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BIANCHI, Lorenzo PIME
白英奇主教 (白勞靈)

* Birth in Corteno (哥諾高奇), Brescia (布雷西亞), Italy: [1 April 1899]
* Enter Novitiate: [4 November 1920]
* Ordination in Milan (
米蘭), Italy: [23 September 1922]
* Departure from Italy to Hong Kong: [29 July 1923]
* Consecrated Bishop in Hong Kong: [9 October 1949]
* Death in Brescia, Italy: [13 February 1983]


* Sai Kung, New Territories: [1924]
* Swa Bue, Haifeng District: [1925] - [1929]
* Director of Haifeng District: [1930] - [1941], [1948] - [1949]
* Titular Bishop of Choma & Bishop Coadjutor of Hong Kong: [1949] - [1951]
* Bishop of Hong Kong: [1952] - [1969]
* Leave Hong Kong: [196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白英奇 (BIANCHI, Lorenzo 1899-1983)
一 八 九 九 年 四 月 一 日 在 意 大 利 布 雷 沙 的 歌 丹 諾 高 奇 出 生 , 一 九 一 一 年 加 入 當 地 小 修 院 , 後 來 加 入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二 二 年 九 月 廿 三 日 在 米 蘭 晉 鐸 , 出 任 Genova 傳 教 修 院 副 院 長 。 一 九 二 三 年 九 月 來 港 , 隨 即 到 惠 州 、 海 豐 一 帶 傳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被 任 命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並 於 同 年 十 月 九 日 祝 聖 為 主 教 。 當 時 政 局 很 不 明 朗 , 但 是 他 仍 回 惠 州 傳 福 音 。 一 九 五 0 年 三 月 廿 二 日 , 與 其 他 幾 位 意 籍 傳 教 士 在 海 豐 被 拘 禁 , 甚 至 一 九 五 一 年 恩 主 教 逝 世 , 仍 無 法 回 港 治 理 教 務 。 直 至 一 九 五 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才 自 大 陸 獲 釋 返 港 , 並 於 十 月 廿 六 日 升 為 香 港 教 區 第 二 任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 白 主 教 請 辭 獲 准 , 於 翌 年 四 月 返 回 意 大 利 。 於 一 九 八 三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逝 世 。

白 主 教 上 任 後 首 先 致 力 於 救 濟 難 民 的 工 作 , 成 立 香 港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 並 將 該 會 盡 力 發 展 , 使 能 為 更 多 人 服 務 。 接 著 推 動 教 育 和 慈 善 的 工 作 。 開 辦 學 校 是 在 他 的 領 導 下 , 香 港 教 會 歷 史 上 最 令 人 振 奮 的 一 章 。 在 不 到 二 十 年 間 , 學 校 數 目 增 加 了 三 倍 , 由 一 九 五 0 年 的 七 十 間 , 增 至 一 九 六 九 年 的 二 百 五 十 一 間 ; 學 生 的 人 數 增 加 了 十 倍 , 由 原 來 的 二 萬 餘 人 , 增 至 廿 一 萬 餘 人 。

在 教 會 方 面 , 在 他 的 任 內 , 教 友 人 數 由 二 萬 四 千 多 人 增 加 至 廿 五 萬 人 。 他 出 席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後 , 便 致 力 在 教 區 推 行 大 公 會 議 的 法 令 。 第 一 步 是 推 動 合 一 運 動 , 舉 辦 合 一 祈 禱 週 。 他 亦 積 極 推 行 禮 儀 革 新 ,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梵 二 第 一 次 會 期 結 束 後 回 港 , 立 刻 委 任 覺 法 治 神 父  組 織 禮 儀 委 員 會 , 負 責 禮 儀 改 革 事 宜 。 他 還 鼓 勵 教 友 閱 讀 聖 經 , 及 積 極 參 與 教 會 生 活 等 。 早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 已 經 集 合 香 港 所 有 天 主 教 教 友 團 體 組 成 香 港 教 區 教 友 傳 教 總 會 。 他 盡 量 邀 請 修 會 團 體 來 港 傳 教 , 並 讓 他 們 按 著 自 己 特 殊 的 神 恩 發 展 。 他 一 生 熱 愛 中 國 人 民 和 中 國 教 會 , 特 別 強 調 建 立 地 方 教 會 的 重 要 , 因 此 , 非 常 力 爭 取 由 國 籍 司 鐸 管 理 香 港 教 區 。 他 為 改 善 小 修 院 的 環 境 , 而 把 它 遷 到 薄 扶 林 。 他 還 盡 可 能 派 修 生 到 羅 馬 進 修 , 希 望 國 籍 司 鐸 和 傳 教 士 一 樣 , 在 各 方 面 得 到 優 良 的 訓 練 。 一 九 六 七 年 , 他 親 選 徐 誠 斌 神 父 為 輔 理 主 教 , 並 於 同 年 祝 聖 了 徐 主 教 。 一 九 六 八 年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 白 主 教 向 教 區 宣 佈 退 休 , 並 由 徐 誠 斌 主 教 繼 任 。 翌 年 四 月 回 國 。 然 而 , 他 的 心 裡 仍 常 惦 念 中 國 , 每 天 在 聖 祭 中 , 祈 禱 時 特 別 記 得 香 港 、 海 豐 和 惠 州 。


Death of Bishop Bianchi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R.I.P.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P.I.M.E.,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1951-1969), died in Italy at midnight on 13 February 1983, aged 83. Bishop John B. Wu has flown to Milan to attend the funeral.

The news came by telegram. No details of Bishop Bianchi's illness or death are yet available.

The late bishop was born in Corteno in the diocese of Brescia on 1 April 1899. He joined the seminary of the Brescia diocese, but transferred to the P.I.M.E. Society in the course of his theological studies. His studies were interrupted by conscription into the Italian army during World War I; nevertheless he was ordained on 23 September 1922, at the early age of 23. A year later, on 13 September  1923,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and was assigned to the Hoi Fung District, Kwangtung province, where he was to labour for 26 years.

MINISTRY IN HOIFUNG
Those were turbulent times in Hoi Fung. On one occasion, Father Bianchi and the other priests and the religious of the district were locked up in a hotel and were waiting for death, and were saved only at the last moment. He is said to have expressed aggrieved disappointment at missing the chance of martyrdom. Many of the neighbouring Catholics did achieve martyrdom on this occasion.

After that experience, Father Bianchi, calling on his army training, organized the building of defence positions round his village, thus enabling the villagers to defend themselves against the many marauders of the time.

These were exceptional activities. Ordinary mission work went on and the Catholic population of Hoifung doubled under his ministry. During World War II, as an Italian national, he was forced to leave Hoifung, but he found a welcome, shelter and work in the seminary built by Bishop Ford, M.M., at Kaying. He returned to Hoifung as soon as circumstances allowed.

COADJUTOR UNDER HOUSE ARREST
In 1949 the aging Bishop Vlatorta of Hong Kong asked the Holy See to give him a Coadjutor. Father Bianchi was chosen and he was consecrated bishop by Bishop Vlatorta in the presence of Cardinal Tien, many other bishop and a huge congregation in the Hong Kong Cathedral on 9 October 1949.

By that time, the Communist forces were advancing fast, and it was decided that, instead of staying in Hong Kong to help Bishop Valtorta, Bishop Bianchi should return to Hoifung to be with the people who knew and loved and trusted him so well. In fact he was able to comfort them for only a year. In 1951 the Communists shut him and his priests into house arrest. Bishop Valtorta died on 3 September 1951. Bishop Bianchi as Coadjutor automatically became Bishop of Hong Kong, but he was a bishop far away, still under house arrest.

THE MOST DRAMATIC DAY
Over a year passed. Then came the most dramatic day in the history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 tired-looking European in coolie clothes staggered across the border at Lowu and announced that the was the Bishop. The police telephoned the news to Father Poletti, P.I.M.E., P.P., of Fanling. Father Poletti shot off to Lowu, identified and greeted the newcomer, and then took the obvious next step: Bishop Bianchi made his first entrance to the Hong Kong territory of his diocese seated on the pillion of Father Poletti
s motorcycle.

At Taipo they took the train.

Word had spread. When the Bishop arrived, still in coolie clothes, at the Kowloon station. The Apostolic Nuncio, Archbishop Riberi, most of the clergy and religious of the diocese and a crowd of about a thousand Catholics were waiting excitedly to hail him, only two hours after his arrival at Lowu. His progress to the Cathedral was a prolonged triumph. A Te Deum in the cathedral ended that unforgettable day.

PASTOR OF THE FLOCK
There followed 17 years of episcopal ministry. The official figure for the number of Catholics in the diocese in 1952 was 54,116. The official figure in 1969 was 241,813. That great expansion was fostered and guided and encouraged by Bishop Bianchi. He continued Bishop Valtorta
s policy of welcoming into the diocese all who could help to meet the pastoral needs of the time. The historical notes in the Catholic Directory list 30 openings of major Catholic institutions - churches, schools. Social centre and so on - during his episcopate, and the list is not complete.

POSITIVE APPROACH
Caritas Hong Kong with its innumerable works is his most striking monument, but it is far from being the only one. All over Hong Kong, churches and schools stand witness to the apostolic drive and the cooperative leadership that lay hidden under his gentle unassuming manner.

A versifier in the diocese once began a Limerick with the lines:

Hong Kongs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Like saying You may and I thank ye.

These not very memorable lines sum up the bishop
s exercise of his office. He never wanted to say No. He kept abreast of what was happening, but he never wanted to interfere if interference could be avoided. He appreciated good work and honest effort, and he sympathized with difficulties. The late Bishop Hsu once said that Bishop Bianchi's greatest gift was his power of delegation: if he entrusted any task to you, he left you to carry it out and trusted you to do it to the best of your ability.

As a bishop, he took part in all four sessions of Vatican Council II, and did so with an open mind; he arrived, for instance as a lover of Latin; he came back a strong supporter of the vernacular. When the Council ended he devoted himself to putting its teaching into practice.

POOR WITH THE POOR
It seems very unlikely that Bishop Bianchi ever made a formal commitment to the poor. He had no need for it. He liked simple unassuming people. He had worked for and lived with poor people throughout his long years in Hoifung. He had instinctive compassion for misfortune of every kind. He was committed to the poor by his nature, his history and his convictions. His own tastes were very simple. He loved a game of chess. He loved driving the little car that carried him on his episcopal journeys. He loved simple, unpretentious, rather playful conversation. That was the sum of his relaxation.

As the years passed, Bishop Bianchi, though still vigorous, began to wish to hand over the care of the diocese to a Chinese bishop. Father Francis Hsu was consecrated as auxiliary bishop in 1967 and in 1969 Bishop Bianchi obtained permission to retire, happy in the knowledge that he was leaving the diocese in the competent hands of his dear friend Bishop Hsu.

He retired to Italy, where he found much pastoral work to do. Over thirteen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his retirement, but he is not forgotten, even in this city of short memories.

May rest, light and peace be his for ever!

25 February 1983



Well-Loved Shepherd of the Lords Flock

Homily preached by Father L. Mencarini, P.I.M.E., in the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for the late Bishop Bianchi in the Cathedral on Saturday, 19 February 1983.

On 15 February 1983 a laconic telex informed us that Bishop Lawrence Bianchi was no longer a pilgrim on earth but a citizen of the heavenly Jerusalem, where he had gone for a happy encounter with the Lord.

The Mass we are concelebrating today is meant as a tribute of gratitude to a man who was a zealous missionary and the Good Shepherd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for many years.

On this solemn occasion I wish to recall - briefly - his life and in particular something which he said when he returned from Hoifung to Hong Kong:
My whole life, spent in the service of the Lord, is but a small token of the gratitude I owe him.

Indeed the Lord was very good to him. He received natural and supernatural life on the same day - 1 April 1899 at Corteno. Twelve years later, following the Lord
s call, he entered the minor seminary at Brescia and in 1920 he joined the Milan Foreign Mission Society. Two years later, on 23 September 1922, he was ordained priest and on 13 September 1923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Shortly after he sailed in a junk to the Hoifung District to begin his missionary work, For 26 years he laboured strenuously in that vast district. His life during this period can be described in the words St. Paul applied to himself when writing to the Corinthians:
Constantly travelling, I have been in danger from rivers and in danger from brigands, in danger from my own people and in danger from pagans; in danger in the towns, in danger in the open country, danger at sea and danger from so-called brothers. I have worked and laboured often without sleep; I have been hungry and thirsty and often starving …… And to leave out much more, there is my daily preoccupation: my anxiety for all the Churches. (2 Cor. 11, 25-28).

Jokingly he once complained that he was
a failed martyr.

He was ordained Bishop Coadjutor of Hong Kong on 9 October 1949 but immediately after that, came occupation by the Communists of the whole South China. He returned to the Hoifung District after a perilous Voyage which lasted a week. In 1951 he was imprisoned, and in October 1952 he was expelled form China, and, in the late after noon of the same day, arrived in Hong Kong. The editorial of the Sunday Examiner published on that occasion said that
Seldom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has a Bishop proceeded so quickly from goal to the episcopal throne, rarely has there been so little advance notice, seldom have there been such scenes of tumultuous joy and thanksgiving, rarely indeed has it happened in our times that a Bishop has been installed amidst the acclamations of his spiritual sons and daughters.

From 1952 till the time of his retirement, which occurred in 1969, he was the Pastor, the Leader, the Angel of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A challenging task lay ahead of him far greater than any human being could ever accomplish alone. And indeed, honest to himself, he acknowledged his limitations, weakness and frailty, yet he knew also that there is no limit to what God can do. So, being a man of a deep faith and intense spirituality, he set about doing his pastoral work with unlimited trust in the Lord, and set the Diocese in motion. New churches, new schools, new social centres, a new seminary mushroomed in the diocese and the number of Catholics multiplied by leaps and bounds.

The prophets of doom expected an imminent catastrophe in Hong Kong, and some thought that he was unwise and imprudent to proceed in his vast programme of pastoral and physical development, given the uncertain and precarious situation of those days. To those who advised him to wait for better and surer times, he would say:
If we wait to start doing things when everything is right, we shall never do anything. We work for God, he is in charge. He knows. He will take care, and We work for today and trust in the Lord for tomorrow. History proved him right.

Endowed with sterling qualities of mind and heart, he thoroughly understood the needs of the Diocese and solicited and appreciated the cooperation of his collaborators in the Government of the Diocese as well as the cooperation of lay people in fostering a real Christian life and in spreading the Gospel.

He was a man of vision, who understood the signs of the times and strove to put the decrees of Vatican II into operation with maximum speed and minimum disturbance. Most of all, he excelled in a life of humility, simplicity and poverty.

A personal charm radiated form him which touched the heart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 usually in a quiet and unnoticed way.

He was ill at ease with the rich, the learned and the powerful; but felt completely at home with simple ordinary common people. He endeared himself to all with his humble manner, his ready, warm smile and his kind heart. All he had was destined for the poor and needy.

Poor for himself but rich for the poor, he used to say: I was born poor, I am poor and I will die poor, and, indeed he did die poor.

He knew the time had come to pass the Diocese into the hands of the local Clergy, and he did it at the zenith of his fame.

This done, he went back to Italy without fanfare and spent his last years in active retirement, helping out whenever and in whatever service he could, administering the sacraments, counselling, preaching, and above all - praying. He spent hours daily in prayer - praying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for all of us.

Bishop Bianchi has returned to the house of the Father. We do not lament the departure of a well loved Shepherd of the Lord
s flocked - he has been called to his reward - we rather feel grateful to God for having given us, the P.I.M.E. society, and the whole Church such a Bishop. We have now a new patron.
4 March 1983



白英奇主教逝世

白 英 奇 主 教 於 一 九 八 三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年 初 一) 午 夜 在 義 大 利 逝 世 。 白 主 教 一 九 五 一 年 至 六 九 年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本 週 六 (二 月 十 九 日) 下 午 三 時 , 將 於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1983 年 2 月 18 日


香港教區前善牧
白英奇主教逝世
胡主教赴義參加喪禮致哀
教區上週末舉行彌撒追悼

曾 領 導 香 港 教 區 十 七 年 的 白 英 奇 主 教 , 於 一 九 八 三 年 二 月 十 三 日 在 意 大 利 萊 蒿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院 中 逝 世 。 享 年 八 十 有 三 , 聖 名 老 楞 佐 。

白 主 教 去 世 的 噩 耗 傳 到 此 間 , 使 本 教 區 上 下 深 感 哀 傷 , 胡 振 中 主 教 立 即 赴 義 大 利 參 加 喪 禮 , 代 表 本 港 廿 六 萬 信 友 向 白 主 教 遺 體 致 哀 , 並 在 十 七 日 的 殯 葬 禮 中 執 紼 。

本 教 區 特 於 十 九 日 下 午 三 時 假 總 堂 為 白 主 教 舉 行 追 思 聖 祭 , 聖 堂 中 以 中 國 喪 事 習 俗 , 懸 掛 白 色 綵 條 。 祭 台 前 白 主 教 遺 像 左 右 有 八 個 悼 念 大 花 籃 , 分 別 由 本 教 區 國 籍 司 鐸 協 會 , 黃 竹 坑 天 主 教 小 學 , 聖 德 肋 撒 堂 暨 露 德 聖 母 會 , 白 英 奇 專 業 學 校 , 油 麻 地 明 愛 服 務 中 心 暨 白 英 奇 賓 館 , 陸 海 惠 天 主 教 聯 會 , 港 澳 聖 公 會 及 瑞 興 公 司 等 致 送 。

彌 撒 由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主 禮 , 林 、 艾 兩 位 副 主 教 , 惠 化 民 主 教 , 及 各 修 會 會 長 、 會 士 , 暨 教 區 司 鐸 共 九 十 餘 人 參 與 共 祭 。 與 祭 的 除 各 修 會 修 士 、 修 女 外 , 有 來 自 港 九 及 新 界 的 教 友 數 百 人 , 包 括 今 日 在 港 的 海 陸 豐 及 惠 州 的 教 友 , 濟 濟 一 堂 , 共 同 為 白 主 教 息 止 安 所 祈 禱 。

彌 撒 中 先 由 林 甦 神 父 以 粵 語 講 述 白 主 教 的 聖 德 與 功 蹟 。 他 讚 揚 白 主 教 保 持 信 德 , 跑 足 了 八 十 三 年 的 遙 遠 路 程 , 而 且 不 僅 自 己 保 持 信 德 , 還 引 領 了 許 多 人 堅 守 信 德 。 他 在 華 傳 教 近 半 世 紀 , 曾 三 次 坐 監 , 受 了 許 多 痛 苦 辱 。 本 來 他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在 港 接 受 祝 聖 為 本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之 後 可 以 不 回 大 陸 , 但 他 甘 願 受 苦 , 對 勸 阻 他 回 去 的 神 父 說 : 「我 要 和 你 們 同 生 死 !」 結 果 他 終 於 被 捕 。 今 日 他 能 安 逝 故 鄉 , 可 謂 奇 跡 ! 他 的 一 生 值 得 我 們 懷 念 的 事 很 多 。 除 了 愛 主 愛 教 會 , 特 別 愛 中 國 人 。 他 的 愛 , 正 與 本 日 讀 經 一 的 致 羅 馬 人 書 相 符 ; 為 此 , 他 的 愛 將 永 存 人 間 , 永 存 在 我 國 人 心 中 。 他 實 是 一 位 標 準 的 傳 教 士 , 牧 者 英 雄 , 今 日 他 在 天 上 見 到 本 教 區 的 繁 榮 , 許 多 人 來 為 他 參 祭 追 悼 、 祈 禱 , 他 老 人 家 可 以 瞑 目 了 。

接 著 , 明 鑑 理 神 父 以 英 語 致 悼 。 在 信 友 禱 文 時 , 先 為 白 主 教 默 禱 。 彌 撒 結 束 後 , 舉 行 追 悼 禮 , 向 白 主 教 遺 像 獻 香 , 詠 唱 求 主 垂 憐 禱 文 , 並 向 遺 像 三 鞠 躬 致 哀 。 四 點 一 刻 追 悼 禮 結 束 。

按 白 英 奇 主 教 於 一 八 九 九 年 生 於 義 大 利 彼 西 亞 卡 迪 奴 。 年 青 時 加 人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一 九 二 二 年 晉 鐸 後 到 香 港 、 惠 州 、 海 豐 一 帶 傳 教 , 一 九 四 九 年 被 任 命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 是 年 十 月 在 恩 理 覺 主 教 手 中 接 受 祝 聖 。 當 時 政 局 很 不 明 朗 , 但 白 主 教 回 惠 州 傳 福 音 。 五 一 年 九 月 恩 主 教 逝 世 , 白 主 教 無 法 回 港 治 理 教 務 , 而 且 不 久 被 捕 入 獄 , 至 五 二 年 才 獲 釋 返 港 , 領 導 香 港 教 區 。

白 主 教 秉 性 謙 和 , 宅 心 仁 慈 , 在 任 內 成 立 香 港 天 主 教 福 利 會 , 為 照 顧 中 國 難 胞 , 並 將 該 會 盡 力 發 展 , 使 能 為 更 多 人 服 務 。 他 一 生 熱 愛 中 國 人 民 及 中 國 教 會 , 特 別 強 調 建 立 地 方 教 會 的 重 要 , 因 此 , 親 選 徐 誠 斌 神 父 為 輔 理 主 教 , 一 九 六 七 年 祝 聖 了 徐 主 教 , 兩 年 後 , 他 即 讓 賢 , 退 休 回 國 ; 但 他 的 心 念 念 不 忘 中 國 , 每 天 在 聖 祭 中 , 祈 禱 時 特 別 記 得 香 港 、 海 豐 和 惠 州 。 現 今 在 天 , 相 信 他 必 會 為 中 國 及 香 港 教 區 祈 禱 祝 福 。
1983 年 2 月 25 日


聖公會鄺主教
悼白主教去世
向胡主教致唁

聖 公 會 港 澳 區 鄺 廣 傑 主 教 聞 白 英 奇 主 教 逝 世 , 特 拍 唁 電 給 本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 電 文 內 容 略 謂 : 白 英 奇 主 教 雖 已 離 世 , 但 他 的 慈 愛 永 留 我 們 心 中 。 他 一 生 致 力 社 會 公 益 及 宣 揚 福 音 , 實 是 我 們 的 好 榜 樣 。 感 謝 天 主 賜 我 們 過 去 有 一 位 這 樣 偉 大 的 主 教
1983 年 2 月 25 日

 

木鐸餘音猶縹渺
──胡牧在白主教葬禮上致詞

按:以下是胡振中主教今年二月十七日在義大利勒高鎮 (Lecco) 白英奇主教葬禮上的講道詞的譯文;原文為英文

「主 啊 ! 現 在 可 照 你 的 話 放 你 的 僕 人 平 安 去 了 !」 今 天 下 午 , 我 願 在 此 引 述 這 一 段 話 , 開 始 與 各 位 分 享 我 現 在 的 感 受 。 我 們 的 主 教 已 離 開 我 們 , 平 安 逝 世 。 我 相 信 他 有 所 欲 , 也 有 所 不 欲 。 他 所 欲 者 是 在 本 月 十 三 日 中 國 新 年 離 開 這 個 世 界 。 對 我 們 中 國 人 而 言 , 農 曆 新 年 是 一 家 人 共 聚 天 倫 的 日 子 。 在 文 化 上 , 神 學 上 , 還 有 其 他 日 子 較 之 中 國 新 年 適 宜 我 們 與 在 天 大 父 團 聚 的 嗎 ? 我 們 的 白 主 教 與 其 說 是 義 大 利 人 , 不 如 說 是 中 國 人 ; 他 樂 意 選 擇 這 一 天 回 歸 天 父 懷 抱 。 他 也 有 所 不 欲 者 , 訃 聞 傳 至 香 港 的 時 候 , 不 是 第 一 天, 不 是 第 二 天 , 而 是 新 年 後 第 三 天 。 他 不 欲 在 我 們 歡 度 快 樂 新 年 之 際 使 我 們 掃 興  。 他 知 道 那 是 喜 樂 的 日 子 , 是 中 國 人 同 慶 的 節 日 , 因 此 他 不 欲 我 們 因 頓 聞 噩 耗 而 感 到 悲 痛 。 這 對 於 我 們 實 在 是 意 味 深 長 。 新 年 假 期 結 束 , 昨 天 早 上 恢 復 上 班 , 回 到 辦 公 室 , 才 看 到 電 報 , 於 是 在 數 小 時 之 內 , 我 們 辨 妥 入 境 簽 證 和 機 票 , 登 上 飛 機 , 及 時 趕 到 這 裡 。 我 們 很 高 興 能 夠 及 時 抵 達 , 參 加 葬 禮 , 表 達 我 們 的 敬 意 和 孝 思 。 我 們 在 不 足 廿 四 小 時 之 內 , 匆 忙 趕 來 , 中 國 人 稱 之 為 「奔 喪」 ── 趕 回 家 辦 理 父 母 的 後 事 。 由 於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 白 主 教 的 親 屬 和 所 有 朋 友 的 遷 就 , 將 葬 禮 延 遲 , 我 們 才 有 此 機 會 , 至 少 有 幾 小 時 的 時 間 得 以 陪 伴 我 們 的 主 教 。 為 此 我 謹 向 各 位 致 以 衷 心 的 謝 意 ; 願 天 主 降 福 各 位 。

現 在 , 我 要 談 一 談 白 主 教 個 人 方 面 的 事 ; 我 希 望 他 不 會 介 意 。 首 先 , 我 要 說 : 我 們 的 主 教 是 最 後 一 位 , 也 是 第 一 位 。 他 將 牧 職 交 予 華 籍 司 鐸 , 因 此 他 是 最 後 一 位 ; 他 培 育 、 策 劃 和 訓 練 華 籍 司 鐸 擔 當 該 職 , 因 此 他 是 第 一 位 。 香 港 現 在 的 很 多 中 年 司 鐸 以 及 較 年 輕 的 一 輩 , 都 曾 受 過 白 主 教 的 薰 陶 和 委 派 。 所 以 說 他 是 最 後 一 位 , 也 是 第 一 位 。

現 在 我 要 說 另 外 一 件 事 : 他 是 一 位 傑 出 領 袖 , 一 位 善 牧 。 各 位 也 許 都 瞭 解 香 港 的 狀 況 。 他 是 在 五 十 年 代 初 期 繼 承 恩 理 覺 主 教 的 遺 缺 , 出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那 時 候 因 為 中 國 大 陸 的 影 響 , 社 會 頗 為 動 盪 。 其 後 近 二 十 年 間 , 他 盡 力 而 為 , 信 靠 天 主 , 建 樹 良 多 。 最 初 教 友 僅 有 四 萬 , 到 他 退 休 的 時 候 , 信 眾 總 數 達 到 廿 五 萬 。 至 於 其 他 方 面 的 發 展 , 諸 如 聖 堂 、 學 校 、 明 愛 機 構 等 等 , 更 是 有 目 共 睹 。 他 的 領 導 並 未 因 退 休 而 告 終 , 現 在 仍 然 發 揮 作 用 。 我 們 目 前 正 面 臨 另 一 危 機 : 香 港 前 途 未 明 。 我 們 教 區 的 司 鐸 時 常 緬 懷 白 主 教 , 引 述 他 說 過 的 話 。 五 十 年 代 初 期 , 很 多 面 對 危 機 的 人 都 感 到 悲 觀 。 白 主 教 常 說 : 我 們 該 盡 力 而 為 , 信 賴 天 主 ; 他 真 的 幹 了 很 多 工 作 。 現 在 , 我 們 面 對 另 一 危 機 時 , 我 們 也 懷 著 同 樣 的 精 神 ; 信 賴 天 主 , 盡 力 而 為 , 不 必 理 會 香 港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有 什 麼 事 情 發 生 。 我 們 現 在 服 膺 白 主 教 的 精 神 , 跟 隨 他 的 領 導 ; 我 們 覺 得 , 他 是 我 們 的 一 分 子 , 在 我 們 的 前 面 , 帶 領 我 們 邁 進 。

白 主 教 也 是 一 位 善 牧 。 我 要 告 訴 各 位 一 些 你 們 也 許 還 不 知 道 的 事 。 他 在 出 任 香 港 主 教 之 前 , 曾 在 中 國 大 陸 一 總 鐸 區 傳 教 。 經 過 數 十 年 以 後 , 我 們 今 天 仍 可 經 常 聽 聞 大 量 有 關 當 地 基 督 徒 團 體 的 消 息 。 當 地 仍 有 基 督 徒 團 體 的 存 在 , 這 得 歸 功 於 白 主 教 : 他 是 一 位 善 牧 , 在 信 德 和 培 育 上 貢 獻 良 多 , 因 而 當 地 今 天 仍 有 活 躍 的 基 督 徒 團 體 。 這 不 僅 限 於 該 地 區 , 影 響 所 及 , 其 他 地 區 也 受 到 了 啟 發 。

我 在 此 還 想 補 充 一 點 個 人 方 面 的 小 事 。 白 主 教 是 我 的 前 輩 和 導 師 。 一 九 七 六 年 我 來 這 裡 探 望 他 時 , 他 曾 喚 我 的 家 名 。 除 了 父 母 , 從 來 沒 有 人 那 樣 呼 喚 我 , 我 不 聞 這 稱 呼 已 將 近 三 十 年 了 。 事 緣 抗 戰 期 間 , 義 大 利 籍 的 白 神 父 和 其 他 五 位 司 鐸 曾 集 中 在 我 們 的 小 修 院 , 那 實 在 是 天 主 的 安 排 。 當 時 的 白 神 父 和 其 他 司 鐸 曾 教 我 們 拉 丁 文 、 教 義 和 倫 理 神 學 。 從 修 院 出 來 的 人 , 一 直 在 中 國 服 務 , 為 基 督 作 證 已 經 三 十 多 年 了 。

我 在 此 還 想 再 說 幾 句 話 。 對 一 般 人 而 言 , 我 們 失 去 了 主 教 : 但 為 基 督 徒 來 說 , 我 們 卻 有 收 獲 。 我 每 一 次 來 探 望 他 , 他 總 是 殷 切 垂 詢 香 港 的 情 形 。 上 一 次 , 我 在 他 晉 鐸 六 十 週 年 的 日 子 收 到 他 的 一 封 信 。 他 說 他 經 常 為 香 港 和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即 使 是 在 夢 中 也 不 能 忘 懷 。 現 在 , 他 回 歸 天 父 懷 抱 , 成 了 我 們 的 主 保 和 恩 人 。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以 上 所 說 僅 是 願 與 各 位 一 同 分 享 的 個 人 管 窺 之 見 。 白 主 教 對 香 港 的 貢 獻 很 多 , 我 要 特 別 向 主 教 的 親 屬 和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會 士 致 謝 。 際 此 我 們 與 白 主 教 訣 別 的 最 後 幾 分 鐘 , 我 們 感 謝 他 為 中 國 教 會 、 為 香 港 教 會 作 出 了 傑 出 貢 獻 。

我 衷 心 感 謝 各 位 。 我 不 只 是 到 來 致 哀 , 而 且 還 是 致 賀 。 我 很 高 興 偕 同 數 位 華 籍 司 鐸 來 到 這 裡 , 在 此 禮 儀 中 與 各 位 分 享 我 們 的 感 受 和 中 國 人 民 的 感 受 。 我 們 常 說 這 是 尊 重 , 但 我 寧 願 說 這 是 孝 思 。

我 們 在 天 鄉 有 了 一 位 主 保 , 應 該 感 到 高 興 : 今 天 是 最 快 樂 的 日 子 。 我 們 不 是 向 白 主 教 告 別 , 我 們 是 向 他 問 候 。 主 教 , 你 已 經 到 了 天 鄉 , 你 決 不 會 忘 記 我 們, 我 們 當 然 也 不 會 忘 記 你 。

我 再 次 代 表 香 港 居 民 致 以 衷 心 謝 忱 。 在 香 港 , 我 們 將 於 本 星 期 六 , 即 後 天 , 舉 行 一 台 隆 重 的 追 思 彌 撒 ; 全 體 司 鐸 、 教 友 和 主 教 的 朋 友 都 會 親 臨 與 祭 。 我 相 信 參 加 的 人 一 定 很 多 , 因 為 白 主 教 卓 著 賢 勞 , 澤 及 四 方 。

白 主 教 是 天 鄉 的 新 人 , 我 們 懇 求 他 偕 同 我 們 , 一 同 為 這 個 動 盪 的 世 界 , 為 我 們 的 國 家 、 為 我 們 的 教 區 和 社 會 祈 禱 。
1983 年 4 月 1 日

 

憶白主教
思果

有 人 要 見 主 教 , 被 人 攔 住 , 聲 浪 很 大 。 這 時 主 教 走 了 出 來 , 和 那 個 人 , 北 方 來 的 難 民 , 溫 和 地 說 了 話 。

這 是 白 英 奇 主 教 , 三 十 年 前 我 在 主 教 公 署 見 到 的 一 件 事 情 。 那 時 我 並 不 認 識 他 。

他 從 大 陸 監 獄 裡 釋 放 出 來 , 抵 港 的 那 晚 , 無 線 電 報 告 了 這 個 消 息 , 我 就 到 火 車 站 去 接 他 。 那 時 我 還 是 不 認 識 他 , 不 過 身 為 教 友 , 也 可 以 夾 在 人 群 裡 瞻 仰 他 一 下 。 他 下 車 的 時 候 , 許 多 人 歡 欣 熱 烈 的 情 形 , 如 接 自 己 的 父 親 一 樣 , 我 看 了 非 常 感 動 。

一 位 身 材 矮 小 , 相 貌 平 常 的 人 , 卻 是 真 正 的 宗 徒 , 把 福 音 傳 給 遠 方 的 偉 人 。 他 看 到 香 港 教 區 應 該 由 國 籍 神 職 人 員 接 掌 , 就 竭 力 促 成 了 這 件 事 。 已 故 徐 誠 斌 主 教 立 意 修 道 , 得 到 他 的 幫 助 。 晉 鐸 以 後 , 白 主 教 把 重 要 的 任 務 交 給 他 , 終 於 讓 出 了 主 教 的 職 位 。 徐 主 教 每 次 提 到 白 公 , 總 是 感 激 、 欽 敬 。

已 故 雷 永 明 神 父 與 白 公 是 親 近 的 , 提 到 白 公 , 也 敬 仰 萬 分 。 我 知 道 白 主 教 的 事 就 只 有 這 一 點 點 , 不 過 就 憑 這 一 點 點 , 我 時 常 會 想 起 他 , 也 關 心 他 退 休 後 在 故 鄉 的 情 況 。 每 次 有 人 去 見 他 , 帶 回 來 的 消 息 都 說 他 健 康 , 說 他 念 念 不 忘 香 港 。 他 現 在 到 了 另 外 一 個 更 好 的 地 方 了 , 不 過 這 能 夠 減 輕 敬 愛 他 的 許 多 人 的 悲 傷 嗎 ?
1983 年 4 月 1 日

 

白英奇主教在華傳教生涯自述
彭敬元譯

白 英 奇 主 教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到 達 香 港 教 區 後 即 奉 調 到 中 國 大 陸 和 本 港 傳 教 , 至 一 九 六 九 年 由 於 讓 位 給 中 國 國 籍 主 教 始 離 港 退 休 。 白 主 教 埋 頭 苦 幹 , 默 默 耕 耘 , 數 十 年 來 累 積 的 傳 教 經 驗 與 當 代 在 中 國 很 多 傳 教 士 的 經 驗 無 獨 有 偶 , 足 以 垂 諸 後 世 。

本 文 乃 白 主 教 親 自 執 筆 的 報 告 書 , 詳 述 傳 教 經 過 。 雋 永 動 人 , 百 讀 不 厭 。 發 表 于 一 九 七 八 年 五 月 一 日 米 蘭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主 辦 的 「世 界 與 傳 教」 雜 誌 上 。 茲 特 譯 為 中 文 , 以 饗 讀 者 , 也 以 紀 念 白 公 功 德 圓 滿 于 今 年 二 月 的 逝 世 。

譯 者 謹 誌

貧窮是我傳教生涯的本質
我 於 一 九 二 三 年 到 中 國 , 一 直 至 一 九 五 二 年 , 由 於 返 港 任 主 教 職 , 始 與 大 陸 分 離 。 總 計 在 彼 廿 九 年 的 歲 月 中 , 無 一 不 是 和 海 豐 的 窮 人 共 住 , 而 度 著 貧 苦 的 生 活 。 可 說 貧 窮 是 我 那 時 傳 教 生 活 的 一 幅 寫 照 。 平 心 而 論 , 我 並 沒 有 幹 什 麼 超 凡 的 大 事 , 充 其 極 , 只 不 過 深 入 鄉 間 , 與 民 眾 打 成 一 片 , 分 受 他 們 的 困 苦 生 涯 而 已 。

一九三五年的一封信
我 當 時 在 中 國 內 地 生 活 的 心 情 , 寫 於 一 九 三 五 年 給 意 大 利 友 人 的 一 封 信 中 , 現 為 使 讀 者 窺 其 一 斑 , 特 抄 錄 於 後 :

「我 在 所 轄 的 眾 多 小 堂 口 中 , 一 一 巡 視 , 幾 乎 視 察 完 畢 了 。 最 末 的 一 個 , 叫 做 基 亞 背 的 , 在 聖 若 瑟 村 , 總 鐸 區 未 成 立 以 前 , 早 已 開 教 , 教 務 亦 奠 定 了 基 礎 , 頗 呈 欣 欣 向 榮 之 象 。 我 到 達 那 裡 , 不 但 體 疲 力 乏 , 且 全 身 濕 透 , 因 為 經 過 二 重 小 河 , 雨 後 , 河 水 暴 漲 , 不 得 不 赤 足 涉 水 。 該 堂 原 係 窮 鄉 僻 壤 的 小 村 , 隱 於 四 面 高 山 峻 嶺 之 中 , 教 友 人 數 在 紅 色 政 權 前 , 約 一 百 多 名 , 風 俗 樸 素 , 勤 勞 苦 幹 , 在 某 神 父 支 援 之 下 , 蓋 了 一 幢 小 堂 。 堂 雖 簡 陋 , 但 既 足 以 容 納 參 加 聖 祭 時 的 教 眾 , 又 宜 於 教 士 巡 視 時 駐 節 之 用 。 不 幸 紅 色 政 權 來 時 , 堂 既 被 焚 為 灰 燼 , 教 友 屋 宇 亦 不 倖 免 , 拋 棄 一 切 逃 亡 求 生 。

「他 們 中 很 多 人 移 居 他 處 , 尋 田 種 植 , 另 有 一 批 為 數 五 十 , 返 回 原 村 , 修 葺 只 剩 四 牆 的 舊 屋 , 重 整 家 園 。」

傳教士的草舍
教 士 在 當 時 的 環 境 下 , 欲 尋 覓 一 席 之 地 來 寄 宿 , 雖 僅 一 夜 之 久 也 甚 感 困 難 。 至 於 教 友 的 住 宅 , 與 其 稱 為 樓 屋 , 不 如 說 為 草 寮 , 「環 境 蕭 然 , 不 蔽 風 日」 , 在 這 種 情 形 下 , 當 然 借 不 到 什 麼 略 好 的 房 舍 暫 宿 。 儘 管 如 此 , 由 於 幹 的 是 傳 教 聖 善 工 作 , 我 亦 甘 之 如 飴 。 原 來 我 的 睡 房 是 一 間 與 獸 為 伍 的 草 舍 。 床 側 , 一 頭 耕 牛 受 不 住 蚊 子 的 侵 擾 , 不 斷 的 擺 動 著 尾 巴 , 以 示 抗 議 與 驅 逐 之 意 。 屋 角 , 睡 著 一 隻 母 豬 , 整 夜 呼 嚕 作 聲 , 一 如 牠 不 斷 被 豬 仔 貪 吸 其 乳 似 的 。 同 房 的 另 一 牆 邊 的 小 床 上 , 躺 著 一 個 久 患 失 眠 症 的 老 人 , 輾 轉 床 間 , 久 不 入 覺 , 且 又 高 聲 朗 誦 經 文 。 屋 外 , 北 風 呼 呼 的 吹 拂 著 , 震 撼 著 僅 存 的 幾 片 瓦 , 畢 剝 的 响 , 似 有 掉 下 來 之 勢 。

一小堂口的進展
「幾 年 前 , 一 村 落 叫 雙 桂 山 的 , 只 有 三 十 多 教 友 , 今 卻 有 剛 受 洗 而 很 熱 誠 的 信 徒 , 總 數 一 百 一 十 五 名 。 司 鐸 住 室 , 由 於 年 久 失 修 , 更 由 於 屋 脊 樑 受 白 蟻 蛀 蝕 , 看 來 , 就 會 有 倒 坍 之 虞 。 又 有 一 小 村 叫 鎊 丹 的 , 全 村 早 已 公 教 化 , 但 小 堂 破 爛 不 堪 , 不 必 打 開 窗 戶 , 就 可 仰 視 青 天 白 日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非 動 手 修 整 不 可 。 為 了 這 , 我 既 自 任 工 程 師 , 又 自 充 泥 工 匠 , 無 他 , 只 為 了 經 濟 無 著 , 不 得 不 如 此 。 結 果 , 修 葺 告 竣 , 不 費 什 麼 錢 , 何 況 小 工 方 面 又 是 免 費 , 因 為 , 我 教 友 不 論 男 女 老 幼, 無 不 自 動 獻 工 , 以 玉 其 成 。」

我 幾 時 重 閱 這 封 信 , 不 由 的 想 起 耶 穌 的 這 句 話 : 「人 子 沒 有 枕 首 之 地」 (八 : 20) 。 這 句 經 言 , 在 我 的 傳 教 生 涯 中 , 可 說 予 以 全 部 的 實 踐 , 倒 覺 愉 快 無 窮 , 「樂 也 融 融」 。

香港教區
我 在 一 九 二 二 年 九 月 間 晉 鐸 , 翌 年 即 一 九 二 三 年 , 首 途 赴 港 。 當 時 , 香 港 教 區 的 領 域 , 除 該 島 及 租 借 的 九 龍 外 , 尚 擴 至 中 國 內 地 的 三 個 地 區 , 即 寶 安 、 惠 陽 與 海 豐 。 我 奉 調 至 海 豐 , 離 港 最 遠 , 相 距 不 下 二 百 公 里 , 但 從 傳 教 的 角 度 來 看 , 卻 是 最 有 前 途 的 。 原 來 「海 豐」 二 字 , 不 無 含 義 , 值 得 考 究 , 指 的 是 由 海 中 來 的 豐 富 , 其 實 , 出 產 魚 鹽 , 多 人 因 之 而 獲 巨 利 , 生 活 方 面 並 沒 有 什 麼 問 題 。 至 於 那 裡 的 人 , 其 原 籍 正 如 台 灣 一 般 , 多 來 自 福 建 , 講 的 是 鶴 佬 方 言 , 發 音 程 度 有 些 和 日 語 相 似 。 風 尚 樸 素 , 性 格 磊 落 , 富 於 義 氣 , 惜 民 智 未 開 , 不 免 迷 信 , 但 一 旦 皈 主 , 他 們 卻 很 熱 誠 , 守 死 善 道 。 他 們 說 話 爽 直 豪 放 , 而 工 作 又 勤 勞 耐 苦 。 笑 逐 顏 開 , 歡 欣 愉 快 。 他 處 變 不 驚 , 常 能 鎮 靜 自 持 。 老 實 說 , 中 國 人 得 天 獨 厚 ,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民 族 , 擁 有 美 好 的 人 文 主 義 , 與 倫 理 意 識 , 我 們 西 洋 人 當 奉 為 鑑 鏡 , 從 事 學 習 。 我 與 他 們 共 住 多 年 , 不 覺 寂 寞 , 反 常 有 「賓 至 如 歸」 之 感 , 最 大 原 因 即 在 於 他 們 根 深 蒂 固 的 人 文 意 識 , 以 及 古 代 傳 下 來 的 各 種 美 德 。

航海之危
汕 尾 是 海 豐 縣 沿 海 小 市 鎮 之 一 , 但 極 具 重 要 性 。 當 日 由 港 赴 海 豐 的 最 捷 徑 , 捨 汕 尾 外 , 沒 有 其 他 的 了 。 這 樣 , 往 來 於 港 、 汕 的 交 通 工 具 , 不 是 大 航 船 就 是 小 汽 船 。 風 平 浪 靜 , 水 波 不 興 而 泛 舟 其 上 , 極 目 遠 眺 , 碧 波 萬 里 , 確 是 航 海 樂 事 , 心 曠 神 怡 ; 但 若 天 不 作 美 , 波 濤 汹 湧 , 白 浪 滔 天, 那 就 糟 了 , 船 傾 滅 頂 , 葬 身 魚 腹 , 並 不 是 沒 有 的 。 觸 景 生 情 , 我 即 想 起 聖 詠 第 一 百 0 六 篇 , 關 於 海 浪 大 作 的 描 寫 。 懼 怕 之 情 , 油 然 而 生 , 但 按 照 當 時 的 環 境 , 不 論 往 返 香 港 , 或 到 沿 海 各 地 巡 視 , 海 路 是 不 能 免 的 。 這 樣 習 以 為 常 ; 一 天 過 一 天 , 我 的 膽 , 便 壯 大 了 , 不 怕 航 行 了 , 反 成 為 好 水 手 呢 ! 同 時 , 鑑 於 「沛 然 莫 能 禦」 的 巨 浪 , 就 推 想 到 造 物 主 的 奇 能 , 因 而 發 出 了 敬 畏 之 情 。

凡 到 過 海 豐 服 務 的 教 士 , 都 能 談 談 航 行 上 的 風 險 。 其 中 一 個 風 險 , 曾 轟 動 一 時 , 至 今 猶 為 人 們 茶 餘 酒 後 談 話 的 資 料 , 那 就 是 有 關 和 神 父 的 遭 遇 。

和 神 父 後 來 榮 陞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第 二 任 主 教 , 他 於 一 八 七 七 年 , 由 港 出 發 , 要 到 中 國 大 陸 去 視 察 , 同 行 的 , 為 海 豐 的 第 一 位 傳 教 士 , 名 叫 魯 居 沙 疏 神 父 的 。 他 們 二 位 乘 船 出 發 到 半 海 時 , 突 遇 海 盜 迎 面 來 襲 , 與 其 俯 首 待 擒 , 不 如 奮 勇 交 手 , 於 是 發 生 了 一 場 激 戰 , 雙 方 都 不 免 受 傷 , 幸 傷 勢 輕 微 , 他 們 都 得 脫 險 前 行 , 終 於 安 抵 目 的 地 。 這 是 上 主 垂 顧 的 特 恩 , 否 則 , 他 們 的 命 運 是 不 堪 設 想 的 。

我 記 憶 , 有 一 次 偕 同 哥 猛 地 神 父 , 由 港 出 發 , 坐 的 是 一 艘 小 汽 船 。 開 始 時 , 風 平 浪 靜 , 順 利 進 行 , 詎 知 到 了 暮 色 四 合 , 而 舵 手 把 船 駛 向 小 港 灣 的 當 兒 , 颶 風 襲 擊 , 巨 浪 排 天 , 危 險 萬 狀 , 不 絕 如 縷 。 我 們 緊 緊 的 揪 住 船 舷 , 以 免 被 拋 船 外 而 墜 入 深 淵 。 無 論 誰 , 船 主 也 好 , 乘 客 也 好 , 莫 不 束 手 無 策 , 惶 恐 待 斃 。 我 們 二 位 神 父 , 為 了 靈 魂 的 善 後 , 各 自 懺 悔 告 罪 。 然 而 正 如 陷 於 同 樣 情 況 的 聖 保 祿 一 般 , 我 自 信 是 人 們 的 救 援 , 因 我 被 船 主 這 樣 聲 嘶 的 大 喊 說 : 「拋 另 一 個 錨 , 以 固 船 位 而 免 觸 礁 , 割 帆 索 , 使 帆 收 縮 而 減 風 力 。」 船 主 照 辦 , 險 度 頓 減 , 安 全 有 望 , 一 直 待 到 半 夜 子 時 , 曾 一 度 作 威 作 福 的 風 暴 , 才 告 平 息 。 清 晨 起 身 上 岸 , 但 渾 身 濕 透 , 戰 慄 不 已 , 行 了 三 個 鐘 頭 的 路 , 到 達 了 一 個 叫 做 都 營 的 地 方 , 該 處 駐 堂 司 鐸 開 門 歡 迎 , 招 待 周 到 , 極 盡 東 道 主 的 職 責 。 至 於 和 我 同 行 的 哥 猛 地 神 父 , 由 於 此 次 的 苦 痛 經 驗 , 已 成 驚 弓 之 鳥 , 一 談 海 路 , 不 免 毛 髮 悚 然 , 不 久 , 亦 就 請 准 調 到 別 處 去 了 。

首次踏入中國的國土
當 我 到 達 中 國 , 已 是 世 界 進 入 廿 世 紀 的 時 代 。 他 在 那 一 時 期 , 名 義 上 似 有 中 央 政 府 的 成 立 , 實 際 上 , 軍 閥 割 據 一 方 , 鬧 得 四 分 五 裂 , 一 盤 散 砂 。 不 久 , 出 了 一 位 青 年 將 軍 , 蔣 氏 介 石 。 於 一 九 二 五 年 , 由 廣 州 開 始 北 伐 , 長 驅 直 入 , 所 向 披 靡 。 曾 幾 何 時 , 稱 雄 一 方 的 軍 閥 們 紛 紛 投 降 歸 順 , 至 此 , 中 國 才 進 入 大 統 一 的 局 面 。 不 幸 , 聯 盟 政 府 中 的 共 產 黨 , 為 了 奪 取 政 權 , 竟 與 蔣 氏 分 庭 抗 禮 , 進 行 著 又 持 久 的 游 擊 戰 。 關 於 此 點 , 容 我 在 下 面 補 充 說 明 。 我 在 那 時 , 對 於 中 國 , 甚 為 羡 慕 , 因 為 , 她 的 幅 員 之 大 , 冠 於 世 界 各 國 , 儘 管 東 西 南 北 各 地 的 俗 尚 特 異 , 幾 千 年 來 , 他 們 薰 陶 於 同 一 美 好 文 化 , 且 又 書 著 同 一 的 文 字 , 這 恐 是 他 們 大 統 一 的 內 在 因 素 , 論 到 他 們 的 文 字 , 真 奇 妙 了 , 詳 載 著 人 民 的 生 活 方 式 , 讀 了 就 可 窺 其 古 代 文 化 之 精 英 。

我 們 這 班 苦 命 的 教 士 , 崗 位 在 中 國 的 極 南 , 命 運 如 何 , 常 在 不 可 預 料 之 中 , 大 有 朝 不 保 夕 之 概 , 因 為 既 有 軍 閥 及 強 盜 的 洗 劫 , 又 有 紅 色 政 權 的 騷 擾 , 真 是 「叫 囂 乎 東 西 , 隳 突 乎 南 北」 , 提 心 吊 膽 , 雞 犬 亦 不 得 安 寧 。 我 在 海 豐 , 尤 其 是 最 初 幾 年 生 活 , 充 滿 著 各 種 苦 痛 的 經 驗 , 可 謂 一 言 難 盡 , 令 人 酸 鼻 痛 心 。

聖若瑟總堂口
我 在 海 豐 管 轄 的 地 區 , 甚 為 遼 闊 , 總 堂 設 在 聖 若 瑟 村 , 又 名 牛 皮 地 , 距 汕 尾 有 六 個 鐘 頭 的 路 程 。 我 剛 說 過 , 魯 居 沙 梭 神 父 是 到 海 豐 縣 傳 教 的 第 一 位 傳 教 士 。 他 在 一 八 八 0 年 , 以 很 便 宜 的 價 錢 , 購 買 了 牛 皮 地 這 村 的 一 大 塊 荒 地 。 原 來 , 牛 皮 地 在 以 前 是 「日 出 而 作 , 日 入 而 息」 的 一 大 村 落 , 不 幸 於 一 八 五 0 年 太 平 天 國 動 亂 時 , 竟 被 焚 燬 , 頓 成 雜 草 離 離 的 荒 地 , 同 時 又 成 為 聖 教 風 波 時 信 友 們 的 避 難 所 。 經 過 數 年 的 慘 淡 經 營 , 荒 地 竟 面 目 一 新 而 成 為 人 們 聚 集 的 大 村 。 以 聖 若 瑟 為 主 保 的 聖 堂 , 聳 立 其 間 , 既 為 該 縣 諸 堂 的 總 堂 口 , 又 為 鄰 鄉 人 們 的 收 容 所 , 因 為 當 時 在 盜 賊 充 斥 及 兵 馬 荒 亂 的 情 形 下 , 人 們 不 論 信 友 或 外 教 , 為 了 安 全 , 都 湧 到 那 裡 避 難 。 不 止 一 次 的 , 成 千 上 百 的 人 們 , 扶 老 携 幼 , 趕 著 牲 畜 , 擔 著 箱 櫃 , 浩 浩 蕩 蕩 的 進 入 避 秦 ; 因 為 在 整 個 中 國 , 教 士 與 教 會 都 被 視 為 極 端 安 全 至 聖 所 , 可 以 抗 禦 匪 徒 的 襲 擊 。 其 次 , 我 的 神 父 樓 、 講 道 所 , 以 及 聖 堂 周 圍 的 空 屋 , 收 容 了 三 千 多 難 民 , 苦 求 我 的 保 護 , 一 直 至 強 盜 遠 離 時 為 止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我 這 個 苦 命 的 傳 教 士 , 責 任 重 大 , 不 知 會 怎 樣 才 好 , 因 為 有 時 發 生 霍 亂 、 天 花 等 惡 症 , 是 當 予 以 撲 滅 的 。 我 當 善 氣 迎 人 , 滿 足 人 人 , 尤 其 不 使 到 一 人 受 飢 。 人 們 怨 天 尤 人 甚 或 咆 哮 如 雷 , 我 當 鎮 靜 自 持 。 人 們 呼 呼 入 睡 , 而 夢 見 周 公 , 我 當 守 夜 放 哨 。 最 傷 腦 筋 的 , 還 是 強 盜 領 袖 來 訪 時 , 應 付 之 法 在 於 剛 柔 兼 施 , 務 使 他 們 自 動 請 退 , 不 作 強 橫 劫 搶 的 勾 當 。

學習語言
們 在 聖 若 瑟 村 (牛 皮 地) , 是 青 年 傳 教 士 學 習 語 言 的 地 方 。 司 鐸 住 室 同 時 又 是 兒 童 們 聚 會 的 地 點 。 由 於 他 們 發 音 的 清 晰 , 以 及 音 調 的 準 確 , 我 們 對 於 語 言 的 學 習 , 真 是 獲 益 良 多 , 天 天 長 進 。 晚 上 , 該 住 室 亦 是 一 班 成 人 們 來 往 談 話 的 地 方 。 更 加 深 了 我 們 學 習 的 機 會 。 我 們 學 習 的 時 候 , 由 於 長 期 相 處 , 耳 濡 目 染 , 無 形 中 就 給 他 們 同 化 , 既 洞 悉 他 們 的 心 理 , 又 瞭 解 他 們 的 難 題 。 原 來 , 我 們 傳 教 士 的 最 高 理 想 , 是 如 聖 保 祿 所 說 : 「對 於 一 切 人 , 就 成 為 一 切」 , 我 既 為 了 中 國 人 傳 福 音 , 就 當 成 為 中 國 人 , 操 他 們 適 用 的 語 言 , 度 他 們 澹 泊 的 生 活 , 並 以 他 們 的 嗜 好 為 自 己 的 嗜 好 , 總 之 , 在 思 想 言 行 上 與 他 們 打 成 一 片 。

我 們 對 此 沒 有 選 擇 的 餘 地 。 為 了 學 會 語 言 一 定 要 按 照 他 們 的 音 調 去 學 , 海 豐 一 帶 的 方 言 是 沒 有 課 本 的 , 我 初 到 海 豐 , 與 羅 巴 神 父 同 住 了 幾 天 , 他 不 愧 為 一 位 好 神 父 , 未 到 中 國 以 前 , 先 在 意 大 利 某 堂 任 主 任 司 鐸 。 他 一 見 我 到 達 就 把 本 縣 北 部 多 屬 山 區 的 遼 闊 地 方 託 付 給 我 。 他 開 門 見 山 的 第 一 句 話 是 : 「儘 可 能 的 去 做 。」

我 既 不 垂 頭 喪 氣 , 亦 不 無 聊 寂 寞 , 但 苦 痛 的 經 驗 , 是 不 能 免 的 , 一 來 因 為 我 駐 的 地 方 , 極 度 貧 瘠 , 二 來 因 為 我 對 於 語 言 , 一 句 不 懂 。 但 我 對 於 困 難 總 不 低 頭 , 買 了 一 本 習 字 簿 , 與 一 枝 鉛 筆 , 就 開 始 與 兒 童 們 混 在 一 起 , 同 他 們 玩 球 , 並 聆 聽 他 們 說 話 , 遇 見 不 懂 的 東 西 , 就 不 恥 下 問 的 說 : 「這 叫 做 什 麼 ?」 然 後 就 把 拼 音 和 平 仄 , 註 在 終 日 不 離 身 的 習 字 簿 裡 。 「精 誠 所 至 , 金 石 為 開」 。 六 個 月 後 , 我 開 始 能 說 多 少 了 , 再 過 一 年 , 又 懂 得 他 們 的 會 話 了 , 同 時 , 登 台 講 道 , 他 們 都 有 聽 得 懂 的 表 示 。 如 此 成 績 , 快 慰 奚 似 , 但 要 知 為 了 這 點 成 績 , 我 不 知 吃 了 多 少 苦 頭 。

學 習 一 種 語 言 , 尤 其 中 國 的 方 言 , 先 決 的 條 件 是 該 有 靈 敏 的 聽 覺 與 強 度 的 記 性 。 我 和 耶 哥 神 父 同 住 了 好 幾 年 。 他 學 習 中 國 語 言 , 對 於 平 仄 音 既 不 理 睬 , 而 對 於 音 調 的 變 動 , 又 不 考 究 。 他 說 : 「我 一 聆 聽 , 就 好 像 他 們 那 樣 的 說 。」 原 來 , 「得 天 獨 厚」 , 他 既 有 音 樂 家 們 的 耳 覺 , 又 有 強 度 極 高 的 記 性 , 因 此 , 不 必 麻 煩 習 字 簿 , 只 傾 聽 一 下 , 就 能 操 講 那 種 流 利 的 中 國 語 言 , 講 的 那 樣 純 正 。 如 果 不 看 他 的 碧 眼 隆 鼻 , 人 們 會 誤 會 他 是 黃 種 人 呢 。

流浪生活
「一 位 傳 教 士 正 如 一 個 漂 泊 無 踪 的 流 浪 的 人」 。 我 以 為 這 句 話 不 會 說 得 過 份 , 因 它 和 耶 穌 的 訓 令 , 至 少 在 口 氣 上 很 吻 合 的 ; 「你 們 到 天 下 去 , 化 萬 民 為 信 徒 罷 。」 我 的 主 要 居 留 地 , 當 然 該 在 總 堂 口 那 裡 , 但 我 又 當 費 我 的 大 部 份 時 間 去 巡 視 散 居 於 各 處 的 小 公 所 。 上 星 期 到 甲 地 , 下 星 期 跑 到 乙 地 , 上 月 在 丙 地 做 了 彌 撒 , 下 個 月 又 要 往 丁 地 。 梯 山 航 海 , 披 星 戴 月 , 僕 僕 風 塵 , 席 不 暇 暖 , 這 不 像 流 浪 的 生 活 嗎 ? 但 是 , 這 種 流 來 浪 去 , 本 身 上 , 就 是 一 種 宗 徒 事 業 , 因 可 藉 此 與 民 眾 接 觸 。 老 實 說 , 教 士 的 出 巡 , 為 信 友 們 是 一 種 愉 快 , 一 來 給 他 們 帶 來 聖 寵 及 主 言 , 二 來 使 他 們 度 著 宗 教 上 的 團 體 生 活 。 再 者 , 教 士 在 貧 窮 的 信 友 中 間 , 並 沒 有 陌 生 感 , 他 為 了 適 應 新 環 境 , 自 作 犧 牲 , 忍 受 一 切 。 例 如 , 晚 課 後 很 疲 倦 須 上 床 睡 覺 時 , 但 仍 當 和 來 訪 的 教 友 繼 續 談 談 ; 早 上 黎 明 前 , 為 了 唸 日 課 做 默 想 , 當 早 起 身 , 兩 眼 有 時 仍 是 惺 忪 不 定 ; 出 外 巡 視 而 沒 有 眠 床 可 睡 , 就 須 權 變 , 躺 在 木 匠 用 的 長 板 上 , 甚 或 卧 在 拆 開 而 平 放 的 門 扇 上 。

傳道師及下鄉巡視
我 在 傳 教 生 涯 中 , 正 如 其 他 教 士 一 般 , 很 借 重 於 一 班 傳 道 師 的 幫 忙 。 除 了 牛 皮 地 的 聖 若 瑟 總 堂 外 , 兼 轄 看 三 十 多 的 小 公 所 , 不 時 當 出 去 巡 視 , 一 村 過 一 村 , 花 費 了 我 的 很 多 時 間 , 在 每 一 個 公 所 裡 , 都 須 歇 宿 二 三 天 , 工 作 甚 忙 , 因 為 既 當 訓 誨 又 當 施 行 聖 事 ; 如 有 糾 紛 , 又 當 給 他 們 排 解 , 同 時 亦 當 接 觸 各 類 的 人 , 外 教 人 亦 不 例 外 。 至 於 招 收 的 望 教 者 , 就 交 由 當 地 的 傳 道 師 去 負 責 教 授 。 教 區 在 那 時 沒 有 傳 道 師 的 訓 練 所 , 因 此 , 教 友 中 如 有 品 行 端 正 , 熱 心 出 眾 的 , 就 加 以 短 暫 的 訓 練 而 聘 為 傳 道 師 。

論 到 歸 化 工 作 , 可 謂 百 分 之 百 是 一 班 傳 道 師 們 默 默 耕 耘 的 果 實 , 一 個 好 的 傳 道 師 , 對 於 教 會 的 貢 獻 這 麼 大 , 可 能 不 說 是 上 天 賜 福 的 標 記 。 他 們 本 是 碌 碌 無 聞 的 人 物 , 但 他 們 的 信 德 這 樣 堅 強 , 他 們 祈 禱 這 樣 熱 誠 , 而 他 們 對 於 講 解 福 音 及 問 答 , 又 這 樣 適 合 國 情 , 我 見 了 佩 服 得 很 。 我 們 外 來 的 傳 教 士 , 不 論 怎 樣 學 習 , 在 言 語 上 、 文 化 上 與 心 理 上 , 總 脫 不 了 西 方 人 的 色 彩 , 因 而 對 於 傳 教 工 作 , 不 免 有 時 會 觸 礁 , 至 於 傳 道 師 們 , 大 異 其 趣 , 因 為 既 是 土 生 土 長 的 中 國 人 , 對 於 語 言 、 風 俗 、 習 慣 以 及 人 情 , 知 之 甚 稔 , 故 能 應 付 自 如 , 事 半 功 倍 。

我 在 中 國 內 地 傳 教 時 , 幾 乎 所 有 的 歸 化 工 作 , 是 以 一 村 或 一 家 為 本 位 的 , 就 是 說 , 如 有 歸 化 , 就 意 味 著 全 村 或 全 家 族 的 入 教 。 至 於 個 人 單 獨 的 歸 化 , 可 謂 絕 無 僅 有 , 因 為 在 當 時 的 社 會 , 個 人 全 受 家 族 的 支 配 而 不 得 自 由 行 動 。 我 那 時 已 有 幾 十 個 完 全 公 教 化 的 鄉 村 , 至 於 整 家 入 教 的 更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數 目 。 當 知 在 中 國 , 所 謂 家 , 是 廣 義 的 家 , 指 的 是 , 由 一 遠 先 祖 傳 下 來 的 子 孫 屬 於 一 個 老 長 而 明 智 的 人 統 領 , 以 全 族 的 團 結 , 因 而 對 於 有 關 族 內 的 重 要 事 件 有 判 決 全 權 。

同外教人的來往
我 同 外 教 人 的 關 係 , 不 會 隔 膜 , 以 「過 從 甚 密」 四 字 來 形 容 它 , 雖 不 中 亦 不 遠 。 至 於 他 們 對 我 的 態 度 , 可 說 是 客 氣 的 , 友 善 的 。 教 會 是 為 人 人 的 , 因 此 傳 教 士 亦 是 為 人 人 的 , 而 且 更 是 為 一 般 外 教 人 的 ; 因 為 顧 名 思 義 , 他 們 是 特 為 那 些 無 信 的 外 教 人 而 宣 傳 天 國 的 福 音 的 。 我 平 心 而 論 , 總 未 自 囿 於 信 友 團 體 內 , 反 之 , 我 常 設 法 去 尋 找 非 基 督 信 徒 , 為 要 做 他 們 的 好 友 , 親 密 的 來 往 。 我 想 , 這 不 只 是 一 般 傳 教 士 工 作 的 方 針 ; 無 論 什 麼 司 鐸 , 都 當 這 樣 做 , 就 是 不 當 局 限 於 教 區 分 派 的 一 小 批 羊 群 身 上 。 我 奉 勸 他 們 牢 記 於 心 的 是 , 住 在 他 們 周 圍 的 非 基 督 徒 , 實 有 聆 聽 福 音 的 權 利 。

水壩的建造
我 在 中 國 傳 教 的 末 期 , 教 友 的 生 活 已 經 漸 漸 好 轉 了 , 同 時 , 在 意 大 利 親 友 以 及 香 港 善 心 人 的 慷 慨 捐 助 下 , 我 自 己 的 經 濟 亦 日 在 加 強 之 中 ; 因 此 , 我 就 開 始 進 行 幾 種 以 前 不 敢 企 圖 的 社 會 福 利 工 作 。 除 了 一 般 通 常 的 社 會 福 利 , 如 學 校、 診 所 之 類 外 , 我 願 在 此 提 及 另 一 種 較 為 特 殊 的 。 這 就 是 關 於 建 造 灌 溉 稻 田 水 壩 的 問 題 。 我 駐 紥 的 那 一 帶 地 方 , 稻 谷 收 穫 有 二 造 , 一 在 七 月 間 , 另 一 在 十 一 月 間 。 但 這 二 造 常 因 天 旱 或 雨 來 的 過 遲 而 致 歉 收 。 不 同 說,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飢 饉 是 不 能 倖 免 的 。

我 為 了 稻 田 水 量 的 充 份 供 給 問 題 , 無 日 不 苦 思 焦 慮 , 尋 覓 妥 法 。 召 集 當 地 紳 士 磋 商 之 後 , 大 家 都 認 為 , 當 務 之 急 在 於 築 一 水 壩 , 以 形 成 一 人 工 大 湖 , 這 樣 , 雨 水 積 貯 其 中 , 就 可 在 天 旱 時 開 放 , 以 灌 溉 附 近 的 稻 田 了 。 聖 若 瑟 村 信 眾 全 體 動 員 , 或 扛 石 或 挑 土 , 浩 浩 盪 盪 , 未 敢 偷 懶 。 至 於 我 負 責 的 是 購 買 石 灰 、 士 敏 土 及 鐵 條 。 工 程 是 浩 大 的 , 艱 辛 的 , 但 告 竣 後 , 首 次 下 雨 , 水 位 漸 漲 而 終 於 成 為 人 工 大 湖 時 , 村 民 忘 記 了 過 去 的 施 工 艱 辛 , 額 手 稱 慶 , 眉 飛 色 舞 。 後 來 不 久 , 又 使 之 成 為 魚 池 , 養 魚 其 間 , 獲 利 甚 豐 , 真 是 一 舉 兩 得 , 既 可 防 旱 , 又 有 魚 味 。 自 那 時 起 , 那 一 帶 地 方 , 不 再 受 旱 或 飢 饉 的 威 脅 了 。 一 九 五 二 年 , 紅 色 政 權 拘 禁 我 , 擬 拖 我 去 公 審 , 但 在 這 為 民 謀 福 利 的 水 壩 , 無 聲 無 言 的 辯 護 下 , 我 竟 安 然 無 恙, 重 見 天 日 。

築牆自衛
我 的 另 一 福 利 工 作 , 在 當 時 看 起 來 , 亦 很 奇 特 , 就 是 關 於 聖 若 瑟 村 五 百 多 人 , 以 及 很 多 避 難 者 的 自 衛 牆 。 我 已 說 過 , 在 廿 世 紀 初 頁 , 中 國 紛 亂 如 麻 , 雞 犬 不 寧 , 一 面 既 有 強 盜 及 潰 兵 的 劫 搶 , 另 一 面 又 有 軍 閥 及 紅 軍 的 騷 擾 , 在 這 大 局 動 盪 不 安 的 情 勢 下 , 聖 若 瑟 村 的 前 途 與 境 遇 , 實 令 人 悲 觀 ; 因 為 由 於 地 處 邊 隅 , 距 國 軍 駐 紥 之 地 太 遠 , 常 受 覬 覦 , 朝 不 保 夕 。 我 曾 就 此 事 , 與 村 民 商 量 , 並 提 出 築 牆 自 衛 的 計 劃 : 「與 其 接 受 強 盜 貪 得 無 厭 的 勒 索 , 不 如 築 牆 以 自 衛 ?」

村 中 人 對 我 的 這 個 自 衛 計 劃 , 極 表 贊 同 。 原 來 , 我 青 年 時 既 受 過 軍 事 訓 練 , 世 界 第 一 次 大 戰 中 又 服 過 兵 役 , 因 此 對 於 這 種 防 衛 事 件 , 總 有 一 些 經 驗 。 這 樣 , 在 我 領 導 下 , 他 們 築 起 一 道 高 牆 , 既 有 四 個 大 門 , 又 有 很 多 炮 壘 。 我 們 的 口 號 是 自 衛 而 不 進 攻 。 我 們 的 武 器 , 是 古 代 通 用 而 今 絕 跡 的 大 銃 , 在 這 種 情 勢 下 , 一 由 於 圍 牆 的 建 築 , 二 由 於 自 衛 心 的 堅 強 , 強 盜 們 是 不 敢 越 雷 池 一 步 的 ; 大 家 總 算 舒 了 一 口 氣 而 高 枕 無 憂 。 我 亦 因 此 得 了 戰 略 家 的 稱 號 。 其 實 , 我 是 不 敢 當 的 , 我 只 不 過 儘 可 能 的 給 了 一 些 最 基 本 的 抗 衛 方 法 。 總 之 , 我 敢 肯 定 的 是 , 自 從 一 九 二 八 年 的 動 亂 時 代 起 , 一 直 至 三 十 年 代 蔣 介 石 先 生 執 政 時 止 , 別 處 不 論 怎 樣 亂 紛 紛 , 提 心 吊 膽 , 但 聖 若 瑟 村 內 , 總 是 風 平 浪 靜 , 安 居 樂 業 , 以 之 與 築 牆 前 的 時 代 相 比 , 真 有 天 壤 之 別 。

任香港的助理主教
我 慣 住 於 鄉 村 , 與 農 民 們 往 來 很 久 , 甚 喜 愛 他 們 的 樸 素 生 活 , 不 忍 離 去 。 不 錯 , 聖 若 瑟 村 是 貧 瘠 , 不 穩 定 的 , 而 我 既 在 那 裡 渡 過 了 長 久 而 愉 快 的 生 活 , 甚 願 永 久 住 下 去 , 以 終 天 年 。 但 是 , 一 個 傳 教 士 , 由 於 發 了 服 從 聖 願 , 在 某 些 事 上 是 不 能 自 裁 自 決 的 , 真 是 「今 天 不 知 明 天 事」 。 據 所 記 憶 , 一 九 四 九 年 , 五 月 的 某 日 , 一 封 電 報 從 最 近 的 郵 局 送 來 , 說 我 已 被 委 任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助 理 主 教 , 因 為 恩 理 覺 主 教 既 老 又 弱 , 自 料 不 久 於 人 世 , 需 要 一 位 預 定 的 接 班 人 , 我 就 要 做 他 的 接 棒 人 了 。

這 種 電 報 , 突 如 其 來 , 非 我 始 料 所 及 , 不 啻 晴 天 霹 靂 , 險 些 兒 把 我 嚇 壞 了 , 我 真 不 敢 相 信 。 我 要 高 陞 為 港 島 的 主 教 嗎 ? 這 真 是 不 可 思 議 。 無 疑 的, 決 策 人 是 一 個 瘋 子 。 我 是 什 麼 人 ? 過 去 的 大 半 生 蟄 居 於 窮 鄉 僻 壤 , 智 識 未 開 之 地 , 且 所 來 往 的 人 , 盡 是 目 不 識 丁 , 不 學 無 術 之 人 , 如 今 竟 要 去 紙 醉 金 迷 , 花 花 世 界 的 港 島 當 主 教 。 這 個 不 行 , 我 是 不 敢 接 受 的 。 於 是 馬 上 動 手 , 給 恩 理 覺 主 教 寫 了 二 封 信 。 一 封 給 他 自 己 , 一 封 由 他 轉 寄 給 羅 馬 , 望 他 把 主 教 職 相 委 事 拋 諸 腦 後 而 另 請 高 明 罷 。 但 據 一 同 道 告 訴 我 說 , 恩 主 教 閱 後 , 捏 成 一 團 , 付 之 一 炬 , 同 時 , 又 回 我 信 說 , 那 事 出 自 上 主 之 意 , 沒 有 商 談 的 餘 地 。

事 既 如 此 , 無 可 奈 可  , 只 得 拜 命 接 受  , 以 悅 主 意 。 一 九 四 九 年 十 月 九 日 , 終 於 在 香 港 由 恩 理 覺 主 教 祝 聖 為 主 教 , 襄 禮 者 除 田 耕 莘 樞 機 外 , 尚 有 其 他 主 教 們 , 濟 濟 一 堂 , 熱 鬧 非 常。 按 教 區 所 轄 的 大 多 數 堂 口 , 不 在 港 九 二 地 , 而 在 大 陸 內 地 , 因 此 在 恩 主 教 同 意 之 下 , 我 就 返 回 聖 若 瑟 村 , 為 的 能 照 顧 尚 留 在 大 陸 而 陷 於 紅 色 政 權 的 羊 群 , 尤 其 教 士 們 。

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我 離 香 港 而 返 大 陸 , 同 船 的 , 除 雷 、 巴 二 位 神 父 外 , 尚 有 其 他 很 多 前 來 香 港 參 加 祝 聖 典 禮 的 教 友 。 平 常 在 天 氣 正 常 而 風 平 浪 靜 時 , 航 行 一 天 就 可 到 達 , 但 這 航 行 , 真 很 久 長 而 又 險 狀 環 生 。 由 港 方 往 大 陸 的 其 他 汽 船 , 早 已 到 達 , 但 由 於 海 上 不 見 我 們 , 就 報 告 我 們 的 失 踪 而 葬 身 魚 腹 去 了 。 原 來 , 航 行 三 日 , 我 們 的 船 駛 入 沿 岸 的 一 港 灣 , 添 購 食 物 , 補 給 飲 水 , 這 是 他 們 不 知 道 的 , 因 之 就 有 沉 船 失 事 的 誤 傳 。 但 不 論 如 何 , 這 次 航 行 , 天 不 作 美 , 我 們 與 狂 風 大 浪 , 苦 鬥 了 一 個 星 期 , 終 於 在 桅 折 帆 破 情 形 下 , 才 到 達 汕 尾 。 這 小 城 早 已 易 手  , 但 我 們 上 岸 並 不 受 到 什 麼 留 難 。 據 說 , 若 遲 到 幾 天 , 由 於 海 岸 線 的 開 始 封 鎖 , 我 們 恐 不 能 登 岸 而 須 折 返 香 港 去 了 。
1983 年 5 月 6, 13, 20 日

 

悼亡友•憶故人
陳若望

去 年 , 當 白 英 奇 主 教 的 噩 耗 傳 來 , 全 港 教 友 都 為 之 痛 惜 哀 傷 , 特 別 是 海 豐 教 友 更 為 之 涕 泣 流 淚 , 從 此 , 教 會 失 去 了 一 位 英 才 , 而 海 豐 教 友 則 痛 失 了 一 位 良 友 。

悲 痛 之 餘  , 悼 念 亡 友  , 憶 及 往 事 , 公 諸 於 世 , 作 為 後 人 楷 模 。

白 神 父 初 掌 香 港 教 區 首 牧 之 職 時 , 人 們 就 給 他 一 個 美 妙 的 稱 號 , 稱 之 為 「海 豐 主 教」 , 其 實 一 點 也 不 錯 , 因 為 他 畢 生 的 精 力 , 絕 大 部 分 都 致 力 於 海 豐 的 傳 教 事 業 上 , 他 的 語 言 和 生 活 習 慣 也 都 變 為 海 豐 化 , 「海 豐 主 教」 是 個 光 榮 的 稱 號 , 也 是 名 符 其 實 的 。

海 豐 , 地 大 物 博 , 盛 產 魚 、 米 、 鹽 , 有 綿 延 不 斷 的 山 脈 , 也 有 較 長 的 海 岸 線 , 原 是 一 個 好 地 方 , 可 惜 , 由 於 文 化 教 育 落 後 , 人 民 的 思 想 簡 單 , 生 性 好 勇 鬥 狠 , 野 蠻 成 性 , 同 時 又 存 在 著 由 來 深 遠 的 封 建 俗 例 與 迷 信 , 再 加 上 多 種 的 方 言 , 而 每 一 種 方 言 就 反 映 每 一 類 民 眾 的 風 土 人 情 和 生 活 習 慣 ; 因 此 , 作 為 一 個 外 來 的 傳 教 士 要 想 在 那 裡 落 地 生 根 的 話 , 實 在 不 是 一 件 輕 而 易 舉 之 事 , 非 絞 盡 腦 汁 、 下 定 決 心 和 費 盡 苦 工 也 是 不 容 易 辦 到 的 。

聽 伯 父 說 , 白 神 父 初 到 海 豐 時 , 滿 臉 黑 鬍 鬚 , 人 們 見 到 他 就 害 怕 , 互 相 走 避 。 神 父 有 見 及 此 , 與 伯 父 商 量 後 , 索 性 把 鬍 子 刮 光 了 , 脫 下 西 方 神 父 袍 , 改 穿 中 國 式 長 衫 , 腳 踏 草 鞋 , 頭 戴 竹 笠 。 奇 怪 得 很 , 經 過 這 一 改 裝 , 人 們 對 他 的 觀 感 有 所 改 變 , 更 因 白 神 父 待 人 和 譪 可 親 的 態 度 , 群 眾 開 始 敢 於 接 近 他 了 , 他 也 乘 此 機 會 向 群 眾 學 習 地 方 語 言 了 。

我 的 伯 父 陳 瑪 弟 就 是 白 神 父 第 一 個 僱 用 的 伙 計 , 跟 神 父 做 伙 計 , 不 是 一 份 簡 單 的 差 事 , 白 天 挑 著 行 李 , 伴 隨 神 父 翻 山 越 嶺 , 鄉 過 鄉 , 村 過 村 , 到 處 傳 教 。 到 了 晚 上 , 還 要 作 為 神 父 的 私 人 顧 問 , 解 釋 有 關 當 地 的 風 土 人 情 和 生 活 習 慣 等 。 那 時 , 他 們 去 到 那 裡 , 就 傳 到 那 裡 , 住 到 那 裡 和 吃 到 那 裡 的 ; 甚 麼 都 跟 農 民 一 樣 。 那 時 的 農 民 住 的 都 是 草 寮 , 正 所 謂 「出 日 雞 蛋 影 , 落 雨 叮 噹 聲 。」 遇 上 風 季 和 雨 季 , 更 是 沒 有 一 覺 好 睡 的 。 農 民 吃 的 多 是 蕃 薯 和 生 鹹 魚 仔 鹹 酸 菜 與 鹹 蘿 蔔 乾 ; 為 了 廣 傳 福 音 , 白 神 父 就 是 這 樣 的 跟 農 民 生 活 在 一 起 。 伯 父 深 恐 神 父 不 習 慣 , 想 替 他 弄 些 米 飯 和 雞 蛋 , 但 是 , 白 神 父 馬 上 阻 止 了 , 他 說 : 「瑪 弟 , 不 要 多 此 一 舉 , 我 來 這 裡 , 是 為 傳 教 、 救 靈 魂 , 並 不 是 求 享 受 的 。」

白 神 父 走 遍 海 豐 每 條 村 落 , 跟 農 民 們 實 行 「三 同」 ── 同 住 、 同 食 、 同 工 作 。 他 在 田 間 協 助 農 民 插 秧 和 收 割 , 一 面 工 作 , 一 面 講 解 人 生 的 道 理 。 他 勤 儉 樸 素 , 刻 苦 耐 勞 的 精 神 , 使 廣 大 的 農 民 大 受 感 動 , 紛 紛 皈 依 我 教 , 計 有 牛 皮 地 、 雙 桂 山 、 町 前 、 金 錫 、 林 舖 和 新 墟 等 數 個 大 小 村 , 都 是 在 一 個 短 時 期 內 , 全 村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

話 說 牛 皮 地 , 就 是 白 神 父 最 為 珍 惜 的 村 落 , 也 是 他 一 手 培 育 出 來 的 教 友 模 範 村 。 這 裡 有 一 段 故 事 , 必 須 詳 述 : 牛 皮 地 全 村 有 千 多 人 口 , 務 農 為 生 , 但 該 村 位 於 水 源 之 下 流 , 因 此 , 絕 大 部 分 水 源 都 為 居 於 上 流 之 村 落 所 截 去 , 農 田 缺 乏 水 源 , 大 成 問 題 。 為 爭 水 源 , 常 與 鄰 村 發 生 磨 擦 , 甚 至 械 鬥 。 白 神 父 見 及 於 此 , 就 向 父 老 及 村 民 提 出 一 個 妥 善 而 又 積 極 的 建 議 ── 建 造 水 庫 , 經 過 詳 細 討 論 後 , 大 家 一 致 贊 成 了 , 白 神 父 首 先 領 導 村 民 探 測 地 下 水 源 , 確 定 位 置 , 然 後 動 員 全 村 男 女 老 少 一 齊 施 工 : 同 時 又 從 香 港 方 面 運 來 大 批 英 泥 , 在 大 家 齊 心 合 力 下 , 不 久 , 水 庫 建 成 了 , 從 此 , 解 決 了 缺 乏 水 源 的 困 難 , 農 穫 大 有 所 成 。 村 民 對 此 大 恩 大 德 , 沒 齒 難 忘 , 同 時 也 深 深 地 認 識 到 , 神 父 和 聖 教 會 並 不 是 甚 麼 帝 國 主 義 的 侵 略 和 統 治 工 具 , 他 們 全 是 導 人 向 善 , 關 心 農 民 的 切 身 利 益 的 。 於 是 全 村 村 民 紛 紛 要 求 奉 教 , 皈 依 我 主 基 督 。 後 來 , 白 神 父 就 把 該 村 改 名 為 「聖 若 瑟 新 鄉」 。

一 九 四 九 年 白 英 奇 神 父 晉 升 為 香 港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後 , 村 民 更 合 力 為 他 在 該 村 建 了 一 座 主 教 府 , 這 座 只 有 兩 層 高 的 鋼 筋 水 泥 建 築 物 , 與 其 說 是 主 教 府 , 不 如 說 是 村 民 日 夜 聚 集 的 場 所 。 晚 飯 後 , 村 民 都 湧 到 二 樓 大 廳 去 , 跟 主 教 和 神 父 聊 天 , 最 後 才 一 齊 到 聖 堂 去 祈 禱 (齊 聲 朗 誦 晚 課) ; 白 天 主 教 府 就 成 為 村 民 避 暑 乘 涼 的 好 地 方 , 收 割 季 節 到 了 , 主 教 府 門 前 的 大 廣 場 以 及 頂 樓 天 台 , 就 成 為 村 民 的 晒 谷 場 所 了 ; 到 了 農 閒 , 廣 場 上 就 架 起 了 排 球 網 , 進 行 球 賽 。

有 人 問 及 主 教 , 堂 堂 一 個 主 教 府 , 為 何 容 許 村 民 這 麼 隨 便  , 白 主 教 謙 遜 地 微 笑 著 回 答 說 : 「這 裡 是 個 大 家 庭 , 我 和 村 民 都 是 家 庭 裡 的 成 員 , 既 然 同 是 一 家 人 就 不 分 彼 此 了 。」

白 主 教 生 平 為 人 謙 遜 , 與 民 共 苦 同 甘 , 從 不 擺 架 子 , 也 不 隨 便 責 備 任 何 人 , 待 人 接 物 總 是 微 笑 的 。 如 今 他 已 魂 歸 天 國 , 深 信 他 在 主 台 前 永 遠 也 是 微 笑 的 。

願 白 主 教 在 天 之 靈 , 為 我 等 眾 人 祈 求 , 求 主 賜 我 等 日 後 也 在 天 國 與 他 重 聚。
1984 年 6 月 1 日


Corteno Golgi al Suo Vescovo Missionario Mons. Lorenzo Bianchi, 1972.
Lorenzo Bianchi di Hong Kong, by Piero Gheddo, Instituto Geografico de Agostini, 1988.
Lawrence Bianchi of Hong Kong, by Piero Gheddo, Catholic Truth Society Hong Kong, 1988.
白英奇主教傳, 基德多著,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1988.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BIANCHI Lorenzo.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