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HO, Ieng Hap Louis SDB
何英俠神父

* 1931 年 9 月 5 日在澳門 (Macau) 出生
* 1951 年 8 月 16 日在香港矢發初願
* 1965 3 6 日在意大利 (Italy) 都靈 (Turin) 晉鐸
* 2015 3 3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慈幼會何英俠神父
安息主懷  享年八十三

慈 幼 會 會 士 何 英 俠 神 父 於 二 0 一 五 年 三 月 三 日 安 逝 於 九 龍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 返 回 天 父 懷 抱 , 享 壽 八 十 三 歲 。

何 神 父 一 九 三 一 年 在 澳 門 出 生 , 五 一 年 於 香 港 矢 發 初 願 , 並 於 六 五 年 於 意 大 利 都 靈 晉 鐸 。 他 曾 在 港 澳 慈 幼 會 多 所 屬 校 當 指 導 員 、 宗 教 教 育 主 任 、 教 務 主 任 、 財 務 主 任 及 彌 撒 中 心 主 任 等 職 務 。 自 二 0 0 二 年 起 擔 任 進 教 之 佑 堂 堂 區 助 理 司 鐸 至 今 。 何 神 父 熱 愛 修 會 , 一 生 教 育 青 年 和 服 務 教 友 。

何 神 父 的 守 靈 彌 撒 將 於 三 月 二 十 日 晚 上 八 時 於 西 營 盤 聖 安 多 尼 堂 舉 行 ; 殯 葬 彌 撒 則 於 三 月 廿 一 日 早 上 十 時 在 同 一 地 點 舉 行 。 彌 撒 後 即 辭 靈 出 殯 , 奉 柩 安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慈 幼 會 請 信 眾 為 何 英 俠 神 父 的 靈 魂 安 息 祈 禱 。

 
2015 年 3 月 15 日  

 

 

悼念何英俠神父
張健美


「何 神 父 已 返 回 天 鄉 了 !」 接 到 這 個 突 然 而 來 的 消 息 , 真 的 愣 住 了 , 兩 天 前 的 通 話 還 歷 歷 在 目 ……「神 父 新 年 快樂!」「你 們 都 好 嗎 ?」 話 筒 中 傳 來 低 沉 的 聲 音 , 「你 身 體 如 何 ? 保 重 啊 !」「不 是 很 好 , 年 紀 大 了 總 是 這 樣 的 , 不 用 擔 心 , 代 向 你 先 生 及 女 兒 問 好 !」 我 們 閒 談 了 一 會 兒 , 想 不 到 這 是 最 後 的 通 話 。 你 在 病 苦 中 仍 然 掛 念 著 我 們 , 慈 愛 的 聲 音 縈 繞 耳 畔 , 雖 然 經 歷 了 無 數 的 手 術 , 卻 從 來 沒 有 抱 怨 , 默 默 忍 受 著 病 痛 的 折 磨 , 現 在 , 你 終 於 放 下 身 體 的 病 苦 , 去 到 天 國 , 得 到 永 的 生 命 。

廿 二 年 前 , 第 一 次 在 香 港 教 學 , 何 神 父 是 當 時 的 校 監 , 每 次 見 到 我 , 總 會 問 : 「教 得 怎 樣 ? 學 生 聽 話 嗎 ?」 鼓 勵 我 要 發 揮 慈 幼 大 家 庭 的 精 神 , 實 踐 預 防 教 育 法 , 時 常 和 學 生 在 一 起 , 語 重 心 長 地 說 : 「當 學 生 知 道 你 愛 他 們 , 就 算 怎 樣 頑 皮 , 都 會 尊 重 你 , 不 會 傷 你 的 心 。 你 是 位 好 老 師 , 可 以 做 到 的 。」 有 一 次 帶 學 生 去 梅 窩 宿 營 , 何 神 父 馬 上 掏 出 四 百 元 , 說 : 「梅 窩 較 偏 僻 , 男 孩 子 正 在 長 大 , 很 易 肚 餓 的 , 晚 上 餓 了 , 很 難 買 到 食 物 , 這 是 一 位 恩 人 的 錢 , 你 在 碼 頭 買 一 些 乾 糧 , 晚 上 就 有 用 了 。」 果 然 , 到 了 晚 上 , 學 生 都 把 乾 糧 吃 完 了 , 當 他 們 知 道 是 校 監 請 的 , 大 家 都 感 激 不 盡 , 細 心 慈 愛 的 何 神 父 是 鮑 思 高 的 好 弟 子 。 以 後 , 我 必 記 著 預 備 乾 糧 , 也 默 存 心 中 , 要 做 一 位 幫 助 別 人 的 恩 人 。

何 神 父 是 學 校 的 慈 父 , 關 心 學 校 每 一 個 人 。 當 時 , 每 逢 教 師 聚 餐 , 我 們 就 會 借 用 學 校 廚 房 製 作 食 物 , 他 經 過 時 總 會 停 下 來 , 和 我 們 閒 話 家 常 , 叫 我 們 不 要 太 辛 苦 , 他 的 臨 在 和 關 懷 , 使 我 們 的 心 暖 滋 滋 的 。 每 年 的 學 校 假 期 , 何 神 父 都 會 帶 工 友 出 外 旅 行 , 他 說 : 「 她 們 工 資 低 , 很 少 有 出 外 的 機 會 , 雖 然 每 年 只 有 一 次 , 也 可 以 讓 她 們 見 識 一 下 , 這 就 是 慈 幼 會 的 關 愛 精 神 。 」 每 年 聖 誕 節 , 他 都 親 自 設 計 一 張 賀 卡 寄 給 我 , 稱 我 為 姊 妹 , 望 著 最 後 一 張 寄 來 的 聖 誕 卡 , 想 起 他 近 年 時 常 出 入 醫 院 , 受 了 很 多 病 苦 , 身 體 雖 然 虛 弱 , 還 千 里 迢 迢 到 筲 箕 灣 堂 區 及 外 子 的 學 校 做 彌 撒 , 並 兼 任 不 同 信 仰 團 體 的 神 師 , 風 塵 樸 樸 , 直 到 生 命 最 後 的 一 刻 , 真 是 鮑 聖 的 追 隨 者 。

「英 俠」 人 如 其 名 , 高 大 英 武 、 溫 文 爾 雅 , 在 我 們 心 中 是 一 位 慈 眉 善 目 的 智 慧 長 者 , 每 次 演 講 , 都 沁 人 心 靈 , 娓 娓 動 聽 , 深 入 淺 出 地 道 出 真 理 , 完 全 沒 有 說 教 的 成 分 , 他 分 享 道 : 平 時 要 多 看 書 , 從 聽 眾 的 心 理 角 度 來 準 備 , 內 容 切 合 時 代 的 需 要 , 不 要 變 成 說 教 式 的 沉 悶 。 可 惜 , 近 年 的 病 苦 使 他 受 了 很 多 折 磨 , 他 那 豁 達 的 態 度 , 令 我 汗 顏 ; 有 一 天 , 我 上 完 崑 曲 課 , 沿 著 慈 幼 修 院 往 下 走 , 遠 處 見 到 那 熟 悉 的 身 影 , 蹣 跚 地 拿 著 幾 個 火 龍 果 走 上 斜 坡 , 我 馬 上 趨 前 攙 扶 , 汗 流 浹 背 的 神 父 , 見 到 我 , 開 心 得 笑 不 攏 嘴 , 接 過 沉 甸 甸 的 火 龍 果 , 不 免 生 氣 地 說 : 「您 剛 做 完 腦 部 手 術 , 為 何 不 叫 人 幫 您 買 , 太 重 了 。」 「自 己 的 事 自 己 做 , 不 用 麻 煩 別 人 。」 還 請 我 到 修 院 客 廳 喝 咖 啡 , 當 知 道 我 正 在 進 修 「百 戲 之 母」 的 崑 曲 時 , 鼓 勵 我 要 善 用 天 主 給 予 的 才 能 , 為 推 廣 中 華 文 化 而 努 力 。 我 們 無 所 不 談 , 度 過 了 一 個 難 忘 的 下 午 。 他 就 是 一 位 時 常 為 人 著 想 , 把 自 己 放 下 的 好 神 父 。

今 早 參 加 了 何 神 父 晉 鐸 五 十 周 年 的 慶 典 , 聖 堂 坐 滿 了 教 友 , 他 仰 天 微 笑 的 照 片 矗 立 在 祭 台 右 側 , 我 們 在 地 上 慶 祝 , 他 在 天 國 和 天 主 及 聖 人 們 一 起 慶 祝 , 心 裡 雖 然 捨 不 得 , 卻 感 受 到 他 在 天 國 的 喜 樂 , 為 我 們 代 禱 的 力 量 , 謝 謝 你 : 我 們 的 好 慈 父 !
  2015 年 4 月 26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


http://www.sdb.org.hk/cp/p03/p03c06/p03c06a/LouisHO.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