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EE, Yeuk-On John
李若安神父

* Birth in Shantou (汕頭), Guangdong (廣東): [10 October 1901]
* Ordination in Chaozhou (潮洲), Guangdong: [3 January 1928]
* Arrival in Hong Kong: [November 1951]
* Original Diocese: Shantou.
* Death in Hong Kong: [5 November 1992]

* St. Teresa
s Church: Vicar Cooperator [1955] - [1957]
* Bishop Valtorta Memorial Chapel, King
s Park: Rector [1958] - [1975]
* Holy Spirit Chapel, Homantin: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1976]
* Princes Margaret Road, Homantin: [1977] - [1992]


李若安
(LEE, Yeuk-On John 1901-1992)
一 九 0 一 年 十 月 十 日 在 汕 頭 出 生 , 十 三 歲 即 入 廣 東 小 修 院 , 後 至 檳 榔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二 八 年 一 月 三 日 在 潮 州 晉 鐸 , 八 年 後 出 任 汕 頭 教 區 聖 類 思 小 修 院 院 長 , 全 力 培 育 聖 職 人 員 。 一 九 四 四 年 奉 調 至 白 冷 鄉 傳 教 。 時 值 抗 日 戰 爭 時 期 , 被 任 命 為 廣 東 省 國 際 救 濟 委 員 會 海 陸 豐 分 會 主 席 , 把 會 務 擴 展 至 汕 地 區 , 使 當 地 鄉 民 均 受 恩 澤 , 包 括 當 年 在 該 處 傳 教 的 白 英 奇 神 父 在 內 。 後 來 大 陸 變 政 權 易 手 , 他 被 扣 上 地 主 、 惡 霸 、 反 革 命 等 三 項 罪 名 。 一 九 五 一 年 自 汕 頭 抵 港 , 先 後 在 主 教 座 堂 、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及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服 務 , 最 後 任 京 士 柏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 並 於 一 九 七 六 年 退 休 。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逝 世 。

 

恭祝香港九龍恩主教紀念堂
李若安神父晉鐸五十週年金慶紀念
 

恭維李公,學貫西中,才高八斗,仁愛可風,
榮膺鐸品,傳播粵東,循循善誘,聖道昌隆,
不分黎庶,內外推崇,奉掌修院,春雨時豐,
培養新血,為主盡忠,金甌破碎,區牧受攻,
代理
(潮 汕) 主教,跋涉深叢,狼烟遍地,救靈妙工,
陸沉避港,開創天聰,如星高照,眾感情衷,
神形保母,日著聲洪,五十金慶,歌頌德功,
萬民虔禱,福壽高嵩,滿被聖寵,恩惠無窮。

彭 國 英
  敬 祝

1978 年 1 月 13 日
 

 

一個難得的盛會
──為李若安神父晉鐸金禧而作
林甦

當 我 接 過 陳 君 冠 英 親 自 送 來 一 張 紅 底 金 字 的 請 貼 , 咭 上 面 印 有 一 個 大 喜 字 , 咭 底 印 上 二 個 亞 拉 伯 字 50 字 樣 。 不 用 說 , 一 看 就 知 道 是 李 若 安 神 父 晉 鐸 五 十 年 金 慶 , 夠 輝 煌 , 夠 奪 目 。

這 日 子 , 確 是 值 得 慶 祝 , 值 得 高 興 , 因 為 李 神 父 能 夠 堅 持 他 的 司 鐸 生 活 五 十 年 ,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可 以 得 到 的 榮 幸 。 既 要 有 健 康 的 體 魄 , 更 需 要 堅 強 的 聖 德 ; 半 個 世 紀 的 光 陰 , 半 個 世 紀 的 事 業 , 真 不 簡 單 啊 ! 司 鐸 的 生 活 , 是 一 個 奉 獻 的 生 活 , 是 一 個 犧 牲 的 生 活 , 也 是 受 到 時 代 考 驗 的 生 活 。

一 月 三 日 , 當 天 下 午 三 時 , 李 神 父 選 定 了 九 龍 聖 德 肋 撤 堂 舉 行 謝 主 大 彌 撒 , 筆 者 本 想 及 時 報 到 , 無 奈 咫 尺 天 涯 , 自 身 既 無 私 人 座 駕 車 , 途 中 又 碰 不 到 順 風 車 , 不 能 呆 在 路 邊 恭 候 公 共 交 通 工 具 , 結 果 遲 到 了 , 踏 入 聖 堂 , 恰 好 聖 經 恭 讀 後 的 講 道 , 由 於 來 時 匆 匆 , 神 志 未 定 , 初 時 以 為 講 的 是 潮 州 話 , 再 聽 , 原 來 是 英 語 , 我 覺 得 奇 怪 , 難 道 潮 州 教 友 進 步 了 , 中 國 話 不 時 髦 , 不 愛 聽 。 外 國 話 縱 然 聽 不 懂 , 總 覺 得 舒 服 、 夠 威 , 或 者 香 港 是 中 洋 混 集 地 , 又 或 這 間 聖 堂 是 九 龍 區 著 名 的 堂 區 , 非 有 英 語 講 道 不 行 。 後 來 由 一 位 迎 賓 先 生 送 來 一 本 彌 撒 書 , 內 面 卻 全 是 中 文 本 , 使 我 一 時 混 亂 , 更 想 不 出 個 中 道 理 , 突 然 , 我 清 醒 過 來 , 我 現 在 是 參 與 聖 祭 的 時 刻 , 於 是 我 像 平 時 退 誘 感 似 的 打 走 了 這 個 不 應 該 思 索 的 問 題 。

參 與 當 日 聖 祭 的 人 , 的 確 不 少 , 有 九 位 神 父 共 祭 , 台 下 除 教 友 外 , 也 有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又 有 莊 嚴 的 歌 詠 , 主 持 聖 祭 的 主 角 當 然 是 李 神 父 了 。

跟 著 來 的 , 就 是 下 午 六 時 恭 侯 , 八 時 入 席 的 高 潮 節 目 , 筆 者 此 次 不 敢 怠 慢 , 七 時 半 報 到 。 是 晚 塲 相 當 熱 鬧 , 不 遜 於 當 日 全 港 教 友 送 別 白 英 奇 主 教 時 的 塲 面 , 席 開 百 餘 席 , 香 港 福 利 署 長 李 春 融 夫 婦 也 前 來 賀 喜 , 可 謂 漪 也 盛 哉 。 七 時 左 右 由 彭 保 祿 神 父 當 主 席 , 他 自 謙 說 不 夠 資 格 向 大 家 講 話 , 要 讓 胡 主 教 致 詞 , 胡 主 教 語 短 情 長 , 句 句 都 具 表 真 摯 , 既 得 體 , 又 中 肯 , 善 哉 善 哉 。 後 來 又 艾 副 主 教 宣 讀 教 宗 保 祿 給 予 李 神 父 的 宗 徒 遐 福 獎 狀 , 海 外 三 封 祝 賀 電 報 則 由 彭 主 席 宣 讀 , 再 由 特 地 來 自 泰 國 的 潮 汕 教 友 贈 李 神 父 一 個 大 金 牌 , 金 慶 獲 金 牌 , 無 怪 李 神 父 說 自 己 為 鍍 金 神 父 了 。

最 後 由 李 神 父 致 謝 詞 , 致 詞 雖 比 較 長 一 點 , 但 他 以 莊 以 諧 出 之 , 使 人 聽 來 十 分 有 滋 味 , 想 不 到 他 老 人 家 仍 有 此 幽 默 感 。 李 神 父 聲 浪 仍 然 有 丹 田 , 他 說 自 己 是 加 大 的 壽 星 公 , 我 想 , 他 的 聖 德 、 體 力 、 精 力 確 是 加 大 了 , 可 是 他 的 年 齡 似 乎 有 減 無 加 呢 !

大 家 舉 杯 慶 祝 中 , 由 該 酒 家 夜 總 會 安 排 了 五 個 精 彩 的 節 目 表 現 , 使 當 晚 氣 氛 增 添 不 少 。

最 後 寄 語 李 神 父 , 廿 年 後 的 石 慶 , 應 該 留 心 負 責 印 咭 人 , 因 為 我 發 覺 台 上 擺 上 的 菜 單 咭 上 , 中 文 的 印 的 不 錯 , 可 是 英 文 有 此 一 句 Wedding Reception, 廿 年 後 希 望 不 會 鬧 出 這 個 笑 話 。 哈 ! 哈 !
1978 年 1 月 13 日 

 

寶刀未老──李若安神父
三位晉鐸金慶神長專訪

我 國 有 句 由 來 已 久 的 諺 語 : 「家 有 一 老 , 如 有 一 寶 。」 老 人 在 中 國 之 所 以 被 視 為 寶 , 並 不 是 因 為 他 () 已 年 屆 古 稀 , 不 久 人 世 , 於 是 就 不 得 不 尊 他 一 尊 , 聊 表 意 思 。 而 是 , 他 們 穿 越 了 漫 長 的 人 生 歲 月 , 經 歷 過 風 霜 無 數 。 這 些 , 使 他 們 洞 悉 人 生 , 看 透 世 情 。 他 們 的 經 驗 , 變 成 了 後 起 一 輩 的 借 鏡 、 明 燈 以 及 鼓 勵 。 老 人 , 不 只 是 家 中 的 寶 , 也 是 社 會 的 寶 。 他 們 年 富 力 強 的 時 候 栽 植 了 滿 園 嫩 綠 : 然 而 到 綠 葉 成 蔭 , 果 實 纍 纍 的 時 候 , 他 們 都 老 了 。 於 是 去 享 用 的 , 當 然 是 年 青 的 一 代 。 一 位 快 八 十 歲 的 神 父 說 : 「這 叫 牛 耕 田 , 馬 食 穀 嘛 !」

十 二 月 八 日 , 本 港 教 區 將 為 三 位 年 德 高 劭 的 神 父 , 慶 祝 晉 鐸 五 十 週 年 金 慶 紀 念 。 這 三 位 神 父 依 年 歲 排 列 是 : 李 盎 博 神 父 、 李 若 安 神 父 以 及 韓 崇 禮 神 父 。

五 十 年 獻 身 服 務 教 會 、 社 會 、 拯 救 人 靈 。 這 段 歲 月 雖 不 算 很 長 很 長 ; 但 能 夠 有 毅 力 、 有 恆 心 、 勇 往 直 前 , 廝 守 五 十 載 目 標 而 不 變 的 , 能 有 幾 人 ?

是 以 , 筆 者 決 定 專 誠 拜 訪 三 位 老 人 家 , 好 讓 讀 者 從 一 鱗 半 爪 的 報 導 中 , 多 認 識 在 教 會 中 服 務 了 幾 十 年 的 神 父 , 也 從 而 獲 得 在 人 生 路 途 上 的 鼓 勵 和 勇 氣 。

我 很 小 的 時 候 已 常 常 聽 人 家 說 , 潮 洲 人 很 團 結 。 現 在 因 工 作 關 係 , 時 有 跟 潮 籍 人 士 接 觸 , 發 覺 他 們 不 只 團 結 , 且 更 以 本 身 是 潮 洲 人 而 引 以 自 豪 。 李 神 父 是 潮 洲 人 , 所 以 一 說 潮 洲 人 他 就 會 嗑 一 口 鐵 觀 音 , 凝 神 回 味 鄉 間 的 一 切 , 更 會 端 出 相 簿 , 帶 你 回 到 他 往 昔 的 汕 頭 教 區 去 。

潮 洲 惠 來 縣 有 白 冷 鄉 , 乃 於 三 百 多 年 前 , 由 天 主 教 徒 創 立 , 全 鄉 村 民 均 奉 教 。 據 說 如 要 入 住 該 鄉 , 首 要 條 件 必 須 為 天 主 教 徒 。 由 於 該 處 神 職 人 員 輩 出 , 所 以 有 「汕 頭 教 區 發 源 地」 及 「神 職 人 員 搖 籃」 之 稱。 一 九 四 四 年 , 李 神 父 被 調 往 該 村 主 持 教 務 。 在 任 期 間 , 興 教 育 , 倡 林 牧 , 辦 社 會 福 利 及 創 立 各 善 會 等 , 成 績 昭 著 。 時 值 抗 日 戰 爭 , 李 神 父 即 被 委 任 為 廣 東 省 國 際 救 濟 委 員 會 海 陸 豐 分 會 主 席 , 並 將 會 務 擴 展 至 潮 汕 地 區 , 當 地 鄉 民 莫 不 稱 善 。

一 九 五 一 年 , 李 神 父 來 港 加 入 本 教 區 服 務 , 大 部 份 歲 月 都 在 何 文 田 的 恩 理 覺 紀 念 小 堂 工 作 。 當 時 , 那 裡 稱 為 京 士 柏 區 , 建 有 不 少 平 房 , 居 民 大 都 為 逃 難 來 港 者 。 李 神 父 隨 即 在 那 裡 展 開 傳 教 及 福 利 工 作 , 並 積 極 散 播 聖 召 種 子 。

如 今 , 李 神 父 雖 已 退 休 , 但 仍 深 得 教 友 尤 其 潮 籍 教 友 的 擁 戴 , 事 無 大 小 都 必 徵 詢 他 的 意 見 。 而 他 依 舊 滿 懷 熱 誠 的 , 組 織 旅 港 潮 汕 教 友 , 幫 助 他 們 解 決 煩 惱 與 困 難 , 按 時 集 資 匯 寄 到 潮 汕 區 , 接 濟 那 裡 的 教 友 。

李 神 父 已 是 七 十 七 高 齡 , 仍 然 是 步 履 穩 健 , 活 躍 非 常 。 在 言 談 中 , 他 不 勝 感 慨 的 想 起 了 在 汕 頭 聖 類 斯 小 修 院 的 一 批 備 修 生 , 由 於 大 陸 政 權 易 手 , 他 們 只 好 解 散 回 家 。 他 說 他 在 那 小 修 院 當 了 八 年 院 長 。

有 關 李 神 父 的 個 人 資 料 , 大 部 份 由 潮 籍 教 友 姚 如 發 先 生 提 供 , 筆 者 在 此 謹 致 深 的 謝 意 。
1978 年 12 月 8 日 

 

賢者的魅力
賀李若安神父八十壽辰

如 果 你 要 提 及 「李 神 父」 這 三 個 字 而 不 加 上 任 何 註 腳 的 話 , 對 方 的 反 應 必 然 是 : 「香 港 教 區 有 幾 位 神 父 都 是 姓 李 的 , 你 指 的 是 那 一 位 ?」

如 果 你 要 提 「李 神 父」 這 三 個 字 而 註 明 是 「潮 洲 李」 神 父 的 話 , 對 方 的 反 應 就 必 然 是 : 「你 是 指 李 若 安 神 父 嗎 ?」

在 本 港 的 潮 籍 教 友 心 目 中 , 李 若 安 神 父 不 僅 是 他 們 的 鄉 里 , 而 且 還 是 他 們 的 神 師 , 他 們 的 慈 父 。

潮 籍 人 士 素 以 團 結 聞 名 , 遇 上 任 何 事 都 很 能 守 望 相 助 , 群 策 群 力 。 單 看 本 港 潮 籍 教 友 那 設 址 於 九 龍 城 的 「潮 汕 旅 港 教 友 會 館」 , 大 家 就 不 難 明 白 箇 中 道 理 。

每 逢 農 曆 年 初 三 , 李 神 父 就 會 率 領 本 港 的 潮 籍 教 友 到 長 洲 朝 聖 , 也 算 是 農 曆 年 的 團 拜 。 每 年 到 了 這 一 天 , 只 要 你 大 清 早 跑 上 港 外 綫 碼 頭 , 就 會 看 見 一 支 寫 著 「潮 汕 旅 港 教 友 朝 聖 團」 的 小 旗 子 給 高 舉 起 來 , 然 後 男 男 女 女 , 老 老 幼 幼 的 一 大 群 人 , 有 互 相 打 躬 作 揖 拜 年 的 , 有 彼 此 握 手 問 好 的 , 有 把 紅 封 包 塞 與 對 方 的 孩 子 的 , 鬧 哄 哄 地 , 都 說 著 潮 州 話 。 看 到 這 種 鄉 里 一 家 親 的 溫 暖 情 境 , 就 教 人 知 道 , 世 界 原 來 是 這 樣 美 麗 的 。

忽 然 有 人 大 叫 : 「李 神 父 來 了 , 李 神 父 新 年 快 樂 呀 !」 「李 神 父 身 壯 力 健 !」 在 這 時 候 , 你 雖 身 為 旁 觀 著 , 但 也 會 看 得 出 高 潮 來 了 , 因 為 他 們 的 主 角 到 了 。 那 種 「墟 冚」 場 面 , 就 十 足 英 雄 凱 旋 歸 國 , 民 眾 夾 道 歡 迎 一 般 。 此 刻 , 我 看 到 李 若 安 神 父 的 力 !

一 日 跟 姚 崇 傑 神 父 (也 是 潮 籍 人 士) 閒 聊 , 他 回 憶 初 到 香 港 時 , 就 住 在 李 若 安 神 父 處 。 他 說 , 李 神 父 每 天 清 晨 五 時 許 就 起 床 , 然 後 唸 日 課 、 做 默 想 、 開 彌 撒 、 跑 步 。 天 天 如 是 , 風 雨 不 改 ; 而 且 日 常 生 活 樸 素 嚴 謹 , 像 個 修 會 會 士 。 姚 神 父 說 : 「李 神 父 這 種 神 修 精 神, 不 是 一 朝 一 夕 可 得 的 , 而 是 從 毅 力 、 刻 苦 中 鍛 鍊 出 來 的 。」

潮洲主教
許 多 人 都 笑 稱 李 神 父 作 「潮 洲 主 教」 , 更 有 人 稱 他 「潮 洲 幫 教 宗」 , 他 就 只 好 大 笑 不 已 。 原 因 是 由 於 本 港 的 潮 籍 教 友 團 體 都 以 李 神 父 作 中 心 , 故 此 他 的 朋 友 就 以 這 名 號 來 戲 氣 他 。 事 實 上 , 李 神 父 在 汕 頭 的 時 候 確 實 身 居 副 主 教 職 , 一 九 三 五 年 九 月 八 日 至 十 五 日 更 以 汕 頭 教 區 主 教 代 表 身 份 , 北 上 上 海 出 席 第 一 屆 公 進 全 國 各 教 區 代 表 大 會 哩 !

京士柏、想當年
「京 士 柏」 已 經 成 了 歷 史 名 詞 , 然 對 李 若 安 神 父 來 說 , 那 是 他 生 命 的 一 部 分 , 那 裡 有 他 的 血 、 他 的 淚 、 他 的 汗 ; 也 有 他 的 歡 樂 、 有 他 的 成 果 。 像 一 個 父 親 , 看 著 自 己 的 孩 子 呱 呱 墜 地 , 然 後 牙 牙 學 語 , 成 長 , 及 至 立 業 、 成 家 。 他 呷 一 口 茶 , 把 身 子 靠 向 椅 背 , 微 笑 著 、 緩 緩 地 說 : 「從 前 的 日 子 , 一 天 過 一 天 的 , 很 寫 意 …… 不 是 看 見 那 些 小 孩 子 長 大 了 又 結 婚 養 孩 子 了 , 我 也 不 知 道 自 已 原 來 已 經 老 了 哩 !」

從 前 京 士 柏 住 有 五 萬 四 千 多 人 , 絕 大 部 份 是 五 0 年 前 後 從 中 國 大 陸 各 地 逃 難 來 的 , 大 家 都 身 無 分 文 , 兩 袖 清 風 。 有 許 多 原 是 大 官 、 大 財 主 、 大 商 賈 的 都 一 夜 之 間 變 了 一 窮 二 白 貧 民 , 落 難 香 港 而 找 得 棲 身 之 所 , 他 們 都 同 聲 感 謝 一 位 大 恩 人 , 那 就 是 瑪 利 諾 會 的 鄭 濟 民 神 父 (Rev. Paul Duchesne M.M. , 現 為 南 丫 島 露 德 聖 母 堂 主 任 司 鐸 ) 。 李 神 父 告 訴 我 們 , 京 士 柏 的 房 舍 就 是 鄭 神 父 四 出 奔 走 籌 建 的 , 當 時 , 李 神 父 仍 未 到 港 。

難忘瑪利諾修女
一 九 五 一 年 , 李 若 安 神 父 自 汕 頭 抵 港 。 後 來 在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安 排 下 , 他 在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總 堂 服 務 , 一 年 後 被 調 往 筲 箕 灣 堂 區 , 一 九 五 三 年 即 奉 調 到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 並 兼 往 京 士 柏 的 恩 理 覺 紀 念 小 堂 服 務 , 後 來 鄭 神 父 他 調 , 李 神 父 就 成 為 京 士 柏 堂 區 的 主 任 司 鐸 了 。 他 說 , 那 時 候 約 有 教 友 五 百 名 , 有 六 位 瑪 利 諾 修 女 協 助 傳 教 , 領 洗 人 數 最 多 的 一 次 有 一 百 三 十 名 , 還 得 勞 動 德 肋 撒 堂 四 位 神 父 來 幫 手 哩 ! 那 是 六 十 年 代 , 當 時 教 務 之 蓬 勃 , 可 見 一 班 。

「那 些 瑪 利 諾 修 女 真 好 得 不 得 了」 , 李 神 父 豎 起 拇 指 大 道 : 「她 們 的 修 院 就 在 我 們 聖 堂 的 鄰 側 (即 民 族 發 展 中 心 現 址) , 天 天 來 協 助 傳 教 還 不 錯 , 還 在 區 內 興 辦 了 診 所 、 手 藝 工 場 及 托 兒 所 。 當 年 呀 , 京 士 柏 一 片 新 氣 象 。 不 過 最 令 我 難 忘 的 是 麥 修 女 (Sr. Moria Riehi, M.M) 。」

老拍檔麥修女
這 位 李 神 父 的 老 拍 檔 兼 好 朋 友 麥 修 女 , 現 為 「香 港 失 明 人 協 進 會 學 生 中 心」 的 主 任 , 已 經 七 十 六 高 齡 , 但 仍 然 精 力 充 沛 , 每 天 工 作 近 十 小 時 而 面 不 改 容 。 說 話 的 聲 音 又 柔 和 又 動 聽 , 不 躁 不 急 ; 不 說 話 的 時 候 就 微 微 笑 著 , 側 了 頭 , 細 心 地 傾 聽 著 別 人 的 意 見 。 李 神 父 記 述 : 「我 跟 麥 修 女 一 起 工 作 的 日 子 是 愉 快 的 , 她 這 個 人 心 腸 又 好 又 有 耐 性 , 而 且 手 腳 靈 活 , 不 探 訪 教 友 的 時 候 就 躲 在 辦 公 室 裡 替 教 友 寫 信 申 請 入 住 徙 置 區 或 廉 租 屋 。」

「京 士 柏 因 為 木 屋 多 , 所 以 常 常 有 火 災 。 三 更 半 夜 有 火 災 時 , 我 就 立 即 起 床 跑 上 災 場 協 助 救 人 , 而 麥 修 女 呢 , 也 是 這 樣 的 半 夜 爬 起 床 來 跟 著 我 一 起 跑 上 去 。」

所 以 , 李 神 父 告 訴 我 們 , 京 士 柏 的 教 友 非 常 愛 戴 麥 修 女 , 視 她 如 恩 人 如 母 親 。 直 到 今 天 , 每 到 農 曆 新 年 , 他 們 必 然 分 別 到 李 神 父 及 麥 修 女 處 拜 年 。

面 對 著 這 位 可 敬 的 修 女 , 想 起 她 這 一 生 沒 有 浪 費 天 主 賜 給 她 作 為 修 道 人 的 恩 典 時 , 我 有 種 說 不 出 的 感 動 。 這 不 就 是 一 個 活 生 生 的 修 女 典 範 了 嗎 ?

由璀燦而平淡
李 神 父 自 一 九 五 三 年 入 住 恩 理 覺 小 堂 之 後 , 至 現 今 退 休 了 仍 然 住 在 那 裡 ; 而 這 間 小 聖 堂 亦 從 往 日 的 熱 鬧 (曾 經 每 主 日 有 七 台 彌 撒 舉 行 的 紀 錄) 而 復 歸 平 淡 。 由 於 堂 區 範 圍 給 重 新 修 改 劃 分 , 恩 理 覺 小 堂 已 不 再 是 聖 堂 , 而 撥 作 其 他 用 途 了 。

李 神 父 說 , 從 前 這 間 小 堂 , 除 主 日 彌 撒 外 , 平 日 就 用 作 小 童 群 益 會 , 救 濟 品 派 發 站 , 以 及 傳 教 室 。 遇 上 颱 風 等 天 災 , 就 作 為 臨 時 收 容 所 。 今 日 , 「京 士 柏」 已 經 換 上 了 新 姿 采 , 連 名 稱 也 更 換 了 , 與 李 神 父 並 肩 環 望 公 主 道 一 帶 , 真 有 多 少 滄 海 變 作 桑 田 的 唏 噓 !

從白冷鄉到反革命
李 神 父 生 於 一 九 0 一 年 十 月 十 日 , 原 籍 廣 東 汕 頭 。 家 裡 人 都 是 熱 心 教 友, 所 以 他 出 生 後 第 六 日 就 領 了 聖 洗 。 一 九 一 四 年 , 他 十 三 歲 那 年 , 他 父 母 就 送 他 入 廣 東 小 修 院 。 一 九 二 六 年 , 他 被 送 往 馬 來 西 亞 檳 榔 區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畢 業 後 回 國 , 且 於 一 九 二 八 年 一 月 三 日 在 潮 洲 晉 昇 鐸 品 。

一 九 三 六 年 , 李 神 父 出 任 汕 頭 教 區 聖 類 斯 小 修 院 院 長 , 致 力 栽 培 汕 頭 教 區 的 聖 職 人 員 。 八 年 後 , 即 一 九 四 四 年 他 奉 調 往 惠 來 縣 的 白 冷 鄉 傳 教 。 據 聞 , 這 鄉 村 之 所 以 稱 作 白 冷 鄉 , 是 因 為 這 村 已 擁 有 三 百 多 年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歷 史 , 而 且 全 村 都 是 天 主 教 徒 。 另 一 方 面 , 由 於 該 村 神 職 人 員 輩 出 , 所 以 有 「汕 頭 教 區 發 源 地」 及 「神 職 人 員 搖 籃」 之 稱 。

李 神 父 在 白 冷 鄉 主 持 教 務 的 時 候 , 適 值 抗 日 戰 爭 , 就 被 委 任 為 廣 東 省 國 際 救 濟 委 員 會 海 陸 豐 分 會 主 席 , 並 把 會 務 擴 展 至 潮 汕 地 區 , 使 當 地 鄉 民 均 受 惠 澤 。 側 聞 , 當 年 在 海 豐 傳 教 的 白 英 奇 主 教 也 曾 到 該 委 員 會 領 取 救 濟 品 !

後 來 , 中 國 大 陸 政 權 易 手 , 李 若 安 神 父 也 給 扣 上 了 地 主 、 惡 霸 、 反 革 命 這 三 頂 帽 子 而 不 見 於 新 政 府 。

今 日 十 月 十 日 , 是 李 神 父 的 八 十 誕 辰 , 雖 然 年 近 古 稀 , 但 毫 無 龍 鍾 老 態 , 而 且 記 憶 力 奇 佳 , 三 年 前 我 曾 經 因 公 拜 訪 過 李 神 父 一 次 , 這 一 天 我 再 在 他 家 門 口 出 現 時 , 他 就 毫 不 含 糊 地 說 : 「妳 許 久 之 前 來 過 一 次 了 , 是 嗎 ?」 我 點 點 頭 。 然 後 他 又 望 著 我 說 : 「都 這 麼 高 大 了 。」

甘飴的使命
回 家 路 上 , 我 一 直 想 著 他 說 的 那 句 話 : 「從 前 的 日 子 , 一 日 過 一 日 的 , 好 寫 意 。」

其 實 , 那 裡 算 得 上 寫 意 呢 ? 只 是 , 他 非 常 看 重 自 己 的 司 鐸 使 命 , 耶 穌 不 是 親 口 說 了 嗎 ? 「我 的 軛 是 甘 飴 的 , 我 的 擔 子 是 輕 便 的 。」 相 信 , 若 果 日 子 再 苦 , 李 神 父 也 會 說 是 寫 意 的 !
1981 年 10 月 9 日

 

忠誠事主六十多年
李若安神父歸天鄉

本 教 區 九 十 三 高 齡 的 李 若 安 神 父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晚 八 時 安 逝 於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 本 月 八 日 下 午 二 時 在 九 龍 世 界 殯 儀 館 舉 行 入 殮 守 靈 祈 禱 及 瞻 仰 遺 容 。 晚 上 八 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翌 日 上 午 十 時 於 聖 德 肋 撒 堂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持 殯 葬 彌 撒 , 禮 畢 出 殯 ,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李 神 父 , 聖 名 若 望 , 原 屬 汕 頭 教 區 , 十 三 歲 即 入 廣 東 小 修 院 , 後 至 檳 榔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二 八 年 在 潮 州 晉 鐸 。 八 年 後 出 任 汕 頭 教 區 聖 類 思 小 修 院 院 長 , 全 力 培 育 聖 職 人 員 。 一 九 四 四 年 奉 調 至 白 冷 鄉 傳 教 。 時 值 抗 日 戰 爭 時 期 , 他 被 委 任 為 廣 東 省 國 際 救 濟 委 員 會 海 陸 豐 分 會 主 席 , 他 把 會 務 擴 至 潮 汕 地 區 , 使 當 地 鄉 民 均 受 恩 澤 , 包 括 當 年 在 該 處 傳 教 的 白 英 奇 神 父 在 內 。

後 來 大 陸 變 色 , 李 神 父 被 中 共 扣 上 地 主 、 惡 霸 、 反 革 命 等 三 項 罪 名 。 一 九 五 一 年 李 神 父 自 汕 頭 抵 港 。 後 在 白 英 奇 主 教 安 排 下 , 先 後 在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 筲 箕 灣 及 聖 德 肋 撒 堂 等 堂 區 服 務 , 最 後 任 京 士 柏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 直 至 本 年 九 月 三 日 因 病 住 院 。 在 醫 院 共 住 了 兩 個 月 , 即 魂 歸 天 國 。
1992 年 11 月 20 日

 

深切悼念李若安神父
黃若望

十 一 月 四 日 早 晨 ,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主 治 醫 生 來 巡 房 , 診 斷 結 果 認 為 李 若 安 神 父 病 情 惡 化 , 有 必 要 通 知 主 教 及 有 關 人 士 等 及 時 準 備 後 事 。 接 到 消 息 後 , 我 即 帶 著 聖 體 趕 到 醫 院 , 見 李 神 父 安 然 躺 在 床 上 , 呼 吸 急 促 , 雙 眼 微 閉 , 我 俯 在 李 神 父 耳大 聲 呼 喚 說 我 帶 聖 體 來 了 , 並 給 你 送 聖 體 , 請 預 備 一 下 。 李 公 一 直 清 醒 , 點 頭 示 意 , 他 嘴 皮 微 動 配 合 我 念 領 聖 體 經 。 我 用 拉 丁 文 說 : 這 是 永 生 之 糧 呀 。 又 對 他 說 : 神 父 , 你 一 生 忠 實 事 奉 天 主 , 天 主 必 會 接 納 你 、 報 答 你 。 李 公 聽 了 點 頭  , 略 露 笑 容 , 此 情 此 景 , 終 生 難 忘 。 正 如 經 上 說 : 「義 人 的 靈 魂 , 天 主 悅 納 他 們 有 如 全 燔 祭 。」 然 後 , 我 對 李 公 說 : 你 還 有 什 麼 吩 咐 沒 有 , 他 搖 搖 頭 , 似 乎 說 一 切 已 準 備 妥 當 即 赴 天 上 的 盛 筵 。

五 日 早 又 接 醫 院 來 電 話 , 我 到 醫 院 時 李 公 已 處 於 彌 留 狀 態 , 有 幾 位 潮 汕 教 友 在 念 玫 瑰 經 和 臨 終 經 , 我 在 李 公 耳 邊 念 「耶 穌 、 瑪 利 亞 、 若 瑟 , 我 心 我 靈 我 性 命 , 皆 獻 於 你 等」 , 連 念 三 遍 , 他 毫 無 反 應 。 我 心 頭 一 酸 , 潛 然 淚 下 。 稍 後 , 我 離 開 醫 院 , 心 想 , 這 恐 是 最 後 一 次 見 面 了 。 晚 上 八 時 二 十 分 , 接 醫 院 通 知 李 公 安 詳 去 世 。 李 公 自 八 四 以 來 , 身 體 健 康 每 況 愈 下 , 當 年 住 院 近 四 個 月 , 八 九 年 、 九 一 年 都 住 過 院 , 少 的 個 把 月 。 這 次 由 九 月 三 日 至 十 一 月 五 日 共 兩 個 月 連 兩 天 。 李 公 的 病 有 它 的 特 殊 性 , 如 腦 部 或 氣 管 炎 , 都 出 現 症 狀 , 但 最 主 要 的 是 高 齡 , 機 能 衰 退 , 因 之 雖 有 靈 丹 妙 藥 也 回 春 乏 術 。 李 公 每 次 從 醫 院 健 復 回 寓 所 常 笑 言 : 「我 已 走 到 天 堂 門 口 , 無 奈 守 門 的 聖 伯 多 祿 卻 不 准 我 進 去 。」 這 回 終 於 順 利 進 去 了 。

李 公 是 位 公 眾 人 物 , 任 鐸 職 六 十 多 年 , 關 於 他 一 生 的 事 跡 公 開 的 報 道 、 或 人 們 不 公 開 的 閑 談 , 知 的 人 都 不 少 。 特 別 一 九 八 一 年 李 公 慶 祝 八 十 大 壽 , 公 教 報 發 表 了 資 深 記 者 和 文 藝 工 作 者 李 韡 玲 女 士 的 專 題 報 導 最 為 可 取 和 最 具 特 色 , 現 特 請 公 教 報 重 新 發 表 應 是 件 好 事 。 還 有 一 些 事 實 , 恐 年 久 散 失 , 或 知 者 不 多 , 為 免 湮 沒 , 特 補 充 如 下 , 也 不 失 為 悼 念 之 意 。

(一) 李 公 是 個 勇 於 創 新 的 改 革 派 。 一 九 二 七 年 李 公 在 檳 城 大 修 院 完 成 神 哲 學 後 升 了 四 品 回 汕 頭 教 區 , 同 班 還 有 袁 中 希 、 陳 宗 器 。 這 三 位 大 修 士 都 是 汕 頭 教 區 一 九 一 四 年 脫 離 廣 州 教 區 初 創 教 區 後 的 第 一 批 大 修 士 , 理 所 當 然 的 受 到 教 區 特 別 的 重 視 和 歡 迎 , 殊 不 知 這 幾 位 剛 出 爐 的 大 修 士 一 回 到 汕 頭 卻 鬧 出 一 場 不 大 不 少 的 風 波 , 影 響 深 遠 。 原 因 是 當 他 們 第 一 次 會 見 汕 小 修 院 田 修 院 長 時 , 不 肯 行 跪 拜 禮 , 竟 伸 手 來 要 和 田 院 長 行 握 手 禮 , 觸 犯 禮 規 , 因 之 引 起 一 場 風 波 , 對 教 區 領 導 當 局 來 說 無 異 投 下 了 一 枚 重 型 炸 彈 。 長 期 以 來 , 海 內 外 教 友 都 視 神 職 人 員 是 代 天 行 道 為 神 聖 不 可 侵 犯 的 , 行 跪 拜 禮 是 應 該 的 , 想 不 到 自 「五 四」 以 來 反 帝 、 反 封 建 運 動 波 浪 壯 闊 地 蓆 捲 全 國 , 深 入 人 心 。 第 一 次 全 國 主 教 會 議 在 南 京 召 開 , 首 次 提 出 本 地 化 , 並 由 宗 座 代 表 剛 毅 主 教 推 薦 在 羅 馬 由 教 宗 必 約 十 二 晉 升 了 六 位 中 國 主 教 。 這 些 劃 時 代 的 新 生 事 物 , 在 教 會 內 激 發 起 一 些 年 青 神 職 人 員 一 股 熱 烈 渴 望 , 為 爭 取 中 西 神 職 人 員 合 理 、 公 平 待 遇 而 努 力 的 決 心 。 結 果 , 次 年 李 公 等 三 人 晉 鐸 時 , 田 院 長 因 極 力 反 對 無 效 , 憤 而 辭 職 , 李 公 等 三 人 終 於 二 八 年 初 升 了 神 父 。 從 此 會 見 神 父 只 行 鞠 躬 禮 , 不 必 下 跪 了 , 田 院 長 也 掛 冠 跑 去 香 港 當 寓 公 , 中 西 司 鐸 也 從 此 同 堂 用 膳 , 國 籍 司 鐸 也 可 當 本 堂 , 待 遇 平 等 。

(二) 李 公 晉 鐸 後 即 派 往 黃 岡 傳 教 , 以 後 又 百 堺 , 最 後 流 亡 香 港 。 在 這 三 個 歷 史 階 段 中 除 了 牧 靈 工 作 外 , 李 公 還 有 鮮 為 人 知 的 貢 獻 , 即 關 心 中 國 天 主 教 歷 史 和 文 物 , 厥 功 至 偉 。 按 潮 汕 黃 岡 是 潮 州 的 一 個 偏 遠 地 區 , 土 地 貧 瘠 , 人 民 生 活 維 艱 , 文 化 落 後 , 滿 清 時 該 地 是 流 放 罪 犯 的 地 方 。 據 李 公 了 解 , 清 朝 中 葉 全 國 教 難 時 , 貴 州 教 會 受 害 尤 烈 , 其 中 有 一 位 教 友 龜 占 鰲 , 被 官 府 逮 補 , 關 押 監 牢 , 受 盡 酷 刑 , 寧 死 不 屈 , 卒 被 判 充 軍 , 流 放 黃 岡 , 最 後 死 於 黃 岡 。 但 對 這 位 殉 道 者 的 資 料 , 李 公 只 知 這 點 點 , 至 於 死 者 死 於 何 時 、 葬 於 何 地 , 竟 無 人 知 道 。 李 公 乃 帶 領 教 友 遍 尋 荒 山 野 嶺 , 義 塚 墓 地 , 幾 經 辛 苦 終 於 在 荒 原 草 叢 中 發 現 了 龜 占 鰲 烈 士 的 聖 墓 , 經 發 掘 取 出 骨 骸 , 洗 滌 好 、 裝 箱 , 然 後 通 知 貴 陽 主 教 , 運 回 貴 州 由 該 地 主 教 妥 為 保 存 並 向 聖 部 備 案 。

(三) 太 平 洋 戰 爭 爆 發 , 李 公 調 往 百 堺 , 距 百 堺 西 北 幾 公 里 處 有 小 村 叫 石 門 , 往 東 有 一 村 叫 牛 頭 徑 , 往 北 有 一 鎮 叫 葵 潭 , 這 四 個 鄉 鎮 奉 教 至 今 已 有 三 百 年 歷 史 , 是 潮 汕 地 區 最 早 開 教 的 地 方 之 一 。 但 什 麼 時 期 、 那 裡 來 的 傳 教 士 、 怎 樣 奉 了 教 , 都 沒 有 確 實 的 記 錄 。 李 公 到 百 堺 後 決 心 打 開 這 個 歷 史 迷 團 。 尤 其 更 使 人 難 於 解 答 的 是 石 門 這 個 窮 鄉 , 人 口 稀 少 , 二 百 多 年 前 竟 出 了 三 位 姓 戴 的 神 父 , 於 是 李 公 偕 同 幾 位 教 友 到 該 村 進 行 深 入 調 查 。 結 果 發 現 該 村 因 經 不 起 土 匪 的 搶 劫 和 虐 疾 的 肆 虐 , 早 已 家 破 人 亡 或 他 遷 了 , 只 存 頹 垣 敗 壁 , 農 田 荒 蕪 。 於 是 李 公 轉 向 郊 外 荒 野 、 亂 葬 崗 , 那 裡 竟 發 現 了 若 干 墓 碑 , 上 刻 有 十 字 架 , 教 友 稱 「基 利 斯 督」 , 某 某 聖 名 , 及 「息 之 安 所」 等 字 樣 。 另 有 刻 石 立 碑 , 日 期 為 「乾 隆 四 年」 即 一 七 三 九 年 。 算 起 來 二 百 五 十 多 年 了 , 故 推 斷 在 此 以 前 , 此 地 應 早 已 有 天 主 教 存 在 , 李 公 此 一 發 現 真 了 不 起 。 但 這 三 位 戴 姓 神 父 生 平 歷 史 怎 樣 呢 ! 他 繼 續 跟 蹤 , 最 後 他 到 法 國 旅 行 時 , 專 門 跑 到 法 國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圖 書 館 檔 案 處 找 尋 , 終 於 找 到 了 一 份 廣 東 天 主 教 開 教 的 原 始 材 料 , 赫 然 發 現 這 三 位 戴 神 父 的 資 料 , 而 我 也 於 方 豪 神 父 有 關 早 期 中 國 留 學 生 一 文 中 發 現 了 同 樣 的 材 料 , 茲 列 表 如 下 :

 

廣東惠來三位戴姓神父年表

                   姓名                戴金冠                            戴德冠                            戴勿略
                   字
                    則明                                則仁                                勿略
                   籍貫
                廣東惠來 (石門)            廣東惠來 (石門)            廣東惠來 (石門)
                  
生年                1735                                1737                                1772
                  
出國年            1756                                1756                                1789
                  
求學地            拿不勒斯 (聖家修院)      拿不勒斯 (聖家修院)      拿不勒斯 (聖家修院)
                  
回國年            1761                                1764                                1802
                  
卒年                不詳                                1785                                1832       
                  
卒地                不詳                                廣東                                拿不勒斯

註 : 上 表 乃 根 據 拿 不 勒 斯 聖 家 修 院 檔 案 應 較 可 靠 與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會 檔 案 略 有 差 別。

有 志 中 國 天 主 教 歷 史 的 人 , 應 可 依 此 找 尋 獲 得 更 多 資 料 則 幸 甚 !

(四) 李 公 在 港 牧 民 四 十 年 , 善 言 善 事 , 眾 所 周 知 , 如 救 濟 難 民 , 協 助 他 們 解 決 生 活 迫 切 問 題 , 如 居 住 、 工 作 、 子 女 求 學 等 等 。 此 外 他 還 把 潮 汕 教 友 組 織 起 來 , 成 立 朝 聖 團 , 每 年 初 三 到 長 洲 花 地 瑪 聖 堂 朝 聖 , 今 年 已 是 廿 七 屆 了 。 又 組 織 了 善 終 會 , 會 員 達 八 百 名 之 多 。 總 之 , 李 公 憚 心 竭 力 服 務 天 主 子 民 , 擴 張 教 會 , 成 績 昭 著 , 但 李 公 最 突 出 的 還 在 於 他 積 極 認 真 地 培 育 聖 召 , 取 得 了 輝 煌 的 成 果 。 有 一 時 期 李 公 在 何 文 田 的 恩 主 教 紀 念 堂 幾 成 了 准 修 院 。 這 些 聖 召 幼 苗 經 李 公 挑 選 後 , 教 以 理 、 神 修 、 拉 丁 文 後 , 送 入 修 院 , 繼 續 培 養 , 晉 升 神 父 的 現 在 海 外 的 有 五 位 , 在 香 港 也 有 不 少 ; 還 有 幾 位 修 女 , 現 在 香 港 和 台 灣 服 務 。

(五) 大 陸 解 放 時 汕 頭 教 區 有 神 職 人 員 四 十 位 , 經 歷 次 政 治 運 動 , 除 個 別 人 外 , 沒 有 不 被 衝 擊 的 。 被 判 形 勞 改 的 超 過 二 十 位 , 遠 死 於 青 海 、 山 東 的 八 位 , 現 剩 下 的 全 教 區 只 有 九 位 , 都 是 老 弱 病 殘 。 至 於 教 堂 被 破 壞 、 群 羊 失 散 、 失 養 、 傷 亡 者 不 計 其 數 , 李 公 在 港 面 對 此 殘 局 , 悲 哀 透 頂 。 在 那 漫 長 的 悲 慘 的 歲 月 裡 , 傷 者 要 醫 , 老 者 要 養 , 死 者 要 埋 , 連 棺 木 也 沒 有 。 八 十 年 代 開 始 , 為 收 拾 殘 局 , 如 建 聖 堂 、 培 育 人 材 , 又 令 李 公 廢 寢 忘 食 , 操 勞 不 已 。 現 汕 頭 教 區 除 老 一 輩 九 位 神 職 外 , 八 七 年 至 今 又 培 養 了 八 位 新 鐸 和 一 批 修 女 , 重 建 新 堂 近 二 十 座 , 小 堂 數 十 , 這 都 和 李 公 的 努 力 和 支 持 分 不 開 的 。

李 神 父 , 這 場 好 仗 , 你 已 打 完 ; 這 場 賽 跑 , 你 已 跑 到 終 點 , 正 義 的 天 主 必 賜 你 以 榮 冠 。 你 在 天 國 裡 , 為 我 們 這 些 在 荊 棘 叢 生 的 旅 途 中 的 教 友 轉 禱 吧 。 我 們 終 生 懷 念 你 , 悼 念 你 的 功 勳 。 李 神 父 , 安 息 吧 !
1992 年 12 月 4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