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YAU, Joseph
擎天神父 (邱維信)

 
暫缺相片

* 1923 年在雲南崑明出生
* 1959 年 6 月 29 日晉鐸

* 1977
5 10 日在香港逝世

悼念邱擎天神父
教區舉行追思禮

本 港 聖 神 修 院 哲 學 客 座 教 授 邱 擎 天 神 父 (又 名 維 信) ,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五 月 十 日 下 午 三 時 半 , 在 深 水 灣 游 泳 時 遇 溺 , 安 息 主 懷 。 本 教 區 於 上 星 期 五 (十 三 日) 下 午 三 時 ,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胡 主 教 主 祭 , 近 二 十 位 神 父 參 與 共 祭 , 姚 崇 傑 神 父 在 彌 撒 中 主 持 講 道 。 彌 撒 後 隨 即 將 邱 神 父 遺 體 移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埸 。

邱 擎 天 神 父 , 一 九 二 三 年 在 雲 南 崑 明 出 生 , 一 九 四 七 年 開 始 矢 志 修 道 , 獻 身 為 人 群 服 務 , 曾 在 本 港 教 會 學 校 任 教 多 年 , 後 轉 往 羅 馬 深 造 哲 學 , 並 考 獲 哲 學 博 士 學 位 。 去 年 秋 季 來 港 , 應 邀 在 聖 神 修 院 擔 任 客 座 哲 學 教 授 云 。
1977 年 5 月 20 日

 

聖母孝女聯會
追悼邱擎天神父

聖 母 孝 女 會 聯 會 , 聞 悉 聖 十 字 架 堂 前 任 神 師 邱 擎 天 神 父 遇 溺 一 事 , 深 感 哀 悼 。 於 上 週 六 下 午 四 時 半 , 假 筲 箕 灣 聖 十 字 架 堂 , 為 已 故 神 師 邱 擎 天 神 父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由 聯 會 神 師 林 焯 煒 神 父 龍 厚 榮 神 父 麥 耀 初 神 父 等 共 祭 ; 彌 撒 中 各 會 員 特 為 邱 神 父 祈 禱 , 願 彼 之 靈 魂 安 息 主 懷 。
1977 年 5 月 27 日

 

悼邱神父
冼梓林

邱 擎 天 神 父 遇 溺 死 了 。

我 和 邱 神 父 只 見 過 幾 次 面 , 說 不 上 深 交 , 因 此 , 他 的 死 , 我 不 能 說 很 悲 傷 , 但 不 知 怎 的 , 心 中 甚 為 哀 痛 。

邱 神 父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 他 是 一 個 有 學 養 的 人 。 他 對 自 己 的 學 問 , 很 有 體 會 , 很 有 心 得 , 他 講 的 道 理 , 不 是 乾 枯 的 老 生 常 談 的 道 理 , 而 是 在 每 句 話 裡 , 都 浸 潤 著 他 底 智 慧 的 血 和 汗 , 是 那 麼 的 有 人 情 味 , 但 又 帶 著 濃 厚 的 天 國 福 音 的 氣 息 。 他 是 修 哲 學 的 , 我 覺 得 他 已 做 到 哲 學 家 最 難 達 到 的 一 層 境 界 : 他 解 釋 問 題 的 時 候 , 不 必 借 助 艱 深 的 哲 學 名 詞 , 而 用 自 己 的 語 言 , 淺 白 而 深 入 。 言 詞 中 充 滿 著 權 威 , 一 種 來 自 天 國 的 權 威 。

在 思 想 上 , 他 給 了 我 兩 點 啟 示 : 一 是 宗 教 與 文 化 之 間 的 關 係 的 問 題 ; 他 告 訴 我 , 宗 教 固 然 是 超 越 文 化 的 , 但 其 落 實 表 現 則 在 文 化 ; 基 督 的 福 音 是 為 整 個 人 類 的 , 它 的 救 世 訊 息 不 應 只 在 某 一 文 化 中 表 現 出 來 , 而 應 在 各 種 文 化 中 也 可 以 找 尋 得 到 , 我 們 要 尊 重 中 國 文 化 , 因 為 中 國 文 化 所 表 現 的 宗 教 精 神 的 強 度 很 高 , 比 之 其 他 文 化 實 有 過 之 而 無 不 及 ; 一 個 深 受 中 國 文 化 薰 陶 的 人 , 他 的 一 舉 一 動 , 一 言 一 行 , 都 往 往 與 一 般 宗 教 理 想 所 要 求 的 相 脗 合 。 他 並 且 認 為 , 中 國 文 化 實 在 是 基 督 的 福 音 精 神 落 實 的 一 種 很 佳 的 表 現 。

另 外 一 點 則 是 : 他 很 反 對 仕 林 哲 學 「為 天 主 的 緣 故 而 愛 人」 的 思 想 ; 他 指 出 , 這 是 一 種 很 沒 有 人 情 味 的 做 法 , 簡 直 是 把 「所 愛 的 對 象」 看 作 是 達 成 自 己 目 的 ── 升 天 國 ── 的 工 具 ; 許 多 神 父 、 修 女 就 在 這 種 觀 念 的 影 響 下 而 愛 世 人 , 接 觸 世 人 , 但 是 , 這 種 「接 觸」 , 是 全 無 感 情 的 接 觸 ; 這 種 愛 , 是 全 無 一 點 「人 間 氣 息 的 愛」 , 是 冷 冰 冰 的 愛 , 只 要 工 作 崗 位 一 變 , 對 「被 愛 者」 就 差 不 多 反 眼 不 相 識 了 。 他 以 為 , 天 主 既 以 自 己 的 肖 像 造 成 了 人 , 人 性 之 中 就 必 然 蘊 藏 著 部 份 的 天 主 性 (或 稱 「善 性」) , 人 順 應 這 「善 性」 發 展 , 擴 而 充 之 , 則 人 之 生 活 亦 必 在 某 一 程 度 上 合 乎 天 道 , 這 「合 乎 天 道」 的 生 活 , 當 然 也 包 含 了 愛 德 與 及 服 務 別 人 的 生 活 。

不 過 , 這 種 生 活 , 是 發 自 自 然 底 人 性 的 , 是 有 著 人 的 感 情 的 , 是 溫 潤 的 。 「人 的 生 活」 , 邱 神 父 說 : 「本 來 就 應 如 此」 。 不 過 , 他 強 調 , 人 性 之 中 的 天 主 性 偏 而 不 全 的 , 因 此 , 人 要 多 作 祈 禱 , 向 那 完 滿 的 上 主 求 取 幫 助 , 這 樣 , 人 才 能 免 於 走 上 偏 差 之 路 。

以 上 兩 點 , 都 是 我 多 年 來 存 在 心 中 的 難 題 之 二 , 經 邱 神 父 的 指 點 , (雖 然 和 他 談 這 個 問 題 的 時 間 只 有 短 短 半 小 時) , 雖 未 盡 釋 心 中 之 疑 困 , 然 而 也 不 啻 暗 中 找 到 一 盞 明 燈 了 。 這 樣 的 一 位 神 父 , 如 果 能 和 他 多 談 幾 次 , 得 益 自 然 更 多 了 。

現 在 邱 神 父 蒙 主 寵 召 , 有 教 外 朋 友 說 , 這 是 「天 妬 英 才」 , 我 以 為 , 是 「天 得 英 才」 。
1977 年 6 月 3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