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CUCCHIARA, Joseph SDB
郭怡雅神父

* 1882 12 19 日在意大利 (Italy) Girgenti 出生
* 1907 4 29 日在意大利
San Gregorio 發願
* 1915 5 30 日在意大利
伊夫雷亞 (Ivrea) 晉鐸
* 1919
年來中國
* 1966
12 18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顯主會修女痛惜
郭怡雅司鐸逝世


主 曆 一 九 六 六 年 十 二 月 十 八 日 , 慈 幼 會 郭 怡 雅 (聖 名 若 瑟) 司 鐸 安 逝 於 香 港 嘉 諾 撒 醫 院 。 十 九 日 上 午 十 一 時 在 聖 安 多 尼 堂 舉 行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 到 堂 參 禮 的 有 義 國 領 事 , 李 耀 波 爵 士 , 慈 幼 會 、 顯 主 會 和 其 他 修 會 代 表 , 以 及 各 公 教 學 校 學 生 約 千 餘 人 。 下 午 五 時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由 白 英 奇 主 教 行 安 葬 禮 ; 參 禮 者 有 香 港 教 區 神 職 人 員 和 修 生 , 各 男 女 修 會 代 表 , 慈 幼 會 各 神 長 和 全 體 大 、 小 修 生 , 顯 主 會 修 女 , 以 及 各 公 教 學 校 學 生 代 表 。

郭 神 父 在 一 八 八 二 年 生 於 義 國 西 西 里 島 , 於 一 九 0 七 年 發 初 願 , 加 入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 於 一 九 一 五 年 晉 陞 司 鐸 , 其 時 適 為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 他 晉 鐸 後 的 首 務 是 當 隨 軍 司 鐸 , 在 一 所 戰 地 醫 院 內 服 務 , 辦 事 慎 重 得 宜 , 備 受 上 司 和 兵 士 的 愛 戴 。

戰 後 , 於 一 九 一 九 年 , 郭 神 父 被 遣 到 中 國 廣 東 省 韶 州 教 區 , 該 教 區 由 慈 幼 會 殉 道 者 雷 主 教 任 教 長 。 時 值 中 國 軍 閥 時 期 , 時 局 動 盪 不 安 , 盜 賊 橫 行 , 民 生 困 苦 。 郭 神 父 在 這 時 努 力 和 惡 劣 環 境 奮 鬥 , 結 果 , 奠 定 了 韶 州 教 區 的 基 礎 , 建 立 學 校 、 會 所 和 聖 堂 。 郭 神 父 一 直 在 傳 教 區 服 務 , 復 升 任 為 歐 彌 格 主 教 的 助 理 主 教 。 時 紅 色 勢 力 已 侵 入 該 地 , 聖 堂 、 學 校 全 被 沒 收 , 於 是 郭 神 父 被 遣 至 香 港 鴨 巴 甸 工 業 學 校 工 作 。 此 時 間 , 他 的 傳 教 熱 火 毫 不 稍 遜 ; 他 設 法 使 顯 主 會 的 修 女 們 由 韶 州 教 區 安 抵 香 港 , 以 後 獻 身 為 她 們 服 務 , 協 助 她 們 開 辦 德 雅 中 、 小 學 , 又 苦 心 為 她 們 培 植 聖 召 , 開 設 備 修 院 和 初 學 院 等 ; 目 前 在 澳 門 路 環 聖 母 村 的 麻 瘋 院 內 也 有 她 們 的 修 女 服 務 , 這 無 不 是 郭 神 父 的 功 勞 和 努 力 所 致 的 。

願 各 教 友 為 其 靈 魂 祈 禱 , 使 之 早 登 天 國 。
1966 年 12 月 30 日

 

悼我們的郭怡雅神父
德雅․慰心

校 監 神 父 一 副 慈 祥 臉 孔 突 浮 現 在 我 腦 海 , 他 好 像 在 向 我 招 手 , 我 匆 匆 的 向 他 懷 裡 撲 去 , 可 是 撲 了 一 個 空 。 啊 ! 這 只 是 一 個 幻 夢 , 但 不 幸 得 很 , 幻 夢 已 成 真 , 我 再 不 能 够 看 見 他 兩 手 合 在 胸 前 向 我 們 微 笑 , 再 也 不 能 聽 到 他 的 寶 貴 教 訓 , 只 留 下 敬 佩 和 精 神 上 的 追 憶 、 緬 思 …… 。

那 天 ── 當 我 挽 著 書 包 步 上 一 級 級 的 石 階 , 意 識 到 今 天 有 些 奇 異 , 因 為 小 學 部 的 同 學 迎 面 而 來 , 心 中 起 了 一 陣 不 安 的 情 緒 , 難 道 神 父 真 是 ……  「不 , 我 真 儍 , 神 父 又 怎 會 如 此 呢 ? 他 在 天 主 面 前 不 是 一 個 完 人 、 義 人 嗎 ?」 心 中 這 時 建 立 了 一 個 有 力 的 反 駁 後 , 心 情 稍 為 安 靜 。 但 是 , 事 實 畢 竟 是 事 實 , 我 們 最 敬 愛 的 郭 校 監 神 父 已 與 世 長 辭 , 頓 時 我 覺 得 心 中 悵 起 無 限 的 悲 傷 、 悵 惘 。 默 想 一 個 血 氣 方 剛 的 少 年 , 便 立 下 宏 大 的 志 願 , 終 生 侍 奉 天 主 , 傳 揚 福 音 , 離 開 他 的 家 國 ── 意 大 利 , 走 到 異 地 (中 國) 傳 道 , 五 十 多 年 為 主 宣 教 , 為 救 人 靈 而 歷 盡 艱 辛 , 如 今 , 卻 在 異 地 …… 想 到 這 裡 我 的 淚 涔 涔 而 下 。

上 課 鈴 聲 響 了 , 修 女 用 很 低 沉 的 聲 音 , 說 出 神 父 的 不 幸 消 息 。 我 們 唸 了 一 串 玫 瑰 經 給 神 父 , 每 人 的 咽 喉 好 像 有 一 小 塊 梗 阻 著 而 不 能 放 聲 唸 下 去 , 更 有 嗚 咽 的 飲 泣 聲 。 唸 經 畢 , 修 女 對 我 們 說 在 香 港 聖 安 多 尼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同 日 下 午 在 天 主 教 墳 場 行 下 葬 禮 。 我 們 同 學 全 體 參 加, 到 了 教 堂 , 已 坐 滿 了 人 , 當 我 看 見 擺 在 祭 臺 前 的 神 父 遺 照 , 不 禁 潸 然 淚 下 , 彌 撒 嚴 肅 隆 重 , 低 沉 的 音 樂 奏 著 , 使 人 聽 來 無 限 感 傷 。 這 時 主 禮 的 神 父 , 介 紹 郭 校 監 生 平 事 蹟 , 最 遺 憾 的 就 是 說 來 簡 而 不 詳 , 最 後 便 是 瞻 仰 遺 容 , 各 人 均 紛 紛 向 台 前 行 去 , 胆 怯 的 我 , 心 中 起 了 戰 慄 , 但 是 我 還 是 鼓 起 勇 氣 , 因 為 我 是 多 麼 渴 望 再 見 他 一 面 ──  最 後 一 面 。 我 看 見 他 , 是 多 麼 安 詳 , 頓 時 使 我 沒 有 絲 毫 恐 懼 , 相 反 的 , 覺 得 他 和 藹 可 親 , 和 平 時 沒 有 兩 樣 。 我 們 到 了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看 見 門 前 的 一 副 對 聯 寫 著 「今 夕 吾 軀 歸 故 土 , 他 朝 居 體 也 相 同」 。 多 麼 傷 感 的 語 句 啊 ! 不 是 嗎 ? 人 生 畢 竟 是 如 此 ! 唸 經 時 , 不 時 傳 來 了 涕 泣 聲 , 在 這 樣 的 靜 默 中 , 完 成 了 下 葬 禮 。 啊 ! 我 們 真 的 不 再 看 見 他 了 , 心 中 真 是 難 過 , 但 是 剛 才 主 教 不 是 說 過 : 「死 之 日 , 便 是 生 的 日 子 。」 郭 神 父 已 被 天 主 恩 召 去 了 , 默 禱 他 在 天 國 永 享 無 窮 的 福 樂 。

啊 ! 校 監 神 父 , 你 可 以 告 訴 我 心 中 的 疑 難 嗎 ? 天 堂 在 何 處 ? 你 現 在 在 天 堂 快 樂 嗎 ? 願 您 的 力 量 使 我 皈 依 天 主 , 歸 向 獨 一 無 二 的 真 天 主 。
1967 年 1 月 27 日



天主的忠僕──郭怡雅神父
瑪利

去 年 , 十 二 月 十 七 日 , 我 們 聯 同 往 嘉 諾 撒 醫 院 探 視 在 垂 危 中 的 大 恩 人 ── 郭 神 父 。 那 時 , 有 幾 位 修 女 和 我 們 的 備 修 姊 妹 在 飲 泣 , 我 卻 握 著 唸 珠 默 默 地 望 著 他 那 殘 喘 將 盡 的 神 貌 。 未 幾 , 一 位 工 友 在 病 房 門 口 展 開 了 那 表 示 沒 有 希 望 之 屏 風 。 不 期 然 , 我 的 眼 淚 也 掉 下 了 , 我 抹 了 又 抹 , 不 能 制 止 。 翌 日 下 午 七 時 許 就 接 到 了 噩 耗 ── 神 父 蒙 主 寵 召 了 。 眨 眼 間 , 又 一 年 了 , 神 父 生 前 的 事 蹟 , 莫 不 歷 歷 在 目 ; 他 是 一 個 敢 作 敢 為 , 不 畏 讒 譏 謗 的 人 , 卻 又 溫 順 可 親 , 宛 如 慈 父 一 般 。

一 九 五 三 年 , 本 會 (顯 主 會) 其 中 的 八 位 修 女 能 掙 脫 了 赤 掌 逃 抵 香 港 。 在 郭 神 父 的 領 導 下 , 得 以 再 復 會 務 , 重 振 榮 主 救 靈 的 旗 鼓 , 神 父 不 知 歷 盡 多 少 艱 難 與 心 血 為 顯 主 會 創 建 了 今 天 的 德 雅 中 小 學 及 耶 穌 聖 心 初 學 院 。 起 初 他 為 了 這 問 題 , 不 辭 勞 苦 地 向 政 府 借 貸 , 派 修 女 往 找 恩 人 幫 助 。 他 像 他 的 會 祖 聖 鮑 斯 高 神 父 , 一 文 錢 也 沒 有 便 開 始 建 校 舍 , 他 的 同 道 兄 弟 都 一 致 責 斥 他 太 大 膽 , 太 急 躁 ; 不 贊 成 他 的 作 風 。 但 他 知 道 , 只 要 為 天 主 的 光 榮 , 聖 母 一 定 樂 意 幫 助 的 。 終 於 一 九 六 0 年 小 學 部 校 舍 落 成 , 一 九 六 四 年 中 學 部 校 舍 也 告 完 峻 , 一 九 六 五 年 聖 心 初 學 院 亦 繼 之 落 成 , 功 績 煊 赫 , 怎 不 教 人 稱 讚 與 景 仰 呢 !

記 得 當 初 沒 有 正 式 的 備 修 院 時 , 我 們 住 的 地 方 窄 狹 得 很 , 自 修 室 是 四 面 通 風 的 , 坐 在 那 裡 自 修 , 冬 天 可 真 不 好 受 。 郭 神 父 便 每 晚 來 我 們 處 , 看 看 我 們 有 沒 有 著 涼 , 細 心 地 叫 我 們 多 穿 衣 服 。 他 雖 年 已 老 邁 (七 十 多 歲) , 但 有 時 還 帶 我 們 成 班 小 鬼 玩 操 兵 , 由 戲 台 操 上 樓 上 , 由 樓 上 操 落 禮 堂 , 逗 得 我 們 嘻 嘻 哈 哈 的 , 真 開 心 。 回 想 起 我 初 入 修 院 讀 中 學 , 成 績 不 甚 好 , 成 績 表 上 紅 多 過 藍 。 我 照 規 矩 拿 著 成 績 表 往 見 神 父 , 他 一 見 之 下 , 立 刻 嚴 肅 地 說 要 去 拿 刀 來 斬 我 的 西 瓜 頭 (他 喜 歡 稱 頭 為 西 瓜 頭) 。 我 給 嚇 得 直 哭 ; 此 時 他 笑 了 , 並 送 兩 顆 葡 萄 子 給 我 , 原 來 只 是 嚇 嚇 我 而 已 。

他 為 人 也 極 謙 遜 , 就 如 一 九 六 五 年 是 他 晉 鐸 金 慶 , 他 不 許 人 家 為 他 登 報 紙 、 印 聖 相 , 他 只 願 默 默 的 來 過 這 一 天 , 然 而 修 女 們 和 學 生 卻 大 事 為 他 慶 祝 了 一 番 。

郭 神 父 這 一 位 義 大 利 籍 的 慈 幼 會 會 士 , 可 說 是 一 位 英 雄 , 他 利 用 了 五 十 多 年 來 為 天 主 立 了 英 豪 壯 舉 。 他 不 單 是 天 主 的 忠 僕 、 顯 主 女 修 會 的 大 恩 人 , 同 時 也 是 我 們 每 一 個 備 修 生 的 大 恩 人 。

如 今 郭 神 父 離 開 了 我 們 , 然 而 他 那 愛 主 的 神 火 , 他 底 勇 敢 與 精 神 , 仍 常 在 我 們 中 間 。

啊 ! 郭 神 父 , 願 你 在 天 之 靈 常 為 本 會 祈 禱 。 求 你 繼 續 幫 助 我 們 能 踐 行 我 們 入 修 院 時 你 所 給 我 們 的 教 訓 : 「不 要 半 途 而 廢 , 要 有 始 有 終 。」
1967 年 12 月 29 日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06-1986, by Mario Rassiga, Salesian Province of China, 198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b/giuseppecucchiar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