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OLIS, Luigi PIME
博理神父


* Birth in Brembate Sopra, Bergamo (貝加莫), Italy: [27 July 1920]
* Enter Novitiate: [27 September 1940]
* Ordination: [18 December 1943]
* Arrival in Hong Kong: [6 January 1953]
* Death in Ambivere, Bergamo, Italy: [30 July 1991]


* St. Jude
s Chapel, North Point: Assistant [1954]
*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Vice Cooperator [1955] - [1991]
* St. Margaret
s College, Stubbs Road: Superior & Primary Principal [1961] - [1991]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PIME Webpage

 

 

 

Fr Luigi Bolis PIME

Father Luigi Bolis PIME died peacefully in Italy on 30 July 1991 at the age of 71 years.

A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was celebrated at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Cardinal John Baptist Wu was the chief concelebrant.

Fr Bolis served for many years in St. Margaret’s Church.
9 August 1991

 

 

The quiet man
Father Luigi Bolis P.I.M.E. Mission Dies
R.I.P.

We give here the text of a homily delivered at the funeral Mass of Father Luigi Bolis by Father Renzo Milanese PIME, Regional Superior of the PIME Fathers. The Mass, with Cardinal Wu as the chief concelebrant, was held in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on 5 August 1991.

Father Luigi Bolis PIME was born in Brembate Sopra, Bergamo, on 27 July 1920 and was ordained by Cardinal Schuster on 18 December 1943.

On 18 August 1947 he left Italy for the first time, assigned to Hangchung, Shensi Province in China and a few years later, on 19 December 1952, arrived in Hong Kong.

He worked as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in St. Margaret
s Church from 3 January 1954 and as supervisor of St. Margarets College from September 1966.

He died in Ambivere, Bergamo, on 30 July 1991 at 4am. (Italian time)

For many years I did not have many contacts with Father Bolis and the image I got of him in this period was of a person who did not like to talk very much. I do not remember him speaking during our community meetings.

People closer to him tell me that working in silence was one of his main characteristics.

His missionary and priestly activity will be remembered more for what he did than for brilliant homilies.

I am told that in the late 1950s and early 1960s he had been promoting the idea of establishing a school in the area of the parish. At that time he must have made his voice heard.

However, once the primary school and the college were open, he concentrated more on the organisation and administrative work than on talking. He firmly believed that once you have begun a task, you should not look behind.

When,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year we got the news of his sickness, I began to be in touch with him more frequently and I discovered new sides to the man previously unknown to me.

I realised that he did not disdain to have long talks with a confrere. At the end of these friendly conversations he used to apologies for the trouble he was giving me. I could not leave his room without taking away with me a bottle of wine or a panet-tone.

I realised that behind the cool and detached personality there was a generous and caring friend, a man with deep feelings and a great heart.

In fact, he was just a person who liked his independence and was discreet not to interfere with other people
s business.

Nevertheless he was always ready to help those in need or to be close to a fellow priest facing some difficulty.

It seems that his way of relating to others was inspired by the evangelical principle: It is better to give than to receive.

When, with the deterioration of his illness, his strength began to fail him, his main concern was his inability to carry out all the tasks he had promised to do.

He was as strong in facing the sufferings of his illness as he regretted not being able to carry out the projects he had in mind.

While we are gathered here to pray for Father Bolis we need to remind ourselves that the liturgy is not the time to commend the man but to praise God.

During this Mass we are once again commemorating the work of our salvation. Only God, in Jesus Christ, can bring us to life through death.

The commemoration of one of our brothers is the occasion to reflect on the mystery of salvation from a given perspective.

Highlighting some of the characteristic of Father Bolis is to show how he was a sign of God
s grace and an instrument of Gods salvation.

In the Gospel Jesus says:
I have come from heaven, not to do my own will, but the will of the One who sent me.

Our brother, Father Bolis, should be remembered not for his qualities or his limitations but because he was the servant of the One who chose him as a priest and sent him out as a missionary.
16 August 1991

 

博理神父安息
本月五日追思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博 理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七 月 三 十 日 病 逝 意 大 利 。 追 思 彌 撒 將 於 本 月 五 日 (星 期 一) 下 午 六 時 半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 博 神 父 於 一 九 二 年 在 意 大 利 出 生 ; 曾 在 中 國 陝 西 傳 教 , 並 於 本 港 的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服 務 達 卅 八 年 之 久 。
1991 年 8 月 2 日
 

 

懷念博理神父
周偉文神父在彌撒中講道詞

 
博 理 神 父 在 一 九 二 0 年 七 月 廿 七 日 於 意 大 利 Bergamo 出 世 。 在 一 九 四 三 年 十 二 月 十 八 日 晉 鐸 。 在 一 九 四 七 年 八 月 十 八 日 , 他 首 次 離 開 意 大 利 去 到 中 國 的 陝 西 服 務 。 幾 年 之 後 , 即 是 在 一 九 五 二 年 , 他 來 到 香 港 。 他 由 一 九 五 四 年 開 始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擔 任 副 本 堂 , 並 由 一 九 六 六 年 開 始 成 為 聖 瑪 加 利 中 小 學 的 校 監 。 博 理 神 父 是 在 意 大 利 時 間 一 九 九 一 年 七 月 三 十 日 凌 晨 四 點 在   Bergamo 逝 世 , 享 年 七 十 一 歲 。

在 這 麼 多 年 以 來 , 我 本 人 並 沒 有 與 博 理 神 父 太 多 接 觸 。 我 對 他 的 印 象 就 只 是 , 他 是 一 個 不 愛 說 話 的 人 , 而 在 我 們 的 修 會 會 議 裡 面 , 我 很 少 見 他 發 言 。 和 博 理 神 父 較 接 近 的 人 都 說 他 的 特 徵 是 少 說 話 多 做 事 。 我 相 信 他 最 為 人 所 記 得 的 傳 教 及 司 鐸 工 作 , 是 他 所 做 的 一 切 而 不 是 他 所 講 過 的 話 。

據 我 所 知 , 在 五 十 年 代 末 期 至 六 十 年 代 初 期 , 博 理 神 父 很 主 張 在 堂 區 內 成 立 一 間 學 校 ; 他 的 願 望 終 於 達 成 了 。 當 聖 瑪 加 利 小 學 及 中 學 成 立 以 後 , 他 則 開 始 專 注 於 一 些 組 織 及 行 政 工 作 ; 他 深 深 地 相 信 一 個 人 開 始 了 一 項 工 作 之 後 , 就 「應 向 前 看 而 不 應 再 向 後 望」 。

在 今 年 初 , 當 我 們 知 道 了 他 的 病 況 之 後 , 我 開 始 跟 他 多 了 接 觸 , 這 樣 正 好 給 與 我 一 些 機 會 去 認 識 博 理 神 父 的 另 一 面 。

我 發 覺 博 理 神 父 其 實 並 不 是 一 個 不 喜 歡 跟 其 他 人 傾 談 的 人 。 每 次 跟 他 傾 談 之 後 , 他 都 會 以 為 自 己 麻 煩 了 我 而 多 次 表 示 歉 意 , 每 次 他 都 要 我 帶 走 一 支 葡 萄 酒 或 一 些 意 大 利 餅 , 才 肯 讓 我 離 開 他 的 病 房 。

我 漸 漸 發 覺 到 博 理 神 父 冰 冷 及 難 以 親 近 的 外 表 的 背 後 , 其 實 是 一 個 慷 慨 及 關 心 別 人 的 好 朋 友 。 他 只 是 喜 歡 自 己 獨 立 一 些 而 又 不 喜 歡 妨 礙 及 管 人 家 的 事 。 不 過 , 他 卻 隨 時 隨 地 都 準 備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還 很 願 意 幫 助 及 關 懷 其 他 面 對 困 難 的 司 鐸 。

他 待 人 接 物 的 方 法 , 似 乎 是 受 了 「施 比 受 更 為 有 福」 這 個 基 督 徒 標 準 所 影 響 ; 所 以 當 他 的 病 況 越 來 越 嚴 重 而 體 力 又 越 來 越 差 的 時 候 , 他 最 擔 心 的 就 是 不 能 完 成 答 應 了 別 人 的 工 作 。

面 對 著 病 魔 纏 繞 的 時 候 , 他 肉 體 上 的 痛 苦 遠 遠 比 不 上 他 因 為 未 能 夠 完 成 他 的 工 作 而 心 靈 上 所 受 的 痛 苦 那 樣 大 。

在 這 個 時 刻 , 我 們 聚 集 在 一 起 為 博 理 神 父 祈 禱 , 但 我 們 千 萬 不 能 忘 記 今 次 的 禮 儀 的 主 要 意 義 , 並 不 是 在 於 讚 揚 這 一 個 人 , 而 是 稱 謝 天 主 。 在 這 個 彌 撒 當 中 , 我 們 再 一 次 紀 念 我 們 的 救 贖 。 只 有 天 主 , 在 基 督 內 , 才 能 帶 領 我 們 穿 越 死 亡 達 至 永 生 。

在 這 個 懷 念 我 們 兄 弟 的 時 候 , 正 好 提 供 我 們 一 個 機 會 去 反 省 救 贖 的 奧 蹟 。

當 我 們 指 出 博 理 神 父 的 一 些 特 徵 的 同 時 , 正 可 以 使 我 們 看 到 他 是 天 主 恩 寵 的 標 記 , 亦 是 天 主 救 贖 的 工 具 。

在 福 音 內 , 耶 穌 說 : 「我 由 天 上 來 , 並 不 是 去 履 行 自 己 的 意 願 , 而 是 要 去 承 行 派 我 來 的 那 一 位 的 旨 意 。」

當 我 們 提 起 博 理 神 父 這 位 兄 弟 的 時 候 , 我 們 應 該 記 住 的 並 不 是 他 的 優 點 或 是 缺 點 , 而 是 他 願 意 成 為 那 個 揀 選 他 成 為 司 鐸 及 傳 教 士 的 那 一 位 ── 天 主 的 僕 人 。
1991 年 8 月 16 日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BOLIS Luigi.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