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LADANY, Laszlo SJ
勞達一神父

 

* Birth in Hungary (匈牙利): [14 January 1914]
* Enter Novitiate: [30 August 1936]
* Ordination in Shanghai (上海), China (中國): [8 June 1946]
* Arrival in China: [1939]
* Death in Hong Kong (香港): [23 September 1990]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Jesuits in Hong Kong, South China and Beyond”

Veteran China Watcher
Father Laszlo Ladany Dies

Father Laszlo Ladany S.J., veteran China watcher died of lung cancer on 23 September 1990 at the Canossa Hospital, Hong Kong, aged 76 years.

Laszlo Ladany was born in Hungary in 1914. He later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Budapest and he also received training in the violin at the Music Academy in Budapest. He entered the Society of Jesus at the age of 22 and arrived in Beijing, China in 1939. He was later transferred to Shanghai where he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in 1946. In mid 1949, Fr. Ladany came to Hong Kong and was appointed chaplain to university students at the Ricci Hall.

In 1953 Fr. Ladany founded the China News Analysis (CNA) in Hong Kong, a weekly and later a fortnightly newsletter. Ever since then, he worked as Editor to this publication for the following 30 years. The main purpose of the CNA is to keep missionary circles informed of Mainland China’s developments. The CNA is widely subscribed by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e Mainland China affairs.

In 1982, the editorship of the China News Analysis was passed over to the present team of Jesuit priests, but Fr. Ladnay was still deeply engaged in his China studies up to the time he was admitted to Hospital last month.

The funeral took place at 10am on 26 September with a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concelebrated by his Jesuit confreres and friends at St. Margaret’s Church, Happy Valley, Hong Kong. He was buried in the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5
October 1990

 

In Memory of Father Laszlo Ladany, S.J.
R.I.P.

On 23 September 1990, 9:35am, our beloved Father Ladany left this world. My mother phoned me from Hong Kong, weeping, and informed me about his death. As soon as the news came, the Chinese Catholics in America passed the information round and all expressed their affection and remembrance of him, as well as their sorrow and prayer for him…

Father Ladany was a Hungarian, ordained priest in China in 1946. When he was a missionary in China, he already had deep love for China. After mainland China was taken over by the Communists, he was expelled and sent to Hong Kong. He always wanted to be near China and so he stayed in Hong Kong and began his work there. Diligently, spending 40 years as one day, he studied the problem of China with total dedication. In this way, he worked silently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to the end of his life.

He was an outstanding political observer. He had a unique understanding of the problem of China. No one could match him for penetrating understanding, foresight, the depth and width of his study in the problem of China. He was a gifted writer, scholar and commentator. He wrote many analyses about China and the present and past situation of the Church in China. His sources made his information very accurate, looking at the question from every angle and written with simple precision so that his Analysis became an essential source of information for others and had much authority. All the Embassies bought and used his China News Analysis for reference. Librar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have his writings, which are of the greatest historical value.

But, we are not only commemorating his outstanding work or his life, but paying tribute to his heart which really understood, loved and sympathised with the Church in China - this heart was precious as gold and as bright and crystal-clear as water. This is what we most cherish today and find most worthy of remembrance. His clear and firm stand-point and views always harmonised with the spirit of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His sense of Justice, experience and solid knowledge of the facts, moved him to speak from a sense of Justice. He never left anything unsaid which he knew could be said and he always said everything without fear of human respect. He worked with dedication and spoke up for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His heart beat as one with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He was the intimate companion of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and the good understanding teacher and friend of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In the 1950
s the Catholic Church in mainland China was severely crushed. Bishop Kung of Shanghai was arrested. Many priests and Catholics were imprisoned. Only a few Catholic had the chance to flee abroad. It was he, the good shepherd, who organised these exiled sheep, cared for them, gave them guidance in their spiritual life and helped them to keep their faith. When the Trappist Monastery in Yang Jai-ping was persecuted, some of the monks fled to Hong Kong. It was he, their spiritual brother, who consoled them and later helped them to build the monastery and restore their community life.

When my younger sister became very sick in Shanghai Prison, she was allowed to leave the prison for medical treatment and died a year later. It was father Ladany who crossed to Kowloon during the night to console my sorrowful parents. It was he who always opened wide his arms to embrace with affection the suffering Chinese Catholics. In his simple office, he used to talk intimately with these exiled faithful so that they might enjoy the warmth of a family spirit.

When I arrived Hong Kong in 1979, I carried within myself all the wounds as well as a loving memory of the faithful Church in China. He said to me;
Write it down! Write it down as soon as possible! I said reluctantly, I have been imprisoned for so long, I dont know how to write freely. Also, I have no experience in writing. He said very earnestly: Write! When you begin to write, as you go along, you will discover how to write! So with his encouragement, I finished writing the book entitled Catholic Children in the Labour Camp within half a year.

I visited him in his office a number of times, listening to all he had to say. He spoke Mandarin perfectly, sometimes mixed with a few sentences of Cantonese. There was no difference of nationality between us. Sometimes when I saw him two hands trembling because of his sickness, I wanted to give him a helping hand but he always made every effort to arrange everything himself. Sometimes when I saw his desk was in disorder and wanted to put in order for him, he would said,
Not necessary. I am accustomed to it. Yes, even if your desk was disordered, this would not affect your clear mind and thinking, nor your keen eye-sight. His tall, thin frame conveyed an impression of profound wisdom. His aging face expressed the warm affection of his heart. It would not be easy to find another good missionary like him, an understanding priest!

Good-bye, Father Ladany! Best wishes for your journey. The memory of you will never fade from our hearts. But now, your long journey, this important long journey, has made us in this world, think so much of you and your life.

You are another Father Lebbe, the glory of missionaries. May you still continue from Heaven, to protect the Church in China. Bless our faithful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are still suffering now, who are crushed to the ground and are not understood! Bless those who are exiled in other countries, waiting for the mercy of God to re-establish the Church in China.
By Ho Hoi-ling from America

9 November 1990

 

五十一年前來華服務
勞達一神父息止

來 華 服 務 逾 半 世 紀 的 耶 穌 會 會 士 勞 達 一 神 父 , 於 一 九 九 0 年 九 月 廿 三 日 在 港 島 嘉 諾 撒 醫 院 因 肺 癌 病 逝 , 享 年 七 十 六 歲 。

勞 達 一 神 父 一 九 一 四 年 生 於 匈 牙 利 , 酷 愛 小 提 琴 , 廿 二 歲 加 入 耶 穌 會 。 他 於 一 九 三 九 年 來 華 , 七 年 後 在 上 海 晉 鐸 。

勞 神 父 於 一 九 四 九 年 來 港 服 務 , 一 直 特 別 關 注 中 國 大 陸 的 消 息 。 在 一 九 五 三 至 一 九 八 二 年 的 三 十 年 內 , 勞 神 父 獨 力 主 編 一 份 名 為 《中 國 新 聞 分 析》 的 刊 物 ; 此 外 , 他 於 一 九 七 三 年 開 始 , 擔 任 《亞 洲 來 函》 的 編 輯 工 作 ; 他 並 於 一 九 六 九 年 為 海 外 華 僑 創 辦 了 《海 內 海 外》 刊 物 。

勞 神 父 於 一 九 八 二 年 停 止 編 輯 工 作 後 , 開 始 編 寫 數 本 有 關 中 國 共 產 黨 、 經 濟 、 法 律 等 書 籍 ; 其 中 一 本 有 關 中 國 共 產 黨 與 馬 克 斯 主 義 的 書 籍 ,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出 版 。
1990 年 9 月 28 日

 

悼念勞達一神父
何凱玲

香 港 時 間 一 九 九 0 年 九 月 廿 三 日 , 我 們 最 敬 愛 的 勞 達 一 神 父 與 世 長 辭 了

家 母 哽 咽 著 , 在 港 美 長 途 電 話 中 通 知 了 我 。 隨 即 美 東 華 人 教 友 奔 走 相 告 、 悼 念 、 惋 惜 、 依 戀 , 哀 痛 之 情 以 及 獻 祭 祈 禱 不 勝 一 一 ……。

勞 達 一 神 父 原 籍 匈 牙 利 , 早 在 四 十 年 代 於 中 國 晉 鐸 , 在 中 國 傳 教 , 因 此 深 愛 著 中 國 。 大 陸 政 權 易 手 之 後 , 被 驅 逐 抵 港 。 由 於 他 不 願 遠 離 中 國 國 土 , 就 在 港 開 展 他 的 工 作 。 他 孜 孜 不 倦 , 四 十 年 如 一 日 地 研 究 中 國 問 題 ; 他 盡 心 盡 力 , 自 始 至 終 為 中 國 教 會 默 默 耕 耘 。

他 是 傑 出 的 政 治 觀 察 家 , 他 對 中 國 問 題 有 獨 到 之 見 , 精 闢 之 解 , 先 見 之 明 ; 研 究 中 國 問 題 的 深 度 及 廣 度 , 無 一 能 及 。 他 是 天 才 的 寫 作 者 、 學 者 和 評 論 家 ; 他 寫 的 許 多 有 關 中 國 問 題 的 分 析 及 中 國 教 會 的 今 昔 ; 消 息 來 源 正 確 , 且 面 面 俱 到 , 字 字 精 確 , 以 至 流 傳 甚 廣 , 影 響 深 遠 。 各 國 領 事 館 都 訂 閱 他 的 中 國 消 息 分 析 作 參 考 , 世 界 各 地 圖 書 館 也 陳 列 了 他 的 著 作 。

然 而 , 我 們 悼 念 的 不 只 他 的 豐 功 偉 績 以 及 一 生 傳 奇 。 我 們 悼 念 的 是 他 那 一 顆 切 實 地 理 解 中 國 教 會 , 熱 愛 中 國 教 會 , 同 情 中 國 教 會 的 心 。 ── 這 一 顆 如 金 般 珍 貴 的 心 ; 這 一 顆 如 水 晶 般 明 皓 的 心 。 這 是 今 天 我 們 最 懷 念 、 最 難 捨 、 最 值 得 紀 念 的 。 他 那 堅 定 的 立 場 永 與 中 國 的 忠 貞 教 會 走 在 一 起 ; 他 的 正 義 感 及 可 靠 的 引 證 促 使 他 為 忠 貞 教 會 仗 義 執 言 , 且 知 無 不 言 , 言 無 不 盡 。 一 絲 不 苟 , 為 忠 貞 教 會 工 作 , 為 忠 貞 教 會 請 命 。 他 的 心 與 忠 貞 教 會 一 起 跳 躍 , 他 是 忠 貞 教 會 的 良 師 和 益 友 。

五 十 年 代 , 大 陸 天 主 教 遭 到 嚴 重 摧 殘 , 上 海 教 區 龔 主 教 被 捕 。 當 時 許 多 神 長 教 友 被 關 入 獄 ; 也 有 少 部 分 的 教 友 有 機 會 到 海 外 避 難 。 是 他 , 一 位 善 牧 , 組 織 這 群 羔 羊 , 對 他 們 噓 寒 問 暖 , 引 導 他 們 作 祈 禱 生 活 , 保 存 信 德 。 楊 家 坪 苦 修 院 遭 受 屠 殺 , 一 部 分 苦 修 士 逃 難 至 港 , 暫 無 藏 身 之 地 , 是 他 , 一 位 鐸 兄 , 支 持 安 慰 他 們 , 以 後 重 建 會 址 。

舍 妺 在 上 海 監 獄 因 病 重 保 外 , 一 年 後 去 世 。 是 他 星 夜 過 海 到 九 龍 , 勸 慰 幾 乎 斷 腸 的 雙 親 。 是 他 , 常 伸 開 溫 暖 的 雙 手 , 懷 抱 著 受 苦 難 的 中 國 教 友 。 在 他 那 簡 樸 的 辦 公 室 中 常 與 迷 途 的 羊 群 促 膝 長 談 , 使 他 們 又 嘗 到 了 家 的 溫 暖 。

七 九 年 抵 港 後 , 正 懷 著 一 身 傷 痕 以 及 對 忠 貞 教 會 的 緬 念 。 他 對 我 說 : 「寫 下 來 吧 ! 盡 早 寫 下 來 !」

我 好 為 難 : 「我 被 關 這 末 久 , 怎 樣 自 由 地 寫 都 不 會 了 , 而 且 又 沒 有 寫 作 的 經 驗 。」

他 語 重 心 長 地 說 : 「寫 吧 ! 寫 著 寫 著 , 你 就 會 寫 了 !」

就 在 他 的 鼓 勵 下 , 不 到 半 年 , 《勞 改 營 中 天 主 兒 女》 就 寫 成 了 。

好 幾 次 在 他 辦 公 室 中 聆 聽 他 的 見 解 , 他 操 的 一 口 標 準 國 語 , 時 不 時 也 夾 雜 幾 句 廣 東 話 。 我 們 間 已 無 國 籍 之 分 。 好 幾 次 , 見 他 患 柏 金 遜 病 而 顫 抖 的 雙 手 , 想 幫 他 一 把 , 他 都 堅 強 地 自 己 料 理 一 切 。 好 幾 次 , 看 到 他 那 零 亂 的 寫 字 枱 , 想 整 理 一 下 , 他 說 不 必 了 , 我 已 習 慣 , 是 呀 ! 即 使 再 亂 , 也 亂 不 了 他 那 清 楚 的 思 路 , 他 那 敏 捷 的 眼 光 。 他 高 廋 的 身 體 內 發 出 深 邃 的 智 慧 ; 他 衰 老 的 面 容 上 流 露 出 溫 情 厚 意 。 呀 ! 天 底 下 再 也 難 找 這 樣 一 位 好 傳 教 士 ; 這 樣 一 位 知 音 神 父 !

別 了 , 勞 神 父 ! 祝 您 一 路 平 安 , 您 永 不 會 在 我 們 心 中 消 失 。 這 只 是 您 的 一 次 遠 行 , 可 是 一 次 遠 行 , 已 夠 叫 我 們 今 世 懷 念 不 已 了 。

您 是 雷 鳴 遠 神 父 第 二 , 您 是 傳 教 士 的 光 榮 。 請 您 在 天 之 靈 繼 續 保 護 中 國 教 會 , 為 那 些 尚 在 苦 難 中 , 常 被 壓 在 低 層 , 不 容 易 被 人 理 解 的 忠 貞 兄 弟 姊 妹 們 祝 福 ! 為 那 些 流 落 在 異 鄉 , 期 待 著 主 的 仁 慈 早 日 復 興 中 國 教 會 的 一 群 祝 福 吧 !
1990 年 10 月 19 日

 

哲人其萎
追悼勞神父
思果

聽 到 勞 達 一 神 父 去 世 , 天 主 教 失 去 一 位 善 牧 , 認 識 他 的 人 失 去 一 位 良 師 。

他 以 主 編 《中 國 新 聞 分 析》 名 聞 海 外 , 其 實 他 對 救 靈 的 工 作 , 一 點 也 沒 有 放 鬆 。 名 作 家 徐 訏 在 病 危 的 時 候 , 他 一 再 去 看 他 , 終 於 徐 訏 兄 領 了 洗 、 進 了 教 。

早 在 三 十 多 年 前 我 的 亡 友 婁 貽 哲 就 跟 勞 神 父 往 來 。 婁 兄 英 年 早 逝 , 殯 儀 館 裡 勞 神 父 涕 淚 雙 流 , 我 看 了 感 動 。 可 見 他 對 朋 友 多 義 氣 。 (婁 兄 的 尊 人 進 教 的 工 作 , 由 另 一 位 耶 穌 會 神 父 陸 達 誠 完 成 , 好 像 我 告 訴 了 勞 神 父) 。

勞 神 父 是 匈 牙 利 人 , 通 很 多 歐 洲 語 言 , 而 他 特 別 用 心 學 中 文 。 除 了 精 通 神 學 、 哲 學 , 法 學 也 很 高 深 。 我 以 沒 聽 到 他 拉 提 琴 為 憾 。

多 年 前 友 人 宋 奇 兄 問 過 他 , 共 產 主 義 猖 瘚 , 禍 患 何 時 可 了 。 勞 神 父 說 , 凡 是 異 端 邪 說 , 不 會 超 過 五 百 年 不 倒 的 。 證 以 今 日 共 產 主 義 為 世 人 唾 棄 , 連 蘇 聯 都 不 再 推 行 , 神 父 的 遠 見 就 成 了 哲 人 的 預 言 了 。 他 有 許 多 工 作 計 劃 , 都 是 有 遠 見 的 , 我 想 他 去 世 之 前 , 一 定 找 了 人 接 手 推 動 。

二 十 多 年 前 , 美 國 名 軍 事 評 論 家 包 爾 溫 到 香 港 , 我 陪 他 一 同 去 見 勞 神 父 。 包 爾 溫 提 了 許 多 關 於 時 事 的 問 題 , 神 父 都 詳 細 答 覆 了 。 他 的 觀 察 和 分 析 贏 得 包 爾 溫 的 欽 敬 。

八 月 我 寫 過 一 封 信 給 神 父 , 告 訴 他 我 預 備 寫 一 本 天 主 教 的 聖 人 傳 。 我 的 信 他 一 直 沒 有 回 ── 我 不 知 道 他 已 經 住 進 醫 院 了 。 他 再 也 不 回 了 。 這 本 書 如 果 寫 出 來 , 我 會 題 獻 給 他 。

1990 年 11 月 30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