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FREINADEMETZ, Joseph (Saint) SVD
福若神父
(聖)

* Birth in Oies, Southern Tyro: [15 April 1852]
* Ordination: [25 July 1875]
* Arrival in Hong Kong: [1879]
* Death in Shantung Taikiachwang, China: [28 January 1908]

* Pet Tam Chung, Sai Kung: [1879]
* Shan Tung: [1881]


Divine Word Missionary to become 121st China Saint

A Divine Word Missionary who helped develop the church in eastern China almost from scratch is scheduled to be canonized this year.

With his canonization, Blessed Joseph Freinademetz, one of the two earliest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to China, would become the 122 saint in China and the first who is not a martyr, according to Bishop Joseph Wang Yu-jung of Taichung, central Taiwan. Such a non-martyr saint is often called a confessor.

The existing 121 saints in China include the 120 martyrs canonized in 2000, and Joannes Gabriel Perboyre, canonized in 1996, Bishop Wang said on 9 January. In 2000, the bishop was head of the Taiwan bishops’ Commission for Canonization of Saints and Martyrs of China.

Blessed Freinademetz (1852-1908) came from the Tyrolean Alps in central Europe and earned himself the title “Mother of the Church in South Shandong” because of his nurturing apostolic work among the Chinese.

Bishop Zhao Fengchang of Yanggu and Linqing, Shandong Province, said on 8 January that Blessed Freinademetz, whose Chinese name is Fu Ruoshi and who is known as Blessed Joseph of Shandong, was a man “well respected by the Chinese a century ago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hurch for his missionary works”.

Yanggu, 440 kilometres south of Beijing, was where Blessed Freinademetz’s missionary zeal turned the church from a group of just 158 Catholics in the 1890s to a community of 106,000 Catholics and 44,000 catechumens by 1924, according to a report prepared by the Divine Word Society.

Father Paulino Suo Pao-lun, former head of the society’s Chinese province, said that Blessed Freinademetz baptized his grandparents in 1890.

Yanggu is also the native diocese of the first Chinese cardinal, Thomas Tien Keng-hsin (Tian Gengxin), who was bishop of Yanggu from 1934-1939. Father Suo pointed out that “Cardinal Tien was certainly influenced by Blessed Joseph, who was seminary rector when Tien was a seminarian.”

Father Suo does not think Blessed Freinademetz’s canonization may spark the kind of Beijing-Vatican row that erupted in 2000 because the blessed “is not a martyr” and his canonization “does not touch the nerve of Beijing”.

Bishop Zhao, 69, agre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not react negatively since Blessed Freinademetz was highly respected by the Chinese people. Still, he admits that today’s young and new Catholics know little about the missionary, even if the diocese continues to commemorate him.

Pope John Paul recognized a miracle attributed of Blessed Freinademetz on 20 December at a ceremony in the Clementine Hall of the Apostolic Palace in the Vatican. That act of recognition opened the door to his canonization.

Pope Paul VI beatified him in 1975, togeth with Father Arnold Janssen (1837-1909), founder of the Divine Word Society. The two are scheduled to be canonized together in 2003.

Blessed Freinademetz was bron in 1852 and ordained a priest in 1875. He was sent in 1879 to Hong Kong, where he worked for two years before moving to Shandong. He and his confrere John Baptist Anzer became the earliest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in the China mainland.

In 1882, upon arriving in the extreme western part of Shandong province, they faced local resisitance because anyone having anything to do with “foreign devils or their foreign sect” in those days was subject to severe punishment. In time, the missionaries set up a Divine Word province, a language centre for new missionaries and a laity formation centre in southern Shandong, ancestral home of Chinese sage Confucius and his disciple Mencius.

Cardinal Jose Saraiva Martin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Causes of the Saints, told the pope while presenting the miracle attributed to the intercession of Blessed Freinademetz that the missionary had “passionately loved the Chinese”. The cardinal quoted the priest as writing, “I love China and the Chinese, I wish to die among them and to be buried in their midst.”

Blessed Freinademetz died in a Shandong village in 1909 at the age of 56, after contracting typhus while attending to plague victims.

He once wrote “I want to be a Chinese in heaven” and asserted that Chinese moral values, especially filial piety, diligence and moderation. Deserve deep respect and appreciation.
9 February 2003

 

Divine Word Missionary who will be canonised is known for his love of China

A Divine Word Missionary who will be canonised this autumn earned himself the title “Mother of the Church is South Shandong” because of his nurturing apostolate work among the Chinese.

Blessed Joseph Freinademetz, known as Blessed Joseph of Shangdong, once wrote, “I want to be a Chinese in heaven,” reported UCA News, the Asian church news agency.

Pope John Paul II will canonise Blessed Joseph and two others on 5 October in Rome. With his canonisation. Blessed Joseph, one of the two earliest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to China, will become the 122nd Chinese saint and the first who is not a martyr, said Bishop Joseph Wang Yu-jung of Taichung, Taiwan.

The existing 121 saints in China include the 120 martyrs canonised in 2000 and Joannes Gabriel Perboyre, canonised in 1996, said Bishop Wang, former head of the Taiwanese bishops’ Commission for the Caonoisation of Saints and Martrys of China.

Bishop Zhao Fengchang of Yanggu and Linqing, China, said Blessed Joseph was “well respected by the Chinese…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hurch for his missionary works.”

Yanggu was where Blessed Joseph’s missionary zeal turned the church from a group of just 158 Catholics in the 1890s to a community of 106,000 Catholics and 44,000 catechuments by 1924, according to a report prepared by the Divine Word Society.

Father Paulino Suo Pao-lun, former head of the society’s Chinese province, said Yanggu is also the diocese of the first Chinese cardinal, Thomas Tien Keng-hsin (Tian Gengxin), who was bishop of Yanggu from 1934 to 1939. Father Suo said “Cardinal Tien was certainly influenced by Blessed Joseph, who was seminary rector when Tien was a seminarian.”

In an article on Divine Word missions in China, Father Suo said that Blessed Joseph identified himself with Chinese culture to show his love of China. The missionary wrote to his parents in Europe, “I wore a tip of beard, a small tip of beard just like the joker in playing card. I have my head bald, exactly (like) a Chinese, tied with a plait.”

Blessed Joseph wrote elsewhere, “Love is the only language everyone understands” and said that Chinese moral valises, especially filial piety, diligence and moderation, deserve deep respect and appreciation.

Joseph Freinademetz was born in 1852 in the village of Oics in the northern Italian Alps; he was the fourth of 16 children.

In 1875 he was ordained a Divine Word priest and in 1879 he was sent to Hong Kong, where he worked for two years before moving to Shandong province in eastern China. He and his confrere, Divine Word Father John Anzer, became the earliest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In 1882, upon arriving in the extreme western part of Shandong province, they faced local resistance because anyone having anything to do with “foreign devils or their foreign sect” in those days was subject to severe punishment.

In time, Blessed Joseph and other missionaries set up a Divine Word province, a language centre for new missionaries and a laity formation centre in southern Shandong.

When Blessed Joseph was rector, Chinese seminarians had to study Chinese literature to appreciate their own culture, Father Suo said.

Cardinal Jose Saraiva Martin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Saints’ Causes, said the missionary “passionately loved the Chinese.” The cardinal quoted the priest as writing, “I love China and the Chinese. I wish to die among them and to be buried in their midst.”

“It happened exactly as the wished,” Cardinal Martins said, referring to the fact that Blessed Joseph died in a Shandong village in 1909 at the age of 56, after contracting typhus while attending to plague victims.

Pope Paul VI beatified him in 1975 together with Blessed Arnold Janssen, founder of the Divine Word Society. The two and Blessed Daniele Comboni, and Italian, are scheduled to be canonised together.
31 August 2003

 

Freinademetz and Anzer:
Two Missionaries, Two Styles

Gianni Criveller, PIME
Translated by Betty Ann Maheu, MM

On 5 October, 2003, Pope John Paul II proclaimed Joseph Freinademetz (1852-1908), Divine Word missionary in China, a saint. Before founding the Divine Word Fathers’ mission in Southern Shandong (1881), Father Freinademetz worked for two years in Hong Kong, under Bishop Raimondi from 1879 to 1881. In Hong Kong he studied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first experienced the missionary apostolate with the Fathers of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s of Milan. Freinademetz collaborated with Father Piazzoli in Saikung and was also sent to Lantau.

Joseph Freinademetz was born in 1852 in Southern Tyrol in the small village of Oies in Upper Val Badia, where people speak the Ladin language. Besides Ladin, Freinademetz spoke German and Italian. In Freinademetz’s time, Southern Tyrol belonged to the Austrian-Hungarian empire; therefore, he is justly considered an Austrian. His homeland is now part of Italy's national territory.

In 1875,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for the Bressanone diocese and served in the Parish of San Martino in Badia. In 1879 he met Arnold Janssen, founder of the 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 (the two were canonized together) and Freinademetz decided to enter the new missionary society. At Steyl in Holland, the first Divine Word Center, he met the young German priest John Baptist Anzer (1851-1903), and their destiny was linked forever, for good or for bad. The unusual missionary and human events that took place in the lives of these two missionaries seem to me to be a kind of parable of the China mission itself. I think their story merits telling.

The most painful part of the life and mission of Joseph Freinademetz was, without doubt, his very heartbreaking relationship with John Baptist Anzer, his religious superior and his bishop in the Shandong China mission. Very few scholars seem to be aware of this fact. Biographies, such as that of Jakob Reuter (1975), pass over this embarrassingly painful situation. Freinademetz and Anzer were among the first students of the 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 and the first to be sent to the missions. They were friends and companions at Steyl, the Divine Word Center, and were deeply fond of each other.  “Anzer, wrote Freinademetz from Steyl in 1879,  “is a young, energetic and courageous priest. I am sure that he will be a wonderful life companion. They left Steyl together. They said good-bye at a moving departure ceremony, the first in the new Divine Word Society. Together they made the long voyage to China, which also took them to Hong Kong, and together they arrived in Shandong Province, where they set up the first Divine Word mission.

Although the two friends always lived close to one another, they took very different paths. Anzer became superior and bishop while Freinademetz resolutely refused such appointments. Anzer's lack of self-discipline brought him to ruin. Furthermore, puffed up with national pride, he developed a superiority complex; he was arrogant and even violent in some of his dealings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Bishop Anzer represents a tragic example, though isolated, of missionary imperialism. Freinademetz, on the other hand, for whom  “love is the only language that all can understand, esteemed the Chinese and their culture deeply. He adopted a missionary attitude of profound respect for and solidarity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going so far as to declare that  “in heaven I want to be Chinese. In his will he had also asked to be buried in a Chinese cemetery, a wish that was not respected.

The story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se two missionaries - friends and adversaries - illustrates the two missionary attitudes in China, and reads like an exciting mystery novel, that can here only be depicted along broad lines.

Anzer took on provocative and controversial initiatives that were not, in fact, shared by his missionary confreres, especially Freinademetz. Anzer himself said,  “My one aim, and the end of all my struggles and tribulations, was to lift high the standard of Christ in Qufu, Confucius’ birthplace. Once this  “place of superstitions had fallen, Christianity, according to Anzer, would triumph everywhere. Anzer’s missionary strategy was based totally on confrontation and a triumphal attitude, which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provoked a reaction from the Chinese. It resulted in anti-Christian riots and persecutions. On November 3, 1897, two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were killed. Anzer, who was in Berlin at the time, according to popular opinion, contributed to Kaiser Wilhelm II’s decision to occupy Jiaozhou militarily. The purpose was to increase German influence throughout the whole of Shandong. This episode, along with other factors and events, fuelled the crisis which led to the Boxer Rebellion of 1900. As indemnity for the killings, Freinademetz sought instead only a small monetary settlement needed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a small chapel, and the transfer of those in authority who had covered up the homicides. Freinademetz did not want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o lose face, but he wanted them to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protection of Christians and missionaries.

Freinademetz looked upon the bishop’s decisions and his pastoral style with increasing alarm, and soon found himself in a terrible dilemma. On the one hand, he realized that the Divine Word mission was on the road to ruin because of his bishop and superior. Moreover, his confreres, who did not have the courage to confront the irascible bishop, begged Freinademetz, who was Anzer’s pro-vicar ad-ministrator and number two in the mission, to admonish the bishop. On the other hand, Freinademetz was tied to Anzer by fraternal bonds, and had profound respect for his superior, to whom he also owed religious obedience.

The Clash
Freinademetz spoke and wrote to the bishop frankly, and did so on various occasions. Anzer refused to accept Freinademetz’s admonitions, and threatened him with canonical sanctions. Their relationship became impossible. In his long, touching and tragic letter of February 26, 1894, Freinademetz seemed to write with his heart in his hands. We read the following:

The real reason for the lamentable situation of our mission is the lack of proper relations between the bishop on the one hand and the whole of the mission on the other. … The missionaries stay as far away as they can from the bishop’s house. … What Your Excellency says is a mixture of lies, distortions, contradictions, and defamations. No one can any longer believe what Your Excellency says. The Bishop’s way of often using extremely offensive language in dealing with persons in public has shut the mouths of the missionaries. … Because you drink too much, you are no longer able to control your tongue or your legs, … and everyone is laughing at you. It is extremely painful for me to mention these things and I weep as I write. Curse the wine that transforms into a stupor even the wisest of men. … Your pastoral visits do not meet your purpose. Your Excellency is only interested in big numbers, and not in the quality of converts. … Individual missionaries do not tell you these things. They tell you only what you want to hear. I want to say to you: enough of these pompous spectacles!

Excellency, I have written here what I have held hidden within my heart for many years. With only two exceptions, I have remained silent for 15 years, committing, in fact, a serious wrong to our mission in Southern Shandong and saddening my own conscience with the weight of a grave responsibility. But I can no longer remain silent. The consequences of this situation are too grave and my confreres beg me to intervene; it is my duty to do so. It is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for our mission. Some years back I wrote a letter to our superior general, but then, through my grievous fault, I tore up the letter before sending it. Many confreres urged me to do my duty, and my conscience also made itself heard, but I always silenced it, citing specious pretexts that were nothing but egoism. If there is something offensive in the words I have chosen or in my explanation, this is not my intention, and on my knees I beg your forgiveness. Not speaking about this with you directly, up to now, I have not had the courage to be the friend (forgive me the word): true, sincere and open with Your Excellency, which I ought to have been. If Your Excellency so permits, I would want to be your true friend from now on.

Anzer’s reaction was not, in fact, positive. He forbade Freinademetz, under obedience, to speak any more about him. He dismissed all the catechists working for Freinademetz. As a punishment, Freinademetz was sent to the eastern, most remote part of the Vicariat. Moreover, when in the fall of 1894, Anzer took leave to go to Europe, Freinademetz was not nominated as interim head of the mission, as custom would have dictated.

The situation went from bad to worse. The young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in Shandong were on the point of refusing to make their final profession at the hands of Anzer, their superior. The missionaries saw in Freinademetz the salvation of the mission, and continued to beg for his intervention. Freinademetz must have found himself at life’s crossroads to request his superior general for a dispensation from the obligation of religious obedience, something that he temporarily obtained. A group of missionaries, Freinademetz among them, wrote a letter to the superior general, to explain the tension-filled state of the mission. Janssen, superior and founder of the Divine Word Society, had profound respect for and faith in Freinademetz. He petitioned the Holy See to have Anzer relieved of his administration.

In a scathing letter of 28 September 1894, Anzer accused Freinademetz of various offenses: being his mortal enemy, secretly plotting against him and seeking his downfall. He accused him of boasting about his missionary achievements, and suspended him from participating in the provincial chapter that he [the bishop] had convoked. He ended the letter by saying, “I am leaving for Europe. I do not know if I will see you again. But my memories of you will always be bittersweet.”

Freinademetz answered him immediately on 6 October 1894. He refuted the accusations, and proclaimed his innocence. He affirmed that at this point he desired nothing more than to remain in the remote corner of Shandong to which the bishop had relegated him, and to be dispensed of all the rest. He concluded with these words:

I beg you a thousand times to forgive all the problems that consciously or unconsciously I have caused you. May the good God have mercy on me a poor sinner, for having rendered the already heavy cross of my superior even heavier. With total reverence, your unworthy servant begs your apostolic and pastoral benediction. Joseph Freinademetz.

Momentary Reconciliation
During the following year (1895) Anzer tried to correct his excesses. On his knees he begged Freinademetz’s pardon, and the two began to collaborate once again, so much so that Freinademetz was named interim superior during Anzer’s frequent absences. Under pressure from Anzer, Freinademetz even wrote a letter to Rome - where in the meantime reports of Anzer’s unworthy behavior had arrived - asserting that the bishop was making heroic efforts to correct himself. Freinademetz’s letter in Anzer’s defense momentarily disappointed Janssen, the Superior General, because he feared that Anzer’s  “conversion would be short lived.

Anzer Called to Rome
In fact, the bishop, taking a turn for the worse, soon lapsed back into his old vices. Freinademetz continued faithfully to admonish his bishop who seemed to be beyond recovery. In 1901, the Prefect of Propaganda Fide, Cardinal Ledochowski, badly advised and irritated by Janssen’s request [to have Anzer removed], considered this as interference in the prerogatives of Propaganda. Incredibly, he exonerated Anzer. Moreover, Ledochowski maintained that Anzer, as bishop, answered only to Propaganda, and no longer to his Society. Therefore, he should be left in peace. The confusion in the Society of the Divine Word and in the mission was great. There no longer was any way to stop the bishop. Freinademetz wrote:

I never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anything like this was possible, and that even at the highest ecclesiastical levels these questions of life and death could be treated so superficially. We almost feel obligated to scream: the world is governed with so little intelligence! … We are completely at peace with our conscience with whatever Rome has decided! But we are very saddened by such a lack of good sense.

In 1902, Cardinal Gotti, Ledochowski’s successor, was compelled to reopen the case. This time Anzer could not manipulate powerful friends to come to his defense. He asked Freinademetz to go to Rome with him to defend him. Freinademetz refused. However, Anzer acknowledged that Freinademetz was faithful in always telling him the truth.

Once in Rome, Anzer had to confront the following accusations: 1) Alcoholism to the point of losing the use of his reason; 2) Grave scandal regarding the sixth commandment; 3) Construction of three large and costly personal residences,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other costly buildings for the mission, which were registered in his name; 4) His rare pastoral visits undertaken only to receive honors and to enjoy feasts; 5) Losing control of himself to the point of physically abusing missionaries, Christians and servants, so much so that no one wanted to work under him; 6) Only high-level politics and prestige interested him; 7) He took away the faculty of confession from missionaries without good reason, and gave contradictory orders, such as naming two persons for the same office; 8) Claimed the prerogative of administering baptism to new Christians, and wanting the number to be as high as possible, by including persons who were ill prepared, or unknown to anyone. He also had the names of non-existent persons added to the baptismal registry; 9) The missionaries in the mission regretted being tied to him by vows of obedience, and some wanted to leave the mission. These accusations were based substantially on reports that Freinademetz wrote under oath. In 1900 he had been elected superior of the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in Shandong Province. Other missionaries, as well as two Propaganda inspectors and the Superior General, Janssen, confirmed these reports. Poor Anzer had no way to defend himself. He died suddenly from a heart attack shortly after he arrived in Rome, on November 25, 1903.

Freinademetz, who was already provincial superior, was the natural candidate to succeed Anzer as bishop. The Superior General and his confreres proposed him for the post. But the German Chancery vetoed the proposal saying that Freinademetz was Austrian and not German, and was considered Anzer’s adversary. Anzer enjoyed Kaiser Wilhelm’s friendship. The compromise choice was the worthy Father Augustine Henninghaus, who succeeded Anzer as Vicar Apostolic, while Freinademetz remained as the religious superior of the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Imperialism and Humility
There is certainly a tragic human and affective dimension to Freinademetz and Anzer’s story. They were both friends and adversaries. The human figure of Anzer arouses more sadness and pain than scandal. Freinademetz, who died on January 28, 1908, had the misfortune to see his friend, superior and bishop sink deeper and deeper into the abyss, without being able to save him. Furthermore, he had to spend much time dealing with the fallout and the scandals provoked by his superior. Freinademetz’s zeal and missionary genius that everyone, including Anzer, recognized, was not able to express itself however in all its potential. Freinademetz did not die a martyr. However, I dare say that it is highly probable that the antics of his unfortunate missionary companion must have caused him great personal, constant and most painful anguish. Perhaps it can be called a special kind of martyrdom.

In my readings and studies on the Catholic mission in China, Anzer is perhaps the only missionary figure that I find to be quite reprehensible. He had a political and nationalistic agenda aside from the interests of the mission. His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attitude was imperialistic. We must say, however, that Anzer was not without some merit, especially at the beginning of his missionary career. His misfortunes were deeply affected by alcoholism, which seems to be a medically pathological, as well as a moral, weakness.

Anzer’s imperialism and abuses were an exception, the only one that I know about with certainty. His actions do not represent the general attitude of Catholic missionaries. On the contrary, his confreres, his Superior General, and also Rome (who intervened too late) were against many of Anzer’s political and pastoral choices. Missionaries and Christians were both victims of his policies.

Freinademetz represents the other face of mission: respect, solidarity, sobriety, inculturation, absence of political agendas and nationalistic interests. By their own admission, Freinademetz was superior to all the other Divine Word Fathers in his knowledge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and culture, in his talents and missionary zeal, and by the sanctity of his life. The words of Bishop Henninghaus are perhaps the most meaningful and exceptional.

Freinademetz never received any praise from the Chinese, no decorations, no imperial commendation, no honors such as those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f the time was so generous in bestowing. Not even an inscription, such as other missionaries had received, was made for him. This is, for those that know the circumstances of his life, all the more extraordinary. Father Freinademetz knew how to stay far away from every external tribute. He never wanted to leave the ranks of the milites gregarii [humble servants] to join the ranks of ‘political soldiers,’ but only to do his duty with modesty and faithfulness.
Tripod
 
VOl. XXIII-No. 131 (Winter 2003)

 


中國的好友
福若瑟神父
山人

一 八 八 二 年 他 所 參 與 的 傳 教 會 承 辦 了 魯 南 教 區 , 他 便 到 山 東 南 界 去 開 始 了 他 分 施 「麵 包」 與 「啼 飢 號 寒」 苦 於 精 神 生 活 的 中 華 同 胞 們 。 這 是 整 整 七 十 年 以 前 的 事 了 ! 但 是 這 位 獻 身 為 我 中 華 民 族 服 務 的 司 鐸 , 曾 三 十 年 如 一 日 地 , 忠 盡 了 他 的 職 務 。 當 魯 南 教 區 在 籌 備 自 立 時 , 濟 南 的 主 教 要 派 他 為 新 分 教 區 的 主 持 人 。 但 是 這 位 神 父 再 四 謙 辭 , 且 雙 膝 跪 在 主 教 面 前 , 表 示 請 求 主 教 收 回 成 命 的 決 心 , 如 此 才 脫 免 了 這 榮 顯 的 任 命 。 以 後 修 會 方 面 任 他 為 該 區 修 會 長 上 , 他 便 在 該 區 的 主 教 以 旁 , 撫 慰 鼓 勵 該 區 所 有 的 傳 教 士 。 他 在 那 裡 服 務 華 人 三 十 年 的 成 績 , 可 用 其 被 稱 為 「 教 區 的 慈 母 」 這 一 句 話 來 說 明 。 他 踏 上 了 中 國 領 土 , 整 個 的 身 心 便 在 中 國 的 土 地 裡 茁 了 牢 不 可 拔 的 根 子 。 三 十 年 中 , 因 其 任 務 關 係 , 曾 再 三 有 回 鄉 省 親 的 機 緣 , 然 而 他 都 放 棄 了 , 從 未 重 返 過 其 祖 國 ; 他 已 實 際 的 以 中 國 為 祖 國 , 以 華 人 為 同 胞 骨 肉 了 ! 他 完 善 地 追 隨 了 基 督 的 高 尚 精 神 , 未 曾 手 扶 犂 把 而 回 顧 過 ! 其 間 , 他 雖 曾 為 了 初 期 肺 病 的 現 象 , 奉 醫 生 和 主 教 的 命 須 易 地 療 養 , 但 這 僅 一 個 短 時 期 , 聆 悟 了 日 本 的 風 光 , 即 返 回 了 他 原 先 的 崗 位 。 魯 南 的 各 州 府 縣 , 莊 村 鎮 店 , 幾 乎 無 處 沒 有 他 的 足 蹟 。 當 時 因 交 通 不 便 , 所 以 大 大 小 小 的 地 方 都 借 以 得 到 沐 被 他 的 過 化 存 神 。 當 然 , 起 初 並 非 到 處 受 到 歡 迎 。 相 反 的 , 無 理 辱 慢 是 他 隨 時 隨 地 的 遭 遇 , 至 於 遭 受 擊 斃 而 又 復 甦 者 也 不 只 一 次 。 被 逐 出 境 的 遭 遇 , 為 他 更 不 稀 奇 了 。 庚 子 年 拳 匪 鬧 教 時 , 各 外 籍 教 士 皆 走 避 青 島 了 , 只 有 他 用 盡 方 法 隨 處 匿 藏 , 晝 伏 夜 出 地 未 曾 離 開 其 甘 心 為 之 犧 牲 性 命 的 中 華 同 胞 。 因 此 凡 接 近 過 他 的 沒 有 不 把 他 親 做 父 母 , 敬 做 聖 人 的 。 可 是 不 幸 在 一 九 0 八 年 初 , 傷 寒 流 行 的 時 候 , 他 為 了 服 事 染 病 的 嬰 孩 而 染 得 了 傷 寒 ; 未 半 月 , 就 完 成 了 他 愛 我 華 人 的 最 後 犧 牲 。 在 元 月 廿 八 日 歸 去 , 遺 體 葬 在 他 為 之 生 , 為 之 死 的 一 塊 中 國 土 裡 。 這 就 是 魯 南 開 教 的 元 勳 之 一 , 可 敬 的 福 若 瑟 神 父 。

「孩 子 們 呼 籲 麵 包 , 就 是 沒 有 分 給 他 們 的 人 !」 這 句 話 促 成 了 福 若 瑟 神 父 服 務 中 華 同 胞 的 壯 烈 任 務 ; 我 們 相 信 這 句 話 同 樣 能 激 動 福 若 瑟 神 父 今 日 在 天 之 靈 ! 目 前 中 華 同 胞 的 遭 遇 不 是 劣 於 福 公 在 世 的 時 代 ? 那 末 我 們 請 福 若 瑟 神 父 祈 求 天 主 吧 , 他 在 此 多 年 中 , 隨 時 施 助 呼 籲 他 的 人 們 ! 他 的 列 品 案 在 十 幾 年 前 即 已 開 始 籌 備 了 。 去 年 十 一 月 , 宗 座 法 庭 已 正 式 受 理 此 案 件 。 這 裡 因 篇 幅 有 限 , 故 僅 簡 略 敍 述 呈 請 福 若 瑟 神 父 列 真 福 品 案 者 所 依 據 的 兩 件 奇 異 的 事 實 , 希 望 能 引 起 因 於 種 種 急 難 者 都 來 向 福 若 瑟 神 父 呼 籲 一 下 。

下 面 這 兩 件 異 聞 , 是 經 過 可 敬 福 若 瑟 神 父 列 真 福 品 案 的 教 區 偵 探 庭 , 以 廿 四 次 庭 訊 , 聽 取 了 卅 五 位 證 人 的 作 證 後 , 而 決 定 據 以 呈 明 羅 馬 聖 部 , 請 為 複 核 , 作 列 福 若 瑟 神 父 為 真 福 聖 人 之 定 論 所 依 據 的 。

一 、 Z 君 , 業 建 築 。 突 患 急 性 腦 膜 炎 , 病 勢 頗 劇 。 於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一 月 廿 四 日 入 醫 院 。 但 醫 院 方 面 認 為 病 已 入 肓 無 痊 可 的 希 望 。 醫 院 既 已 不 與 診 治 , 病 者 家 屬 乃 於 十 二 月 七 日 晚 將 病 人 舁 返 家 中 。 離 院 前 , 該 院 主 任 醫 師 囑 咐 , 如 果 依 時 注 射 藥 劑 , 病 者 可 能 再 有 二 三 日 的 壽 限 , 否 則 病 勢 將 進 展 更 快 了 。 回 家 後 , 家 人 想 人 力 已 無 濟 於 事 , 但 病 者 的 一 位 哥 哥 忽 然 想 起 了 福 若 瑟 神 父 的 轉 求 。 當 即 許 願 , 如 果 病 者 痊 愈 , 將 捐 款 壹 百 元 , 襄 助 聖 言 會 的 傳 教 事 業 。 翌 日 , 果 如 醫 生 之 言 , 病 勢 益 形 危 篤 , 死 刻 可 以 時 計 了 。 但 幸 其 兄 依 恃 福 若 瑟 神 父 的 信 心 更 切 ! 他 再 次 許 願 , 如 果 病 者 能 得 痊 愈 , 且 能 如 病 前 照 常 工 作 , 他 必 獻 款 九 百 元 以 助 籌 備 福 若 瑟 神 父 列 真 福 品 案 之 經 費 。 許 願 之 後 全 家 倍 增 依 恃 之 情 , 而 病 者 的 祈 望 更 殷 。 說 也 奇 怪 , 自 即 刻 起 , 病 勢 驟 然 轉 好 , 日 趨 痊 愈 。 兩 月 後 即 照 常 工 作 , 宛 如 未 病 之 前 。 這 不 是 福 公 轉 禱 之 功 嗎 ?

另 有 一 個 十 七 歲 的 青 年 F 君 患 傷 寒 頗 劇 。 於 八 月 十 四 日 入 醫 院 。 病 勢 循 例 進 展 , 無 甚 異 狀 。 至 八 月 卅 一 日 的 夜 間 , 病 者 因 翻 身 用 力 過 猛 , 忽 覺 腹 部 作 痛 , 益 久 益 烈 。 體 溫 增 到 攝 氏 表 四 十 度 。 醫 生 診 斷 為 腸 裂 與 腹 膜 炎 。 因 病 勢 危 急 , 院 方 乃 招 病 者 的 母 親 到 院 , 告 以 其 子 病 危 。 卅 一 日 晚 十 時 左 右 , 經 五 位 醫 生 商 討 , 決 定 施 行 手 術 , 以 盡 最 後 之 人 力 。 然 而 不 能 擔 保 手 術 必 可 救 命 。 母 親 既 聞 開 刀 , 亦 不 保 生 效 , 便 乏 決 心 簽 字 。 醫 生 們 沒 有 什 麼 高 明 辦 法 , 也 就 走 了 。 大 家 都 相 信 數 小 時 後 , 病 者 即 不 在 人 間 了 。 幸 侍 病 修 女 提 醒 病 者 與 其 母 親 向 福 若 瑟 神 父 呼 籲 。 病 者 知 本 性 方 法 已 不 能 救 , 所 以 虔 誠 依 恃 福 若 瑟 神 父 的 轉 求 。 雙 手 恭 捧 福 若 瑟 神 父 的 遺 像 , 虔 誠 默 禱 徹 夜 未 停 。 整 夜 過 了 , 翌 晨 醫 生 見 其 未 死 , 且 神 志 病 勢 均 現 轉 機 , 非 常 奇 異 。 翌 日 , 參 與 商 討 , 決 定 開 刀 的 五 醫 生 之 一 返 來 醫 院 , 首 先 即 問 那 青 年 幾 時 死 的 ? 及 知 其 未 死 , 乃 驚 呼 曰 : 『此 真 奇 蹟 !』 之 後 不 久 , 這 青 年 即 能 出 院 。 其 母 所 感 的 快 慰 , 當 可 類 似 納 應 城 的 孀 婦 所 嘗 到 的 了 ?

親 愛 的 讀 者 , 你 感 到 生 活 或 前 途 上 需 要 扶 持 嗎 ? 為 什 麼 不 去 向 福 神 父 呼 籲 呢 ? 他 是 中 國 人 的 好 友 啊 ! 中 國 人 的 困 難 時 刻 打 動 着 他 的 愛 心 呢 !
1952 年 3 月 16, 23 日 

 

聖言會傳教士福若瑟
可望為中國首位精修

一 位 使 華 東 山 東 教 會 蓬 勃 發 展 的 聖 言 會 傳 教 士 將 於 年 內 獲 冊 封 為 聖 人 。

據 台 灣 台 中 教 區 王 愈 榮 主 教 指 出 , 聖 言 會 最 早 到 中 國 的 兩 位 傳 教 士 之 一 真 福 福 若 瑟 神 父 (Joseph Freinademetz) , 將 會 成 為 第 一 百 二 十 二 位 中 華 聖 人 , 並 且 是 首 位 中 華 精 修 聖 人 。

王 主 教 一 月 九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目 前 的 一 百 二 十 一 位 中 華 聖 人 是 於 九 六 年 冊 封 聖 人 的 殉 道 聖 人 董 文 學 神 父 (Joannes Gabriel Perboyre) 及 二 0 0 0 年 封 聖 的 一 百 二 十 位 殉 道 者 。

真 福 福 若 瑟 (1852-1908) 神 父 是 歐 洲 提 洛 人 。 他 在 山 東 南 部 努 力 繁 衍 教 會 , 在 教 會 中 贏 得 「魯 南 之 母」 的 美 譽 。

山 東 省 陽 谷 暨 臨 清 教 區 趙 鳳 昌 主 教 一 月 八 日 向 天 亞 社 說 , 福 若 瑟 一 世 紀 前 在 當 地 傳 教 , 受 教 內 外 人 士 敬 重 。 陽 谷 距 北 京 以 南 四 百 四 十 公 里 。

福 若 瑟 一 八 九 0 年 到 達 時 , 當 地 只 有 一 百 五 十 八 名 教 友 , 直 至 一 九 二 四 年 教 友 數 目 已 增 至 十 萬 六 千 人 , 慕 道 者 達 四 萬 四 千 人 。

聖 言 會 中 華 省 前 省 長 薛 保 綸 神 父 一 月 九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不 認 為 封 聖 福 若 瑟 會 再 度 引 起 二 千 禧 年 的 中 梵 爭 議 , 因 為 這 位 真 福 不 是 殉 道 者 , 他 的 祝 聖 「不 會 觸 動 北 京 的 神 經」 。

六 十 九 歲 的 趙 主 教 也 認 為 真 福 極 受 當 地 人 尊 敬 , 北 京 政 府 不 會 有 負 面 反 應 。 但 他 承 認 即 使 教 會 仍 紀 念 他 , 新 的 教 友 和 年 青 的 教 友 對 他 所 知 甚 少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去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日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宮 室 的 格 萊 孟 廳 舉 行 的 儀 式 上 , 確 認 透 過 福 若 瑟 轉 求 達 成 的 一 個 奇 跡 , 從 而 打 開 真 福 獲 封 聖 之 門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一 九 七 五 年 將 他 與 聖 言 會 會 祖 愛 諾 德 神 父 (Arnold Janssen, 1837-1909) 同 列 真 福 。 兩 人 將 於 今 年 一 起 封 聖 。

福 若 瑟 生 於 一 八 五 二 年 , 一 八 七 五 年 晉 鐸 。 他 於 一 八 七 九 年 抵 達 香 港 , 兩 年 後 才 與 同 會 的 安 治 泰 神 父 (John Baptist Anzer) 進 入 山 東 傳 教 , 成 為 最 早 進 入 中 國 的 聖 言 會 士 。

他 們 在 一 八 八 二 年 到 達 山 東 西 端 時 , 受 到 本 地 人 抵 制 , 因 為 當 年 任 何 國 人 與 「外 國 邪 派 或 外 國 邪 靈」 有 關 連 會 受 到 嚴 重 刑 罰 。

其 後 福 若 瑟 與 其 他 會 士 在 魯 南 設 立 聖 言 會 省 , 為 新 來 的 傳 教 士 成 立 言 語 中 心 及 教 友 培 育 中 心 。

聖 人 部 主 管 瑪 爾 定 樞 機 (J. S. Martins) 向 教 宗 陳 述 由 真 福 轉 求 的 奇 跡 時 說 , 引 述 真 福 的 書 信 說 : 「 我 愛 中 國 及 中 國 人 。 我 願 為 他 們 再 死 一 千 次 , 我 願 同 他 們 埋 在 一 起 。 」

薛 神 父 對 天 亞 社 說 , 真 福 封 聖 日 期 還 未 定 , 但 台 灣 聖 言 會 定 會 盛 大 慶 祝 及 舉 行 一 些 傳 教 活 動 。
2003 年 1 月 26 日 

 

中國第122位聖人福若瑟神父
李西滿

今 年 三 八 婦 女 節 當 天 晚 上 聖 言 會 前 任 省 會 長 柯 神 父 來 電 說 : 「好 消 息 , 我 們 的 會 祖 和 真 福 福 若 瑟 神 父 將 於 今 年 十 月 五 日 封 為 聖 人 , 空 前 的 大 好 新 聞 , 他 將 是 中 國 第 一 位 精 修 聖 人 。」 不 久 前 被 宣 聖 的 全 是 致 命 聖 人 , 希 望 不 久 之 後 會 有 第 二 位 雷 永 明 神 父 , 第 三 位 雷 鳴 遠 神 父 , 早 已 有 足 夠 的 奇 蹟 。

一 九 0 0 年 代 在 山 東 興 起 了 義 和 團 , 民 間 俗 稱 大 刀 會 , 自 以 為 槍 炮 不 入 , 喊 著 扶 清 滅 洋 的 口 號 , 排 斥 外 國 人 , 時 值 清 朝 光 緒 二 十 六 年 , 俗 稱 庚 子 之 役 , 英 德 法 等 八 國 聯 軍 政 進 北 京 城 , 太 后 挾 帝 逃 奔 西 安 , 該 年 七 月 四 日 福 若 瑟 神 父 出 任 代 理 主 教 職 位 , 忽 然 間 接 到 青 島 德 國 領 事  Dr. Lenz  先 生 的 電 報 , 命 令 所 有 的 德 國 神 父 修 士 立 刻 離 開 工 作 崗 位 , 逃 往 青 島 避 難 。 七 月 五 日 半 夜 , 神 父 們 起 身 舉 行 彌 撒 完 畢 , 用 過 簡 單 的 早 餐 後 摸 黑 乘 坐 四 輛 馬 車 上 路 往 兗 州 府 逃 , 大 概 走 了 一 個 多 小 時 的 路 程 , 福 若 瑟 神 父 忽 然 停 下 來 對 神 父 們 說 : 「我 寧 願 死 在 坡 里 莊 , 不 再 往 青 島 逃 避 了 。」 他 同 時 得 到 輔 理 修 士  Ulrich 的 同 意 一 同 回 坡 里 莊 , 同 時 四 位 神 父 含 淚 下 跪 求 代 理 主 教 福 若 瑟 神 父 的 降 福 , 他 們 二 位 轉 回 坡 里 莊 的 路 途 , 天 明 之 後 教 友 和 一 位 中 國 神 父 看 到 福 神 父 和 修 士 回 來 了 , 全 體 都 高 興 的 不 得 了 。 如 果 大 刀 會 知 道 坡 里 教 堂 內 有 兩 位 洋 鬼 子 , 立 刻 有 可 能 用 大 刀 活 活 地 把 他 們 砍 死 。 當 年 韓 寧 鎬 神 父 (不 久 後 成 了 兗 州 教 區 主 教) 聽 到 福 神 父 回 坡 里 莊 的 消 息 後 說 : 「那 是 英 雄 豪 傑 的 行 為 , 面 對 最 大 的 危 險 甚 至 於 可 能 遇 到 殉 道 的 命 運 !」

中 國 人 不 是 在 開 現 笑 , 在 河 南 他 們 用 大 刀 和 斧 頭 劈 死 一 位 主 教 和 一 位 神 父 , 福 神 父 回 到 坡 里 莊 後 , 於 一 九 0 0 年 七 月 八 日 主 日 在 全 體 教 友 和 一 千 多 難 民 面 前 隆 重 許 下 : 如 果 坡 里 教 堂 能 在 天 主 和 聖 母 的 保 佑 之 下 , 逃 過 這 次 大 教 難 , 以 後 的 五 年 之 內 , 每 年 聖 母 月 將 隆 重 慶 祝 「 聖 母 進 教 之 佑 節 」 , 並 明 供 聖 體 十 三 小 時 , 結 果 真 的 得 到 天 主 的 保 佑 , 平 安 度 過 了 這 次 不 幸 大 災 禍 !

聖福若瑟神父小檔案
一 八 五 二 年 生 於 奧 國 沃 野 村
一 八 七 五 年 晉 鐸 出 任 兩 年 助 理 神
一 八 七 八 年 入 聖 言 會
一 八 七 九 年 和 安 治 泰 到 達 香 港
一 八 八 一 年 到 魯 西 陽 穀 縣 的 北 坡 里 莊
一 八 八 九 年 坡 里 興 建 了 主 教 座 堂
一 九 0 八 年 一 月 廿 八 日 病 故 , 享 年 五 十 六 歲
一 九 七 五 年 傳 教 節 列 真 福 品
二 0 0 三 年 十 月 五 日 封 聖 宣 為 聖 人
益世評論  2003 4 1

 


來華傳教士
聖言會福若瑟封聖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十 月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宣 聖 大 典 , 獲 冊 封 為 聖 人 的 包 括 意 大 利 籍 的 達 尼 埃 萊 . 金 邦 尼 主 教 (Daniel Comboni, 1831-1881) , 他 創 立 了 專 門 為 非 洲 地 區 傳 教 的 修 會 。 另 外 的 是 聖 言 會 會 祖 、 德 國 籍 的 楊 生 神 父 (Arnold Janssen, 1837-1909) , 以 及 該 會 一 位 到 中 國 傳 教 、 亦 在 中 國 境 內 安 息 主 懷 的 奧 地 利 南 提 羅 爾 (今 意 大 利 北 部) 神 父 福 若 瑟 (Josef Freinademetz, 1852-1908)

當 日 的 參 禮 者 約 三 萬 人 , 教 宗 重 申 , 「 所 有 基 督 徒 都 有 傳 教 的 使 命 , 但 要 常 地 尋 求 神 聖 , 才 是 真 正 的 見 證 基 督 」 。
2003 年 10 月 12 日 

 

千人出席聖言會彌撒
慶祝楊生福若瑟封聖

聖 言 會 香 港 區 會 十 月 十 二 日 為 其 會 祖 楊 生 神 父 和 首 位 來 華 傳 教 士 福 若 瑟 神 父 封 聖 舉 行 感 恩 聖 祭 。

教 宗 十 月 五 日 冊 封 楊 生 神 父 和 福 若 瑟 神 父 為 教 會 聖 人 , 聖 言 會 香 港 區 會 十 月 十 二 日 假 聖 言 中 學 舉 行 感 恩 祭 , 由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主 禮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和 三 十 多 名 神 父 共 祭 , 出 席 信 眾 近 一 千 人 。

感 恩 祭 極 具 普 世 幅 度 , 以 多 國 語 言 的 歌 詠 進 行 , 包 括 菲 律 賓 語 、 印 尼 語 、 西 班 牙 語 、 印 度 語 、 英 語 和 普 通 話 等 , 顯 示 出 聖 言 會 國 際 性 的 幅 度 。

講 道 時 , 陳 主 教 指 出 兩 位 聖 人 能 「急 天 主 所 急」 , 努 力 向 外 傳 教 , 尤 其 是 聖 福 若 瑟 到 中 國 傳 教 時 , 正 值 清 末 動 盪 時 期 , 傳 教 士 要 有 殉 道 的 準 備 。 隨 後 , 聖 言 會 中 華 區 會 長 葉 德 華 神 父 (Edwards) 以 英 語 講 道 , 他 解 釋 封 聖 的 意 義 時 說 ︰ 「不 是 天 主 需 要 聖 人 , 而 是 人 需 要 聖 人 。 因 為 聖 人 和 人 較 『接 近』 ……  我 們 要 成 為 聖 人 固 然 是 困 難 , 但 卻 非 不 可 能 的 事 。」 葉 德 華 神 父 藉 此 勉 勵 眾 人 努 力 跟 隨 基 督 的 教 訓 。

典 禮 於 六 時 許 結 束 , 賓 客 教 友 繼 續 留 校 觀 看 展 板 和 享 用 茶 點 , 聖 言 會 也 送 出 印 有 兩 位 聖 人 肖 像 的 紀 念 品 。

楊 生 是 德 國 的 神 父 , 因 著 他 虔 誠 的 態 度 , 一 八 七 五 年 建 立 了 一 個 以 神 父 和 修 士 為 主 的 國 際 傳 教 修 會 —— 聖 言 會 。 及 至 一 八 八 九 年 , 楊 生 神 父 創 立 了 聖 神 傳 教 修 女 會 ; 及 後 於 一 八 九 六 年 , 他 也 創 立 了 聖 神 永 禱 修 女 會 。

聖 楊 生 沒 有 到 海 外 作 一 位 傳 教 士 , 但 他 對 傳 教 的 工 作 不 遺 餘 力 。 目 前 聖 言 會 在 不 同 地 方 的 會 士 人 數 達 六 千 多 人 , 遍 佈 歐 、 亞 、 美 、 非 洲 六 十 多 個 國 家 。

聖 福 若 瑟 是 聖 言 會 的 第 一 位 傳 教 士 , 他 生 於 提 羅 爾 的 南 部 , 前 屬 奧 地 利 , 現 為 意 大 利 的 屬 土 。 他 與 安 治 泰 神 父 一 起 , 成 為 首 批 被 派 遣 到 中 國 的 傳 教 士 , 那 時 正 值 清 朝 年 間 。 在 往 中 國 途 中 , 他 的 首 站 就 是 香 港 。 到 達 香 港 後 , 他 在 西 貢 工 作 並 首 次 嘗 到 中 國 的 文 化 與 學 習 中 國 的 語 言 。

在 一 年 半 之 後 , 他 到 山 東 以 南 地 區 繼 續 展 開 繁 盛 而 富 有 成 果 的 中 國 傳 教 之 旅 , 從 此 他 再 也 沒 有 回 到 家 鄉 。
2003 年 11 月 2 日 

 

福若瑟神父封聖
山東信徒倍感高興

曾 在 華 東 山 東 省 傳 教 的 聖 言 會 士 封 聖 , 當 地 教 友 感 到 十 分 高 興 。

真 福 福 若 瑟 (Joseph Freinademetz) 生 於 今 日 意 大 利 北 部 的 奧 匈 帝 國 , 他 率 先 到 中 國 山 東 省 傳 教 , 於 一 九 八 年 死 在 山 東 , 被 譽 為 「魯 南 之 母」 。

他 與 聖 言 會 創 辦 人 真 福 楊 生 (Arnold Janssen) 於 十 月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獲 封 聖 。

山 東 的 教 友 一 般 稱 福 若 瑟 為 「福 神 父」 , 當 地 一 些 主 教 神 父 仍 然 記 得 福 神 父 的 事 蹟 。

濟 南 教 區 趙 子 平 主 教 於 九 月 廿 九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和 很 多 教 友 聽 到 福 神 父 封 聖 的 消 息 都 很 興 奮 。

八 十 二 歲 的 趙 主 教 說 , 仍 然 記 得 上 一 輩 的 人 談 論 福 神 父 , 特 別 是 他 在 山 東 興 建 了 不 少 教 堂 。

他 說 : 「我 們 都 會 向 他 祈 禱 , 希 望 他 幫 助 我 們 山 東 教 會 和 各 方 面 都 發 展 得 更 好 。 」

聖 福 若 瑟 是 中 國 第 一 百 二 十 二 位 聖 人 , 也 是 首 位 中 華 精 修 聖 人 。

其 餘 的 是 一 百 二 十 位 在 二 年 封 聖 的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和 一 九 九 六 年 宣 聖 的 聖 董 文 學 (Joannes Gabriel Perboyre)

聖 福 若 瑟 於 一 八 七 八 年 加 入 聖 言 會 , 翌 年 與 同 會 的 安 治 泰 神 父 (John Baptist Anzer) 到 香 港 , 停 留 了 兩 年 , 作 進 入 中 國 大 陸 的 準 備 。 安 神 父 被 稱 為 「魯 南 之 父」 。

聖 福 若 瑟 和 安 治 泰 是 到 中 國 傳 教 的 首 兩 位 聖 言 會 士 , 他 們 最 初 抵 達 山 東 南 部 時 , 當 地 人 口 有 一 千 二 百 萬 , 但 只 有 一 百 五 十 八 名 教 友 。

據 趙 主 教 說 , 山 東 省 內 仍 然 有 幾 位 國 籍 聖 言 會 士 。 外 籍 傳 教 士 早 在 五 十 年 代 已 被 逐 出 中 國 。

在 二 年 一 百 二 十 位 中 華 聖 人 祝 聖 時 , 中 國 猛 烈 抨 擊 教 廷 , 但 趙 主 教 說 , 今 次 福 神 父 封 聖 , 政 府 沒 有 說 過 一 句 話 。 不 過 他 的 教 區 沒 有 計 劃 慶 祝 , 但 他 自 己 會 寫 信 向 德 國 的 聖 言 會 道 賀 。

據 袞 州 教 區 牛 善 良 神 父 說 , 福 神 父 在 濟 寧 市 郊 戴 莊 的 墓 在 文 革 時 遭 紅 衛 兵 破 壞 , 屍 體 被 掘 出 來 焚 燒 。

牛 神 父 說 : 「當 福 神 父 的 棺 木 被 打 開 時 , 紅 衛 兵 看 到 他 的 屍 體 仍 然 保 持 完 整 , 我 們 這 裡 一 名 當 時 在 場 的 紅 衛 兵 可 以 作 證 。 」

後 來 教 會 在 墓 地 原 址 建 了 一 座 陵 園 和 紀 念 碑 。 陵 園 要 穿 過 一 間 醫 院 進 入 , 該 醫 院 以 前 屬 聖 言 會 所 有 。

牛 神 父 說 , 若 本 地 教 友 想 進 入 陵 園 , 人 數 不 多 的 話 , 問 題 不 大 , 但 外 面 的 人 則 不 允 許 進 內 。

有 袞 州 的 教 友 在 十 月 二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當 地 教 堂 原 有 一 幅 福 神 父 的 畫 像 , 但 數 日 前 政 府 下 令 除 下 。

在 山 東 省 東 部 青 島 教 區 陳 天 浩 神 父 九 月 三 十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在 當 天 才 聽 到 有 關 福 神 父 宣 聖 的 消 息 。

四 十 三 歲 的 陳 神 父 說 , 青 島 教 區 不 少 教 友 從 以 前 的 聖 言 會 士 或 台 灣 教 會 人 士 帶 來 的 書 認 識 到 福 神 父 , 十 分 尊 重 他 , 但 教 區 沒 有 甚 麼 慶 祝 計 劃 。

他 說 , 可 惜 教 區 最 後 一 位 聖 言 會 士 郭 殿 修 神 父 去 年 去 世 , 否 則 若 他 聽 到 這 個 消 息 , 一 定 十 分 高 興 。

在 濟 南 以 西 的 荷 澤 教 區 , 三 十 三 歲 的 韋 立 根 神 父 九 月 廿 九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從 其 他 教 區 的 神 父 口 中 知 道 這 個 消 息 , 他 會 在 彌 撒 中 向 教 友 宣 布 這 件 大 事 。

臨 沂 教 區 房 興 耀 主 教 十 月 二 日 說 , 他 會 為 福 神 父 的 宣 聖 舉 行 彌 撒 。

福 神 父 生 前 在 山 東 多 處 致 力 培 育 教 友 傳 道 員 、 本 地 神 父 和 傳 教 士 。 他 於 一 九 八 年 一 月 廿 八 日 因 照 顧 傷 寒 病 人 染 上 傷 寒 病 死 。 一 九 七 五 年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將 他 列 品 真 福 。
2003 年 11 月 2 日 

 

聖福若瑟——天上的「中國人」
聖言會供稿

你 願 意 做 一 個 傳 教 士 嗎 ? 你 願 意 為 了 基 督 和 福 音 的 緣 故 而 甘 願 離 開 你 可 愛 的 祖 國 、 家 庭 、 兄 弟 姐 妹 所 帶 給 你 的 舒 適 和 安 全 並 放 棄 擁 有 自 己 的 家 庭 甚 或 賺 錢 的 職 業 與 生 活 方 式 嗎 ! ? 這 就 是 福 若 瑟 神 父 在 一 八 七 九 年 離 開 歐 洲 去 中 國 展 開 聖 言 會 的 福 傳 工 作 時 所 做 的 。 正 因 為 是 這 樣 , 聖 言 會 士 懷 特 • 照 埃 斯 神 父 (Walter Joyce) 用 《基 督 的 傻 子》 一 書 來 描 繪 了 福 若 瑟 (Joseph Freinademetz) 的 一 生 。

福 若 瑟 出 生 在 提 洛 爾 的 南 部 。 該 地 過 去 是 奧 地 利 的 一 部 份 , 但 現 在 屬 於 義 大 利 。 他 最 初 是 被 祝 聖 為 一 位 教 區 的 神 父 , 但 卻 感 受 到 了 想 做 一 個 傳 教 士 的 召 叫 。 為 了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 他 加 入 了 由 楊 生 神 父 剛 剛 創 立 的 聖 言 會 , 並 且 急 切 地 企 盼 著 去 他 心 愛 的 傳 教 區 —— 中 國 。 同 安 治 泰 一 道 , 福 若 瑟 成 了 第 一 個 被 派 到 傳 教 區 的 聖 言 會 傳 教 士 。 在 往 中 國 的 路 上 , 他 先 到 了 香 港 , 開 始 第 一 次 品 嘗 到 了 中 國 的 語 言 和 文 化 並 同 時 也 在 西 貢 的 堂 區 工 作 。 一 年 半 以 後 , 他 離 開 香 港 而 開 始 了 碩 果 纍 纍 的 中 國 山 東 南 部 的 福 傳 事 業 。 自 始 至 終 , 他 從 未 回 過 他 深 深 眷 戀 著 的 祖 國 家 鄉 。

貧窮的生活
在 荷 蘭 史 泰 爾 的 愛 諾 德 靈 修 中 心 的 聖 神 會 修 女 雅 耐 可 (L. Janek) 曾 寫 說 福 若 瑟 神 父 生 活 出 了 真 福 的 精 神 —— 貧 窮 、 慕 義 、 如 饑 似 渴 、 忍 受 迫 害 。 在 中 國 時 , 他 不 但 是 出 於 環 境 所 迫 , 而 且 也 是 滿 心 喜 悅 地 接 受 了 貧 窮 的 生 活 。 他 能 滿 足 於 最 簡 單 的 食 物 、 破 舊 的 住 宿 和 最 低 等 的 馬 車 。 他 對 自 己 毫 無 所 求 , 只 要 是 自 己 有 的 東 西 , 他 都 願 意 與 他 人 分 享 而 且 總 是 將 自 己 多 餘 的 東 西 送 給 窮 人 。 即 使 他 已 經 將 自 己 所 有 的 精 力 都 投 入 到 了 福 傳 的 工 作 中 去 , 甚 至 到 了 筋 疲 力 盡 的 地 步 , 他 還 是 不 相 信 他 有 什 麼 特 殊 之 處 ; 相 反 , 他 總 是 擔 心 做 的 不 夠 。 他 也 不 相 信 他 自 我 棄 絕 的 生 活 和 孜 孜 不 倦 的 工 作 會 在 天 主 的 眼 裡 有 什 麼 價 值 ; 相 反 , 他 認 為 是 天 主 白 白 地 賜 給 了 他 很 多 禮 物 。

正 如 他 曾 寫 說 : 「我 不 認 為 做 一 個 傳 教 士 是 我 獻 給 天 主 的 一 件 禮 物 , 而 是 天 主 賜 給 我 的 最 大 的 恩 寵 。 」

曾 經 和 福 若 瑟 一 道 工 作 多 年 的 韓 甯 鎬 主 教 常 常 提 到 有 一 次 他 在 給 會 友 們 講 避 靜 時 , 看 到 這 位 聖 人 就 坐 在 他 的 對 面 , 於 是 這 樣 的 想 法 便 不 止 一 次 地 出 現 在 他 的 腦 海 裡 : 「福 神 父 是 把 我 所 說 的 這 一 起 都 付 諸 行 動 的 人 , 而 我 只 是 在 講 論 他 罷 了 。」 許 多 人 都 是 這 樣 看 待 福 神 父 的 , 但 他 自 己 卻 不 以 為 然 , 而 是 常 常 請 求 別 人 為 他 祈 禱 , 「這 樣 好 使 我 也 回 頭 改 過」 。 這 樣 的 態 度 正 好 反 映 出 了 耶 穌 的 教 訓 : 「當 你 們 已 經 做 了 吩 咐 你 們 要 做 的 一 切 事 情 後 , 也 應 當 這 樣 說 , 『我 們 是 無 用 的 僕 人 , 我 們 不 過 做 了 我 們 應 做 的 事 !』」 (路 十 七 10) 。 這 是 福 若 瑟 很 自 然 的 態 度 , 而 且 也 使 他 很 高 興 。

所受的苦難
當 福 若 瑟 動 身 去 中 國 時 , 他 已 經 意 識 到 他 必 須 要 跟 迫 害 甚 至 流 血 致 命 打 交 道 。 儘 管 常 常 被 稱 作 是 「洋 鬼 子」 聽 起 來 並 不 是 那 麼 可 怕 , 但 它 卻 刻 劃 了 當 時 的 那 種 氣 氛 。 雖 然 福 若 瑟 發 現 對 付 這 些 侮 辱 時 並 不 好 受 , 但 他 卻 沒 有 被 它 們 所 嚇 倒 也 沒 有 讓 它 們 阻 撓 自 己 的 工 作 , 甚 至 也 沒 有 逃 避 死 亡 的 威 脅 。 好 幾 次 , 有 人 想 要 了 他 的 命 。

只 要 是 為 了 羊 群 的 緣 故 , 即 使 自 投 虎 穴 , 善 牧 也 會 在 所 不 惜 。 在 這 方 面 , 從 一 個 廣 為 人 知 的 事 件 上 就 可 以 略 見 一 斑 : 有 一 次 , 福 若 瑟 要 求 一 位 官 員 釋 放 他 的 一 個 傳 教 員 , 但 後 來 在 一 家 旅 店 裡 卻 受 到 了 一 夥 人 的 攻 擊 。 他 們 搶 奪 了 他 所 有 的 東 西 並 差 點 把 他 打 死 。 當 義 和 團 起 義 爆 發 後 , 中 國 和 西 方 的 政 府 都 命 令 所 有 的 外 國 人 搬 到 沿 海 一 帶 的 安 全 區 去 , 福 若 瑟 卻 為 了 不 把 他 的 中 國 教 友 們 撇 下 不 管 而 徑 自 回 到 了 他 最 初 的 傳 教 站 坡 里 莊 , 即 使 是 捨 身 致 命 也 在 所 不 辭 。 事 實 上 , 正 如 他 自 己 所 寫 的 那 樣 , 他 會 滿 心 喜 悅 地 做 一 個 殉 道 者 , 也 會 滿 心 喜 悅 地 將 自 己 的 生 命 交 給 那 位 為 他 和 我 們 大 家 付 出 了 生 命 的 那 一 位 。

充滿愛情的傳教士靈修精神
福 若 瑟 的 生 活 和 心 靈 都 凝 聚 在 了 福 傳 工 作 上 。 他 的 心 已 被 聖 神 所 佔 據 , 所 以 他 也 被 福 傳 的 熱 火 所 焚 燒 。 他 曾 給 他 的 會 友 們 這 樣 寫 說 : 「聖 神 是 愛 。 愛 和 熱 情 對 一 個 傳 教 士 來 說 是 至 關 重 要 的 , 沒 有 其 他 更 重 要 的 東 西 。 福 傳 工 作 是 一 個 愛 的 工 作 : 一 個 傳 教 士 愈 是 充 滿 了 愛 , 他 就 愈 是 一 個 傳 教 士 …… 福 傳 必 須 是 一 個 發 自 內 心 的 活 動 。 只 有 當 天 主 的 愛 傾 注 在 我 們 心 中 後 , 福 傳 才 會 發 自 內 心 。 『願 你 的 名 受 顯 揚 , 願 你 的 國 來 臨』 這 句 禱 文 應 當 讓 我 們 心 中 的 熱 火 持 續 不 滅 …… 我 應 當 時 時 刻 刻 號 召 你 們 去 祈 禱 、 刻 苦 、 奉 獻 和 犧 牲 , 多 多 益 善 、 堅 持 不 懈 , 因 為 這 樣 是 為 了 靈 魂 的 好 處 , 為 了 天 國 和 天 主 。」 在 另 外 的 一 個 場 合 , 他 這 樣 說 : 「愛 的 語 言 是 人 人 都 能 明 白 的 獨 一 無 二 的 語 言 。 」

不 光 是 他 的 會 友 們 和 中 國 教 友 們 , 甚 至 連 反 對 他 的 人 們 也 都 對 福 若 瑟 的 聖 善 、 謙 遜 和 獻 身 精 神 讚 不 絕 口 。 作 為 一 個 祈 禱 從 不 間 斷 的 人 , 他 曾 這 樣 說 : 「你 花 在 祈 禱 上 的 時 間 不 應 該 多 於 花 在 不 祈 禱 上 的 時 間 。 如 果 你 有 時 間 呼 吸 , 你 就 應 當 有 時 間 祈 禱 。 為 甚 麼 呢 ? 為 天 主 的 光 榮 呼 吸 就 是 祈 禱 ; 好 好 地 去 生 活 就 是 祈 禱 , 帶 著 超 性 的 念 頭 工 作 就 是 祈 禱 ; 吃 吃 喝 喝 、 睡 覺 、 玩 樂 都 可 以 是 祈 禱 的 形 式 。 祈 禱 的 意 義 不 在 其 他 , 就 在 於 舉 心 向 上 、 仰 望 天 主 。」

福 神 父 從 來 沒 有 因 他 的 生 活 和 工 作 而 接 受 過 任 何 特 殊 的 讚 揚 和 勳 章 , 他 甚 至 還 推 辭 了 作 主 教 這 樣 的 殊 榮 。 他 唯 一 想 做 的 就 是 把 基 督 帶 給 中 國 人 , 把 中 國 人 帶 到 天 國 。 他 愛 中 國 人 如 此 之 深 以 至 於 他 這 樣 說 : 「即 使 是 在 天 國 裡 , 我 也 想 做 一 個 中 國 人 。」 一 九 0 八 年 一 月 廿 八 日 , 他 在 中 國 離 開 了 人 間 。 聖 福 若 瑟 現 在 真 的 就 是 在 天 國 裡 的 一 個 中 國 人 。

二 0 0 三 年 十 月 五 日 , 福 若 瑟 神 父 和 楊 生 神 父 一 起 在 羅 馬 被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為 聖 人 。 在 香 港 , 聖 言 會 和 香 港 教 區 二 0 0 三 年 十 月 十 二 日 在 藍 田 的 聖 言 中 學 舉 行 感 恩 彌 撒 , 以 此 來 光 榮 這 兩 位 新 聖 人 。
2003 年 11 月 2, 9 日 

 

福若瑟與安治泰:兩位傳教士,兩種風格
柯毅霖著,陳愛潔譯

二 0 0 三 年 十 月 五 日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佈 在 中 國 傳 教 的 聖 言 會 會 士 福 若 瑟 (Joseph Freinademetz, 1852-1908) 為 聖 人 。 福 神 父 在 魯 南 (山 東 省 南 部) 成 立 聖 言 會 傳 教 區 (一 八 八 一 年) 之 前 , 曾 於 一 八 七 九 至 一 八 八 一 年 在 香 港 工 作 兩 年 , 屬 高 主 教 (RaimondI) 管 轄 。 在 港 期 間 , 他 學 習 中 文 , 並 首 次 與 米 蘭 外 方 傳 教 會 的 神 父 一 起 從 事 傳 教 及 牧 民 的 工 作 。 福 若 瑟 與 和 (Piazzoli) 在 西 貢 服 務 , 也 曾 一 度 派 駐 到 大 嶼 山 。

福 若 瑟 , 一 八 五 二 年 生 於 提 羅 爾 省 上 巴 地 亞 谷 一 個 名 叫 沃 斯 的 小 村 莊 , 那 裡 的 居 民 為 拉 丁 語 系 。 除 拉 丁 語 外 , 福 若 瑟 也 說 德 語 和 意 大 利 語 。 在 福 若 瑟 的 時 代 , 提 羅 爾 省 屬 於 奧 匈 帝 國 的 領 土 , 因 此 , 他 理 所 當 然 被 視 為 奧 國 人 。 他 的 故 鄉 現 在 已 屬 於 意 大 利 。

一 八 七 五 年 , 他 在 布 克 申 教 區 晉 鐸 , 並 在 巴 地 亞 的 聖 瑪 爾 定 堂 區 服 務 。 一 八 七 九 年 , 他 遇 見 聖 言 會 創 辦 人 楊 生 (Arnold Janssen)(二 人 已 同 時 獲 冊 封 為 聖 人), 便 決 定 加 入 這 個 新 傳 教 會 。 在 荷 蘭 的 士 泰 爾 , 即 首 個 聖 言 會 中 心 , 他 又 遇 到 年 輕 的 德 國 籍 司 鐸 安 治 泰 (John Baptist Anzer, 1851-1903) 神 父 。 不 論 是 好 是 壞 , 他 們 二 人 的 命 運 從 此 永 遠 連 繫 在 一 起 。 對 筆 者 來 說 , 這 兩 位 傳 教 士 一 生 中 獨 特 的 傳 教 和 人 性 際 遇 , 本 身 就 是 中 國 傳 教 事 業 的 一 種 比 喻 , 值 得 我 們 認 識 的 。

福若瑟與安治泰--亦友亦敵
在 福 若 瑟 一 生 和 傳 教 事 業 中 最 痛 苦 的 事 , 無 疑 是 他 與 安 治 泰 之 間 極 其 悲 痛 的 關 係 。 安 治 泰 是 他 的 會 長 , 也 是 山 東 傳 教 區 的 主 教 。 很 少 學 者 注 意 到 這 個 苦 況 。 福 若 瑟 的 傳 記 , 例 如 約 各 布 羅 伊 特(Jokob Reuter)  撰 寫 的 傳 記 (一 九 七 五 年) , 也 忽 略 了 這 個 令 人 難 堪 又 痛 苦 的 處 境 。 福 若 瑟 與 安 治 泰 都 是 聖 言 會 最 早 期 的 學 生 , 也 是 首 兩 位 被 派 遣 傳 教 的 會 士 。 在 士 泰 爾 的 聖 言 會 中 心 , 他 們 是 朋 友 , 又 是 同 伴 , 彼 此 非 常 喜 歡 對 方 。 一 八 七 九 年 , 福 若 瑟 在 士 泰 爾 寫 道 : 「安 治 泰 是 一 位 年 輕 、 充 滿 活 力 和 勇 敢 的 神 父 。 我 肯 定 他 會 是 一 位 很 了 不 起 的 終 生 夥 伴 。」 他 們 一 起 離 開 士 泰 爾 , 在 新 成 立 的 聖 言 會 的 首 次 惜 別 會 上 , 跟 各 人 話 別 。 他 們 一 起 踏 上 來 華 的 漫 長 旅 程 , 首 先 到 了 香 港 , 然 後 再 一 起 抵 達 山 東 省 , 在 那 裡 成 立 首 個 聖 言 會 傳 教 區 。

雖 然 這 兩 位 同 伴 彼 此 的 生 活 密 切 , 但 所 走 的 路 卻 截 然 不 同 。 安 治 泰 成 了 會 長 和 主 教 , 但 福 若 瑟 卻 堅 拒 這 些 任 命 。 安 治 泰 由 於 缺 乏 自 律 , 最 終 斷 送 了 自 己 一 生 。 此 外 , 他 因 為 民 族 自 豪 而 趾 高 氣 揚 , 漸 漸 發 展 過 於 自 尊 的 性 格 ; 他 為 人 傲 慢 , 甚 至 有 時 與 中 國 人 交 往 時 表 現 粗 暴 。 安 治 泰 主 教 是 傳 教 帝 國 主 義 的 悲 劇 例 子 , 儘 管 是 單 獨 的 例 子 。 另 一 方 面 , 為 福 若 瑟 來 說 , 「愛 是 唯 一 令 眾 人 明 白 的 語 言 。」 他 深 愛 中 國 人 和 他 們 的 文 化 。 他 所 採 取 的 傳 教 態 度 , 就 是 極 之 尊 重 中 國 人 , 與 中 國 人 團 結 , 甚 至 表 明 「 我 願 意 在 天 堂 仍 是 中 國 人 。 」 他 在 遺 囑 裡 要 求 葬 在 中 國 的 墓 地 , 但 這 願 望 沒 有 受 到 尊 重 。

這 兩 位 傳 教 士 -- 既 是 朋 友 又 是 敵 人 -- 之 間 關 係 的 故 事 說 明 了 在 華 傳 教 的 兩 種 態 度 , 讀 起 來 好 像 一 本 刺 激 的 推 理 小 說 , 但 在 此 只 可 概 括 地 描 述 。

安 治 泰 主 動 採 取 的 措 施 , 往 往 令 人 生 氣 又 備 受 爭 議 。 事 實 上 , 這 些 措 施 並 沒 有 得 到 他 的 傳 教 兄 弟 , 尤 其 是 福 若 瑟 所 贊 同 。 安 治 泰 說 : 「我 的 唯 一 目 標 , 也 是 我 一 生 的 奮 鬥 和 艱 難 的 目 的 , 就 是 在 孔 子 的 出 生 地 曲 阜 高 舉 基 督 的 標 準 。」 據 安 治 泰 說 , 這 「迷 信 之 地」 一 旦 倒 下 , 基 督 宗 教 將 在 各 地 凱 旋 勝 利 。 安 治 泰 的 傳 教 策 略 是 完 全 以 對 抗 和 一 種 必 勝 態 度 為 基 礎 , 但 這 種 心 態 從 起 初 已 激 起 中 國 人 的 反 應 , 導 致 產 生 反 基 督 徒 的 暴 亂 和 迫 害 。

一 八 九 七 年 十 一 月 三 日 , 兩 位 聖 言 會 傳 教 士 被 殺 。 當 時 , 安 治 泰 正 在 柏 林 -- 並 且 按 照 公 眾 輿 論 -- 促 成 威 廉 二 世 決 定 採 取 軍 事 行 動 , 佔 領 膠 州 , 如 此 增 加 德 國 在 整 個 山 東 省 的 影 響 力 。

這 次 事 件 , 連 同 其 他 因 素 和 事 件 , 引 發 一 連 串 危 機 , 最 終 為 一 九 0 0 年 的 義 和 團 之 亂 鋪 路 。 為 賠 償 兩 位 傳 教 士 被 殺 , 福 若 瑟 反 而 只 要 求 賠 款 , 金 額 更 不 多 於 用 來 興 建 一 座 小 聖 堂 的 費 用 。 他 亦 要 求 把 那 些 掩 飾 殺 人 事 件 的 官 員 調 職 。 福 若 瑟 不 想 中 國 當 局 丟 臉 , 但 他 希 望 他 們 要 負 起 保 護 基 督 徒 和 傳 教 士 的 責 任 。

福 若 瑟 看 見 主 教 的 決 定 及 其 牧 民 風 格 , 愈 來 愈 擔 心 , 而 且 很 快 發 現 自 己 身 處 進 退 兩 難 的 境 地 。 一 方 面 , 他 明 白 聖 言 會 的 傳 教 區 會 因 他 的 會 長 和 主 教 而 走 上 毀 滅 之 路 。 此 外 , 他 的 兄 弟 沒 有 勇 氣 對 抗 這 位 性 情 暴 燥 的 主 教 , 於 是 懇 求 身 為 安 治 泰 的 代 權 人 , 也 是 傳 教 站 的 第 二 號 人 物 福 若 瑟 , 去 勸 誡 主 教 。 另 一 方 面 , 福 若 瑟 被 他 與 安 治 泰 之 間 的 弟 兄 情 誼 所 束 縛 , 而 且 , 由 於 修 道 的 服 從 願 , 他 要 極 之 尊 重 自 己 的 長 上 。

衝突
福 若 瑟 坦 誠 地 跟 主 教 談 話 , 也 寫 信 給 他 , 而 且 在 不 同 的 場 合 上 這 樣 做 。 安 治 泰 拒 絕 接 受 福 若 瑟 的 勸 誡 , 並 以 《法 典》 的 制 裁 來 威 脅 他 。 他 們 的 關 係 變 得 難 以 處 理 。 一 八 九 四 年 二 月 廿 六 日 , 福 若 瑟 用 心 寫 了 一 封 既 長 又 感 動 和 悲 傷 的 信 給 安 治 泰 。 我 們 可 閱 讀 以 下 的 內 容 :

我 們 的 傳 教 區 現 在 的 處 境 可 悲 , 探 其 真 正 原 因 , 就 是 主 教 與 整 個 傳 教 區 之 間 缺 乏 正 確 的 關 係 …… 傳 教 士 儘 量 遠 離 主 教 府 …… 閣 下 所 說 的 話 盡 是 謊 言 、 扭 曲 、 矛 盾 和 誹 謗 。 沒 有 人 再 相 信 閣 下 的 說 話 。 主 教 在 公 開 與 人 交 往 時 , 常 常 說 衝 撞 的 話 , 這 方 式 已 令 傳 教 士 閉 口 不 言 …… 由 於 你 飲 酒 太 多 , 再 不 能 控 制 舌 頭 或 雙 腿 …… 每 人 都 取 笑 你 。 要 我 提 及 這 些 事 情 , 真 是 極 之 痛 苦 , 我 也 邊 寫 邊 流 淚 。 該 死 的 酒 ! 甚 至 使 最 明 智 的 人 變 得 麻 木 …… 你 的 牧 民 探 訪 並 不 符 合 你 的 目 標 。 閣 下 只 對 於 皈 依 者 的 人 數 感 興 趣 , 而 不 注 重 他 們 的 素 質 …… 個 別 的 傳 教 士 不 告 訴 你 這 些 事 。 他 們 只 說 你 想 聽 的 東 西 。 我 想 對 你 說 : 這 些 浮 誇 的 場 面 夠 了 !

主 教 閣 下 , 我 在 這 裡 寫 出 一 直 藏 在 心 裡 多 年 的 話 。 除 了 兩 次 例 外 , 十 五 年 來 我 一 直 緘 默 , 事 實 上 , 對 於 我 們 在 魯 南 的 傳 教 區 而 言 , 這 是 嚴 重 的 過 失 , 我 的 良 心 亦 因 承 受 沉 重 的 責 任 而 感 到 難 過 。 但 是 , 我 不 能 再 緘 默 了 。 這 情 況 的 後 果 實 在 是 太 嚴 重 , 而 兄 弟 們 請 求 我 干 預 , 這 正 是 我 的 職 責 。 這 關 乎 我 們 傳 教 區 的 生 死 存 亡 。 幾 年 前 , 我 曾 致 函 總 會 長 , 但 由 於 本 人 的 大 錯 , 我 竟 在 寄 出 前 把 信 撕 掉 。 許 多 兄 弟 促 請 我 要 履 行 職 責 , 而 我 的 良 心 也 聽 到 , 但 自 己 卻 把 良 心 的 呼 聲 壓 下 去 , 提 出 一 些 似 是 而 非 的 藉 口 , 都 是 由 於 自 我 中 心 。 如 果 我 在 說 話 或 解 釋 中 有 什 麼 冒 犯 之 處 , 都 不 是 故 意 的 , 並 求 你 見 諒 。 到 目 前 為 止 , 我 沒 有 直 接 跟 你 談 及 這 事 , 我 沒 有 勇 氣 做 閣 下 的 朋 友 (請 原 諒 我 用 這 個 字) , 真 實 地 、 真 誠 地 和 開 放 地 與 閣 下 交 往 , 儘 管 我 原 本 應 該 這 樣 做 的 。 如 閣 下 准 許 , 我 願 意 從 今 作 你 真 正 的 朋 友 。

事 實 上 , 安 治 泰 的 反 應 並 不 積 極 。 他 禁 止 福 若 瑟 再 談 論 他 。 他 解 僱 所 有 為 福 若 瑟 工 作 的 傳 道 員 , 並 把 他 派 往 代 牧 區 東 面 最 偏 遠 的 地 方 , 作 為 懲 罰 。 此 外 , 一 八 九 四 年 秋 , 安 治 泰 回 歐 洲 渡 假 期 間 , 沒 有 按 慣 例 委 任 福 若 瑟 作 傳 教 區 的 臨 時 主 管 。

事 情 每 況 愈 下 。 山 東 省 的 年 輕 聖 言 會 傳 教 士 要 拒 絕 從 他 們 會 長 安 治 泰 的 手 裡 發 永 願 。 傳 教 士 看 到 傳 教 區 在 福 若 瑟 身 上 才 可 得 救 , 於 是 繼 續 要 求 他 干 預 。 福 若 瑟 必 然 發 覺 自 己 身 處 人 生 的 十 字 街 頭 , 要 求 總 會 長 寬 免 他 的 服 從 願 , 這 事 上 他 暫 時 得 到 允 許 。 福 若 瑟 連 同 一 群 傳 教 士 致 函 總 會 長 , 解 釋 傳 教 區 的 緊 張 狀 況 。 聖 言 會 的 創 辦 人 及 會 長 楊 生 一 直 尊 重 和 信 任 福 若 瑟 , 他 因 然 請 求 宗 座 解 除 安 治 泰 的 牧 職 。

一 八 九 四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 安 治 泰 在 一 封 措 詞 尖 刻 的 信 中 , 指 責 福 若 瑟 的 種 種 「過 失」 : 是 他 的 死 敵 , 密 謀 推 翻 他 , 想 他 下 台 。 他 指 控 福 若 瑟 誇 耀 自 己 的 傳 教 成 就 , 還 不 准 福 若 瑟 參 與 他 (主 教) 召 開 的 省 大 會 。 他 在 結 束 時 說 : 「我 要 去 歐 洲 。 我 不 知 道 會 否 再 見 你 。 但 對 你 的 一 切 回 憶 將 會 是 苦 樂 參 半 的 。 」

一 八 九 四 年 十 月 六 日 , 福 若 瑟 立 即 回 覆 他 。 他 反 駁 對 方 的 指 控 , 聲 稱 自 己 是 無 辜 的 。 他 斷 言 這 時 候 只 渴 望 留 在 主 教 把 他 貶 到 山 東 這 偏 遠 的 角 落 , 和 豁 免 其 他 一 切 職 務 。 他 以 這 些 說 話 結 束 :

我 懇 求 你 千 次 , 寬 恕 我 有 意 或 無 意 給 你 帶 來 的 問 題 。 願 仁 慈 的 天 主 憐 憫 我 這 可 憐 的 罪 人 , 因 為 我 使 會 長 肩 上 經 已 很 重 的 十 字 架 更 加 沉 重 。 你 不 堪 當 的 僕 人 懷 著 敬 意 , 懇 求 你 給 予 宗 座 和 牧 民 的 祝 福 。
福 若 瑟

短暫的和好
翌 年 (一 八 九 五 年) , 安 治 泰 嘗 試 糾 正 種 種 過 份 的 行 徑 。 他 懇 求 福 若 瑟 寬 恕 , 二 人 開 始 再 次 合 作 , 因 此 , 福 若 瑟 在 安 治 泰 經 常 缺 席 的 時 候 出 任 臨 時 會 長 。 福 若 瑟 在 安 治 泰 的 壓 力 下 , 甚 至 致 函 羅 馬 -- 當 時 , 有 關 安 治 泰 行 為 不 檢 的 報 告 已 抵 達 -- 堅 持 主 教 已 盡 很 大 的 努 力 來 糾 正 自 己 。 福 若 瑟 為 維 護 安 治 泰 而 寫 的 這 封 信 令 總 會 長 楊 生 頓 時 失 望 , 因 為 他 恐 怕 安 治 泰 的 「皈 依」 會 是 短 暫 的 。

安治泰被召回羅馬
事 實 上 , 主 教 很 快 便 重 新 沾 染 惡 習 , 甚 至 比 從 前 的 更 差 。 福 若 瑟 繼 續 忠 實 地 勸 誡 這 位 看 來 已 無 望 復 元 的 主 教 。 一 九 0 一 年 , 傳 信 部 萊 多 霍 夫 斯 基(Ledochowski) 樞 機 沒 有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 便 因 楊 生 提 出 (免 除 安 治 泰 職 務) 的 要 求 而 感 到 生 氣 , 認 為 此 舉 干 預 傳 信 部 的 特 權 。 令 人 難 以 置 信 的 , 是 他 竟 然 使 安 治 泰 免 受 一 切 指 控 。 此 外 , 萊 多 霍 夫 斯 基 堅 稱 , 安 治 泰 身 為 主 教 , 只 服 從 傳 信 部 , 而 無 須 再 服 從 修 會 , 因 此 , 不 可 再 騷 擾 他 。 在 聖 言 會 和 傳 教 區 出 現 的 情 況 相 當 混 亂 , 再 沒 有 任 何 方 法 來 阻 止 主 教 。 福 若 瑟 說 :

我 從 沒 有 想 過 發 生 這 樣 的 事 , 甚 至 連 教 會 的 最 高 層 , 竟 會 如 此 草 率 地 處 理 這 些 生 死 攸 關 的 問 題 。 我 們 幾 乎 覺 得 必 須 高 聲 喊 叫 : 竟 然 以 如 此 低 智 慧 來 管 理 世 界 !…… 不 管 羅 馬 有 什 麼 決 定 , 我 們 完 全 心 安 理 得 ! 但 是 , 我 們 因 當 局 如 此 不 明 智 而 感 到 非 常 悲 哀 。

一 九 0 二 年 , 萊 多 霍 夫 斯 基 的 繼 任 人 戈 蒂 (Gotti) 樞 機 被 迫 重 開 這 宗 案 件 。 這 一 次 , 安 治 泰 沒 有 操 縱 有 權 勢 的 朋 友 來 維 護 他 。 他 要 求 福 若 瑟 與 他 一 起 往 羅 馬 , 替 他 辯 護 。 福 若 瑟 拒 絕 了 , 儘 管 如 此 , 安 治 泰 承 認 福 若 瑟 常 常 忠 實 地 講 出 對 自 己 的 觀 感 。

安 治 泰 到 了 羅 馬 , 便 要 面 臨 以 下 的 指 控 : (一) 酗 酒 以 致 失 去 理 智 ; (二) 犯 了 第 六 誡 , 立 下 極 壞 的 榜 樣 ; (三) 以 自 己 的 名 義 興 建 三 座 官 邸 ; (四) 甚 少 進 行 牧 民 探 訪 , 只 接 受 尊 敬 和 盛 宴 ; (五) 失 去 自 制 的 能 力 , 甚 至 虐 待 傳 教 士 、 基 督 徒 和 僕 人 , 以 致 沒 有 人 願 意 為 他 工 作 ; (六) 只 對 於 高 層 政 治 和 特 權 感 興 趣 ; (七) 沒 有 提 出 正 當 的 理 由 而 剝 奪 傳 教 士 的 聽 告 解 特 權 , 又 頒 佈 互 相 矛 盾 的 命 令 , 例 如 提 名 二 人 擔 任 同 一 職 位 ;(八) 濫 用 為 新 基 督 徒 施 行 聖 洗 的 特 權 , 只 著 眼 人 數 眾 多 , 包 括 未 有 充 份 準 備 的 人 或 沒 有 真 正 認 識 基 督 的 人 , 甚 至 在 領 洗 冊 上 加 入 根 本 不 存 在 的 人 名 ;(九) 傳 教 區 的 傳 教 士 後 悔 因 服 從 聖 願 而 必 須 與 他 連 繫 , 部 份 人 士 想 離 開 傳 教 區 。

福 若 瑟 於 一 九 0 0 年 獲 選 為 聖 言 會 山 東 省 省 會 長 。 這 些 指 控 基 本 上 是 根 據 他 經 宣 誓 後 寫 成 的 報 告 。 其 他 傳 教 士 , 以 及 傳 信 部 兩 位 調 查 員 , 還 有 總 會 長 楊 生 , 都 確 定 這 些 報 告 。 可 憐 的 安 治 泰 已 無 法 為 自 己 辯 護 。 事 實 上 , 他 在 抵 達 羅 馬 後 不 久 , 於 一 九 0 三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 因 心 臟 病 而 突 然 逝 世 。

福 若 瑟 既 然 已 是 省 會 長 , 本 應 理 所 當 然 是 安 治 泰 的 繼 任 人 , 而 總 會 長 和 他 的 兄 弟 也 提 名 他 。 但 是 , 德 國 公 署 否 決 這 項 建 議 , 聲 稱 福 若 瑟 是 奧 國 人 , 並 非 德 國 人 , 而 他 也 被 視 為 安 治 泰 的 敵 人 。 (安 治 泰 與 威 廉 二 世 的 友 情 一 向 很 好 。) 最 後 , 折 衷 的 選 擇 落 在 出 色 的 韓 寧 鎬 (Augustine Henninghaus)神 父 身 上 , 他 繼 承 安 治 泰 出 任 宗 座 代 牧 , 而 福 若 瑟 留 任 省 會 長 一 職 。

帝國主義與謙遜
對 於 福 若 瑟 和 安 治 泰 這 兩 位 又 敵 又 友 的 故 事 而 言 , 這 當 然 充 滿 悲 慘 的 人 性 和 感 性 的 幅 度 。 安 治 泰 這 人 物 喚 起 傷 感 和 痛 苦 而 多 於 醜 聞 。 福 若 瑟 於 一 九 0 八 年 一 月 廿 八 日 逝 世 ; 他 不 幸 看 見 自 己 的 朋 友 , 即 他 的 會 長 和 主 教 日 漸 沉 淪 , 卻 沒 有 能 力 拯 救 他 。 此 外 , 他 還 要 花 很 多 時 間 來 處 理 其 會 長 所 引 起 的 醜 聞 和 影 響 。 福 若 瑟 並 非 殉 道 者 , 不 過 , 筆 者 敢 說 , 他 這 位 不 幸 的 傳 教 同 伴 的 遭 遇 很 可 能 已 給 他 帶 來 個 人 的 、 不 斷 的 , 和 最 深 切 的 痛 苦 , 這 是 特 別 的 殉 道 。

筆 者 在 評 價 和 研 究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會 時 , 發 現 安 治 泰 也 許 是 唯 一 在 道 德 上 應 受 嚴 責 的 傳 教 人 物 ; 他 把 政 治 和 民 族 主 義 議 程 凌 駕 於 傳 教 站 的 利 益 之 上 。 他 的 宗 教 和 政 治 態 度 是 帝 國 主 義 的 。 不 過 我 們 必 須 重 申 , 安 治 泰 亦 並 非 毫 無 功 績 , 尤 其 在 初 時 。 他 的 不 幸 是 深 受 酗 酒 影 響 , 看 來 除 了 是 道 德 的 軟 弱 之 外 , 也 是 一 種 病 狀 。

安 治 泰 的 帝 國 主 義 和 陋 習 是 一 個 特 殊 的 例 子 , 肯 定 是 筆 者 知 道 的 唯 一 例 子 。 事 實 上 , 他 的 行 為 並 不 代 表 天 主 教 傳 教 區 的 一 般 態 度 。 相 反 地 , 他 的 兄 弟 和 他 的 總 會 長 , 還 有 羅 馬 當 局(干 預 得 太 遲 了) 並 不 同 意 安 治 泰 的 許 多 政 治 和 牧 民 決 策 。 傳 教 士 和 基 督 徒 都 是 這 些 決 策 的 受 害 者 。

福 若 瑟 代 表 傳 教 使 命 的 另 一 面 : 尊 重 、 團 結 、 持 重 、 本 地 化 、 沒 有 政 治 議 程 和 民 族 主 義 利 益 。 根 據 聖 言 會 的 其 他 神 父 所 說 , 福 若 瑟 藉 著 天 賦 的 才 華 和 傳 教 熱 忱 , 並 藉 著 聖 潔 的 生 活 , 他 對 於 中 國 語 文 和 文 化 的 知 識 遠 超 過 他 們 。 韓 寧 鎬 主 教 的 說 話 也 許 是 最 有 意 義 和 絕 不 平 凡 的 。

福 若 瑟 從 沒 有 得 到 中 國 人 的 稱 讚 , 也 沒 有 勳 章 , 也 沒 有 當 時 中 國 朝 廷 所 慷 慨 賜 予 的 表 揚 和 榮 譽 。 他 沒 有 像 其 他 傳 教 士 一 樣 , 獲 得 任 何 東 西 , 甚 至 連 一 個 牌 匾 也 沒 有 。 為 那 些 認 識 他 生 活 環 境 的 人 來 說 , 這 是 更 加 非 凡 的 。 福 若 瑟 神 父 懂 得 如 何 遠 離 外 在 的 一 切 稱 讚 。 他 從 不 願 意 離 開 謙 遜 僕 人(milites gregarii) 的 行 列 , 而 加 入 「政 治 軍 人」 的 隊 伍 , 只 懷 著 謙 遜 和 忠 誠 來 履 行 職 責 。
第廿三卷 總第一百三十一期 (二零零三年冬季號)


真福福若瑟神父傳, 普路茲、米格著, 天主教聖言會, 1997.
Joseph Freinademetz: South Tyrol's Outstanding Missionary to the Far East, by Jakob Reuter, 1975.
Giuseppe Freinademetz, by Fritz Bornemann, Editrice Missionaria Italiana, 1980.
Blessed Joseph Freinademetz - As Wine Poured Out, by Fritz Bornemann, Divine Word Missionaries, 1984.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