一) 注 意 栽 培 傳 教 區 的 人 才 。 記 得 方 豪 神 父 在 一 篇 文 章 上 談 到 會 晤 雷 神 父 的 經 過 , 對 雷 神 父 的 學 識 見 解 , 深 致 敬 佩 , 又 談 到 雷 神 父 在 湖 南 辦 小 修 院 , 成 績 甚 佳 。 這 座 小 修 院 後 來 改 為 正 式 的 仁 愛 中 學 , 由 于 斌 樞 機 做 董 事 長 。 我 住 在 衡 陽 時 , 雷 神 父 已 去 北 平 , 改 由 郭 藩 神 父 做 校 長 , 我 曾 幾 次 去 參 觀 過 , 學 風 醇 僕 , 設 備 齊 全 , 在 國 內 是 第 一 流 的 中 學 。 當 時 我 對 該 校 的 歷 史 不 大 了 了 , 到 了 香 港 才 知 道 雷 神 父 是 創 辦 人 。 雷 神 父 對 中 文 造 詣 很 深 , 莊 子 楚 辭 是 他 很 喜 愛 的 讀 物 。 在 談 話 中 , 雷 神 父 說 他 對 小 修 院 的 中 文 和 中 國 書 法 十 分 重 視 。 現 在 台 北 的 羅 總 主 教 , 衡 陽 的 萬 主 教 , 郭 藩 蒙 席 , 聖 經 學 會 李 士 漁 院 長 都 是 雷 神 父 當 年 衡 陽 小 修 院 中 的 及 門 高 足 , 也 都 是 雷 神 父 在 小 修 院 注 意 栽 培 人 才 的 成 果 , 衡 陽 小 修 院 的 成 績 優 越 , 教 澤 流 長 , 不 是 沒 有 原 因 的 。

二) 繙 譯 聖 經 。 聖 教 會 傳 到 中 國 已 幾 經 百 年 了 , 我 們 口 口 聲 聲 說 是 傳 揚 福 音 , 但 我 們 沒 有 一 部 完 備 的 聖 經 。 要 參 考 聖 經 、 研 究 聖 經 , 都 得 借 重 外 文 版 本 , 這 對 於 傳 教 也 好 , 研 究 也 好 , 都 是 極 嚴 重 的 障 碍 。 雷 神 父 自 幼 年 開 始 , 便 喜 歡 讀 聖 經 , 在 羅 馬 讀 書 時 , 知 道 中 國 需 要 繙 譯 聖 經 , 便 決 心 研 究 聖 經 , 除 了 讀 英 文 、 法 文 、 德 文 之 外 , 還 要 學 習 聖 經 的 原 文 希 伯 來 文 及 希 臘 文 , 經 過 幾 十 年 的 研 究 , 不 但 精 通 了 希 伯 來 文 及 希 臘 文 , 對 於 聖 經 學 也 成 了 公 認 的 權 威 。 聖 經 學 會 的 創 立 , 聖 經 的 繙 譯 , 是 雷 神 父 一 生 最 大 的 目 的 。 現 在 全 部 的 中 文 聖 經 , 以 及 聖 經 辭 典 出 版 了 , 中 國 聖 教 會 幾 百 年 來 的 缺 憾 , 由 雷 神 父 彌 補 了 。

三) 文 化 交 流 。 雷 神 父 不 但 主 持 了 聖 經 的 繙 譯 工 作 , 他 自 己 還 把 楚 辭 譯 成 義 文 , 由 義 國 政 府 出 版 , 把 中 國 文 化 介 紹 給 西 方 。 同 時 他 還 用 英 文 、 法 文 、 拉 丁 文 、 義 文 , 寫 了 很 多 文 章 , 登 在 各 國 的 報 紙 雜 誌 上 , 以 及 各 地 學 術 研 究 刊 物 上 , 對 溝 通 中 西 文 化 , 促 進 知 識 研 究 , 提 高 聖 教 會 的 聲 望 , 顯 揚 天 主 的 光 榮 貢 獻 至 大 。

四) ) 以 自 己 的 言 行 一 致 來 傳 教 。 傳 教 士 除 了 需 要 學 識 才 具 之 外 , 更 需 要 道 德 , 需 要 言 行 一 致 。 言 不 顧 行 , 行 不 顧 言 , 是 傳 教 士 的 致 命 傷 , 既 無 法 獲 得 教 外 人 的 尊 敬 , 也 無 法 領 導 教 內 人 士 。 雷 神 父 待 人 接 物 , 不 分 中 外 , 不 分 貴 賤 , 不 分 賢 愚 老 幼 , 不 分 教 內 教 外 , 謙 和 穩 重 , 有 學 者 風 度 , 有 仁 人 君 子 襟 胞 , 一 生 為 真 理 作 證 , 實 踐 了 我 主 升 天 時 給 宗 徒 的 遺 訓 , 不 愧 為 聖 芳 濟 的 忠 實 門 徒 , 聖 教 會 的 忠 貞 孝 子 , 中 國 聖 教 會 偉 大 功 臣 。

現 在 雷 神 父 離 開 我 們 了 , 我 們 自 然 感 覺 悲 哀 , 感 覺 空 虛 , 但 我 們 知 道 聖 經 學 會 後 繼 有 人 , 知 道 中 國 聖 教 會 是 由 他 所 栽 培 的 學 生 負 主 要 責 任 , 他 在 天 之 靈 必 然 感 到 安 慰 , 我 們 的 悲 哀 也 不 是 毫 無 代 價 了 。 最 後 敬 請 讀 者 及 雷 神 父 友 好 , 在 祈 禱 時 不 要 忘 記 雷 神 父 。
1976 年 2 月 6 日

 

追悼雷永明神父講詞
梁雅明

各 位 兄 弟 姊 妹 :

今 日 我 們 帶 著 沉 痛 而 又 喜 樂 的 心 情 , 在 基 督 祭 獻 的 共 融 下 , 來 同 我 們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道 別 ! 我 們 說 : 「帶 著 沉 痛 而 又 喜 樂 的 心 情」 。 沉 痛 , 是 為 我 們 沉 痛 ; 喜 樂 , 是 為 雷 神 父 喜 樂 。 我 們 為 我 們 沉 痛 , 因 為 在 聖 教 會 最 缺 乏 司 鐸 聖 召 和 最 需 要 許 多 有 學 問 和 有 聖 德 的 司 鐸 的 今 日 , 雷 神 父 的 逝 世 , 為 我 們 的 中 國 教 會 實 在 是 一 個 非 常 重 大 的 損 失 , 因 為 他 是 一 位 極 有 學 問 和 極 有 聖 德 的 司 鐸 。 但 是 , 我 們 也 為 雷 神 父 喜 樂 , 因 為 雷 神 父 今 日 也 能 像 偉 大 的 聖 保 祿 宗 徒 一 樣 , 帶 著 輕 快 和 勝 利 的 心 情 對 我 們 說 : 「這 場 好 仗 , 我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我 預 備 下 了 ‥‥‥」(弟 後 三 : 7-8)

雷 神 父 是 意 大 利 人 。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八 日 生 於 意 國 西 西 里 島 。 未 滿 十 六 歲 , 即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進 了 方 濟 各 會 。 七 年 後 , 一 九 三 0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晉 鐸 。 次 年 (一 九 三 一 年) , 又 是 七 月 二 十 日 來 中 國 傳 教 。 從 那 年 開 始 , 直 至 今 日 , 四 十 五 年 之 久 , 雷 神 父 為 我 們 的 中 國 教 會 , 實 在 耗 盡 了 他 一 生 的 心 血 和 精 力 。 他 帶 給 了 中 國 教 會 的 貢 獻 , 可 以 歸 納 為 兩 種 : 一 種 是 有 形 可 見 的 , 一 種 是 無 形 可 見 的 。

有 形 可 見 的 貢 獻 , 就 是 他 在 一 九 四 五 年 所 創 立 的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這 個 學 會 , 在 他 三 十 年 的 教 導 、 領 導 和 督 導 之 下 , 出 版 了 第 一 本 譯 自 聖 經 原 文 的 中 文 聖 經 和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 使 我 們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信 友 能 以 自 己 的 語 言 去 接 近 寫 成 書 本 的 天 主 聖 言 (聖 經) , 因 而 能 認 識 、 愛 慕 和 跟 隨 降 生 成 人 的 天 主 聖 言 (耶 穌) , 大 步 走 回 歸 天 鄉 的 道 路 。 但 是 有 一 點 是 值 得 我 們 特 別 欽 佩 的 , 就 是 雷 神 父 在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前 十 年 , 即 一 九 三 五 至 一 九 四 四 年 間 , 他 獨 自 一 人 已 經 將 全 部 舊 約 聖 經 譯 成 了 中 文 , 而 現 在 在 他 的 枱 頭 上 ── 按 本 人 所 知 ── 至 少 有 兩 本 準 備 完 成 的 編 著 , 就 是 聖 詠 集 釋 義 和 聖 經 希 臘 中 文 字 典 。

另 一 種 帶 給 中 國 教 會 的 貢 獻 , 就 是 無 形 可 見 的 貢 獻 , 那 就 是 他 的 聖 德 , 他 那 聖 善 的 生 活 。 凡 認 識 和 接 近 過 雷 神 父 的 人 , 都 異 口 同 聲 的 說 : 「他 是 一 位 聖 人」 。 在 他 日 常 生 活 中 最 動 人 和 最 易 受 人 發 覺 的 , 就 是 他 那 非 常 活 潑 的 信 德 、 對 天 主 那 非 常 依 靠 的 信 賴 、 對 聖 母 那 非 常 孺 慕 的 熱 枕 、 對 他 人 那 非 常 慈 祥 的 愛 心 、 對 上 司 那 非 常 超 性 的 服 從 、 對 同 僚 那 非 常 大 方 的 諒 解 、 對 屬 下 那 非 常 真 誠 的 謙 虛 、 對 教 會 那 非 常 關 切 的 愛 護 、 對 靈 修 那 非 常 深 入 的 基 礎 、 對 祈 禱 那 非 常 自 然 的 表 現 , 對 事 能 的 非 常 超 然 的 樂 觀 、 對 人 靈 那 非 常 純 潔 的 微 笑 、 對 痛 苦 那 非 常 安 詳 的 承 受 、 對 天 主 的 光 榮 和 人 靈 的 神 益 那 非 常 不 克 不 撓 的 工 作 精 神 ‥‥‥ 總 之 , 凡 接 近 過 他 的 人 , 都 會 受 著 他 那 聖 德 芬 芳 所 感 染 , 而 在 這 四 十 五 年 的 傳 教 生 活 中 , 他 不 知 已 引 領 了 多 少 人 靈 , 尤 其 是 神 父 和 修 女 , 走 上 了 聖 德 的 道 路 。 這 就 是 他 給 予 中 國 教 會 的 無 形 可 見 的 貢 獻 。

可 敬 的 雷 神 父 ! 在 您 離 開 這 塵 世 而 進 入 永 生 的 今 日 , 我 們 實 在 不 知 是 應 該 為 您 祈 禱 , 還 是 應 該 求 您 代 禱 , 因 為 您 的 聖 德 叫 我 們 相 信 今 日 您 已 經 同 耶 穌 生 活 在 永 恆 的 喜 樂 中 。 在 我 們 與 您 道 別 的 當 兒 , 我 們 謹 代 表 整 個 中 國 教 會 衷 心 感 謝 您 給 我 們 的 聖 經 貢 獻 , 尤 其 是 感 謝 您 給 我 們 留 下 的 聖 德 芳 表 。 更 求 您 在 天 主 的 樂 園 中 , 為 我 們 中 國 教 會 的 神 職 人 員 祈 禱 ── 尤 其 為 年 青 的 一 代 ── 使 我 們 步 武 您 的 後 塵 , 努 力 成 個 有 信 德 的 、 有 聖 德 的 、 真 正 建 設 基 督 教 會 的 司 鐸 ﹗

最 後 , 可 敬 的 雷 神 父 ﹗ 天 堂 再 會 。

亞 孟 。
1976 年 2 月 6 日

 

哭雷永明神父
思果

他 是 我 的 神 師 , 像 我 的 父 親 , 其 實 凡 是 認 識 他 的 人 (包 括 不 信 天 主 教 的 人) 都 是 他 的 子 女 。 別 的 人 我 不 知 道 , 我 自 己 , 我 家 裡 的 人 , 我 認 識 的 他 也 認 識 的 人 , 都 沾 到 他 的 慈 愛 。 他 歸 天 的 消 息 把 我 震 昏 , 因 為 我 如 喪 考 妣 。

他 是 實 行 聖 方 濟 教 訓 , 也 就 是 吾 主 耶 穌 教 訓 的 人 , 我 們 都 當 他 是 活 聖 人 。 每 次 我 向 他 請 教 了 , 無 不 得 到 最 大 的 安 慰 , 一 切 困 難 盡 失 , 疑 惑 消 除 , 眼 前 一 片 光 明 , 即 使 我 自 己 是 重 罪 人 , 也 充 滿 自 信 。 他 對 自 己 嚴 厲 到 極 點 , 有 時 只 肯 吃 麵 包 和 水 , 對 人 郤 寬 大 , 總 很 體 諒 。 他 是 天 才 , 讀 書 過 目 不 忘 , 聖 經 固 然 熟 極 , 古 聖 如 聖 多 瑪 斯 、 聖 奧 斯 定 的 著 作 , 隨 時 引 述 , 好 像 書 就 攤 在 面 前 。 所 以 不 論 談 到 什 麼 事 , 他 引 經 據 典 , 說 得 明 明 白 白 。 無 論 什 麼 問 題 他 都 有 肯 定 的 看 法 , 是 就 是 是 , 非 就 是 非 。 而 他 教 訓 人 無 不 出 之 以 愛 , 慈 祥 的 愛 , 所 以 受 的 人 非 聽 從 不 可 。

他 獻 彌 撒 的 凝 重 恭 誠 , 真 像 天 主 就 在 面 前 , 也 使 我 有 這 個 感 覺 。 有 一 件 事 我 也 許 不 應 該 提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一 位 神 父 病 重 垂 危 , 雷 神 父 替 他 祈 禱 , 隨 後 說 , 不 要 緊 , 還 有 工 作 要 他 做 呢 。 這 位 神 父 果 然 痊 癒 。 大 家 相 信 他 得 到 了 默 示 。 我 個 人 相 信 , 耶 穌 或 聖 母 一 定 顯 現 過 給 他 。 他 常 常 去 照 顧 喜 靈 洲 的 癩 病 (俗 稱 痲 瘋) 患 者 。 他 要 把 愛 給 這 些 最 不 幸 的 人 。 獨 自 一 人 乘 計 程 車 總 坐 在 司 機 的 身 邊 。

他 離 開 我 們 , 我 們 都 成 了 可 憐 的 孤 兒 。 他 能 安 息 我 們 應 該 安 慰 , 在 世 上 他 太 辛 苦 了 , 極 繁 重 的 工 作 之 外 , 還 為 了 幫 人 。 他 早 已 油 盡 燈 乾 , 好 像 聖 方 濟 那 樣 把 自 己 苦 死 。 現 在 上 天 堂 享 福 了 。 我 們 聽 他 說 的 話 和 我 們 讀 的 書 不 同 , 都 在 我 們 心 , 想 忘 記 , 想 不 理 會 都 不 容 易 。 現 在 他 在 天 堂 不 知 道 要 替 多 少 人 祈 禱 。 我 們 感 謝 不 盡 。 但 一 想 到 再 不 能 聽 到 他 的 聲 音 , 向 他 請 示 , 要 等 很 長 一 段 時 候 , 還 要 好 好 守 住 他 的 教 訓 才 能 有 希 望 到 他 面 前 , 這 是 很 難 忍 受 的 。

我 離 開 他 四 年 多 , 時 常 (差 不 多 天 天) 想 到 他 。 原 因 是 我 每 碰 到 一 件 事 。 就 是 顧 炎 武 所 說 的 「 出 處 、 去 就 、 辭 受 、 取 與 」 , 每 有 一 個 意 念 , 總 會 想 到 他 的 指 示 。 他 的 道 理 既 深 且 大 , 郤 又 說 得 平 易 可 行 。 我 們 常 聽 說 基 督 徒 要 替 基 督 作 證 , 他 真 是 最 偉 大 的 證 人 。 基 督 不 能 目 睹 , 我 們 靠 信 德 , 也 靠 看 到 基 督 的 證 人 信 仰 他 。 基 督 沒 有 不 許 人 學 他 : 學 得 越 像 越 好 。 雷 神 父 真 像 。

一 九 七 六 年 二 月 十 一 日 揮 捩 寫 記
1976 年 3 月 5 日

 

中國主教團決議
致函向教宗申請
雷永明列真福品
雷鐸聖德卓著人所共仰
領導中譯聖經有口皆碑

中 國 主 教 團 最 近 在 台 北 舉 行 的 一 次 特 別 會 議 中 , 一 致 同 意 向 教 宗 請 求 進 行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入 真 福 品 之 手 續 , 並 交 由 郭 若 石 總 主 教 負 責 草 擬 此 封 函 件 。

在 方 濟 會 方 面 , 遠 在 一 九 七 六 年 雷 永 明 神 父 逝 世 後 不 久 , 即 委 派 專 人 前 來 本 港 收 集 各 方 資 料 , 準 備 進 行 列 品 手 續 。

據 該 負 責 人 達 思 禮 神 父 去 年 十 月 給 方 濟 會 中 華 區 省 會 長 徐 英 發 神 父 的 一 封 信 上 聲 稱 : 「天 主 僕 人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案 件 進 行 得 非 常 順 利 , 我 們 希 望 藉 著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的 幫 助 , 使 我 們 可 敬 的 雷 神 父 的 列 品 案 件 得 以 正 式 的 開 始 。 這 將 是 全 聖 教 會 的 光 榮 , 尤 其 是 中 國 教 會 的 光 榮 及 整 個 遠 東 的 光 榮 。 誰 都 知 道 , 雷 神 父 比 任 何 人 都 更 愛 慕 、 重 視 、 尊 敬 了 中 國 。」

按 : 雷 永 明 神 父 義 大 利 人 ,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生 於 義 國 南 部 西 西 里 島 , 一 九 二 三 年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進 入 了 方 濟 會 , 一 九 三 0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晉 鐸 。 次 年 (一 九 三 一 年) 來 中 國 傳 教 , 先 在 湖 南 衡 陽 教 區 服 務 ; 其 後 於 一 九 四 五 年 創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領 導 國 籍 方 濟 會 士 把 全 部 新 舊 約 聖 經 由 原 文 翻 譯 成 中 文 , 並 加 以 詳 細 註 釋 。 於 一 九 七 五 年 亦 完 成 編 製 了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 他 的 譯 經 事 業 , 對 中 國 教 會 貢 獻 至 大 。

雷 神 父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秋 將 聖 經 學 會 遷 來 本 港 , 三 十 多 年 來 在 本 港 生 活 和 工 作 , 認 識 他 和 接 觸 過 他 的 人 很 多 , 對 他 的 聖 德 和 學 問 都 有 口 皆 碑 , 十 分 敬 仰 。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 雷 神 父 因 積 勞 成 疾 , 病 逝 於 本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 遺 體 暫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1981 年 5 月 1 日

 

「上主之僕」雷永明
香港第一位聖人
?
教區成立法庭慎重審查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功 臣 雷 永 明 神 父  (G. M. Allegra, O.F.M 1909-1976)   去 世 八 年 後 , 獲 得 「天 主 之 僕」 的 名 銜 。 香 港 教 區 於 本 月 十 四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 正 式 成 立 特 別 法 庭 , 審 查 及 判 斷 申 請 雷 神 父 列 入 真 福 及 聖 品 的 案 件 。 若 一 切 進 行 順 利 , 雷 神 父 將 是 香 港 教 區 推 薦 列 品 的 第 一 位 聖 人 。

胡 振 中 主 教 在 成 立 教 區 特 別 法 庭 的 簡 單 儀 式 中 說 : 「今 日 我 們 開 始 正 式 處 理 申 請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真 福 及 聖 品 的 案 件 。 這 是 香 港 教 區 歷 史 中 罕 有 的 事 …… 希 望 這 事 的 結 果 將 是 為 中 國 教 會 燃 點 另 一 朵 燦 爛 的 火 焰 。 」

這 特 別 法 庭 由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陸 之 樂  (N. Ruggiero)  神 父 任 法 官 代 表 、 慈 幼 會 的 家 思 齊  (J. Carpella)  神 父 任 辯 護 專 員  (前 稱 「魔 鬼 的 代 言 人 」、 嘉 諾 撒 會 的 雷 文 學  (M. Renoldi)   修 女 為 法 庭 秘 書 。

儀 式 進 行 中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院 長 謝 華 生 神 父 拿 起 中 文 聖 經 要 誦 讀 時 , 在 場 近 十 位 方 濟 會 士 不 禁 鼓 掌 慶 賀 。

在 場 參 禮 的 有 方 濟 會 羅 馬 總 會 的 「申 請 列 品 專 員」 蓋 神 父  (A. Caroili) , 副 專 員 (駐 西 西 里) 亞 神 父  (L. Anatasi)  , 副 專 員 (駐 香 港) 畢 納 清  (N. Pieracini)  神 父 。 澳 門 路 環 聖 母 村 的 胡 子 義  (G. Nicosia)  神 父 是 雷 神 父 的 同 鄉 、 童 年 時 代 的 鄰 居 及 同 學 。 他 亦 從 澳 門 趕 來 參 禮 。

雷 神 父 是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功 臣 。 他 於 一 九 四 五 年 成 立 了 中 國 聖 經 學 會 。 五 四 年 譯 註 舊 約 完 畢 、 六 一 年 譯 註 新 約 完 畢 、 六 八 年 出 版 了 新 舊 約 的 合 訂 本 、 五 七 年 出 版 了 聖 經 辭 典 。

雷 神 父 是 耶 穌 會 著 名 的 考 古 學 家  德 日 進  (T. de Chardim)   的 知 心 朋 友 。

據 稱 , 雷 神 父 的 一 位 表 妹 孟 修 女  (L. Mandano)  被 稱 為 「上 主 之 僕」 , 正 在 進 行 列 品 的 申 請 中 。
1984 年 1 月 20 日 

 

紀念思高聖經學會創辦人
雷永明神父去世十周年
劉緒堂神父

十 年 前 的 元 月 廿 六 日 中 午 , 時 代 的 聖 人 , 熱 愛 中 華 的 傳 教 士 , 聖 母 的 孝 子 , 繙 譯 聖 經 的 大 師 雷 永 明  (G. M. Allegra, 1909-1976)  神 父 , 奔 赴 到 天 父 給 他 準 備 的 天 國 去 了 。

雷 神 父 因 喉 嚨 腫 脹 , 呼 吸 困 難 , 進 醫 院 不 到 兩 天 就 死 了 。

廿 六 日 中 午 , 醫 生 見 雷 神 父 喉 嚨 腫 脹 , 怕 他 窒 息 而 死 , 遂 決 定 開 刀 割 治 , 雷 神 父 即 向 照 料 他 的 若 瑟 芬 修 女 說 : 我 們 一 起 誦 諗 一 遍   Magnificat  母 謝 主 曲 , 即 「我 的 靈 魂 頌 揚 上 主」 。 醫 生 給 他 打 上 迷 藥 不 數 分 鐘 , 心 臟 即 停 止 了 , 醫 生 用 各 種 方 法 急 救 , 全 然 失 效 , 時 在 一 九 七 六 年 元 月 廿 六 日 正 午 。 天 主 收 了 他 忠 僕 的 靈 魂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同 人 , 正 進 午 餐 , 聽 了 雷 神 父 去 世 的 消 息 , 急 忙 到 了 醫 院 , 給 剛 去 世 的 雷 神 父 穿 上 會 服 , 依 照 他 最 後 的 要 求 , 一 起 唸 了 。 「我 的 靈 魂 頌 揚 上 主 ……」 的 謝 主 曲 。

雷 神 父 一 生 為 感 謝 天 主 最 喜 愛 唸 的 , 是 這 篇 「謝 主 曲」 。 聖 經 學 會 每 一 次 出 版 一 本 書 後 , 他 必 拿 這 本 新 書 , 放 在 聖 母 祭 台 上 , 跪 下 虔 誠 地 唸 謝 主 曲 , 若 有 兄 弟 們 在 , 便 叫 他 們 同 他 一 起 誦 唸 , 在 思 高 版 的 每 一 部 書 的 首 頁 上 都 印 著 :

        敬獻
   無原罪童貞聖 母
   瑪利亞中華之后

出 版 的 日 子 也 常 是 揀 一 個 聖 母 的 慶 日 , 是 為 光 榮 聖 母 , 「中 華 之 后」 。 「中 華 之 后」 的 短 誦 , 是 他 祈 禱 的 結 束 語 。 由 此 , 可 知 他 是 多 麼 愛 聖 母 。

雷 神 父 在 他 的 自 傳 上 , 如 此 解 釋 謝 主 曲 說 :

「依 我 看 來 , 童 貞 聖 母 的 這 首 歌 曲 , 包 含 了 我 當 時 所 願 意 表 達 的 一 切 心 情 。 只 有 這 首 歌 包 含 這 些 心 情 , 因 為 聖 母 聖 心 完 全 知 道 子 女 的 心 , 因 為 聖 母 聖 心 完 成 子 女 美 好 的 心 情 , 聖 母 聖 心 提 高 、 昇 華 子 女 的 心 情 …… 聖 母 受 聖 神 的 感 動 第 一 次 歌 誦 『我 的 靈 魂 頌 揚 上 主』 時 , 所 表 示 出 的 心 情 , 當 作 我 的 、 而 且 我 們 的 心 情 …… 幾 時 我 同 我 肉 軀 已 在 墳 墓 裡 , 我 的 靈 魂 , 希 望 賴 天 主 的 仁 慈 , 已 在 煉 獄 裡 , 我 切 望 為 我 在 舉 行 教 會 追 思 已 亡 的 禮 儀 後 , …… 為 援 助 我 的 靈 魂 , 為 感 謝 天 主 、 至 美 善 的 天 父 , 賜 與 我 的 這 麼 多 的 恩 惠 , 誦 唱 『我 的 靈 魂 ……』 謝 主 曲 。 」

雷 神 父 把 他 一 切 所 作 所 為 都 歸 功 於 聖 母 的 轉 求 和 幫 助 。 所 以 他 對 聖 母 時 常 懷 著 一 種 知 恩 報 愛 的 心 情 , 以 此 心 情 稱 頌 感 謝 天 主 。

雷 神 父 寫 他 熱 愛 聖 母 的 來 歷 說 : 「我 自 嬰 年 , 即 由 熱 心 敬 主 的 父 母 撫 養 教 育 , 後 來 在 方 濟 會 裡 , 又 接 愛 了 那 些 非 常 恭 敬 聖 母 的 師 長 的 教 訓 。 」

他 去 世 前 約 五 年 用 意 文 寫 了 一 本 叫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達 天 主 之 路」 的 書 (有 中 文 譯 本) , 是 他 晚 年 的 傑 作 。 由 此 書 可 知 他 是 怎 樣 熱 愛 聖 母 , 他 與 聖 母 的 密 切 結 合 , 達 到 了 一 種 神 秘 的 程 度 , 又 由 此 書 可 知 , 他 看 過 多 少 有 關 聖 母 學 的 書 ; 凡 熱 愛 聖 母 的 聖 人 聖 女 賢 士 所 寫 關 於 聖 母 的 書 , 可 說 他 都 念 過 。 依 我 的 看 法 , 只 憑 雷 神 父 這 一 本 著 作 , 即 可 封 他 為 聖 人 。

他 為 勸 導 人 恭 敬 聖 母 , 在 香 港 一 九 五 八 年 成 立 了 聖 母 侍 衛 團 , 勸 人 自 獻 於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 作 她 的 忠 實 衛 士 , 多 做 補 贖 , 以 完 成 耶 穌 未 完 的 救 人 事 業 。

一 九 八 四 年 一 月 十 四 日 香 港 教 區 正 式 成 立 教 會 法 庭 , 審 核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品 的 資 料 , 邀 請 認 識 雷 神 父 的 人 為 作 他 證 , 以 籌 備 將 他 列 入 聖 品 的 一 切 事 宜 。

雷 神 父 離 開 了 我 們 已 經 十 年 , 在 這 十 年 中 , 他 的 精 神 還 在 我 們 中 間 ; 他 領 導 的 聖 經 學 會 , 人 數 雖 然 日 減 , 但 他 領 導 譯 成 的 中 文 聖 經 , 現 今 比 他 活 著 的 時 候 , 更 受 到 推 崇 和 歡 迎 , 這 都 是 他 在 天 上 祈 禱 的 效 果 。
1986 年 1 月 24 日 

 

雷永明神父列品案
資料準備就緒
擬呈教廷聖品事務部審核

專 責 審 查 雷 永 明  (G. M. Allegra 1909-1976)  神 父 列 入 真 福 品 申 請 案 之 特 別 法 庭 的 幾 位 成 員 , 於 上 月 廿 六 日 上 午 在 主 教 府 , 向 胡 振 中 主 教 遞 交 該 法 庭 兩 年 來 所 搜 集 資 料 及 證 據 。

這 特 別 法 庭 於 八 四 年 一 月 成 立 , 由 陸 之 樂  (N. Ruggiero)  神 父 任 法 官 代 表 , 家 思 齊  (J. Carpella)  神 父 任 辯 護 專 員 及 雷 文 學  (M. Reholdi)  修 女 為 法 庭 秘 書 。

據 主 教 公 署 秘 書 長 李 亮 神 父 表 示 , 這 些 資 料 均 從 澳 門 、 香 港 、 台 灣 及 意 大 利 各 地 搜 集 , 除 部 份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信 件 及 資 料 , 還 有 一 些 見 證 者 的 錄 音 聲 帶 。

他 又 說 , 所 有 的 證 據 及 資 料 , 將 由 當 日 亦 有 出 席 遞 交 儀 式 的 方 濟 會 畢 納 清  (N. Pieraccini)  神 父 負 責 送 交 羅 馬 聖 品 事 務 部 審 查 。 至 於 何 時 批 覆 , 李 神 父 則 暫 難 估 計 。

雷 永 明 神 父 是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功 臣 , 他 曾 於 五 四 及 六 一 年 分 別 完 成 舊 約 及 新 約 的 譯 註 , 在 其 去 世 八 年 後 , 獲 得 「天 主 之 僕」 的 名 銜 。 若 宗 座 接 納 此 列 品 申 請 , 他 將 是 香 港 教 區 推 薦 列 品 的 第 一 位 真 福 。
1986 年 4 月 4 日 

 

雷永明神父著聖母月最佳讀物
聖母無玷之心上達天主之路
一本聖母學、敬禮聖母和神修與聖母有關之書
劉緒堂

雷 永 明 神 父 約 於 一 九 七 二 年 應 聖 瑪 利 諾 共 和 國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聖 殿 朝 聖 者 之 請 , 寫 了 本 書 。 他 們 以 本 書 作 為 神 修 指 導 。

雷 神 父 在 本 書 的 前 言 中 說 : 「看 了 本 書 的 書 名 , 即 可 知 本 書 旨 在 闡 釋 聖 母 在 法 蒂 瑪 對 其 愛 女 璐 琪 所 說 的 話 : 『我 的 心 為 妳 是 上 達 天 主 的 路』 。 故 凡 願 意 慷 慨 走 這 條 路 的 人 靈 , 必 會 抵 達 天 父 的 家 , 且 還 會 投 入 天 父 的 懷 中 。」

「我 在 編 寫 本 書 時 曾 力 仿 聖 雅 風 所 著 『光 榮 聖 母』 那 本 書 的 簡 單 筆 法 : 為 此 我 也 像 他 一 樣 , 引 證 了 許 多 聖 人 的 言 行 , 敘 述 了 幾 個 故 事 ; 所 講 的 都 是 歷 史 事 實 。 我 想 這 樣 可 對 更 多 信 友 談 話 , 尤 其 對 那 簡 單 而 虔 誠 的 人 靈 ; 他 們 是 主 所 心 愛 的 人 , 也 是 祂 和 我 們 的 無 玷 之 母 所 心 愛 的 人 。」

「為 了 同 樣 理 由 , 除 了 有 時 引 用 聖 經 主 要 的 章 節 , 以 及 幾 位 教 父 或 聖 師 的 言 詞 外 , 我 不 再 作 其 他 一 切 的 引 證 ; 因 為 可 以 引 證 的 , 實 在 多 不 勝 舉 ……

雷 神 父 雖 如 此 寫 , 但 他 在 本 書 內 有 關 聖 母 的 書 引 用 了 不 知 多 少 , 引 證 熱 心 恭 敬 聖 母 的 聖 賢 所 說 的 話 , 更 不 知 有 多 少 。 由 此 可 知 雷 神 父 一 生 是 最 熱 愛 、 虔 敬 聖 母 的 。 凡 有 關 聖 母 的 書 , 他 都 閱 讀 ; 他 精 通 數 國 語 文 , 搜 集 的 聖 母 書 籍 極 多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所 藏 他 的 有 關 聖 母 的 書 也 很 多 ; 這 些 書 , 他 都 涉 獵 過 。

今 將 本 書 的 內 容 略 作 介 紹 。 本 書 分 三 卷 。

第 一 卷 論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聖 殿 , 即 朝 拜 聖 母 聖 殿 的 神 學 。 舊 約 時 代 , 天 主 與 人 同 在 地 方 是 聖 殿 。 聖 殿 內 的 約 櫃 是 天 主 親 臨 的 象 徵 。 因 此 以 色 列 人 , 都 以 往 耶 路 撒 冷 聖 殿 朝 聖 為 無 上 光 榮 和 喜 樂 , 因 為 親 見 了 天 主 降 臨 過 的 地 方 。 先 知 指 聖 城 另 外 聖 殿 的 名 字 為 「上 主 在 那 裡」 。

聖 保 祿 以 為 約 櫃 是 舊 約 時 代 啟 示 的 總 綱 , 同 時 又 是 新 約 時 代 更 大 恩 賜 的 保 證 和 象 徵 。 說 得 更 簡 單 些 : 它 是 默 西 亞 教 會 的 象 徵 , 也 是 默 西 亞 教 會 的 母 親 的 預 像 …… 聖 若 望 在 默 示 錄 中 看 見 那 身 披 太 陽 的 女 士 的 大 異 兆 之 前 , 先 看 見 了 天 上 天 主 的 聖 殿 敞 開 , 天 主 的 約 櫃 也 在 祂 的 聖 殿 中 顯 現 (默 十 一 : 19 ─ 十 二 :17) 。

所 以 在 舊 約 時 代 , 天 主 的 選 民 之 間 有 祭 台 、 聖 殿 、 高 處 和 其 他 敬 主 的 聖 地 。 這 些 都 是 日 後 敬 禮 耶 穌 降 生 成 人 和 聖 母 所 在 之 地 的 先 聲 。

新 約 時 代 , 「 最 初 的 基 督 徒 很 細 心 地 遵 行 耶 穌 建 立 的 聖 體 聖 事 的 儀 式 。 為 遵 行 聖 體 聖 事 的 需 要 一 個 地 方 , 也 需 要 重 說 一 些 神 聖 的 字 句 , 重 行 一 些 特 殊 的 行 動 …… 雖 然 這 些 禮 節 歷 來 有 些 改 變 , 可 是 主 要 部 份 卻 一 直 到 今 天 …… 繼 續 流 傳 下 來 …… 。 」

「神 聖 的 禮 儀 …… 有 行 動 、 言 語 、 地 方 和 時 間 。 舉 行 這 種 禮 儀 不 僅 是 人 類 本 性 的 需 要 , 而 且 也 是 天 主 降 生 成 人 奧 蹟 的 需 要 。 經 這 奧 蹟 , 天 主 降 生 為 人 , 居 留 在 我 們 中 間 …… 。 」

「為 此 , 不 管 是 在 新 約 時 代 , 或 舊 約 時 代 , 上 主 在 那 裡 顯 示 祂 的 仁 慈 , 或 祂 的 名 字 , 人 就 在 那 裡 興 建 了 祭 台 和 聖 殿 , 好 能 紀 念 祂 的 全 能 和 仁 慈 。 」

首 先 有 歷 史 性 的 聖 殿 , 在 巴 力 斯 坦 有 納 匝 肋 和 白 冷 的 聖 殿 等 。 後 在 聖 母 顯 靈 的 地 方 , 如 墨 西 哥 的 瓜 達 鹿 白 、 露 德 、 法 蒂 瑪 等 地 。

「每 座 聖 母 聖 殿 , 是 一 座 聖 所 ; 天 主 在 那 裡 與 世 人 相 會 。 聖 母 的 聖 殿 , 也 是 一 個 玄 妙 的 梯 子 : 天 主 的 恩 賜 , 就 從 這 梯 子 上 降 給 他 的 子 女 , 而 子 女 的 期 望 、 意 願 和 祈 禱 , 也 經 這 梯 子 一 直 升 到 天 主 聖 父 的 台 前 。 」

恭 敬 聖 母 的 歷 史 , 在 教 會 內 和 教 會 歷 史 同 樣 古 老 ; 為 恭 敬 聖 母 修 建 的 聖 堂 或 聖 殿 , 教 會 傳 到 那 裡 , 就 有 恭 敬 聖 母 的 聖 堂 或 聖 殿 , 這 些 聖 殿 成 為 寧 靜 祈 禱 的 聖 地 , 天 主 的 各 種 神 恩 藉 聖 母 的 手 分 施 於 祈 求 她 的 人 。

雷 神 父 希 望 在 聖 馬 利 諾 修 建 的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聖 殿 成 為 :

1. 新 的 納 匝 肋 聖 家 , 成 為 信 、 望 、 愛 三 德 的 模 範 ;

2. 另 一 個 晚 餐 廳 , 敬 禮 聖 體 的 聖 地 ;

3.  另 一 羊 門 池 , 天 主 仁 慈 的 象 徵 , 神 父 們 犧 牲 在 告 解 亭 內 ;

4.  另 一 座 聖 母 城 , 像 聖 馬 西 米 良 的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聖 城 , 聖 母 學 研 究 中 心 等 。

卷 一 之 末 介 紹 聖 母 侍 衛 團 的 來 歷 和 性 質 。

在 卷 二 裡 , 雷 神 父 討 論 恭 敬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的 敬 禮 、 虔 誠 和 理 論 , 徵 引 聖 保 祿 的 話 說 : 「你 們 應 該 懷 有 耶 穌 的 心 情 ……」 按 聖 賢 的 解 釋 : 耶 穌 所 懷 的 心 情 , 不 外 是 : 不 惜 任 何 犧 牲 全 心 愛 慕 天 父 ; 熱 切 愛 祂 的 無 玷 之 母 ; 堅 強 地 愛 祂 的 淨 配 教 會 。

我 們 因 耶 穌 愛 聖 母 的 榜 樣 也 該 光 榮 她 、 孝 愛 她 、 效 法 她 。

教 會 的 一 切 恭 敬 聖 母 的 禮 儀 都 受 聖 神 的 引 導 而 舉 行 。 因 為 一 切 宗 教 儀 式 和 敬 禮 , 都 指 向 天 父 , 就 是 說 : 教 友 愈 愛 聖 母 , 愈 敬 聖 母 , 她 必 引 導 他 們 成 為 名 實 相 符 的 基 督 徒 。 這 是 一 個 歷 史 的 事 實 。 聖 母 在 歷 來 顯 現 中 示 人 的 話 雖 不 同 , 但 總 是 重 複 她 在 加 納 向 那 些 僕 人 說 的 : 「祂 無 論 叫 你 們 作 什 麼 , 你 們 就 作 什 麼 。」 (若 二 : 5)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的 奧 蹟 , 是 聖 母 所 有 奧 蹟 的 總 綱 , 由 聖 母 聖 心 靜 觀 基 督 所 有 的 奧 蹟 , 以 及 基 督 對 天 父 對 世 人 之 愛 的 奧 蹟 。 因 而 聖 女 日 多 達 稱 聖 母 為 「至 聖 天 主 聖 三 的 百 合 花」 : 她 是 天 主 聖 父 的 愛 女 , 聖 子 母 親 , 聖 神 的 淨 配 。

本 書 卷 三 , 論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與 我 們 的 神 修 生 活 。 雷 神 父 所 論 述 的 神 修 與 聖 母 的 關 係 , 可 說 是 他 自 己 熱 愛 和 恭 敬 聖 母 的 親 身 體 驗 和 結 果 , 因 為 , 他 不 只 徵 引 聖 賢 的 理 論 , 還 有 他 自 己 的 經 歷 。 讀 者 在 本 卷 內 可 見 到 雷 神 父 的 神 修 已 達 到 神 秘 的 高 峰 , 否 則 他 無 法 寫 出 這 樣 高 深 的 理 論 和 事 實 。

雷 神 父 在 卷 三 裡 以 「慈 母 之 道」 和 「子 女 之 道」 兩 題 概 括 了 所 有 的 內 容 :

「慈 母 之 道」 是 指 聖 母 不 但 對 教 會 中 人 , 也 對 教 外 人 士 顯 出 她 的 仁 慈 和 工 作 , 因 為 她 是 眾 人 之 母 。 她 是 新 厄 娃 , 救 世 者 的 大 能 助 手 。

聖 母 為 聖 化 人 靈 , 用 「煉 淨 的 路」 、 「照 明 的 路」 和 「結 合 的 路」 三 個 階 段 。 首 先 是 開 始 階 段 , 接 著 是 發 展 階 段 , 最 後 是 完 成 階 段 。

第 三 個 階 段 「結 合 的 路」 , 就 是 人 靈 與 聖 母 神 祕 的 結 合 , 生 活 在 聖 母 內 , 同 化 於 耶 穌 ; 這 是 人 靈 修 煉 到 的 最 高 峰 。

在 「子 女 之 道」 部 份 , 則 討 論 聖 母 侍 衛 團 的 精 神 。 人 為 敬 愛 聖 母 , 必 把 自 己 奉 獻 於 聖 母 , 作 為 神 愛 的 犧 牲 , 以 協 助 聖 母 , 拯 救 人 靈 的 工 作 。 這 也 是 為 恭 敬 聖 母 最 終 的 目 的 , 以 光 榮 天 主 。

註 : 本 書 原 著 為 意 文 , 由 胡 安 德 譯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出 版 。
1986 年 5 月 2 日 

 

雷永明神父
遷葬意大利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推 薦 冊 封 為 真 福 的 方 濟 會 會 士 雷 永 明 神 父 , 將 遷 葬 意 大 利 。 五 月 三 日 由 列 品 案 庭 長 陸 之 樂 神 父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舉 行 開 棺 禮 。

是 日 下 午 , 陸 之 樂 神 父 偕 同 兩 位 法 醫 , 開 棺 檢 驗 雷 神 父 骸 骨 。 在 場 觀 禮 者 有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來 港 的 方 濟 會 省 會 長 、 主 管 列 品 案 件 的 數 位 神 父 , 方 濟 會 會 士 及 修 女 , 以 及 雷 神 父 在 世 的 友 好 。

雷 神 父 棺 柩 定 於 五 月 十 四 日 空 運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本 鄉 。 中 華 方 濟 會 省 會 長 韓 承 良 神 父 及 畢 納 清 神 父 將 陪 棺 柩 前 往 。 聞 當 地 歡 迎 雷 神 父 棺 柩 儀 式 , 將 在 五 月 十 七 日 舉 行 。
1986 年 5 月 9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第 二 位 主 保 , 是 中 世 紀 方 濟 會 的 大 神 學 家 , 以 辯 護 聖 母 與 原 罪 著 稱 的 真 福 若 望 董 思 高  (J. Duns Scotus) 。 雷 神 父 以 真 福 思 高 為 學 會 主 保 的 理 由 , 是 因 他 好 像 若 望 聖 史 那 樣 藉 童 貞 聖 母 瑪 利 亞 的 啟 示 , 透 徹 明 白 聖 言 降 生 成 人 的 奧 蹟 。 雷 神 父 以 為 思 高 對 聖 母 瑪 利 亞 的 一 些 道 理 , 推 論 的 那 末 超 絕 奧 妙 , 也 是 因 他 虔 敬 、 熱 愛 聖 母 而 獲 得 了 智 慧 的 神 恩 。 雷 神 父 也 叫 聖 經 學 會 的 會 員 , 常 景 仰 他 , 努 力 效 法 他 的 熱 誠 、 勇 敢 、 謙 遜 、 聽 命 等 各 種 美 德 。

雷 神 父 又 稱 真 福 若 望 思 高 為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這 稱 呼 是 說 : 天 使 常 在 上 主 面 前 享 見 天 主 的 聖 容 , 因 而 天 使 常 有 喜 樂 和 熱 烈 的 愛 主 之 情 。 雷 神 父 說 : 「蘇 格 蘭 人 若 望 董 思 高 被 稱 為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因 為 他 在 世 時 , 常 懷 著 信 望 愛 三 德 , 侍 立 耶 穌 面 前 , 心 中 常 充 滿 了 耶 穌 心 中 所 有 的 愛 , 愛 天 父 、 愛 聖 母 、 愛 教 會 。」 因 此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會 員 , 應 常 以 真 福 若 望 思 高 熱 愛 聖 母 的 模 範 , 雙 眼 注 視 著 聖 母 , 為 基 督 和 他 的 教 會 工 作 , 接 受 犧 牲 直 至 流 血 。

一 九 五 0 年 春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在 香 港 灣 仔 半 山 區 購 買 了 自 己 的 會 所 。 雷 神 父 在 整 修 這 座 會 所 時 , 揀 選 了 兩 間 相 當 大 的 廳 房 : 一 間 作 為 聖 堂 , 一 間 作 為 圖 書 館 之 用 ; 他 認 為 聖 堂 和 圖 書 館 是 學 會 兩 處 最 神 聖 的 地 方 。

一) 聖 堂 ── 做 一 個 學 會 的 成 員 , 為 使 聖 經 的 翻 譯 , 做 到 完 美 而 合 乎 理 想 的 境 界 , 首 先 應 是 一 個 祈 禱 的 人 。 一 位 神 父 每 天 的 彌 撒 、 大 日 課 、 默 想 , 以 及 其 他 熱 心 神 工 , 是 他 經 常 又 必 須 的 神 工 , 而 且 多 是 在 聖 堂 內 舉 行 的 神 業 , 換 句 話 說 , 是 生 活 在 天 主 內 的 生 活 。 具 有 此 心 態 的 學 員 去 翻 譯 天 主 的 聖 言 , 才 能 做 好 。 因 此 聖 堂 的 一 切 佈 置 和 裝 飾 都 應 雅 緻 美 觀 , 合 乎 禮 儀 的 藝 術 , 因 為 是 祈 禱 、 恭 敬 天 主 , 求 主 賜 受 恩 寵 的 地 方 。

二) 圖 書 館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次 要 的 處 所 是 圖 書 館 。 它 應 是 能 收 藏 數 萬 冊 書 的 廣 闊 書 庫 。 一 個 喜 讀 書 愛 做 學 問 的 人 , 多 是 愛 書 如 命 。

一 九 四 一 年 春 , 正 是 中 日 戰 爭 方 殷 的 時 候 , 雷 神 父 從 上 海 乘 火 車 赴 北 平 , 可 惜 他 兩 箱 子 書 遺 失 了 。 這 些 書 是 他 由 意 大 利 經 美 國 、 日 本 運 到 上 海 的 , 其 中 有 他 譯 經 最 重 要 的 書 , 如 今 遺 失 , 使 他 多 心 疼 !

一 九 四 二 年 到 四 五 年 期 間 雷 神 父 購 買 了 在 北 平 做 戰 俘 的 英 美 牧 師 散 失 的 大 批 聖 經 圖 書 , 尤 其 一 些 辭 典 , 這 些 書 至 今 是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圖 書 館 的 基 本 圖 書 。

一 九 四 八 年 十 月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由 北 平 遷 港 , 雷 神 父 帶 著 四 十 五 箱 圖 書 乘 最 後 一 隻 船 離 開 天 津 。 他 能 救 出 這 些 圖 書 覺 得 很 是 安 慰 。

從 一 九 四 九 年 到 一 九 七 五 年 期 間 , 有 關 聖 經 的 各 種 書 籍 、 各 種 辭 典 、 字 典 以 及 聖 經 的 定 期 雜 誌 , 可 說 雷 神 父 已 應 有 盡 有 。 其 次 是 中 文 文 學 、 歷 史 、 四 書 五 經 之 類 , 亦 是 盡 力 購 買 。 中 國 教 會 三 百 多 年 來 出 版 的 中 文 書 籍 也 盡 量 搜 購 。

由 於 香 港 處 於 亞 熱 地 帶 , 天 氣 溫 和 潮 濕 , 蛀 蟲 易 於 繁 殖 , 書 籍 也 易 霉 爛 , 因 此 特 請 了 專 人 負 責 , 管 理 圖 書 。
1986 年 6 月 27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一 九 五 四 年 夏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完 成 舊 約 八 巨 冊 的 工 作 之 後 , 雷 神 父 率 領 李 志 先 、 李 士 漁 、 陳 維 統 、 劉 緒 堂 四 位 同 仁 去 聖 地 , 即 聖 經 的 發 源 地 , 去 作 深 入 的 研 究 、 觀 察 , 體 會 聖 經 所 記 載 的 事 蹟 、 人 物 和 地 理 , 為 期 一 年 ; 住 在 方 濟 會 所 主 辦 的 聖 經 研 究 所 , 選 讀 了 一 些 為 譯 釋 聖 經 所 需 要 的 課 目 , 另 外 聖 地 的 地 理 與 考 古 , 聖 經 的 歷 史 與 語 文 等 課 程 。 那 一 年 雷 神 父 在 研 究 所 內 一 週 一 次 講 授 若 望 福 音 的  Logos  (羅 格 斯 聖 言) 的 由 來 與 神 學 。 凡 聽 他 講 授 的 , 無 不 對 他 希 臘 哲 學 的 造 詣 , 若 望 時 代 的 哲 學 背 景 , 以 及 若 望 神 學 和 教 父 學 的 研 究 之 深 感 動 欽 佩 同 時 他 也 講 了 中 國 老 莊 哲 學 的 「道 」 和 它 的 神 秘 性 。

在 耶 路 撒 冷 一 年 的 學 術 課 程 之 外 , 最 感 興 趣 的 是 , 兩 週 一 次 的 遊 歷 考 察 巴 力 斯 坦 聖 地 的 旅 行 , 和 每 週 一 次 的 耶 路 撒 冷 城 和 附 近 的 考 察 、 研 究 , 此 外 , 學 員 每 天 下 午 也 可 到 耶 路 撒 冷 各 處 古 蹟 或 耶 穌 受 苦 、 受 難 、 釘 死 和 復 活 、 升 天 的 遺 址 去 瞻 仰 、 祈 禱 、 觀 賞 、 默 想 。 每 週 五 的 拜 苦 路 , 在 耶 城 是 相 當 隆 重 舉 行 的 , 參 加 的 人 數 很 多 , 另 外 是 遠 地 來 朝 聖 者 的 參 加 , 都 想 親 身 體 驗 耶 穌 為 救 贖 人 類 所 受 的 最 後 苦 難 , 所 走 的 苦 路 ; 最 末 幾 處 都 已 到 了 現 今 聖 墓 大 殿 內 , 好 似 親 見 了 當 日 耶 穌 被 剝 衣 、 受 釘 、 身 懸 十 字 架 、 卸 下 、 包 殮 、 埋 葬 於 墳 墓 的 情 景 , 這 一 切 都 呈 現 於 人 眼 前 , 是 最 感 人 的 朝 聖 節 目 。

思 高 同 仁 在 雷 神 父 領 導 下 , 為 準 備 新 約 另 外 四 部 福 音 的 翻 譯 , 亦 下 了 相 當 的 準 備 工 夫 , 如 耶 穌 誕 生 、 生 活 、 講 道 的 各 地 , 如 白 冷 、 納 匝 肋 , 葛 法 翁 大 博 爾 、 提 伯 黎 雅 湖 等 地 , 大 半 都 住 過 兩 三 日 之 多 , 親 身 體 驗 耶 穌 和 聖 母 以 及 宗 徒 們 所 生 活 的 地 方 , 拍 了 不 少 影 片 , 也 搜 集 了 一 些 物 品 , 做 為 譯 經 的 參 考 和 樣 本 。 耶 穌 和 宗 徒 們 三 年 傳 教 , 南 北 東 西 各 地 , 有 的 往 返 三 次 , 如 由 加 里 肋 亞 到 猶 太 耶 路 撒 冷 , 按 若 望 福 音 的 記 載 , 往 返 有 三 次 之 多 , 當 時 未 有 車 馬 代 步 , 耶 穌 和 宗 徒 都 是 徒 步 而 行 。 雷 神 父 在 聖 地 有 時 也 走 過 耶 穌 及 宗 徒 們 走 的 路 , 覺 得 疲 倦 異 常 , 因 而 他 常 說 : 耶 穌 是 一 位 健 行 的 人 。

思 高 四 位 同 仁 一 九 五 五 年 八 月 杪 回 港 。 九 月 中 決 定 工 作 之 後 , 即 著 手 翻 譯 四 福 音 。 當 時 是 思 高 學 會 鼎 盛 之 時 , 除 了 雷 永 明 主 任 , 翟 煦 副 主 任 與 牛 漢 謨 、 李 志 先 、 李 士 漁 、 劉 緒 堂 、 陳 維 統 、 李 智 義 、 李 少 峰 、 楊 輝 八 位 學 員 之 外 , 尚 有 韓 守 善 修 士 管 理 外 文 圖 書 , 張 俊 哲 管 理 中 文 圖 書 ; 這 些 人 在 雷 神 父 領 導 之 下 , 同 心 合 意 地 為 翻 譯 註 釋 四 部 福 音 而 工 作 。 至 一 九 五 七 年 復 活 節 , 雷 神 父 先 拿 一 部 份 稿 子 去 排 版 ; 他 的 意 思 是 : 催 逼 學 會 同 仁 於 兩 年 內 迅 速 完 成 四 部 福 音 出 版 的 計 劃 。 一 千 五 百 餘 頁 的 一 部 書 , 商 務 印 書 館 排 字 , 學 會 同 仁 每 人 每 頁 校 閱 三 次 , 四 個 月 能 完 成 , 真 是 奇 蹟 。 因 為 排 版 的 稿 子 是 學 會 同 仁 自 己 所 譯 所 寫 , 在 初 次 排 版 之 後 , 尚 有 若 干 修 改 , 甚 或 有 數 次 斧 正 , 因 此 在 出 版 時 間 上 , 常 有 延 期 的 事 發 生 。

一 九 五 七 年 出 版 的 「福 音」 , 雷 神 父 對 它 的 構 想 要 求 非 常 高 , 內 容 與 寫 作 都 應 是 上 乘 之 作 。 因 而 除 了 經 文 的 翻 譯 和 詳 細 的 註 釋 之 外 , 前 邊 有 三 篇 相 當 長 的 總 論 : 即 新 約 時 代 歷 史 總 論 、 新 約 全 書 總 論 、 福 音 總 論 。 書 中 還 有 十 幾 篇 的 要 義 和 附 錄 , 如 論 山 中 聖 訓 , 論 主 的 兄 弟 , 耶 穌 最 後 晚 餐 等 等 ; 此 外 , 在 書 後 有 為 讀 者 一 目 了 然 的 圖 表 等 。 由 於 「 福 音 」 的 寫 作 和 出 版 為 中 國 教 會 可 說 是 首 創 , 因 此 , 特 別 注 意 經 文 的 註 解 。 雷 神 父 強 調 註 解 應 是 Historico- doctrinale , 即 是 說 : 應 著 重 福 音 時 代 的 歷 史 背 景 , 之 後 是 每 段 福 音 經 文 的 教 義 , 就 是 含 有 的 道 理 和 教 訓 。 雷 神 父 為 講 解 福 音 含 有 的 道 理 和 教 訓 , 喜 歡 徵 引 三 世 紀 起 的 神 父 , 如 敖 革 乃 、 金 口 若 望 、 熱 羅 尼 莫 、 奧 斯 定 等 大 師 的 講 解 。 他 認 為 教 父 的 作 品 給 我 們 傳 達 了 基 督 的 心 情 。 (斐 二 : 5) , 信 德 的 真 正 感 覺 , 把 他 們 愛 慕 教 會 的 心 情 , 和 盤 托 出 , 也 導 致 我 們 愛 慕 教 會 。

這 就 是 雷 神 父 要 我 們 寫 註 釋 時 懷 有 的 心 情 。 這 也 就 是 雷 神 父 為 什 麼 不 惜 重 資 由 法 國 購 置 了 四 百 多 巨 冊 的 希 臘 和 拉 丁 的 教 父 叢 書 (俗 稱  Migne)

福 音 出 版 問 世 之 後 , 對 它 的 評 價 是 有 口 皆 碑 的 , 也 是 思 高 出 版 的 書 , 發 行 量 最 多 的 一 種 。 此 書 出 版 至 今 已 三 十 多 年 , 仍 為 學 會 很 暢 銷 的 書 。
1986 年 7 月 11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一 九 五 七 年 春 天 , 「福 音」 正 在 排 印 期 間 , 「宗 徒 經 書」 上 冊 , 即 信 徒 大 事 錄 和 聖 保 祿 十 四 封 書 信 的 譯 釋 工 作 已 在 籌 劃 中 , 並 安 排 編 寫 宗 徒 經 書 新 約 時 代 哲 學 和 宗 教 概 論 , 以 及 聖 保 祿 書 信 的 總 論 等 。 到 一 九 五 九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 這 本 與 「福 音」 大 小 相 同 的 「宗 徒 書 信」 上 冊 問 世 了 。 接 著 宗 徒 經 書 下 冊 , 包 括 雅 各 伯 、 伯 多 祿 、 若 望 、 猶 大 等 七 公 函 和 默 示 錄 , 計 劃 一 年 半 出 書 , 結 果 到 一 九 六 一 年 八 月 二 日 也 出 版 了 。 是 日 正 是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成 立 十 六 年 的 紀 念 日 , 譯 注 的 舊 約 新 約 遂 告 結 束 。 思 高 的 工 作 至 此 告 一 段 落 。 當 天 即 在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舉 行 了 舊 約 新 約 譯 竣 的 隆 重 感 恩 聖 祭 和 慶 祝 大 會 。

雷 神 父 在 自 傳 內 回 憶 他 自 一 九 五 五 年 到 一 九 六 一 年 同 思 高 同 仁 譯 釋 新 約 各 書 的 時 候 , 與 中 國 靜 默 的 教 會 , 一 同 靜 默 祈 禱 , 亦 是 默 默 工 作 的 時 候 。

雷 神 父 為 寫 聖 經 最 末 一 本 默 示 錄 ── 教 會 的 安 慰 書 (安 慰 中 國 教 會) 的 書 的 注 釋 閱 讀 了 古 今 所 有 默 示 錄 的 注 釋 名 著 , 最 後 在 宗 徒 書 信 下 冊 的 序 文 中 他 說 : 「關 於 此 書 的 解 釋 方 法 , 我 們 認 為 還 以 才 學 卓 絕 的 聖 奧 斯 定 所 提 出 的 方 法 較 為 妥 善 。 可 惜 多 少 世 紀 以 來 , 聖 經 學 者 已 放 棄 了 聖 人 的 講 法 。 但 我 們 在 引 言 內 已 指 出 , 聖 人 的 講 法 不 但 支 持 鞏 固 我 們 所 撰 寫 的 注 釋 , 而 且 也 能 協 助 讀 者 由 這 神 秘 的 天 書 , 採 擷 更 豐 富 更 甘 飴 的 果 實 。 …… 但 就 我 們 所 瞭 解 的 些 許 經 義 而 論 , 足 以 堅 固 增 強 我 們 對 羔 羊 必 然 永 遠 戰 勝 毒 龍 的 信 心 ; 並 且 默 示 錄 一 書 , 為 今 世 時 常 遭 受 毒 龍 和 世 界 權 勢 迫 害 的 基 督 教 會 , 實 是 一 部 「安 慰 書 」 ; 那 末 為 目 前 中 國 的 教 會 當 然 更 是 一 部 「 安 慰 書 」 了 。 為 此 , 切 望 牧 養 此 教 會 的 神 牧 , 以 及 虔 誠 的 信 友 能 由 此 書 吸 取 信 仰 的 光 明 和 力 量 。 」

宗 徒 經 書 下 冊 出 版 後 , 雷 神 父 應 命 赴 新 加 坡 出 任 新 成 立 的 安 道 社 會 學 社 主 任 , 照 他 十 餘 年 領 導 聖 經 學 會 的 經 驗 , 去 領 導 籌 劃 社 會 學 社 的 工 作 。 原 來 此 時 雷 神 父 有 鑒 於 共 產 主 義 的 思 想 瀰 漫 全 世 界 , 且 有 赤 化 全 球 的 危 機 , 為 駁 斥 這 思 想 , 非 用 天 主 教 的 社 會 思 想 不 可 , 因 而 他 於 一 九 五 五 至 五 八 年 之 間 , 建 議 傳 信 部 成 立 天 主 教 社 會 學 研 究 中 心 , 這 建 議 為 傳 信 部 所 採 納 , 且 委 託 中 國 方 濟 會 籌 劃 建 立 此 中 心 , 也 命 雷 神 父 去 領 導 。 他 在 一 九 六 一 年 至 六 三 年 , 給 社 會 學 社 立 定 了 工 作 的 目 標 和 計 劃 , 也 出 版 了 許 多 種 近 代 教 宗 文 獻 有 關 社 會 問 題 的 好 書 。 一 九 六 三 年 雷 神 父 回 港 , 在 聖 經 學 會 做 他 如 魚 得 水 的 工 作 ; 他 說 : 他 領 導 社 會 學 社 似 魚 游 於 水 外 。
1986 年 7 月 18 日 

 

懷良師益友 永明神父
馬安義

「爾 之 光 輝 , 亦 當 燭 照 世 人 ; 廣 幾 世 人 皆 見 爾 之 善 行 , 而 榮 歸 在 天 之 父 。」 (經 熊 譯)

這 可 愛 的 聖 經 章 句 , 乃 永 明 神 父 贈 筆 者 作 座 右 銘 , 懷 之 數 十 年 : 神 父 不 僅 望 筆 者 永 銘 於 心 , 尤 初 盼 躬 體 力 行 今 抄 附 文 端 , 用 示 永 弗 或 忘 之 意 。

安 義 謹 職

弁言前記
提 起 這 位 有 聖 德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莫 不 令 人 肅 然 起 敬 。 他 不 單 學 問 淵 博 , 聖 德 更 是 超 群 , 教 廷 與 本 教 區 組 有 審 核 委 員 會 , 就 神 父 生 前 言 行 、 德 學 、 事 功 、 影 響 、 靈 蹟 , 詳 實 予 以 調 查 , 切 取 證 供 , 以 備 將 來 冊 封 真 福 品 的 依 據 。

茲 逢 神 父 逝 世 十 週 年 , 方 濟 會 士 梁 雅 明 神 父 悉 筆 者 為 雷 神 父 老 友 , 囑 為 文 紀 念 , 以 光 盛 德 , 而 榮 天 父 。 筆 者 年 雖 老 朽 , 文 思 枯 澀 , 然 為 紀 念 神 父 , 義 何 敢 辭 ? 爰 不 計 工 拙 , 據 實 直 錄 , 俾 讀 者 得 知 雷 神 父 青 年, 治 舉 之 勤 , 修 德 之 慎 , 任 事 之 勞 , 敬 主 之 初 , 嘉 言 懿 行 別 神 父 今 日 之 成 就 , 早 已 兆 徵 往 昔 了 。

大家年青交誼久且深
若 說 到 與 雷 神 父 交 誼 之 早 且 久 又 深 , 除 了 始 終 追 隨 雷 神 父 左 右 的 雷 公 學 生 李 士 漁 神 父 筆 者 不 作 第 三 人 想 。 雷 神 父 初 來 衡 陽 , 筆 者 求 學 在 外 , 初 不 相 識 , 三 年 後 做 了 猢 猻 王 , 經 常 帶 了 一 群 馬 騮 , 翻 山 越 嶺 , 尋 幽 探 勝 , 到 了 黃 沙 灣 , 才 知 道 我 區 來 了 一 位 飽 學 的 洋 青 年 神 父 , 他 的 辣 丁 文 與 意 大 利 詩 詞 , 很 有 名 氣 ; 現 又 苦 習 中 文 , 薄 之 子 曰, 具 已 亨 通 , 他 就 是 現 任 聖 心 修 院 院 長 雷 永 明 神 父 , 心 儀 為 之 往 向 不 已 , 決 意 拜 訪 , 見 識 見 識 。 那 時 神 父 不 過 廿 六 、 七 , 比 我 大 不 了 六 歲 , 年 青 人 嗅 味 相 若 相 投 , 希 望 成 為 良 師 益 友 。

江老師介紹「說文解字」引見
因 緣 時 會 , 那 時 任 該 院 的 國 文 教 授 江 渚 先 生 , 我 也 曾 到 其 門 牆 。 修 院 距 巿 區 三 里 , 叢 山 環 翠 , 青 蔥 欲 滴 , 修 院 隱 於 綠 蔭 深 處 , 鳥 語 花 香 , 絃 歌 嬝 音 , 仿 如 仙 境 , 沁 人 胸 脾 。

拜 見 業 師 江 渚 , 得 知 雷 正 在 苦 研 說 文 , 探 求 中 國 文 字 的 結 構 原 理 與 沿 華 。 可 巧 先 誼 父 遺 有 不 少 線 裝 古 董 , 藏 於 外 祖 父 二 樓 書 房, 束 之 高 閣 (水 滸 、 紅 樓 、 三 國 …… 早 被 我 們 偷 竊 瓜 分) 江 老 師 知 道 了 , 寫 了 書 名 , 命 返 家 抄 尋 。

應 命 第 二 天 採 取 行 動 , 乏 梯 疊 櫈 椅 , 自 高 處 拖 出 一 大 包 一 大 包 , 啟 封 檢 視 , 飽 污 垢 塵 , 找 了 大 半 天 , 居 然 發 現 新 大 陸 , 許 慎 的 說 文 解 字 , 赫 然 夾 在 其 中 而 完 整 無 缺 。 這 些 古 董 , 本 子 又 大 又 厚 , 但 是 很 輕 , 土 紙 線 裝 , 另 加 藍 色 布 函 , 有 若 村 姑 。 細 靖 摺 縫 , 每 頁 都 有 「乾 隆 四 年 刊 本」 字 樣 , 木 板 桐 煙 墨 印 ; 刻 劃 清 晰 , 知 是 善 本 。 此 外 , 還 有 鄭 樵 的 六 書 略 …… 漢 書 藝 文 誌 …… (這 古 董 現 在 價 值 逾 黃 舍 了) 。

因 說 文 解 字 與 漢 書 藝 文 誌 (雷 後 因 藝 文 誌 乃 決 心 譯 離 騷) 經 江 老 師 之 介 , 就 此 結 織 了 雷 神 父 , 假 日 常 去 黃 沙 灣 與 雷 聊 天 ; 除 文 學 外 , 兼 及 德 性 修 身 , 雷 也 多 次 光 臨 舍 下 看 書 借 書 , 來 往 漸 密 , 交 誼 自 深 。

正學津樑 免入歧途
那 時 新 學 紛 紜 , 偽 說 亂 真 , 孔 家 店 早 被 五 四 打 倒 , 進 而 鄙 棄 詩 書 畫 文 , 月 亮 也 是 外 國 最 好 最 亮 , 但 雷 對 於 深 厚 的 中 國 文 化 藝 術 , 愛 如 拱 璧 , 戮 刀 宣 揚 , 他 說 今 日 學 說 紛 爭 道 沿 於 黑 格 爾 , 深 為 隱 憂 , 儒 家 乃 中 國 的 藩 籬 , 籬 笆 自 拔 , 欲 求 安 居 樂 業 , 難 矣 !

由 於 風 氣 所 尚 , 年 青 人 求 變 喜 新 , 如 現 代 , 語 絲 , 新 青 年 等 雜 誌 , 人 有 我 有 , 漸 入 歧 途  , 若 非 這 位 德 學 全 優 的 良 師 益 友 濡 涵 循 導 , 我 這 個 標 新 立 異 的 紈 袴 子 弟 , 而 不 遭 滅 頂 者 , 幾 希 了 (親 戚 輔 大 畢 業 生 郭 豪 槍 斃 , 表 姐 夫 郭 傑 震 旦 畢 業 返 家 被 補 , 傾 家 保 釋 , 因 拷 打 內 傷 , 不 久 亦 逝 。)

由 於 大 家 年 青 , 由 老 大 哥 導 入 正 途 , 得 窺 小 學 門 徑 , 二 十 年 前 , 為 學 人 蔣 周 校 訂 「漢 字 淺 說」 , 實 得 力 於 六 書 為 說 文 , 可 惜 這 冷 門 學 科 , 現 在 人 多 有 不 知 所 云 了 。

由 於 這 些 古 董 , 經 常 要 翻 閱 鐘 、 鼎 、 盤 、 銘 、 篆 、 隸 、 (時 甲 骨 出 土 不 久) 起 了 學 書 興 趣 , 稍 閒 無 事 , 臨 池 揮 毫 , 享 有 怡 情 養 性 至 樂 , 惜 因 戰 亂 , 奔 走 衣 食 , 一 曝 十 寒 , 一 無 所 成 , 愧 對 我 的 良 師 益 友 。
1986 年 7 月 18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一 九 六 一 年 舊 約 新 約 十 一 冊 譯 註 出 版 之 後 直 到 一 九 六 八 年 聖 誕 節 才 有 聖 經 合 訂 本 面 世 。 而 過 去 七 八 年 之 中 , 學 會 除 出 版 小 福 音 , 天 國 喜 訊 和 新 約 全 書 之 外 , 一 直 在 做 大 聖 經 出 版 的 準 備 工 作 。 雷 神 父 非 常 心 急 , 他 要 早 日 看 見 它 出 版 , 他 以 為 「聖 經」 合 訂 本 是 「天 主 子 民 的 書 」 , 像 「兒 童 饑 餓 求 食 , 卻 無 人 分 給 他 們」(哀 四 : 4) 。 它 給 予 中 國 教 友 力 量 , 它 要 開 創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史 的 新 紀 元 。

一 九 六 三 年 十 二 月 中 旬 , 思 高 開 學 會 會 議 中 , 雷 神 父 對 修 改 聖 經 提 出 了 六 項 原 則 , 和 幾 個 工 作 步 驟 , 茲 抄 錄 於 下 :

一) 遵 照 一 九 二 四 年 上 海 主 教 會 議 對 譯 經 所 決 定 , 應 為 平 易 、 文 雅 , 為 人 人 能 懂 的 國 語 。 在 可 能 範 圍 內 , 也 應 與 原 文 用 不 同 文 體 相 符 合 , 如 法 律 宜 簡 明 , 歷 史 要 生 動 , 格 言 應 雅 俗 , 詩 歌 宜 深 刻 , 誄 文 應 悲 哀 , 詠 讚 要 莊 嚴 等 等 。

二) 翻 譯 雖 說 有 三 種 : 按 字 直 譯 , 依 文 義 譯 , 忠 於 原 文 。 但 我 們 所 要 的 翻 譯 , 是 信 、 達 、 雅 三 者 都 要 顧 及 。 古 今 的 聖 經 譯 本 , 如 馬 丁 路 德 、 宗 座 聖 經 學 院 、 耶 路 撒 冷 等 譯 本 , 各 有 所 長 。

三) 為 達 到 譯 文 的 信 、 達 、 雅 , 我 提 出 下 列 應 注 意 的 事 ; 保 持 中 文 的 典 雅 , 在 可 能 範 圍 內 還 要 保 留 一 點 閃 族 語 言 的 風 格 , 就 如 魯 迅 翻 譯 俄 文 作 品 , 仍 保 留 著 俄 文 的 成 語 一 樣 。

四) 馬 丁 路 德 說 : 「熟 悉 希 臘 和 希 伯 來 的 文 規 造 句 , 不 足 以 翻 譯 ; 譯 者 必 須 熟 知 其 所 譯 成 的 文 字 和 文 化 與 歷 史 才 能 翻 譯 的 更 正 確 。」 由 於 聖 經 是 主 耶 穌 託 於 教 會 的 書 ; 譯 者 尤 應 與 教 會 常 有 同 感  (Sentiatcum  Ecclesia) 

五) 我 們 不 可 將 我 們 中 譯 的 聖 經 穿 上 一 件 艷 麗 的 華 服 , 使 它 的 文 章 華 美 ; 但 我 們 不 要 忘 記 , 聖 經 不 是 為 文 人 寫 的 , 也 不 是 為 文 人 譯 的 , 而 是 為 天 主 的 子 民 寫 的 譯 的 。 因 此 , 我 們 應 留 心 注 意 , 處 理 一 切 文 件 時 , 要 用 適 當 、 準 確 的 宗 教 術 語 , 表 達 聖 經 作 者 的 意 思 。

六) 我 們 要 想 開 始 修 改 任 何 一 本 書 , 若 不 想 去 改 正 或 潤 色 , 至 少 下 一 番 重 讀 的 決 心 。 為 此 , 就 事 論 事 , 我 們 對 舊 約 的 譯 本 , 尤 其 對 新 約 , 也 應 看 人 對 我 們 的 評 價 , 近 幾 年 來 海 內 外 的 讀 者 , 對 我 們 聖 經 的 翻 譯 , 已 有 不 少 的 批 評 , 譽 之 者 有 , 但 毀 之 者 也 有 , 我 們 應 去 接 受 , 作 為 我 們 修 改 的 藍 本 , 亦 應 當 平 心 靜 氣 的 接 納 。

以 上 是 雷 神 父 對 修 訂 全 部 聖 經 所 擬 的 原 則 和 應 走 的 路 線 。 大 致 可 說 學 會 同 仁 都 遵 守 了 這 些 原 則 , 去 埋 頭 工 作 了 六 年 。 一 九 六 八 年 聖 誕 節 , 多 人 所 注 目 的 「聖 經」 , 終 於 出 版 問 世 。
1986 年 8 月 1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一 九 六 八 年 聖 誕 節 前 日 , 聖 經 合 訂 本 裝 釘 好 的 第 一 冊 由 印 刷 公 司 經 理 親 自 送 到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此 時 雷 永 明 神 父 正 在 澳 門 , 因 他 照 慣 例 去 澳 門 路 環 島 同 痲 瘋 病 人 過 聖 誕 節 。 到 聖 誕 節 後 兩 日 聖 史 若 望 慶 日 , 雷 神 父 回 來 了 。 他 一 見 新 出 版 的 聖 經 , 立 即 捧 著 它 進 了 聖 經 學 會 的 小 聖 堂 , 跪 在 祭 台 前 聖 母 像 下 誦 念 了 「我 的 靈 魂 頌 揚 上 主」 的 謝 主 曲 。

此 時 學 會 同 仁 聽 說 雷 神 父 已 由 澳 門 回 來 , 且 已 拿 新 出 版 的 聖 經 進 了 聖 堂 , 大 家 也 一 起 到 聖 堂 , 跟 雷 神 父 一 起 唱 了  Magnificat  感 謝 天 主 。

雷 神 父 在 自 傳 中 表 示 , 他 一 生 有 過 三 次 心 靈 的 喜 樂 , 深 深 受 到 感 動 , 不 能 誦 念 , 也 不 能 講 話 : 一 次 是 一 九 六 六 年 過 真 福 董 思 高 誕 生 七 百 週 年 , 在 蘇 格 蘭 真 福 思 高 做 過 彌 撒 、 祈 禱 過 的 聖 堂 內 獻 祭 時 ; 另 一 次 即 一 九 六 八 年 聖 經 合 訂 本 出 版 的 日 子 ; 還 有 一 次 是 一 九 七 五 年 八 月 二 日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成 立 三 十 週 年 的 彌 撒 中 。

自 一 九 三 五 年 九 月 十 五 日 聖 母 七 苦 節 日 , 雷 神 父 在 湖 南 開 始 了 譯 經 的 工 作 , 直 到 他 親 眼 看 見 聖 經 合 訂 本 的 面 世 , 共 計 三 十 三 年 的 漫 長 歲 月 , 由 湖 南 回 意 大 利 , 由 羅 馬 到 北 平 , 由 北 平 到 九 龍 , 由 九 龍 到 香 港 , 為 叫 天 主 聖 言 「降 生」 為 中 文 的 聖 經 , 不 知 流 了 他 多 少 血 汗 , 滴 下 了 多 少 眼 淚 , 現 今 他 親 手 抱 著 三 十 多 年 來 渴 望 見 到 的 中 文 聖 經 , 能 不 喜 極 流 淚 的 確 , 他 像 雙 臂 接 抱 耶 穌 嬰 孩 的 老 西 默 盎 一 樣 讚 美 天 主 說 : 「主 啊 ! 現 在 可 照 你 的 話 , 放 你 的 僕 人 平 安 去 罷」 (路 二 : 29) 這 一 天 正 是 雷 神 父 的 六 十 一 歲 生 日 。

中 文 合 訂 本 聖 經 因 為 是 在 聖 誕 節 面 世 的 , 雷 神 父 出 堂 之 後 便 向 自 己 的 弟 兄 宣 佈 , 這 聖 經 要 稱 為 「聖 誕 聖 經」 , 後 又 稱 為 「白 冷 聖 經」 , 以 便 與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相 呼 應 ;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法 文 版 一 九 六 一 年 , 英 文 版 一 九 六 六 年 出 版 , 新 耶 路 撒 冷 法 文 版 一 九 七 八 年 , 英 文 版 一 九 八 八 年 出 版 ) 。 但 「聖 誕 聖 經」 和 「白 冷 聖 經」 的 兩 個 稱 呼 都 沒 有 通 行 , 反 而 「思 高 聖 經」 的 稱 呼 在 台 灣 、 香 港 和 中 國 大 陸 卻 打 出 去 了 。

「思 高 聖 經」 出 版 之 後 , 正 值 梵 二 決 定 禮 儀 語 言 應 用 本 國 語 文 之 後 , 中 國 主 教 團 就 決 定 禮 儀 與 彌 撒 的 讀 經 選 用 思 高 聖 經 。 梵 二 之 後 因 在 教 會 之 內 激 起 了 讀 經 的 風 氣 和 熱 潮 , 思 高 聖 經 正 逢 其 時 。 雷 神 父 覺 得 安 慰 的 , 就 是 看 到 教 友 如 何 熱 愛 讀 經 , 看 到 一 批 批 聖 經 寄 發 到 外 地 , 分 發 到 教 友 手 中 。 雷 神 父 在 自 傳 中 提 及 一 位 澳 門 的 痳 瘋 病 人 積 蓄 了 錢 買 了 一 本 聖 經 , 以 吸 取 精 神 的 食 糧 。 沒 有 比 敘 述 這 樣 的 事 , 他 更 有 安 慰 的 。

雷 神 父 在 他 逝 世 前 三 個 月 寫 的 自 傳 中 一 段 話 , 述 說 他 看 見 聖 經 學 會 到 那 時 已 出 版 了 好 幾 種 不 同 版 本 的 聖 經 : 有 大 小 兩 種 「聖 經」 有 四 、 五 種 不 同 版 本 的 「新 約 全 書」 , 出 版 過 十 幾 萬 本 的 「福 音 袖 珍 本」 , 另 一 種 聖 經 選 集 名 叫 「天 國 喜 訊」 也 發 行 過 好 幾 萬 冊 。 這 一 切 都 使 他 垂 死 的 老 人 , 覺 得 很 大 的 安 慰 。 雷 神 父 的 心 思 念 慮 , 一 切 所 行 都 是 為 天 主 的 話 受 光 榮 (得 後 三 : 1)

一 九 七 五 年 聖 神 降 臨 節 前 夕 , 雷 神 父 用 意 文 寫 了 他 好 像 遺 囑 的 話 , 至 本 年 一 月 三 十 日 才 公 佈 , 他 寫 說 :

「在 我 死 後 , 任 何 同 工 神 父 念 我 所 寫 的 意 念 , 都 應 予 注 意 :

我 們 不 要 因 人 說 什 麼 , 而 被 動 搖 就 著 手 修 改 中 文 聖 經 , 除 非 二 十 年 之 後 , 即 一 九 八 八 年 左 右 再 說 。

以 人 的 看 法 , 聖 經 學 會 也 許 要 消 滅 , 但 如 果 天 上 之 后 瑪 利 亞 行 奇 蹟 , 保 存 它 活 下 去 , 這 也 是 我 熱 切 希 望 的 。

中 華 聖 經 協 會 應 是 中 國 主 教 團 的 工 作 , 好 叫 學 會 餘 下 的 幾 位 神 父 可 主 持 聖 經 學 會 , 更 好 繼 續 做 聖 經 的 學 術 工 作 。 他 們 也 可 以 準 備 聖 經 語 文 : 希 伯 來 、 希 臘 、 阿 辣 美 的 話 規 和 字 典 …… 為 形 成 聖 經 學 會 的 新 核 心 。 」
1986 年 10 月 3 日  

 

雷神父如何達成譯經宏願
中文聖經辭典編寫
劉緒堂

有 關 編 著 「聖 經 辭 典」 的 計 劃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四 十 年 代 向 中 國 方 濟 會 最 高 當 局 的 報 告 書 中 , 已 計 劃 它 是 未 來 聖 經 學 會 的 工 作 之 一 。 他 又 在 五 十 年 代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擬 定 的 , 日 後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批 准 的 學 會 章 程 中 亦 明 文 列 出 : 聖 經 合 訂 本 出 版 之 後 , 學 會 即 應 著 手 編 著 聖 經 辭 典。

一 九 六 八 年 聖 誕 節 出 版 了 聖 經 合 訂 本 , 聖 經 學 會 同 仁 都 有 半 年 的 假 期 , 有 的 去 海 外 , 有 的 去 台 灣 , 有 的 留 在 香 港 。 雷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九 年 上 半 年 已 做 了 一 切 編 著 辭 典 的 準 備 工 作 , 寫 了 兩 千 多 個 卡 片 , 將 聖 經 辭 典 應 編 寫 的 項 目 , 各 項 目 的 中 文 名 詞 , 拉 丁 文 或 英 文 已 寫 在 卡 片 上 。

雷 神 父 在 他 的 回 憶 錄 第 八 章 , 將 編 著 中 文 辭 典 的 緣 起 、 原 因 、 重 要 性 和 益 處 , 寫 了 相 當 長 的 幾 頁 , 又 把 教 父 , 如 聖 熱 羅 尼 莫 、 聖 奧 斯 定 等 提 供 的 聖 經 辭 典 的 觀 念 提 出 討 論 。 聖 奧 斯 定 曾 寫 說 : 「已 經 有 些 人 將 聖 經 內 所 見 到 的 一 些 希 伯 來 、 敘 利 亞 、 埃 及 的 文 字 和 名 字 , 或 其 他 沒 有 解 釋 的 話 , 都 分 別 作 出 了 解 釋 …… 將 聖 經 提 及 的 任 何 地 方 , 任 何 動 物 花 草 樹 木 , 或 石 頭 , 或 不 認 識 的 礦 物 以 及 其 他 任 何 物 品 , 都 分 門 別 類 , 一 一 敘 述 ……

教 父 在 公 元 五 世 紀 已 給 我 們 後 代 人 提 供 了 編 寫 聖 經 辭 典 或 聖 經 百 科 全 書 , 一 套 完 整 的 觀 念 。 但 時 代 是 進 步 的 , 學 問 和 科 學 更 是 一 天 比 一 天 進 步 , 辭 典 之 學 亦 是 如 此 。

雷 神 父 說 : 他 為 準 備 編 寫 聖 經 辭 典 的 卡 片 , 曾 參 考 了 所 有 中 外 聖 經 辭 典 , 也 提 出 了 為 編 寫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時 , 為 中 國 教 會 應 當 注 意 的 各 種 事 項 , 也 要 看 它 的 目 的 何 在 。

編 著 聖 經 辭 典 的 主 要 目 的 , 是 在 於 協 助 對 聖 經 研 讀 作 進 一 步 研 究 的 人 , 在 教 會 內 宣 講 天 主 聖 言 的 人 , 或 在 學 校 和 牧 靈 中 心 負 責 解 經 的 人 , 使 它 為 研 讀 聖 經 必 備 的 一 部 工 具 書 。 因 此 , 在 取 材 方 面 , 盡 量 採 用 現 代 歐 美 天 主 教 和 非 天 主 教 最 近 出 版 的 論 著 , 收 集 各 專 家 的 論 斷 和 結 論 。 「但 聖 經 是 教 會 的 書 , 是 出 於 教 會 的 書 , 又 是 天 主 交 於 教 會 作 為 信 仰 準 繩 的 書 ; 為 此 , 我 們 無 論 討 論 什 麼 問 題 , 總 以 教 會 對 天 主 聖 言 的 解 釋 為 依 據 。 」(聖 經 辭 典 序)

編 著 聖 經 辭 典 時 , 常 以 中 國 讀 者 為 對 象 , 處 處 為 中 國 讀 者 設 想 。 亦 邀 請 學 會 以 外 的 天 主 教 著 名 學 著 , 如 請 黎 正 甫 先 生 撰 寫 了 「儒 家 思 想 與 聖 經」 , 杜 望 之 博 士 寫 了 「佛 教 思 想 與 聖 經」 和 「道 教 思 想 與 聖 經」 。 雷 神 父 自 己 寫 了 「回 教 與 聖 經」 和 「景 教 碑 與 聖 經」 兩 篇。

雷 神 父 自 主 持 聖 經 學 會 譯 釋 舊 新 約 十 一 冊 以 及 在 聖 經 合 訂 本 出 版 時 , 前 後 廿 五 年 , 「譯 釋 者」 常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表 示 所 有 聖 經 學 會 的 同 人 是 一 體 , 共 同 負 著 寫 作 的 文 責 。 但 在 編 寫 辭 典 時 , 卻 在 每 條 之 後 附 上 執 筆 者 的 符 號 , 在 書 前 邊 列 出 了 辭 典 的 「主 編 者」 和 「編 輯 者」 , 表 示 全 部 辭 典 是 學 會 同 人 合 作 編 寫 的 , 但 每 一 條 各 有 負 文 責 者 。

雷 神 父 自 一 九 七 0 年 之 後 , 將 學 會 主 任 的 職 責 , 即 是 將 領 導 學 會 的 工 作 , 讓 與 陳 維 統 神 父 , 自 己 僅 做 一 位 學 會 的 會 員 , 默 默 地 在 不 停 寫 作 。 辭 典 內 神 學 和 論 述 性 的 一 些 相 當 長 , 甚 至 三 萬 多 字 的 論 文 , 多 是 由 他 執 筆 。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共 計 有 兩 千 六 百 三 十 條 , 附 錄 五 篇 , 一 千 二 百 餘 頁 。 學 會 同 人 前 後 共 工 作 了 五 年 , 到 一 九 七 五 年 四 月 十 五 日 面 世 , 滿 足 了 雷 神 父 一 生 的 第 二 個 願 望 。
1986 年 10 月 17 日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雷神父對聖經雙月刊的展望
劉緒堂

雷 神 父 在 一 九 七 五 年 六 月 , 為 紀 念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成 立 三 十 週 年 , 在 鐸 聲 月 刊 上 發 表 了 他 對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展 望 。 其 中 有 一 段 是 有 關 聖 經 雜 誌 和 聖 經 叢 書 等 的 編 輯 和 出 版 的 希 望 和 計 劃 。 因 為 聖 經 學 會 首 先 應 作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和 注 釋 工 作 , 然 後 才 能 談 到 其 他。

雷 神 父 曾 多 次 表 示 他 想 編 寫 聖 經 雜 誌 , 因 他 來 中 國 的 最 初 幾 年 ; 曾 去 參 觀 湖 南 長 沙 基 督 教 的 聖 經 學 院 , 見 到 他 們 出 版 許 多 書 籍 和 一 份 佈 道 雜 誌 , 他 就 想 我 們 天 主 教 也 應 出 版 這 樣 的 書 籍 , 另 外 要 出 版 一 種 聖 經 雜 誌 。 後 來 他 又 見 廣 學 會 出 版 的 「紫 晶」 和 「真 理」 兩 種 雜 誌 , 更 感 動 於 心 。

人 類 最 寶 貴 的 遺 產 是 真 理 。 如 果 我 們 天 主 教 徒 要 辦 一 份 雜 誌 , 第 一 個 原 則 , 同 時 也 是 最 後 一 個 原 則 , 該 是 尋 求 真 理 , 推 崇 真 理 , 辯 護 真 理 。 這 雜 誌 的 名 目 ── 那 時 我 已 想 到 ── 應 該 是 「衛 護 聖 經 與 真 理」 , 口 號 應 是 「真 理 使 人 獲 得 自 由」 。 (Ephemerides  Biblico  Apologeticae) 記 得 在 四 十 年 代 中 , 筆 者 寫 下 了 一 些 有 關 創 辦 雜 誌 的 幾 項 詳 細 討 論 題 目 。 現 將 這 些 題 目 向 讀 者 披 露 :

1)  箴 言 與 中 國 的 格 言 。
2)  聖 經 歷 史 實 用 主 義 , 與 中 國 歷 史 實 用 主 義 。
3)  聖 經 比 喻 與 中 國 比 喻 。
4)  雅 歌 與 中 國 詩 詞 中 的 戀 歌 。
5)  哀 歌 與 中 國 哀 弔 祭 文 。
6)  聖 經 中 自 然 律 與 中 國 古 書 中 自 然 律 的 概 念 。
7)  聖 詠 與 中 宗 教 詩 。
8)  聖 經 宇 宙 論 與 中 國 宇 宙 觀 等 。

自 然 , 在 翻 譯 聖 經 的 過 程 中, 以 上 這 些 計 劃 有 所 改 變 , 或 擴 大 、 或 縮 小 ; 就 連 擬 定 的 題 目 也 有 刪 除 …… 。 (見 民 國 六 十 年 八 月 鐸 聲)

幾 乎 過 了 三 十 年 , 雷 神 父 在 一 九 七 五 年 十 月 二 十 日 左 右 所 寫 的 回 憶 錄 上 , 尚 未 提 及 兩 個 月 之 後 要 出 版 的 聖 經 雙 月 刊 , 當 時 中 國 教 會 雖 已 有 若 干 雜 誌 及 刊 物 , 但 他 對 聖 經 雜 誌 還 要 聖 經 學 會 的 同 仁 創 辦 。 他 以 為 聖 經 雜 誌 的 工 作 , 更 是 一 件 真 正 聖 經 的 工 作 , 關 鍵 在 於 學 會 的 人 事 和 組 織 , 尤 其 在 於 形 成 學 會 應 有 的 愛 德 , 愛 教 的 精 神 、 工 作 的 精 神 。 這 工 作 是 天 主 的 工 作 , 是 天 主 的 恩 寵 …… 辦 雜 誌 的 工 作 、 主 編 、 撰 稿 、 改 稿 、 寄 發 、 宣 傳 等 等 工 作 , 即 是 致 命 , 也 是 個 使 我 們 不 經 過 煉 獄 的 致 命 …… 為 此 , 我 將 昔 日 對 聖 經 雜 誌 , 寫 的 一 些 記 錄 , 抄 寫 如 下 :

雜 誌 的 目 的 或 宗 旨 , 是 使 基 督 的 子 民 更 加 認 識 聖 經 , 因 為 「不 認 識 聖 經 , 即 不 認 識 基 督 。 」 (聖 熱 羅 尼 莫)

使 人 常 更 了 解 聖 經 , 使 人 常 更 愛 慕 聖 經 。 主 編 維 持 雜 誌 的 主 要 又 持 久 的 方 法 , 是 將 聖 經 如 同 一 件 聖 事 來 處 理 , 誠 如 奧 利 革 乃 所 說 大 快 人 心 的 一 句 話 : 聖 經 是 成 書 的 天 主 聖 言  (O  Logos  Embiblos) 

文 章 大 體 是 屬 於 神 學 , 聖 經 神 學 的 文 章 , 具 有 釋 經 性 或 歷 史 性 , 但 寫 作 的 體 栽 和 語 言 必 須 富 學 術 性 又 普 及 化 的 ……

可 譯 釋 谷 木 蘭 文 獻 , 或 翻 譯 拉 丁 寫 的 「中 國 景 教 文 獻 全 集」 , 作 為 雜 誌 的 學 術 文 章 。

對 新 出 版 的 聖 經 刊 物 作 書 評 。 務 必 當 心 慬 慎 執 行 「真 理 在 愛 德 內」 的 原 則  (Veritas  in  caritate) ……

有 關 聖 經 雜 誌 的 話 , 見 於 雷 神 父 的 回 憶 錄 內 , 這 回 憶 錄 隱 藏 了 十 年 。 直 到 籌 備 成 立 給 他 列 品 的 法 庭 之 前 不 久 , 才 為 人 所 知 。

雷 神 父 多 年 所 籌 備 , 久 已 期 待 的 聖 經 雜 誌 於 一 九 七 五 年 聖 誕 節 出 版 , 是 一 本 卅 二 面 的 「聖 經 雙 月 刊」 。 這 小 小 刊 物 並 未 完 全 實 現 他 的 構 想 , 但 是 以 寬 大 為 懷 的 雷 神 父 看 見 了 , 卻 鼓 勵 他 的 同 仁 說 : 聖 經 雜 誌 的 工 作 已 開 始 邁 了 第 一 步 , 以 後 要 不 停 地 邁 下 去 : 「由 工 作 中 來 學 習」 。 「由 工 作 中 來 學 習」 , 是 雷 神 父 一 生 為 他 自 己 , 為 他 的 同 仁 , 要 為 了 愛 基 督 , 愛 教 會 , 不 停 工 作 的 寶 訓 。
1986 年 12 月 5 日  



在清靜獨居中尋覓天主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自 傳 (回 憶 錄) 最 後 一 章 , 寫 的 題 目 是 : 因 「你 的 名 我 要 撒 網」 (路 五 : 5 原 文 為 「 我 要 遵 照 你 的 話 撒 網 」) 。

這 最 後 一 章 , 他 給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弟 兄 , 寫 下 了 他 最 關 心 的 幾 個 問 題 : 內 修 生 活 的 基 本 精 神 、 思 想 和 態 度 : 具 有 這 種 精 神 和 態 度, 去 作 一 切 事 業 ; 方 濟 會 的 兄 弟 , 要 像 某 一 位 聖 人 , 去 生 活 和 祈 禱 ; 在 一 同 生 活 的 兄 弟 們 , 最 高 的 原 則 是 什 麼 ? 雷 神 父 結 束 了 這 些 論 題 之 後 , 在 一 九 七 六 年 十 月 二 十 三 日 , 懷 著 頌 謝 天 主 大 恩 的 心 情 , 感 念 聖 母 瑪 利 亞 對 他 的 愛 和 無 數 的 恩 寵 , 結 束 了 他 的 回 憶 錄 。

雷 神 父 寫 的 第 一 個 題 目 是 :

「在 清 靜 獨 居 中 尋 覓 天 主」

「尋 覓 天 主」 , 是 聖 經 中 常 見 的 語 句 之 一 , 意 義 很 深 , 耐 人 尋 味 。 聖 經 中 有 許 多 人 物 , 他 們 的 一 生 在 不 斷 尋 覓 天 主 一 直 尋 覓 到 人 生 的 末 刻 。

耶 穌 叫 人 找 , 就 必 找 到 ; 求 , 就 必 得 到 (路 十 : 9-10) 。

人 死 後 , 他 找 到 了 , 得 到 了 ……

但 為 活 著 的 人 , 仍 在 不 斷 尋 覓 ……

雷 神 父 舉 出 「尋 覓 天 主」 的 例 子 , 如 梅 瑟 , 厄 里 亞 , 厄 里 叟 …… 連 耶 穌 也 在 內 。 他 在 宣 講 福 音 之 前 , 退 入 荒 野 尋 覓 天 主 ; 他 帶 宗 徒 去 荒 野 , 就 是 尋 覓 。

耶 穌 身 為 天 主 而 又 為 導 師 的 生 活 方 式 , 永 遠 是 做 他 門 徒 弟 子 的 所 應 師 法 的 模 範 。 教 會 的 生 活 應 是 基 督 神 聖 導 師 的 再 現 ; 但 教 會 的 聖 人 , 沒 有 一 位 完 全 表 現 了 基 督 的 生 活 , 所 表 現 的 只 是 一 部 分 。

基 督 在 世 過 的 是 祈 禱 和 服 務 的 雙 重 生 活 。

聖 方 濟 表 現 了 基 督 的 生 活 。

方 濟 在 蒙 召 之 初 , 對 他 的 未 來 , 還 模 糊 不 清 , 他 有 意 過 獨 善 其 身 的 隱 士 生 活 , 但 也 十 分 想 望 為 人 服 務 , 將 救 恩 與 人 分 享 的 傳 教 士 的 生 活 。 方 濟 會 在 這 兩 種 生 活 中 , 不 知 何 去 何 從 。 他 遂 求 他 一 位 兄 弟 和 嘉 辣 姊 妹 , 為 他 祈 求 天 主 , 開 導 他 採 取 何 種 生 活 方 式 。 祈 禱 的 結 果 , 是 他 們 兩 人 都 獲 得 同 樣 的 啟 示 : 要 他 效 法 主 耶 穌 默 觀 和 服 務 的 生 活 , 像 耶 穌 在 獨 居 中 同 天 父 密 切 結 合 , 在 服 務 中 宣 示 天 主 的 慈 愛 和 救 恩 。 方 濟 就 採 取 了 這 樣 的 生 活 方 式 。 聖 經 學 會 的 神 父 們 所 生 活 的 , 或 至 少 應 該 生 活 的 , 完 全 是 方 濟 有 的 聖 召 。 學 會 的 組 織 和 生 活 方 式 是 恩 寵 , 是 一 種 大 恩 寵 , 因 為 我 們 有 責 任 應 該 做 默 觀 的 人 和 宗 徒 ; 在 默 觀 中 研 讀 之 後 , 應 將 所 默 觀 的 宣 講 給 人 , 即 是 除 小 部 分 時 間 宣 講 或 教 書 之 外 , 主 要 的 時 間 要 像 教 會 內 一 些 著 名 的 寫 作 家 , 要 研 究 學 問 , 要 用 心 學 習 。

雷 神 父 繼 續 寫 說 : 我 懇 求 聖 母 , 上 智 之 座 , 將 獲 得 智 慧 的 渴 望 , 將 愛 慕 智 慧 的 心 , 傾 注 在 所 有 司 鐸 的 心 中 , 另 外 聖 經 學 會 會 員 的 心 中 , 叫 他 們 實 在 研 究 學 問 , 為 愛 耶 穌 和 他 的 教 會 , 研 究 實 用 的 學 問 , 使 他 們 純 潔 如 天 使 , 熱 烈 如 聖 若 望 宗 徒 , 堅 強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
1987 年 1 月 23 日  



「耶穌面前的天使」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劉緒堂

雷 神 父 在 寫 完 上 一 篇 所 寫 的 「在 清 靜 獨 居 中 尋 覓 天 主」 之 後 , 他 寫 的 第 二 個 題 目 說 : 「就 我 記 憶 所 及 , 上 主 面 前 的 天 使」 這 說 法 出 於 舊 約 , 但 這 一 句 是 耶 穌 所 說 的 (瑪 十 八:1) 在 方 濟 會 的 年 鑑 上 只 有 兩 位 司 鐸 兄 弟 , 即 真 福 若 望 (帕 爾 瑪 人) , 和 真 福 若 望 思 高 (蘇 格 蘭 人) 被 稱 為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這 名 稱 對 真 福 若 望 思 高 最 適 合 他 的 性 格 、 使 命 和 熱 誠 。

原 來 被 派 到 人 間 的 天 使 , 卻 同 時 仍 常 在 天 主 面 前 , 享 見 天 主 聖 容 的 喜 樂 , 也 對 天 主 常 懷 著 熱 切 的 愛 。 若 望 思 高 弟 兄 被 稱 為 「主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因 為 他 在 世 上 常 以 信 、 望 、 愛 三 德 侍 立 在 主 面 前 。 現 今 他 在 天 上 還 是 不 停 地 激 起 他 的 熱 愛 之 情 , …… 對 天 父 的 愛 , 對 無 玷 聖 母 的 愛 , 對 教 友 的 愛 , 對 教 會 可 見 的 頭 ── 耶 穌 的 代 表 的 愛 。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是 對 本 會 司 鐸 兄 弟 一 種 有 力 的 召 喚 , 召 喚 他 們 要 常 生 活 在 聖 體 台 前 , 如 形 體 不 能 , 至 少 精 神 上 常 生 活 在 聖 體 前 , 由 主 汲 取 衛 護 聖 母 和 聖 教 會 的 力 量 。 ……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兄 弟 , 這 召 喚 更 是 有 效 , 他 們 應 善 盡 自 己 神 聖 的 職 務 , 應 作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 要 祈 求 自 己 保 守 天 使 般 的 純 潔 , 要 精 神 上 常 生 活 在 聖 體 的 耶 穌 面 前 ; 常 注 視 耶 穌 的 無 玷 聖 母 …… 但 丁 大 詩 人 說 過 :

「那 位 這 樣 喜 樂 的 , 注 視 我 們 母 后 的 雙 眼 , 這 樣 熱 愛 如 火 一 樣 的 是 誰 ?」(天 堂 三 : 103)

這 詩 句 是 但 丁 對 若 望 思 高 所 寫 的 。

如 果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兄 弟 努 力 而 作 「耶 穌 面 前 的 天 使」 , 常 以 「注 視 我 們 母 后 的 雙 眼」 , 注 視 她 , 愛 慕 她 , 熱 愛 她 , 愛 得 著 了 迷 , 那 他 們 的 心 必 充 滿 聖 寵 的 神 力 , 常 為 基 督 準 備 著 工 作 , 準 備 著 犧 牲 。

一 九 四 五 年 雷 神 父 尚 在 北 平 , 編 寫 了 一 篇 向 真 福 若 望 思 高 的 經 文 , 在 聖 經 學 會 內 , 多 年 以 來 , 天 天 誦 念 此 經 文 , 求 這 位 方 濟 會 的 真 福 若 望 , 保 佑 學 會 所 需 要 的 力 量 , 為 聖 經 不 停 的 辛 勤 工 作 。

經 文 如 此 開 始 :
「天 上 母 后 的 愛 子 , 我 們 恭 賀 你 , 你 賴 她 助 佑 , 好 似 另 一 位 在 帕 特 摩 島 上 的 若 望 , 以 神 鷹 神 鴿 的 目 光 , 靜 觀 了 , 教 導 了 主 耶 穌 的 奧 蹟 。 」

「小 耶 穌 的 知 己 , 我 們 恭 賀 你 ; 聖 誕 夜 裡 童 貞 聖 母 將 他 放 在 你 的 雙 腕 內 , 叫 你 懷 抱 , 叫 你 緊 抱 , 叫 你 親 吻 ! 」

「我 們 求 你 在 我 們 的 母 后 前 , 為 方 濟 會 和 會 內 的 學 員 教 員 代 禱 , 叫 他 們 效 法 你 的 表 樣 , 擴 展 基 督 君 王 和 天 主 之 母 的 光 榮 …… 。 」

這 篇 經 文 的 第 二 段 中 , 提 及 聖 誕 節 夜 裡 , 童 貞 聖 母 把 耶 穌 聖 嬰 放 在 若 望 思 高 懷 裡 的 事 蹟 。 這 件 軼 事 見 於 他 的 傳 記 內 。

若 望 思 高 為 蘇 格 蘭 人 , 一 二 六 六 年 生 , 卒 於 一 三 0 八 年 。 為 方 濟 會 大 神 學 家 。 他 在 巴 黎 大 學 辯 護 了 聖 母 始 胎 無 染 原 罪 的 道 理 , 號 稱 聖 母 學 博 士 , 或 「深 奧 博 士」 。 在 方 濟 會 內 , 他 誕 生 之 地 和 去 世 的 地 方 , 都 以 敬 禮 真 福 之 禮 恭 敬 他 。
1987 年 2 月 20 日  

 

紀念雷永明神父遷葬而作
「在愛德中持守真理」
劉緒堂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回 憶 錄 的 最 後 一 章 寫 了 「愛 德 中 持 守 真 理」 這 個 標 題 之 後 , 便 寫 說 :

「我 們 要 努 力 翻 釋 解 釋 中 文 聖 經 , 來 宣 講 真 理 , 使 我 們 超 凡 入 聖 的 真 理 。 只 有 天 主 知 道 , 我 們 是 否 實 行 了 聖 經 教 導 我 們 的 真 理 , 就 算 我 們 努 力 做 到 了 幾 分 , 但 仍 要 嚴 厲 反 躬 自 問 : 我 們 實 行 了 愛 德 沒 有 ? 人 愛 我 們 , 我 們 愛 人 , 是 否 像 耶 穌 以 聖 神 的 熱 情 愛 我 們 的 愛 情 去 愛 人 呢 ? …… 即 使 我 們 的 答 覆 是 肯 定 的 …… 我 們 仍 應 當 說 : 我 們 得 罪 了 我 們 的 兄 弟 。 ……

「違 犯 愛 德 的 缺 乏 和 罪 過 從 來 就 不 少 , 而 今 天 我 們 犯 的 更 重 、 更 多 、 更 大 ! 沒 有 同 情 心 , 不 互 相 諒 解 , 不 彼 此 寬 恕 ; 同 在 一 所 小 堂 內 祈 禱 , 在 同 一 飯 桌 上 進 食 , 卻 念 念 不 忘 兄 弟 們 對 自 己 若 有 若 無 的 罪 過 ! 多 少 次 我 們 如 此 重 重 地 得 罪 了 上 主 ! 如 此 行 事 , 不 是 犯 違 反 愛 德 的 罪 過 嗎 ? 若 是 我 們 不 實 行 基 督 徒 應 有 的 愛 德 , 基 督 怎 能 降 福 我 們 呢 ? 怎 能 給 我 們 派 來 新 的 聖 召 ? 如 果 我 們 沒 有 晚 餐 廳 的 精 神 ── 愛 的 精 神 ……

「依 我 看 來 , 犯 罪 得 罪 弟 兄 比 私 自 犯 不 潔 的 罪 , 更 加 得 罪 上 主 。 依 我 看 來 , 那 得 罪 兄 弟 的 是 掌 擊 基 督 , 如 聖 殿 差 役 在 基 督 受 難 的 那 一 夜 所 做 的 , 辱 罵 耶 穌 , 向 基 督 臉 上 吐 唾 沬 。 」

…… 一 個 純 正 愛 德 的 行 為 比 做 千 件 善 工 更 有 價 值 ; 為 此 , 我 認 為 , 實 行 愛 兄 弟 之 愛 , 比 守 齋 、 比 打 苦 鞭 以 及 其 他 一 切 補 贖 神 工 更 有 價 值 。 」

「自 然 , 由 於 人 性 軟 弱 , 愛 要 求 忍 耐 , 要 求 放 棄 自 己 ; 但 我 們 應 記 住 : 基 督 沒 有 尋 求 自 己 的 喜 悅 (羅 十 五 : 3) ; 也 應 記 住 : 聖 保 祿 的 〔 督 頌〕 (斐 二) 濃 縮 在 依 撒 意 亞〔上 主 僕 人〕 的 第 四 篇 詩 歌 內 (五 十) : 『你 們 該 懷 有 基 督 耶 穌 懷 有 的 心 情 ……』 (斐 二 : 5-8) 。 」

雷 神 父 多 次 解 釋 「耶 穌 的 心 情」 就 是 : 愛 天 父 、 愛 教 會 , 並 愛 他 的 母 親 瑪 利 亞 。 保 祿 要 我 們 懷 有 耶 穌 的 心 情 , 也 不 外 如 此 。

雷 神 父 寫 這 篇 回 憶 錄 的 日 子 , 正 是 在 羅 馬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將 聖 言 會 的 兩 位 創 始 人 楊 森 和 福 若 瑟 兩 位 神 父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日 子 ; 福 若 瑟 是 山 東 南 部 開 教 的 偉 大 傳 教 士 。 在 這 兩 位 聖 人 中 間 , 不 免 也 有 違 犯 愛 德 的 過 失 , 但 他 們 二 人 將 這 過 失 變 為 修 行 英 豪 之 德 的 機 會 。

雷 神 父 向 真 福 福 若 瑟 做 了 一 篇 相 當 長 的 祈 禱 文 , 求 他 為 聖 經 學 會 祈 禱 , 使 能 時 時 處 處 實 行 愛 德 。 也 求 他 在 天 父 前 為 中 國 祈 禱 , 請 他 看 中 國 現 今 陷 入 何 種 狀 況 ; 求 其 為 傳 教 士 、 為 修 士 、 以 及 為 青 年 男 女 聖 召 祈 禱 。

雷 神 父 最 後 求 真 福 福 若 瑟 , 使 自 己 ── 直 到 死 效 法 他 的 三 個 榜 樣 :

     熱 心 念 玫 瑰 經 ,
     熱 心 念 日 課 ,
 
   熱 心 舉 行 彌 撒 聖 祭 。
1987 年 3 月 6 日 

 

譯經專家--雷永明神父
魯夫

舊 時 在 家 鄉 讀 中 學 時 , 因 為 學 校 是 天 主 教 會 主 辦 的 , 接 觸 神 父 的 機 會 就 特 別 多 , 有 一 雷 震 世 神 父 就 講 了 一 段 有 關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中 國 的 言 行 , 給 我 們 聽 , 一 方 面 是 因 為 好 奇 心 , 一 方 面 是 信 仰 天 主 , 神 父 講 神 父 , 聽 起 來 就 特 別 津 津 有 味 , 但 可 惜 沒 多 久 , 太 平 洋 戰 爭 爆 發 , 外 國 神 父 不 是 被 趕 走 , 就 是 被 逮 捕 坐 監 , 於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故 事 , 就 沒 有 下 文 了 。

民 國 卅 八 年 到 香 港 後 , 與 天 主 教 的 人 士 接 觸 得 多 , 看 了 許 多 有 關 天 主 教 的 書 報 , 於 是 把 多 年 前 , 關 於 雷 永 明 神 父 沒 有 下 文 的 故 事 , 陸 陸 續 續 的 又 接 上 了 。

在 民 國 二 十 年 (一 九 三 一) 七 月 二 十 日 , 一 位 年 輕 的 義 大 利 神 父 , 來 到 了 我 們 中 國 的 衡 陽 , 他 本 名 是 GABRIELE  ALLEGRA , 中 文 名 字 叫 雷 永 明 , 出 生 於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義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的 加 大 尼 亞 省 , 為 方 濟 會 的 修 士 , 畢 業 於 羅 馬 聖 安 義 學 院 , 專 修 聖 經 學 。

他 落 籍 衡 陽 , 算 是 一 個 正 式 的 中 國 人 , 任 衡 陽 聖 心 修 院 院 長 , 教 拉 丁 文 。 他 本 人 則 專 攻 中 文 , 每 天 五 小 時 , 又 專 心 聖 經 , 每 天 三 小 時 , 日 間 時 間 不 夠 , 便 利 用 夜 間 的 時 間 , 他 在 自 己 的 回 憶 錄 說 : 「我 所 用 作 課 本 的 書 , 是 初 級 小 學 的 教 科 書 , 以 後 是 四 書 , 最 後 是 楚 辭 , 由 於 研 讀 楚 辭 , 我 認 識 了 中 國 最 偉 大 的 歷 史 家 , 人 類 引 以 為 榮 的 最 大 偉 人 之 一 的 司 馬 遷 , 但 為 學 習 一 種 語 言 , 必 須 置 身 在 它 的 歷 史 文 化 之 中 。 我 設 法 做 到 這 一 點 , 閱 讀 在 上 海 所 買 的 戴 士 勸 神 父 的 各 種 書 (法 文 著 作) , 尤 其 是 『史 書 原 文』 , 『哲 學 原 文』 , 『中 國 宗 教 信 仰 和 哲 學 思 想 史』 , 我 自 己 訂 定 一 分 時 間 表 , 大 約 遵 照 這 些 原 則 : 立 志 不 多 , 惟 復 悉 力 以 赴 , 不 浪 費 時 間 : 每 天 五 小 時 研 讀 中 文 及 漢 學 (歷 史 和 地 理 等) , 三 小 時 研 讀 聖 經 (希 臘 文 , 希 伯 來 文 和 解 經 學) , 其 餘 時 間 用 為 神 修 生 活 。」 在 衡 陽 當 然 找 不 到 聖 經 參 考 書 。 雷 神 父 要 求 衡 陽 柏 長 青 主 教 (義 大 利 籍) 從 德 國 買 專 集 , 又 往 長 沙 的 湖 南 聖 經 書 院 參 考 基 督 教 的 聖 經 著 作 , 又 到 北 平 找 著 了 清 朝 耶 穌 會 士 賀 清 泰 神 父 的 聖 經 中 譯 手 稿 , 全 部 攝 影 , 請 英 千 里 先 生 從 倫 敦 博 物 館 攝 影 「 斯 羅 安 抄 本 」 , 這 部 手 抄 本 , 包 含 十 七 世 紀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士 巴 設 神 父 的 全 部 新 約 譯 文 。

民 國 廿 五 年 四 月 十 一 日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衡 陽 , 開 始 試 行 翻 譯 聖 經 , 在 書 室 裡 已 經 有 一 個 聖 經 小 圖 書 館 。 但 是 他 用 義 大 利 驢 子 負 重 的 精 神 , 不 用 湖 南 騾 子 趕 路 的 氣 概 , 他 身 體 受 累 了 。 民 國 廿 八 年 他 回 到 義 大 利 養 病 , 過 了 兩 年 , 於 民 國 三 十 年 四 月 初 回 來 中 國 , 由 上 海 赴 北 平 , 在 北 平 再 找 老 師 , 繼 續 研 讀 中 國 文 學 , 並 翻 譯 舊 約 。 民 國 卅 四 年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北 平 成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八 月 四 日 集 合 了 四 位 中 國 年 輕 的 神 父 , 他 們 都 是 方 濟 會 會 士 , 由 方 濟 會 遠 東 區 總 代 表 舒 迺 柏 神 父 , 行 聖 經 學 會 建 會 禮 。

在 這 時 候 , 雷 永 明 神 父 把 舊 約 已 全 部 譯 完 , 四 位 年 輕 的 中 國 神 父 , 一 面 讀 希 伯 來 文 和 希 臘 文 , 一 面 閱 讀 修 改 譯 文 。 次 年 民 國 卅 五 年 九 月 十 五 日 出 版 了 第 一 冊 譯 本 「聖 詠 集」 。 民 國 卅 六 年 出 版 「智 慧 書」 , 民 國 卅 七 年 出 版 「梅 瑟 五 書」 。

中 共 已 佔 據 了 中 國 北 方 , 北 平 不 能 再 住 , 聖 經 學 會 乃 遷 來 香 港 , 民 國 四 十 九 年 出 版 「舊 約 史 書 上 冊」 , 以 後 陸 續 出 書 , 民 國 五 十 五 年 舊 約 全 書 譯 完 出 版 , 八 月 四 日 聖 經 學 會 成 立 廿 六 週 年 , 在 香 港 舉 行 了 慶 祝 大 會 。

早 在 民 國 廿 八 年 , 雷 永 明 神 父 回 國 養 病 時 , 在 上 海 出 版 了 他 的 「離 騷」 義 大 利 文 譯 本 。 這 譯 本 後 來 由 義 大 利 皇 家 學 院 「中 央 研 究 院」 再 版 , 印 刷 華 麗 。 民 國 四 十 四 年 十 一 月 十 八 日 , 羅 馬 聖 安 義 學 院 頒 贈 雷 永 明 神 父 榮 譽 聖 經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

雷 永 明 神 父 翻 譯 聖 經 和 普 通 的 翻 譯 者 不 同 , 不 僅 是 注 意 經 文 的 意 義 , 而 是 更 注 意 經 書 的 考 據 。 他 從 第 一 冊 「聖 詠 集」 到 最 後 一 冊 「宗 徒 經 書 下」 , 一 共 出 版 了 十 一 厚 冊 , 各 卷 經 書 譯 本 , 每 冊 先 有 一 篇 總 論 , 每 卷 經 書 再 有 一 篇 引 言 , 詳 細 述 說 經 書 的 文 字 , 歷 史 , 考 據 , 譯 本 , 並 列 舉 參 考 書 目 。 每 章 經 文 譯 本 , 加 有 很 多 的 註 釋 。 他 在 回 憶 錄 裡 說 : 「這 些 註 釋 通 常 分 為 兩 部 份 , 一 部 份 關 於 經 文 的 釋 義 , 一 部 份 則 關 於 經 文 的 考 據 。 時 常 依 照 需 要 或 實 益 而 定 。 還 有 一 些 附 錄 或 補 注 , 更 詳 細 解 釋 那 些 比 較 複 雜 的 問 題 。 …… 懷 著 這 些 目 標 , 就 如 我 們 一 再 閱 讀 了 許 多 外 教 作 家 和 史 家 的 作 品 , 為 能 忠 實 的 描 寫 羅 馬 廣 大 帝 國 各 種 外 教 的 宗 教 。 同 樣 , 我 們 也 閱 讀 了 一 些 教 父 的 著 作 。 …… 我 們 並 不 忽 視 現 代 學 者 的 見 解 。 …… 至 於 現 代 的 學 者 中 , 我 曾 研 讀 了 一 些 作 品 , 以 及 許 多 其 他 作 品 。」 這 段 話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關 於 福 音 和 默 示 錄 所 說 的 , 但 是 對 於 舊 約 各 書 , 他 常 使 用 了 這 種 科 學 方 法 。 最 近 兩 世 紀 中 , 德 國 和 法 國 研 究 聖 經 的 著 作 , 產 量 非 常 豐 富 , 巴 勒 斯 坦 的 考 古 發 掘 也 不 少 , 對 於 聖 經 的 歷 史 價 值 , 多 有 肯 定 , 摧 毀 了 許 多 「 聖 經 奇 譚 」 和 一 些 沒 有 根 據 的 傳 統 。

聖 經 全 部 翻 譯 完 了 , 雷 永 明 神 父 和 聖 經 學 會 會 員 , 於 民 國 五 十 八 年 開 始 編 聖 經 辭 典 , 在 民 國 六 十 六 年 三 月 廿 四 日 出 版 。

舊 約 的 開 始 五 卷 , 為 「梅 瑟 五 書」 梅 瑟 即 是 摩 西 的 天 主 教 譯 名 。 這 冊 譯 本 有 八 百 六 十 六 頁 , 全 書 的 總 論 有 四 十 七 頁 , 「創 世 紀」 的 引 言 十 七 頁 , 總 論 所 列 參 考 書 目 約 八 十 種 , 在 總 論 第 二 章 「五 書 與 歷 史 及 科 學」 , 詳 細 討 論 了 創 世 的 問 題 。 列 出 了 各 種 神 話 和 半 科 學 說 。 在 「出 谷 記」 第 三 章 , 對 於 天 主 (上 帝) 的 名 字 「雅 威」 , 加 有 註 釋 , 列 舉 重 要 的 參 考 書 。 「雅 威」 是 天 主 親 自 告 訴 摩 西 的 , 摩 西 向 上 帝 說 以 色 列 人 問 是 誰 派 遣 了 他 , 他 怎 樣 答 覆 , 上 帝 說 : 「我 是 雅 威」 。 巴 比 倫 人 早 已 知 道 這 個 名 字 , 但 是 上 帝 自 用 這 個 名 字 , 有 新 的 意 義 , 是 「自 有 者」 , 是 「解 放 的 力 量」 , 是 「聖 貞 不 渝 的 許 諾」 。 後 來 猶 太 教 不 敢 直 呼 上 帝 的 名 , 以 ELOHIN ADONO 代 替 。

舊 約 和 新 約 的 史 書 , 屬 於 歷 史 , 實 事 實 錄 , 實 錄 史 事 中 有 奇 蹟 的 事 。 沒 有 信 仰 的 讀 者 , 不 信 奇 蹟 , 企 圖 以 自 然 界 可 以 產 生 的 事 , 作 為 解 釋 ; 或 者 , 簡 單 的 用 「神 話」 的 名 詞 , 勾 消 一 切 , 例 如 摩 西 牽 領 以 色 列 人 乾 腳 渡 過 紅 海 , 不 信 靈 蹟 的 人 , 尋 找 (紅 海) 許 多 淺 水 的 地 方 , 解 釋 乾 腳 渡 海 的 事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出 谷 記」 第 十 四 章 後 加 了 兩 個 附 註 ; 附 註 一 , 以 民 出 埃 及 的 背 景 ; 附 註 二 , 過 紅 海 的 地 點 。 地 點 , 按 照 學 者 們 的 意 見 有 四 處 , 以 在 蘇 彛 土 地 峽 附 近 為 可 靠 。 他 又 說 : 「對 於 伊 民 (以 色 列) 過 紅 海 的 奇 蹟 , 唯 理 派 的 學 者 依 據 他 們 一 貫 的 學 說 , 自 然 加 以 否 認 , 他 們 以 為 天 然 的 理 由 也 可 以 解 釋 過 紅 海 的 事 。 他 們 說 在 春 天 , 常 有 來 自 東 南 的 颶 風 , 這 風 因 來 自 沙 漠 , 所 以 非 常 乾 燥 , 又 因 伊 民 過 紅 海 的 地 方 , 形 勢 窄 狹 , 海 水 甚 淺 , 因 風 勢 猛 烈 , 有 時 會 將 水 吹 斷 刮 乾 , 伊 民 就 用 了 這 個 機 會 , 渡 過 了 紅 海 。」 但 是 怎 麼 隨 後 追 來 的 埃 及 軍 隊 , 全 軍 被 海 水 淹 沒 ? 摩 西 在 渡 過 紅 海 後 , 因 著 奇 蹟 , 作 了 一 篇 感 恩 的 詩 , 敘 述 奇 蹟 的 經 過 , 感 恩 詩 譜 成 歌 , 全 民 歌 唱 , 這 首 詩 歌 存 留 到 現 在 。

新 經 的 翻 譯 和 註 釋 , 雷 永 明 神 父 費 了 許 多 心 血 , 因 為 新 經 為 天 主 教 會 日 常 用 的 經 書 , 每 天 都 在 信 徒 手 中 。 他 在 回 憶 錄 說 : 「這 四 部 福 音 , 我 不 說 在 品 質 方 面 , 但 在 數 量 方 面 , 可 以 與 那 些 以 外 國 語 文 寫 的 巨 著 , 並 列 媲 美 。 由 於 司 鐸 講 解 福 音 , 常 用 的 那 些 舊 書 , 已 經 絕 版 , 而 現 代 的 解 經 法 , 開 始 在 各 著 作 中 露 面 , 這 些 著 作 大 多 數 是 由 新 教 徒 寫 的 , 並 且 不 是 常 具 備 應 有 的 條 件 , 所 以 我 們 希 望 是 , 能 在 天 主 教 友 手 中 , 尤 其 在 各 司 鐸 手 中 , 放 一 本 現 代 福 音 釋 義 , 屬 於 歷 代 和 教 義 性 的 , 依 照 最 近 研 究 成 果 寫 的 。 」

民 國 四 十 六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出 版 的 「福 音」 一 書 , 厚 一 三 六 六 頁 。 民 國 四 十 八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出 版 了 「宗 教 經 書 上 冊」 , 厚 一 四 四 六 頁 。 民 國 五 十 八 年 八 月 二 日 出 版 了 「宗 教 經 書 下 冊」 , 厚 五 六 八 頁 。 在 每 冊 書 前 面 , 列 舉 了 參 考 書 籍 , 然 後 有 總 論 , 再 後 有 各 卷 的 引 言 。

福 音 所 載 為 耶 穌 基 督 的 言 行 , 耶 穌 基 督 為 救 主 , 降 生 救 贖 人 類 的 罪 惡 。 罪 的 心 理 , 罪 的 事 實 , 從 亞 當 和 夏 娃 開 始 , 他 們 的 兒 子 加 音 殺 弟 , 繼 續 在 人 類 流 行 , 然 後 有 洪 水 大 難 , 天 火 焚 燒 索 多 馬 城 。 天 主 (上 帝) 選 擇 了 以 色 列 民 族 保 留 唯 一 真 神 的 信 仰 , 預 備 救 主 的 誕 生 , 以 色 列 民 族 迭 次 背 棄 信 仰 , 招 致 天 主 的 嚴 罰 。 天 主 派 遣 先 知 , 提 醒 以 色 列 人 悔 過 , 以 色 列 人 卻 殺 害 先 知 , 卒 致 亡 國 。 舊 約 記 述 了 這 些 事 蹟 , 顯 示 人 類 輾 轉 在 罪 惡 中 , 不 能 自 拔 。

對 於 罪 惡 的 心 理 , 中 國 書 經 詩 經 也 有 明 顯 的 說 明 , 後 來 戰 國 時 候 的 社 會 , 更 顯 出 惡 的 勢 力 , 漢 初 便 出 現 了 「天 人 感 應 說」 , 承 認 罪 惡 有 天 主 的 懲 罰 。 基 督 降 生 救 拔 人 類 , 宣 講 天 人 的 愛 。 聖 宗 徒 乃 系 統 的 說 明 了 原 罪 的 神 學 , 解 釋 惡 的 來 源 , 在 中 國 也 就 有 儒 家 兩 千 年 的 性 善 性 惡 問 題 。 朱 熹 企 圖 從 哲 學 去 解 釋 善 和 惡 的 來 由 。

以 色 列 民 族 深 信 是 天 主 (上 帝) 的 選 民 , 天 主 所 許 的 救 主 , 是 為 救 以 色 列 民 族 , 重 建 自 己 的 邦 國 而 來 , 耶 穌 為 避 免 民 眾 的 誤 會 , 也 會 躲 避 當 局 的 控 告 , 他 說 自 己 只 為 以 色 列 人 宣 講 天 國 , 拒 絕 號 稱 救 主 , 蒙 難 以 後 , 建 立 了 自 己 的 教 會 , 乃 明 白 告 訴 宗 徒 們 , 派 遣 他 們 到 全 世 界 宣 講 福 音 , 使 人 得 救 。 聖 伯 鐸 (比 得) , 首 先 收 錄 了 羅 馬 入 教 , 敞 開 了 教 會 的 大 門 。 聖 保 祿 後 來 和 猶 太 人 的 爭 論 , 在 於 非 猶 太 人 進 教 , 領 受 基 督 的 信 仰 , 是 非 應 該 遵 守 摩 西 的 法 律 。 聖 保 祿 反 對 , 引 起 猶 太 人 的 迫 害 , 聖 伯 鐸 和 教 會 初 期 , 在 耶 路 撒 冷 的 宗 徒 開 會 , 接 受 了 聖 保 祿 的 意 見 。

福 音 關 於 耶 穌 的 言 行 , 記 述 頗 詳 。 但 對 於 耶 穌 的 出 生 , 僅 路 加 福 音 略 有 記 載 。 關 於 耶 穌 的 壯 年 生 活 , 一 字 不 提 。 後 來 所 出 的 偽 書 頗 多 , 憑 著 想 像 寫 成 了 福 音 書 , 充 滿 各 式 的 傳 說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福 音 書 的 「瑪 竇 福 音」 第 十 二 章 附 註 , 討 論 福 音 所 稱 耶 穌 的 兄 弟 姊 妹 問 題。 新 約 時 代 以 色 列 人 的 「兄 弟 姊 妹」 意 義 頗 為 廣 泛 , 可 指 同 胞 兄 弟 姊 妹 , 可 指 同 父 異 母 , 同 母 異 父 的 兄 弟 姊 妹 , 可 指 堂 父 母 兄 弟 姊 妹 , 表 兄 弟 姊 妹 , 甚 至 同 祖 的 兄 弟 姊 妹 , 福 音 的 基 督 兄 弟 姊 妹 , 不 是 同 胞 兄 弟 姊 妹 。 因 為 在 遭 難 被 釘 十 字 架 時 , 臨 終 托 母 , 耶 穌 把 母 親 托 給 若 望 宗 徒 , 表 示 母 親 瑪 利 亞 沒 有 別 的 子 女 。 天 主 教 會 從 第 二 世 紀 已 經 公 認 瑪 利 亞 為 終 生 童 貞 。 雷 永 明 神 父 對 於 這 一 點 非 常 明 白 , 也 非 常 肯 定 。 「聖 母 瑪 利 亞 的 卒 世 童 貞 從 古 時 期 (至 少 從 第 二 世 紀) , 已 成 為 聖 教 會 所 公 認 的 道 理 。 第 三 世 紀 初 潘 忒 諾 已 用 了 『卒 世 童 貞』 這 個 名 詞 稱 呼 聖 母 。 潘 氏 的 這 種 用 法 , 顯 示 『卒 世 童 貞』 一 詞 的 古 老 性 。 及 至 六 四 九 年 , 這 端 道 理 , 在 拉 特 朗 公 議 會 上 定 為 應 信 的 教 條」 。 但 是 「古 時 的 異 教 徒 , 如 切 耳 索 , 赫 而 威 丟 等 人 , 以 及 近 代 的 一 些 異 教 徒 , 以 這 些 經 文 為 籍 口 , 而 否 定 聖 母 瑪 利 亞 為 卒 世 童 貞 的 事 實 。 」

至 於 瑪 利 亞 被 強 暴 一 事 , 乃 是 後 人 所 想 像 的 小 說 。 若 說 貞 女 一 詞 和 七 十 賢 士 譯 本 有 關 。 「七 十 賢 士 譯 本」 是 舊 約 的 希 臘 文 古 譯 本 , 不 是 新 的 譯 本 , 和 聖 母 童 貞 的 事 沒 有 關 係 。 若 說 TALMUD 有 關 的 記 述 。 這 本 書 為 猶 太 教 的 教 典 , 包 括 從 第 二 世 紀 到 第 五 世 紀 , 猶 太 教 的 法 律 , 和 經 師 們 的 解 釋 , 和 天 主 教 的 歷 史 根 本 不 相 連 。 按 照 摩 西 的 法 律 , 即 耶 穌 當 時 的 法 律 , 一 個 被 強 暴 的 婦 女 , 應 向 未 婚 夫 或 丈 夫 報 告 , 免 得 休 妻 。 瑪 利 亞 沒 有 報 告 , 也 沒 有 被 休 , 後 來 耶 穌 的 本 鄉 人 , 在 耶 穌 講 道 顯 靈 以 後 , 常 驚 訝 說 : 他 不 是 木 匠 若 瑟 的 兒 子 嗎 ? 怎 麼 能 有 這 樣 的 本 領 ! 這 就 顯 示 被 強 暴 的 傳 說 不 能 有 據 。

宗 徒 經 書 上 冊 , 都 是 聖 保 祿 的 書 信 , 在 開 端 有 一 篇 長 達 五 十 頁 的 「新 約 時 代 的 哲 學 與 宗 教 的 概 論」 , 又 有 一 篇 長 達 八 十 頁 的 「保 祿 書 信 總 論」 , 詳 細 講 述 了 保 祿 的 神 學 , 兩 篇 後 面 都 列 有 二 十 部 和 廿 五 部 參 考 書 。 雷 永 明 神 父 譯 經 和 解 經 , 確 實 是 用 研 究 的 科 學 方 法 , 在 中 國 譯 經 中 乃 是 創 舉 。

雷 永 明 神 父 出 版 了 聖 經 辭 典 後 , 在 各 地 組 織 聖 經 展 覽 , 在 台 南 和 台 北 都 舉 行 過 , 在 聖 經 全 部 翻 譯 完 了 , 他 在 新 加 坡 住 了 三 年 , 創 設 社 會 學 中 心 , 民 國 六 十 三 年 (一 九 七 四) 在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研 究 中 心 , 講 學 半 年 , 復 在 港 澳 向 神 父 修 女 , 作 靈 修 講 道 , 也 曾 到 澳 門 痲 瘋 病 院 , 看 望 病 人 。 他 的 身 體 本 來 就 很 虛 弱 , 赴 義 大 利 休 息 兩 次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在 民 國 六 十 四 年 八 月 二 日 慶 賀 成 立 三 十 週 年 , 病 體 淺 弱 , 次 年 正 月 廿 三 日 , 突 患 急 性 白 喉 病 , 廿 四 日 送 入 醫 院 。 廿 六 日 正 午 進 入 手 術 室 , 醫 師 施 行 麻 醉 劑 , 預 備 行 手 術 , 雷 永 明 神 父 心 臟 忽 然 停 止 跳 動 , 離 開 了 人 世 , 享 年 六 十 八 歲 , 葬 於 香 港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逝 世 十 年 後 , 遺 骸 換 裝 新 棺 , 運 往 出 生 地 西 西 里 的 ARCIREALE 城 , 民 國 七 十 五 年 五 月 十 七 日 , 方 濟 會 的 樞 機 ANTONELLI 總 主 教 ,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 都 從 羅 馬 趕 來 主 禮 , 送 葬 行 列 長 達 一 公 里 , 大 家 以 迎 接 一 位 聖 者 遺 骸 的 心 情 , 行 了 安 葬 儀 式 。

雷 永 明 神 父 在 中 國 學 術 史 上 , 是 天 主 教 第 一 位 翻 譯 全 部 舊 約 新 約 聖 經 的 人 , 也 是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加 寫 長 篇 註 釋 的 人 , 當 然 還 有 共 同 翻 譯 聖 經 的 學 會 同 仁 , 合 作 盡 力 。 羅 光 先 生 曾 在 台 南 聖 經 展 覽 致 詞 說 : 「中 國 翻 譯 聖 經 , 最 早 是 在 唐 朝 , 在 紀 元 後 八 世 紀 異 教 傳 到 中 國 , 建 有 翻 譯 經 書 殿 。 第 二 次 翻 譯 聖 經 , 是 在 元 朝 。 元 朝 天 主 教 索 高 味 總 主 教 , 翻 譯 聖 經 歌 詠 。 第 三 次 則 在 明 末 , 當 時 利 瑪 竇 入 中 國 , 重 新 宣 傳 天 主 教 義 , 選 擇 聖 經 文 篇 , 後 譯 為 中 文 。 清 初 艾 儒 略 、 利 類 思 , 也 選 擇 聖 經 文 篇 , 以 教 信 友 。 紀 元 後 第 十 八 世 紀 初 年 , 當 清 康 熙 時 ,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士 巴 設 (J. BAGEET)用 白 話 文 翻 譯 聖 經 , 但 未 能 出 版 。 以 後 第 十 九 世 紀 和 二 十 世 紀 , 天 主 教 常 有 譯 經 的 人 , 這 時 最 主 要 的 譯 本 , 有 蕭 靜 山 神 父 的 白 話 新 經 全 集 , 和 吳 德 熊 先 生 的 文 言 文 新 經 全 集 , 古 經 的 譯 本 , 在 中 國 天 主 教 裡 , 從 來 就 沒 有 全 文 …… 中 國 基 督 教 對 於 聖 經 的 翻 譯 , 努 力 也 很 多 , 新 舊 約 全 書 在 一 八 二 二 年 , 有 馬 士 曼 的 譯 本 , 一 八 二 三 年 有 馬 禮 遜 和 米 憐 的 合 譯 本 , 以 後 重 譯 者 漸 多 。 」

還 有 第 十 八 世 紀 來 華 的 賀 清 泰 的 古 新 經 譯 本 , 賀 清 泰 為 法 國 那 休 會 士 , 一 七 七 年 來 到 北 京 , 他 用 官 話 譯 經 , 舊 約 譯 有 三 十 四 本 , 新 經 九 本 , 本 是 手 抄 本 , 譯 文 不 全 。 雷 永 明 神 父 曾 將 賀 清 泰 的 抄 本 全 部 複 印 。 還 有 一 六 四 二 年 出 版 的 陽 瑪 諾 的 「聖 經 直 解」 , 共 八 卷 , 詮 解 一 年 的 星 期 日 典 禮 中 所 用 聖 經 文 篇 。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聖 經 學 會 譯 本 , 則 為 舊 約 新 約 全 書 。

今 年 為 雷 永 明 神 父 去 世 的 十 六 週 年 , 紀 念 這 位 偉 人 , 雖 然 著 重 在 他 的 學 術 工 作 , 然 而 更 是 敬 佩 他 的 人 格 , 他 生 活 清 苦 , 確 實 表 現 方 濟 會 愛 貧 的 精 神 , 身 邊 沒 有 保 留 一 分 錢 , 要 用 錢 都 向 院 長 索 取 , 一 襲 青 衫 , 一 套 會 服 , 走 遍 天 下 。 尤 其 是 心 懷 謙 虛 , 不 僅 絕 無 傲 氣 , 而 是 有 赤 子 的 心 情 。 在 聖 經 學 會 成 立 三 十 週 年 日 , 他 在 彌 撒 典 禮 中 , 感 動 的 流 淚 , 他 在 回 憶 錄 說 : 「我 在 上 主 面 前 , 我 由 於 感 激 , 驚 訝 , 悲 痛 而 流 淚 , 我 感 激 , 因 為 聖 母 使 我 青 年 時 代 的 美 夢 , 得 以 實 現 , 我 驚 訝 , 為 什 麼 天 主 這 樣 大 力 幫 助 了 一 個 貧 賤 的 罪 人 , 我 為 了 自 己 的 罪 過 而 悲 痛 , 它 們 一 定 阻 止 了 天 主 獲 得 更 大 的 光 榮 。 …… 當 我 的 肉 體 已 被 埋 葬 墳 墓 裡 , …… 我 切 願 各 位 可 愛 的 同 事 神 父 …… 要 唱 聖 母 的 這 首 聖 歌 『我 的 靈 魂 頌 揚 上 主 。』 」

心 靈 謙 虛 , 意 志 卻 非 常 堅 強 , 他 深 經 以 「信」 為 主 , 「雅 達」 為 次 。 當 民 國 五 十 九 年 , 香 港 徐 誠 斌 主 教 , 請 自 己 的 朋 友 吳 德 熊 博 士 修 改 為 香 港 用 的 星 期 日 讀 經 , 聖 經 學 會 一 會 員 向 徐 主 教 抗 議 , 雷 永 明 神 父 乃 向 徐 主 教 道 歉 , 同 時 坦 白 的 表 示 聖 經 不 要 求 雅 而 失 去 原 意 , 徐 主 教 接 受 了 他 的 意 見 。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精 神 , 既 是 一 位 教 士 的 精 神 , 也 是 一 位 學 者 的 精 神 , 「謙 謙 君 子 , 競 學 者」 。

為 了 紀 念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偉 大 精 神 , 特 撰 此 文 , 以 表 揚 他 為 天 主 教 的 奉 獻 , 願 主 內 兄 弟 姊 妹 , 都 應 以 雷 永 明 神 父 為 典 範 , 願 勉 之 !
時報 1992 11 月 12 日

 

紀念思高聖經學會成立五十週年
我所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尹雅白

我 國 教 會 中 有 三 「雷」 , 即 雷 鳴 遠 、 雷 震 遠 和 雷 永 明 神 父 , 三 位 都 是 外 國 傳 教 士 , 但 他 們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貢 獻 都 非 常 偉 大 , 功 德 昭 著 , 永 垂 不 巧 , 值 得 我 們 中 國 人 紀 念 、 敬 愛 和 效 法 ! 三 位 中 我 有 幸 認 識 了 雷 永 明 神 父 , 而 且 對 我 一 生 的 聖 召 影 響 深 遠 。 對 他 老 人 家 的 懷 念 , 一 直 埋 藏 心 中 , 無 時 無 刻 忘 懷 。 今 年 適 逢 他 創 辦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五 十 週 年 , 無 法 再 隱 藏 心 中 對 他 的 懷 念 , 因 此 , 藉 此 慶 祝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五 十 週 年 的 機 會 , 略 述 對 雷 神 父 的 一 些 個 人 認 識 , 只 是 一 麟 半 爪 , 無 法 將 他 一 生 的 偉 大 人 格 與 事 跡 寫 出 。

一 九 五 0 年 初 , 我 們 一 家 從 大 陸 逃 難 來 到 香 港 , 可 說 人 地 生 疏 , 舉 目 無 親 。 幸 得 家 鄉 神 父 介 紹 , 認 識 了 雷 永 明 神 父 和 李 士 漁 神 父 , 得 到 他 們 的 照 顧 和 指 導 , 受 益 非 淺 , 一 生 難 忘 。 然 後 再 有 機 會 認 識 思 高 學 會 的 其 他 神 長 , 記 憶 中 最 清 楚 的 還 有 劉 緒 堂 神 父 、 翟 煦 神 父 、 陳 維 統 神 父 等 。 他 們 都 是 思 高 的 前 輩 , 剛 從 北 平 遷 到 香 港 不 久 , 當 時 的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還 在 堅 尼 地 道 七 十 號 。

我 因 有 機 會 常 去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受 到 雷 神 父 和 各 神 長 德 表 的 感 染 , 聖 召 的 種 子 才 油 然 而 生 。 不 久 後 , 家 人 都 將 遷 往 台 灣 , 我 則 自 願 獨 留 香 港 , 並 申 請 入 修 院 。 一 九 五 三 年 雷 永 明 神 父 與 李 少 峰 神 父 兩 位 親 自 送 我 到 新 界 西 貢 的 聖 神 修 院 , 繼 續 念 高 中 及 拉 丁 文 。 在 小 修 院 四 年 之 久 , 從 入 修 院 後 , 雷 神 父 就 鼓 勵 我 多 看 聖 經 聖 書 , 思 高 每 次 出 版 新 書 , 第 一 時 間 就 先 贈 我 , 從 聖 詠 集 、 智 慧 集 , 梅 瑟 五 書 、 先 知 書 一 本 本 地 成 為 我 修 院 生 活 的 良 伴 。 讀 聖 經 看 聖 書 的 習 慣 , 就 這 樣 養 成 了 。 然 後 , 投 稿 寫 作 的 興 趣 也 由 此 產 生 。

每 逢 假 期 , 我 必 往 聖 經 學 會 拜 訪 雷 神 父 , 而 他 有 時 間 也 會 來 修 院 看 我 , 對 我 鼓 勵 甚 多 , 我 能 夠 在 聖 召 的 道 路 上 順 利 , 他 的 德 表 和 指 導 , 可 說 是 難 能 可 貴 , 影 響 一 生 。 記 得 他 有 一 次 來 修 院 看 我 時 , 在 院 外 散 步 閒 談 中 , 他 就 用 一 些 比 喻 給 我 講 修 德 成 聖 的 道 理 。 他 說 : 「一 棵 小 樹 在 初 種 下 土 時 , 就 要 使 它 正 直 , 後 來 樹 長 高 大 了 , 也 就 會 正 直 。 如 果 小 樹 不 使 它 正 直 , 樹 長 大 長 高 , 就 愈 來 愈 彎 曲 了 !」 這 雖 是 一 個 很 淺 顯 的 比 喻 , 但 是 對 一 個 人 的 修 養 來 說 , 豈 不 是 很 貼 切 嗎 ? 這 使 我 想 到 耶 穌 用 過 許 多 比 喻 講 道 理 , 雷 神 父 可 說 得 到 耶 穌 福 音 的 真 傳 , 不 然 , 他 怎 會 奉 獻 一 生 為 譯 經 工 作 , 將 基 督 帶 給 中 國 , 將 中 國 帶 給 基 督 。

我 對 雷 神 父 的 譯 經 工 作 不 想 多 談 , 他 怎 樣 立 志 為 中 國 翻 譯 聖 經 , 怎 樣 學 中 文 , 怎 樣 創 辦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已 有 許 多 文 章 介 紹 。 我 想 談 的 是 每 次 去 聖 經 學 會 , 都 會 看 到 他 在 一 間 天 台 小 房 間 的 書 枱 前 埋 頭 於 經 書 之 中 。 他 對 我 說 , 每 次 神 父 都 應 該 喜 歡 讀 書 研 究 , 也 應 該 有 一 個 自 己 小 小 的 藏 書 室 , 這 樣 他 的 生 命 才 會 更 豐 富 。 從 那 時 起 , 我 就 養 成 了 買 書 的 嗜 好 , 每 到 一 個 地 方 , 只 要 抽 到 時 間 , 我 都 會 喜 歡 逛 書 局 , 相 信 這 點 也 是 受 到 雷 神 父 的 影 響 。

雷 神 父 恭 敬 聖 母 , 是 很 有 名 的 , 相 信 沒 有 一 位 認 識 他 的 人 不 知 道 。 他 特 別 敬 禮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 又 曾 創 立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侍 衛 團  , 教 導 我 們 每 天 把 一 小 時 的 工 作 奉 獻 給 聖 母 聖 心 , 如 同 自 己 在 為 聖 母 守 衛 一 樣 , 將 工 作 做 得 更 好 , 懷 著 信 德 和 虔 誠 去 為 聖 母 奉 獻 工 作 。 他 更 提 倡 每 星 期 六 恭 敬 聖 母 聖 心 , 依 賴 聖 母 , 一 定 會 得 到 聖 母 的 保 護 和 照 顧 。

還 有 一 件 事 是 雷 神 父 念 念 不 忘 的 , 是 他 對 聖 召 的 栽 培 。 他 認 為 栽 培 聖 召 是 每 位 神 父 的 職 責 。 每 位 神 父 如 果 一 生 中 最 少 培 育 一 位 青 年 晉 鐸 , 則 傳 教 的 司 鐸 , 就 不 會 缺 乏 了 。 他 很 感 嘆 今 日 的 神 父 不 但 自 己 沒 有 重 視 聖 召 、 沒 有 尊 重 自 己 的 司 鐸 地 位 , 又 如 何 能 吸 引 青 少 年 得 到 聖 召 走 修 道 晉 鐸 的 路 呢 ?

以 上 幾 點 回 憶 , 不 能 盡 述 對 雷 神 父 一 生 的 功 德 及 對 我 中 華 文 化 譯 經 的 偉 大 貢 獻 , 讀 者 如 欲 進 一 步 認 識 雷 神 父 的 偉 大 人 格 和 德 表 勳 功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出 版 的 幾 本 書 值 得 在 此 推 介 。 其 中 一 本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回 憶 錄 。 雷 神 父 本 來 沒 有 意 思 寫 回 憶 錄 , 他 之 會 寫 這 本 回 憶 錄 也 是 因 為 服 從 聽 命 而 寫 的 , 而 且 是 聽 他 學 生 的 命 。 相 信 大 家 會 很 奇 怪 。 事 緣 當 年 李 士 漁 神 父 為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 就 給 他 出 了 這 道 命 令 。 故 雷 神 父 在 回 憶 錄 一 開 始 就 有 寫 給 李 士 漁 神 父 書 : 「今 天 我 開 始 你 在 上 月 十 八 日 命 我 做 的 事 , 就 是 寫 我 的 回 憶 錄 。 …… 你 既 然 再 三 堅 持 , 我 就 只 有 唯 命 是 從 , 在 我 去 世 歸 父 之 前 , 記 下 仁 慈 聖 母 所 賜 給 我 們 的 無 數 恩 惠 。 當 我 想 起 這 事 時 , 真 是 不 勝 驚 奇 , 聖 母 竟 不 顧 我 的 深 重 罪 過 , 而 仍 這 樣 照 顧 我 們 。」

前 面 我 說 是 聽 他 學 生 的 命 又 有 何 意 呢 ? 原 來 李 士 漁 在 修 院 時 是 雷 神 父 的 學 生 。 當 初 雷 神 父 來 中 國 傳 教 時 , 曾 在 衡 陽 小 修 院 做 過 院 長 ; 後 來 李 神 父 跟 雷 神 父 到 北 平 開 始 譯 經 工 作 , 又 一 直 隨 著 來 到 香 港 , 成 了 聖 經 學 會 資 歷 最 長 的 神 父 。 若 不 是 當 年 李 神 父 如 此 「大 膽」 , 命 令 雷 神 父 寫 他 的 回 憶 錄 , 相 信 我 們 也 就 無 法 知 道 雷 神 父 一 生 的 經 歷 , 更 無 法 想 像 他 的 文 字 修 養 和 謙 遜 的 深 度 是 如 何 令 人 讚 嘆 !

另 外 還 有 一 本 記 念 雷 神 父 逝 世 十 週 年 出 的 特 刊 「蕾」 , 也 有 幾 位 聖 經 學 會 元 老 的 文 章 , 他 們 多 年 與 雷 神 父 生 活 工 作 在 一 起 , 當 然 所 記 載 的 更 生 動 深 刻 。 想 認 識 雷 神 父 的 人 , 實 在 不 能 不 讀 了 !
1995 年 11 月 17 日 

 

中國教會的大恩人──方濟會士雷永明神父
梁雅明

「雷 永 明」 神 父 這 個 名 字 , 相 信 為 《公 教 報》 絕 大 多 數 讀 者 , 仍 是 很 陌 生 吧 ! 可 能 天 天 勤 讀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譯 釋 的 「聖 經」 的 兄 弟 姊 妹 , 也 沒 有 多 少 人 會 知 道 雷 神 父 究 竟 是 何 許 人 也 !

雷 神 父 是 意 大 利 人 , 是 方 濟 會 會 士 。 他 年 青 時 已 和 我 們 的 中 國 結下 了 不 解 緣 。 一 九 二 八 年 , 方 濟 會 在 羅 馬 聖 安 道 大 學 紀 念 第 一 位 來 中 國 傳 福 音 的 傳 教 士 (真 福 若 望 孟 高 維 諾  [1247-1328])  逝 世 六 百 週 年 時 , 他 的 心 靈 已 愛 上 了 中 國 , 從 此 萌 生 來 中 國 傳 教 的 宏 願 。 剛 巧 那 時 在 大 學 就 讀 的 一 位 中 國 方 濟 會 士 告 訴 他 ,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教 友 還 沒 有 一 本 完 整 的 中 文 聖 經 , 他 立 刻 矢 誓 「我 要 到 中 國 翻 譯 聖 經」 。 他 覺 得 這 是 聖 母 交 給 他 的 神 聖 使 命 。

獨立完成聖經原文翻譯
一 九 三 0 年 , 他 領 受 鐸 品 。 次 年 便 來 中 國 學 習 中 國 語 文 , 研 究 中 國 歷 史 、 文 學 、 哲 學 。 他 智 商 超 人 , 具 有 過 目 不 忘 的 記 憶 力 , 沒 有 幾 年 , 他 竟 能 將 「離 騷」 、 「九 歌」 、 「天 問」 等 文 學 名 著 譯 成 意 大 利 文 , 在 上 海 和 意 大 利 的 文 學 雜 誌 刊 登 。

一 九 三 五 年 , 他 雖 是 衡 陽 小 修 院 院 長 , 忙 個 不 了 , 卻 善 用 每 天 晚 上 的 工 餘 時 間 , 開 始 由 聖 經 原 文 翻 譯 「舊 約」 , 直 至 一 九 四 四 年 , 十 年 的 埋 頭 苦 幹 , 終 於 獨 自 一 人 把 這 艱 鉅 的 工 作 完 成 了 。 他 曾 告 訴 筆 者 : 「只 有 要 計 劃 , 有 恆 心 , 沒 有 做 不 來 的 事 。」 他 還 給 筆 者 舉 出 個 例 子 說 : 「第 一 本 英 文 的 『聖 經 索 引』  (Concordance) , 原 來 是 一 位 英 國 鞋 匠 花 了 十 五 年 的 時 間 編 成 的 。」

譯 稿 完 成 了 , 一 九 四 五 年 成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以 方 濟 會 的 大 神 學 家 真 福 董 思 高  (Blessed John Duns Scotus) 為 主 保 。 從 此 , 學 會 在 他 的 領 導 下 , 陸 續 將 他 翻 譯 的 舊 約 經 文 潤 飾 過 來 , 加 上 詳 盡 的 引 言 和 註 釋 , 並 開 始 翻 譯 和 註 釋 「新 約」 。 十 六 年 的 工 夫 (1945-1961) , 出 版 了 八 冊 「舊 約」 (即 梅 瑟 五 書 、 舊 約 史 書 上 下 冊 、 先 知 書 上 中 下 冊 、 智 慧 書 和 聖 詠 集) 和 三 冊 「新 約」 (即 福 音 和 宗 徒 經 書 上 下 冊) 。 全 套 書 合 共 九 千 多 頁 。 接 著 就 是 修 訂 這 十 一 冊 的 巨 著 , 準 備 出 版 聖 經 單 行 本 。 經 過 五 年 的 修 訂 工 作 , 一 九 六 八 年 單 行 本 終 於 面 世 了 。 這 就 是 今 日 我 們 手 執 一 本 的 「聖 經」 , 也 是 天 主 教 教 會 第 一 本 , 至 今 還 是 唯 一 一 本 直 接 譯 自 聖 經 原 文 (即 希 伯 來 文 、 希 臘 文 和 阿 蘭 文) 的 中 文 聖 經 。 當 年 于 斌 樞 機 主 教 高 興 地 說 : 「這 本 中 文 聖 經 , 必 將 中 國 天 主 教 帶 入 新 紀 元 。」 今 日 我 們 黃 帝 子 孫 能 夠 用 自 己 的 文 字 接 觸 天 主 的 聖 言 , 雷 永 明 神 父 實 在 功 不 可 沒 ! 我 們 每 次 手 執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譯 釋 的 「聖 經」 時 , 有 否 感 謝 這 位 為 我 們 中 國 同 胞 而 獻 出 了 他 一 生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出 版 了 聖 經 單 行 本 後 , 雷 神 父 還 領 導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編 製 了 一 本 具 有 一 千 六 百 多 項 條 款 , 合 共 一 千 三 百 多 頁 的 「聖 經 辭 典」 , 時 為 一 九 七 五 年 。

雷神父逝世二十四周年
大 功 告 成 了 , 聖 母 委 託 他 的 神 聖 使 命 完 成 了 , 一 九 七 六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 他 便 安 眠 於 主 懷 , 回 歸 父 家 接 受 他 應 得 的 賞 報 ! 的 確 , 雷 永 明 神 父 獻 出 了 他 的 一 生 , 將 天 主 聖 言 譯 成 中 文 , 實 在 給 在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教 會 作 出 極 大 貢 獻 ; 他 愛 中 國 的 子 民 , 更 愛 在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教 會 。 他 的 確 堪 稱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大 恩 人」 。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最 高 領 導 階 層 , 非 常 欣 賞 他 給 中 國 教 會 的 這 項 偉 大 貢 獻 , 尤 其 欣 賞 他 作 出 這 偉 大 貢 獻 的 一 生 裡 所 流 露 的 愛 心 、 犧 牲 、 謙 小 、 服 從 、 良 善 、 勤 勞 、 默 默 耕 耘 、 不 務 名 利 、 無 分 國 界 …… 等 美 德 , 宣 立 了 他 為 「可 敬 者」 , 並 準 備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 若 天 主 願 意 的 話 , 將 他 列 入 「真 福 品」 , 給 我 們 一 個 近 時 代 的 愛 天 主 聖 言 、 愛 教 會 和 愛 中 國 的 好 榜 樣 。 但 願 我 們 也 向 他 學 習 , 透 過 熱 愛 天 主 聖 言 、 生 活 天 主 聖 言 、 宣 講 天 主 聖 言 , 從 靈 性 方 面 建 設 我 們 的 祖 國 !
 2000 年 1 月 2 日 

 

方濟會雷永明神父逝世廿五周年特輯

 

懷念雷神父
陳維統

我 們 時 常 懷 念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逝 世 廿 五 年 了 !

這 廿 五 年 來 , 關 於 他 所 出 的 專 書 和 特 刊 所 寫 的 文 章 , 不 知 凡 幾 ! 關 於 他 如 何 領 導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翻 譯 註 釋 全 部 聖 經 , 對 在 中 國 的 天 主 子 民 有 了 很 大 的 貢 獻 , 以 及 他 博 學 聖 經 都 有 所 論 過 。 關 於 他 如 何 待 人 接 物 , 上 自 教 宗 代 表 、 樞 機 主 教 , 下 至 平 凡 俗 人 , 甚 至 癩 病 患 者 , 都 是 一 視 同 仁 , 這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不 需 要 筆 者 再 畫 蛇 添 足 了 。

筆 者 所 最 懷 念 雷 神 父 的 地 方 , 是 工 作 時 遇 到 困 難 的 地 方 , 無 處 可 投 奔 ── 自 從 雷 神 父 過 世 後 , 廿 五 年 來 自 己 遇 到 聖 經 的 難 題 , 不 知 凡 幾 , 只 有 自 己 去 找 資 料 來 解 決 。 雷 神 父 在 時 , 他 是 我 的 活 資 料 來 源 , 只 要 一 問 , 甚 麼 問 題 都 可 解 決 : 「你 去 圖 書 館 查 甚 麼 甚 麼 雜 誌 第 幾 卷 , 大 概 第 幾 期 , 看 一 篇 解 釋 的 文 章 。 再 去 看 甚 麼 甚 麼 雜 誌 第 幾 卷 第 幾 期 , 看 一 篇 相 反 的 文 章 , 再 去 查 第 幾 卷 第 幾 期 , 再 看 一 篇 反 駁 的 文 章 。 」

下 到 圖 書 館 去 查 看 , 相 差 不 過 一 兩 期 , 便 可 查 到 你 所 需 要 的 資 料 , 雷 神 父 的 記 憶 力 實 在 驚 人 , 實 在 令 人 佩 服 !

這 是 我 三 十 年 來 , 與 雷 神 父 一 同 工 作 的 親 身 經 驗 , 也 是 我 欽 佩 的 。 有 一 天 , 我 開 玩 笑 的 詢 問 他 說 : 「神 父 ! 你 如 何 有 如 此 驚 人 的 記 憶 力 ?」 他 則 鄭 重 其 事 的 回 答 說 : 「Marcuccio  (小 馬 爾 谷 ! 表 示 親 切 可 愛 的 意 思) ! 我 年 輕 時 , 不 知 道 甚 麼 叫 『忘』 , 現 在 我 老 了 , 知 道 『忘』 是 甚 麼 了 !」 這 句 話 , 出 自 謙 虛 的 雷 神 父 的 口 , 實 在 不 是 那 麼 簡 單 。

在 一 個 初 秋 的 晚 上 , 天 氣 清 爽 , 筆 者 上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天 台 , 天 空 滿 佈 閃 礫 的 星 辰 , 下 面 灣 仔 全 是 多 姿 多 采 的 虹 霓 。 筆 者 效 法 雷 永 明 神 父 踱 來 踱 去 , 誦 念 玫 瑰 經 , 忽 然 雷 神 父 和 王 守 禮 主 教  (Msgr.  Carlo  Van  Melkeback)  上 了 天 台 , 我 當 然 要 向 主 教 行 禮 問 候 。 雷 神 父 指 著 天 上 的 星 辰 說 : 「天 主 這 樣 奇 妙 地 創 造 了 這 許 許 多 多 的 星 辰 , 但 是 都 不 相 同 , 都 有 一 定 的 軌 道 。 北 斗 星 在 這 裡 , 那 七 顆 明 亮 的 星 圍 繞 它 轉 , 秋 天 如 此 , 春 天 如 此 。」 講 得 頭 頭 是 道 。 然 後 又 接 著 說 : 「秋 天 在 這 裡 , 春 天 又 在 那 裡 。」 想 不 到 雷 神 父 對 天 文 那 麼 熟 識 , 真 使 我 驚 訝 之 極 。 我 不 寫 下 來 , 可 能 無 人 知 曉 , 因 為 只 有 我 和 王 主 教 在 場 。

講 完 之 後 , 不 看 上 天 了 , 來 回 踱 多 幾 趟 , 王 主 教 看 了 下 面 灣 仔 的 紅 燈 區 , 接 著 說 : 「那 裡 有 多 少 罪 惡 發 生 !」 雷 神 父 則 答 覆 : 「天 父 都 同 樣 地 雙 目 垂 視 他 們 ﹗」 這 真 是 聖 人 的 答 覆 ! 也 唯 有 聖 人 能 如 此 說 話 ! 這 使 我 對 充 滿 罪 惡 的 世 界 為 之 改 觀 。

這 兩 件 事 實 是 個 人 經 歷 的 史 實 , 如 果 我 不 書 寫 下 來 , 恐 怕 湮 沒 在 黃 泉 之 下 了 。

以 上 兩 點 , 說 明 了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博 學 廣 聞 , 聖 善 美 德 , 像 這 樣 聖 善 博 學 的 雷 神 父 , 能 不 叫 同 居 共 處 三 十 年 之 久 的 同 工 時 時 懷 念 ?

雷永明神父生平史略
1907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1930 年      領 受 鐸 職
1931 年       抵 達 衡 陽 (湖 南) , 學 習 中 文
1935 年      開 始 翻 譯 聖 經 (舊 約)
1945 年     
在 華 成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1946 年     
出 版 首 本 舊 約 譯 釋 本 : 聖 詠 集
1948 年    
聖 經 學 會 遷 香 港
1964 - 1968 年     
出 版 聖 經 單 行 本
1969 - 1975
  出 版 聖 經 辭 典
1976
1 26 日  在 香 港 安 息 主 懷
1995
12 月 獲 宣 布 為 「可 敬 品 」

求恩禱文

慈 愛 的 天 父 , 祢 曾 使 可 敬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一 生 熱 愛 聖 言 , 又 啟 迪 他 獻 出 一 生 , 將 聖 經 譯 成 中 文 , 貢 獻 給 祢 所 愛 的 中 國 教 會 。

現 在 懇 求 祢 , 報 答 他 的 辛 勞 , 賜 他 早 日 得 享 信 友 的 敬 禮 , 因 他 忠 誠 地 為 了 祢 的 福 音 工 作 , 成 為 聖 神 德 能 的 生 活 見 證 。

現 在 更 懇 求 祢 , 接 納 他 為 我 所 作 的 祈 禱 , 賞 賜 我 所 特 別 需 要 的 這 個 恩 寵 (說 出 自 己 的 意 向)…… 以 光 榮 祢 的 聖 名 。 亞 孟 。

願 光 榮 歸 於 父 , 及 子 , 及 聖 神 。 起 初 如 何 , 今 日 亦 然 , 直 到 永 遠 。 亞 孟 。

可 敬 雷 永 明 神 父 ! 為 我 等 祈 !

香 港 胡 振 中 樞 機 准
二 0 0 一 年 一 月 十 日

 

因雷神父轉禱得獲奇恩
楊若望

一 九 九 八 年 八 月 卅 一 日 晚 上 約 十 二 時 左 右 , 我 (本 文 作 者 楊 若 望) 的 太 太 (周 麗 霞) 感 到 頭 顱 劇 痛 , 她 捧 著 頭 輾 轉 狂 叫 「痛 啊 !」 、 「好 痛 啊 !」 , 又 嘔 吐 和 腹 瀉 , 後 來 在 廁 所 內 倒 下 來 , 全 失 知 覺 。 最 後 救 護 員 把 她 送 往 博 愛 醫 院 , 經 醫 生 檢 查 , 再 立 即 轉 介 往 屯 門 醫 院 。

次 日 (九 月 一 日) 醫 生 決 定 替 我 太 太 做 手 術 , 說 她 患 了 「血 管 破 裂 及 腦 充 血」 。 她 在 醫 院 內 接 受 了 近 九 小 時 的 手 術 , 再 送 往 深 切 治 療 病 房 。 她 在 垂 死 狀 態 中 停 留 了 約 一 星 期 。

九 月 七 日 那 天 , 我 問 她 是 否 願 意 領 洗 , 她 表 示 「願 意」 , 九 月 八 日 也 在 女 兒 前 表 示 願 意 領 洗 , 九 月 十 日 元 朗 聖 堂 的 主 司 鐸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施 永 泰  (G.  Pasini)  給 她 付 了 洗 禮 。

一 位 姓 康 的 主 診 醫 生 之 一 , 借 助 儀 器 觀 察 我 太 太 的 病 情 , 醫 生 指 著 儀 器 給 我 說 : 「現 在 她 血 管 開 始 收 縮 , 若 不 停 止 , 她 會 死 ; 即 使 『好 番』 , 亦 會 半 身 不 遂 。 」

我 聽 了 以 後 頭 腦 一 片 空 白 , 非 常 失 望 , 不 知 所 措 。 稍 後 , 我 想 起 聖 跡 可 以 醫 好 我 太 太 , 腦 海 中 同 時 浮 現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面 容 (因 為 我 曾 見 過 那 溫 柔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亦 記 得 公 教 報報 道 過 雷 神 父 已 獲 宣 布 為 「天 主 的 忠 僕」 , 天 主 會 因 他 的 轉 禱 而 發 聖 跡 醫 好 我 太 太 。 我 便 充 滿 信 賴 之 心 , 求 雷 永 明 神 父 轉 禱 發 聖 跡 。

九 月 九 日 , 我 太 太 仍 像 死 人 一 般 全 無 知 覺 , 她 左 手 和 左 腳 的 筋 肌 完 全 鬆 馳 , 只 是 被 皮 肉 「聯 著」 罷 了 。 九 月 十 日 那 天 , 我 很 誠 心 地 求 雷 永 明 神 父 行 聖 跡 , 並 遍 訪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遺 相 或 遺 物 。

九 月 十 一 日 我 給 方 濟 會 梁 雅 明 神 父 說 了 我 的 意 向 , 要 他 給 我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遺 相 遺 物 。 梁 雅 明 神 父 也 帶 領 我 在 聖 經 學 院 的 同 學 , 一 起 為 我 太 太 祈 禱 求 痊 愈 。 在 我 深 信 及 誠 懇 地 請 求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第 二 天 、 即 九 月 十 二 日 , 我 發 現 太 太 的 左 手 左 腳 都 會 動 了 ── 經 十 多 天 以 來 , 原 來 不 會 動 、 沒 反 應 、 筋 肉 鬆 馳 、 好 像 不 屬 於 她 的 手 腳 , 都 會 動 了 。 我 開 始 見 聖 跡 了 。

九 月 十 四 日 梁 雅 明 神 父 給 了 我 一 張 雷 永 明 神 父 肖 像 的 圖 片 , 和 他 的 一 小 片 遺 物 。 我 拿 它 去 觸 摸 我 太 太 的 前 額 , 又 把 遺 物 放 在 她 額 上 或 枕 邊 。 此 外 , 我 又 得 到 護 士 的 合 作 , 把 雷 神 父 的 畫 像 , 用 透 明 膠 袋 套 著 、 懸 貼 在 病 床 頭 的 牆 壁 , 好 像 是 請 雷 神 父 看 護 著 我 太 太 , 直 至 出 院 的 一 天 。

我 把 雷 神 父 的 小 畫 像 接 觸 我 太 太 的 面 額 , 這 是 懇 切 禱 告 的 動 作 。 而 懇 求 雷 神 父 轉 求 天 主 , 使 醫 生 能 醫 好 我 太 太 的 這 個 奇 跡 , 我 已 得 到 了 。

請 和 我 一 起 感 謝 仁 慈 的 天 主 , 可 憐 了 我 的 家 庭 、 俯 聽 了 雷 永 明 神 父 轉 禱 。 所 以 我 太 太 在 一 九 九 九 年 四 月 十 三 日 回 校 繼 續 她 繁 忙 的 教 學 工 作 (她 是 學 校 主 任 又 是 高 年 級 班 主 任)

我 太 太 講 學 、 記 憶 、 和 辨 別 能 力 全 沒 消 減 , 身 體 行 動 全 無 一 拐 一 拐 的 動 態 。 真 無 法 相 信 那 腦 血 管 破 裂 了 、 又 經 過 兩 次 揭 頭 骨 的 , 就 是 我 太 太 。

請 眾 和 我 們 一 起 多 謝 天 主 和 雷 永 明 神 父 吧 !

此 個 案 由 方 濟 會 梁 雅 明 神 父 提 供 , 將 交 教 廷 作 調 查 雷 永 明 神 父 封 聖 之 用 。
2001 年 1 月 28 日  

 

雷永明神父逝世廿五週年
方濟會舉行逾越聖祭

思 高 版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者 , 方 濟 會 士 雷 永 明 神 父  (G.  M.  Allegra) , 回 歸 父 家  廿 五 周 年 , 本 港 方 濟 會 於 一  月 廿 六 日 (年 初 三) 下 午 三 時 正 , 在 慈 雲 山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紀 念 這 位 被 譽 為 中 國 教 會 的 大 恩 人 , 終 其 一 生 將 聖 經 譯 成 中 文 , 貢 獻 給 中 國 教 會 的 可 敬 兄 弟

大 會 邀 請 香 港 教 區 陳 日 君 助 理 主 教 主 祭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梁 雅 明 神 父 、 總 務 謝 華 生 神 父 襄 禮 , 包 括 新 任 區 會 長 黃 國 華 神 父 等 多 位 神 長 共 祭 。 陳 主 教 在 講 道 中 , 高 度 讚 揚 雷 神 父 對 香 港 及 中 國 教 會 的 貢 獻 , 特 別 多 謝 雷 神 父 窮 一 生 的 精 力 , 將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使 中 華 教 會 兒 女 能 閱 讀 聖 經 。 陳 主 教 又 引 述 教 宗 的 文 獻 , 說 明 每 人 都 可 以 成 為 聖 人 , 並 呼 籲 眾 人 效 法 雷 神 父 的 芳 表 , 朝 著 成 聖 的 方 向 邁 進 。

彌 撒 結 束 前 , 由 吳 岳 清 神 父 及 梁 雅 明 神 父 分 別 以 英 文 及 粵 語 宣 讀 羅 馬 總 會 長 雅 各 伯 神 父  (Giacomo  Bini)  的 一 封 函 件 , 表 揚 雷 神 父 的 功 績 。

茶 會 上 , 兩 位 因 雷 神 父 轉 禱 而 獲 得 奇 恩 的 教 友 在 會 上 作 證 。 一 位 早 年 患 有 肝 癌 的 教 友 麥 全 日 在 向 雷 神 父 祈 求 後 , 病 情 得 到 奇 跡 的 康 復 , 他 當 日 精 神 奕 奕 地 向 在 場 信 眾 展 示 上 主 的 恩 寵 。 另 一 位 是 元 朗 區 教 友 周 麗 霞 , 她 在 九 八 年 患 了 「血 管 破 裂 及 腦 充 血」 症 , 一 度 像 死 人 一 樣 毫 無 知 覺 , 手 腳 筋 肌 完 全 鬆 馳 ; 其 後 經 她 的 丈 夫 拿 了 雷 神 父 的 肖 像 及 他 的 一 小 片 遺 物 觸 摸 她 的 前 額 , 懇 求 雷 神 父 轉 告 天 主 , 最 後 她 竟 然 奇 跡 地 完 全 康 復 , 繼 續 可 以 上 班 工 作 。 周 女 士 當 日 在 見 證 時 表 示 已 全 無 頭 痛 感 覺 , 且 能 夠 如 前 一 樣 繼 續 應 付 繁 忙 的 教 學 工 作 。

梁 雅 明 神 父 對 本 報 表 示 , 周 麗 霞 女 士 的 個 案 , 已 提 供 給 亞 西 西 方 濟 會 內 一 個 「列 品 小 組」 參 考 , 作 為 調 查 雷 神 父 封 聖 之 用 。 梁 神 父 說 , 他 深 信 雷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指 日 可 待 , 而 早 在 一 九 九 五 年 十 二 月 , 教 廷 已 宣 佈 雷 神 父 為 「可 敬」 品 。
2001 年 2 月 4 日  

 

中國教會的大恩人──雷永明神父
韓承良

天 主 教 中 文 聖 經 ── 這 本 天 主 教 僅 有 的 直 接 譯 自 聖 經 原 文 的 聖 經 , 就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一 生 在 香 港 為 聖 教 會 所 作 的 最 大 貢 獻 , 它 關 係 著 整 個 的 中 華 聖 教 會 , 因 為 全 中 華 教 會 都 在 用 著 在 他 的 領 導 之 下 所 翻 譯 的 聖 經 的 。

雷 神 父 已 經 去 世 整 好 廿 五 年 了 , 而 我 自 己 也 同 雷 神 父 同 居 共 處 生 活 整 整 十 年 之 久 , 故 此 是 比 較 對 他 有 所 認 識 ; 他 是 天 主 親 自 為 中 國 打 發 來 的 傳 教 士 , 目 的 就 是 叫 他 來 完 成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工 作 , 蓋 天 主 教 傳 來 中 國 已 經 有 七 百 多 年 , 可 是 一 直 沒 有 用 自 己 的 文 字 來 成 書 的 聖 經 。

父母熱心敬禮聖母
雷 神 父 生 於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有 三 位 弟 弟 及 四 位 妹 妹 。 家 境 雖 然 十 分 貧 窮 , 父 母 是 十 分 熱 心 , 父 親 特 敬 聖 母 , 負 責 管 理 一 間 聖 母 小 堂 , 不 但 打 掃 清 理 小 堂 , 而 且 買 花 裝 飾 小 堂 , 八 月 十 五 日 的 前 一 天 一 定 要 守 大 齋 , 在 小 堂 中 守 夜 祈 禱 通 宵 旦 , 以 敬 禮 聖 母 , 他 的 母 親 只 有 小 學 程 度 , 但 天 天 領 導 全 家 唸 玫 瑰 經 , 也 不 忘 給 子 女 們 讀 聖 人 傳 記 來 聽 。 孩 子 更 天 天 給 神 父 在 彌 撒 中 當 輔 祭 。

可 是 這 並 不 是 說 雷 神 父 幼 時 持 重 老 實 , 甚 至 木 訥 的 孩 子 , 相 反 , 他 好 動 活 潑 , 又 心 計 多 端 愛 開 玩 笑 , 令 母 親 相 當 擔 心 害 怕 , 怕 他 誤 入 歧 途 。 某 天 他 的 一 位 熱 心 出 眾 的 名 叫 曼 加 諾  (Lucia  Mangano) 的 表 姐(死 後 已 被 列 入 真 福 品) 向 他 說 : 「小 若 望 (洗 名) , 這 怎 麼 可 以 如 此 不 好 ……」 , 他 回 家 立 即 要 求 他 媽 媽 陪 他 去 辦 了 告 解 , 從 此 判 若 兩 人 。

此 時 一 位 方 濟 會 神 父 前 來 他 村 莊 招 收 小 修 生 入 會 , 母 親 問 若 望 和 他 弟 弟 塞 巴 斯 提 : 「你 們 兩 個 是 否 要 入 方 濟 會 ?」 弟 弟 堅 決 表 示 不 去 , 而 小 若 望 則 跳 來 大 喊 說 : 「是 的 , 媽 媽 , 我 要 入 會 。 我 要 入 會 ! 在 哪 裡 ? 你 送 我 去 好 嗎 ?」 看 , 這 就 是 天 主 的 召 叫 ! 多 次 的 確 是 神 妙 莫 測 的 事 。

小 若 望 進 入 小 修 院 後 , 長 上 評 價 一 直 很 高 , 會 省 也 抱 著 莫 大 的 期 望 , 因 為 他 不 但 聖 德 超 群 , 而 且 天 資 過 人 , 任 何 功 課 都 是 滿 分 通 過 , 以 致 幾 時 老 師 有 事 不 在 , 常 叫 他 出 來 代 課 , 尤 其 是 語 文 方 面 。 在 小 修 道 院 , 他 讀 了 聖 女 小 德 蘭 的 傳 記 , 便 立 即 對 傳 教 區 發 生 了 莫 大 的 興 趣 , 而 且 要 到 遙 遠 的 中 國 來 傳 教 , 會 省 固 然 有 點 失 望 , 但 傳 教 區 的 事 業 畢 竟 更 重 要 , 會 省 便 大 方 地 把 他 送 到 羅 馬 安 多 尼 大 學 去 攻 讀 神 學 , 作 來 華 傳 教 的 準 備 。

就 在 這 時 安 多 尼 大 學 來 了 中 國 第 一 位 方 濟 會 留 學 生 高 思 謙 神 父 , 二 人 一 見 如 故 , 由 高 神 父 口 中 , 雷 神 父 知 道 天 主 教 在 傳 入 中 國 七 百 多 年 後 仍 沒 有 中 文 聖 經 。 此 刻 雷 神 父 毫 不 猶 豫 地 說 : 「我 要 到 中 國 去 翻 譯 聖 經 !」 他 說 的 是 那 麼 堅 決 有 力 ! 這 十 分 明 顯 的 是 天 主 自 己 給 中 國 找 來 了 一 位 翻 譯 聖 經 的 人 才 。 後 來 證 明 , 這 個 工 作 也 只 有 像 雷 神 父 這 種 多 才 多 藝 , 又 聖 德 超 凡 的 人 領 導 之 下 才 可 以 完 成 的 , 這 的 確 也 不 能 不 說 是 天 主 特 別 愛 護 我 中 華 聖 教 會 的 明 證 !

前來中國翻譯聖經
雷 永 明 在 三 0 年 七 月 二 十 日 晉 鐸 , 時 年 廿 三 歲 , 既 然 要 來 華 作 聖 經 工 作 , 長 上 許 可 他 在 安 多 尼 大 學 攻 讀 聖 經 。 可 是 讀 聖 經 還 不 到 一 年 , 到 了 第 二 年 的 四 月 間 , 中 國 湖 南 衡 陽 教 區 的 柏 長 青 主 教 , 需 人 至 極 , 前 來 羅 馬 找 人 去 給 他 管 理 小 修 道 院 , 而 且 一 定 要 雷 神 父 去 上 任 。 抵 步 後 第 一 件 事 是 學 習 中 文 , 也 的 確 很 快 學 會 一 口 滿 腔 的 湖 南 土 話 , 而 給 他 教 書 的 竟 然 是 兩 位 秀 才 級 的 老 先 生 , 因 此 雷 神 父 的 國 學 甚 好 , 很 快 翻 譯 了 中 國 幾 段 最 難 的 詩 詞 , 即 屈 原 的 離 騷, 還 有 九 歌天 問, 在 意 國 的 雜 誌 上 發 表 。

他 也 同 時 學 習 幾 種 聖 經 語 言 , 如 希 伯 來 文 , 希 臘 文 等 , 而 且 很 快 開 始 了 聖 經 的 翻 譯 工 作 , 但 同 時 還 要 管 理 一 個 小 修 道 院 的 修 生 們 , 給 他 們 上 課 、 改 卷 、 講 道 理 和 訓 話 等 等 。 這 種 日 以 繼 夜 的 辛 勞 , 使 他 的 健 康 大 受 威 脅 和 損 失 , 他 只 得 回 國 去 休 養 。

自 意 國 養 病 歸 來 , 他 被 調 往 北 平 去 正 式 從 事 聖 經 的 翻 譯 事 務 。 四 五 年 八 月 成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有 四 位 中 國 神 父 給 他 幫 忙 , 整 理 出 版 三 本 他 已 經 譯 完 的 聖 經 ; 四 八 年 為 能 穩 妥 地 將 譯 經 的 工 作 完 成 , 聖 經 學 會 遷 來 香 港 , 直 到 今 天 ; 六 八 年 的 聖 誕 節 , 全 部 中 文 聖 經 出 版 面 世 了 。 它 也 正 好 生 逢 其 時 ,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結 束 , 中 國 主 教 團 立 即 採 取 剛 譯 完 的 中 文 聖 經 , 利 用 在 禮 儀 之 中 , 這 一 切 的 確 誰 也 不 能 否 認 , 是 有 天 主 上 智 安 排 的 。

雷 神 父 在 出 版 全 部 聖 經 之 後 仍 感 不 足 , 立 即 開 始 了 一 部 聖 經 大 辭 典 的 著 作 , 也 經 過 七 年 的 努 力 , 一 九 七 五 年 將 它 完 成 , 此 時 雷 神 父 感 到 自 己 的 使 命 已 經 完 成 了 , 也 開 始 受 到 病 體 的 折 磨 , 病 情 每 況 愈 下 , 此 時 聖 經 學 會 的 院 長 李 士 漁 神 父 , 仍 然 使 出 一 點 強 制 的 手 段 , 命 令 神 父 書 寫 一 部 自 傳 , 神 父 聽 命 在 死 前 不 久 完 成 , 主 要 目 的 , 如 雷 神 父 自 己 所 說 , 是 證 明 天 主 如 何 愛 護 了 我 們 中 華 子 民 的 聖 教 會 。

雷 神 父 於 七 六 年 元 月 廿 六 日 中 午 , 在 嘉 諾 撒 醫 院 與 世 長 辭 了 。 他 死 後 立 即 有 人 為 他 辦 理 列 品 事 宜 , 一 切 十 分 順 利 , 整 整 二 十 年 後 全 部 手 續 已 經 完 成 , 所 需 要 的 聖 跡 齊 備 , 本 來 只 等 待 教 宗 指 定 列 真 福 品 的 日 期 , 並 計 劃 在 聖 年 二 千 年 列 入 真 福 品 , 可 惜 好 事 多 磨 , 四 位 答 應 為 聖 跡 出 示 證 明 醫 生 中 的 一 位 , 仍 以 太 忙 為 藉 口 , 也 多 少 有 點 顧 慮 , 而 未 能 簽 字 證 明 , 聖 教 會 仍 在 小 心 謹 慎 地 等 待 著 這 位 醫 生 的 簽 字 , 讓 我 們 為 此 祈 禱 。 他 的 確 是 中 國 教 會 的 一 位 大 恩 人 , 我 們 完 全 可 以 相 信 , 他 很 快 就 要 被 聖 教 會 公 開 宣 佈 , 他 是 我 們 中 華 教 會 的 一 位 真 福 , 我 們 也 一 定 會 在 天 堂 上 有 一 位 忠 實 可 靠 、 一 生 熱 愛 中 國 的 好 朋 友 。
2001 年 2 月 4 日  

 

雷永明神父列品指日可待
韓承良

七 月 八 日 主 持 九 點 彌 撒 前 , 突 然 接 到 一 封 掛 號 速 遞 信 件 , 是 從 羅 馬 送 來 的 , 打 開 一 看 , 是 主 持 辦 理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品 案 的 阿 神 父  (P.  Leonardo  Anastasi)  來 的 急 件 , 內 容 十 分 豐 富 , 謂 : 「感 謝 天 主 , 藉 著 雷 神 父 的 祈 禱 所 顯 的 那 個 奇 跡 , 已 於 今 晨 被 五 位 大 學 醫 科 教 授 全 票 通 過 , 也 被 教 會 當 局 完 全 認 可 了 !」

這 的 確 是 個 莫 大 的 好 消 息 , 是 人 們 已 在 等 待 的 大 喜 訊 。 五 年 前 , 也 就 是 在 雷 神 父 去 世 二 十 周 年 時 , 辦 理 列 品 案 的 阿 神 父 , 已 將 他 幾 經 辛 勤 勞 苦 整 理 好 了 的 雷 神 父 案 件 上 呈 列 品 聖 部 , 只 等 待 特 殊 的 奇 跡 出 現 , 因 為 沒 有 奇 跡 , 教 會 不 可 能 將 任 何 人 列 入 聖 品 的 , 除 非 是 殉 道 者 。 列 品 的 第 一 步 是 真 福 品 , 而 真 福 品 需 要 至 少 一 個 奇 跡 , 聖 品 則 需 要 兩 個 奇 跡 。 當 時 聖 部 的 人 已 經 以 講 笑 話 的 口 氣 , 告 訴 阿 神 父 說 : 「雷 神 父 的 案 件 這 麼 快 速 地 , 僅 僅 在 他 死 後 二 十 年 就 辦 完 了 , 這 本 身 已 經 是 個 『奇 跡』 了 , 是 十 分 少 有 的 事 。 」

可 是 教 會 等 待 的 奇 跡 , 本 來 已 經 在 雷 神 父 死 後 第 五 年 就 出 現 了 。 當 時 是 雷 神 父 家 鄉 西 西 里 島 的 一 位 大 學 教 授 , 正 當 英 明 之 年 , 竟 然 患 了 嚴 重 的 胃 腸 癌 病 , 且 已 病 入 膏 肓 , 醫 生 令 他 回 家 去 等 死 好 了 ; 但 他 本 人 和 家 人 都 不 甘 心 , 於 是 大 家 一 起 向 去 世 不 久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祈 求 , 他 竟 霍 然 痊 愈 , 的 確 是 個 大 聖 跡 。

所 謂 聖 跡 也 有 一 定 條 件 , 就 是 不 藥 而 愈 , 且 是 立 即 恢 復 原 狀 , 二 十 年 之 間 不 舊 病 復 發 才 算 是 聖 跡 。 雷 神 父 這 個 奇 跡 正 好 符 合 上 述 條 件 , 因 此 , 本 來 可 在 辦 完 列 品 手 續 立 即 被 列 入 真 福 品 的 , 或 者 至 少 如 同 阿 神 父 所 期 望 , 在 聖 年 二 千 被 列 品 。 可 是 世 間 偏 偏 好 事 多 磨 , 本 來 應 有 五 位 大 學 教 授 醫 生 共 同 簽 字 承 認 , 才 能 算 是 奇 跡 , 這 是 教 會 所 堅 決 要 求 的 事 , 其 中 一 位 卻 一 直 推 三 阻 四 地 說 沒 有 時 間 參 加 討 論 這 個 奇 跡 , 以 致 延 遲 至 今 年 六 月 廿 八 日 才 定 案 , 現 在 只 有 等 待 教 宗 指 定 一 天 來 舉 行 列 品 禮 儀 , 但 這 已 是 指 日 可 待 的 事 了 。 更 何 況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確 熱 愛 著 中 國 , 他 也 巴 不 得 有 個 機 會 向 中 國 的 子 民 表 示 一 下 他 的 偏 愛 。

雷 神 父 一 生 在 中 國 做 傳 教 工 作 , 更 有 甚 者 是 他 建 立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使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終 於 有 了 自 己 的 中 文 聖 經 , 而 翻 譯 聖 經 的 工 作 又 是 主 要 在 香 港 完 成 的 。 雷 神 父 是 在 一 九 七 六 年 死 於 香 港 , 因 此 我 可 以 說 , 他 是 位 地 道 的 「香 港 人」 , 他 的 列 品 為 香 港 是 莫 大 光 榮 , 因 為 他 將 是 香 港 教 區 產 生 的 第 一 位 精 修 聖 人 !
2001 年 7 月 22 日  

 

雷永明神父百周年慶辰
方濟會供稿

今 年 的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我 們 將 慶 祝 來 自 西 西 里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百 周 年 慶 辰 。 他 與 中 文 版 聖 經 和 香 港 「聖 經 學 會 (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有 著 特 殊 的 關 聯 。

一 九 0 七 年 , 雷 永 明 神 父 誕 生 於 義 大 利 靠 近 嘉 他 尼 亞 (Catania) San Giovanni La Punta。 十 六 歲 時 , 進 入 了 小 兄 弟 會(即 方 濟 會)的 初 學 院 。 從 初 期 培 育 的 階 段 起 , 他 就 渴 望 成 為 一 位 傳 教 士 且 為 中 國 文 化 所 吸 引 。 因 著 中 國 文 化 源 遠 流 長 、 從 未 間 斷 過 的 歷 史 , 也 因 著 她 珍 貴 的 文 化 和 語 言 , 更 因 為 龐 大 的 人 口 數 字 , 總 是 吸 引 著 許 多 基 督 的 跟 隨 者 , 遠 赴 他 鄉 , 在 那 裡 宣 講 福 音 。 當 一 個 歐 洲 人 聽 從 了 耶 穌 往 訓 萬 民 的 教 訓 , 往 地 極 之 處 向 所 有 受 造 物 宣 講 福 音 時 , 是 不 可 能 不 想 到 中 國 百 姓 的 ; 即 使 是 現 在 , 大 多 數 的 中 國 人 仍 期 待 著 聆 聽 福 音 好 消 息 。

在 中 國 , 天 主 教 教 友 欠 缺 也 亟 需 一 個 中 文 譯 本 的 聖 經 , 這 給 當 時 年 少 的 雷 永 明 留 下 了 極 深 的 印 象 。 因 此 , 他 的 使 命 從 他 預 備 鐸 職 時 即 已 開 始 明 確 , 那 便 是 「前 往 中 國 並 翻 譯 聖 經」 。 他 將 其 夢 想 託 付 於 天 上 的 母 親 、 智 慧 之 母 的 眷 佑 之 下 。 在 他 的 一 生 中 , 也 在 四 十 年 來 為 天 主 聖 言 服 務 的 無 數 犧 牲 中 , 他 總 是 對 聖 母 抱 有 極 大 的 孝 愛 之 情 。 他 特 別 恭 敬 「聖 母 無 玷 始 胎」 , 因 為 這 個 聖 母 的 頭 銜 , 在 方 濟 會 裡 特 別 受 到 崇 敬 。 這 也 是 雷 神 父 一 九 四 五 年 於 北 京 成 立 「聖 經 學 會」 時 , 賦 予 思 高 之 名 的 原 因 , 因 為 真 福 董 思 高 (Blessed Duns Scotus) 是 推 崇 聖 母 無 玷 始 胎 最 傑 出 的 方 濟 會 神 學 家 。

一 九 四 五 年 時 , 他 即 已 獨 力 直 接 從 原 文 完 成 全 部 舊 約 的 翻 譯 。 後 來 , 他 需 要 一 個 有 中 國 兄 弟 的 團 體 與 他 一 起 工 作 , 並 且 完 成 由 他 開 始 的 任 務 。 一 九 四 九 年 , 「聖 經 學 會」 遷 至 香 港 。 先 是 在 窩 打 老 道 一 三 三 號 一 年 , 而 後 遷 至 灣 仔 堅 尼 地 道 , 直 到 一 九 七 二 年 他 搬 到 現 址 即 軒 德 蓀 道 為 止 。 雷 神 父 非 常 努 力 的 工 作 , 只 為 了 達 成 給 中 國 教 友 一 部 忠 於 原 文 聖 經 翻 譯 的 理 想 。 一 九 四 六 年 與 一 九 六 一 年 間 , 他 們 出 版 了 帶 有 詮 釋 的 整 部 聖 經 , 共 計 十 一 卷 (一 萬 多 頁) ; 一 九 六 八 年 則 出 版 了 全 一 冊 的 中 文 聖 經 (二 千 五 十 頁) ; 而 在 一 九 七 五 年 時 , 為 新 舊 約 全 書 的 版 本 , 出 版 了 附 書 「聖 經 辭 典」 。

雷 神 父 成 功 的 秘 訣 即 在 於 : 每 日 精 密 的 時 間 規 劃 、 同 工 者 的 合 作 精 神 , 以 及 對 那 道 成 肉 身 的 聖 言 之 母 的 濃 烈 情 感 。 印 刷 廠 將 第 一 份 全 一 冊 版 的 聖 經 送 到 學 會 的 日 子 , 正 是 一 九 六 八 年 的 聖 誕 節 。 雷 神 父 當 時 並 不 在 家 , 他 如 往 年 一 樣 去 了 澳 門 , 在 那 裡 與 痳 瘋 病 人 一 同 歡 渡 聖 誕 節 。 兩 天 後 , 當 他 回 到 學 會 時 , 手 中 接 到 聖 經 的 雷 神 父 直 接 走 進 聖 堂 , 其 他 的 兄 弟 們 則 跟 著 他 , 一 起 在 聖 母 像 前 詠 唱 「謝 主 曲」 以 茲 感 謝 。 因 為 , 這 部 中 文 版 本 的 聖 經 , 是 一 份 聖 誕 的 特 別 禮 物 。 雷 神 父 自 己 寫 道 : 「白 冷 聖 經 誕 生 了 , 還 有 誰 能 比 無 玷 聖 母 更 配 受 我 們 的 謝 忱 呢 ?」

雷 永 明 神 父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過 世 。 一 九 八 四 年 , 香 港 教 區 開 始 籌 備 雷 神 父 列 品 的 相 關 事 宜 。 二 0 0 三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簽 署 並 肯 定 了 因 可 敬 品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轉 求 而 獲 致 的 神 跡 。 現 在 , 我 們 則 期 待 他 能 很 快 地 通 過 列 品 。 除 了 他 那 睿 智 的 恩 寵 之 外 , 那 些 曾 與 他 一 同 工 作 並 生 活 過 的 人 們 , 都 憶 記 雷 神 父 是 位 謙 遜 之 人 , 且 是 一 位 聖 方 濟 的 真 正 弟 子 。 他 待 人 既 溫 良 而 又 友 善 , 從 未 冀 求 高 位 , 也 從 不 高 舉 自 己 的 觀 點 。 他 視 手 足 情 弟 兄 友 愛 高 於 一 切 , 也 就 是 團 隊 的 精 神 ; 並 且 他 還 在 預 備 和 跟 隨 他 的 同 工 上 花 了 很 大 的 精 力 。

今 日 , 雷 神 父 曾 生 活 過 的 一 些 地 方 仍 能 參 訪 : 軒 德 蓀 道 上 的 「聖 經 學 會」 、 窩 打 老 道 上 的 方 濟 會 院 、 沙 田 的 痛 苦 聖 母 方 濟 修 女 會 會 院 , 他 曾 在 那 裡 進 行 牧 靈 關 懷 直 到 過 世 為 止 , 因 為 她 們 都 是 從 湖 南 來 的 , 而 該 省 正 是 他 一 九 三 一 年 來 到 大 陸 成 為 傳 教 士 時 , 第 一 個 獲 指 派 的 地 方 。
2007 年 12 月 16 日  

 

雷永明神父百周年冥壽
香港信徒支持列品真福

在 慶 祝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Allegra) 冥 辰 百 周 年 紀 念 的 活 動 上 , 香 港 教 友 支 持 簽 名 運 動 , 要 求 重 開 這 位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先 驅 的 列 品 真 福 案

約 二 百 人 參 加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的 彌 撒 , 紀 念 可 敬 者 雷 神 父 。 他 生 前 創 立 從 事 聖 經 研 究 及 出 版 的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彌 撒 開 始 之 前 , 許 多 參 加 者 在 教 堂 入 口 處 簽 署 , 要 求 重 開 他 的 列 品 案 。

可 敬 者 雷 神 父 於 一 九 0 七 年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出 生 , 十 六 歲 加 入 方 濟 會 。 一 九 三 0 年 晉 鐸 後 , 被 派 往 中 國 傳 教 , 抵 達 湖 南 省 衡 陽 後 , 曾 出 任 小 修 院 院 長 。

意 大 利 傳 教 士 雷 神 父 以 語 言 天 份 及 聖 經 知 識 見 稱 , 致 力 把 《聖 經》 從 原 來 的 希 伯 來 文 、 亞 拉 美 文 及 希 臘 文 翻 譯 為 中 文 , 並 撰 寫 註 釋 及 引 言 。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他 在 北 京 成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三 年 後 會 址 遷 移 到 香 港 。

一 九 六 八 年 , 學 會 出 版 第 一 部 中 文 《聖 經》 , 至 七 五 年 出 版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 雷 神 父 曾 是 學 會 主 任 , 並 擔 任 方 濟 會 區 會 長 , 七 六 年 逝 世 於 香 港 。

教 廷 於 一 九 八 四 年 展 開 他 的 列 品 案 , 十 年 後 宣 布 他 為 「可 敬 品」 。 教 廷 於 二 0 0 二 年 承 認 雷 神 父 代 禱 的 神 蹟 後 , 原 定 同 年 十 月 廿 六 日 宣 布 他 為 真 福 品 , 但 卻 延 期 宣 布 。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持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的 紀 念 彌 撒 , 七 位 方 濟 會 士 及 另 外 三 位 神 父 共 祭 。  

在 講 道 中 , 陳 樞 機 讚 揚 雷 神 父 的 貢 獻 說 : 「他 是 非 常 勤 勞 而 有 毅 力 的 人 , 在 會 士 兄 弟 的 協 助 下 , 完 成 了 很 艱 難 的 工 作 , 把 整 部 《聖 經》 翻 譯 出 來 。」 樞 機 指 出 雷 神 父 熱 愛 中 國 , 並 希 望 「停 頓 了 一 段 時 間」 的 列 品 案 可 以 繼 續 下 去 。

他 又 說 :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是 聖 斯 德 望 慶 日 , 聖 人 是 首 位 基 督 徒 殉 道 者 。

陳 日 君 樞 機 說 : 「我 們 也 必 須 想 起 大 陸 教 會 的 弟 兄 姊 妹 , 尤 其 是 那 些 因 信 仰 而 失 去 自 由 、 在 監 獄 裡 、 或 隨 時 會 被 拘 禁 的 人 。」

樞 機 呼 籲 信 眾 為 中 國 教 友 祈 禱 , 讓 他 們 學 習 聖 斯 德 望 及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的 表 樣 , 能 跟 隨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給 他 們 的 牧 函 , 堅 持 教 會 的 原 則 , 以 和 平 的 方 式 爭 取 信 仰 自 由 。

現 任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黃 國 華 神 父 致 謝 辭 時 請 求 信 眾 , 為 「雷 神 父 列 品 案 和 方 濟 會 士 的 工 作 , 尤 其 宣 揚 天 主 聖 言 的 事 工」 祈 禱 , 希 望 「聖 言 真 正 落 實 在 中 華 民 族 中 , 與 中 國 人 同 在」 。

在 參 禮 者 當 中 , 有 數 人 曾 於 去 年 八 月 探 訪 雷 神 父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的 家 鄉 。 其 中 基 督 教 徒 杜 根 煥 向 天 亞 社 說 : 「外 籍 傳 教 士 把 《聖 經》 翻 譯 為 中 文 , 確 是 一 項 奇 蹟 。 我 相 信 , 只 有 靠 著 天 主 和 聖 神 , 雷 神 父 才 有 那 樣 的 堅 持 和 決 心 。」

在 天 主 教 會 , 在 世 時 具 德 行 的 信 徒 被 冊 封 為 聖 人 必 須 經 過 三 個 階 段 。 首 先 , 教 廷 會 給 予 合 資 格 者 「天 主 之 僕」 的 稱 譽 , 接 著 是 宣 布 為 可 敬 品 。 在 列 入 真 福 品 之 前 , 需 要 一 個 已 被 核 實 的 代 禱 神 蹟 。 如 再 有 一 個 經 過 核 實 的 神 蹟 出 現 , 就 符 合 封 聖 的 資 格 , 由 教 宗 冊 封 為 聖 人 。
 2008 年 1 月 13 日  


 

雷永明神父九月底列真福品
教會感謝完成中文聖經翻譯

創 辦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Maria Allegra) 獲 列 品 真 福 , 方 濟 大 家 庭 成 員 稱 喜 見 這 位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先 驅 獲 教 會 肯 定 。

教 廷 於 八 月 十 五 日 聖 母 蒙 召 升 天 節 透 過 方 濟 會 西 西 里 耶 穌 聖 名 會 省 公 布 , 將 於 九 月 廿 九 日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卡 塔 尼 亞 省 (Catania) 阿 基 雷 爾 市 (Arcireale) 主 教 座 堂 , 為 雷 永 明 神 父 舉 行 宣 福 禮 。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夏 志 誠 神 父 指 出 ,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後 , 敬 禮 真 福 的 最 好 方 法 不 只 是 讓 真 福 聖 髑 來 港 , 也 要 深 入 認 識 天 主 聖 言 。

夏 神 父 八 月 廿 四 日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說 , 他 對 雷 永 明 神 父 將 於 九 月 底 列 品 真 福 感 到 興 奮 和 難 以 置 信 。 他 說 , 雷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個 案 的 調 查 工 作 早 於 二 0 0 二 年 完 成 , 期 間 時 有 跟 進 , 卻 未 有 進 展 ; 十 年 後 教 廷 宣 布 列 品 , 令 人 意 想 不 到 。

談 到 雷 永 明 神 父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 夏 志 誠 神 父 指 他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領 導 方 濟 會 士 合 力 把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夏 神 父 稱 許 前 輩 熱 愛 中 華 文 化 , 年 輕 時 便 立 志 要 在 中 華 大 地 上 透 過 翻 譯 聖 言 來 傳 揚 福 音 。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第 一 副 會 長 林 錦 玲 說 , 雷 永 明 神 父 宣 福 對 聖 言 培 育 者 及 工 作 者 既 帶 來 鼓 舞 , 亦 見 證 他 對 推 廣 聖 言 的 貢 獻 。

她 八 月 廿 七 日 對 本 報 說 , 雷 神 父 晚 年 委 託 同 於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服 務 的 陳 維 統 神 父 , 推 動 成 立 聖 經 協 會 。 「他 不 單 以 優 良 的 中 文 翻 譯 聖 經 , 也 致 力 推 廣 聖 言 。」 她 說 雷 神 父 積 極 的 作 風 , 提 醒 信 徒 使 用 切 合 時 代 的 方 法 推 廣 聖 言 , 以 及 著 重 培 育 工 作 。

雷 神 父 曾 擔 任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 以 及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 學 會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完 成 思 高 中 文 聖 經 的 翻 譯 工 作 後 , 在 香 港 舉 行 奉 獻 禮 , 標 誌 著 天 主 教 會 首 部 新 舊 約 全 書 中 文 翻 譯 聖 經 面 世 。

他 一 九 七 六 年 在 香 港 離 世 後 , 有 關 方 面 一 九 八 四 年 便 著 手 開 始 雷 神 父 的 封 聖 個 案 。

教 廷 九 四 年 宣 布 列 雷 神 父 為 可 敬 品 , 0 二 年 再 頒 布 法 令 承 認 雷 神 父 代 禱 的 奇 蹟 。

根 據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網 站 , 雷 永 明 神 父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 一 八 年 加 入 當 地 的 方 濟 小 修 院 。 教 會 一 九 二 八 年 紀 念 孟 高 維 諾 進 入 中 國 六 百 周 年 時 , 雷 神 父 決 心 把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他 一 九 二 九 年 宣 發 大 願 , 三 0 年 晉 鐸 , 三 一 年 獲 派 遣 到 中 國 ; 他 自 修 中 文 , 三 五 年 更 獨 自 翻 譯 《舊 約》 為 中 文 。

一 九 四 四 年 , 雷 神 父 把 希 伯 來 文 和 阿 拉 美 文 的 原 文 《舊 約》 全 部 譯 成 中 文 , 但 後 來 戰 火 令 手 稿 遺 失 了 一 大 半 。 但 他 沒 有 氣 餒 , 翌 年 召 集 了 幾 位 中 國 方 濟 會 會 士 助 他 一 臂 之 力 。

雷 神 父 一 九 四 五 年 在 北 京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四 八 年 讓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遷 往 香 港 後 , 方 濟 會 士 在 窩 打 老 道 會 院 合 力 把 《歷 史 書》 第 一 卷 譯 成 中 文 , 學 會 五 0 年 遷 至 港 島 堅 尼 地 道 後 完 成 第 二 卷 。

雷 神 父 與 學 會 成 員 合 力 譯 完 整 部 附 有 註 釋 的 《舊 約》 後 , 與 其 他 方 濟 會 士 到 聖 地 的 耶 路 撒 冷 聖 經 學 會 深 造 。

他 一 九 五 五 年 與 會 士 返 港 後 , 開 始 著 手 把 希 臘 文 《新 約》 譯 成 中 文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終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第 一 次 發 行 新 舊 約 合 併 的 《聖 經》 。

香 港 的 宣 福 慶 祝 活 動 方 面 , 教 區 將 於 九 月 廿 九 日 (週 六) 下 午 四 時 假 聖 文 德 堂 舉 辦 祈 禱 聚 會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十 月 四 日 (週 四) 七 時 假 堅 道 的 主 教 座 堂 , 由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2012 年 9 月 2 日  

 

社論
香港教區第一位聖者

教 廷 將 於 九 月 廿 九 日 ,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卡 塔 尼 亞 省 阿 基 雷 爾 市 (Arcireale) 主 教 座 堂 , 把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創 辦 人 雷 永 明 神 父 (Rev. Gabriele Allegra OFM) 列 為 真 福 品 。 這 使 他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第 一 位 聖 人 。 雷 神 父 與 香 港 結 緣 於 中 文 聖 經 —— 那 是 雷 神 父 窮 一 生 心 血 的 成 果 。 一 九 四 八 年 雷 神 父 將 思 高 聖 經 學 院 自 北 京 遷 來 香 港 , 至 一 九 六 八 年 出 版 中 文 聖 經 。

今 天 我 們 手 執 聖 經 時 , 可 有 想 到 這 位 為 聖 言 獻 身 的 忠 僕 呢 ? 我 們 有 想 過 怎 樣 慶 祝 這 件 華 人 教 會 大 事 嗎 ? 每 天 勤 讀 聖 經 、 默 想 聖 言 、 為 聖 言 作 生 活 見 證 , 將 是 緬 懷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最 好 方 法 。
 2012 年 9 月 9 日  


 

雷永明神父宣福
香港區慶典安排

教 廷 八 月 十 五 日 宣 布 冊 封 雷 永 明 神 父 為 真 福 , 宣 福 大 典 將 於 九 月 廿 九 日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雷 神 父 家 鄉 的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香 港 區 慶 典 分 兩 部 份 , 首 部 份 九 月 廿 九 日 在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禮 。 第 二 部 份 十 月 四 日 (聖 方 濟 瞻 禮) 於 堅 道 的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 由 湯 漢 樞 機 主 持 。

正 籌 備 及 安 排 兩 次 慶 典 的 教 區 禮 儀 委 員 會 指 出 , 九 月 廿 九 日 的 慶 典 由 下 午 四 時 開 始 , 分 四 部 份 。 首 部 份 先 介 紹 雷 神 父 的 生 平 ; 第 二 部 份 為 感 恩 環 節 , 邀 請 聖 經 協 會 提 供 資 料 並 主 持 , 就 中 文 聖 經 出 版 後 的 各 種 推 廣 及 聖 經 培 育 的 各 種 努 力 而 感 謝 天 主 , 並 祈 求 天 主 因 雷 神 父 的 轉 求 繼 續 祝 福 及 帶 領 聖 經 在 中 華 民 族 中 的 推 廣 , 求 天 主 以 聖 言 聖 化 中 國 。 第 三 部 份 為 講 座 , 最 後 以 黃 昏 祈 禱 結 束 。

十 月 四 日 的 慶 典 於 下 午 七 時 開 始 , 教 區 聖 樂 委 員 會 希 望 教 友 盡 可 能 於 六 時 三 十 分 到 達 , 以 便 練 習 彌 撒 中 所 詠 唱 的 歌 曲 。 該 晚 六 時 五 十 分 , 將 由 出 席 西 西 里 島 宣 福 大 典 的 代 表 作 一 滙 報 , 然 後 開 始 感 恩 祭 。

據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黃 國 華 神 父 稱 , 方 濟 會 西 西 里 會 省 將 為 本 港 預 留 一 片 雷 永 明 神 父 遺 骨 作 為 聖 髑 之 用 , 明 年 初 送 抵 香 港 , 有 關 細 節 正 在 商 討 中 。
 2012 年 9 月 23 日  

 

社論
聖言傳遍中華大地

──從雷永明神父宣福談起

天 主 教 會 歷 來 有 冊 封 聖 人 、 列 品 真 福 的 傳 統 , 對 具 善 行 美 德 的 教 會 人 物 , 經 過 教 廷 嚴 謹 審 核 後 隆 重 宣 福 宣 聖 , 成 為 信 眾 的 模 範 , 以 發 揮 福 傳 和 信 仰 的 力 量 。

有 「中 國 聖 熱 羅 尼 莫」 之 稱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九 月 廿 九 日 列 品 真 福 ,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和 方 濟 會 台 港 兩 地 的 首 位 真 福 。 這 位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創 辦 人 , 與 方 濟 會 同 儕 合 力 翻 譯 《聖 經》 為 中 文 , 把 聖 言 帶 給 中 國 人 。 這 次 期 待 已 久 的 宣 福 禮 , 由 教 廷 宣 聖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樞 機 親 往 雷 神 父 家 鄉 主 持 。 世 界 各 地 華 人 教 會 為 這 次 宣 福 欣 喜 鼓 舞 , 感 激 雷 神 父 、 方 濟 會 士 以 及 所 有 參 與 印 製 中 文 聖 經 的 人 士 , 把 聖 言 帶 進 中 國 文 化 。

雷 神 父 奉 獻 一 生 服 務 中 國 教 會 , 透 過 翻 譯 聖 經 , 使 兩 個 偉 大 文 明 交 匯 , 把 聖 經 背 景 的 文 明 , 帶 進 中 國 文 化 , 使 華 人 認 識 耶 穌 基 督 及 救 恩 史 。 新 舊 約 的 翻 譯 在 梵 二 後 陸 續 完 成 , 正 好 切 合 梵 二 提 出 教 會 本 地 化 的 重 要 , 為 華 人 信 徒 提 供 認 識 天 主 的 渠 道 。

雷 神 父 的 宣 福 禮 , 原 定 在 二 0 0 二 年 舉 行 , 但 因 北 京 嚴 厲 抨 擊 教 廷 二 千 禧 年 冊 封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 有 說 教 廷 為 免 中 梵 關 係 進 一 步 惡 化 , 延 遲 至 今 。 不 過 , 教 會 受 打 壓 , 信 眾 卻 更 積 極 地 從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身 上 , 學 習 為 受 壓 迫 者 、 被 遺 棄 者 、 貧 困 者 等 服 務 , 使 他 們 有 尊 嚴 地 生 活 , 享 有 被 愛 及 被 尊 重 的 權 利 。 藉 著 聖 人 的 言 行 、 信 仰 見 證 , 使 人 類 生 命 價 值 昇 華 , 更 可 成 為 大 眾 的 道 德 典 範 。

事 隔 超 過 十 年 , 教 會 要 從 這 經 驗 走 出 來 , 殉 道 者 及 真 福 不 只 活 於 過 去 , 他 們 有 其 現 代 意 義 。 今 天 , 大 陸 很 多 地 方 教 會 , 在 壓 力 下 掙 扎 求 存 , 也 有 處 於 分 裂 欠 缺 共 融 的 處 境 當 中 。 然 而 , 教 會 的 經 驗 顯 示 , 有 殉 道 者 及 聖 人 的 地 方 , 必 可 堅 定 基 督 徒 對 基 督 的 忠 誠 。

在 面 對 充 斥 死 亡 文 化 的 社 會 , 墮 胎 、 殺 嬰 、 壓 迫 、 剝 削 、 基 本 人 權 受 到 踐 踏 ,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受 侵 犯 , 情 況 叫 人 沮 喪 。 聖 人 真 福 的 教 訓 及 芳 表 , 帶 來 生 命 和 希 望 , 促 使 信 眾 謹 記 生 命 是 天 主 的 恩 賜 , 要 加 以 尊 重 、 維 護 , 甚 至 不 惜 犧 牲 , 使 自 己 及 別 人 都 能 夠 獲 得 豐 盛 的 生 命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及 中 華 諸 聖 對 天 主 忠 誠 的 愛 , 堅 忍 不 屈 、 為 民 服 務 的 事 跡 , 為 中 國 教 會 帶 來 莫 大 貢 獻 , 他 們 把 福 音 的 精 神 在 中 國 文 化 中 發 揚 光 大 。

在 懷 念 真 福 及 諸 聖 時 , 也 懇 請 他 們 代 禱 , 願 中 國 教 會 早 日 享 有 真 正 的 宗 教 自 由 , 聖 言 傳 遍 神 州 !
 
2012 年 9 月 30 日  

 

 

雷永明神父點滴:大智慧 小僕人   
陳滿鴻

方濟會雷永明神父 (Gabriel Allegra) 九月廿九日列品真福。雷神父創立思高聖經學會,與同儕合力翻譯中文聖經,把聖言植根中華大地。本版輯錄陳滿鴻神父和尹雅白神父對雷神父的追憶。陳神父與雷神父同屬方濟會,尹神父的家鄉湖南是雷神父早年的傳教地方,雷神父來港後更親送尹神父入修院。 ——編者

人 謂 香 港 方 濟 會 有 四 大 元 老 。 但 見 過 雷 永 明 神 父 本 尊 現 仍 在 香 港 的 只 有 三 老 , 我 排 行 第 二 。 當 年 還 是 一 名 青 年 人 , 有 時 到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找 梁 雅 明 神 父 求 解 生 命 之 惑 , 因 而 有 幸 偶 見 雷 神 父 經 過 的 身 影 : 個 子 不 高 的 他 , 身 披 會 衣 斗 篷 , 手 挾 幾 本 厚 書 , 仿 似 人 書 一 體 , 行 每 一 步 路 都 是 那 麼 端 正 穩 重 。 不 消 說 , 他 或 是 行 往 圖 書 館 工 作 , 或 是 往 小 聖 堂 , 或 是 從 圖 書 館 出 來 。

雷 神 父 在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時 , 與 他 一 起 共 事 中 文 聖 經 譯 釋 工 作 的 人 , 如 今 都 已 陸 續 離 開 此 塵 世 , 到 天 上 與 他 們 的 恩 師 重 逢 。 在 前 一 輩 方 濟 會 士 中 , 大 家 一 致 見 證 , 雷 神 父 雖 把 一 生 貢 獻 給 中 文 聖 經 , 且 記 憶 力 奇 高 , 又 書 不 離 手 , 但 他 更 是 一 個 祈 禱 及 默 觀 的 人 , 這 是 梁 雅 明 神 父 說 的 , 他 還 說 雷 神 父 是 個 活 聖 人 。 另 外 , 我 記 得 韓 承 良 神 父 說 : 雷 神 父 年 青 在 意 大 利 時 , 聞 說 中 國 仍 未 有 一 本 中 文 聖 經 , 內 心 沉 痛 , 於 是 立 志 到 中 國 翻 譯 聖 經 。

中 文 聖 經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面 世 , 取 名 思 高 聖 經 。 整 個 七 十 年 代 , 甚 至 八 十 年 代 , 對 思 高 聖 經 批 評 的 聲 音 不 絕 , 有 微 言 是 理 所 當 然 的 , 因 為 所 謂 完 美 的 中 文 聖 經 不 可 能 出 現 。 在 那 年 代 , 我 在 初 學 及 攻 讀 神 哲 學 , 記 得 同 會 前 輩 對 雷 神 父 佩 服 得 五 體 投 地 的 一 點 是 : 他 對 所 有 批 評 , 無 論 措 詞 如 何 尖 酸 , 總 不 發 一 言 , 不 露 不 悅 之 色 , 亦 從 不 為 文 與 人 爭 辯 , 就 像 一 隻 牽 去 被 剪 毛 的 羊 。 他 整 個 內 心 常 承 載 著 天 主 給 予 他 為 中 國 人 的 使 命 , 以 和 靄 及 充 滿 愛 的 心 胸 繼 續 未 完 的 工 作 。

其 實 , 他 的 工 作 不 會 完 , 需 要 一 代 一 代 延 續 , 只 要 世 界 一 天 未 終 結 , 就 需 要 有 人 作 天 主 聖 言 的 僕 人 。 在 雷 神 父 心 中 , 他 沒 有 作 這 服 務 的 專 利 , 方 濟 會 亦 沒 有 , 甚 至 天 主 教 會 亦 沒 有 。 記 得 前 輩 說 , 在 遇 到 一 些 需 要 探 究 的 專 門 議 題 , 他 會 不 吝 與 基 督 教 的 聖 經 學 者 商 討 , 他 曾 接 待 基 督 教 的 周 聯 華 牧 師 到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小 住 , 商 討 釋 譯 時 的 一 些 疑 難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秉 承 了 雷 神 父 的 大 公 精 神 , 記 得 往 後 的 幾 位 主 任 都 樂 於 與 基 督 教 聖 經 學 者 合 作 , 這 些 合 作 不 一 定 每 次 都 皆 大 歡 喜 , 但 其 中 最 令 我 感 意 外 的 是 , 幾 時 梁 雅 明 神 父 與 聖 經 公 會 或 其 他 牧 師 合 作 推 廣 聖 經 、 而 需 要 集 資 時 , 梁 神 父 往 往 是 最 先 籌 夠 數 上 繳 的 人 。 天 主 教 徒 捐 款 不 是 落 後 基 督 教 十 萬 八 千 哩 嗎 ? 怎 麼 可 能 梁 神 父 不 會 是 包 尾 的 一 人 ?

整 個 七 十 及 八 十 年 代 , 天 主 教 會 的 修 院 教 學 普 遍 重 視 透 過 批 判 學 (歷 史 、 文 學 、 類 型 等) , 嘗 試 還 原 聖 經 文 字 的 原 型 , 從 而 了 解 聖 經 的 各 層 意 義 。 我 在 那 年 代 受 訓 , 亦 自 然 對 思 高 版 十 一 冊 的 釋 義 放 不 在 心 , 因 為 找 不 到 流 行 的 批 判 學 理 論 , 反 而 充 滿 教 父 們 的 解 說 , 這 方 法 為 年 青 的 我 是 不 著 邊 際 、 又 不 科 學 的 個 人 臆 測 。

天 主 既 給 予 雷 永 明 神 父 如 此 重 要 的 使 命 , 也 當 然 給 予 他 相 稱 的 能 力 、 語 文 天 分 和 聰 穎 。 天 主 更 給 予 他 另 一 支 柱 , 就 是 方 濟 修 會 的 精 神 。 忠 心 於 修 會 生 活 使 他 以 默 觀 、 愛 基 督 、 愛 聖 母 , 以 及 牧 民 心 腸 作 為 熱 誠 地 工 作 的 燃 料 ; 他 承 繼 著 方 濟 修 會 八 百 年 來 學 者 及 神 修 的 傳 統 , 因 而 重 視 教 父 的 釋 經 , 以 及 寓 意 式 的 運 用 ; 如 此 好 學 的 他 , 不 會 對 流 行 的 學 術 理 論 無 知 , 但 雷 神 父 志 不 在 探 研 , 而 是 忠 實 打 開 天 主 的 話 , 珍 惜 歷 代 聖 人 對 聖 經 的 了 解 心 得 , 在 傳 統 及 神 修 的 光 照 下 , 透 過 聖 經 與 基 督 親 近 , 他 本 人 正 履 行 著 這 生 活 。

近 年 閱 讀 了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兩 集 Jesus of Nazareth , 教 宗 交 待 了 批 判 方 法 所 達 到 的 理 解 並 不 是 認 識 福 音 的 終 點 , 他 往 往 從 橫 線 引 用 四 福 音 , 不 會 把 不 同 的 傳 承 彼 此 割 裂 , 反 而 指 出 它 們 的 內 部 一 致 性 。 在 縱 向 方 面 , 整 部 聖 經 就 像 單 一 個 有 機 體 , 在 歷 史 中 演 進 , 前 事 解 釋 後 事 。 教 宗 寫 這 兩 冊 書 的 目 的 , 是 為 教 人 進 到 與 耶 穌 的 親 密 關 係 。 讀 過 教 宗 的 書 , 益 覺 雷 神 父 不 但 回 應 了 天 主 的 差 遣 , 他 也 行 了 正 確 的 路 , 他 的 路 線 與 教 宗 不 謀 而 合 。

我 沒 有 資 格 在 聖 經 工 作 上 作 出 貢 獻 , 我 沒 有 作 這 工 作 所 要 求 的 條 件 , 但 我 高 興 , 正 如 天 主 使 那 些 人 作 曲 , 那 些 人 演 奏 , 那 些 人 坐 於 大 堂 中 座 ; 對 於 聖 經 , 我 感 謝 天 主 在 大 堂 給 予 我 一 席 位 。 這 恩 賜 原 則 上 是 給 予 全 球 每 一 位 華 人 的 , 每 一 位 華 人 都 有 可 能 藉 中 文 的 聖 言 進 入 與 基 督 的 相 遇 , 淨 化 生 命 , 提 昇 人 性 。 天 主 對 中 國 人 是 有 計 劃 的 , 目 前 整 個 民 族 雖 仍 處 於 暗 冥 , 但 天 主 所 播 下 的 種 子 , 會 在 他 預 定 的 時 候 發 芽 生 長 , 任 何 邪 惡 勢 力 都 沒 有 能 力 消 滅 它 。

雷 神 父 不 是 天 主 以 聖 言 聖 化 中 國 的 第 一 人 , 也 不 是 最 後 一 人 , 但 他 肯 定 是 關 鍵 的 一 人 。 他 以 小 僕 人 的 身 分 、 憑 藉 天 上 的 智 慧 作 了 大 事 。
 
2012 年 9 月 30 日  

 

 

我一生敬仰與懷念的恩人
真福雷永明神父的點滴   
尹雅白

在 我 的 聖 召 與 鐸 職 生 涯 中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是 我 永 遠 難 忘 的 恩 人 。 這 次 雷 神 父 被 教 會 列 為 真 福 品 , 使 我 感 受 到 莫 大 的 榮 幸 與 興 奮 。 我 很 遺 憾 不 能 親 身 前 往 參 與 列 品 盛 典 , 只 能 將 心 中 對 雷 神 父 的 感 恩 與 懷 念 , 藉 公 教 報 來 舒 發 我 的 情 懷 。

當 我 於 一 九 五 0 年 與 家 人 逃 難 到 香 港 以 後 , 才 有 機 會 認 識 了 當 年 曾 在 我 們 家 鄉 傳 教 的 雷 神 父 。 那 時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已 由 北 京 遷 到 了 香 港 堅 尼 地 道 七 十 號 , 而 雷 神 父 是 該 會 的 創 辦 人 。

因 著 與 雷 神 父 的 關 係 , 也 就 認 識 了 他 的 學 生 李 仕 漁 神 父 。 李 仕 漁 神 父 講 的 一 口 湖 南 衡 陽 話 , 使 我 倍 感 親 切 。 我 的 聖 召 也 就 是 從 此 時 開 始 萌 芽 。 當 我 的 家 人 一 個 一 個 離 港 , 前 往 台 灣 工 作 定 居 之 時 , 雷 神 父 與 另 一 位 李 少 峰 神 父 親 自 送 我 進 入 修 院 。

那 是 一 九 五 三 年 的 八 月 , 是 在 聖 母 升 天 之 後 的 星 期 一 。 清 晨 八 點 多 , 九 龍 塘 與 九 龍 城 都 還 是 寂 靜 無 人 , 雷 神 父 和 我 約 好 乘 巴 士 往 西 貢 。 那 時 的 聖 神 修 院 是 在 西 貢 的 崇 真 中 學 後 面 的 山 坡 上 。 雷 、 李 神 父 帶 我 進 入 了 修 院 , 修 院 院 長 是 江 志 堅 神 父 , 副 院 長 是 麥 耀 初 神 父 , 他 們 接 待 了 我 們 一 同 吃 茶 點 以 後 , 雷 、 李 神 父 就 離 開 , 而 我 就 開 始 了 修 院 的 生 涯 。

入 修 院 後 , 就 有 更 多 機 會 探 訪 雷 神 父 , 也 與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其 他 的 神 父 多 一 些 認 識 , 參 觀 了 他 們 翻 譯 聖 經 的 場 地 與 圖 書 館 。 當 年 從 事 翻 譯 工 作 的 神 父 很 多 , 除 了 雷 神 父 和 李 仕 漁 、 李 少 峰 神 父 以 外 , 還 有 劉 緒 堂 神 父 、 陳 維 統 神 父 、 張 俊 哲 神 父 、 楊 恆 輝 神 父 、 李 志 先 神 父 ; 此 外 , 還 有 一 位 德 國 的 翟 煦 神 父 , 他 做 過 學 會 的 院 長 , 為 人 謙 遜 溫 和 , 又 有 很 好 的 中 文 水 準 , 使 我 有 很 深 的 印 象 。

聖 經 學 會 的 翻 譯 工 作 進 度 很 快 , 我 都 每 次 有 新 的 聖 經 翻 譯 本 出 版 , 第 一 時 間 得 到 贈 閱 本 。 從 聖 詠 集 開 始 , 梅 瑟 五 書 、 舊 約 史 書 、 先 知 書 等 共 有 八 本 單 行 本 , 每 本 都 是 精 心 翻 譯 而 有 詳 盡 的 註 解 。 因 著 這 種 閱 讀 聖 經 的 優 先 機 會 , 因 此 也 增 加 了 對 聖 經 的 愛 好 與 研 究 。

雷 神 父 雖 然 忙 於 譯 經 的 工 作 , 但 他 仍 找 機 會 到 西 貢 聖 神 修 院 來 探 我 。 當 年 的 交 通 不 方 便 , 只 有 乘 坐 每 半 小 時 才 有 一 班 的 巴 士 , 想 起 他 來 修 院 探 訪 , 我 記 憶 猶 新 。 最 使 我 難 忘 的 是 有 一 次 , 他 給 我 說 話 中 講 了 一 個 比 喻 。 他 說 當 一 株 小 樹 成 長 時 , 如 果 彎 倒 了 , 很 容 易 把 它 扶 正 ; 我 們 修 德 成 聖 也 要 從 小 開 始 。 這 雖 是 一 個 很 小 的 比 喻 , 但 對 我 啟 發 很 大 , 一 生 不 忘 !

因 著 雷 神 父 的 榜 樣 , 使 我 除 了 喜 歡 閱 讀 聖 經 之 外 , 也 喜 愛 中 國 文 學 ; 同 時 開 始 寫 作 投 稿 , 除 了 在 公 教 報 之 外 , 還 有 澳 門 教 區 所 辦 的 晨 曦 , 我 在 晨 曦 投 稿 , 連 載 了 許 多 期 的 「聖 經 中 的 天 使 故 事」 , 可 說 是 閱 讀 聖 經 的 心 得 。

一 九 五 七 年 , 我 進 入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 至 一 九 六 四 年 晉 鐸 。 當 年 的 總 修 院 有 從 中 國 各 省 來 的 修 生 , 最 高 紀 錄 有 一 百 多 人 。 從 我 晉 鐸 之 後 , 該 修 院 由 教 廷 傳 信 部 轉 交 給 香 港 教 區 , 而 聖 神 修 院 也 就 從 此 遷 入 並 改 名 。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七 年 的 時 間 , 是 由 耶 穌 會 神 父 負 責 管 理 , 我 與 雷 神 父 的 關 係 也 比 較 密 切 , 雖 然 雷 神 父 有 些 工 作 轉 變 , 曾 經 到 星 加 坡 創 立 社 會 學 會 , 但 我 幸 運 能 在 晉 鐸 時 有 他 的 參 加 , 並 作 為 我 晉 鐸 典 禮 的 「代 父」 , 我 稱 為 「代 父」 , 因 為 我 家 的 親 人 , 沒 有 一 位 能 到 場 , 他 們 不 是 在 台 灣 , 就 是 在 大 陸 。 最 遺 憾 的 連 我 的 慈 母 在 大 陸 封 鎖 的 鐵 幕 中 , 連 我 入 修 院 晉 鐸 的 消 息 都 不 得 而 知 , 而 雷 神 父 是 唯 一 的 親 人 「代 父」 。

六 四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 上 午 十 時 ,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晉 鐸 禮 , 是 由 白 英 奇 主 教 主 禮 , 晉 鐸 禮 儀 完 畢 後 , 我 是 唯 一 與 雷 神 父 被 白 主 教 邀 請 共 晉 午 膳 的 新 鐸 。 這 也 可 說 是 一 生 中 感 到 榮 幸 之 事 , 而 在 餐 會 中 , 雷 神 父 簡 單 地 向 在 場 的 十 多 位 神 父 介 紹 了 我 聖 召 的 經 歷 。 回 想 當 年 晉 鐸 典 禮 和 彌 撒 , 完 全 採 用 拉 丁 文 , 不 像 近 年 來 的 中 文 禮 儀 , 從 頭 到 尾 教 友 都 能 全 部 明 白 , 而 新 鐸 在 禮 儀 後 , 能 夠 講 述 自 己 聖 召 與 修 院 生 活 的 感 受 與 對 親 人 恩 人 的 感 恩 , 實 在 是 一 件 最 感 人 的 改 革 。

雷 神 父 一 生 的 精 力 , 都 在 將 聖 經 全 部 翻 譯 成 為 中 文 , 因 為 這 個 原 故 , 為 了 加 深 對 中 文 的 認 識 , 他 竟 然 涉 獵 中 國 古 典 文 學 , 包 括 四 書 、 史 記 和 屈 原 的 著 作 。 更 令 人 驚 奇 的 , 是 他 把 屈 原 的 《離 騷》、《九 歌》 和 《天 問》 翻 譯 成 了 意 大 利 文 。 因 他 對 中 國 文 學 的 深 愛 , 也 間 接 影 響 了 我 研 究 中 國 文 學 的 興 趣 , 而 我 於 晉 鐸 後 第 二 年 , 白 英 奇 主 教 讓 我 有 三 年 的 時 間 去 文 商 書 院 進 修 , 文 商 當 年 等 於 香 港 大 學 的 夜 校 , 專 授 中 國 文 學 。 不 久 更 因 此 被 派 到 公 教 報 接 替 主 編 的 工 作 。 從 一 九 六 六 年 到 七 0 年 在 公 教 報 , 一 九 七 0 年 被 派 創 辦 了 《時 代 青 年》。

在 這 一 段 時 期 中 , 雷 神 父 間 中 也 來 編 輯 部 探 訪 我 , 對 我 勉 力 有 加 。 他 鼓 勵 我 說 , 每 位 神 父 都 應 該 有 一 個 小 小 的 圖 書 館 , 可 以 隨 時 得 到 參 考 的 資 料 。 就 因 為 他 的 啟 發 , 使 我 養 成 了 跑 書 局 買 新 書 的 嗜 好 。 我 覺 得 買 書 比 買 其 他 任 何 東 西 更 有 價 值 , 因 為 買 了 一 本 好 書 , 它 就 可 以 長 久 陪 伴 你 , 甚 至 一 生 不 離 ! 因 此 閱 讀 成 了 我 的 喜 好 , 尤 其 有 關 聖 經 、 神 哲 學 與 社 會 學 等 , 都 是 我 興 趣 之 所 在 。

在 我 的 印 象 與 記 憶 中 , 雷 神 父 很 少 談 到 他 自 己 , 他 常 關 心 別 人 , 幫 助 別 人 。 他 是 香 港 教 會 中 備 受 景 仰 的 神 長 學 者 , 也 是 香 港 教 會 神 父 中 的 神 修 導 師 , 許 多 時 他 要 為 香 港 、 澳 門 的 神 父 、 修 女 們 講 避 靜 , 聽 告 解 。 傳 聞 他 還 是 白 英 奇 主 教 當 年 的 神 師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除 了 在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完 成 了 全 部 聖 經 的 翻 譯 之 外 , 他 還 有 幾 本 神 修 的 著 作 , 可 惜 至 今 已 經 絕 版 。 他 生 前 熱 心 恭 敬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 並 成 立 了 一 個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侍 衛 團 的 善 會 。 他 也 曾 向 我 詳 細 解 釋 過 每 個 侍 衛 團 的 靈 修 方 法 。 要 求 我 們 參 加 這 個 善 會 的 教 友 , 每 天 特 別 奉 獻 出 一 個 小 時 , 作 為 聖 母 的 侍 衛 。 他 的 這 個 神 修 方 法 , 其 實 不 難 實 行 , 只 因 缺 乏 教 友 的 響 應 推 動 , 而 未 能 延 續 在 教 會 中 實 行 , 可 說 是 一 種 遺 憾 。
 2012 年 9 月 30 日, 10 月 14 日

 

「粒粒」皆辛苦

 麻 :

我 在 香 港 停 留 期 間 , 有 幸 「拜 訪」 我 們 教 區 第 一 位 真 福 聖 人 : 雷 永 明 神 父 (Fr. Gabriele Allegra OFM,1907-1976) , 實 在 令 我 既 驚 且 喜 !

我 們 常 讀 的 思 高 版 中 文 《聖 經》 , 就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畢 生 的 心 血 結 晶 。 他 把 生 命 貢 獻 給 聖 經 翻 譯 , 全 賴 他 無 私 的 努 力 、 堅 忍 地 克 服 重 重 困 難 , 我 們 才 有 這 一 本 準 確 的 中 文 版 《聖 經》 , 以 及 《聖 經 辭 典》。

雷 永 明 神 父 一 九 0 七 年 出 生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的 S. Giovanni la Punta, 一 九 二 三 年 便 進 入 方 濟 小 修 院 , 數 年 後 已 決 心 要 將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他 於 一 九 三 一 年 抵 達 中 國 傳 教 , 曾 出 任 湖 南 省 衡 陽 教 區 小 修 院 院 長 。 他 以 語 言 天 分 及 聖 經 知 識 見 稱 , 畢 生 致 力 把 《聖 經》 從 希 伯 來 文 、 亞 拉 美 文 和 希 臘 文 原 文 翻 譯 成 中 文 , 並 撰 寫 註 釋 和 引 言 。 一 九 四 五 年 , 他 在 北 京 成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三 年 後 因 大 陸 政 治 動 盪 , 將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遷 至 香 港 。

 一 九 六 八 年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中 文 《聖 經》 合 訂 本 面 世 , 七 年 後 出 版 《聖 經 辭 典》 。 至 一 九 七 六 年 初 , 積 勞 成 疾 的 雷 神 父 在 香 港 安 息 主 懷 。 今 年 九 月 , 教 廷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卡 塔 尼 亞 省 (Catania) 阿 基 雷 爾 市 (Arcireale) 主 教 座 堂 , 為 雷 永 明 神 父 舉 行 宣 福 禮 。

這 一 天 我 來 到 雷 神 父 的  墓 前 , 心 中 說 不 出 的 激 動 …… 我 默 默 地 向 他 道 謝 、 也 承 諾 我 願 意 努 力 學 習 聖 經 。 的 確 , 今 時 今 日 的 我 們 , 能 夠 如 此 方 便 地 閱 讀 、 學 習 中 文 版 的 聖 言 , 甚 至 將 聖 言 的 程 式 放 進 手 機 、 電 腦 …… 如 此 便 捷 , 絕 對 不 是 必 然 啊 ! 這 些 都 是 雷 神 父 、 及 許 多 聖 言 工 作 者 的 研 究 、 工 作 的 成 果 。

藉 著 他 們 的 努 力 , 聖 言 又 一 次 「成 了 血 肉 、 寄 居 在 我 們 當 中」 ! 這 實 在 是 莫 大 的 幸 福 ! 感 謝 天 主 !!!


 2012 年 9 月 30 日  



方濟會雷永明神父

西西里家鄉列品真福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樞 機 九 月 廿 九 日 主 持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Maria Allegra) 的 宣 福 慶 典 時 , 讚 揚 雷 神 父 「崇 敬 天 主 聖 言 的 方 式 彰 顯 了 他 篤 深 的 信 仰 。」

宣 福 禮 九 月 廿 九 日 在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家 鄉 、 卡 塔 尼 亞 省 (Catania) 阿 基 雷 爾 市 (Arcireale) 主 教 座 堂 廣 場 舉 行 , 出 席 的 包 括 香 港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秘 書 長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賈 伯 躍 神 父 (Jose Rodriguez Carballo) , 與 雷 神 父 同 鄉 的 慈 幼 會 神 父 胡 子 義 (Gaetano Nicosia) , 以 及 四 十 多 名 香 港 朝 聖 團 成 員 參 禮 。

阿 馬 托 摳 機 (A. Amato) 代 表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宣 布 可 敬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入 真 福 品 後 , 又 宣 讀 教 宗 的 聲 明 說 : 「方 濟 會 雷 神 父 是 上 智 且 謙 遜 的 門 徒 、 聖 言 的 忠 實 門 徒 , 是 個 懷 著 熾 熱 的 心 向 東 方 傳 福 音 的 傳 教 士 。」 教 廷 把 一 月 廿 六 日 雷 神 父 離 開 現 世 、 出 生 天 國 之 日 訂 為 其 慶 日 。

「對 雷 神 父 來 說 , 閱 讀 天 主 聖 言 能 立 即 在 他 心 中 點 燃 神 聖 之 火 , 點 燃 了 忠 誠 和 英 勇 的 見 證 。」 樞 機 說 : 「今 天 , 我 們 也 可 以 從 真 福 雷 神 父 的 身 上 , 重 新 發 現 掌 握 福 音 的 喜 悅 、 從 中 重 新 找 到 生 活 的 指 南 、 受 洗 身 分 的 特 質 , 做 地 鹽 世 光 。」

香港首位真福
教區朝聖團參加宣福禮
宣 福 禮 上 , 信 友 禱 文 環 節 ,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會 鍾 妙 嫦 修 女 以 中 文 為 遠 東 人 民 得 蒙 福 音 祈 禱 。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會 的 修 女 來 港 後 得 蒙 雷 神 父 照 顧 , 鍾 修 女 視 雷 神 父 為 恩 師 。

朝 聖 團 九 月 三 十 日 亦 出 席 了 於 阿 基 雷 爾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的 主 日 彌 撒 和 黃 昏 的 謝 恩 彌 撒 。 其 中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賈 伯 躍 神 父 在 主 日 彌 撒 分 享 感 受 說 : 「雷 神 父 一 生 致 力 把 聖 言 傳 到 中 國 , 希 望 方 濟 小 兄 弟 也 能 秉 承 這 種 精 神 。 透 過 聖 言 , (我 們) 感 覺 到 雷 神 父 仍 與 我 們 同 在 。」

香 港 朝 聖 團 抵 達 西 西 里 後 , 廿 八 日 探 訪 雷 神 父 在 西 西 里 的 家 人 , 參 觀 雷 神 父 的 出 生 地 。 同 日 下 午 到 訪 雷 神 父 自 小 參 加 、 接 受 信 仰 培 育 的 教 堂 (The Church of Madonna della Ravsnusa)

雷 神 父 少 年 時 每 朝 也 與 父 親 到 聖 堂 並 擔 任 輔 祭 , 彌 撒 後 會 把 聖 爵 帶 回 家 以 防 被 人 褻 瀆 。 當 雷 神 父 在 中 國 開 始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後 , 他 每 完 成 一 卷 的 譯 文 , 便 會 親 身 或 託 家 人 在 這 教 堂 奉 獻 彌 撒 。

朝 聖 團 廿 八 日 參 加 由 陳 樞 機 主 持 的 意 文 彌 撒 後 , 便 隨 當 地 教 徒 參 加 夜 間 燭 光 巡 遊 , 迎 接 廿 九 日 的 宣 福 禮 。

朝 聖 團 團 員 、 聖 十 字 架 堂 教 徒 周 輝 若 對 本 報 說 , 譯 經 工 作 很 辛 苦 , 虛 耗 心 神 , 她 感 激 雷 神 父 在 日 本 侵 華 等 艱 難 的 時 勢 下 完 成 翻 譯 工 作 , 無 懼 重 蹈 前 輩 神 父 在 中 國 遇 害 的 命 運 , 選 擇 繼 續 留 在 中 國 傳 教 。 她 說 : 「雷 神 父 欣 賞 中 國 文 化 , 把 屈 原 的 《離 騷》 翻 譯 成 意 大 利 文 。」 她 亦 欣 賞 雷 神 父 生 活 上 的 紀 律 , 要 求 自 己 每 天 學 習 中 文 五 小 時 。

雷 永 明 神 父 是 香 港 教 區 第 一 位 列 品 真 福 的 神 父 。 他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 三 0 年 晉 鐸 , 三 一 年 獲 派 往 中 國 後 自 修 中 文 , 三 五 年 開 始 獨 自 翻 譯 《舊 約》 為 中 文 ; 四 五 年 在 北 京 聯 同 志 同 道 合 的 會 士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四 八 年 學 會 遷 址 香 港 後 , 期 間 不 斷 繼 續 譯 經 工 作 , 終 在 六 八 年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第 一 次 發 行 新 舊 約 中 文 《聖 經》 。 雷 神 父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安 息 。
 2012 年 10 月 7 日  

 


香港教區慶祝
雷永明列品真福

教 區 於 十 月 四 日 (聖 方 濟 瞻 禮) 假 主 教 座 堂 , 為 剛 冊 封 為 真 福 的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G. Allegra) 神 父 舉 行 感 恩 祭 。 方 濟 會 士 黃 國 華 表 示 , 信 徒 應 學 效 雷 神 父 對 主 的 愛 以 及 傳 福 音 的 精 神 。

彌 撒 由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及 近 五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近 八 百 教 徒 參 禮 。

聖 祭 開 始 時 , 信 徒 代 表 把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頭 髮 、 下 葬 時 的 會 衣 和 棺 木 碎 片 , 隨 著 福 音 經 書 呈 上 祭 台 ; 祭 台 旁 放 上 雷 神 父 棺 上 的 十 字 架 , 亦 擺 放 他 生 前 使 用 過 的 筆 記 本 、 工 作 座 椅 等 。

此 外 , 曾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接 觸 或 共 事 過 的 信 徒 及 修 女 , 亦 於 禮 儀 中 負 責 讀 經 及 奉 獻 禮 品 。

湯 漢 樞 機 在 聖 祭 中 以 拉 丁 文 恭 讀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九 月 十 七 日 為 宣 福 一 事 所 頒 的 宗 座 函 件 。

講 道 由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 方 濟 會 會 士 黃 國 華 神 父 主 持 , 他 說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雖 在 方 濟 會 成 長 及 接 受 培 育 , 但 現 在 他 獲 冊 封 為 真 福 , 已 是 屬 於 整 個 教 會 。」 他 稱 許 雷 神 父 對 聖 言 的 熱 愛 , 在 晉 鐸 前 已 立 志 到 中 國 把 聖 經 翻 譯 為 中 文 。

黃 國 華 神 父 指 出 , 雷 神 父 曾 說 過 第 一 本 中 文 聖 經 出 版 後 , 約 二 十 年 後 便 應 重 新 翻 譯 及 修 訂 , 「可 是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中 文 聖 經 出 版) 在 四 十 年 後 才 開 始 …… 至 二 0 0 八 年 才 找 到 合 作 者 逐 步 修 訂 。」 他 肯 定 雷 神 父 把 天 主 聖 言 帶 到 東 方 、 畢 生 為 聖 言 服 務 , 並 把 福 音 信 息 應 用 於 生 活 內 的 功 勞 與 芳 表 。

讀 經 由 失 明 信 徒 周 潔 梅 以 點 字 聖 經 誦 讀 , 她 於 彌 撒 後 對 本 報 表 示 , 兒 時 曾 在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成 長 , 雷 神 父 常 到 修 院 講 道 , 她 也 跟 隨 修 女 一 起 , 「我 雖 然 看 不 到 他 的 容 貌 , 但 他 的 聲 音 很 柔 婉 、 很 動 聽 。」 她 說 , 雷 神 父 時 常 鼓 勵 青 年 多 為 他 人 的 需 要 祈 禱 , 她 有 機 會 與 聖 人 接 觸 , 感 到 很 幸 運 。

彌 撒 前 , 由 出 席 西 西 里 島 宣 福 禮 的 兩 名 教 徒 代 表 分 享 宣 福 禮 情 況 。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書 院 學 生 李 皓 朗 說 , 當 主 禮 宣 布 雷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時 , 教 堂 前 緩 緩 拉 起 白 布 , 露 出 雷 神 父 畫 像 , 那 一 刻 他 很 感 動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瞻 禮 定 於 每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 方 濟 會 西 西 里 會 省 預 計 於 明 年 瞻 禮 日 將 雷 神 父 的 一 片 聖 髑 贈 予 香 港 。

一 九 八 四 年 , 胡 振 中 樞 機 以 香 港 教 區 的 名 義 , 向 教 廷 宣 聖 部 申 請 把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 雷 神 父 生 於 一 九 0 七 年 , 卒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
 2012 年 10 月 14 日  

 

本地教徒參與晚禱會
感謝雷永明神父貢獻

香 港 教 區 九 月 廿 九 日 假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晚 禱 會 , 慶 祝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神 父 列 品 真 福 , 逾 三 百 五 十 名 信 徒 重 溫 並 感 謝 他 對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的 貢 獻 。

感 恩 環 節 上 ,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成 員 鄧 鎮 昌 指 出 , 雷 神 父 昔 日 領 導 的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出 版 中 文 聖 經 , 讓 華 人 信 徒 有 機 會 得 到 各 類 的 聖 經 培 育 , 信 徒 應 為 此 感 恩 。

方 濟 會 陳 滿 鴻 神 父 引 述 已 故 于 斌 樞 機 稱 , 「中 文 聖 經 的 出 現 , 是 新 時 代 的 開 始 。」 他 說 : 「教 會 團 體 透 過 聖 經 推 行 牧 民 工 作 、 聖 經 研 究 、 舉 辦 聖 經 祈 禱 會 等 。 香 港 天 主 教 聖 經 協 會 也 是 出 版 中 文 聖 經 後 才 成 立 , 我 們 為 得 到 不 同 的 聖 經 培 育 而 感 恩 。」

主 辦 者 介 紹 雷 神 父 生 平 後 , 隨 即 播 放 林 銘 副 主 教 到 意 大 利 出 席 宣 福 禮 前 的 電 話 訪 問 錄 音 , 他 說 香 港 朝 聖 團 要 感 謝 雷 神 父 生 前 致 力 把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他 鼓 勵 教 徒 更 致 力 於 靈 修 及 傳 揚 天 國 喜 訊 。

稍 後 的 講 座 上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說 : 「雷 永 明 神 父 成 為 真 福 , 這 提 醒 信 徒 也 要 有 成 聖 的 決 心 , 要 透 過 天 主 聖 言 成 聖 。」 他 指 福 傳 是 成 聖 的 途 徑 之 一 , 教 徒 可 善 用 雷 永 明 神 父 翻 譯 的 中 文 聖 經 傳 福 音 。

講 座 後 陳 志 明 主 持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紀 念 晚 禱」 , 參 禮 者 在 祈 禱 中 感 謝 天 主 。

在 俗 方 濟 會 港 澳 區 域 會 長 黃 玉 梅 說 : 「身 為 在 俗 方 濟 會 成 員 , 要 像 雷 神 父 一 樣 生 活 , 不 止 是 研 讀 聖 言 , 也 要 有 實 質 行 動 。 雷 神 父 關 愛 窮 苦 的 人 、 癩 病 人 、 關 心 聖 召 , 這 都 是 教 友 應 做 的 事 。」
 2012 年 10 月 14 日  

 


聖母痛苦方濟傳教修女
銘記真福雷永明神父恩情

雷永明神父列品真福,華人教會高興,其中聖母痛苦方濟傳教女修會特別雀躍。因為雷神父在港期間,一直照顧著這個源自湖南的修會。以下是三位修女的分享。——編者

李琪修女:
謹記雷神父話 走上修道之路
現 年 八 十 八 歲 的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李 琪 修 女 , 早 在 七 歲 時 已 認 識 雷 永 明 神 父 , 當 時 她 哥 哥 李 士 漁 正 在 中 國 衡 陽 教 區 的 小 修 道 院 修 道 , 雷 神 父 是 院 長 , 每 次 李 修 女 到 修 會 探 望 哥 哥 , 總 有 機 會 與 雷 神 父 接 觸 。

李 琪 修 女 說 : 「有 次 雷 神 父 看 見 我 , 上 前 拍 拍 我 的 膊 頭 , 問 道 : 想 不 想 成 為 修 女 , 與 哥 哥 一 樣 進 入 修 院 修 道 ?」 七 歲 的 她 不 明 白 修 道 是 甚 麼 , 但 不 知 怎 樣 卻 答 應 下 來 , 從 此 雷 神 父 便 不 斷 提 醒 她 對 天 主 的 承 諾 , 並 鼓 勵 她 恭 念 天 主 經 , 熱 心 祈 禱 , 祈 求 天 主 給 她 修 道 的 恩 寵 。

雷 神 父 的 說 話 一 直 深 印 在 李 修 女 的 腦 海 , 終 於 在 十 五 歲 加 入 衡 陽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 十 九 年 後 , 李 修 女 遵 從 修 會 的 指 派 來 港 開 展 教 育 事 工 , 再 次 遇 見 雷 神 父 , 原 來 他 應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邀 請 , 負 責 照 顧 來 港 的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會 修 女 。

李 修 女 眼 中 的 雷 神 父 是 個 謙 下 的 人 , 從 他 身 上 看 到 方 濟 精 神 ; 時 常 微 笑 , 對 人 慈 祥 守 禮 。

提 到 雷 永 明 神 父 所 致 力 的 聖 經 翻 譯 工 作 , 李 修 女 認 為 這 是 天 主 給 他 的 特 殊 使 命 ; 李 修 女 當 時 間 中 亦 有 協 助 抄 寫 草 稿 , 她 很 感 激 雷 神 父 讓 她 有 機 會 為 這 份 具 有 重 大 意 義 的 工 作 出 一 分 力 。

雷 永 明 神 父 生 前 曾 出 版 《雷 永 明 神 父 回 憶 錄》 , 事 緣 當 時 其 兄 李 士 漁 神 父 是 方 濟 會 院 長 , 雷 神 父 不 以 前 輩 自 居 , 聽 命 及 謙 虛 地 寫 下 此 書 。 李 修 女 指 出 這 件 事 反 映 了 雷 神 父 對 長 上 的 聽 命 服 從 。

吳潔英修女:
愛惜修會  定期長途探望我們
在 香 港 土 生 土 長 的 吳 潔 英 修 女 , 一 九 五 八 年 加 入 當 時 剛 來 港 服 務 的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當 望 會 生 。 當 時 她 只 有 二 十 歲 , 與 其 他 修 女 住 在 沙 田 狹 小 的 鐵 皮 屋 內 , 見 證 著 雷 永 明 神 父 為 修 院 所 作 出 的 貢 獻 。

「雷 神 父 幫 助 修 會 籌 錢 買 地 、 建 修 院 、 幼 稚 園 、 小 學 、 中 學 等 , 那 時 修 會 剛 來 港 不 久 , 全 靠 雷 神 父 熱 心 幫 助 , 才 能 找 到 高 公 使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高 理 耀 總 主 教) 捐 獻 , 以 及 其 他 恩 人 的 幫 助 。」

她 說 , 雷 神 父 平 均 每 月 會 到 修 院 與 修 女 共 聚 , 主 要 是 講 授 聖 經 和 聽 告 解 等 , 「有 時 修 女 教 書 尚 未 回 來 , 他 便 在 小 堂 內 靜 候 , 每 次 見 到 我 們 , 他 總 會 說 : 對 不 起 , 打 擾 你 們 了 。」 神 父 的 謙 卑 令 她 心 懷 感 激 。

吳 潔 英 修 女 入 會 時 很 年 輕 , 最 得 到 雷 神 父 的 疼 愛 , 「雷 神 父 每 次 來 訪 時 , 會 叫 著 我 的 名 字 邊 說 : 『小 伯 爾 納 德 (吳 修 女 的 聖 名) 坐 在 我 旁』 。 有 次 他 往 台 灣 工 作 , 更 為 我 寄 來 當 地 的 西 瓜 ; 我 宣 發 永 願 時 , 他 人 在 日 本 , 也 找 人 送 禮 恭 賀 我 。」

今 年 七 十 五 歲 的 吳 修 女 至 今 仍 很 感 激 雷 神 父 對 修 女 的 照 顧 和 愛 護 , 更 難 忘 當 日 他 埋 首 苦 幹 ,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之 時 , 仍 堅 持 定 時 探 訪 修 女 , 「由 堅 尼 地 道 的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到 我 們 沙 田 的 會 院 , 每 次 來 回 要 花 上 三 小 時 。」 她 說 , 雷 神 父 每 次 到 訪 , 都 買 來 香 蕉 、 朱 古 力 等 食 物 , 修 女 著 他 不 要 買 , 他 回 應 道 , 「爸 爸 (雷 神 父) 來 探 望 女 兒 (修 女) , 當 然 要 買 食 物 。」

吳 修 女 坦 言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愛 心 , 是 她 終 身 學 習 的 榜 樣 , 她 說 : 「每 次 他 來 修 院 , 長 上 會 給 予 足 夠 的 車 資 , 可 是 他 若 在 路 上 遇 到 乞 丐 , 便 逐 點 把 車 資 捐 出 , 有 時 連 衣 服 也 送 上 。」

雷 神 父 的 德 行 仍 長 留 人 心 , 吳 修 女 憶 說 : 「每 次 見 到 他 , 總 是 一 手 拿 念 珠 、 一 手 拿 傘 , 專 心 地 念 玫 瑰 經 , 有 時 下 雨 時 也 忘 記 打 傘 , 任 由 全 身 濕 透 ; 坐 車 時 , 見 到 其 他 人 趕 車 , 總 會 讓 人 先 上 , 他 便 是 這 樣 , 從 不 會 與 人 爭 。」

吳 修 女 和 鍾 妙 嫦 修 女 參 加 了 九 月 廿 九 日 西 西 里 的 宣 福 典 禮 , 修 女 說 , 她 的 聖 名 伯 爾 納 德 就 是 雷 神 父 替 她 改 的 ; 她 又 記 得 神 父 說 過 , 翻 譯 聖 經 是 他 的 主 要 工 作 , 而 擔 當 其 他 工 作 如 聽 告 解 , 為 他 已 是 休 息 時 間 。

鍾妙嫦修女:
生活謙遜 早是活聖人
提 起 雷 永 明 神 父 , 鍾 妙 嫦 修 女 的 思 緒 , 回 到 五 十 年 前 修 會 剛 來 港 的 情 形 , 當 時 修 女 們 初 來 甫 到 , 得 到 雷 永 明 神 父 協 助 建 造 修 院 , 讓 她 們 得 到 居 所 , 以 及 展 開 福 傳 工 作 , 後 來 更 幫 助 修 女 取 得 教 師 資 格 。

雷 神 父 在 修 女 當 中 實 擔 當 重 要 的 角 色 , 鍾 修 女 說 : 「雷 神 父 在 一 九 五 八 年 至 六 四 年 間 , 為 修 會 奔 走 , 令 我 們 可 以 在 沙 田 買 地 、 建 屋 , 若 不 是 他 找 來 不 同 的 恩 人 , 我 們 也 難 把 傳 教 工 作 實 踐 出 來 。」

鍾 妙 嫦 修 女 自 小 隨 家 人 認 識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 時 常 在 沙 田 的 「鐵 皮 屋」 (修 院 未 建 成 以 前) 出 入 。 一 九 六 六 年 , 只 有 十 餘 歲 的 她 加 入 修 會 , 雷 神 父 稱 她 為 「小 路 濟 亞」 。 「他 說 話 聲 音 很 輕 , 普 通 話 帶 著 湖 南 口 音 , 修 女 們 很 喜 歡 坐 在 他 旁 邊 , 聽 他 解 釋 聖 經 , 以 獲 得 靈 修 指 引 。」

雷 神 父 立 志 要 中 國 人 認 識 天 主 聖 言 , 便 開 始 進 行 聖 經 翻 譯 , 這 一 切 鍾 修 女 看 在 眼 裡 : 「他 從 不 說 這 (翻 譯 聖 經) 是 他 的 事 業 , 只 默 默 地 做 , 當 中 充 滿 了 他 對 上 主 的 愛 及 傳 教 心 火 。」

雷 神 父 多 年 來 努 力 不 懈 地 翻 譯 聖 經 , 亦 影 響 到 鍾 修 女 選 擇 修 讀 宗 教 哲 學 。 一 九 七 六 年 , 她 在 中 大 修 讀 的 第 一 年 , 雷 神 父 離 世 , 「我 曾 向 他 表 示 , 我 要 讀 宗 教 哲 學 與 中 文 , 他 承 諾 會 幫 助 我 , 可 惜 他 已 回 到 天 主 的 家 。」

令 她 最 難 忘 的 , 是 每 年 她 的 瞻 禮 前 夕 , 雷 神 父 會 致 電 給 她 , 表 示 會 為 她 祈 禱 。 他 離 世 後 , 由 另 一 神 父 代 為 延 續 下 去 。 她 說 : 「雷 神 父 的 關 心 和 細 心 , 教 我 好 好 地 效 法 聖 人 和 愛 聖 母 , 他 的 熱 心 亦 影 響 了 我 做 人 處 事 的 方 法 。」

雷 神 父 生 前 住 在 堅 尼 地 道 聖 經 學 會 大 屋 外 一 間 簡 樸 獨 立 的 小 房 間 , 鍾 修 女 每 次 到 訪 , 都 見 到 他 要 爬 上 一 道 小 樓 梯 才 到 達 房 間 , 「他 把 自 己 放 到 最 微 末 的 位 置 。 回 顧 往 昔 , 雷 神 父 活 出 聖 言 及 方 濟 的 生 活 。」 她 形 容 雷 神 父 是 個 謙 下 的 人 , 從 他 身 上 看 到 方 濟 精 神 。

鍾 修 女 覺 得 雷 神 父 宣 福 的 最 大 意 義 , 是 「公 開 宣 布 所 有 人 都 可 以 倣 效 神 父 成 為 對 聖 言 熱 愛 的 人」 。 修 女 早 已 從 雷 神 父 的 芳 表 中 , 視 他 為 活 聖 人 。 她 在 宣 福 程 序 未 開 展 時 , 已 與 其 他 修 女 搜 集 神 父 的 頭 髮 等 並 分 成 三 百 多 份 , 以 準 備 將 來 宣 福 或 封 聖 的 需 要 。

宣 福 禮 上 , 令 鍾 修 女 最 深 刻 的 就 是 當 主 教 座 堂 前 遮 著 雷 神 父 的 簾 幕 緩 緩 拉 起 時 , 就 似 象 徵 著 他 翻 譯 聖 經 此 行 動 是 幫 人 向 上 , 予 人 希 望 。 「有 這 許 多 主 教 、 神 父 出 席 宣 福 彌 撒 , 就 是 對 神 父 的 肯 定 。」 鍾 修 女 感 謝 天 主 說 : 「能 在 我 有 生 之 年 公 開 雷 神 父 的 成 聖 之 路 。」
 2012 年 10 月 14 日  


 

「謙遜、親切」──
我們眼中的雷永明神父

雷永明神父 (Gabriele Maria Allegra) 一生要擔當的使命在他預備鐸職時已開始明確,那便是,在當時仍未有一本完整天主教中文譯本聖經的環境下,「前往中國並翻譯聖經」。

這位熱愛聖言並尊重中國文化的神父,究竟在他親人、朋友及朝聖團團友眼中又是何許樣人?香港朝聖團九月廿六至十月二日出訪西西里期間,本報訪問了認識雷神父的親人朋友,從他們口中講述這位香港教區首位列真福品。

阿利格拉 (Angelo Allegra, 雷神父的侄兒)
外 表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極 為 相 似 的 阿 利 格 拉 是 雷 神 父 的 侄 兒 , 香 港 朝 聖 團 此 行 全 程 由 他 安 排 。 他 深 知 伯 父 很 愛 中 國 人 , 故 每 次 有 華 人 到 訪 他 與 雷 神 父 於 西 西 里 的 家 人 也 很 興 奮 , 熱 誠 招 待 ; 他 表 示 , 其 伯 父 不 單 在 翻 譯 聖 經 工 作 上 有 貢 獻 , 又 會 將 一 些 著 名 中 國 文 學 翻 譯 成 意 大 利 文 , 故 對 文 化 及 人 的 交 流 融 和 均 有 深 遠 影 響 。

阿 利 格 拉 記 得 小 時 候 每 次 雷 神 父 回 鄉 , 他 總 愛 待 在 他 身 邊 。 「每 次 他 回 來 , 會 有 很 多 人 來 家 中 與 他 傾 談 , 我 寧 可 犧 牲 與 其 他 小 孩 玩 耍 的 時 間 , 也 要 聽 他 說 話 。」 阿 利 格 拉 於 明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慶 日 會 與 家 族 成 員 到 香 港 , 參 加 奉 獻 給 雷 神 父 的 彌 撒 。

德塞納 (Francesca Desena, 雷神父的外甥孫女)
德 塞 納 是 雷 神 父 的 外 甥 孫 女 , 她 特 地 從 羅 馬 來 西 西 里 參 加 九 月 廿 九 日 的 宣 福 儀 式 , 她 婆 婆 是 雷 神 父 的 妹 妹 , 雷 神 父 排 行 最 大 。

德 塞 納 說 , 她 母 親 與 雷 神 父 有 很 特 別 的 感 情 , 她 媽 媽 四 歲 時 雷 神 父 已 到 中 國 傳 教 , 但 他 們 一 直 保 持 書 信 聯 繫 , 「媽 媽 說 , 每 次 她 不 開 心 時 , 神 父 在 遠 遠 的 中 國 像 早 已 知 悉 , 會 寫 信 回 來 安 慰 她 。」 雷 神 父 又 會 給 她 母 親 寄 上 他 為 中 國 小 孩 子 照 的 相 片 。

今 年 為 德 塞 納 是 很 特 別 的 一 年 , 她 母 親 與 父 親 分 別 於 二 月 及 三 月 去 世 , 雖 知 道 他 們 已 在 更 好 的 地 方 , 但 她 不 免 很 痛 苦 ; 而 雷 神 父 宣 真 福 品 為 她 正 是 適 時 安 慰 , 「我 知 道 , 父 母 已 與 雷 神 父 在 天 堂 見 面 。」 她 說 。

胡子義神父(Gaetano Nicosia, 雷神父的同鄉、童年時代的鄰居及同學)
現 居 住 於 黃 竹 坑 聖 瑪 利 安 老 院 、 九 十 七 歲 的 胡 子 義 神 父 與 雷 神 父 是 同 鄉 、 童 年 時 代 的 鄰 居 及 同 學 , 相 交 相 知 。 胡 子 義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開 始 服 務 在 澳 門 路 環 聖 母 村 照 顧 痳 瘋 者 的 病 院 , 當 時 雷 永 明 神 父 每 年 聖 誕 節 也 會 到 病 院 探 望 病 人 , 讓 病 人 知 道 他 們 並 未 有 被 社 會 所 遺 棄 。

雷 神 父 宣 福 , 胡 神 父 為 此 感 到 很 高 興 ; 儘 管 行 動 不 便 , 他 亦 要 遠 道 由 香 港 來 到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參 加 這 位 好 朋 友 的 宣 福 儀 式 。

郭潔麟神父 (逾六十年前在港相遇雷神父)
八 十 三 歲 的 台 灣 遣 使 會 郭 潔 麟 神 父 這 次 專 程 從 台 灣 轉 到 香 港 參 加 朝 聖 團 , 慶 祝 這 位 逾 半 世 紀 前 相 遇 的 鐸 友 列 品 真 福 。

一 九 四 九 年 郭 神 父 於 香 港 窩 打 老 道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第 一 次 相 遇 ── 當 時 思 高 學 會 剛 遷 往 香 港 。 其 後 雷 神 父 不 時 也 會 到 台 灣 探 望 方 濟 會 士 , 故 郭 神 父 有 更 多 機 會 與 雷 神 父 相 聚 。

郭 神 父 指 雷 神 父 是 位 活 聖 人 : 「他 在 世 時 已 活 出 聖 德 , 與 他 談 話 全 是 涉 及 靈 性 上 的 。」 他 說 雷 神 父 是 位 對 人 親 切 , 一 點 也 不 嚴 肅 的 天 才 , 「他 曉 得 如 何 將 靈 性 上 的 道 理 傳 授 予 普 通 人 。」 郭 神 父 回 憶 道 。

黃國華神父 (方濟會士)
黃 國 華 神 父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同 是 方 濟 會 士 , 他 雖 未 曾 見 過 雷 神 父 , 卻 從 神 父 的 弟 子 如 李 士 漁 、 陳 維 統 神 父 口 中 立 體 地 認 識 他 。

「從 他 們 口 中 知 道 , 雷 神 父 待 人 接 物 、 謙 遜 , 很 得 弟 兄 們 的 尊 重 ; 他 又 不 會 將 功 勞 當 成 是 自 己 。」 黃 神 父 說 。 雷 永 明 神 父 很 聰 明 , 自 學 語 文 後 再 教 其 他 弟 兄 ; 雷 神 父 更 有 過 目 不 忘 的 本 領 , 新 書 一 晚 便 能 看 完 。 但 謙 虛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將 這 些 能 力 全 歸 功 於 天 主 賞 賜 。

「雷 神 父 雖 是 方 濟 會 士 , 但 他 的 宣 福 其 實 是 表 揚 整 個 教 會 。」 他 說 。 「從 另 一 角 度 看 , 神 父 雖 有 才 華 , 但 更 要 感 謝 天 主 安 排 他 來 中 國 實 現 這 理 想 。」

一 九 八 六 年 仍 為 初 學 生 的 黃 神 父 有 份 參 與 雷 永 明 神 父 於 跑 馬 地 的 起 骨 儀 式 , 現 為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的 他 承 諾 會 遵 從 雷 神 父 的 理 念 , 發 揚 思 高 譯 經 精 神 , 並 幫 助 人 更 認 識 聖 經 。

譚錦榮神父 (教區神父、在俗方濟會士)
譚 錦 榮 神 父 亦 有 參 與 一 九 八 六 年 雷 神 父 的 起 骨 儀 式 , 他 透 過 雷 神 父 的 學 生 陳 維 統 神 父 認 識 雷 神 父 。 他 表 示 今 次 宣 福 儀 式 令 他 感 覺 強 烈 , 作 為 靈 修 導 師 , 聖 經 對 他 極 為 重 要 ; 譚 神 父 感 激 神 父 翻 譯 聖 經 之 餘 , 亦 在 宣 福 禮 上 請 雷 神 父 代 禱 , 讓 他 能 完 成 天 主 在 自 己 身 上 的 旨 意 。

譚 神 父 又 表 示 , 雷 神 父 的 聖 相 眼 神 是 凝 望 無 玷 聖 心 聖 母 , 就 像 神 父 想 透 過 天 主 聖 言 領 我 們 到 天 主 那 裡 ; 另 外 神 父 完 全 的 交 託 , 正 正 活 出 方 濟 會 士 的 精 神 。 「天 主 很 照 顧 香 港 , 給 我 們 雷 神 父 這 位 真 福 。」 譚 神 父 說 。
 2012 年 10 月 14 日  


 

拜訪雷永明家鄉
體會真福生平與靈修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aria Allegra) 在 意 大 利 列 品 真 福 , 香 港 觀 禮 團 除 參 加 九 月 廿 九 日 宣 福 禮 外 , 亦 到 訪 他 的 故 居 、 孕 育 其 信 仰 的 西 西 里 阿 基 雷 爾 布 教 堂 及 其 修 道 的 方 濟 小 修 院 , 以 進 一 步 了 解 這 位 真 福 的 成 聖 之 路 。

雷 神 父 一 生 愛 三 件 事 , 就 是 愛 教 會 、 愛 方 濟 會 和 愛 工 作 , 接 觸 過 雷 神 父 的 多 稱 他 「活 聖 人」 , 也 許 其 德 行 芳 表 正 是 來 自 其 父 母 的 培 育 ; 雷 神 父 論 及 父 母 時 曾 引 述 巴 先 (Rene Bazin) 所 言 : 「天 主 往 往 給 那 些 司 鐸 的 父 母 , 懷 有 一 顆 司 鐸 那 樣 的 心 。」

雷 神 父 家 境 貧 窮 , 父 母 卻 充 滿 著 信 德 , 是 熱 心 恭 敬 聖 母 的 人 ; 他 父 親 在 阿 基 雷 爾 布 的 小 教 堂 服 務 , 小 小 的 雷 永 明 每 天 到 教 堂 當 輔 祭 , 母 親 每 天 提 醒 全 家 念 玫 瑰 經 ; 甚 至 是 神 父 的 家 人 如 他 妹 妹 , 一 生 養 雞 賣 雞 蛋 , 把 賺 得 的 去 支 持 雷 神 父 的 譯 經 工 作 。

對 於 會 士 的 身 份 , 雷 神 父 曾 說 : 「一 個 方 濟 會 的 傳 教 士 , 不 說 很 多 的 話 , 卻 做 很 多 的 事 。」 就 如 他 , 奉 獻 自 己 一 生 ,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 傳 達 天 主 聖 言 。

要 更 了 解 雷 神 父 的 生 平 和 靈 修 , 請 閱 《雷 永 明 神 父 回 憶 錄》、《雷 永 明 神 父 神 修 小 傳》 及 李 士 漁 神 父 所 著 的 《我 自 幼 認 識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2012 年 10 月 21 日  

 

我的同會兄弟雷永明神父
申培謙

雷 永 明 神 父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創 辦 人 , 已 於 今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 在 拖 延 了 十 年 之 後 , 在 意 大 利 的 西 西 里 島 的 首 府 , 被 羅 馬 教 廷 列 為 真 福 品 。 這 是 中 華 方 濟 會 的 光 榮 , 亦 是 全 球 華 人 的 福 氣 , 因 為 他 同 他 的 數 位 方 濟 小 弟 兄 們 , 給 我 們 準 備 了 一 本 整 套 的 聖 經 中 文 譯 本 , 特 別 是 那 詳 細 清 晰 的 註 解 , 使 人 更 容 易 無 師 自 通 的 讀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家 書 。

在 現 存 的 方 濟 小 弟 兄 中 , 曾 和 雷 神 父 共 事 過 的 , 我 可 能 是 碩 果 僅 存 之 一 , 恕 我 高 攀 , 我 第 一 次 遇 到 雷 神 父 , 是 在 一 九 四 九 年 春 夏 之 間 , 當 時 國 民 黨 急 退 , 共 黨 就 快 席 捲 大 陸 之 際 , 很 多 人 都 逃 往 香 港 , 包 括 傳 教 士 在 內 。 我 是 方 濟 會 小 兄 弟 中 , 第 一 批 因 避 難 , 經 香 港 而 前 往 西 班 牙 就 讀 的 修 士 。 座 落 在 九 龍 窩 打 老 道 一 三 三 號 的 帳 房 , 只 是 一 座 小 小 的 會 院 , 但 每 天 卻 要 招 待 、 接 送 很 多 來 往 的 神 父 修 士 。 記 得 我 們 到 達 的 那 一 晚 , 雷 神 父 竟 把 他 的 床 讓 給 我 們 , 而 他 自 己 卻 睡 在 地 板 上 。 他 這 種 愛 人 和 犧 牲 的 精 神 給 我 們 留 下 了 非 常 深 刻 的 印 象 , 至 今 難 忘 。

我 在 西 班 牙 晉 鐸 並 工 作 兩 年 後 , 又 在 羅 馬 的 額 我 略 宗 座 大 學 獲 得 了 社 會 學 博 士 學 位 , 東 歸 後 的 第 一 個 工 作 站 就 是 在 教 宗 良 十 三 世 的 《新 事》 通 諭 , 以 及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所 頒 布 的 有 關 社 會 及 勞 工 正 義 的 各 文 件 的 背 景 下 , 雷 永 明 神 父 為 宣 揚 教 會 而 於 一 九 六 0 年 在 新 加 坡 成 立 的 安 道 社 會 學 院 。 該 學 院 的 宗 旨 是 要 把 教 會 大 量 有 關 社 會 正 義 的 大 道 理 , 從 原 文 翻 譯 成 中 文 ; 當 時 在 學 院 工 作 的 中 外 神 父 , 包 括 會 士 和 教 區 神 父 有 十 多 位 , 可 謂 人 才 濟 濟 , 雷 神 父 就 是 該 學 院 的 社 長 。 但 很 可 惜 , 因 為 多 種 緣 故 , 該 學 院 的 壽 命 並 沒 維 持 多 久 。

羅 馬 教 廷 在 經 過 多 年 調 查 之 後 ,   決 定 於 二 0 0 二 年 十 月 為 雷 神 父 和 其 他 三 位 並 列 真 福 品 , 而 巨 幅 的 畫 像 早 已 準 備 好 掛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外 牆 , 一 切 都 已 就 緒 , 只 待 所 選 定 的 日 子 來 到 ; 就 在 此 時 , 一 位 意 大 利 籍 的 方 濟 會 小 兄 弟 , 可 能 是 為 了 錦 上 添 花 , 在 羅 馬 一 份 非 常 暢 銷 的 報 紙 上 發 表 一 篇 文 章 , 不 單 高 度 讚 揚 雷 神 父 創 辦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為 世 界 華 人 準 備 了 一 本 完 整 的 中 文 聖 經 , 而 且 還 是 反 共 義 士 , 在 新 加 坡 創 辦 了 社 會 學 院 等 …… 中 國 當 局 看 了 這 文 章 後 , 很 不 以 為 然 , 立 即 向 聖 座 提 出 交 涉 , 而 聖 座 為 了 廣 大 信 友 的 好 處 , 更 為 了 息 事 寧 人 , 就 把 雷 神 父 列 品 的 事 暫 時 擱 置 , 我 當 時 正 在 非 洲 的 摩 洛 哥 首 府 方 濟 會 院 服 務 ,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 非 常 失 望 , 只 好 把 早 已 準 備 、 前 往 羅 馬 參 加 宣 福 大 禮 的 機 票 取 消 。

雷 神 父 早 在 去 世 之 前 , 已 有 好 多 人 稱 他 為 「活 聖 人」 , 而 我 亦 認 為 , 確 是 如 此 , 就 讓 我 現 在 引 兩 件 事 來 證 明 ——

一 是 他 在 祈 禱 時 的 專 注 態 度 。 雷 神 父 每 天 早 晨 都 要 到 修 女 院 去 舉 行 彌 撒 , 某 日 在 彌 撒 後 歸 途 中 下 起 大 雨 , 但 是 路 人 卻 看 見 雷 神 父 雙 手 拿 著 念 珠 , 熱 心 的 念 玫 瑰 經 , 絲 毫 不 理 會 天 在 下 雨 , 而 其 雨 具 即 掛 在 手 臂 上 ; 另 外 , 無 論 是 在 公 眾 場 合 或 私 人 交 談 時 , 雷 神 父 絕 不 想 更 不 會 講 別 人 的 壞 事 或 者 壞 話 。 我 早 已 決 定 , 如 果 有 一 天 雷 神 父 能 列 入 真 福 聖 品 , 我 一 定 要 去 參 加 。

雷 神 父 這 次 宣 福 日 期 是 在 今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 聖 母 升 天 瞻 禮 那 天 , 在 西 西 里 首 府 的 主 教 座 堂 宣 布 的 , 當 我 從 網 絡 得 知 這 消 息 時 , 已 是 九 月 初 旬 , 而 我 們 聖 堂 的 教 友 經 多 時 策 劃 , 正 好 要 在 九 月 中 到 山 西 朝 聖 , 山 西 的 朝 聖 團 九 月 廿 五 日 才 能 回 來 , 所 以 我 很 倉 卒 的 報 了 廿 六 日 在 香 港 出 發 的 那 一 團 。 然 而 , 我 就 在 山 西 回 程 後 的 那 晚 , 因 血 壓 過 高 而 被 迫 取 消 西 西 里 的 行 程 , 所 以 雷 神 父 的 兩 次 列 品 大 禮 , 我 都 爽 了 約 , 真 的 遺 憾 終 身 。

另 一 件 事 我 想 提 及 的 是 《慈 母 心 聲》 這 本 書 , 是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藉 著 高 庇 神 父 (Stefano Gobbi) 推 動 聖 母 司 鐸 運 動 (The Marian Movement of Priests) 和 晚 餐 廳 集 禱 會 (The Cenacle) 的 一 個 工 具 。 《慈 母 心 聲》 的 原 文 意 大 利 文 是 Ai SacerdotiFigli Prediletti Della Madonna, 逐 字 譯 出 , 是 聖 母 向 她 特 愛 的 孩 子 們——司 鐸 講 話 。 一 九 七 三 年 左 右 , 雷 神 父 來 我 在 香 港 服 務 的 學 校 找 我 , 並 把 一 疊 文 件 交 給 我 , 那 就 是 德 範 神 父 的 心 靈 記 錄 、 現 在 的 《慈 母 心 聲》 , 他 希 望 我 能 把 它 譯 成 中 文 。 而 在 雷 神 父 臨 死 之 前 , 還 再 三 囑 咐 當 時 的 省 會 長 韓 承 良 神 父 , 要 他 提 醒 我 千 萬 不 要 忘 記 翻 譯 那 些 意 大 利 文 。 《慈 母 心 聲》 是 很 多 教 友 們 喜 歡 的 一 本 書 , 這 亦 要 歸 功 於 雷 永 明 神 父 , 而 我 亦 非 常 高 興 能 完 成 神 父 交 給 我 的 任 務 。

最 後 , 我 們 要 多 多 的 祈 求 雷 神 父 , 希 望 他 能 在 天 主 面 前 多 為 我 們 轉 求 ; 而 我 們 亦 應 多 多 為 他 求 天 主 , 希 望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 他 能 再 上 一 層 樓 , 列 入 聖 品 。
作者方濟會申培謙神父現居台灣
 2012 年 10 月 28 日  


 

雷永明神父與聖召
尹雅白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生 平 事 跡 , 我 知 道 的 並 不 多 , 因 為 自 一 九 七 一 年 至 一 九 七 九 年 , 我 遠 赴 加 拿 大 深 造 , 並 留 在 滿 地 可 , 為 華 僑 教 會 服 務 。 七 六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雷 神 父 逝 世 的 消 息 , 是 劉 緒 堂 神 父 寫 信 給 我 才 知 道 的 , 因 此 , 這 一 段 時 期 的 一 切 , 是 我 回 港 後 才 慢 慢 從 思 高 的 神 父 們 中 得 知 。

一 九 九 五 年 左 右 , 李 仕 漁 神 父 交 給 了 我 一 份 原 稿 , 是 他 寫 的 「我 自 幼 認 識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 當 時 他 已 交 給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的 院 長 , 該 書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雷 神 父 逝 世 二 十 周 年 才 出 版 。 另 一 本 書 是 雷 神 父 的 回 憶 錄 , 是 應 李 仕 漁 神 父 的 邀 請 而 寫 的 , 在 該 書 中 說 , 他 本 人 根 本 不 想 寫 自 己 的 回 憶 錄 , 他 之 所 以 寫 , 是 因 為 他 聽 命 服 從 當 年 作 院 長 的 李 仕 漁 神 父 , 從 此 可 見 , 雷 神 父 的 謙 遜 美 德 是 何 等 高 深 。 這 兩 本 書 最 近 為 了 紀 念 慶 祝 雷 神 父 列 真 福 而 再 版 , 使 我 們 更 能 多 些 認 識 這 位 近 世 長 年 在 香 港 服 務 的 真 福 聖 者 , 實 在 是 一 件 很 有 意 義 的 事 , 對 教 友 與 修 道 者 也 是 很 珍 貴 的 參 考 。

此 外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還 有 一 本 較 小 冊 的 靈 修 小 傳 (作 者 為 一 位 隱 名 氏 , 相 信 他 對 雷 神 父 非 常 景 仰 , 也 與 雷 神 父 及 思 高 學 會 的 神 父 們 有 很 深 的 交 誼)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用 意 大 利 文 所 寫 , 八 0 年 出 版 。 在 香 港 與 台 灣 都 有 發 行 , 內 容 對 雷 神 父 的 德 行 與 生 活 都 有 詳 細 的 描 寫 。

我 之 所 以 提 出 以 上 的 三 本 書 , 是 希 望 教 友 都 能 抽 時 間 閱 讀 , 從 中 認 識 真 福 雷 神 父 的 整 個 生 平 修 養 與 聖 德 。 他 修 德 成 聖 的 秘 訣 , 也 可 從 他 的 言 行 中 得 知 , 並 且 可 以 學 習 效 法 他 的 榜 樣 。

我 現 在 要 特 別 寫 出 來 的 , 是 雷 神 父 對 神 父 與 修 女 聖 召 的 關 懷 與 培 育 。 李 仕 漁 神 父 是 他 第 一 批 在 衡 陽 修 院 的 學 生 , 李 神 父 十 四 歲 在 衡 陽 小 修 院 , 恰 逢 雷 神 父 初 入 中 國 , 第 一 件 工 作 就 是 做 他 的 院 長 。 與 李 神 父 同 入 修 院 的 有 衡 陽 的 萬 次 章 , 後 來 萬 神 父 做 了 衡 陽 教 區 首 位 國 籍 主 教 。 另 外 照 我 記 憶 的 還 有 其 他 的 修 生 , 後 來 陞 了 神 父 , 但 李 仕 漁 可 說 得 天 獨 厚 , 成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最 早 的 一 批 會 士 , 與 雷 神 父 生 活 四 十 多 年 。

雷 神 父 對 修 女 的 栽 培 也 不 遺 餘 力 , 早 期 衡 陽 教 區 的 柏 長 青 主 教 創 立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 雷 神 父 也 是 有 份 參 與 的 。 尤 其 當 該 會 在 美 國 避 難 多 年 後 , 得 到 雷 神 父 的 協 助 ,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應 香 港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邀 請 , 來 到 香 港 協 助 堂 區 福 傳 及 展 開 教 育 工 作 。

香 港 教 區 聖 召 缺 乏 , 雷 神 父 十 分 關 心 , 對 於 司 鐸 聖 召 的 關 懷 , 更 在 他 的 言 行 中 特 別 顯 露 無 遺 。 他 曾 數 次 當 著 我 的 面 與 神 父 談 論 聖 召 , 以 感 嘆 的 言 詞 說 : 「如 果 我 們 每 一 位 神 父 , 都 能 培 育 出 一 位 司 鐸 聖 召 , 則 教 會 就 不 會 缺 乏 神 父 了 !」

這 句 話 常 在 我 的 心 中 迴 響 , 所 以 我 也 認 為 這 是 他 的 金 玉 良 言 。 如 我 們 每 位 神 父 關 心 聖 召 , 為 聖 召 祈 禱 , 鼓 勵 青 年 追 隨 聖 召 , 在 傳 教 生 活 中 發 掘 與 培 育 青 年 聖 召 , 則 教 會 的 司 鐸 聖 召 , 將 會 不 斷 增 加 !

最 後 讓 我 們 齊 心 向 真 福 雷 永 明 祈 禱 , 懇 請 他 為 我 們 香 港 教 會 、 中 國 教 會 、 以 至 普 世 教 會 在 天 主 台 前 求 賜 教 會 中 有 更 多 青 年 聖 召 產 生 , 為 能 宣 揚 祂 的 聖 言 , 我 們 的 救 主 耶 穌 基 督 , 使 祂 的 福 音 光 耀 中 華 大 地 !
 2012 年 10 月 28 日  


 

訪獅城安道社會學社舊址
慶祝雷永明宣福另類朝聖

五 年 前 , 筆 者 前 往 西 西 里 的 阿 基 雷 爾 市 朝 聖 , 那 裡 是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Maria Allegra, 1907-1976) 出 生 和 長 眠 之 地 。

這 位 意 大 利 籍 方 濟 會 傳 教 士 , 創 辦 了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出 版 全 球 首 部 由 原 文 譯 注 的 中 文 《聖 經》 全 書 , 向 數 以 億 計 的 華 人 帶 來 福 音 的 喜 訊 。 教 廷 今 年 九 月 廿 九 日 在 阿 基 雷 爾 主 教 座 堂 將 他 列 入 真 福 品 。

筆 者 無 法 負 擔 另 一 次 長 途 旅 行 , 卻 慶 幸 在 典 禮 翌 日 到 訪 新 加 坡 西 部 的 天 神 之 后 堂 。 聖 堂 座 落 在 武 吉 巴 督 一 個 小 山 崗 上 , 真 福 雷 永 明 曾 於 一 九 六 一 至 六 三 年 在 教 堂 隔 壁 的 聖 安 多 尼 會 院 生 活 過 。

堂 區 在 九 月 三 十 日 的 主 日 特 別 將 真 福 照 片 放 置 於 祭 台 旁 邊 的 聖 體 櫃 前 方 。 主 任 司 鐸 陳 神 父 在 彌 撒 講 道 中 , 向 逾 千 名 信 眾 宣 布 這 一 好 消 息 , 並 介 紹 雷 神 父 的 生 平 事 蹟 。 他 說 : 「我 們 同 樣 蒙 受 祝 福 , 因 為 這 裡 是 歷 史 的 一 部 份 。」

據 堂 區 近 期 一 份 月 刊 的 資 料 , 雷 神 父 當 年 與 一 群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方 濟 會 士 奉 命 在 小 山 崗 上 的 安 道 社 會 學 社 服 務 。 該 中 心 由 教 廷 傳 信 部 成 立 , 主 要 角 色 是 翻 譯 及 出 版 教 會 的 社 會 訓 導 文 獻 , 以 抗 衡 五 十 年 代 末 全 球 赤 化 的 危 機 。

月 刊 提 到 會 士 們 還 有 其 他 職 責 , 包 括 擔 任 一 所 大 學 和 公 教 職 工 青 年 會 的 專 職 司 鐸 、 主 持 避 靜 和 聖 經 課 程 , 以 及 為 區 內 天 主 教 徒 提 供 牧 靈 照 顧 。

雷 神 父 六 三 年 由 新 加 坡 回 香 港 繼 續 譯 經 工 作 , 而 學 社 於 七 0 年 遷 至 台 北 。

天 神 之 后 堂 的 另 一 會 士 告 訴 筆 者 , 雷 神 父 時 代 的 三 層 高 聖 安 多 尼 會 院 仍 然 屹 立 如 昔 , 旁 邊 的 小 聖 堂 則 於 二 0 0 四 年 重 建 為 一 座 現 代 化 且 屢 獲 建 築 殊 榮 的 大 教 堂 。

滄 海 桑 田 , 隨 著 周 邊 的 漁 村 變 成 高 高 的 樓 房 , 這 座 教 堂 成 為 大 都 會 裡 一 片 心 靈 綠 洲 , 並 延 續 方 濟 會 士 手 足 友 愛 、 熱 情 好 客 精 神 的 見 證 。

筆 者 既 有 幸 與 當 地 教 友 分 享 雷 神 父 宣 福 的 喜 訊 , 不 忘 走 到 他 的 遺 照 前 默 禱 , 祈 求 真 福 在 天 上 為 所 有 華 人 信 眾 及 中 國 教 會 代 禱 , 但 願 我 們 都 熱 愛 《聖 經》 , 並 活 出 福 音 精 神 !
流螢/天亞社
 2012 年 11 月 4 日  

 

教區迎雷永明神父聖髑
稱許真福活出天主聖言

教 區 一 月 廿 六 日 慶 祝 本 地 首 位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Allegra) 聖 髑 來 港 , 方 濟 大 家 庭 成 員 稱 許 這 位 中 文 聖 經 翻 譯 學 者 以 聖 言 生 活 , 並 活 出 會 祖 的 簡 樸 精 神 。

逾 六 百 名 教 徒 當 日 參 與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的 感 恩 祭 , 迎 接 雷 神 父 聖 髑 來 港 。 彌 撒 由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秘 書 長 韓 大 輝 總 主 教 聯 同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方 濟 會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省 會 長 、 雷 神 父 家 人 亦 由 意 大 利 專 誠 來 港 參 加 。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主 任 黃 國 華 神 父 講 道 時 指 出 , 雷 神 父 以 聖 言 生 活 , 同 時 實 踐 會 祖 理 想 , 愛 世 界 萬 物 。 黃 神 父 去 年 曾 往 西 西 里 參 與 雷 神 父 的 宣 福 禮 。

黃 神 父 說 , 雷 神 父 體 現 方 濟 會 士 的 特 質 , 在 生 活 、 說 話 、 思 想 上 做 到 「簡 樸」 ; 物 質 及 精 神 上 能 夠 「貧 窮」 以 能 更 渴 望 天 主 ; 在 「兄 弟 團 體」 彼 此 幫 助 , 俾 能 指 向 天 主 旨 意 ; 達 至 「謙 遜」 以 及 「在 受 苦 中 仍 保 持 忍 耐」 。 「他 翻 譯 聖 經 的 過 程 中 保 持 著 堅 持 、 堅 忍 , 向 著 目 標 前 進 。」 他 說 。

黃 神 父 指 雷 神 父 所 愛 有 三 , 他 愛 教 會 , 因 「教 會 是 耶 穌 身 體 , 聖 母 亦 是 教 會 的 母 親」 ; 愛 修 會 , 因 「修 會 是 耶 穌 的 後 花 園 , 發 出 芬 芳 , 讓 耶 穌 安 心 臨 在」 ; 最 後 他 愛 工 作 , 因 其 工 作 能 「實 踐 福 音 精 神 , 愛 護 並 保 護 教 會」。

他 借 雷 神 父 對 會 省 兄 弟 的 話 去 勉 勵 信 徒 : 「要 懷 著 希 望 地 生 活 , 不 怕 受 苦 , 要 忍 耐 , 且 在 心 中 要 充 滿 喜 樂 。」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的 鍾 妙 嫦 修 女 證 道 時 稱 , 卅 七 年 前 同 一 天 , 她 們 幾 位 修 女 聯 同 方 濟 會 士 在 醫 院 目 送 雷 神 父 靈 柩 離 開 , 她 感 激 天 主 讓 她 今 天 能 目 睹 信 徒 聚 集 一 起 迎 接 雷 神 父 的 聖 髑 。

鍾 修 女 憶 述 雷 神 父 生 前 為 其 修 會 奔 走 , 不 時 到 沙 田 探 訪 修 女 並 為 她 們 講 解 聖 經 , 鼓 勵 她 們 透 過 聖 經 去 默 想 ; 神 父 身 無 長 物 , 卻 往 往 將 僅 餘 的 送 給 別 人 。 「雷 神 父 是 位 充 滿 聖 言 的 人 , 聽 他 講 解 聖 經 時 , 如 親 眼 看 見 當 時 景 況 。」 她 說 : 「他 度 的 是 聖 言 生 活 , 聖 言 已 在 他 骨 髓 中 運 行 。」

鍾 修 女 於 雷 神 父 百 歲 冥 壽 開 始 有 機 會 接 觸 其 家 族 成 員 , 深 為 他 們 的 熱 誠 、 簡 樸 所 觸 動 , 而 雷 神 父 從 傳 教 區 寄 回 家 鄉 的 信 更 有 三 千 多 封 。

聖 髑 為 雷 神 父 用 以 寫 字 的 右 手 中 指 指 骨 , 感 恩 祭 後 安 奉 於 主 教 座 堂 的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小 堂 。

除 了 一 月 廿 六 日 的 彌 撒 外 , 方 濟 會 和 本 地 教 會 團 體 亦 舉 辦 一 連 串 活 動 迎 接 聖 髑 抵 港 , 包 括 廿 三 日 到 機 場 迎 接 西 西 里 省 會 士 、 在 俗 姊 妹 以 及 神 父 五 位 家 人 ; 廿 四 日 到 香 港 方 濟 會 院 及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參 觀 ; 廿 五 日 於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中 、 小 學 、 幼 稚 園 及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會 院 迎 接 聖 髑 及 舉 行 感 恩 祭 , 同 日 晚 上 於 聖 文 德 堂 由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持 晚 禱 ; 廿 七 日 在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方 濟 大 家 庭 謝 恩 聖 祭 及 於 聖 保 祿 學 校 舉 行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成 立 四 十 周 年 分 享 祈 禱 會 ; 以 及 廿 八 日 前 往 澳 門 到 訪 雷 神 父 時 有 往 訪 的 路 環 九 澳 聖 母 村 。

雷 永 明 神 父 侄 兒 阿 利 格 拉 (Angelo Allegra) 這 次 第 三 度 來 港 , 他 一 月 廿 三 日 抵 港 當 天 對 本 報 說 , 他 為 能 夠 參 加 雷 神 父 聖 髑 抵 港 活 動 感 興 奮 。 他 說 香 港 雖 然 遙 遠 但 感 覺 熟 悉 , 因 為 雷 神 父 曾 在 此 生 活 : 「小 時 候 , 我 們 常 常 熱 切 等 待 伯 父 寄 自 中 國 或 香 港 的 信 。」

他 說 雷 永 明 神 父 堅 持 以 原 文 翻 譯 聖 經 為 中 文 , 就 是 要 「讓 中 國 人 原 原 本 本 地 看 到 聖 言 , 更 直 接 地 認 識 耶 穌 。」

雷 永 明 神 父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一 個 清 貧 卻 充 滿 信 德 的 家 庭 , 三 0 年 晉 鐸 , 三 一 年 派 往 中 國 後 自 修 中 文 。 他 一 九 三 五 至 四 四 年 間 獨 自 翻 譯 舊 約 為 中 文 , 四 五 年 聯 同 志 同 道 合 的 會 士 在 北 京 創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四 八 年 學 會 遷 址 香 港 後 繼 續 譯 經 工 作 , 六 八 年 第 一 次 發 行 新 舊 約 中 文 聖 經 。

除 聖 經 翻 譯 工 作 外 , 雷 神 父 會 到 不 同 修 會 帶 避 靜 或 講 授 聖 經 , 亦 不 時 探 訪 澳 門 的 痲 瘋 病 人 。 他 一 九 七 六 年 在 港 安 息 , 去 年 九 月 廿 六 日 在 西 西 里 宣 福 。

普 世 教 會 把 一 月 廿 六 日 訂 為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自 由 紀 念 日 ; 本 地 教 會 把 日 期 調 到 一 月 三 十 日 , 且 訂 為 必 行 紀 念 日 。
 2013 年 2 月 3 日  


延續雷永明神父聖經工作
論者呼籲推動聖經牧民

聖 經 學 者 和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親 人 指 出 ,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只 是 聖 經 牧 民 的 第 一 步 , 他 們 呼 籲 教 徒 與 其 他 人 分 享 聖 言 。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慶 祝 四 十 周 年 的 祈 禱 聚 會 上 , 分 享 嘉 賓 、 前 世 界 聖 經 協 會 秘 書 長 費 康 伯 神 父 (L. Feldkamper) 強 調 , 聖 經 牧 民 工 作 不 止 於 翻 譯 並 廣 傳 聖 經 , 也 要 引 領 人 明 白 聖 經 信 息 , 他 鼓 勵 香 港 教 徒 與 普 世 教 會 成 員 合 作 推 廣 聖 言 , 包 括 讓 聖 言 在 中 國 廣 傳 。

「與 其 他 方 濟 會 弟 兄 一 起 合 力 翻 譯 聖 經 之 際 ,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已 注 意 到 , 須 物 色 合 作 者 與 他 一 起 踏 上 聖 經 牧 民 的 第 二 步 。」 德 國 聖 言 會 費 康 伯 神 父 說 , 雷 神 父 與 會 士 推 動 聖 經 牧 民 與 培 育 概 念 , 促 成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去 履 行 使 命 。

費 康 伯 說 , 真 福 也 預 見 普 世 合 作 的 需 要 , 雷 神 父 將 努 力 多 年 、 一 九 六 八 年 出 版 的 中 文 聖 經 帶 到 羅 馬 , 為 當 時 正 籌 劃 成 立 的 天 主 教 世 界 聖 經 協 會 提 供 基 礎 。

費 康 伯 肯 定 香 港 聖 經 學 者 配 合 華 人 需 要 而 提 出 的 聖 經 牧 民 進 路 , 以 及 相 關 團 體 的 聖 經 牧 民 工 作 。 他 又 稱 , 一 九 七 二 年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成 為 世 界 聖 經 協 會 首 個 亞 洲 附 屬 會 員 , 天 主 教 香 港 聖 經 協 會 則 於 一 九 八 0 年 加 入 。

另 一 嘉 賓 、 雷 永 明 神 父 侄 兒 阿 利 格 拉 (Angelo Allegra) 分 享 家 族 的 信 仰 傳 承 , 他 說 雷 神 父 的 見 證 , 讓 他 明 白 聖 言 不 能 只 存 於 心 中 , 也 要 活 出 信 仰 , 並 與 他 人 分 享 聖 言 。 此 行 阿 利 格 拉 與 多 位 親 人 從 意 大 利 來 港 參 與 恭 迎 雷 神 父 聖 髑 的 活 動 。

阿 利 格 拉 說 , 雷 神 父 孝 愛 聖 母 , 這 份 信 仰 熱 誠 來 自 神 父 的 母 親 , 他 亦 傳 承 給 家 族 其 他 成 員 。 他 說 , 雷 神 父 從 家 鄉 西 西 里 遠 渡 東 方 , 間 中 亦 會 回 鄉 與 親 人 分 享 在 中 國 的 經 歷 。
 2013 年 2 月 3 日  


聖母無玷聖心學校
恭迎真福雷永明神父聖髑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聖 髑 於 一 月 廿 三 日 由 意 大 利 抵 港 , 雷 神 父 的 五 位 親 人 、 方 濟 會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省 會 長 偕 七 位 會 士 隨 行 。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學 校 偕 中 學 部 及 幼 稚 園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學 校 大 家 庭) 於 一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假 聖 歐 爾 發 堂 , 舉 行 恭 迎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聖 髑 感 恩 祭 , 十 四 位 神 父 共 祭 。 感 恩 祭 由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夏 志 誠 神 父 主 祭 , 共 祭 神 父 包 括 西 西 里 省 七 位 神 父 、 方 濟 會 中 華 之 后 會 省 省 會 長 裴 高 樂 神 父 、 彭 保 祿 神 父 、 在 港 服 務 的 揚 博 言 神 父 及 桂 嘉 祿 神 父 、 香 港 教 區 尹 雅 白 神 父 及 廖 雅 倫 神 父 。 三 百 多 名 來 自 學 校 大 家 庭 的 中 、 小 、 幼 教 友 學 生 偕 嘉 賓 、 辦 學 團 體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列 位 修 女 、 學 生 班 代 表 、 教 職 員 、 家 長 、 校 友 等 六 百 多 人 參 加 。

彌 撒 開 始 時 , 西 西 里 省 會 長 在 修 女 的 引 領 下 , 恭 捧 聖 髑 進 入 聖 堂 , 全 體 恭 迎 。 聖 道 禮 由 校 友 廖 雅 倫 神 父 宣 讀 福 音 , 夏 志 誠 神 父 在 講 道 中 闡 述 福 音 的 內 容 , 指 出 創 造 奇 跡 的 天 主 臨 於 雷 神 父 身 上 。 雷 神 父 堅 定 地 克 服 困 難 , 自 學 中 文 , 矢 志 將 聖 經 翻 譯 成 中 文 。 他 不 單 是 個 學 者 , 更 是 個 方 濟 會 士 , 抱 著 「手 足 情 , 謙 卑 心」 的 方 濟 精 神 , 與 聖 經 學 會 的 兄 弟 團 結 友 愛 。 雷 神 父 肯 定 天 主 在 推 動 譯 經 的 工 作 , 藉 聖 母 瑪 利 亞 的 轉 禱 而 成 就 。 當 天 適 逢 聖 保 祿 宗 徒 慶 日 , 夏 神 父 強 調 : 領 受 福 音 本 來 就 是 個 奇 跡 , 一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由 猶 太 教 皈 依 基 督 , 由 對 抗 基 督 徒 轉 化 成 為 保 存 基 督 信 仰 的 福 音 傳 布 者 。 夏 神 父 又 特 別 向 在 場 的 學 生 , 講 述 聖 髑 親 臨 校 園 的 深 義 : 雷 神 父 在 世 時 , 經 常 到 訪 學 校 和 鄰 近 的 修 院 , 關 懷 修 會 的 發 展 。 聖 髑 (雷 神 父 右 手 其 中 一 段 骨 骸) 此 際 來 到 同 學 的 中 間 , 就 像 雷 神 父 親 臨 學 校 大 家 庭 , 無 限 溫 馨 和 親 切 。

彌 撒 後 舉 行 簡 單 而 隆 重 的 聖 髑 遊 行 , 全 體 神 父 、 修 女 、 雷 神 父 親 人 及 所 有 參 加 者 列 隊 , 沿 途 唱 詠 。 隊 伍 抵 逹 聖 無 玷 聖 心 學 校 時 , 百 多 名 幼 稚 園 學 生 在 家 長 同 下 , 列 隊 恭 迎 。 夏 神 父 、 尹 神 父 等 在 校 園 中 央 的 聖 母 像 前 , 向 聖 髑 和 聖 經 獻 香 , 全 體 誦 念 玫 瑰 經 。 隨 後 , 約 一 百 位 中 、 小 、 幼 學 生 代 表 , 隨 著 聖 髑 遊 行 隊 緩 緩 進 入 鄰 近 校 舍 的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小 聖 堂 , 在 小 聖 堂 裡 參 與 供 奉 聖 髑 的 祈 禱 會 , 其 餘 師 生 和 家 長 繼 續 在 學 校 操 場 以 歌 聲 祈 禱 , 禱 聲 不 絕 。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於 1939 年 由 方 濟 會 柏 長 青 主 教 創 立 , 柏 主 教 其 後 委 託 雷 永 明 神 父 照 顧 該 修 會 。
 
2013 年 2 月 3 日  

 

雷永明神父紀念彌撒
湯牧稱許聖經翻譯貢獻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一 月 廿 六 日 假 聖 文 德 堂 舉 行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G. Allegra) 紀 念 彌 撒 , 主 禮 湯 漢 樞 機 與 方 濟 會 士 鼓 勵 信 徒 效 法 雷 神 父 活 出 聖 言 的 芳 表 。

彌 撒 由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 天 主 教 聖 經 協 會 、 天 主 教 聖 經 學 院 以 及 香 港 方 濟 大 家 庭 協 辦 , 方 濟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陳 滿 鴻 神 父 等 共 祭 , 逾 四 百 位 教 徒 及 公 教 學 校 學 生 參 禮 。 方 濟 會 宣 布 明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雷 永 明 神 父 瞻 禮) 亦 會 舉 辦 紀 念 彌 撒 。

彌 撒 開 始 時 , 湯 漢 樞 機 向 雷 永 明 神 父 遺 照 獻 香 , 他 隨 後 稱 許 雷 神 父 與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成 員 把 寶 貴 的 聖 經 原 文 翻 譯 為 中 文 , 並 鼓 勵 信 徒 效 法 雷 神 父 的 芳 表 , 及 他 孝 愛 聖 母 的 精 神 。

方 濟 會 揚 博 言 神 父 (R. Jablonski) 講 道 時 提 到 同 會 先 賢 雷 神 父 的 建 樹 與 表 樣 , 稱 許 他 為 福 音 勇 敢 作 證 , 成 為 「天 主 聖 言 的 僕 人」 , 把 聖 經 譯 成 中 文 讓 中 華 教 會 成 員 認 識 基 督 , 故 被 稱 為 「中 國 的 聖 葉 理 諾」 。 他 亦 活 出 聖 言 , 讓 聖 言 成 為 生 活 向 導 , 而 孝 愛 聖 母 則 「使 生 活 更 能 配 合 天 主 聖 言」 。

信 友 禱 文 環 節 上 , 信 徒 同 為 聖 經 牧 民 工 作 , 以 及 青 年 的 成 長 祈 禱 。 隨 後 由 傷 、 健 信 徒 奉 獻 餅 酒 。

談 到 學 傚 雷 神 父 的 精 神 , 在 俗 方 濟 會 港 澳 會 長 黃 玉 梅 席 間 對 本 報 說 , 雷 永 明 神 父 與 方 濟 會 士 克 服 艱 苦 譯 成 整 部 中 文 聖 經 , 這 經 驗 能 夠 鼓 勵 當 前 的 人 勇 於 面 對 生 活 挑 戰 。 她 說 信 徒 須 將 聖 言 融 入 生 活 當 中 , 而 在 俗 方 濟 會 成 員 亦 透 過 會 規 去 活 出 聖 言 。

天 主 教 聖 經 協 會 第 一 副 會 長 蔡 華 璋 說 , 雷 神 父 既 重 視 聖 經 翻 譯 , 也 著 重 相 關 培 育 工 作 , 而 成 立 聖 經 協 會 和 聖 經 學 院 等 架 構 幫 助 堂 區 和 教 會 團 體 推 動 聖 經 牧 民 , 均 是 雷 神 父 生 前 的 願 望 。 他 說 聖 經 協 會 一 直 有 到 堂 區 推 廣 聖 經 牧 民 工 作 , 並 期 望 於 本 年 繼 續 推 出 「揭 開 聖 經 73 小 時」 培 育 活 動 , 讓 信 徒 透 過 團 體 研 讀 聖 經 。

青 年 信 徒 張 展 僑 認 為 教 會 團 體 可 借 助 新 科 技 鼓 勵 青 年 多 閱 讀 聖 經 , 例 如 是 手 機 應 用 程 式 : 「『禮 儀 小 百 科』 程 式 讓 我 隨 時 可 閱 讀 聖 經 章 節 。」 她 亦 表 示 雷 神 父 的 犧 牲 精 神 堪 受 年 輕 一 輩 學 習 。

方 濟 會 夏 志 誠 神 父 同 日 推 出 新 書 《伴 你 同 行 真 福 雷 永 明》 (香 港 天 主 教 方 濟 會 ; 二 0 一 四 年 一 月 初 版) , 幫 助 信 徒 認 識 雷 神 父 生 平 並 藉 此 作 靈 修 操 練 。 雷 神 父 一 九 0 七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 他 領 導 的 香 港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六 八 年 第 一 次 發 行 新 舊 約 合 併 的 《聖 經》 。 他 七 六 年 安 息 主 懷 , 一 二 年 獲 列 品 真 福 。
 2014 年 1 月 31 日  

 

真福雷永明神父故居
發展朝聖中心  明年開幕

有 「中 國 聖 葉 理 諾」 之 稱 的 真 福 雷 永 明 神 父 (Gabriele Maria Allegra, 1907-1976) , 其 出 生 故 居 在 華 人 天 主 教 徒 的 支 持 下 , 將 會 修 建 成 紀 念 他 的 靈 修 中 心 。

紀 念 方 濟 會 雷 永 明 神 父 的 「萬 民 中 的 雷 神 父 協 會」 (Gabriele Fra le Genti) 五 月 十 日 宣 布 , 這 位 方 濟 會 士 位 於 意 大 利 西 西 里 島 阿 基 雷 爾 市 的 出 生 故 居 業 權 已 轉 到 他 們 名 下 。

協 會 由 雷 神 父 姪 兒 阿 利 格 拉 (Rosairo Allegra) 在 二 0 一 五 年 成 立 , 旨 在 復 修 真 福 的 故 居 為 靈 修 中 心 , 希 望 藉 其 芳 表 能 影 響 當 地 及 所 有 朝 聖 者 的 身 心 靈 成 長 。

協 會 在 五 月 十 五 日 復 修 工 程 展 開 之 前 , 在 故 居 範 圍 舉 行 首 台 彌 撒 。 整 個 項 目 預 計 二 0 一 八 年 春 季 完 成 , 屆 時 將 會 有 關 於 雷 神 父 各 項 活 動 和 展 覽 。

香 港 方 濟 會 伍 維 烈 修 士 對 天 亞 社 說 : 「原 本 在 西 西 里 安 葬 雷 神 父 的 小 堂 規 模 很 小 。 這 個 朝 聖 中 心 將 會 提 供 一 個 更 完 整 的 地 方 給 來 自 香 港 和 其 他 華 人 地 區 的 教 友 來 認 識 和 紀 念 這 位 真 福 。」

香 港 的 方 濟 會 和 不 少 華 人 教 友 都 十 分 支 持 這 項 計 劃 。

伍 修 士 補 充 , 希 望 朝 聖 中 心 可 以 啟 發 更 多 探 訪 者 思 考 在 中 國 傳 教 的 使 命 。

香 港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女 修 會 的 院 長 鍾 妙 嫦 修 女 是 這 計 劃 的 積 極 支 持 者 。 她 解 釋 , 雷 神 父 的 聖 髑 散 落 在 西 西 里 不 同 地 方 , 因 此 他 的 姪 兒 決 定 把 它 們 收 集 起 來 在 故 居 展 示 。

聖 母 痛 苦 方 濟 傳 教 會 於 一 九 三 九 年 在 湖 南 省 衡 陽 創 立 , 五 八 年 到 香 港 。 鍾 修 女 在 初 學 時 , 曾 在 衡 陽 教 區 服 務 的 雷 神 父 經 常 探 訪 這 個 在 香 港 的 修 會 , 向 修 女 們 講 道 。

鍾 修 女 對 天 亞 社 說 : 「把 故 居 改 為 靈 修 中 心 可 以 讓 更 多 人 認 識 雷 神 父 向 中 國 傳 教 的 熱 誠 和 他 對 聖 言 的 熱 愛 。」

她 又 說 : 「雷 神 父 的 姪 兒 二 0 0 七 年 適 逢 真 福 百 歲 誕 辰 時 訪 港 。 他 對 我 解 釋 了 這 計 劃 , 之 後 更 邀 請 認 識 雷 神 父 的 一 些 遠 東 教 友 參 與 和 推 廣 。」

「我 們 支 持 這 個 計 劃 只 是 為 了 表 達 對 雷 神 父 的 感 恩 之 情 , 因 為 他 帶 給 我 們 由 原 文 翻 譯 的 中 文 聖 經 。」

一 九 0 七 年 出 生 的 雷 神 父 受 首 位 來 華 的 方 濟 會 傳 教 士 孟 高 維 諾 主 教 (Giovannida Montecorvino) 啟 發 , 立 志 要 到 中 國 傳 教 , 並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

雷 神 父 翻 譯 中 文 聖 經
雷 神 父 一 九 三 一 年 抵 達 中 國 傳 教 , 先 到 湖 南 省 衡 陽 教 區 。 他 以 語 言 天 份 及 聖 經 知 識 見 稱 , 用 畢 生 精 力 把 聖 經 從 原 來 的 希 伯 來 文 、 亞 拉 美 文 和 希 臘 文 翻 譯 成 中 文 , 並 撰 寫 註 釋 和 引 言 。

一 九 四 五 年 , 他 在 北 京 成 立 「思 高 聖 經 學 會」 進 行 譯 經 工 作 , 三 年 後 因 大 陸 政 治 動 盪 , 將 聖 經 學 會 遷 至 香 港 。 聖 經 學 會 的 中 文 聖 經 合 訂 本 於 六 八 年 面 世 , 到 七 五 年 再 出 版 中 文 《聖 經 辭 典》 。

積 勞 成 疾 的 雷 神 父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初 在 香 港 逝 世 , 享 年 六 十 八 歲 。 其 遺 體 安 葬 於 香 港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後 遷 葬 於 阿 基 雷 爾 的 方 濟 會 會 院 內 。

時 任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於 八 四 年 向 教 廷 申 請 開 始 雷 神 父 的 列 品 案 , 教 廷 最 終 於 二 0 一 二 年 列 他 為 「真 福 品」 ,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首 位 真 福 聖 人 。
 2017 年 5 月 28 日  


Necrologium Fratrum Minorum in Sinis, O.F.M Hong Kong.,1978.
天主忠僕方濟會會士--雷永明神父, 思高聖經學會, 1983.
蕾--雷永明神父逝世十週年特刊, 香港在俗方濟會, 1986.
我自幼認識的雷永明神父, 李士漁著, 思高聖經學會, 1996.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真福雷永明神父一九六六年日記, 雷永明著, 超媒體出版, 2016.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ofm.org.hk/300-History-Saints/341-allegra/index.htm
紀念雷永明神父特輯, 公教報 - 喜樂少年版, 2013.01.27
追隨雷永明神父足印 - 聖文德聯校思高聖經學會朝聖, 公教報 - 喜樂少年版, 2014.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