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McCARTHY Jeremias SJ
啟深神父

* Birth in Ulster (烏斯特), U.K. (英國): [30 April 1894]
* Enter Novitiate: [1 September 1910]
* Ordination in Ireland (愛爾蘭): [31 July 1926]
* Arrival in Hong Kong: [1939]
* Death in Hong Kong: [27 July 1968]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 Pictorial memori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 to 2016


Father
 McCARTHY Jeremias
R.I.P.

At noon every Saturday for the past eleven years the Editor of this paper lifted the phone and spoke for a few minutes to a voice coming from a flat in Robinson Road. On the following Monday morning with unfailing regularity a typewritten page was delivered to the Sunday Examiner office; the weekly editorial had arrived.

To the deep regret of the staff of the Sunday Examiner and of its readers this time-honoured procedure will never be repeated: for Father Jeremiah McCarthy, S.J. our editorial writer died at 2:45pm last Saturday afternoon at the age of seventy-four.

Father McCarthy was a man of many talents; a distinguished theologian, he began his missionary work in Hong Kong twenty-nine years ago as Professor of Dogmatic Theology in the Regional Seminary for South China at Aberdeen; he held a Master’s Degree in Chemistry form Oxford University and as a war-time refugee in Macao he turned his knowledge to good use by devising substitute fuels to keep the local power supply in operation.

When the war was over Father McCarthy returned to his post at the Seminary and began his connection with the Agricultural and Fisheries Department with whom he developed a method of drying and preserving fish and experimented in the increased use of natural and artificial fertilisers.

After some years in Cheung Chau Island as Superior of the Jesuit Language School he returned to Hong Kong, joined the staff of the China News Analysis and began the long association with the editorial page of this paper which despite declining health continued up to the week of his death.

Father McCarthy wrote over five hundred editorials for this paper; and as we look through the files at the variety of subjects covered we can only marvel at the range of intelligent interest of which this one man’s mind was capable. Moral, liturgical, social, political, international and local problems were subjected in turn to his keen analysis and the conclusions recorded in the elegant, economical prose of which he was a master. Freshness of approach, clarity of though and expression, and a deeply-felt sympathy for the poor, the suffering and the oppressed - these are the marks of the writer, as well as of the man and the priest, whose comments on the passing scene stamped this page with a character of its own.

The staff of the Sunday Examiner, and of the Kung Kao Po where Father McCarthy’s editorials appeared in translation, has lost a most valued and faithful collaborator and friend.

May God reward his earthly labours with the blessing of eternal refreshment, light and peace.
2 August
19
68

 

靈魂登天鄉文章傳千古
英文公教報主筆
病逝聖保祿醫院

本 港 英 文 公 教 報 主 筆 余 啟 深 神 父 , 於 一 九 六 八 年 七 月 廿 七 日 在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醫 院 去 世 , 享 年 七 十 有 四 。

追 思 彌 撒 於 廿 九 日 下 午 四 時 在 布 律 活 道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 由 耶 穌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龔 樂 年 神 父 主 持 。 余 啟 深 神 父 遺 體 隨 於 四 時 四 十 五 分 下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徐 誠 斌 親 臨 主 持 安 葬 禮 。

余 啟 深 神 父 生 於 英 國 烏 斯 特 , 曾 在 利 物 浦 受 教 育 , 一 九 一 0 年 加 入 耶 穌 會 , 一 九 二 六 年 晉 鐸 。 他 曾 在 牛 津 大 學 攻 讀 化 學 得 碩 士 學 位 。

余 啟 深 神 父 廿 九 年 前 來 港 , 在 香 港 仔 華 南 總 修 院 任 教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 在 澳 門 擔 任 教 席 。

戰 後 , 余 神 父 出 任 政 府 漁 農 處 特 別 顧 問 , 並 一 度 擔 任 長 洲 方 言 學 校 校 長 。 其 後 在 九 龍 華 仁 和 香 港 華 仁 任 教 。

過 去 十 年 間 , 余 啟 深 神 父 為 英 文 公 教 報 撰 寫 社 論 , 並 參 與 「中 國 時 報 分 析」 週 刊 的 編 務 , 為 勞 達 一 神 父 分 勞 。 由 於 年 事 日 高 , 余 神 父 的 健 康 最 近 幾 年 已 大 不 如 前 。 七 月 廿 五 日 在 寓 所 失 足 跌 倒 , 送 院 第 三 天 竟 不 治 去 世 。
1968 年 8 月 2 日

 

悼耶穌會余啟深神父

過 去 十 年 中 每 星 期 為 英 文 公 教 報 撰 社 論 的 余 啟 深 神 父 , 在 上 星 期 六 (七 月 廿 七 日) 下 午 逝 世 於 銅 鑼 灣 聖 保 祿 醫 院 , 享 年 七 十 四 歲 。 這 是 香 港 耶 穌 會 , 香 港 教 會 一 個 不 能 彌 補 的 損 失 。 十 年 來 , 我 們 倚 重 他 , 不 但 公 教 報 靠 他 寫 社 論 , 主 教 公 署 , 福 利 會 要 擬 重 要 英 文 文 件 , 也 時 常 請 他 執 筆 。 不 論 什 麼 題 目 , 不 論 時 間 多 麼 短 促 , 請 余 神 父 去 辦 , 包 管 辦 妥 。

筆 者 結 識 他 的 時 候 , 余 神 父 已 是 個 六 十 多 歲 的 老 人 。 瘦 小 的 個 子 , 烱 烱 的 目 光 , 低 柔 的 語 聲 和 慢 條 斯 理 的 動 作 , 給 人 的 印 象 是 頭 腦 快 、 涵 養 深 。 認 識 他 稍 久 , 便 進 一 步 的 了 解 他 : 見 解 精 闢 , 讀 書 涉 獵 廣 , 但 決 不 暴 露 學 問 。 他 的 談 吐 , 總 是 那 麼 輕 鬆 , 表 情 總 是 那 麼 溫 和 。 他 是 個 懂 得 並 實 行 中 庸 之 道 的 人 。

余 神 父 曾 在 牛 津 大 學 中 專 攻 化 學 , 得 碩 士 學 位 。 這 也 許 是 他 生 平 事 跡 中 最 不 重 要 的 一 項 。 他 來 港 廿 九 年 , 先 後 曾 在 華 南 修 院 , 港 九 華 仁 擔 任 教 職 , 我 猜 想 教 的 科 目 不 是 化 學 , 我 也 猜 想 , 他 在 神 學 和 文 學 上 的 造 詣 , 高 於 化 學 。 他 曾 寫 過 一 本 神 修 書 、 名 「天 堂」 , 在 愛 爾 蘭 出 版 , 實 在 是 一 本 不 可 多 得 的 傑 作 , 我 曾 建 議 他 續 寫 「煉 獄」 和 「地 獄」 , 他 笑 而 不 答 。 我 喜 歡 它 的 一 氣 呵 成 , 娓 娓 動 人 的 文 章 。

講 起 文 筆 , 余 神 父 是 香 港 英 語 神 職 班 中 的 第 一 把 好 手 ; 就 是 拿 國 際 標 準 來 說 , 也 不 輸 人 多 少 。 他 沒 有 讀 過 新 聞 學 , 可 是 他 是 一 個 最 理 想 的 主 筆 。 星 期 六 晚 上 給 他 一 個 社 論 題 目 , 星 期 日 早 晨 十 時 半 他 坐 下 打 字 , 邊 想 邊 打 , 到 中 午 一 定 交 卷 。 可 能 稿 紙 上 要 改 二 三 個 字 , 可 能 隻 字 不 改 。 他 的 打 字 技 術 不 錯 , 可 是 他 的 不 打 草 稿 , 落 筆 成 章 的 本 領 更 叫 人 羨 慕 。 頭 腦 快 , 思 路 清 楚 , 是 余 神 父 的 撰 文 特 長 。

他 是 個 通 才 (叫 我 想 起 舊 時 的 翰 林) , 不 論 給 他 什 麼 新 書 , 要 他 寫 一 篇 書 評 , 他 他 必 能 寫 得 頭 頭 是 道 。 他 寫 社 論 , 多 半 以 教 會 動 態 為 題 , 可 是 他 也 評 論 社 會 弊 病 , 政 府 施 政 得 失 , 教 育 制 度 , 官 僚 作 風 ; 甚 至 外 圍 馬 、 放 爆 竹 、 賀 歲 習 慣 , 也 是 他 選 題 對 象 。 我 相 信 他 是 第 一 個 要 求 政 府 委 派 「民 情 大 使」 的 人 ; 他 也 是 第 一 個 指 出 郵 政 大 廈 側 邊 那 座 天 橋 之 怪 相 的 觀 察 家 ! 在 正 義 感 之 外 , 他 也 富 於 幽 默 感 , 所 以 他 的 文 章 , 絕 不 枯 燥 。 叫 我 們 覺 得 詫 異 的 , 是 他 從 那 裡 獲 得 這 麼 多 資 料 。 他 是 個 足 不 出 戶 的 人 啊 !

近 年 來 余 神 父 身 體 不 很 好 , 心 臟 衰 弱 , 過 著 半 退 休 的 生 活 , 但 是 每 星 期 還 是 幫 勞 達 一 神 父 編 寫 中 國 時 事 分 析 , 又 為 公 教 報 寫 社 論 。 他 是 個 不 聲 不 響 、 工 作 到 底 的 人 。 七 月 廿 五 日 他 不 幸 失 足 墮 地 , 第 二 日 痛 不 可 忍 , 進 醫 院 才 知 折 骨 , 不 動 手 術 不 能 挽 救 他 的 生 命 , 動 手 術 又 怕 他 的 心 臟 受 不 住 , 第 三 日 終 告 不 治 。 他 死 的 很 平 靜 , 正 如 平 日 為 人 一 樣 ; 在 陪 伴 的 同 會 兄 弟 不 知 不 覺 之 間 , 游 絲 般 的 微 弱 的 呼 吸 , 悄 然 停 止 了 。 余 神 父 素 來 不 給 人 麻 煩 , 去 世 也 這 樣 。

如 果 說 他 是 過 去 一 代 的 人 物 , 如 果 這 句 話 意 味 今 日 不 多 見 這 麼 樸 實 , 淳 厚 、 有 學 問 、 有 德 性 的 修 道 人 , 那 是 今 代 的 損 失 !

願 主 賜 他 的 靈 魂 , 早 登 天 鄉 。
1968 年 8 月 2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一九二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在香港的耶穌會會士影像回憶, 紀歷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