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WONG, Yung-Muk John
勇牧神父

 

* Birth in China: [31 December 1915]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15 August 1940]
* Death in Hong Kong: [7 October 2005]

* Assistant Local Seminary, Caine Road: [1940] - [1941]
* Kho-tung (
可塘), Hoi Fung: [1948] -  [1953]
* Hoi Fung District, China: [1954] - [1980]
*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Assistant [1981] - [1997]
* Hospital Chaplain - Yeung Woh Hospital: [1982] - [1997]

 

耶穌的勇兵
黃勇牧神父──陳若望

現 在 我 要 向 大 家 介 紹 一 位 忠 勇 可 嘉 的 兄 弟 , 我 們 應 該 稱 他 為 耶 穌 的 勇 兵 , 他 就 是 黃 勇 牧 神 父 。

過 去 , 黃 神 父 在 海 豐 牛 皮 地 一 帶 傳 教 , 與 白 主 教 同 在 一 起 , 甚 少 到 汕 尾 來 。 因 此 , 我 們 都 不 很 認 識 。

但 到 一 九 五 二 年 秋 天 , 我 被 海 豐 人 民 政 府 教 育 科 調 派 至 牛 皮 地 擴 展 新 校 時 , 便 跟 他 在 一 起 ; 雖 只 短 短 的 一 年 時 間 , 但 他 卻 留 給 我 深 刻 的 印 象 , 令 人 難 忘 。

牛 皮 地 前 後 左 右 , 共 有 十 來 條 村 落 。 解 放 後 , 合 併 起 來 , 稱 為 可 北 鄉 。 鄉 府 就 設 在 牛 皮 地 的 主 教 大 樓 ; 二 樓 是 鄉 府 的 辦 事 處 , 樓 下 就 是 我 們 教 師 的 宿 舍 , 在 教 師 宿 舍 的 對 門 , 有 一 間 細 小 的 房 間 , 是 以 前 主 教 用 來 儲 藏 雜 物 的 , 這 時 , 卻 成 為 黃 神 父 的 住 所 了 。 黃 神 父 雖 然 與 我 對 門 , 而 且 朝 晚 見 面 , 但 是 彼 此 都 不 敢 打 招 呼 。 因 為 , 那 時 是 土 地 改 革 時 期 , 人 們 視 他 為 「帝 國 主 義 走 狗」 , 不 准 他 與 他 人 交 談 來 往 , 並 受 嚴 格 管 制 , 全 村 人 雖 都 是 教 友 , 但 神 父 為 免 牽 累 他 人 , 故 不 敢 隨 意 接 觸 ; 村 人 也 視 他 為 過 路 陌 生 人 一 樣 , 而 彼 此 的 心 裡 , 都 有 說 不 出 的 難 過 。

當 時 鄉 裡 正 進 行 雷 厲 風 行 的 土 地 改 革 , 農 民 在 土 改 隊 的 支 持 下 , 誓 要 把 地 主 手 中 的 土 地 奪 過 來 。 因 此 , 便 開 展 了 鬥 爭 大 會 , 日 以 繼 夜 的 鬥 爭 , 鬥 完 一 個 又 一 個 , 農 民 的 情 緒 十 分 激 動 , 口 號 聲 有 如 雷 響 , 有 的 哭 著 訴 苦 , 有 的 拳 打 腳 踢 , 地 主 及 富 農 都 低 垂 著 頭 , 任 其 批 判 , 場 面 實 在 使 人 驚 心 動 魄 。 我 們 做 教 師 的 , 除 教 學 外 , 還 須 協 助 農 會 出 版 土 改 大 字 報 , 以 及 計 算 土 地 農 具 及 耕 牛 的 分 配 , 一 天 到 晚 也 是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

在 起 初 一 段 時 期 , 鄉 府 的 注 意 力 只 集 中 在 地 主 身 上 , 因 此 , 黃 神 父 雖 受 管 制 , 生 活 還 算 好 過 : 日 出 而 作 , 日 入 而 息 , 耕 作 雖 甚 疲 勞 , 但 能 免 受 精 神 折 磨 , 好 算 為 萬 幸 的 了 。 可 惜 好 景 不 常 , 漸 漸 的 目 標 就 轉 移 到 黃 神 父 身 上 , 正 副 鄉 長 都 是 外 村 的 外 教 人 ; 他 們 十 分 仇 視 天 主 教 , 便 利 用 職 權, 對 黃 神 父 進 行 了 疲 勞 審 問 , 每 天 晚 上 , 鄉 長 親 自 把 黃 神 父 押 到 二 樓 去 , 輪 流 進 行 審 訊 , 並 施 予 私 刑 , 我 睡 在 樓 下 的 宿 舍 裡 , 只 聽 見 拍 枱 聲 , 拳 打 腳 踢 聲 , 以 及 吶 喊 聲 , 直 至 夜 半 為 止 , 晚 晚 如 是 ; 有 時 甚 至 到 天 明 才 肯 罷 休 。 經 過 如 此 虐 待 的 黃 神 父 , 只 見 他 拖 著 疲 乏 的 腳 步 , 一 搖 一 擺 地 扛 著 鋤 頭 , 往 田 間 去 繼 續 工 作 。

眼 看 著 他 一 天 比 一 天 地 瘦 下 去 , 過 往 健 碩 的 體 形 , 已 變 成 老 態 龍 鍾 的 了 , 魁 梧 直 立 的 腰 背 , 也 已 彎 曲 了 , 赤 著 雙 腳 , 穿 著 破 衣 裳 , 頭 戴 爛 草 笠 , 使 人 見 了 都 感 傷 痛 。

他 只 能 以 自 己 的 勞 力 , 換 取 些 微 的 食 粮 , 飽 餓 與 否 , 又 有 誰 敢 過 問 呢 ? 不 准 他 趕 墟 集 , 至 於 餸 菜 更 是 談 不 上 了 。 有 一 次 , 我 鼓 著 勇 氣 , 從 汕 尾 帶 了 一 包 咸 魚 仔 , 乘 神 父 出 房 門 時 , 偷 偷 的 塞 在 他 手 裡 , 轉 身 就 大 踏 步 的 走 開 。 後 來 有 位 青 年 叫 我 到 他 家 裡 去 , 原 來 神 父 早 就 坐 在 他 的 家 中 , 我 們 彼 此 交 談 了 一 會 兒 , 黃 神 父 說 : 「謝 謝 你 送 給 我 的 東 西 。 不 過 , 請 你 千 萬 不 要 為 我 難 過 , 更 不 要 為 我 傷 心 , 要 記 住 , 主 耶 穌 曾 說 過 : 人 不 只 靠 麵 包 才 生 活 的 。 我 所 受 的 應 視 為 世 間 的 補 贖 , 我 早 已 把 自 己 全 托 付 於 天 主 的 手 中 , 一 切 聽 從 上 主 的 安 排 。」 短 短 數 言 , 使 我 大 受 感 動 , 至 今 相 隔 已 經 三 十 多 年 , 但 仍 記 憶 猶 新 。

好 不 容 易 一 年 過 去 了 , 不 久 , 我 被 調 離 牛 皮 地 , 跟 著 , 被 人 套 上 「帝 國 主 義 間 諜」 的 罪 名 而 被 捕 入 獄 。 在 獄 中 , 我 回 憶 起 黃 神 父 的 說 話 , 使 我 勇 氣 大 增 , 雖 受 折 磨 , 也 不 背 棄 我 主 耶 穌 基 督 。

一 九 六 二 年 春 天 , 我 到 港 後 才 知 道 黃 神 父 已 被 送 到 華 北 去 勞 改 , 飽 受 三 十 年 的 磨 折 , 數 年 前 總 算 重 獲 自 由 , 回 到 香 港 , 繼 續 他 的 牧 民 工 作 。

黃 勇 牧 神 父 堅 強 的 意 志 , 及 其 偉 大 的 人 生 觀 , 堪 稱 耶 穌 的 勇 兵 , 且 是 鐸 界 及 我 們 教 友 效 法 的 好 模 範 。
1985 年 5 月 10 日 

 

廿多年勞改後加倍傳教
教區神父黃勇牧安息

曾 在 內 地 傳 教 而 要 接 受 勞 改 的 黃 勇 牧 神 父 , 於 二 0 0 五 年 十 月 七 日 零 晨 在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因 年 老 身 體 機 能 衰 退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歲 。

教 區 十 月 十 一 日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十 二 日 早 上 十 時 在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由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主 持 安 所 彌 撒 , 隨 後 出 殯 奉 柩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黃 勇 牧 神 父 一 九 一 五 年 十 二 月 生 於 中 國 , 一 九 三 三 年 至 四 0 年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四 0 年 晉 鐸 後 , 在 小 修 院 任 教 至 四 二 年 , 其 後 前 往 惠 陽 傳 教 , 一 九 四 六 至 五 四 年 在 海 豐 傳 教 。

神 父 一 九 五 五 年 在 內 地 勞 改 , 直 至 一 九 八 0 年 始 被 釋 放 , 返 回 香 港 後 於 翌 年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直 至 一 九 九 七 年 , 期 間 亦 曾 擔 任 醫 院 的 牧 靈 工 作 。

教 區 副 主 教 陳 志 明 神 父 一 九 八 一 至 八 三 年 曾 與 黃 勇 牧 神 父 共 事 , 他 十 月 十 日 對 本 報 說 , 黃 神 父 熱 心 教 務 , 「我 記 得 黃 神 父 曾 說 , 他 在 中 國 大 陸 坐 牢 二 十 多 年 , 沒 有 機 會 做 教 會 工 作 , 現 在 要 補 回 昔 日 的 時 間 , 加 倍 服 務 教 會 。」 據 悉 , 黃 神 父 返 港 後 仍 掛 心 內 地 信 徒 團 體 , 多 年 來 一 盡 己 力 向 他 們 提 供 支 援 。

黃 勇 牧 神 父 晚 年 居 住 親 妹 位 於 新 蒲 崗 的 家 中 , 因 行 動 不 便 出 入 時 要 以 輪 椅 以 代 步 。 去 年 在 善 導 之 母 堂 舉 行 九 十 大 壽 慶 典 , 陳 日 君 主 教 偕 同 多 位 神 父 出 席 致 賀 。
2005 年 10 月 16 日

 

信眾懷念上主忠僕
黃勇牧神父生榮死哀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姚 崇 傑 神 父 , 在 他 的 同 鄉 黃 勇 牧 神 父 的 逾 越 聖 祭 中 講 道 , 稱 讚 黃 神 父 堪 稱 為 上 主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相 信 他 已 在 天 主 台 前 享 受 福 樂 。

教 區 司 鐸 黃 勇 牧 , 十 月 七 日 以 九 十 高 齡 辭 世 。 香 港 教 區 於 十 月 十 二 日 上 午 十 時 , 假 座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為 黃 神 父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由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主 禮 , 汕 頭 教 區 黃 炳 章 神 父 及 黃 洽 發 神 父 , 連 同 四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三 百 多 位 黃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 包 括 鄉 間 親 友 參 禮 , 同 為 黃 神 父 靈 魂 祈 禱 。

彌 撒 中 由 姚 崇 傑 神 父 講 道 。 姚 神 父 稱 讚 黃 神 父 堪 稱 為 上 主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年 輕 時 在 鄉 間 傳 教 , 因 忠 於 信 仰 而 判 勞 改 。 在 中 國 東 北 的 勞 改 營 服 刑 , 雖 受 到 冰 冷 嚴 寒 天 氣 折 磨 (曾 忍 受 過 攝 氏 零 下 四 十 度 的 酷 寒) 仍 對 信 仰 不 離 不 棄 。

姚 神 父 透 露 , 黃 神 父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獲 釋 回 港 , 雖 然 經 過 二 十 多 年 牢 獄 生 涯 , 加 上 年 事 已 高 , 但 仍 堅 持 繼 續 牧 民 工 作 , 並 刻 意 加 倍 服 務 , 希 望 補 回 二 十 多 年 對 教 會 的 「空 白」 , 令 人 欽 佩 。 黃 神 父 處 事 認 真 , 在 擔 任 養 和 醫 院 天 主 教 護 士 會 神 師 二 十 多 年 期 間 , 從 沒 有 缺 席 任 何 一 次 會 議 , 即 使 最 後 在 彌 留 時 刻 仍 不 忘 關 心 會 務 。

彌 撒 後 , 由 湯 主 教 主 持 辭 靈 禮 , 隨 即 奉 柩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教 區 於 早 前 一 晚 , 在 黃 神 父 生 前 服 務 的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為 黃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祭 , 該 堂 主 任 司 鐸 區 加 培 神 父 證 道 。
2005 年 10 月 23 日

 

從黃勇牧神父生平  
看上主忠僕的忠貞
姚崇傑

教 區 神 父 黃 勇 牧 十 月 七 日 離 世 , 在 十 月 十 二 日 追 思 黃 神 父 的 逾 越 聖 祭 中 , 其 鐸 友 姚 崇 傑 講 道 , 以 下 是 其 講 道 辭 :

今 天 主 耶 穌 在 福 音 中 , 提 醒 我 們 這 群 被 天 主 召 叫 成 為 天 主 子 女 的 人 , 不 論 神 父 、 修 女 、 修 士 和 信 友 都 應 按 照 不 同 的 職 位 和 生 活 方 式 , 以 不 同 的 方 法 善 用 天 主 賜 給 我 們 不 同 的 恩 寵 和 才 幹 。 我 們 不 能 以 自 己 多 得 恩 寵 和 聰 明 過 人 而 驕 傲 , 並 輕 視 別 人 , 也 不 能 以 自 己 少 得 恩 寵 而 自 暴 自 棄 , 甚 至 埋 怨 天 主 而 嫉 妒 他 人 。 相 反 應 以 不 同 方 式 善 用 各 自 的 才 能 , 為 天 主 賺 得 相 應 的 回 報 。 如 果 我 們 時 常 記 起 天 主 的 心 願 , 祂 要 我 們 善 用 恩 寵 , 並 常 懷 感 恩 之 心 , 在 愛 德 中 行 動 的 話 , 有 一 天 , 我 們 定 能 聽 到 天 主 向 我 們 說 :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你 既 在 少 許 事 上 忠 信 , 我 必 委 派 你 管 理 許 多 大 事 ; 進 入 你 主 人 的 福 樂 吧 。」 (廿 五 21)

我 們 深 信 我 們 悼 念 的 黃 勇 牧 神 父 一 定 聽 到 主 向 他 說 :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你 既 然 在 我 託 付 你 的 鐸 職 上 盡 忠 , 來 ! 進 入 自 創 世 以 來 我 為 你 準 備 的 福 樂 吧 。 黃 神 父 在 六 十 五 年 的 鐸 職 生 活 中 , 他 的 確 盡 忠 職 守 , 真 正 成 為 一 位 勇 敢 的 善 牧 。 他 的 司 鐸 生 涯 可 分 為 兩 個 階 段 : 卅 五 年 在 大 陸 渡 過 , 三 十 年 在 香 港 渡 過 。 在 大 陸 卅 五 年 中 , 廿 六 年 在 勞 改 營 渡 過 。 土 改 期 間 , 他 不 願 離 棄 教 友 , 堅 守 崗 位 , 繼 續 善 盡 鐸 職 , 照 顧 教 友 , 而 遭 受 判 刑 , 送 往 東 北 勞 改 營 勞 改 。 在 零 下 四 十 度 嚴 寒 的 天 氣 下 , 到 戶 外 幹 苦 工 , 一 幹 就 是 廿 六 年 。 其 中 痛 苦 的 滋 味 , 惟 有 親 身 經 歷 的 人 才 能 明 白 。 這 種 痛 苦 一 直 影 響 著 他 。 當 他 晚 年 行 動 不 便 時 , 教 區 安 排 他 到 修 女 照 顧 週 全 的 上 水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住 。 他 堅 持 不 去 , 而 對 照 顧 他 的 胞 妹 黃 姑 娘 說 : 「坐 監 仲 坐 唔 夠 咩 ! 仲 又 去 坐 ?」 安 老 院 有 規 律 的 生 活 立 刻 使 他 聯 想 到 勞 改 營 的 生 活 , 可 想 而 知 , 那 裡 痛 苦 的 情 形 了 。 雖 然 如 此 痛 苦 的 生 活 , 廿 六 年 , 他 堅 持 下 來 , 因 為 他 堅 信 天 主 的 照 顧 , 想 起 天 主 託 付 給 他 職 務 , 他 還 要 牧 養 教 友 呢 ! 結 果 , 一 九 八 0 年 , 他 得 到 自 由 , 翌 年 有 機 會 返 回 香 港 。 當 時 他 已 經 是 六 十 四 歲 年 長 的 神 父 , 但 他 還 是 堅 持 要 服 務 教 會 , 照 顧 教 友 。 因 此 , 他 被 派 到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服 務 , 一 直 服 務 到 九 十 歲 , 前 兩 年 不 良 於 行 動 時 才 停 止 。 真 正 牧 者 的 生 活 由 此 可 見 。

雖 然 他 在 香 港 服 務 , 但 他 仍 不 會 忘 記 服 務 過 的 內 地 教 友 , 當 年 老 的 李 若 安 神 父 將 負 責 支 援 汕 頭 教 區 的 職 責 交 託 給 他 , 他 毅 然 接 受 , 並 繼 續 帶 領 潮 汕 教 友 一 如 以 往 年 初 三 到 長 洲 朝 聖 , 直 至 他 行 動 有 困 難 為 止 。 他 常 勸 勉 潮 汕 教 友 應 以 感 恩 的 心 報 答 天 主 的 賞 賜 , 慷 慨 捐 助 汕 頭 教 區 的 經 費 。 他 注 重 聖 召 培 育 工 作 , 按 照 每 年 的 慣 例 將 年 初 三 朝 聖 時 , 所 捐 款 項 全 數 寄 往 汕 頭 , 作 為 修 女 和 修 士 的 培 育 經 費 。 內 地 各 方 建 堂 , 他 都 盡 力 幫 助 , 特 別 他 服 務 過 的 海 豐 地 區 。 他 更 幫 助 他 們 修 建 新 聖 堂 。 善 牧 不 忘 羊 群 的 心 , 在 黃 神 父 身 上 表 露 無 遺 。

還 有 一 件 事 值 得 一 提 , 也 值 得 司 鐸 們 反 思 的 就 是 : 他 作 為 養 和 醫 院 天 主 教 護 士 會 神 師 達 廿 多 年 之 久 , 從 來 未 曾 缺 席 每 月 的 聚 會 , 甚 至 有 時 還 提 醒 會 長 開 會 呢 ! 開 會 時 , 他 讓 護 士 姑 娘 自 由 分 享 , 自 己 就 一 如 慈 父 欣 賞 子 女 們 的 一 舉 一 動 , 分 享 她 們 的 喜 樂 , 從 不 打 斷 她 們 的 分 享 。 他 不 但 準 時 參 加 會 議 , 而 且 還 認 識 每 一 位 會 員 , 他 親 切 地 詢 問 她 們 的 近 況 , 親 如 親 人 。 他 善 盡 牧 職 的 情 形 , 清 楚 見 到 。

今 天 我 們 聚 集 在 這 裡 參 加 黃 勇 牧 神 父 主 懷 安 息 的 逾 越 聖 祭 , 為 他 的 靈 魂 安 息 而 祈 禱 , 同 時 也 為 天 主 賜 給 教 會 一 位 善 牧 而 感 恩 。 祈 求 天 主 賞 賜 更 多 善 牧 服 務 教 會 。 也 請 大 家 繼 續 為 聖 召 祈 禱 。
2005 年 10 月 30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