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KAM, Tseng-Iou Joseph
甘增佑神父

* Birth: [5 April 1912]
* Ordination: [19 March 1940]
* Arrival in Hong Kong: [28 May 1949]
* Original Diocese: Peiping (北平).
* Death in Hong Kong: [29 June 1964]

* Wong Chuk Hang & Aberdeen: [1953]
* Holy Spirit Seminary, Taikoolau: Lecturer [1958] - [1964]


Death of Father Joseph Kam Tseng-Iou
R.I.P.

Father Joseph Kam Tseng-Iou, of Holy Spirit Seminary, Pokfulam Road, Hong Kong, died on Monday, 29 June 1964, at Queen Mary Hospital, from the effects of injuries sustained in a traffic accident in Wanchai, aged 52.

Father Kam was ordained priest for the Archdiocese of Peiping in 1940 in Rome where he studied Theology and Canon Law. He returned to Peiping in 1947, where he served as secretary to Cardinal Tien. He came to Hong Kong with the Cardinal in 1949, and spent a few years at Rosary Hill. In 1958 he joined the staff of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in Pokfulam Road, where he taught Latin and music.

Requiem Mass for the repose of his soul was sung at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at 10am on Wednesday, 1 July.

The funeral was held at the Happy Valley Catholic Cemetery after the Requiem Mass.

3 July 1964

 

香港聖神小修院
甘增佑神父逝世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教 授 甘 增 佑 神 父 (北 平 總 教 區), 於 一 九 六 四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駕 電 單 車 遇 事 , 三 十 日 晨 傷 重 不 治 , 逝 世 於 瑪 麗 醫 院 。

教 區 當 局 於 七 月 一 日 上 午 十 時 假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十 一 時 遺 體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墳 場 。
19
64 年 7 月 3 日

 


一位聰明、謙遜的好神父
紀念我們摯愛的老師──甘增佑神父
羅馬港區修士

六 月 三 十 日 , 聖 神 修 院 院 長 唐 神 父 來 信 說 : 「今 天 上 午 五 時 三 刻 , 甘 神 父 因 在 灣 仔 交 通 失 事 , 受 傷 過 重 , 已 安 息 主 懷 ! 這 是 個 大 打 擊 , 我 們 失 去 了 一 位 聰 明 、 謙 遜 的 好 神 父 !」 是 的 , 甘 增 佑 神 父 , 「一 位 聰 明 、 謙 遜 的 好 神 父」 , 這 是 他 留 給 我 們 的 印 象 ; 對 他 的 人 格 、 學 問 和 聖 德 , 這 真 是 一 句 最 中 肯 的 評 語 。

他 給 我 的 第 一 個 記 憶 , 是 一 個 終 年 穿 一 件 中 國 長 衫 、 短 小 肥 胖 的 身 驅 , 那 灰 白 的 頭 髮 , 已 現 出 是 快 到 五 十 的 人 了 。 然 而 在 他 那 近 視 鏡 後 , 卻 閃 耀 著 一 對 精 神 充 沛 的 大 眼 睛 。 我 還 記 得 當 我 們 第 一 次 見 面 時 , 他 便 立 刻 和 我 攀 談 起 來 , 還 問 了 我 許 多 日 常 的 小 事 。

日 子 久 了 , 我 們 對 他 的 認 識 也 更 多 : 他 是 北 平 教 區 的 一 位 神 父 , 小 修 院 畢 業 後 , 他 被 送 到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攻 讀 , 一 九 四 0 年 晉 陞 鐸 品 , 一 九 四 七 年 回 國 後 , 在 北 平 教 區 工 作 , 並 曾 任 田 樞 機 的 西 文 秘 書 , 最 後 翻 譯 解 釋 等 ; 後 來 赤 禍 漫 延 , 他 帶 了 好 些 修 生 撤 到 香 港 , 先 在 玫 瑰 崗 道 明 會 修 院 執 教 , 後 來 受 白 主 教 之 委 任 來 聖 神 修 院 當 我 們 的 拉 丁 文 和 音 樂 教 師 , 計 起 來 至 今 已 有 六 年 了 。

他 很 喜 歡 和 小 孩 子 們 一 起 , 特 別 是 我 們 這 些 初 中 一 、 二 的 小 娃 子 , 常 是 他 談 話 的 好 伴 侶 ; 他 操 著 一 口 國 語 音 的 廣 東 話 , 聽 來 很 費 勁 , 後 來 他 還 對 我 們 述 說 : 有 一 次 幾 個 不 懂 國 語 的 廣 東 人 說 他 的 國 語 比 較 好 懂 , 他 卻 答 說 ; 「因 為 我 講 的 不 是 國 語 而 是 廣 東 話 啊 !」 引 得 我 們 哄 然 大 笑 。

甘 神 父 很 重 紀 律 , 上 拉 丁 文 或 音 樂 課 時 , 如 果 有 人 遲 到 或 不 留 心 聽 課 , 他 都 顯 出 很 不 高 興 的 樣 子 , 有 時 還 會 責 罵 , 不 過 , 這 並 不 減 我 們 對 他 敬 愛 之 心 ; 下 課 後 , 他 便 又 是 那 樣 和 藹 , 那 樣 可 親 。 拉 丁 文 原 是 個 枯 燥 的 科 目 , 但 甘 神 父 卻 有 他 一 套 的 良 法 : 將 一 節 分 成 幾 段 , 首 先 問 生 字 , 然 後 教 文 規 每 每 在 其 間 插 入 些 笑 話 及 拉 丁 文 人 的 逸 事 , 使 我 們 大 增 興 趣 。 他 常 笑 我 們 不 熟 記 生 字 , 到 問 起 時 便 像 哥 倫 布 對 新 大 陸 一 般 陌 生 , 若 我 們 記 得 不 大 熟 , 隨 便 亂 碰 其 意 思 時 , 他 便 又 會 說 : 「不 ! 還 差 一 點 , 正 像 大 字 和 犬 字 差 了 一 點 !」 他 最 愛 好 的 是 古 羅 馬 大 演 說 家 西 塞 祿 的 作 品 , 在 給 我 們 講 解 時 , 常 見 他 在 椅 子 上 , 邊 講 邊 作 出 種 種 演 講 的 姿 勢 , 講 得 眉 飛 色 舞 , 好 像 他 自 己 就 是 西 塞 祿 一 樣 。

甘 神 父 自 小 便 很 聰 明 , 記 憶 力 又 好 , 他 在 羅 馬 攻 讀 時 除 考 了 哲 學 神 學 及 教 律 等 學 位 外 , 還 學 了 很 多 外 國 文 , 能 操 一 口 流 利 的 法 語 及 意 大 利 語 , 對 於 英 文 , 西 班 牙 文 , 德 文 及 希 臘 文 等 都 有 研 究 , 拉 丁 文 也 很 深 入 。 對 於 音 樂 他 的 造 詣 很 高 , 自 小 彈 得 一 手 好 風 琴 , 後 來 手 風 琴 , 鋼 琴 也 都 玩 得 很 好 。 他 常 囑 咐 我 們 有 機 會 便 要 盡 量 多 學 點 東 西 , 來 充 實 自 己 。

甘 神 父 矮 小 胖 胖 的 個 子 , 看 上 去 並 不 像 個 愛 好 運 動 的 人 , 怎 知 他 卻 是 個 足 球 迷 , 而 且 對 於 各 種 遊 戲 都 很 感 興 趣 , 遇 到 有 空 , 他 便 會 去 看 一 兩 場 足 球 賽 , 同 時 , 修 院 每 逢 有 些 什 麼 比 賽 或 新 玩 意 時 , 他 總 是 到 場 助 陣 的 第 一 位 , 有 時 還 參 與 一 份 呢 ! 每 年 他 的 主 保 聖 若 瑟 瞻 禮 , 他 總 要 買 一 個 足 球 , 一 種 北 方 人 的 小 玩 具 和 一 大 包 糖 、 花 生 等 送 給 我 們 作 禮 物 , 此 外 , 集 郵 、 養 鳥 也 是 他 的 嗜 好 之 一 , 而 且 還 是 個 攝 影 能 手 。

他 對 我 們 很 體 貼 , 幾 時 有 同 學 卧 病 , 他 知 道 後 總 是 來 探 望 , 慰 問 一 下 , 說 些 笑 話 使 我 們 高 興 ; 記 得 當 我 們 兩 個 來 羅 馬 前 , 他 每 次 總 是 囑 咐 一 番 : 「小 心 不 要 讀 的 太 多 , 以 免 傷 害 身 體 , 注 意 天 氣 飲 食 , 出 了 汗 千 萬 要 立 刻 換 衣 服 , 否 則 便 要 著 涼 ……」 等 , 小 心 這 小 心 那 , 真 不 亞 於 我 們 自 己 的 父 母 。

甘 神 父 有 學 問 , 有 機 智 , 做 事 有 魄 力 , 而 且 身 體 也 很 健 康 , 可 為 聖 教 會 作 很 多 的 事 業 , 然 而 天 主 卻 另 有 安 排 ; 或 許 衪 ── 全 能 的 天 主 願 意 藉 著 甘 神 父 的 死 , 給 我 們 這 輩 追 隨 衪 的 人 一 個 大 大 的 激 勵 , 使 我 們 知 道 , 教 會 是 多 麼 需 要 我 們 去 繼 續 上 一 代 神 長 未 竟 的 事 業 。 只 要 我 們 發 奮 努 力 , 完 成 自 己 的 學 業 , 做 一 個 好 神 父 , 這 便 是 報 答 甘 神 父 多 年 教 導 之 恩 了 , 而 他 在 天 之 靈 , 也 要 對 著 我 們 發 出 滿 意 的 微 笑 了 。
一九六四.七.十
羅馬

1964 年 7 月 3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