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HAN, Tang-Shue Joachim
陳丹書神父

* Birth in Hong Kong: [13 August 1890]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2 June 1917]
* Death in Hong Kong: [14 October 1975]

* Swa Bue, Haifeng District: [1918]
* Huiyang District, To Chun: [1919]
* Huiyang District, Phin Shan: [1920] - [1922]
* Swa Bue, Haifeng District: [1923] - [1930]
* Wang Lak, Huizhou: [1931] - [1933]
* Director of Phin Shan District, Huizhou: [1934] - [1941]
* Rector of St. Peter
s Church, Aberdeen: [1946] - [1954]
* Precious Blood Orphange, Fanling: [1955] - [1975]

陳丹書 (CHAN, Tang-Shue Joachim 1890-1975)
一 八 九 0 年 八 月 十 三 日 在 香 港 新 界 鹽 田 梓 出 生 , 一 九 0 一 年 加 入 香 港 修 院 。 一 九 一 七 年 六 月 二 日 晉 鐸 。 晉 鐸 後 , 往 海 豐 汕 尾 服 務 。 一 九 三 0 年 調 往 惠 陽 , 直 至 二 次 大 戰 後 , 於 一 九 四 六 年 調 回 香 港 , 服 務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 一 九 五 五 年 , 為 寶 血 兒 童 村 駐 院 神 師 。 一 九 七 五 年 十 月 十 四 日 逝 世 。

 

Father Joachim Chan Dies

Reverend Father Joachim Chan Tang-shue, the oldest priest in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died at the St. Paul’s Hospital, Causeway Bay during the weekend at the age of 85.

The Father Joachim Chan was born in Yimtintsai, Saikung, New Territories, on 13 August 1890,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in the Roman Catholic Cathedral, on 2 June 1917.

From 1917 to 1947 he served in various mission districts in Kwangtung and in the New Territories. From 1947, he was first rector, and then Parish priest of St. Peter Church, in Aberdeen. He then became chaplain to the Precious Blood Orphanage in 1954 and served in that post until the time of his death.

A Requiem Mass will be celebrated in the St. Margaret Church, Happy Valley, at 10am today, followed by the funeral to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6 October 1975

 

Death of Father Joachim Chan Tang Shue
Oldest Priest in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R.I.P.


Father Joachim Chan Tang Shue, senior priest in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died in St. Paul
s Hospital, Causeway Bay, Hong Kong, on Saturday, 14 October 1975, aged 85.

Father Chan was born at Yim Tin Tsai, Saikung, Hong Kong, on 13 August 1890, and was ordained priest in the Catholic Cathedral here on 2 June 1917.

He spent his earlier years as a priest in the Kwangtung, Districts of the Diocese Assistant Priest at Sam-mei, Swabue. District of Hoi Fung (1917-18) at Wai Yeung, Ping-shan District (1918-21) again at Sam-mei (1921-30) and Wan-lak, Wai Yeung (1930-33). He was next made Rector, first of Ping-shan District (1933-46), then of Saikung District, New Territories. (1946-47) of Sam-mei (1947), and of St. Peter
s Aberdeen (1947-49).

In 1949, Aberdeen was erected as a parish and Father Joachim remained as Parish priest until 1954.

In 1954 he became Chaplain to the Precious Blood Orphanage, Fanling and retained this post until his last illness ended his long years of work.

The seclusion of the orphanage withdrew him from public notice in his later years; but many cherish the memory of this friendly, zealous, adaptable and ever-reasonable priest.

Requiem Mass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was concelebrated at St. Margaret
s, Happy Valley, on 6 October 1975, Bishop Wu of Hong Kong gave the last farewell and officiated at the graveside in St. Michaels Cemetery.
14 October 1975

 

陳丹書神父慶祝
晉鐸五十五週年
李主教等同往粉嶺道賀

香 港 教 區 國 籍 司 鐸 將 於 六 月 二 日 中 午 由 李 宏 基 輔 理 主 教 率 領 往 粉 嶺 寶 血 兒 童 村 慶 祝 陳 丹 書 神 父 晉 陞 司 鐸 五 十 五 周 年 。 陳 神 父 是 現 今 本 港 教 區 司 鐸 資 歷 最 深 者 , 年 已 近 八 十 , 仍 身 壯 力 健 , 精 神 奕 奕 , 並 繼 續 協 助 照 管 粉 嶺 寶 血 兒 童 村 中 工 作 的 修 女 及 兒 童 們 神 靈 的 需 要 。

陳 丹 書 神 父 忠 厚 熱 誠 , 愛 主 愛 人 , 盡 忠 職 守 , 向 為 鐸 友 所 稱 道 , 六 月 二 日 適 逢 陳 鐸 晉 鐸 五 十 五 週 年 紀 念 , 各 鐸 友 同 赴 粉 嶺 慶 祝 , 以 表 揚 陳 鐸 忠 貞 事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云 。
1972 年 5 月 26 日

 

木鐸餘音猶縹緲 願信友慎終追遠
香港最年長司鐸陳丹書安息

香 港 教 區 最 年 長 司 鐸 陳 丹 書 神 父 , 於 一 九 七 五 年 十 月 十 四 月 上 午 , 安 詳 地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醫 院 內 逝 世 , 享 年 八 十 五 歲 。

本 週 一 上 午 十 時 , 香 港 教 區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主 祭 , 十 餘 位 神 父 共 祭 。 參 與 彌 撒 者 有 陳 神 父 的 親 友 、 神 父 、 修 女 及 教 友 等 擠 滿 整 個 聖 堂 。 彌 撒 後 , 胡 主 教 繼 續 主 持 訣 別 禮 儀 , 然 後 將 陳 鐸 遺 體 移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陳 神 父 生 於 一 八 九 0 年 八 月 十 三 日 , 原 籍 新 界 西 貢 鹽 田 梓 。 一 九 一 七 年 六 月 二 日 在 香 港 總 堂 晉 鐸 。 自 此 , 即 在 廣 東 省 各 地 及 新 界 各 堂 區 服 務 。 一 九 四 七 年 至 一 九 五 四 年 間 , 曾 出 任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本 堂 神 父 。 其 後 , 擔 任 粉 嶺 寶 血 孤 兒 院 神 師 。
1975 年 10 月 14 日

 

悼陳丹書神父
林甦

陳 神 父 丹 書 , 他 已 靜 靜 地 離 開 了 此 地 ;
     今 後 , 我 們 再 看 不 到 他 慈 祥 的 面 貌 ,
     也 再 聽 不 到 他 的 聲 音 。

將 近 六 十 年 在 主 的 葡 萄 園 裡 工 作 :
     克 苦
、 耐 勞 、 播 種 、 施 肥 、 耕 鋤 。

神 父 年 雖 老 , 談 笑 絢 餘 ,
平 易 近 人 , 為 人 謙 虛 ,
與 世 無 爭 , 一 切 自 如 ,
死 後 兩 袖 清 風 , 積 財 天 國 , 萬 年 餘 。

一 生 功 績 , 確 給 我 們 遺 下 丹 書 。

請 眾 同 禱 , 祈 主 給 予 神 父 , 永 久 天 上 安 居 。
一 九 七 五 , 十 , 七 晚
1975 年 10 月 21 日


培聖會徵文比賽冠軍作品
我最熟識的神父──陳丹書
鳴遠中學    葉麗娟

我 的 童 年 時 代 是 在 界 粉 嶺 的 寶 血 兒 童 村 渡 過 的 。 那 時 在 離 我 住 所 不 遠 處 , 有 一 間 很 精 緻 、 很 幽 雅 的 小 石 屋 , 它 背 後 是 大 片 婆 娑 的 竹 林 , 前 面 的 庭 園 滿 搭 了 棚 架 , 那 老 葡 萄 樹 的 藤 和 棚 架 的 竹 枝 交 纏 著 , 棚 架 上 還 掛 著 兩 盆 拳 頭 大 小 的 仙 人 掌 ……。 小 石 屋 的 門 若 開 啟 的 話 , 便 可 看 到 一 位 老 人 口 裡 含 著 煙 斗 , 笑 容 掛 滿 整 塊 滿 是 皺 紋 的 臉 , 坐 在 簡 陋 的 桌 椅 上 , 期 待 著 陌 生 人 的 探 訪 或 招 呼 , 他 就 是 我 最 敬 愛 的 ── 陳 丹 書 神 父 了 。

那 時 候 我 總 愛 約 同 幾 位 朋 友 , 嘻 嘻 哈 哈 的 朝 石 屋 的 小 徑 走 去 ; 我 們 知 道 慈 祥 的 陳 神 父 不 會 拒 絕 我 們 的 探 訪 , 還 會 站 在 門 口 笑 瞇 瞇 的 歡 迎 我 們 。 如 果 受 了 委 屈 或 情 緒 低 落 時 , 他 一 定 會 熱 誠 地 為 我 們 分 擔 或 開 解 , 還 時 常 留 下 自 己 的 飯 後 甜 品 , 作 為 我 們 的 零 食 。

我 們 纏 著 他 講 故 事 時 , 他 就 從 懷 中 或 衣 袋 裡 抽 出 一 叠 黃 了 的 聖 相 , 娓 娓 地 向 我 們 道 出 聖 相 上 花 地 瑪 聖 母 顯 現 的 聖 蹟 、 聖 女 貞 德 勇 敢 的 事 蹟 等 動 人 故 事 。 有 一 次 , 我 悄 悄 地 對 他 說 : 「我 長 大 了 會 成 為 聖 女 貞 德 , 你 相 信 我 嗎 ?」 他 笑 一 笑 , 撫 著 我 的 頭 髮 道 : 「並 不 是 你 要 作 誰 , 而 是 天 主 造 就 誰 就 是 誰 。」 我 那 時 根 本 不 明 白 他 的 意 思 , 只 是 一 股 勁 兒 的 點 頭 。 我 們 問 他 為 何 要 當 神 父 時 , 他 立 刻 坐 直 了 身 子 , 推 推 架 在 鼻 樑 上 的 老 花 眼 鏡 , 很 嚴 肅 的 樣 子 , 指 著 額 上 的 一 道 皺 紋 問 道 : 「這 是 什 麼 ?」 「皺 紋 。」 我 們 不 假 思 索 地 答 。 「錯 了 , 這 是 聖 寵 。」 他 又 往 臉 上 一 指 , 問 道 : 「這 是 什 麼 ?」 「皺 紋 。」 我 們 高 聲 的 回 答 。 「錯 了 , 這 全 都 是 聖 寵 。」 他 欣 然 地 說 。 我 們 都 大 笑 起 來 , 好 不 容 易 止 住 了 我 們 的 笑 聲 , 他 才 正 容 的 道 : 「我 奉 獻 自 己 , 成 為 神 父 的 目 的 , 為 愛 主 、 愛 人 。」 好 一 句 愛 主 愛 人 , 我 們 都 默 不 作 聲 , 他 清 了 清 喉 嚨 , 繼 續 又 說 : 「天 主 給 了 我 們 寶 貴 的 生 命 , 我 們 除 了 感 謝 主 的 恩 賜 外 , 還 得 為 自 己 、 為 人 群 做 些 有 意 義 的 事 , 以 補 贖 自 己 的 罪 。 記 著 , 耶 穌 所 背 負 的 十 字 架 , 全 是 為 補 贖 我 們 世 人 的 罪 惡 。」 接 著 , 他 為 了 緩 和 氣 氛 , 又 輕 鬆 的 道 : 「別 忘 了 今 天 晚 上 的 感 恩 彌 撒 啊 !」

那 時 , 陳 神 父 已 是 六 十 多 歲 , 但 身 體 依 然 壯 健 , 房 子 是 自 己 打 理 的 , 花 草 是 自 己 栽 種 的 , 雖 然 他 已 經 退 了 休 , 但 有 空 便 往 教 堂 跑 , 看 看 有 沒 有 用 得 著 自 己 的 地 方 。 他 告 訴 我 們 , 他 小 時 候 的 志 願 就 是 成 為 神 職 人 員 , 很 年 輕 時 已 立 志 做 神 父 。 四 十 多 年 來 , 他 東 奔 西 跑 , 斷 斷 續 續 的 為 九 龍 及 粉 嶺 區 的 居 民 、 教 友 解 決 不 少 難 題 , 尤 善 於 為 教 會 籌 錢 。

一 九 七 三 年 夏 季 的 某 一 天 , 小 石 屋 的 門 關 閉 了 , 想 道 : 「他 一 定 是 去 了 九 龍 某 地 作 他 的 『善 牧』 去 了 。」 後 來 , 一 位 修 女 告 訴 我 : 陳 神 父 進 了 醫 院 割 膽 石 。

個 多 月 後 , 他 回 來 了 , 臉 色 沒 已 往 的 紅 潤 , 卻 依 然 談 笑 風 生 , 但 我 注 意 到 他 的 手 有 輕 微 的 顫 抖 , 說 話 也 有 些 夾 纏 不 清 , 當 我 告 訴 他 : 「你 飼 養 的 占 美 (狗 的 名 稱) 死 了 , 你 可 不 許 傷 心 啊 !」 他 先 是 瞪 大 了 眼 晴 , 過 了 許 久 才 迸 出 一 句 : 「人 出 於 土 歸 於 土 , 萬 物 怎 樣 來 也 應 怎 樣 去 !」

翌 年 某 一 日 , 梁 修 女 神 色 怱 怱 的 走 過 來 , 對 我 說 : 「通 知 所 有 小 朋 友 , 今 天 晚 上 有 追 思 彌 撒 , 為 悼 念 陳 丹 書 神 父 。」 我 頓 時 呆 了 , 手 足 無 措: 「追 悼 彌 撒 , 不 是 為 死 去 的 人 而 設 的 嗎 ?」 「啊 ! 陳 神 父 死 了 !」 我 脫 口 而 喊 出 道 , 隨 即 感 到 脊 髓 上 一 股 冷 氣 直 透 心 裡 , 不 禁 打 了 一 個 顫 抖 。

當 我 繞 著 棺 木 瞻 仰 遺 容 時 , 一 點 也 不 感 到 害 怕 , 他 的 臉 仍 然 掛 著 和 藹 的 笑 容 , 我 告 訴 自 己 , 他 只 是 睡 著 了 , 必 會 甦 醒 的 , 直 至 棺 木 蓋 上 , 我 才 哇 的 一 聲 哭 了 起 來 ……。

陳 神 父 把 自 己 的 一 生 奉 獻 給 教 會 和 人 群 , 默 默 地 , 努 力 不 懈 地 幹 著 , 從 沒 有 一 句 怨 言 , 最 後 是 默 默 地 安 息 了 。 或 許 他 已 得 到 所 要 追 尋 的 , 但 無 論 如 何 , 他 給 予 眾 人 的 印 象 是 難 以 磨 滅 的 ……。

前 天 , 我 翻 開 往 日 的 日 記 , 看 到 自 己 潦 潦 草 草 的 字 蹟 , 寫 道 : 「…… 雖 然 他 的 手 因 衰 弱 而 顫 動 , 他 的 臉 因 風 霜 而 積 聚 了 無 數 皺 紋 , 但 愛 心 卻 未 因 此 而 終 止 , 直 至 他 死 去 的 一 天 , 我 還 能 看 見 他 的 愛 整 整 的 包 圍 著 我 ……。」
1980 年 6 月 13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